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g83精华言情小說 《重生東遊記》-第1088章 路經黑狗山看書-b7beu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你是道门中人?”青鱼见状不由得眉头一皱,暗叹今日算是遇到死对头了。
他们精怪最怕的就是这些道士了,因为道士的罡气都是至阳至刚的,专克他们的妖气。
“怎么?”
“现在知道怕了吧?”
“可惜已经晚了,今天你们两人都必死无疑。”
红发男子将手中拂尘一扬,一股强大的罡气滋生出来,笔直朝着青鱼的方向隔空轰了过去,力量大得惊人。
農家喜當媽
不过青鱼也不是吃素的,毕竟也是修了三百多年的精怪,而且最近一段时间又得到了金莲仙子的指点,可以说无论是修为还是技战术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一看对方出手如此迅猛,他也不敢有所懈怠,当场身形一恍,以灵敏的身形避开了对方这一击。
等到落地之后,他手中的长刀也是隔空一劈,势大力沉的一刀直击对方的面门,力量同样也是大得惊人。
青鱼这隔空一击,起码用了七成的力量,他那三百年的功力瞬间迸发出来,绝对是非同小可。
那红发男子却并没有半分的退闪,反而将手中拂尘往前一扬,顿进一股道门罡气迸发出来,朝着青鱼的妖气直击而去。
“砰……”
两股妖气相撞的刹那,青鱼当场被震得往后倒退了两步,看起来似乎略微处于下凡,不过却也并没有受伤,可见对方的修为与他在伯仲之间,就算是比青鱼稍高一些,也绝对不会高出太多。
那名红发男子与青鱼硬碰一招之后,显然也并没有占到便宜,身体微微的恍了一恍,尽管勉强站稳了脚步,但却也没有占到太多的上风。
等到红发男子刚一站稳,裴无名已经纵身一跃,手中长剑进刺红发男子,身法同样快得不可思议。
对于裴无名来说,如今拥了雀灵五十年的功力,其实在凡人里面,已经属于绝顶的武林高手了,虽然仍然没有办法与这名红发男子正面硬刚,但他给青鱼打一打辅助却也是没有半点问题的。
裴无名一剑刺出,两股剑气从他的长剑中迸发出来,直刺红发妖人檀中和气海两处大穴。
这两处大穴都是人体非常重要的穴道,尤其是气海穴,那是贮存功力的地方,一旦被刺中,那么功力就会溃散,纵使有再强的力道也是完全无法现施展出来了。
那红发男子一看裴无名的武功居然也这么高,而且这一剑又来得十分快疾,他自然不敢有所怠慢,不等长剑刺中自己,他立马一掌往前轰出,笔直朝着裴无名的长剑攻了过去。
他这一掌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杀死对方,更不是为了重伤对方,而是打算将裴无名的长剑给震歪,然后再思对策。
血誕日
裴无名的战斗经验何其丰富,在长安城多年的为官生涯中,大大小小的凶杀案他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一看对方出掌就已经明白是什么意思。
于是连忙凌空一跃,避开了对方这一掌的攻击,接着又从侧面一剑刺出,这一剑直指红发男子的腹部,同样也是出剑无情。
这时青鱼也早就已经再度冲了过来,二人一前一后夹击对方,威力瞬间提升了两个档次不止。
这红发男子虽然是道门中人,而且还修为邪术,也确实是些实力的,但是青鱼和裴无名也不是吃素的,所以双方你来我往的大战了十多招之后,谁也没有占到半点的便宜。
而且随着对这个红发妖人的了解,裴无名出剑的时候也更加游刃有余,基本已经开始隐隐占据上风了。
“阴魂勾命,生人勿近……”
至尊神魔 天意留香
就在双方你来我往的斗个你死我活之际,忽然一阵阴沉而悠远的声音传了过来,声音没有半点感情,但是却又充满了威严,听着有种令人毛骨悚然之感。
“阴差来了!”
红发男子忽然嘀咕了句,然后强行往后飞退三仗,扫视了裴无名与青鱼二人一眼之后,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冷笑,然后身形一恍,疾速的往侧面逃遁而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消失在了迷茫的雾气之中。
“我们也快走,有阴差来了!”
青鱼此时的面色也同样有些凝重,显然对于这个所谓的阴差有些忌惮。
“有阴差来了不是更好吗,咱们正好可以跟着他一起去见阎王……”裴无名则是饶有兴趣的嘀咕了起来。
“闭嘴!”
不等他把话说完,青鱼已经生气的呵斥他一声,然后一把拽起裴无名的手臂,带着他疾速往前方飞跃而去,然后寻了一处雾气比较大的地方隐藏好身形,却是连半个字也不敢发出来。
五行星辰訣
“生人勿近……”
二人刚藏好身形,这时那阵阴沉的声音又再度响了起来,在这看不到尽头的黄泉路上,当真听着令人头皮发麻。
这一阵叫喊声过后,但见一黑一白两名男子从迷雾之中走了出来,二人手中均拿着铁链,铁链的末端则锁着一个年纪并不是很大,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了。
三人均是面无表情的往前走着,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的交流,此刻仿佛时间都静止了一般,裴无名除了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之外,听不到外界任何的响动。
当一黑一白两人从裴无名二人藏身的迷雾中经过时,裴无名非常明确的感应到了这两人身上极强的阴气,那股阴气几乎快要钻到裴无名的皮肤里面,尽管他是一个习武之人,但也已经有种快要被冻僵的感觉。
但他也知道此时绝对不是掉以轻心的时刻,眼前这两人一看就充满了危险,一旦在此时发出声音,那极有可能会断送掉自己的性命,甚至还会害了青鱼。
所以尽管身上已经快要被那股寒气冻僵,但是他还是强行忍着没有发出半点的声音。
“怎么有一股生人的气息?”
这时那一黑一白两个人在那团巨大的迷雾前方停了下来,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那名身着白色丧服的男子首先出声嘀咕了起来。
“确实有一股生人的气息。”
身着黑色丧服的男子这时也半眯着双眼盯着前方的迷雾,眼神里充满了疑惑的味道。
此时他们距离裴无名已经相当之近了,顶多也就六米不到的距离,裴无名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两人的戴着高高的帽子,帽子上面写着“一见生财”四个大字。
“兄弟,那团迷雾中好像有人。”身着白色丧服的男子边说边用自己的神识朝着迷雾里探查而去。
当他的神识接触到迷雾的刹那,立即感应到了迷雾中有一股圣洁的气息传了过来,这股气息至纯至净,甚至比寻常的仙气还在纯净几分。
冠軍萬歲 99隨便
“咦……”
“这是菩提莲的圣气?”白色丧服男子面色一惊,疾声轻呼了起来。
“没错,正是菩提莲的圣气。”
黑色丧服男子这时也注意到了迷雾里的气息,当下点了点头,提醒道:“三分气在千般用,一旦无常万事休,这里面藏着的人乃是生人,咱们无权过问,还是不要招惹是非才好。”
“何况非常人是不可能有菩提莲护身的,这两人绝非寻常之辈。”
“嗯。”
白色丧服男子也是会心的点了点头,二人头也不回的朝着前方疾步而去,那位被铁链锁着的男子自然是紧随其后,也就一眨眼的功夫,三人已经完全消失不见。
惡魔傳記
“呼……”
看到他们的身影远远的消失之后,裴无名这才忍不住深呼吸一口气,方才那一瞬间似乎比他一个月的时间都难熬。
“他们应该走了吧?”裴无名压低了声音,躲在迷雾里轻声询问。
“嗯。”
青鱼冷静的点点头,回应道:“幸好咱们有菩提莲护身,否则这回可能就已经被黑白无常的马魂魄给拘走了!”
“他们就是大名鼎鼎的黑白无常?”
裴无名闻言不由得有些哑然失笑,想不到在他的有生之年,居然还能遇到传说中的黑白无常,这倒也算是一件奇闻了。
“没错,他们就是黑白无常。”
青鱼淡定的笑了笑,反问道:“方才是不是被吓到了?”
“确实。”
裴无名尴尬的咧了咧嘴,苦笑道:“方才那黑白无常身上的阴寒之气,差点就把我给冻僵了,幸好我体内有雀灵传我的五十年功力,而那五十年功力是火烈鸟身上的先天火火之气组成,所以能抵御寒气,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知道怕了吧?”
青鱼伸手拍了拍裴无名的肩膀,分析道:“也幸好方才你没有发出声音,否则咱们一旦被揪出来,那可能就会被黑白无常直接拘魂,因为这黄泉是一个三不管地带,在这里就算黑白无常把你的魂魄给拘了,你也没有半句可抱怨的。”
“确实有点怕了。”
裴无名无奈的点点头,沉声道:“原来以为下到地府就可能直接见到阎王和判官了,哪里料到还有这么多的曲折路要走。”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黑白无常也只是两个鬼差罢了,难道他们的法力还在你之上吗?”
“如果被他们发现的话,咱们能不能尝试着与他们斗一斗?”
“你在想什么呢?”
青鱼闻言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嘲讽道:“人家黑白无常虽然神格不高,但却是道道地地受人间香火的正神,其修为至少在两千年以上。”
“你认为我一个三百年的小鱼妖,有能力和黑白无常斗法吗?”
“幸好金莲仙子有先见之明,赠送了咱们菩提莲护身,这才让黑白无常忌惮三分,否则咱两可能早就已经死拘魂了。”
“好吧。”
一听这黑白无常居然如此厉害,裴无名瞬间也有一些慌了。
“那方才那个红发妖人,又是什么来头啊,我怎么感觉他像是一个假道士啊?”裴无名略微皱了皱眉头,朝着红发男子逃遁的方向望去,一脸的迷茫之色。
“他确实是一个道士。”
青鱼咬了咬牙,生气的抱怨:“若我没有料错的话,他早年应该是一个正派宗门的道士,但可能想要修练长生之术,所以才会步入邪魔之道,最后沦为人人喊打的妖人。”
“估计是为了躲避同道中人的追杀,所以他藏在了这黄泉路上,毕竟这黄泉路上无生魂,他躲这里肯定是最安全的,那些正派宗门的人肯定不会想到他会躲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
“不过……”
说到这里青鱼又话锋一转,分析道:“此人必然是一早就发现你身具仙骨,并且也想觊觎我的三百年功力,所以才会出来对咱们死缠烂打的,若我没有料错的话,接下来的路上,他还会不定时的出来偷袭。”
“那怎么办啊?”
裴无名心中一惊,疾呼道:“这里可是他的地盘啊,方才他还说自己在这里生活了六十多年,对这里肯定是无比熟悉的。”
“何况接下来咱们在明,他在暗处,这是不是有些太危险了”
“那有什么办法?”
青鱼无奈耸了耸肩,苦笑道:“此人心术不正,而且肯定也是一个无所不用其极之人。”
“咱们除在路上多作防范之外,别无他法。”
“那倒也是。”
重生1994之足壇風雲ⅱ
既然青鱼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那裴无名也就没有什么可多说的了。
当下二人收拾了一下心情,然后疾步朝着方才黑白无常离去的方向奔去。
这一次二人可能也都心里有一些心事吧,所以路上并没有说话,而且奔走起来的速度也快了许多,不像之前那样再慢吞吞的前行。
所以大约也就用了一柱香左右的时间,二人已经来到了黄泉路的尽头,
前方一阵明灭不定的光芒闪过,随着一座看起来相对比较高大的山峰出现在了二人的面前。
这座山峰看起来海拨比较高,而且山上的腥臭之气很重,更渗人的是这座山峰下面居然还到处都堆着白骨。
“这……这是什么地方啊?”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白骨呢?”裴无名眉头一皱,诧异的嘀咕了起来。
“黑狗山。”
青鱼略微一皱眉头,沉声道:“这就是人在死后必经的黑狗山。”

7pe14人氣玄幻小說 重生東遊記笔趣-第1085章 壽元已盡推薦-24sll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望着张果老离去身影,再回想起他临别那一句“天庭再会”,莫名的让裴无名对云层后面的那个世界多了一些神往的激动。
棄妃拒寵:本宮今夜不侍寢 我是囧囧
等到张果老一走,屋子里变得空荡荡了起来,裴无名一个人坐在诺大的草庐之中,还真有一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所以百无聊赖之下,他索性到山中走动了起来,想要看一看这荔枝山的全貌究竟是什么样子。
在山中兜兜转转的大约走了十里路左右,忽然听到前方有流水的声音传来,心中好奇之下连忙往前跃去,在穿过了一片树林和一片草地之后,一个诺大的湖泊忽然出现在了裴无名的面前。
“咦……”
“这里怎么会有一个这么大的湖啊?”裴无名面色一喜,连忙跃到湖边四处打量了起来。
观察了一番之后,发现湖中并没有太多的什么植物生长,只是湖的正中央有一株巨大的莲花罢了。
如今恰逢莲花盛开,只觉一股清香的气息从那莲花里面飘散出来,闻之令人欲醉。
“这个场景怎么如此眼熟?”
裴无名眼珠子微微一转,回想起之前梦里的那个场景,顿时有些心惊不已。
他万万也没有想到,之前在梦里出现的东西,如今居然真的看到了。
之后他再略一思忖,立即明白了过来,这可能就是之前听何泰和青鱼提过的万绿湖。
只是之前何泰和青鱼都曾说过,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要往万绿湖跑,但没有想到他今天兜兜转转居然来到了万绿湖,这确实很有意思。
“既然来了,那我就到处走走看看?”
念罢,裴无名迈开步子,朝着四周漫步而去。
“哗啦……”
岂料他刚一迈开步子,立即听到一阵水花响起,然后一条巨大的青鱼从湖中跃出来,化作一道青光飘到了岸上,等到落地之后,已经幻化成了人形,赫然便是青鱼精。
“裴无名,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青鱼看清楚了岸上的人之后,当场诧异的询问了起来,之前他曾强调过,不让裴无名来万绿湖的,哪里料到他还是自己跑来了。
“我在林中散步,无意识走过来的!”
裴无名尴尬的挠了挠头,苦笑道:“先前在树林里散步的时候,听到这边有流水的声音传来,于是就过来看了看,哪里知道这就是万绿湖啊。”
“如果知道这是万绿湖的话,我肯定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啊。”
“哦……”
听裴无名这一解释,又联想到裴无名这个人的人品确实也没有问题,便相信了他的说法。
“那我现在离开吧,以后不准来这边了,金莲仙子不喜欢外人到万绿湖走动,平日里这里都有结界守护着,寻常的凡人是进不来的,你还是个例外。”
“这样吗?”
裴无名闻言不由得苦笑:“既然如此,那我就先离开了……”
“对了……”
说到这里他又话锋一转,嘀咕道:“晚上你到草庐来一趟,我想就春花的事情跟你商量一下,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明天何员外应该就会亲自登请相请了,到时候咱们商量一下看怎么将何员外父子绳之以法……”
“放心吧。”
青鱼冷静的点了点头,朗声道:“这件事情金莲仙子已经有应对之法了,而且她传了一门法术给我,明天专门用来对付何员外,保管叫他无所遁形。”
“你今晚回去好好的睡一觉,明天咱们要大干一场了。”
“那太好了。”
一听金莲仙子也插手这件事情了,裴无名哪里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当场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往山下的方向行去。
不过在转身的刹那,却忽然看到湖面一个女子的身影恍了一恍,这惊鸿一瞥之间,竟发现那女子清丽无比,周身仙气弥漫,乃是个不可多得的绝色女子。
不过那名女子也仅只是身形一恍,就匆匆的消失于湖面了,以至于裴无名也并没有看清楚对方具体的形体和容貌。
巫道真解
按裴无名以往的性格,他肯定想要探个究竟的,不过此刻还有青鱼在催促着他下山,他也就没有办法再逗留了。
当下有些不太情愿的下山,独自一人回到了荔枝山的曹溪草庐之中。
等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逐渐的有些暗了,太阳也已经西斜,整个荔枝山即将被笼罩于黑暗之中。
裴无名匆匆的弄了一个食物果腹,之后便坐在正厅之中饮茶,等待着青鱼的到来。
也就饮了半盏茶的样子,天色便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不过青鱼去并没有出现,整个草庐之中静悄悄的,看不到半点的异响。
“呼呼……”
就在裴无名心中猜疑之际,忽然一阵阴风从屋子外面吹来,几乎将他桌子上的烛火都给吹灭。
“什么人!”
多年的职业生涯让裴无名有了一颗警觉的心,一看这阴风来得不是时候,他就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不速之客到来了。
心中猜疑之下,他连忙将一枚诛邪符置于袖口,然后身形一跃,从那屋子里跃到了草庐前方的空地上。
等到落地之后再定睛一看,明亮的月色之下,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临溪而立,此时只能看到她的一个背影,似乎身材还颇为苗条,但由于背对着裴无名,所以看不到他的容貌,只是隐约感觉应该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子。
“来者何人?”裴无名站在原地,冲着那名女子询问了起来,声音虽然还算平静,但其实裴无名的内心已经有些忐忑不已了。
此时裴无名就算再傻,也隐隐感觉到此人极有可能就是女鬼春花,否则寻常的凡人女子怎么会大半夜的跑到荔枝山中来走动呢。
最重要的是,在这个女子的背影里,裴无名看到了一丝丝虚无,这并不像是一个肉体凡胎会有的感觉。
“怎么不回答?”
吞噬星空
“再不说话我可要走了!”裴无名眉头一皱,冲着那女子呵斥了起来,同时又迈开步子,打算转身返回草庐之中。
虽说他如今已经有了诛邪符,但他毕竟也只是一个凡人罢了,在面对鬼怪的时候,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发虚,再加上青鱼又不在,他一个人未必真能应付得了春花。
所以心中多少还是有一些打退堂鼓,当然换一个角度说,他这也是以退为进,毕竟他不能一直杵在这里啊,不管是前进还是后退,他总得有所行动,这样才正常。
“别走!”
就在裴无名将要转身的刹那,女子忽然开口说话了。
声音听着很缥缈,若有似无的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说完这句话之后,女子第一时间将身子转了过来。
裴无名连忙定睛一看,目力所及之处,赫然发现来者真的是女鬼春花。
不过令裴无名有些疑惑的是,此时的春花与昨晚那个七孔流血的春花又有所不同了,今天的她看起来十分干净整洁,脸上并没有半点的血迹。
此时借着月光一打量,发现春花虽然穿着朴素,但确实是面容清丽,比寻常的村姑要美得多。
裴无名确实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小山村里,居然还有如此清丽的女子,这也就难怪何员外和他儿子都觊觎春花了。
只不过非常的可惜,如此清丽并且年轻的一个女子,却已经香消玉殒了。
“你是春花?”裴无名眼珠子微微一转,饶有兴趣的询问起来。
“嗯。”
女鬼微微一点头,苦笑道:“我就是女鬼春花,昨天晚上冒犯了裴公子,还请裴公子见谅才好。”
“哦……无妨。”
裴无名洒然一笑,回应道:“所谓不打不相识,咱们能认识也是一种缘份,你也不用想太多了,昨天的事情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那就好。”
春花见对方并没有生气,于是缓步往前走了过来,并冲着裴无名嘀咕:“裴公子,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你不用说了,我肯定会帮你伸冤的,你的冤情我都已经知道了!”
“明天我保管叫何家父子无所遁形……”
“不是这件事!”
不等裴无名把话说完,春花却已经匆匆打断了他的话,接着又疾声道:“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也知道你肯定会帮我伸冤的,我从其它的孤魂野鬼那里已经得知,你就是当今大理寺的寺卿,乃是一个极为正气的人。”
“并且我还知道你身具仙骨,与寻常的凡人完全不同,所以我想请你帮一个忙……”
女配重生 姐不是吃貨
“什么忙啊?”
裴无名眼珠子微微一转,一时间还真有些搞不明白春花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从裴无名的角度来看,春花最大的问题不就是把何家父子给绳之以法,从而洗刷自己的冤屈吗?
这也是春花变成厉鬼的原因啊,难道除此之外,还有比这更重大的事情吗?
“我想请你救活何元何公子……”女鬼春花缓缓说出了这句话。
“什么?”
裴无名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何元不就是被她弄死的吗,怎么现在突然又说要救活何元呢?
先不说他裴无名有没有这个能力,单就春花这种行为,就已经让他有些想不通了啊。
何况救一个死掉的人,这也太难了吧,反正裴无名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怪事。
“你要让我救何元?”
“我没有听错吧”为了确认自己并没有出现幻听,裴无名又强调了一次,而且特别认真。
“你没有听错,我就是想求你帮我救何元!”春花重重的点了点头,看起来一本正经。
“好吧……”
裴无名无奈的耸了耸肩,苦笑道:“何家父子不是你的仇人吗,你怎么突然要我救他?”
“因为我杀错了人!”
春花一脸错愕的望着裴无名,无奈的回应:“原本我想杀的是何君这个小人,我连他房间的地形都勘探好了,就等着一击即中。”
“哪里料到当天晚上,何君鬼使神差的和何元换了一个房间睡觉,我当时也没有想太多,直接用一道鬼气击杀了床上的人。”
微風漫桑榆
“等到杀死了床上的人之后,我才知道那是二公子何元……”
“而何元并没有伤害我,相反,我在何家当差的时候,他还三番五次的帮助过我,不让别人欺负我,可以说是我的恩人。”
“如果没有他的话,我可能早就已经被何君给欺负了无数次,所以把二公子何元杀死之后,我心里一直都很愧疚,但是我法力有限,根本没有能力救回他,就只能过来求你救命了!”
撒旦不好惹 花海未央
“这……”
裴无名尴尬的挠了挠头,嘀咕道:“你没有那个法力,我也没有那个法力啊,我一个凡人怎么能救已经死了两三天的人呢?”
“再者说了,人死不能复生,我也没有办法啊……”
“不,你有办法!”
春花当场便疾声道:“你身具仙骨,那就有能力下地府走动,地府的鬼气也伤不到你,而且地府的鬼差也不敢拿你怎么样!”
“啊?”
“你这是要让我下地府去抢回何元的鬼魂吗?”裴无名几乎快要被这女鬼给吓出冷汗来了。
虽然说大龙女和张果老都说他有仙骨了,但这仙骨到底是什么,他一无所知啊,而且就算有仙骨又怎么样,他现在就是一个道道地地的凡夫俗子罢了。
到了地府别说是抢回何元的鬼魂了,恐怕到时候连自己的小命都要交待在地府。
“不是抢他的鬼魂。”
春花急忙摇了摇头,沉声道:“他的魂魄目前虽然已经到了地府,但却还没有进入,更没有被写入阴册之中,所以他现在还有一些机会可以还阳。”
“只要你能进入地府,并且翻看生死薄,看看何元的阳寿尽了没有,如果没有尽的话,你就求阎王让何元的魂魄跟着你返回阳世。”
“如果他的寿元已尽,那就算了……”
“这……有点难度吧……”
裴无名苦笑一声,反问道:“你这个忙我并不是不想帮,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帮啊,先不说我能不能下到地府之中,就算我下去了又怎么样呢,我一个凡人还能和阎王谈条件吗?”

8w6cp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東遊記 起點-第1083章 這事我包了展示-4ck5s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但是没有想到,他居然坏到连只有十五岁的春花也不放过,以前在何父的时候,他就时常趁着没有对春花动手动脚,让春花受尽了屈辱,这些事情春花回来的时候,都曾给我们说过。”
“本来大家都劝春花不要再去他们家做丫鬟了,但是春花父亲的病实在实耽搁不得,只有不断的吃药,才能保住性命。”
“春花为了给她父亲治病,只能继续到何府去做丫鬟。”
帝少老公難伺候
“不过这一次她强烈要求换一个人伺候,不想再伺候大少爷,想要伺候二少爷何元。”
“但是何家老爷并没有同意,反而将春花要了过来,给他自己当贴身丫鬟。”
“原来春花还以为自己终于逃出大少爷的魔掌了,哪里料到这个何员外爷比他儿子还不是人。”
“在春花伺候他的第二天,他就把春花给玷污了!”
“事后还威胁春花,不准春花告诉任何人,否则他就把春花赶出去,这样春花就没有钱给她父亲治病了。”
“春花只能忍受着何员外的玷污,直到有一天,何员外出去谈生意的时候,他的大儿子何君也趁着没有把春花给玷污了。”
“如此一来,春花实在是忍受不了这双重的折磨,于是就在何府的宅子里自谥了!”
“啊……”
听到这里裴无名不自觉的闷哼一声,脑海中回想起一个花样年华的女子,就那样吊死在房间里的场景,而春花的父亲白花人送黑发人,这绝对是人间惨剧。
“那你们……没有报官吗?”望着这个自称是春花大婶的村妇,裴无名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他以前在长安城当差的时候,也遇到过很多这样那样的奇闻怪事,但是像这样投诉无门的人间惨剧,他碰到的却并不算多。
而且在他的辖区内,是绝对不会允许有这种事情发生的。
“报官有什么用?”
村妇无奈的苦笑一声,感叹道:“人家何府财大气粗,而且和县官老爷还是亲戚关系,我们当时报了官啊,后来仵作也说了是病死。”
“但家里人都知道,她是自缢身亡的,但这件事情何府的人都封了嘴,不准对外宣传,所以报官有什么用呢,这个世道不就是官官相护吗?”
“我们家春花的仇,这辈子是没有办法报了。”
“但是他们家现在死了个儿子,也是罪有应得。”
“只是可怜我们家春花那么懂事,那么孝顺,她这一走,她爹可怎么活啊?”
“放心吧。”
裴无名冲着村妇扬了扬眉,安慰道:“你们家春花绝对不会白死的,恶人有恶报,你且看着,不出三日的功夫,他们何家那些为恶之人,都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真的假的?”
听到裴无名这么一说,顿时引起了村妇的极大好奇心,她当场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望着身着华服的裴无名,忽然联想到对方是来自长安城的世家公子,他既然能说出这样的话,那说明他早就已经成竹在胸了。
说不定这个所谓的裴公子还会为他们伸冤也未必。
想到这里村妇连忙一把拽住裴无名的衣袖,追问道:“裴公子,你是不是打算为我们伸冤啊?”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全家给你当牛做马也在所不惜啊。”
“那倒不必。”
裴无名洒然一笑,回应道:“实不相瞒,我早年曾在长安城当过差,而且专门调查这些冤案,现在被我遇到了,那我当然不会坐视不理。”
異世界莊園修真傳
“你放心吧,春花的事情就包在我的身上了。”
“至于当牛做马之类的,那犯不着,以后只需要经常买咱们家的山水豆腐,帮衬一下生意就行了!”
“那没问题。”
妇人闻言连忙拍拍肩膀,点头道:“以后我们家不仅要经常买何大叔的豆腐,还会鼓动村子里的其它村民也照顾何大叔的生意,绝对不会敷衍。”
“只是……”
说到这里妇人又话锋一转,不无迟疑的说:“裴公子真的能对付得了何家吗,何老爷这个人表现和气,但他其实是个地头蛇,你一个外乡来的人,会不会吃亏啊……”
“无妨。”
裴无名不假思索的摇了摇头,安慰道:“这件事情你只管交给我便是,如果运气足够好的话,也许我还能让春花和你们见上一面,当然这也只是一个想法,目前还不能够保证。”
“现在告诉你们,是想让你们做一个心理准备。”
“我们还能见到春花?”
此时裴无名所说的话,已经完全超出了妇人的认知范围了,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居然还有机会再见到死去一年的春花。
“现在我能告诉你的是,有可能,但我不还不能完全确定。”裴无名微微笑,那清俊的脸庞看起来如沐春风。
“明白了。”
出于对裴无名的信任,妇人并没有再追问什么,之后裴无名和青鱼又到附近村子里去把担子里的豆腐全部都卖完了。
等回到村子的时候,几乎已经快要接近正午时分了,走在何泰家的屋子外面时,就已经听到屋子里传来一阵说话声,声音虽然并不算太大,但是却完全逃不出裴无名和青鱼二人的耳朵。
裴无如如今已经有了五十多年的功力,可以说方圆一百米以内的说话声,他都是可以听到的。
而青鱼就更不用说了,他可是精怪,偷听别人说话那更是轻松的事情。
“看来咱们有活干了。”青鱼站在门外微微一笑,随即嘀咕了起来。
“走,进去看看。”裴无名当然明白青鱼这句话的意思,冲着他笑了笑之后,二人往屋子里走去。
“裴公子,你可算回来了!”
二人刚走到门边的时候,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已经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这中年男子看起来也是四十多岁的样子,与何员外的年纪相差不大,但是人看起来要猥琐一点,没有何员外的那种气质。
另外此人穿的衣服也相对普通一些,并不是很华贵,不过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着,看起来倒是挺精明的,想来应该也是管家一类的人物,在这大户人家也是比较常见的。
“您是……”尽管裴无名早就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不过为了不显得太热情,他还是故作迷茫的询问,演技倒是相当不错。
“裴公子,我是何府的管家,今天是老爷吩咐我特意过来请裴公子过去喝茶叙旧的。”那管家也确实挺会说话的,明明有求于人家,却偏说是喝茶叙旧,可见此人也是见惯了各种场面,所以特别的圆滑。
“哦……”
“茶有什么好喝的?”
“何叔家里也有很多茶啊,我想喝的话,直接跟何叔喝就行了,何必跑到贵府去喝呢?”
说话的同时又抬眼扫视了屋子里一眼,赫然看到何泰和何大婶也都在屋子里,二人似乎面色并不是太好。
看到裴无名把目光投向自己,何泰也赶忙点点头,附和道:“咱们家也有很多明前茶,无名如果想请的话,随时都可以畅饮。”
“对嘛。”裴无名冲着他笑了笑,然后与青鱼一道往屋子里走去。
“裴公子,其实我是有事相求于你的。”
见裴无名顾左右而言他,这管家也知道不能再说那些场面话了,于是将心一横,朗声道:“我也不瞒着裴公子,其实是老爷让我过来请裴公子的,昨天晚上府上又发生了一些事情,老爷和夫人都被吓坏了。”
“所以让我一大早就过来请裴公子,不曾想到了何泰哥的家里之后,一个人也没有,为此我又四处问了邻居,这才知道何泰哥到了山上修剪荔枝树,于是我又跑到了山上,亲自把何泰哥给请下山来,并且在这里足足等了何公子一整个上午呢。”
“还请何公子看在我如此诚心的份上,赶紧随我到府上去吧,不然我没有办法向老爷交差呢。”
“哦……”
裴无名故作镇定的点了点头,笑道:“那可真不巧,本来昨天我是有心帮何老爷把事情给解决的,但是何老爷又不领情。”
“还有很多事情,也对我们吞吞吐吐的,让我很为难。”
“而今天我也有其它的事情要忙,所以真的很不好意思,可能今天并没有空,如果明天有空的话,我再考虑要不要去何府吧。”
“这……”
惡魔主人別惹我
管家有些难为情的望向裴无名,苦笑道:“裴公子这不是为难我吗,如果今天不把裴公子请回去的话,老爷肯定饶不了我。”
“我到时候要怎么向老爷交差呢?”
“这有什么难的?”
裴无名眉头一扬,笑道:“你回去只管告诉何员外,就说他有什么事情自己过来找我就是了,其它人我一概不见。”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回去了。”
“你帮我送送管家。”
说到这里裴无名又斜视了青鱼一眼,示意他送管家出门,虽然语气听起来比较平和,也很客气,但其实就是一道逐客令。
这管家也是聪明人,既然裴无名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那他也没有理由再继续逗留了,何况看方才何泰夫妻二人的脸色也并不是很好,显然也不是太欢迎他。
所以管家只能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开了,临行之前还假惺惺的叮嘱裴无名一定要到何府去喝茶,当然他心里肯定知道裴无名不可能赏脸的。
等到管家走了之后,青鱼这才翻了个白眼,抱怨道:“什么东西啊,请人帮忙还没有一点态意,钱不钱的咱们先不说,连他当事人都不过来,叫一个管家过来帮忙,他以为他面子那么大吗?”
“裴公子,我建议你不要去帮他了,这个何员外品行如此不端正,帮了他咱们可是要遭雷劈的啊。”
“我知道。”
裴无名冷静的点点头,沉声道:“这件事情我心里有数,你不用担心。”
“对了……”
说到这里裴无名又眼珠子一转,朝着何泰询问道:“何叔,你怎么不在山中修剪树枝,跑回来做什么啊,那个管家你不要理会他就行了。”
“唉……”
何泰闻言不由得叹息一声,苦笑道:“这何员外与我们好歹也是宗亲关系,他派管家过来,我也不能不给他一点面子啊。”
“但是我没有料到,丫鬟春花真是被他们给害死的,这太过份了。”
“一个那么年轻的生命,就这样凋谢了,若不是你大婶把昨晚春花的鬼魂显灵一事告诉我,我都不相信春花是冤死的。”
“何止是冤死?”
旁边青鱼生气的皱了皱眉,抱怨道:“以前做山精野怪的时候,就听山里的其它精怪说过你们凡人有多么的坏。”
網遊之竊玉偷香 風嵐
“但是我没有想到,你们凡人的心可以坏到这个程度。”
“尤其那个何员外和他大儿子,怎么能这样做人呢?”
“不仅糟蹋了春花,还把他逼迫至死,而那个何夫人也仅不管,还纵容她的丈夫这种行为,同样也该死。”
金牌夫人:別惹逆世依小姐
“这样的一家子,一点也不值得同情。”
“什么?”
听到青鱼这么一说,何泰顿时心里被吓了一大跳,他之前已经知道春花是死于非命了,但是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死的。
现在一听春花还被糟蹋过,顿时刷新了何泰对何员外的认知。
“你们不是在开玩笑吧?”
“这可是毁人名节事情啊,不可以乱说的!”
“当然没有乱说!”
青鱼翻了个白眼,怒声道:“这是今天我们在隔壁村里卖豆腐的时候,春花的亲婶子告诉我们的。”
“她们作为受害者的家属,难道还会胡说八道来搞乱一个死了一年多的人的名节吗?”
“真是不可思议!”
何泰坐在椅子边摇了摇头,脸上写满了震惊和尴尬。
原本他以为何员外是一个十分乐善好施,并且广结善缘的人,哪里料到他居然是这样的禽兽,想到自己以以前还对何员外那么客气恭敬,他心里就一阵的怒气。
“那你们打算怎么办啊?”旁边的何大婶此时心中更加生气,但她是一个有主见的女人,并没有被生气冲昏头脑,而是饶有兴趣的询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