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9mzm優秀都市异能 機獅咆哮 五對輪-第六百八十六章 貓戲老鼠閲讀-wagvr

機獅咆哮
小說推薦機獅咆哮
剑刃所过之处,皆无一剑之敌。
要是看过SEED当中,随着自由高达登场后,那一系列炫目表现的话,便会明白以上这句话的意思。
除了面对主要敌人之外,任何杂兵都无法在自由高达手持光束剑之下,站住,哪怕一秒钟。
只是眨眼间的功夫,光束剑的剑光尚没消失,阻挡自由高达前进的敌机便已四分五散。
尽管此刻的自由高达手中已然换成了曙光社所制造的高周波震荡剑刃,结果也是如此。
“突突突突突突!”
在第一架曼·罗迪瞬间被自由高达削成人棍的那一刻,剩余的两架曼·罗迪更加疯狂地将手中冲锋枪的子弹朝着自由高达倾泻。
在那长短不一,疯狂喷射的火光中,那两名被临时赶鸭子上架的绝卖人惊恐地看着自己同伴所驾驶的曼·罗迪那四分五裂的模样,恐惧地呼叫着带领着他们出击的那个人的名字。
“库达尔大人!库达尔大人!快!!快!快来救救我们!”
枪口喷射而出的火光中,化作鬼魅的自由高达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第二架曼·罗迪的面前。
那双闪烁着金色光辉的电子瞳孔被曼·罗迪的电子眼捕捉到瞬间,自由高达手中的剑光再度绽放。
“嗡!”
顷刻间,曼·罗迪那足以抵御MS所使用大多数口径的枪械攻击的装甲宛如脆弱的纸张那般被高周波震荡剑刃一剑破开。
“嘭!”
绝卖人机师耳边传来机体被破坏时所传到驾驶舱的可怕声音,眼前更是那因动力炉失衡,断绝电源后,陷入死寂的屏幕。
除此之外,绝卖人机师仿佛觉得自己已经坠入了死寂的黄泉当中,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零式。我这边的解决了。”
这一次的曼·罗迪所表现出来的水准完全比不起之前那一批。
是水平较低?
又或者是临时赶鸭子上架?
雷明凯并没太多在意。
眼下,能够阻碍他们的就只有那架应该是那个不男不女的库达尔·卡巴杨所驾驶的高达古辛了。
而他,则是交由零式来对付。
“啧!那些人的水平就这么不堪吗?连让你热身的程度都做不到吗?”
零式哼了哼说道。
“那应该是临时拉出来充数的。毕竟,只要成功安装了阿赖耶识系统,就算是普通人也能够在短时间内掌握驾驶MS的办法。”
“哼!那还真是便利的系统!我这边还需要一些时间,你去完成你的事情。”
零式嘿嘿一笑,随即断开了与雷明凯的连接了。
雷明凯知道,这或许便是上演一出猫戏老鼠的好戏了。
这也不奇怪。
长牙狮零式自从那一场从诡异空间所发生的意外后,便一直憋着,直到如今才有机会以本体形态出来放放风。
玩轉美男:美女驅魔師 揚揚
“就让它出口气吧!但愿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能够坚持一会!”
密集的残骸当中,高达古辛站在了一块巨大的战舰残骸上。
驾驶着它的库达尔更是谨慎地看着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那道白光···到底是什么怪物?”
本来还对白光有些怀疑的库达尔,在遭受到长牙狮零式的冲撞后,终于相信了自己部下的警告。
只是,从眼前的雷达上来看,他的部下似乎已经被敌人全部解决掉了。
而他自己,则是被那飘忽不定,始终无法看清楚真面目的白光给纠缠住了。
“轰!”
高达古辛手中的重锤被其重重地砸在了脚下的残骸上,溅起了一阵阵尘埃。
这似乎是在挑衅?
隐藏在附近某块碎石上的长牙狮零式俯视着高达古辛,并没有第一时间发动攻势。
养过猫咪,又或者熟悉猫科动物的人,或许都知道猫科动物在盯上猎物的时候,并不会第一时间发动攻击,而是悄悄地潜伏,接近猎物,然后暴起攻击,一锤定音。
眼下,长牙狮零式所采取的行动,便是如此。
“果然是披着一身乌龟壳。这个世界的人类真是有趣。”
狭长的金色瞳孔中是那看穿高达古辛那身格外圆润的外装甲下的真身的光辉。
随着碎石的缓缓行动,长牙狮零式与高达古辛的距离也随之减少。
只是,由于周围的残骸,碎石的数量实在是太多的缘故,高达古辛所搭载的雷达似乎并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又或者说,布鲁瓦斯为了能够依靠这片由无数残骸碎石所形成的暗黑宙域的庇佑,进行了针对性的改良,导致了依靠着残骸以及碎石本身所具备的惯性移动的长牙狮零式达到了理想中的完全潜行的目标。
“在哪?那个怪物在哪?”
手中的重锤再度拿起之际,库达尔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继续待下去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失去了MS掩护下的母舰,必然会遭到敌人的打击。
自己再不及时地赶回去的话,恐怕会成为这片暗黑宙域当中的一份子。
以冰冷的尸体的形式。
“轰!”
異界大召喚系統
高达古辛那圆润的外表之下,所具备的数量众多的推进喷口轰然喷射,以强大的推力将高达古辛与脚下的战舰残骸分开,准备推动着高达古辛迅速回航。
只是,在高达古辛升空的瞬间,破绽更是随之而来。
“机会!”
隐藏在暗处,时刻地盯着高达古辛一举一动的长牙狮零式当场暴起,从高达古辛的头顶上一跃而下,犹如流星那般笔直地撞向高达古辛。
要是这一击又一次将高达古辛撞得扎实的话,就算机体没事,坐在里面的库达尔也必然会遭受到可怕的冲击力。
要知道,这家伙根本没有换穿在太空作战时所需要穿着的机师服。
“找到你了!可爱的怪物!!”
可是,长牙狮零式的伏击似乎并没有得到想象中的结果。
因为,在长牙狮零式从阴影中冲出的瞬间,高达古辛手中的重锤瞬间变换了方向,在高达古辛手中抡了一个半圆后,就借着强大的惯性带动着高达古辛转身,朝着脑后上方砸了过去。
“轰!”
少林小子闖足壇
如果,此刻高达古辛和长牙狮零式所处于的环境是在大气层当中的话,两者轰然冲撞必然会引发一股可怕的冲击波,将周围的一切伴随着空气的撕裂而毁灭。
“轰!”
这一击,高达古辛成功地将长牙狮零式的冲撞挡下了。
但是,自己却在那可怕的冲击力当中,被狠狠地撞飞,无力地翻滚着,直到撞上了一块只比高达古辛大上几圈的碎石后,才在那溅起的尘埃当中稳住了身躯。
“可···可恶!这到底···”
冲击力不但让高达古辛失去了一段时间的控制,更让库达尔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在那摇晃的目光当中,库达尔终究从眼前重影叠叠的屏幕上看到了那道白光的真身。
巨大而威武的头颅,
尖锐而可怕的利齿,
锋利而森冷的利爪,
这,便是视野渐渐地变得清晰的库达尔所目睹到的白光真身。
“怎···怎么可能?狮子?!!怎么可能!!”
与火星上的人们不同,作为在宇宙当中漂泊的海贼,库达尔的确有很多机会接触到来自地球上的事物。
就算他对此并没有多少兴趣,但也会从各种渠道上得知一些。
可眼前那白光的真身所拥有的形态,几乎与库达尔所知道的狮子形态极为相似。
除了足以堪比MS的体型,以及浑身上下皆为冰冷的钢铁装甲,以及···
那能够在真空当中自由行动,并且拥有可怕攻击手段的能力。
“生物?兽型机体?怎么可能?就算是加拉尔霍恩也不可能拥有这样的机体!”
疑惑就像是雨后春笋那般不断地在库达尔的脑海当中涌现,却无法得到任何一个足以解释眼前变化的答案。
诸多的疑惑,无法解开的答案让库达尔感到心浮气躁。
“啊啊啊!不管了!干掉这头怪物再说!”
海贼,始终是海贼。
在遭遇到未知的敌人之时,要么动手,要么转身就跑。
而库达尔,似乎就是属于前者。
“轰!轰!”
下一秒,高达古辛胸膛处的两门加农炮轰然发射。
两枚高爆弹直奔长牙狮零式。
“吼!”
见状,长牙狮零式不退反进,连连挥动左右利爪,悍然地在高爆弹击中它之前,当场将其凌空打爆。
“轰!”
高爆弹被打爆的瞬间,所爆发出来的火焰浓烟不但将长牙狮零式包裹在其中,更让库达尔看到了一丝机会。
“欧拉!!给我死来!!”
瞧准机会的库达尔怪叫一声,将高达古辛的推力爆发到极限,更借着这股到达极限的推力拖动着手中的重锤朝着火焰浓烟的中央处狠狠地砸了下来。
库达尔清晰地记得,这里必然是长牙狮零式头颅所在的位置。
按照以往与敌人搏斗的经验来看,这一击必将能够将敌人打得魂飞魄散!
是的!
库达尔是相信的!
因为,以往战斗的结局便是如此!
高达古辛手中的重锤所掀起的风暴将尚未消散的火焰浓烟蛮狠地吹散,也让库达尔感到了这迅猛的一击击中目标的沉重感,以及无比畅快的快感。
然而,
库达尔下意识地张大嘴巴,发出得逞的笑声的瞬间,那充斥其胸腹间的畅意却顿时卡住了。
消散的火焰当中,
那暴起一击的重锤之下,
一层微弱,但却清晰可见的光却坚定不移地横在了重锤和长牙狮零式之下。
那薄弱到近乎就是一张纸厚度的光竟能够将足以将一架寻常MS砸得七零八落的重锤死死地挡在了半空当中,让其丝毫都无法再前进一步,将长牙狮零式的头颅砸爆!
“怎···怎么回事!?”
库达尔睁大双眼,手上动作一动,高达古辛再次举动手中的重锤,轰然砸下。
“轰!”
沉重的力度伴随着重锤的落下,狠狠地砸在那层光之上。
这一击,是猛烈的,是可怕的。
库达尔坚信的!
因为,那剧烈的惯性反馈已经从高达古辛的双手传回到了驾驶舱当中。
但是!
那层薄弱的光依然坚固无比,丝毫没有被重锤砸碎的意思。
疑惑,
再次涌现。
但更多的却是愤怒。
“我不管你是什么!!我绝对不会在这里失败!!绝对不会在这里死去!!”
火焰的光辉疯狂地在高达古辛的脚部,身体前后喷射。
女神的花心保鏢
在这股几乎超越极限的推力之中,高达古辛瞬间跃升而起。
然后,再猛然下降,借着强大的坠落惯性,再度挥动着手中重锤砸向长牙狮零式。
“怪物!!给我死啊!!”
“轰!!”
可怕的力度轰然爆发。
震起了无数尘埃。
将那脆弱,横在高达古辛面前的光掩埋其中,也将长牙狮零式吞没了。
“呼···”
“呼···”
沉重的呼吸疯狂地撕扯着库达尔的肺部。
大學我們一起走過
眼前的屏幕是那不断翻滚着的尘埃。
“解决了吗?”
答案···
是否定的!
一道微弱的光辉悄然无声地从翻滚的尘埃当中浮现。
而在这道光辉的背后,那纯白的长牙狮零式迈着轻松自如的步伐,一步步地从那被高达古辛砸出来的深坑当中迈出。
“怎···么可能?”
这一刻,一直在刀尖舔血的库达尔终于知道害怕了。
眼前的怪物尽管没有发动过多少次攻击,只是站在那里让自己攻击,但从那毫发无伤的外表来看,这头怪物的实力恐怕远超他的预料。
恐惧,如潮水般涌来。
让库达尔不禁地感觉到了死亡镰刀依然搭在了他的脖子上。
“开···开什么玩笑!!喂!!”
双眼死死地看着纯白长牙狮零式,库达尔的吼声既是恐惧,又是愤怒。
“你在享受对吧!!对吧!!”
六道蠱 夏洛克的卡卡
“看着对方的无力反抗!一步步地将对方虐杀!!”
超神學院之破空 銀河飛魚
库达尔的吼声响彻整个通讯频道。
他的面容扭曲至极,思维已经被那架在脖子上的死神镰刀逼到了极限。
“死!!死吧!!给我去死啊啊!!!”
高达古辛胸膛处的四门加农炮猛地爆发,再一次故技重施。
结果,却已截然不同了。
“嗡!”
光。
一道比之前更加凝实,更加清晰可见的光辉将高达古辛所发射的高爆弹挡住了。
在那光辉之中,被阻挡的炮弹疯狂地颤动,扭曲,直到在高达古辛再度挥动重锤冲过来的瞬间,竟瞬间倒退而回。
“轰!”
这一刻,库达尔的眼前是瞬间,也是将其的人生永恒定格的光芒。
“轰!”
远远望去,一道可怕的光辉自长牙狮零式的面前爆发而出,将高达古辛席卷其中,直到光辉消逝之时,无数来自高达古辛身上的装甲如放射性那般从长牙狮零式的面前,一直延伸到远处,直到在无边的虚空当中翻滚不休。
而在这些装甲碎片当中,一架被剥离了所有装甲,只剩下黑不溜秋的骨架的机体就像是被封印的巨人那般,陷入了沉睡。

btke4精华都市言情 機獅咆哮-第六百八十二章 消息 安排閲讀-jx6rw

機獅咆哮
小說推薦機獅咆哮
惊人的消息让昭弘陷入了久久的震惊当中。
在年幼时期,被猎人者捕获,并被作为商品转卖到CGS的那段时光当中,昭弘有过想要实现失散时对弟弟所许下的诺言,但却都在无情的现实,和名为绝卖人的枷锁之下,渐渐地熄灭了这些想法。
最终,在被现实和绝卖人的无情镇压之下,昭弘下意识地欺骗自己,自己曾经发誓要拯救,要与其团聚的弟弟或许早已经死去了。
在那个无情而冰冷的宇宙当中,
在那不为人知的角落当中,
悄然死去了。
不断地欺骗着自己的昭弘更是在铁华团成立后,渐渐地沉沦在了这个新生的大家庭当中。
这一切,一切,都在雷明凯的话语下,被击碎了。
“阁···阁下···你···”
昭弘吞吞吐吐地说了几个字,随即又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久久未能将自己心中的震惊和疑惑说出口。
“昌弘,昌弘·阿尔特兰。这是你弟弟的名字,对吧?”
雷明凯轻声道出的名字成为彻底将昭弘压垮的最后一根稻草。
没错!
这就是昭弘失散多年的弟弟的名字。
就算是将昭弘从猎人者手中买下的CGS,马鲁巴都未曾得知过这个名字。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在整个CGS时代,又或者是现在的铁华团时代,不会有人,也不应该有人会知道昭弘弟弟的名字。
因此,昭弘的内心在雷明凯道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已经泛起了一丝希望。
“阁下。没错!我的弟弟···就是昌弘·阿尔特兰。”
接受现实,对于昭弘来说并不难。
作为绝卖人的那段时光当中,昭弘曾经经历无数次相似的一幕。
只是,他害怕的是,在得知了昌弘·阿尔特兰的存在后,又会被突然告知噩耗。
雷明凯点了点头。
“在那头肥猪遗留的资料来看,名为昌弘·阿尔特兰的少年的确在他的“商品”出现过。虽然没有照片图像资料,但幸运的是,昌弘·阿尔特兰这个名字却被标注出购买方的去向。”
“什么?!”
昭弘全身神经当场绷紧了。
那木讷的神情更是被夹杂着期待,惊讶,甚至还有害怕的情绪。
重生之假純姑娘
“是的。实际上,绝卖人的去向并不复杂。能够购买绝卖人的个人,组织,甚至是势力几乎都是有着相同的性质。”
听到雷明凯这个简单的分析,昭弘渐渐地冷静了下来。
作为绝卖人的他,很清楚绝卖人的处境是朝不保夕,随时都有可能灰飞烟灭。
能够被CGS这些民间保安公司购买,在极端的程度来说,是较为幸运的。
但要是被宇宙当中的某些团体,组织购买的话,恐怕最后连尸体都无法找回来。
“也就说昌弘现在···”
“根据资料显示,当初购买你弟弟的买家虽然使用了化名,但从其的行动记录来看,很有可能便是盘踞在地火航道当中的海贼,宇宙海贼。”
雷明凯将他所知道的情报换了个名头,稍稍加工了一番才说了出口。
“海贼?宇宙海贼?但我听说加拉尔霍恩不是已经···”
“那只是仅限于有着以加拉尔霍恩管理下的阿丽德尼雅所组成的宇宙航线而已。昭弘。这个世界上,并非所有商人都会乖乖地沿着这条有着加拉尔霍恩管理,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被加拉尔霍恩的巡逻舰队盘查的航线进行贸易的。”
“额,哦···”
第一次听到这未曾接触过的知识时,昭弘的表情是懵逼的,但他却没有打断雷明凯的意思,反而安静地听着雷明凯的解说。
“于是,在某些人的长时间运作和探索下,一条区别于阿丽德尼雅焊线的黑暗航线也随之诞生了。这是一条并不被加拉尔霍恩所掌握,却能够通往地球的航线。通过这条航线,某些人,某些组织便能够将某些不见得光的物资,装备送到客户的手里。”
“那么,宇宙海贼也就随之诞生了吗?依靠着这条不会被加拉尔霍恩舰队打击到的黑暗航线。”
昭弘的脑袋瓜子意外地灵光。
雷明凯只是稍稍提了一下前提,昭弘便马上联想到宇宙海贼的诞生由来。
“是的。实际上,昭弘,你们这些绝卖人也很有可能是通过这条黑暗航线,被卖到了火星上的。”
这一刻,昭弘终于得知了关于自己弟弟昌弘的下落的消息了。
如果说,昭弘这些被前CGS购买的绝卖人是通往那条黑暗航线来到火星的话,那么,他的弟弟便很有可能会存在于那条黑暗航线的附近,甚至是身处其中。
“阁下。那个···我们接下来要走的航线···”
“是的。接下来,铁华团和塔宾斯前往地球时所使用的航线,便是这条黑暗航线。”
雷明凯顿了顿,接着说道:
“昭弘。这个消息之所以会告诉你。只是给你打个预防针。在宇宙当中,任何犹豫都会将一个人埋葬,甚至还会连累到船上的所有人。”
昭弘的眉头紧紧锁起,不善言语的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自己的想法。
见状,雷明凯也不多加逼迫。
今日,在起航前往地球之前,将昌弘的消息告诉给昭弘,并不是为了让昭弘的心绪因为昌弘的存在而变得紊乱,而是给昭弘打一个预防针。
因为,雷明凯并不想再一次看到兄弟相争,然后陷入天人相隔的悲惨结局。
“好了!昭弘。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只要昌弘真的存在于那条航线当中,那么你们就会有相见,甚至是相聚的一日。相信我,也要相信铁华团的大家!”
昭弘张了张嘴巴,却说不出什么话,只能默默地点了点头。
紧张有序的准备出航工作终究还是完成了。
只是,恢复行动能力的三日月却被岁星上的医生们用需要进一步的检查的理由,留在岁星上接受检查,并且进行对巴巴托斯的下一步改装工作。
“被留下来了啊!”
看着渐渐变小的岁星,奥尔加不由地在心里暗叹了一声。
在起航之前,奥尔加的确按照雷明凯的建议那般,和三日月谈过,结果,可想而知。
二十四小
无论是奥尔加怎么想办法劝说三日月不要过于逼迫自己,三日月总会用那一如既往的眼神和语气问出了那一个让奥尔加败下阵来的问题。
“看样子,你们之间的谈话并不顺利。”
雷明凯的声音响起了,也将奥尔加的思绪带回了现实。
副本二次元 晝之星
“阁下,如果你遇到这种情况的话,会怎么做呢?”
从雷明凯那边得知了关于阿赖耶识系统的情报后,奥尔加也随之通往塔宾斯,乃至于迪瓦兹的情报网络去搜索相关的资料。
虽然查不到多少结果,但在关于寿命稍长的阿赖耶识系统使用者的零星记录当中,奥尔加可以看到有一些与雷明凯所描述的症状有些相似的记录。
哪怕,这些寿命稍长的阿赖耶识系统使用者当时所驾驶的是机动工兵,也让奥尔加无法忽视这些零星的记录。
穿越之我在香港 美羊羊愛上灰太狼
因为,要是把那些机动工兵换成了操作更为复杂,系统更为庞大的MS的话,这些寿命稍长的阿赖耶识系统使用者恐怕早已经泯灭在人间了。
“这个问题倒是把我给问住了啊!奥尔加。”
雷明凯苦笑了一声,竟给不出任何答案。
别看雷明凯早已经知道三日月将来的命运,但在奥尔加问及到如何阻止三日月的时候,却感到为难。
他与奥尔加一样,都了解三日月的性格。
如今的铁华团,可以说是奥尔加的带领下,以三日月的强大武力为核心所凝聚诞生的。
如果,要让三日月放弃继续运用阿赖耶识系统,驾驶巴巴托斯为铁华团保驾护航的话,那么,铁华团的存在便失去了一大支柱。
“但是,奥尔加,铁华团并不是只有三日月。如果你们足够强,那么三日月驾驶巴巴托斯出击的机会便会随之减少,这也代表着三日月被阿赖耶识系统吞噬的可能性随之减低。”
“是吗?那么,我知道了。”
奥尔加点了点头,回过头,沉默地看着远方那渐渐消失的岁星。
这一切,就只有等待着奥尔加做出选择了。
而另外一边,有着特别任务的拉克丝拉上了古狄莉亚,将以莱德为首的数名小孩们都集中了起来。
“那个,拉克丝,你们叫我们来这里是?”
虽然能够和在铁华团的伙伴当中有着极高人气的拉克丝待在一起,但莱德在看到那摆放在房间角落的“铁棺材”和摆放在旁边的书籍时,便有了一种很不详的预感。
这副“铁棺材”并不是字面意义上的东西,而是在出发之前,雷明凯通过马库玛德的关系所能寻找到的最好的医疗机器。
雷明凯可是记得很清楚。
在最后的剧情当中,那个该死的蝴蝶女一次又一次地在生死边缘来回蹦跶的情节。
虽然这里面有着某位妈的伟力所在,但不可否认的便是这个世界的医疗机器或许真的有着意想不到的奇效。
“学习!”
素年無安生
拉克丝的话简要而明了。
而站在拉克丝身边的古狄莉亚则露出了一丝微笑。
絕灩女帝師 楓飄雪
“莱德,还有大家。从今天开始,你们要好好学会书上的知识,然后运用我们身后这台医疗机器,为今后有可能在战场上受伤的伙伴们进行治疗。”
“什么?治疗?”
“我们?”
“学会那些书的知识?”
顿时,以莱德为首的小伙伴们议论纷纷。
要是说战斗的话,莱德他们自然是做好了心理准备。
只是,要说学习知识,运用那台医疗机器的话,这对于莱德他们来说,恐怕有些难于登天吧!?
“啪!”
重生最強妖獸 孫大猴
拉克丝轻轻地拍了拍手掌,将莱德他们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好了!千万不要怀疑自己的能力!你们现在还处于学习的黄金时期,而且,你们可是从铁华团的伙伴们当中所精心挑选出来的人选。只要你们肯努力的话,那么学会如何操作这台医疗机器,也不会是什么难事。对吗?”
拉克丝对付小孩子的手段可谓是娴熟无比。
只是短短的三言两语之间,便将莱德的小伙伴们给搞定了,甚至还让这些小伙伴们燃起了学习的热情。
可看着连书本都拿反的小伙伴们,莱德的心中始终有着一丝不解。
“为何要我们来使用这些医疗机器呢?拉克丝,你应该也是会使用的吧?我们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完成,才对。”
听到莱德的疑问,拉克丝和古狄莉亚相视一笑。
“古狄莉亚,能拜托去教他们吗?”
古狄莉亚欣然答应。
看了一眼将小伙伴们手上的书本调整过来,并开始教导的古狄莉亚后,拉克丝再度看向莱德。
“莱德。是不是对把你从工作岗位上调过来,感觉有些失望?感觉无法在和伙伴们一同战斗,对吗?”
莱德咬了咬嘴唇,点了点头。
在莱德那个稚嫩的人生观当中,铁华团的大家都是为了战斗而生存的。
除了战斗之外,恐怕就没有其他东西能够让铁华团的大家获得生存的意义了。
“不。莱德。你误会了!”
拉克丝看着莱德的神情,便已经知道莱德的想法。
“正因为铁华团的大家正在努力战斗,所以才需要能够让他们得以休息,得以将伤势治疗的避风港。而这里,便是让从战场上归来的伙伴们好好休息,治愈伤势的避风港。”
莱德缓缓地移动目光,看向正在专注地听着古狄莉亚讲解的小伙伴们,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我们学会操作那医疗机器后,真的能够让铁华团的大家治愈伤势?”
不经意间,莱德想起了在加拉尔霍恩来袭的时候,因为简陋的医疗手段而落下病根,无法参加这次前往地球,只能留在火星上的伙伴们。
如果,
如果,
那台医疗机器真的如同拉克丝所说的那般,能够治愈大家的伤势的话,那么,当初的那些遗憾恐怕就不会再发生了。
“是的!莱德。能够熟练运用这医疗机器,让大家治愈伤势的关键,在于你,也在于他们。”
拉克丝的声音虽然轻柔,但却给了莱德一股强烈的信心。
“是吗?那么,我就学吧!拉克丝,不,拉克丝老师!”

mlbns优美都市小說 機獅咆哮笔趣-第六百八十章 自由VS巴巴託斯熱推-jefsn

機獅咆哮
小說推薦機獅咆哮
大型巡游舰岁星上所拥有的设施除了某些特殊设施之外,应有尽有。
除了吃喝玩乐之外,更有与宇宙航行相关的技术区域。
比如飞船改装,MS改装,武器购买等等极其惹眼的业务。
而在这片繁忙而火爆的情景之下,却又有着较为安静,只有少数人才有资格进入的区域存在。
那里,便是专门提供给迪瓦兹麾下的MS机师使用的训练场。
针对与MS驾驶技能实际操作的训练场。
緋聞萌妻:腹黑老公,頭條見
今天,这个训练场在马库玛德的命令下被临时关闭了。
除了铁华团和塔宾斯方面的人员之外,就只有负责迪瓦兹的MS整备的老爷子在了。
此刻,正是因为马库玛德对三日月,以及他所驾驶的巴巴托斯产生了兴趣的缘故,特意开口提出要让迪瓦兹的专业人员为巴巴托斯进行整备的想法。
这一点,雷明凯当然是一口答应的。
单是依靠着铁华团的纳迪和塔卡基他们来整备的话,巴巴托斯是无法恢复应有的性能。
对于这一点,三日月即不抗拒,也没有任何意见。
毕竟,在之前与塔宾斯的战斗当中,就算是有着雷明凯所编写的阿赖耶识系统程序,也无法抵消来自硬件上的诸多瑕疵所形成的巨大性能落差。
通过来到岁星,见识到迪瓦兹的实力等诸多情况后,三日月心里对于力量的渴求变得越来越迫切。
“差不多是时候开始了!”
東宮通緝令:愛妃休要逃
随着一段段程序被输入控制这个MS训练场运作的系统当中,那用发箍将头发扎在脑后,戴着一副小眼睛的老爷子目光如炬地看着站在训练场左侧的钢铁巨人——高达巴巴托斯。
星際藥劑師
“终结厄祭战的72魔神之一,被冠以高达之名的MS机体!没想到,没想到我还会有亲手整备传说中的机体的一天啊!”
老爷子看起来虽然有一把年纪,但他手上的动作让少年们都看花了眼。
别的先说,光是操作着那布满密密麻麻,写着铁华团的少年们所不认识的文字的操作台,就已经让少年们大感头晕了。
“那个,巴巴托斯真的很厉害吗?”
奥尔加看了看众人的表情,一一地将铁华团的伙伴们那疑惑的神情看在眼里后,便下意识地朝着那老爷子问道。
“哼!当然!这可是终结了厄祭战的72魔神之一啊!名为巴巴托斯的神话机体!!只要能够亲手将它的状态恢复到厄祭战时期的话,那么,我的人生就会完满了!!”
老爷子越说越起劲,甚至恨不得马上展开对巴巴托斯的整备。
“咳咳。那个,老爷子。你先不急。现在还是让他们试试巴巴托斯到底有哪里需要调整的吧!”
站在一边的名濑笑了笑,开口打圆场。
作为迪瓦兹麾下的运输组织,塔宾斯自然是不会缺少与这位老爷子交流的机会。
因此,名濑也很清楚这位老爷子对MS的痴迷程度。
“哦!哦!对了!先进行模拟演练吧!”
老爷子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却在点头调试模拟程序的时候,也不禁地喃喃地说道:
“这算什么?不是说巴巴托斯在来到这里之前,就已经进行过多次战斗了吗?要说战斗数据的话,直接提取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
忽然间,老爷子惊叫出声,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对了!另外一架机体我也没有见过!是叫什么名字来着?”
“自由,自由高达。老爷子,它的名字叫做自由高达。”
拉克丝看着老爷子一惊一乍的样子,不禁地露出了一丝微笑。
“自···自由高达?哦,对了!那对翅膀,能飞?”
老爷子不但一惊一乍,甚至问题也是一连串,一连串地冒出来,让铁华团和塔宾斯的人们大为头疼。
“怎么呢?还没开始吗?”
就在老头子念念叨叨,迟迟未能完成程序的启动之时,一道身影也出现了训练场的门口。
而在这道身影的周围,那些彪悍的保镖则先一步进入了训练场,占据了所有视野点,掌控全场的情况。
“哦!老爹,你来了。老爷子还在念叨着巴巴托斯和自由高达呢!”
名濑一看到马库玛德的到来,便马上迎了上去。
華娛之光影帝國 祭使霍雍
“哦?巴巴托斯,还有自由高达吗?”
马库玛德扬了扬眉头,看了一眼早已经从名濑传回来的资料当中看到过的巴巴托斯后,就将目光放在了训练场的另外一侧,那架将背后那对引人注目的钢铁飞翼收拢的陌生机体。
“拉克丝小姐。这就是雷明凯阁下的机体,自由高达吗?”
听到马库玛德的询问,拉克丝微微点了点头。
“是的。那便是凯的机体,自由高达。”
“看起来真是威武呢!那么,就让我好好期待一下雷明凯阁下和自由高达的力量吧!”
马库玛德的到来,让老爷子的念叨停下了,也让这场模拟战来到了开始的时刻。
“三日月,雷明凯阁下,虽然你们所使用的武器都是经过处理,并不会对机体造成多大伤害的模拟武器,但还是请你们小心!”
名濑叮嘱之余,也举手道:
“开始!”
名濑话声未落,训练场上顿时卷起一阵风雷之声。
刹那间,将众人与训练场隔绝开来的防弹玻璃震得哗哗作响,更让保护马库玛德的保镖们脸色大变,下意识地冲到了马库玛德的身前,试图为其挡下有可能发生的意外。
“退下!大惊小怪!”
马库玛德没想到这场模拟战一开始便有如此声势,更没想到自己的保镖们竟会如此地敏感,根本不去顾及到底发生什么,只懂得一股脑地扑到自己的面前。
“轰!”
保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声金铁撞击的轰鸣席卷全场,深深地刺痛了所有人的耳朵。
“啊!”
铁华团的少年们纷纷捂住耳朵,脸孔也有一丝痛苦之声。
而奥尔加和名濑则脸色兴奋地看着场上不知何时已经撞在一块的机体,目光竟也有着一丝狂热。
“这···这可真得不得了啊!”
名濑看着挥动着手中的剑刃疯狂对砍的两架机体,不禁地发出惊叹。
綜穿之無盡輪回
场上,自由高达双手持剑,交替地朝着巴巴托斯挥动剑刃,交织出一道道旋风般的剑光。
“呯!”
“呯!”
“呯!”
手持太刀的巴巴托斯双手紧紧握住剑柄,有条不紊地格挡着来自自由高达的砍击,但从巴巴托斯不断后退中,那越发明显的破绽来看,巴巴托斯再这样被自由高达压制下去的话,迎接三日月和巴巴托斯的结局,必然是一场失败。
“这剑到底是怎样用?”
通过与巴巴托斯连接的阿赖耶识系统,三日月虽然对这柄名为太刀的长剑不算陌生,但始终不得其门,丝毫都摸不到如何运用这柄太刀展开攻击的窍门。
反观自由高达,在雷明凯的操控下,双手持剑的自由高达犹如一名剑客那般,在一举一动间都能够掀起让巴巴托斯疲于奔命,让三日月咬紧牙关,苦苦支撑的攻击。
“怎么呢?三日月。才过了几天,就忘记了训练时的要点了吗?”
我的輝煌人生 風煙望五津
自由高达右手挥动剑刃,打出一道足以夺去巴巴托斯视野的剑光之余,更悄无声息地举起左手剑刃,朝着巴巴托斯的驾驶舱直奔而去。
只要这一击刺中巴巴托斯的装甲,模拟程序便会当场宣告巴巴托斯落败的结果。
只是,这场模拟训练真得会如此简单就结束了吗?
“噹!”
自由高达在剑光的掩护下所刺出的攻击竟被巴巴托斯的左臂挡下了。
巨大的冲击力不但将响亮的撞击声肆意地充斥在训练场上,也让巴巴托斯的左臂不断地摇晃。
然而,就算是从自由高达那边传来的力量有多么可怕,巴巴托斯的左臂却依然坚持在最后一道防线上。
“我没忘记。”
三日月目光如炬地看着自由高达,手脚一动,巴巴托斯奋力挥动左臂,将自由高达的剑刃推到另外一边的瞬间,竟悍然地甩动右臂,拖着那长长的太刀朝着自由高达的颈部直劈而下。
那凶猛的力度所卷起的风雷之音在此刻宛如龙吟。
一声饱含着三日月心中愤怒的雷之龙吟。
“呯!”
滚滚龙吟中,太刀毫无阻碍地从自由高达的身上直劈而下,轰然地砍在了以厚实的均质钢板铺就而成的地板上。
“没有击中?!”
三日月眉头皱起,看着那渐渐消散在屏幕上的残影。
他知道,刚才自己和巴巴托斯的奋力反击根本没有击中自由高达。
又或者说,从一开始就没有击中自由高达的可能性。
“光之翼吗?”
“三日月。别太计较了。现在在这里,自由高达是不可以开启光翼的!”
雷明凯知道刚才那一幕必然会让三日月想起自由高达开启光辉传递者的一幕,但遗憾的是,在这个看似宽大,但对于自由高达来说,无疑就是狭小空间的训练场当中,光辉传递者是不会开启的。
“是吗?”
三日月听了听,却依旧发出传统艺能,将这些不明白的事情尽数丢在脑后。
“嗡!”
太刀随着巴巴托斯的挥动而发出阵阵嗡鸣,似是在渴望砍杀敌人那般。
“不过,我似乎已经知道该怎么样使用这把长长的剑?还是刀?”
“可不要这样说啊!三日月。这剑的名字叫做太刀。”
“太刀?是吗?嗯,不管了!”
雷明凯的教导并没有让三日月变得好学,反而让三日月在解开这个疑惑后,当场发动了攻势。
亚哈普炉瞬间爆发出力的低沉咆哮中,巴巴托斯犹如离弦之箭般,笔直地冲向自由高达。
“对敌冲击,不及格!”
巴巴托斯那毫无变化的冲锋路线让雷明凯当场给出了不及格。
可下一秒,雷明凯却嘴角一扬。
“不。今天的课程只是近距离格斗而已!”
“嗡!”
自由高达双手一震,其手中的双剑再度卷起阵阵剑光,迎着冲上来的巴巴托斯笼罩而去。
“噹!”
“噹!”
两声剑刃撞击的声响炸起的瞬间,巴巴托斯手中的太刀竟已将自由高达的双剑格挡开来,迫使自由高达中门大开。
“机会!”
三日月眼中目光一闪,当场捉住了这个一瞬即逝的大好机会。
然而,
落榜神仙
还没有等巴巴托斯变招,刺向自由高达的驾驶舱所在,一阵猛烈的撞击便紧随而至,将巴巴托斯狠狠地撞上半空当中,翻滚着撞在了由冰冷均质钢板锻造的墙壁上。
那强大的撞击力甚至让待在观战区的众人都感觉到了训练场都在撞击之下连连震动了几下。
“嗡!”
自由高达手中的剑刃撕开空气,发出阵阵嗡鸣,居高临下地看着倒在墙角的巴巴托斯。
最美愛上你
“起来!三日月。这并不会要了你的命!”
在刚才巴巴托斯即将刺中自由高达驾驶舱的瞬间,自由高达右手一转,将剑刃背向巴巴托斯,然后猛地以剑柄直接轰向巴巴托斯的头部监视器。
拐個皇帝回現代
但这并不是自由高达在这一瞬间的所有反击!
因为在剑柄轰在巴巴托斯的头部监视器的瞬间,自由高达更是快速地踢出一击鞭腿,狠狠地将巴巴托斯抽飞,直到其撞在墙壁之上。
“三日月!三日月!喂!快回答我!”
婚不過三
一看到巴巴托斯被自由高达抽飞,奥尔加当场冲到了老爷子身边,试图与巴巴托斯取得联系,但却没有收到任何回答。
“咳!!咳!”
巴巴托斯的驾驶舱当中响起了一阵咳嗽声。
没有回答奥尔加的三日月缓缓地抬起目光,用那有些天旋地转,不管看什么东西都有些模糊重影的视野看向自由高达。
“这一击,还真的狠啊!呐!巴巴托斯。自由高达,是不是很强啊!”
“嗡!”
风雷之声再度炸响。
自由高达竟冲到了巴巴托斯的跟前,一拳轰在了巴巴托斯的驾驶舱上。
可怕的冲击力当场将三日月冲得不省人事。
“这!!三日月!!”
场上的惊变让铁华团的众人无法当场反应过来,但却在反应过来的瞬间,蜂拥着冲下训练场,跑到了巴巴托斯前面,试图打开驾驶舱,将三日月从驾驶舱里面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