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怀着一刻忐忑不安的心,带着着阿廖直接去了深圳公安局。
去到了公安局,才被通知细毛聚众吸毒被抓了,现在在罗湖看守所,可以取保候审,她又没有家人,所以就通知到我。
我想多问些情况,对方就什么都不说了,让你直接去赎人。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这种事我还是第一次经历,就听着人家的安排,傻傻地去了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才知道,要拿批捕通知书,并且证明我是犯人家属,才能取保候审,还要律师才能办手续。
我就是想问下,到底是什么情况,人家什么都不告诉我,要了解什么手续,可以自己去看墙上的流程。
我在深圳人生地不熟的,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想了半天,给当初自己的初恋幸儿打了个电话,其实也是有病乱投医。
幸儿很快就来了,电话里我也没说清楚,她匆匆忙忙地赶过来问我道:“你说什么,我也没听清楚,这么久不来找我,一找我就说等我救命!”
我哎了一声道:“都不知道该怎么说,难以启齿啊!”
幸儿看了看我,犹豫了好一会儿问道:“你是嫖娼被抓了?”
我被她逗笑了:“我要是被抓了,怎么找你啊?我怎么会去嫖娼呢?”
幸儿又猜道:“那是因为你赌博?还是吸毒?”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道:“我在你眼中就那么的不堪吗?”
幸儿也深呼吸了一口气道:“不是这些事就行,那是什么事啊?搞得你能来找我!我知道,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你是不会轻易找我的,对吧?我听说你订婚了,应该是已经领证了,只是没摆酒对不?”
我哦了一声道:“这你也知道啊?”
幸儿淡淡地笑了笑道:“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你不通知我,我就不能知道了吗?”
我急忙解释道:“我不是不通知你,是……”
幸儿切了一声道:“是什么?担心我会捣乱你婚礼现场啊?还是去找你未婚妻麻烦啊?咱们又不是余情未了!”
我笑嘻嘻地说道:“是我格局小了!不说这些了,我是真等着你救命啊!”
幸儿啊了一声我问道:“那你倒是说啊!”
我这才认真地问道:“你认识罗湖看守所的人吗?或者是深圳这边公安系统的人,我想捞个人出来!”
幸儿皱了皱眉道:“不认识,你还是惹了不小的麻烦啊!”
我解释道:“不是我啊!是我一个朋友!”
幸儿是多么聪敏的人,一听就直接问道:“你的什么朋友啊?女朋友?肯定不是你未婚妻对吧?不然你不会来找我,再说了,以你的关系,看来你还是不太紧张她,不然你早就动用所有的关系了!还会想到我?”
我不好意思地说道:“你怎么还是这么聪明啊?不是说一孕傻三年吗?”
幸儿怒嗔道:“你瞎说什么啊?我可没怀孕啊!我还是单身呢!”
我哦了一声道:“啊,还没人要啊?”
幸儿哼了一声道:“你不是很急吗?怎么还有心情说笑啊?”
我啊了一声道:“对啊。对啊!你到底认不认识啊?”
幸儿摇着头道:“不认识,我怎么会认识那些人呢!我就是个家庭妇女而已!”
我撇了撇嘴道:“你不是单身吗?怎么就家庭妇女了啊?”
幸儿啧啧道:“你怎么这么碎嘴啊?到底还要不要捞人了啊?”
我嗯了一声道:“那你有没有办法啊?”
幸儿点了点头道:“我给你找个律师吧?”
我想了想,拍了拍头道:“我怎么忘了这回事儿啊!我有律师啊!”
幸儿不屑地说道:“就你那小地方的律师,行不行啊?这里可是特区啊!”
我同样不屑地说道:“我那小地方就不是特区了啊?”
幸儿哼了一声道:“那你就自己搞定吧!我走了!”
我再次笑了笑道:“害你白走一趟了!我也是一时沉不住气了,主要是没遇到过这种事,一时乱了手脚!”
幸儿切了一声道:“那你好自为之吧!”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我看着幸儿的背影,觉得还是那个可爱的小姑娘。
然后,马上掏出了手机打给赵德柱:“柱子哥,我这有点棘手的事,你赶快过来深圳,我发位置给你!”
赵德柱嗯了一声,就赶了过来,一听是去看守所里捞人,皱着眉说道:“这个……有点难办啊!”
我啊了一声道:“什么啊?你不是说关系有点硬,路子有点野吗?这么点事,你都搞不定?”
赵德柱脸一红喃喃道:“那我手也伸不了这么长啊!这里是特区啊!”
我撇嘴道:“你怎么也这么说啊?什么特区不特区的?你连那个富二代的事都能搞定,这点小事,你跟我说难办?”
赵德柱解释道:“你以为这是我一个人能办到的事吗?我就是个操作人而已!”
我叹了口气道:“完蛋!正常的程序,你总该知道怎么走吧?”
赵德柱嗯了一声道:“那倒是知道!你收到批捕通知书没有啊?”
我摇了摇头道:“就是给我打了个电话通知我的!”
赵德柱哎了一声道:“啥也不懂!在哪个看守所总知道吧?”
我点了点头道:“知道,去过了,人家就说按正常手续走,我也看不懂啊?我寻思着,是不是可以花点钱,直接把人给弄出来呢?”
赵德柱冷哼了一声道:“是可以花钱,可不是一点啊!先得看看案子到哪一步了?要是就是普通的提审,还没到检察院,怎么都好说,想办法把案子压下来,也不算是什么大事,最多罚点钱了事。要是到了检察院就得看是什么性质了?那打点的人就多了!我估计有钱也未必好用啊!”
我嗯了一声道:“你尽量去打听一下吧,实在不行,就走正常手续,吸毒得判刑吗?不是强制戒毒就可以了吗?”
赵德柱啊了一声道:“什么?就是吸毒啊?还以为是贩毒呢!你早说啊!最多是罚款,要不就是强制戒毒!拘留15天到1个月不等!那你搞得这么兴师动众的!”
我啊了一声道:“我哪里知道啊?我又没进去过!”
我们再次来到了看守所,和工作人员说了我们的来意后,告诉我们不能取保候审,问了原因才知道,主要是细毛的态度不好,被抓了后极度的嚣张,号称认识无数的大人物,遇佛杀佛,遇鬼杀鬼,还打了当时现场拘捕她的人。如果说,当时是她神智不清醒,可以原谅,可等她清醒后,又抓又挠的,直接伤了两位工作人员,就是罪无可恕了!
我们像泄了气的皮球出去后,我问赵德柱道:“现在怎么办?她这样算什么罪啊?”
赵德柱解释道:“这个还不好说,得看她伤的执法人员的伤势如何?要是不严重,人家不追究的话,还好说,要是轻伤,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要是严重的话,那就不好说了!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要是重伤的话,就可能是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分情况分析吧!总之,现在用钱是肯定捞不出来人了!”
我哎了一声道:“真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能不能先让我见到人啊?”
赵德柱点了点头道:“那应该是没问题!你等我消息吧,我去找找人看看!”
耗了小半天,赵德柱灰溜溜地回来了,摇着头道:“没办法,我明天再去打听下,看看被伤的人是什么态度?”
我想了想道:“我去求人吧!咱们两头跑!”
没办法,我还是得再次给幸儿打电话,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渺小,原来无论是在珠海,在广州,甚至是北京,我都找得到人,多多少少总是能找的到人帮忙,大不了出点钱,欠个人情。可现在,一是没遇到过这种事,二是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人脉!
旧妻安好 齐成琨
幸儿似乎早就预料到我会再打电话给她,和赵德柱一样,让我等消息。
第二天一早,幸儿一大早就打电话给我,叫我直接去看守所等。
等我们到了看守所,待遇明显就不同了,我们被请到里面的指导员办公室里面,幸儿坐在一旁,一个英俊帅气的中年男人,坐在那个指导员对面,正热络地说着话。
看我们进来了,中年男人背对着我们,连头都没转过来,倒是那个指导员很客气地站了起来,让我们坐。
然后对着我问答:“你是毛溪的亲属啊?”
我点了点头。
他再次问道:“你是她什么人啊?”
我含混地答道:“我是她朋友!”
指导员笑了笑道:“朋友可不算是亲属啊!”
我只好硬着头皮答道:“她是我儿子的母亲!”
指导员很聪明,马上反应了过来道:“你却不是她的丈夫,对吧?”
我嗯了一声,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直接答道:“她是我以前的一个女朋友!没经过我同意,生了孩子!7年没见,过来找我!我对她也不太了解!不过,她怎么都算是我的亲人!我想问问,她到底发多大的错误,是不是要判刑?如果,我们同意赔偿的话,是不是可以庭外调解?”
指导员看了看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问道:“你知不知道她吸毒的?”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坦诚地答道:“我猜到一点!但也只是猜测!我没亲眼见过她吸,只是看见她手臂上的针头!”
指导员玩味地看着我,微笑道:“那你怎么不制止她呢?还是说,你是认可她吸毒,还是跟着她一起吸的啊?”
我急忙否认道:“我可没有!那玩意我从来不碰!我知道那玩意碰了,家毁人亡的!我劝过她的,只是我们相处的时间很短,她也不会听我的!”
指导员哦了一声道:“情况我和你说明一下吧!我们接到举报,说沙田区一栋居民楼里,有人聚众吸毒!抓捕的时候,现场一共6个人,三男三女,都是有吸毒经验的!毛溪在抓捕过程中,一直十分不配合,态度也十分的嚣张!当场就抓伤了我们两位执法人员,到了看守所里,还是不老实,又咬伤了一位女干警!本来,她的事情不大,但另外五个人一致说出,她就是供应毒品的人,还是她提供的吸毒场所,所以,我们不同意取保候审,同时还要对她进行二次审讯,如果她说不清毒品的来历,那我问题就严重了!”
我听得汗都出来了,弱弱地问道:“那她交待了吗?以我对她的了解,她可能也是被人陷害的!她在深圳人生地不熟的,怎么可能还给别人提供毒品呢?她也不缺钱的!”
指导员哦了一声问道:“你怎么知道她不缺钱呢?吸毒的人,有多少钱也不够她们花销啊!”
我摇着头道:“那是因为我前端时间,给了她不少钱,至少这一年半载的是不会缺钱的!”
指导员又问道:“你为什么要给她钱啊?你明知到她吸毒,你还给她钱,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她手上啊?”
我皱了皱眉,看了看指导员,再看了看那个背对着我的男人,最后看了看毫无表情的幸儿,了然于胸了。
于是,我很坦率地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问这些对案情有什么帮助,不过我可以很坦诚地告诉你,我不是因为有把柄在她手上,才给她钱的!只是因为她说能帮她儿子,上我们本地一所不错的小学!另外,我也给你她一些生活费,作为这么多年对她的一点补偿!我的确是有点怕,她告诉我未婚妻,但也不至于受到她要挟!”
指导员急忙笑了笑道:“啊,我也没有要窥探别人的意思!只是知道的详细一点,有利于我们对罪犯的了解!情况呢,我们也大概都知道了!根据我们的调查,她不是提供毒品的人,是被抓的6个人中另一个人,本来她事情不大,可是她现在的这样的态度,我们也很难就这么放她出去,你再好能做一做她的工作,让她给三位我们的执法人员道个歉,我再求求情,这事也就过去!”
然后,又提高了几分声音说道:“张局都过来保证了,这事我觉得没多大,你看这样处理怎么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