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gyw5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圍棋傳奇-第六六九章 輕巧破飛刀分享-ao3bh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东京时间下午1点40左右,也就是下午的比赛进行40分钟,这个时候,作为当值裁判的林海峰先生从对局室内走了出来。
而看到他以后,王立诚,王铭琬,杨嘉源等旅日棋手纷纷围了上去,曾拿过“本因坊”头衔的王铭琬九段笑道:
“林先生,今天的棋怎么样,我们研究出来的那招还可以吧?”
林先生笑笑没有说话,这时候每人注意到,林先生的笑其实是一种苦笑。
林先生看向众人面前的棋盘,棋盘上摆的正是李襄屏VS张栩的实战进程,只不过林先生刚从对局室出来,他注意到棋盘上少了一手棋,那是实战的最新一手。
那手棋,是全局的第66手,是执白一方李襄屏下的。
林先生轻轻捻起一枚白子,然后把那手棋拍到棋盘之上:
“都来看看李襄屏的高招,大家觉得着手棋怎么样啊。”
“啊!……”
当看到李襄屏的实战后,王立诚和王铭琬面面相觑,王铭琬又和杨嘉源面面相觑——–
今天张栩的黑19,正是“海峰研究会”的一帮旅日棋手共同研究出来的,大家都觉得不错在推荐张栩当飞刀使用。
然而李襄屏的这手却是众人之前没有想到的,这手棋完全出乎大伙预料。
几位九段都不吱声了,都开始细细品味这手棋,几分钟之后,曾拿过“棋圣”的王立诚九段率先赞叹:
“好时机啊!这步棋的时机真是恰到好处,啧啧,就这么简简单单轻轻一碰,好像就把黑棋的构思完全破坏了吧。”
没错,李襄屏的白66,就是一步普普通通的“碰”。
那个局部的棋形是这样:本局张栩第一手落子“小目”,然后在那个局部形成“小目二间高跳缔角”——-
在李襄屏刚出道的前两年,这基本就是他最爱下的棋形之一,那么到了现如今,张栩在和李襄屏的比赛中他也同样运用出这招,这当然没有什么稀奇。
不仅这个“小目二间高跳缔角”不稀奇,其实李襄屏的那手“碰”同样不稀奇,他那手棋,其实就是在“星位”上碰一个,在对付这个“小目二间高跳缔角”-的时候,这个“碰”是常用手段之一。
初戀的味道 憐落汐
正是因为手段并不稀奇,所以王立诚只是感慨李襄屏下这步棋的时机——–
而围棋就是这样,同样的棋形,同样的手段,然而你在不同时候下同一步棋,效果可能完全不同。
有的时候下可能是“不合时宜”,是恶手。
有的时候下可能就是普通的交换,是“正常分寸”。
因為是你
可是在一些特定局面中下同一步棋,那可能就是绝妙,是时机恰到好处的“试应手”。
为什么很多高手常说,“试应手”是围棋中很高级的手段呢?道理就在这里,很多业余棋友搞不明白,明明是一步看上去很平凡的手段而已,自己并看不到什么杀伤力,然而高手却赞叹不已。
指間的黑客
这就是“下棋的时机”在起作用,好的时机下一步平凡的手段,有时候甚至比妙手的杀伤力更大。
比如李襄屏今天的这手,就近乎完美的体现了这点。而要理解众多旅日高手的赞叹,首先就要从张栩准备的那步“飞刀”说起。
首先明确一点,他今天准备的,并不是那种非常酷烈的飞刀,也就说并非那种李襄屏一手棋应错,然后他当时就要起立的那种。
而是那种相对温柔一点的,和全局的配置有关,通过局部占一点便宜,然后在全局获得领先的一把“温柔飞刀”。
战斗首先是从棋盘右上角展开,在那个地方,本来是一个常见棋形,可是黑19突然变招了,本来应该缓攻的棋,张栩突然逼紧一路——-
李襄屏当时刚看到这手棋的时候,他就觉察到异样,因为当时那个局部,李襄屏是有几枚棋子会受到攻击没错,可是当时刚开局,不仅棋盘很空旷不说,李襄屏的白子也弹性十足,正常情况下根本不担心受到攻击。
那么在正常情况下,黑棋最好的下法是实施“缓攻”,可是张栩突然来个“急攻”,比正常分寸逼近一路,他什么意思呢?
或者说,他想达到什么战略意图呢?
实话实说,对手的战略意图,其实李襄屏在上午时候就发现了,对手的真实意图,无非是想通过一阵急攻,逼迫自己就地做活,然后借着攻击的同时,先手抢到一步“二路小飞”。
没错,就是“小目二间高跳缔角”加“二路小飞”——有一点实力的棋友当然都知道,相较与“无忧角”,像“小目二间高跳缔角”-这样的棋形当然是相对空虚,不利于守住角部时空。
然而这样的棋形再加一步“二路小飞”的话,那情况就大不一样,多了这样一手棋,可以把角部时空守得很牢靠。
尤其这部“二路小飞”假如还是先手,那情况当然就更好,这就相当于黑棋通过一段佯攻,他自然而然加固自己的角地。
嗯,以上就是张栩的如意算盘,也是他那把“温柔飞刀”的整体构思。
只可惜李襄屏的白66一出,对手的如意算盘瞬间落空,他这把飞刀当时就算被破解。——
之前说了,李襄屏破解飞刀的手段其实很平凡,重要的是下这手棋的时机,而要理解围棋中“时机”的重要性,李襄屏认为同样可以通过今天这盘棋的例子,让大家看的很清楚:
李襄屏的这手“碰”,恰好就在对手预想中那步“二路小飞”前一个回合出手。
李襄屏心里非常清楚,在对手的预想中,他认为自己这个时候只能委屈做活,然后在自己做活时,他顺手抢到一步“二路小飞”,逼迫自己“挡一手”,然后他就视作先手占地便宜了,他会抢棋盘上最后一个万众瞩目的大场。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李襄屏并没有按照对手的预想来,他没有去老老实实做活自己那块棋,而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他在那个“小目二间高跳缔角”-上面“碰”了一手。
而这手棋一出,黑棋当时就左右为难,局部甚至已经没有应手。
首先对于这手棋,张栩没法脱先—–因为他在那个角部先期已经投资了两手棋,这要是敢脱先的话,这就相当于李襄屏一手棋废掉他两手。
而这样的损失,黑棋是无论如何都承受不起的,即便他再补一刀吃掉那块棋都不行,这是一个不等价的转换,所以面对李襄屏的这手,对手必须在局部跟着应。
為民無悔 關越今朝
其次,张旭在局部做出退让了不行,比如他在这个时候退回“三三”或长出“目外”,这样的下法也是不能考虑——
他费尽心机设计一把飞刀,目的就是想先手抢一步“二路小飞”,而他抢这手棋的目的,就是想先手加固一些自己的角地。
可面对李襄屏的“碰”他要是委曲求全的话,这就相当于他的下法前后矛盾了——
因为他若是委曲求全,李襄屏是不会在局部和他继续纠缠的,那步“碰”还有大把的活力,黑棋想制住那枚棋子,至少还要再花一手棋。
换句话说,张栩假如在这个时候委曲求全,他想加固角地的战略目的,其实没有达成,他辛辛苦苦攻了那么长时间,其实没有任何收获。
脱先不行,委曲求全不行,那么对于张栩来说,他这个时候其实就只剩下一条路了,那就是在局部正面应战,“二路小飞”神马的先不去想了,先在这个角部定完型再说。
明星裁判
事实上接下来的实战,张栩也确实就是这样下的。
只不过这样下的后果……大概10分钟之后,最新棋谱传到观战室,几位旅日高手面对实战进程默默无语。
良久,林海峰先生长叹一声:
“唉,李襄屏确实厉害,张栩这盘已经是不行了。”——
其实在这个时候,这盘比赛刚刚进行到80手棋不到,看上去还早得很,然而没人对林先生的说法持有异议。
想想也是,要知道今天这把飞刀,可是众人一起打磨出来,可大伙万万没想到,就这样被李襄屏轻巧破解。
他仿佛就运用了一个类似“四两拨千斤”的普通下法,就把众人精心打磨的飞刀轻易破解。
且不说下到这个时候,众人判断李襄屏已经反先,他已经获得了一定的优势,更别提在大伙心目中,李襄屏的整体实力本来就要比张栩,光说张栩现在的对局心理——-
一把飞刀没能得手,这就相当于一脚踏空,那么在这个时候,张栩的情绪有没有受到影响呢?他有没有产生心理波动呢?
大家都是职业棋手,当然知道这种情况极有可能发生,既然这样,那么今天谁还敢看好张栩。
后面的进程也验证了大伙的担心,这个局部战斗结束后,已经占据上风的李襄屏越战越勇,而他的对手张栩却是节节败退。
快穿:皇後只能我來當!
东京时间下午3点半左右,当李襄屏落下全局第136手,张栩明显是无心恋战,他在这个时候选择了投子认输。
李襄屏再一次闯入世界大赛决赛!
距离“富士通杯”五连冠只剩下最后一盘棋。
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嘛,那李襄屏当然要关心一下决赛的对手会是谁。于是和张栩进行过简短复盘后,他马上来到观战室,观看古大力和李世石的较量。
至于老谢和张大记者等人,他们当然也对李襄屏的获胜习以为常,于是在见到李襄屏后,他们甚至连常规的祝贺都不来一下了。
张大记者当时就大声嘹唳:
“哈襄屏,快来,大力这盘棋真看不清,现在只能让你来掌掌眼了。”
不仅是他,连老谢这家伙也在旁边附和道:
“是呀是呀,复杂!太复杂了!嘿嘿,不亏是“一生的情敌”你说这两家伙的身体怎么这么好,从上午就扭杀在一块,到现在还理不出个头绪,襄屏快来快来,你快过来看看,这棋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修真教授生活錄
“哦?”
李襄屏向两位记者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xd30q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圍棋傳奇 txt-第六六六章 先拿古大力祭刀鑒賞-7zxcx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结束了“富士通杯”八强战之后,对于李襄屏来说,接下来的重要赛事就是“春兰杯”了。第二天是周日,李襄屏先去中戏进行完表演训练之后,他再次来到棋院,想确认一下“春兰杯”的具体开幕时间和地点。
刚到棋院门口,他就被张文东九段堵住:
“襄屏来了?来得正好,正好有事情找你。”
“张老师啥事?”
“地方上有个邀请赛,当地主办方指名要你参加,想询问一下你的意见。”
一听说是邀请赛,李襄屏当时就面露难色。要说在围棋界,除了像联赛头衔战这些正规比赛之外,还存在林林总总的邀请赛。
前者的胜负会记入等级分,因此被称为“等级分赛事”,邀请赛基本都不记录等级分,因此被称作“非等级分赛事”。
我的美麗空
邀请赛的参赛规模通常都不大,四个人是标配,两个人也常见,能达到八个人的参赛规模,那都已经算是较为大型的邀请赛。
可别看邀请赛的规模不大,奖金却基本都比较丰厚,因此被很多棋迷戏称为分钱大赛。
并且是只有顶尖棋手才有资格参加的分钱大赛。
说实话在最开始的时候,李襄屏是看不上这些比赛的,一如大多数普通棋迷,基本不会在意这一类比赛的胜负。
可后来随着年纪渐长,他的看法也慢慢有所改观。
毕竟无论怎么说,有人愿意出钱来办这类比赛,这对围棋这个项目来说总是好事,算是围棋赛事的一个有益补充——-
例如像李大土豪或者老蔡同志这样的,当他们的公司遇到大事想办个庆典活动,例如公司开张,例如某某重大项目启动,这时候的庆典活动该怎么搞?
有些人喜欢请领导讲话,有些人喜欢请明星站台,还有一部分棋迷企业家,他们可能就会搞一个小型围棋邀请赛。
尤其是一些实力还不算特别强的棋迷老板,让他们办一个传统赛事,他们可能还实力未逮,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办一个小型邀请赛,就成为他们的首选。
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起,国内出现林林总总的围棋邀请赛,基本都是因此而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尽管李襄屏从不看重这类比赛,但也不会对这种比赛产生反感,他觉得棋迷的热情还是需要维护。
然而话要说回来,李襄屏理解是一回事,让他自己参加又是另外一回事,尤其是在这节骨眼,这已经是六月了,学校那边马上面临期末考试,另外他还要拍戏,六月底就是“春兰杯”,七月第一个周末就是“富士通杯”半决赛……..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不差钱的李襄屏,他是真不想去参加什么邀请赛。
“张老师,您看我现在这情况,要不您把这个机会……”
“呵呵你别急,先听我把话说完。”
于是在接下来,张文东把这个邀请赛的具体情况娓娓道来。
“哦,您说这个比赛是在湘省,名字就叫“凤凰古城杯”?”
张九段点头笑道:“是的,他们举办这个比赛,主要目的其实是想宣传当地的旅游,比赛规模不大,只邀请两名棋手参加,并且还被他们冠名为巅峰对决,所以襄屏你想想,现如今要是没有你参加的比赛,怎么好意思称为巅峰对决,正是因为如此,主办方强烈表达想让你参加的意愿,只不过这个比赛的具体操办者也是个棋迷,他清楚你的具体情况,因此让提前询问一下你本人的意见。”
听说是这个比赛,李襄屏不吱声了,他到不是看重什么“巅峰对决”的名头,而是这个比赛他听说过,在真实历史中就办过很多届,从中国棋手常昊,罗曦河,古大力,孔二杰,唐玄宗,柯少侠,再到韩国棋手李沧浩,李世石,甚至崔毒,金太子,朴天子等都曾参加过这个奖金丰厚的分钱大赛。
这个比赛,其实就有点文旅项目的意思了,在国内林林总总的围棋邀请赛中,这算是办得较成功,影响也比较大的一个。
“那除了我之外,他们今年还准备邀请谁?”
张九段摇头道:“目前还没定,这不他们都知道难点在于你吗,只有你点了头,他们才好考虑你的对手,不过根据惯例,他们应该会邀请一位韩国棋手吧。”
活不明白
李襄屏沉吟一会,然后抬头笑道:
異界龍魂
“干嘛不再邀请一位中国棋手?像这样的分钱大赛,干嘛非要把钱送给韩国人呀,留给中国棋手不香?
张九段讶异道:“不香?不香是什么意思?”
李襄屏当时就愣住了,的确,在06年的时候,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张九段这个问题。
好在张九段也没在这个枝节上纠缠,他继续说道:
“看得是考虑比赛的影响力吧,襄屏你也清楚,在围棋比赛当中,不同国家棋手之间的较量肯定更吸引眼球,即便是邀请赛也不会例外。”
对于这点李襄屏当然清楚,不过他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非要坚持和一位中国棋手比赛:
“呵呵不一定吧……对了张老师,这马上就进入七月,最新一期的世界等级分应该也快公布了吧,你觉得接下来谁是第二?”
张文东听了笑笑,在等级分这个问题上,今生和前世已经有所不同,在李襄屏强烈建议下,中国围棋协会现在也会公布世界职业棋手等级分,而不是像前世那样,只公布国内棋手等级分。
“正常应该是古大力吧,他最近半年有多猛你也知道,尤其是他昨天刚赢大李,这盘棋可能会是决定性的,两人分数这一升一降,大力超越大李应该是没有悬念。”
李襄屏继续笑道:“是的了,他们既然宣称巅峰对决,那当然是第一和第二比嘛,我看最好就是古哥,这样才名副其实,张老师您说是不是?”
张文东看了李襄屏一眼,他不明白一个邀请赛而已,李襄屏为什么非要坚持是中国棋手,并且指名是古大力,不过考虑到李襄屏去年被古大力零封一次,张九段又觉得自己有点理解了。
“呵呵,这个就不是我说了算的,我看这样襄屏,赛事组织者现在就在京城,我可以帮你联系,你有什么想法的话,自己和他说去。”
“好的好的,谢谢张老师。”
张文东没有拖延,他当着李襄屏的面就掏出手机,然后直接给那边拨过去。
几分钟之后,张九段放下电话笑道:“这个比赛的组织者姓叶,是一家文化旅游公司的老总,他听说你有想法非常高兴,也非常热情,说他现在就过来,要不在这等会。”
李襄屏看看手表:“这都到饭点了,要不我看这样,咱们找个地方吃饭,就在吃饭的,地方等他。”
两人也没跑远,就跑到国家训练总局李襄屏熟悉的那家小餐厅,经过北大食堂的蹂躏,李襄屏现在无限怀念训练局的伙食。
大概半个小时多一点,那位叶姓组织者赶到,三人开始边吃边聊。
青春罪途
“什么!襄屏你是说增加比赛的对抗性?最好是办成升降赛的方式?如果愿意办升降赛,你甚至愿意一次性和大力下三局?”
李襄屏微笑看着面前的中年人:
“是的,叶总有什么意见吗?”
“哈哈哈没有没有,怎么会?假如真增加比赛的对抗性,这对我们的宣传是大好事呀,只不过现在的问题,襄屏你同意大力他会同意吗?”
賴上惡魔闊少 水墨顏
李襄屏和张文东九段相视一笑,张九段啥都不说,他再次拿起电话,直接给古大力拨过去。
等挂上电话之后,他才对叶总说道:
“呵呵,我已经通知大力,他马上就赶过来,愿不愿意的事让他当面说吧,只不过凭我的经验,大力不太可能会拒绝,和襄屏下三局呀,哪怕赛制再残酷,我想他都会很愿意。”
重生之宇宙爭霸 星河艦隊
又过了大概一刻钟,古大力也来到训练总局食堂,不出张九段所料,听说是和李襄屏连下三局,古大力几乎想都没想当面答应。
于是就这样,新的“凤凰古城杯”巅峰对决赛,赛制就在饭桌上被四人敲定。
大伙初步商议:本次巅峰对决采用一局一升降的残酷比赛方式,第一局双方猜先,比赛执行黑贴六目半的规则。
等第一局结束之后,第二局就不猜先了,而是第一局的负者执黑,并且执黑只贴三目半。
换句话说,这就相当于一局降3目。
到了第三局,是否要猜先就要视第二局的情况决定。
假如双方1比1 打平,那么双方重新猜先,并重新执行黑贴六目半的规则。
重点是如果一方0比2的话,那对落后一方问题就严重了,第三局他将会被让先。
“哈哈绝艺老大,你这是跟我有多大仇,还非要把我往绝路上逼吗……”
古大力虽然口中是这样说,不过他却没有丝毫的不情愿,非常爽快的答应了这个比赛条件。
末世圖騰
在商量完赛制之后,叶总又提到奖金分配,他说按往年的惯例,这个比赛的预算通常是80万,其中胜者60万败者20万,不过今年既然是下三盘,他说可以考虑适当增加奖金,总预算做到100分,至于具体的奖金分配方案以及具体的比赛时间,这个还要回去再考虑一下。
对于后面的这些东西,李襄屏其实已经不感兴趣了,他高兴的是终于有机会下升降棋。
和三人告辞后,李襄屏依然很高兴,他对自己外挂说道:
“呵呵定庵兄,咱们制定的高价训练计划总算有点眉目,现在好了,总算有机会和职业顶尖高手下升降。”
看得出老施同样很高兴:
“呵呵,若想挑战那机器,让人类两子是最基础条件,不过襄屏小友,你为了完成训练计划,首先就拿人家古大力祭刀,这好像有点不太合适吧?”
李襄屏大笑:“哈哈合适,我却认为相当合适,毕竟在当今棋坛,我确实找不到比他更合适的对手。”
“那此次三番我们该怎么下,要不为了确保胜利,争取以后还有如此机会,咱们这次用上双剑合璧?”
李襄屏想了想道:“双剑合璧?我看还是不用了吧。”
“为何?”
李襄屏道:“定庵我看要不这样,本次升降赛,第一局我来,第二局你来,若是2比0,咱们再用一次双剑合璧,看看能否让得动先,毕竟我是这样想,若是我俩连分先都无法必胜,其实双剑合璧并无多大意义,这证明咱们根本无资格去挑战狗狗。”
“呵呵说的也是,好,一切都依你。”

b63vc熱門玄幻小說 圍棋傳奇 愛下-第六六二章 日常讀書-ecy3w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晚上11点多,第3盘指导棋结束,最终还是李襄屏技高一筹,他以小胜告终,没让老施这家伙看成自己的笑话。
“嘿嘿定庵兄,须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训练这一年多时间,我这让子棋水平也是有所长进吧。”
“呵呵。”
李襄屏心里一高兴,他就开始表扬对手了,反正夸几句又不要钱,更何况他今天来下这个棋,本来就想着以鼓励为主,于是在接下来的复盘,他说的基本都是好好话,说对手这手棋不错那手棋下得挺好。
最后也不知道是黑嘉嘉本人还是她家长说话:
神秘戀人:總裁晚上見
“请问李老师,您既然一直夸我下得好,为什么我还是输了呢?”
李襄屏心念急转,他当时就想到一个借口:

重生之不甘平凡
“主要是你今天下得太快,你看我今天是设置每方一个半小时的对局,虽然没有读秒,不过正常下完一局也要三个小时左右,可是你看咱们一晚上就下了三局,可见你并没有适应这种比赛用时,好像还是按照平时下网棋的习惯在下。”
这个借口还是找得挺不错,聊天框很快出现一行字:
大漠烽煙
“是的李老师,我以前从没下过包干制,因此非常不习惯,生怕自己超时,不知不觉中就加快落子速度。”
鬼回人間
“不习惯也要练到习惯,因为定段赛场很可能就会采用这种赛制呀。”
戀人未滿 聞人
李襄屏继续敲下一行字:“你今天的落败,其实就是败在这个不习惯上面,我看这样,接下来一个多月时间我比较闲,咱们可以抽空再约几次,只不过下次再约的时候,你就不能下那么快了,记住,宁愿超时也别那么快,总有想办法把一个半小时用外才好,这样才能起到锻炼作用。”
李襄屏主动提出继续指导,这当然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事,不仅对面的黑嘉嘉还是她家长连声感谢,很多观战棋友也在大呼小叫,纷纷说自己也想“求指导”。
李襄屏见状一乐,他飞快在聊天框敲下一行字:
“呵呵经纪人呢,我现在在网上招聘一位经纪人,专门联系网上培训事宜,经纪人主要负责甄别对局者身份,只要是适龄棋童,并且确实有意走职业围棋道路,都可以找我用今天这种方式下棋。当然喽,我的指导棋免费,经纪人也没有任何工资,谁有兴趣?”
李襄屏这行字一出,聊天框迅速刷屏,一整版都是“我我我”。
而最后胜出的当然不是别人,只能是傲气孤狼这个家伙。
“呵呵,那就先这样暂定吧,不过我再次提醒,也请各位监督,本项活动不产生任何费用,谁要发现傲狼敢以权谋私,敢借助经纪人的身份谋取任何私利,大家伙可以举报他,咱们立马更换一个经纪人,好了时间已经不早,我要下线了,各位拜拜。”
李襄屏一时兴起想到这样一种方法,他自己也并没太过在意,反正说好了不收费,这就意味着自己不用负什么责任,并且下不下的主动权在于自己,时间安排也是自己说了算,因此根本不会给自己增加什么负担。
整个五一黄金周就在这个指导棋中结束了,接下来一段时间,那其实正如李襄屏自己说的:他虽然事多,但各方面好像都走上正轨,这样整个人就不会特别匆忙。
接下来两个月,应该算是围棋界的“预选赛赛季”,“三星杯”和“LG杯”大型公开预选陆续打响。
这当然没李襄屏什么事,他只需要在那看热闹就行。
不仅如此,国内赛事除了围甲,李襄屏基本不参加国内其他头衔战,唯一一个“名人‘头衔还是挑战制,李襄屏只需要参加最后的决赛都行。
甚至到了现如今,李襄屏参加围甲比赛也会有所选择——他不是选择对手,而是选择赛场,只要是客场去外地比赛,他现在基本放弃,把机会让给队伍中其他两位老棋手。
这样一来,李襄屏的生活貌似就恢复正常规律了:周一到周五在北大上课,周六周日的话,有主场围甲就参加主场围甲,没有比赛的话,那他就去中戏上课,继续接受表演训练。
至于晚上,他有心情就用“绝艺指导“的马甲上网溜达,指导指导像黑嘉嘉这样的冲段少年。
最开始半个月,他只是以指导黑嘉嘉为主。
只可惜半个月时间下了将近10盘棋,混血小美女一盘都没赢,别说是“双剑合璧”和老施出马了,即便是让子棋相对最弱的李襄屏出马,黑嘉嘉依然医生难求。
只不过到了后期,李襄屏也渐渐感受到压力,他感觉自己输棋那一天已经并不遥远。
李襄屏自己觉得这非常正常,
毕竟在真实历史中,人家混血小美女最后也成为职业棋手,而围棋这东西就是这样,所谓“易学难精”,两个人的水平如果有差距,那肯定是水平更低的那个人进步更快些。
豪門契約妻
因此李襄屏心里清楚,黑嘉嘉突破自己的3子关,这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而他现在需要做的,只是尽量让这个日子延期而已。
时间慢慢来到5月下旬,这一天,李襄屏刚刚参加完一轮主场围甲,让自己今年的战绩达到7胜0负,而在中国棋院,他却意外看到几位不速之客。
几位来自演艺圈的不速之客。
“咦,濮老师,吴老师,你们怎么来了……”
来者正是“大国手”的两大配角,徐星友的扮演者濮存昕,以及梁魏今的扮演者吴刚。
听到两位说明来意后,李襄屏心里感慨,这演员和明星确实是两码事,有那么一部分演员,确实是有资格成为“表演艺术家”——-
他们这二位,竟然是来棋院“体验生活”的,说是他们之前从没有演过棋手这类角色,生怕自己把握不好这类人物,因此想到棋院近距离观察一下,也好帮助自己更好把握这两个角色。
李襄屏对此自然是深表欢迎。
其实不仅是他,整个棋院上上下下,从王院长老聂到老金王易等人,都对俩位如此认真的艺术家表示欢迎,老聂老金等甚至兴冲冲亲自示范,教授最正规的围棋礼仪以及最正规的落子动作,以及传授一些中古棋的基础知识。
以上这些当然没什么难度,尤其对这二位来说,当然是没有什么难度,因此区区几天,两人的动作就像模像样,表演时候的言行举止就和职业棋手无疑。
所有人都觉得没有什么问题,老聂更是对自己这几天的传授满意极了,直到李襄屏询问自己的外挂:
“呵呵定庵兄,你感觉此二人的表演如何?尤其那位梁魏今的扮演者吴刚,他现在像不像那位曾教导你的敦厚长者?”
秘密:十周年紀念版
“嗯,此二位确实敬业,可我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他们两位的表演好像,好像……”
“好像有点事实而非,形似而神不似。”
盛世名門
李襄屏听了睁大眼睛,因为在他看来,这两位的表演已经很传神了,因为他设想如果自己不认识这二位,现在如果有人介绍说这二位就是职业棋手,那自己肯定不会怀疑,可老施为什么会这样说呢?
李襄屏很快相通了问题结症所在,想通之后他对两位人艺的高手说道:
“呵呵两位老师,不好意思,你们这次来中国棋院,可能是来错地方了呀,在这里学的东西,你们不可能演好古代棋手。”
听到李襄屏这样说,两位表演艺术家面露讶异表情,而老聂更是对李襄屏怒目而视,好像李襄屏在取笑他没教好似的。
李襄屏懒得理睬老聂,他直接对两位人艺高手说道:
“两位不要忘记,中古棋的生存状况和现代完全不用,那时候不仅没有棋院,甚至在清代,连翰林棋待诏这个职位都已经没有,因此古代棋手的气质,其实和现代职业棋手有所不同。”
两位果然是高手,吴刚老师当时听了就眼前一亮:
“是啊,古代棋手没有棋院,他们是以茶馆围棋为主,生活来源主要也是依靠彩棋,这样他们的气质肯定就和现代职业棋手不同,呵呵老濮,看来我们确实是来错地方了。”
夜半陰婚
濮存昕含笑道:“也不能说来错地方,我们在这至少学到了基本功,学到职业棋手的“形”,只不过想要真正做到“身形皆事”,可能还需要再步一课。”
濮存昕老师想了想又对李襄屏说道:
“襄屏,那你说我们需要补的这一课,接下来应该去什么地方学。”
李襄屏笑道:“唉,可惜呀,目前国内下茶馆围棋的地方已经越来越少,也就成都和武汉等地还少量残存一点,所以真想体验生活的话,那最好就去成都,那里的体验应该是最佳。当然喽,如果两位老师不想出京的话,在本地其实也可以,比如黄老师开的京西棋院,那里有很多业余高手常驻,二位可以去那个地方感受一下围棋界的草莽气息。”
两位表演艺术家乐呵呵的走了,让李襄屏没想到的是,他们二位刚走,竟然又来两位演艺圈人士,其中一位是谢园,北影的老师,另外一位的名气则更大,竟然是葛优葛大爷。
“哟,葛大…..葛老师,您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