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特拉福买家具乐部
“所以,你态度才会这样的强硬,让克丽丽坐上【苍雷】的驾驶室……目的,就是为了让【苍雷】成为你可控的力量。还真是,心狠手辣啊,加尔文老师。”
“你会不会也这样。”
沉默之后,卢迪克面无表情道:“但现在的情况看来,抛开你到底能够达到你的目的不谈……单纯的就目前出现的第九十八次的冲击而言,恐怕就不是一个能够轻松度过的难关。克丽丽我虽然治好了,但那种程度的巨大机器,想要修复,恐怕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吧?”
“目前,已经有两台的【噬神者】正在运输的路上,它们的驾驶员也会在晚上十二点之前抵达。”加尔文学者正色道:“至于学院这边,其实还有一架备用机型,调整完毕过后,也能够出动。”
【噬神者】,就是如同【苍雷】这般得战斗机器的统称。
吞噬的是那些被称为【使者】的巨大怪物——却将它们称之为【神】从而进行猎杀,卢迪克觉得这是一种对于神明的污化。
从这一点上,大概能够看到这个世界的主要思潮——他在这所驾驶员学园之中,并没有发现信仰的存在。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找到,这个书页世界的【主角】?”沉思片刻之后,卢迪克再次问道。
“任何会引起书页世界不寻常变化的事件,其事件的中心,必然会出现【主角】,或者与【主角】密切相关的线索。”加尔文学者飞快说道。
卢迪克道:“这么说来,这次接连出现的冲击,就属于是非正常事件……那个在第九十八次冲击之后降临的家伙,【零】?”
加尔文学者却凝重地道:“事实上,关于【零】……我曾经在别的书页世界,看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
卢迪克瞬间眯起了眼睛,冷不丁道:“老师,不仅仅只是在书页的世界里看到一样的……在别的地方,你应该也注意到了吧?”
当世在圣少女仪式的会场上,同样作为出席的评委……在评选席上,加尔文学者不可能没有看见那个坐在了伊莎贝尔身边的年轻评委。
怎料加尔文学者此时却皱了皱眉头,“在别的地方?什么地方,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他没有必要在这种事情上说谎——甚至,在卢迪克的认知之中,因为信仰性质的关系,加尔文是绝对不会说谎的类型——他最多只会选择性地不说某些事情,从而造成一种误导的的错觉。
——但不可能没有留意,毕竟评委就只有十人。
也就是说……即使是在十人的评委之中,加尔文老师也没有看见?
这并不正常,又不是网络上的聊天群,互相之间可以屏蔽对方。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然而当时那个姓洛的公馆住客分明就在伊莎贝尔的旁边,他们之间的互动虽然动作声音都不大,只不过伊莎贝尔本身就是个引人注目的家伙。
卢迪克其时也就坐在加尔文学者的身边,一直关注他的举动。
他记得,自己的这位老师,就有过两次看向伊莎贝尔的方向……因为伊莎贝尔的一些出格的言论。
心中的活动虽然剧烈,但卢迪克此时却随意地耸了耸肩——像是他这种能一心多用的家伙,别人很难看穿他实质的想法。
“看来,这次老师是没有隐瞒了。”他这样说道。
加尔文学者摇摇头,叹气似的道:“看来,我在你心中的可信任程度,已经下降到了一个危险的界限了。”
“还是那个问题。”卢迪克淡然道:“作为【自由之城】大学者的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甚至,你恐怕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入【盖亚之书】了吧?”
却见加尔文学者此时却从抽屉中取出来了一份文件,“我希望你去,接触这个孩子。”
他知道他不会那么轻易就回答这个问题的,因此随手就将文件给拿了起来,翻开看了几眼,“这个孩子是?”
“【苍雷】的候补驾驶员之一。”加尔文学者道:“上一个驾驶员在第九十六次的冲击之后重伤不治,本来按照顺位,应该是这个孩子出战第九十七次冲击的。”
“但被你替代成为了克丽丽。”卢迪克皱了皱眉头,旋即心中一动道:“也就是说,原本接连面对两次冲击的,本来应该是这个孩子才对?任何不寻常的事件的中心,都可能与世界的【主角】有所关联……所以说,原本应该是这个孩子!”
“事实上,这个孩子也正好是你所负责的班级的学生。”加尔文学者道:“你很合适。”
卢迪克没说什么,只是仔细地看着手头上的文件。
阿娅。
【苍雷】驾驶员候补生。
十四岁。
没有家人。
……
溺爱千金妻 小主子
……
蜡笔王国……神山。
【尤利娅】学姐还在艰难地山——距离第三关已经有一段很漫长的距离了,但第四关的守卫至今为止还没有任何出现的迹象。
有意思……或者诡异的是,即使已经爬了这么长时间的山,【尤利娅】学姐感觉自己与山顶的距离,并没有改变过。
她离开第三关位置的时候看神山山顶是什么模样的,现在还是什么模样。
“前面三关的考验,说难不难,说容易……好吧,我算是偷渡的。”【尤利娅】学姐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
如果是因为祭献了老板的画像,通过老板的那种【不可名状的力量】才偷渡成功的话……那么,也有可能因为并没有按照正确的答案行动,从而引起了最后考验并不会出现的状况?
解决这种情况的办法不是没有,而且相当的简单和粗暴。
“Emmmm…如果被优夜小姐发现了,我就说我其实一直都在暗恋老板?但会不会被打死?”
【尤利娅】学姐开始作画。
首席的倔强前妻
在路上的石头上,在树干上,甚至在地上——在那些能够看见的,平坦的地方,都开始画出了洛老板的头像。
她坚信老板的画像是有神力的,只要自己作画的时候多唠叨两句,应该能够通过老板的【不可名状的力量】来触发神山的第四道考验。
试一试呗——反正她此时也不可能走回头路。
一顿猛如虎的操作之后,【尤利娅】学姐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少说也一口气画了上百个了吧?
她回头看了下自己的杰作,却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因为她所作出的画作,此时竟然少了大半。
有人,悄悄地将这些画作抹去了?
【尤利娅】学姐怔了怔,飞快地数了数还剩下的画作,随后转过了身去,装作再次努力作画的模样。
很快,她悄悄地再次扭头,却见不远处一块岩石之上的画……果然消失了。
“这到底……”【尤利娅】学姐沉默了片刻。
这次,她没有动,只是找了一棵树靠了过去,随后闭上了眼睛,如同累了要休息似的——直到好一会儿之后,【尤利娅】学姐才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
随后,她一脸【惊恐】地打量着四周,然后更加【惊恐】,快要哭出来似的:“糟了糟了!怎么回事,为什么画都消失了!怎么办!难道会出现幽灵吗?我最怕幽灵的!一看到幽灵,我就会头晕,呕白沫,还会全身发痒,出水……幽灵千万不要出来啊!我很怕怕的!求求了!”
【尤利娅】学姐认真地向着四方拜了拜,随后再次拿起了蜡笔,趴在了地上继续作画——当快要作画完成的时候,却又什么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一下。
【尤利娅】学姐顿时身体一阵的哆嗦,随后脖子僵硬地扭了扭,看向了肩膀被拍的地方,却没看见什么,【尤利娅】学姐更加害怕了,甚至咽了口口水,“求求了,我胆子很小的,不…不要吓我啊……求求了!”
另一边的肩膀,此时又被什么拍了一下。
【尤利娅】学姐这次身体更加的僵硬了,慢慢地,慢慢地将视线移动到了另外一边看去。
霎时间,一张苍白的,只有两个眼洞与一个嘴巴口子的【脸】,出现在了【尤利娅】学姐的眼前……近距离!
啊——!!!
【尤利娅】学姐顿时惊叫了一声。
【尤利娅】学姐紧接着A了上去。
【尤利娅】学姐直接将【幽灵】扑到了在地上。
“还抓不到你!”【尤利娅】学姐冷笑了一声,直接跪坐在了【幽灵】的身上,“这是什么……床单?”
却见身下跨坐着的,哪里是什么幽灵,只不过是一个被着白色床单,床单上戳了几个洞当作是眼睛嘴巴的家伙……而且,身材还是比较娇小的那种?
她瞬间将床单给撕开,却见身下压着的,赫然是一名体柔的少女……幼女,幼女此时甚至因为害怕的关系,脸色微红,眼睛似有泪水打转,轻咬着嘴唇,似乎随时都要哭出来的模样。
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
“画风不对!”
【尤利娅】学姐瞬间打了个激灵——在这个蜡笔王国,那些村民是火柴人的画风,没有活下来的朵儿还有沙曼,也是或火柴人的画风。
她自己倒是好一些,是比较丰满的蜡笔画的画风……路上的三个关卡的守关着,大概也是这种画风。
但是这个幼女,显然是超写实的画风!
“你就是神山上的仙女?”【尤利娅】学姐低呼了一声。
却见此时,有什么东西朝着她冲来……赫然是一只蓝色的小鸟。
蓝色的小鸟冲到了【尤利娅】学姐的脑到处,便是一顿疯狂的输出,啄得【尤利娅】学姐脑袋宛如被针扎似的,哀嚎不已。
……说好的物理免疫呢???
……
【尤利娅】学姐已经倒在了地上,虽说不至于头破血流,但脑袋上却叠罗汉似的长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大包…她甚至还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却见那幼女此时已经再次披上了床单,眼看着就要溜走。
【尤利娅】学姐此时连忙说道:“等等,别走!不然的话,我就要用你最喜欢的人来画18禁啦!”
闻言,正在逃跑的幼女一下子顿足……只见幼女此时缓缓地转过身来,直接变道:“小蓝!啄死这个坏家伙!!”
我去……这么恨的吗?
瞬间,【尤利娅】学姐再次尖叫着道:“女…女主角是你!!”
小蓝…小蓝已经直接命中了【尤利娅】学姐的额头,尖锐的鸟嘴甚至已经钉在了【尤利娅】学姐的眉心之中。
……
……
神山之上,小破木屋的【宫殿】之中。
【尤利娅】学姐正在危襟正坐。
神山的仙女此时也正危襟正坐——神山的仙女此时甚至郑重其事地将一本精致的画本,缓缓地推到了【尤利娅】学姐的面前。
仙女甚至还贴心地附上了一整套全彩的蜡笔。
【尤利娅】学姐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想了想后便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正色道:“画……是没有问题的。不过在画之前,能不能先帮我把脑壳上的这只鸟给拔了?”
蓝色小鸟的利喙,此时依然紧钉在了【尤利娅】学姐的眉心之中。
闻言,神山的仙女便点了点头,随后站起了身来,双手握住了小鸟的身体……拔!
舒服多了……
【尤利娅】学姐揉了揉伤口,旋即又道:“仙女,我这次是来找【橙红之汁】的,你能不能,匀我一点?”
却见神山的仙女此时却直接伸手在画本上重重地拍了两下,只是吐出了一个字来:“画!”
【尤利娅】学姐瞬间眉头就跳了跳,只见蓝色的小鸟此时已经在空中阿姆斯特朗旋转,随时再次【射出】的模样……她只好硬着头皮地拿起了蜡笔。
——南小楠啊南小楠,你堕落了……你现在都已经沦落到需要给一个小女孩画……漫来苟活了吗?
——你的尊严呢?
——你作为虚空魔女的荣耀呢?
——你已经忘记了,你昔日的远大志向了吗?
“对了,仙女大人,关于这个剧情上,你是喜欢有剧情的呢,还是没有剧情上来就直奔主题的拔作呢?”
只见神山的仙女露出了一脸疑惑之色。
【尤利娅】学姐便点点头道:“好吧,我自己拿主意。”
于是,在未来很有可能会被女仆小姐打死,以及现在会被蓝鸟啄死之间,她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前者。
南无南无南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