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你来自上天?!”
“怎么?你有意见!”
“没有,没有。”长相像大哥的家伙脸色刹那苍白。
这种感觉很奇怪。
“快松绑!”
“大哥,我们好不容易抓来的……”
“你这个棒槌,我让你松绑你就松绑,愣着做什么!”
小弟们不情不愿的给源尘松了绑,他们觉得老大绝对是傻了,接单时他们就是这么认为,蓝鹊是什么人他们不知道,但是雇主给的信息里明明白白写着仅次于首脑的存在,这种国宝级人物的儿子是那么好劫持的。
可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人质竟然自己跑出温室,自投罗网。
正当他们狂喜打算完成任务换赏银的时候,老大忽然放人了!
问小弟们的心里面面积有多大。
其实,老大的心理面积更大。
因为他真正见过传说中的天上人的,那些人自称自己为真神。
他们还说过一句话,如果眼前这个人能说出来,那才能真正能确定身份。
“既然你为天上人,那一定明白未来这个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吧。”
老大的话,让源尘有些懵,不过他还是淡定道:“未来当然是进入废土时代了。”
万物皆凋零,一切都走向毁灭。
这不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这是一个瞬变的过程。
果然!
老大彻底肯定了源尘的身份,他立刻满脸都堆上了笑容,像极了小弟们都讨好他时的模样。
“车正在开往仓库,那里还有您的几个族人,到时候还希望您美言几句呀。”
科技衍生 前朝的孤
源尘轻哼了一声,懒得理会。
相比起魔黎河,眼前这个人一点也不会做舔狗。
就刚刚那话,说的一点都没有水准。
自己还不如那几个家伙吗?
就因为我现在长得小,你就小瞧我?
真是过分!
狗眼看人低。
老大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但他也没改,毕竟那仓库里的那两位真神可是法力滔天,而眼前这位似乎实力不算强。
也许真神只是他们种族的名字呢。
若为等级怎么也不可能别人能用法力,而你的却被封印啊。
老大不知道的是,越是强大的人,实力越容易被封印。
仓库在郊区无人地。
源尘率先下车,他缩了缩脖子,这鬼天气,竟然还飘雪了。
白色大兔子毛绒绒睡衣上,粘了一点雪花。
不过少年却很不满意。
“您不喜欢雪吗?”
一把黑色的伞打了起来,遮住了雪。
源尘抬头,正好看到一位黑裙少女。
这个少女似乎知道他要来,好像就是专门在等着他。
“里面几位大人都在等着呢,您看是不是应该先进去跟他们商讨一下。”
黑裙少女的话,源尘颇为适用,不过吧,可惜了,这不是人。
源尘虽然没了能力,但眼力还在呀。
看是不是人还是能做到的。
“好,带路。”
黑裙少女微微欠身, 然后带领源尘走入了仓库。
源尘对于对方认错人这件事情,没有丝毫的懊恼。
正巧这个时候,一道目光从远处某棵树后,扫了源尘的背影一眼。
“有人在观察我?”
源尘没有太在意,也许是黑裙少女要迎的那个人也说不定呢。
既然对方不出现,那就说明对方没有识别的方法,这样最好。
某处落雪的树下,一个穿着厚厚衣衫的少年正阴沉的走来走去。
“刚刚那个人究竟是谁?究竟是谁!我一定见过的,我一定见过,那种感觉,那种让我气愤的感觉,我怎么想不起来的,难道是某个强大的存在?”
“不行,我不能暴露,先看看他们人会不会死,如果没死,那就说明我也有和对方合作的机会。太可怕了,那种气息!”
源尘微微一愣,他的称号好像都闪亮了一下下。
不过无伤大雅。
黑裙少女很快把源尘带入了仓库的大门内。
门内门外,两个世界。
这种感觉, 很想是科技达到某种程度后的空间虫洞建造。
利用了高科技的虫洞空间技术,里面却是一间客栈。
源尘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砸了咂嘴。
“呦呦呦,来了呀。”
这种嘲讽气息,看的源尘都有些想上去揍对方一顿。
“那女人呢。”
源尘也懒得跟这群家伙废话,他在路上就询问了黑裙少女。
黑裙少女点了点头,指了一个方向。
源尘看去,那是一间杂物房,他隐约能看到里面似乎有人的身影。
“咦?我怎么感觉你选的这个小子的身体有点眼熟呀?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猜呀。”
源尘心头一紧,嘴上冷笑但身体已经朝着杂物间而去。
一共五个人,已经很强了。
不过,有一点源尘可以肯定,这五人绝对没有表面那样和睦。
或许是源尘的错觉,为啥他觉得这群人有些奇怪呢?
源尘走到门口后,忽然感觉眼前一花,他竟然出现在了一个妖娆女子身边。
这个女子像是走路的样子像是一条蛇,事实估计也差不多。
不过源尘又能确定这具躯壳是个人类。
其实答案呼之欲出,他们和源尘都是同一类人。
不过,源尘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感觉激动人心。
如果他们是那些精英天才小队的话,那就说明,眼前这不是他做的梦,而是真实发生过的。
“想不到你竟然选择了这样一具身体,还真是令人激动呢,不过你去见那女人做什么吗?难道你被这具身体影响了?”
源尘立刻否定道:“怎么可能,一个普通人类的意志怎么可能抵得过我的精神力,至于我为什么要见她,你们应该不会愿意知道的。”
“呸!恶心。”
刚刚还和源尘嬉笑的女子,直接远离了源尘,甚至还一脸嫌弃的样子。
其他人也大多是这样的表情。
源尘无语了,你们至于吗?
我怎么了我?
我没说错啊,你们若是知道我的身份,估计就要和我打了,到时候你们估计要哭的。
所以你们一定不愿意知道的。
怎么感觉你们在想什么可怕的事情呢?
“快去吧,你最好在我们离开前都不要出来了,太恶心了,以后我都不想再见到你了。原来这才是你找如此可爱少年的原因吗?可是即便是如此可爱的皮囊都掩盖不住你内在的恶臭!”
源尘真想拔剑砍死这群人。
少年在一群人嫌弃的目光下顺利进入了杂物间中。
屋内。
屋内与屋外仿佛隔着一层结界,源尘进入后,竟然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了,相信外面也一样听不到里面的事情。
“小烈!你也被抓进来了?”
源尘刚刚进门就进入了温暖的怀抱:“妈,那个浮雕你还带着吗?”
浮雕的故事蓝烈也听白素素说过。
当然,这不是关键。
关键是,这是深渊锁让他取的东西。
“你说这个?”白素素从脖子上把浮雕取了下来,放在了源尘手里。
她对儿子是无条件相信的。
源尘接过浮雕,仔细端详了片刻,然后皱起了眉头。
这浮雕就像个粗糙的小棍子,但是很快源尘的眉头就舒展了开来。
因为白素素给解惑了。
“小烈,这可不是小棍子,这是个人类很难做出来的迷你小庙浮雕。”
源尘瞳孔开始收缩,他很快看到了端倪,那似乎是个天窗,但事实上那就是一个小洞。
小洞内是一个新的天地。
这个新天地中,似乎还有一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一个很大的树,那树下似乎还有两个人影。
一大一小,一胖一瘦。
“索命阴阳?”
轮回索命煞,命到阎王收。
源尘吃惊看了眼白素素,他很想说你妈是不是倒霉到家了,竟然会遇到了这种事情。
但也不对,如果是轮回索命煞的话,那白素素的母亲已经逝去,这东西也该消失了。
可是它依然还在,在加上当初故事里的话,很显然,这索命,锁的并不是白素素母亲的命,而是她的命。
也就是说,深渊锁说的救白素素的命,并不是让他打败外面的人,而是破了这轮回煞。
“给我一个面子,放过她。”
源尘也就是说说而已,但没想到竟然真的听到了回复。
“人来人往皆为利来,师徒二人为源而来,今日之承诺,还望前辈不要忘记才好。”
被套路了!
源尘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浮雕消失,源尘只觉得浑身一震。
【任务完成,奖励已送达。】
太快了。
这是源尘完成的最快的任务,全程就是刷了个脸而已。
而且还是刷得本体源的脸。
不过也不知道本体那边怎么样了。
他现在没了那种想要毁灭一切的感觉。
“小烈,你怎么了?”
白素素忽然觉得自己的儿子更真实了一些, 没有对比就没有异同。
这种对比下,白素素感觉刚刚的那个儿子就是假的,是虚幻的,不存在的。
源尘又有些喘不过气来了,不过这次他倒没有再挣扎。
力量正在回归。
估计用不到多久,他就能彻底恢复真神的战力,而不是只有一次机会。
可没人给时间啊。
轰!
巨大的战斗爆发了!
某一地下基地缓缓从荒漠地下浮了上来。
白色激光仿佛打通了天地,让世界出现了一条登仙的路。
蓝鹊颤抖的手缓缓镇定下来,他身边躺椅上的老人已经永远的睡了过去。
这是他的老师。
可是,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都没有安安稳稳的放过一次假。
他明明说过自己喜欢在阳光下晒太阳的啊。
明明早就没能管他了啊。
明明人类还没到生死存亡的时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