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40y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問丹朱 起點-第三百七十三章 維護讀書-m8245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楚鱼容备了薄酒小宴,表明不仅仅是对陈丹朱表达谢意,也是与金瑶兄妹相见的宴席。
金瑶公主有些愤愤:“六哥来了这么久,都没有接风宴呢。”
楚鱼容道:“我身体不好,怎么能要那些热闹?”
但是,他除了是体弱多病的六皇子,还是披着铁面将军称号领兵征战多年的六皇子,现在他不用当铁面将军了,难道不应该也改变体弱多病的假象?父皇把六皇子接来了,为什么接来了啊,因为六皇子身体好转了,然后一切都水到渠成,多好啊。
但父皇却什么都不说,直接把六皇子还像以前那样关在偏远的宅子里,不许任何人靠近,以至于现在宫里宫外都在说六皇子要死了,这是接来见最后一面。
只不过这些话不能当着陈丹朱的面说,金瑶在心里愤愤。
楚鱼容看到她的神情,又宽慰一句:“时候未到嘛。”
陈丹朱听到这里,看了眼楚鱼容的食案,与她和金瑶公主的菜肉丰富不同,他的食物只有一碗汤,一碟绿油油的小菜。
像这种身体不好的人,吃的东西都是有很多限制的,就像三皇子当初,吃杏仁——
念头闪过,心里又自嘲一笑,那是假的,罢了,不提了。
她也对金瑶公主点点头:“养病是很苦的,很多事不能做很多东西不能吃,等养好了就好了,忍一忍吧。”
重生之隨愛而安
楚鱼容赞同的对陈丹朱点头:“丹朱小姐说的对,已经忍了很多年了,不能功亏一篑。”
金瑶公主听着他们两个说话,陈丹朱蒙在鼓里说的是真的养病,楚鱼容则是半真半假,有些想笑,又有些难过,六哥何止装病不能停,对着陈丹朱明明是旧人,也只能装作新结识的陌生人。
要见陈丹朱还要想尽办法。
金瑶公主神情忧伤,看着陈丹朱,想到一个让他们更多接触的办法,这个办法对陈丹朱来说也是常用的:“丹朱,你是大夫,你给六哥看看,有没有好药好办法?”
八荒武神
楚鱼容看陈丹朱,不待他说话,陈丹朱已经笑着摇头:“我可不行。”又看楚鱼容,“公主你看,虽然说六殿下身体不好,但他精神看起来真不错,可见御医医术很好,我还是不要随意插手,免得殿下这么多年的苦白受了。”
金瑶公主说完这句话其实也有些后悔,这么多年其实她已经知道六哥应该是没什么病了,至少没有外界传的那样严重,所谓的严重只是为了避世,万一被陈丹朱诊脉发现,就麻烦了——六哥怎么解释?
她忙笑着点头:“是我唐突了,我什么都不懂,不该指手画脚,来来,丹朱我们一起喝一杯。”说着另一只手又端起一杯,“我也替我可怜的六哥喝一杯。”
陈丹朱笑着端起酒杯,两个女孩子做出豪迈的姿态都一饮而尽。
楚鱼容端着茶杯有些无奈:“我可以以茶代酒啊,金瑶你不用替我喝,多年不见,你真是跟小时候不一样了,都学会贪酒了。”
多年不见,金瑶公主心里呵呵笑,举着酒杯道:“多年不见,我变化多了呢,我还会角抵呢,六哥你要不要跟我比一下。”
楚鱼容将茶一饮而尽:“好啊,等我好一些就跟你比。”他再对陈丹朱感叹,“我小时候跟金瑶妹妹最要好,我身体不好不能走动,金瑶常常来陪我玩。”
小时候的事金瑶公主已经跟她讲过了,想到了他所谓的玩就是躺在地上装死人,陈丹朱忍不住笑,举起酒杯:“我敬金瑶的好兄长一杯。”
楚鱼容微微一笑斟茶举起:“我也敬金瑶的好姐妹一杯,能有丹朱小姐这样的玩伴,我替金瑶高兴。”
两人相视一笑,一饮而尽。
行吧,他们两个都在因为她敬对方,那她就自己喝一杯,金瑶公主笑着端起酒杯,自己一饮而尽。
宴席很快就结束了,楚鱼容也没有再想花样留陈丹朱,目送两人离开,府门徐徐关闭,院落里又恢复了安静。
王咸从后边走出来,一边喝着茶,一边看楚鱼容的食案。
清汤寡水都已经撤下了,阿牛正将炙烤的肉,油焖的鱼虾,清脆的小菜,香喷喷的饭在食案上摆满,楚鱼容手里还拿着一壶酒,对王咸道:“送走了客人,主人可以吃饭啦。”
王咸哼了一声:“有什么开心的?就算把丹朱小姐请来了,她也没有跟你结交的意思,始终不询问你的病情,公主主动说了,她干脆明确的拒绝了。”
老人與海(精裝典藏版)
楚鱼容淡然摇头:“这不是她不想与我结交,她因为三皇子的事,不想再给人看病,不看就不看啊,我也不需要借着病与她来往。”
原來我們都不曾離開
…..
…..
金瑶公主回到皇宫,先乖乖的去皇帝跟前回禀,见皇帝也正有一场小宴席,皇宫里的皇子,包括太子都来了。
自从五皇子的事后,皇帝终于注意到皇子们之间的关系,想要兄弟们和睦相处,所以不再只唤太子在身边,吃饭的时候,忙完政务的时候,都会把皇子们都叫来,再加上皇子们准备分府离开宫廷,皇帝就更珍惜父子兄弟之间的相处,聚餐就更频繁了。
大丈夫,能穿能脫
没有了五皇子阴阳怪气,再加上太子和善,二皇子温顺,三皇子温润,四皇子老实,父子兄弟们的宴席气氛很愉悦。
金瑶公主过来时,不知道二皇子说了什么,大家都哈哈的笑,坐在上首的皇帝也莞尔,看到金瑶,皇帝不笑了。
“父皇。”金瑶笑着跑过去,坐在皇帝一旁,再看食案,“这么多好吃的啊,父皇,我也要吃。”
皇帝不咸不淡说:“去探望人,还能饿着肚子回来啊?”
金瑶公主笑嘻嘻说:“天下哪里能有父皇这里吃的好嘛。”
皇帝不为所动,更呵呵两声,替金瑶公主再加上一句话:“尤其是冷冷清清孤苦可怜的六皇子府上。”
金瑶公主进来大家依旧在说笑,但都听着这边,六皇子府这四个字说出来,说笑声停下,大家都看过来。
金瑶公主牵着皇帝的衣袖嘻嘻笑。
皇帝将衣袖扯回来:“就算六皇子府没什么吃的,丹朱郡主有啊,丹朱郡主府里要什么有什么啊,朕这桌上摆着的,她桌上也有呢。”
金瑶公主笑着抱住皇帝的胳膊:“父皇,没有呢,没有呢,您不要听别人谣言。”
这次皇帝没说话,太子笑道:“这还真不是父皇听了谣言,少府监和卫尉署的两位大人都已经来告过状了。”
金瑶公主忙道:“太子哥哥,你不要听他们的瞎说,是他们先慢待六哥的,丹朱是为了六哥。”
太子点点头:“是,丹朱小姐的确是个心善的姑娘,当初对三弟也是如此关怀,为了给他治病不惜满城寻药。”
太子说话,含笑看向三皇子。
殿内的所有视线也都看向三皇子。
東京警事
陈丹朱和三皇子的事,大家也都很熟悉了,陈丹朱宣称给三皇子治病,殷勤结交,更是满城抓人试药,三皇子偏偏就信了陈丹朱,为了陈丹朱不惜两次三次的触怒皇帝,跪求绝食,以策取士也是因为当初为了帮助陈丹朱混闹国子监。
现在这些事还没过去多久呢,陈丹朱又开始对新来的六皇子如此尽心尽力,嗯——
大家的神情很复杂,太子浅笑,二皇子同情,四皇子幸灾乐祸,皇帝冷峭,就连金瑶公主也有些讪讪,眼神乱飘。
三皇子和二皇子坐一排,也已经停下了说话,不过没有看皇帝和金瑶,而是仔细的拨一块秋油蒸的边鱼。
太子的话说完,殿内的视线都落在他身上,三皇子的筷子也没有停下,将拨好的一块玉色嫩鱼肉放进口中,再看向太子点点头。
他说:“丹朱小姐,医者仁心。”
二皇子觉得身为兄长不能让弟弟太难堪,忙跟着点头:“是啊,丹朱小姐是会医术的,别的不知道,那个一两金,我听说很受欢迎呢。”
四皇子嘿的笑了:“二哥,一两金都是女孩子们在用,你怎么知道?”
“四弟,你说错了。”太子笑着摇头,“一两金可不是只有女孩子用,你是没有去阿玄的侯府,去了你就能看到他屋子里摆着一箱呢,天天用,都是丹朱小姐送的。”
这边的话题转到了周玄,三皇子的握着筷子的手反而紧了紧,看了太子一眼。
转移话题对陈丹朱来说更是火上浇油。
果然一直不说话的皇帝冷哼一声:“陈丹朱算什么医者。”
医者,不过是她达成目的的手段。
金瑶公主显然也知道太子先说了三皇子,又提周玄可不是夸赞陈丹朱呢,听到皇帝冷哼,忙忙道:“父皇,没有呢,丹朱可没有说给六哥治病呢,她还夸了父皇,说六哥这么多年是父皇照料得当。”
皇帝呵了声:“这么说她这次套狼连孩子都不舍得,先前为了阿修不管怎么说,又是买药又是切药的,这次一点力气都不费,就靠着哇啦哇啦说话来博得关心皇子的好名声?”
四皇子没忍住哈哈笑了,笑了几声才发现其他人,二皇子和三皇子都没有笑,太子倒是笑了,但只是微微一笑——他讪讪的忙闭上嘴,人也往后再挪了挪。
皇帝也没理会他。
金瑶公主急着摇皇帝的胳膊:“父皇——你别这么说嘛,她是认为不需要自己帮忙,她还给六哥指出来那可树——父皇,你为六哥做了这么多,府邸的布置那么用心,你都不说一声,我们不知道呢。”
皇帝再次哼了声:“有什么可说的?”
少来用这个讨好他,陈丹朱这女子别的本事没有,就会甜言蜜语——算她识货,知道那棵树的价值。
婚命難違:萌妻,領證出列
太子有些好奇,问:“是什么树?”
金瑶公主对他一笑:“父皇送了六哥一棵寓意吉祥的古树,我当时请丹朱小姐给六哥看看病,丹朱小姐感叹父皇将六哥照看的很好,她甘拜下风不敢班门弄斧,并说,六哥在父皇的照看下,一定能好起来。”
说罢又摇着皇帝的胳膊,“是吧,父皇,您一定能让六哥好起来的。”
最后一句话的含义,自然是只有他们父女知道的秘密。
皇帝甩开她的手:“去去坐好,多大了,有没有规矩。”
金瑶公主笑嘻嘻的应声是,唤一旁侍立的内侍,给她在皇帝身边摆放食案。
“总之,丹朱小姐没有故意缠着六哥,她真是好心好意。”她再次跟皇帝解释。
皇帝冷笑:“她是好心好意,朕是苛待儿子的恶父,朕应该请丹朱小姐来,朕好好的谢谢她。”说着喊进忠太监,似乎真要去传旨。
金瑶公主忙摆手继续解释:“不是呢不是呢父皇。”
太子笑了笑:“金瑶,这么多年了,你在父皇身边,也在六弟身边,难道你还不清楚父皇怎么照看六弟的?如今却说一个外人对六弟更好,这有失规矩了。”
这是自从提及陈丹朱后,太子第二次出言不善了,金瑶公主看向他,在她心里太子一直是个和蔼可亲的兄长,有时候皇后疏忽的事,太子总会替她考虑周到,皇后要罚她的时候,太子也会说情——
没有想到有一天,太子会这样对她说话,当然,金瑶公主也不是小时候那个没心没肺只爱梳妆打扮的女孩子了,她很明白,太子这样对她,是因为触及到他的利益,或者说她护着的陈丹朱触及了太子的利益。
但金瑶公主对太子也有些怨气了,他没必要这样针对丹朱这个小女子吧。
“太子哥哥。”金瑶对太子也是一笑,“正因为丹朱是外人,她这样做,我才要更谢谢她,我们都是自己人,知道六哥的习惯,因为病吃喝简单,用人也简单,但丹朱不知道,她一听一看觉得六哥受了慢待,毕竟父皇忙,哦,太子哥哥你也忙,六哥又是新来的,她就认为是手下人苛待六哥,立刻抱打不平,要是别的人,涉及皇家的事,顾虑那么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根本不会这样做,丹朱小姐不怕得罪人,甚至冒犯父皇,也非要出面质问,这样的赤诚之心,就有错吗?”
太子看着金瑶公主,眼里难掩震惊——这个死丫头片,这是在反驳他吗?而且还敢暗讽他冷落无视兄弟?
疯了!
不止这些兄弟们疯了,这些公主也疯了。
三皇子在一旁一笑:“丹朱小姐一向就是这样,嫉恶如仇,风风火火,有时候看起来不近人情,但实际上待人一腔赤诚,当初跟徐洛之咆哮,在世人眼里她是大逆不道,但在张遥眼里,那就是路见不平君子之气节。”
金瑶公主对三皇子点头:“三哥也是一片赤诚之心,所以当初才会不惜自毁声名相助,事实证明,张遥值得相助,单单一个汴渠就造福了数万黎民。”
執棋天下
徒兒們放過為師吧 幻櫻雪馨
他们都在笑着说话,但殿内的气氛变得有些怪异。
一向讲究兄友弟恭的二皇子端着茶喝,似乎没空说话,四皇子则缩着头再向后挪了挪。
太子看着三皇子和金瑶公主,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一唱一和,不,确切的说,此时沉默不语的皇子们,也相当于反驳他了。
今天这种场面,太子已经预料到了,只是没有预料会来的这么快。

2u8b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問丹朱-第三百七十二章 初識熱推-fwpg0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陈丹朱被金瑶公主拖着手往外走,有些无奈。
“公主,我真不懂。”她说道,“你去探望你的哥哥,干吗要我陪着啊。”
因为我六哥喜欢你这种话,金瑶公主当然不会傻的直接说出来,但也不想骗陈丹朱,便实话实说:“你帮了我哥哥,我认为六哥该向你道谢。”
陈丹朱忙道:“这真不算——”
我為亡靈做直播
什么还没说出口,金瑶公主打断她的话:“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也没做什么,就算你不做什么,我六哥其实也不会被苛待,他这么多年了已经习惯了清心寡欲的生活,只是乍来京城他身边的新换的人马并不习惯,你帮忙出面,六皇子的待遇会好很多,六哥身边的人舒心了,六哥的日子就会更舒心。”
一向高傲的公主说这些话的时候低下了头,带着前所未有的黯然,陈丹朱知道金瑶公主和六皇子关系好,金枝玉叶天之骄子,但又是孤独的两个孩子相依相伴长大。
“我明白你。”陈丹朱摇着金瑶公主的手,“不过,你也不用把我想的这么好,我也不是为了六皇子,是因为这次新分派到六皇子府的护卫,是我义父曾经的护卫,义父不在了,我不想他们被欺负,想让他们过的好一些。”
她的话音未落,低着头的金瑶公主一阵呛咳。
總裁大人非我不可 十七陌
“怎么了?”陈丹朱忙问。
金瑶公主伸手掩住嘴扭头向另一边:“没事没事,最近天太热,我嗓子不舒服。”
陈丹朱道:“我给你送的药糖你记得含一粒啊,不要觉得它有怪味道就不吃,很管用的。”
金瑶公主再次拉着她的手:“知道了知道了,丹朱你越来越啰嗦了,好了我们快走吧。”
说了一通,陈丹朱也不好再拒绝,回头看了眼,竹林阿甜都在后不远不近的跟着,如果陈丹朱真要拒绝的话,就算对方是公主,他们也会将陈丹朱护住,陈丹朱唤他们一声“走吧,我就坐公主的车,你们在后跟着就行。”与公主携手出门上车。
阿甜去跟公主的小宫女坐一车,竹林骑马跟上,禁卫开路,太监们左右护卫,在街上热热闹闹的向六皇子府去。
快要到的时候,金瑶公主到底抵不过内心的煎熬,拉着陈丹朱的手凝重的说:“丹朱,如果别人骗你你生气吗?”
陈丹朱笑道:“当然生气了,谁被骗不生气,公主你不生气吗?”
是啊,待人其实很简单,设身处地就可以了,金瑶公主想了想,她被骗了当然也生气,她捏了捏陈丹朱的手指:“如果骗人是不得已,而且,骗人也不会对人有不好的结果,应该好一些吧?”
“不要讲善意恶意,就有两种结果,一个是可以原谅的,一个是不可以原谅的。”陈丹朱笑道,伸手掀起车帘,“可以原谅的就好好道歉,不可以原谅的就一拍两散各自为安,我们下车吧,到了。”
这样啊,金瑶公主想了想,那她这次,乃至六哥身份的事都是可以原谅的,顿时卸下负担,高高兴兴的跟着陈丹朱下车。
六皇子府门前的禁卫们,并没有因为公主的仪仗而让开路,直到金瑶公主让小宫女拿着皇帝的手令,而这个手令上明确的写了金瑶公主和陈丹朱两人探视,禁卫们才让开路通报。
“好严啊。”陈丹朱低声说。
看这样子,除了皇帝之命,没有人能走进这座府邸,那是不是也意味着,没有人能走出去?她越过大门,仰头看高高的府墙——
“丹朱小姐!”
有些熟悉的男声从前方传来。
陈丹朱看去,一个高挑颀长的身影缓缓走来,不似初见时穿着朱红华丽的衣衫,只是穿着素色的对襟襜褕,但没有人能从他身上移开视线。
还好陈丹朱用力移开了,屈膝施礼:“见过殿下。”
楚鱼容看着金瑶公主和陈丹朱走近,脸上带着歉意:“丹朱小姐,有件事我要告诉你,不是金瑶非要你来的,是我让金瑶帮忙非要请你来的。”
陈丹朱看着这位年轻的皇子一笑:“这样啊,我说呢,金瑶表现怪怪的。”
長樂一遇景自安
金瑶公主松口气,又很开心,六哥虽然总是逗她,但不会让她受到半点伤害,她摇着陈丹朱的手,郑重道:“好丹朱,我会好好的做事,来求得你的原谅的。”
陈丹朱故作严肃的点点头:“那公主记着,你欠我一次哦,以后我有要求你就要答应。”
金瑶公主笑道:“没问题。”
楚鱼容看着两个女孩子说话,也道:“我也会努力的让丹朱小姐原谅,我也欠了丹朱小姐一次,以后——”
陈丹朱忙道:“不用不用,殿下太客气了,这不算欺骗,我明白,这是殿下君子之风,知恩图报,只是,我做这件事,不觉得对殿下有什么恩,所以不敢居功。”
楚鱼容微微一笑:“丹朱小姐才是君子之风啊。”
虽然知道丹朱是个好姑娘,但听到这句话,金瑶公主还是有些想笑,不知道外边的人听到这种称赞会什么表情。
陈丹朱笑盈盈的点头:“是呢是呢,很多人也都这么说。”
金瑶公主再忍不住哈哈笑起来:“好了,别在这里晒太阳了,六哥你快些摆宴席招待君子吧。”
在宴席之前,主人楚鱼容先带着客人看看家宅。
鬼稱骨 亮兄
“我也是第一次来呢。”金瑶公主兴致勃勃,又叹气,“都没有让我好好挑选,六哥就搬过来了,其他人现在都还没看完房子选好呢。”
楚鱼容说:“父皇挑选的就是最好的,这么多年了,父皇最了解我的情况,金瑶不要说了。”
是啊,涉及皇家之事,父子兄弟,金瑶公主看了眼陈丹朱,陈丹朱正认真的看廊檐下精美的雕饰,似乎在研究是怎么做成的。
金瑶公主有些想笑,嘀咕一声:“有什么不能说的,皇后,五哥都那样了,真以为能瞒得住天下人吗?”
就算一开始瞒着,时间久了也都传开了,兄弟手足相残,皇室哪有半点温情。
陈丹朱转过头指着院子里一棵大树:“这是移栽过来的古树,原来在吴王宫里,有一千年了呢,我小时候见过。”
千年古树吗?倒是没有注意,楚鱼容抬头看:“父皇竟然把这么好的树移栽到我这里。”
獸人之神級礦師
“是啊。”陈丹朱说道,“想必这是陛下对殿下寄予的心愿,希望你平平安安长长久久。”
一曲畫未最相思 畫小樓
楚鱼容上前一步,抬手轻轻的抚摸古树斑驳的树干:“所以我真的很感谢丹朱小姐,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但如果府邸的人被苛刻冷待,他们就不能照看好这座府邸,那这棵树只怕在这里活不久长,真的就是罪过了。”
陈丹朱看着他,第一次纯自真心的微微一笑:“不客气,我很高兴能帮到这棵古树。”
楚鱼容回头一笑,眼眸如星,柔光如水。
金瑶公主站在一旁,莫名觉得自己有些多余。
先前带着丹朱和三皇子一起的时候,她可没有这种感觉。
现在这两人一个是认为面对的是不认识的皇子,一个则装出是不认识,他们说话客气,却没有丝毫的疏离。
金瑶公主心里哼哼两声,不愧是义父义女。

13n3v优美都市言情 問丹朱-第三百七十一章 費心相伴-wqi5r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无人关注的六皇子,来到京城,还是被遗忘,府里的护卫都吃不饱,多可怜啊。
陈丹朱小姐如此心善的人怎能不来探望?更何况他们在将军墓前还有一面之缘。
结果,丹朱小姐还真没有可怜六皇子。
枫林等人热热闹闹将吃吃喝喝搬走,这边的院落恢复了安静。
王咸坐在椅子上摇摇晃晃的笑:“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虽然丹朱小姐没有来探望你,但是她为了你出头教训了少府监,也是解决了你的麻烦,但是呢——”
王咸眼睛都笑没了。
“丹朱小姐宁愿去得罪少府监,也不愿意来与你接触。”
楚鱼容点点头,做个你说得对的无奈表情。
大概难得见他承认自己说的对,王咸更开心了,捻着短须:“陈丹朱喜欢的讨好的结交的是有着军权的铁面将军,不是你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年轻皇子。”
楚鱼容轻叹一声:“是啊,所以,真是让人怜惜。”
王咸揪着短须瞪眼:“不对吧,这还怜惜啊。”这种贪权慕强的行径,不是该鄙视吗?
楚鱼容站在他身旁,背上的伤也差不多痊愈了,肩背更加挺直,个子也似乎窜高了,王咸不得不仰着头看——
“她生存这么艰难,不得不将全部心神放在贪权慕强上。”楚鱼容轻声说,“无暇也不敢分神看一看世间美丽的人和事,难道还不让人怜惜吗?”
美丽的人,指的是他自己吧,王咸翻白眼。
楚鱼容看着院落,这座新修的府邸阔朗,但因为太新了,什么都是新的,连树木都是移栽来的,触目所及总让人觉得空荡荡——本也空荡荡没有多少人,从西京也就带来了阿牛,袁大夫还留在西京,不管怎么说,西京也要留着人手,既然六皇子要活在人世间,就要各方面都考虑周到——
不过王咸总觉得那个神棍袁大夫另有所图,比如陈家那位大小姐。
这座府邸除了枫林等十几个知晓秘密的骁卫,就是皇帝派来的禁卫,他们并不到内宅来,只将府邸围守的如铁桶一般。
“你怜惜也没用。”王咸哼哼两声,端着茶喝,“你出不去,丹朱小姐不肯来,你什么也做不了。”
这对年轻人来说显然不是什么问题,楚鱼容笑道:“我出不去,她不肯来,那我就请她来呗。”他说着高声唤阿牛。
不知道在哪里玩耍的阿牛乐颠颠的跑过来:“殿下,什么事?”
王咸在后提醒:“阿牛跟丹朱小姐不熟,人也有点傻,骗不来陈丹朱的,被陈丹朱骗走了倒有可能。”
阿牛不高兴的说:“袁大夫说我聪明呢。”
楚鱼容笑道:“别听王大夫的,你是袁大夫的徒弟,听他的,阿牛,你去皇宫找金瑶公主。”
阿牛利索的问:“殿下要达成什么目的?”
楚鱼容道:“让丹朱小姐来看望我。”
说让去找金瑶公主,目的却是请丹朱小姐来,听起来有些绕,但阿牛立刻应声是没有多问一句话,蹦蹦跳跳的向外去了。
喪屍來襲,老婆是個什麽鬼
王咸在后指着小童的背影:“跟着姓袁的别的没学会,小小年纪骗人学透了。”再看一眼楚鱼容,撇撇嘴,“是哦,你还有个傻妹妹呢。”
这个傻妹妹还跟陈丹朱很要好,有她出面,好妹妹带着好姐妹来探望六皇子,水到渠成。
不知道阿牛扯了什么话,金瑶公主真的第二天就来了,但是一个人来的,并没有带着陈丹朱。
楚鱼容正在后院拎着石锁练臂力,金瑶公主围着他转着看。
“金瑶你去那边树下坐着。”楚鱼容说,“别弄脏了你的裙角。”
黑夜玩家 幼兒園一把手
校场铺的都是沙土。
“脏了再换呗。”金瑶公主说道,“我在宫里一天也换个两三次呢,每次角抵之后都是一身汗一身土。”
楚鱼容一笑:“对哦,我忘记了,我们金瑶跟以前不一样了,不再是娇滴滴的女孩子。”
金瑶公主哼了声,再盯着楚鱼容看:“我倒是认不清你现在是谁,你让丹朱来想干什么?”
楚鱼容将石锁放下,神情坦然说:“想见见她啊。”
金瑶公主将锦帕扔给他,让他用这个擦汗:“别觉得自己现在身体好了,你是先天病弱,除不了根的。”
楚鱼容一笑依言用锦帕仔仔细细的擦汗。
金瑶公主虽然关心他,神情依旧警惕:“你为什么想见她?你是不是对丹朱心存不良?那次三哥遇袭进宫,你第一时刻就让我去告诉丹朱——哎,不对啊。”
女孩子又歪着头,理顺的事情好像又有点不顺。
“你既然对丹朱心存不良,为什么又要让她知道三哥的事,让她见三哥?”
以她从话本杂戏上得知的道理,自己喜欢的人,只愿意让她心里只有自己。
楚鱼容伸手拍了拍妹妹的头,纠正她:“不是的,对自己喜欢的人,是希望她能不提心吊胆,要想办法让她心神安宁。”
金瑶公主捏着身前垂下的流苏,怔怔的想,点点头:“对,我惦记丹朱,所以她有什么惦记的事,我知道了就立刻要告诉她,免得她着急。”
楚鱼容点头:“是吧是吧,就是这样,所以我对丹朱小姐一片赤诚。”
但金瑶公主不再是那个被他一骗就能在地上躺一天的小姑娘了,哼了声:“那你为什么骗丹朱六皇子府受冷落吃不饱穿不暖,让她去少府监闹。”
楚鱼容看着妹妹:“金瑶,你怎么跟别人的妹妹不一样啊。”
别人的妹妹都是戒备其他的女子们觊觎自己家的哥哥,怎么金瑶这个妹妹如此戒备自己家的哥哥。
“而且,你对三哥可不是这样。”楚鱼容有些幽怨的看着金瑶公主,“你经常想办法让三哥和丹朱小姐见面呢,是我离开太久了,这么多年对你没有那么好,你跟我也不亲近了。”
虽然已经不是小时候常被骗到的小姑娘了,但看着年轻人幽怨的双眼,那双眼如同琥珀一般,金瑶公主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偏心了。
“不是,不是。”她忍不住解释,“我怎么会跟六哥你不亲近了?再说了,这么多年六哥你的名字离开,人又没有离开。”
楚鱼容道:“那你不帮我,我可是看到了你怎么对待三哥的,你带着他去宴席见丹朱,你邀请丹朱来宫里玩,让三哥可以见到丹朱,你敢说你不是在帮三哥?”
金瑶公主想了想,她的确是在帮三哥——但是,不对啊,金瑶公主跺脚。
“六哥,你又在胡讲道理。”她气呼呼说道,“我帮三哥不是跟你不亲近了,是因为丹朱喜欢三哥。”
楚鱼容哦了声,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更幽怨,反而对金瑶点头:“对啊,就是这个道理啊,我喜欢丹朱你为什么不帮我?”
哦,这个道理是什么道理来着?金瑶公主眨了眨眼。
“以前是将军认识她,她也只认识将军。”楚鱼容认真的给她解释,“现在我不再是将军了,丹朱小姐也不认识我了,虽然我先是装作偶遇与她结识,她送偶遇的我进宫,帮我抱不平,这对她来说是举手之劳,换做面对任何一个人她都会这么做,所以她也没有想要与我结交,金瑶,我现在不能随意出门,只能让你帮忙啊——你都不肯帮我。”
金瑶公主捏着衣襟上垂下的流苏思索,她是听明白了,六哥很喜欢丹朱小姐,想要跟她多来往,但是——
她看着楚鱼容说:“丹朱喜欢三哥啊。”
喪曲
楚鱼容丝毫不为所动,道:“那是她没有认识我,如果她认识我的话,也许也会喜欢我,先前丹朱小姐就很喜欢将军,虽然我不再是将军了,但你知道的,我和将军毕竟是一个人。”
这话听起来还是有些不对,一个女孩子喜欢一个人,然后见到另外一个就喜欢上另外一个,虽然没有这种经验,但金瑶公主觉得这好像就是传说中的,见异思迁?
不好吧。
还有,金瑶公主瞪眼:“丹朱喜欢将军,可不是那种喜欢,她是——”
“是贪慕将军的权势,假作喜欢吗?”楚鱼容替她说出来。
虽然这种评价已经人人皆知,但金瑶公主还是不忍心对自己的好姐妹说这样的话:“才不是!她,她——”
“她就算是贪慕权势,也是先认同这个人的品性,并且捧着一颗玲珑剔透的心给人看。”楚鱼容再次替她说道,“所以她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也告诉我,也告诉了三皇子,是在攀附,是想要我们在危急时刻能救她一命。”
金瑶公主忍不住点头,是啊,丹朱就是这么好的姑娘啊。
“她不喜欢的人,她会结交吗?”楚鱼容接着说道,“比如周玄,你看丹朱对他的态度。”
金瑶公主连连点头,没错没错。
“所以啊,虽然名字不一样外表不一样地位不一样,但我毕竟是我,铁面将军和六皇子必定会有相通之处,丹朱小姐与我结识后,一定会喜欢我的。”楚鱼容微笑着说,“你不能觉得她不喜欢就不让她来见我。”
金瑶公主点点头,是这个道理。
最強神龍養成系統
楚鱼容对她一礼:“六哥先谢谢你,这么多兄弟姐妹,也只有你听了阿牛的话会立刻来见我。”
弒殺神魔曲 蝦米xl
金瑶公主嗔怪:“六哥你说这个做什么。”说罢一甩流苏,“我走了。”
看着公主欢悦的离开了,王咸坐在树下举着茶啧啧两声:“傻孩子啊,又被绕晕了。”
我們的河蟹婚姻 一坨河蟹
楚鱼容走到他一旁,舒展一下肩背:“怎么叫绕呢,这都是真话。”
王咸呵呵两声:“真话,真话绕着说,是金瑶公主不让丹朱小姐来见你的吗?明明是丹朱小姐自己不见你,为了见陈丹朱,你看你费多大力气,累不累啊。”
楚鱼容躺在椅子上,仰头看着密密的枝叶,日光在其间跳跃闪烁,他微微一笑:“做喜欢的事,为了喜欢的人,这怎么能累呢?王先生,年轻人的事,你不懂。”

77d5n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問丹朱》-第三百七十章 解決推薦-d5pr8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陈丹朱让人数完钱,还从卫尉署要了一辆车子,热热闹闹的拉着走了。
卫尉署的官员们站在厅堂门口神情复杂。
“我觉得。”一个官吏忽的说道。
大家忙都看向他。
靈異紀實:鬼來了貳
官吏所有所思:“他们不会把车还回来了。”
诸人瞬时又失笑“那么多钱都抢走了,一辆车又算什么。”
也有人纠正“也不能算是抢,算是提前拿走吧。”
便有人冷笑“提前就是抢,坏了规矩,别人都这样做怎么办?”
这话卫尉大人就不喜欢听了,在室内拔高声音“别人?别人来试试!看本官不把他打出去。”
这话怎么听都没什么值得说的啊,诸人眼神复杂,官厅里一时气氛凝滞。
“陈丹朱这个女子,肆无忌惮。”卫尉大人不得不跟大家解释一下,“没必要跟她纠缠,更何况又有铁面将军开过先例,陈丹朱揪住这个闹到陛下面前,这不是我为难,这是让陛下为难,打发她走吧。”
没错,他们这么做,不是因为陈丹朱,是因为铁面将军,他们敬重将军,不想让他死了还被牵涉纠纷。
“大人。”一个官吏从外边跑进来,“陈丹朱和那个竹林向皇城去了。”
什么?难道要到了钱还要去告状?这也不奇怪,陈丹朱又不是没干过这种事——打人了还要去官府告人一状,撞了人还要把人赶出京城,诸人神情紧张都看向卫尉大人,卫尉大人的黑脸更黑了,正猜测,又有一个官员跑来。
“没有去找陛下。”他气喘吁吁,神情喜悦,“陈丹朱去了少府监。”
少府监啊,那就跟他们没关系,诸人松口气,听说陈丹朱总是去少府监要东要西的,把他们也烦的头疼。
少府监的少监头发胡子都白了,腿脚也不太利索,听到陈丹朱来了,其他人做鸟兽散,他跑的慢被陈丹朱堵在屋子里。
“丹朱小姐啊。”少监大人跟陈丹朱已经很熟悉了,有些无奈的问,“您又要什么啊?说句不敬的话,您的待遇都快跟陛下一样了。”
陈丹朱甜甜一笑:“多谢少监大人,我知道少监大人对我最好。”
少监大人干笑两声,丹朱小姐的甜言蜜语他也很熟悉了。
“说罢。”他无奈的问,“丹朱小姐想要什么?”
陈丹朱收起了笑:“我要看看你们给六皇子府供给的单子。”
少监大人愣了下,以为自己听错了:“谁?”
“六皇子府的。”陈丹朱一字一顿,对着老大人的耳朵,“供给单子。”
少监大人顿时怒了:“郡主,这就不是你过问的了!”
陈丹朱也怒了,杏儿眼瞪圆:“大人,苛待皇子也不是你能担得起的罪。”
少监老大人气的吹胡子:“丹朱郡主,你敢血口喷人。”
陈丹朱坐下来道:“我是不是血口喷人,拿出单子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
軍職悍狼
…..
官厅里四五个官吏拿出一卷卷册子展示给少监大人看,少监大人看了这个,看那个,气势汹汹对一旁坐着的陈丹朱说:“看到没,六皇子才来,都用了这么多册子!”
陈丹朱伸手:“让我看看。”
少监大人伸手阻拦,示意她别过来:“这些都是皇家私密,丹朱小姐,你可别让我去告你窥探皇家之事。”
陈丹朱笑道:“老大人,那六皇子被苛待的事人人都知道了,这算不算是皇家私密之事泄露啊?”
少监大人冷哼一声:“胡说八道。”继续看册子,看着看着皱起眉头,抓着一个官吏,“怎么这么——”话说出来又看了眼陈丹朱,见女孩子在一旁探身看过来,他忙转过身挡住陈丹朱的视线,对那官吏压低声音,指着册子上,“这膳食怎么这么少?”
那官吏也压低声音,神情委屈:“大人,是六皇子府用的少啊,人少,人家也不是什么都要,可能因为生病吧,挑挑拣拣的。”
这一点倒也可以理解,少监大人点点头,比如三皇子的吃喝用度,尤其是吃的东西,都是由太医令那边审过的。
他刚要说话,一只白白嫩嫩的手伸过来,嗖的将一本册子拿走了。
“哎——”少监大人忙喊。
戀戀不忘 野蔓
不知什么时候跳过来的陈丹朱举着册子已经打开看了,也发出哈的一声。
“送的东西少也就罢了。”她抖着册子,又指着被少监拿在手里的那本,显然先前的话也被她偷听到了,“还不按时送,怎么都到这个时候了,下个月的还没送?”
少监大人夺过来,看上面的记录的确没有写,便瞪眼看那官吏。
“大人。”那官吏委委屈屈,忙忙的解释,“这还没到时候——”
大小姐的貼身高手
陈丹朱已经从另一个箱子里翻出一本册子,上面标记是太子,毫不客气的打开:“这怎么没到时候?东宫不是送了吗?”
少监大人气的去她手里夺:“你别乱看啊,郡主,东宫不是你能看的!”
陈丹朱举着不给他。
那官吏急的忙解释:“太子这里是在宫里啊,三皇子四皇子他们都是宫里,跟陛下娘娘们的都一起送过去了,六皇子和五皇子在宫外,就晚几天嘛——”
陈丹朱哼了声:“是晚几天不重要呢,还是人不重要,还有。”她气恼的晃着册子,“你们竟然把六皇子和五皇子相提并论,你们真是大胆!五皇子是什么人,是犯了罪,被陛下圈禁的罪人,六皇子可没有,你们凭什么将六皇子跟五皇子的一起送?”
因为,都在宫外嘛,官吏被发怒的姑娘吓的一愣。
少监大人皱起眉头,这样做虽然没什么,但真要有人计较扣字眼无事生非的话——比如陈丹朱——告到皇帝面前,的确有些麻烦。
“好了好了,郡主。”他年纪大了,也不怕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拉着陈丹朱的胳膊,将她举高的手拉下来,“有话好好说。”又呵斥那官吏,“你们这样的确思虑不周。”
几个官吏忙低下头应声是。
陈丹朱倒也没有不依不饶:“老大人,我没有骗你吧,你们这样做就是苛待六皇子。”
少监大人道:“也不能这么说,我们的确是没有苛待。”又看官吏们,“都给我记住了,以后六皇子和五皇子的东西不要送那么晚了,跟宫里一起——”
陈丹朱在一旁不满的打断:“怎么回事啊,说了不能跟五皇子一样嘛,六皇子跟太子的一样待遇,五皇子,你们更晚点送吧。”
少监大人呛笑了下,丹朱小姐真是——
“行行行。”他连声应承。
“还有,六皇子那边人少,吃喝都挑拣,但你们不能就真的只送这些。”陈丹朱又道,“六皇子不用,别人还可以用啊,太子宫里送什么——”
少监大人轻咳一声:“丹朱小姐,换个皇子比较吧,太子哪里跟其他皇子不同,太子是储君。”
“那行吧。”陈丹朱也很好说话,“就按照其他皇子的规格,人少用不着,摆着啊,那可是皇子,不能因为关着门别人看不到,就不管天家颜面了?”
别一口一个罪名了,哪里就亵渎天家颜面了,少监大人连声应承:“知道了知道了。”又让人拿来一本册子,低声道,“丹朱小姐,这是织室新出的一批花色,你看看,有喜欢吗?丹朱小姐这么漂亮,要穿的也漂漂亮亮的。”
最后用几匹新布,几件新首饰,还有许诺上林苑新打的几只野禽,将漂亮的丹朱小姐送走了。
看着马车驶去,少府监的诸官都长长的松口气,少监老大人更是按着额头,缓解下头疼。
“丹朱小姐怎么管起六皇子的事了?”一个官吏道,“以前也就是来要吃要喝的。”
少监大人摆摆手:“还是为了要吃要喝的罢了,新花样,要挟勒索。”
陈丹朱转了一圈拉了满满两车东西回来,但并没有去六皇子府。
甚至没有让竹林给枫林钱。
竹林虽然不想同意,但没有反对质问,当在卫尉署从牢房被带上来时,看到满厅堂的男人中,那个女孩子婷婷袅袅独立,那一刻他莫名的鼻头一酸,想到了有一次在朝堂上,丹朱小姐惹怒了皇帝,皇帝要让禁卫拖她出去,他要上前阻拦,结果被丹朱小姐一脚踹到——
很多时候,他都在抱怨,丹朱小姐总是惹祸,做危险的事,但事实上,遇到危险的事,她则会护着他们。
他这个骁卫,其实没有为她做出任何事,反而还惹来麻烦。
所以当枫林再找来时,他告诉枫林不能给他钱。
枫林惊讶又痛心:“竹林,我以为我们还是兄弟呢,将军一走,连你也——”
竹林垂在身侧的手攥起来。
“枫林。”女孩子的声音从墙头上传来。
竹林吓了一跳转过头,看到陈丹朱站在墙后,阿甜也紧跟着探出头来,显然还有些紧张,叮嘱下边的人“把梯子扶好了。”
枫林举起来对那边用力的摆动,咧嘴一笑:“丹朱小姐,好久不见啊。”
陈丹朱双手搭在墙头上,将手里的扇子也摇了摇:“是呀,好久不见了,来来来——”
枫林扔开竹林颠颠跑过来,仰头看墙头:“丹朱小姐,你怎么隔着墙头跟我说话。”
陈丹朱嗔怪:“那还不是枫林你来了家门前也不进来,要在墙外说话。”
枫林一笑抱拳施礼:“是小的失礼。”
陈丹朱笑着道:“枫林,你别怪竹林,不是他不给你钱,是我不让给。”
枫林嘿一笑:“我大概猜到了,竹林是个很好护卫,尽职尽责。”
竹林急道:“但是,丹朱小姐已经给你们——”
陈丹朱打断他:“竹林,我在跟枫林说话呢。”
阿甜拍着墙头生气的喊:“竹林不许说话。”
竹林攥着手不说话了。
“枫林,虽然将军不在了,但你还是骁卫,如果俸禄被克扣,就去找卫尉署要,你是奉皇命做六皇子的府的守卫,吃喝上有短缺,就去找少府监要,你有上司,六皇子也有父皇,你找他们,是合情合理,没有人敢说什么,但找我这里的人来借,就不合规矩啦。”陈丹朱扶着墙头认真的说,又一笑,“不过你别怕,合情合理的事,你被欺负了,我会帮你出气的!”
枫林再次抱拳一礼,郑重的道谢。
陈丹朱也不再多说,对他摇摇手,扶着梯子下去了。
看着墙头上两个女子消失,竹林才看着枫林道:“你不要误会,丹朱小姐不是不管你们,她已经为了你们先后去卫尉署和少府监,你们不用怕,卫尉署会把一年的俸禄一起给你们,你们再缺什么就要什么,他们知道丹朱小姐盯着,不敢再冷落忽视你们。”
枫林拍了拍他的胳膊:“竹林,我知道,我明白。”他又叹息一声,“我来找你,其实也就是找丹朱小姐,我们的事怎么可能瞒得住她,我是想让她帮忙,但我想的是她给我们钱吃的用的这样帮忙,没想到她现在给的,比我想的还要多,还要厉害。”
私下给钱容易又有好名声,但丹朱小姐不惜得罪两个衙门,六皇子府得到了实惠,两个衙门也没什么损失,只有丹朱小姐得了恶名。
丹朱小姐的恶名还悬在头上,盯着他们。
这比私下给钱要厉害多了。
竹林看着枫林诚恳说:“丹朱小姐,真是很好的人。”
枫林哈了一声笑:“原来你对丹朱小姐评价这么高?以前你写信可都是抱怨,没有一句好话。”
竹林垂目道:“以前是我蠢笨。”
“也不是你蠢笨。”枫林轻叹道,“以前你也不用想这些事,有将军在嘛。”
有将军他们哪里用面对这些琐碎的事,有将军这座大山在后,从来都是别人怕他们。
…..
…..
少府监往陈丹朱府里热热闹闹送了一车东西的同时,也悄无声息的往六皇子府送了一大车。
各种新鲜的瓜果酒水,活蹦乱跳的鸡鸭鱼兔子,还有一只小羔羊。
王咸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巡视了好几次,一边看一边哈哈笑。
鳳凰涅槃之豪門女神醫 膤椛諾
“那些人说,殿下不能用,没关系,殿下身边的人用嘛,殿下身边的人用了,也是为了更好的照看殿下。”他重复着少府监官吏的话,又指着站在一旁的枫林等几人,“枫林啊,这都是给你们的啊。”
枫林笑着招呼同伴“来来,别客气别客气,今晚我们就把小羊烤了。”
王咸转头看厅内:“殿下啊,虽然丹朱小姐没有跟咱们府来往,但咱们今晚能吃烤羊啊,您开不开心?”
廊下楚鱼容披着黑衫站着,哦了声:“开心啊。”
王咸嘿嘿笑,开心什么啊,去丹朱小姐那里装可怜,意图让丹朱小姐来探望关怀,但女孩子快刀斩乱麻的用另一种办法解决问题,根本不理会他!
王咸袖子轻轻一甩,吟唱:“一腔心思空付了——”

s1d4j優秀小說 問丹朱-第三百六十八章 惦記熱推-cyx4m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陈丹朱并不知道六皇子府里的说到她,不过回到府里她也又说起王咸。
“没想到他竟然去了六皇子身边。”陈丹朱叹气,“看来他的确被迁怒了。”
铁面将军在皇帝心中的地位,可比六皇子,任何一个皇子——太子除外,都重要,被分派到铁面将军,也可见王咸的身份地位不一般,现在将军过世了,他被派去给六皇子看病,六皇子这里可没什么可看的病,就是混日子罢了。
後備情人
“已经很好啦。”阿甜说道,将切好的鲜果递给陈丹朱,“小姐你尝尝,这是少府监新送来的果子。”
送当然不指望少府监给送,是陈丹朱让竹林去拿的。
萌寵當道:修羅狂妃
上神太難逑 七月挽風
竹林觉得身为一个郡主去少府监要吃要喝要穿不合规矩,陈丹朱笑道:“我恶名如此,不做不合规矩的事岂不可惜?我不去少府监抢陛下的,难道去街上抢民众的?”
竹林想起了陈丹朱拦路开医馆的事,那还是算了,如今没有铁面将军了,多少世家权贵正盯着她,抓住机会将她生吞活剥了,要点吃的喝的不合规矩,皇帝不会当回事。
陈丹朱捏起一片果子倚着美人靠懒洋洋吃,燕儿给她打扇子。
“对啊对啊。”燕儿也凑趣说道,“按理说王大夫是要论罪杀头的,将军出事,是他这个太医失职,皇帝没有砍了他的头,让他去给六皇子当太医,这应该是,戴罪立功吧?”
陈丹朱哈哈笑:“是,他这样也不错了,不用再东跑西颠行军辛苦。”说到这里又唤竹林。
竹林从屋顶上探出身。
網遊之大禁咒師
“枫林他们现在在做什么?”陈丹朱抬着头问,“在哪里当差?”
不知道作为将军的护卫,会不会也受罚——先前被派去接六皇子入京很明显不是什么好差事,六皇子那般体弱,路上有个好歹,他们这些护卫少不了被追责。
戰錘王座 二哈傳說
竹林闷声说:“不知道。”
自从将军墓前一别后,他也没有再见过枫林他们。
“你去打听打听。”陈丹朱仰头看他说道,又一笑,“要不把他们要过来,都跟着我,我现在可是郡主,多用几个骁卫也不过分吧。”
竹林在屋顶上消失了,不想理会丹朱小姐的话,他们十个人落在丹朱小姐手里还不够,还要把枫林他们拉过来。
不过,枫林他们去哪里了?竹林有些恍惚,但旋即又摇头驱散,打听了又怎样,他们是骁卫,军令如山,陛下让他们死他们也要眼不眨一下。
横竖不过一死,跟在铁面将军身边上战场的时候,他们就做好死的准备了,只是将军死了,他们还活着。
但让竹林意外的是,他没有去打听枫林的消息,枫林来找他了。
当听到此起彼伏熟悉的鸟鸣暗哨,发现接近郡主府的是枫林,竹林还是没有让他靠近,而是自己跳出来。
“枫林哥,你怎么来了?”他难掩激动,“丹朱小姐才说起你——”
一激动就多说了话,竹林忙收住话头。
枫林已经听到了,哈的一声笑:“丹朱小姐还说起我啊?说我什么?”
骁卫的职责是不谈主人事,竹林看着枫林,道:“没什么,就是提了一下。”
枫林看出他的戒备和回避,抬手给了他一拳,哈哈笑:“不错啊,牢记着将军的命令。”
将军的命令还在,但他们已经不再是同伴——竹林有些怅然,怅然才浮上心头,还没上眉头,就被枫林搭肩揽着。
“不过我先前看到你和丹朱小姐来,本想跟你们打招呼呢。”他笑道。
竹林愣了下:“什么时候?”
“六皇子府啊。”枫林笑道。
竹林惊讶:“你也在六皇子府?”
昨天在六皇子府见到了王咸,枫林竟然也在?
枫林搭着竹林的肩头叹口气:“别提了,一多半也都在,将军过世,陛下还是很生气,怪罪我们这些人照顾不好,虽然没有问罪处罚,但也不重用了,将我们随便打发到六皇子这里守门。”
他们这些骁卫都是万一挑一选出来的,能上战场列阵杀敌,能单枪匹马哨探,能无声息贴身护卫,能人前一声令下开路,他们是皇帝身边倒数第三道屏障。
唉,但现在被发落到连门都不能出的六皇子身边,能做什么?只能当个门桩子。
当这个门桩子也不会就安稳了,万一六皇子病死了,他们肯定还要被问罪。
竹林伸手拍了拍枫林的肩头:“哥,你也别难过,等陛下消气了,会让你们回去的。”说到这里又停顿下,“要不,你们也来丹朱小姐这里,她现在是郡主。”
话出口又苦笑,来丹朱小姐这里也没有什么好前程,六皇子先天不足会病死,丹朱小姐是后天有罪,指不定哪天就被皇帝砍了头,他们这些骁卫必然也落个同党,一起被砍了头。
枫林哈哈笑:“不用不用,丹朱小姐这里有你们就够了,我们过来,对丹朱小姐反而不好,太扎眼,而且有什么事也不好互相照顾。”
竹林点点头,心里自嘲一笑,有什么可互相照顾的,丹朱小姐似乎是想攀附六皇子当靠山,但六皇子哪里能跟铁面将军比,也不如三皇子,周玄——
“不过。”枫林又道,压低声音,“我来找你的确有事。”
竹林忙甩开杂乱的念头,问:“枫林哥你说。”
只要他能帮得上忙,只要不是危及丹朱小姐,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只要不是——
枫林笑着拍他肩头,打断年轻骁卫紧绷的心神:“没什么大事,我是想跟你借点钱。”
借钱啊,竹林松口气又有些不解:“你们的俸禄不够用吗?”
沙海 南派三叔
在六皇子府也没有什么用钱的地方吧,吃的喝的都有少府监提供。
枫林低下头似乎不好意思看他:“俸禄,现在发的很晚,总是要去催,而且也的确不够用,六皇子跟别的皇子不同,他府里人少,又没什么讲究,所以吃的喝的用的就——”
竹林反应过来了:“被,克扣了吗?”
枫林没有抬头,手摇了摇他的肩头:“小声点,也不算克扣吧,就,那样吧,少说点,别惹麻烦。”
枫林说得含糊,但竹林自己想明白了,就是被克扣了,反正六皇子也用不着多少东西,六皇子府的人也没有资格去吵吵闹闹——
枫林他们的俸禄也不多,还发的不及时,都是青壮的年轻人,吃得多,有不少人已经成家还要养妻养子。
以前将军在的时候,谁不是见了他们都笑脸相迎,好东西随手奉上,现在——竹林攥住了拳头,咬牙:“我知道了,枫林哥你不用说了,我去给你拿钱。”
…..
…..
枫林三步两步离开了郡主府,远处等着的伙伴们笑着迎接,见枫林还低着头,大家都笑起来。
“枫林,一看你就没干过这种事,害羞什么啊。”
“就是,借钱算什么,不用不好意思。”
他们嘻嘻哈哈的笑着,枫林伸手按着额头,叹气:“是啊,我哪里干过这种事,真是——”
他回头看了眼郡主府的方向,可怜的竹林,他的眼神满是同情,以前同情竹林跟着丹朱小姐,被折腾的不知所措,现在则同情竹林没有跟在将军身边,依旧要被折腾。
…..
…..
三天之后,陈丹朱一如往日躺在长廊下数紫藤花叶子,这一次只数到一百八十七,阿甜慌慌张张的跑过来打断了她。
“小姐,竹林,被卫尉署抓起来了。”
一向甜甜的笑的婢女,说完这句话,站在陈丹朱面前,哭起来了。

7hgf8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問丹朱笔趣-第三百六十七章 心知閲讀-lhny3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王咸被陈丹朱阿甜还有竹林围住。
六皇子府外的兵卫们没有再围过来,王咸是自己跑过去的,那个骁卫有腰牌,这个女子是陈丹朱,他们也没有闯六皇子府的意思,所以兵卫们不再理会。
王咸看着陈丹朱,咬牙气呼呼:“陈丹朱,你真是血口喷人都不脸红的。”
陈丹朱当然不是真的认为王咸害死了铁面将军,她只是看到王咸要跑,为了留住他,能留住王咸的只有铁面将军,果然——
“我就是猜一下。”陈丹朱笑道,“你说不是就不是嘛。”
王咸哼了声。
“不过,王大夫,你说那句话应该你来说。”陈丹朱看着他,“意思是将军是我害的吗?”
阿甜跟着气呼呼的瞪眼看王咸:“对,你说清楚干什么诬陷我家小姐。”
听起来是质问不满,但——王咸看了眼陈丹朱,这个女孩子眼里有藏不住的黯然,她问出这句话,不是质问和不满,而是为了确认。
所以陈丹朱是认为铁面将军的死跟她有关。
为什么呢?那小子为了不让她这么认为特意提前死了,结果——王咸有些想笑,板着脸做出一副我知道你说什么但我装不知道的样子,问:“丹朱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他去救她的时候,将军是不是已经犯病了?或者说将军是在这个时候犯病的。
因为王咸在最关键的时候去救她,所以耽搁了铁面将军,导致将军不治。
所以,将军也算是她害死的。
但,她问王咸这个有什么意义呢?不管王咸回答是或者不是,将军都已经过世了。
陈丹朱看着王咸,又一笑:“没什么意思啊,许久不见先生了,寒暄一下嘛。”
祖城 黑瞳王
谁见面用有没有害人做寒暄的!王咸无语,心里倒也明白陈丹朱为什么不问,这丫头是认定铁面将军的死跟她有关呢。
那小子一心为了不让陈丹朱这样想,但结果还是无法避免,他恨不得立刻就跑进府里将这件事告诉楚鱼容——看看楚鱼容什么表情,嘿!
“丹朱小姐,你没事吧,没事我还忙着呢。”
陈丹朱没有让开,这才反应过来,看看府邸:“王大夫,你在这里做什么?”
有事叫先生,无事就成了大夫了,王咸哼哼两声指着自己身上的官袍:“郡主,你应该叫我王太医。”
陈丹朱也这时候才注意到他身上穿的官袍,再看王咸带着的官帽,忍不住哈哈笑。
王咸羞恼:“笑什么笑。”
“看起来怪怪的。”陈丹朱笑道,再看着六皇子府,“所以你是来给六皇子看病的吗?”
王咸木然道:“将军不在了,我在太医院没了靠山,脏活累活当然都是我的。”
六皇子据说是先天不足,这不是病,很难有成效,六皇子本人又不受宠,当他的太医的确不是什么好差事,陈丹朱默然一刻,看王咸甩手又要走,又唤住他:“王先生,其实我看六皇子很精神,你用心的调理,他能长久的活下去,也能印证你医术高超,有名又有功德。”
呦呵,这是关心六皇子吗?王咸啧啧两声:“丹朱小姐真是多情啊。”
陈丹朱哪里会在意他的阴阳怪气,笑道:“是啊,王先生,人还是要多情一些好,多一条路嘛,你也要对六皇子多情一些,说不定你情到深处有回报,六皇子就突然好了,那你就又飞黄腾达了。”
随口就是鬼话连篇,以为谁都像铁面将军那么好骗吗?王咸呸了声,转身蹬蹬走了,走到门边又停下,幸灾乐祸道:“丹朱小姐,你是不是想进来啊?”
穿越之三姝奇緣
陈丹朱还没说话,王咸又抓着门笑着摆手:“你进不来哦,陛下有令不许任何惊扰六殿下,这些卫兵可是都能杀无赦的。”
说罢仰头大笑进去了。
陈丹朱失笑,阿甜看着那些因为王咸离开又重新虎视眈眈盯着他们的卫兵,有些紧张但做好了准备,如果小姐非要试试的话,她一定要抢在小姐之前冲过去,看看那些卫兵是不是真的杀无赦。
陈丹朱却连脚步都没有迈一下,转身示意上车:“走了走了。”
心理罪 不是何陽
阿甜松口气,又有些难过,唉,小姐到底不能像以前了。
陈丹朱坐上车看阿甜的神情再次笑了:“你想多了,我没想去见六皇子啊,说了只是从这里过看一眼,我只是好奇来看一眼,能见到王咸就是意外之喜了。”
这样啊,阿甜释然,高高兴兴的让竹林赶车,竹林扬鞭催马,很快就离开了。
不过,小姐还是很关心六皇子的,阿甜从车帘向后看了眼,还叮嘱王大夫好好照看六皇子呢。
…..
…..
“丹朱小姐真这么说?”寝室里,握着一张重弓正拉开的楚鱼容问,脸上浮现笑容,“她是在关心我啊。”
他刚刚沐浴过,整个人都水润润的,乌黑的头发还没全干,简单的束扎一下垂在身后,穿着一身雪白的衣衫,站在阔朗的厅内,回头一笑,王咸都觉得眼晕。
王咸更没好气,说:“你想多了,这可不是关心你,陈丹朱这种把戏对多少男人都用过,她关心过三皇子,张遥,对铁面将军也是天天甜言蜜语的不停,这不是关心,是谄媚。”
楚鱼容含笑点头:“你说得对,丹朱对他们的确是谄媚,不是送药就是看病,但对我不一样啊,你看,她可没有给我送药也没有说给我看病。”
听起来总觉得哪里怪怪的,王咸瞪眼问:“所以?”
楚鱼容展开肩背,将重弓缓缓拉开,对准前方摆着的靶子:“所以她是关心我,不是谄媚我。”
嗡的一声,空弓无箭,发出震声,对面的靶子微微颤。
王咸失笑:“你可真是,你这是自我安慰啊,陈丹朱为什么不说治病送药了?那是因为被三皇子伤了心了,她啊以后都不会给人送药治病了。”
说着按住心口,长叹一声。
暗能量之四維空間
回首往事二十年 斷情隱士
“丹朱小姐是为了不触景生情,将一颗心彻底的封起来了。”
伤心的小娘子把心封起来,再不会对他人心动,更别提什么关心了。
醫妃問情
楚鱼容将重弓单手递给枫林,枫林双手接住。
“王先生,你说的对,但是。”他慢慢走向门口,“那是其他的小娘子,陈丹朱不是这样的人。”
她不惧伤害不惧背弃,虽然会伤心,会难过,但不会死心,她的心依旧腾腾的燃着,对这世间对世间的人充满了期待,她看到了他,认识他,她对他心存善意。
以往她关心其他人也是这样,其实并不计回报。

yvh7k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問丹朱-第三百六十六章 路過展示-nrt6u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陈丹朱有些无奈的抚着额头。
官道情路
“大师。”她诚恳的问,“除了我之外,有人知道您是这样的人吗?明明是个高僧啊,总是说神棍的话?”
慧智大师眼神忧郁:“这怎么叫神棍呢?这就叫智慧。”
陈丹朱摆摆手:“大师不要跟我开玩笑了,你作为国师,皇后犯了什么错,别人打听不到,你肯定知道,陛下说不定还跟你畅谈过。”
那倒是,作为国师定期跟皇帝畅谈佛法,佛法是什么,解救众生苦厄,了解苦厄才能解救,所以那些不能对其他人说的皇家私密,皇帝可以对国师说。
慧智大师看着眼前的女孩子:“那只是表象,总之丹朱小姐也有关系。”
有个屁关系,丹朱郡主翻个白眼:“该不是跟我有牵涉的人都会倒霉吧,那大师您也自身难保了。”
慧智大师点头叹气:“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丹朱小姐接下来的话就不用跟我说了,一切自有天意。”
逍遙小仙醫
说了半天就是堵她的嘴呢,陈丹朱哈哈笑:“不行,我必须跟大师说,大师,你跟太子关系怎么样?”
慧智大师闭上眼:“不怎么样,国师是国君一人之师。”
“大师,你要牢记这句话。”陈丹朱说道。
听女孩子说完这句话,再脚步声响,慧智大师不解的睁开眼,见那女孩子竟然出去了。
所以,还是要跟太子对上了。
慧智大师摇摇头,这也不奇怪,陈丹朱这个郡主就是从太子手里夺来的,他们早就对上了,而且陈丹朱赢了一局,太子怎能善罢甘休。
这女孩子一来他就知道她为什么,肯定不是为了素斋,所以忙堵她的话,陈丹朱的靠山铁面将军过世了,皇帝也给了她封赏与她无亏欠,陈丹朱要找新靠山——作为国师,是最能跟皇帝说上话的。
但又让他意外的是,陈丹朱并没有撕缠要他相助,而是只让他谁也不助。
嗯,旁观当然就轻松多了,慧智大师松口气,看着女孩子的背影,郑重的念佛号:“丹朱小姐,老衲会替你多供奉佛祖香火。”
陈丹朱倒是不在意佛祖的香火,吃过素斋,见过慧智大师,也不进殿内去拜佛,这种事,拜佛也没用啊,她拜佛,其他人也会拜佛,佛祖怎么忙得过来。
她对慧智大师摆明与太子作对的立场,慧智大师自然会智慧的置身事外,这样的话太子至少不能像前世那样借用停云寺刺杀六皇子了。
陈丹朱又自嘲一笑,其实这算是无用功吧,但这也是她仅仅知道的那一世的命运了,解决了这个问题,其他的她就无可奈何了。
至于太子会不会在飞云寺,停雨寺什么的刺杀六皇子,就不是她能干涉的了。
男公關沈浮二線官場:女廳長
她陈丹朱自身都难保,其他人就各安天命吧。
“小姐。”阿甜的声音在前方响起。
陈丹朱抬起头,看到阿甜招手,冬生在一旁站着,他们身后则是如高伞铺展的山楂树。
原来不知不觉走到这里了。
“小姐,看。”阿甜仰头看山楂树,“今年的果子很多哎。”
妃我不嫁 月溪汐
金剛葫蘆蛙
这时候的山楂果与绿叶几乎融为一体,站在远处什么都看不到,陈丹朱垂下眼:“走吧,我们回去吧。”
我在部隊的靈異事件 愛如風過7
誤惹狐貍總裁
阿甜愣了下,忙将手里的弹弓塞给冬生:“我们走了,改天姐姐再来找你玩。”
看着主仆两人碎步而去,冬生心里说不来玩其实也没什么,这个婢女竟然要准备弹弓说给小姐打山楂果玩,太过分了!
不过,冬生又忍不住抬头看山楂树,丹朱小姐不是很喜欢山楂树,尤其是喜欢吃山楂果,怎么现在连看都没兴趣多看一眼?
重生之我為西門慶 撲了又撲
马车离开了停云寺,阿甜看着车内的陈丹朱,心想去停云寺的时候明明很精神,怎么出来后又蔫蔫了。
“小姐。”她眉飞色舞的说,“素斋很好吃吧,我觉得很好吃,咱们过几天还来吃吧。”
陈丹朱漫不经心翻来覆去看手指头,懒懒道:“也就那样吧,吃腻了,不吃了。”
那一世她吃了十年呢。
阿甜不知道十年,不太明白一顿怎么就吃腻了,但既然小姐不喜欢,也不能逼着她来,又掀起车帘看外边:“小姐,今天天气好,咱们要不去将军墓看看?”
陈丹朱摇头:“总往墓地跑能做什么。”
那——阿甜看着外边忽的眼睛一亮:“小姐,从这边绕过去能到新城,咱们看看六皇子的府邸怎么样?”
獸人之安安 梓嘉凝香
六皇子的府邸吗?陈丹朱抬起头,听说有重兵把守呢。
“那就看一眼吧。”她说道,“也不用太靠近。”
阿甜高兴的应声是,挪出去跟竹林说,竹林不情不愿,然后才加快了速度,陈丹朱倚在车窗前,看着越来越近的新城。
新城还是旧城的格局,房屋错落有致,人来人往也不少,一直走到新城最外边,才看到一座府邸。
“小姐。”阿甜问过竹林,转头指着,“那个就是。”
陈丹朱抬眼看去,果然见府外有兵卫驻守,来往的人要么绕路,要么急匆匆而过,看到他们的马车过来,远远的便有兵卫挥手制止靠近。
这比牢房还森严呢,陈丹朱心想,但,或许吧,这个儿子身体太弱,保护的严密一些,也是父亲的心意。
“既然不让靠近。”陈丹朱对竹林说,“就绕过去吧。”
她的话没说完,阿甜忽的冲着六皇子府邸招手“是王大夫,是王大夫。”
王咸?陈丹朱一愣,坐直身子看出去,果然见从六皇子府侧门走出一个男人,虽然穿着官袍,但还是一眼就认出是王咸。
王咸!陈丹朱扯开帘子对竹林喊:“过去。”
竹林扬鞭催马冲了过去,那边的兵卫见这辆不起眼的马车突然如同惊了一般冲来,顿时齐声呼喝,举着刀枪列阵。
王咸似乎也被吓了一跳,不知道发生什么立刻掉头就往门内跑。
“王先生。”陈丹朱高喊,“是我。”
竹林手中举起骁卫腰牌,高声喝“丹朱郡主在此,不得无礼。”
又是腰牌又是郡主,这是骁卫还将马鞭举起如同刀枪,迎来的兵卫们一怔脚步停下。
王咸听了这话却跑的更快。
“王咸!将军是不是你害死的!”陈丹朱尖声喊。
王咸一听大怒,停下来转身喊道:“陈丹朱,这话应该我来说才对吧

3ooal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問丹朱-第三百六十五章 閒逛推薦-lnqvj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虽然说皇子们分府,但除了六皇子其他人不会立刻就搬出去,选好了府要布置,家具人手等等都是很多很麻烦的事。
六皇子最简单,要的就是肃静,人越少越好,也不需要府建多齐全,只要有大夫有药一间房睡觉就足够了。
所以见过亲人们之后,当晚六皇子就出宫移居新府,其他皇子们继续热热闹闹的选新府。
皇子们分府的消息几天后才传了出来,除了分府还要封王,皇帝让朝臣商议封号,整个京城都热闹起来,因为这也意味着要为新王们选王妃了。
將愛鬥到底 孤巖蕊溦
如今六个皇子,除了太子,其他的皇子们都迟迟未成亲呢。
一下子可以有五个王妃的机会,大夏的世家贵族们都很激动。
虽然住在城里没有山下的茶棚听热闹,郡主府的大门也日夜紧闭,但阿甜吩咐了负责采买的管事,在集市打听消息,所以京城里的风吹草动都很及时的掌握。
陈宅的校场里嗖嗖的射箭声停下来,穿着小衫襦裙,束扎袖子的陈丹朱握着弓转过头。
“不对吧。”女孩子鼻头上汗珠亮晶晶,“五个皇子,但五皇子有罪被圈禁,六皇子需要病养,能不能活下去还不知道呢,也能选妻子?”
阿甜道:“哪有什么关系,不管怎么说都是王妃啊,五皇子再有罪,也是皇帝的儿子,皇帝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生气,难道还能一辈子生气啊,至于六皇子,六皇子就算了死了,王妃也还是王妃嘛,也是皇帝的儿媳,那娘家也依旧是皇亲——”
舍出一个女儿守寡一辈子,换来家族成了皇亲,那当然值得了。
陈丹朱也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想了想,笑了笑,重新举起弓搭上一只箭,又停下问:“那六皇子怎么样?”
阿甜说:“没怎样啊,跟在西京的时候一样。”
六皇子搬出宫的第二天,新城一座府邸突然多了兵卫把守,引起了民众的注意,得知是六皇子府的时候,民众又不在意了。
六皇子在西京的时候就住在另外的府邸,六皇子的病需要静养,来到新京自然也是如此。
陈丹朱却注意到不一样的,握着弓箭看阿甜:“在西京养病的时候,也有兵卫守护吗?”
这个阿甜就不知道了:“这也没什么啊,六皇子养病更要人保护呢。”
陈丹朱点点头:“你说的也对。”看向草靶,嗡的一声,箭离弦命中靶心。
阿甜鼓掌叫好:“小姐好厉害。”
陈丹朱将弓在手里转了转,放回一旁的架子上。
成神之路之元神傳
“小姐,累了吗?”阿甜上前,端着托盘,手帕,茶水都在其上,一叠声的问,“擦擦汗,喝口茶。”又问,“还玩什么?骑马?玩角抵吗?”
爆寵無良妃
陈丹朱一手捏着手帕擦汗,一手捏着茶浅浅喝了口:“不玩了。”将茶杯和手帕放下,“去睡觉吧。”
阿甜举着托盘忙跟上:“小姐,你才起来没多久啊,咱们再玩会儿别的呗,要不去做药,薇薇小姐说很多人想要买咱们的一两金呢。”
陈丹朱懒懒摆手:“这么热的天,我才不去做药,多累啊,我又不缺那一两金。”
阿甜无奈的看着陈丹朱向前走,不知道该怎么办,小姐越发的懒懒洋洋,但她知道小姐不是累了,而是无趣,没精神,这样下去不行啊,人都会废了的。
但该怎么办?还能有什么让小姐打起精神?
首席特工王妃 真愛未涼
“小姐。”阿甜跟上去,胡乱的捡着事情说,桃花山啊,卖茶阿婆啊,给张遥写信啊,去停云寺尝素斋——
陈丹朱停下来:“停云寺?”又哈哈笑,“停云寺那素斋谁想不开去吃啊?”
萬古天魔 萬劍靈
有兴趣了,阿甜忙急急的说:“不是呢,小姐,你好久没去了,现在停云寺的素斋很有名,很好吃,好多人都想要吃呢。”
陈丹朱咿了声,慧智大师怎么突然开窍了?而且,停云寺——那一世李梁按照太子的指使在停云寺刺杀六皇子,嗯,这一世,没有了李梁,太子有没有跟慧智大师牵扯上关系?
“走。”陈丹朱立刻转身,“我们看看去。”
阿甜高兴的应声是,唤燕儿翠儿去给陈丹朱更衣,自己则站在院子里一连声唤竹林竹林。
竹林面无表情的从屋檐上落下:“备车这种事唤我干什么?”
異世飆升 蔡旺
阿甜笑道:“不是让你备车,是跟你说一声,小姐愿意出门了。”
竹林也跟她说过小姐不爱出门是人有问题,很明显是在担心。
所以告诉他让他宽宽心。
竹林木然道:“去寺庙有什么高兴的,寺庙去多了,丹朱小姐万一想出家呢。”
阿甜气恼跺脚:“竹林你怎么也学会胡说八道了!”
陈丹朱已经利索的更换了衣衫,走出来听到这一句,好奇的问:“竹林说什么了?”
重生女棋神
阿甜生气的告状:“竹林说小姐你想出家。”
陈丹朱笑了:“我是不会出家的,不过——”她捏了一下阿甜的鼻头,“倒是你有可能。”
重生一醫世無雙 景淵
说罢笑着向外走。
虽然小姐精神不好,但看起来应该没有出家的心思,阿甜松口气,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至于她,小姐不出家,她当然也不会出家啦。
陈丹朱来了停云寺,停云寺一如既往的威严,斋房所在也并没有乱糟糟的人群。
“我们的素斋都是要提前约的。”
皇帝專業戶
听说是丹朱小姐来了,知客僧都跑了,把冬生推出来迎接,听到陈丹朱问这个,他忙带着几分得意解释。
“而且也不是谁都能吃,要有缘人才行。”
陈丹朱笑道:“什么有缘人?”她压低声音,“是布施最多的有缘人吗?”
冬生涨红脸:“丹朱小姐不得佛前无礼。”
陈丹朱哈哈一笑,端起架子道:“叫郡主,快给郡主我把饭菜都呈上。”
丹朱小姐显然不是有缘人,是不能惹的人,冬生只能乖乖的去传话,那三位日渐倨傲的师兄也没推辞,三人叮叮当当的忙活一通,将一桌素斋摆好。
陈丹朱坐下来尝了尝,果然比先前好多了,而且有几分熟悉的味道——
一个师兄在旁说道:“这斋菜是方丈大师改进的,大师说得到佛祖的指点。”
陈丹朱咬着一块豆腐菜包差点喷笑,什么佛祖,分明是她那次给慧智大师的指点吧,起身就来找慧智大师。
这一次慧智大师没有躲起来闭关,开门迎接她,并且不待陈丹朱提起就主动说素斋的布施,一半算陈丹朱的功德。
“这功德,丹朱小姐愿意拿回家也好,供在佛前也好。”
陈丹朱笑道:“大师真是太会生意了。”
“胡说。”慧智大师肃容,“老衲是佛心。”
陈丹朱其实并不在意这个,她来也不是为了这个,道:“这个无关紧要,留在佛前吧。”
慧智大师没有松口气,戒备的看着她:“丹朱小姐想要什么?”
陈丹朱想了想,低声问:“大师,太子——”
不待她说完,慧智大师惊恐的向后退一步,咬牙低声:“太子?丹朱小姐,你推倒了皇后还不罢休,又要推倒太子?”
陈丹朱愕然,失笑:“大师你说什么呢,皇后出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是她自己犯了错。”
慧智大师怅然:“皇后的错是罚丹朱小姐来这里禁足吧。”

53aon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問丹朱 起點-第三百六十四章 家人展示-m42ti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虽然无声无息而来,但城门一幕后,六皇子入京的消息风一般传遍了。
不过相比其他皇子,六皇子显然没有引起民众太大的兴趣。
久病从未出现在人前的小皇子被接来,都是猜测要不行了,生前不能在皇帝身边,死后肯定要葬在京城附近的,城外已经选好了新的皇陵,到时候六皇子可以直接安葬。
宫里的后妃们也好奇,试图来探望都被拒绝了,直到四天后皇帝把大家都叫来,后妃公主皇子们,太子妃带着小郡主小郡王,挤满了一屋子。
“太医们费了好大力气才让六殿下醒来。”进忠太监抬袖拭泪,“真是太凶险了。”
但是好像也没用几个太医吧,室内的后妃公主皇子们神情略有些悲戚,但更多的是不解,院判张太医都没有过去,张太医自荐,还被皇帝拒绝了“用不着,他这又不是病,是先天不足,用些补药就行了。”
皇帝咳了一声:“好了,这些都不要说了,人醒了就抓进时间见见吧。”
听到这句话诸人神情更复杂,你看我我看你,所以,果然是,六皇子没多少时间了吗?
两个小太监拉起侧殿的帘帐,一张床出现在诸人面前,床上斜躺着一个年轻人,穿着白色的衣衫,很显然知道外边来了很多探望的人,当帘子拉开的时候,他坐起来。
不知道是他的起身慢,还是诸人视线凝滞,眼前年轻人的动作被拉长,腰身柔韧,简单的起身的动作如同在舞蹈。
他坐直了身子,双手放在膝头,端端正正的看着诸人,展颜一笑。
“娘娘,哥哥,姐姐妹妹们。”他说道,“好久不见。”
宫里的美人不多,但也不是没有,但乍一见此人,所有人还是凝滞,直到一个喊声响起。
“六哥!”金瑶公主喊道,挤过去扑向楚鱼容,站到他面前,哭起来。
楚鱼容打量她,感叹:“是金瑶啊,都长这么大了,我都认不出来了。”
金瑶公主似乎被眼泪呛到了,停下哭,咳嗽说:“那你好好看看,好好记住。”
其他人也都回过神,确信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年轻人,就是六皇子楚鱼容。
年轻人不觉得怎么样,贤妃徐妃等后妃们也都想起来了,依稀从楚鱼容脸上看到那个靠着美貌被皇帝临幸的宫女——
“阿鱼。”太子上前轻唤,打量他,“我也要认不出你了,你比前几年精神好多了。”
楚鱼容抬着袖子咳嗽两声,喊声太子哥哥:“你比以前瘦多了,是很辛苦吧。”
太子宽厚一笑:“不辛苦。”
仙神
“阿鱼啊。”二皇子紧跟其后,又欣慰又激动,“好,好,来了就好。”
三皇子看着楚鱼容笑了笑:“我是你三哥修容,我的身体好了。”他上前伸出手。
楚鱼容看着他笑道:“恭喜三哥,我听说了。”他伸手握住了三皇子的手。
三皇子看着握在一起的手,对年轻人一笑:“把我的好运气送给你。”
楚鱼容笑着道谢。
“哎,要是这么说,三哥你不该把那个齐女送走。”四皇子喊道,“让她再割一次肉,就能治好六弟呢。”
浴血正少年
超級天程
“胡说八道什么!”皇帝在外喝道,“阿修和阿鱼身体状况是一样吗?”
一个是毒,一个是天生体弱,的确不一样,而且皇帝很不喜欢别人提三皇子的病,四皇子讪讪的缩头不说话了。
徐妃忙岔开话题:“小鱼,真是越长越好看了,跟他母妃当年一样。”
那个靠着美貌被皇帝临幸宫婢就是个病怏怏的,皇帝恨不得把整个太医院的补药都给她吃,也没用。
一吻成癮:爹地求放過 楚韻兒
这呀,都是命。
楚鱼容笑了笑,金瑶公主在一旁不高兴,似笑非笑说:“徐娘娘,三哥像你还是像父皇啊?”
三皇子也身体不好,像徐妃呢,就是徐妃不好,像皇帝,岂不是怪皇帝没照看好三皇子?徐妃被说的一僵,有些惊讶,金瑶公主虽然因为皇帝皇后的宠爱骄纵,但还从未这样咄咄逼人。
她不过调侃一句这个都要被大家忘记长什么样的皇子,金瑶公主这是在维护他?
她一直以为,金瑶公主跟三皇子更要好呢,为什么啊?
徐妃浅浅含笑,视线在金瑶公主和六皇子身上转动。
“不管像谁,我们都是父皇的孩子。”楚鱼容说道,看着面前的皇子公主们,眼神清澈神情欢喜,“见到哥哥弟弟姐姐妹妹们,我真开心。”
金瑶公主在他一旁坐下,笑道:“以后大家都在一起了,阿鱼哥你以后天天都开心了,大家都开心,父皇更开心——是不是啊,父皇。”
皇帝站在帘帐那里,似乎哼了声又似乎没有。
“父皇。”金瑶公主笑道,“六哥来了,咱们举办个宴席吧,好好热闹热闹。”
见有人提议了,负责打理后宫事务的贤妃便浅浅一笑:“也让大家都见见六殿下,许久没见了,都不认得呢。”
太子妃正要示意被乳娘抱着的两个孩子凑趣,那边皇帝脸一沉:“办什么宴席,他的病还没好呢。”
太子妃忙示意乳娘按住两个孩子。
贤妃也跟着点头:“是,六殿下从小就不能热闹,当初那个太医说了,殿下必须清静。”
皇帝看着满屋子的人,只觉得不清净:“好了,你们见过他了,都散了吧。”又问进忠太监,“宅邸挑好了吗?”
进忠太监应声是:“按照陛下您的吩咐选好了。”拿出一张图纸,“陛下过目。”
桃源山莊 東人
皇帝摆手:“朕不看了,按照西京那边的样子选就好了。”
室内的人大概猜到了,金瑶直接问:“父皇,难道还要六哥出去住吗?”
重生棄妾:暴戾王爺天價妃
皇帝道:“大夫是这样吩咐的,为了他好。”又看其他人,“还有,也不只是他,你们其他人,也该分府了。”
父慈子惡 千巖
異世荒野直播 黑潮3
一句话说的室内嘈杂,要给皇子们分府了?这可是大事,忘了是来看望六皇子的,几个妃子围住皇帝询问。
皇帝被吵的头疼:“宅邸的图纸都在那边,自己看去,自己选地方。”
徐妃贤妃便不再客气,纷纷来到桌案前,铺展乱乱的图纸,又唤各自的皇子过去,四皇子没有母妃,一直寄养在贤妃名下,便也忙跟过去,免得贤妃只顾二皇子忘记了自己。
太子妃带着孩子,公主们也去凑热闹,太子站在皇帝面前低声询问皇子分府的事,需要安排准备的事很多,整个朝廷都要忙碌起来。
侧殿这边只剩下金瑶公主和楚鱼容。
有娘的孩子真好,金瑶公主想,看着那边热闹的后妃皇子们,垂下的手攥起,脸色越来越难看。
楚鱼容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袖。
金瑶公主转头看他。
“你也帮我去看看啊。”楚鱼容对她使个眼色,“我还是老习惯。”
金瑶公主心里的哀伤莫名的愤怒顿消,深吸一口气,是啊,六哥也不是什么都没有,他还有她呢!
“放心吧。”金瑶公主对他点点头,抬着头冲向进忠太监,“让我看看你给六哥选的。”再挤到那边的桌案前,“我看看这些都是哪里。”
侧殿这边彻底的安静了,楚鱼容看看挤在那边的后妃皇子们,再看了眼跟太子说话的皇帝,他慢慢的斜躺回床上,闭上眼,手指在身侧轻快悠闲的跳动。

8bz8o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問丹朱笔趣-第三百六十三章 反應-7nyv2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太子疾驰出了皇宫不久,二皇子也出来了,四皇子在后喊着二哥追来。
“真的吗?”四皇子骑在马上,扶着匆匆戴上有些歪的帽子急问,“阿,小——六弟真的来了?”
他们兄弟间习惯用单字称呼,但一时太突然,竟然想不起来人叫什么。
穿越戰國之我是武田盛信
二皇子沉稳的提醒他:“阿鱼,小鱼,楚鱼容,应该是真的来了,太子已经去接了,我适才出来时看到周玄也来了,应该是来禀告消息的,护送六弟的重兵停在城门那边。”
四皇子哦哦嗯嗯跟上,又勒马喊二哥,压低声问:“那我们也去接吗?”
二皇子不解的道:“当然,这还用问?”没看到太子都去了吗?
他们这些当弟弟的不都是要唯太子马首是瞻。
以前的确是这样,而且不待他们自己想,五皇子已经赶着他们来了,但现在没有了五皇子大呼小叫,四皇子就忍不住要想一想,到处溜一溜看——
“二哥,三哥没来呢。”他压低声,“我刚才看到三哥也去父皇那边了。”
冷少霸愛小甜心
哦,二皇子收紧了缰绳,是哦,三皇子如今深受皇帝宠信,不仅能上朝,还能参与朝事,他做的事,连太子都不能干涉呢。
现在也不是只有太子一只马首可瞻了。
六弟的到来的消息还是去告诉父皇,然后陪着父皇高兴的迎接六弟——
“既然有太子去城门那边看了,我们还是去跟父皇报告这个好消息吧。”
二皇子沉稳的说道,调转了马头,带着内侍们回皇城。
四皇子扳着手指数了数,好了,他还是老习惯,也立刻调转马头跟着二皇子回去了。
太子一路疾驰来到城门这边,远远的看到了肃立的黑甲重兵。
街上已经被官兵们清路,将民众们拦在远处,看到太子过来,文官武将忙上前迎接,但那群黑甲兵却没有让开路。
太子站在其前略有些尴尬,不过他神情温和,只高声唤阿鱼。
九陽煉神
重兵没有让开,车帘掀开了,一个小童看过来,神情欢喜的跳下来,越过重兵近前端端正正的施礼:“见过太子殿下。”
福清啊呀一声唤出这个小童的名字:“阿牛,真是你们来了。”
阿牛一笑应声是,吸了吸鼻子:“我们走了好久呢,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路。”
太子神情担忧:“六弟他——”
“六殿下睡着了。”阿牛压低声,“因为陛下的消息太突然,袁大夫在后收拾,我和殿下先出发,不过袁大夫给了药,六殿下几乎是一路睡过来的,袁大夫说殿下睡着就没有大碍。”
小童口齿伶俐,太子听明白了,六皇子是皇帝要接来的,很突然,瞒着大家,六皇子身体很虚弱,睡着才能撑过来。
“那,快进皇宫吧。”太子也不再多话,“陛下已经知道你们到了,很担心呢。”
小童开开心心的说:“殿下来了就太好了,六殿下睡着,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朗耀諸天
太子看了眼马车那边:“孤不去看六弟了,免得吵醒他,阿牛你上车,我们回皇城。”
阿牛高高兴兴的施礼,转身跑回去。
直到時光的盡頭
太子也重新上马,让文武官员们散去,带着一行兵马慢慢的向皇城去。
“一点消息都没听到吗?”他骑在马上忽的低声问。
福清在一旁紧跟,低声道:“丝毫没有听说。”神情不解,“接六皇子这种事没必要隐瞒啊。”
是啊,一个六皇子,直到人都到了,大家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太子微微蹙眉。
“或许,六皇子不行了?”福清低声猜测,回头看了眼,为了不惊扰了六皇子睡觉,队伍走的很慢,太子还让随行的禁卫沿途驱散民众,制止喧哗。
队伍安静的前行,不像亲人相聚的欢庆,更像是送葬,福清心里想着,差点笑出声,忙轻咳一声忍住。
太子并没有多悲伤,六皇子其实在大家心里也跟死了差不多,他继续蹙眉:“那也没必要接到这里来啊。”
死了厚葬就好了,何必临死前还受跋涉之苦。
福清轻声道:“也许陛下觉得大家都在新京了,六皇子活着孤零零在西京也罢了,死了还是安葬在这里,也算是与家人团聚了。”
大概是吧,父皇就是这样,最喜欢自己感动自己,太子心中嗤笑。
皇城外周玄侍立。
“殿下。”他先对太子施礼,“陛下让六殿下坐车进去。”
马车里悄然无声,看样子六殿下也没打算醒来,太子下马与周玄一起护送着马车驶入皇城。
大殿前,皇帝被一众人簇拥着迎来。
“父皇,您慢点。”二皇子贴心的搀扶。
三皇子站在一旁,并没有太殷勤,四皇子左右看了看,好像轮到他尽孝心了,小心翼翼的扶在另一边:“父皇,您慢点。”
皇帝瞪了他们两眼:“朕还没有老到走不动路。”
四皇子吓的要松开手,二皇子笑道:“儿臣是担心父皇您太激动,好久没有见六弟了。”
皇帝哼了声,倒也没有再训斥他们,也没有赶开他们,将手搭在二皇子胳膊上。
二皇子心里狂喜,挺直了脊背。
四皇子见状,又偷偷的将手伸过来虚虚的扶着皇帝。
皇帝也没有理会他,只看向殿前走来的太子和几个太监拉着的车。
太子还没说话,二皇子抢先激动的指着车:“父皇,六弟的车。”
太子看着皇帝身边站着的三个皇子,心里讶异又不悦,自己去迎接六弟,他们则围绕在父皇面前卖好。
他说道:“六弟他身子不好,大夫用了药所以一直沉睡中。”
阿牛入宫城的时候已经从车上下来了,在车边跪下叩见皇帝。
皇帝哦了声,忍不住撇嘴,谎话编的多齐全啊,他懒得做戏摆手:“进忠,将阿鱼送到朕寝宫安置。”
进忠太监大声应是:“陛下,太医们已经往寝宫去了,老奴这就送六皇子过去。”他抬着袖子擦泪急急忙忙的迈下台阶,身后呼啦啦跟着内侍禁卫,接过车拉着向寝宫去了。
太子等人站在原地有些还没回过神。
靈異四人組 百百兒
“父皇,我们——”二皇子忍不住道。
皇帝推开他的手:“行了,都散了吧,他现在也见不了人,等好一点了再说吧。”
说罢转身向殿内去了。
二皇子轻咳一声:“父皇说得对,六弟现在也不方便见人,咱们等等再来吧。”
三皇子在后笑着应声是,转身走开了。
太子没有说话,也没在意他们,视线只看着皇帝的背影,父皇竟然没有叫他进去问问。
父皇没有半点的欢喜激动啊,真是奇怪。
“殿下。”在回东宫的路上,福清轻声说,“陛下不喜六皇子这不是很好的事吗?”
蜜愛小萌妻:大叔,stop!
皇帝原本只是喜欢太子一个人,先前诸侯王咄咄逼人,皇帝的心紧绷着,没有多余的心思分给别人,现在天下太平了,皇帝的喜欢就开始分到其他皇子身上了,比如三皇子,现在二皇子也隐隐出头。
你離婚,我娶你
我的極品女鄰居 東門小官人
对于太子来说,这不是什么值得欢喜的事。
现在又来了一个病怏怏的皇子,皇帝不喜欢,就不会像三皇子那样恃病而骄,这不是挺好的嘛。
太子道:“但父皇从来没有跟六弟打过交道,为什么父皇会不喜欢他呢?是他哪里惹到父皇了?”他看向福清,“要惹到父皇,必然是有来往有接触,有做过什么事吧。”
福清心里一凛,莫非,六皇子并不是他们认为的那样离群索居,而是私下跟皇帝有来往?
太子回头看了眼皇城寝宫:“盯着那边。”
福清应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