otp2z熱門小說 特戰之王笔趣-第三百零二章:迴歸熱推-lz2a6

特戰之王
小說推薦特戰之王
极致的黑暗与虚无中荡漾着一片黑色的汪洋。
汪洋无穷无尽,在没有尽头的空间里不断延伸着。
黑色的海洋里没有光。
磅礴的足以撕碎一切的剑气汇聚成了一片又一片可以斩碎恒星的巨浪。
无法形容的剑气巨浪在虚空中呼啸起伏,淹没一切。
这本该是超出所有人想象的一副骇人画面。
只不过因为黑色的汪洋实在太大,在以光年为单位的汪洋之中,即便是可以斩碎恒星的巨浪,看上去也只像是汪洋中的一朵微小浪花。
剑气充斥虚空,扫碎星群。
周围原本存在着的行星与恒星全部被剑气斩碎。
黑色的汪洋呼啸涌动着,占据了整片星河,如同星空中一片无比深沉的阴影。
寂静像是永恒存在,一成不变。
没有任何意义的时间以不同的流速流逝着。
占据了整片星河的汪洋风平浪静。
海的另一边过了万年,海的这一边也许才过了一天。
不断涌动的海在无止境的虚空中仿佛彻底静止。
直到一抹微光突兀的亮了起来。
微弱的光芒显示从一道高达数十万米的巨浪中闪耀,随后在周围的海域迅速以光速传播。
像是一眨眼,又像是过了很久。
微弱的光芒直接铺满了整片海域。
不断起伏的剑气巨浪微微静止。
黑色的汪洋一瞬间变成了平整的镜面。
海平面上出现了一副画面。
各种巨大的物体错落有致的摆放着,形成了一片立体的空间。
柔软但却无限大的沙发。
夸张的像是一片天幕的床铺。
倾国倾城的女子,人畜无害的胖子,双目紧闭的陛下。
整幅画面跨越了光年的长度,全部烙印在了海面上。
这幅画面如果不断缩小按照正常人的比例来看的话,正是东皇宫宫主卧室的画面。
海面一动不动,无声无息的播放着。
带着真实的水光从水晶瓶里涌动出来,将那道躺在床上无声无息的身影彻底淹没。
那一瞬间,遥远的虚空中响起了一阵无比虚幻但却又极度刺耳的呼啸声。
在海的尽头没有任何征兆的出现了一片虚空风暴。
各种凌乱的宇宙射线瞬间照亮了虚空。
最真实也最虚幻的宇宙里没有任何掩饰,整个世界都在发生着变化,巨大而平静的海面倒映着李天澜,也倒映着周围的星空。
时间似乎被没有极限的不断加速。
风暴肆虐群星。
一颗已经到了暮年的恒星陡然爆炸,开始向着超新星转变,某个靠近了星系的好黑洞开始加速碰撞,虚空正在逐步的破碎,越来越脆弱,整个世界都在震动着,虚空风暴越来越多,无数的风暴冲向了剑气之海,只是还没有靠近,就直接被虚无中的剑气完全粉碎。
虚空中突然出现了一点浓郁的黑暗。
黑暗与黑色的海洋有相似之处,但却又不相同。
同样是不断蔓延的剑气。
剑气从不同的星群与星系里穿梭过来,搅碎了到处肆虐的风暴,逐渐靠近了那片黑色的海洋。
海洋微微涌动了一瞬。
无穷的黑色剑气没有与海洋相融,而是向上漂浮,最终停留在了海洋的上方。
像是一片漆黑的苍穹。
苍穹与大海在虚空中上下相对。
天空肆无忌惮的蔓延。
一道朦胧虚幻的似乎随时都快消散的身影无声无息的顺着天空的黑色剑气蔓延下来。
他的声音平稳而镇定:“如何?”
“已经开始了。”
海面之上的巨浪逆空而上。
战神的身影出现在透明的虚影身边。
黑道邪皇 實驗小白鼠
两人并肩而立,同时看着下方海面上倒映着的李天澜。
战神界战神。
人皇宫人皇。
自离开奇迹之城开始,千百万年他们真实经历着的虚无时间里,两人一直都是相互守望,共同进退,一步一步的探索着这个世界的终极,一片片的星系,一片片的星河,一片片的星域,整片星海,最终站在了星空的巅峰。
人皇是战神界的守护者。
战神也是人皇宫的守护者。
这种关系持续了无数年的时光,已经不存在在被破坏的可能性。
“你情况怎么样?”
战神抬头看着头顶的天空,突然问道。
“不是很好。”
人皇的虚影挥洒着点点朦胧的光芒,他低头看着海面上的李天澜,声音凝重而肃穆:“希望这次能有转机。”
“再去一次永恒熔炉?”
战神皱了皱眉。
“当初我们一起进的永恒熔炉,能活着出来,才有今日的我们,现在再去,没效果了。”
人皇轻轻叹息着,他的视线一直盯在海面上。
他看到了无尽的水光将李天澜包裹进去,李天澜的身体从床上漂浮起来,开始散发清光。
浓郁的清光几乎一瞬间无视了所有的距离,直接冲出了奇迹之城,眨眼之间,光芒从黑色的海面上透了出来,穿透了黑色的天空,遍布了整片星海。
无穷无尽的虚空风暴刹那之间强烈了无数倍。
到处都是灾难。
冥冥之中星空似乎有了意志,正在竭尽全力的试图搜索什么,甚至是扭转什么。
战神挥了挥手。
倒映着李天澜的画面瞬间拉远,越来越远。
只是一秒钟的时间,卧室被拉远变成了一颗蔚蓝色的星球。
星球周围的虚空正在以一种微弱到几乎难以察觉的幅度一点一点的变化着。
阳光开始折射。
就像是启动了某个开关,接下来的一切,都将进入不可逆的变化过程。
“扎根了。”
战神低声道:“他还是选择了奇迹之城。”
“战争要开始了…”
人皇的声音有些复杂:“左边是秩序的光芒,右边是混沌的暗影,我们能在勉强挣扎求存,跟权限有关,但就像你之前斩杀末日的那一战一样,有什么感想?”
“运气使然。”
战神沉默了很长时间,才微微摇头,从他斩杀末日到现在,两人还是第一次见面,也是第一次谈起这个话题。
他确实凭借自己的实力硬生生的斩杀了秩序阵营的一位末日,有实力的成分,也有运气的因素。
“中立阵营面对秩序,完全是先天的劣势,相比于混沌,秩序可以说是我们的天敌,我们,时空回廊,中立阵营的所有生物能存在至今,靠的不止是权限,真实,才是我们最有力的武器。”
“时空回廊那位被称为中立阵营的第一强者,也是唯一一个可以毫发无损斩杀末日的存在,他的强大并不在于权限,同样也是因为真实。”
人皇看着海面上的李天澜,轻声道:“这一位就是接近了纯粹的真实。他如今已经开始在奇迹之城扎根复苏,甚至连我们这里都受到了影响,时空回廊恐怕早已天翻地覆。”
“曾经的一切都足够深刻,无论是秩序还是混沌,都不想看到他回归,所有人都要被卷入战火,战火之下,哪里有什么乐土?”
“也从来都没有过。”
战神微微摇了摇头。
“时空回廊…时空回廊…”
人皇喃喃自语了一声,突然问道:“你说如果你我联手,会不会是时空回廊那位陛下的对手?”
顿了顿,他补充道:“生死决战。”
战神沉默了很长时间。
“最有可能的结局…”
他似乎经过了很多次的计算,才慢慢的开口道:“你我两人陨落,他重伤,也许会损失掉大半的权柄和真实烙印。”
“真是可怕,第一高手…”
人皇的声音有些飘忽:“如此一来,时空回廊还是有一些机会打赢这场战争的,至少可以保护奇迹之城,将战争拖到那位陛下回归的时候。”
“这要看秩序和混沌的决心有多大,而且有一点不可否认,我们的时间太短,所以现在即便联手都不会是时空回廊那位陛下的对手,但随着奇迹之城那位不算复苏开始回归,那位陛下的实力也会不断降低,毕竟在最初的时候,奇迹之城那位将自己的权柄交给了时空回廊那位,所以那位陛下才能真正弥补时空回廊的缺陷,成了所谓的主,如果他回归的话…他复苏越快,时空回廊的压力也就越大。”
腹黑上神呆萌妻
“论权柄的话,最初时奇迹之城那位的权柄应该是最高的吧?”
“这个问题没有意义。”
战神摇了摇头:“你的权柄高于我,但战力有什么区别?现在最有可能的,是时空回廊和李天澜相互交换权柄去触碰不同的道路,这是最有利的,也是最方便的,如果你我二人陨落,要是有机会的话,也可以交换权柄。”
人皇若有所思的嗯了一声。
“我应该会去时空回廊,这里…”
战神微微迟疑了一瞬。
他们和时空回廊确实算不上是朋友。
星空如此广阔,所谓的朋友其实是没什么意义的字眼。
时空回廊,人皇宫,战神界,等等等等…
这个枯寂但却从不寂寞的星空下,他们处在同一阵营,只能勉强的挣扎生存,时空回廊遭遇战争的时候,战神必须要去帮忙,生死存亡面前,什么恩怨都要放下。
“再杀一位末日?”
人皇笑了起来。
“或许…”
战神的声音有些飘忽。
秩序的末日…
无论是哪一位,代表的都是星空中战斗力的顶点与极限,几乎无法超越。
在杀一位…
战神默默的想着,最终没有说话。
“我会移动人皇宫与战神界,这里交给我。”
人皇平静道:“我现在虽然不宜出手,但真的需要,也不是毫无办法,这里不会有事。”
战神转头深深看了对方一眼,嗯了一声。
两人都不在说话,低头静静看着海面上倒影出来的画面。
带着真实意味的水光已经完全将李天澜的身影彻底包裹起来。
大江大河,大湖大海,水光无穷无尽,一层一层的缠绕在李天澜身上,顺着他全身的皮肤渗入他每一个毛孔,修复着他体内每一处的创伤甚至每一处细胞。
微弱到极致的转变一点点的发生着。
两人的视线里可以清晰的看到李天澜的身体正在一点点的增高,眉眼也逐渐变得越来越凌厉,这种变化实在是太过细微,细微到让人根本无法察觉,可在两人的视线之中,这种变化却又是无比的清晰剧烈。
星空中无穷无尽的灾难随着李天澜的变化不断发生着,越来越频繁狂暴。
“神兵的味道。”
人皇突然开口道。
战神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他们确实是在交换权柄,如果我们这次失败的话,我们也可以试试,他们是先行者,我们还有一些时间等待结果。”
“先行者…”
战神喃喃自语了一声:“他们一直都都是。”
人皇轻轻笑了笑。
“十一这次会去奇迹之城,这是我跟时空回廊谈好的条件。你是他外公,需不需要让他照顾一下你的家族?”
战神突然问道。
十一是他的幼子,也是战神界的十一皇子,本名就叫林十一。
“有什么意义?”
人皇反问道。
“至少能让你心里舒服一些。”
战神淡淡道。
“我没什么不舒服的。”
人皇摇了摇头:“而且有些事情,我还记得。”
战神微微一怔:“天纵似乎还不错?”
“这一代啊…”
人皇微微摇了摇头:“他们两兄弟都不错,只是他们眼里都没有武道了,没什么必要刻意照顾。无论如何,北海王氏会一直存在,如果可以的话,到是能把圣宵带过来,昊天和可以。宋词的话,灵犀很喜欢…”
人皇平平淡淡的说着,明显开始聊起了家常。
“月瞳呢?”
“那不是我能决定的。”
“呵…”
战神突然笑了起来:“如果回溯最初的话,月瞳似乎是秦微白的侍女?最初就跟李天澜纠缠不清,后来还被秦微白赶出去了,当时跟月瞳关系最好的…是时空回廊那位九皇子的母亲?打抱不平说了一句话,也被赶出去了,是不是真的?”
人皇转头无奈的看着自己身边这位共同进退了无数年的生死挚交,这所谓的关系确实有些乱七八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战神可以算是他外甥,从另一种关系上来说,战神能算是他女婿,可这么多年的时光里,谁还是谁,谁和谁又有什么关系?
他摇了摇头:“你在这里跟我讲故事呢?”
“我当初好像接收到了一些消息,不过很模糊。”
“这怎么能说得清楚?”
人皇静静道:“你的那种说法是有,不过说的应该是东城如是,不是月瞳。还有说法,月瞳和秦微白是一个人,或者东城如是,王月瞳都是秦微白的弟子,乱七八糟,谁是谁,哪里说得清楚?都是孤魂野鬼,不说其他,就说我们…”
他顿了顿,轻声道:“我们自己,难道就真的知道自己是谁吗?”
战神默然。
他闪耀至极的眼眸里划过了一抹黯然。
“李天澜就是李天澜,即便回归,也是李天澜,研究最初,也许本就是一个陷阱。”
神醫王妃 久雅閣
人皇缓缓道。
战神似乎一下子失去了聊天的性质,他低头静静看着黑色的海面,良久,才缓缓道:“我就是我啊。”
人皇嗯了一声。
“走了。”
战神突然开口道:“去时空回廊。”
人皇虚幻的仿佛随时都会消散的身影默默消失,回到了漆黑的天空里。
黑色的海面上,李天澜的手指微微动了动,抬起了手掌。
誅天狂妃
战神深深看了一眼海面上的画面。
下一瞬间,风平浪静的海面陡然破碎。
无尽狂暴的剑气巨浪轰然起伏。
整个海面都在暴动旋转。
一片又一片可以斩碎星辰的巨浪疯狂的呼啸涌动。
虚无缥缈但却有极度坚固的空间壁刹那间被生生撕裂。
战神的身影消失了。
整片黑色的汪洋彻底的动了起来。
无穷无尽的黑色剑气顺着破碎的空间壁冲向了另一端的星空。
谁是谁?我是谁?
这或许是困扰着每一个巅峰强者的问题。
无比漫长的岁月里,战神早已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林轩辕。
可最本质的事情永远不变。
如今的他,就是这一片占据了整片星河的剑气汪洋。
这是他最本质的存在形式。
奔腾浩荡的剑气滔滔不绝的涌入了破碎虚空的另一端。
仿若虫洞穿梭。
第一片穿透了临时虚空通道的剑气狂潮冲了出来。
时空回廊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
无数刺耳的警报声同时响起。
漆黑汪洋的最前方。
是四面八方。
到处都是冰冷的金属光泽。
虚空早已消失不见。
汪洋在涌动,剑气滔天。
金属光泽已经完全遮住了虚空,覆盖了星群。
极为遥远的角落,一台又一台多管的歼星速射炮疯狂开火,密密麻麻数十亿上百亿的机械大军铺满星空,无数高科技的光芒纵横交错,更遥远的地方是一个又一个旋转的虫洞,无数的机械生命正在源源不绝的涌出来,越来越多。
攻击!
无穷无尽的攻击在黑色汪洋出现的瞬间同时接受了攻击指令,滔天光芒瞬间撞上了黑色的潮水。
星空虽然枯寂,但从不寂寞。
为了生存,战争是永恒的主题。
或许没人知道生存的意义。
又或者生存本身就是独一无二的意义。
不断沸腾的剑气疯狂的搅动着四面八方的机械生物。
冰冷的金属不断碎裂,铺天盖地的零件在远方逐渐组合成了一个无比巨大的身影。
这,就是末日!
……
世界的本质是黑暗,是安静,是虚无。
本质藏在任何地方,在梦里,在意识深处,在最恐惧的地方。
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够存在。
不知道什么是自己。
无数的人,无数的生命在最恍惚的意识里不断重叠着。
对自我的认知一次又一次的进行着修改。
李天澜的意识似乎分成了无数的人格,构建出了无数的世界。
他的意识存在于黑暗里,也存在于每一个不同的世界里。
自我似乎一直都在分散,不断地分散着。
世界仿佛没有障碍,但又到处都是障碍。
像是在同一时间坐着无数的梦。
李天澜的意识彻底迷失。
黑暗之中,没有了思维与方向,只有一个又一个世界里的自己在做着不同的事情。
大量的画面时而模糊时而清晰的出现。
那是无比剧烈的爆炸。
极致的高温在一瞬间点燃了虚空。
一颗颗恒星,一座座星系,一片片星群,无尽的星域似乎在同一时间同时寂灭,高温蒸发了一切,剧烈的爆炸像是疯狂的对外扩张,但又同时向着内部坍塌。
没有任何东西能留下来。
文明,星空,所有的一切都在爆炸与高温中彻底寂灭。
画面暗淡了下去。
暗淡了很久很久。
虚无的黑暗中,一道代表着无穷生机的光芒轮转出现,再次变成了一副画面。
李天澜似乎丧失了所有对外界的感知,只是麻木的看着。
那是一片荒芜的高山。
衣衫褴褛的男女默默的看着对方。
“哥哥…”
带着无尽疲惫的女子轻轻开口,她的声音清冷而梦幻,即使是最狼狈的状态,女子身上依旧洋溢着一种难以形容的精致与完美。
这是一个没有任何瑕疵的女人,即便是倾国倾城国色天香似乎都不足以形容她万分之一的风华。
这也是一个李天澜极为熟悉的女人。
但看到她的瞬间,李天澜却突然忘记了她的名字。
又或者说在不知道真实还是虚拟的时光里,她有着太多太多的名字。
李天澜什么都想不起来,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叫什么名字。
他听着女人对她面前的男人叫了一声哥哥。
李天澜忘记了一切,但这一瞬间突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个同样狼狈的男人就是自己。
“只有我们了…”
男人望着周围一片荒芜但却散发着浓郁生机的高山,声音嘶哑。
“至少还不是太糟糕。”
女人勉强笑了起来。
“或许吧…”
“哥哥,下雨了。”
“宇宙辐射太强烈了,这是什么东西?”
“泥人,你看,这是我,这是你,还有父母…可是…我想不起他们的样子了。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这些,也都是我们吗?”
“不是的啊,他们是我们的新朋友。”
“那为什么跟我们的样子一样?”
“因为…想不起来了,过了好久了,我只记得我们的样子,都忘记了…”
“很寂寞吧?”
“不是啊,有哥哥陪我…”
“但总是会寂寞的。”
“唔…”
“我有一个想法。”
“嗯?”
“嗯…”
“说呀?”
“也许,我们可以结为夫妻…”
“可…可是…我是你妹妹啊…”
“只有我们两个了。”
……
“这是玄,这是素,帝宫现在有四个人了哦。”
“我不喜欢她们了。”
“嗯?”
“我把玄和素都赶出去了。”
“哼,你是不是不高兴了?”
“没有,只是帝宫中又只有我们两个了。”
……
“洪水…好麻烦,他们都好麻烦,为什么要战争…”
“这些石头很有意思。”
“这是真实,超越了权限,很漂亮,我很喜欢…可惜…”
……
“我叫…轩辕。”
……
“朕终究是要离开这里的。”
“去哪?”
“探索世界的终极。”
“你会带上我吗?”
“一起。”
“嗯,在一起。”
……
“见过陛下。”
“我们…失败了?”
“不虚此行,不枉此生…”
“陛下见到了什么?”
“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从虚无中诞生,守护虚无…可怜的物种。”
“那是它们唯一的本能,它们容不下我们的,我将它们称之为…”
“秩序。”
……
“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处不在…”
“那…是什么?”
“跪拜神灵。”
“生而为人,为何要跪拜其他物种?神灵,又是什么?”
“世界是有主的,但所谓的神…又是什么呢?”
“朕为人皇,与天地并肩,与鬼神同列,人族,应有自己的坚持。”
……
“朕若身陨,你便是人族之大势,我若回归,即为神兵。”
“陛下,这里…是您新的帝宫?”
“不,从今日起,我们的疆域…叫时空回廊。”
“为什么叫时空回廊?”
“你会懂得,以后。”
……
“陛下,我是轩辕无殇…”
“素的儿子?”
“是的,陛下,我…”
“你以前可不是这么叫我的。”
“那是以前…”
“也是现在,就跟之前一样吧,叫我大哥。”
“可您是我父亲的…”
“那才是真正的以前,或者说,是他。”
“我还是不是我?我自己都无法确定了,但你,是我的兄弟。”
……
“我们的族人…被污染了。”
“所有人的思想一瞬间被修改了…”
“战争开始了。”
“离开这里…”
“星空之下,再无人皇。”
“朕,传位轩辕。”
“他失败了…”
……
无数的声音不停的回响着。
一幕幕模糊的画面不断闪烁。
纵横星空的战舰,密密麻麻的机械造物,扭曲混乱的灵魂,铺天盖地的元素与圣光。
李天澜没有思考,他麻木的接受着这些讯息,但却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对。
他看到的一切,听到的一切,似乎全部都无比虚假。
像是真正的梦境,似乎根本就不真实。
大量的画面在他察觉到虚假的瞬间开始烟消云散。
黑暗微微涌动。
李天澜下意识的向前动了动。
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在哪,他只是想顺着黑暗涌动的方向向前。
意识中顿时就有了黑暗在后退的反馈。
他已经麻木的意识开始重新变得活跃,意识飘了起来,飘进了重重黑暗。
黑暗里出现了一抹淡淡的白。
四周似乎在变冷,变得越来越冷。
黑暗逐渐稀薄。
白色愈发纯净。
李天澜默默向前飘了很久。
没有任何征兆的,无边无际的黑暗骤然消散。
淡淡的白光一瞬间变得无比的刺眼。
像是遍布全世界的雪。
静止的风雪在他出现的那一瞬间骤然狂乱。
凌乱的风雪中,是一道无比真实璀璨而闪耀的剑光。
李天澜看到剑光的瞬间,剑光已经直接到了他的面前。
向前。
權力野獸朱元璋3 張笑天
无比坚决,无比绝望,心灰如死的一剑。
剑锋似乎带着漫天冰雪的阴冷,穿透胸口,刺入心脏,剑气汹涌,鲜血飞扬。
所有的意识瞬间凝固。
李天澜的视线中只有一双无比绝望但又透着些许迷茫的眼睛。
那双眼睛静静的看着他,轻声开口:“对不起。”
雪化为水。
水声漫天。
李天澜陡然睁开了眼睛,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所有的战争,所有的梦境,所有的混乱似乎在瞬间离他远去。
纯粹的真实彻底苏醒。
同一时间,茫茫无尽的星域里,漫天的战火。
凶猛的虚空风暴,燃烧爆炸的恒星,到处飞射的宇宙射线,所有的宇宙灾难在李天澜睁开眼睛的瞬间陡然平息了下去。
各个星域之中,数之不尽的战场在同一时间停顿了一下。
下一秒钟,时空回廊的各个军团,无数的人工造物,大批的将军,数十位国公,几位王爷几乎同时跪倒在地,带着无穷力量的声音从星空之下无数的战场上响了起来:“恭迎陛下回归!!!”
黑色的汪洋起伏激荡。
遍布星河的剑光瞬间卷起无数的狂浪。
与末日厮杀的战神剑气陡然之间变得无比的疯狂。
人皇宫黑色的天空逐渐汇聚成了一道中年男人的身影。
对着奇迹之城的方向,他微微欠了欠身,眼神复杂,沉默不语。
巅峰殿堂内金光闪耀。
一道无比刺眼的金色光柱陡然冲出了巅峰殿堂所在的黑洞,向着周围的星域以远超光速的速度蔓延。
金光纵横交错。
无数的战场上,时空回廊所有的人都看到了那道不断弯曲的金光。
金光遍布虚空,组成了一个所有人都可以清晰看到的词汇。
死战!
漫长的岁月里,这是时空回廊的陛下第一次出手。
笔落星河。
这是如今人族最强的人皇律令。
也是人皇法旨!
东皇宫内,有些茫然的李天澜用力晃了晃头。
豪門的契約遊戲:盲婚 霧水
邪王護短:霸愛惑世萌妃 咖貓coffee
他的意识似乎还停留在那片永恒的黑暗里,停留在了那最后刺入心脏的一剑,停留在那双无比绝望死寂的眼眸里。
他静静的坐着,沉默了很长时间。
无尽的水光缓缓消失。
轩辕无殇收起了手中的水晶瓶,笑了起来:“醒了就好。”
顿了顿,他继续道:“恭喜陛下。”
“天澜?”
秦微白快步走到了李天澜身边,抱着他的肩膀,下意识的摸了摸李天澜的头,轻声道:“没事了,没事了…”
李天澜静静的看着秦微白的眼睛,他的眼神有些陌生。
“怎么了?”
秦微白有些疑惑。
“没事。”
李天澜微微摇头。
在昏睡中看到的所有画面,所有的对话正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消散着,越来越模糊。
可他最后看到的那双眼睛却越来越清晰。
那是秦微白的眼睛。
和眼前的秦微白一模一样,但却一点都不像的眼睛。
“我做了个梦。”
李天澜用力的抱了抱秦微白,低声道:“我梦到你把我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