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致命偏宠
二十分钟后,黎俏回了南洋公馆。
晚饭期间,她咀嚼着食物,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对面的男人身上。
许是她的目光太明显,商郁抬了抬眼皮,睇着她微怔的神色,扬起眉峰,“不好好吃饭,看着我做什么?”
黎俏放下筷子,臂弯叠在一起搭着桌沿,“明天去暗堂,有什么注意事项么?你要不要提前给我讲讲?”
她对暗堂的好奇由来已久,况且是他背后极其隐秘的势力,想来也不是能随意出入的地方。
这时,商郁薄唇扬起一丝浅浅的弧度,幽深的眸隐着笑,“没有,你想做什么都行。”
黎俏眨了眨眼,面露狐疑:“是吗?”
这么随意?
男人看着她将信将疑的表情,勾起唇角,声线浑厚地开腔:“只是带你进去参观,没有注意事项,除非你准备接受暗堂的考核。”
黎俏手指敲了敲桌面,默了几秒,“还有考核?”
商郁一瞬不瞬地凝着她,沉声道:“嗯,假如能通过四个堂主的实力测验,意味着你可以随意动用暗堂的任何一支势力,红客联盟属于一堂的势力范围。”
黎俏轻扬眉梢,眼底难掩惊讶。
闻名于世的红客联盟,竟然只是暗堂的一个分支?
那望月这个挂名的负责人,实际只是个工具人?
九转乾坤之七九域归宗
……
隔天,上午九点,黎俏和商郁从公馆平台乘坐直升机前往山谷暗堂。
虽然曾经来过一次,但当时大雨滂沱,又是黑夜,她并没看清周围的全貌。
此时,阳光明媚,层峦葱翠的南洋山深处,十几分钟后,山谷近在眼前。
黎俏坐在舷窗边看着群峰环绕的山谷,四周根本看不到任何出入口,似乎只有乘坐直升机才能进来。
故地重游,脑海中的画面和夜雨渐渐重叠。
下了直升机,黎俏逡巡着山谷,深深嗅着周围清新的空气,手指袭来温热的触感,她回眸,撞进了男人的沉眸之中。
两人目光交接,彼此眼底都噙着薄笑。
前行过程中,黎俏的视线落在前方嵌入山体中的铁门上,眸光一闪,“上次被打伤的那个人,还关在这里?”
商郁单手插兜,牵着黎俏不紧不慢地往前踱步,沉声道:“没有,送他去了该去的地方。”
黎俏了然,要么是地狱,要么是监狱。
随着两人逐步靠近,那道铁门缓缓向两侧打开。
黎俏步伐微缓,双眸一瞬不瞬地望着逐渐敞开的大门。
紧接着,两道身影出现在铁门后。
确切的说,是一站一坐。
黎俏不动声色地扬了下眉梢,站着的男人她认识也见过,是左轩。
那么坐在轮椅上的那个姑娘是……
黎俏的目光粗略地在她身上扫过,但也足够看清楚,轮椅的踏板上,没有左腿。
弹指瞬间,四人近在眼前。
左轩穿着一身黑色的训练服,恭敬地颔首,“堂主,黎小姐。”
轮椅上的姑娘也同时弯了弯脊背,也唤了声堂主。
尔后,她直视着黎俏,黑色的长发束成马尾,浅浅一笑,微微含胸,“黎小姐您好,我是左棠。”
怎么说呢。
在没见到左棠这个人之前,黎俏不可避免地对她产生过想象。
毕竟她是商郁的手下,又让贺琛产生过误会,或许是像落雨那样干练又利落的女人。
又或者……是南盺那般妖娆却富有手段的类型。
但此刻正面相遇,真实的左棠推翻了所有的假设。
她身上没有落雨那种硬朗的气质,也没有南盺魅惑的长相。
安安静静地坐在轮椅上,算不上绝顶美人,却胜在面颊过分白皙,眼神干净,很柔软的一种气质,没有任何攻击性,令人很舒服。
黎俏和左棠目光交汇,淡淡地弯唇,“你好。”
几人并肩走进大门,一条长长的防空隧道仿佛没有尽头,但两侧有多个房间,他们没有停留,黎俏也没多嘴问。
步行十分钟左右,前方出现一部电梯。
这期间,黎俏注意到左棠的轮椅是非常先进的全自动智能轮椅。
至少左右两侧的手柄上,有很多控制按钮,不似普通自动轮椅那么单调。
大概是因为好奇,所以黎俏投注在左棠身上注意力过多,在进入电梯的那一刻,她的指尖被男人轻轻捏了一下。
四四方方的轿厢内,她偏头看着商郁,嘴角含着一丝淡笑,表情显得意味深长。
此时,男人眯起的眸光中透出几分危险的暗芒,松开她的手指,转而环住她的腰,粗粝的掌心却隔着布料在她的腰眼上打了个转。
黎俏浑身一僵:“……”
半分钟后,电梯门重新打开,随着一阵清风浮来,黎俏抬眸,映入眼帘的是利用山体内部的岩石分割而成的人工智能实验室,而且科技感十足。
除此之外,左手边还有一群坐在电脑前奋力敲击键盘的……程序员。
她一直以为暗堂是他培养的暗势力,都是左轩这种精悍的强将。
但着实没料到这里居然别有洞天。
此时,左轩和左棠在前面带路,商郁搂着黎俏的腰,俯身在她耳畔说道:“有什么想问的?”
他大概以为她要问左棠的事?
黎俏瞥他,然后目光落在左侧那群程序员的身上,努嘴道:“那是……红客成员?”
“不是,左边是信息开发中心,右边是人工智能开发基地。”
黎俏顺势看去,随着靠近才发现不少智能机器人正在给那些技术人员……嗯,端茶倒水。
她搓了搓脑门,摇头失笑。
整片南洋山的使用权都在他手里,眼前这些恐怕只是冰山一角。
男人勾了勾薄唇,压着俊脸口吻宠溺地问道:“想不想去训练场看看?”
黎俏挑眉,“嗯,可以。”
不一会,一行四人穿过整个内部山体,前方出现了陡峭的扶梯。
乘坐扶梯来到顶端,是一片视野开阔的山顶训练场地。
各种训练器材多不胜数,还有不少人穿着黑色训练服的人正在操练。
看到商郁出现,每个人都训练有素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并整齐划一地颔首,“堂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