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hzzi優秀都市言情 光怪陸離偵探社 起點-一百六十八.變化的人性-doerq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它就在屋子里!”
妇人指着身后尖叫。
陆离望向她背后的寂静房屋,进入后院站在房门前。
修羅皇後 流蘇蘇
“太安静了……已经结束了?”安娜凑在门前倾听,疑惑地自言自语。回头和陆离相视一眼,她推门走进小屋,陆离跟在后面。
嘎——吱——
身后房门缓慢闭合,令人牙酸地声音犹如狭长的惨叫,向房屋里的存在宣告外人到来。
房门合拢的瞬间,一股阴冷恶意攀上陆离与安娜的身躯。
安娜疑惑地歪头,比阴冷恶意更晦涩的里世界气息散出,轻松驱散恶意。
“人……少了……”
幽暗边缘浮现一张严重烧毁的面孔,遗憾地发出沙哑低语。
它忽然发觉身躯被晦涩力量控制,不解地盯着对它出手的陆离和安娜:“为什……?”
未來人造人 不小心成神
“房间里的人呢?”陆离轻轻嗅动,若有似无的血腥味从房间二楼飘下来。
“陷阱……和人……合作……”怪异迟钝答道。
陆离轻轻颔首,挑开救赎的枪套。
半分钟后,安娜收敛起尸体,陆离转身往外走去,找那位引诱他们的女士。
……
“他们来找我了!”
扫帚“当啷”落在地上,艾玛惊喜地看到橱窗后向自己挥手的同伴。
“你确定你的同伴和我们一样?”
柜台后的约克抓住藏到扣起菜谱下的厨刀,紧张地咽下吐沫:“他们给我的感觉就像怪异……”
门外的两道身影完全被灰色长袍笼罩,面孔隐藏于宽大的斗篷后,神秘而诡异。
“我可以肯定他们和我们一样。”艾玛却流露出其他人不曾见过,近乎狂热的兴奋和自信:“我们一起猎杀过好几只怪异,只是没陆离先生那么的轻松。”
“也许是伪装起自己的办法。”杰米尼·雷德说道,目光审视着艾玛和门外的两道斗篷轮廓:“不过我想知道……他们怎么知道你在这里。”
“是记号。”艾玛走向门口,边从围裙口袋里掏出一把褐色粉末:“我们会洒在经过的地方,如果有人失踪其他人会去救他。”
犹豫了一下,杰米尼·雷德没阻拦艾玛的行为,坦白来讲单薄的玻璃和墙壁阻挡不了什么。
艾玛卸下门闩,打开房门让她的同伴们进来。哗啦风铃声中长街上的声音也变得清晰,直到木门再次闭上。
风铃余响,杰米尼·雷德等人观察着教徒般的二人。长袍后响起的细微呼吸声与微微鼓起的斗篷能让他们稍感安心。
艾玛先为她的同伴介绍陆离等人的情况,然后向雷德他们发出邀请,希望可以一起和他们去教堂汇合。
杰米尼·雷德拒绝了邀请。这是陆离的队伍,陆离回来前他不打算离开这里,尽管对方人更多。
“我必须得回去……”艾玛遗憾地说。
“当然,我们不会限制谁想要离开,我想陆离也是。”杰米尼·雷德扫过沉默寡言的两个长袍家伙。
尽管艾玛那两个始终不说话的同伴让气氛有些压抑,不过还算融洽。艾玛留下教堂的地址,表示陆离回来如果感兴趣可以去教堂找他们,和他们道别后与同伴一起离开服装店。
……
院子里已经找不到引诱他们踏入陷阱的女人踪影。
愛與痛的邊緣 郭敬明
“她不见了?”
安娜跟随陆离身后出来,尸体已经喂给了城里里无处不在的枯爪。
也许那个女人和怪异的合作并不真诚,她只是骗一个愿意相信她的进去就好,不管是怪异还是某个相信了的傻瓜。
“走吧。”
她估计早就躲藏了起来,陆离无意浪费时间寻找这个欺骗了他们的女人,前往修忒斯大学探查。
结果令人遗憾,留在修忒斯大学的四个幸存者都消失了。也许是躲藏起来或是通过考试逃了出去,但更多的可能是被怪异杀死。
陆离回到服装店告诉杰米尼·雷德等人坏消息后,他们也有一个不知道算不算坏消息的事告诉陆离。
“这是那群幸存者的地址。”
讲完艾玛和她同伴的事,杰米尼·雷德把纸条递给陆离。
【修普斯金街区8号,回音教堂】
“离这里十几分钟的路程,坐马车更快一些。”杰米尼·雷德补充说。
“你怎么看待他们。”陆离没和他们接触过,无法判断。
杰米尼·雷德着说:“嗯……他们很神秘,就像教徒一样,不过做事坦然自信。”
起码能随便告诉另一群幸存者他们的据点这种举动杰米尼·雷德不会去做。
“教徒……”
这个词汇让陆离联想到调查员基地里的那群幸存者。
諜戰上海灘(偽裝者) 張勇
“我会去看一下。”纸条收进口袋,陆离说道。“清理周围邻居之后。”
“不需要吧?如果是想带幸存者回来服装店可以容纳下很多人。”约克觉得所有人挤在一起才足够安全。
“与这无关。”
陆离告诉他们前往修忒斯大学路上遇到的那个与怪异合作的女人。而不论是被迫还是主动,“叛徒”角色的确存在。
如果引进来“叛徒”,陆离所做的努力就白费了。
“我赞成。”杰米尼·雷德说道。陆离可以分辨人类和怪异,但没办法分辨人性:“你想怎么做?”
“清理附近几栋房屋,在门上留记号。我会让幸存者在旅馆的乌鸦标记附近寻找有记号的房门,消除记号后藏在里面。”
“不要和他们接触,你们负责观察。如果发现某个幸存者表现异常,记录下来。”
这样可以避免“叛徒”被引向服装店,同时也能与其他新找到的幸存者隔离开。
“那就这样。”
不过清理民居的活他们帮不上忙,只能在橱窗前看着陆离和安娜犹如死神,一间间敲响房门,等待门开后走入房屋,不一会儿走出来,往木门上画标记,走向下一间——
絕頂高手在都市
陆离一共清理出六栋房屋,都在旅馆那一排,在服装店橱窗后就可以轻松看到。
回来时安娜拖着麻袋,不过里面不是尸体,而是从房屋里找到的食物和水。如果乐园不像预计中那样很快结束,这些资源足够他们生存一段时间。

tmhsn精华都市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txt-一百六十七.另一羣倖存者熱推-1jjyy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壁炉里燃烧着温暖的火焰。一位妇人正踮起脚尖打理衣架,穿着宽松不合身的崭新绒短衫的年轻人用拖布擦拭着地板,橱窗前摆放的餐桌两边坐着两道眺望街边景色般的恋人,而将自己拖进来的其中一个中年人更是走到柜台前给自己倒了杯啤酒轻酌。
这种平和美好的一幕出现在此刻的王城里诡异突兀,但男人从内心深处渴望这些都是真实的——
就在这时,一旁的约克搭上他的肩膀。
“欢迎来到安全屋,伙计。”
鳳傾天下:王妃太囂張 陽光小葉
这个叫韦布的男人花了好久才反应过来,然后始终保持一副中大奖又不敢相信的困惑。
他已经麻木地寻找其他幸存者很长时间,也的确遇到几个自称幸存者的家伙和团队。但韦布不敢相信他们,他总是能找到各种理由说服自己:面前的幸存者是怪异伪装,它们在欺骗你。
与观察力无关,只是韦布在知道妻子是怪异所伪装后对一切都不再信任。
而现在……
韦布觉得幸存者应该像是老鼠一样,躲在阴暗冰冷的地下惴惴不安。但这一幕的确触动了韦布疲惫、麻木的心灵。“我是被他们抓进来的,没地方可以跑。”韦布这么对自己说。
甚至作为新闻他拥有免费挑选一套衣物和一份点心的福利。前者他不感兴趣并且知道那个年轻人的宽松衣物的由来,后者则因为饿坏了而全部吃掉,哪怕里面有毒药他也认了。
杰米尼·雷德很理解韦布的这种不安,该死的乐园让人们不再产生信任,被怪异随意玩弄。如果再晚一些遇到陆离,杰米尼·雷德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相信他。
素手藥香 墨涵元寶
韦布这种不希望这些是虚假的,又潜意识质疑一切的矛盾心理没能持续太久,就被陆离安娜轻易打破——他们冲出去,拖着一道身影回到服装店。以为那是幸存者的约克刚迎上去就看到安娜切去它的肢体,陆离用通灵枪将它蒸发。
“好吧,我还以为是新人……”嘟囔的约克转身去拿麻袋。
而这一幕也让韦布真正毫无保留的相信这群幸存者。
这种绝对信任在这时比什么都重要。
尸体被约克和雷德带去小巷投喂,回来后,杰米尼·雷德被想要为这群人做什么的韦布找上,表示自己的担忧,比如食物和水是否足够维持。
“我们应该省点食物。”韦布对快喝了半杯啤酒的杰米尼·雷德说。
杰米尼·雷德放下酒杯:“陆离说乐园不会持续太久,要不了多久就会改变规则或是结束游戏。”
好消息背后是残酷的真相:愈发稀少的人类会让“游戏”无法进行下去。
这个猜测已经初见端倪:很长一段时间街道上都不再有幸存者经过。来往的都是怪异,怪异,以及怪异。
武俠之長生路 西城墻
往好的一面想,初期过后,获得身份的人们都选择躲在家里。至于坏的一面……王城里已经没有多少幸存者了。
当——
角落里的石英座钟忽然沉闷响起。
已经2点了。
离天亮还有四个小时,不过天亮后一切就能结束吗……
王爺,心有魚力不足 陌上人如玉
他们不清楚,但那些死去的人永远也看不到黎明到来了。
也许他们也是。
石英座钟只短暂响起了两次,不过掀起的回音仍在他们心中回荡。
十分钟后,陆离不再守株待兔地等待幸存者经过:“修忒斯大学有四个幸存者,我想办法带他们出来,如果他们还活着。”
“我和你们一起?”趴在柜台后的约克问道。
“只我和安娜。”
安全屋交给杰米尼·雷德,作为驱魔人他知道该怎么做。
“注意安全。”
幸存者们目送陆离和安娜离开服装店。
緋聞總裁,老婆復婚吧! 十裏雲裳
杰米尼·雷德在门外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又反锁好房门,回到壁炉旁坐下。
陆离安娜的离开后,服装店里的气氛沉寂了许多。哪怕一直在活跃气氛的约克也不爱说话,每隔一段时间就望去时钟一眼。
最不安的是艾玛,她必须用打扫房间来平复内心不安,结果是笨手笨脚的打翻不少东西。
“你怎么了?”伊沃不解地问,艾玛看起来就像吓坏了一样。
询问声让艾玛抓着扫帚的双手一抖,脸上写满了纠结,杰米尼·雷德等人的目光随之聚集过去。
“很抱歉我骗了你们……”艾玛双手紧张地纠缠在一起。“其实我……来自另一群幸存者。”
约克等人不约而同露出惊诧,只有杰米尼·雷德蹙起眉头:“为什么现在才说。”
陆离安娜刚刚离开……巧合还是阴谋?
不过他没有怀疑艾玛不是人类。
艾玛羞愧地垂下脑袋:“我最开始欺骗了陆离阁下和安娜小姐,等我相信你们后一直不敢说……”
“你们那里是什么情况?”杰米尼·雷德问道。
躲在教堂,二十几名幸存者,缺少食物和水。这是另一群幸存者的情况。艾玛就是外出搜集食物的幸存者之一,这也是为什么她的背包装着那么多食物罐头。
“我的弟弟也在那里,所以我一定要回去……你们要和我一起去吗?或者允许我暂时离开回教堂告诉他们……”
杰米尼·雷德微微思索,做出对他们最稳妥的选择:“我不能做主,你最好留在这里等陆离回来。”
不过就在这时,门外传来缓慢地敲门声,还有呼喊声——
……
“救命!谁来帮帮我们!”
前往修忒斯大学的最后一段巷路前,一位女士在房屋后院的矮墙后挥手呼救。
陆离抬头观察颠倒城,那处矮墙后空无一人,向安娜示意她是人类。
“出什么事了。”
“你……你们是人类吗……”当喊声引来陆离安娜,女士又开始懊悔之前的冲动。
“如果不是在你呼救时我们就动手了。”安娜回答。陆离则取出徽章证明身份:“驱魔人陆离。”
“驱魔人……”女士有一刻犹豫,醒悟过来急忙说道:“我也是人类!”
“我知道。”陆离轻轻颔首。
“我们是一群幸存者……但是怪物混在我们之中,它现在正在里面乱杀人只有我跑了出来……求求你们……”女士掩脸抽泣,看上去就像陷入慌乱和恐惧的妇人。

bx4lt精华都市小说 光怪陸離偵探社 起點-一百六十六.新安全屋熱推-i5t8q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莱克街区。
一辆马车停在乌鸦标记旅馆门口。
窗户后的窥视惴惴不安,直到马车上两道熟悉的身影迈下。
“怎么样?”陆离和安娜刚刚推门走进旅馆,连暗号都忘记问的加维尔·约克迫不及待问道。
杰米尼·雷德猜到了结果,因为他们回来得太快了。
鴻孕當頭
那名用装睡躲避怪异的伙计伊沃聚拢过来,陆离告诉他们三大组织失联的消息。
而被怪异占据的王城显然不再适合调查。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两个平民不可避免的陷入惊慌无助,只有杰米尼·雷德还保持镇定。
“寻找幸存者,清理周围店铺让他们填补进去。”
終焉領主
就像怪异挤压人类的空间那样,陆离现在要反过来做。
杰米尼·雷德和两个平民对视一眼,不自觉压低了声线:“你们不在的时候有一位客人住了进来。”
“哪个房间。”安娜问。
“二楼最里面那间。”
处理入住的客人前,安娜想到外面的马车也许还用得上。向杰米尼·雷德询问上一次清理旅馆剩下的碎肉倒在哪里后,将堆在角落和灰土混在一起分不清的碎肉拿去清理,然后出门投喂给“马匹”。
这当然不能让这只伪装成马的怪异加入它们,不过这点微不足道的报酬足以让它心甘情愿的扮演好一只马。
三人留在大厅,陆离和安娜踏上木梯,去二楼清理客人。
叩叩叩——
陆离轻轻敲动旅馆房门。很快,单薄木门后传出单人床晃动的声响与脚步声。
安娜和陆离互相改变了位置,很快房门打开,露出门后的苍老妇女。
安娜握着厨刀走进房间,阴冷气息从体内涌出,桎梏住妇女。妇女神情浮现失望,它刚到乐园,还以为会出现人类主动上门的好事,散发出与安娜相似的里世界气息:“我也是怪异。”
咔嚓——
走进房间的陆离关上房门,平静地回答:“我们没找错人。”
一分钟后,陆离安娜回到楼下大厅。
“我们去装起尸体。”得到结果的杰米尼·雷德带上迟疑的约克和伊沃上楼。他不打算让自己和另外两人成为蛀虫一样的角色。
尽管亵渎他人的尸体是件非常冒犯的事,不过杰米尼·雷德想已经被怪异“穿”过一次的他们应该不会介意这些。
很快,杰米尼·雷德背着突出肢体轮廓的麻袋和面色苍白的约克二人回到大厅。
尸体没被陆离喂给街上的枯爪,它还有用。旅馆显然不是一个幸存者躲藏的好去处,不断入住的客人可以轻易打翻人们稀薄的安全感。
所以陆离要暂时找一个新的安全屋——民居稍好一些,但如果容纳下太多人又会引起注目。
“那里。”
窗户后的杰米尼·雷德指向对面,一层服装店橱窗里林立着衣架,二层是卧房。躲到对面可以伪装起来,也不必应付频繁的客人——毕竟没有多少怪异想来买衣服,即使有,也总比会住下的旅馆好。
“可以。”
陆离颔首,和安娜离开旅馆,杰米尼·雷德等人聚在窗前,穿过街道走入服装店。
王爺請息怒
隐约可以看到陆离和柜台后的老板交谈了什么,然后老板忽然呆滞不动,任由安娜切去它的四肢,最后被陆离的通灵枪蒸发。
“为什么怪异总会任由他们伤害……”约克感到不解。
隨身帶著如意扇
囧女辣手摧草錄
“也许是没反应过来,也许是同源物。”拥有称号的人总有独特的本事,杰米尼·雷德清楚这点:“我们准备‘搬家’吧。”
戰天闕,白發皇妃 蔚然語風
旅馆储存的食物和水有限,他们一趟就可以带去。另一边,搜索完一二层的陆离回到橱窗前,看向正穿过街道过来的约克和伊沃,还有在旅馆大门挂上了关门休息牌子的杰米尼·雷德。
叮铃——叮铃——
盜愛:戀愛星期八 三元
重生之國民女神
推门所带起的晃动风铃声似乎驱散笼罩城市,笼罩心底的压抑。
让人意外的是,搬到新安全屋的约克和伊沃最先做的是去挑选衣服,这倒是让气氛变得热闹了许多。
杰米尼·雷德像是看着晚辈般注视那两个互相比较谁的衣服更好看的家伙,尽管约克只比他小两岁。
村裏有只狐貍精
服装店的枯爪隐藏处在外边小巷,陆离和安娜拖着麻袋走进去投喂,再出来时只剩下安娜手里的一条手臂,它被安娜喂给安置在后院的那匹“马”。
杰米尼·雷德以为这里稳定后陆离安娜会再次离开,去外面寻找幸存者。没想到陆离选择了另一种简单直接的方式——守在橱窗前,发现途经的幸存者就带进来。
第十分钟,橱窗前的杰米尼·雷德和换好新衣服的约克看到了陆离的示范:他的视线落在一名背着包袱的妇人身上,然后与安娜一同走出服装店,架起惊慌的妇人回到服装店。
“路人们”才不会理睬这种事,它们只会嫉妒陆离的走运。
让妇人相信他们并没花费太久,起码她找不到五个怪异联合起来蒙骗自己的理由。所以她很快镇定下来,告诉他们自己叫做艾玛,灾难发生后她谁也不敢相信。在家里躲了几个小时,临时决定带上行李离开王城。
约克告诉她现在谁也出不去。艾玛露出一抹失望,又很快恢复。能找到其他幸存者总比孤独地躲在床下要好。
艾玛和伊沃一样被安置在二层。一层不需要太多人呆着。杰米尼·雷德扮演店长,约克和伊沃是他的店员,陆离和安娜则是客人——如果有客人登门,他们就这么扮演各自的角色。
籃壇之魔鬼分衛 烤遊魚
不过没过一会儿,在二楼感觉不安的艾玛和伊沃就回到楼下,于是伙计变成了三个,并且多了一位清洁女工。
又等待半小时,终于有第二个人类街道上经过。不过这一次出去带他回来的不是陆离安娜。
嘭——
叮铃——
半掩的房门被撞开,杰米尼·雷德和约克拖着满面绝望之色的男人进来。他没大声呼喊,因为那样会死得更快。
只是已经陷入绝望的男人忽然发现他们松开了自己。他连忙站稳,犹带着惊恐环视周围——

kcyuw优美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txt-一百六十五.層層謎團熱推-6eing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令人难以置信,他们竟然还能在街头租赁到马车,并且支付的货币不是血肉而是先令。
只不过马车上的陆离对安娜低语,那些不是马匹——尽管怪异更青睐人类,但其他血肉也能满足口腹之欲。
或许此刻的王城连一只真正的老鼠都找不到了。
拉车马匹是蚰蜒般多足的狰狞爬虫伪装的,手臂粗细的触须摆动间在青石板路上快速爬行。
马车驶过潮湿幽暗的宽阔街道,车窗旁的陆离一直观察街道与颠倒城。情形变得比一小时前更恶劣,街道上几乎全是伪装的怪异,几乎看不到人类。
甚至途径引起围观瞩目的对峙,互相怀疑的双方都是怪异伪装。
希望人们只是意识到外界的危险而不是其他。
二十分钟后,马车到达稀奇古怪杂货店附近。前修忒斯公立图书馆呃位置上,那片建筑工地的轮廓在晦暗中尖锐朝向天空。
这片工地也许永远都完工不了了。
迈下马车,身后马匹贪婪的注视下陆离和安娜走入稀奇古怪杂货店。
富貴春深 梨花瘦
咔嚓——
求職陷阱
愛你是最好的時光2
打翻油灯的灯罩碎片踩在脚下。陆离低眸,环视过杂货店。
店铺似乎不久前遭受过洗劫,货架倒塌,橫挪的柜台挡住通往地下室道路,被踩扁的杂物垃圾散落周围。
百變棄後
但没有同源物,就好像有人在危急时仍不急不忙地一样样收起它们。
这让杂货店披上刻意伪装的外衣。
彼此对视一眼,陆离迈步走进向杂货店,安娜去推开挡路的柜台,发现一点细节:一些工具巧合般抵在了柜台后面。
清理掉障碍,陆离和安娜来到地下室入口前。
“你留在这里,我下去。”安娜说。
“一起。”陆离挑开枪套,厨刀递给安娜。
什么也没说的安娜接过厨刀,和陆离一同走进幽暗寂静的地下室。
脚步声荡起回响,地下的冰冷让肌肤泛起一层疙瘩。
踏过最后一层台阶,站到平整的地面,空旷灰暗的大厅弥漫着薄薄的迷雾,似乎空无一人——
哒哒哒——
大厅深处忽然回荡起不属于他们的脚步声。安娜渐渐变得冰冷的弯曲眼眸中,几道浑身沾染血污的身影从幽暗深处浮现。
“又来了一只猎物……”
阴冷低语伴随着窃窃私语声传开。
陆离的回应是掀开大衣,显露腰间的救赎。
如果是人类,他们会认出通灵枪。如果不是,安娜和救赎会将它们埋葬。
沾染血污的身影停滞脚步,就在此刻,一道提着散发晦暗光芒油灯的男人从他们之间走出,看不清面貌。
我和小喬在三國的日子
“驱魔人?”
低沉询问声回荡。
“高级调查员陆离。”陆离说道。
被灰雾簇拥的那个男人轻轻颔首:“真视守夜人,乌里·莱因哈特·维克斯。”
化神
第三级别驱魔人,离成为传奇的塔尖只差一步。
不过为什么守夜人会出现在调查员基地?
以及他的身份是真的吗?
“和你一样,我和联合组织失联了。”莱因哈特·维克斯像是猜到陆离心中所想。“守夜人办公室,除魔人小屋,还有这里都找不到他们。”
“被怪异解决了?”这个坏消息让陆离皱眉。
“不像,我没找到尸体和记号。他们更像是……”莱因哈特·维克没说出后面的话,转而说道:“我听说过你,要加入我们吗?”
莱因哈特·维克的邀请在这种人们互相怀疑的时刻显得轻率。陆离从那些血污身影身上扫过,问道:“你怎么分辨他们。”
“很简单,乐园里怪异不能杀死怪异。”莱因哈特·维克回答,轻轻拍了拍提着油灯的手背。
幽暗边缘又走出一道身影,他端着的盘子里放置着一柄通灵枪和十颗镀银子弹。
“请证明你的身份,陆离先生。”
陆离沉默地注视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近,忽然轻轻摇头:“不必了,我不打算加入你们。”
也许是错觉,这些幸存者之间的氛围让人感到压抑和奇怪。
而且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你不能离开。”
转身打算离开这里时,莱因哈特·维克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囚禁起来!”
“抓住这个叛逃者!”
“别让他们离开!”
狂热的叫喊忽然在地下基地回荡,幸存者们脸庞狰狞着激动涌来,又因莱因哈特·维克的话语停顿。
數字化戰神
屬於你的我的時光 瞳嵐
“都停下。”
低沉地声音压盖所有的愤怒喊声,幽暗里提着油灯的莱因哈特·维克仿佛话剧里聚光灯下的主角,肃穆的像是一位神父。他平静注视着陆离和安娜,雕塑般的脸庞看不出情绪:“我不会囚禁你,不过希望你离开后不要对任何人说起我们。”
“包括联合组织?”陆离问道。
“包括联合组织。”
“我会的。”陆离点头。“但原因是什么。”
“让他们离开。”莱因哈特·维克没有回答陆离的问题,对幸存者们说:“然后关上大门,我们不再需要其他人了。”
陆离和安娜退到台阶上,那些因莱因哈特·维克最后一句话而变得异常狂热,兴奋的幸存者们推动厚重的铁门,封闭通往地面的通道。
“记住我们,陆离。”
忽然一道叹息般的低语回荡传出,当陆离听到它时,沉重铁门已经在面前重重闭合。
涌动地浮尘迅速回归沉寂。
妖孽主宰在都市
入口前,安娜皱眉说道:“他们不太对劲……”
陆离回忆莱因哈特·维克最后的话语——特里斯坦也说过相似的话语。
“离开吧。”
他没说什么,和安娜走出杂货店回到街道。
“接下来去哪?”安娜问道,等待思考的陆离回答。
ABC謀殺案
无论莱因哈特·维克是否是莱因哈特·维克,他透露出的消息很可能是真的:三大组织基地里空无一人。
驱魔人联合组织提前察觉危险降临所以离开,还是计划着什么秘辛陆离不得而知,不过显然,陆离难以通过表面的线索寻找到他们。
“回去吧。”
陆离说道,现在他能做的只有搜寻幸存者,清理周围的怪异。
至于那些谜团,颠倒城乐园的意义、消失的三大组织、特里斯坦和莱因哈特·维克的计划——
显然一切还未到揭露之时。

j43g9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光怪陸離偵探社討論-一百六十四.清理旅館看書-autbp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杰米尼·雷德,这位不在三大组织内的驱魔人知道的消息比加维尔·约克多上许多,但也有限。更多时候他是在隐藏自身活下去而不是寻找其他幸存者。
“提防那些可以混进人类的怪异,它们大多拥有获取我们记忆的能力……”杰米尼·雷德的语气忽然变得迟缓惊疑,他潜意识地想到,如果某只怪异窃夺了陆离的记忆……
陆离猜到他的想法,但这种猜疑注定难以解释和证明,除非杀死一只怪异。
恰好陆离能做到这点,不过加维尔·约克说得更快,将陆离曾遭遇到那只伪装成福莱家族驱魔人的事说给杰米尼·雷德,并不忘在最后帮陆离洗脱嫌疑:“而且我亲眼看到陆离和他的助手像是切黄油一样轻易地切呃……杀死了两只怪异,它们甚至还没反应过来!”
闻言的杰米尼·雷德微微躬身,带着歉意说:“请原谅我唐突的怀疑。”
“这是对的。”
如果不是可以窥探颠倒城,陆离比他更加多疑,只是不会表露出来。
杰米尼·雷德继续分析现在的情形:沦为怪异乐园的王城里一定还有许多幸存者存在。或是独自隐藏起自己,或是像他们一样汇聚。三大组织那里也许和陆离一样能分辨怪异和人类,那里更安全,也共容易遭受袭击——乐园在这个时间降临针对的是什么所有人都清楚:驱魔人议会。
王城暂时还不允许外出,杰米尼·雷德制定了三种计划:设置安全屋缓慢吸纳幸存者;与联合组织成员汇合;单独行动清理怪异。
不过选择权归于陆离,他也可能选第四个计划——
豪門小媳難養 愛落
“稍后我们去调查员基地探索。”陆离说道。“你们留在这里。”
他得先将老猎魔人获得的线索交给他们,尽管他们可能已经知道了。然后探查“乐园”的目的,以及该怎么离开。
它不可能无休止的维持下去。总会在某个时刻消失,或是爆发。
“当然。”杰米尼·雷德下意识答道,听到后半句后怔住:“我们不一起去?”
“可能存在危险,你和约克最好留下。”
娛樂之非你不可
杰米尼·雷德想说什么,不过就像陆离说的那样路上遭遇危险的几率很大,他和加维尔·约克不适合跟着。
“那我们能做什么?”杰米尼·雷德需要忙碌让自己不去多想。
“的确有,不过在此之前……”
陆离的黑眸低垂,落向脚下。
地板间的缝隙后面,一只满怀怨毒的眼珠正在窥探它们。
安娜的拳头如雷霆砸落,穿入地板,木屑飞溅中拎起一名中年人。
杰米尼·雷德认出了它,那个在后厨忙碌的旅馆老板。
安娜拔出陆离腰间厨刀,在旅馆老板的四肢上划过,丢掉躯干。而陆离就像用火柴点燃一捆干草般,将通灵枪抛到失去四肢的躯干上。
嗤——
旅馆老板开始气化。
“当时就是这样!”加维尔·约克激动地险些压抑不住音量。“如果我们可以解决掉所有怪异……”
冰點青春 沸點愛情
知道更多消息的杰米尼·雷德没那么天真:“你知道王城里混入了多少怪异吗?几乎每一条街上游荡的都是怪异,这座城市里起码有十几万只怪异。”
哪怕数字也足够令人绝望。
陆离垂首,看向楼下好奇抬起头的客人们,和杰米尼·雷德说:“我们离开前会清理旅馆里的怪异,你们伪装成这里的主人,在窗户上涂好乌鸦标记。如果遇到幸存者我会让他们来这里。”
主角嘲諷光環
话音落下,安娜将残肢踢到楼下,纵身从破损孔洞跃下。另一边的陆离捡起救赎收回枪套,走出房间从楼梯下楼。
“记得暗号。”
加维尔·约克在身后喊道。
陆离和安娜没有立刻离开,起码楼上的雷德和约克看了几分钟猎杀怪异的话剧。清理完大厅的二人又前往楼上,挨个敲响有人居住的客房。
最強魔修系統 苦海泅渡
情深入骨:陸少,好久不見
雷德和约克有那么一点觉得“敲响邪神丧钟”称号与陆离的吻合了。
这种随处可见的怪异力量有限,尽管它们拥有各种诡谲的能力,但所能承受的伤害比幽灵高不了太多。
陆离不会因此大意。因为杰米尼·雷德慎重的提醒自己,他曾遭遇恶灵可视之歌的袭击——还好可视之歌只是经过,并没有纠缠他。但也说明了一件事:王城里游荡的不止是怪异,还有恶灵、邪灵这些无法用常识和常规对付的怪异。
意外的是处理旅馆怪异过程中,他们发现一位幸存人类:趴在柜台上打瞌睡的伙计。他险些被安娜当成怪异处置,还是惊恐地尖叫声救了他的命。被陆离带到门外确认身份后,送到雷德约克。
冷血總裁放過我
媚亂君心,盛世嫡妃覆天下 沐榆
处理完旅馆内的全部怪异,安娜将尸体聚拢在大厅,陆离则在旅馆后院处理垃圾的下水道里和大厅墙壁上一处指头大的破洞里寻找到枯爪的踪影。
枯爪们就像围聚在岸边的鱼儿,在下水道里拥挤着,撕扯陆离投下的尸体。
他没找到熟悉的断指枯爪。
投喂给它们三具尸体,陆离和安娜回到大厅。不需要帮忙,拿着肢体在破洞前晃过,墙壁里的枯爪们自发拆开木板,接受投喂。
第三具尸体投喂完,安娜阻拦了陆离继续的举动,提议可以将剩下的两具带走,投喂给街道上的枯爪——
重复喂食给它们不能让好感无限制积累。
于是他们从地下室里找到麻袋,装起剩下两具尸体,和杰米尼·雷德三人告别离开旅馆。
……
街道上,安娜拖动着鼓鼓囊囊的麻袋和陆离并肩。他们每次经过有枯爪存在的小巷或是路旁下水道时都会停下。打开装满肢体的麻袋,像是分发给乞丐们面包的富豪那样施舍食物。
末日槍械系統 你敢動嗎
他们看上去比怪异还要怪异,并被一些垂涎的路人认为这是浪费的行为。
安娜不打算背着麻袋到处去走,而且枯爪在城市里随处可见——没走完这条街道,身后的麻袋就空荡的什么都没剩下。
安娜丢掉空麻袋,重新揽起陆离,前往调查员基地的伪装商店:稀奇古怪杂货店。

viktn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光怪陸離偵探社-一百六十二.交談推薦-2jdhn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老人没告诉我。神祗的名字是种禁忌,哪怕已经死去。”
“普拉达……”陆离低语着一个词汇,它也许是某个商品,也许是某座小镇,也许是某个名字……
当低语传递开,陆离感受到与头顶颠倒城的共鸣与联系,那种感觉微不足道,只有在与之联想时才会产生错觉般若隐若现的错觉。
“你知道古神的名字?”安娜问道,温热手掌钻进陆离掌心,悄悄去十指相扣。
“不确定,或许有关。”陆离思索着。“它写在试卷末尾。”
美人心計之零落成泥 初夏
“我不知道内容,试卷像是被迷雾笼罩一样难以看清。”安娜就像摆弄人偶的小女孩一样摩挲陆离手掌,将她的经历告诉陆离。
安娜无法窥探头顶颠倒城,不过她的怨灵身份本身就是一种保护。起码在拥有规则的“乐园”里能伤害她的只有人类。
与陆离相同,城卫兵为安娜安排了身份:修忒斯大学教授。意识到无法离开的安娜怀揣对陆离的担忧前往昨天他们去过的大学。那时格局还不像现在这么清晰,人类自觉隐藏伪装起来。到处都是混乱与杀戮,对应着“乐园”这一词汇。
七五普法學習讀本 本書編寫組
前往修忒斯大学的路上安娜遇到奄奄一息的老猎魔人。他本在最开始就识破规则伪装起自身,但不幸地被一只陷入混乱的愚笨怪异当作人类袭击。尽管他是驱魔人中最顶尖的存在,但仍难摆脱人类本身的梏桎,弱小,艰难逃生。
知识会让一个人不再极端。这句话未必有道理,但它适用在这位老人身上。安娜的出现和没有攻击的行为让老人主动释放善意,讲出他所分析到的线索与……遗言。
“‘不要惧怕落日的黑暗,明天的太阳会照常升起。’他就像在告诫我……”安娜回忆老人失去气息前的奇怪语气,就好像这句话不只是指现在的情形。
人类的身躯赋予了安娜失去的情感——失而复得又扩大了这份情感,所以她比生前时更炙热,也更感性。起码之前的怨灵安娜不会做出埋葬老人的举动。
将老人埋葬后,安娜带着老人的身份象征驱魔人徽章来到修忒斯大学,然后陆离出现——但她没能认出陆离。
“你的外表和穿着声音都是另一个人……”安娜温柔地说。
我的仙女俏老婆 孤仙不明
伪装是相对应的。人类眼中怪异会伪装成人类,怪异眼中人类也会发生改变——所以哪怕知道了陆离的名字,安娜也没去相认,只是保持关注,比如食堂时伸出援手。
发放羊皮卷试卷时的问题才真正让安娜认出陆离——那盆花盆。安娜知道陆离能让植物生长,她知道。
她将自己冥冥之中察觉到的试卷真相告诉陆离,代价是力量被剥夺去一部分,或是说吸取。
很难说这是好是坏。减弱的力量延缓了安娜坠入深渊的时间,但也让她难以自保和保护陆离——
這坑爹的仙俠
“你是怎么认出我的?”安娜奇怪地问。
猛鬼夫君
“我能看到头顶的城市。”陆离抬头望向雾霭笼罩的颠倒城。在倒映的城市里,一道白裙身影坐在身旁。
“城市?”挽着陆离的安娜抬起头,只能看到灰暗弥漫的雾霭。
閑巫在都市
聖堂 骷髏精靈
陆离将颠倒城和怪异本体的事告诉安娜。
“为什么是你?”安娜感到一丝不安。独特往往代表着麻烦,尽管颠倒城能让陆离分辨出怪异和人类。
“或许和人性有关。”陆离说道。“试卷会交给谁?”
“送去校长办公室。”
两条线索都汇聚到修忒斯大学那位身份不明的校长身上。
只是特里斯坦是否知道真相?还是只为了解决学院里肆虐的怪异?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修忒斯大学仍然正常,他留下的布置还没到引发的时候。而陆离也要留在学院里,直到成绩揭晓。
“你为什么会去厨房?”
“还记得调查员特里斯坦么,它是厨师……”
陆离边等待边回答安娜的问题。时间渐渐推移,更多完成试卷的学生出现在花园,其中大部分都回到后园的木屋宿舍。
“那么你呢,进来后都发生了什么。”安娜问道。
花园不再是合适的交谈地点,陆离抱着花盆和安娜回到木屋宿舍,走进属于自己的房间。
不过陆离忽略了一点:怪异认为自己是猎人。
叩叩叩——
响起的敲门声急促而持续,并伴随着呼救声。
恨天訣
“有人在里面吗!求求你们开门,有怪物再抓我——”
门外呼救的当然不可能是人类。
“你先躲进去,不要被它发现。”陆离指向墙角的衣柜。
安娜已经知道陆离猎杀过几次怪异,配合地躲藏起来,走向门口打开房门。
年轻女人站在门外,手还保持敲门姿势。
蜜愛成婚
她缩回手掌,脸庞浮现不自然的表情:“请问你是人类吗?我房间里都是怪物,我怕极了,我能在你这里躲避一下吗?求求你……”
“请进吧。”
陆离侧身让开一条道路。
“实在太谢谢你了。”它想要显露出欢喜轻松的神情,但又难以控制复杂的脸部表情,狰狞怪异的仿佛披着一张假脸。
嘭。
江山美人
它关上了房门,房间“只”剩下陆离和她,但气氛与旖旎无关。
“你觉得我该怎么感谢你?”它走向不断后退的陆离,语气温柔,脸庞仍然像挂着假笑,语气渐渐变得森冷:“比如……吃掉你。”
就在这时,一股阴冷气息侵染而来,将它的身形凝固。
怪异的面孔浮现恰到好处的愕然:“你是——”
“我不是。”陆离平静答道,取出救赎印在怪异脸颊。
惨嚎声被屏蔽,十秒后,一具尸体跌落在地。
陆离收起通灵枪,将尸体推到床底,投喂给跃跃欲试的枯爪们。
安娜低声提议继续——有她保护陆离收割人性的速度会更快,不过被陆离拒绝。
“为什么?”安娜不解地问。
“它们吃下了特里斯坦。我们杀戮过多可能会影响到他的计划。”
安娜有些失望,但很快就不再惋惜,因为外面到处都是怪异,只是要小心一些。
想来古神残存意识不会介意他们帮忙“打扫房间”的。

k9h6g好看的都市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一百六十一.曾經的守護者相伴-8750i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普拉达的故事难以理解其逻辑。
不了解真实含义前,陆离能做的只有分出部分注意,保持这根“线”的连接。
陆离做过类似的事——故事里的吉米兄妹。所以他没显露出生疏和迟疑。
其余注意回到上面的选择题,思考该按照“乐园”的基调进行回答还是——
思绪忽然被打断,发完试卷的年轻教授径直走向陆离。狭长的眼眸弯曲着,不含掩饰的炙热几乎要融化陆离。
陆离保持着牵系普拉达的思绪,注视年轻教授挤到身旁。柔软的身躯可怖地似要吞噬他的躯体。
“前三个问题只是幌子……”年轻教授低语,身体仿佛正承受难以忍受的痛楚,带着闷哼。“后三个问题……遵守本心去答……”
颤抖身躯离开座位,陆离注视她的背影,安静思索。
她帮过自己一次,这会是第二次么。
剪不斷,理還亂
视线触及桌角的花盆,陆离忽然回忆起冥冥之中带上它的念头,以及踏入“乐园”后得到的唯一提示。
【主知道一切,亦会安排好一切。】
于是陆离做出选择:在小镇保护居民并想办法驱逐恶灵、将迷路的旅人带回城镇,还有与眼魔蠕虫共同相处。
陆离并非激进者。如果可以交流沟通他不会吝啬自己的善意。
写上答案,困惑陆离的只剩下难以算作问题的最后一题。不过它似乎不需要去思考和回答,仿佛只是试卷上可以忽略的污渍。
年轻教授在陆离答完题目后就收走了羊皮纸,陆离暂时自由了,在成绩公布之前。
学生们异样的注视下,提前完成考试的陆离离开教室。
空荡寂静的灰暗花园里游荡的身影都已经消失,陆离在长椅上坐下,静静等待着结果。
但一道意想不到的身影浮现在台阶上。年轻教授拿着陆离的那份羊皮纸,狂热的如同得到想要的答案,冲向喷泉旁的陆离。
她离站起的陆离越来越近,又在即将冲撞上去时减慢了速度,就像许久未见的恋人般,温柔而炙热,冲入陆离怀中。
“感受到了吗?我拥有了身体……”细弱的呢喃从年轻教授口中传出,或是说……安娜。
穿越誅仙界
她曾经几乎快要遗忘作为人类时的感觉。成为幽灵后,她没有触感,没有味觉嗅觉,也没有痛苦,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团拥有自我意识,又被世界排除在外的影子。那种感觉远比吃没放任何调味品的食物要难以忍受。
但在进入乐园后,被赋予了身体的安娜重新得到这些失去依旧的感知,尤其在抱住陆离之后,身体和心灵的每一处都在欢呼雀跃。
“为什么你会来这里……”安娜轻轻用脸颊摩挲着陆离肩膀和脖子,她感觉自己快要融化在陆离怀里。
陆离的声音似乎依然平静:“一小时已经过了。”
“但我说的是让你回去。”
“我没有听。”
彼岸非流年 冷暮桐
蜜寵逃妻 顧夢曉
这话由陆离说出,比任何情话都要动人,安娜抬起头,那双弯曲的眼眸渐渐变成醉人的迷离。
似乎将要发生什么,不过这时,不解风情的陆离问道:“现在王城是什么情况。”
他已经知道为什么安娜没能在一小时期限中回去农庄。
“要说很久……”安娜不想破坏这份气氛。
“先说重要的。”陆离松开安娜坐回长椅上。
陳家妖孽 小舞
安娜紧贴着陆离坐下:“‘主’是古神,它在寻找什么。”
“寻找什么。”
“不知道……可能是某个存在,可能是某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谁告诉你的这些。”l陆离问,这种句式不是安娜的说话风格。
“一位老猎魔人学者……他在临死前告诉我这些。”人类身体放大了安娜的情绪,她任何想法都通过那双弯曲眼眸表露出来,比如现在的感叹:“那是个很了不起的人……他和我交谈就像是和人类交谈一样平常……”
花樣美男之我是寵兒
这种感觉安娜只在陆离身上感受到过。尽管有一些人也会冷静面对安娜,但区别对待本身就是一种异样。
而且猎魔人本身就是对应传奇探员,全视守夜人般的伟大人类传奇。
巨星
“想听听老学者的分析吗?”
“嗯,不过先告诉我古神是什么。”
左耳 饒雪漫
正派都不喜歡我 雲海青馬斬
他上次接触古神这一词汇还是理查德计划中那具“古神之躯”,而那又并非正确的称呼,起码那道虚幻缥缈的意识纠正了它的真实存在:旧日者。
“古神是从远古就一直存在的古老神祗,祂们与人类息息相关,同时也更接近宗教里对‘神灵’的描绘。”安娜显然是转述那位老驱魔人的口吻:“祂们像是更加强大的邪神,但又不会那么极端的混乱邪恶。”
祂们如同这个世界的守护神,抵御外界入侵。对待人类,它们大多秉承着一种漠视态度。只有信仰祂们的人类会得到一丝眷顾。古神虽然不像宗教里虚构的神那样对人类抱以无端的善意,但足够了。能够无视占领后院的蝼蚁而不是去踩上一脚本身就是一种善意。
但因为某些不可言知的原因,横亘在岁月长河中的它们渐渐销声匿迹。有些陷入沉睡,有些被封印,有些则已经死去……
死去的神祗不会消散,它的神尸与神性仍会秉承它的意志,留在世界上缓慢改变着周遭。
而王城里发生的变故就是源于这点:一位早已死去的古神之躯被丢到了这里,它那浩瀚的力量改变了规则,将王城变为“乐园”。
“他觉得这次入侵是场充满恶意的游戏。那些来自星空的存在注意到聚集起的驱魔人,于是将古神之躯抛到这里……”
让曾经保护世界和人类的守护神与人类对立,这种行径充斥着难以言说的恶意。
“但祂的残留意识没这么做。”陆离低语。
乐园里杀戮人类的只有那些怪异……作为神性具现化的那些城卫兵仍然秉承着公正。
“嗯,那个老人也这么说……”安娜回忆着老人说起这段内容时的悸动悲号:“伟大的神灵已经死去,躯体被外来者肆意玩弄,可它残留的神性仍不忍伤害世人……”
“祂叫什么?”
陆离想到试卷上最后一段话。

2iu5k精品玄幻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一百六十.怪異知識試卷展示-9tm0r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
抱着花盆出现的陆离站在教室门口,每个人都望向他,包括两个来自外界,新获得“乐园”身份的学生。
当然,被喂食掉的肥硕身影不包含在内。
陆离把花盆放到书桌斜上方,腾出足够大的干净桌面准备接下来的考试。
右手旁的怪异少女不断投来隐蔽瞩目,似乎想询问那盆盆栽,又耿耿于怀先前的矛盾。
屏蔽周围各异目光,陆离取出从加维尔·约克教授那里拿来的钢笔,把它放到羽毛笔和墨水瓶旁。
我在異界當大佬
时间临近,学生们像是察觉到什么,教室气氛渐渐趋向寂静。
没过太久,一道身影捧着叠在一起的羊皮纸试卷走进教室。
弯起的眼眸包含令人不敢直视的恶意。不需要年轻教授说话,座位中的学生们已经从脑海响彻的低语知悉考试的规则。
年轻教授走下讲台,依次分发下试卷,并很快来到陆离的书桌前。
她和往常一样注视着陆离,不过很快,她的注意被桌角的盆栽吸引。
崇禎有把槍 夢吳越
“为什么放花盆。”年轻教授看着不久前浇过水的湿润泥土,语气隐约有些怪异。
“带回去种。”陆离简单回答。
话音落下,如同什么被诱发,年轻教授那双月牙般弯着的眼眸被不含掩饰的炙热占据。哪怕是陆离,也不得不蹙眉避开她目光里燃烧的火焰。
“你还要看多久?教授。”右手旁的少女怪异不耐地敲着桌面。
年轻教授终于挪开令人毛骨悚然的恋恋不舍的视线,继续分发试卷。而陆离仍能感觉到不时投来的炙热视线。
蹙着眉头的陆离没去拿手旁的钢笔。他暂时不去思考年轻教授的异样,目光在题目上略过。
第一题:
【安德鲁小镇有三千五百四十人口,这里的居民会在每晚六点点亮油灯直到第二天六点。盗火之影与无邀之客分别在离傍晚还有一小时的下午抵达这座小镇。已知无邀之客平均每分钟杀死七人,盗火之影每分钟杀死十一人。求:小镇居民无法逃离的情况下,盗火之影与无邀之客会多久杀完小镇居民,并各自杀死多少。】
该说意料之中或是其他,考题的确与陆离猜想的沾边。同时第一个考题的血腥恐怖之下埋藏着陷阱。
盗火之影通常出现在天黑之后。它无法盗窃天上的光,只能盗取那些普通光源,比如火堆与灯光。
所以它只能计算晚上六点到早上六点这段时间。
第二题:
【黑夜降临,诡异之雾笼罩大地。一名旅人在雾霭里迷失了方向,他携带的油灯只能维持三个小时的光亮。每五分钟,他遭遇怪异的几率将提升百分之一,第二个小时开始,油灯会因为燃料稀少变得晦暗。已知:从第二小时开始,遭遇怪异的几率由百分之一提升为百分之三,求:油灯彻底熄灭前旅人遭遇怪异的几率。】
中规中矩的问题,陆离看向第三题。
王爺多情:冷宮醫後要休夫
【眼魔蠕虫每天都会在荒芜之地的世界背脊山脉周遭游荡,当它抵达高斯盆地上空时,阴影会完整投入高斯盆地。如果它游荡在离地面三十千米的高空时,阴影将完全填满高斯盆地。已知眼魔蠕虫的体积同样为三十千米,求:高斯盆地的最大直径。】
体长六十里,飘荡在空中的浮游怪异……
陆离可以想象它庞大体形所带来的震撼。
良緣錦繡 已兒
并且这本身就是超纲的问题。这个世界,即使是最顶尖的一群学者也难以得出真正答案——除非允许他们去制造模型模拟并给予足够的时间计算。
当然,也可以直指事情的本质,去衡量高斯盆地的面积。
傲血戰天 一壺酒
陆离想知道其他学生的答案,或者他们的试卷都不一样。不过在扭头时他被心底呢喃的低语警告:东张西望会被视作抄袭,受到惩罚。
小媳婦乖乖 風泠櫻
唯一能让人松口气的是,三个问题占据了羊皮纸差不多一半的内容,剩下的考题不会太多。
但和想象的不同,下一题不再是问答题:
再嫁皇妃:媚傾天下 江渚客
朕的皇後是偽男:皇上,我會負責的
【安德鲁小镇有三千五百四十人口,盗火之影与无邀之客分别在离傍晚还有一小时的下午抵达这座小镇。知道这些的你将会:1.“难以对抗怪异,退而求次保护人群。”2.“想办法杀死、驱逐它们。”“加入它们。”】
问题以选择题的形式重新出现。
陆离看向后面的两个选择题,没有意外,它们是问答题的变种。
【黑夜降临,诡异之雾笼罩大地。一名旅人在雾霭里迷失了方向,他携带的油灯只能维持三个小时的光亮。必经之路恰好会遇到他的你会:1.“提供燃料,不与他通行。”2.“顺路带他回到安全的聚集地。”3.“吃了他。”】
【眼魔蠕虫每天都会在荒芜之地的世界背脊山脉周遭游荡,它无暇理会地面上的渺小生物,但居住在这片土地的你对它的存在感到不安,你会:1.“想办法将它驱赶出去”2.“友善地选择共同生活在这里。”3.“不择手段蚕食掉它。”】
毫无疑问的是,对于羊皮纸试卷上的选择题,教室里大部分学生的答案必然与陆离相反。
除非陆离以怪异的角度进行回答——测试题看上去就像是简陋、没有鱼饵的鱼钩。引诱那些隐藏在怪异中的人类主动上钩。
但它又太简陋了,简陋到有些诡异:聪明的鱼儿就连挂上鲜美鱼食的鱼钩都会躲避,又怎么会咬上它。
而且试卷保持着某种试探性:它的问题对应着激进的,缓和的,温和的,它的选择也对应着激进的,缓和的,温和的,就像是九宫格。
很难说这是一种巧合。
无法分析出确切结果的陆离望向最后一题,与其说是最后一题,它更像是一条卷末语。
年年有魚很幸福
【它叫普拉达,它是个真实与虚幻狭缝间的存在。只有在你阅读这段话时,它才会出现在你的想象中。】
【你是不是已经开始想象它乖巧友善的样子了?但如果你停下想象,普拉达就消失了。】
【你的注意力就像一根线,牵系着普拉达和这个真实世界。】
精靈之最強玩家
【“求求你别忘记我……”普拉达无助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