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1ywk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生活系遊戲 txt-番外3:江太孫上位記(五)閲讀-qf70d

生活系遊戲
小說推薦生活系遊戲
江枫为年夜饭准备了十八道菜,其中冷盘六道热菜十二道,冷盘六道菜中除了拍黄瓜和五香鸡,其余四道包括卤味拼盘在内都是三十当天拍江建康去镇上买的。
不要问为什么冷盘会有拍黄瓜,问就是不忘初心。
冷盘一向是江家饭桌上用于聊天消遣,等饭时的开胃小菜,基本上不怎么吃,一般都是留到大年初一和大年初二当早饭的小菜吃,热菜才是大头。
江枫这次准备的十二道热菜,绝对堪称江家近几十年年夜饭之最,无论是食材的档次,菜品的难度,还是菜品本身的质量都远超老爷子前些点的菜品。如果老爷子今年不是主动退位让权,恐怕都会有人怀疑江枫做这么好的菜色,是想给老爷子一个下马威彰示主权,让大家知道江家新任的王是谁。
实际上江枫会做这么多复杂的产品,只是单纯的因为紧张。
第一次掌勺年夜饭,既紧张又害怕还激动,不知道挑什么菜做大菜就全部都是大菜,什么厉害上什么,其理念和燕翅席有得一拼。燕翅席中任意一道热菜单拎出来都是压桌大菜,放在一起就是神仙打架。还好燕翅席的菜是一道一道的上,若是一起上只怕食客恨不得自己多长几张嘴,一张嘴实在是不够吃。
江枫为年夜饭准备的十二道菜在食材的奢华程度上虽然比不上燕翅席,但单论菜品质量和味道应该是可以超过燕翅席的。
谁叫江枫的菜有buff。
好的buff虽不能起决定性的作用,却能锦上添花,助菜品更上一层楼。
江枫这次准备的十二道菜,分别是拔丝山药,江氏参羹,剁椒鱼头,红萝卜炖牛肉,凤凰蛋,八宝豆腐,上汤焗龙虾,梅菜扣肉,蟹粉狮子头,两色大虾,苹果烤饼和压轴的金玉白菜。
一开始江枫是准备按照鸡鸭鱼肉的思路来做菜,后来转念一想江家人的饭桌上从来就不讲究鸡鸭鱼肉,只要有鱼保证年年有余的吉祥寓意就行。
然后江枫的思路就变成了擅长什么做什么,在擅长的基础上找些好的buff或者家中长辈喜欢吃的菜品。
红萝卜炖牛肉,一年之中最好的运气,虽说用在新年让人感觉好钢没用在刀刃上,但过年的时候讨个吉祥幸运也挺好。
八宝豆腐会乱入其中完全是因为江枫觉得年夜饭还得吃点蔬菜,弄点健康的意思意思。
至于为什么会有拔丝山药和苹果烤饼两道甜菜的原因就更简单了,江奶奶好这口——如果她咬得动的话。
江枫很清楚如果他做糯米藕江奶奶会更喜欢,但江奶奶喜欢其他人未必喜欢,主要是他自己实在受不了这种甜度的糯米藕,这谁扛得住啊。
这十二道菜只有江氏参羹,上汤焗龙虾和金玉白菜需要用到高汤,其中金玉白菜的高汤是今天早上现做,由老爷子和江卫明轮流看着。看起来用高汤的菜不是很多,实际上的用量却很大,主要是因为江氏参羹江枫是按人头做的,为了迎合家人的口味特意把分量做大了一倍。
理论上江氏参羹用小盅慢炖就行了,今天江枫是直接拿砂锅煲。
煲粥的砂锅。
给隔壁送玩鸡豆花,江枫就回厨房专心做菜。
有江氏参羹在灶上炖着,空气中弥漫的浓郁的高汤夹杂海鲜的香味就没断过。江枫先前决赛的时候,江家人坐在第一排闻着都没太大的感觉,这一次无论是在房间里改方案的,写作业的,还是打扫卫生的,亦或者是玩手机看剧的都被香得流口水。
会有如此大的差异,主要是因为决赛的时候场地够大,量很小,江氏参羹味道再香在没揭盖前溢出来的也有限。这次不同,这次场地小量贼大,再加上大家都知道江枫在厨房里做好菜,心里想着念着的都是今天晚上会吃些什么,不由自主地使劲闻。
江家人馋得要死,隔壁赵家亦是如此。
赵亮搬着小板凳坐在灶边守鸡汤。
李翠花虽然做菜水平远不如隔壁江家,养鸡水平却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养出来的鸡又大又肥,肉质细嫩还很健壮,每年过年的时候炖一只养了两年的老母鸡,厚厚的肥膘,香浓的鸡汤,赵亮每年年三十都能喝上两大碗,年年如此。
今年除外。
吃完鸡豆花后,赵亮面对香浓的鸡汤索然无味。
李翠花同样一脸索然无味的在厨房里切菜。
“奶奶,你说今天早上那个豆花到底是拿什么做的?看着明明是豆花的模样怎么吃起来一股鸡肉味,比炖鸡还好吃。”赵亮百思不得其解,“我在网上搜了那道菜应该叫鸡豆花,可是网上的图片和咱们今天早上吃的也不太一样啊,网上能看出来不像豆花,今天早上咱们吃的看起来就跟真的豆花一模一样。”
惆悵幾分夏 蒼耳
“你问我我问谁去?”李翠花切着五花肉,在心里思索和赵亮一样的问题。
李翠花就纳了闷了,他们老说读书好的孩子是文曲星转世,可是厨艺好的小孩是什么转世,灶王爷转世吗?灶王爷管菜的味道吗?
“对了,小枫不是说让你送点盘子过去吗?现在都十点多了他们那边估计要用了,快把盘子送过去。”李翠花催促道。
赵亮起身去拿盘子和盆,把柜子里用不上的全搜罗出来,一大摞,抱着就江家走。
走到客厅的时候,赵亮被亲爹叫住。
“亮亮,你抱这么多盘子干什么?”
“隔壁缺盘子找我们家借,我现在给他们送过去。”赵亮道。
“你怎么知道的?隔壁没来人借啊。”
“江枫一大清早送东西过来时顺便说的,那时候你和妈都还没醒,爷爷还在外面遛弯。”赵亮道。
“送东西,送什么?”
“豆花。”
赵亮爸爸顿时乐了:“江家现在还真有意思,一大清早居然吃豆花。”
赵亮没回话,给了亲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抱着盘子跑了。
重生之寵妻
赵亮到江家的时候,江枫正好在做苹果烤饼。
由于厨房里也没有烤箱,江枫自己在院子里弄个篝火烤饼的行为也算不上太过怪异,只是让人单纯的觉得没有必要。老爷子甚至还短暂的反思了一下,是不是自己思想过于陈旧,一直不愿意买烤箱才把孙子逼成这个样子。
虽然大冬天的冒着寒风在院子里烤饼有些奇怪,但江枫还蛮乐在其中的。
他是第一次烤饼,算是一种新奇的尝试。烤着烤着他就发现夏穆苪这种烤饼的方式挺有意思的,和烤箱烤出来的派完全不一样,偏偏理念又朝派靠近,可以说是剑走偏锋,独树一帜了。
见赵亮来了,江枫让赵亮把盘送厨房去,让他等一会儿再走,饼烤好了赵亮可以趁热尝尝。
赵亮就这样成功蹭到了一块烤饼,在江家院子里吃完了和江枫聊了会天,问了一下泰丰楼的菜价和位置好不好定才回去。
惡魔總裁寵上癮 楠夏
烤一块饼所需的时间不短,江枫一共就烤了两块,一块给的赵亮另一块给一直通过房间的小窗户偷看,一个小时就写了一篇英语完形填空密切注意院子动态的江隽莲。
江隽莲的饼先是被亲爹亲妈分去了一半,然后再被分掉一半的基础上又分了一半给江隽清,算是典型的具有江家特色的分饼行为。
.
年夜饭的前半个小时总是最难熬的。
所有的菜基本上都已成型,甚至有不少可以先温着的菜已经出锅,各种菜的香味交杂在一起,只要小风一吹就散的到处都是。
可偏偏这时候大家都吃不着,只能围聚在桌边对着桌上的六盘冷盘面面相觑,在拍黄瓜和五香鸡之间反复横跳,在线长一点垫垫肚子和饿着肚子等会放开吃之间艰难抉择。
往年江枫都是那个受煎熬的人。
今年他是制造煎熬的人。
江隽莲中午吃了四分之一块烤饼,对年夜饭的期望值早就拉至最高,从上桌的那一刻起眼神就没放在桌上过,一直伸长脖子跟还养在院子里没宰的大鹅一样直勾勾地盯着厨房。
江家长辈们还是和原先一样猜一猜江枫今年都烧了什么菜,再猜菜这方面格外有优势。这两年来大家虽然都住在同一栋楼,但实际上一起吃饭的机会不多,各有各的活要干。
唯有江建康不一样,他每天和江枫在一起工作,和江枫隔着灶烧菜,跟江枫一起吃工作餐。他对江枫的拿手好菜了如指掌,即使闻不出来猜也能猜个大半。
“肯定有江氏参羹,我都闻到味道了。”江建设一脸笃定。
“还用闻?猜都能猜到,这菜不算。”江建党直接否决,“我还能猜到肯定有金玉白菜呢。”
大家都是看过《知味》的人,谁还不知道这两道菜的来历啊。
江建国一直不说话,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我好像闻到了炖牛肉的味道。红萝卜炖牛肉!对,应该就是红萝卜炖牛肉。”
江建康也深吸一口气,发现味道太杂根本闻不出牛肉味,也不知道大哥是怎么闻出来的,红萝卜炖牛肉根本不在他的猜测范围里。
江建康只能学着刚才江建国的模样,深吸一口气大喝:“凤凰蛋!”
江建国使劲闻了闻,一脸狐疑:“没有凤凰蛋的味啊,而且现在离开开饭还有二十来分钟呢,怎么可能现在就烧凤凰蛋?”
“绝对有凤凰蛋的味,我天天在后厨跟江枫就隔着一个灶,老闻见这味错不了。再说,凤凰蛋怎么就不能现在烧了?万一小枫后面还排了好几道一刻都不能耽误的菜呢?凤凰蛋放个十来分钟味道又不会变。”江建康开始强词夺理。
虽然他是在胡搅蛮缠,江枫现在还在煮鱼丸根本不可能有凤凰蛋的味道传出来,但他有一句话说对了,凤凰蛋后面是有菜。
拔丝山药和金玉白菜。
拔丝山药排在凤凰蛋后面是因为这道菜就得趁热吃,凉了丝就拔不出来。
至于金玉白菜,因为这道菜是真正的压桌菜,也是江家年夜饭桌上最应该出现的菜。
这道菜必须最后做,第一个上桌,有了这道菜江家的年夜饭才算完整。
随着一道又一道菜完工,盖盖,保温,海参鲍鱼汤也从灶上端了下来,江枫在两位老爷子的注视下开始制作金玉白菜。
其实决赛比完那天开始,江枫就一直在等待两位老爷子问他自己是怎么学会金玉白菜的,他早就编好了一套说辞,可两人迟迟没有来问。
一直到他告诉许成,许成写完《知味》的文章,《知味》发刊,两位老爷子都没有问。
他们仿佛就这么轻而易举的默认和接受了江枫会做金玉白菜,即使他们只是见过,都没有尝,也没有要求江枫再在他们面前做一次金玉白菜。
但江枫知道,他们两个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
因为从白菜入锅的那一刻起,两人的视线就一直盯着锅,盯着他的手,目光灼热,无法忽视。
古代幺女日常 柔橈輕曼
他都不用回头就可以想象出两位老爷子目不转睛,有些紧张甚至还有些期待的样子。
两位老爷子确实如此。
江卫国对金玉白菜的记忆非常有限,他只记得有这样一道制作过程极其复杂的鲜草味的白菜,具体的制作过程,大致是怎么做的实际上都模糊了,就连味道也记不太清。
江卫国不记得,江卫明记得。
他比江卫国多吃十多年金玉白菜,曾经有些淡忘的记忆从江枫在决赛时把金玉白菜做出锅的那一刻起就变得无比清晰,清晰到他很清楚江枫制作金玉白菜的过程和当年江承德与江慧琴几乎一模一样,分毫不差,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
他曾经以为自己再也吃不到这道菜了,甚至和江卫国一样几乎快把这道菜忘了。
唯魔
可几乎不可能听说过这道菜,也不可能会做这道菜的江枫,在他面前重现了这道菜。
他没有问江枫是如何知道的这道菜,从哪儿学来的步骤,就算是口述也不可能如此完美的复制和呈现。
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
江枫会做就够了,如果味道能一样或者是很接近就更好了。
从很早以前,江卫明就觉得江枫这个侄孙是上天对他的恩赐,突然的出现让他圆了一个又一个的梦,弥补了一个又一个的遗憾,甚至是一些他想都不敢想的奢望,在和江枫相遇后都一一实现了。
江枫身上发生了太多神奇的事情,多到他可以接受一切在江枫身上发生的不合理的事情,包括金玉白菜。
任何人做出金玉白菜他都会觉得惊奇,唯有江枫不会。
因为江枫本身,至少对于他而言,就是奇迹。
上天给他的奇迹。
江卫明看着锅。
抹猪油。
翻炒。
倒入海参鲍鱼汤。
继续翻炒。
收汁。
一模一样,和记忆中分毫不差。
農家嬌寵:相公,種包子 鳳知墨
“爷爷,三爷爷菜都好了,可以准备开饭了。”江枫道。
江卫明笑着点点头。
敲開你的心妃 我心未央
“你决定就好。”老爷子盯着金玉白菜。
江枫端着两盘金玉白菜,从厨房里探出头对着厅堂高喊:“爸,德哥丞哥然哥,来端菜!”
“好咧!”

8hk6s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生活系遊戲 愛下-番外3:江太孫上位記(三)相伴-jp6p4

生活系遊戲
小說推薦生活系遊戲
几乎是在太孙继位的第一时间,所有人都给出了最真实的反应。
超級透視 妖刀
热情,热切以及大声。
“儿砸,咱们吃铁锅炖大鹅吧,这只鹅特别好,特别适合用铁锅炖!”江建康重新抓住了鹅脖子。
“小枫,响油膳糊怎么样?四叔相信你可以的!”江建业发出了渴望的声音。
“小哥,我想吃江米炖鸭子,那次连饭我都没吃到。”江隽莲一脸委屈。
“小弟,九转大肠!”江载德,江守丞,江然三兄弟异口同声,声音大得足以掀破房顶。
就连江奶奶也笑眯眯的凑热闹:“我觉得江枫去年做的糯米藕挺好吃的。”
有多少个江家人就有多少道过年想吃的菜。
江枫很清楚,即使他登基成为最新年夜饭掌勺人,也不可能在年夜饭当天满足所有人的渴望。准确的来说,江家年夜饭就不是满足大家渴望的。
老爷子从来不在乎大家想吃什么,因为老爷子很清楚,只要他做的大家都想吃。
廢土上的召喚師 赤耳羘
江枫也应该很清楚,以他现在的厨艺只要是他做的大家都爱吃,问题在于他想做什么。
距离年三十还有两天,当务之急是今天晚上做什么。
江家年夜饭的掌勺人所要负责的可不是大年三十晚上那一顿饭,业务范围是整个过年期间直至十五元宵晚上的菜肴,早中晚三餐全得包括,就连走亲访友带的饺子点心都算作其中。
登基的喜悦还没感受到,江枫就体会到当君王的苦恼了。
大权在握的感觉确实很爽,但批奏章也不是件容易事。
“行了,吵什么吵,有什么就吃什么。怎么。做得不合你们胃口你们还不吃了,不吃别处吃就现在就收拾东西给我滚回市里,有的吃还在那哔哔赖赖,又没让你们动手。”老爷子怒从中来,“还在给我杵着干什么?该帮忙的帮忙,该打扫卫生打扫卫生。怎么?家里很干净是吗?还是你们觉得这么大个屋子我们三个老东西能打扫干净,我们三个是你们的保姆是吗?自己的房间没打扫过看不出来?桌子擦干净了,地扫了,灰尘清了吗?一个在这里闲着干什么,当大爷呀!”
众人顿时作鸟兽散,就连江隽清江隽莲两姐妹都抓着书包回屋写作业。
江枫和老爷子还有江卫明去厨房处理食材。
一进厨房,看见熟悉的摆得到处都是的已经处理好的各部位猪肉,江枫就知道大事不妙。
他和老爷子做菜的风格完全不一样。
九陽神訣 武小墨
老爷子擅长的菜基本上都是猪肉菜,而且是大肉,大块的五花,肘子,排骨,这个特点在江家年夜饭桌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江家的年夜饭从凉菜到卤菜拼盘,到热菜到大菜基本上都有猪肉组成,饺子基本上也都是猪肉馅的,早上吃的一般是卤肉面,一整个年都在围绕猪。
这是老爷子的风格,不是江枫的。
因为游戏的缘故,江枫做菜的风格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游戏菜谱的影响。除了他自己擅长的粥类,其余江枫第一时间能想到的拿手菜,基本上都是游戏菜谱和在记忆中学到的菜式。
除了少部分简单快速的菜,大部分有难度的菜都要用到高汤。
獨寵替身棄妃
这就意味着,一旦江枫接手江家的年夜饭,年夜饭的风格就会从以猪肉为主的传统鲁菜风格变成以高汤为主的各派系混杂菜风格。
獄王傳奇 醉臥天河
江枫看着满盆的猪肉,犯起了难。
“爷爷,我做菜……好像用不了这么多猪肉。”
老爷子淡淡地道:“要什么跟他们讲,猪肉用不完就用来包饺子,给各家各户都送点。”
江枫悟了。
于是正在打扫房子的江家众人连桌子都还没抹干净,就收到了来自江家新任主厨的颁布的加急任务。
江枫需要更多母鸡,多种海鲜,各种鱼,香菇,冬笋之类的新鲜蔬菜,品质没有任何要求,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新鲜。
江枫所要的这些食材可比去年老爷子要求的超高品质的猪肉好找多了,即使是临近年关要的,在自己市范围内有良好的人脉基础江家众人也在两天之内给他集齐。七八只母鸡,三四十斤品种不一的鲜鱼,成堆成堆的新鲜水灵的蔬菜,和其他江枫没有要求,但是看都看到了不如顺便买了吧的其他菜品源源不断的运进厨房。
食材一到位,高汤就吊了起来。
家里不比店里,灶少,没办法同时吊很多高汤。可偏偏江家人多人均饭量又大,高汤菜好吃是好吃,但如果吃不爽还不如吃原先量大管饱的猪肉菜。
三聖天下(元尊)
江枫现在是个成熟的厨师自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所以高汤必须提前一天吊,从早到晚,一刻不停。以至于大年二十九这天,江家从里到外都散发出浓郁诱人可口的高汤的香味。
其中离江家最近的李翠花一家最先闻到味道也闻得最清晰。其他隔的远的人家路过江家的时候闻见高汤味,也只会在心里感慨江家今年过年到底要做什么好吃的,还没到年三十就闻起来就这么香,过一会闻不到就忘了。
李翠花一家可就惨了,他们从早闻到晚,吃嘛嘛不香,薯片不香辣条不香红烧肉也不香,就连江奶奶前两天送过来的老爷子亲手做的血肠也不香。
赵亮原本正躺在床上快乐的拯救峡谷,闻见高汤味后峡谷也不想拯救了,肥宅也不想当了,只想出去多运动,多社交,多和人交流。具体方案是走到隔壁和江家人社交,并与他们交流能不能留在他们家蹭顿饭。
赵亮闻了一天的香味,一直忍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放下饭碗问他妈:“妈,你说隔壁江爷爷他们家到底在煮什么呀?怎么这么香!”
赵亮妈妈没滋没味地吃着茄子,非常敷衍地道:“肯定是鸡汤啊,这么弄鸡汤味你闻不出来?”
“可是咱们家炖鸡汤也没有这么香过呀,再说,谁家炖鸡汤炖一整天。”赵亮嘟囔道。
“咱们家手艺能和你隔壁江爷爷家比吗?你江爷爷他们家祖传的厨师你又不是不知道,一个个都是国营饭店的大厨,能一样吗?”赵亮妈妈道。
妖孽王爺代嫁妃 緣北南
听儿媳妇这么说李翠花顿时就不乐意了,虽然江家手艺好是不争的事实,但现在她们家负责做饭的人是她,她觉得儿媳妇这番话就是在变着法损自己饭做的不好吃。
李翠花把筷子往碗上一放,不吃了。
鬼門傳人 夏之驕陽
“亮亮,咱们走!”
“去哪儿啊?”
“去后院抓只母鸡带上,隔壁这两天不是到处找母鸡吗?咱们带只母鸡去串门,看看他们今天到底在搞什么名堂。”李翠花雄赳赳气昂昂。
“好的奶奶!”赵亮顿时就精神,放下碗筷就去后院抓鸡。
無限血核
祖孙俩提着母鸡就往隔壁走。
聖伊皇家校草 夏琳心
等两人走远了,赵亮爷爷才慢吞吞的道:“什么去隔壁看看,不就是想蹭饭吗?”
赵亮爸爸点头:“不过今天隔壁确实是怪香的,闻着味道感觉吃什么都没滋味。”
“一只母鸡怎么够?”赵亮爷爷起身,“老太婆考虑问题总是不周到,做什么都着急忙慌风风火火的,走,咱们再抓一只一起送过去。”

277wt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生活系遊戲 起點-番外2:夏夏篇(一)展示-exxmp

生活系遊戲
小說推薦生活系遊戲
许成的这篇文章无异于在平静的湖面投下一颗即将爆炸的炸弹,瞬间便引起惊涛骇浪。一时间整个厨艺圈都在议论许成这一行为,当然,大家议论的方向都是好的,甚至还充满期待。
几十年前,许成对于这个大千世界美食的寻访与探索,给了全世界各地厨师一个扬名立万的机会。无论是国宴精品菜还是街头几毛几块一份的小吃,只要能登上《知味》就能被世界各国的美食爱好者所熟知,就有许成的狂热粉丝,愿意不远千里,跋山涉水,或火车或汽车先去只为一尝《知味》上的美味。
監護人
几十年过去,最早一批登上《知味》的厨师们基本上都年老,有很多都已经退休,厨艺圈子也涌现出了许多新鲜血液。这些年有不少年轻且毫无背景的厨师惋惜自己生错了时代,若是早生个几十年的被许成发觉未来会大不相同。
逼上梁山
现在他们的机会来了。
许成变成了曾经的许成,他们能不能像几十年前那些前辈一样抓住机会扬名立万就是他们的事了。
但这一切都和江枫无关。
他正在布置年会现场。
红条幅,红丝带,各种红色装饰物。知道的这是在布置年会现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布置结婚现场。
至于江枫带去泰丰楼的那本《知味》现在正在王秀莲手中,看王秀莲同志手不释卷爱不释手的读书态度,江枫就觉得这篇文章今年十有八九要出现在王家列祖列宗的坟头上。
“枫枫,水果我们都买回来了,你看看这个果盘是我们两个一起装还是我和夏夏一起装?”同样一大早起床的还有吴敏琪,季夏,季雪和季月,大家各有分工。
“你和夏夏去装吧,我这边还要再挂好多红灯笼呢。”江枫无奈地打量着手中的红灯笼,十分怀疑这灯笼是去年过年时泰丰楼装饰剩下的。
“那好,那就我和夏夏去装果盘。走啦夏夏,咱们去装果盘,把你最喜欢的先吃掉不要给她们留。”吴敏琪笑道。
以往若是吴敏琪跟夏夏说这样的话,即使夏夏很清楚这是在开玩笑,依旧会很高兴的用力点头,然后一脸雀跃的像小尾巴一样提着水果跟在吴敏琪后面。
可现在的夏夏并没有显得很高兴,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就像是接受老师布置的作业一样跟在吴敏琪后面。
夏夏有点不太高兴,准确的说是这段时间都不怎么高兴。
江枫是在决赛结束后两三天发现下的情绪出了点问题的,起初他以为是因为季婆婆回粤省,夏夏因为和婆婆分开所以兴致不佳,一直都是无精打采的。
可现在看来显然不是因为这个。
江枫昨天就问过季雪了,她们两个买了今天下午回粤省的火车,预计明天上午就能到家。按理来讲,如果夏夏是想婆婆的话,今天就可以回家应该是很高兴的。
江枫看着夏夏的背影,觉得果然是孩子大了心里就复杂,都开始有心事不跟师父和姐姐讲了。江枫发现比起现在有事儿藏在心里的夏夏,他还是更喜欢原先那个没心没肺,开心傻乐,不高兴就把难受写在脸上的夏夏。
“师父!”
就在江枫把所有灯笼都挂完,准备找个地方摸鱼偷懒的时候。他的二号小徒弟,虽然还没有举行拜师宴,但是已经改口的张茜提着一大袋糖果从门口跑了进来。
王妃不像話,妖孽王爺不要跑
张茜的期末考试早就结束,她们宿舍的同学也相继回家过年,只剩下她一个钉子户还赖在宿舍天天去泰丰楼打工等着年会。比赛那天张茜因为有考试没能去,但据她所说,她在考试结束后第一时间看了直播,在江枫夺冠时刻还发了弹幕。
“师父,你知道我今天路过报刊亭看见什么了吗?”张茜一脸兴奋的从糖果袋里抽出一本崭新的《知味》,“你又上《知味》了!”
“我已经看过了。”江枫笑着道。
滄瀾帝風 化身為光
“啊。”张茜以为自己给江枫带来了一个惊喜,没想到江枫早就看完了。
“对了,你想拜师的事情和你父母商量过了吗?”因为先前店里太忙江枫一直没时间和张茜提这事,现在已经到了年会,马上就是长假,他有充足的时间来处理先前没有处理的事情。
“还没有,但是我让我爸妈看了你决赛的直播。”张茜一脸喜色,晃了晃手中的《知味》,“再加上这本《知味》,我爸妈肯定会同意的!”
“之前看完你直播我爸就和我说,以后要是哪个人能有幸拜你为师绝对是祖坟上冒青烟。”
“瞎说什么呢。”江枫不禁笑着摇头。
特工重生在都市 李滿倉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他也发现了,张茜可能是因为刚刚上大学第一次真正接触外面世界的原因,有些放飞自我,性格方面非常跳脱,只要熟了什么话都敢说。
“那我去帮忙啦。”张茜很是自觉,非常有泰丰楼员工应有的义务为资本家打工的觉悟。
血煉弒天
“你去厨房帮琪琪还有夏夏分果盘吧,我看她们买了挺多水果的,处理起来需要点时间。”江枫道,见张茜转身就要往厨房走顿时叫住她,“等等,你最近有没有发现夏夏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不太对劲?”张茜想了想,“师父你是指师姐她好像有点怕我吗?”
星際之萌妹來襲
江枫:?
夏夏怕张茜???
江枫把张茜从头到脚打量了个遍,怎么看怎么也不觉得力气不是很大甚至需要练基本功的张茜,看起来是能打赢前不良少女夏夏的样子。
“她怕你?”江枫一脸诧异。
张茜点头:“我也不知道那样算不算怕,但是我总觉得师姐好像有点在躲着我。”
“怎么说?”
“先前师父你不是跟我说师姐,刀工火候调味方面的基本功不是很扎实,让我有空常叮嘱吗?我根本就找不到机会叮嘱,师姐每次切菜揉面感觉都在故意躲着我,离我都特别远,吃饭的时候也坐得离我很远。”
“我能感觉到她并不是讨厌我,但就是在躲着我。”张茜也有些苦恼,“师姐是不是觉得我年轻比她大,所以感觉不太好意思啊。”
这下江枫是真的诧异了,他先前一直以为夏夏是很喜欢张茜的。最开始他在犹豫要不要收张茜为徒的时候,夏夏的表现都是很积极主动甚至是兴奋的。
张茜说的这些,他先前确实是完全没有注意到。
“可能是有些不习惯吧,没事,马上就过年放假了吧,等放假回来再看看。夏夏有的时候性格是有些别扭,多花些时间磨合就好了。既然她现在有些躲着你那你就先别去分果盘,去帮忙铺桌布吧,等一会儿那张大桌子是要抽奖的。”
殤城
“好。”张茜点头。
江枫并不知道的是,他的大徒弟和二徒弟要在很多年后才有机会磨合。
我不是精英
因为夏夏年后并没有回到泰丰楼。

5bavv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生活系遊戲 線上看-第八百七十章 傳承(完)分享-43ydv

生活系遊戲
小說推薦生活系遊戲
“各位观众朋友们,现在可以看到泰丰楼的吴敏琪选手突然走向食材区看样子是要挑选食材,让我们看看她拿了些什么。首先她拿了几个橙子可能,她现在正在走向水产区,正在挑鱼,好的,大家可以看到吴敏琪选手挑选了三条新鲜活鱼。鸡蛋,她又走向蔬菜区……”
“奇怪,是泰丰楼的菜品出现什么问题吗?为什么吴敏琪选手突然一下挑选了这么多菜品?刚才摄影老师把镜头给到江枫,从江枫选手的表情上来看泰丰楼的菜品应该没有出现什么问题,他很平静。好的,他看向了吴敏琪选手并冲她点头,显然是对其挑选菜品的认可,可能是泰丰楼的全新战术。值得一提的是江枫选手和吴敏琪选手是一对情侣,情侣档上阵显然比其他厨师更加有默契。”
从吴敏琪挑选菜品开始,新换上来的解说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嘴巴一刻不停地盯着泰丰楼的几位选手说,完全无视正在奋力搅拌面糊的罗兰。
吴敏琪把食材拿回来后和孙继凯一起制作鱼丸,江枫则选择先把新鲜时蔬炒了解解馋。
“泰丰楼的最新战术果然令人费解,江枫选手突然放弃他一直精心照料的高汤转而去烹饪蔬菜,莫非这盘蔬菜要加到高汤里。这倒是新鲜的烹饪方式,闻所未闻,好的,大家可以看到现在江枫选手正在烹饪的这盘清菜已经出锅,让我们看看他会怎么处理这盘青菜。”
一世絕寵:冰棺裏的召喚師
“他尝了一口,可能是想试试味道。他又加了一筷子青菜但是没有吃,他正在向吴敏琪选手走去,他……他把青菜喂给吴敏琪选手了?!”
“他自己开始吃了?!”
“他又喂了吴敏琪选手一口?!”
不光解说懵了,所有现场观众和现场观众都懵了。
泰丰楼的选手在比赛中途比着比着突然开始吃饭不算什么新闻,大家又不是没有见过。但比赛比到一半突然开始撒起狗粮就有点过分了,你吃饭就吃饭,喂大伙做什么。
解说毕竟是专业解说,他很快就当做刚才那些话都不是他说的一样继续开始解说起场上各个选手的动态,但他并不知道这盘炒青菜只是一个开始。
江枫又炒了一份鱼香茄子。
炒了一大盘面。
四份凤凰蛋。
二次元對心 彼女貓
至于为什么是四份凤凰蛋,江枫非常贴心的给前三排的亲友团做了三份,一排一份,每人正好可以分到一颗。
全场观众沸腾了,韩贵山流泪了。
前夫有毒:1000萬奪子大戰 作者:碧玉蕭 碧玉蕭
后面的观众以为凤凰蛋是每个人都有的,所有人都伸长脖子翘首以盼,等着江枫做下一批,结果江枫什么都没做,回去看顾高汤了。
高汤快好了。
江氏参羹也要开始制作。
无比漫长的两个小时。
漫长这两个字是相对于现场的观众而言,他们原以为又到了喜闻乐见的吃饭环节,没想到不光饭没得吃台上的厨艺制作过程也不精彩,所有厨师都在围着砂锅转,阿诺厨师还在搅拌浓汤。
比赛还剩5个小时。
在少時身邊的日子
属于最无聊,最没有看点,最劝退,同时也是最让人昏昏欲睡的中部阶段。
却也是江枫原计划中炫技的阶段。
这个时间段,江氏参羹在灶台上小火慢炖,不需要他看顾,海参鲍鱼汤也终于进入最后收尾的几个小时,不需要孙茂才一直在边上守着时不时再加些新食材进去。
吴敏琪和孙继凯就更不用说了,什么都不用干只需要在旁边坐着看就行。
每个人都很闲,每个人都有充裕的时间不务正业,干点比赛之外的事情。
比如说做点能让全场观众振奋,同时也具有一定观赏性的拿手菜。
“琪琪你帮我去拿点食材,老孙,我记得食材区有乳鸽,你去弄五只乳鸽整鸽脱骨。”江枫决定开始不务正业了。
黑夜進化
“你要做八宝栗香鸽,现在?”孙继凯不知道江枫的计划,乍一听他要在这种情况下做八宝栗香鸽,吃惊到一时忘记表情管理。
“闲着也是闲着,粥那边的五口灶就交给你了,反正前面的步骤老孙你都熟,最后勾芡由我负责就行。”江枫笑道。
孙继凯算是听明白了,江枫要做八宝栗香鸽,但他不只要做八宝栗香鸽。
“你该不会还想再做点别的什么吧?”孙继凯现在只担心江枫做别的做high了,玩脱了,把江氏参羹砸在手里。
“我还想再做6份拔丝山药。”
孙继凯松了一口气,这个简单,不费工夫,很快就能出锅。
“5份菜包鸡。”
孙继凯点头,这个也简单,不怎么费工夫。
“三份沙福罗鸡。”
孙继凯:???
还没等孙继凯说话,江枫接着往下说。
“两份糯米藕,6份红烧肉,5份剁椒鱼头,10份清蒸青鳝,6份蕴鸡,5份两色大虾,3份鸽吞燕,如果还有时间的话再看情况要不要做其他的菜。”
“对了,乳鸽再帮我挑三只,一起处理了。”
孙继凯:??????
孙继凯觉得他现在不是脸上写满了问号,他自己就是一个小问号,有非常多的问题。
他觉得江枫八成是疯了。
图什么?至于吗?比赛呢?尊重点行不行?!
虽然孙继凯觉得江枫八成是疯了,但看在他现在已经是名厨录第六,排名比孙茂才还要前的份上,孙继凯选择了沉默,和吴敏琪一起走向食材区挑乳鸽。
“我觉得你应该劝劝江枫,就算他现在胸有成竹,也不能……做这么多菜吧。”孙继凯觉得他还是该说几句。
距离比赛结束还剩5个小时,一般情况下,晚间营业从食材准备开始到结束也就5个小时,做这些菜绝对是绰绰有余。
但不代表在一个严肃的美食比赛决赛现场做这些菜是合理的。
简直是太不合理了,太嚣张了,太膨胀了,比阿诺厨师先前所有综艺节目的表现加在一起都要嚣张!
“我相信枫枫。”吴敏琪道,走向蔬菜区给江枫挑选他刚刚报的菜名所需的蔬菜。
孙继凯只能认命去挑乳鸽。
“你真的要做那么多菜?”孙茂才倒没有反对的意思,从昨天的最后一次模拟他就看出来江枫12个小时做江氏参羹和金玉白菜绝对是绰绰有余,他只是觉得没有必要。
如果是阿诺的厨师做这么炫技的事情他可能不会感到惊讶,但江枫平时的表现给他的印象,让他觉得江枫不是这种会选择在这种场合炫耀自己厨艺的人。
“偶尔总想做一些出格的事情。”江枫笑道,“尤其是在这种重要的场合。”
要知道,在上一个类似这种情况的场合,他可是拿起话筒当众喊出吴敏琪我喜欢你呢。
虽然是被当时的几位评委逼的。
等等,评委。
江枫看向评委席,果不其然,4位评委撑着头,百无聊赖地盯着台上。许成最先发现江枫在看他们,和江枫四目相对,眼神中充满着委屈和饿。
刚才分饭的时候工作人员没给评委,只是在午饭时间段给评委一人发了一盒盒饭。可节目组准备了十几块钱一份的盒饭,哪能和泰丰楼出品的粥和顶层餐厅出品的蒜香面包比,4位评委吃盒饭的时候那叫一个不情不愿没滋没味,都没吃几口。
比赛进行到这个时候,他们4人皆是弱小,可怜,无助,饿,还想吃。
天知道许成看见江枫让工作人员把凤凰蛋端去亲友席分发给大家的时候,有多想伸手拦住工作人员让自己先尝一口。
他真的很想吃东西,连江枫先前炒的面都想吃。
江枫给了许成一个懂的眼神,表示下一份菜一定有你的一口,再次确认了一下江氏参羹没有问题可以很长时间不去关注它,便成食材区走去挑主要食材。
有些食材可以让吴敏琪和孙继凯帮他处理,有些食材最好还是自己处理。
泰丰楼三人皆奔赴食材区,并没有引起解说的注意。
这个解说觉得他已经看透泰丰楼这群厨师了,全部都是虚晃一枪,现在去食材区找菜肯定是刚才那顿没吃饱所以又想弄点什么做来自己吃,他才不上当呢。
很快解说就发现自己错了。
有孙继凯,吴敏琪和孙茂才三人,同时帮江枫处理食材打下手,江枫的出菜速度非常快。
第1批是6份拔丝山药。
用油底沉糖的方法做6份拔丝山药,一锅接一锅不停,不光速度快,效率高,同时也非常炫技。
换句话来说,就是极其具有观赏性。
哪怕现场观众全是外行看不懂,也能看出来这个技法很酷,和一般做拔丝菜的方法完全不一样。
尤其当着6盘拔丝山药有1盘被端上评委席,剩下5盘端向观众席,由最后一排从后往前发的时候,全场观众几乎沸腾,甚至有不少观众激动的站起来疯狂吸气,甚至还有人情不自禁的发出小声欢呼。
就差鼓掌了。
前排所有观众的目光基本上都在跟随工作人员手上端着的热气腾腾的拔丝山药,齐刷刷的向后看,伸长脖子,仿佛舞台在后面。
第1个接过拔丝山药最后一排的观众几乎喜极而泣,他没想到自己做了一个这么差劲的位置,居然有机会吃到第一口新鲜出炉的热乎的拔丝山药。
太感动了,如果不是这个比赛现场观众只是摆设没有办法投票的话,他一定会给江枫随手投满票。
这位幸运观众站了起来。
用中午吃盒饭剩下还没扔的一次性筷子,激动的心颤抖的手,颤颤巍巍的夹起一块滚烫的拔丝山药,奋力往外一拉。
长长的糖丝,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晶莹剔透,闪闪发光。
最闪耀的要素,他筷子上夹着的那一小块,还在冒着热气的淡黄色的山药。
这一刻,这块山药是全场的焦点,摄像老师甚至还给了它一个特写。
工作人员正要把凉水给这位幸运观众,这位观众就迫不及待的将滚烫的山药塞进口里,被烫得差点从座位前弹出去。尽管如此,他依旧非常倔强的将其嚼碎咽下,露出痛苦且幸福的表情。
在所有人包括他前面手上正端着一盘拔丝山药的2号幸运观众的注视下,这位最后一排的幸运观众发出深情并茂且超大声的感叹:“好吃!”
“太好吃了!”
“就是有点烫。”
“为什么不从第1排发菜啊!”眼巴巴的朝后看,其实连菜都看不太清的江建康发出渴望的声音。
甚至不用工作人员提醒,这位幸运观众就迅速将手中的拔丝山药递交给身边人。
全场这么多观众,他能吃到一块已经是顶顶幸运的事了,可不能贪得无厌。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所有正在回头的观众其其转回来,聚精会神写充满渴望的盯着台上。
江枫还在做菜。
他不光在做菜,还做得很快。
每出一道菜就去看一眼江氏参羹有没有问题,却任没有问题后才返回旁边的灶前继续做菜。
菜包鸡,糯米藕,红烧肉,剁椒鱼头,清蒸青鳝……
江枫按照他先前说的顺序一道一道菜往下做,速度快到令人瞠目。
质量也高得令人瞠目。
工作人员则按照从后往前的顺序,从最后一排开始发菜,观众们都非常有默契,每道菜吃一口,吃完就传给旁边人,一道一道菜传下去。
解说员傻了,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甚至忘记解说只记得吞口水。
线上观众能看到的只有画面,他在现场不光能看到画面,还能闻到味道。
线上观看直播的观众也傻了。
大洋彼岸一觉醒来看电视正好看到比赛直播观众更是已经傻到呆滞。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美食比赛,一个完全不像美食比赛的美食比赛,却意外的好看。
巫女傳說之咒裏姻緣 藥靈兒
超级好看!
不光做菜好看,太好看,就连看那些现场观众吃菜都好看,不光觉得好看,甚至还觉得好饿。
不少观众一边看一边流口水,下意识的点开外卖APP,发现该死的外卖APP能够点的外卖居然只有红烧肉和剁椒鱼头,剁椒鱼头还死贵死贵的。
再贵也要点,再穷不能穷伙食,再苦不能苦舌头。
鸽吞燕是最后一批出锅的。
因为燕窝需要一定的时间泡发的缘故,鸽吞燕出锅的时间比八宝栗香鸽要晚很多,在距离比赛结束只有40多分钟的时候出锅。
只有三份。
扶搖直上鳳凰臺 曼普
江枫没有时间去做别的菜了。
这是他最后一批不务正业的菜。
隔壁阿诺厨师那边的两道菜基本上都快成型,一道用他精心烹饪了十个小时的浓汤做出来的炖菜,一道看不出是什么的原材料居然是浓汤那些已经被炖碎炖化的料制作的菜。
一汤两吃,还蛮少见的。
最后的三份鸽吞燕,江枫没有像先前的菜品那样分发到观众席,两份让工作人员送到评委席,一份留下来给吴敏琪吃。
“琪琪,我记得你好像还没吃过我做的鸽吞燕吧,尝尝吧。”江枫把鸽吞燕递给吴敏琪,回头看了一眼大屏幕上的时间,发现是时候去好生盯着江氏参羹免得错过收汁勾芡的最佳时机。
“孙师傅,孙继凯你们要不要吃?”吴敏琪扭头问二人。
两人纷纷摇头,表示他们对狗粮味的鸽吞燕不感兴趣。
吴敏琪只能一人独享这份奢华的鸽吞燕。
“看看,小枫这孩子多贴心,最后一道菜还不忘让咱家琪琪吃。”吴妈妈笑得合不拢嘴。
“哼。”吴翰学底气不足的冷哼一声,“净搞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刚才那八宝栗香鸽不好吃?”吴妈妈给了吴翰学一记眼刀。
吴翰学顿时静声。
前三排的亲友席虽然没能吃到S+级的拔丝山药,但他们吃到了这一批菜中理论上最为贵重的八宝栗香鸽。虽然每人只有一口,但相较于需要提前几天预订还不一定能预定到的购买难度,这一口已经很赚了。
足以让不少对江枫不够了解的人对其大加赞赏。
比如卢先生。
比如季夏婆婆。
卢先生来看这场比赛完全是一时兴起,前半段无聊的几个小时里甚至还有些后悔,但这后半段的一口八宝栗香鸽却让他感到无比庆幸,甚至还有一些隐隐的不知从何而来的自豪。
时至今日,他才算有些理解为何爷爷会把拥有泰丰楼的那段时日视为一生的辉煌。
“泰丰楼,果然是了不得啊。”卢先生衷心地感叹。
“是啊。”卢晟作为永和居的老板无比赞同的点头,“真的是相当了不得。”
季雪,季夏和婆婆坐在第3排视线最好的中间位置,季夏和季雪这些天给她们婆婆讲过不少江枫身上值得吹嘘的事情,只不过他们这些天的讲述,都比不上今天的几口菜来的真实,震撼,有说服力。
“夏夏,你师傅真的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呐。”季夏婆婆看着台上的江枫感叹道。
季夏疯狂点头表示赞同:“师傅超厉害的,做什么菜都好吃!”
“所以夏夏也要变得优秀才能配得上你师父呀。”季夏婆婆笑着摸了摸一时有些茫然的季夏的头。
另一边,吴敏琪正在品尝鸽吞燕。
虽然在比赛即将结束,大家都在做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收尾工作,自己优哉游哉的吃东西有些不太好。但美食当前,食材又这么名贵,最重要的是鸽吞燕是男朋友的一片心意,不吃实在是浪费,吴敏琪只能这样不合时宜的继续吃下去。
吃着吃着,吴敏琪突然走神了。
她突然想起了一些非常模糊不清的记忆。
想起了很小的时候,小到走路的时候还得牵着妈妈的手,小到那时候她还扎着两个高高短短的羊角辫,小到那似乎是她最早的有关于妈妈带她去外边吃东西的记忆。
那是早已模糊不清,甚至几乎被遗忘,之前却在拼命寻找的记忆。
吴敏琪仿佛听到了记忆中妈妈的声音。
“琪琪,这个是红油抄手是妈妈吃的,你还太小了,这个很辣的,你只能吃一个哟。”
记忆渐渐淡去,味道却逐渐清晰。
豪門夜妻:盛世二嫁
她终于知道,她寻找的那个味道是什么。
简单,普通,平凡,让她第1次体会辣并且爱上辣的独一无二的味道。
吴敏琪看向观众席,吴妈妈和吴翰学也正在看她。
吴妈妈温和的冲吴敏琪笑着,吴翰学也非常难得的对吴敏琪露出了一个鼓励且肯定的笑容。
吴敏琪回以一个灿烂且高兴地笑。
“琪琪好像很高兴。”吴妈妈举起手机拍下了吴敏琪的这个笑。
“嗯。”吴翰学笑着点头。
吴敏琪吃完了鸽吞燕。
比赛时间还剩下20分钟。
江枫开始给江氏参羹勾芡。
他很清楚,这才是这道菜对于他而言最关键最重要的一步,先前的十几个小时为的就是这一刻,芡汁淋下去赋予这道菜真正灵魂的一刻。
他成功过很多次。
但他还是有些紧张。
起手。
勾芡。
菜成。
【江氏参羹 S+级】
江枫长舒了一口气,不由得向隔壁厨艺台看去。
阿诺厨师的进度几乎和他一模一样,炖菜已经进入最后环节。阿诺厨师花了近11个小时的时间制作出了一锅近乎纯肉的浓汤,这份浓汤所搭配的炖菜却是纯素的。
土豆,胡萝卜,大白菜等一系列随处可见平平无奇的炖菜会用到的蔬菜,令人摸不着头脑。
阿诺厨师的第2道菜和江枫的金玉白菜一样神秘,在其他人看来江枫的第二道菜目前只有一锅还在灶上温着的汤,不等江枫动手他们肯定猜不出来江枫要做的是一份炒白菜。
阿诺厨师的第2份菜目前所呈现的只不过是滤汤后剩下的汤渣,完全看不出来这些汤渣能做什么,比灶上的炖菜更让人摸不着头脑。
阿诺厨师先动了。
他把汤渣放进锅内爆炒,大火爆炒,不停的颠勺,翻滚。
江枫也动了。
他开始炒白菜。
一场拖拖拉拉的厨艺比赛,到最后几分钟突然变得精彩纷呈。
没有人知道他们要做什么,观众席上唯一两个知道江枫要做什么的老人家已经呆了,他们知道江枫要做什么,却又不敢相信江枫要做这个。
江枫开始浇汤。
阿诺厨师开始撒香料。
江枫开始抹猪油。
阿诺厨师开始收汁。
菜成。
时间到,比赛结束。
三國之帝國崛起 藍天蒼穹
突如其来的,不知道哪个观众先鼓起了掌,所有人像突然惊醒了一样,全场爆发起无比热烈的掌声。
还夹杂着王浩浑水摸鱼般的欢呼。
“枫哥牛逼!”
四道菜被端上了评委席。
完全不同的四道菜,却又有些相同的四道菜。
评委席上时常被忽略的四位评委,终于成为全场的焦点。
大家开始尝菜,每个人表情都很严肃,可能是故意的,目的就是不让大家察觉出他们的真实意图。每道菜都只尝两口,浅尝辄止,尝完后,也只是点点头,漱口然后尝下一道菜。
4位评委的表情弄得大家都很紧张。
尤其是到了该打分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动笔,弄得大家更紧张了。
评委似乎很为难。
观众显得很着急。
反倒是两位参赛的主角,江枫和阿诺厨师显得很淡定。
江枫觉得自己肯定赢,阿诺厨师也一样。
4位评委还在犹豫,两位咖位比较小的来自大洋彼岸的评委已经开始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彭长平和许成了。
这两位也在互相看对方,很显然都希望对方来做这个决定。
所有人都在犹豫,犹豫到节目组的工作人员都有些着急,开始打手势催促评委赶快给出一个结果,再拖的话美国那边的电视直播的时间就要到了。
虽然现在的收视率还不错,但时间真的不够。
突然,阿诺厨师举起了手。
工作人员通过耳麦叮嘱了他几句,把他的麦打开,让全场观众都能听见他说话的声音。
阿诺厨师说的是中文。
“我想尝一下江枫的菜。”
4位评委皆是一愣,还是彭长平最先反应过来,点头,示意阿诺厨师可以走到评委席前尝菜。
摄像老师迅速把镜头切换到阿诺厨师。
阿诺厨师走到评委席前,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一双全新的筷子,把勺放在空餐盘里,将筷子伸向金玉白菜。
一口。
两口。
阿诺厨师舀了一勺江氏参羹。
一口。
两口。
和4位评委一样,阿诺厨师每道菜都吃了两口。
然后他又把自己的两道菜每道菜吃了两口。
陷入沉默。
辣妻難馴 夢中輕嘆
阿诺厨师的沉默让场上的江枫都有些困惑了,难道两个人菜的质量有这么接近,接近到都没有人能评出一个胜负吗?
沉默了差不多一分钟,阿诺厨师终于开口:“I lost,you win.”
全场哗然。
此时此刻,大洋彼岸电视机前不知道有多少阿诺厨师的铁杆粉丝捂着嘴,抱着头大喊Oh,my god!
“菜很难分出胜负,但是我输了。”
阿诺厨师看向江枫:“你比我年轻,做出的菜却和我不分伯仲,我输了。”
掌声如潮水般响起,一阵接一阵,持续了差不多40秒才渐渐停歇。
这些掌声既是恭喜江枫赢得这场比赛的胜利,同时也是送给阿诺厨师输的洒脱。
虽然这场堪称世纪对决的比赛的结果不是由评委来宣布的,但是对手心服口服的认输,似乎比4位德高望重的评委来断定更具有说服力。
节目组准备了一个非常好看,且精致的冠军奖杯闪闪发光。
泰丰楼赢了,江枫赢了。
彭长平捧着奖杯走到舞台中央,走到泰丰楼4人面前,走到江枫面前。
吴敏琪,孙继凯和孙茂才皆非常有默契的微微后退一步,把这个荣耀的时刻留给江枫。
彭长平递出奖杯。
江枫接过。
一递一接。
一老一少。
新旧交替。
仿佛一个时代的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