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kcfn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ptt-961 你的智慧我也很期待呢熱推-ge1zw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小說推薦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今天是十月三十一日,明天就是十一月一日了。
不等你說愛我 有只小受叫天真
靈無邪 王安寧
大课间,龙之介坐在座位上算着什么时候放假,可是算来算去下一次长假也就是寒假了。
“唉~国庆假期之后果然就没有假期了呀。”他叹了口气,很想找个假期和黑猫约会。
站在龙之介背后望着窗外风景的雪之下瞅了他一眼:“原来你也喜欢放假呀。”
“那当然喜欢了。”龙之介有气无力地说道。
雪之下重新望向窗外,幽幽道:“我倒是不喜欢。”
“哦?!哦,”龙之介稍一意外就不意外了,
“也是,放假你就是一个人呆在公寓,也没朋友,回家又不舒服,还是上学的时候好。”
第四眼,愛的迷叠香 姚瓔
“╭(╯^╰)╮”雪之下露出一个一闪而逝的表情,随后依旧淡然不在意地说道,
“我当然有,你也是知道的。”
“……哪个?!!!∑(Дノ)ノ”龙之介很是惊讶地回头看着雪之下。
雪之下气定神闲地俯视着龙之介:“由比滨结衣。”
“她啊~你还真当她是朋友吗?”龙之介不太明白地说道,
“不就是和你见过几面,来侍奉部找过你帮忙吗?怎么就成朋友了?”
“那是你误会了,我们之前就是朋友的,有时候也一起逛街的。”
雪之下又想起了某次和由比滨结衣去了一个什么同人展。
恰好看见龙之介拿着某种违禁物品大喊最喜欢BL了的那一幕。
还在远处给一身黑色cosplay服装的龙之介拍照了呢。
现在还在手机上保存着。
她想着目光不由挪向远处和龙之介的朋友京介、麻奈实在一起的赤城。
他和龙之介……
龙之介看着雪之下出神的样子,不由疑惑地问道:“你在想什么?”
“我想起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和由比滨结衣碰见的。”

“哦,”龙之介也没多问,毕竟是女孩子的事情,
“说起来,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呀?”
雪之下看了好奇的龙之介一眼,目光又转向窗外:
“开学前,我家的车撞倒了由比滨结衣的狗,因此认识了。”
龙之介觉得有些意外,但又在情理之中。
如果没有比企谷去救由比滨结衣的狗,那就是撞了。
“狗,没事吧?”龙之介小心地问道。
“腿受伤了,但是没生命危险,我请最好的专家给狗做了手术,恢复正常了。”
何日再成神 萬事如意
龙之介也点点头:“也是呢,要是撞死了,怎么可能和你做朋友呢?”
“……嗯。”雪之下随后又说道,“说起来一直和你在一起,我都好久没见过由比滨结衣了。”
“那是你学生会工作忙,忙完之后直接回家了,怎么能怪我呢?”
雪之下脑袋微转,斜睨这着龙之介,不说话,就是看着他。
“(⊙o⊙)…好吧,怪我,那这会儿有时间,你要不去看看由比滨结衣?”
雪之下看了眼教室前面黑板上方的钟表:“是还有点时间。”
“(^_^)想去就去嘛,我陪你。”
雪之下一点头,转身迈起脚步走了起来。
龙之介稍一惊讶于雪之下的干脆,便赶忙跟上。
————
走廊里,龙之介和雪之下并排走着。
有的学生站在教室前后门做什么,有的学生也穿行在走廊里。
并不是很安静,但也不是吵得多么凶。
可能100分钟的课中间只休息十分钟,确实很累人吧。
只不过,他和雪之下路过其他人的时候,周边都是一静。
呃,可能雪之下和他都是学生会的,那些人怕扣分所以安静了下来吧?
龙之介瞥了眼旁边,没什么表情,只是因为走路发梢飞扬的雪之下。
或许以后她当老师也不错,能镇住学生。
龙之介心里随意想了一下,和雪之下临近2年F班了。
虽然川崎沙希也在那个班,但又有什么影响呢?
她又不是自己的女朋友,也不会吃醋什么的,自然不会当场battle。
相反,自己要关心身为自己女友的雪之下,若是知道自己最近接了个静可爱给的委托……
唔,行得端,做得正,自己无所畏惧。
————
特種兵
来到2年F班后门,龙之介和雪之下都往里面望了望。
有用校服盖着脑袋他在课桌上睡觉的,有聚在一起谈笑的(叶山隼人等),有和对象打情骂俏的(叶山隼人和三浦优美子)。
当然也有这个时候依旧在看书的(川崎沙希),也有觉得吵闹看不进去书正在练字帖的,
也少不了一个人玩着手机的。
他也见到了熟人,比如户冢彩加,ta和周围的男生女生待在一起呢。
“由比滨不在呢。”雪之下忽然轻声说道。
龙之介收回目光点点头,心里有了一个不太妙的猜测。
她不会是被指派给叶山隼人这个小山头的人去买跑腿了吧?
龙之介瞄了眼旁边“左顾右盼”的雪之下。
她见到后一定会很生气吧?
龙之介想到这里,连忙说道:“既然不在,那咱们下次再来。
去侍奉部吧?我正好有事给你说。”
只要离开这里,就不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龙之介的愿望是如此淳朴和简单,但……
撒旦總裁:做你的女人 橘清澈
他望着手里提着一大袋东西来的由比滨结衣,不由叹了口气。
远处小跑来的由比滨见到雪之下……哦,还有龙之介。
她先是一惊讶,然后由衷地笑了起来:“阿雪,你怎么来了?”
雪之下没说话,也没笑,只是打量了一下由比滨手里提着的大袋子。
由比滨见状也明白了什么,笑容渐收,目光躲闪:“那个,我,你别生气,阿雪…”
龙之介见到如他所料的一幕,感受到旁边注视过来的目光,连忙要打圆场:“雪…”
可他刚说一个字就被雪之下打断:“由比滨,你进去吧,之后再说。”
由比滨嘴唇蠕动一下,有些担忧地看着雪之下。
雪之下再看了她一眼,就抬起脚步走了起来。
后面的龙之介小声对由比滨说道:“放心,我会劝着雪乃的,你快去吧。”
由比滨感激地看了龙之介一眼,又望了一下雪之下的背影,这才走进教室。
“你好慢呀,由比滨,我都等好久了。”三浦优美子放下手机抱怨不满地说道。
“那个,我…”由比滨低下头,小声地说,“人实在太多了。”
叶山隼人笑着接过袋子,对优美子说:“由比滨已经尽力了,这个时候小卖部人确实很多。”
“渴死了,渴死了。”一个爆炸头的家伙伸手接过叶山隼人递来的饮料,喝了起来,然后说了声谢谢。
叶山隼人给一群人分完后,由比滨扔掉袋子,也拿起一瓶饮料抿了一口。
————
龙之介在外面看得是一阵窝火,就想上前揍这几个家伙一顿。
这个三浦优美子还嫌慢?你自己从来都不买,还好意思说。
还有叶山隼人,你知道这会儿人多,那你们四个男生不去让由比滨结衣去挤人群?
还有其他这几个脑残,谢谢?你谢叶山隼人干什么?
他就给你们分了个饮料,由比滨可是下楼跑腿去买呀!
我屮艸芔茻,这一副嘴脸真是看不下去。
龙之介咬咬牙转身去追雪之下了。
絕世劍姬 斬鬼
对于由比滨结衣,他不想说什么,虽然确实很窝囊,让人看不下去。
但是龙之介知道,反抗暴力永远比施展暴力难,更多的人都只是妥协了,随时间忘掉了。
由比滨是无能,但不是有错的那一方。
动漫里,由比滨和雪之下一起玩之后,就表现得挺好。
这完全是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人和人是不同,有些人可以独立面对风雨,但更多人是和由比滨一样需要更多的勇气。
所以说啊……这几个家伙是真的讨厌。
龙之介是很想揍一顿出出气的,但之后由比滨的处境不一定会变好。
或许会更差。
不能因为一时生气就做什么,这件事要好好谋划才行。
就像雪之下,也没有当场生气,而是以后再说。
从这点而言,他们还是心有灵犀的。
————
龙之介快步赶上走了好远的雪之下。
本想稍微安慰一下雪之下的,但话还没说出口,就听雪之下先说了起来。
“你想说的我都知道,我不会那样的。”
走在雪之下旁边的龙之介,思之再三还是确定了一下:“你不生气吧?”
“我不会生由比滨的气,她已经尽力了,并没有什么好责怪的。”
龙之介嘴皮子动了一下,带着雪之下往去三楼的楼梯那里走,那里人少一点。
————
在楼梯中间站着,这四下无人方便说话,龙之介小心地说道:
“你说由比滨已经尽力了,可是我怎么感觉和之前没什么不一样呀?”
“~唉ε=(′ο`*))),那是你和她不怎么接触所以没有察觉到。”
“具体有什么?”龙之介又问道。
雪之下面前稍露复杂之色:“之前由比滨打扮得也很花哨。
比如,什么校服衬衫扣子不系全,戴耳饰手饰,化妆也有些浓。
哦,还有学一些‘流行’的话和动作,像是有好多个男朋友似的。
不胜枚举。”
龙之介回忆了一下刚才见到的由比滨:“她今天没戴耳饰,也没化妆呢。”
“嗯,所以说自从那次后,她已经有进步了。”
龙之介略抿了一下有些干燥的嘴唇,这天气就是有些干燥呢。
“既然你说由比滨是你的朋友,自然也不可以坐视不管,现在有什么注意吗?”
“老实说给你说,我也想不出什么办法。”
龙之介微微一笑,看着把愁闷烦恼写在脸上的雪之下说道:
“那我去教训教训那群家伙怎么样?”
“那样解决不了问题。”雪之下摇摇头,不认可道。
龙之介嘴角一扬:“这我知道,但是这样能出口气。
也能让由比滨感受到有人在支持她,又可以依靠的好朋友,心里也能更加自信自尊一点吧?”
“emm……从这个角度上说,确实是这样的。
不过后果实在难以预料。
之前,我是觉得由比滨性子就是这样,外向型人格。
不合群的话,一个人就感到不安,感到害怕。
而为了摆脱这份不安,她就会迎合别人。
哪怕说出自己违心的话,做出自己很多不愿意做的事情。
所以我之前鼓励她,让她给优美子摊牌说实话,但……
如今看来一切又慢慢回到以前的样子了。”
龙之介听着雪之下的分析点点头:
“你不在由比滨身边,给的影响也只是一时。
而优美子和她是同班,能无时无刻地影响她。
所以会这样,也是难免的。”
“是啊,难免的,而且那个优美子对由比滨也没什么大变化,”雪之下抱起胳膊,有些叹息道,
“环境对人的影响确实非常大。
人往前走的力量无非两种,一个是内因,一个是外因。
外因就是外界环境的逼迫,比如家里缺钱,比如不努力就只能饿肚子……
而内因,就是自己发愤图强,知道努力,也知道努力的价值。
也正因为人的困境并不单是因为自身能力造成的,也有外界因素。
所以个人的力量有时候确实是没有办法改变现状。
一夜貪歡:總裁別太猛!
不过换句话说,有可能在这个学校这个班级懒惰,不能发愤图强或者努力两天就懒惰下来。
但是到了新环境新的地方,决定奋发图强,一开始就非常努力。
很可能就一直就坚持了下去。
给自己的打的标签,别人也会形成认知,自己不努力,别人就诧异,这时的环境就变成助力了。
唉,总之,现在只能让由比滨转班,或者是让由比滨在他们班里寻找新的团体加入。”
龙之介原先还是有一些担心雪之下因为解决不了问题而烦恼,但是……
他看着有理有据地说着的雪之下,笑了起来。
这就是自己的女朋友,挺不赖的吧?
关心朋友,又有超越普通人的学识、智慧和眼光,和他正好匹配呢。
“咳,雪乃,既然由比滨一个人没法走出困境,那咱们就来帮她吧。”
雪之下点点头,但还是没放松下来:
“如果转班,得和由比滨父母、老师商量,也得保证她能融入新的班级。
如果换个圈子相处,就得找到愿意为由比滨对抗优美子那群人的团体。
两者都不容易呢。”
龙之介闻言面上一直带着笑容,等她说完便信心十足道:
“其实吧,我倒是已经有个计划了。”
“哦?”雪之下美眸一动,“说来听听?你的智慧我也很期待呢。”
“嗯嗯嗯,”龙之介很是满意满足地笑了起来,“果然是我们同频道的智慧产生了共鸣。”
雪之下微一耸肩,略有些苦笑加好笑道:“快说吧,要上课了。”

xjf9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起點-957 眼前這個男人可是超厲害呢!閲讀-j62tz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小說推薦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晚上八点多,川崎沙希骑车赶来龙之介家了。
本来七点半就下班了,但是因为上班迟到,被罚多做了半个小时。
不过没扣工资,还好还好。
川崎沙希敲门进来,和绫濑说了两句话,便被带到客厅去见龙之介了。
端着饮料的龙之介见她笑着说道:
“(^_^)我还以为你今天晚上不来了呢。”
川崎沙希闻言立马鞠了一躬:“对不起,我来晚了。”
龙之介一愣,立马上前两步伸出饮料扶她起来:
“没有没有,我不是怪罪你。”
一旁的绫濑看到场面猛然有些尴尬,也解围道:
“既然川崎小姐来了,你们就上去忙吧。”
龙之介听了也马上说道:“川崎同学,那咱们走吧?”
川崎沙希点点头,随后跟着他走了起来。
龙之介把一瓶饮料留下给了绫濑。
————
来到二楼房间,龙之介一进门就说:
“今天白天给你辅导过功课了,那现在就修改我小说的错别字吧。”
“明白,我会努力做好的。”川崎沙希也拖拉,当即去窗前电脑桌那坐下准备工作了。
不过龙之介看着一脸纳闷站起来的麻衣学姐,有些想笑。
她又又又又被抢位置了。
如果不是闪得快,就被川崎沙希坐在身底下了。
龙之介对一脸生无可恋的麻衣学姐笑了笑,算是安慰吧?
麻衣学姐叹了口气:“明天我坐另外一个位置,如果还被抢座位,那绝对是她故意的了。”
龙之介说不了话,只能点点头了。
之后,他看着川崎沙希打开电脑,打开码字软件,打开之前修改的小说章节。
你看,这个工作就是这么简单,她才做过一次就能独立完成整个流程了。
虽然动作有生疏就是了。
龙之介看到这里也放心下来了,把手里的饮料放到桌上:
“这是你来之前我取的饮料,放心和吧。”
说完他就转身下楼去找绫濑了。
他记得昨天似乎绫濑和他约定了一件事呢。
————
龙之介下楼重新来到客厅。
躺在长条沙发上的绫濑听到动静转头看向他,不过没说话。
大概以为他只是下楼给客人准备茶水吧。
不过,龙之介走近却是坐在了沙发上。
他瞥了眼手旁边绫濑的小脚丫,然后才说道:
“我下午放学给她辅导过功课了,所以现在她一个人做事就行了。”
绫濑点点头表示明白,随后好像要坐起来而不再躺着了。
但龙之介出言阻止了:“绫濑,你就躺着,这样也挺好。”
起身坐在沙发上的绫濑想了一下,还是收腿收脚放到地下,和龙之介并排坐着了。
刚才那个样子太有距离感了,不能让哥哥感到亲近。
龙之介看到主动坐在自己身边的绫濑,心里也蛮开心的,趁机说道:
“绫濑,你还记得我们昨天晚上的约定吗?”
【约定?】绫濑有些记不起来了。
“好吧,看你这样子是忘了。
昨天你不是说在川崎沙希工作的时候我下来和你看电视,不和她单独带着,你就……
叫我欧尼酱的。”
“哦~有点印象了,”绫濑想起来了,“不过不是说叫哥哥吗?”
“哥哥不是欧尼酱吗?”龙之介一副我有理的样子。
绫濑稍白了他一眼:“我之前不就叫过了吗?
文壕
但是你一副害怕的样子,让我很伤心呢,我决定一个月内都不叫你欧尼酱了。”
“嗯嗯,乖绫濑,虽然不是我期望的那样,但还是叫了。”龙之介一脸满足道。
绫濑:“………”
龙之介见到绫濑无语吃瘪的样子,笑得更开心了。
不过尽管如此,绫濑也不会说自己是故意如此的。
对待妄想症病人嘛,多点体谅也是应该的。
笑傲江湖我是令狐沖
她随后也跟着笑了起来。
“咳呢,哥哥,看电视吧,你也给我说说川崎同学的事情。”
“川崎她,怎么说呢?”龙之介一时不知从哪说起。
绫濑():“别急,慢慢说。”
“那就要从静可爱说起了……略略略……”
——
——
——
晚上九点半,电视剧播完了,绫濑也该上去睡觉了。
龙之介也是。
虽然今天和绫濑聊得很开心,还想继续在一起,但毕竟时间已经晚了。
总不能拉着瞌睡的妹妹不让她睡觉,一直陪自己说话吧?
绫濑关了电视,起身要回房间了。
不过她忽然想起,龙之介现在回房间了,不就和他妄想的人在一起了吗?
虽然有那个川崎同学在,但她也该回家了。
所以,如果哥哥不是马上睡觉,那自己今天晚上的努力成果就白费了?
貌似是这样啊。
绫濑起身后又坐下,问龙之介:“哥哥,那个,麻衣小姐晚上睡哪里?”
“……呃,就我,我房间。”龙之介没理气不壮。
绫濑看到龙之介的反应,那么真实,好像很不好意思似的。
她心里就一阵作痛。
“……(深呼吸)哥哥,你床上能睡下两个人吗?”
“能…或者不能?”龙之介看着绫濑试探地说道,。
绫濑认真地说道:“太挤的话,你和我一起睡吧?”
龙之介倒吸一口凉气,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一点也不敢相信这是绫濑说出的话:“……”
而绫濑还是一脸真诚地看着他,不像是不小心说错话了。
通靈人日記:靈魂說
龙之介还是再问了一下,确定确定:“你是说,你和我睡在一个房间?”
“嗯,就是这样,我是认真的。”绫濑一点也不难为情的样子。
龙之介哈哈一笑:“那我就答应……这当然不可能了,老爸会打断我的腿的。”
绫濑看着龙之介,大有深意地说道:“爸爸妈妈不会反对的。”
網遊之最帥神牧
“嗯?”龙之介笑完舔了一下嘴唇,疑惑道,“你…是绫濑吗?”
绫濑点点头:“我当然知道的你的意思,那我就直说吧。
我怕你忍不住对人家做什么坏事。
你和我睡在一个房间,那我就可以监视你了。”
龙之介听到这话,如逢甘露,一下舒服了:“我就说嘛~~~”
绫濑看到他这个样子,也是有些苦笑。
果然,没个正当理由哥哥会怀疑呢。
但没办法,如果晚上放任哥哥和妄想的人在一起,那不就前功尽弃了吗?
虽然担心那些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哥哥现在病了,要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以前没能发现哥哥的病…………现在就让她这个当妹妹的人来拯救他吧。
毕竟也只有自己最合适了。
绫濑想着温柔地看了一眼龙之介:
大唐貞觀第一逍遙王
“那就说好喽,你送川崎小姐回家,我也去给你准备铺盖。”
龙之介摸着耳朵,不知道该说什么。
答应,倒是蛮想答应的,但是总觉得有些不真实。
绫濑一拍龙之介肩膀,就起身去二楼回房间了。
【被子、枕头、防狼报警器、辣椒水……都得准备上。】
————
绫濑离开了客厅,龙之介还犹自坐在沙发上出神。
虽然都这么说好了,但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你敢信?
掐掐自己的脸蛋,有点痛。
闻闻自己的袜子,有汗味。
这正不是做梦呀。
龙之介瘫坐在沙发上,仰望了好一会儿天花板,最终还是接受了现实。
这一切还是要归咎到绫濑给出的理由。
为了防止他对麻衣学姐下手,所以住在一起?
虽然看上去似模似样的,有一定的可信度。
但要说绫濑会做到这种地步,他是完全没想到的。
其次,也是麻衣学姐来他家这么久了,绫濑早不担心晚……
哦,对了,麻衣学姐是找回身体后,家里人才有了不同寻常的反应。
对于绫濑而言,麻衣学姐也只是刚刚到他们家吧?
如此一来,这一点倒没什么疑问了。
只不过,和绫濑睡在一起?怎么想还是有些,有些不敢相信呀。
等等,众所周知,天上掉馅饼的事往往是陷阱。
所以说绫濑其实是有其他用意吧?
比如,自己晚上和她睡在一起后,她突然大叫着引来爸妈。
爸妈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把自己打骨折送去医院的。
得,就是这个,龙之介恍然地一拍大腿,要是自己被打断腿送进医院,就没有办法乱来了吧?
不仅不会对麻衣学姐乱来了,对其他女孩子也没有办法乱来了。
龙之介想到这里,不由瑟瑟发抖。
这个可能性怎么看都是很高呀。
不行,他得自救,不能这么简单地狗带了。
唔,但是怎么向绫濑解释呢?
无论自己怎么解释,自己都是把麻衣学姐带回了家呀。
沙发上的龙之介很紧张,非常紧张,紧张到脚趾一直使劲抓地。
绫濑收拾一套铺盖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自己没多少时间考虑了。
………………可恶,还是没办法!?
龙之介微微咬着牙,算了,没有办法就没办法吧。
不能让绫濑和自己重归于好,但是挫败这一次的阴谋,他还是有信心的。
绫濑的事情就这么应对。
现在嘛,送川崎沙希回家吧,时间也很晚了。
唉,本来是好心给她补课,替她解决困难,这是多么崇高而伟大的行为啊。
但没想到被绫濑这么对待,真是让人心意难平。
要不是自己机智,今天晚上就被绫濑送走了呀。
————
龙之介摇摇头,起身走向了通往二楼的楼梯。
绫濑的门大开着,客房的门也开着,绫濑真的在抱被子。
龙之介张了张嘴,但没说什么。
他是想说可以把自己的被子抱过去,不用用客房的被子。
但自己这么说会不会显得有些太主动、太积极呢?
而且,麻衣学姐晚上盖什么呢?
再说了,今天晚上注定不能善了,说这些都没意义。
算了,反正应对方法已经想好了,把川崎沙希送走后就实施吧。
————
龙之介掩藏自己的战意,对绫濑一点头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刚一进门,就能见到川崎沙希坐在电脑桌前用着电脑,还在修改小说的错别字。
旁边坐着的麻衣学姐也同样在学着习。
从努力程度来说,这二位是谁也不逊色于谁呢。
“川崎同学…”龙之介走上前去在她们背后试着叫了一声。
“我在,到时间了吗?”川崎沙希略微挺直腰背,有些疲惫地说道。
“嗯,”龙之介一点头说道,“天色也晚了,该送你回家了。”
“不好意思,到现在才给你修改了五章的错别字。”
川崎沙希边说边保存小说,准备关掉电脑。
“没关系没关系,比起昨天已经是进步很大了,慢慢来就行。”
先婚厚愛 趙暖暖
快穿之主角配角
川崎沙希一点头,先保存好修改的小说,再关闭软件,最后关闭电脑。
然后她才站起身来,把椅子推到桌子下面。
至于麻衣学姐,她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依旧在做着自己的功课。
虽然没法说话,但龙之介伸手摸了摸麻衣学姐的脑袋,算是打个招呼。
————
随后,龙之介便陪着川崎沙希下楼走到了玄关那里换鞋。
“今天就让我送你回去吧?”龙之介试着问道。
正在换鞋的川崎沙希目光微动了一下:“没事的,我昨天不也好好的回去了吗?”
“可是你没给我发短信呀,害我担心了好长时间呢(骗人的)。”
川崎沙希神情一震,想起了这茬:“抱、抱歉,我忘了这件事了。”
【其实我也忘了,】龙之介笑了一笑,
“好了走吧,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像昨天那样送你一段路。
正好,我也有些事情要和你谈一谈呢。”
————
龙之介说着,打开大门就要走出去。
不过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冷风,他感到一阵凉意。
他转回头看了眼川崎沙希,说道:“川崎同学,昨天给你的那个蓝色外套呢?”
川崎沙希眼睛微微瞪大,稍一顿用愧疚的语气道:
“抱歉,我也忘了给你带回来了。”
“没关系,我只是怕你冷着罢了,我再给你取件衣服吧。
最近晚上真的挺冷的,尤其你还要骑自行车。”
川崎沙希的头更低了,但还是点了点,没有拒绝。
相比为了面子拒绝冷着回家冻感冒,还是一时不好意思但穿着暖暖和和的衣服回家好。
————
龙之介一番操作后,自己穿着黑色的夹克衫。
给川崎沙希了一件棕黄色的秋衣外套,布料没有小孔,可以防风。
————
两人走在小区的路上,两人中间有一架脚踏车在。
龙之介路过一个路灯后,率先说话了:
“今天下午离开的时候,你好像说时间不够了,有没有迟到呀?”
“唔……”川崎沙希沉吟了一下说,“没有。”
龙之介闻言不由莞尔:“没有的话,可不需要考虑之后才说出口。
我记得之前你说过是晚上七点半下班的。
可是你今天八点多才过来,而且你骑着车子也并不需要在路上花多长时间。
所以,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吧?”
川崎沙希叹了口气,略佩服道:
重生當妖王 鼎故革新
“果然不愧是门门满分的全级第一呢,观察力确实细致入微。
動漫美女召喚錄
我打工迟到了,被罚多做了半个小时的活。”
“唔,也是我考虑不周,不过像今天这样一放学给你补习,你打完工晚上再过来做事。
怎么说呢?事情嘛,是能做完的,但还是弄到了大晚上。
而且你是连轴转,一点休息的时间都没有,这样会把身体搞坏的。
而且晚上回去也不安全。
所以,今天这样还是不行啊。”
“那……”川崎沙希也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今天和前天都是不同的策略,但时间还是被安排得紧紧当当,一点空隙都没有呢。
龙之介见铺垫的差不多了,开口说道:
“其实我也没有太多的办法,不过今天晚上我妹妹给我了一个灵感。”
“哦,请说一下。”川崎沙希略期待地看着龙之介。
毕竟眼前这个男人可是超厉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