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eg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聯盟竊取大師 線上看-第411章 下班了讀書-wssj4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
德玛西亚,雄都。
夜色浓郁,发生在边境的诡异案件并没有对都城圈子造成什么影响,这里依然是一副热闹的模样,不一样的地方无外乎是行人都穿上了厚实的冬衣,不过也是别有韵味。
距离禁魔法令废除已经过去两个多月的时间,居民们正在以一个惊人的速度习惯街头那些自带特效的人。
如果是城市本地人的话,获得接纳的速度还要更快。
当然,随着西蒙斯统帅的法师监管院和法师身份登记所发力,一条条严谨的《法师律法》同样迅速的通过,以给大部分凡人以安全感。
这份速度的背后,是一众怀揣着热血、热爱这个国家的人无私的奉献。
拉克丝慵懒的伸了下懒腰,抬头看了眼时钟,确认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嘴角微翘。
她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哼起轻快的歌谣,三天后外交使团就要回来了,要不是需要给迎接人员准备时间,他们回来的还能更早一些。
实际上先行队伍已经有一批回到了都城,嘉文三世早早就得到了使团的汇报文书,据知情人(皇子)透露,陛下高兴得晚饭多吃了一倍的饭量。
也因此,这一次对使团的迎接仪式将操办的无比庄重。
拉克丝又喜又忧,喜的是格雷西越优秀,他们之间便能更没阻碍,忧的是自己还得三天之后才能见到格雷西。
她靠在躺椅上,素白的小手掩住自己微微泛红的脸颊,她正在幻想着格雷西回来的场景。
便不禁有些羞赫。
傻妻馴夫:將軍,請克制 慕千紗
藏在鞋子里的脚趾不自觉的来回蹭动。
“笃笃!”
门外响起敲门声,拉克丝赶紧一个弹身坐正,在捋了捋自己的头发这才轻声拉了下桌边的小铃。
连接到了门口的铜铃可以很好地避免她发出不端庄的声音。
末世之三宮六院 牧神空
“叮铃——”
敲门的人闻声推门而入。
“啊,是爱勒啊。”
拉克丝温和的笑了笑:“是来接我的马车到了吗?”
爱勒贝拉点头,她的办公室就在拉克丝的外面,在这位冕卫小姐的提点下,她顺利成为了帮她处理事务的一位文员。
一个多月的相处,两人之间的尴尬氛围早已消失不见,甚至还发展出了一份难得的友谊,毕竟爱勒贝拉也经常跟着拉克丝去给加里奥充电。
醫色偷香
原先袭击宫廷的那伙法师,一部分被爱勒贝拉带着来到都城“认罪”,算是为禁魔法令废除提供了相当大的助力,所以这伙子法师隐隐有着独特的地位,他们现在在城外建立了一个小村庄,也算是过上了平静的生活。
爱勒贝拉和几个年轻人则肩负着替这群人表达述求的任务,分散到了各个部门当中去。
好男人在宋朝
拉克丝麻溜的收拾好一些要带回去看的文件,便跟着爱勒贝拉离开了登记所。
爱勒贝拉也住在城里,拉克丝平时都是知会车夫将她也送回去。
同坐在马车上,拉克丝罕见的有些紧张,对情绪非常敏锐的爱勒贝拉立刻就发现了她的变化,便问拉克丝是不是工作上遇到了什么难题。
拉克丝期期艾艾了一阵,最终叹了口气,她天性纯良,爱勒贝拉这么一问,她只好将柴安平马上就要回来的消息说了出来。
这下子好了,两个人都开始紧张了。
……
回到冕卫府之后,拉克丝盘着头发进了自家的大澡池,以消弭掉工作上的劳累和忐忑。
冕卫府经营着白银商会,自然是壕中之壕,府上类似的澡池还有不少,这个是独属于拉克丝使用的池子,装饰富丽堂皇,烛光之下到处都是金光闪闪。
拉克丝呵了口气,悠闲地拨弄着水花,另一只空闲着的手则悄然浮现出一抹纯净的白光。
光辉在她的手指间灵巧的跃动,有时还跳进水里,像一条游鱼一样在池子里畅游。
这是她乐此不疲的游戏。
她与光属性的亲和几乎无人能比,在她所接触过的魔法师中,也几乎没有像她这样的存在……能够如此让魔力喜爱,甚至可以说眷顾。
为了给回来的柴安平惊喜,拉克丝还自己偷偷学习了一门技巧,准备到时候展示给他看。
“呼……不管了,爱勒贝拉的事情就让格雷西自己去处理!嗯!”
她挥了挥拳头,皮肤透着诱人的粉红。
“哗啦——”
终于说服自己之后,她站起身来,任由水流顺着自己曼妙的身体滑落便裹上柔软的毛巾离开了池子。
其实对于爱勒贝拉,她内心仍然抱有着不为人知的羡慕——羡慕她能够那么早就认识了格雷西。
在这一点上,她的贪婪不比任何的其他女孩少。
换上宽松的袍子准备回自己的房间休息,拉克丝意外在自己的房门前看到了盖伦。
“兄长?”
这个点,可是很少有人会来她这里的。
“拉克丝!”
盖伦目光扫来,坚毅的脸上带上丝笑意:“府上好像来了个毛贼,我帮你检查检查房间。”
“毛贼?!”
拉克丝下意识紧了紧领口。
“只是在外围有一点痕迹而已,不见得是真的有人潜进来了,不用太过担心。”盖伦微微摇了摇头:“况且府上守备森严,现在正在逐一排查。”
拉克丝刚泡完澡,于是便有些懵懵的点点头。
说起来,距离上一次有人胆敢潜入冕卫府都过去多少年了?
这不是自己羊入虎口吗?
盖伦也是感慨,因为禁魔法令废除,城市里光明正大多出了一些拥有着“特殊能力”的人,也由不得他不紧张,要是平时,即使是诺克萨斯的精锐探子,此时也肯定被砍成肉沫了。
除了人力排查,他还特地去请了西蒙斯来府里帮忙检查是否有魔力的踪迹。
凭他的面子(其实是拉克丝的排面),很轻易就请来了西蒙斯!
现在一行人正跟着他到处寻迹呢。
两人进到拉克丝的房间,盖伦也丝毫不避讳,两兄妹的感情非常好,仔细的检查了房间,确认没有问题之后,盖伦才告别了自己的妹妹。
——他笃信着自己的武者感知。
事实上,他以前也没少对付过那些法师,就算是那些修炼多年,实力惊人的法师也被他斩杀过许多。
所以想要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搞潜伏,那是纯属茅坑里打灯。
既然盖伦说了没问题,拉克丝自然也不会被所谓的毛贼吓到,她知道检查之后,自己的院子附近都会被守卫保护起来,想要再偷偷靠近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拉克丝又在灯下看了会文件,困意缓缓上涌便熄了灯躺到床上准备休息。
静谧下来之后,隐约能够听见院墙外的盔甲摩擦声,这细微的噪音给了她无比的安全感。
黑暗之中,正当她的呼吸逐渐变得轻柔均匀的时候。
“咔……”
沖囍
她忽然感觉柜子动了!

x32h3超棒的玄幻小說 聯盟竊取大師 ptt-第410章 商隊熱推-xri91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
一个身形枯槁、面色极度苍白的男人坐在一条仅能容纳三人左右的小舟。
小舟平稳的航行在一望无际的大海,很难想象这样的一艘小舟是怎么做到在波涛汹涌的海域不倾覆的。
甚至于小舟在航行的过程中基本没有半点的晃动,就连巨大的海兽感知到这股气息之后也会选择绕道而行。
男人嘴里嚼着一只鲜血淋漓的鱼,只用三根手指头捻着,腥臭的血丝顺着手淌进了他披着的破袍子,他也不甚在意。
他有着一对灰色近黑的瞳孔,几乎看不到神光。
另一侧的袍子则有些空荡荡,看起来没了手臂。
“每多靠近一点那座亡灵的岛屿,我便多一分力量。”
他喃喃自语,既为自己的决定欣喜,也莫名有些感激妖姬没有欺骗自己。
这里真的有一个亡者的国度!
他的手忽然裂开一道大口子,直接将另一边的鱼味吞下,尖利的鲨鱼牙齿咀嚼的血水纷飞。
“那是诅咒!蠢货!就你这种杂鱼,进去之后肯定会被诅咒侵蚀殆尽!”
塞拉斯无视了手上嘴巴的话语,自从意识复苏之后,他就发现自己的体内多了一个灵魂,一尊强大无比,又极度虚弱的神!
幸好,他仍然持有着身体的主导权,只要能够忍受神明无时不刻的蛊惑和聒噪,便似乎没有负面影响?
他不确定……
他并没有足够的神秘学知识,他生长在禁魔的土地,也被关押在地牢中十数年。
最终他和这尊司掌这痛苦的神明达成了一部分交易,祂教导他知识,而他则同意祂寄宿在自己的身上,而不做过多的反抗。
又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日的风吹日晒,苦行僧一般的塞拉斯终于在海天相接的地方看见了一团连通上下的黑雾,远看时已经觉得庞大无比,等到小舟来到黑雾边沿的时候,便是铺天盖地的既视感。
“桀……最后一次奉劝你,进去了就别想着自由,更何况你这烙印在灵魂之火上的奴仆印记,恐怕也是去给人家当狗吧?”
阿刻戎并不想靠近这个新孕育的冥国,要是祂被现在的冥国之主发现,指不定连本源都要被抽出去融进冥国里头去。
“哼!”
塞拉斯冷哼一声,控制着小舟驶进黑雾之中。
定心劍
黑雾隔绝了阳光之后,他便有些迫不及待的揭下身上的脏袍子,丝丝缕缕的黑气不断渗入他的体表,让他的身体重新充盈起来。
他畅快的呼吸了一口气,对于自己的此行终于再无怀疑!
一切都是值得的!
“既然你非要进去,那我也不再劝阻你。”
阿刻戎说道,甚至还带着丝冷笑:“不过你的存在你切记不要透露给任何人,也不要被那位主宰察觉到你灵魂的异常,否则你我都得死。我想你也清楚自己的灵魂存在着问题吧?否则……你怎么可能借用到我的力量?”
塞拉斯闻言默然,眼中流溢着玩味的神光。
……
先婚後愛:甜蜜過招36式
遥远的海洋尽头有人泛舟入岛,在极西的大陆上则驶来了一行商队,队伍里高头大马不少,骑乘者穿着银白色的盔甲,在这冬日里显得有些冷厉。
德玛西亚因为北边就是弗雷尔卓德的原因,一到冬天气温便骤降,这还是厄文戴尔山脉挡下了相当一部分冷空气的原因。
这时德玛西亚的北方便是素装银裹了,只有南方的沿海还仍然保持着一部分的温热气候。
雜牌救世主 伴讀小牧童
这一行人自德玛西亚的东边入境,马车上大多带着大族徽记,护卫的骑兵也是德玛西亚官方的士兵,看得出来这是一队身份不轻的外来人。
天气寒冷,但车队的华贵马车里却是温暖如春。
车上对坐着两个人,一个蓄着花白胡子的老者,一个则是年轻人。
老人时不时用手在虚空中指画出一个红色的铭文,悄然融入空中之后,车内稍有降低的温度便再涨高了起来。
对面的年轻人长得英气神武,一双眸子极为有神,是这位老者的学生。
当然已经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老师,这次德玛西亚巨变,倒是新奇。”
以前德玛西亚自然是管不到别国的法师,但是别国的法师想要像他们现在这样大摇大摆的入境那也是别想!
以前他们也曾经受过委托,来到德玛西亚和搜魔人合作抓捕可能存在的魔法师,但那时得戴着特制的兜帽,是不能表露真面目的,而且也时常要遭受白眼。
要不是报酬丰厚,也没几个人愿意来这里受人非议。
但这次则是官方邀请,大张旗鼓,就连随行都有卫兵护送!这一比较,就是天上地下的区别!
当然这次官方邀请他们来交流,也并不止师徒两人,整个车队前后七八辆马车,里面都坐着以前跟德玛西亚有所往来的魔法师。
估摸着总共能有十来个。
他们都将直接前往德玛西亚的雄都!
和那些所谓的“新生代法师”展开交流,其实众人也心知肚明,他们就是去传授一般法师的经验的,要是做的好了,嘉赏肯定是少不了。
“这代的国王魄力十足,老祖宗近千年的祖训可不是那么好废除的。”
老人很清楚德玛西亚的情况,原本的德玛西亚那就是一棵无可救药的朽木!
但是谁能想到枯木逢春了?
“格雷西·雪莱!”
这是老人打听之中听到的最多的名字,不消多想,这样的年轻人杰肯定是以后德玛西亚的大人物,自己的学生走这一趟显然也有存心跟人家比比的心思。
老人也不阻拦,学生的能力早已超过他,哪怕是在他们所在的城市,他的实力也是数一数二,有这份心性非常正常。
老人没这么大的目标,只是想着能这趟多赚点钱,多买点修行需要的东西就心满意足了。
“吁!!”
队伍的前方突然停下了,人群骚乱,年轻人好奇心重些,便下了马车来到前方。
“发生什么事了?”
重生之官商 審美疲勞
他抬头一看,这下子就不用这些表情严肃的卫兵们说话了。
在道路的前方,三头明显是驯养的牛卧在地面上,头尾护衔,形成一个诡异的三角。
浓烈的恶臭从牛身上散发出来,明显早已死去多时!
一群乌鸦就在三角周围大快朵颐,场面令人心寒。
年轻人快速扫了一眼牛身,没发现明显的受伤痕迹,但也有可能是在乌鸦的撕咬下被破坏了。
他体内的魔力莫名的感觉到了刺骨的森寒,极度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
“咕咚……”
母妃在上
他飞快咽了口口水,强行镇定下来。
要是有危险的话,他们早出事了!
随队的保镖显然也没见过这阵仗,只好将求助的视线投到这位“魔法师先生”身上。
“先把乌鸦赶走,再把这些尸体烧了吧……人别去碰!”
他赶回车厢,立刻跟老师讲了这件事。
见多识广的老师对于这么诡异的一幕也是颇感惊悚,但思来想去也没想到什么类似的仪式。
“不要多想,反正我们只是路过,烧掉就好了!”
他宽慰道:“这里是德玛西亚境内,邪恶事件很少发生,即使发生了也不是需要我们插手的事情。”
在道路上遇到三头死牛的小插曲很快就被商队抛在了脑后,在夜宿驿馆的时候,众人才从驿卒的口中听说了这阵子诡异的事件并非是个例,挺多地方都出现了动物失踪的情况,而且还是组成那种渗人的模样,由不得人不害怕!
有人说这是违反立国祖训的后果,民声鼎沸,让国都那边承受了不小的压力。
来自诺克默奇的师徒二人返回房间之后面色有些凝重。
“看来德玛西亚的王族邀请我们前来也不只是为了交流!”
年轻人率先说道:“只怕还要我们解决这个麻烦。”
老人闻言叹了口气:“且看着吧,德玛西亚人总不至于逼着我们去做事。”
出现在德玛西亚城邦中的怪异现象有些像是某个团伙在各处犯下的罪行,看样子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反对禁魔法令的废除,两人感叹的原因是担心这是德玛西亚高层的权利倾扎,如果是这样的话,陷进去可就不好脱身了。
夜色下,一只乌鸦悄然落到驿馆,双目血红,锋利的喙尖粘着几缕肉丝。
……

pql98优美都市小说 聯盟竊取大師-第403章 對戰萬人敵閲讀-m2gro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
诺克萨斯万人敌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方才有了安定的神色,看起来似乎生怕结界还没成型便被暴风之怒击碎。
翻浪江湖 秋晨細雨
旋即他攥紧了手中宽刃战刀,孔武有力的双臂肌肉块块虬起。
空气发出爆鸣声。
“斩下你的头颅,回去也好向帕特里克的老爷交差!”
他骤然消失在前方,整个人化作一道模糊的虚影,原来站定的地面刹那间崩裂开来。
柴安平瞳孔一缩。
好快!
“铛!”
黑炎与战刀在柴安平身前相撞,炼金魔力狂涌而出,立刻覆盖柴安平全身。
他双膝微曲,半步不退。
战刀上的血气如同赤红毒蛇侵略而来,黑炎刀身上的秘纹自动亮起,与其疯狂厮杀起来。
两把长刀都裹挟着玄妙的形意,无形的交锋在空中炸响。
柴安平眼缝微眯,气息下沉,腰腹间力量爆发,一刀将男人挡了回去。
他冷哼一声,迈步向前,炼金魔力峰值复制,让他的全身都绽现出灰蒙神光。
炼金之焰与刀身上的赤火交织在一起,刀刃回旋之间,火光几乎被拉成一条长线。
“未免太小看我了!”
他的双眼中判定生死的黑线闪烁,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在一柄战刀伸出时,黑线便瞬间湮灭,两把各具神异的宝刀再次对砍在一起,火星四射。
柴安平虽说还未领悟完整的形意,但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又有精进。
而且他修行的又是糅合多种形意的路子,相对来说要强大得多,除去种种的自然之力,他在借用星辉时,也对这种伟力有了深刻的了解。
或者说领悟!
在面对诺克萨斯万人敌一份完整、未知的形意时,他已经可以凭借着趋于完善的炼金魔力打得不相上下!
两人感受着虎口传来的震颤,同时收刀拧身。
熟睡之後
两片刀光借助着冲击力拧转360°,眨眼之间又再次对砍在一起。
柴安平右脚再前迈一步,黑炎的刀锋一路摩擦,直至砍到战刀的护手,双色火焰熊熊燃烧,其中又突现星点光芒。
綜無人可擋
“星坠!”
柴安平面容庄严肃穆,神光俨然,开口便是一声怒喝。
黑炎刀上光芒大绽,诺克萨斯人脸色突变,柴安平的劈砍竟然不需要任何的架势和蓄力!
从护手开始发力的刀刃,犹如一颗下坠的流星,不可阻挡,又充满着令人迷醉的光辉。
“鲜血刻印!”
男人的双臂陡然间涌现血色印记,印记中心仿佛一头野兽的头颅。
男人的双手颤抖,战刀逆着坠落星辰的轨迹悍然上翻。
重生之千金有點狠 維娜的一天
此时两人几乎贴身,两柄刀锋一上一下近乎笔直,火光和血色在剧烈的摩擦中湮灭,两块坚固的护手撞在一起,各自的刀势分别破开天空和地面。
土石飞溅!
两人一触及分,脸上多了一份野性的男人眉头挑起,脸上的狰狞笑意丝毫不减,手臂上的刻印犹如鲜活一般,条条扭动起来。
占有欲 耳東兔子
赤红色刀光再斩,凌厉刀气在地面斩出无数道破口。
即使柴安平表现出了不俗战力,但他仍然对于自身有着无穷的自信!
“铛铛铛!”
两人身影快到几乎肉眼无法捕捉,只留下一阵阵斩击的气浪冲击着四周的地面,留下一道道深刻的斩痕。
柴安平浑身血气翻涌,令他微感意外的是对方的体魄似乎比他还要来得强大!
東籬隱
——他可是服用过六级炼体药剂而且受到符文之力强化过的身体!
而且对方的斩击中带着骇人至极的血气,这股霸道又阴冷的力量无时不刻想要透过刀锋侵入到他的体内,当然这股毒蛇一般的力量顷刻间就被他体内的大哥们层层灭杀,连半点涟漪都没有产生。
两人的战场地面块块破碎,有些裂痕深及数米,路面铺设的石板有些也被一脚跺成了粉末状。
鬼眼新娘2
沙场万人敌的对敌经验明显要高于柴安平,有些时候,不只是刀,身体的其他部位也会成为他制敌的武器。
柴安平被他一拳砸进一栋建筑里,墙体破碎。
血色刻印爆发出来的力量,就算是他也没法完全豁免。
这种神异且威力巨大的肉体力量,让他不由想起了曾经在某本炼金典籍里看到过的八级炼体药剂——
传说中的“兽血沸腾”!
使用足足几十种兽灵充当主素材,再辅以百种的巨兽血液炼制而成的罕见炼体药剂,炼金配方早已失传,过于复杂的素材配置也让推演还原变成了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而在这一研究过程中也诞生了许许多多与之相关的药剂。
譬如他曾在德玛西亚见过的野兽药剂便是其中之一。
【兽血沸腾】能够赋予服用者无与伦比的力量和体魄,能够成为罕见的八级药剂,其同样也拥有着极为特殊的效果,类似于面前这个万人敌双臂上的“刻印”便是其中之一!
柴安平翻身而起,甩落头上的碎屑。
万人敌便又飞扑而至,战刀悍然劈下,他抽刀格挡,同时一脚飞踹。
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动用其他的魔法能力。
否则给这头人型凶兽上一个debuff,肯定能好打很多。
但是他现在很享受这种纯粹的战斗!
西餐小情人 四月風
这种游走于刀尖之上的刺激感让他兴奋的浑身战栗!
現代修道生涯 賴pi亮
——一个正适合自己的敌人,这是如何梦寐以求都难以找寻的目标。
“再来!”
他撕去身上破烂的袖口,露出精赤的手臂。
楼中的物品、家具在汹涌的刀光中化成碎片,名贵的瓷器打落一地,就连承重墙也被两人一撞而碎。
誤撞惡魔校草 胡敏雪
立在围墙上的众人面面相觑,感受着脚下传来的震感,再看那犹如狂风席卷的大楼,都默默咽了口口水。
“嗤——”
忽然之间,一抹斩空的赤红刀光从高墙之中透了出来,犹如一块被切开的豆腐,圆弧形的刀光直接将建筑的穹顶斩开,脱离的顶棚斜斜缓缓滑落……
“轰隆!”
巨大的墙体跌落,溅起了大片的灰尘,巨大的声响传遍整个庄园。
烟雾之中猛地冲出来一道身影,因为是倒飞而出,因此显得有些狼狈。
“是谁?!”
好运姐眯着眼有些着急道。
“是那个诺克萨斯人!”
一旁眼神好的海盗立刻说道。
“打得好啊!”
众人心中一阵欢腾——要是柴安平倒下了,他们可也得陪葬。
果不其然,柴安平紧随其后,身影如一道利箭窜出,手中漆黑的长刀朝着那道稍显狼狈的身影斩下。
两人身后,终于不堪重负的整栋华贵大楼缓缓倒塌。
“这都是什么怪物……”
海盗中有人瞠目结舌,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