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仙宫
有些人族祷告祈祷,还会降下灵动之意,去病救灾,或者是类似于血纹的图案也有降下。
比之那些小部落的粗浅图案不同,这血纹更为精致,刻画之后,获得的力量也更为强大,甚至能够初步比拟练气期的修为。
不过在此地叶天没有过多逗留。
弱小部落者,叶天会下来之后指引小部落前往自己传道之地,绝境之中的小部落,多会愿意前往。
至于是否能够抵达叶天传道之地,就不是叶天管的事情了。这也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
这等大部落,且因供奉大部落而繁荣,虽然也免不了面对大凶之物的威胁,想要他们直接以圣祖取代神庙,要麻烦许多。
索性叶天也懒得纠葛。
传道的小部落,迟早因为自己的传道而崛起,到那时候,那么多的小部落聚集于一起,必然会走向融合之路。
而那时,一个归属于神庙,一个归属于圣祖,两个大部落必然会有冲突。
踏入修行的部落,必然会强大不少,那时的神庙自然会走向衰落。
终于,在几天之后,叶天看到了那座矗立于大陆中央的石像。
那石像高逾万丈。而且和叶天猜测一样,此石像和神庙石像一模一样,神庙石像只不过是缩小了无数倍而已。
另外不同的是,这石像其灵动之意更甚。巨人石像虽然无面,却仿佛是在闭目修行吐纳,下一刻就能够睁开眼睛。
隔着老远,就能感觉其身上浓浓的威势,其威势,已经不逊于一个真仙期的高手。
叶天也是皱了皱眉,这样的石像,大陆之上还有四座。
四座石像必有关联,想要一举破掉很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引动其余三座石像。
已经可以预见,在其余的三块大陆之上,应该有人族同样供奉祭祀着石像。
此间世界主人,在莽荒世界之中有人族出现,很可能就是为了这些石像。
只不过,为什么要立这些石像,收取香火和血食,开神庙,其目的是什么?
忽然,叶天脑海中宛如一道惊雷被劈开。
“神道!”
“他想要凝聚自身神袛。”
叶天喃喃自语说道,天仙可自身元神之中开辟洞天,玄仙可演化世界,而金仙,那是开辟大千世界,这是仙道。
而所谓神道,是早已被遗弃的一种道路,拾取众生信仰之力,凝聚于自身,做到金身不灭。
神道的强大在于念力越强,自身越强,但也可以因为念力变弱而衰弱。
若是有神袛被人忘记,这尊神袛也应该陷入陨落之境。
神道虽然强大迅速,但衰落也不根据自身缘由,所以早已经被遗弃。
“如此说来,他在世界之中演化人族,盖因人族念力强大,有利于其金身塑造。”
“于洞天之中演化神道,想要结合仙道和神道,此人野心不小。”
一念及此,叶天诸多念头就已经通达,这方小世界,那是此间主人修习仙道的象征。
但可能是因为天资,也可能是桎梏陷入,难以突破,但不管是何种缘由,他想要再自身内世界打造神灵巩固世界。
或可以做到以天仙的洞天,比拟玄仙的中千世界,或者是玄仙中千世界,比拟金仙的大千世界。
这等想法简直是巧夺天工,若是寻常时候遇到,叶天都不得不感叹此人之妙想奇思。
只可惜此人竟然将他拉入了这方世界之中。
到了此时,叶天哪里还不清楚,世界之主,就是想要叶天作为养料,很可能不是养这方世界,而是饲养此间神像。
以真仙为养料,必然能够觉醒一座石像。
石像觉醒,就和他自己本身也一样,相当于他做的几个分身,以自身为神袛,镇压四方世界,他的世界将无比牢固,寻常手段根本不会是他的对手。
叶天御空万里之上,眉头微微沉凝,片刻之后,停顿下来的脚步再次往前踏去。
这石像,他终究是要过去的,拔出这石像之后,叶天不信背后那人会忍得住不出手。
叶天大概也能想到,那人想要以叶天化为养料的手段,就是眼前这石像了。
既然如此,叶天那就去看看。
至于谁是守株待兔的人,谁入谁的彀中,还尚未可知,如果仅仅是以眼前石像为手段,那还差了一些。
叶天没有停留,直接往那石像走去,中间却还有不少的距离,能够看到,只因为石像实在是太大了。
另外叶天还发现了一个事情,越是靠近石像的地方,凶兽越少,人族聚集越多。
类似于之前所遇见的那种大部落,此刻也是屡见不鲜了。
并且此地之人族,已经和那些偏远地带的人族不同,此地人族颇为兴盛,部落庞大数万人聚集,香火鼎盛,房屋建筑,交易走动,甚至是狩猎,都已经初见规模。
那偏远地区的人族,反而更像是被遗弃之民众,唯一相同的点就是所有人都在供奉着神庙。
叶天心念一动,取消了直接去找石像的想法,而是直接落地,落入了一个部落之中。
这部落十分庞大,和那些连石屋茅屋都搭建简陋的小部落而言,这里已经可以初见城池之规模。
若非是这里的人衣着依旧简单,除了少部分人有了布衣之外,大部分还是裹着兽皮,叶天甚至以为自己已经回到了外界。
“走走走,赶紧走,今天祭祀大典,据大祭司所言,今天神灵鉴于我等部落虔诚,会为我等族中孩儿启灵。”
“那塔宁部落在半年之前,神灵就为其部落孩童启灵,被启灵的孩童其实力暴增,甚至可以徒手搏杀凶兽了。”
“我等族中也终于有一次,必然会让我等部落更为强大。”
石道上,无数人族聚集,叶天身入其中却无一人能够看见他,原本要撞上他的人也会自行避让出道来。
叶天眼中闪过了一丝戏谑,这世界之主,操弄这些人族还真是有一套。
步行跟随过去,很快,就已经到了部落的中心,中心之处是一座神庙。
和那些小部落的神庙简陋不堪不同,这神庙修建极为豪华,并非是什么金石堆砌,而是一堆灵石建造。
整座神庙也建造的极为高大和宽广,其神庙前的广场,足足能够容纳数万人。
整个部落的人都能够进入这里参拜,而神庙之上,涂有各种血纹手持木杖的老者也有数位。
一个部落,竟然有数个祭祀,中间者明显是最位高权重之人,应为大祭司。
“跪!”大祭司双目微沉,喃喃开口说道,数万人齐齐冲着神像跪下。
“拜!”又是一声,众人伏地。
“你是何人,为何见神不拜?”号令的大祭司忽然冲着叶天所在的方为开口说道。
揭棺起驾
叶天眼中闪过了一丝异色,这大祭司竟然能够看到他!随后他看了一眼石像,眼中闪过了一丝了然。
以这老者的实力自然不可能能够看穿他的真身所在,必然是这石像的功劳了。
此地石像祭拜有成,祭神颇具规模,并且此地距离石像真身已经不是太远,老祭祀能够借住石像的威力看到自己的本体,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我不拜神!”叶天开口说道。
“放肆,神之重地岂能见神不跪?此神乃天神,创世之神,你因何不跪?”老祭祀怒目圆睁,陡然喝道。
刹那间,跪地的人都被老祭祀的话给惊醒,连忙转头看去。
此时的叶天没有再遮掩真身,直接显露了出来。
“他为何不跪神灵?神灵护佑我人族安危无数年,自天地初开,神就已经存在,若非神灵之故,我人族早就湮灭在莽荒之中。”
“不错,你看那极东之地的人族,生活何等凄惨也要拜神,求神怜悯赐予一线生机,他竟然不拜神!”
“此人必为神灵之异,当斩首以其身血食饲养神灵。”
一时间,部落人族之中议论纷纷,随后眼神之中更是化为贪婪之色。
人族之中必然出现过不信神的存在,但,此等人成为神灵血食之后,可直接撼动神灵之念,甚至能传下神灵法,强大自身。
“我不拜,是因为他承受不起我这一拜。”叶天淡然笑道。
“放肆,岂有人会是神所不能承受之拜?来人,把此人给我抓住,立即处死祭祀神灵。”老祭祀断然开口道。
随后神庙之中立刻冲出了数十人,这些人身上都绘制着血纹,这些血纹极为复杂,其气息更是直逼筑基境界。
这等修为,只要不去招惹强大的凶兽,已经足以在莽荒之中求得一身之地。
叶天所遇见的第一个部族,其血纹加持,连一个基础的练气期都有所不如。
而这,竟然可以直逼筑基期,这数十人瞬间冲来,随后冲着叶天伸手抓过去。
然而叶天周身金光一闪,那数十人全部挡开,无一人能够近身。
这些人眼中都被惊了一下,要知道在部落之中属于最为强大之人,竟然难以近身。
“使用血纹之力。”其中一人低喝道。
随后,这些人体表的血色宛如活了过来一般,在其身上流窜,而这些人的气息呈倍数上涨,很快就已经足以媲美筑基期修士。
“有点意思。”叶天依旧未动,眼眸微闪,开口低声道。
随后他轻轻挥了挥手,那十余人,瞬间化为飞灰,直接消失的干干净净,神庙上的老祭祀瞳孔一缩,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骇然。
这等实力,是从何而来,为何从未有所听闻。并且,竟然让神灵直接降下神谕,擒拿此人。
“小子,你若执意如此,就得老夫亲手前来抓你,请神!”老祭祀咬了咬牙,随后喝道。
“我说了,他承受不住我这一拜,不信,你可见见。”叶天淡笑,随后冲着石像,微微躬身。
咔嚓~只见弥漫于香火之中的石像,从头顶开始,骤然皲裂,裂开的缝隙从头顶直接将石像从中间一分为二,宛如蛛网一般。
“如何?”叶天笑着说道,老祭祀惊悚,数万人族骇然,无不变色。
神灵,竟然真的难以承受他这一拜,莫非,他是其他神灵?整个广场之上,鸦雀无声,竟无人再敢声张一言。
“你既然抓取我进来,如果想要以这等小手段拿下我,未免太失风度。也未免太过将叶某不放在心上。”
“如此,我只好亲自来找你了。”叶天双眸微闪,嘴中缓缓开口。
他声音不大,却传遍了整个广场,老祭祀听闻脸色惊惧,数万人族心中惊恐。
“你想成神道,且以我为养料饲养你的神道,却躲在背后,躲躲藏藏,未免可笑。”叶天轻笑间,迈步走向了那石像,石像虽然皲裂,却依然存有灵动。
并且这皲裂开的石缝,竟然还在缓缓的闭合,叶天走到石像之前,相比于石像,叶天如同蝼蚁一般。
然而叶天只是再次微微躬身,那正在自我修补的石像,骤然止住,随后那稍有弥补的石缝轰然崩开。
巨大的石像直接化为粉碎。
“本座会来找你的。”石像崩碎的瞬间,一道若有若无的声音,仿佛从九天而来,却找不到他具体方位,飘然落入叶天耳中。
“本座也会来找你的。”叶天不以为意,开口说道。
而广场之内的人族全都已经懵了,特别是以老祭祀为首的祭祀人群,此刻茫然无措。
他们所信奉的,所祭祀祭拜的神灵,竟然在叶天的面前,如此不堪一击,甚至难以承受其一拜之力。
此刻,他们从小到大的心念,不可抑制的动摇了起来,原来,神也不是无敌的,也不是无所不能的。
“我在此传道三日,愿听着可留下。借你此地一用,如何?”叶天双目微闪,转身对着老祭祀说道。
“杀了他,祭祀神灵,护佑我人族守护之神!护佑我人族之神!”
“杀!”
就在叶天话音刚落之时,顿时有一祭祀再次站出,目光之中闪烁着疯狂之意。
神庙之神,本是人族信念,如今信念崩塌,已经到了疯狂的边缘,此刻竟然完全忘记了叶天之威势,径直冲杀过来。
于此同时,在此人的号召之下,一些虔诚者都仿佛找到了主心骨,看着叶天身影,犹如身死仇恨,恨不能生吃其骨肉。
然而,不多时,广场之下,血痕累累,尸骨堆积,叶天身上依旧是滴血未沾,风轻云淡。
“我借此地传道三日,可否?”叶天再次看着老祭祀开口道。
老祭祀张了张嘴,一双目光再无清明而变得浑浊,仿佛身体被抽去了骨头。
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他反驳有用吗?前车之鉴就在眼前。
不过,之后三日叶天在神庙传道,数万人族,前来观看者并不多。
最开始甚至广场上没有几人,但叶天却面不改色,依旧说道,其暗中听叶天传道之人,并不在少数。
第一日听闻之后,在家中暗暗修习,不少人当场突破,实力暴涨,第二日后陆陆续续已经多出了不少人,在第三日之时,广场上已经出现了数百人。
虽然和数万人相较,这数百人不算什么,不过叶天也没有想着一下子能够让这些人全都改为修行。
这接受传道的几百人,都是留下的种子,至于以后能发展成什么样子,就不是叶天去想的事情了。
三日之后,本有更多人想要过来听讲,然而此时叶天已经是人去楼空。
“此法果真能强大我人族?”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似乎不假,我隔壁一十岁小儿,在第一日听了之后,当晚回家就突破了什么练气境界,三日后已是练气九层,比之那神庙血纹护法也是不逊于多少了。”
“不如尝试尝试?”
“哼,此等异类,我等必然不会学他,我等敬的是天地之神,岂能违背天神意志?”
不同的声音在部落之内争论不休,然而叶天种下的这颗种子却在其中蓬勃发展,能够自己夺天地造化,何必强求于他人?哪怕是神赐之力,也不过如此啊。
叶天离开之后,这一次反正已经和此间世界之主交锋了一次。
所以接下来叶天也懒得再隐藏自身行踪,大摇大摆的走入各大部族之中,亲手将石像一个个摧毁其中。
摧毁之后,又再次传道人族,早晚修行的人族这颗种子,会成长为曾天大树。
不过,越是靠近中央石像的地方,人族聚集就越发的多,部落也发密集,甚至不少部落相隔不到数里之地,来往密切。
叶天倒也不急切于什么,闲庭信步之间传道而下,各大部族之中都是暗流涌动,他自身也早就成为了各大部族防范的人,但这些人岂能阻挡叶天的脚步?
几月之后,中央石像之下,叶天见到了此间世界中最大的一个人族部落。
不,应该说已经有了初步国家的雏形。
百万人族之巨,守卫于石像之下,他们所祭祀的,是直接祭祀中央无面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