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紅人
小說推薦一品紅人一品红人
昨天,周术保下车之后,便联络田仁权。见到田仁权后,也不提这天怀仁镇的事情,对于怀仁镇那边刺梨种植和养殖情况,周术保已经有所了解。但这种事情,放在肚子里更好。
这个事情不说破,县里这边的人,就不知市里李善淮的意思。对他在县里,要压制杨再新这个年轻人,是有利的。
当然,李善淮对怀仁镇和杨再新的态度,也是非常明确的,加上市里王平江的态度,县里这边,要如何打压杨再新,也确实不容易做到。
如今,只能利用县里还不知市里的态度,对怀仁镇施加压力,以达到对石东富等人的施压。
市里已经确定了经济建设两条腿走路之策略,那么长坪县这边,也随之配合,走出两路线来,看谁拿到的资源更多一些而已。
谁更加主动,今后在县里推进工作,就会更多有利条件。哪怕周术保作为县委书记,一哥,但他也明白,石东富在县里的底气足够。
暴力学妹萌萌哒 回雪
之前曾找过吴原峰部长,了过,即使吴原峰没有直接表露出对抗,但周术保也是层聪明人,能够体会到吴原峰很难被完全收归手里。
连县委组织部长都如此,其他人就更难收心,周术保也知道,自己到长坪县时间太短,没有拿到更多的利益可同其他人交换,又如何让人归心?
与田仁权聊到半夜,都是在谈修路和长坪县城乡风貌改造项目。田仁权虽说有新过来,成为自己阵营的一员,但他胆子不大,魄力明显不足。
周术保提出两项工程直接开建的方案,但田仁权找了很多理由,企图说服周术保放弃这样大步快走的推动模式,而要一步步稳步建设。
为此,周术保几次准备将田仁权放弃了,但又想到,真放弃了田仁权,又到哪里去找另一个代言人?
对与修路或城乡建设的项目,周术保作为书记,都不好直接抓这些项目工程的,必须找一个代言人,而代言人在县里还要有足够的份量才行。田仁权就是最好的一个代言人,周术保只能强忍住脾气,不将田仁权踢出去。
昨天讨论之后,基本情况初步定下来,周术保虽说不满意,但也觉得事情要一步步走。
但今天,得知市里王平江将怀仁镇的五个人加上刘悌和张新民都调到市里,组建产业局。那市里的意思也就分明,等这个产业局处理开始工作之前,市里经济发展策略,就会对全市区县进行传达,落实。
到时候,怀仁镇在柳河市的标杆作用,也就会被确立起来。如此,县里再要借用杨再新来施压石东富等人,就不容易了。
浩瀚 仙 秦
田仁权也是很苦恼的,之前,向周术保表达了自己的倾向和立场之后,自己心里多少有些顾虑。因为周术保虽说是一把手,可在长坪县的实际情况会负责很多。章童俊虽说病倒了,但他在长坪县的影响力还是有的,特别是杨再新在怀仁镇的影响力。
县里的常委会成员中,有几个人肯走到周术保那边去,田仁权一点也没把握。真的就他一个人的话,作用就不大,处境也会很尴尬。
这使得田仁权对他之前,觉得自己是第一个,站到周术保身边窃喜的心,有些懊恼,但已经做了选择,又不可能反转。
收到周术保亲自打来的电话,田仁权心里有些乱,因为昨天的讨论中,田仁权已经感觉到这位心里的深层用意。这些用心让他害怕,哪怕周术保说出的理由很高大,与石东富相比,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套路。
这些东西,让田仁权心惊不已。这时候,周术保亲自打电话而不是秘书陈耀东打电话,必然是保密级别的事务。
田仁权不可能不接听,深吸一口气,接听了电话,说,“书记,好。”
“仁权县长,找地方坐坐,有件事情得加快了。”
“啊……哦,好的。”田仁权听到对方果然如自己所猜,也是忍不住要吐槽。
约了地方,田仁权也不在耽搁,这个事情反正躲不开,只能面对了。到约定地点,因为还没到中午,安排中餐有些早,田仁权也不知周术保到底是什么意思,等他到后再看了。
在县里,要全力推动乡镇之间公路升级,全部做成高等级的公路。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工程,按照周术保的设想,在长坪县城之外,还要另规划一个新城。
新城建设之前,必须将道路先修建了。这些道路,最起码的都是往返六车道,最中心的车道,会是四十米宽、五百米长的主道。
这样的建设,在长坪县这么一个经济尚在偏后的县城,真的有必要而且适合吗?田仁权心里充满疑虑,只是,他确实没有反对的理由。
琢磨这样的规划如何提交出来,田仁权觉得,石东富那一关会通过吗?上一次的会议室,石东富的态度就很坚定,虽说只是反对扩修金望乡的公路,也可看到石东富的决心有多大。
之前,讨论到修路时,石东富主张修那条通往河岔乡,并延续到双沟村的公路,如此,可将游客引导进长坪县来,增加旅游的收益。
田仁权就想,提出的方案中,核心就是这条路的工程,石东富哪里容易通过,先有一个工程后续的事情,也就可逐渐推开。
至于城乡风貌的整治,这是另一个大工程,田仁权目前一点思路都没有。最起码的,就是要先将规划方案拿出来,做一个样板模型。如此,方案的思路才会逐渐清晰。
很怕见周术保时就被问起这些事情,但偏偏怕什么就遇上什么。周术保到来时,都不说废话,直接问田仁权,“仁权县长,昨天跟你谈的两个构思,有现成的规划了吧。”
“书记,我……暂时才想到一条公路的工程……”田仁权有些躲闪,怕与周术保正面对视。
“怎么回事?你这是什么节奏,仁权县长,这是不行的啊。”周术保有些烦恼,“市里的节奏很快,你知道吗,做多只有一两天时间,市里就会有最新的消息传下来。而且,今天怀仁镇发生什么事,你听说了吗?”
新的一年开始,感谢书友的支持、鼓励和陪伴,谢谢大家,鞠躬致谢!鼠年已过,一切灾祸病痛都随该死的老鼠而去。我们迎来了金牛,新的一年,书友们人人发财,个个高升,大家牛气冲天!最后说一句:有谁有礼物吗,晓阳高在新年第一天收礼物,大小是一个礼。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