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72di精华都市言情 全知全能者笔趣-第49章 瞠目結舌推薦-n54mf

全知全能者
小說推薦全知全能者
风浩然说得是对的,修炼之时,要安静,所以不能几个人住在一起。
呼吸声,就是极大的不安静。
而心跳声以及血液流动声,就更是不安静了。
不过如果能在静定之中听到别人的心跳如雷以及血液流动如大江大河奔涌,那已经是入门甚至是入门相当久之后的事了。
所以首当其冲的,还是呼吸声。
如果还是像之前一样,四个人住在一起,那四个人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便完全成了一个巨大的干扰源,而这其中如果还有谁睡觉会打呼噜的话,那简直就是噩梦。
靈異手劄
也所以,就有了现在这样的安排,各自分散,各据一院。
这大抵也是大宗门才有的福利了,地球上时道藏中有所谓财法侣地的说法,而这点就可以归属于“财”的因素。
嗯,不是地。
要说“地”的话,整个凌霄下院都是占据在一片灵地之上,这大概是无数中小宗门的弟子,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事。
不过这个世界的灵气浓度本来就高,哪怕是寻常地方,也基本都胜过前世的世界,更不用说是地球了。
也所以,此世,修行大昌。
别的不提,光是叶小叶所在原居舍的四个人,居然四个人全都来自“秘境”或者说“秘地”,这就离谱!
如果真是叶小叶,对此大抵只是好奇。
但对于许广陵来说,这就太……太让人无语了。
无语到他都有点想吐槽,这尼玛到底是什么样的世界。
其它秘境,是不是也有像他的出生地那样的恐怖之物?如果那恐怖之物真是生物,那基本上就是“神”了。
一个有不知多少神灵盘踞的世界?
呵呵。
不是许广陵非要老黄瓜刷绿漆装嫩,而是果真如此的话,那他这个大宗师就真的只是一只萌新了,而且是萌新到根本不够看!
不过相对而言,如凌霄宗这样的大宗门,理应也是很有料的。
这也是许广陵此世以叶小叶的身份发展,而不是直接飞龙在天的原因之一。
就他那水平也表演飞龙在天,估计还没飞上天呢,就不知有哪里伸出一只巨爪来,给拍死了!
所以,低调。
真的要低调!
而作为一个道者,降生此世界,除了刚来就被洗白(失鉴天镜以及失不灭真性)外,深心之中,其实还是有着大喜悦的。
世界固不测。
道途亦无限。
就看他在这个世界,能掘起多大的一场造化了。
重炮狙擊 聽竹夜語
而九层之台,起于垒土,他在这一世的真正起步,还是现在,以凌霄宗外门未记名弟子的身份,开始接触修行。
白天蒙着眼时拿到的炼气木简被他放在床边的桌子上,许广陵并未先行查看。
胡作妃為,王爺乖乖求饒! 川川梅子
而大师姐广清对他们的交待,是没有得到她的允许,不得私自打开木简。
就不知道有没有小家伙忍不住诱惑,私下给打开了。
輪回密碼之神秘戰隊
因为这卷起来的木简就是简单地以布条约束,虽然打的是死结,但如果耐心点,未必就不能顺利解开,然后原样结上。
看不出什么来的。
崛起仙俠世界 暴走大氣球
叶小叶再次被广清叫到她书房的时候,已经是拿到木简的第七天了,而这一次过来,他是按照广清的要求,拿着木简。
大漠狂歌 罪惡傾城
叶小叶在这里的待遇还是蛮高的。
有座。
有茶。
偷心契約:億萬總裁吻上癮
还有笑脸。
广清温柔得就像一个大姐姐,就差伸手摸他的头了。
她先是用剪刀解开了木简,然后顺手就把木简递给了叶小叶,“叶师弟,你先看看。”
光是这个称呼就足以让叶小叶受宠若惊,要知道之前都是直接称呼叶小叶的,不论是往常在小院中讲课时,还是他上次来书房。
所以许纯真立马就站了起来,作诚惶诚恐状,“大师姐!”
广清的笑意在眼底弥漫,“坐!”
叶小叶就坐了,然后低头,看手中木简。
内容并不太多,也就是比清净经稍长一些,嗯,五百四十二个字。
“记住了?”当叶小叶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广清问道。
上一次叶小叶在这里表演过过目不忘,所以才有广清现在的这一问。
“是的,大师姐!”叶小叶点头。
听得这话,广清顺手就把她那边桌上的东西推到了叶小叶这边,然后道:“那你现在认真抄一遍。”
笔,是简单的蓄水软头笔,不过那墨水散发着幽幽的清香。
纸,似乎简单寻常,但不经意地稍一打量,许纯真兼许广陵的目光就略有一顿。
眼前,厚厚的不宜折叠的纸,看起来就像一块薄木板,但许广陵一眼就看出,它不是木板,不是直接从什么树上剖取下来,而是真正地属于造出来的纸。
但是这纸,里面所有的纤维,都以一种简单而又复杂的结构,有序排列着。
有序!
有序到千千万万的纤维,几乎没有一根是杂乱的!
都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此刻,这一张纸里面,盛放着的就是一个世界。
不要说什么许纯真了,就是真正的许广陵,都有点被震撼到了。
这个世界的造纸术,这么发达么?
发达到了让一位大宗师都瞠目结舌的地步。
不过震撼的是许广陵,而对叶小叶来说,这纸自然只是寻常。
至于笔囊中那散发着淡淡幽香的极高品质灵水,就更只是单纯地好闻而已,所以默写之前,叶小叶自然而然把笔头凑近鼻端,然后道:“师姐,这味道真好闻!”
“嗯。”广清简单应了声。
于是叶小叶慑服于大师姐的威严,低下头乖乖地默默抄写。
确实是单纯地认真抄写,许纯真也真的没耍什么花样,比如说抄完之后在底部顺手画一朵小花什么的。
“师姐,我写完了!”
穿到古代裝可愛 小瑞
叶小叶放下笔,抬起头来。
广清走过来,拿起纸,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
其实叶小叶写着的时候,她就一直有在看。
叶小叶的字不难看,但也称不上好看,就简简单单的那种,细看下来,倒也勉强有种“天真之趣”。
天下霸刀
快穿之炮灰成神錄
下一刻,广清直接燃起火,把手中的纸给烧掉了。
“师姐,这……”
叶小叶不明所以地问道。
“不要多问。”广清只用一句话就让叶小叶闭嘴了。
几十息的时间里,那张纸彻底烧完,只留下了微不可见的一小点残渣掉在地上,而在整个燃烧的过程中,连一点儿的烟气都没有。
完全不像是燃烧。
更像是,“融化”。
“对炼气的内容,有没有什么不理解的地方?”做完这件事,广清重新落座,对叶小叶问道。
“师姐,有一个地方,我不是很理解。其实也有点理解,但是我怕理解错了,想听师姐给我讲一下。”叶小叶道。
“身即是心,心即是身。”
“想身心如湖,阳光万丈,倾洒湖面。”
“想身心如山,月光如水,照在山上。”
“想身心如树,星光如雨,浸透上下。”
叶小叶先是背诵了炼气法诀中的这么一小段,然后问道:“师姐,为什么又要想阳光又要想月光又要想星光的,只想一个不好吗?”
“不好。”
广清道,“师弟,这个问题你先不要问我,你先修炼一个月,如果一个月后还不理解,再来问我。”

rolwo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全知全能者 txt-第48章 煉氣木簡分享-06mb2

全知全能者
小說推薦全知全能者
许纯真小小地展露了两手,却并未得到广清的另眼相看。
或者说别样相待。
自那天召去书房之后,广清完全像是忘记了这件事,在日常教导时,并未对叶小叶多看上一眼。
时日推移。
推移到一百多个小毛孩,其中任何一个都已经对清净经熟到不能再熟,熟到简直是说梦话都能熟练非常地把清净经从头到尾地给背上一遍。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真的有小家伙说梦话了,也真的是在梦中背了清净经。
而梦中背书的熟练程度,似乎比他醒着时背还要更熟练一些?
这就小尴尬了。
这一日,再次轮到广清教导。
小院中,一百一十四个小孩坐得整整齐齐,每个人的小身板都挺得笔直。
或者用笔直来形容不是很恰当,但是看起来,给人的感觉确实是笔直的。相较于当初第一天坐下时,虽然不是歪歪扭扭但也是参差不齐俯仰各殊的坐姿,此刻这些小孩的坐姿,让人一看就觉很有精神。
整体地看下来也很养眼、舒服。
而如果是一个修行者来看,就能看出一些更多的东西,然后大抵会对教导者大拇指点赞。
广清今天的教导有点特别。
她先是用她清亮的眸子整体地扫视了一下所有的小孩,接下来再次定定地看了好一会儿,而就当诧异在这些小孩心中升起时,她开始了点名,叫一个小孩上前背清净经。
这个程序之前经常是有的,但今天的特别之处,是从前到后,所有小孩都被点名了,也是所有小孩全都轮流地上去背了一遍清净经。
待这一遍程序走完,早已经过了中午,来到下午时分了,再过不了多久差不多就是晚饭时间了。
也就在不少小孩有些心浮意动的时候,广清说话了,她微微笑着,但是说出来的话让所有小孩一刹那全都“清醒”了:
“从今天开始,我们正式修炼。”
哗!
本来寂静的小院,被声浪直接引爆。
虽然每个小孩还是守规矩地仍然坐得端正,但眼睛却一个个地瞪得老大,没有交头接耳,却多了不少的侧头四顾,以及,就是嘴里或大声或小声的惊呼了。
“都起来,走,跟我走!”
广清脸上笑意扩大,然后一伸手臂,这般说道。
场中的热切情绪,再次攀升了不止一个档次,而片刻之后,按照小院中日常坐位的顺序,一百多个小孩有序地排成了行,跟在广清身后,出小院,过湖泊,左行右转地,然后来到了一个大屋子中。
屋子很大,里面也很宽阔,别说一百多个小孩,就是一千多个小孩一起进来,仍然还会显得空荡荡的。
但是在这个空阔大屋子的四壁上,有着从头到尾连绵不断的架子,而架子上放着一捆捆的木片。
就在这些小孩好奇地四望打量时,广清从门边的架子上抽出一个木筐,木筐里是一摞一摞的黑布条,然后,在广清的要求下,每个小孩都在脸上缠了一根黑布条,把眼睛给完全遮住。
麒麟奇譚 lililicat
还是能看见的,并不是一片漆黑。
但也只能见个模糊的影儿。
“四面墙壁的架子上,都是木简,你们根据感觉,每人挑一个。”广清说道。
许广陵不在。
许纯真不在。
此刻,就是纯粹的叶小叶。
叶小叶闭上眼,他既没有天眼的视觉,也没有任何修炼造就的感应,但在单纯的沉静心识的感觉下,这一刻,他仿佛来到了星空中。
身边,或者说周围的那些架子上,遍布着一颗颗的星星。
又或者换一个“接地气”的说法,他是来到了一个菜园子中,身边,是一棵又一棵的蔬菜。
蔬菜的量很多。
而蔬菜的种类,更是五花八门。
有大白菜,有小青菜,有芹菜,有韭菜,有茼蒿,有茭白,有茄子,有辣椒……
几乎没有任何两棵蔬菜是相同的。
廢世子的狂寵:嫡女醫仙
它们给人的感觉各异,或沉重,或轻灵,或朴素,或华丽,或洁白无瑕,又或通体仿佛都被看不透的黑雾给包裹……
“有意思,很有意思!”
只是感觉,就不知感觉了多久,然后,叶小叶根据自己的感觉,从木架上,取出了一捆木简。
億萬總裁【完結】 安姿蓧
“你们手里的木简,是我们凌霄宗的炼气法诀,嗯,现在不许打开。”
脸上的布条已经解开,一个个小孩看着手里的木简,哪怕是以往平常表现得最为沉静的那些,此刻目光中也全都透着向往或者急切,而随后他们又听到了大师姐这样的话:“好了,我们可以出去了,从今天开始,你们要重新换一个住的地方。”
广和等在外面的路口。
而接下来,就是兵分两处了,广清带着女孩,广和带着男孩,在偌大的凌霄下院中,四处走动着。
其实凌霄下院虽然很大,但这好几个月的时间下来,绝大多数小孩对这里面的环境都已经比较熟,而这时,他们就是熟悉又陌生地,被分配到散落在凌霄下院中不同地方的建筑中。
不再是四个人住一个房间了,更不再是所有男生住一排居舍。
所有人,被完全打散。
每个人单独地分到了一个住处,而且这住处不只是一个房子,更是一整个小院子。
晚饭前,所有人的新住处都已经安排好。
而到了吃饭的时候,今天吃饭的地方非常的热闹,比以前任何一天都要热闹,每个小孩基本上都是三五成群地坐在一起,然后又有端着饭碗来回走动的。
只是住处分开了,他们还在这个凌霄下院中,他们以后应该也还会一起跑步、上课等等,但这时,好多小孩却仿佛都正在经历一场生离死别一样地,有的拉着小伙伴的手不停地说着话,有的吃着饭,吃着吃着就趴在桌子上哭了。
种种情状,不一而足。
叶小叶这边,是四个人坐在一起。
老大风浩然,也是之前的舍长;老二宗平;老三叶小叶;老四青弧。
舍长什么的,从今晚开始就不是了,而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这样的排序,也不知道还能维持多久。
风浩然沉着脸,像是和其他的小孩打架打输了。
宗平耷拉着头,像是被大人给教训了一顿。
青弧小毛孩的眼眶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又像是就要开始哭。
相比起来,叶小叶比较平静点,但他平常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这个样子,而且也沉默寡言的,所以其他三个小伙伴早就习以为常。
饭都已经吃完了,四个小孩坐在一张桌上,两边对坐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三哥,以后是不是就听不到你背书了?”好半晌,青弧小毛孩语气带着抽泣地说了这么一句。
重生之雙面佳人 魚顏魚語
叶小叶给了他一个白眼,“好啊,我还以为你是舍不得我呢,原来只是舍不得我的背书?”
躍馬西涼
听得这话,青弧咧着嘴,大概是想笑,但此刻他脸上的神情却是哭中带笑,笑中带哭。
嬌妃特工:王爺請節制 公子扶蘇
“我们都要开始修炼了,修炼的时候,要安静,是不能几个人住在一起的。”风浩然不愧老大,懂得就是多,此刻虽然还是沉着脸,但也开始给几个小弟普及他所知道的东西。
终究不是别离。
所以弥漫在一百多个小孩间的离情别绪其实并没有多深重,谈着说着,哭着笑着,然后,就有点雨过天晴了。
熟悉的熙攘和笑闹,很快地就出现,并分散着弥漫在整个凌霄下院中。
叶小叶四人一起,先是去了风浩然的住处,然后去了宗平的住处,然后是叶小叶的住处,最后是青弧的住处。
这中间有一个小插曲,那就是宗平拐了好几个地方,然后才顺利找到了他的住处,其他几人这也才知道,他们的老二和二哥居然还有路痴的属性。
武臨天下
知道了彼此的住处,串过门之后,四个小伙伴终究是分散了,在天色渐晚时,各回各处。
当然,其他的小孩也都一样。
在三三四四地做了几个月舍友,以及几十上百地扎堆住在一排两排居舍之后,现在,他们第一次地,全都分散,每个人都有了属于自己的院落。
新的住处,新的床褥。
这一夜,也不知有多少小孩辗转反侧,睡不好觉。
鬼王獨寵腹黑嫡妃
而看着手边暂时还不许打开的木简,更多的小孩,应该是期待与激动并存,这样的心情应该会极大地冲散那种离情。
一直背着清净经。
背呀背呀背地,他们终于是要开始新的阶段了。
正式修炼!

x1o0x精品都市小說 全知全能者笔趣-第47章 不覺星移又鬥轉熱推-z9qhc

全知全能者
小說推薦全知全能者
接下来的日子里,广清跟着广和又一起查了好几天的房。
而经过连续几天的查房之后,广清终于确认,叶小叶的那个神通并不是万能的。
至少,没对他的这位师兄起多大的作用。
晋升到了真一境,广清发现叶小叶的背诵对她依然有用,只要她愿意,还是随时都可以通过叶小叶的背诵,让整个身心进入一种宁静温和的状态,而在那种状态下,大道不再那么缥缈,而是化为天地及身边的一切,与她亲切交融着。
也就在这种状态下,通过几天的查房,广清几乎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稳定住了真一境的境界。
但与此同时,广清就发现,同样的诵读声,对广和师兄的作用,也就是让他对清净经的理解,似乎更深了一点而已。
如此。
而已。
偏广和这几天还不止一次地和她谈论道,叶小叶应该是个可造之材。
广清禁不住地有点苦笑。
傲世淩雲 蕭懷丹
按说师兄资质也是一流的,不一流也不可能进入凌霄宗。
在九大仙宗这样的宗门,弟子的资质,优者固是一品,劣者也是二品三品,而且是二品多三品少。不像那些小门小派,说不定有个七品八品就视为门中天才了,因为绝大多数可能只是九品。
广和师兄的资质她其实也是知道的,一品。
一品的资质,按理说,嗯,不管怎么说,领悟也不该这样差啊!
而且从以前的修行看,师兄怎么也不算是领悟差的!
但这事她也没法说。
她不可能找叶小叶问这是为什么,因为叶小叶自个儿肯定是不懂的,他连自己的这个天赋神通都不知道,甚至,出身绝灵仙海,他根本都不知道神通是什么东西。
她更不可能把这事从头到尾明明白白地说给广和听了,不管问题出在哪里,说出来,不都是明摆着打击他么?
师尊如果在,这事自然是要向师尊禀告的。
但在师尊外出而且短期内不会归来的情况下,这个秘密,只能是她一个人兜着藏着了。
于是,在又一起查了几天房之后,广清恢复了之前的惯例,不再和广和一起查房。
而自始至终,广和未察觉广清的用意。
他放得下架子,和广清探讨,以至于向广清请教。
他的心态也很平和,朝夕修行不辍。
他教导起那些小师弟小师妹,也还是和之前一样地,耐得下性子,很是用心。
不论从哪方面看,这都是一个合格的“大师兄”。
只是望着他离开的身影,广清不止一次地心中有所感叹。
鎖玄都
倒不是说广和师兄没能从叶小叶的神通中受益,就一定损失了什么。事实上并未损失什么,广和师兄本身的修行,也并未受到什么影响。
如此这般踏踏实实地修行下去,十年二十年,最多不超过三十年,广和师兄多半也必定晋升真一境的。
这二三十年的时间,老实说,也不是有多重要。
出身于他们这样的宗派,是完全有资格不争一时之长短的。
一时之长,绝非一世之长;一时之短,也绝非一世之短。这个道理,师尊早早地就有给他们讲,而且是讲了不止一遍!
之所以如此,就是要告诉他们,无须攀比。
无须与宗外的同龄或同辈修者相比,胜过那些小门小派的自是无须骄傲,那是理所当然,就是胜过同为九大仙宗的,也一样无须骄傲,因为九大仙宗各有底蕴,也各有优劣,人家如果有比你劣的地方,一定也有比你优的地方。
一定有!
更无须和宗内的师兄弟姐妹相比。
真要攀比,那就和自己比。
今日之修行,是否胜过昨日?今年之修行,是否胜过去年?
如果是,那就没有问题。
纵然较之他人,走得慢些,也是无妨。
網遊之高手寂寞 被錢逼瘋了
洪荒之殺戮魔君
修行只论高低,不论快慢。
年少輕狂之縱橫 聰明白癡
你是一百年走到灵台,还是两百年走到灵台,有什么区别?没有区别的。
你一百年走到灵台境,一千年还是灵台境。
他两百年走到灵台境,三百年就是神通境了。
如果能随便选,这两个里,你选谁?
……
所以,对自己能先人一步地迈入真一境,广清固然是高兴,但这种高兴并未上升到得意,更绝未上升到矜骄高傲的地步。
而对于广和师兄的明明机缘就在身边却无从把握,广清其实也不是可惜,好吧是有那么点可惜的意思,不过她更多的,还只是单纯的感慨。
感慨世事之奇,一至如斯。
而经此一事,广清不但是没有丝毫晋升后的矜骄高傲,反而是,用并非这个世界的经籍之语来形容,有一种“豫兮若冬涉川”的意味。
一句话,她既从自身的修行感受到了大道的可亲可近,也从广和师兄的情况中,感受到了大道的玄奥莫测。
抗日之我為戰神
于是。
不会自非。
更不敢自是。
奪標 飛翔的浪漫
而这样的心境不知道是不是契合了真一境的修行之旨,广清只感觉,进入真一境后,这些天里,她的修行,她对于修行的理解,几乎每一天都有看得见的明显进益,而且那种进益幅度是远超过以前的!
说句夸张点,现在的一日,足抵过往的十天半月。
这着实是太过夸张了。
有一种以往都是蒙蒙昧昧地修行而现在才是清醒着地修行一样。
神眷
广清不知道是不是进入真一境就这样,是不是所有真一境的修者都有着和她一样的感受,师尊也不在身边可以请教,所以一切都是未知。
但无妨。
暖婚之如妻而至
不知道这些,并不妨碍她继续地修行。
近乎于贪婪一般地修行!
实在是,每一次身心沉浸,修为都在增长,而各种感悟也一点一点零零星星地冒出来,每一天都有,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妙不可言了!
唯一小小的遗憾,就是她好像慢慢地摸到了广和师兄对于修行理解的边界。
那个边界,之前是没有的,但现在,随着一天天的过去,仿佛每过一天,都更加清晰一点。
这绝非广和师兄在倒退,其实他也在成长。
只是她的成长速度,对比之下,好像有点吓人,至少,把她自己给吓着了。
于是,慢慢地,越来越多的感悟和疑惑,她只能自个地慢慢咀嚼,而无人可以交流。
随着那些小家伙对清净经熟悉又熟悉,他们真正修行的时候,也到了。
而在这个事情上,不论是两人现在的修行层次之差,还是师尊临行前的交待,都决定了是由广清来作为主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