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
小說推薦巨星從主持人大賽開始巨星从主持人大赛开始
依照杜门等人的想法,能够做到将‘戴尔’猜想向前推进一步的人必然是华国的数学家,且是又一定基础与名望的,又不是那种有很高名望的。
因为,如果是后者的话,那打电话通知自己这些老头子来的时候,就会说“某某某解开了‘戴尔’猜想”。
在不知道具体情况下,来的路上他们这些老头子还在一起讨论呢,也是如此认为的,都以为是这次参加国际青少年数学大赛带队老师里的一个解出了这一问题。
因为,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去年的时候,灯塔国也是用同样的问题刁难倭国数学界的。
但是,现在居然不是其中最有可能的何在常?!
何在常苦笑不跌,歉意的笑了笑,开口道:“杜老,解题的人不是我。”
这时,闻声寻来的袁东比浦安修年轻一些,不过也有七十来岁了,闻言‘咦’了一嗓子,将目光从何在常的身上转移到了葛云天身上,问道:“云天,难道是你这个小伙子?”
葛云天立马否认三连,摇头、摇手、说‘不是’。
此时才到的浦安修将目光投向了鞠祎婧。
浦安修刚想开口询问时,鞠祎婧直接是额头出了汗,忙道:“也不是我,我就是个萌新,我的研究领域又不在‘戴尔’猜想相关的领域内的。”
看着来的这么一堆人目光全都落在自己的身上,鞠祎婧的全身都流露出拒绝的神色。
听到连续三位水平较高的华国数学家都接连否认,后面的那一个京城数学研究所的研究院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了,开口问道:“不是你们三个的话,那会是谁啊?难道是董教授?还是说是周教授?或者是武教授?…”
这位研究员一连猜了好几位人名,接着又开始否认掉:“…不对,这个董教授与周教授的研究范围是数论,武教授的研究范围是概率论,跟‘戴尔’猜想也不相关。”
这位研究员已经是将大部分有名有姓的、前来这场国际青少年数学竞赛的数学家们输了一遍,依旧没有葛头绪。
所以,究竟是谁?
难道说,是湾湾那边的数学家?
不对啊!
那更不可能了啊!
湾湾那边的数学家水平都很差,至少留在湾湾那边没有出国的那些数学家,根本就没有一战之力。
袁东教授感觉打电话通知自己这些人的时候说错了,并不是华国数学家将这个‘戴尔’猜想给推进了一步,而是华裔数学家将这个‘戴尔’猜想给推进了一步。
一字之差,谬以千里啊!
袁东教授想到这儿,再次确定性的问了一句,问道:“你们快说,到底是咱们国家的哪个数学家?还是说是华裔数学家?”
这是所有人的疑问!
究竟是国内的哪个同行,居然这么的厉害!!!
还是说是,是哪个华裔数学家这么的厉害!!!
那些个小年轻们,一个个的都是资历很浅的,虽然知道答案,但是却没有资格说话,只能是站在那里,搀扶着这些平均年龄六十七八的数学家们了。
而那三位可以说话的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
万般无奈下,葛云天也知道如此解释道:“我…哎…这让我怎么说呢?唔…这么说吧,就是…算了,各位老爷子,你们还是自己亲自去看看就知道了。”
支支吾吾了大半天,葛云天也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还是将问题踢还给了对方。
辈分最大的杜门听到这样子的回复,也是纳闷了,打趣道:“啧啧啧,咋的了?觉得自己没有能够将‘戴尔’猜想往前推进一步,觉得有些不开心?甚至于是嫉妒?”
“你们哦!!!一个个怎么还支支吾吾上了呢?直接说名字就好了啊!”
袁东教授也开始埋怨起来,狐疑的看着面前三人,不懂这些人跟自己玩啥游戏。
“对啊,袁老说的对!直接说名字不久好了,别的行业我不敢说,但就这个数学界,我可是知道的挺多的。如果不知道姓名,那只能说他之前就不出名。”
浦安修符合起来。
鞠祎婧无奈笑笑,双手一摊,道:“袁老,您还别说,我敢肯定,这个人您还真不一定认识。”
“我不认识?”
浦安修还真不信。
说话间,众人已经走到了比赛现场这边了。
这里是红旗招展、人山人海了,就差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刚来的这一批数学家们一时间都被这样子的宏大场面给吊起了胃口,在外围就纷纷朝着人群最为集中的方向看去。
但是,这人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就算是踮起脚,也不大能够看到里面具体的情况。
不过,人没有看到,可已经写好的那四十多块白板,却已经是排列整齐的放在那儿,尽收眼底。
上面的公式、数字肉眼可见着,一下子就吸引了这群数学家。
这就像是猫看到了鱼、狗看到了肉。奥特曼看到了小怪兽一样,眼睛一下子亮了!
这群数学家们谁也没有理会谁,自顾自的就一个题板的、一个题板的盯了过去。
不多时,杜门教授惊呼:“妙极妙极!!!”
袁东教授带着象征着智慧的黑框眼镜,从前到后的上下扫视了一番,大致了解了朱铨安的解题思路,也不由的两眼放光,抚掌大笑,与杜门教授一样的为这个证明过程叫好:
“思路清奇!思路清奇啊!没想到,在这‘戴尔’猜想的证明上,可以用空间椭圆曲线与空间模曲线的方式来进行协助。老浦,你可是这方面的专家,你多费心的看看。”
诸神含苞待宰
浦安修也是连连点头,赞美道:“还真别说,这样的证明直接简化了一大半步骤,而且还可以推进一大步,解决这一猜想的证明也是可以向前一大步。我说呢,怎么你们这群人急着让我们快些来呢!”
一旁的数学研究所所长哈哈大笑起来,欣慰道:“这下子咱们华国数学界要扬眉吐气了!上次这个时候还是陈景润陈老证明出‘1+2=3’呢!”
所以,到底是谁!!!
众人在保安的协助下终于是走了进去,而朱铨的身影也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这时,鞠祎婧适时的介绍道:“朱铨,国师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