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武魂
小說推薦絕世武魂绝世武魂
司空昊的音浪瞬间席卷开来,整片虚空都回荡着他震怒的吼声。
随后,全场陷入短暂寂静之中。
而后便是哗然一片!
在场所有人震惊不已。
雪松长老更是面色苍白,双腿打颤,几乎倒在地上。
就连吴琼执事也是半天哑口无言。
不过,他随后反应过来,猛地看向雪松长老。
“你不是说你认识陈枫,还与他有过交情?”
此话一出,陈枫心中便有数了。
他 說
恐怕刚才吴琼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却因雪松长老没认出他而心生动摇。
与此同时,不少人听到这话,目光也皆齐齐看向远处的雪松长老。
一时间,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此起彼伏。
更有甚者干脆直接发声,质问起了雪松长老。
“是啊,雪松长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当初不是说,在星河剑派危急存亡之际,你亲眼看到陈枫大师兄出现,力挽狂澜吗?”
“不是还说,是陈枫大师兄举荐你成为天枢剑宗的长老的?”
听到这些声音,雪松长老更是面色如霜,直打寒颤。
陈枫的目光愈发冰冷。
看样子,这雪松长老竟还拿着他的名号招摇撞骗。
没想到没人拆穿,竟然还在天枢剑宗混出了点名头。
若非今日他本人出现,闹出这一出,恐怕雪松长老这安生日子还能有滋有润的继续下去。
可这天枢剑宗上上下下,认识他的人也不少。
怎么会无人拆穿他?
不等陈枫深究,司空昊已经来到面前,大笑着与他相拥。
“好兄弟,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你不是去大荒主神府历练了吗?”
如今,无人敢再对星河剑派放肆。
就连星河剑派内部,也以天枢剑宗为尊。
昔日联手恨不得弄死天枢剑宗的几个剑宗,如今哪个不是客客气气,笑脸相迎。
按理说,陈枫此时应该没了后顾之忧,安心在大荒主神府历练三年。
谁也没想到,他竟会在此时回归。
陈枫看向司空昊,眼中闪过一抹惊讶。
一段时间未见,司空昊的修为果然又有长进。
如今的司空昊,修为竟已突破至十方洞天境第六洞天!
这等修为提升速度,虽不及苍穹之巅诸位,却也算得上出类拔萃。
陈枫拍了拍他的肩。
“此次回来是有些事要跟宗主交代,不过你来正好,有事跟你说。”
先前在大荒主神府,陈枫跟大荒主讨价还价,争得一个代替名额。
当时他心中想的,就是司空昊。
星河剑派内无人天赋胜于他。
不过此事不急,陈枫将目光重新扫视在周围。
“究竟怎么回事?为何天枢剑宗乱成这副模样?”
而在场诸位在震撼与惊讶之后也反应过来,情况好像不太对劲。
要说陈枫之名,如今可是如雷贯耳。
“我什么时候成为大师兄了?”
“那徐峻师兄,如今又身在何处?”
“这内宗外宗之分,长老执事之位,又是谁来评判?”
陈枫以便开口,目光一一扫过在场每个人。
“一段时日未见,这天枢剑宗竟然要成为第二个天权剑宗了。”
说着,他最终看向雪松长老,目光如利刃出鞘。
此时的雪松长老悔得肠子都青了。
他当即跪在虚空中,冲着陈枫连连磕头。
“是我对您心驰神往,因为一时虚荣谎称与您相识。”
“我这就请辞长老之位,还请您给一次机会,别跟我这等一般见识。”
纵使是不久前加入的天枢剑宗,可整个星河剑派,谁不知道陈枫的事迹?
早听说过这个狂人初入星河剑派,便逼得一位执事自裁,一位长老断臂。
而后他更是无所顾忌,将天权剑宗上下得罪了个遍!
可偏偏他有着极强的天赋,始终爆发出令人羡艳的实力。
越是有人想看他出洋相,他越是用实力狠狠打了他们的脸。
更何况,在前不久星河剑派生死存亡之际,更是他突然出现,凭一己之力力挽狂澜!
生生将几欲被灭亡的星河剑派,直接拔升到如今东荒三大顶级仙门下第一仙门!
若是其他人,雪松长老还能仗着自己的那点人脉背景,糊弄应付一下。
可在这出了名的刺头面前,任何人都只有磕头道歉的份!
如此,说不定还能留得一条小命。
陈枫冷冷扫了他一眼,目光转而盯住了怀兴纬。
“你来给我解答一下。”
怀兴纬简直快哭了。
早知道面前这个居然是他口中的大师兄陈枫,从一开始他就不敢上前挑衅。
此时的他,早已瘫软在地,后悔万分。
回想起方才,自己像是得失心疯似的找麻烦。
简直,活腻了!
可就在这时,雪松长老一记寒芒刺来,刺得他浑身一哆嗦。
怀兴纬如丧家犬般连连道歉。
“大师兄,都是我的错!”
“我不该仗着咱们天枢剑宗内宗弟子的名号,行事肆无忌惮,态度嚣张跋扈。”
“长老们始终教导我们,要尊师重道,虚心修习。”
“这是弟子一人过失,其他弟子是万万不曾如此的。”
听到怀兴纬这番言论,陈枫忽然笑了起来。
就连站在他面前的司空昊,脸上也有点难堪。
别人不熟悉陈枫,可他是了解的。
每当他这个好兄弟忽然笑起来的时候,说明他心里无比愤怒了。
有人要遭殃了!
在场所有人的心,也都随着笑声被高高悬了起来。
只见陈枫忽然厉声喝道:
“这种屁话,少他妈给我在那放!”
“你不说实话,那就你来说。”
说着,他伸手指向吴琼。
吴琼执事本来都想悄悄溜走,可又怎么可能逃得出陈枫的眼睛?
他心中狠狠一颤,但也知道像怀兴纬那样是行不通的。
一股脑儿将罪责全归于自己身上是没用的,反而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与其如此,不如站好队!
想到这,吴琼当机立断,一改惶恐之色。
他站起来,厉声说道。
“陈枫大师兄,您可算是回来了!”
“您再不来,天枢剑宗可真要完了!”
“如今,宗主和越心兰长老正在闭关,巫长老更是在大衍仙门续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