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zj1妙趣橫生小說 我乃路易十四 起點-第三百七十章 哈布斯堡的公主們推薦-pw7eh

我乃路易十四
小說推薦我乃路易十四
人们所知的亨利八世,没什么可说的,一个残暴却又不失圣明的君主,之前新教教派虽然发展的如火如荼,但如亨利八世这样,身为国王又宣布自己身为英国最高宗教首领的……他还是第一个,可能也是最后一个,这个羁傲不逊的国王一生为之苦恼的可能就是他的继承人问题。
亨利八世最初的时候也没那么疯狂,他十六岁娶了他兄长的妻子阿拉贡的凯瑟琳,虽然妻子大了他好几岁,但少年人最爱丰满的果实,他们之间也有过一段柔情蜜意的日子,直到二十多年后,凯瑟琳为亨利八世生了好几个孩子,但存活的依然只有一个女儿,也就是日后的血腥玛丽。年近四十的亨利八世终于开始恐慌,他的目光频频落在年轻的贵女身上,但一个国王固然可以拥有无数爱人,但要让他们的孩子有继承权,就非得有教会承认的婚姻才行,不然等到亨利八世百年之后,英格兰的宫廷肯定会动荡不安。
之后正如历史上记载的,为了解除凯瑟琳与自己的婚约,亨利八世不惜与罗马教会彻彻底底地切断了联系,他自立新教,并自己担任教首——这件事情震撼了整个基督世界,因为之前也有国王很遗憾的没有亲生的继承人,但他们最后也都决定将这件事情交给他的遗孀与大臣们去解决——一般而言,他们会寻根溯源,找到教会法与继承法肯定的另一个君王,或是君王之子来担任国王。
但亨利八世如此,他人也无从指责,只是之后他的行为也不禁令人倍感疑惑——第二个王后安妮.博林的死亡还能说是因为她过于轻浮以及没有生下一个儿子,那么在珍.西摩之后呢,西摩王后已经为亨利八世生了一个儿子,但他似乎还无法从中得到满足,因为西摩王后死在了产床上,他又娶了克里维斯的安妮,安妮嫁过来没几个月就成了国王的“姐妹”。亨利八世的妻子换成了美艳的凯瑟琳.霍华德,但不久之后,凯瑟琳.霍华德又和当初的安妮.博林一样因为通奸罪被处死,国王的王后又变成了一个寡妇凯瑟琳.帕尔。
最终,除了事实上没有戴上王冠的克里维斯的安妮还有凯瑟琳.帕尔之外,亨利八世的六个王后之中有四个都算是死于非命——就连当初的阿拉贡的凯瑟琳也是如此,她孤身一人死在了修道院里,官面文章中这位王后是因为年老和身患重病,郁郁寡欢,但……
邪王的三嫁妃 慕雪
“但巫师们都知道并非如此。”瘦高个的黑巫师愉快地说道:“你们常说,所有的事情都由上帝安排,我们则说,所有的事情都有梅林安排,但事实上,只有命运能够掌控一切——您听过一些传说吧,”他转而看向王太后玛利亚,“在你们的传说中,时常有女巫出现,她们一眼就能看出某人将来的命运,尤其是那些大人物,因为他们在时间的长河中留下的痕迹会非常厚重,难以磨灭,还有的就是女性——主要是婚姻和孩子,”他比了一个手势:“这并非虚言,只不过……”他突然顿了顿:“总之,像是亨利八世那样的人,一定会有人告诉他,他会绝嗣,除非……”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王太后玛利亚不痛快地喊道。
“英国的巫师也有着相当悠长的历史,梅林是他们的嘛,”瘦高个黑巫师说:“他们一定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手段,不过就博斯曾经猜想过的,亨利八世的继承人是要用尊贵的血去换的,”他笑了笑,这个笑容让在场所有的人不寒而栗,“当然喽,要说摆在祭坛上的祭品,有血肉的要比无血肉的好,活生生的要比死了的好,高贵的要比低贱的好,”他摸了摸下巴:“当时的英国,除了国王,最尊贵的人莫过于王后,他用阿拉贡的凯瑟琳,一份光荣的血脉作为第一份献祭,只可惜还不够,所以又有了安妮.博林。安妮.博林痛苦的死亡终于让西摩王后生下了一个儿子……西摩王后是第三个。”
“所以你就是在胡说八道,”帕蒂尼奥打断他道:“既然如此,之后的几位王后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瘦高个黑巫师只耸了耸肩:“很显然,亨利八世食髓知味,他还想要个约克公爵。”
胡安.帕蒂尼奥低着头,斟酌了一会:“最终那个王子也没能活多久。”
“亨利八世死的太早了,”瘦高个黑巫师说:“他又太贪婪了,如果他愿意将另外两位头戴王冠的牺牲转给他的儿子,不,应该说,来自于神圣罗马帝国的克里维斯的安妮身边应该也有巫师,她才会那么痛快地决定让出王后的位置,这样亨利八世才不得不放过她,不过之后的凯瑟琳.霍华德就没有那样的好运了,凯瑟琳.帕尔是个幸运儿……”
“亨利八世还来得及,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吧。”
“要不然呢,固然她非常富有,但亨利八世之前可没在乎过他的王后应该有多少嫁妆,之前她还有过两次婚姻,面容寡淡,国王决定娶她的时候,她正在与托马斯.西摩商谈婚事,当时人们都感到惊讶,因为她实在不像是亨利八世会喜欢的类型。”
瘦高个黑巫师说完之后就回到卡洛斯二世的房间里去了,王太后玛利亚与其他人面面相觑一会之后,做作地笑笑:“真是一同胡言乱语,是吧,诸位。”
没人回答她,她也不需要回答,房间里的人,包括唐璜公爵,都是希望卡洛斯二世至少在健康长寿这方面不亚于其他国王的,因为如果卡洛斯二世在没有继承人的情况下死了,就意味着,外国的势力就会伴随着新王直接取代他们,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如此。托莱多大主教低声说道:“这是魔鬼在诱惑我们。”但也知道这只是无比虚弱的最后挣扎,从他们将黑巫师邀请进宫廷的第一天,他们就注定了无法从泥沼中脱身出来了。
王太后玛利亚与胡安.帕蒂尼奥对望了一眼,对现在的卡洛斯二世,他们只觉得棘手,并不觉得宽慰——因为他们一开始想要的是一个温顺但身体康健的傀儡,而不是一个疯癫却寿命短暂的“国王”,卡洛斯二世的教师们称赞年轻的国王具有超人的智慧,能够在短短几年间赶上别人十几年的辛苦,但这种……这种智慧只能让卡洛斯二世意识到自己的权力却无法意识到自己的义务,他就像是个顽劣的孩子,因为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地位,而有意胡作非为。
後宮策 夏川
他不是乖乖遵照王太后的命令回来的,而是与他随行的何塞.帕蒂尼奥与阿尔贝罗尼在他的酒里掺了曼陀罗,把他麻倒了才运出凡尔赛的,因为他坚持要娶大郡主玛丽,但不说法国人并没有多少诚意,西班牙人也很难答应将弗里斯兰卖给法国,毕竟西班牙人原先拥有的佛兰德尔被法国人无耻地夺去后,西班牙在低地地区也只有那么一处立足点了。
这桩婚事不成,有人失望地叹息,但也有人因为庆幸而举杯,只有很少的人知道,这桩婚事不成最大的坏处,就是西班牙王室最少要到四年或是五年后才能有一个正统的继承人,卡洛斯二世的情况忽好忽坏,还有那个不幸的侍女……王太后等人实在没什么信心保证下一个孩子就是健康的。
不速之婚 嫵意
也许卡洛斯二世也意识到了这点吧,就何塞的回报,大郡主确实彻底地成熟了,她已经做好了成为一个妻子与母亲的准备,如果卡洛斯二世的妻子是她,也许几个月后他们就能听闻喜讯——“再为国王陛下准备几个侍女。”王太后玛利亚叹着气:“告诉我,孩子,”她和善地对何塞说:“法兰西的大郡主有着怎样的容貌呢?”如果卡洛斯二世喜欢的是那张脸和身体,他们倒不也不介意给他几个,如果不讲究身份——可以挑选的余地就更大了。
确切点说,王太后已经不打算为卡洛斯二世准备有身份的贵女服侍了,上一个是帕蒂尼奥的亲眷,为了西班牙,他可以做出牺牲,但别人就很难说了,至于那些身份卑微的平民,小贵族,死了多少都不会有人注意——她或许也可以如亨利八世……如果要说身份尊贵,谁能比上哈布斯堡的公主?
“据说大公主安东尼娅已经是个成熟的女人了。”王太后玛利亚说——既然男人们都不愿意开口,那么作为一个母亲,她可以让步:“利奥波德一世既然有意将婚事提前……诸位,那么我很愿意满足他的愿望。”她说,眼神平静地看向大臣和主教,如果是为了哈布斯堡,为了哈布斯堡的血脉能够继续在西班牙延续下去,她能够嫁给原先的公爹和舅舅,她的女儿也能嫁给她的舅舅利奥波德一世,那么她的外孙女也应该能够接受她的命运。
这就是哈布斯堡公主的命运——她一边这样说道,一边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手绢,没有什么时候,能够比现在更让她对她的继女,也就是法国的特蕾莎王后嫉妒异常,虽然同为哈布斯堡的公主,但她是多么地幸运啊,一个尊敬她和愿意保护她的丈夫,两个健康可爱的儿女,而且听说她又怀孕了……
——————
在普鲁士的王太子与法国奥尔良公爵的女儿的婚事谈判,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时,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二世与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利奥波德一世的女儿,大公主安东尼娅的婚事谈判也正式被提上了日程,这件事情毫无疑问又要罗马教皇的特许,因为新郎的年纪够了,新娘却还差得远,不过介于利奥波德一世声称大公主已经是个女人了——这桩婚事也不是没有转圜的可能,于是在大郡主还在愉快地品味爱情与青春的甜蜜时,比她小了七岁的安东尼娅已经被送上了前往西班牙的船只。
对于年方八岁的女孩来说,她的婚姻就是一座炼狱,而她的新婚之夜就是与一个魔鬼同床共枕,据说,当时房间的证人都转过头去,不忍目睹当时的惨景——虽然王太后玛利亚和托莱多大主教告诫过卡洛斯二世,不能真的对他的新娘做什么……但那只野兽从来就没想过要遵守承诺,在他企图二次施暴又被人拉开后,他生气地嗥叫着,狂暴着,认为自己有权利对自己的新娘做任何事情。
在几天后辗转得知此事的奥尔良公爵菲利普看着被撕下来,作为证物的一角床单,和曾经的大郡主那样心底生寒,他跑进国王的房间里,跪在路易的脚下,亲吻兄长的脸,差点让路易从椅子上翻过去——“你这是怎么啦?”路易问道,虽然兄弟关系亲近,但现在他们都已经是快要做祖父的人了……菲利普还能这么做……嗯,他怀疑地摸了摸脸,猜测这是不是弟弟在恶作剧他,别说,在境况宽松后,不但是他,就连菲利普都变的要比少年时更无所顾忌了。
别人不敢捉弄国王,菲利普就很难说了,上次晚餐的时候,他还分享了一块夹着黄芥末的白肉肠给国王呢。
“我在感叹,”奥尔良公爵说:“幸好您有时候不那么像是一个国王。”
“谁说的,总有人抱怨我太过国王,并因此看我不顺眼。”路易说:“不过我知道了,你是为了那件事情吧。”他当然也看过那份情报,不过他看的比奥尔良公爵更远一些。
“是的。”奥尔良公爵说。
“这就是为什么,如果有一丝可能,我就不想让玛丽嫁到西班牙的原因。”路易说:“正好,几分钟后我的特别护卫团团长和我的御医维萨里会来和我禀告一些发现,你也一起听听吧。”
法国巫师的意见与西班牙黑巫师的没什么区别,普通巫师虽然不如黑巫师精通那些邪恶的法术,但大家族至少会知道一点,他们又轮番嗅闻,品尝和用魔法测试过那张染了鲜血与体液的碎床单,确认了卡洛斯二世的生命可能不会超过五年,顶多七年到八年。
“那么他有没有可能孕育子女?”奥尔良公爵问道。
“能。”巫师说:“但您要知道,要让一个这样的病人变得健康,他们肯定用了不少恶血——就是狼人或是吸血鬼的血,巫师们之前也有人尝试过,毕竟,”他含蓄地示意道:“强壮,青春与悠长的生命谁不喜欢呢,但最恶劣的影响很快就出现了,就像你们看到的,狼人的血会让人变得狂暴,吸血鬼的血会让人变得疯癫……”他摊开双手:“要不然,现在您们与我们的位置就要调换一下了。”
重生貴府千金
维萨里咳嗽了一声。
***
上次有读者不太明白为什么腓特烈会给香肠剥皮——我在这里度娘一下。
那种香肠叫做慕尼黑或是巴伐利亚白肠,由小牛肉、猪背油、烟熏猪肉和洋葱碎、欧芹、豆蔻等调料混合制成,讲究一些的还会加入烤小牛头皮。
白肠和法兰克福香肠相似,一般在热盐水中烫熟,需要剔去肠衣后蘸着略带甜味的黄芥末一同食用,再搭配扭结饼(Brezel)和白啤便是一顿地道的南德早餐。制作香肠时脂肪的选用比瘦肉考究,通常选用猪背油,优点是气味清淡,同时硬度足够且融点高,在室温搅碎时脂肪不会融化,冷食时也不会有颗粒感或呈糊状。
絕世高手調教大宋 一把水
我在彩蛋章放了一张白肠的图……大家,应该都吃过晚饭了吧……

gvz7m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我乃路易十四 線上看-第三百六十九章 塵埃落定分享-vwctm

我乃路易十四
小說推薦我乃路易十四
在历史书上,除了如阿基坦的埃莉诺这样值得大书特书的事件,大部分婚姻都只有寥寥几行字——尤其是对公主与王后而言,很多时候,她们只会被记录为谁的女儿,谁的妻子,谁的母亲,她们自己如何,没人关心——但从路易十四时期开始,波旁家族的贵女们就有了另开一页的资格,虽然那时候人们对于异国王后总是十分警惕。但经过学者的分析,路易十四与奥尔良公爵显然不是那种对自己的儿女毫不在意的人,可以说,无论是王太子,大公主还是大郡主,以及之后的公爵之子,他们的婚事都被安排的极其稳妥和有利,这里的有利不仅仅只针对法兰西或是她们的父亲。
如果要从中挑选一位来说,人们大概都会众口一词地提起幸运的玛丽,也就是奥尔良公爵的长女,凡尔赛的大郡主。
之所以是“幸运的”,是因为她曾经两次差点与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二世商定婚约,但都没有成功。
——————
一旦神圣罗马帝国的利奥波德一世愿意插手,那么事情就变的简单起来了。
因为西班牙与神圣罗马帝国的婚约在前,如果利奥波德一世不愿意让步,那么罗马教会依然会支持先前的婚约,除非西班牙人能够证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大公主安东尼娅没有生育能力,这点西班牙人当然拿不出来,而且利奥波德一世没有再给西班牙的哈布斯堡机会,他让他的巫师调制了一些魔药,将大公主安东尼娅的发育时间往前调整——简单点来说,就是强迫大公主安东尼娅提前成为了一个成熟的女人而不是孩子。
在凡尔赛的大郡主听说此事之后,一股寒气从脚下冲上心头,她有慈爱的父亲与宽仁的伯父,对这种事情根本无法想象——在这个时代,贵族家庭的女孩们,只要没进修道院,在食物充足,活动足够的情况下,一般是在十二岁到十三岁才会成熟,神圣罗马帝国的大公主安东尼娅几岁?八岁而已!
但这对于利奥波德一世与马德里的亲奥地利派来说是一件寻常事,他们甚至已经开始斡旋,希望能够将卡洛斯二世的婚事提前,当然,是与大公主安东尼娅的。
利奥波德一世已经做出了这样的态度,西班牙人虽然垂涎于大郡主的嫁妆,却也不得不偃旗息鼓——奥尔良公爵也隐约从国王那里知道,卡洛斯二世的头生子一出生就夭折了,而且情况可能比他们想象得更糟糕,西班牙人隐而不宣几乎就能佐证这一点——看看哈勒布尔公爵与蒙特利尔公爵就知道,哪怕是私生子,国王的儿子诞生后也是要举行欢庆宴会的,夭折的孩子也应该举办几场盛大的弥撒,但马德里或是托莱多宫廷中的人就像是全死光了,没有一点反应。
这时候路易十四和王弟暂时还不知道因为国王的侍女生下了一个魔鬼,原先站在国王这里,认为应该迎娶法兰西的奥尔良公爵之女的胡安.帕蒂尼奥,与托莱多大主教,还有王太后,都改变了之前的想法——法国提出的要求是将弗里斯兰割让给法国,然后法国以嫁妆的形式返还西班牙,但如果大郡主嫁过来没几天就因为难产而死,或是生下畸形的怪物,路易十四肯定会直接要求罗马教会宣布婚约无效,这样弗里斯兰岂不是白白给了法国?
但神圣罗马帝国的大公主安东尼娅又是另一回事,她并不受利奥波德一世宠爱,而且也是一个哈布斯堡,就算是为了哈布斯堡,她也会保持沉默,或者他们能够要求她保持沉默。
“换了法兰西的大郡主,哈!”唐璜公爵笑嘻嘻地说:“看看瑞典王后伊丽莎白吧。”他的幸灾乐祸让王太后玛利亚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却也无可奈何,毕竟唐璜公爵也没说错——路易十四的大公主伊丽莎白虽然在仪式上,可以说是除了自己什么都没能从法国带过来,但在仪式结束之后,她的法国侍女与随从就立刻赶到了斯德哥尔摩,除了随嫁的那支军队之外,这一年还陆陆续续有胡格诺派教徒迁移到瑞典——这都是在婚姻谈判中约定了,就算是卡尔十一世也无法提出反对意见,这些行为当然引起了瑞典人的反感,但就如路易十四看到的,一个外国王后无论怎样讨好婆家的达官贵胄都是没用的,一句“你是法国人!”就可以毁掉你所有的努力,所以……不若阿基坦的埃莉诺,她和路易七世十五年的婚姻里只有两个女儿,但也许出乎人们的意料,这位王后不但悍然干预国事,插手政务,还曾经在被发现与雷蒙德公爵有着暧昧关系的时候,率先提出离婚。
阿基坦的埃莉诺一直就是阿基坦的埃莉诺,但无论是之前的路易七世,还是之后小了她十岁的亨利二世,他们的宫廷里也没人敢喊叫“她是个外国人”,相反的,这位女性一直保有自己在军事、领地与政治上的独立,无人敢轻易小觑于她。
紙婚厚愛:天王的專屬戀人
比起之后的公主,王后,阿基坦的埃莉诺可活得愉快多了,哪怕她在生下第八个孩子后与查理二世也翻了脸,她还是可以在自己的宫廷与领地上逍遥自在地度过之后的几十年,被多情漂亮的年轻人簇拥,直到八十三岁寿终正寝。
路易十四想要为波旁家的女儿们打造的也是这条道路,无需多言,事实也是如此。
虽然瑞典人对他们的新王后抱怨不休,但他们却无法拒绝她的嫁妆——丰厚的资产,一处位于格罗宁根以南的港口,还有新式武器和军队,以及数以万计的胡格诺派教徒。
以妃為尊
整个斯堪的纳维亚现在也不过两百万人口——这里太冷,太荒寂,如果不是有路易十四与大公主的承诺和命令,就算是胡格诺派教徒也宁愿迁移到英国或是神圣罗马帝国中信奉新教的诸侯国——按照原先的计划,每年会有一万个胡格诺教徒迁移到瑞典,主要是斯德哥尔摩周边城市,这样的迁移会视情况持续三年到五年不等。
在农业、渔业或是工业,甚至打仗都需要人口的年代,人原本就是一种珍贵的资产,愿意离开温暖的法国的胡格诺派教徒几乎都是最为顽固与具有强攻击性的一群人,他们离开法国让路易十四也省了不少心,至于大公主,现在的瑞典王后,她抵达斯德哥尔摩的第二天就宣布皈依新教了。
去掉了宗教的藩篱,胡格诺派教徒与大公主就只剩下了一种相同的身份,那就是法国人,胡格诺派教徒要在那块冰冷的土地上立足,繁衍,强大自身,除了伊丽莎白王后之外没人可以投靠,他们只能有一个主人。
大公主,不,接下来我们应该称她为瑞典王后,她给路易十四的信件上也说明了这点,那些胡格诺派教徒的首领几天前才来觐见过她,还有国王卡尔十一世,卡尔十一世对着这些教徒充满了信心与关爱——因为他们几乎都曾经是造船工匠,这些人正是从马赛和南特迁移过来的,雄心勃勃的年轻国王当然喜不自胜,不过他可能没注意到,王后身边的侍女多了几个胡格诺派家庭的女孩,不过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太在意,但这些就是王后与胡格诺派教徒的联系人——现在胡格诺派的人数还不多,等到人数逐渐对当地的斯堪的纳维亚人产生威胁,产生冲突,那么就是伊丽莎白王后展示力量的时候了。
路易十四在看到伊丽莎白明确地写道,在这五年里,她要设法先生下卡尔十一世的继承人的时候叹了口气,但也无可奈何,毕竟这段时间还真是生产的好时机,几年后也许他们又要开始打仗,一桩没有继承人的婚姻是不稳定的,就算她与卡尔十一世之间有感情,但若是有了一个儿子,说个最坏的打算,就算是卡尔十一世在战场上死了,瑞典与法国的联盟还是稳固不可动摇。
伊丽莎白还在信中庆贺了大郡主,因为如果没有什么差错,大郡主的未来夫婿就应该是勃兰登堡-普鲁士的腓特烈了。
能够狠得下心来的不单是利奥波德一世,还有言辞谦卑但姿态强硬的大选侯,为了给自己的儿子谋得这门好婚事,这位在必要的时候会变得异常大胆的选帝侯竟然也仿效着路易十四向商人大笔借贷,筹了五十万里弗尔给利奥波德一世,另外三十万里弗尔收买诸侯与教会,让普鲁士公国一举成为了普鲁士王国,腓特烈再来凡尔赛的时候,他就是普鲁士的王太子而非诸侯之子了。这种行为实在是鲁莽又危险,毕竟路易十四没有给过他任何承诺,如果路易十四认为应该早上十来年让波旁的血脉融入西班牙王室,那么他和他的后代都要背负上一百年也未必偿付得了的沉重债务,如果有其他国家有意乘火打劫……那么普鲁士王国可能是迄今为止寿命最短的一个王国。不仅如此,一旦被绝嗣——当然,这很有可能,那么霍亨索伦的先祖们争斗了数百年的成果也就毁于一旦了。
腓特烈在离开巴黎的时候还是一个有点天真的小子,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个成熟的男人了,他甚至按捺住自己对大郡主的挂念与爱意,先去觐见了国王,他满怀忐忑,直到国王挽留他一起用晚餐——他的心就猛地落地了……在没有举办宴会的时候,国王只会和最亲近的人用晚餐,他的亲眷和最看重的大臣,腓特烈甚至还未从军校毕业,当然不可能为国王效力,那么剩下的选择就只有一种了——他与大郡主面对面而坐,间隔着芬芳的暖房花卉与金银器皿,一对年轻人笑意盈盈。
路易十四与奥尔良公爵对望了一眼,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
我家的神獸農場
嚎叫声哪怕间隔着几个房间,听起来还是清晰无比。
现在唐璜公爵倒要庆幸他们没有直接将卡洛斯二世带回马德里,而是远离马德里的阿兰胡埃斯宫,这座宫殿位于塔霍河边,是一座夏季行宫,因为之前不幸遭到过一次火灾,所以周围的民居都被拆除,西班牙人不必知道他们的国王会如同疯狗一般的叫唤。
他唇边浮现的笑容无疑刺痛了王太后玛利亚的心,她恶毒地盯了他一眼,然后转向正在调制药水的黑巫师:“你们不是说他之后会一如常人吗?”
“难道不是吗?”一个瘦高个的黑巫师从容不迫地说道:“听听这叫声,多么嘹亮,中气十足啊。之前陛下能够这样叫喊吗?”
重生之本性 青色羽翼
托莱多大主教忍不住诅咒了一声,不过这完全影响不到这些黑巫师,诅咒他们才是行家,他们在烟雾缭绕中交换眼色,事实上如果真有什么万妙万应的灵药,他们早就用在自己身上了,也不会给卡洛斯二世用,不然呢?等到这些凡人过河拆桥吗?
“那么那婴儿是怎么回事?”帕蒂尼奥沉声问道,他的侄女本应当有门称心如意的好婚事,他是出于……自私,才让她成为了卡洛斯二世的侍女和榻上人,他没想到后果竟然是这样的惨烈,他倒要庆幸她去了天堂,不然看到自己生下这样的怪物她一定会发疯。
“陛下的出生可没经过我们任何人的手。”黑巫师之一说:“要追根溯源,还是要从哈布斯堡的血缘上说。”
王太后玛利亚气恼地叫骂起来,但没人听她说话,“有什么办法可以让王后生出健康的孩子吗?”帕蒂尼奥问。
现在有利奥波德一世作梗,他们没法接触之前的婚约,王后只能是哈布斯堡的安东尼娅,黑巫师们不由得摇了摇头,啧啧出声:“一个八岁的孩子……”
“这是你们的过错!”王太后叫嚷道:“原本我的孩子还能活上很多年!”
噩夢鬼域 楠墓陵
如果愛情可以輪回
“这可不好说,瞎子,聋子,癫痫和痴呆,”瘦高个的黑巫师轻蔑地说:“你想要什么总要付出代价,诸位,你们想要一个健康的国王,就注定了他无法再耗费如同废物般的半生……”
“那么怎样才能让西班牙有个健康且寿命长久的继承人?”帕蒂尼奥打断了黑巫师的话,问道。
黑巫师微微地卷起了嘴角:“您知道上一个提出这种愿望的人是谁吗?”
“谁?”
“亨利八世。”

0ctt0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我乃路易十四 九魚-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百萬裏弗爾的嫁妝推薦-pvcpj

我乃路易十四
小說推薦我乃路易十四
我插旗了,诸位,以后看来不能在做什么保证了——几个小时前才说本月要有二十五个加更,绝不鸽子,晚上就被120拖到医院里去了……那位问我说是八九点加更怎么到了早上八点也没加更的朋友……抱歉啊,那天晚上八九点的时候我正在床上打滚呢……悲催的鱼……居然还被上了推荐^^
上一章就不加更了,间隔时间太长,怕一些读者看不到……
——————
在曾经的卢浮宫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国王如此,一个卑下的仆人也是如此,路易十三就抱怨过,有三个人负责他房间里的壁炉,一个向总管通报国王需要点起壁炉,一个搬运木炭,一个点燃壁炉,如果让点燃壁炉的人去和总管说话,那就是相当不得体的行为,也会让那个负责向总管禀报的人觉得自己受到了欺辱。
而且,如果路易十四没有改变的话,那么几十年后,他的太孙妃一样会因为找不到负责给她斟一杯水的人从晚上渴到早上。
世界上最好的你 顏月溪
路易十四当然不会允许这种愚蠢的事情发生在凡尔赛,他建造凡尔赛是为了辖制那些野心勃勃的贵族,用美食、烈酒、舒适的床榻与无以伦比的景色来麻痹他们,用通宵达旦的舞会、日益奢侈的华服珠宝,赌博、狩猎以及“带来爱情的名姝”来消耗他们的精力,掏空他们的钱包,混沌他们的头脑——而不是将他们集中起来,反过来掣肘国王的。
所以在凡尔赛宫中虽然依然保持着严明清晰的阶级,但那些密如丝线的繁杂规矩从来就不会限制到国王,相反的,国王拥有所有的特权,他也可以给予任何他青睐的人特权,可以说,越是受他看中,喜欢的人,就越是可以言行无忌,就像是王弟菲利普,奥尔良公爵,还有波旁的孩子们。
伊娃女士显然是个与辉煌华美的凡尔赛宫格格不入的人物,如果不是国王的旨意,她是不可能与大郡主有什么往来的,大郡主对她,一开始也不免怀抱着看顾与庇护的念头,她没有想过,这位不过是略略受了她一点恩惠的女士,竟然愿意和她一起去西班牙——她的出身让一些大臣诟病,但也就是因为这个出身,让她要比大郡主身边的其他贵女果决与坚毅——她在提起这桩婚事的时候并不哀叹或是露出怜悯之意,而如同一个猎人一般,面对着一只凶恶但会带来巨大利益的野兽跃跃欲试。
她的话激起了大郡主的野心,以至于她在听到她的父亲奥尔良公爵深夜来访的时候,并不觉得惊慌,反而在心中升起了一把火。
名偵探柯南之咖啡店主
男神說他很愛你 梅枝細雪
奥尔良公爵也确实没想到会看到这样一个女儿,大郡主在寝衣外加了一件柔软的深红色丝绒长袍,在烛光下犹如覆盖着一层金色薄纱的长发一直垂到膝盖,她的面孔嫣红,就像是喝了酒,又像是才骑了马,她的眼睛熠熠生辉,让奥尔良公爵想起他麾下最勇敢的一个士兵。
谁都知道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二世已经带着侍从来到了凡尔赛,支持这桩婚事的人可不少,国王与奥尔良公爵在晚餐的时候谈论政事也是人们司空见惯的事情,所以说,那些侍女们都以为奥尔良公爵是来宣判的——而且结果应该如人们猜想的那样,这桩婚事路易十四很难拒绝,毕竟那是西班牙。
大郡主向奥尔良公爵屈膝一礼,“父亲。”她说。
“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奥尔良公爵说。
“那一定是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大郡主说:“告诉我吧,父亲,我正期待着,就像是一艘舰船正期待着风浪。”
齊天聖女 梨煙
豪門邪少:老婆給我生個娃 天使變巫婆
“先坐下,”奥尔良公爵说,他们移动到壁炉前,公爵这才发现大郡主只穿着拖鞋,没有穿上袜子,他责备地瞪了女儿一眼,“把你的脚放在我的膝盖上吧。”他说,今天公爵穿了一件厚重但柔软的提花缎外套,大郡主没有拒绝父亲的好意,她的双脚很快藏在了父亲温暖的怀抱里。
奥尔良公爵将手放在上面,“就像是一对小鸽子。”他说:“我依然记得,你还在襁褓里的时候,你的脚掌还不如我的大拇指长。”
大郡主温柔地看着自己的父亲:“我长大了,父亲,虽然我不愿意,但我总是要离开您的。”
奥尔良公爵沉默不语了一段时间,他凝望着烛光,像是一个巫师,想要从里面占卜出未来,“你已经见过了卡洛斯二世了是吗?”
魔鬼丫頭治校草
“是的,父亲。”
“你觉得他……怎么样?”
“并不如人们传说的那样可怕,”大郡主说:“我去过布卢瓦的医学院,我见过罹患了天花与麻风病的人,他不算是最令人恐惧的。”
“但你可不需要和天花或是麻风病人结婚。”奥尔良公爵说。”
“他和这个世上大部分男子一样,具有无法掩盖的优点,也有令人无法忽视的缺点。”大郡主说:“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志在必得,与陛下一样,他也是国王,单就这点他就胜过了许多人。”
“但我和你的伯父,我们的陛下,并不打算答应这门婚事。”奥尔良公爵说,“除了我们对你的爱之外,孩子,还有的就是,如果你嫁到西班牙,陛下也不会高兴看到你有孩子。”
“啊。”哪怕听到了这样可怕的事情,大郡主却毫不动容:“我记得柯尔贝尔先生和我们讲述过陛下与特蕾莎王后的婚姻契约,按照谈判的结果,特蕾莎王后应该为法兰西带来五十万里弗尔的嫁妆,但事实上,这笔嫁妆从腓力四世时期拖到现在,而且西班牙也不像是能够支付这笔欠款的样子,陛下迄今为止都没有提过这件事情,他应该有意借此否决特蕾莎王后在离开西班牙时签署的放弃王位继承权的声明。”
奥尔良公爵点点头:“王后陛下已经怀孕,这个孩子很有可能是个男孩,如果是男孩,那么他最有可能继承西班牙的王位。”
刀匠傳奇 非法捍天
“也就是说,如果我嫁给卡洛斯二世,反而是得不偿失,”大郡主说:“哪怕我嫁过去了,西班牙的哈布斯堡也不可能站在法兰西这边,倒是您们要为我感到痛苦。”她顿了顿:“但朝廷上支持这门婚事的大臣一定不少。”路易十四的企图虽然不是不可能,但其中的操作和比一桩婚事麻烦和复杂得多了,说不定还要来场战争。大郡主如果嫁给卡洛斯二世,并且有了一个儿子,那么波旁的血脉一样可以在西班牙立足。
“所以我们要改变他们的想法。”
“改变他们的想法?”大郡主说:“这很难。”
“也不是很难,”奥尔良公爵拢了拢女儿的双脚:“要知道,这个世界上,人们做什么事,保持着什么样的想法,甚至信奉着什么,归根结底,只有一个单词,那就是利益。”他接着说道:“我和陛下商议过了,我们要将你的嫁妆提高到一百万里弗尔,并且加上弗里斯兰的一处封地,紧靠着海尔德兰。”
大郡主真正地吃了一惊,虽然早有人估计大郡主的嫁妆会在八十万里弗尔以上,但一百万里弗尔是什么样的概念呢?特蕾莎王后嫁给路易十四的时候也只有五十万里弗尔的嫁妆,就这样,这份嫁妆西班牙人到现在也没有支付;路易十四从洛林公爵这里买下洛林的款项也正是一百万里弗尔;丹麦国王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成为王太子妃,给出的筹码也是一百万里弗尔;甚至为了欺骗与迫使神圣罗马帝国的哈布斯堡,也就是利奥波德一世在法国攻打西班牙所属的佛兰德尔的时候保持中立,在那场可笑的骗局中,波斯尼亚的售价也是一百万里弗尔;还有利奥波德一世在之前的大会战中欠下的债务,也不过是一百五十万里弗尔,开个玩笑,如果利奥波德一世有个儿子,能够娶了大郡主,他就根本不必担心路易十四来催债了。
“有了这一百万里弗尔,”奥尔良公爵说:“会有很多人动心的。”要拆开大臣的联盟很容易,大郡主固然美得如同初晨开放的第一朵玫瑰,但她的魅力也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必然无比丰厚的嫁妆,以及她的夫婿必然能够成为国王与奥尔良公爵青眼相待的人物:“还有弗里斯兰的一处封地,那里紧靠海尔德兰。”
大郡主已经不是几年前,那个听说自己要被嫁给畸形怪物就吓得只会哭泣的女孩了,公爵这么一说,她马上明白了国王陛下与父亲的用意:“您们打算在之后的婚约谈判中提出对海尔德兰的权力吗?”
一代天驕 一起成功
皇子
“如果事情真的到了那一步,”奥尔良公爵说:“那么我们也只有改变原先的计划,但对于一个异国的公主来说,丰厚的嫁妆并不能代表什么,我们会要求西班牙将海尔德兰作为礼物赠送给你,然后你会带着海尔德兰与弗里斯兰的部分领地嫁入哈布斯堡-西班牙王室。”
明朝那些事兒7: 大結局
“正如埃莉诺王后。”大郡主喃喃道。
“正如埃莉诺王后。”奥尔良公爵说:“阿基坦的埃莉诺。”这位王后曾经有过两段婚姻,她的领地阿奎丹公国富饶辽阔,也是她先带入法兰西王室,后带入英国王室的嫁妆,传记中,她是一个矜贵而又具有无比魅力的女性,但这份矜持与傲慢——她对自己的前夫路易七世可不太客气,她后来的丈夫亨利二世也对她十分尊敬,给了她底气的正是她同时也是阿奎丹女公爵。
“你会被册封为海尔德兰女公爵。”奥尔良公爵说。
大郡主抬起头,泪光闪动:“陛下没必要这么做。”路易十四当初瓜分荷兰,是因为当时的法兰西亟需消化佛兰德尔与荷兰两只巨大的猎物,没有多余的精力对上虎视眈眈的神圣罗马帝国与英国,但要说路易十四会就此放弃对荷兰的野望,那是不可能的。
但海尔德兰会是大郡主的一道护身符,因为如果大郡主有了孩子,她的领地当然可以给孩子继承,但如果她没有孩子就去世了,那么她的领地应该由与她血缘最近的一个人继承,也就是波旁家族的某个人,可能就是她的弟弟。
西班牙人如果不想看到海尔德兰落入波旁手中,就要谨慎地对待这位新妇。
“当然,更有可能,西班牙人不会答应这个要求。”奥尔良公爵说:“那么所有的事情就迎刃而解了。”
“父亲,”大郡主向公爵伸出手,当公爵俯身上前时,她轻轻地在耳边说:“腓特烈给我留了一封信,”她握住父亲的手:“他回勃兰登堡去了——但不是逃走,也不是回避,他向我发誓说,即便要触怒他的父亲,他也一定要破坏这门婚事。”
奥尔良公爵当然知道腓特烈突然离开的事情,也知道他给大郡主留了信,他甚至知道信件的内容,只是他没蠢到说出来,他就如大郡主期望的那样快乐地笑了出来:“他爱你。”
“是的,他爱我。”大郡主收回自己的手和一双已经被温热的小脚:“有时候我反而要庆幸,有这样的一场考验,对他和我都是好事。”她记得柯尔贝尔先生说过的,人们会格外看重让他们付出了大代价的东西,无论这件东西是不是真有那样的价值,反过来说,如果轻易得到,哪怕是举世罕见的珍宝,他们也不会太在意,即便失去,也不过是叹息一声罢了。
作为勃兰登堡-普鲁士选帝侯的长子,腓特烈毫无疑问地是天之骄子,就算是凡尔赛挫去了他的些许锐气,但他依然是个骄傲的男孩,与大郡主相处的时候,他那股子非他莫属的劲儿和卡洛斯二世也没什么区别——他也确实是大郡主最有可能的夫婿人选。
但卡洛斯二世一出现,这位尊贵的先生可就慌了神,他在西班牙人面前还能勉强保持住自己的仪态与气概,但今晚来和大郡主告别的时候,他的脸是白的,手是冷的,眼神中充满了狂怒与焦躁:“只希望他别真的和选帝侯吵上一架吧。”大郡主说。
“我想应该不会,”奥尔良公爵也觉得有点开心,毕竟任何一个岳父都不会太喜欢女婿,能够看到那个狂妄的傻小子吃亏受罪,他还是挺高兴的:“这门婚事也是勃兰登堡大公期望的。”尤其是他们提高了嫁妆这一筹码后。

aos8p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乃路易十四 愛下-第三百六十六章 人心中的天平鑒賞-klfin

我乃路易十四
小說推薦我乃路易十四
大郡主听到侍女们说,伊娃早上的时候,从费迪南勋爵的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她还有点不敢相信。
伊娃是个漂亮的姑娘,但她的美就像是她的生身之地,带着一份无法抹去的粗粝与野蛮,凡尔赛人甚至连巴黎人都看不起,而巴黎人则轻蔑所有的外省人,一个来自于小渔村的女人在国王的褒赏下,一跃成为大郡主的侍女,与伯爵之女,子爵之女相提并论,她们怎么会甘心呢。
不过,虽然伊娃一直自嘲地说自己是个视爱情为生命的傻姑娘,但她从小要强,过得和一个男孩没什么两样,在她父亲和伯父的纵容下,她会用剑,用火枪,能够用拉丁文念诵圣经,也能够计算百以内的加减乘除——别笑,在路易十四还未将初级教育学校普及到法兰西各处的时候,这样的教育程度可不是每个人身上都能看到的。有趣的是她的长辈还多是海盗与不能见光的销赃者,他们的见识居然远胜过人们常见的那种小贵族,他们没有说,一个私掠船船主的女儿学这些东西有什麼用呢?也没说,一个女孩不应该玩刀弄枪,和男孩子一起接受教士的教导……
“杰克”最失败的一点就是他口中说着自己已经舍弃了尊贵的姓氏与与生俱来的地位,他始终牢牢记得自己是英国海军将领的儿子,是贵族之后,他为了获得敦克尔刻人的信任,与伊娃结婚,却没有了解她的欲望,他把她看做一个摆设——如果他愿意多问一句,甚至对伊娃放在箱子里的匕首和火枪好奇一点,他就不会如此粗率地处理他的妻子。
“我以为你们会生气呢。”大郡主一边举起手,让侍女们给自己的袖子系上缎带,一边好奇地问,别看都是一些如同花朵,鸟儿般的少女,她们之间的阶层可是十分鲜明的,像是帮她套上长内衣的女士绝对是房间里身份最高的那个,系缎带的又是另一个身份,伊娃虽然是她的侍女,但顶多只能递个梳子什么的。
费迪南是托斯卡纳大公的长子,也就是注定的未来大公,他的身份完全值得贵女们为他打赌,看看是谁先拔得头筹——虽然这种比赛未婚的女性肯定是要被排除在外的,但大郡主身边也有夫人服侍啊,她这么一说,就有一位夫人掩着嘴唇笑了起来。
当然,贵女之间的倾轧算计丝毫不逊色于她们的丈夫在朝廷上的所为,但既然在凡尔赛就没有头脑愚笨的人,她们当然也会权衡利弊——与人们想象的不同,对于一个突兀的外来者,从国王骤然提拔的新贵到嫁进来的王后,他们会发现宫廷里的人并不如传说中的严苛、恶毒,但这不是出于善意,而是他们正在品尝前者带来的新鲜感,毕竟这些无需靠着自己劳作才能生存的人有多么无聊就不必多说了,所以在新鲜感消失之前,他们几乎不会受到什么明确的攻击。
伊娃恰好正在这一阶段,而她本身所具有的果敢——她是怎么从英国人的追杀中逃生,又是怎么将自己的丈夫送上绞刑架,又是怎么“意外”失去腹中胎儿的事情,早就在凡尔赛传开了;以及在凡尔赛人中很少看见的爽直性格,浅褐色的皮肤,粗黑的头发,闪闪发亮的大眼睛,也给她争取了不少分数(凡尔赛人虽然推崇雪白的皮肤,但这仅对贵族而言,像是伊娃这种明确了身份来历的人,想要靠着涂脂抹粉来掩盖出身,才会让人发笑);她也没有太过强烈的竞争心与想要在宫廷里为自己博一个丈夫回去的野心,反倒像是一个……
“一个来参观的游人。”一位夫人这样说,侍女们纷纷点头,嫉妒和诋毁也是需要力气和时间的,她们何必为了一个可能几天后就会离开凡尔赛的外来人生气呢,而且在这场追逐战中获得胜利的不是她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她们就挺满足的了,而且,伊娃至少还是一个法国人。
“我只是以为……”大郡主感叹地说。
“国王是有这个想法,”那位将伊娃评论为一个游人的夫人说:“但这位女士似乎并没有这种想法。”
景少拐妻有一套 蟲二
这也是一个原因,就算是一个罪犯,只要得到了太阳王的青睐,他一样可以摆脱所有的罪名,扶摇直上,一身显赫,荣华无限。
看看米莱狄夫人就知道了。
伊娃也是一位女士,她的前程更是令人无从琢磨,毕竟他们的国王在选择王室夫人这点上,从来就随心所欲。
——————
校園修真高手 黃金左手
後宮:甄嬛傳2 流瀲紫
蠻妻入懷:高冷教授不淡定 緋紅胭脂
若有緣 華一生
永生摯愛tf
“那是因为我已经尝试过一次婚姻了。”伊娃这样对大郡主说:“我曾幻想过爱情与婚姻的甜蜜,但,您知道的,就像是一个孩子,在吃到她心心念念的东西时,却失望地发现它没那么美好。”
“那是因为您不幸地遇到了一个无耻的奸细。”大郡主说。
“也不全是,”伊娃用脚尖点着地面:“我之所以选择了他,是因为我想要试试与母亲,祖母甚至曾祖母不同的生活,她们的丈夫都是私掠船船主,他们一离开家,就是好几个月,甚至一两年,几年的也有,他们没有回来的时候,就像是死了,回来的时候,在我的印象中,带着湿漉漉的咸味衣服,还有拂之不去的血腥气味,就是全部的他们了。”
“所以,”她接着说道:“我在看见‘杰克’的时候,当然,我知道他是个英国人,也知道他已经离开了军队,在我们的村子附近以养羊与照料田地为生,那时候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农夫,我就想,也许我可以成为一个农夫的妻子,因为我身边的男孩不是船员,就是军人。”
“我正在试着理解,”大郡主说:“您是说您并不是真正地爱他是吗?”
“怎么可能呢,就算是农夫,敦刻尔克周围也有很多农夫呢,他又是一个英国人,”伊娃微笑着说道:“我是怀着一颗滚热的心与他结婚的,他告诉我说,他希望有个平静的后半生,与我有很多孩子,安葬在敦刻尔克的土地上,那时候我是信了的。”
大郡主握住了她的手,伊娃看向她:“谢谢,”她说:“但不用安慰我,看我的眼睛,殿下,在他想要杀死我的时候,我的愤怒就超过我对他的爱,等知道他是个奸细,我对他的憎恨就越过了一个母亲的天性,”她拉着大郡主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眼睛中射出炯炯的光彩:“他还以为用贵族的姓氏和财产可以让我留下孩子,但他错了,仇敌的孩子也是我的仇敌,我怎么会让他吃着我的血长大呢?哪怕是违背了教会法,我也一样要切割掉所有与他有关的东西——在爱情中滋生出来的痛苦与憎恨也许办不到,但从我的血脉与家族中滋生出来的厌恶可以做到。”
她的父亲,祖父,身边的许多人都是私掠船船长和船员,在大海上,私掠船就是海盗船,而作为海盗的始祖,英国人和法国人从来就是死对头,如果‘杰克’只是一个新模范军的退役士兵,只是一个农夫,伊娃还不会决绝到那个程度,但正因为他喊出了自己的身份,他的孩子也没有可能继续活下去。
“但那也是你的孩子。”大郡主忍不住问道。
“正因为是我的孩子,殿下,孩子是母亲的财产,”伊娃冷酷地说,她也知道大郡主有可能与西班牙人的国王缔结婚约,作为敦刻尔克人,她也是不赞成的,但这其中涉及到太多东西了,她不是一个聪明人,但也不笨,知道这些东西还不是她能触及的,“而且,”她还是忍不住说:“如果我留下了孩子,我也绝对不会让他知道他的身世,与他的父亲有一丝一毫的关联,孩子应该属于母亲,因为他是从我们的身体里脱离的。”她靠近大郡主,对这个对她一直十分关心与爱护的贵女,伊娃觉得自己可以多说一两句:“任何一个男人都能成为孩子的父亲,但他们的母亲永远只有我们。”
雷霸天穹
说完这句话,她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她可以感觉到大郡主的手握紧了,“但在这里,我还是要求圣母玛利亚保佑我们,殿下,希望我们依然可以保有做出选择的权力。”
“愿圣母玛利亚保佑我们。”大郡主说。
“如果,”伊娃突然更靠近了一点,几乎要到失礼的程度的那种,她俯在大郡主的耳边说道:“如果事情真向我们不想看到的发展了,殿下,我愿意和你一起离开法国。”
大郡主瞪圆了眼睛。
——————
大郡主要感谢伊娃对她的安慰,甚至她觉得,如果她真的要嫁到西班牙,嫁到那个对法兰西充满敌意的国家去,她也许真的会带上伊娃,伊娃是一个战士,别的贵女也许不知道,她是知道的。
她没有告诉伊娃的是,她并不怎么害怕,真的,几年前她听说自己要被嫁给卡洛斯二世,一个残废,命不久矣的傻子,她就像是个被送上祭台的牺牲那样只懂得流泪和瑟瑟发抖,完全想不到自己该怎么办,如果不是她的父亲与伯父发现了这点,让她和大公主一起上课——说是上课,倒不如说是往纯洁的花苞里注入政客的毒素——就事实而言,如果那些给她们上课的“教师”能够有嫁到别国王室的机会,他们大概会欣喜若狂吧,因为王后,王太子妃可能是最靠近权力顶峰的外人了,换了其他人,除非遇到路易十四这样宽容的国王,但就信仰、出身和人脉就足够他们好好经营上好十来年的了……
就像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幼童在遇到恶狼的时候就只要哭叫逃跑,一个强壮的猎人在看到恶狼的时候反而会欣喜万分,现在的大郡主并不畏惧将来面对的使命——她可能会被嫁给卡洛斯二世,卡洛斯二世的丑陋和畸形还在,没有消失,但对现在的她来说,这已经不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射雕之我是良民!
她甚至也听出了伊娃的意思,这个勇敢,当然,也可以被说成狠毒的女士,愿意作为她的侍女一起到西班牙去,很显然,她是怀抱着做朱狄斯的侍女的心(注释1)去的,她甚至暗示大郡主,如果事情真的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大郡主可以仿效曾经的法兰西公主,英国国王爱德华一世的妻子(注释2),行弑君之事。
柯南龍套的美膩人生 清澈透明
想到这里大郡主又是惊骇,又是想要大笑,如果她真的要嫁到西班牙去,也许比起身边这些在仪态和谈吐上无可挑剔的贵女,伊娃才是最好的选择。
——————
帝國戰紀
今天本章有加更,注意加更是在本章,加更时间约在晚上八点到九点。
因为这两天一直有亲眷来,要招待,所以更新时间有点不稳定,抱歉,但答应了本月有二十五章加更,就肯定有二十五章加更,鱼绝对不会放鸽子哒!再次提醒一下,加更不是另起一章,是加更在之前发的文后面哦!
注释1;
朱狄斯是一个犹太贵妇人,在亚述大军包围犹太城市拜突里亚时,勇敢地潜入敌营,引诱亚述将军荷洛芬尼斯,将他灌醉并斩首,终于解救了自己的城市和人民。在画家的笔下,朱狄斯身边的女仆往往会占据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是朱狄斯不可或缺的帮手,与朱狄斯一样有着无上的勇气与坚毅的气质。
在彩蛋章我发了一张朱狄斯为题材的油画,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油画。
注释2:法兰西的母狼,伊莎贝拉公主,英国国王爱德华一世的妻子,因为爱德华一世有点基基的甚至纵容自己的姘头戏弄和伤害他和伊莎贝拉的儿子,伊莎贝拉就和自己的爱人(没错,她也有)逼宫夺权,几个月后,爱德华一世在囚禁处被杀死——嗯,有件事情不得不说,在民间传说中,这位爱蓝颜不爱红颜和江山的国王是被……烧红的铁钎穿刺而死的,穿刺刑之前作者之前已经描述过啦,据说附近的居民都听到了那声惨绝人寰的哀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