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5t45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無限之次元幻想 光之序曲-第191章相伴-x2wva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对自已来说寒冷无比的夜风,在小白看来很舒服。
見鬼
“偶尔这样散步不错。”
“我说你,是不是在考虑什么。”林潇说。
一瞬间小白的表情很僵硬,不过马上又浮现出淡淡的微笑。
无法猜透她在想什么。
是有意,还是无意,总觉得小白基本总是心口不一。
“很多啊,虽然有很多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在,却不得不从该问题的地方开始呢。”小白说。
“在考虑的时候肯定会睡着呢。”
小白一边笑着一边用小手拍着自已的头。
“难道是。”
“你之前不是和小金说过什么,和那有关吗?”林潇说。
“说没有的话是在说谎,不过却不只是那些”小白说。
“是吗。”林潇说。
肯定是有过什么,看来没有要说的意思。
大概追问也没有用吧。
“复杂的事情,洗完澡在想,下次就真的淹死了哦。”
“那个时候只要你再来救我就好了。”小白说。
“你白痴啊。”林潇说。
“啊,对了。”小白说。
“小白拍了一下手。
“一起去不就好了。”
“一副认真的样子你说什么呢。”林潇说。
“嗯。”
小白瞪着林潇。
当然就算被盯着也没什么可怕的。
虽然这个家伙比较恶劣,但却完全没有什么攻击力啊。
‘这个时候呢,没有动摇就不有趣了。’
“所以我慈爱不会是为了让你有趣的存在。”
“切,没有意思。”
小白抱怨着,踢着脚下的石子。
寒櫻如諾
“但是呢。”
“怎么了。”林潇说。
“不,没什么”小白说。
毫无头绪,小白对自已来说,只是一团谜团。
无法捕捉,自由过分的存在。
“小白。”林潇说。
“嗯?”
“谢谢你。”
小白浮现出吃惊的表情。
“因为有你在,我才会稍微好过一点。”
“想着松下肩膀的力也会不错,虽然只是想想而已。”
“实际上还没有打算放弃,不懂如何放弃。
到底该怎么样,才可以和小白那样自由的生活下去呢。
“林潇,你吃坏什么东西了吗?”
“除了你做的东西之外,我什么都没有吃。”林潇说。
“对了,是这样呢。”小白说。
于是我们继续无言的走下去。
不发一语。
只是双手却紧紧相牵。
在看不惯的城市不变的拐角,理所当然的亲了起来。
小白的温柔,让人忘记了一切。
踩到沙子的沙沙声,海潮音。
在昏暗的夜晚,月光的照耀下,一阵阵的波浪拍打而上。
安静的温柔的冬夜。
在海潮变动下的小白的身影仿若梦幻。
冰透的身体开始变得寒冷。
“我呢,曾经被指责过。”
小白不经意站起来。
“试探人类的举动少做。”
“哪算什么,谁说的。”
“关系信赖问题无可奉告。”小白说。
“在说了到底算什么,试探对谁。”
小白伸出手指指着林潇。
“我吗。”
完全没有记忆,确实一点记忆都没有。
‘还真是迟钝呢,林潇。’
“那是你太敏锐了。”
小白莞尔一笑。
“一直都在,从在学院的屋顶想回,我一直都在是他那你的反应。”
‘你是不是能够重视我的人呢。’
“想要知道这环境总事情吗?”
‘如果不重视我的话,我不想和任何人扯上关系。’
小白她确实在这个学院中从来没做见过积极的和自已之外的人有关过。
那是因为对于谁,她都没有确认是否被重视的原因吗?
“说老实话,林潇你的事情,我都已经忘记了。”小白说。
“圣诞节见面以后不是完全没给我带努哈,分明说要赔偿,还询问人家的电话号码。”林潇点点头。
那个时候确实想让她赔偿,但是考虑了很多放弃了。
在说每天太忙了,没有时间。
“到了最后,我就觉得无所谓。”
“我也一样啊,无所谓,分明是这样”小白仰头望向远方。
“可是我们再会了。”
“是再会了,少说的和什么坏事情一样。”
小白握住了林潇的手。
“我分明是一直自由着的,一直不被束缚着活着。”
“你要负起责任啊。”
不知道为何,这句话让自已心脏猛烈跳动起来。
小白轻轻一笑。
“对,责任。既然你已经抓住我了,不要在离开。”
我这双手,传来了小白的温暖。
盛世煙火
小白确实在这里向自已传递着她的十年。
月魂煞仙
花都煉金術
“你这样真的好吗?”
大概小白是喜欢自由的生存方式的吧。
虽然孤独一人会感觉到痛苦,但那不也是幸福吗?
因为小白一直保持着微笑。
“那个。”小白说。
小白加大力度道:“是会变的啊,人心,虽然和谁都无关是很不除。”
‘一直都是在自已喜欢的时间就可以到自已喜欢的地方去。’
说起来之前还曾经说过去远远的什么地方之类的话。
只有什么都没有背负着的小白,才会简单的这么说出来吧。
然后也想让自已放下自已背负的行李。
“我是哪儿都可以去的人,正因为如此,才会觉得这样消失也没有什么问题。”小白说。
“没有问题吗?”林潇说。
对了小白的家庭到底如何。
虽然记得之前很忙,但是小白从来不提起。
“没有问题,因为那是我会感觉愉快的事情。”
“但是呢。”小白的眼泪一瞬间要涌出来,但是最后她还是笑了。
“哪儿都可以去,也就是哪儿都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没有想去的地方,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
“就好像世界上只有我一个弱”
看到那个好似瞬间会消失的虚幻笑脸,林潇的胸口传来崩溃一般的痛楚。
不快要崩溃的是小白的心吧。
“已经不会再孤单了。”
因为我想要在你身边。
因为我喜欢自由的小白。
因为喜欢才会想要在你身边。
“但是,我只会束缚你而已,你果然是只有的人,而我只是你的选择之一。”
‘如果你选择我,我就会回应你,当然如果你是以自已的想法想要留在我身边的话就好了。’
“嗯。”小白说。
轻轻漏出一声叹息,就算被盯着看也不会消失。
“我呢无法成为你那样的人。”
“我也无法成为你。”
“正是因为相互是不同的存在,持有不同的东西才会互相吸引。”
而小白拥有的是自已没有而又向往的东西。
最后还是喜欢上你了呢。”林潇说。
“小白对眼睛一瞬间睁大,红透了脸蛋。
“但是真的好吗,这个样子。”
“没事情打”
问题的话自然会有很多。
“总会有办法的。”林潇说。
“总会有办法的,指的什么。”
“总之就从我们自身开始。”林潇说。
“我会给你幸福。”
就这样,林潇和小白这一夜真的走到了一起。
我们相互需要,相互包容,有欣喜的泪水和成就。
喜欢的就要拥有她,不要害怕结果。
当一个女子望向天空,她并不是在寻找什么,她只是寂寞。
这一夜,林潇终于明白了小白在屋顶的目光的含义
一种蒙砂一般的暧昧感。
在在那个瞬间,自已感觉到了出生以来最幸福的感觉。
“嗯?”
音乐的亮光逼迫自已睁开双眼。
虽然身体有些沉重,但是睡意却瞬间消失了。
像是连做梦都不做,陷入完全的睡眠感觉有很长时间没有遇到了。
“说起来。”林潇说。
有多久没有睡觉了。
为什么会睡觉呢。
咚。
望向响起声音的地方。
“早安。”小一边收着一边将热气腾腾的咖啡杯放在桌子上。
“真是值得悲伤。”
小白装出抽泣的样子。
确实是昨天晚上。
完成了原稿,然后编辑来的电话。
不可思议的看着小白,看过去的时候,小白的脸蛋也红透了。
俩个脸红的人,就这样互相望着三分钟以后,小白拥抱住林潇。
“干嘛呢。”
就变成这样的感觉。
“嗯,互相看着不会有害羞吗?”小白说。
“你看这样的话就好了。”
心脏开始加速跳动。
魔法先生之暗羽
作了那样的事情,自然会这样。
“我觉得你的理论错误。”
“我也孩子们想。”
小白离开了自已。
“嘿嘿。”
笑的异常明媚。
无所谓是谁开始的,就是相视而笑了。
该说是不得不笑还是什么。
“但是真的吓了一跳。”
“怎么了吗?”林潇说。
“因为你突然之间就睡着了,快的我都以为你是不是生病了”小白说。
“哈哈。”林潇说。
不怎么留有记忆,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好好休息。
“林潇,你在回忆什么呢。”
‘肯定是这样。’小白说。
“啊,抱歉。”林潇说。
“我现在就去做早饭,吃过就去上学了。”
“现在还是6点学校没有人。”
‘够了,手去就去。’
“不用那么认真也行。”
“确实,现在有点不行呢”
小白垂下眼帘说。
“我知道了。”林潇说。
肯定没错。
也不会想着,以后会怎么样。
“那么我去做饭。”
“本来是这样的没出,但是如果这样,我感觉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就要消失掉,还是想稍微多一点这样。
“你还真是说了不得了的话,很害羞吧。”
‘我们俩个人是情侣吖’
‘’才不要。
林潇说。
“切。”小白说。
“好冷。”
果然清早冷的很。
应该说服小白在家里多待一会。
而小白现在要走了。
“对了起码要换一下衣服。
就是这么回事。
回家不就好了。
果然这个时间没有人。
億萬婚約:豪門貴婦翻身記
就算谁在,马上去屋顶也不会遇到。
虽然屋顶更冷吧。
“奇怪?”
随着清冷的空气震动。
“这是?”林潇说。
向着身体来源林潇提起脚步。
在球场中间,有一个人在奔跑。
像是在拼尽全力。
小金就是这样迫害自已。
极度集中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已。
“打扰到会很糟糕。”
总之现在一旁看着。
是带着认真表情一心一意训练。
都可以明显看出身体冒出蒸汽。
到底这样跑了多久呢。
“我会赢的,请等待下去,拜托了。”
自已背叛了小金吗?
她只是为了自已努力吗?
林潇不明便,现在不该去和小金说什么吗。
但是该说什么好呢。
小金她也不可能说自已清楚自已的真正想法。
林潇一直以为和她什么都可以聊天。
也相信小金一直如此。
但是在自已和小金没有注意的时候,时间流逝了。
我们不是大人还是孩子,只是在中途。
自已该做什么好。
“唉?”
“小金真努力呢。”
不知道何时出现的小白,紧紧握住自已的左手。
“虽然我对自已的运动神经很自信,不过大概篮球是赢不了小金的。、”
“她是专业的啊,自然赢不了。”林潇说。
“是啊。”小白的情绪有些微妙的低落。
“不过小金,不是努力的过分了吧,好像身体都要出问题了。”小白说。
“昂家伙对于这种程度的事情会明白的吧。”
不过不能排除没有的问题。
“小金她和你有些相似。”
“你注意到了吗?”
自已一点都没有隐藏。
一直以为小白有着奇怪的迟钝。
原来迟钝的是自已。
“每天都和你在一起,看你画画,不明白很奇怪。”
“说起来确实是的。”
“小金她会不会和你一样忍受着痛苦在支撑。”
‘是这样吗?’林潇苦笑起来。
‘分明那么痛苦为什么要继续。’
“因为有读我漫画的人在。”
不管是赞美还是贬低,不管如何有人需要就要做,这是梦想啊。
“那不就是让别人知道自已的存在的意思吗?”
“换而言之就是这么回事。”
正由于伽摩,才会有人对自已所做的事情有反应而高兴。
可能仅仅是如此而已。
“无法忍受孤单一人的痛楚吗。”
“至少我还可以忍受,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林潇抬起右手,有些很严重的加厚也会画下去。
理科班的女生
“真有这种事情。”
‘是的,都是为了梦想与生产。’林潇说。
“那算有意义吗?”小白说。
“谁知道,我也不明白。”小白说。
为了不让小金听到小声的笑着。
这才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对话吧。
“林潇,你刚才在迷惑什么呢。”小白说。
“没有啊。”林潇说。
小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着自已。
“我讨厌骗子虽然我讨厌沉默,其次是讨厌骗人。”
‘我刚刚听说。’林潇说。
“那就给我记住。”
只有运球突破和这些。
那个家伙在周日。
“虽然不是很清楚,对手好像很强的样子。”
“赢了的话。”
“不没有什么。”
小金说了要有重要的事情对自已说。
从来没有见过认真的眼神。
‘那个时候的事情。’
“虽然你也有秘密也好,但是。”小白说。

y9lvq精华都市小说 無限之次元幻想 線上看-第190章讀書-igist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这阵风从哪儿来的,又带来什么。”
说着话,小白呆呆望着前面,从正面吹过来的冬日的风,也开始持久不断的和小白的头发玩耍起来。
回到座位上自然的长出一口气。
“为什么一大早就要这么累啊。”林潇说。
“你精神不错啊。”
阿晶像是刚刚到达教室的样子,提着包走了过来。
“吵死了,回去。”林潇说。
“怎么可能一大早就回去,我又不是小白。”
重生之葉府嫡女 子醉今迷
“越来越让人累了,少提那名字。”林潇说。
稍微等一下。
‘你这个语气似乎是对小白很了解。’林潇说。
之前还询问在和小白交往吗,只是装糊涂。
“算是吧,因为确实有些可爱的过分。”阿静说。
“声音有些奇怪,我说你难道。”
“年轻真是可怕。”
这个阿静,坏习惯用到小白身上。
“但是放心,小白十分难对付,我很快就放弃了。”
‘为什么自已会为这事情担心。’
阿静只是会心一笑。
“但是HIA真是没有改变,你稍微收敛一下。”
“你的话里面感觉不出友情。”
‘没有的东西怎么感觉,说梦话有个限度。’
‘心情还真不好,干嘛啊,分明左拥右抱俩朵鲜花啦学校,还摆出这种态度,对少女不会太失礼了。’林潇说。
林潇站起来抓住阿静的肩膀。
“干嘛突然站起来。”
“既然看到了就给我打招呼,我被夹在俩个人中间有多么不爽,你知道吗?”林潇说。
“就算你这么说,完全没有让第三者插足的氛围,来,你自已看。”
说着阿静将那台摄影机显示屏过来。
“从客观来看,就知道你们已经陷入了平行世界。”
屏幕中显示出来自已和小金,和小白。
“拿起尽头的我,不是你的朋友,而是拼尽全力寻找好面的摄影师哦。”
阿静说。
林潇从阿静那将摄影机夺走了。
“干嘛啊你。”阿静说。
“交卷魔兽,我会看你的情况还给你。”
“切。”
真不知道这个家伙在想什么。
“但是偶尔也有必要,像是这样客观认识自已,仅仅用自已的眼睛去看很多东西。”
“少装伟大,白痴”
什么叫自已idyllic安静看不到的东西。
那种东西怎么可能会拍出来。
小看我的镜头的话可是会困扰的。
自信满满的阿静这样说着。
自已却无法否定掉。
只用自已的眼睛看不到的东西。
看不到的东西吗?
那种东西有很多吧。
影帝的圈寵喵妻 封徊
镜头中的自已。
在那冬天的寒风中,看着自已ID小编。
在午休的时候来到了D班。
这里只是认识几个人。
说什么借口好呢。
大概自已只是去确认一件事情。
对于现在的自已是必要的,没有必要理解。
看了看擦肩而过的少女。
只是专业昂也很无奈。
推开教室的门扉。
虽然不知道她坐在那,但是很快就发现她的身影。
和谁都没有谈天,只是用手支撑着桌子。
感觉到不可思议,坐在那里,从窗户外面的日光,小白呆呆的样子。
从教室中走出来的少女用可疑的目光看了林潇一眼。
‘啊,抱歉。’
为了不妨碍那少女过路,林潇退后一步。
当自已视线再次回到教室的时候,发现小白已经朝着自已这边看过来了。
在她惊讶地脸上,嘴微微仗着。
那劲射像是漫画。
教室中的小白和自已。
虽然现实的距离没有改变,但却觉得小白比刚才更加接近。
缠绕着的视线,涌上胸口的是复杂的感情。
虽然铃声已经不合时宜的响起来了。
但是自已和小白只是互相看着彼此。
在最美的時光相遇 莊曉
随后小白脸上浮现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那种世界被漂白的感觉,时间在自已心中如同裂开一般扩散开来。
拿起空空的提包站起来,阿静去参加社团活动了,班会前就跑了。
而且很愉快的样子。
其他的同学们也都是一一扬起和上课不同充满活泼的表情。
对追忆来说就算是放学也完全没有解放,回家等待自已的是工作。
说起来自已会有解放的一天。
虽然连载完成可以自由,但是可能不会这么快来吧。
回去吧。
还有漫画要画呢。
獵人同人——庫洛洛和魯西西 奇牙牙
在不完成就糟糕。
缓缓走在走廊上,从窗户外面传来十分有威势的口号声。运动部的人,还真是一直都很有精神。
那精神也希望稍微分一点给自已啊。
“啊,对了。”
林潇一下停住了脚步。
从今天早上来学校的时候感觉有些迷糊,但是小金的样子很奇怪。
从几年前就开始微妙的脸红,再怎么说自已也是保护小金的从子啊。
稍微去见见她好吧
相信一定有什么可以改变的。
这就是自已和她的羁绊。
不论如何都不会斩断。
1年纪的教室很久不来了。
分明去年在这里但是稍微有些不习惯。
就算如此也要朝前走,哪儿有时间在意这些。
打开目标的教室门,无视掉后辈觉得可疑的目光,走近那个家伙的课桌。
目标在一边做着回去的装备,一边和附近的少女聊天。
‘喂。’林潇说。
“你怎么了。”小金呆呆的张着嘴看着来到这里的自已。
“还好,还没有去参加社团或是把,稍微过来一下好吧。”
‘’虽然可以,但是不要堂堂正正走进来,大家会怎么想。
如同小金所说教室中所有人都很疑惑。
“走吧。”
林潇拉起小禁断手。
等一下,前辈。“
小金说:“真是都不乣这样。”
走到楼梯口,小金拍掉了自已的手。
“你想太多了。”林潇说。
“前辈太不注意了,要是有奇怪的留言怎么办。”
‘脸红的跟评估哦似的,你没事情吧。’
小金低下头。
“抱歉,说笑了。”
‘最讨厌你啦。’
是在哭还是怎么。
真是一如既往的麻烦性格。
在哪儿做什么呢。
“够了,到底要做什么,有什么话要说,不会什么话都没有还这样。”
‘我说你反应太激烈了。’
刚才的也不算什么。
‘不是前辈你按下的开关,又不是我的错误。’
而且还反过来发货,林潇叹了口气,将手放在小金头上。
“所以说了这样的事情。”
“总之精神还很好。”
‘不要一个人自已在那认同。’
‘’虽然精神着好。
“但是有一句话让我说出来你会稍微放松很多。”
像是这样家伙一样浮现笑容。
我看起来很顽固吗?”
“最近的你,不是说了自已很奇怪,虽然你发生了很多事情。”林潇说。
“没有事情。”
小金丢出这句话。
“没有事吗各种各样的,我之所以奇怪原因只有一个。”
‘什么啊,那个原因。’
小金退后一步。
“你很烦,这点事情自已去想。”
‘小金前辈。’
“小汐来了吗。”小金用稍微有些惊讶的声音说道。
“是,你的小汐,再次参上。”
小汐愉快的说道:“前辈怎毛都不出现就来接你了。”
“是吗,真抱歉。”
说起来还有和篮球部的联系。
‘就是如此去联系了拉,大家都到了。’
‘我说啊,小汐我这边话还没有说完。’
‘你说什么了吗。’
浮现和小相反的表情,小汐不高兴的说。
“不要随便和我的小金前辈说阿虎。”
‘’怎么可以这样。
‘我什么时候成连你的所有物。’
‘那就这样了哦。’
无视这句话,小汐拉起了小禁断手。
“回见。”
带着复杂的表情,小金轻轻挥下手。
然后她就被带走了。
“算什么啊。”
林潇说很是无语。这个消息太不会挑时间了。
也并不是没有时间,以后的时间子啊说。
机会之类的有一大堆呢。
回去以后,开始工作。
美女總裁的貼身神醫
漫画家,还是很辛苦的,需要细致的作画。
自已曾经十分喜欢人物的样子。
高养肝很多,考虑对话就算了,分明以前画漫画的过程很愉快。
带着这种心情,铅笔越来越沉重。
在慢下去事情就大条。
而且也差不多了吧。
“看吧,果然来了”
也不总司有业务联络但是编辑的电话本u回少。
每天都来电话,所以才要交稿啊。
“你好。”
“你好。”
“嗯,你是?”林潇说。
和预料想法,是一位少年的声音。
林潇看着上面的液晶显示屏是公用电话。
“是谁啊。”
‘是我。’小白说。
“什么啊,小白。”林潇说。
男的有人打进来还以为是谁。
“嗯,林潇,你现在在做什么。”
小白说。
“什么自然是工作啊。”林潇说。
情天煉獄 雲中嶽
“稍微有些事情想哟啊拜托你,能听我说。”
‘怎么了,听起来没有精神吗’
从你电话传来叹气声。
“那个我刚才去附近买动ix了”
‘买东西怎么了。’
不会是又回不去的。
‘’然后在回去的路人。
不知道为何不说“
“有话就直说。”
为什么自已要用温柔的语气。
在小金面前分明很严肃。在电车中差点被人骚扰了。”
原来如此,总部可以这么说。
“这么说,有点糟糕。”
無上傳承
“特别让人恶心。”
“抓住犯人了吗。”
‘’怎么可能做到到,男人应该不会明白,但真的好可怕。
“那我应该做点什么好。”
“来接我,现在在音羽的车站。”小白说。
为什么要这样。“被人骚扰和接她联系在一起。
“一个人回家好害怕,所以来接待我。”
“该说是任性还是什么。”
‘等下为什么拜托我。’
“仅仅是我去接你,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小白说。
“我分明是子啊求你,你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小白说。
“我来了。”林潇说。
于是便有了没有拒绝,而去接人的笨蛋
对方是小白该怎么说。
“风差不多要听了,今天一直被头发骚动。”
“刚才那副小媳妇样。”
仅仅可以清楚看到她高兴。
说害怕只是幌子,只是在逗我。
“怎么了”小白说。
“别将我叫程随叫随到的人。”
“那样胶着水池的水就分开了。”
空間之偽嫡女的發家史 丫丫有點閑
‘我是哪儿来的巨大机器弱’
‘在怎么说也太老套了。’
‘这样无所谓IE。’
刚才过分的淘气不见了试衣服认真表情。
“你还没有吃晚饭吧。”
‘是打’
“作为谢礼,今天做晚饭给你。”
也就是要去自已家里。
然后还要将她送回去。
虽然很麻烦,但是小编做的番很有魅力。
“海鲜饭如何。”
‘时间无所谓IE,但是还没有吃过海鲜饭,很好吃吗。”
“很好吃,而且还要加入刺身,需要煮很长时间。”
“超喜欢,但是芋那边不爱我。”
“就算被金鱼爱上也会困扰吧。”
“如果是小金更好?”小白说。
村中鬼事 魅咒
“少将话题牵扯过去。”林潇说。
小白跟了过来,现在不想在这里提到小金。
“林潇。”小白说。
“干嘛。”
被这样叫就站住了,是自已温柔之处。
“手拉起来可以吗。”
对着转过头的自已,小白轻轻说道。
“不要拉手什么的。”
“真的讨厌的话我记放弃,但是如果只是害羞的话。”
“我真的好傲害怕,虽然知道自已是懂么软弱无力,但是那样大家心里多少次也习惯。”
遭遇过很多次。
被盯上也不是无稽之谈。
“在这个时候就像是我这样孤独飘荡的人才需要。”
“能让我觉得并不孤独的弱”
果然女人是狡猾的。
不对是小白是狡猾的。
一边说着掩盖害羞的话,林潇几年抓住小白的手。
“干嘛一副发呆的表情。”给一点反应吧。
“但是真的没有想到你会牵手。”小白说。
“那我松开了。”林潇说。
“不行不行,松开我就恨你一辈子哦。”小白笑嘻嘻的说。
自已所追寻的东西是什么。
缺少的东西又是什么,如果祈祷可以获得。
只是在漫长人生中追求的东西
“于是现在你要响起那些事情,更为很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你可以理解了吧。”柚子说。
強寵:夫君傾城
不知道为何,在梦中遇到了柚子。
突然的再会,并不奇怪。
“取回什么东西的时候必须要要失去什么不是吗。”
“灭有啊,那种东西。”林潇说。
她浮现稍微困扰的笑容。
“你一直看着前面所以才没有注意到,虽然这不能说是坏事。”
‘就算是坏事也无法回头了哦。’林潇说。
“不还有机会,只是你还没有发现”柚子说;“自已的心情,那些少女真正的心情。”
“那些少女是指谁啊?”林潇说。

q1oa0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無限之次元幻想-第187章-q0xlk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你不是想要一起休息吗?”小白说。
“是这样吗,我还一直以为你脑海中都是那些”
“我说啊。”
突然之间说什么呢。
武魂世界 無憂
不要总是说一些惊人的话
“另外,如果真的要去休息。”
用最大限度装出认真的表情和语气说道。
当然不是认真的,小白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但是这附近有旅馆之类的吗。”
这种反应。
小白她左看又看了周围一圈。
到车站附近有很多,不过都很便宜。
“原来有这样的啊。”小白说。
如果说出去过几次,那样就太有冲击力了。
“但是,林潇,你应该没有去过吧。”
小白说。
“没有吧?”
只是听阿静说过,实际上没去过。
小白一副满足的样子连续点头。
“没有什么好着急的不是吗。”
就是这样,可是我完全不理解。
“刚才我应该说过,我很守旧哦。”
小白轻轻的笑起来,拍着林潇的肩膀。
怎么说呢。
就算自已认真避过去,这个女人也会一直保持这种天然呆反应。
“说起来,明白了吗。”
“明白是么。”
这话说的部队。
“当然是我为什么要逃课的事情,自已询问过,难道忘记了。”
确实曾经问过,但不是这个内容。
“还真是健忘,林潇,也好啦,告诉你答案。”
“我也没说非得听不可。”林潇说。
“因为啊。”小白无视林潇的牢骚,继续说道:“这样不是更快了吗。”
“快乐?”林潇说。
小白轻轻靠过来。
可恶虽然有些不服气,但果然这个家伙可爱的过分。
“对啊,比起在学校上课,来到街上玩,和你一起逃课,会让人觉得更有趣。”
“并不是讨厌学校,只是讨厌无聊而已。”
“那和讨厌一个意思。”林潇说。
说起来是为了这个才叫自已过来的?
“自已觉得愉快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做,总是在意世界的常识人生就不快乐了,不是吗。”小白说。
“别问不是吗,这样会让我困扰,说点实际的,不去学校很糟糕。”
虽然这句话自已没有资格说。
突然小白浮现出呆呆的表情。
“脸色很红,难道生病了。”小白说。
“没有啦。”
林潇冷冷说道,别开脸。
说起来和小金之外的少女,聊这么久很稀奇。
“不过,你累了,我知道。”
“你知道就好。”
‘倒是林潇,你的自行车买了?”小白说。
“没有买。”林潇说。
“那现在去买好了。”
等一下,这不是完全不懂。
“我已经很累了啊。”林潇说。
“自行车在哪儿卖。”
听人说话啊。
在怎么说,就算要买,我也没钱。
“当然全部费用我来出,拿足够多的钱,没问题的。”
一副伟大的样子挺起胸膛。
可爱就算了,身材还很好。
“啊抱歉。”林潇说。
慌忙移开视线。
“没有办法啊,因为是男孩子。”小白说。
“绝不是那回事。”林潇说。
“我一点都不在意,比起这个。”
‘果然颜色还是要挑红色,感觉有速度感啊自行车。’
“别无视别人的话。”林潇说。
就算这么喊着,小白也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
“不需要啦,自行车什么的。”
“唉?”爱哦白说。
“没有就没有,一样可以普通的生活,反正灭天就是二点一线。”
“那么不买自行车的话,就买别的给钱使用。”
‘我说你切换话题太快了。’
‘你说了不要,在询问下去也没用,要时刻看着前方吧。’
‘只看着前方会栽跟头。’
“那迿好呢,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前辈。”
正向着说是小白突然闭上嘴。
偏偏这个时候遇到难产的家伙。
“午安。”
“这是书籍啊”
“我等会瓯北。”
这个少女叫作小汐。
是小金后别,虽然自已也是附中,但是小汐比自已低了三个学年。
如果可以不希望认识这个家伙。
“到底发生什么了。”
‘不没什么。’
“说起来好久不见了。”
‘是这样吗。’
倒不是讨厌,只是她太吵了。
“我呢,今天是来买东西的。”小汐说。
“买东西?”林潇说。
“当然是补给少女漫画。”
说起来小汐倒是极其喜欢少女漫画。
和小金不同,貌似也很喜欢读自已画的漫画,自已不可以告诉她自已的真正身份。
如果告诉的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无法想象的事情。
最坏的情况,说不定会跟踪自已。
“前辈在做什么?”
“仅仅是打发时间的散心。”
“居然悠闲到要特地打发时间的IBU,还真是让人羡慕呢。”
“收起来,前辈,这位小姐是谁呢。”小溪带着奇怪的笑容,将视线投向俩弱
“跟我同年级的前辈系小白。”
‘从这个瞬间,你可以叫我小白。’
風起隴西
“就算这么说。”
“前辈。”
“你也来啊。
“如她说的,昂人好像生气了门”
“生气。”林潇说。
视线扫过小白的脸蛋。
确实目光有些险恶这就是生气了。
‘’人的感情可不只是写脸上。”
最後一滴眼淚
这个倒是不用说明。
你想想看,被忘记名字的话,一般人都会生气。”
‘我不在意。’林潇说。
“那是因为,你是特别的那个。”
“那个是哪个?”
而且小白的话,也不像是斤斤计较的类型。
难道是自已想错了吗?
“看吧,我没有说错吧。”
小汐得意了起来。
像小金那样从小玩到大的就算了,对于同年级的少女只是称呼名字稍微有些抗拒。
“名字被忘记一干二净我的少女心被伤透了,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了。”
小白自言自语的低谷着。
“消息,你不觉得这是威胁吗。”
这次换自已在消息耳边悄悄说到。
“而且女朋友不叫名字他奇怪了,你真是害羞。”
‘’等一下,才不是女朋友啊。
“是这样吗”消息惊讶的喊出声来。
怎么可能是啊。”林潇说。
“如果前辈找到女朋友吗,按小金前辈就是我的人了呢,亏我还这么想。”消息说。
这个家伙对小金异样着迷。
不过自已有没有女朋友和小汐有什么关系。
“那样的话,就没有办法说通了。”
“为什么我周围的女人都是这么喜欢自说自话。”
“周围有少女不就已经是修复了吗,我的堂兄可是连女朋友都交不到。”小汐说。
“哈。”林潇说。
那还真是寂寞的人生,祈祷人的幸福,不会是你定义那样。
我们在这说过不停,小白她。
“嗯,小白人呢。”林潇说。
“她好像不见了,。”
消息呆了一下。
“这姑娘消失了。”
“真的呢,不见了,前辈被甩了。”小汐说。
“都说了不是女朋友。”
“但是就算如此也别想拿我接班我只喜欢小金哦。”小汐说。
“好了,别那么大胆了,你这个几号。”
小白到底怎么了。
仅仅向着那个家伙的事情完全理解不了。
……
“切。”
小白小声嘀咕着,踢飞了脚下的石头。
“好不容易看到你疲倦的样子拉出来转换心情。”
却摆出一副无聊偶读昂子,干嘛想要说和我一起很无聊。
如果这是事实,那确实是个问题。
自已到底有什么不足。
也有林潇,太奇怪的可能性。
就是,再怎么样我也要是林潇的错误。
因为我可是玩的很愉快。
走习惯的街景,也觉得和平常不同。
有更多快乐,在前面等着。
虽然如此,被无视的话谁都会讨厌
与其如此,还不如说一些坏话。
真是个无情的家伙。
“而且还忘记了我的民资。”
富春山居圖
就算是我这样的少女,被忘记名字也是会觉得寂寞啊林潇。
第二天。
“好困。”
看着穿着运动服努力的小金,林潇很无奈。
时间是走啊哈桑7点,来学校还早,倒不如说就算是在睡觉都正常。
但是小金却开始跑。
从刚才开始就没停下过脚步。
即便带着球的速度也完全不会落下来,投球也百分百中。
都已经汗流浃背,但是速度却一点都不满。
那个家伙的动力源到底在哪儿。
那个时候那么小的小金,现在虽然也大不到哪儿去,总之她现在已经在社团活动了。
时代在前进。
但是一直看着系哦啊金打篮球说实话审美疲劳了。
连哈欠都打了出来。
“我说哥哥。”小金说。
小金拿着球走了过来。
“怎么了。”
婚過來,昏過去
“看着人联系不要打哈欠,好吧,很失礼。”
大早上将人拉出来,在次以上,你还想希望什么。
在说了今天也不是篮球部的晨练,仅仅是小金的自主练习。
“别在那发呆,做点什么吧。”
“做什么?”林潇说。
就算这么受也不会一起联系。
“收起来最近很少画画呢。”小金说。
工作之外没有画画的心情,而且。
林潇说。
“怎么了”小金说。
没有特别想到画的懂你心。
“无所谓,总之先将那张睡脸解决一下。”
来个灌篮我就会醒来。
“那样的事情做不到。”
“你还真是太低了只有1.5CM。”
“你那么想要横着回家。”
“只是一个小玩笑。”
不去提升高问题。
“我五十二,几年是辅助运球和故偶然。
虽然这么说,但是小金好像是四分部常的的丰厚为。
“在说哥哥你的气势不够,好歹去外面锻炼一下。”
“这就是那什么体育。
虽然热血要承认。
没有办法,要画出31张漫画出来,至少需要100页以上原稿推敲研究,很浪费时间和精力。”
而且确定的样本在打草稿时也会有改变。
能不能早点学会不白白浪费时间的懂你心呢。
“我和你生活时间不同。”
“人类都是早上起来,晚上睡觉,漫画家就是这种生物。”
“少给让人不当人啊,你这家伙。”
“对着少女,少给我说家伙之类的赐予。”
“可你不想死少女。”
“对于哥哥就是这样。”
啊,不行了。
自已干嘛子啊这种地方,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争论。
那样的事情无所谓,我说你是不是有话说。
不是因为这个才让自已过来打
“是这么回事,一不小心,来了这就喜欢训练了。”
“果然是只知道练习的笨蛋。”
‘’虽然神圣的运动服染上血不太好
热血是好事情。“
认真的说,这份热情,才能在一年之内取得正式队员。
小金说:“哥哥昨天逃掉了下午的课。”
“你有什么证据这么说。”
总之先装傻吧。
“昨天下可以后,就去找你。”
“有一个前辈告诉我,你从午休开始就行踪不明。”
“阿晶那个几号,说了不该说打”
衍天修羅 天龍聖甲
“看起来哥哥你,还不明白自已现在的情况。”小金说。
杀气。
“都说了多少次不要逃课,为什么总司不停我说话。”
你是我监护人啊。
“明白了,我错了。”
再怎么说也是担心自已。
“顺便说我也会。”
要向生命发誓,我倒是无所谓。
“你发誓不可以相信,某个意义上来说,对我来说哥哥是世界上第一不可信任的人。”
“没有到这一部吧。”
“你和小白前辈在一起吧。”
详细调查到这地步了。
“我说你跟踪我了”林潇说。
“才没有,小汐告诉我了。”
“算了小汐是个长舌。”
‘我不是说过不要和小白前辈扯上关系。’
“没错吧,果然是令人困扰的人没错吧,分明什么情况都不懂。”
‘我说你不要多不了解的人说坏话。’林潇说。
小金红着脸垂下头。
这个家伙单纯到发傻。
“对不起。”小金说。
“也不用对我道歉,小白是有点问题,也是事实。”
“你对小白前辈的事情很了解、”
“h怎么可能,初次见面是圣诞节,一个月认识都不到。”
‘圣诞节?’小金说。
“放弃欧文的约定,是去见小白”
“你误会了。”
“我很生气哦。”
“你到底有几个女朋友。”小金说。
“女朋友一个都没有。”林潇说。
自已又不是阿晶,子啊说了工作和学校俩边都要拖死自已了。
“那么柚子是谁,为什么小白前辈还不算新角色,而且全都是少女。”
“那个柚子是谁。”小金说。
“柚子是个很神秘的人。”林潇说。
“我也没有搞清楚她,似乎是一名女仆。”
“女仆,你不是奇怪的游戏王多了吧。”
“虽然有些微妙的不同,但是和柚子的反应就是如此。”
话说回来,自已哪还有时间玩游戏。
“真的没有,而且年纪比我大。”林潇说。
“你喜欢年纪比你大的”
‘我说啊,你听我说了吗?’
看起来自已的话被理解不了了啊,本末倒置。
小金将篮球狠狠摔在地上。
“够了,像你这样死了算了。”

rv0i0人氣都市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 txt-第183章閲讀-dibzx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那个小希别说我挑你毛病,将千寻说成这个很过分吧。”阿莲说。
“被阿莲说教了,对不起全新,请责骂我的无礼。”
“你这个笨蛋。”
‘哇,真的开骂了。’
“不能这么做么”
“千寻这话你听谁说的。”
“那个是在哪儿呢。”千寻说。
“应该不是在13个小时之内记住的。”
“自从来到这里以后,就总是看到掐奴性令人意外的一面。”
‘对了小汐,我有个问题要说,这边这个人是谁。’
“哦,这个家伙,他是我的表哥,一直说是千寻前辈的恋人,一边做着白日梦的阿莲。”
“等等,自称听上去不是危险人物。”
‘其实他是人畜无害,既无害也没用。’小汐说。
“作为小汐的表哥,真是普通啊。”小白说。
“虽然我和他有点关联,可是这个家伙的性格很软弱呢。”
‘那是因为拿我和你相比的关系。’
‘总司会有那么几个憧憬男装的少女,仅仅是穿成这样的话,啊。’
‘昂我是不是被误解了。’阿莲说。
“可是能够和千寻交往,一定是非常有趣,这样的设定令人着迷呢。”小白说。
“随便你们怎么说。”阿莲说。
被称为阿莲的那个人摆出一副放弃的表情,无力的垂下肩膀。
虽然性格软弱,可是这个人还有不少起卦ID地方呢。
“他本人好像认输了,我姑且继续说明,阿莲是海归的,是为了进入音羽就读而来参加考试的哦。
千寻前辈被他照顾者。”消息说。
“唉,是这样啊。”小白说。
“消息可以的话,能不能向我们介绍一下她呢。”千寻说。
“的确。”
“这边这位是小白,是三年级,他是叶不负的女朋友哦。”
“哇,是叶不负哥哥的女朋友吗。”
“以前消息也提到过,各种意义上都很厉害。”
“小溪。”
小白将手搭在小汐的肩膀上。
“吓!”小汐说。
“你是怎么描绘我的,姐姐有点在意哦。”小白说。
“不,我只是根据事实描绘了一下前辈你而已。”
‘实事求是的描绘的话,可是会将人吓跑的。’
‘我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了。’
“虽然没有什么关系,消息,你不是说有什么要事要做。”
“哦,对哦。”消息说。
“小白前辈,不好意思千寻前辈和阿莲就拜托你照顾了。”
“交给我吧。”
从以前开始就对小金的妹妹挺感兴趣,想要好好交谈。
而且现在必须马上就回去了。
那么,虽然很不舍,不过就此别过了。
消息挥挥手,伴随着裙摆的飘动,离开了这里。
“那么。”小白看向阿莲:‘小金她还没有回来。’
‘姐姐的说教很漫长。’
千寻露出有些困户偶读笑容。
“不可能仅仅是说教,总觉得肚子饿了。”
‘今天我做了便当,方便的话,你也一起吧。’阿莲说。
‘阿莲的便当很美味,请务必品尝。’
‘我也做了便当,做的很躲,干脆分给大家一点。’
‘那么就让我和你的便当加起来,三个人份吧。’
“一决胜负吧。”小白说。
“啊,胜负。”阿莲说。
“是我的便当好吃,还是你的便当好吃呢,战斗即将开始了。”
“小莲?”
“那么我就冒昧的当一次评审。”
‘请多指教了。’
‘唉。’阿莲说:“什么超展开啊。”
“现在这个季节的确很冷。”
“好久灭有到天台来,感觉不坏和你舒服。”
因为千寻有拿着钥匙,才可以顺利进来。
无论如何还是想要一边欣赏着美丽景色,额一边品尝着美景。
“这边的太太和那边的音乐也一模一样,只是劲射不同。”
‘哇,好高呢。’
“千寻,不要走到太边上,很危险哦。”
“没有关系的啦。”千寻说。
千寻走到天天的边缘向下张望,迎风展开双手。
‘怎么了。’
“以前虽然听受过,不过真的和小金感觉完全”小白说。
真是非常坦白和迷人的孩子,虽然自已不是消息,但也有想要抱上去的冲动。
“在做什么。”
回来千寻问下道。
“说你和姐姐感觉完全不同呢,经常被说和姐姐不同,不过偶尔也有人说我和姐姐很相同。”
‘说不定很像是。’
她的可爱程度,和小金想必绝对不会输。
“那么,开始吃午饭了,已经准备好了好茶。”
‘阿莲,你真会做事情,会成为好妻子的。’
皇嫁 言木水
‘为什么是妻子。”
“现在还对这有反应我果然不行。”
小莲一边嘀咕着,一边将准备好的塑料布铺到地上在上面放着便当。
自已也将便当盒打开,打开了嘎子。
“这是我做的便当,别客气,尽管吃吧。”小白说。
‘哇,很好吃的样子。’
“这可真是摆放的哈哦皮哦啊两。”
“顺便一提,我做的便当有时候很难吃。”
“就像是抽签啊,抽中的话会有什么奖励。”千寻说。
“中签的话就有美味的料理,没有中的话。”消息说。
“呵呵呵,就是黑暗料理啊。”
‘’为什么在这里坏笑。
没有这种事情说出去就不帅了。”
本来是给被人准备的。
“糟糕了这个人和我老妈和阿九是同类。”听懂他在低谷什么放着不管。
“那么让我品尝一下阿莲的便当了,我开动了。”
小白用筷子夹了便当,享用了起来。
“怎么样。”阿莲说。
“连我的心都开始平平跳了”千寻说。
“嗯。”
邪魅王爺要誘愛
婚意綿綿
“这就是。”小白说。
“超级美味啊。”
“你做料理为什么这么厉害。”
“这种感觉。”
“真是不可思议。”
“到底为什么有这么强的厨艺。”
“你是个料理的天才呢。”
“吃起来营养好强。”
“天美味了,受不了了。”
“添加了调料和性感线条曲线,勾线出无数美味。”
泰坦尼克號港灣 扇舞下的機鋒
“阿莲,你是从哪儿学习这料理的。”
‘哪有什么,只是从我母亲那雪莱的。’
“你的母亲,在料理培训班当老师哦。”
‘职业的继承者,看着其貌不扬,想必也没有多少水平。’
‘完全看走眼。’
“那个我被憎恨了。”阿莲说。
“就在刚才开始憎恶你哦。”小白说。
‘为什么啊。’阿莲说。
“阿莲什么的,死了算了。”
‘小白的脸上这么写着。’
‘千寻你刚辞啊吧鼖故意打’
‘是指什么的。’
‘不美好事情算了。’
一脸纯真说出去的汪刺鱼好危险。
“那么我们开始吃便当。”
完全无视小莲的泪水千寻开始盯着小白的便当。
“对了,还在比赛,来放开肚皮开吃吧。”
“那么先从煎鸡蛋开始吃。”
千寻看上去很高兴,假期煎鸡蛋,放入口中。
咀嚼了几下。
“怎么样。”
“非常难好吃,感叹二不油腻,这份煎鸡蛋,还加入了特别的东西。”
‘关键是赶萝卜。’
“难怪啊,吃上去很开胃。”
千寻一边吃着煎鸡蛋,。
“相当成姐姐一样崇拜的人又多了。”
千寻上钩了。
“小莲啊。”
“和姐姐一样,姐姐诶说的是小千寻。”
“小千说出自已的判断,我和小莲的便当哪个更好吃。”小白说。
“那个俩边都非常美味。”
‘不是在这决胜负中必须获胜一个。’
‘小编我们都子啊,不用那面墙千寻做出平阿基。’
‘小莲的好吃。’
打断了这句话,小千断然说。
“那个。”小白说:“唉。”
“真的很抱歉,我觉得小莲的便当要更美味。”千寻说。
高冷老公強勢寵:親親小嬌妻
“啊。”小白说:“这样啊,好,说的好,小千。”
“那个小白。”阿莲说。
“怎么了。”小白说。
“生气了吗,你好像输了比试哦。”阿莲说。
“不知用户啦,啊哈哈,我可米有傲慢到自已可以赢得过爱的力量。”
‘刚才不是傲慢吗。’
‘果然还是小禁断妹妹有什么说什么。’
“姐姐也一直教育我要坦率哦。”
“好可怕,这种天然无极限的迪化好可怕。”
‘真好啊,小莲,有这么可爱的少女爱着你。’
爱着什么的。
“就是说啊。”阿莲说。
霸道老公綿羊妻 蘭之若雅
“你们俩个的反应惊人的匹配。”
“那个队里,我也来品尝一下小白的便当。”
似乎是为了掩饰自已的害羞,小莲夹起了一个烧麦。
“总觉得味道有点。”
“这是什么感觉。”
感觉小莲扑通一声倒下了。
“哇。”
“小莲好像虾米一样跳动着。”
‘哦。’小白说;
罗塘被恶魔附身一样不断前后摆动。
小莲看上去是个普通人,居然有如此有趣的演绎天赋。
那个是中奖了。”
“那个是放了季末。”
“如果那个真是演习,就算那他很年轻,也一定可以马上征服世界。”
‘对了,我想起来了。’
“怎么回事。”千寻说。
戰栗的青春
“为了让叶不负可以好好习惯超辣的难受滋味,并且可以为口袋吃着这些,追击那我做了超级辣的麻婆豆腐。”
“原来如此,难怪阿莲看起来那么凄凉。”
“现在的哦我们除了在旁边注视着她没有办法了。”
叶不负和小千用温柔的视线注视着阿莲。
“水,给我水。”
楠楠自羽
“真是令人意外的盲点。”
“快点啦。”阿莲说。
“那么我先去参加下午的考试了。”阿莲说。
因为还很糟糕,小莲的发音很不对劲。
“千寻待会儿见。”
‘我会为你应援的。’
‘多谢了。’
小莲和小千一起浮现出危险。
“真和谐你们这对闪光弹情侣。”
“那么我就。”
“干嘛瞪着我。”
‘我是非去不可,你可不要对千寻做奇怪的事情。’阿莲说。
“真是爱操心。”
‘’知道了你的性格,我会担心。
“没事情,小千有一个可怕的结界。”
“这个月欧说服力。”
“那么我就先走了。”阿莲说。
“是,路上小心。”
“88。”小爱时候。
在我们的回收目送下,阿莲走了。
“好了接下来,小千我们回去体验馆,小金的的说教应该结束了吧。”
‘’是的。”千寻说。
千寻,真是的,到哪儿去了。“小金说。
在进入体验馆,看到了小金。
“结界,我和小莲还有小白一起在屋顶上吃便当。”
‘是吗,是小白将千寻带回来的。’
‘算是吧没因为小汐有事情就回去了,小莲去考试了。’
“这样啊。”小金一副正在沉思着什么。
“千寻,小白没有对你做起卦ID事情吧。”小金说。
“说的好直接啊,小金。”
‘说起来我可不是小汐,我才不是什么奇怪的弱’
‘我不是在的耐心这个。’
“你不是只要有趣怎么样都行,不能否认我没么有被欺负的价值。”
‘这样啊,稍微有些受伤啊。’千寻说。
“抱歉不知不觉说出心里话了。”小金说。
“对,小金,据说比赛赢了呢,恭喜恭喜。”小白说。
“啊,非常感谢。”小金说。
自已和小小金联手错开话题。
“对了我还没有祝福姐姐。”
“祝福你姐姐。”千寻说。
‘啊哈哈,也谢谢千寻了。’小小金说。
总算是没有让小千哭了。
“果然厉害,小金受伤什么的根本不当回事,对不对。”
“还灭有那么厉害。”
‘’虽然说赢了,只是个联系比赛。
‘还是老样子的傲娇,那个就先丢一边。’
小白说;“刚才开始就很在意,倒在这里的男人是谁。”
“这个是一个笨蛋。”
自已的仆人小明被踩在教习。
“我只是管教一下你。”
“这小俩口子也不和谐。”
“这种事情怎么都好,比起那个有件事情要询问小金。”
‘是什么事情?’
“给我等等。”小明说;“别干脆丢下我,我正在被欺负啊。”
“这就是你的角色吧。”
‘这是何等的角色分配不但锕’
‘就是将这个干脆丢下吧。’小白说。
“喂,救命啊。”
‘请继续说。’小金说。
“连我的女朋友都背叛了。”
陰夫來臨
穿帆布鞋的公主 璃晨雨熙
“我想要和你谈谈。”
无视那个,说明了一下叶不负的情况。
虽然笨人很有精神,但是却在拼命人手嫖。
他不回复精神可不安心。
“你在考虑这种事情。”
“你们姐妹俩个人都是毒舌啊。”
“如果有计划我早就实施了。”
在遇到自已之前,照顾叶不负是小金的责任。
“现在有你给他做饭,生活改善了。”
‘但不是每天,如果每天去会被认为很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