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wfy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我的無限怪獸分身-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你,退位吧分享-6erh7

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小說推薦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此刻。
王上和老监侍。
以及随行之人,看到徕夏一幅见了鬼的表情,心里咯噔一声。是什么,能把徕夏给吓成这个样子?
瞬间。
更多人的目光,移向徕夏看的方向。
—林山。
“徕夏。”
老监侍一声冷喝。
“啊?”
徕夏这才回神,对于老监侍的声音,理都不理,刚站起来的双腿,扑通一声跪地,冲林山行大礼。
颤抖着声音道:
“大人,求您绕我一命。”
现在。
还管什么王上。
眼前。
才是这个世界,新的无上之王。改天换地,一语的事。对于徕夏如此怂,他的手下们一点都不鄙视。
毕竟。
各自也前途迷茫,想跪而不得,话也说不出。要是能选择,他们现在一定和徕夏同一姿势求放过。
錦衣夜 月關
尊严?
面子?
是。
很重要,但哪有命重要。这里能成为强者的,每一个都何止百岁,深刻地明白,活着才是硬道理。
死了。
什么都是空。
。。。
椅子上。
见徕夏求生欲蛮强,林山笑了笑。
“可以。”
“谢大人。”徕夏大喜过望。
接着。
又听林山说:
“免你一死,但不代表就这么放了你,封你修为十年,行善改过,若是表现突出,可以酌情减免。”
杀他?
林山没想过。
善。
恶。
他心中有标准,但牵扯到外文明时,很多标准不得不放下,就说目前接触的所有文明,都是好人?
呵!
扯!
每一个文明,都有大批坏蛋,根本杀不过来。就说灵源文明,一个个宗门和王廷,手里就很干净?
因此。
穿越獸世之搜食記
不是罪大恶极。
林山一般不会下杀手,到目前为止,他杀过的外文明的人类,好像也只有本区第一个发现的文明。
当时。
克利族统治着人类。
他去时。
人奸竟然把同族送给克利族,还摆上餐桌,当做食物。如此行径,已是反人类,林山才愤然杀人。
。。。
地上。
跪着的徕夏心头一阵叫苦。
十年?
就这修为,能不能活过十年,都是问题。但他哪敢违逆林山的意思,“多谢大人,在下一定改过。”
接着。
又道:
“大人,我的那些手下,能否也饶他们一命,若大人不嫌弃,今后,他们将是大人最忠诚的下属。”
漫威世界裏的全能王者 逍遙丿至尊
这话。
明显有着投诚之意。
快穿宅男攻略遊戲系統 九堡
没法。
形势所迫,就自己这实力,别说什么行善,不被仇家弄死就不错了。若是这些手下,能平安无事。
甚至。
归顺林山。
那么。
他也算有了些保障。
一听这话。
林山还没开口,圣女就有点急了。
逆天傳說 星際亂流
“大人。”
“这些可不是什么好人,作恶是经常的事,大人交代的任务,我冰宫足以完成。”她很担心一件事。
—林山玩权衡。
此前。
先帝在位时。
冰宫。
供奉院。
便是帝王权术平衡的结果。新帝上位,徕夏功高,这才有了今天的局面,保不齐,林山也玩这套。
名醫太子妃
说完。
圣女便紧张盯着林山,绝美的面庞上,带着丝丝祈求,如果林山玩权衡,她就还得和这些人共事。
实在是难以接受。
轻轻扫了一眼她。
“好。”
林山微笑点头。
“这些人,同封修为十年,免其一死。”对于这些人,林山哪可能看得上,自己又不是孤家寡人。
根本不缺手下。
权衡?
没必要,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都是小道。
“谢大人!”
圣女一听,高兴不已。
自然。
徕夏一幅如丧考妣的模样,同封十年修为,基本废了。好在林山说免一死,冰宫应该不敢赶尽杀绝。
否则。
就是在违背林山命令。
“谢大人饶命。”再不甘,徕夏也只能谢不杀之恩。
跪直。
徕夏才有空,搭理赶来的王上一群人,只是还没开口,当了一会透明人的王上,对着林山大声道:
“你是何人?”
然后。
就见林山终于把目光看向了他。
接着。
冒出了一句让他气个半死的话。
“你,退位吧!”
顿时。
周边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这些多是王上近侍,一个个目瞪口呆,有人,竟然敢当面叫新王退位?
这是何等的嚣张。
不过。
冰宫和徕夏一众却是脸色未变,这样的存在,的确有改朝换代之能,他们猜测,应该是王上刚才的话。
让林山不爽。
顿时。
都一阵同情。
新帝。
王位还没被坐热,就要退位了。
。。。
此刻。
作为当事人。
新王祐离俊朗的脸上,青红一片。
嚣张。
狂妄。
这是何等的不把他放在眼里,对他这个星球最强王朝的帝王,当众叫他退位,让出屁股下的王座。
几乎等于剥夺他的生命。
“大胆,王权天授,你是什么人,竟如此放肆。”祐离一旁的老监侍,也看不下去,对林山呵斥。
只是。
心里打起了鼓。
圣女。
徕夏。
都对那人无比恭敬,若是两人联手,他也不一定能抗下,但现在这个时候是职责所在,避无可避。
闻言。
林山淡淡一笑。
“天授?”
“这话,你信吗?”
顿时。
老监侍也有点脸红。
的确。
他不信。
这个世界终究是实力说话,若是天授神圣,那历代的王朝更迭,是不是代表天意也能随意的改变?
历史。
一直在说明一个道理:
天授。
就是笑话。
。。。
这下。
祐离都有点难堪了,王权的神圣性,被人公开质疑,这要是都忍得了,他这个新王,估计得叫怂王。
正想开口。
林山的椅子转圈,继续品尝桌上的美食。对于王权,林山本来没打算插手,但谁叫祐离兴冲冲来。
而且。
言语不逊。
那么。
就只能送退位了,做出这个决定,还有他从王城百姓交谈中,所得知的这位新王事迹,堪称传奇。
先帝驾崩。
底下。
十几个王子,你争我夺,死了一半多,才有祐离这八王子,登上了王位,前面七个兄弟就两个活着。
一个修炼狂人。
一个寄情山水,喜文弄墨。
这才活了下来。
当然。
这不是关键,让林山想让他退位的原因,还是这家伙的喜好,几乎是夜夜当新郎,而且不止一个。
看心情,三到十几个不等,若是自愿的也就算了,这货还玩强的,有人专门替他到处寻找漂亮女子。
接着。
一纸王令,让多少百姓家的姑娘。
见之色变。

koyin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ptt-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讓這個世界,聽話相伴-pr4d8

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小說推薦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林山这话一出。
顿时。
圣女等人错愕了一下,但很快又回过神来。林山说的没错,世界上,没有代价就能获取的东西不多。
吃个饭。
都还得张嘴、吞咽。
因此。
施恩。
索酬。
功夫神醫在都市 朽木可雕
也没什么奇怪的。刚刚那一错愕,只是惊奇,这样一个强无敌的存在,到底有什么是其还没有的。
财?
权?
势?
这不都唾手可得嘛?
。。。
“是,阁下。”圣女连忙道。
只是。
主殿刚才被徕夏弄塌,她正想说去副殿,就见林山忽然摆了摆手,“算了,就在这吧,露天挺好。”
“啊?”
圣女一愣。
重生之獵仙屠神
这?
额!
好像也行。
接着。
在她开口让人搬桌椅的时候,让她都震撼的一幕发生了,就见眼前地面,忽然抬升起了一块平台。
宽三步。
长十步。
要知道,主殿下方可不是石头,而是一种混合金属,顶层才铺了一层坚硬的石砖,能被徕夏跪碎。
不然。
若是直接跪在金属上面,撑死一个小坑。
现在。
本来一体的混合金属,仿佛被切割出一块,切面光滑如镜,若仅仅这样,圣女还不会有多么惊讶。
让她震撼的。
是两把金属椅子,在平台短边的两侧,缓缓‘浮’出,金属仿佛被变成了液体,里面涌出一把椅子。
这画面。
着实有点太震撼了。
切割。
给把剑,她也能做到。
但是。
操纵金属,在非融化状态,如泥土团一样改变外形,别说见了,听都没有听说过,如此莫测之能。
“嘶!”
“这。。。是怎么做到的?”
“。。。”
周围。
冰宫长老、殿主、弟子,一个个也目瞪口呆,这显然十分超出常识,根本想不出林山是如何做到。
而且。
就在平台上升到齐腰之时。
輪回神曲 邪某人三十
平台和椅子的表面。
竟开始浮现出复杂的纹路,每一个面,每一个棱角都像是被精心打磨,在阳光下反射着莹莹之辉。
“请!”
林山的话,把她们叫回了神。
坐在刚制造的金属椅子上,腐蚀能量的用途,让林山加工金属,不要太简单。顺便还附加了花纹。
举手之劳而已。
看着。
效果还蛮不错。
“是。”
圣女赶紧道。
王爺滾開:本宮想靜靜
说完。
吩咐手下准备吃喝,尽管她可以长时间不进食,但还没有辟谷,接到命令,一位长老亲自去安排。
。。。
坐在冰冷的金属椅子上,多年心如平静的圣女。
此刻。
不由紧张了起来。
四周。
徕夏和冰宫加起来近千人,就这么看着高阶上。徕夏的手下是恐惧,冰宫的人则是激动,太强了。
比之她们的毕生追求—绝巅,还要来得强大,而且是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强大,只手镇压下一切。
莫非。
绝巅不是修炼的尽头?
之上。
还有更高的境界?
。。。
刚刚给林山‘判刑’的法殿殿主,恭敬地站在圣女身后,头恨不得埋进去,自己竟然有胆审林山。
难怪。
对方有恃无恐。三年劳役,说赶时间,只做半天,而且根本不知道圣山,因为,人家不需要知道。
抬手间。
镇徕夏。
世间。
一切法度、规矩,都无法约束这等存在,实力就是一切,林山的实力,可以百无禁忌,俯瞰苍生。
只是。
如此存在,以前怎么没听过?
。。。
深吸一口气。
“阁下需要什么?”
圣女轻启朱唇,声音悦耳如铃。
“承诺。”
林山微微一笑,在她疑惑的眼神中,解释道,“未来某一天,你们需要帮我,让这个世界,听话。”
“这。。”
圣女不由一愣。
听话?
这是什么意思?要统治世界?
“很难?”
林山轻笑道。
“不。”
圣女连连摇头,“以阁下的实力,想要办到,应该不难。”但很快,她脑补出,应该是林山嫌麻烦。
而且。
就算统治世界,也得有手下来使唤。
眼前。
是想冰宫听其号令,虽然林山实力强大,但圣女没有立即答应,脸色一正,“您准备如何对待天下。”
“。。。”
闻言。
林山心里一笑。
看来。
圣女以为自己要统治世界,做至高无上的君王,对此,林山毫无兴趣,摇头:“看来圣女有误会。”
“误会?”
“对。”
“我的意思,是你们来办这件事,在一些事情上,听我号令,其他的,你们爱干什么,就干什么。”
“各个国家。”
“维持原样。”
“只是。”
“我需要他们无条件支持,你们的任务,是保证这一点,一直有效地执行下去,我可是非常忙的。”
眼前。
冰宫。
算是脚下这个星球最强王朝中,他唯一看得顺眼的势力。无论是徕夏所在的供奉院,以及王朝宗族。
他都不喜。
这点。
非主观臆断。不说别的,供奉院以及一些王族宗亲家中,被囚禁的那些女子,就让林山十分不满。
此外。
还有从全城汇集而来的‘民声’。
因此。
他不介意把冰宫推上这颗星球的统治势力宝座,只要听话就成,若是不听话。。。那就换个听的。
小小凡人修仙傳
文明间。
林山一直保有善心。
只是。
前提是不阻碍地球文明的路。
。。。
话一出。
圣女是真的脑子有点乱。
莫非。
林山要做所谓的幕后帝王?而且要长时间闭关,不问世事?若是这样,倒也符合林山那恐怖实力。
无一颗求进之心。
怎能够超越世人。
“您认真的?”
“嗯。”
“若是这样,我冰宫,可以答应。”不一统全球,就不需要起兵戈,不死人,也不会有百姓流离。
显然。
林山对于世俗权力,兴趣不大。至于她越了王朝陛下的权,承诺这事,若是以前,她会建议请示陛下。
但现在。
不用了。
半年前。
段愛重生
先帝驾崩,新帝上位,徕夏作为新帝的支持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才敢明目张胆在王都对冰宫下手。
自然。
新帝是知道的。
那么。
脸都撕破了,还请示作甚?她也不是愚忠之人,这一盘,若是没有林山,她的下场,可能会很惨。
既然如此。
庶女攻心
就别怪她。
有了林山这个天大的靠山。
王位。
换个人,一样坐。

tly7l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txt-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凝空-kqmq4

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小說推薦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以往。
徕夏一直以为,自己站在了山巅。
教父的榮耀
现在。
却发现,还有人生活在云端之上。
此刻。
徕夏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即使是他站在这个星球顶端一级的存在,面对林山那强大无比的神魂。
我是全能大明星
也感到渺小。
太弱。
自己与之相比,就如孩童般,不堪一击。现在别说拿下对方,自己能不能保命,都还是个未知数。
突兀 la
。。。
校園美人誌 風鈴的翅膀
“啊!”
忽然。
魂晶震荡,一道异种神魂侵入。徕夏只感觉对魂晶的控制越来越弱,到最后,不及原先的十分之一。
几乎废了。
“你。。”
太古七君主 taiguqijunzhu
“你把我怎么了?”
徕夏一脸惊恐地说道。
实力。
是一切的根本,他无法接受失去千年修为。还有,对方的手段,着实太恐怖了,竟能削人的修为。
“没什么,只是暂时禁锢了你的实力。”林山说道。
这一手。
还是和神魂空间学的。
之前。
和星木、银团的契约,让他很感兴趣,后来他自创出了这么一招,可以让对方暂时无法调动全力。
且不会伤害神魂。
说完。
收回手。
这一刻。
在现场所有人的眼中,林山仿佛成了世间最可怕之人,刚刚的一幕,太震撼了。徕夏,王朝第一高手。
然而。
在林山面前,几如婴儿般,翻手镇压,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仅仅出一指,就把徕夏给控制住了。
“嘶!”
“太可怕了!”
“这人到底是哪里来的?其实力,又达到了何种恐怖程度?史上,从未听说过一指镇压绝巅之人。”
“这天,要变了!”
“。。。”
他们的心里,冒出无数疑问。
最终。
化作了无边敬畏。
傻傻惹人愛
逃!
一些吓坏了的,反身就准备跑,这样恐怖的存在,让他们提不起一点反抗之心,总之先逃了再说。
然而。
他们想多了。
“怎么回事?我怎么动不了了。。”
“我也是。”
“大人饶命!”以为林山要杀了他们,有的都开始求饶。
“。。。”
挣扎无用,他们感觉周围的空间,仿佛凝固了一样,没有感受到丝毫的魂力和精神力,就被定身。
动弹不得。
这时。
便听林山的声音传来:
“来都来了。”
“别急着走,这摊子事情,解决完再说。”
凝空。
这是引神极限的神魂之力,加上对空间的感悟,林山新掌握的技能。算起来,这应该是衍生技能。
此前。
目的是为了加强空间稳定性,防止再去要塞星内部,或者恒星内部,被突然出现的空间裂缝腰斩。
后来。
渐渐发现。
稳定空间的技能。
再横向扩展一下,则能让空间产生凝滞,目前的凝滞,在林山看来,还只是初级,涉及较为宏观。
不然。
真正的凝滞,是连分子运动,都可能停下。现在他的实力,还远远达不到,可要定住这些星辰境。
还不算太难。
此刻。
方圆一公里,都在林山的秘法范围,这算是他目前的极限了,随后,也没理会他们,转头看向旁边。
“踏!”
“踏!”
“。。。”
大明帝國日不落
迈步。
向圣女等人走去。
。。。
此刻。
冰宫一众人等,皆是脑子乱哄哄,刚才的画面,实在是有点突破她们的认知,绝巅级别的大强者。
都不敌林山一指头。
周围。
数以百计的高手,想逃都逃不掉,被不知何种力量,禁锢在了空中,整个局面,被眼前之人掌控。
看样子,是友非敌。
可是。
无人敢大意,天知道林山有什么目的,见到林山向她们走来,长老和殿主们,纷纷准备挡住林山。
可是。
正想上前。
“我。。我怎么也动不了了。”
“。。。”
强烈的凝滞敢,让她们拼尽全力,也才能移动分毫,这样的速度,秒速一毫米,和没动有何区别?
此刻。
她们才切身感受到,周围那些被定在空中的人,是何等的感受,太可怕了,生死都无法自己掌握。
“林山阁下,这是何意?”刚刚审问林山的殿主,急忙道,“若是之前有得罪,在下愿一人承担。”
李教授的首爾悠閑生活 Mio澪
在她看来。
林山之能。
已如神魔,这样的存在,被自己审判,或许心有不满,就说刚刚林山对徕夏说的:看你不太顺眼。
仅此。
就对徕夏出手。
想来。
脾气可能不好。
闻言。
林山微微一笑。
“放心,我没有恶意,只是。。。懒得多做解释。”说着,脚步不停,穿过冰宫众长老和殿主身边。
来到圣女面前。
伸手。
同样的一指,吓坏了周围人,以为林山要对圣女出手,有的都准备开骂怒喝,但发现嘴都张不开。
“你!”
“啊!”
虚弱的圣女惊呼。
刚刚。
只感觉一股强绝的神魂之力,侵入她的魂晶,几乎瞬间,本来由于创造秘法,而絮乱的神魂之力。
骤然一滞。
接着。
在一股无可匹敌的魂力面前,自己调皮乱窜的魂力,犹如乖宝宝一样,变得平和起来,这一瞬间。
她知道。
林山这是在帮她疗伤。
接着。
不出十来个呼吸,她絮乱的神魂之力就恢复了。接着又感觉一股血力狂涌进她的身体,修复伤势。
片刻。
就已伤势尽复。
“好了。”
说着。
林山收回了手。
眼前的圣女,魂晶并未受损,只是修炼出了岔子,絮乱了而已,他用神魂之力帮忙理顺一下就好。
顺带。
恢复了她的伤势。
今后。
征服这个文明,肯定要找盟友,冰宫看起来不错,就当结个善缘,至于徕夏,他也没有准备杀了。
废物。
也是有利用价值的。
“多谢阁下施救。”圣女恭敬行礼,她不记得多少年没有向人行过礼,即使王朝之尊,也受不起。
可是。
眼前之人,再大的礼,对方也受得起。
太强。
莫非,这是绝巅之上的力量?反正她是没有见过,别说见,连听都没有听说过,那翻手为云之能。
令她心向往之。
“嗯。”
这一礼,林山坦然受之。
接着。
又对圣女说道:“先找个地方坐坐,吃点东西,顺便,咱们好好地商量一下,刚才我救你的报酬。”
施恩不图报?
这怎么可能。

ct9ya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無限怪獸分身》-第一千零五十章 鎮壓分享-0749y

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小說推薦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什么?”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所有人不由一呆。
怎么?
徕夏能力失控了?
不。
这个概率太小,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被人偷袭。
瞬间。
循着声音。
他们看向了一个方向,就见冰宫主殿台阶下,一个小小的身影,穿着奇特,背着双手一步步上阶。
“踏!”
“踏!”
“。。。”
轻轻的脚步声,此刻却显得如此尖锐,数百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人物。
。。。
这时。
啪叽到地上的徕夏回过神。
“啊!”
蹦了起来。
極品奇葩遇總裁 一碼色
“谁偷袭我?”
他的眼睛,双眼冒火地看向正悠然上阶的林山,没有立即动手,刚才虽然大意,着了对方的道道。
可是。
能暗算他的人,绝对不是什么路人甲。
“是你?”
此刻。
法殿殿主,一脸惊奇地看了过去。
刚刚。
巨大的重力仅仅施加于徕夏,其他人并未感受到什么异常,她没想到,林山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跑。
还有胆站出来。
甚至。
好像还偷袭了徕夏。
“他是谁?”
圣女一双美眸,闪着疑惑。
当即。
殿主解释了一下,听闻林山在圣山上被抓,众人先是本能一生气,但想到林山挺身而出,又消了。
“这人。”
“绝对不简单。”
众人心中闪过同样的念头。
“林山?”
圣女喃喃着,如水的双眼中透着好奇,在她的感知下,林山弱得不行,但殿主又说对方至少耀星境。
但。
她虽然实力去九,可也不是耀星境可比拟,耀星和绝巅,差距太大,她依旧有着刚入绝巅的实力。
然而。
却无法感知林山极限。
那么。
只有一个可能。
—绝巅。
林山至少是绝巅级别的实力,想到这,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希望,但又有点担心,周围的敌人太多。
。。。
“小子,你是何人。”徕夏再次问道。
“林山。”
“刚才是你偷袭我?”
“对。”
“好大的胆子。”徕夏冷笑一声,刚才的重力,来得快,去得也快,让他只以为自己是大意所致。
“胆子嘛,还行吧!”林山随口道。
“你可知道我是谁?”
徕夏哼了一声。
闻言。
林山点了点头,正当徕夏一脸自得时。
“坏人。”
“。。。”
許三觀賣血記
徕夏的笑容,停在了脸上,然后转为了狠辣,“好,很好,很久没有人,敢当着我的面,如此放肆。”
“拿下他!”
一声令下。
周围。
徕夏的几个忠实手下,身形消失在了原地,化作一道残影,冲向林山,各个脸上都挂着一丝凝重。
嫡女毒妃:重生為狠毒貴妃
他们不傻。
显然。
对方实力不弱,徕夏这是要让他们打头阵试一试。然后,所有人就见到,他们比来时更快的速度。
“咻!”
“轰!”
“。。。”
倒飞了出去,砸塌了好几栋房子。
一时间。
场面有点安静下来,这几个人,在现场也是高手,各个耀星境,竟然不是林山一合之力,被瞬秒。
连怎么出手的,都不知道。
“嗯?”
徕夏一看,脸色一凝。
“阁下。”
“这是我和冰宫之间的事,和外人无关,你就此退去,我可以不追究你偷袭我的事情,否则的话。”
正威胁着。
“啊!”
“轰!”
卿本驚華 花田錯
徕夏忽然感觉,又一股绝强的重力,笼罩这他,几乎一瞬间,他支起的防护领域,直接就崩溃了。
然后。
双腿根本无法站立,跪在了地上。
此刻。
林山刚好踏上最后一步台阶,而他跪的方向,正是林山,在外人看来,徕夏忽然就对林山下跪了。
“什么?”
庶女重生:如夢妖嬈
“又被偷袭成功?”
“。。。”
一个个惊诧莫名。
刚刚。
又发生了啥事情?徕夏也太不小心了吧,第一次啪叽,还能说是没有开启神魂领域,被人偷袭成功。
第二次,咋还不长点心?
周围人惊诧。
可是。
作为当事人的徕夏,已经变成了惊恐。之前大意,还能说得过去,但刚刚自己可是支起了神魂防护。
然而。
却如纸糊一般,被秒破,这是什么手段?由于太快,他都没来得及感受到林山那如渊如海的实力。
上了台阶。
“找死。”
徕夏一怒。
魂晶一震,正准备发动最强攻击,让林山好看,可是,刚站起来的身体,“轰!”再一次双膝跪地。
庶女狂妃
“啊!”
徕夏怒火冲天。
皇夫太絕色:誤惹霸氣女王爺
这一次。
林山并未扯掉重力,引神极限状态下,若是小范围,林山能让重力增加到兽星的千倍,铁坨都得压扁。
何况。
眼前一个引神中阶。
“你。。。你是谁?”徕夏是真的慌了,要是再看不清形势,他也白活这么多年,眼前这个陌生人。
很强。
极强。
前所未有的强!
“林山。”
楚少的二嫁閑妻 東隅晚晚
这个名字,再次说出。
不过。
听在所有人耳中,和刚才的感觉完全不同,刚才是觉得这个名字,要变成一具尸体,就是个笑话。
现在。
这个名字,代表着一位绝巅级强者尊号。
奈何橋 之 蘭帝 一字
“不知阁下,和冰宫什么关系。”
“无关。”
“那徕夏,可有得罪您。”徕夏艰难地开口道。
“没。”
“那为何对我出手?”
“看你不太顺眼。”
“。。。”
这话。
差点把徕夏给当场气吐血,无冤无仇,就是看他不顺眼便出来教训他,这理由,好像。。没毛病。
强者。
随心所欲。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以前,随心所欲在他看来是褒义词,代表自己可以为所欲为,天大地大咱第三。
现在。
被别人当做‘随心所欲’的对象,心情就大不同了,“若是徕夏有冒犯的地方,还请阁下原谅。”
“冰宫的事,阁下不要插手,徕夏必有重谢。”
此时。
徕夏已经彻底认怂。
身体。
动弹不得。
神魂。
抵抗无效。
手術刀的殺意 郁派
他就如板上的肉,人家要他的命,不会比自己杀一个耀星强者来的困难。真不知这个强者哪来的。
一听。
林山微微笑了笑。
“你的建议,我觉得不怎么样。”
说着。
两步上前。
在徕夏惊恐的目光中,林山伸出右手,一根食指,虚点在徕夏的额头前,下一刻,林山眼睛一眯。
“锁魂!”
瞬间。
强大的神魂之力,涌入徕夏的神魂结晶。
徕夏。
已经瞪圆了双眼,若说之前还不知道林山的实力,心存侥幸的话,这一刻,那如渊如海的神魂之力。
彻底震撼住了他。
“这。”
“这。。。这是神吗?”

hwm5j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ptt-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帥不過兩秒相伴-yayh9

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小說推薦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此刻。
冰宫主殿。
地下。
修炼密室内。一个一袭白衣,肌肤胜雪的绝美女子,斜躺在冰床上,身体一颤一颤的,嘴角含血。
脸色痛苦。
一般男人见了,估计要心疼死。
感受着伤势。
她心里有一点凉。
“唉!”
娇声一叹。
果然。
创造新秘法的路无比危险,稍有不慎,就会体会到先驱者所要付出的代价,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
是死。
是活。
得看天意。
显然。
她这次失败了,后果很严重,神魂之晶虽然没有出现碎裂,但却发生絮乱,身体也受了严重的伤。
实力十去其九。
“这伤。”
“没有一两年,是养不好了。”她心里一阵忐忑。
蒼天霸業
一方面。
怕养不好。
光门危机,还远没到解除的地步,虽然不靠近一定范围巨兽就不会过来,但谁知道,哪天会有变。
另一方面。
怕。。
“来了。”
感受到那人的魂力。她脸色不由更白了。
徕夏。
这个人,很早就想置她于死地,现在她受伤,徕夏第一个赶来,要说安什么好心,她可不会相信。
。。。
“咳咳!”
压下伤势。
她强撑着站了起来。
是劫。
终究躲不过。
“圣女。”
走出密室,几个长老冲了过来,一脸焦急地道,她还感受道,大批手下也在赶来,而在这个时候。
“圣女,可安好?”徕夏的传音,透了进来。
闻言。
圣女冰冷回了一句。
“很好。”
“不劳费心。”
“真的?”
“您可是王朝的支柱之一,不能有事,我看,还是让我看看,免得真有事,也是我王朝一大损失。”
言语中。
仿佛长辈一般。
对此。
几大长老一脸愤恨。
“这老家伙,绝对没安好心。”
正骂着,圣女压了压手,骂声停止,“不牢你费心,有时间,你还是好好修炼,应对光门危机为上。”
话落。
便听徕夏道:
“是啊!”
“你说得对。”
徕夏话锋一转,“可是,我的修炼,需要圣女阁下的帮忙,我觉得,圣女阁下一定会为了大局考虑。”
闻言。
圣女脸色一变。
“什么意思?”
“你也知道,修炼一途,天赋、资源、时间,缺一不可,老夫痴活千年,自以为无可匹敌,但光门危机,让我明白天有多大。”
“天赋,我有。”
“时间,我有。”
“但现在的修炼,缺少一个东西,那就是最顶级的资源,你师傅身陨后的神魂之晶,我想借来一用。”
这下。
圣女脸色彻底变了。
咬着牙。
“借用?”
惡總裁的拒婚新娘
“做梦。”
这是师傅的神魂之晶,哪可能借,而且徕夏的意思很明显,是要拿来修炼,想到这,她心里一惊。
黃河撈屍人 長耳朵的兔子
莫非。
徕夏找到一种,可吸收异种魂晶的方法?
不。
怎么会。
但。
除了这个猜测,也没有其他更靠谱的可能了。正思考着,徕夏再道,阴声道,“这可就由不得你了。”
“或许。”
“今天我可能还有意外收获,你的伤,可不如你想象的轻。”说完,一股强大魂力笼罩住了冰宫。
瞬间。
不知多少冰宫弟子,被压得头疼欲裂,然后就见一声爆响,整个冰宫主殿,都在强大重力下倒塌。
“轰!”
“快出去。”
網遊之無限突破 無刃之劍
“。。。”
为了不被活埋,长老带着圣女从中冲了出来。
废墟上。
看着天上静静站立的徕夏。
“不好。”
“徕夏比以前更强了。”圣女心里一沉,别说自己实力十去之九,就算是全盛时期,也差了徕夏一筹。
现在。
对方实力再升。
她们可危险了。
“圣女,你快走,我们拖住他。”
嬌妻嫁到:墨少,輕輕親
“对。”
“只有圣女您活着,才有报仇的希望。”
“。。。”
长老和各大殿主围拢上去,相较于一般弟子,她们实力强一些,勉强支撑起身体,脸上写满了凝重。
耀星。
绝巅。
这是两个层次的力量,对于和徕夏打,她们可不认为有啥胜算,但叫她们认输,也是万万不行的。
死。
也得给圣女拖住一些时间。
“哼。”
“想走?你以为,我会没点准备?”徕夏冷笑一声。
接着。
就见冰宫周围,一道道人影飞来,众人一看,不是元老院那些供奉,又是谁,圣女有冰宫作为手下。
徕夏怎会没有。
“今天。”
“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接着。
一股强大的神魂冲击,化作魂力尖刺,眨眼便冲击到了圣女周围的长老和殿主身上,绝对差距下。
“啊!”
“噗!”
“保护圣女。”
“。。。”
一个个凝实的神魂,差点被打散,整个人的意识都仿佛要被搅成浆糊,连身体都有点控制不住了。
“哐当!”
弱一点的,剑都掉地上。
“噗!”
又一口血,从圣女嘴里喷出,本就受伤的身体,再次加重,要不是靠佩剑撑着,差点就站不起来了。
“圣女。”
“圣女。”
“。。。”
冰宫弟子们惊呼,心里有点绝望,要是圣女的师傅还在,两个绝巅,自然不会怕徕夏,但现在就一个。
还半废了。
今天。
真的药丸。
。。。
这下。
也让所有人看到,圣女是真的不行。
周围。
一个个徕夏的帮手,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不少人看向冰宫那些弟子,心中想着,今天有得玩了。
诚然。
到了他们的实力程度,对女色的兴趣大大降低,但是身体本能可以之外,人类还有一个重要本能。
—精神需求。
显然。
冰宫。
以前在所有人眼中,都是高冷的,这样的女子,强迫起来,会很有味道,到了他们的程度,玩的。
就是一个刺激。
。。。
不远。
一角。
林山背着双手,静静看着这一切,心里倒是有点诧异,徕夏竟然要圣女师傅的魂晶,还说是为了修炼。
那么。
明帝
对方是否有炼化之法?
有趣。
在灵源文明,魂晶都是不可吸收的,这边竟然存在利用之法,莫非,是这里太‘贫瘠’的缘故。
灵源文明。
太富。
空气中充满了可以修炼的跃动能量,但在这里,修炼多靠时间来磨,人们不可避免穷尽智慧思变。
显然。
吸收他人的,最是方便。
只是。
不知道徕夏的方法,吸收效率如何,但就算只有一成,也是一种巨大突破,只是这个人有点坏啊!
不仅要圣女师傅的魂晶,还想要圣女的。
打活人魂晶的主意。
这点。
林山就非常不喜欢,一点底线都没有了。
。。。
此时。
场上。
大局已定,圣女一方几乎没有反抗之力,徕夏立在空中,一想到自己即将铲除对手,还得到魂晶。
心里就一阵舒坦。
哈哈。
今后。
他将是王朝真正的第一强者,兴之所至,徕夏张开双手,掌心朝天,微微仰头,光芒洒在他身上。
这一刻。
他感觉自己是神。
谁也。。。
“啪!”
帅不过两秒。
神的后面,就多加了两个字。他被一股巨大到恐怖的重力,啪叽到了地上,甚至把地板都砸碎了。
这时。
一隔轻飘飘的声音,飘到了他大的耳边,也传入了在场人耳中,“站那么高干什么,很容易摔着。”

40n4i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的無限怪獸分身-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我什麼都沒幹推薦-zmmc4

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小說推薦我的無限怪獸分身
此刻。
殿内。
所有人一脸惊奇地看着林山,就连殿主也秀眉一扬。今儿这犯事的,有点嚣张啊!不知道这是哪儿吗?
莫非。
看她是女子,觉得好说话?
还有。
此人在自己的直视下,眼神丝毫未变,要知道,不说权势地位,就说她的相貌,世俗中也是绝色。
然而。
此人仿佛看寻常人一样。
莫非。
自己魅力减少了?
“。。。”
感受到她淡淡想法的林山,心里一阵无语,果然,即使强大到一定地步,女人的思维,却是有点共通。
美丽。
绝色。
一般人看一眼就想犯罪?
额!
那是亲眼见识的太少了。
当然。
內衣大亨 藏劍隱士
更关键的还是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力太差,到了高阶地师级,身体激素分泌可以被压制,任何时候。
都是贤时。
結婚十年 蘇青
女人?
绝色?
光光站在其面前,也仅仅多看一眼,提不起啥兴趣,当本能被全面压制,看这些,如看自然风景。
当然。
并非到了高阶地师,就能做到这样,这也是一种秘法,需要开发和修炼,不是地师级的通用技能。
假如。
眼前这个文明,没有这套秘法。
好吧!
那么强如引神,也得遵循基因本能。主要是看有没有需要,除非有必要克己欲,否则谁无聊压制?
闲呢!
强者。
如在灵源文明,对于克己欲,一般很少做,在那些地方,实力就是一切,想要什么,为啥要克制?
因此。
对于这类秘法,林山并不认为是多牛。
仅仅是在特殊场合,用一用而已。也不认为这有多对,无欲无求,是好事,有欲有求,也是好事。
必殺式火焰
一切。
都是合理的。
。。。
见林山如此顽固,殿主感觉十分有趣。
“你叫什么?”
“林山。”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没啥好隐瞒的。
“来自哪里?”
“很远。”
聽見地獄聲音的人
“哦?”
“你不是我们国家的人。”殿主眯着眼。
“对。”
这下。
众人倒是有点恍然。
也对。
也是他们国家的人,只要不是觉得人生无趣,想找点刺激,不会去圣山上。那么另一个问题来了。
“你是哪国人?”
“华夏。”
林山为此而自豪,直接中文发音。
“华夏?”
殿主一愣。
脑中。
疯狂回忆起这个国家,事实上,汉语的华夏发音,在这个文明,后一个字还有音标之类可以念出来。
前一个好像就没对应的字。
“没听过。”
在她的世界观中。
整个星球。
国家的数量,也不到两手之数,算上历代王朝起落,也想不出,有华夏这个这个国度,莫非太小?
比如:
在什么深山老林,什么村落,几百上千人,自立为国?
嗯!
有可能。
“你们国家在哪?”
“很远。”
“人口多少?”
“很多。”
“。。。”
这下。
殿主嘴角抽了抽,什么叫很远,什么叫很多,这人莫非不识数?也有可能,山里出来,啥都不懂。
见河就越。
见山就爬。
对。
一定是这样。
我和日本女孩“芝麻”的那些事 開酒不喝車
“好了。”
“我不管你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你现在擅踏圣山,已经触犯我们的禁令,将会受到一定的惩罚。”
“不过。”
“念你初犯,也不知情况,劳役三年,可有异议?”
一般。
初犯且不知,三年。
初犯但知道,六年。
初犯且在圣山上有恶劣行为,十年以上。
……
不过。
最重。
也不会判处死,这个刑罚,还是王朝当初提出的,为了把圣女神化,也是笼络,才出台这么个法令。
当时。
最高可处死。
不过。
圣女觉得太重,于是,减去了处死、体害、株连、流放等惩罚,只保留劳役,算是相当的仁慈了。
“有。”
林山笑道。
“说。”
“三年有点多。”
一听。
殿主突然笑了。
“哦?”
“那你觉得多久合适?”对这人,虽然处于对擅踏圣山的气愤,但是不知为何,人却看着挺顺眼。
林山想了想。
说出了让在场人想要打死他的话。
“半天吧。”
“赶时间。”
闻言。
殿主再笑。
不过。
这次是被气笑了。
“啪!”
一拍桌子。
“大胆。”
“半天?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就算是王族宗亲,做了和你一样的事,也是如此惩罚,一天不减。”
“你。”
“当我们很好说话?”
同时。
一股强大的威压笼罩林山,这次是使用了点实力,想要让林山知道,什么是强者的威严,吓一吓。
然而。
威压在林山身上,一点效果都没有。
嗯?
这下。
她才发现,林山好像不简单,旋即加强输出。
一成。
两成。
三成。
整整三成实力,魂力加精神力冲击,林山脸色丝毫未变,甚至那眼神中,都仿佛在问:你干嘛呢?
殿主脸色一变。
三成。
如此威压。
还能面部改色的,至少都是进入耀星境界的,否则,根本不可能承受她三成的实力,而毫不变色。
顿时。
锵!
拔剑。
“你是谁?”
见状。
一阵拔剑声响起,一把把冰冷的剑锋,直指林山,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一天被好几拨人用剑指着。
这体验。
真刺激。
她的问题,林山未答,而是转头看向一个方向。
“你们现在,应该关心的是,那个女子,有没有事。”
瞬间。
在场人脸色狂变。
因为。
林山目光的方向,正是他们圣女的修炼之地,而在林山话落,一股混乱的魂力在冰宫中激荡开来。
强大。
犹如实质般。
空間重生:農門辣妻太惹火
可是。
却透漏着一股萧索之意,这种情形,此前见到过两次,都是圣女受了重伤,甚至其中一次差点陨落。
“你干了什么?”
殿主死死盯着林山,咬着银牙恶狠狠道。
“别看我,我什么都没干。”
话落。
不待殿主多少一句。
瞬间。
又一股强大的魂力,笼罩着冰宫,所有人脸色再次一变,因为这是城内,另一个绝巅级别的强者。
—王朝,元老院首席供奉,徕夏。
严格来说。
圣女与其,关系并不算友好,圣女突破绝巅之前,这人就想其扼杀天才,但被圣女的师傅保下了。
后来。
光门危机现。
圣女的师傅,陨落了,加上圣女突破绝巅,外敌当前,就算有矛盾,也一直压着,各自埋头修炼。
傲嬌總裁暖暖愛 弦清
如今。
圣女看样子修炼出岔。
我不可能這麽俗
徕夏前来。
显然。
不排除对方落井下石。
“保护圣女。”殿主一声高呼,冲出大殿,其他人赶紧跟上,至于林山,已经没有人有心思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