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beff好看的玄幻小說 司禮監笔趣-第二百五十五章 職業造反相伴-nn6kl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八千女鬼代大明?
公公的呼吸有些急促,老表这是在给他玩拆字的梗呢。
也怪他老魏家这个姓不吉利,拆来拆去都跟女鬼挂钩,倘若姓李的话,十八子主神器,听着多得劲?
“宋兄这是什么意思?”
魏公公将那张纸条又递还到宋老表手里,并且下意识的朝老表的胳肢窝瞄了眼,他怕对方胳肢窝里弄不好夹了半本《论语》,又或者在肚皮下面裹了黄袍。
“大兄弟你知道我这人别的本事没有,但于奇门遁甲及图谶等术却是精通得很,这几个字便是我夜观天象,尔后熬了一夜方才破出的天机啊!”
宋老表又将纸条硬塞在公公手里,这张纸条真是他的心血。蕴含的不止是他个人情感,更有他的个人抱负。
一来一回,动作简单,但内中却是公公与老表的心理较量。
“别闹,”
公公没有再递还纸条,将纸条揉成团揣进了兜中,斜了眼精神头子很足的老表,“宋兄莫跟咱开这玩笑,这几个字流传出去,那是要杀头的咧。”
“这是天机,你不信也得信!”
仙道法聖 落葉無言
宋老表态度十分坚决,并且又从怀中摸出一叠纸来。公公透过油灯的光线一看,真是啧舌。
那叠纸上写满了童谣啊。
什么“关东有个魏公公,一心为国为人民。莫看身残志却坚,平完建奴平宵小。”
什么“皇军儿郎公公带,皇军攻城管教赢。只消公公下命令,关门再大也挡不住。”
又什么“流入鸭绿江,陷于大凌河。若要上九天,须出山海关。”
我的老婆是妖精(翹楚) 翹楚
“魏公公,爱人民,人民也爱魏公公。他一心要把国来富,一心要把军来强。中原要是没了鹿,公公就把鼎来扛。”
看起来都是大逆不道,足以拖出去砍上十八回的妄言、谣言、反动透顶!
“宋兄你这些天来闭门不出,就弄这些玩意?”
龍之魂印 靜夜聽星
公公摇了摇头,这个宋老表,不愧是职业造反派。这明明生活过得很安稳,有吃有喝,跟着他魏公公狐假虎威在沈阳城横着走,就这还不满足,还想着蛊惑他小魏造反,真不知这老表心里想什么。
单说老宋搞的这些童谣,水平真是低下的很,正经读书人哪个能瞧上。但是,公公不得不承认,就是这种低级童谣却是比进士老爷们写的榜文更受百姓欢迎,因为通俗易懂。
好比他魏公公写的那些诗,就是专门给人民群众写的。只有人民群众看得懂,才叫好东西咧。
关东有个魏公公,就这话一听,老百姓们哪个不晓得咧。
“玩意?”
鬼城墓 awei龔詩唯
宋老表生气了,魏公公的用词有些伤了他的自尊。
“这不是玩意,这是天机,天道,是滚滚洪流也无法阻止的大道!”
过于激动愤怒的宋老表将烟头狠狠的掐灭在桌上,“这些天来我跟着你走遍了大半个建州,也看到了你麾下的虎狼之士们,当时我就想我这次出关来对了!你这里啊,是风云际会,是天下英雄汇集之地,你这个魏公公,那是三国的曹操,唐末的朱全忠,五代的香孩儿啊!”
公公确信宋老表不是在那信口开河,因为他的语气和神情都很真诚。
好像他魏老二真就是大英雄。
“宋兄慎言呐!”
公公有点慌了,这老表打鸡血要人造反的心态忒是吓人。虽说自个是天命之子,但直到目前为止,公公也没有取明自代的意思啊。
而且,现实条件也不允许。
“你莫慌,也莫怕,明之国运将终,此天象警示,八千女鬼代大明,这也不是我宋某人闭门造车臆想出来,而是老天爷给的征兆啊!”
宋献策神神叨叨的将几枚王八壳往桌上一扔,“看懂了吗?这卦象明白无误的告诉你我,天下将姓魏啊!”
郎君有毒 素衣凝香
隔行如隔山,公公真的没本事从几枚王八壳上看出天下怎么姓魏了,但考虑宋老表是专业人士,他虽然极度怀疑,但是最好不要当面质疑,免得老表心里窝火。
所以,他不吭声。
“世上事得走一算三,对于大兄弟你而言,就不止走一算三这么简单,而是走一算百!否则,这血光之灾迟早还是要来的。”
武俠樂園
宋老表摸出烟盒来给自已点上,“前番我与你说过,朝廷会要你命。因此,你得关门演兵,叫朝廷那边跟你和亲,把这眼面前的急难化解过去。但和完之后呢?难道你就看着朝廷那边卧薪尝胆,积蓄力量要你的命?”
不等公公有所表示,宋老表手就摆了起来,“你别说那些没用的,实话跟你说,你必须听我的,要不然神仙也救不了你!”
“宋兄到底要咱如何吗?”
公公也挺烦的,“你总不能真叫我造反吧?”
“没叫你现在造反,我是说你得先走几步,比如跟你的一些前辈么学一学。”
宋献策列举了几个公公前辈,如李辅国、如俱文珍、如王守澄、如仇士良、如田令孜。
公公历史还算不错,这些家伙无一不是晚唐的大宦官,都是能把皇帝换了坐的大珰,只是这些家伙好像都没什么好下场。
“你不学他们,难道还要学王振、刘瑾不成?什么叫没好下场?那是因为他们身边没有我宋献策!”
宋老表再一次证明了自已的重要性。
“关东大演习不止是你大兄弟你一鸣惊人之时,泼天富贵也将从现在开始啊!”
法治中國:新常態下的大國法治 紅旗東方編輯部
宋老表就跟个精神病人一样,拉着公公说了好大一通,强调他必须借着这次关东大演习渗透朝中,先跟李辅国他们这些前辈学,然后再进行下一步改朝换代。
本质上,是一个缓图,一个急进。
但归根结底,还是造反。
公公真是对老表无语了,他道:“你能跟我说句实话吗?”
宋老表还真说了实话,他道:“老子好不容易享了福,有了权,有了钱,可不想你那么快完蛋。”
我的男友是劍仙
说完白了公公一眼,“不帮你篡了这明朝,难道要老子继续走南闯北给人算命去?”
魏公公苦笑一声:“咱是个太监,怎么能篡江山社稷呢,天下人也不会同意咱一个太监坐龙椅吧。”
“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你愿不愿意。你不要忘了,你身边有我呢。”
宋献策冒了个烟圈,打小时候他就是以国师自居的。
造反,他是专业的。
虽然,没实践过。

hhc2z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司禮監 ptt-第二百五十章 關東大演習看書-6w2xg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纳尼?
公公脸上露出了熊猫的微笑。
老表,今天你要说不出一二三来,咱家就叫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血光之灾!
你老表还是当年的老表,可咱家已经不是当年不必扮猪都像猪的咱家咧。
“宋兄何出此言?咱好好的何来血光之灾的!”为了更加贴切形象,公公脸色瞬间大变,双手双腿也伴随着些许的颤动。
虎狼
一边的周铁心原本倒也镇定,可见公公这样,也本能的跟着晃了晃。
这叫紧跟领导。
宋老表对小老弟的表现甚是满意,一摸油污大胡子,摇了摇头道:“你若晓得,还用得着我大老远的过来吗?”
奪妃-滄姿
“还请宋兄救咱!”
公公面上争切,心里却想且容你宋矮子再装上一会,要是答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叫宋矮子尝尝人间大宝剑的味道。
这也是试金石。
公公是想想看看宋献策除了造谣刻假印这个本事外,究竟有没有真本事。要是没有,就不必浪费他的金鸡奖演技了。
“我不救你,到你这做什么?”
宋老表从阿巴亥手中接过茶水,轻咪一口,看了眼旁边的周铁心,欲言又止的样子。
公公忙道:“这位铁心同志不是外人,他是咱的心腹。”
“噢?”
宋老表的表情立时变成自家人那种,原来是大兄弟的心腹啊,那就没什么不能说的了。
“宋兄,来一根?”
公公与人谈话习惯要点烟,当然也不忘给宋老表一根。
宋献策没见过华子,但知道烟叶,往常走南闯北也抽过,便顺手接了一根来。
“嗤!”
公公给宋老表点烟用的是江南制造总局民生分局根据公公的大致配方弄出来的火柴,已经在松江、苏州和嘉兴等地发卖,跟从前的火折子比起来好用得多,但当地官员士绅却将这火柴蔑称为“阉火”。
点完火后,公公将右手往虚空中甩了那么一下,看起来很是有劲。
“……”
宋献策了解不了这个举动的含义,但觉得这点火的小物件蛮有意思的,便顺手将放在桌上的烟盒连带火柴都挪到了自已面前。
学着公公的样子抽了两口后,宋老表“嗯”了一声,赞道:“这烟叶不错,抽着不呛人。”
“宋兄有所不知,这烟叶可是兄弟我特意派人去黄山弄来的,那边产的烟叶不错的很。”公公就喜欢识货人,黄山的红方印可是好东西。
“是么?”
宋献策点了点头,然后食指轻叩桌面,缓缓说道:“大兄弟,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
“宋兄,我是真糊涂啊。”
雙生美人蠱:魅顏天下
公公必须承认这一点,这也是正常话术,他要是说假糊涂,人宋老表还怎么发挥?
“哼,我就知道你不知道。得,这样跟你说吧,你别看你现在风光,又是平奴功臣,手握重兵还提督着南边的海事,深得皇帝宠信,可这风光却跟悬崖一样,你啊就处在那悬崖边上,稍不留神就得摔下去呢。”说完,宋献策从鼻腔中喷出两道烟柱来,把公公和周铁心看的一愣。
“宋兄,你这话说的,我这好好的怎么就在悬崖边上呢?再说,我也没做错什么事,怎么就要摔下去呢?”公公面露苦色。
“什么叫你没错?实许告诉你,你啊就是没错也有错,”
五行強尊 凡凡一世
宋献策嘿嘿一声,“谁让你是宫中的太监,一个太监有着这么大的权势,你叫朝廷那些人怎么看你?”
周铁心听到这里,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宋兄言之有理,魏公公如今就深为朝廷所忌。”
無上水神
他看出来了,这位公公的老表不仅是公公的老表,还是个山人。公公正在向他讨教呢。
“我就知道会如此,”
宋献策“哼哼”一声,忽的身子往前凑了凑,盯着魏公公道:“有件事我得问你。”
“宋兄请问!”公公一付知无不言的样子。
“我在京里听人说你能有今日,全是有赖郑家和宫中那位贵妃娘娘?这事属实?”
公公点头,坦承确有此事。
“那就难怪了,”
宋献策心道难怪你小子能这么风光,原来是有贵妃娘娘帮衬你。这郑贵妃啊还真像了当年的万贵妃,小魏这小子也像极了那西厂的汪直。
“李如柏是你派人杀的?”宋献策又追问道。
“宋兄怎么知道这件事?”
公公有些讶然了,虽说蓟辽总督汪可受授意辽东巡抚周永春和辽东巡按杨王庭到建州来查李如柏被杀一事,甚至有叫他交人的意思,但没理由宋献策这个刚刚刑满释放的家伙也知道的啊。
“我怎么不知道?”
宋献策干笑一声,“京师里这事传的沸沸扬扬,都说你魏公公为了贪天之功,杀害忠良呢。”
公公朝周铁心看了眼,对方摇了摇头,显是不知道此事。
公公不由心叹,这就是光抓枪杆子,笔杆子那边没抓到位的效果。
虽说《皇明日报》已经在京中发售几年,但由于他老人家重心一直在江南,所以北地发行这一块没怎么重视,以致京里的舆论始终无法掌控。
吻上我的痞子男友
其实这事不能怪公公不重视,而是怪报社总编黄尊素他们。
為了蔚藍澄凈的世界
超萌迷糊妻:boss大人別這樣 珊瑚蔓
这些年《皇明日报》在京师发行量基本上维持在不到三位数,从来没有涨动,而在江南那边却是销量很好,连同浙江、福建这一块发行量高达三十多万份,已经成了南都第一大报。
不少民间办的小报都被《皇明日报》打压得难以翻身,要么改行,要么就以艳文连载吸引读者。
而在一些重点区域,《皇明日报》更是成了商人们人手必备的一份参考消息。很多人从前做生意靠亲友相传,拉帮带,但自从有了《皇明日报》后,上面一条信息就能让他们把生意做起来,方便快捷的很。
销量如此好,却在京师发行量不过百,根本原因就是在《皇明日报》打广告的金主都是南方人,报社为了利润自然就重心集中在南方报业。
京城这块,本就是政治任务,象征性应付一下就是。
“宋兄以为兄弟是那种杀害忠良的人吗?”魏良臣相信宋老表相信自已的为人。
谁知宋献策瞥了他一眼,竟道:“我哪知道你是不是那种人?”说完,顿了一顿,“就算我知道你不是,可京里的百姓不知道啊,你叫人家信朝廷的还是信太监的?”
“有道理,”
公公点了点头,太监这个出身真是他老人家越不过去的坎,也是原罪啊。
所以,昨天夜里他才冲冠一怒写了平生第一张揭贴,就是要炮打这世间的不公平现象。
“现在事情摆明了,皇帝病重,东宫问政,你这个贵妃一派的太监握着重兵,还未经旨意杀害忠良,你说你有没有血光之灾?”宋献策一付老神哉哉的样子。
可是对面的魏公公和边上的周大人对这些都很清楚。
“那宋兄有什么法子教我呢?”
公公心道如果宋献策是劝他回京乖乖交出兵权,立马把他拖出去尝一尝血光之灾的味道;又或是叫自已广送银子贿买朝中大臣,也拖出去打一顿。
因为这些公公早就想过,但治标不治本。
要是叫自已造反,更要拖出去,娘希匹,他魏公公生是大明人,死是大明鬼,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的良臣,怎能起兵造大明的反呢!
他是天选之子,但明明就是个火炕,公公如何会往里跳。
他要大义,要大义!
你宋老表解决不了这个大义问题,就自个去跳火坑。
还好,宋老表显然是有备而来,他道:“办法当然有,要不然我来干什么?”
说完,想再抽一口,却发现烟丝烧到头了。
幻想未起之時 鬼泣秦牧
“宋兄,抽烟,抽烟。”
公公赶紧想拿烟给老表续上,却发现桌上的烟早到了老表面前,无奈只得再从兜中摸出一包来。
续上神仙烟后,宋献策方才说道:“大兄弟,你知道和亲吗?”
这简直是屁话,和亲谁不知道,公公有想打老表的冲动。
“所谓和亲,就是人家兵强马壮,咱们打不过,便把女人和财宝送上去,买个太平。说好听点叫卧薪尝胆,说难听点就是靠娘们那个玩意苟延残喘。这汉有和亲,唐有和亲,宋有和亲,就咱大明没和亲,嗯…靖康年那两不成器的玩意不是把东京城打包给人金兵了么…”
宋献策摇头晃脑的倒说过历史来了。
公公赶紧打住,一脸求教:“宋兄是说要我和亲?我如何和亲?”
“你和个屁的亲,你有女儿吗?”
公公一滞,他还真有个魏可爱。
“那宋兄什么意思?”公公胸中已有欲火在腾腾燃起了。
“你笨啊!”
宋献策白了公公一眼,“既手握重兵,就得展示出来!”
说话间叼着烟站了起来,晃了晃自已的拳头,“拳头,懂不懂?这五指巴掌摊开是手,合起来就是拳头,你不打人,但亮出来得叫人害怕。他一害怕,就得跟你和亲,明白吗?你不是去和亲的人,你是接受别人和亲的人啊!”
“宋兄能否说清楚些?”周铁心听的一头雾水,什么玩意?
“我的意思很简单,想要化解这场血光之灾,你们就得把你们手里的兵拉到山海关去!”
宋献策拳头往桌上一砸,震得茶碗抖三抖。
索滴思奶!
关东大演习?
公公眼睛有点亮了。

sonz5非常不錯小說 司禮監-第二百四十一章 不忠不孝的傢伙分享-tjyh2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皇帝的戚戚病容,喃喃自言,看着,倒像是托孤之像,首辅、本兵岂能不动容。
又像帝王身死之前对一生之回忆,一生之总结,饱含沧桑之余更多唏嘘感慨。
莫不是病入膏肓,回光之象?
星際煉金師 吉祥如意
方从哲心下突突,有意叫人去召东宫,英国公等人前来,但却是哪能抽空。好在有中宫在此,真若陛下万一,此间事也能主持得了。
黄嘉善则是静思皇帝所言。
四十七年天子,是圣君,是贤君,是昏君?
许是仕途轨迹不同,方从哲和黄嘉善对皇帝观感也是不同。
“陛下自然算得无为而治,更是圣贤之君,此臣肺腑之言!”出仕之后便在边关久任的黄嘉善俯首而拜。
鴻蒙珠傳奇
三十年不朝,帝国却一如往常运转,更接连三大征,皇帝不是圣君又是什么!
“陛下仁君也!”
进士之后便任翰林,先在国子监,后在礼部为官的方从哲却不认为皇帝是圣君,更不认为皇帝三十年不上朝能媲美开创文景之治的汉文帝刘恒。
诚然,皇帝三十年来不曾使大权旁落,亦不曾滥杀大臣,更未使台谏受堵,三征武功更是赫赫,天下盛世景象,民间一无党禁,二无言禁,三无报禁,四无忌讳,甚至人人皆可唾骂天子,但这只能说明皇帝仁厚,却不能算是圣君。
何为圣君?
事事亲为,每日上朝,大事小事皆过问,臣子奏疏递章必批,官员缺位必补,经筳常开,平台常对,举凡军国大计,莫不总揽,此才为圣君!
而当今皇帝,方从哲只能以一个仁字而定,甚至私下以为皇帝更为贪,矿监税使外放二十余年,致使内外不明,内外纷争,地方不宁,这等搜刮地方与民争利之天子,如何能为圣贤之君。且于立嫡之事宠信幼子,险些酿成国本颠覆,更当不得贤字。
傾世紅顏:和親公主 熏兒
“朕知道了,”
首辅的奏对让万历有些失望,他略感无力的将手放了下来,问方从哲有何事要奏。
冰殿相爺腹黑妻
誤惹妖孽BOSS
“陛下,辽东经略杨镐奏报辽东大捷!”方从哲看了眼黄嘉善。
“噢?!”
万历一下有些激动起来,刚才的失望荡然无存,继之的是兴奋不已,又抬手指着方从哲,急声道:“快奏,快奏与朕听…”因为病重,皇帝的眼睛已经不如从前,无法独自阅览奏疏了。
当下,方从哲将辽东经略杨镐捷报大致与万历说了,其中自是略过了有关内臣魏某之事。
黄嘉善在边上并未吱声,显是默认。
“建奴被围,好,好,朕就知道刘綎不会让朕失望,李如柏也很好,杨镐总算是知道补救…”万历连连点头。
魔王的日常悠閑生活 八怪醜
方从哲和黄嘉善听的都是心中一“咯噔”,辽东那边不是说李如柏因与建奴私通被皇帝所遣中使斩杀,其部兵马由监军马祥德代领么?
怎么陛下似乎不知道此事?
戰少的隱婚萌
二人心中一团疑云,但却谁也没有向皇帝求证,因为此时最重要的是瞒下亲军内臣之事,若求证李如柏之死,生出枝节来反而搬石头砸自已脚。
【完結】早安小嬌妻
“朕早先还担心另外两路也败,杨镐收拾不了局面,现在看来,倒是朕多虑了。是啊,那建州不过两卫数万兵马,就算精强,又岂能连战连捷,一口吞了我十万大军…”
万历越说越是高兴,面上惨白病容也恢复些红晕之色,这几个月辽东的事情可是让他病情加重很多的。
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万历的精神都跟着好了很多。
只是,他忽的想到什么,侧脸问方从哲:“辽东镇守太监所率亲军于此战有何表现?”
“这…”
方从哲有些错愕,皇帝主动问及是说好呢,还是不说好呢。
一边的黄嘉善知方从哲为难,遂抢先开口道:“陛下,亲军方面于此役有何贡献,杨镐并未在捷报上细说,但依臣之见,想来亲军于此役并无显眼之处,否则辽东方面不可能不报。”
“噢,”
万历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他虽对那个兔崽子恨的牙痒痒,但内心深处对这小子还是很看重的,甚至叫贵妃递话出去,那小子要是能平了建奴就把寿宁娘儿俩给他的。
合家
现在看来,那小子别的本事有,这领军打仗的本领还是差了些,不及刘綎、李如柏他们啊。
倭人那里终究算不上国战,说不定也有夸大成份。
看来还是得敲打才好,免得整日仗着朕的虎皮狐假虎威。过年到现在,内甲子库可是一文钱都没收到过他的。
没有钱,朕怎么治病?
朕都生病了,他都不给钱,忠心何在,孝心又何在!
“皇后也在?”
万历这时注意到出现在屏风不远处的王皇后,他有些诧异。因为除了正旦年节,王皇后是从来不至他这边的,他也从来不去她那边。却不知今日为何在此的。
“陛下!”
瞧着丈夫的病容,王皇后心中酸楚,自丈夫宠爱郑贵妃后,便与她形同陌路,堪称老死不相往来。刚才丈夫这一声明显带有惊讶的语气,足见丈夫心中真的没有她这个皇后。这就让她更是难过了。
方从哲道:“陛下病重,皇后特意前来照顾陛下。”
说话间,王皇后已经轻步至万历床边。见皇后神色戚戚泪痕犹湿,万历有些恍惚,也有些迟疑,但终还是问了王皇后一句:“你来了,郑妃何在?”
“郑家妹妹伺候陛下半年有余,陛下难道想累着郑家妹妹?再说臣妾身为中宫,岂能于陛下病重之时不在身侧的,难道陛下想让臣民们说臣妾的不是不成?”王皇后平静的说道,将丈夫露在外面的手放进了棉被中。
異界機關師
“皇后,很好。”
万历微微点头,脸上露出些许笑容,但隐隐有些苦涩。太医那边将一直热着的药汤端了过来,万历喝了几口后却觉头又有些痛的很。
太医用了针之后,万历这才觉得头痛稍缓,可仍是沉沉的,加之刚才和方从哲他们说了不少话,精力再次跟不上,便强打精神让方从哲和黄嘉善去和太子商议辽东有功将士封赏,以及建州平定后的善后事项,兀自又睡了过去。

eaj78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司禮監 傲骨鐵心-第二百四十章 朕算明君嗎?展示-3d6f1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王皇后是晕了过去,好在没一会就醒了过来。太医瞧来瞧去也没瞧出个什么,猜测可能跟年纪大了有关系,再加上见皇帝病重一时急火攻心,故而这才晕厥了。
太医给开了些药,小黄门领着单子去御药房取药。方从哲和黄嘉善经通禀见到了脑袋还有些沉乎的王皇后。
逆天玄訣
这是方从哲第二次见皇后娘娘,上一次是在万历四十一年他出任礼部右侍郎,权副主考官时。一晃已经六年多了。
黄嘉善则是第一次见当朝中宫,在此之前,他从未见过中宫。事实上,满朝文武除了勋戚偶能见到王皇后,其余臣子多是不曾见过的。他们连皇帝都见不到,况中宫呢。
王皇后这也是第一次在乾清宫与当朝重臣会面。二十三年前,因为宫殿失火,王皇后曾和丈夫万历一同移居启祥宫短暂共处。
可不到半年,王皇后便又迁回坤宁宫,此后万历便再也不往坤宁宫,以致京中盛传中宫久病,遭皇帝苛待。
那段时间,也是国本闹的最凶之时。
年初万历生病之后,王皇后也不曾过来探视过,直到司礼掌印太监孙暹突然找到她。此后便有了司礼逼宫,中宫痛斥贵妃之事。
乾清宫的内侍和宫人大多都被调换了,除了王皇后带过来的人外,有部分是东宫那边过来的,如现在负责乾清宫管事的就是原东宫掌班太监曹化淳。
曹化淳是东宫太监王安极力向孙暹推荐的,说此人诗文书画无一不精,是内书堂的翘楚,放在东宫有些屈材了。请孙公公帮衬一二,叫在乾清宫历练,日后也好在哪个监中安排个实在事。
孙暹虽是现任司礼掌印,名符其实的内相,但王安却是东宫太监,小爷的大伴,将来小爷登基,司礼监中怎么也有王安一席,加之孙暹本就亲近支持东宫,自不会拂了王安的面子。
“高起潜,给二位大人看座。”
愛在網王之遊戲人生 淘氣蟲
神眼小法師 貓丸(魚丸)
因为刚刚苏醒的缘故,王皇后的精神不是太好,面色也有点发白。
那名叫高起潜的内侍穿的是不入流的灰袍,瞧着没有品级,最多也就是个长随。
但模样看着甚是周正,且隐隐有股正气,黄嘉善看了不由微一点头,暗道果是中宫身边的人,没有狡诈之辈。
方从哲却是正眼都没瞧那高起潜,在他首辅眼里,这等微末之辈着实是不入他眼的。
高起潜将两只凳子放过来后,便垂首默默退到了一边。天可怜见,他在直殿监扫了二十年地,任劳任怨,这才换来上司青眼,给提携在坤宁宫伺候。
虽说仍是没有品级的长随,但比起那扫地的伙者来却不知要好了多少。且又是在皇后娘娘身边听用,将来肯定还能再晋一级。
只是,皇后娘娘这里也真是伴君如伴虎,听人说每年皇后娘娘都要打死几个不开眼的奴婢,所以高起潜心里也是很紧张,生怕哪里做得不好惹着了皇后娘娘,把自已小命给送了。
那边皇后娘娘和首辅、本兵说些什么,高起潜没心思听,他有点想念自已的女儿了。
十一年前他的女儿随陈氏来京寻过他,此后高起潜就再也没有见过女儿了,十一年间他也没有回过家。
上个月陈氏捎人带了封家书给他,说是女儿嫁给了邻村的王家为媳,公婆都是厚道之人,小两口日子过的很好。
这让高起潜很是心暖,也很是心酸,女儿出嫁他这个做爹的却不能回去,也没有面目回去,真是想着都不是滋味。
却不知那王家女婿会不会因为自已的身份而看不起女儿,怕是不会,妻子家书中说小两口很是恩爱…
想到妻子陈氏,高起潜心中更是难受,当年他便叫陈氏改嫁,没想陈氏回去之后却没有听他的话,反而继续照顾两位老人将女儿带大,如今已是鬓发皆白,二十年夫妻却等若没有丈夫,也太是难为她了,我对不起她啊…
重生之男神是吃貨
心里想着,耳畔传来的一个人名却打断了高起潜对妻子的思念之情,那个人名是魏良臣。
“郑妃的人又如何?”
高門庶孽之步步蓮華 瑾瑜
王皇后不以为然的抬了抬手,“首辅和本兵何必顾虑,左右是宫中的家奴,带得兵如何,打得仗如何,本宫一道懿旨罢了他便是。”
黄嘉善一听这可不行,忙道:“皇后不可!”
“有什么不可?”王皇后颦眉。
重生繼承人歸來
“魏某虽是宫中家奴,却乃平奴功臣,娘娘若懿旨罢召,怕是内外朝廷都要哗议,指朝廷寒了有功之人…”
廠公 一語破春風
黄嘉善解释道。不管那魏某和郑妃关系如何,事情一桩归一桩,平奴这桩功劳可以暂且不给人家,但断无道理还要罢了人家的。
王皇后也是妇人,叫黄嘉善这么一说,也觉是不妥,便问方从哲:“阁老的意思呢?”
方从哲拱手道:“臣意陛下龙体康健之前,使他在关外便是。”
頂級民工 離月醉
“也好,”
王皇后想了想,吩咐方从哲,“除那郑妃的人,其余有功之臣内阁都要叙优封赏,不可使将士用命反对朝廷寒心。”
“臣领旨。”
现在皇帝病重,皇后主持也是应该,方从哲不觉有什么不妥。
曹化淳来报,说是陛下苏醒了。
王皇后忙让方从哲和黄嘉善过去,她稍后再去。
首辅和本兵是去报捷,皇帝必与之议国家大事,皇后可在皇帝病重之时代行皇权,但绝不可在皇帝清醒之时干问国政。
这是本份。
渡神仙
万历这两个月昏厥时多,清醒时少,睁开眼见首辅方从哲和兵部尚书黄嘉善都来了,不由有些惊讶,但却未问他二人来此何事,反而倚在床上有些沧桑道:“朕记得父皇是在朕十岁时驾崩的,朕依稀记得父皇当年对朕说赐你名为‘钧’,是说圣王制驭天下,就如同制器之转钧也。”
摯愛一生:傅先生的私蜜寶貝
因刚苏醒,万历的气息不是太匀,停了好一会方才继续。
他抬手指着内阁首辅和兵部尚书,有些艰难道:“朕已经做了四十七年皇帝,是我大明历代皇帝享国最长,朕,知足了…虽说朕这三十年没怎么上朝,但朕是因腿疾无法上朝,阁老与本兵且与朕说,朕这三十年大权可有旁落?国家可有大乱?可曾乱杀大臣?可曾不许言台议论?…如此,朕是否算是无为之治,又是否算是圣贤君主呢?”

pzzkw精品都市言情 司禮監 線上看-第二百三十八章 維新的大幕終將拉開相伴-6vqyt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维新之核心,乃保证维新之成功基本要素也。
女體 柳暗花溟
大明帝国要维新,就必须有一个杰出的领导者,蛇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
维新不亚于变法,需要一个能够引领众人的领袖方可。
那么,维新志士们当作如何选呢?
“这还用想吗?当然魏公良臣也!”曾师从赵南星,名义上也算是东林党人的孙必显想也不想道。
如果不是魏公公,就凭他那个在家闲居二十多年的老师,能帮他成功升任吏部文选司员外郎么。
太平洋超級帝國 古風飛
这个职位可是比一般的员外郎高得多,程正己和毛士龙活动近三月,方才同主持吏部的原尚书、齐党赵焕手中以六千两的高价买下来。
当时,孙要任文选司的员外郎的消息传出,东林党那边还曾阻挠过。因为这个东林大佬赵南星的弟子自从江南回来后,就开始和东林党疏远,成了东林党人眼中的“叛徒”,如此叛徒岂能任职吏部呢。
好在,赵焕素与东林不和,其主张与东林相悖,任上屡遭东林弹劾,故而听闻孙必显为东林不喜,赵焕这才做了顺水人情。
孙必显也成了魏公公布局吏部的第二人,另一人是同样在吏部任职的员外郎程正己,其不在文选司,而在考功司。
文选、考功二司,实是当朝党争开端之始。
东林党的开山大佬顾宪成便是在于吏部文选司任上开启了长达三十年的党争大幕。
由此可见二司地位和意义。
盯着这二司的官员也是众多,除赵焕有意任用非东林人士外,私下也有竞价,最终在魏公公征日所获的庞大资金支持下,程正己和毛龙士不辱使命,成功为维新会拿下这两处要职。
海賊之替身使者 清源玄妙
“对,除了魏公,蒋某也不会承认别人,吾之领师独魏公一人,吾之楷模也独魏公一人!”
迁任都察院云南道御史的蒋天修虽不是东林学习班的优秀学员,也没有担任过正副组长,在学习期间表现也是平平,甚至被监班宋四班私下评为对改造有抵触,建议列入不可重用名单。
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学习班结束后蒋天修却主动报名到海事衙门历任,协助海事衙门分监负责特区经贸市场经营,以及海港扩修工程,能力一流,政绩也是突出,海事衙门见政人员考核名列前三。
两年后,也就是万历四十三年,蒋天修参加会试一举得中进士,其后便在工部任主事。
西山会议前,毛士龙奉魏公之命一一约见当年学习班成员,这蒋天修便是第一个响应之人。
但和杨嗣昌、洪承畴等人是因为被魏公在江南的举措,以及殖产兴业、和魏公公所言庞大海外贸易定能将农民从沉重的赋税解脱出来吸引而来不同,蒋天修是在两年多的海事实政中亲眼目睹了特区的发展,以及海贸带给百姓的切实改变。
换言之,这是一个务实派。
谁能给百姓,给国家带来福报,他蒋天修便支持谁。在从江南启程去北京赶考的路上,蒋天修没有搭乘舟船,而是一路靠双腿走到京师。
这一路所见所感,俱被他写成了一本约六万余字的书,名为《北地诸省调研报告》,现由皇明日报所属的皇明书社印刷出版,是海事衙门以及皇帝亲军的内部书籍,也是魏公公大本营案头上的内参书之一。
“我等能有今日之相聚,全赖魏公,我等不唯他马首是瞻,便是忘恩负义之徒!”
“魏公之思想高明万分,更高瞻远瞩,诸卷文集,卷卷切中时弊,也卷卷为时人指出解决方法,无哪一卷不为咱大明,不为咱人民考虑,如他不为我等核心,宋某第一个退出维新会!”
拟任福建巡按的宋程庆和迁任兵科给事中的宋修文年纪最小,一个才22岁,一个27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言辞很是激烈。
如杨嗣昌、洪承畴都已三旬,见多世面,也饱尝人间冷暖,情绪表现自不会如年轻人一般,但二人神情明白无误的告诉诸人,他们也是支持魏公公的。
在座所有人都是支持魏公公为维新核心领导人的,因为他们能够聚集在一起,都是因了魏公公。
新婚姻攻略
“……”
十一名维新志士们人人激昂,共推魏公良臣为维新最大之核心,帝国改良之基石。
毛士龙更道:“辽东大捷,魏公作为首功之人,陛下又病重不能理事,朝中党人俱怀鬼念,我以为魏公理当火速班师进京主持维新!”
“若魏公不归京,朝中必定党争再起!”
马士英虽然才中进士,还未得授实官,但在京中这一年多时间也目睹了不少党争之事,心中对这党争是万分厌恶的。
“诸位,我等虽共推魏公为我大明维新核心,也深知魏公之思想于我大明之重要性,但我等毕竟才十一人,且都是微末之官,恐人微言轻,现在若言维新,朝中诸公只会嗤笑我等异想天开。”
程正己不无感慨道,他们是买了官都各自有了进步,可最高者也不过是员外郎,即在吏部有两位,所能发挥作用也是有限。
即便他们鼎力支持魏公回来维新,怕也是杯水车薪,难有大为。
“哎,程兄这话说错了,大错特错,”
毛士龙忽的起身朝众人一拱手,尔后说道:“同志们,魏公公在辽东前线让我给大伙带一句话。”
程正己一听忙道:“噢,毛兄快请说!”
毛士龙朝程正己轻轻点头,“魏公公说,皇军是手背,我们维新会则是手心,二者缺一不可,也只有二者合而为一,如同手心和手背握在一起,便是一支充满力量的拳头!”
说完,毛士龙将自己的右手紧握成拳向前方虚空用力砸去。
受到毛士龙情绪感染的杨嗣昌起身道:“好一个手心手背说,不错,只要我等紧密团结在魏公周围,只要我们坚信维新是大明的唯一出路,哪怕我们人微言轻,也终将是朝堂上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众人闻言,更是人人热血上涌。
重生記事簿 吾愛楊
“不知我等是狂是愚,唯知一路向前奔驰!”
阮大铖一挼自己特意留的长须,然后拿手指点了点酒水,在桌上画了个菊花图标。
维新会的图标就是菊花,因为菊花代表傲然不屈的精神。

813n9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司禮監-第二百三十七章 維新核心相伴-ji34c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宣武门外有处德阳居,乃是京中有名的酒楼,相传永乐爷那会经常私服来此。二百年过去,这德阳居便成了今日的百年老字号,生意是相当的好,前些年德阳居的东家将邻近的两处院子都买了下来,稍做装修一番,用于好静的客人。
当然,价格也不菲,正常德阳居一顿饭好些点的要七八两,但要是在小院就餐,便得十两起步了。这价格,不比那京里有名的源鑫居便宜,但客人却从来不断。
今日,便有一桌客人在德阳东院就餐,从他们那得体的衣服以及举止谈吐便能看出,这些都不是平常人。
也的确不是平常人,请客的乃是刚刚从吏部主事迁升员外郎的程正己大人,以及刚刚迁任刑科都给事中的毛士龙大人。
客人也都来头不小,有刚从户部福建司主事升任户部江西司员外郎的杨嗣昌、刑部清吏司主事迁升员外郎的洪承畴,由工部工科给事中迁升工部郎中的卢明德,迁任吏部文选司的孙必显,迁任都察院云南道御史的蒋天修、拟任福建巡按的宋程庆、迁任兵部给事中的葛修文。
除此以外,又有两位今年会试同中进士的马士英和阮大铖,前者吏部那边已拟授南京户部主事,后者则是已被授行人。
这11人已不是第一次在德阳东居聚餐,在此之前的一年多时间内,几乎每半月这些人都要来此聚会一次。
每次聚会,都无须专门联络,时间一到,各人便由各家自行前来德阳东院。若自感到期不能至,则只需派人将贴子交给名义上主持的毛士龙和程正己则可。
聚餐费用也不须各人出资,一律由由海事衙门兼内官监左安门办事处予以报销。
他们便是曾于一年多前往西山参加第一届维新志士座谈会,被魏公公亲切称为“帝国未来骄阳”的青年才俊们。
因对党人甚为反感,故而这些青年才俊们便将自己这十一人的小团体称为“维新会”,意通过此会高度学习魏公公思想,促进大明朝尽快殖产兴业,维新强国,一扫朝堂积弊,为人民谋取福利。
每一次维新会聚餐都有一个主题,上次的主题是有关辽东战事,这一次的主题则是有关维新。
主题的变化代表着的是时事和朝堂的变化,在座11人也远比京中百官更早知道辽东战事情况。
几乎每日,左安门办事处都会给这十一位维新会志士们派出一封密封的辽东战报,这些战报都是从建州第一线发出,走的也不是辽东都司的塘报驿传体系,而是海事衙门的专门讯道。
魏公公曾提出百花齐放的号召,所以每次聚餐选题都是由11人共同确定,只要表决达到6人,即可确定下次聚餐主题。
这一次的主题“维新”便是刚刚由主事升任员外郎的杨嗣昌提出,获得了全票通过。
杨嗣昌是万历三十八年的进士,以他的资历其实早就应该迁升员外郎了,并且其父杨鹤还是三边总督,但不知道是一门两进士太出风头,还是杨嗣昌为人太过正直缘故,又或者朝堂上有人不想杨家再出一个总督,所以杨嗣昌始终不得为吏部升举。
影後重生:帝少大人,求放過 滿袖風花
直到,魏公公给他出了三千两。
小樓傳說
至尊仙妻 容煦惑熙
“买官,没有什么可耻的。你不买官,别人就买。那些不如你们的人买了比你们大的官,什么都不懂还在你们头上指手划脚,叫你们朝东朝西,你们偏偏还不能拒绝,甚至连牢骚都发不得,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正直和公平之人应有的下场吗?….咱看大可不必如此,咱家支持你们买官,为了人民的富裕买官、为了国家的强大买官、为了信仰的实现买官,不是为咱家买官!”
“只要你们能做好官,做大官,不忘初心,始终为人民服务,就是咱家为咱大明朝做的最大贡献咧!”
“…….”
借婚試情:高冷首席寵上癮
西山会议上,魏公公所说的每句话至今都烙在杨嗣昌的脑海中,他杨文弱从来没有想到一个太监竟然能有如此惊人的见识,能写出如此震骇世人的文选,能提出如此大胆的口号,能将百姓利益放在第一位。
猛一听,魏公公说的话很是有些歪门邪道的意思,可仔细结合当下的朝局,结合因为党争闹了几十年已经乌烟瘴气的朝堂,魏公公的那些话却是那么的发人肺腑,那么的直击心灵深处啊。
婚在愛情燃盡時
是的,只要一心为人民谋福,一心为国家的强大,买官不仅不可耻,还是件骄傲的事!
竊國 霜色十字
杨嗣昌在家书中没有告诉其父自己是花钱买的官,他甚至都没有和父亲谈起任何有关维新会的事情,但他却将《魏公文集》的一至六卷寄给了父亲,同时寄去的还有江南特区那边发行的《皇明日报》数十版。
他相信,父亲应该能看懂自己的意思,也会支持自己的选择。
只要一切唯公,手段是否会让人诟病,算什么呢?
天下,唯公,唯重,小节,何必在意。
按照过往规矩,众人先行用餐,用完餐,已为吏部员外郎的程正己告诉马士英一个好消息,那就是他原定出任的南京户部主事被他改为了翰林院较内书文华殿展书诰勅撰文事。
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凡较内书文化殿事一般都会出任右春坊官员,而右春坊是东宫属官,如此便意味着马士英将来或许能为经筵讲官,太子老师。
“多谢魏公公,也多谢各位同志!”
马士英有些激动,朝在坐的众位维新同志环拱作辑。
“魏公公此举有深意,东宫不能再有东啊。”已经升任刑部员外郎的洪承畴很是有深意的朝东宫所在方向看了眼。
異界星巫 樹心燈
“维新需要东宫,但更需要一个核心,这个核心只能是,也必须是我们西山维新会!而我们维新会也要有核心!”
程正己摸了摸自己并不算长的胡须,因为饮了几杯的缘故,程大人看起来有点微熏。
極品閻羅系統 劍如蛟
阮大铖点了点头,环顾众人,掷地有声:“那大家说,这个核心是谁!”

is1tr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司禮監 起點-第二百三十四章 有案底的公公相伴-mf156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什么意思?”
可能是刘时敏说的太过委婉,所以梁栋、马堂、萧玉三位公公还是没听明白。
“你与三位公公说清楚些。”
金良辅朝刘时敏点头示意,事实上如果不是他允许刘时敏查清此事,以刘时敏的身份是不可能查到太多东西的。
有上司支持,刘时敏不再犹豫,遂道:“三位公公,奴婢的意思是这个魏公公可能…不是太监!”
“什么?!”
三位红袍秉笔那是瞬间起身,汗毛都好像要炸了般。
马堂更是一个箭步冲到刘时敏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激动的喝道:“你给咱家说清楚!”
梁栋和萧玉也是震惊万分的看着刘时敏:皇爷信重的内臣,提督海事和辽东镇守太监可能不是太监,这也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马堂的样子过于吓人,刘时敏虽是辽阳副总兵之子,但自幼好文,更像儒生,因此有点被吓着。
金良辅忙道:“马公公,小刘的意思是说魏良臣可能没有净身。”
“没有净身?”
马堂松开刘时敏,闷声道:“入宫之人或自行净身,或在净事房办事,进宫之时及至办事之后都要几方核验,一个没有净身的人是不可能在宫中当差的。”
“良辅,你可不能胡乱瞎说!”
梁栋和萧玉也不太相信,这种事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刘时敏忙道:“奴婢去净事房查过名册,上面并没有魏良臣的名字。”
“没有?”
马堂双眼微眯,“魏良臣是何时进的宫?”
刘时敏道:“万历三十八年。”
“九年前?”
马堂侧过身子,“老萧,九年前净事房是谁管的事?”
“是王师傅。”
萧玉想都没想就说了,因为这个王师傅是宫中老人了,嘉靖爷那会就在宫中了,此后一直在净事房管事。他萧公公的宝贝就是经王师傅之手办的事,以前见了面都得尊称一声呢。
“此事关系重大,叫王师傅过来问个清楚。”马堂急于弄清刘时敏所说是否属实,当场就要叫人去把王师傅喊来。
刘时敏却道:“马公公,王师傅七年前就病逝了。”
“死了?”
马堂一愣,他在天津呆了十几年宫中的好多事确是不知道。萧玉朝他点点头,意思人确是不在了。
马堂想了想,又问:“王师傅死后,是谁管的净事房?”
“是陈师傅。”回答的是金良辅。
马堂对这个陈师傅有些印象,便道:“那就叫陈师傅过来。”
不想,金良辅却摇头道:“陈公公也死了,去年染上风疾,加上年纪大了…”
“也就是说知道魏良臣是否净身的两个人都死了?”
这一下非但马堂疑心大起,就是梁栋和萧玉也都觉此事大有蹊跷。
有关魏良臣的事情,几位秉笔之前是知道一些的,说是这个魏良臣是直接从舍人任上自愿近君养亲,又有郑家保荐,所以才得了皇爷信重,有了今日之权势地位。
但具体情况他们就不清楚了。
我在末世有個莊園
戰爭與和平 [俄]列夫·托爾斯泰
“小刘,你为何怀疑魏良臣没有净身?”梁栋觉得这个问题很重要。
“这…”
刘时敏却吱唔起来,似有什么隐情。
網遊之邪聖 醉仙
金良辅道:“梁公公问话,有什么便回什么。”
“是,是。”
刘时敏不敢再吱唔,抬头转而问了梁栋一件事。
九九天劫
“不知梁公公是否记得九年前东宫王才人暴死之事?”
梁栋想了想,点头道:“是有这么件事。”
继而更是困惑,“王才人之死和魏良臣有没有净身有何关系?”
刘时敏末直接回答,而是说道:“前些日子奴婢曾找过东宫一些老人,花了点银子从他们口中得知王才人死的那天有人闯进了东宫,并且还打伤了守门的一个老伙者。”
“这东宫是犯了什么煞,怎么接连叫人打进了过去?”萧玉“嘿”了一声,去年东宫闹出的梃击案可是热闹着,没想到之前还叫人闯过。
马堂哂道:“就算有人闯进东宫,也没什么稀奇,东宫那边本就没什么守卫。”
“你们莫要说话,叫小刘说,”
梁栋摆了摆手,“你说的叫咱家越发糊涂,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明白些。”
“奴婢是说….那个闯进东宫伤人的可能是奴婢带进宫的。”这件事刘时敏是有大错的。
“人是你带进来的?”
在三位秉笔大珰的目光注视下,刘时敏说出了一桩藏在他心底已经九年的陈年往事。
“那年武科会试,奴婢按制去监考,本无什么事,但考场之中却来了一个少年人…….”
刘时敏的记忆力很好,将当年的事几乎场景不变的讲给了三位公公听。
马堂听后惊讶道:“你是说因那少年说了八千女鬼这四个字,你便将那少年带进了皇城?”
刘时敏点了点头,如实说道:“奴婢之所以净身入宫,便是因为梦中梦到八千女鬼乱朝纲…”
有关刘时敏自切进宫的事情,宫中大多数人都是知道的,纷纷称为一桩奇事。
“奴婢当时并没有其它想法,只想知道这少年是从何处知道八千女鬼的,可这少年嘴却硬不肯告诉奴婢,奴婢又不好杀他,便将他带到皇城东华门锦衣卫的值房,想慢慢问他,不想这少年却趁奴婢不备逃了出去…”
回想起当年叫那少年从手中逃出,以致“八千女鬼”的迷底至今都没能解开,刘时敏真是非常懊恼后悔的。
“奴婢着人到处找了都未寻到,只以为那少年跑出了皇城,不想第二天东宫那边就传出王才人暴死,当时奴婢也未多想,但前些日子彻查此事,奴婢方才晓得是有人闯进东宫,那王才人也非如东宫所言得急病而死,而是被人打死的。”
刘时敏说完,发现三位秉笔公公都愣在那里。
显然,三位公公已经将那少年和东宫发生的事情联系在了一起。
梁栋长出一口气,小刘说的这些也算是奇闻了。
“你可知那少年叫什么名字?”马堂问道。
“他说他叫魏良臣。”
“是他?”
“是他!”
“难道真是他?!”
首長老公萌萌噠
三位红袍太监个个倒吸一口冷气。
皇爷信重的辽东镇守可能是个闯东宫伤人,且甚至还会是打死王才人的凶手,这实在是让人无法想象。
“小刘所说太过骇人,且不能证明那个少年魏良臣是不是现在的这个魏良臣,便真是他,他又如何成了宫中人的?”
萧玉还是很慎重的,事关重大,得查清才好。
净事房的两个当事人都已不在,想要查清魏良臣是否净身便困难了,以此人现在的身份地位他们是不可能把人拿来脱裤子看的。
冒然奏禀皇爷,万一事实有误,他们就更被动了。
构陷平奴功臣的罪名,他们担不起。
“三位公公,现在还有一条线索,奴婢认为真相就在这条线索上。”刘时敏对自己的推断还是有把握的。
梁栋眉头一挑:“什么线索?”
“据净事房的人说,当日将魏良臣带到净事房的是张诚张公公。”
说完,刘时敏便默默垂头,事涉司礼秉笔太监,接下来的事就得司礼监拿章程了

ht5yk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司禮監-第二百三十三章 魏公公的歷史是否清白?展示-6cy0t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老爷,小的打听的明白,杨经略塘报上说的清楚着,确是咱御马监的小魏公公领着亲军把建奴给打败了的!”
二井胡同,秉笔太监张诚私宅,掌家李三兴奋的把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了自家老爷。
宫里有品级的太监在宫外一般都有私宅,一应都如家中,管家也好,仆人也好也多是打老家带来的,一多半还娶有正妻。家里人也是老爷、夫人的叫着。
“老爷你可不知道,那小魏公公真是了不得呢,听兵部那帮人说,小魏公公是打朝鲜带的兵去打的建奴,那些兵啊一个个如狼似虎,所过之处建奴都没一个活影…”
自家老爷是宫中的,那在关外平了建奴的小魏公公也是宫中的,所以李三很是有点与有荣焉。
只是,他那老爷张诚公公看起来有点不对劲。李三说了那么多,张公公都没跟着欢喜,反而跟个石佛似的一动不动。
“老爷?”
李三终是瞧出不对了,下意识的收住口,一脸不解。
张公公仍是没有反应。
屋内只有那摆在中堂画下长桌子上的西洋人大钟发出的走针声。
重生之抗戰悍將 雞雞燉蘑菇
老爷这是怎么了?
李三心下嘀咕,打万历二十七年从老家来到京师,整整二十年了,他还是头一回瞧着自家老爷这般神情,心里莫名的也跟着紧张起来。
夜色深處 淮上
重生民國之烽煙 枯樹倚藤
“辽东打赢了建奴,是好事,国家的好事,陛下的好事…不过嘛,对我就是个麻烦事喽,唉,命也。”
半响,张公公才有了动静,他将手中的茶碗轻轻的放在桌上,然后捶了捶自己的老腿,继而又轻叹一声。
什么麻烦事?
李三是听的一头雾水,咱大明的军队把造反的建奴给平定了,是天大的好事,怎么老爷说还有麻烦事的。
南明風雨 不笑生
张公公是真没法跟李三说道麻烦在何处,反正他觉得自己的大麻烦肯定是要来了。
…….
如果说秉笔张诚那里只是觉得是个大麻烦,那马堂这边就觉得是个大祸了。
在知道杨镐捷报上竟然将魏良臣列为首功之人后,马堂气的将手中的成化瓷碗朝地上砸了上去,“叭”的一声碎了一地。
“马公公何必着恼呢,这可是成化官窑的宝贝,咱家瞧着都心疼。”说话的是秉笔太监梁栋。
血瞳殺神 嗜血淵虹
梁栋边上坐着另一位秉笔太监萧玉,除了萧公公屋里还有两人,一是提督文书房太监、东厂四大档头之一的金良辅,另一个则是司礼监文书房写字太监、掌管内直库文书的刘时敏。
刘是金下面的人,早前隶前任掌印太监陈炬。
气头上的马堂哼了一声:“老梁你能不能不说风凉话,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小子和咱家不对付,他要翻了天,能有咱家的好?”
“这倒也是,人家现在是辽东镇守,又提督亲军,管着海事衙门,年纪轻轻手握兵权,还得皇爷和贵妃器重,前途本来就在咱们这些人之上。
现如今更是平了建奴,这么大的功劳,成化爷那会汪公公怕也不如吧?…
噢,对,杨镐说的明白,成化梨庭,万历扫穴嘛。嘿,人家扫了建奴的穴,回京之后这份大功要是不晋秉笔都说不过去,往后啊,怕是咱见了也得唤声魏公公了,真是少年得志,羡煞死人了。”
梁栋的语气听着倒不是阴阳怪气,说的还都是事实,可听在马堂耳朵里就是刺耳的很。
“年轻就是好啊,咱家在他这个年纪时,还在尚宝监跑腿呢,苦熬了三十年才换来这身红袍,人家这三十还没到就能穿红袍,人比人,气死人喽。”
萧玉呡了一口茶,有些唏嘘的样子。
“哼!”
马堂心里也不是滋味,他三十岁的时候其实也不错,叫皇爷外放天津税使,也是一时威风。可跟那个魏良臣比起来,却真是半点也比不得。
心里也懊恼,早知道这小子混得如此风生水起,当年就不应该为了曹聚奎和那小子把梁子结下,以致双方的死结越扣越大。
萧玉那边似是想到什么,侧脸看向站着的金良辅,问他道:“良辅啊,咱记得王曰乾放炮那会,皇爷好像给过他一道临时提调东厂的诏书,这道诏书文书房收回了没有?”
金良辅微微欠身,道:“回萧公公话,是有那么一道旨意,皇爷当时是让他查案方便,后来文书房也向他催要过这道旨意,但每次他都推脱不交,现在当还在他手中。”
TFboys之吃定王俊凱 蘇蘇達令
按内廷的制度,皇帝发给太监办事的旨意是中旨,若是临时旨意,办完事后旨意都要收归文书房存档的。
等若外朝的钦差官防,办差时用得,办完差收走,这钦差的差事也就卸了。
马堂一听提调东厂的中旨还在那小子手里,立时急眼了:“你们文书房怎么办的事!这么重要的旨意怎么就收不回来的!”
白雪公主殺人事件 古手梨花
金良辅苦笑一声道:“马公公,你生奴婢的气也没用,当时宫里也乱的很。”
马堂听后没再吭声,宫中闹出放炮案,继而牵出妖人谋反案那会,他马堂在其中牵连也很深,也亏的很大,原本私吞的高淮藏银硬是被人虎口拔牙,被皇爷骂得灰头土脸,真是没吃到羊肉还惹了一身骚。
“没收回来,旨意就还在,这要是回了京,东厂说不得真就落他手中了。”梁栋阴侧侧的说了句,“手里有兵,还管着东厂,咱们这帮老家伙恐怕镇不住他。”
“有功就赏,有过就罚,咱家倒对他魏良臣没什么成见,不过他要是想着翊坤宫那边,咱家就得敲打敲打他了。”
萧玉说话间起身往观音像那边上了三柱香,他老人家年轻时就信佛。
屋内很快就弥漫香味。
“这会,皇爷怕是醒来了吧?”梁栋朝宫城那边看了眼。
金鱗大王 豹神
马堂微“嗯”一声:“方从哲在乾清宫侯着。”现在除了病重沉睡的皇爷,京师所有人都知道辽东大捷的事。
“能弄钱,又能打仗,皇爷待下甚宽,咱看晋秉笔的事多半跑不了了,”梁栋瞥了眼马堂,似笑非笑道:“马公公这里也不要再把从前的事放在心上,大不了咱们身段软乎些。”
“呸,咱家给他低头?做梦!”
马堂恨恨的一拳捶在桌上,只是这话是狠,但瞧马公公的双眼却似乎有些闪烁,有些底气不足的样子。
马公公在天津当税使的时候跟在辽东当矿监的高淮一样,都募有私兵,但可能马公公太注重盈利,所以没怎么给私兵投入,募来的又都是些地痞无赖,叫他们上街吓唬人还行,叫他们跟刚刚砍了几万颗建奴人头的皇军打,马公公也就是想一想而矣。
如此一来,从前结了那么厚的梁子,马堂心里难道就不打鼓?
这时,那伺立在边的文书房写字太监刘时敏却忽的上前下,躬身对众人道:“几位公公,奴婢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什么事,说吧。”梁栋抬了抬手。
“奴婢怀疑那魏公公并非…并非宫中的人。”
刘时敏说的还是比较婉转的,他没说那魏公公不是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