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ovw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要做超級警察》-第八百零一章:鎖定根據地推薦-v7hiy

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此刻。
在钟文泽的脑海里,一个大的虚拟空间里,无数种场景构成了一个个相对独立的小空间,就如同浩瀚的宇宙里面众多星球一样,密密麻麻。
数字化的钟天正此时无疑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他操控着这里面的一切,快速的穿梭在众多不同场景的小空间宇宙当中。
每个不同场景的虚拟空间里,此时都在重复着一个画面:匿名者坐在座位上,边上有人走过来,然后在他的身边说了一句:先生..
有酒吧、电影院、高端会所、书店…
钟天正眯眼看着不同场景里重复的画面,结合着王逸群刚才说说的特征特点,快速的在里面筛查了起来。
冷少的替嫁嬌妻 小貓捕魚
此时的他。
内心也是无比震撼的。
这就是宗师级构想力的强悍之处么?
虽然宗师级构想力升级已经很久了,但他还是第一次体会到构想力的这个功能,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助力,极大的加速了他利用线索进行筛查排除。
最终。
数字化的钟天正身子一顿,看着眼前的酒店,纵身跃入,出现在了一个高端私人娱乐会所里面。
这个空间还原出来的不过是一个私人娱乐会所的场景还原而已。
之所以选择这里。
因为王逸群提到的那句:在跟匿名电子音通话的时候,有人来到匿名电子音的身边说了一句先生。
競技輪盤 魂魄二代
现实生活中。
人与人之间一般都是用帅哥美女等等普通常见的称呼而已,而用到先生二字,要么就是老一辈的大妈大爷,他们叫陌生人的时候会这么称呼。
还有一个场所,那就是对外营业的高端场所。
往往也只有这种场所,服务生对外声称的时候,才会是称呼别人先生女士的。
数字化的钟天正身形一闪出现在会所里,看不清脸的匿名者坐在座位上,正在用手机打着电话,正说着呢,一个穿着西装的服务生走到了他的面前:“先生…”
地面上铺着软软的地毯,服务生走在上面,并没有发出多大的声音,本就不大的声音,如果再通过电话,那么此时在跟匿名者通话的王逸群压根就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服务生的话刚刚说出口,匿名者立刻伸手示意他闭嘴,捂着话筒对他做了一个甩手的动作,服务生很是尴尬的点了点头,快步退开了。
北邪大人 打球的獅子
“对,应该就是这个调调。”
数字化的钟天正靠着复古的窗户边,右手忖着下巴摩挲着,琢磨起这个画面来:“对,应该就是这么个画面,他应该就在这种场所里…”
就在钟天正准备下定论的时候。
会所外面。
紙婚厚愛1首席的秘密情人 胡楊三生
想起了汽车路过的声音跟车喇叭的声音。
“不对!”
数字化的钟天正身子一顿,听着外面的声音,缓缓的摇了摇头:“不对,不对,不应该是这里,会所的话,私密性很差,而且不能完全隔绝外面的声音,应该不是这里…”
想到这里。
数字化的钟天正直接从这个场景里消失了。
意识从脑海里退出。
钟天正迈步来到王逸群的跟前,再度跟他确认了一下:“你确定,整个通话过程,你们的对话都非常的安静,那边没有任何的动静,你只听到过有人说“先生”二字?”
“有没有其他的声音?比如车子路过的声音啊或者按喇叭的声音或者一切其他的外界环境的声音,哪怕是下雨天下雨的声音也算。”
“是的。”
癡情總裁:愛我別上癮
王逸群很肯定的点了点头,顿了顿略作回忆以后,再度说到:“还有我好像听到了一点点沙沙的声音,但是又好像没有,我也不确定。”
“不过,你要说到下雨的声音,我倒是记起来了,我们通话的这么多次,有一次好像正好是下雨天,而且是大暴雨,但他那边依旧是非常的安静,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
“好,我知道了。”
钟天正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脑海里不自觉的就想起了当初丫丫案件时候自己做出来的推断。
人处在不同的位置,下雨天回馈的声音也是不一样的,你的站立位置不同听到雨声就是不一样的,但是这次却没有。
下大暴雨,但是他那边一点声音都没有。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
啊香一直站在边上凝眉思考着王逸群说的话,自己也做了无数个假设,她斟酌着说到:“你说,匿名者会在哪里跟他通电话呢?我觉得,他通话的时候,应该是在他的据点。”
钟天正挑眉:“你觉得在哪里呢?”
“不应该是公共场合吧?”
啊香琢磨了一下子,做出自己的推断:“虽然他的边上出现了别人的声音,但是你想想,匿名者这么谨慎的情况下,怎么会在公共场合呢?他应该在自己的据点。”
“而那个所谓的叫他先生的人,会不会是他的下属?”
“有可能。”
钟天正打了个响指,歪头看向王逸群:“叫他的人是男人还是女人?”虽然声音可以通过软件来处理,但是男女性的声音还是正常的,除非是用的变声器。
“女人。”
王逸群立刻就给出了回答。
“那就对了。”
钟天正点了点头,做出自己的判断:“跟王逸群通话的时候,匿名者确实是在自己的据点,但是他的据点不是在自己家,而是外面。”
“怎么会!”
啊香睁大着眼睛,表示了反对:“不能吧,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性质,怎么可能在公共场合做这种事情?难道不怕被别人听到?丝毫没有私密性可言。”
“我坚持我的判断。”
钟天正似笑非笑的摇了摇头:“我做出这个判断的主要原因有三:第一,他如果在自己家,肯定是独处的性质,咱们经手了他这么多的案子,对他的性格也有所了解了,他是幕后人,他喜欢操控一切。”
“而且结合王逸群刚才说的那些,可以判定:匿名者他本身就喜欢藏在黑暗中,哪怕是自己要用的人,他也只会用自己的手段来把对方抓牢,牢牢掌控住,但是不会让自己出现在别人的眼前。”
“一旦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如同王逸群一样,一旦被抓,那么见过他的人就有可能把他给招供出去,以他的性格来说,他应该不会做这种事。”
“他喜欢掌控别人,根本不会留下机会让别人来威胁到他的存在的。”
说到这里,钟天正微微停顿了一下:“第二点,第一点确认以后,基本上就可以排除这是在他自己的家或者他的据点了。”
“第三点:环境,通话的环境,他们通话的时候没有多余的声音,说明匿名者处于高层,所以才听不到外面的车子的声音。”
“环境?”
啊香挑了挑眉:“商品房不就是最好的说明么?商品房的位置就很高啊,而且在小区里,夜里的时候也就听不到声音,这很正常。”
“你这么说是有自己的道理,但是你得把王逸群说的参考进去,就是那个下大暴雨的天气,所以我确定他不是在自己家中。”
“既然不是在他自己的家,那么他肯定是在外面,既然他是在外面,那为什么整个过程没有听到其他任何的声音?”
钟天正侃侃而谈,分析着王逸群刚才说的话:“王逸群他刚才提到过的,他们之中有一次通话的过程中是下大暴雨的,但是王逸群却丝毫没有听到一点的雨声,非常安静。”
“试问,即便是你待在家中,即便是你待在商品房的高层当中,但是下大暴雨的天气,你还是能听到外面倾泻的瓢盆大雨的雨声的。”
“那地下室?”
啊香伸手抓了抓自己的鼻翼:“地下室的话,完全就听不到声音。”
“我更倾向于高层的对外的营业高端场所,这种场所,人不是很多,而且一般都是生活品质很高的人出现的场所,私密性有一定的保持,而且还给自己添加了安全性。”
“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按照我们一般的推断来说,印象中这种见不得光的人或者团伙,往往都会把自己隐藏在最黑暗、最隐蔽的地方。”
痞仙 七弦
“但是你忽略了,匿名者应该是跟我们身边的人,或者跟陈蓉关系非常好的人,他的生活品质并不低,而且他也是警校出身,思维能力未必比咱们弱。”
说到这里。
钟天正意识一晃,再次进入了构想力的大空间中,这一次他的目的性非常明确,直奔一个小空间而去。
数字化的钟天正闪身进入这个空间,出现在了一栋高楼的酒店当中,这栋高楼是上南市的地标性建筑,酒店更曾经是世界上最高的酒店。
只有这个酒店才符合所有的条件因素:安静、高端场所、也只有这种高层才能完美的隔绝掉来自大楼外的各种嘈杂的声音。
站在这里的高楼,你可以俯瞰整个脚下的场景,厚厚的玻璃能完全把外界的声音给隔绝开来。
字韻 轅帝
场景再一次上演。
一身黑色包臀短裙职业装的女服务生服务生,踩着地毯来到匿名者的身边:“先生..”
匿名者扫了她一眼,摆了摆手示意她离开。
数字化的钟天正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脚下的车流,若有所思,身影逐渐消散。
片刻。
钟天正停顿了一下,思绪从宗师级构想力中退了出来,摸出香烟来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眯眼看着王逸群:“只要王逸群说的都是真的,他真的在给咱们提供消息的话,那么基本可以确定匿名者的位置方向了。”
是的。
钟天正做出来的这些推理判断,全部都是建立在王逸群提供的线索上来做出判断的。
如果。
王逸群已经被匿名者彻底掌控,他今天对自己说的这些所谓的线索,如果都是匿名者安排他这么说的,那么自己的方向就完全错了,匿名者再次下了一手高棋,诱导他们。
所以。
判断的正确与否,在于王逸群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所以我很想问你,你对我们说的这些,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呢?”钟天正裹着香烟视线落在了王逸群身上:“如果是假的,那就有意思了。”
“呵呵。”
王逸群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没有过分的去解释:“怎么说呢,既然你已经想到了这些,我就算怎么去解释也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我说的话,你要是相信那肯定就信了,你要是不信,那么我怎么说,也都是难以让你相信的。”
“嗯。”
钟天正点了点头,吐了口细长的烟雾:“我觉得你说的都是真的,虽然你跟匿名者之间有着合作或者说交易,但是相比起来,你并不想在监狱里面待那么久。”
“因为你还有个女儿,你事业倒下以后,你老婆带着大女儿跑了,留了个小女儿给你,你很喜欢她,就连你的事情也从来没有对她说过。”
“她一直跟着你的父母生活,这些年在外面虽然你从来不回去看她,但是并不代表着你不爱她,虽然你已经混到了非常落魄的地步,但是每个月还是会准时往家里打钱。”
嬌妻在下:總裁請疼我 蘇芒芒
“算起来,她现在应该也有十六岁了吧。”
钟天正眯眼看着王逸群。
“你..你…”
王逸群的语气一下子哆嗦了起来,指尖微微颤抖:“你调查过我?”
“你紧张什么?你现在是嫌疑人,警方把你所有的资料都调出来不也很正常么?”
钟天正吐了口烟雾,摇了摇头:“再说了,我们是警察,又不是绑架团伙,情况不对就要绑架你的女儿威胁你。”
王逸群面色变幻,好久,他又淡淡的补充了一句:“我说的确实是真的。”这也间接性的验证了一句话:他确实很爱他的女儿,他不想自己一直待在监狱里。
“不过,如果我觉得,你要真的是一个合格的爸爸的话,你就不会去做这种事情。”
钟天正裹了口香烟,烟雾把他笼罩在里面:“如果我是你的话,我是一个孩子的父亲的话,我就一定要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不会选择用这种方式去图一时之快。”

pspgv火熱都市小说 我要做超級警察 愛下-第八百章:強悍的宗師級構想力熱推-8lgab

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王逸群紧紧的攥着手机,整个人坐在床上一动不动,仿佛凝固在空气当中一样。
“滋..”
他重重的裹了口香烟,把自己笼罩在烟雾当中,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匿名电子音也没有着急着催促他。
数字化虚拟的钟天正站在王逸群的对面,看着烟雾中的王逸群,若有所思。
双方沉默了得有小半分钟。
王逸群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眼中闪过一丝光彩:“你对我调查的非常清楚嘛。”
“那是当然,我让你帮我做事,那我肯定要把你调查的知根知底,而且你这个人也是我单独挑出来的,我花费了一番心思的。”
匿名电子音说的相当直白:“不瞒你说,我手底下有好几个给我做事的人,我在用每一个人之前,我都会把他们调查的一清二楚,知根知底,这样我才知道他们最需要什么。”
“我只有知道他们最需要什么,我才能判断我能否满足他们的需求,只要我能满足他们的需求,那么他们才能死心塌地的为我做事。”
“而你,同样也是一样的。”
匿名者说的非常直白,但是这段直白,却比那些什么说的天花乱坠、花里胡哨的东西要好多了。
他这么说确实非常具有说服力。
每个人的愿望肯定都跟钱有关系,但这或许不是一些人最想要的,他们最想要的,往往都是他们曾经失去的东西、或者一直都在追求却没有能追求到的东西。
在这一点上。
匿名电子音分析的非常在理。
王逸群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弯腰从桌子下拿出喝了半瓶的牛栏山二锅头,往一次性杯子里倒了一杯,也没有小菜,就这么干喝着,语气波澜不惊:“呵呵,你这个人说话非常直白嘛。”
“不过,你以为你就这么拿捏住我了么?”
王逸群冷笑一声,话锋一转:“你刚才不是说了么?让我帮你开车去撞人,这是死罪,你以为我会这么傻?还有,你难道不怕,我跟你通完电话以后,反手就是一个报警举报?”
“我觉得,你这么试探我没意思,你也没有试探我的必要的。”
匿名电子音语气很稳,并没有因为王逸群的话而被激怒:“我既然能通电话给你,那就是我已经拿捏的你很稳了。”
“我从来不做没有任何把握的事情,我既然做了,那这件事就一定成了,百分百的成功率,没有任何不稳定因素,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失败率,那么我就不会去做。”
虽然通话的声音是被特殊处理过的,但是依旧能听出来这段话里面充满了浓浓的自信与沉稳。
“呵呵..”
王逸群笑了一声,端着酒杯抿了一口,也没有接话。
“我刚才忘记说了,你这个人的身体状态不怎么好,当初在你的人生发生突变以后,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你作息毫无任何的规律,那段时间你的生活很黑暗。”
匿名电子音侃侃而谈,继续说到:“很不幸,在这一段的时间里,你得了糖尿病,你的胰腺功能出了问题,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你都在接受治疗,由此我可以分析:你非常的不想死,尽管你现在已经是个半废的人了,但是你还在努力的活着。”
“我分析,你之所以这么努力的活着,因为你心里有一口气,这口气你咽不下去,你不甘心,但是你的手已经残废了,你没办法再东山再起,所以你在等一个机会。”
“很明显,我现在机会已经给到你了。”
说到这里。
匿名电子音停顿了下来。
“我只能说,你的内心戏太过于丰富了。”
王逸群再次续上了一根香烟,重重的裹了一口:“我不会帮你做的。”
“那行,无所谓了,随便你了。”
匿名电子音说到这里,倒也没有继续强求下去:“不过我想说的是,你只有这么一个机会,我给你的机会也是你唯一的机会,你回头想想,当你出事的时候,你身边有朋友嘛?”
“那些平时跟你玩的很好的朋友,有人帮过你嘛?谁不是看到你就走,不想跟你打交道?最可笑的事情,莫过于你现在的一切,都拜你的好朋友所赐。”
“你已经四十岁了,你没有朋友,你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而我将会是你唯一的机会!”
匿名电子音说到这里,语气也逐渐强硬了起来:“你以为我为什么找你?因为我们其实是差不多的人。”
“曾经的我是那么的弱小,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东西在自己面前消失,但是我却无能为力,这让我非常的绝望,我那时候就一直在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复仇!”
“你再回头看看你自己,你现在像什么?活的连一条狗都不如,没有家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还要你身体上的毛病,糖尿病最严重的时候虽然你挺过来了,但是糖尿病治不好的呀。”
“你现在的每一天注定跟糖无缘了,任何甜的东西你都不能吃,就连吃饭都要控制着不能多吃了,多吃一点血糖就飙升上来了,而且你每天还要自己给自己打针,注射胰岛素,这笔开支对你来说,更是一笔极大的负担!”
“你辛辛苦苦这么悲惨的活着?为了什么?不就是因为心里的那口气出不下去么?你不甘心,你祈求有一天能东山再起,把坑害你的那个人踩在脚下。”
“不过,你没有机会了,现在的社会就是这么的现实,什么东西都是看你的资历的,没有贵人捧,哪怕你有机会你都未必能起来,很明显我现在就是你的贵人,捧你给你机会。”
“……”
王逸群目光深邃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白色腻子灰墙面,匿名电子音刚才的每一句话,都在他的脑海里回荡着。
是啊。
自己活得这么狗,为的什么呢?
不就心里那点事情么?
当初的一幕幕都全部浮现在了他的眼前一般,他的拳头,不由也紧紧的攥在了一起。
“咱们的这个合作,其中也存在着交易,你需要的是帮我做一件事,而我,不但满足你经济上的需求,而且我还能帮你把心结给打开,这笔交易怎么做都划算了。”
“虽然最后用到你的时候,可能你会有失败的危险,但是到底你想做的那件事情已经做了,总比你现在像个废人一样苟延残喘的活着到最后也做不了任何的事情好,不是么?”
“呵呵..”
王逸群嘴角上挑,有些自嘲的笑了起来,好一会以后,他一把端起还剩半杯的白酒,一仰头直接喝了个底朝天:“哈哈哈,不得不说,你确实很会分析人。”
他一拍自己的大腿:“行,这事情我应了,这条命,我卖给你了。”
匿名电子音说的很对,他的分析也非常的到位,每一句话都狠狠的戳中了王逸群内心最脆弱的点。
“我只能告诉你,跟我做交易向来都是不亏的。”
匿名电子音笑了笑,似乎早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你不可能不答应我的,当然了,我肯定也是不会亏待你的,这一点你就放心好了。”
“那我需要做什么?”
王逸群说到这个地步,态度也恭敬了很多:“你安排,我按照你的指示去做。”
此时此刻的王逸群,内心甚至有点害怕这通匿名电话是在跟他开玩笑的,他真的没有机会了,这也是他的最后一次机会。
“你暂时还不需要做什么,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活着。”
匿名电子音淡淡的回复到:“我刚才已经说了,我这个人做事,向来不做没把握的事,跟我合作的人,那肯定也都是死心塌地给我服务的人,所以,接下来你只需要等待就对了。”
“我给你个地址,你搬到那里去住吧,是个民房,房租我已经交了半年了,环境不好不差但是肯定比你现在的要好多了,房间的衣柜最下层,我放了三万块钱的现金,够你渡过这段时间了。”
“然后我再给你介绍一个保安的工作,你先干着吧。”
進化科學 秦風漢武
“咱们不需要见一面?”
王逸群简单的思考了一下,说话也很直白:“你就这么相信我?而且我觉得,我需要见见你,这样我心里也托底。”
“见面就不用了,很多跟我合作的人,从来都没有见过我,也根本不知道我是谁。”
匿名电子音拒绝了他这个请求,不等王逸群说话,跟着又补充到:“我这个人做事,向来都会让人死心塌地的给我做事的,所以在中间这段时间,你只需要等待,时刻关注着曾经抢走你一切的那个朋友的动态,我会先帮你搞定他的。”
“好!”
王逸群声音颤抖的应了一声,心里不由也对这个匿名电子音的好感多了几分。
“以后我会再联系你这个号码的,其与的你就不要过问了,什么时候我需要你去做事的时候,我会通知你,按照我的指示做就可以了。”
“好!”
王逸群心服口服的再次应到。
通话到了这里。
那边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至尊痞少 深度蝕刻
王逸群有些失神的攥着手机,整个人有些呆滞的坐在床上,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曾经执着却无能为力的事情,现在竟然真的有人能帮自己做到。
数字化的钟天正站在王逸群的身边,脑海里回忆着刚才两人的对话全过程,身子一闪再度出现在这个虚拟小世界的顶端,俯瞰了一下里面的王逸群,然后消失。
“这就是全部过程了!”
王逸群吐着烟雾,摇了摇脑袋:“这就是我们交易的全过程,后来,他真的帮我把夺走我一切的朋友给扳倒了,把他送进了监狱,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消息了。”
“直到前不久,他才再度联系上了我,让我准备开干,我自然也没有任何的意见,就按照他的指示来做了。”
“其他的线索还有没有?”
钟天正围着屋内走了一圈:“你们交易的过程中,任何一点有用的消息有吗?”
“你说的这些,虽然包含了你们的整个过程,但是你在这个过程中扮演着一个帮凶的角色,虽然也算得上是坦白,主动招供幕后的主使人,但作用不会很大。”
说到这里,他又重复了一句:“不是我在套路你,而是说的是事实,你有过进去的经历,想必你比我清楚。”
惡魔校草吻上癮 愛笑的菇涼
单单从他刚才的供述来说,钟天正能分析提取到的有用的信息很少,不能说没有,有还是有但是不够明显。
天龍八部劍氣縱橫 午睡一小時
黑道邪皇
“其他的线索?”
王逸群先是愣了一下,皱了皱眉头:“我说了这么多,你们能提取到的信息很少?”
他有些失望,不过片刻之后又释然了,自己说的好像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
到现在。
他都不知道跟自己合作的这个人真实声音是什么样的,更别说长相了,就连电话号码都没有固定的,而且还是虚拟号。
“这样吧,你好好回忆一下,你们中途所有的通话过程跟次数中,他的那边的环境是怎么样子的?”
妖蛇聖帝
钟天正思考了一下,给他做出了引导回忆:“他那边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声音?比如说车流声啊之类的。”
“没有,他每一次跟我联系的时候,都是在晚上十一二点。”
王逸群摇了摇头,回答的很快速:“他每一次跟我联系的时候,那边都特别安静,也不知道他待在哪里,没有…”
“不对。”
王逸群说到这里忽然停顿了下来。
钟天正眼前一亮:“哪里不对?”
嗜血神探 觀海之魚
“我记得,好像有一次,他在跟我通话的时候,身边有人跟他说话!”
王逸群思考了一下,语气也肯定了起来:“当时,那个人好像跟他说的是…先生,这里…然后就没有后续了。”
“先生?”
钟天正语气一顿,追问道:“那那个人说话的时候,他的身边有没有响起脚步声?”
王逸群摇头:“没有。”
“唰!”
钟天正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
脑海里。
宗师级空间构想力瞬间构建出一个个不同场所形成的小世界,每个小世界里都是不一样的公共场所。
数字化的钟天正不停的穿梭在各种小世界当中。
最终。
他出现在一个小世界当中。

2cqua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我要做超級警察 線上看-第七百九十九章:心結相伴-kv2jg

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钟天正啊香的目光,皆同时落在了王逸群的身上,他的回答,将昭示着某些事情的发生。
匿名者是否真的结案,将在这个时刻被验证。
“你们好像很紧张?”
王逸群眯眼裹着香烟,察觉着钟天正啊香两人略带着有些炙热的眼神:“你们的反应比我想象中的更让人意外。”
“我问你,你答。”
钟天正收回了眼神,腰杆挺得笔直站在原地,自己伸手也点上了一根香烟,皱眉抽了起来。
“你们的反应确实让人感到意外。”
王逸群咧嘴笑了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你这个警察也很有意思,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会在审讯的时候,给嫌疑人派烟,然后自己跟着也在边上抽起来了。”
天使街23號2 郭妮
“你们老大不管你们的么?”
他吐了口细长的烟线,身体整个的放松似的靠在了座椅靠背上,眯眼看着他们两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回答我!”
美人情關 貴妃醉茶
我的老公怎會是闊少 明月兒
钟天正视线再度落在王逸群的身上:“是不是有个机械化的电子音跟你通的电话?”
“是。”
王逸群点了点头,也没有隐瞒:“只是我很好奇的是,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呼..”
廢柴逆襲:毒醫二小姐
钟天正听到他肯定的回答,不由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啊香站在他的边上,整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迫不及待的看着他:“真的是他?是不是这个人!”
说着。
啊香调出来了之前有关于匿名者的录音:“你对比一下,是不是就是这个声音?”
王逸群裹着香烟,听了一会以后,再次点头:“没错,就是这个声音,看来,他是你们的老朋友了啊。”
他龇牙笑了起来,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我觉得,这件事情变得有趣了起来。”
“你只需要关心你自己就行了!”
啊香撇了撇嘴,这个结果,是她想要的,又是她不想要的,匿名者的案子是她自己亲手操办的,没想到还是疏忽了,被对方来了个金蝉脱壳。
“你们都说了什么?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联系上的?”
钟天正接过话题,拉过一条凳子在王逸群的对面坐了下来,目光直视的看着他:“我需要你所知道的一切。”
“你们很迫切?”王逸群笑了笑,有些嘲讽的看着钟天正,龇牙笑道:“我要是不说呢?”
“你不说?”
钟天正动了动身子,找了舒服的姿势翘起了二郎腿:“对,我承认,我确实是比较的迫切,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难道你就不迫切么?或者说你不慌么?”
“从我们把你的犯罪事实说出来以后,你的内心其实非常的慌张,你开始恐惧了,原本三年到七年的判刑,现在因为案件性质转变成故意杀人,你会判的更重,乃至于会判死。”
魔主 血無
“你现在看起来表面上笑嘻嘻的,看上去在嘲讽我们一般,但是你的眼神出卖了你,我能捕捉到你眼神伸出的闪躲,乃至于你内心的极度慌张。”
“我觉得,与其在这里嘲讽我,还不如想着怎么把整个过程都完完整整的交代出来吧,老实交代对你只有好处,你觉得呢?”
“我想,你现在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之所以在这里做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不过是妄图来给你自己争取筹码,不过我要很遗憾的告诉你,你威胁不到我们的。”
说到这里。
钟天正没再说话,身体放松的靠着座椅,翘着二郎腿,双手十指交叉叠放在身前:“请说,我听着。”
“……”
王逸群脸上的表情僵硬,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帅气的刑警,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这个小年轻人,看着挺年轻的,但是没想到观察力这么的敏捷,他刚才说的都对,他完全就把自己的心理给看了个透透的。
王逸群表情变幻了好一会,这才无力的低下头去,好几秒钟以后抬起头来,眼神中多了一丝希冀:“如果我说了的话,真的就可以轻判?”
“这个不是我来定的。”
總裁的拒愛前妻 藍鳶
钟天正也没有必要去引诱他,实话实说到:“后续公诉机关会回顾你在整个过程中的反应以及表现,也会根据你提供的线索的作用性大小来进行斟酌的。”
“你有过一次进监狱的经验了,这一点,想必你应该有所体会,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
钟天正摊了摊手,不再说话。
“好,我说。”
王逸群盯着钟天正的脸看了好一会以后,咬了咬牙,和盘托出:“大概是半年以前吧,具体是什么时候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是时间上大差不差,突然有一天,这个匿名的电话就打到了我的手机上。”
“嗯。”
钟天正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啊香手指快速的在键盘上敲击着,开始记录他说的每一句话,一侧的记录仪也在工作着。
“一开始,他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压根就没有提这件事,而是问我,想不想赚钱..”
王逸群重重的裹了口香烟,陷入了回忆当中。
钟天正一边听着他的交代,脑海里宗师级的空间构想力发散开来,开始构建虚拟世界。
随着王逸群的描述,虚拟的空间里,一个现场逐渐被描绘了出来,数字化的钟天正站在这个空间的顶端,看着里面的王逸群,纵身跳了进去,出现在了正在打电话的王逸群身边。
狭小的出租屋里,王逸群面色通红的喘着气儿,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子酒味。
喝了白酒有些上头的他,并没有着急着挂断这通莫名其妙的电话,而是跟着他扯了起来。
事实上。
王逸群自己一个人也确实挺孤单的,尤其是每次喝了点酒以后,自己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出租屋里,陪着他的只有寥寥青烟,孤荡荡的飘摇在房间的上空。
“赚钱?呵呵,你怕是在说笑吧,这个世界上,谁特么不想赚钱。”
王逸群掐灭手里烧到尽头的香烟,跟着又点上了一根,重重的吐了口烟雾:“这个世界上,不想赚钱的都是沙比!”
“那看来我找你是找对了!”
匿名电子畅快的笑了起来,好一会以后这才继续说到:“既然你想赚钱,那么正好,不如来给我做事吧,保证你赚大钱。”
“赚大钱?!”
王逸群裹了口烟雾,冷笑道:“我自己什么样子我还不清楚么?我自己能做的活我早就做了,也没看到我赚了大钱,剩下的能赚大钱的路子,都写在刑法里。”
虽然酒精上头,王逸群的脑袋有些发晕,但是最基本的思考能力他还是有的,他的思维还是非常的清晰。
“嗯,你的觉悟还是不错的。”
匿名电子音点了点头,似乎有些意外:“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激灵,既然你都已经猜到了,那么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明摆着跟你说吧,未来的某一天,我可能需要你帮我做点事。”
地府淘寶商 濃睡
王逸群跟道:“什么事情?”
“意外车祸撞死一个人。”
匿名电子音非常的直白:“你帮我做这个事情,同样我也会帮你处理掉一件事情,了解你一个心愿。”
“你是脑残吧。”
王逸群听到这里,破口大骂了一句直接就把电话给挂断了,身子后仰躺在床上,目光失神的看着天花板,嘴里咬着的半截香烟往上瞟着缕缕青烟。
他的眼神有些飘忽,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三分钟后。
王逸群的手机再度响了起来,手机就在他的身边震动着,他也没伸手去接,知道自动挂断,谁知道那边继续又在打。
“你他妈到底想干嘛!”
王逸群一把拿起手机,愤怒的对着话筒吼道:“你他妈神经病吧,赶紧给老子滚!”
“啧啧啧…”
匿名电子音却一点也不生气,连连咋舌,好一会这才似笑非笑的说到:“如果你要觉得我是个神经病,恐怕刚才我一直打的时候,你就直接关机吧?怎么还会再接我的电话。”
冷酷校草戀上甜心校花
“……”
王逸群蠕动着嘴唇,想说什么但是又没有说出口。
确实。
匿名电子音说对了。
他的心里确实藏着事情,他有些好奇,对方作为交换的筹码到底是什么?他能帮自己了解什么心愿?
“你看,大家都是明白人,也就没必要搞得鸡皮白脸的对不对,严格意义上来说,以后咱们就是上下级的合作关系,说话没必要这么激动的嘛。”
匿名电子音侃侃而谈,早就已经组织了自己的语言:“以后你需要帮我办一件事,而我,除了给你钱以外,还能帮你了解一个心愿,一个你淤积在心里很久的一件事。”
“呵呵。”
王逸群冷笑一声,手指紧紧的抓着电话,没有说话。
匿名电子音语速不急不缓,缓缓的说到:“王逸群,我记得你以前好像混的还不错的,曾经辉煌的你,妻儿美满,有着自己的车子自己的房子,家庭和谐,生活挺滋润的。”
“但是后来,你遇到了一件事,这件事把你给摧垮了,你的人生轨迹也就此发生了改变!”
“你沦落到了现在的这个地步,老婆带着孩子跑了,你的事业也从此一无所有全部化成了泡沫,遭受人生巨变的你苟延残喘,游荡在贫困区,每天浑浑噩噩得过且过。”
“这个故事,听起来都让人觉得挺可惜的,也让人觉得惋惜啊!”
匿名电子音咋了咋舌,连连摇头叹气。
王逸群手指用力的攥着手机,听着匿名电子音的话,整个人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眼珠子大瞪,手指指关节由于用力,都被挤压的发白。
“呵呵..”
匿名电子音笑了起来,虽然隔着电话,但是他已经把王逸群现在的状态都摸的差不多了,继续说到:“三年前的你,在好友的怂恿下,去了人家的地下赌场,他把你拖下了水。”
“那天晚上,你输了很多钱,人都已经输傻掉了,你眼红了,深深的陷了进去,把手里的小几十万输掉以后,你不甘心,你彻底红了眼,然后又找赌场的借钱,继续往里冲,你想着翻本。”
“可惜啊,这是个局,你朋友早就攒好的局,在你朋友找到你的时候,你答应去玩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注定好了。”
“那天晚上,短短的六个小时,你就彻底输了,输的裤衩都没有了,反而还欠了别人近三百万的借贷,这个时候,对方的獠牙显现出来了,他们的目标直指你。”
“这个时候的你,意识到了被自己的朋友坑了,你愤怒你反抗,很不幸你一个人打不过他们这些人,不仅如此,你的左手还被人废了,在众多的威胁下,你迫于无奈,只能交出自己的修车行跟所有的生意用来抵账。”
“你的事业、你的房子、你的车子在一夜的短短六个小时中,彻底化成了泡沫,这一夜你输的很彻底,也宣告着你人生轨迹的彻底转变,你成了一个废物。”
“够了!”
王逸群红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够了,不要再说了!”
“呵呵,大老爷们,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能敢于直面自己的过去。”
匿名电子音有些嘲讽的笑了笑:“我还告诉你一个消息吧,你的朋友,不但接管了你所有的一切,还有你的老婆,你以为她跑哪里去了?她跟着你的朋友呢。”
“不可能!”
權少的寶貝
王逸群声音尖锐的嘶吼一句,但是声音明显发颤,虚了几分。
“没有什么可能不可能,一开始,你就是人家局里的猎物,你的所有都已经被人计算进去了。”
匿名电子音也没有继续再跟他争辩下去:“这件事成了你心里的结,但是你没有办法,你现在已经是半个废人了,明知道你的朋友坑害了你你却没有办法。”
“你是个废物,你想复仇,但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你只能无能怒吼。”
“但是!”
“现在我来了,我出现了,我可以帮你了却你的这个心结,帮你把曾经坑了你的人,送进监狱,我能毁了他。”
说到这里。
匿名电子音停顿了下来。
电话双方都陷入了安静。

qjrbf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我要做超級警察 伍先明-第七百九十五章:突破口相伴-ikw6g

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钟天正扭头看了看身后的男子,把手里剩下的半截冰棍扔进了垃圾桶里,随即折身出去。
凌晨十二点的怡园小区非常的安静,钟天正走在暖色又有些昏暗的路灯下,手里红色的烟头在阴暗中忽明忽暗。
灯光把他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
“因为匿名者跟邸茹芸算是旧识,所以他下手的对象是邸茹芸身边的张功来,而不是邸茹芸!”
钟天正做出了这样的推测,也只有这个推测才是合情合理的:“有一定的交集,所以他没有对邸茹芸下手,亦或者,邸茹芸曾经帮助过他,所以才会这样子对么?”
钟天正行走在小区的道路中,脑海里思绪活跃。
从审问王逸群的过程来看,他给出的理由,完全站不住脚,因为在饭店的洗手间发生冲突,所以在回去的路上再次见到张功来的时候,轻轻的打了下方向盘就出事了。
这种理由,怎么也是站不住脚的,钟天正无法接受,当时他跟张功来在一起的,张功来全程没有跟他对线,也丝毫没有搭理过他,甚至于张功来的态度,比自己还要好很多。
辣寵頭號萌妻 初涼
王逸群又为什么要针对他做出报复呢?
所以。
王逸群他的这些交代,完全站不住脚跟。
但同样也有个问题:王逸群的车子肯定是有问题的,不然他也不会如此的淡定。
这一切他们早已经就谋划好了。
自己得出来的这个结论,看似是一个突破,但是对事情却毫无进展毫无作用。
王逸群有恃无恐,那么他肯定不会继续招供,他会坚持自己的说法,进去坐牢的年限,他应该也是早就知道了的,都在他的接受范围之类。
这个局,要怎么破呢?
钟天正有些心烦意乱的搓了搓脸蛋,始终理不出线索来,草草的洗漱以后躺下睡觉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
钟天正就来到了局里,把自己关在档案室里,对招档案室里跟匿名者所有有关的案件资料、口供,结合自己笔记本上记录的关于匿名者的信息,重新开始筛查了起来。
“阿正,你小子很不错啊,又得奖了。”
九陽帝君 快樂蚊子
李队长推开门进来,端了杯咖啡给他:“宣传部那边,好像给你评了个奖。”
这个,就是上次师心语偷偷录下了钟天正一次看十六个监控画面的记录,他这表现惊人的个人技能一面,正好在宣传部的一个活动主题上大放异彩,成为了典型,所以给他评了个奖。
“哦。”
钟天正沉迷于自己的推断当中,结果咖啡喝了一口:“那些都是虚的,没什么事的话,李队长还是给我点时间吧。”
萬能怪物系統 本人無名
“你小子啊!”
李队长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拧开保温包,里面的枸杞跟菊花泡的鲜艳:“你觉得这个案子,目前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邸茹芸的案子他已经知道了,在这之前,李队长自己已经亲自看过案卷了。
钟天正停下手里的动作:“困难?莫过于背后指使的身份了!”
“是指使者的身份么?!”
李队长似笑非笑的摇了摇头:“这个不是关键点,关键点是,你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撬开王逸群的嘴巴,只有把他的嘴巴撬开了,那么你们才能继续往下查。”
钟天正有些不明所以了,拿着喝了口的咖啡端在了嘴边:“关键点在王逸群?”
“对,就是他。”
李队长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按照我看过的案卷,上面的描张功来跟这件事似乎没有任何的关系,但为什么死亡的确实他?讲道理,邸茹芸才是受害者才对!”
“在我看来,不论是被偷走的U盘,还是说张功来的死亡,其实这都是一种警告手段而已。”
李队长一针见血的说出自己的分析:“邸茹芸因为跟陈蓉的关系,之前一直在暗地里了解匿名者的案子,她有一些发现,甚至掌握了国外账户的关键性消息,现在她想交给你。”
“我有个猜想,邸茹芸其实一开始,从案子最最开始发生的时候,匿名者这个概念还没有出现之前,她应该其实就已经被匿名者给盯上了,她早就在匿名者的掌控当中,只不过她一直没有什么太大的存在感,所以匿名者一直也没有把她怎么样!”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邸茹芸想跟张功来去国外生活,她决定把她掌握的所有线索都交给你,这无疑就是触动了匿名者的利益。”
“我猜测:匿名者是为了陈蓉而存在或者说伴生的,邸茹芸跟陈蓉是好姐妹,关系极好,所以我觉得,匿名者对她的态度一直都是爱屋及乌的状态,这么久以来一直都是在那种对邸茹芸进行监测,只要她没有什么过多的举动,匿名者也没有去管她。”
“现在她要把东西交给你,那么就触动了匿名者的利益,我觉得那被偷盗走的U盘,其实就是一种警告方式,谁知道他的这种警告方式并没有用。”
“邸茹芸还是跟你们说了一些东西,虽然她并没有提供出什么有用的线索,但是对于躲在暗中监视你们的人来说,他们不知道你们说了什么内容,但是从交谈的时间来看,他们做出了误判。”
“所以,在偷走U盘警告无效的情况下,他们立刻就出动了第二步机会:制造意外,杀死邸茹芸身边的张功来,借此机会再次给予邸茹芸警告。”
“如果邸茹芸要是再不就此停止,那么下一个受害的可能就是她了,反观你跟啊香,你们两个人现在暂时都是安全的。”
“他的目标就是警告邸茹芸而已!”
“这次的意外车祸,也是事先早就机会好的,如果U盘警告有效的话,那么张功来或许不用死,但是邸茹芸却偏偏跟你们说了那么多,所以他们才继续进行了接下来的计划。”
李队长说到这里,视线落在了钟天正手里的卷宗上:“所以,我觉得,目前这个局,要想有所突破的话,还是得从眼前的案子着手,只有把眼前的这个案子破了,把王逸群的嘴撬开了,那么你才能以这个案子为据点,进而结合之前的案子,进行深入分析。”
钟天正听到这里,一时间有些恍然大悟。
李队长说的很对。
自己好像太过于目光单一了。
“你要知道,匿名者的案子,在玉峰山山顶事故发生以后,被啊香已经侦破了,陈昇这个替死鬼已经被挖出来了,不光是陈昇,就连匿名者组织背后的财力支持者:项强华也已经被抓出来了。”
“很多你们掌握的线索,基本上都已经陷入了闭环,换句话来说,你们以前掌握的那些证据,全部都是指向性陈昇的,你们根据这些线索把陈昇抓住了,但是陈昇的后脑一直没有露面。”
“所以在我看来,短时间内如果你再去翻看以前的卷宗,对你来说应该是没有任何的帮助。”
“我有种预感,这一次你们才算是真正的交手,咱们之前不过都是把匿名者所有的成员都打掉了!”
李队长小口的抿了口枸杞菊花茶,叹了口气:“这个就是目前我掌握的线索的一个分析了,你可以参考一下,具体如何还是得看你自己亲自去做,我手里的案子有点多,看法可能也比较片面。”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拍了拍钟天正的肩膀:“我相信你还是可以做好的,你说对吧。”
“谢谢李队长!”
钟天正重重的点了点头,把手里的卷宗查看进度暂停。
早上八点。
啊香拎着早餐来到了局里,投喂了先来的钟天正,看着正在吃油条的钟天正:“怎么样?有什么线索没有?”
“没有。”
钟天正摇了摇头,吸了口豆浆吸管:“我昨天晚上能想到的就是:这次的背后指使者,也就是说匿名者,他跟邸茹芸的关系应该还是比较好的,所以他选择了对张功来下手,而不是邸茹芸。”
“我已经让师心语去查当年跟邸茹芸关系毕竟好的人了,但是这个进度可能会非常的慢。”
钟天正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这样吧,今天晚上你回去的时候,你到时候问问邸茹芸,当初在学校的时候,她的人际关系网到底是怎么样子的。”
啊香皱了皱眉:“她不是跟陈蓉姐关系很好么?而你那时候又跟陈蓉姐在谈恋爱,你不熟悉嘛?”
钟天正张嘴解释了一波:“我哪能知道啊,她们是闺蜜,不是跟我是闺蜜,而且那时候我跟芸姐之间又发生了点那个事情,而她跟陈蓉是闺蜜,我跟陈蓉在一起了,肯定要离她远一点啊,怎么可能还跟她走的很近。”
科技三國 沈默的蚯蚓
啊香思考了一下,好像也是这个道理。
正常人这个时候都会保持双方的距离,不然要么是情商不高,要么是渣男,想一并通吃了,钟天正肯定不会是这种人。
“那咱们今天要做什么?王逸群那边审问的怎么样了?”啊香捋了捋两鬓边的碎发,把它们捋到耳后:“他有没有交代是谁指使他做的。”
“没有。”
钟天正摇了摇头:“王逸群在作案之前,它们应该就已经规划或者说研究过来,借用酒驾之名以及车子故障来制造了这场事故,为的就是钻法律的空子。”
都市傳奇 初戀的滋味
“所以,一会吃完早餐,你需要跟我出去一趟,咱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撬开王逸群的嘴,只有让他开口了,抓住他故意破坏车子的证据,才能让他乖乖招供!”
王逸群选择之所以能咬的这么死,无非就是收了匿名者的钱,知道自己最终会被判刑多少年,双方的价钱谈好了,这些都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
现在的王逸群跟匿名者之间处于合作利益平衡关系,要想破局,只有打破平衡。
如果打破了这个平衡,找到了他假借酒驾之名故意杀人的话,那么量刑完全就不是按照酒驾这边来了在,也只有这个时候,王逸群才会彻底慌乱,才会主动招供,谋取最大的宽限。
師傅徒兒知錯了 莫小丸
吃完早饭以后。
钟天正再度给师心语的小组加了一个任务:严格排查事发当天,王逸群驾驶的轿车,当天出现过在哪个地方,接触过什么人,这些都是需要查看公路上的监控,任务量很大。
这些需要师心语自己再次分发安排下去了。
除此之外。
师心语自己要做的就是全力排查王逸群住所周围的监控,看能不能发现有用的线索。
安排完师心语。
钟天正拿上车钥匙,带着啊香出门,前往王逸群的住所。
在上南市这种地方,类似与王逸群不工作的外来人群群体,最好的租房居住选择莫过于价格便宜的民房,然后才是公寓了。
由于两人事先联系了他租来的民房房东,当两人赶到的时候,房东已经在那里等待着他们了。
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以后,房东拿出备用钥匙来打开二楼的房间:“这里就是王逸群租的房子了。”
“嗯。”
钟天正点了点头,环顾着室内的摆设,都很简单,除了必须的几样家具以外就没有其他的什么东西了,桌子上摆放着好几个泡面桶以及很空的牛栏山空瓶子。
“嘶哼..”
钟天正皱眉环顾了里面一圈,猛地吸了吸鼻子,强化过的鼻子敏锐的捕捉到了空气中残留的气味。
霉味。
不应该啊。
经常住人的房子,怎么会有霉味呢?
民房虽然只有两层,很容易上潮,但现在才刚刚到十月,虽然天冷了但是没怎么下过雨,就算上潮,也不应该有霉味啊。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房子,王逸群并不经常住在这里。
钟天正扭头看向房东:“他一直住在这里嘛?!”
“嗯,是的啊!”
房东愣了一下,点了点头:“这个房子他租了一年多近两年了啊,而且交钱也是非常的豪爽,一次都是交半年一年的交,从来不拖欠你的房租。”
“一年两年的交?”
钟天正捕捉到了这个词眼:“换句话来说,你们其实也并不怎么见面的对吧?”
“对啊,我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
房东点了点头:“现在基本上都是用线上付款的方式,很少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