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z7ul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米奈希爾之力討論-0642章 虛空之海閲讀-jol8k

米奈希爾之力
小說推薦米奈希爾之力
勃尔索克·龙翼百无聊赖地看着那光怪陆离的天空,自这个世界破碎之后,他都快忘了碧蓝而纯净的天空是什么样子。
同样快忘掉的还有他曾经的肤色,他已经有种自己生来就是红色皮肤的错觉了。
身后的坐骑发出可怕的呼噜声,勃尔索克随手扔过去一颗紫黑色的水晶,让它安静下来。这种名为虚空龙的大家伙能够直接以能量为食,可以说是波尔索克所见过最省心的畜牲。
这个兽人老兵是黑暗之门关闭前随其他兽人撤回德拉诺的少数龙喉氏族成员之一,在战争后期的溃败中他失去了他的坐骑龙,不过自身并没有丧身于狮鹫的利爪之下,在被一群血环溃兵救下后只能无奈地随着他们穿过了黑暗之门。
再然后就是不断更换效忠对象,从耐奥祖到玛瑟里顿,再到现在的霜烬女王,他对此并不是很在意,邪兽人自然不必再保留兽人那种朴素的荣耀观念。
龙翼是个光荣的姓氏,代表了氏族中精英地位,龙喉氏族惯会与在飞在天上的大块头生物打交道,从德拉诺的本土生物双头龙,到红龙,再到现在的虚空龙,勃尔索克都能让它们乖乖听话,也正因为如此本身实力并不算出色的他混到了统领级,手下是数百个虚空龙骑士,而像他这样的统领还有六个。
近五千的龙骑兵,这是一个恐怖的数字,相比之下当年龙喉氏族即便控制了红龙女王训练出来的龙骑士数量也只能算是零头。虚空龙也是巨龙,但成长飞快,只要有足够的能量,它们长到成年体型的速度就和兽人婴儿脱离哺乳期一样快。
侶行2(下) 張昕宇
勃尔索克认为这是一股能够横扫整个外域的力量,这还不算霜烬女王麾下的其他效忠的势力,那些德莱尼人绝不会是对手,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们的圣光孱弱的可笑,而刀锋山的戈隆只不过是一群没脑子的蠢货,赞加沼泽的那些孢子人更是不值一提。
只要霜烬女王愿意,她随时可以成为外域之主,就像当年的玛瑟里顿一样。
但战争却并没有发生,事实上这几年德拉诺竟然迎来了久违的“和平”,德莱尼在不断地探寻这个世界仅剩不多的宜居之地,并不来地狱火半岛找麻烦,毕竟这里已经是一片不毛之地,而霜烬女王似乎也没有对外扩张的想法,她甚至严令部下离开地狱火半岛区域。
爹地錯愛,萌寶貪歡
当然有人会对此表示不满,无论恶魔还是邪兽人,体内都燃烧着暴虐的血液,但将这种不满表露出来可不是什么明智的主意。勃尔索克看向一旁那座名为幽光堡垒的巨大建筑,他现在身处于一座山峰之上,但即便是俯视角也能够完全地体会它的恐怖与威压,而在其周围城墙的尖刺上挂着不少正在风干的尸体,这就是挑战霜烬女王权威所要付出的代价。
这座堡垒由魔铁铸成,通体都有那种莹莹的邪能光芒,因而被称为幽光堡垒,它像一只巨兽一般盘踞在地狱火半岛之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象征着霜烬女王对这片土地的绝对统治。
与那些蠢货不同,算是半个高层的勃尔索克还是知道些内情的,和平并不是出于女王的意愿,而是来自于更高层次的意志,至于那个能让女王俯首称臣的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就不是他所能知道的了。
勃尔索克其实并不介意和平,虽然他是一个完全受到邪能侵蚀的邪兽人,但他依然非常看重自己的生命,战争总是有风险的,应该珍惜当下的时光,毕竟一旦女王决定发起战争,他没有任何拒绝命令的权力。
将注意力再度转移到天空,勃尔索克的精神有些恍惚,他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休息的时间就快结束了,再过几分钟他就要返回训练场去督促属下们继续训练,随时做好为女王赴死的准备。
……
幽光堡垒并不只有人们所能看到的地表部分,在其地下同样有一个巨大的空间,而这片空间中充斥着与邪能截然不同的能量。
数块彼此间有特殊联系像是一个整体的黑色晶体悬浮在空中,而另一边则是一个被粗壮锁链束缚的巨大心脏,甚至还在隐隐地跳动。
黑暗之星与亚煞极之心,在它们之间是一个身材修长的黑色身影。
“一切皆是虚妄,你必须看清本质,你过往所坚持的东西毫无意义……”
耳边是翻来覆去的低语,艾萨克斯感到有些厌烦,“既然我们已经达成了合作,又何必再对我用这些低级的手段呢?”他向虚空中那个存在发问道。
几秒钟之后絮语停止了,“是我疏忽了。”埃蒙给出了回应,“这只是用来坚定皈依者意志的小法术,并不是我们亲自在说话……确实没有必要再对你用这种计俩……”
虽然埃蒙轻描淡写地说是小法术,但当年这种低语可是直接逼疯了大地守卫耐萨里奥。
对埃蒙的回应艾萨克斯不置可否,他的身躯缓缓悬浮起来,举起双手,一手对着黑暗之星,另一只手对准亚煞极之心,几乎是瞬间,萦绕在两者之上的虚空之力宛如水龙卷一般地向他汇聚而来,注入他的体内。
黑暗之星震颤着,发出低鸣,晶体竟然开始缓缓褪色,宛如融化般的迅速缩小,而亚煞极之心猛烈地晃动,发出低吼般的声音,那是亚煞极的残存意识在咆哮。
但这并不能阻止什么,只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黑暗之星便彻底破碎,而亚煞极之心则干瘪萎缩,直至化为尘土。它们的力量已经全部归于艾萨克斯的掌控。
即便对泰坦而言也很难处理的古神,在面对真正的虚空时也只不过是待宰的猪羊而已。
吞噬了两者的艾萨克斯看起来却相当不满意,“太弱了,这些力量。”他摇了摇头。
“一个处于终止形态的纳鲁,只是简单地进行了向虚空方向的转化,另一个则是我们某个造物的残骸,这两者本身就不具备多少能量。”埃蒙解释道,似乎很善解人意。
“终止形态的纳鲁?”艾萨克斯突然发现了什么,“你们和那些所谓的‘光之碎片’有什么联系吗?还是说你们本质上是同一种存在?”
“现在知道这些对你没什么好处,当你成为我们中的一员之时,自然会知晓一切。”
“我现在的力量至多只有之前的十分之一,并且还失去了世界守护者的身份。”艾萨克斯冷冷地道:“这就是虚空能够给予我的?”
“你应该能够理解,从虚空灵境向实体宇宙传递能量本就比光之海洋困难的多。”
“所以呢?”艾萨克斯的语调依然冰冷。
“别急,虽然没有办法向你传递太多力量,但你要明白一点,虚空真正的强大之处在于转化。”埃蒙显得非常耐心。
“转化?”艾萨克斯有了点兴趣。
大明蒸汽帝國 大漢校尉
“没错,虚空能够将任何能量转化为虚空,只要你能够找到足够的能量源,你的力量自然就可以轻易超越你信仰圣光之时。”
“这样吗?”罩帽之下,艾萨克斯微微眯起了眼睛。
艾泽拉斯目前可获得的最强能量源自然就是……
重生種田:嬌嫩農妻馴悍夫 流氓小小兔
“没错,那些精灵的世界之树。”埃蒙说出了答案,显然他或者他们已经关注了这个世界很久,掌握着非常详细的情报,“转化了世界之树,你就有能力夺取剩余那两个造物的力量,进而同化艾泽拉斯,晋升虚空,成为我们当中的一员。”
“这么慷慨吗?”艾萨克斯呵呵一笑,“你们就允许我占有艾泽拉斯的力量?”
“我们原本是希望那四个造物中的某一个能做到这一步,现在只不过是换成你来而已。”埃蒙的语气平淡,像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我们本质目的是让艾泽拉斯的力量归于虚空。”
艾萨克斯沉默,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一次的交谈到此结束,埃蒙的精神讯号消失无踪,很快就感知不到了。
“世界之树?”艾萨克斯突然觉得有些好笑,本以为这个世界不再会有海加尔之战,却没有想到替代阿克蒙德的竟然会是自己?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堕入虚空让他实力大减,同时还失去了世界守护者的加成,自然是不太可能一人对抗所有的暗夜精灵,更何况现在他堕落的消息已经传遍了艾泽拉斯,到时候很可能不得不与整个世界为敌。
他需要一支军队,而这显然并不是什么难事。
“进来吧,卡莉亚,你在外面已经站了半天了。”艾萨克斯突然说道。
身后厚重的大门被轻轻推开,卡莉亚缓缓走了进来,她此时是半恶魔状态,宽大的恶魔之翼舒展,墨蓝色的眼中带着些许的审视。
“我需要你的帮助。”艾萨克斯转过身,有些随意地说道。
卡莉亚原地停了一会儿,突然展颜一笑,走到艾萨克斯跟前,两人的距离很近,“你变得不一样了,我的哥哥,但不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拒绝你的任何要求,我的一切都将为你奉献……”
非洲酋長 更俗
她呢喃着,伸出手,缓缓掀开了艾萨克斯的罩帽。
露出的是依然金色的头发和白皙的皮肤,只不过双眼中时常有黑光闪过,给这张英俊的面孔平添了几分邪异之感。
“怎么?”艾萨克斯微微歪了下头,“是担心我变成脸上长触须的怪物吗?”
“是有点。”卡莉亚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她自然是故意扯下艾萨克斯的罩帽,不过说的那些话却是真心的。
“我并不是被虚空控制。”艾萨克斯转过身,留给卡莉亚一个傲然的背影,“诚然我的核心力量被转变,也被那些存在引导着从更高层次看待问题,但我依旧是我,我与他们更像是合作关系,或者说我现在只是加入了虚空阵营而已。”
“我觉得现在的你更有魅力了呢。”卡莉亚掩嘴轻笑,“反正我是个女恶魔,要说堕落也早已堕落了,你要做什么我帮你便是。”
“先不急。”艾萨克斯再度转过身,伸出手轻轻搂住卡利亚的腰,“我们先解决德拉诺的事情。应该先有一个稳定的后方。”

“你的意思是……”卡莉亚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与惊喜。
“我突然发现曾经的我是如此的可笑,因为太多的顾忌而惧怕改变并且忽略了事实。”艾萨克斯的语气逐渐变得冷冽起来,“相反的立场是不可能和谐共存的,德拉诺虽然只是一个破碎的世界,但也必须只有一个声音。”
“是啊,那些德莱尼和他们的纳鲁终究与我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只有解决了他们,这个世界才会真正属于我们……”
半恶魔少女温柔地搂住艾萨克斯的脖子,在他嘴角温柔一吻,接着轻轻一推艾萨克斯肩膀,借着反作用力身体没入身后陡然出现的传送门中,下一刻她就已经出现在了幽光堡垒最顶端。
萨格拉斯权杖高举,磅礴的邪能冲天而起,接着向四周扩散,这是一个信号,传达给整个地狱火半岛的信号。
正在无聊逗弄坐骑的勃尔索克自然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他猛地颤抖了一下,心神恍惚差点让灵智不高的虚空龙一口咬掉手腕。
他自然明白这个信号代表着什么,畸形的和平已经的结束,新的动乱即将降临。
勃尔索克只希望这个世界还能够承受的住。
地狱火半岛各处,无数的恶魔与邪兽人发出嚎叫,他们已经压抑的太久了,渴望战斗与鲜血,
勃尔索克也翻身骑上了自己的坐骑,作为一名统领,不管怎么说他都必须先和他的部下汇合,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
毁灭浪潮已经开始在地狱火半岛形成,很快它将横扫整个外域,沙塔斯的光辉或许能够阻止,但更大的可能是被直接淹没。
獨步蒼穹 風雨下江南
古老的黑暗正在笼罩……

cm8fq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米奈希爾之力 起點-0641章 相信他!熱推-1lcl9

米奈希爾之力
小說推薦米奈希爾之力
麦特沉默,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虽然我无法为刚才所发生的事情找出解释,但我相信这一定是殿下的安排,一切应该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他坚定地说道。
他的情绪感染了其他人,船员们纷纷点头,任何一个洛丹伦人都绝不会认为他们的殿下会失败,这可能是特殊的安排,又或者是迷惑敌人的计俩。
但正是这种态度让卡德加越发有一种无力感,艾萨克斯的堕落影响巨大,但即便是要其他人相信都万分艰难。从卡德加从能获取信息来看,那些虚空中的恐怖存在很早就开始谋划,而他们的计划成功了,并且这种成功必然不可能只是一个阶段的成功。
艾萨克斯这些年到底取得了多大的成就,获取了多少关于这个世界的秘密,卡德加都只能做出大致的猜测,并且确定自己必然会低估,一个这样的存在落入虚空之手只能用一个词来概括,那就是浩劫。
艾泽拉斯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甚至会比亡灵恶魔还要可怕数倍,卡德加有一种汗毛倒竖的感觉,而更糟心的是他没有办法把这种感觉分享给别人。
“或许我们确实可以乐观一点,至少目前还看出什么端倪,我相信那个年轻人应该也不可能没做什么后手布置……”艾格文说道。
任性邪醫 元柔
但这时候一个在休伯利安号控制台前操作的德莱尼技师却突然惊呼道:“已经无法维持与埃索达的能量连接!”
埃索达?卡德加立刻警觉起来。
那是与艾萨克斯一同回到艾泽拉斯的一艘光铸飞船,是德莱尼人对这个星球最主要的援助,一直作为卫星在艾泽拉斯的高空轨道运行。
卡德加不止一次见过艾萨克斯让埃索达向他灌注力量,这意味着他与其之前有一种直接的通道……
该死……
“你们应该立刻确认一下埃索达的现状!”卡德加大声喊道。
那几个德莱尼技师似乎是刚反应过来,几分钟之后,一道影像出现在众人面前,那是埃索达,但这艘造型奇特的飞船正在燃烧、爆炸、破碎,整体在迅速地坠落。
卡德加无力地扶助额头,他不用猜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来自艾萨克斯的虚空之力反冲至埃索达,两种截然不同力量产生的湮灭反应绝不是这艘飞船能够承受的。
德莱尼技师们脸色一片煞白,要知道埃索达中有他们数以千计的同胞,近一半来到艾泽拉斯的德莱尼都在那艘飞船工作,而现在却遭受了灭顶之灾。
至少现在没有什么疑问了,不久之后艾泽拉斯的部分居民将会看到一颗有着非正常亮度的陨星。
即便以艾格文的阅历她也不禁吸了一口凉气,“我这就去将消息带给巨龙们。”
“那么凡人这边就由我来吧。”卡德加叹了口气,看向麦特,“现在你应该不反对带我去见你们的国王陛下了吧?”
年轻的舰长以沉默回应,肃穆的氛围在这间指挥室中迅速蔓延开来。
……
红玉圣所。
一只精致的白皙玉手捏住了一只雏龙的鼻子,伴随着一声带着宠溺的责备,“不要对你的兄弟姐妹喷吐龙息,雷奥斯塔兹!”
雏龙摇头晃脑地想要挣脱,不满地吱呀乱叫着。
刀禦天元 孓無我
洪荒之金口玉言 黑雨傾盆
克莉斯塔萨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和这些年幼的后辈打交道是一件很需要耐心的事情,不过她也并不感到厌烦。
在她身边还有七八头红色雏龙,这些龙崽子身躯上都有着淡淡的金色纹路,借助从巨龙之魂得到的体悟,克莉斯塔萨改进了他们的红龙本源,这些雏龙将会成长为非常特殊的存在。
这也就是她回族群的目的,她对她的同族依然肩负责任。
当然这也并不代表她会长久地远离她的挚爱,红龙对感情极为看重,她打算等这些雏龙再长大一些就回到艾萨克斯身边。
“我的女儿。”她母亲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红玉圣所中阿莱克丝塔萨可以直接与任何一头进行精神交流。
“有什么事吗,母亲?”克莉斯塔萨敏锐地感知到了阿莱克丝塔萨有些怪异的情绪波动。
“到我身边来吧,我的孩子。”红龙女王简短地说道。
吩咐龙人护卵者照看好这些龙崽子,克莉斯塔萨回归龙形态,飞向她母亲所在的洞穴,她先是看到了她的父亲克莱奥斯特拉兹,他和红龙女王的脸色都非常严肃。
惹愛成癮 花明柳暗
此外还有一位客人,一个人类女法师,克莉斯塔萨当然认得她,不久前正是她为她恢复了青春。
碧玉小娘子
無盡逆天 林誌恒
“艾格文带来了非常糟糕的消息,我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克莉。”阿莱克丝塔萨显得忧心忡忡。
武極登仙
克莉斯塔萨神情微动,已然猜到了什么。
三头红龙的目光都落在了艾格文身上,法师叹了口气,带着坏消息的使者是一个很尴尬的身份,但她却不得不充当一次。
去相親吧爸爸
因为有过往的交情,她和巨龙们的关系还不错,传送到红玉圣所只用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
她开始讲述自己所看到的一切,虚空、堕落、暂时关闭的尼奥罗萨。
“那个小子竟然被虚空给控制住了?”克莱奥斯特拉兹脸部抽动了一下,虽然横竖都看不惯这个便宜女婿,但对于艾萨克斯的实力他还是认可的,“他的力量几乎可以说是达到这个世界的极限了啊。”
“正因为如此才事关重大。”艾格文苦笑。
红龙女王眉头皱起,“你希望我们做什么,我的朋友?”她的声线依然柔和。
“现在应当再度召集巨龙,组建龙眠军团。”艾格文道。
“我们的族人经历了连番征战,早已疲惫不堪,很难再度出战,绿龙和蓝龙那边应该也是差不多的情况。”克莱奥斯特拉兹微微摇了摇头,“艾萨克斯现在还没有现身,我们也不清楚他以及控制他的那个存在的意图,贸然行事是不可取的。”
艾格文耸了耸肩,“我只是将消息带到,该怎么做自然是由你们自己来决定。”
她知道巨龙们谋定而后动的行事风格,也明白他们基本不可能听从一个凡人的建议,即便他们称呼她为“朋友”。
克莉斯塔萨似乎是想说什么,但这个时候一个半透明的灿金色门户突然在他们面前出现。
“不用紧张,是青铜龙。”阿莱克丝塔萨对艾格文说道。
夫滿天下
她话音刚落,一条纤细的青铜龙就冲了出来,几乎要扑倒艾格文脸上,“艾萨克斯发生什么事了?”清脆的少女音从青铜龙的口中吐出。、
艾格文只能无奈地将之前说的内容再复述了一遍。
但只讲到一半,青铜龙就呈现出精神恍惚的状态,“这怎么可能……”她不断重复念叨着。
“你冷静一些,克罗诺姆。”阿莱克丝塔萨忍不住出言道。
她的安抚并没有产生什么效果,克罗敏突然大叫了一声,“一切都乱套了!”接着身形直接消失,灿金色的门户也随之消散。
克莱奥斯特拉兹看向红龙女王,“您有见过青铜龙这么失态过吗?”
“从未见过。”阿莱克丝塔萨缓缓摇了摇头,“看来事态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我们差点都忽略了艾瑟诺姆本身还是一头青铜龙的事实,如果时光方面除了问题,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根本无从预料……”
气氛突然变得很沉默起来,但一个清脆而悦耳的声音却突然划破了寂静。
“我相信他。”
克莉斯塔萨目光清澈,语气柔和而坚定。
……
“我相信他!”
刚进行完战斗训练的阿尔萨斯甚至来不及换下身上的盔甲便赶到了王座厅,推开大门的同时大声喊道。
三对目光朝他投射过来,除了老国王泰瑞纳斯,还有大法师卡德加以及休伯利安号舰长麦特·霍纳,空旷的王座厅里面只有这三个人。
“我不认为我们应当去防范我的兄长。”阿尔萨斯声音洪亮,姿态昂扬,已经颇有一番储君的风范,他直视着卡德加,目光灼灼。
白手邪醫 廢情
“我能理解你感情,但我们终究无法无视现实,艾萨克斯已经彻底堕入虚空,他的意志和思维也必然会被改变。”卡德加也很无奈。
“就算真的堕落兄长也不会做出危害洛丹伦的事情。”阿尔萨斯很笃定,这种不讲道理的样子让卡德加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只能看向泰瑞纳斯,毕竟父亲总会比儿子更理智。
然而老国王却微微摇了摇头。
“很抱歉,卡德加,我无法采纳你的提议,我不可能集结我的盟友去对付我的儿子。”泰瑞纳斯显得颇为疲惫,一瞬间似乎变苍老了很多。
“洛丹伦现在是东部王国最强大的国家,也只有洛丹伦才有资格组建联盟,集合其他种族和国家的力量。”卡德加并不想放弃。
“这更不应该由洛丹伦来。”泰瑞纳斯眼中闪过一丝睿智,“毕竟艾萨克斯是我的儿子,避嫌总是应该的。”
卡德加一时间有些哑口无言。
这对父子一般的固执,卡德加突然有一种感觉,似乎在另一个平行时空,米奈希尔父子也是同样的不听劝告。
或许自己应该去一趟卡利姆多,兽人和暗夜机灵应该更容易被说服,现在也需要他们的力量,或者干脆说整个艾泽拉斯都必须联合起来。
……
失落群岛。
自十几年前被暴雪公司入驻之后,位于主岛西面的附属岛屿就由蛮荒变为了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近三分之一的地下被掏空,建造了一座规模庞大的地下实验室。
实验室的最底部是最高机密场所,除了艾萨克斯本人之外没有任何人可以单独进入,但现在这里却有一个不速之客。
克罗敏看着眼前光洁的墙壁,双手捂头几欲抓狂大叫。
这里本该有一座稳定的时光之门,通向另一条还处于万年前的时间线,那是一座她和艾萨克斯合理开发出来的宝藏,可以说是对时间线资源的最高级利用,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那条上古之战时间线已经和他们所在的时间线达成了共生关系,作为一个整体被分离出了时光长河,这使得青铜龙们不可能凭借自己能力获取那条上古之战时间线的坐标,时光之门成了为了连通两条时间线的唯一通道。
而现在这唯一的通道不见了。
作为对艾萨克斯最了解的人,她自然也最清楚他被虚空控制之后所能造成的危害,这也让她愈发地感到心寒,或者说恐惧。
她将艾萨克斯带到这个世界是为了改变原先那个让人不满的时间线,却不想始终都落在某个存在的算计之中,对方的影响力竟然可以直接穿透时间。
她自以为控制了一切,是一名觉醒者,但实际上却依然受人摆布,被人利用。
这让克罗敏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笑话。
时光之门被艾萨克斯挪到了别处,又或者是关闭,而更糟糕的是在那条时间线中是有几条青铜龙常驻的,比如说他们的老伙计伯纳德就在那里维持某种秩序。
克罗敏能做的就只有为他祈祷。
勉强接受了自己的失败,明白留在这里毫无用处之后,克罗敏便离开了失落群岛,她很快就意识到另一个关键点,那就是被艾萨克斯改名为至高天的英灵殿。
那里有成千上万的英灵,一旦被腐化……
让她感到些许心安的是,至高天并没有虚空的气息,虽然从外部看这座殿堂显得黯淡无光,但这是自我封禁的标志,显然是在察觉到艾萨克斯的异常之后,便立刻切断了与外界的所有联系。
这毕竟是奥丁经营了数万年的殿堂,应对某些特殊情况的机制非常完善,这可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ehh12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米奈希爾之力討論-0640章 渡鴉的使命閲讀-01xwh

米奈希爾之力
小說推薦米奈希爾之力
该怎么办?
卡德加自认为见识过很多大场面,他曾直面过被萨格拉斯之魂附身的麦迪文,迎战外域的陆地之王格鲁尔,甚至还可以说是在艾萨克斯之前唯一击退过死亡之翼的人类——虽然说用的是取巧的手段。
想到死亡之翼,卡德加下意识地瞥了眼那头黑龙,现在的耐萨里奥早已没了之前那种致命的弱点,但却更加狼狈,艾格文已经让开了身位,黑龙顾不上攻击她,而是试图重启那个已经基本只剩节点的传送门。
他的身躯甚至飞速缩小,化为一个身形健硕的黑发高大中年男性,也就是十余年前洛丹伦上流社会所熟知的普瑞斯托领主。
人形态的战斗力自然是全面退化,但却并不是必须有一个巨型传送门才能完成传送。
他为什么要逃呢?卡德加一愣。
似乎死亡之翼并不是完全臣服于虚空,他逃命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认为自己正面临致命的危险。
無賴高手在異界 半截的太監
而下一刻所发生的事情就证明了一头活了数万年的老龙的直觉与判断是多么准确。
传送门已经逐渐稳定,然而无形的巨大牵引之力瞬间将耐萨里奥笼罩,黑龙领主怒吼一声,却只能无奈地看着代表希望的传送门离自己越来越远。
下一刻,他就悬浮在艾萨克斯眼前,他身躯颤动着,像是在挣扎却无法做出任何动作,他的脸部也在抽搐,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在虚空的重压之下,死亡之翼和一只待宰的鸡没有什么区别。
艾萨克斯微微抬起头,他的面孔依然被黑暗笼罩,“你要到哪儿去呢,耐萨里奥?”
死亡之翼无法回话,因为下一刻他的身躯就像是面团一样被拉长、延展,重新化为庞大的黑龙。
他竟然被强制解除了化形!
目睹这一幕的卡德加几乎无法掩盖自己内心的震撼,这是什么概念?曾经的守护巨龙现在就是一件玩具!
即便是恢复数百米多长的体型,死亡之翼也依然无法动弹,漆黑中带着些许紫色的虚空之力宛如锁链般将其缠绕,然后以一种不缓不慢的速度渗入他的体表。
“万年前你做出了选择,抛弃了你的同伴与过往,但很不幸,恩佐斯那个蠢货无法给予你想要的东西,这方面就由我来补全吧。”艾萨克斯缓缓道,这是一种宛如造物者一般的语气。
虚空之力不断灌注入死亡之翼的身躯,黑龙颤抖起来,体表开裂,流淌出熔岩般的液体,甚至还有细小的丑恶触手从伤口中长出,显然他的身躯经历过一定的改造,只不过这种改造并不高明。
“虚空可不代表着混乱。”艾萨克斯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屑。
死亡之翼的伤口开始愈合了,姑且就用“愈合”来形容,因为实际上他整个身躯都似乎在被重塑,粗糙的鳞片被转化成一种光华坚硬的物质,泛着金属的光泽,体型也变得更为精瘦,不似原先的臃肿。
看起来就像变了一个龙种一般。
卡德加能够大致地猜出原因所在,艾萨克斯让死亡之翼的核心力量发生了变化,而这是恩佐斯之前所无法做到的。
至于死亡之翼本身,他无法发表看法,而在身躯的变化逐渐蔓延到头部的时候,他终于露出了惊恐的眼神,随后他的双眼就变得一片漆黑,等再度恢复亮光时,原本桀骜的目光只剩下恭顺与臣服。
他的灵魂被修改了,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并不代表无法做到,虚空本就是能够直接影响心灵的力量,既然圣光可以让人直接归化,那么虚空自然也可以。
这代表曾经的大地守卫彻底成为虚空的走狗。
对死亡之翼的束缚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黑龙不再有任何的反抗行为,而是恭顺地低下头,“我遵循您的命令,伟大的主宰。”
他之前虽然堕落,但和恩佐斯只是类似合作的关系,虽然更多的是被利用,但拒绝臣服。
然而现在,他失去了意志的自由,低下了狂傲的头颅。
“很好,我正好缺一头坐骑。”艾萨克斯很随意地说道。
黑龙没有半点异议,似乎完全不介意坐骑这种对巨龙来说充满侮辱性的职位,事实上在绝对的力量差面前它根本没有介意的资格。
生命和尊严,重要的自然是前者。
死亡之翼臣服了,艾萨克斯就暂时对他失去了兴趣,他的目光转移,落在了萨拉塔斯的身上。
我的老公是蛇王 小魚餅幹
萨拉塔斯还是处于匕首的状态,在刚刚击杀恩佐斯时它确实出了很大的力,也受到了不轻的伤害,现在连基本的化形都做不到。
它显然是有功劳的,有功自然就有赏。
带有惊人塑造能力的虚空能量再度被艾萨克斯调动,将萨拉塔斯包裹起来,几分钟后它的形象就由匕首变为一个女性精灵,黑发黑瞳,皮肤苍白,容颜姣好。
“你的愿望是成为一个独立的生命,我现在满足你。”艾萨克斯道。
萨拉塔斯面色复杂,她下意识地看来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虽然之前也可以化形,但现在却是真实的躯体,当然她依然可以随意地变化自己的外貌,但却有了实质性的根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变得完整了,成为了一个完全的个体,甚至还超过从前,毕竟古神并不算是健全的生命,必须寄生于世界,而现在她已经拜托了这种桎梏。
她看向艾萨克斯的目光带着深深的敬畏,同时她的内心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个强大的人类明明已经被虚空之神控制,但他却完全不像是一个遵循命令的执行者。
就像死亡之翼所用的称呼一样,他是一个主宰。
武霸蒼穹 雪風
处理完萨拉塔斯,艾萨克斯的注意力再度转移,还有一个人正躲藏在一边,尽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艾萨拉。”艾萨克斯喊出了这个名字,在娜迦女王听来就仿佛是死神的低语,她的身躯忍不住颤动了一下,再之后她也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悬浮起来。
艾萨克斯面向她,缓缓摇了摇头,“你现在的形象太过糟糕了,这些古神的审美实在是低级。”
艾萨拉突然发出惨叫,她下半身的那些巨大的触须竟然开始一根接一根的脱落,整体不断收缩,显露出双腿的雏形。
艾萨拉咬着牙,强忍着痛苦注视着自己身体的变化,这并不是生命本质的改变,而是虚空之力在扭曲她的形体,这种感觉她万年前就体会过一次,恩佐斯让她变成了怪物,而艾萨克斯现在又让她变了回来。
本质上是一样的,他们肆意地更改她的形体,并且完全无视了她本人的意志。
廢材逆襲:邪妃寵上天
不过这一次艾萨拉并不是很抗拒,毕竟她的审美观还停留在身为暗夜女王的时期。
转化完成了,艾萨拉已经基本恢复了万年前的模样,只在关节处还有些许的鱼鳞,表明她娜迦女王的身份。
她自然清楚地认识到局势,所以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娜迦一族向您献上忠诚,大人。”她盈盈跪了下来,这万年的时光已经彻底磨平她那略显幼稚的傲气。
艾萨克斯并没有立即接受她的效忠,而是问道:“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背叛恩佐斯?”
艾萨拉的身躯以微不可查的幅度颤动了一下,这是一个要命的问题,她背叛恩佐斯自然是因为想要摆脱他的控制,甚至纳沙塔尔的突然现世都是她有意为之,但这些她显然不能说出口。
因为她面对的艾萨克斯本质上似乎和恩佐斯似乎区别不大,都代表着虚空。
“因为仇恨,”艾萨拉勉强说道,“恩佐斯让我和我的族人都变成了怪物,他必须付出代价。”
这个理由过于简单,并且完全站不住脚,艾萨拉微微抬起头看向艾萨克斯,她看不清他的面容,也就没办法揣摩他的想法,因而内心万分的忐忑。
并不算长的一段沉默,但对艾萨拉来说近乎一个世纪般漫长,终于她得到了回应,“原来如此。”艾萨克斯淡淡说了一句。
这是不打算深究了?艾萨拉松了一口气,至少说她不会立即面临死亡。
她和她的族群很可能永远无法获得自由,被驱使着去做一些危险的事情,平静安宁的生活会成为一种奢望,但至少能够活下去,这才是最关键的。
守护者莱此时已经完全被虚空侵蚀,他仍然可以使用雷霆之力,但维持其内部基能运转的本质力量已经改变。泰坦亲自任命的守护者彻底倒向了对立面。
卡德加大致已经明白堕落的艾萨克斯在做什么,作为一名新的“主宰”,他在接收恩佐斯的旧部,给予他们一定的“恩赐”,控制他们的思维,获取他们的忠诚。
然而让法师感到有些疑惑的是,艾萨克斯的手段似乎过于神奇了一点,这真的是只用虚空之力就能做到的吗?
“你还愣着干什么?”一声厉喝突然在卡德加耳边炸响,“是想等着轮到你吗?”
傲世九重霄 風嵐
卡德加猛然醒悟,现在是最危险的时刻!眼前的艾萨克斯不再是可靠的盟友,而是极其恐怖的敌人,甚至可以说是这个世界所面临的前所未有的威胁!
他之所以到现在还安然无恙,是因为对方还没有注意到自己!
发出提醒的艾格文已经直接握住了卡德加的手,后者还没来得及道谢就顺从地被她拉向身后的传送门,那是死亡之翼之前拼命重启的门户,在艾格文的努力下已经重回稳定。
这道传送门通向生的希望。
视界变幻,他们离开了那个漆黑的领域,灿烂的阳光让卡德加一阵恍惚,他看到了一些泰坦造物,这些战士是跟随莱一同来到这座岛屿的,不过并没有进入尼奥罗萨,而是守候在外边。
纳沙塔尔上还有数百名来自至高天的战士正在与娜迦交战。
主播公寓
卡德加一阵激灵,“快!快跑!快折越回你们的至高天!”他用最大的力气叫道,近乎歇斯底里。
然而这些泰坦造物却露出困惑的表情,不明白这个法师在大喊大叫什么。
“已经来不及了。”艾格文声音低沉地说道,传送法术发动,下一刻他们就出现在了数百米的高空。
卡德加这时候也反应过来,协助艾格文施法,下一次的传送他们直接就落在了坚实的金属地面上,这里是休伯利安号的指挥室。
通过一旁的光幕,可以看到宛如海啸般的虚空之力几乎是瞬间爆发,席卷了整个纳沙塔尔,无论是英灵、泰坦造物还是娜迦都被波及,无一幸免。再接着传来巨大的声响,纳沙塔尔竟然再度沉入海底,只剩一片波翻浪滚的海面。
休伯利安号距离很远,并且处于高空中,因而并没有被波及到。
卡德加内心一片冰凉,如果再慢一点,他们可就逃不出来了,这多亏了艾格文。
“两位阁下。”一个带着些许疑惑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卡德加回头看向那个年轻而面相严肃的军官,他自然认得他,休伯利安号的舰长麦特·霍纳。
“这是什么情况?殿下呢?”麦特问道。
卡德加突然觉得喉咙非常干涩,他该怎么回答?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连他自己都不会相信他要说的话。
“艾萨克斯·米奈希尔已经堕落,被虚空所控制。”艾格文面色如常,用最短的语言说明了情况,“我们必须尽快把这个消息传递出去。”
一片寂静,艾格文的声音并不洪亮,但周围所有的船员都听到了。
“这不可能。”麦特想也不想地道,这也是其他船员的反应,瞬间就否定。
卡德加能够理解,对于大部分洛丹伦人而言,艾萨克斯几乎就是信仰,而信仰崩塌的后果可想而知。
因而他的语调中不由有了一丝悲凉之意,“你也看到了纳沙塔尔刚刚发生的事情,岛上的至高天战士已经全军覆没,你认为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是什么?而谁又能够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