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xl7v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仙聲奪人 愛下-第993章 焦土鑒賞-emjco

仙聲奪人
小說推薦仙聲奪人
在禺少岐与容娴回来王朝的时间里,中千界各大佬行动力十足的将六芒星阵给布置好了,连中千界的所有生灵都悄咩咩的转进了周鼎里。
整个中千界除了冥王朝鬼生鼎沸外,其他地方死寂一片,连个鸟都没有。
诸位大佬或坐或站的立于云端上,目光冷峻的看向冥王朝。
戒嗔法师拨动着念珠:“阿弥陀佛,开始吧。”
其他人不约而同的出手,各色的力量碰撞在一起,开启了六芒星阵。
下方,冥王朝的鬼修们突然心中一悸,抬头看向虚空。
只见一道幽蓝的光芒转瞬间遮天蔽日,将整个冥王朝给笼罩在其中。
冷酷殿下判出局
盘卧在王城上空的气运金龙像是被触怒了一般,目露凶光,仰天长啸。
巨龙像一道利箭,席卷着滔天怒意直直朝着虚空之上冲去。
虚空上璀璨的蓝光一闪,六芒星阵与巨龙撞在一起,竟是互相对峙了起来。
都市縱橫之妖獸入侵
玄虚子神色凝重道:“没想到冥王不在,这气运金龙却还能发挥出如此强横的实力来。”
秦家主看了眼几位仙朝国君,阴阳怪气道:“谁让仙朝势大呢。”
掌控整个国家的权柄,说一不二,唯我独尊,那气运当然强盛了。
他们这些世家与宗门往往还得内外妥协,总有那么几个太上长老、长老来制衡他们。
云九目光扬手六道剑气散发了出去,分别飞向六个不同的方位。
同一时间,守在六方位的势力之主接收到讯息,增强了力量的输入,与气运金龙对峙的大阵在瞬间强横了一倍。
天域魔方 戀情之劍
魏皇眸色冷淡,抬起右手指向鬼修,沉声吩咐道:“杀。”
誤落帝王榻:皇的奴妃
一众势力之主直接出手,没有丝毫犹豫。
他们实力强横,手段高超,每个人身上都底牌无数。
他们一旦认真起来,冥王朝真不够他们杀的。
大周与大魏两条国运所化的金龙在虚空互相交叠朝着冥王朝的气运金龙碰撞而去,四大世界联手形成的狂风卷起堆积的山石尘土和海啸席卷整个王朝。
逍遙神醫王
山海道场道主道意一闪,冷意弥漫,世界在瞬息间变成诩诩如生的冰雕。
无极剑宗云九的目光开合间无数剑气化刃击碎冰雕,配合的天衣无缝。
佛修与道修各显手段,一面是佛光普照,一面仙气飘渺,凡触碰到二者光芒的鬼修尽皆化为灰烬消散。
一个个大招砸下,辉煌一时的冥王朝在几个瞬间便成了一堆废墟。
站在废墟中身影隐隐透明的鬼修们目光茫然痛苦的看着这一切,他们已经顾不上自身的安危了,他们只知道自己的家毁了。
那个给他们容身之处,让他们在世上还会留下痕迹的家就在眼前变成一片焦土,不复存在。
毁了他们心血的人,便是高坐云端的众位势力之主。
鬼修们平和的面色和身影骤变,一个个撕去了表面的伪装,转变成了他们死去时的形态。
有的鲜血淋漓,有的残尸断臂……
尽皆面目狰狞,可怖森寒。
他们仰头望天,朝着众位势力之主齐齐嘶吼一声,似要将死前那一口怨气吐出。
鬼修们形成的怨气还未接近势力之主们,便被普渡寺的佛修与太玄宗的道修给化解了。
他们报仇无望,连接近罪魁祸首的能力都没有,一个个悲愤泣哭,血泪流出。
头顶虚空,日光被阴云遮蔽,一道道响彻天地的泣哭让诸位势力之主脸色难看了起来。
戒嗔法师神色沉重道:“鬼神泣哭,怨气四溢,怕是要招来天罚了。”
天道规则感应鬼神泣哭,会判定有重大冤案。
冷魅校草獨寵乖乖女
降下天罚也是为了给泣哭的鬼神一条生路。
玄虚子甩了甩拂尘,仙风道骨道:“无妨,我等会联手拦住天罚的。”
“真是好大的口气。”一道清脆的声音带着冷意在这方天地散开,一举压下了所有声音。
容娴一身龙袍站在虚空上,头上十二琉冕冠静立不动,衣裙长发也都柔顺的自然垂下,好似她本来就站在那里,一直没有移动半分。
单她的身影出现,便像是一座大山压在了众人的头顶。
霸道强横的气息,将被众多势力之主汇聚的天地目光,强行吸取了一部分到她身上。
那无与伦比的压力和谁都不及的威仪让人第一眼便清楚这人的身份。
魏皇等人立刻聚在了一起,惊诧道:“冥王!”
魏皇心中暗骂一声,夏王真是个废物,就给他们争取了这么点儿时间。
重生之80後 江南一夢
容娴的目光从焦土上扫过,平静无波的视线让所有鬼修都恢复了平静。
他们尽皆匍匐在地,痛哭出声:“王。”
一个个鬼修像是海浪一般,一波波跪了下去。
不过瞬息间,已经无一鬼修站立。
容娴拂袖一挥,将所有鬼修收进了招魂幡内蕴养。
她侧头将视线落在了势力之主身上,目光冰冷若霜,又嗜血森寒,仿佛利刃贴着人的脖子划去,让人从四肢到头皮都是刺骨的寒意与恐惧。
那道视线像是形成了一股龙卷风,将沿途所有阻碍尽数卷起,再凶悍的冲向势力之主们,毫不留情,狠辣极了。
“只敢趁朕不在前来偷袭,一群宵小之辈。”容娴语气冷凝道。
她身形一晃,便站在了废墟上。
她张开双手,在原地转了一圈,像是世界的中心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凡她所在之处,便是舞台,她就是舞台的中心。
容娴扬手说道:“看到了吗?你们辛苦几载为朕建立起的冥王朝,不过瞬息间便毁在了你们的手里。”
她缓缓放下手,不急不缓的说:“对自己的东西都能狠得下心来,朕果然不敢奢望你们会对别人手下留情。”
势力之主们:“……”
本来毁掉了冥王朝没觉得有什么,甚至还有点儿爽,结果听冥王这么一说,心里顿时就不得劲儿了。
冥王朝从有到无,冥王这个国君可以说是一贫如洗。
戰王的小悍妃
这里一点一滴都是中千界各大势力一起创建起来的。
这么一算,他们再看看下方的焦土废墟,顿觉心疼。
他们刚才是脑子坏掉了吗?
怎么就兴奋的要毁掉冥王朝?
他们明明可以将鬼修收拾了以后,将冥王朝的资源给平分的。
一个势力一处封地,留着用来欣赏都可以啊。
一个词来形容他们此时的心情,#悔不当初#。

u9xbv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仙聲奪人-第992章 雙贏鑒賞-5vfba

仙聲奪人
小說推薦仙聲奪人
容娴欣赏了会儿夏王吞了苍蝇般的表情,这才好整以暇说道:“我那具身外化身发现了一些秘密。”
禺少岐心中‘咯噔’一下,忐忑不安。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容娴目光从他脸上划过,笑意盎然道:“中千界的修士准备对冥王朝出手了,你说是谁给他们的胆子?”
禺少岐:“……这可能是个误会。”
容娴点点头,语气诚恳道:“朕要是挥军北上,将夏王朝覆灭,你觉得这是不是一个误会?”
禺少岐脸色顿变,他突然意识到冥王可能什么都清楚。
冥王这些话不过是试探,或者说是耍着他玩儿。
女人不狠,地位不穩
禺少岐神色平静了下来,既然冥王已经发现,就算他矢口否认也没用。
若冥王要动手他也逃不掉,何必不敢承认做些有失风度的事情。
“冥王既然知道了,准备如何打算?”禺少岐语气淡漠的问。
他问的‘如何打算’,指的是冥王对中千界的强者以及他的处理方式,相信冥王也一定听得懂。
容娴听得明白,她弯弯唇角,笑容美好极了,让人想到冬季第一支寒梅盛放的欣喜。
可她的语气与那寒梅盛放的季节一样,给人一种森寒的感觉:“当然是热情招待他们啦。”
容娴面带骄傲的说:“朕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所有人,冥王朝绝对是最热情好客的王朝,没有之一。礼尚往来是最基本的,让所有客人宾至如归也是每一位王朝成员的本能。”
这很正经的话,听得禺少岐不寒而栗。
热情好客?
他第一次从冥王口中听到热情好客这四个字时,是六芒星阵将鬼修军团困住的时候。
那时候冥王便说中千界众人热情好客。
然后呢,冥王一句‘礼尚未往’让中千界的人死伤惨重。
有这么个先例在,禺少岐半点不敢小看‘宾至如归’这个词儿。
说不得所谓的宾至如归是让客人也变成鬼呢。
禺少岐宁愿想的深一些也不愿意最后被冥王的狠辣给惊的手足无措。
“冥王陛下。”禺少岐沉声唤道。
他深吸一口气,强自镇定下来,努力找出破绽道:“招魂幡在你身上,冥王朝的那具化身想要解决困境没那么容易。”
拥有招魂幡的冥王才算是立于不败之地。
容娴挑眉笑了一声,那笑容与以往不同,是冷淡的,轻慢的:“招魂幡?夏王怕是忘了,阴世王朝得天道承认,也是有天地业位的。”
拥有天地业位的她本身就立于不败之地。
她漫不经心的掸了掸衣袖,不紧不慢道:“即便中千界所有人都被安置在周鼎内,六芒星阵困守朕的军团,那又如何?猜猜看,朕不死,招魂幡不失,那些军团能用多长时间复活?”
鬼修困于招魂幡,受命于招魂幡,但也不可否认,招魂幡保护着他们不会死。
如同仙朝封神榜,一旦上了封神榜,便会在封神榜上留下灵魂印记,哪怕朝臣意外丧生,也会凭借封神榜以及仙朝气运重新复活。
招魂幡也是如此。
最強漁夫
她本尊哪怕不回冥王朝去,属下军团全部被灭也无妨。
“朕一人,便是千军万马。”她淡淡的说道,神色平静从容,好似在陈述着亘古不变的真理。
禺少岐愣是从中听出了#一人独挡天下#的霸气来。
随即,容娴扫了禺少岐一眼,伸手一拽,将他的魂体分裂成两半,她随手将其一半灵魂禁锢在了招魂幡里。
“既然尔等都开始对付冥王朝,看来这古战场朕是没有机缘去了。”
大家別聊天啦,快點來拯救世界 貓的熊生
她面上遗憾的叹了口气,扬起袖子轻掩唇齿,可惜之情油然而生:“传说远古圣贤惊才艳艳,可惜此等人杰朕无缘可见。”
她放下衣袖,眉角眼梢皆是愉悦笑意:“但也无妨,当世人杰朕还是可以会一会的。”
她轻轻一推,禺少岐还来不及多说什么,一半的神魂便回到了他的身体里。
容娴脚步一跨,身影也迅速朝着冥王朝而去。
目的既然已经达到,前往古战场的行程也可作罢。
毕竟,青龙尊一向不会令人失望的。
容娴意味深长的一笑,毫不在意青龙尊等人发现那树皮上所记载的神隐秘闻后多么震惊喜悦。
容娴叹了口气,若非中千界天道规则太过没用,她又何必算计这么多呢。
中千界天道规则不全,没有阴魂鬼修容身之处,哪怕她成立了阴世王朝,得天道认可也没用。
只要阴世王朝停留在人间一日,便与活人是对立的局面。
凡间所说的#人鬼殊途#并非只是说说。
修士虽不惧鬼修身上的阴气,然鬼修的存在本身就是问题。
它打破了生死的界限。
夢開始於籃球 郁郁林中樹
人人都不怕死了,本就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都市之系統大抽獎 步步生塵
生与死的界限模糊,对活人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囂張凰妃:王爺,靠邊站 秦小缺
‘修来世,讲因果’的佛家与‘修今生,讲修行’的道家便不会容许他们的存在。
人死后为鬼,鬼修继续修行,修为强大可肉身重塑重新站在阳世之间,谁还在乎来世是什么。
而且鬼修还算是今生吗?
算的话他已经死过了,若说不算却还有生前的记忆感情。
宦妃權傾天下 素綰
誓要休夫:邪王私寵小萌妃
道家与佛家的立宗之本就要被颠覆了,他们恨不得将世间的鬼修全都赶回极北之地永远封印住。
两大道统的对立也让容娴反思了起来,决定为冥王朝找到合适的位置存在。
本来归心意外落入她手中,她便准备利用其升品来尝试,谁知这归心从诞生之后便已经有主了。
归心无法利用,她只能再想其他办法。
既然如今没有办法,那只能得有办法的时候了。
命运告诉她,一切都会在一万五千年后解决。
容娴便立刻决定将冥王朝封印。
黑金狩獵者
她的算计不能为外人道也,冥王朝也不能随意消失。
若突然消失无疑会引起更大的乱子,规则不会允许她那么干。
当然容娴也懒得收拾烂摊子。
因而这才有了这一番布局。
由着中千界的强者亲自动手封印,一切便皆大欢喜了。
他们解决了心腹大患,她解决了麻烦事,双方都圆满了。
#双赢才是硬道理#
容娴垂眸想了想,既然已经布局,妖族那里是不是也得想想办法。
妖族虽然不容天道,气运低迷,但底蕴实在太深厚了,世人不知道的秘闻在他们那儿都是信手拈来。
修士们生死争抢的天才地宝于他们而言也随处可见。
她沉思片刻,还是放弃了这个决定。
君复乐对妖族看得很紧,妖族早就被其视作囊中之物。
她确实可以瞒住君复乐对妖族布局,但付出与得到不成正比,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妖族气运低迷,又有君复乐一直盯着,在过一万年也翻不了身,没必要做些多余的事情浪费她的经历。
打定主意后,容娴便收敛了思绪,朝着冥王朝回转而去。
容娴刚刚回到冥王朝时,夏王也刚苏醒。
苏醒过来的禺少岐发现自个儿已经在周鼎内后,脸色顿时铁青。
再一打听,冥王朝已经被六芒星阵给困住了,顿时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
“快,快去请周皇、魏皇、戒嗔法师他们。”禺少岐沙哑着声音大声喊道。
冥王什么都知道了,他们的谋算、手段……没一样瞒得过冥王。
而今冥王已经回返,若刚好撞上了他们动手,一切就完了。
禺少岐心中焦急不已。
侍从听罢,立刻朝外跑去。
片刻后,侍从面色苍白了回来回禀道:“王,周天子他们已经出发去了阴世王朝。”
禺少岐脑袋一疼,一头栽倒在床上人事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