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2fy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大明王冠 愛下-第六百五十章 開枝散葉纔是家族的未來閲讀-cvjfl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其实有个很根本的解决方案。
管好下半身。
再少生优生。
管好下半身……自己太委屈了,自私一点,老子穿越过来,有钱有权了还不能多睡几个美女,不符合男人的基本人设嘛。
少生优生这个可以考虑。
腹黑紈少請接招 方塊七
第二日一大早,黄昏就去了太医院医疗改革司,找到忙得焦头烂额的吕芗,在一个无人的僻静房间里,黄昏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吕哥,给点主意。”
有事吕哥,没事吕司长。
吕芗一听这称呼,就知道这位老弟有私人事情要求自己了,也没敢拿捏,他现在其实很尊崇黄昏,笑道:“有事就说,能力范围内,但无不应。”
黄昏就等他这句话,压低声音,“给点比较好的避孕方案呗。”
邪仙錄
吕芗讶然得很,避孕方法一直都有,不过从古至今,都是嫌生的不够多,哪有嫌生的多,是以很少有人用到,道:“别人有你这身家,恨不得生个十个二十个,人丁兴旺才是一个家族的象征,你现在才一儿一女,怎么着就要考虑这些事情——”
猛然住口。
反应过来,估摸着黄昏这是也了保证徐妙锦在黄府的身份地位。
立即改口,“方法有好几个,你要几个。”
黄昏大喜过望,“都说说。”
吕芗在脑海里迅速汇整,然后缓缓说道:“一,带柄柿蒂在瓦上焙干存性,压成粉,在女子月事月经干净后两天内用黄酒送服,服一次可避孕一年;二,将紫茄花十四朵置新瓦上焙干,研成细末,于产后或月事之后用黄酒一次送服,每日一次次,连服七天,屡用效果最佳;三,油菜子二十克,生地十五克,白芍十五克,当归十五克,川芎五克,以水煎之。于月事后每日服一剂,连服三日,可避孕一个月,如制成丸剂,连服三个月,可长期避孕。”
顿了下,“这是避孕的,还有绝育的,你要不要?”
黄昏沉吟半晌,“你说说吧,我了解一下。”
吕芗起身,“也别说了,我去写一份你拿回府邸保存罢,今后若是用得上最好,用不上也无妨,话说回来,你真没必要考虑这些事情,家族就是开枝散叶,就如一颗大树,只有躯干终究活不长久,必须要枝繁叶茂,才能铺天盖地。”
黄昏心头一动,如醍醐灌顶。
没错。
吕芗这话有道理,一个家族要想不断的壮大,还真得开枝散叶,不过还是得确保主干的唯一性,所以自己需要的不是避孕方法。
而是一个法:家法!
不过现在黄家这点人,暂时没必要弄家法,避孕的方法还是可以先拿到,自己现在这么年轻,生太多孩子也不好。
除锦姐姐、绯春和乌尔莎外,卡西丽,穆罕穆拉还是可以先避孕。
片刻后,吕媭拿了一张写满了字的宣纸过来,黄昏接过后一看,放下心来,就怕这位大医职业习惯写一些鬼画桃符,还好,正儿八经的楷书。
收好后问道:“这些配方不会有副作用吧?”
我給女鬼墮胎
武帝弒神
吕媭笑了笑,“是药三分毒,大的副作用没有,小的么,暂时没发现,都是安全有效的方子,你也不用担心。”
黄昏颔首,正欲告辞,吕媭道:“关于地方设立医院和卫生所的事情,医疗改革司这边已经制定好了,章折已经送递到了内阁,等着太子殿下批准,你要不要去找太子和吏部蹙尚书说说?”
这事还要走流程。
竹馬之婚,老公拜托拜托 似錦如顧
等太子朱高炽和蹙义商讨之后初步定夺,再送递顺天等陛下的最终决断,尤其以吏部尚书蹙义的意见为重,他要是同意,就好实施,蹙义要是不同意,会很麻烦。
因为新建的医院和卫生所是官府性质,而按照黄昏的指示,每个医院的院长副院长,都是官,全国累计下来,这得增加好几百的官员名额。
影响最大的是吏部。
其次是户部——毕竟这些新官员的薪俸,以及家里田地的赋税,都和户部挂钩。
黄昏颔首,“这也是这个意思,准备去乾清殿找太子殿下。”
到了吏部一打听,发现蹙义已经被太子召到乾清殿去了,据接待黄昏的户部侍郎说,大概是因为医疗改革司和户部那边组建银行的人事问题,太子要和蹙尚书细细讨论。
黄昏又直奔乾清殿。
果不其然,太子朱高炽和蹙义在乾清殿大眼瞪一眼,看着户部货币改革司和太医院的医疗改革司经由内阁送递上来的折子,一脸头疼。
地方医院和卫生所,加上国家银行地方机构,全国累计要新增官员上千。
这是个大麻烦。
一则是一时间去哪里找这么多人,二则后续下来的升迁、薪俸、赋税问题,会影响到整个大明的官场,谁也不知道会造成什么后果。
不过此时的朱棣钦点施行,所以朱高炽和蹙义的意思还是增设官员名额可以,但可以适量削减,在这些新增官员的家里田地赋税方面,采取折中方式。
黄昏到后立即反对。
要想马儿跑,就得给马儿吃草,力主要减免新增官员家里的田地赋税。
朱高炽和蹙义没表态。
最终还是决定送递顺天,等陛下裁决。
这其实已经是朱高炽和蹙义心照不宣的退步:送递到顺天,以陛下的性情,很可能是会减免新增官员家里田地的赋税。
这也是隐晦的给了黄昏一个面子。
黄昏心领了。
从这方面来说,朱高炽还是让黄昏感觉到了一丝未来明仁宗的风度。
所以,当初盐官镇那一着棋,没有走错。
最后,朱高炽试探性的问了一句黄昏,“关于国家银行的命名问题,我认为有些不妥,大明中央人民银行,不能彰显它作为国家银行的身份,所以我认为应该改名为大明皇家银行,黄指挥以为何?”
作为皇室,朱高炽当然要尽力维护皇室的权威。
黄昏略有犹豫。
人民和皇家,差距很大,不过转念一想,名字以后可以改嘛,现在还是对朱家皇室让步一点比较好,免得起矛盾。
毕竟这是封建皇权社会,皇家银行确实更符合它的性质。

97qiv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王冠討論-第六百四十九章 是時候制定家法 了!分享-tcuml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不出黄昏意料,找到娑秋娜委婉的那么一说,这女子不屑一顾,说谁稀罕你个平妻么,爱谁谁,我可没兴趣。
估摸着这女子还保有着回到西域当女王的野望。
黄昏其实有点失落的。
在古代男女之事讲究个名正言顺,没有名分,很多操作都无法施展。
果然,娑秋娜看见黄昏脸上的失落,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暗想着男人果然都一个样,没好气的说既然我连名分都不要,也就不稀罕你那软趴趴不超过三息的玩意儿,所以你也就别再惦念着白嫖了,之前的事情,咱们就当是一夜梦游了罢。
还想白嫖我?
我一个小姑娘,不要尊严的么!
娑秋娜确实还是个小姑娘,现在都还没到双十年华。
黄昏闻言也不含糊。
反正老子没白吃亏,不过是白嫖一次和白嫖无数次的差别而已,况且你娑秋娜虽然美,但乌尔莎、卡西丽和穆罕穆拉也是各种热巴和娜扎……
老子没必要死皮赖脸。
不过还是不能把娑秋娜放到黄府外面去,毕竟是以后西域布局的重要棋子,必须完完全全掌控在手中,至于宝庆那边,由得娑秋娜去带“坏”了。
反正头疼的是朱棣。
找妹夫这种事情,我看他朱棣今后去哪里找个男人来匹配小宝庆,又有哪个男人能受得了小宝庆身上的恶魔属性。
接下来两日,黄府大喜。
吴李氏的敕命和徐妙锦的诰命同一天颁布下来,黄府大肆庆祝一番,是夜为了表达对妻子支持自己的感激之情,黄昏彻夜奋战。
徐妙锦还是有些放不开,妊娠纹依然是她心里的痛。
第二天纳妾绯春。
既然是纳妾嘛,相当于新婚,洞房花烛夜肯定是要在一起的,是以黄昏又折腾了一晚上,不过受限于身体精力,一战后一夜到天明。
第三天纳妾乌尔莎。
黄昏已经有心无力。
不过乌尔莎可是深谙媚术的,有了名分成了黄昏的女人,情绪兴奋,稍微那么一撩拨,黄昏就稍息立正了。
得,又鏖战。
然后……然后黄昏就萎靡了三天,看见女人大腿就想吐的那种萎靡,黄昏一度觉得自己完犊子了,纵欲过度导致没感觉。
陰陽鬼盜
我要做明君 兩只兔子
在计划休养的最后一晚上,吴溥在他的院子里摆了一桌,喊上黄昏夫妻去喝酒。
陪同的有婶儿吴李氏。
其余人一个不见,显然吴溥有比较重要且私密的事情要说。
果不其然,酒过三巡,吴李氏和徐妙锦在一旁闲话家常时,吴溥沉吟着道:“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做自家孩子,看见你如今做到的功绩,我这个自诩叔父的人,也颇为欣慰,不过有些事我还是要说一下,你也别怪我多嘴。”
黄昏笑而谦虚的道:“没有叔父的教导,我也走不到今天。”
龍翔杏林 夜的邂逅
吴溥抿了口酒,笑道:“这事吧,其实也算不上大事,不过长远来看,又确实是个大事,黄昏,你可知道汉武帝提出来的推恩令?”
黄昏笑道:“自然是知道的,叔父难道是想让我用这个推恩令来帮助陛下削藩?”
没必要啊。
如今朱棣削藩进行得很隐晦,但有声有色,没必要采用推恩令。
吴溥摇头,“和政事无关,我的意思,是汉武帝利用推恩令,让汉朝的藩王一代不如一代,偌大的家业逐渐被分化成无数细支,最后轰然倒塌。”
黄昏莫名其妙,“叔父,这本是政治手腕,怎么又和政事无关。”
吴溥呵呵一笑,“我的意思是想告诉你,你如今已娶妻,且有一儿一女双胞胎,又已经纳妾,且家里还有十个家姬,其中少不了也会有成为妾室的人。”
亂世鳳謀
黄昏越发茫然了,而且有些尴尬,“叔父,我知道轻重的,不会纵情声色。”
也对。
叔父黄观远在顺天行部,就只有吴溥作为叔父来管一下自己,免得少年得意,纵情声色而不断的走下坡路。
但这和推恩令有个毛的关系。
吴溥见黄昏总以为自己要教导他,索性直说了,“我倒是不担心你控制不住自己,这不有徐妙锦在吗,有她主内我就很放心了。”
说到这看着徐妙锦笑了笑,徐妙锦急忙起身,应道:“叔父说的是。”
吴溥摆手示意她坐下,继续对黄昏说道:“我的意思是说,你现在有了偌大的家业,而且这份家业还会继续壮大,现在你有了一儿一女,不过还要纳妾,以后绯春是不是要生孩子?乌尔莎呢,是不是也要生?说不准还会娶一两个平妻,到时候也要生,甚至还会再纳几个妾,三妻四妾之下,孩子只会越来越多,等你老后,膝下孩子岂会得有二三十个子女,二三十个骨肉,等你两腿一蹬,这偌大的家业就会像推恩令带来的后果一样,四分五裂,所以黄昏啊,叔父是你想提醒你,要仔细考量一下黄家在你这一脉的未来了。”
黄昏悚然动容。
确实是个问题。
当下大明,没有避孕套,也没有安环这些避孕措施,记得看过一部甄子丹主演的电影,里面避孕竟然是用鱼泡。
想想就觉得无法接受,这尼玛是和鱼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春梦。
所以要想避孕完全是靠男人的主观能动性,可巫山云雨的时候谁能次次都忍住?
况且在外面哪有在里面爽。
如果自己真的三妻四妾了,等七老八十了,没准真又二三十个小兔崽子,到时候自己两眼一闭,辛苦打造的产业,岂非要四分五裂。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其实在古代,这个问题很好解决,嫡子有继承权,庶子没有。
但自己骨子里是个现代人。
对每一个儿女都会一视同仁,不敢苟同这种方式。
想了想,“叔父,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会找机会暗示提点绯春和乌尔莎她们,豆芽作为黄家后人嫡长子的位置,绝对不容许撼动,但同时,其他庶出的子女,也将享受黄家的所有恩荫,并且有能力的人,也能从豆芽手中拿到一些决策权。”
一个家族,需要一个核心人物,这个人物目前来看,肯定是嫡长子黄豆芽。
但一个家族,还需要很多的人帮忙,毕竟这偌大的商业帝国,靠黄豆芽一个人来的话,大概很快就会日薄西山。
所以需要开枝散叶,同时其他子女也要尽力守护家业。
至于以后黄豆芽不喜欢商场,喜欢仕途或者科学研究,没关系,到时候再从其他子女中找一个有能力的人来挑这个大梁。
吴溥哈哈一笑,“我就是这个意思。”
黄昏一口将杯中酒饮尽,看了一眼妻子,笑道:“这个事主体上就这么定下来,细节方面我还要斟酌一下,不能寒凉了亲人啊。”
首輔大人寵妻日常 宋家桃花
都市封魔錄
家族的长久昌盛,确实是个问题,需要制定出一个制度来保障。
家法。

wx4il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大明王冠》-第六百四十六章 攻堅龍門賬鑒賞-cr9lo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银行发展的路上,总会有各种拦路虎。
不能退却。
只能迎难而上,将这些问题一个一个的解决,直到有一天,银行作为全国金融系统不可或缺的角色,成为后世那般完美的存在。
这需要时间来发展,好在自己年轻,有的是时间。
巡查完银行,黄昏又找来赵芳生、张凤阳、苟布三人,去检查了蚍蜉义从,从他们的驻地到日常训练,乃至于每个人的心理状况,家庭情况都一一了解。
獵艷無雙 賣藝
最熟悉的陌生人 純潔的薔薇花
毕竟都是明教出身,必须确保他们的稳定性,而确保蚍蜉义从的稳定性,自然是从待遇上着手,收买人心那个套路不适合大量人群。
所以只能确保他们待遇,能让蚍蜉义从没有重操旧业的想法。
戰衡陽
毕竟现在最怕蚍蜉义从监守自盗。
巡查完后,黄昏又将赵芳生几人喊到一旁,小声叮嘱了些注意事项,又关于蚍蜉义从的军纪方面说了一些事,一个原则:严惩重赏,恩威并施。
忙完诸事,黄昏和沈熙礼去了时代商行总部,要商讨关于在应天组建扶摇会馆的事情。
女人,你惹火我了
和顺天一样,依然是私人手笔。
双方落座之后,沈熙礼的助手捧茶上来,还没喝茶,就见沈熙礼家的小兔崽子跑了进来,喊道阿爹阿爹,关于记账的事情我有点想法嘞。
沈熙礼没好气的道:“你个嘴上无毛的小屁孩能有什么想法。”
这是当爹的心态。
再大的孩子,在他们心里始终是孩子。
实则是沈忆文已经十来岁,和吴与弼一个年纪,小也不多,又钻研算学,这些年跟着沈熙礼学了不少,也经常去烦扰梁巍生。
梁巍生对沈亦文也喜欢的紧,但有所问,无所不答。
是以还很年轻的沈忆文,去算学方面的造诣,并不弱,至少整个时代商行的所有账房先生,说能稳压住沈亦文的不过双手之数。
沈亦文这才注意到黄昏,笑道:“黄昏哥哥也在啊。”
首席惡魔的律師妻
黄昏笑了笑。
他其实很喜欢上进且有礼貌的孩子,沈亦文和吴与弼一样,都有良好的家教,又都还没社会的染缸污染,没有功利思想,单纯如白纸。
道:“你说说看你的想法,若是有用,我就让你爹和梁巍生梁先生改进,之后在时代商行运用。”
她與黑夜盡纏綿 遠兮
沈亦文笑乐,“好啊好啊。”
慕慕若子
于是接着说道:“我近期在这边观察了许久,发现咱们商行的账目繁多,而且很乱,容易出现各种纰漏,所以我一直在想,有没有可能简化一下,我捉摸了好久,终于有点思绪,我们可以把账目归类记载,进、出、存三个类别,分类记载,这样在核算的时候虽然会有重复账目,但有条有理,能一一核对,不会出现纰漏。”
黄昏心头一颤。
他想到了一个东西:龙门账!
对于龙门账,黄昏在穿越之前并没有做过生意,只是在某本历史小说中看见过,有那么一定丢的了解,似乎起源于明末清初。
反正肯定比永乐年间的记账法更先进。
可以尝试一下!
我的絕美校花老婆
正好是有梁巍生等一批账房先生,再找一群精通算法的人,没准还真的能提前搞出龙门账,那可真是商界福音。
龙门账的优越之处,不仅仅是简单不出错,还能有效的控制内贼。
当然,这是理想状态下。
甚至上哪怕是在二十一世纪,会计要是不怕违法犯罪,要弄钱用也是有各种手段,要相信一点,只要有蛋糕,老鼠就会用尽一切办法去偷食。
不过,它还具有很多黄昏说不出来的意义,笼统一点,龙门账的出现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想到这里笑道:“不错不错,很有建设性,这个事情我也考虑过,既然亦文提出来了,那此事就摆上日程,老沈,你去通知梁巍生,让他牵头,组织十来个账房先生,再聘请一些精通算学的人到时代商行担任顾问,这些顾问当下是搞出你家小子这个新的账法,以后则是时代银行的数据分析师。”
沈熙礼,“数据分析师?”
黄昏没有解释,“按照我说的做吧,对了,亦文对这个感兴趣,你要是没意见,就让亦文也参与到这件事中罢。”
沈熙礼当然没意见。
沈亦文大喜过望,“真的吗?我也可以?”
雷帝逍遙遊
黄昏哈哈一乐,“这本来就是你提出来的,当然得有你啊,而且我在这里保证,一旦这个账法定制出来推广到整个时代商行后,若是有益,我会给你奖励的。”
沈亦文嘿嘿乐笑,奖励什么的他不感兴趣,但是能参与这件事他很感兴趣。
黄昏想了想,“这个由梁巍生牵头的小组,就叫龙门组,意味着账法将在这里实现鲤鱼跃龙门的跨越,所以若是研究出了账法,就叫龙门账罢。”
本来还想提点一下沈亦文,龙门账不是进、出、存,而是进、缴、存、改四类的复式记账法,转念一想,先让他们自己去摸索。
又道:“至于他们的工作地点,老沈,就安排在时代银行那边罢,方便梁巍生梁先生,免得他两头跑,毕竟人的精力有限。”
沈熙礼没有异议,道:“这事让亦文参与,不好吧?”
毒後逆天:庶女王妃
太小了。
进入龙门组,只会被人质疑是靠自己的关系,除梁巍生以外的其他人怕是有怨言。
黄昏知道沈熙礼的担忧,笑道:“人在一世,真的什么事情都要靠自己?其实我觉得很多时候,我们的努力,也包括我们的出身,成功不是偶然,而在必然之中,要知道谦虚一点,我们大多人的成功,都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之上,所以有一个好的起点有什么不好呢,其他人若是不服气,有本事让他们自己去找一个沈熙礼当爹啊!”
沈亦文有沈熙礼这个爹,那就是他活该走向成功的资本。
明末清初的龙门账是谁发明的,后世考究之中颇多争议,但这一次不会有争议了,因为一旦创出龙门账,那么发明龙门账的人中,沈亦文的名字当排在前列。
他和梁巍生等人,必将因此在史书之中被提上一笔。
也是欣慰。
要发展工业,不仅仅是制造业和材料行业方面的进步,其他方面都要有相匹配的进步,现在沈亦文的出现,意味着很多细节上面,已经在自己的影响上,向着良好的方面发展。
但是不够。
远远不够。
大明还需要人才,更多的人才,如此才能撑起一个国家的工业、科技的进步。

nssgg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大明王冠 ptt-第六百四十五章 查漏補缺展示-0xo0f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国家要发展,工业是基础。
工业要发展,农业是保障。
只有吃饱了才有多余的精力去发展工业,要在全国范围带动工业发展,还需要再等等,不过此刻黄昏打算利用一己之力,先带动部分产业为近代工业奠基。
異世之無愛魔神 魔殿無愛
此间岁月,神州若无火炬,那我黄某人,来做一片光点,但愿我用一生的燃烧带来的光明,不是十五世纪到二十世纪之间唯一的火焰!
那么第一步,便是汇聚人才。
重生之影後愛情記 青芽紅豆
顺天已经有人才馆扶摇会馆,应天的扶摇会馆也该提上日程了。
七系魔武士 龍的飛揚
建立人才馆的事情,朱棣早就同意了。
应天这边的扶摇会馆,直接操作就是,所以这一日黄昏亲自来到坐镇时代银行的沈熙礼,没有直奔主题,产业太多,时代银行这边还是要盯着些。
先巡察时代银行。
帝破輪回 醉眼紅塵
沈熙礼和梁巍生陪同,按照计划,沈熙礼在前期铺垫好后,时代银行将会由梁巍生全盘接手,毕竟账房先生出身,精通算学,在金融方面比较容易融会贯通。
时代银行的总部在应天最繁华的长街上,请京畿最有经验和能力的泥瓦工人,修建门面的两层高楼,砖瓦结构,尤其大门,采用权贵富贾采用的朱门,门前左右各有貔貅镇门。
富丽堂皇而大气磅礴。
貔貅之后的左右各有一个亭子,里面坐着两位浑身披甲手执手弩的蚍蜉义从——确保每一个来存钱的客户安全。
金枝如血
婚外密愛
走入大门,迎面而来的是业务大堂,在大堂一侧,是一位熟稔了时代银行业务的年轻账房先生,暂时担任大堂经理的职责。
时代银行建立后,黄昏正式确定了“经理”这个职位和称呼,推广整个时代银行下辖部门,至于商行其他部门,依然采用掌柜。
传统虽然还是有它的优越性,金融比较现代,还是现代化一点好。
大堂最里面,则是一间砖瓦修建的大房子,用铁修建围栏,类如当铺,不过台面和后世银行的台面一般高低,窗口前也备了椅子,甚至准备了茶水。
窗口后面,坐了十来个员工,负责办理各种业务,在其后的宽阔处,还有一群落第的精通算学的读书人——负责点钞。
然后业务部的铁门,直通时代银行后面的银库,其间层层铁门。
而在银库周围,驻守着蚍蜉义从。
五万两黄金还在银库里摆着,时代银行不敢大意,万一这批黄金丢失,时代银行就会夭折——真赔不起。
黄昏在沈熙礼和梁巍生陪同下,来到柜台前,此刻因为时间尚早,只有一位在京畿开绸缎庄的富贾来办理存钱业务。
没有带小厮来。
在黄昏的要求下,时代银行开通了预约服务,但凡来时代银行存取款的客户,若是数量超过一定金额,都会由蚍蜉义从全副武装接送,在路上保证资金的安全。
鬼鐲
看着业务部那几个负责点钞的年轻人熟练的点好了一叠宝钞,又看着柜员麻利的开好各种票据,拿出一个折子递给富贵,又保存好那位富贾的私人用章图案,最后千叮万嘱,若是要取钱,必须本人带上私人用章。
那位富贾显然是第一次来存钱,多有茫然之处,“我也很忙,有时候要用钱,不可能亲自跑来跑去,若是要让我的心腹来取钱,怎么办?”
柜员笑道:“也是可以操作的,不过还是需要您的私人用章,并且有相关人员的户籍证明,和您的一封盖章的亲笔书信,以及取款的密码。所以您一定要保存好私章,不要被人盗抢了去。”
那位富贾松了口气,放下心来,“如此甚好。”
又问道:“万一我出了意外,我不能来取钱了,我的儿孙们怎么取钱?”
柜员解释道:“这个不难,您的儿孙们可以带上官府的证明,只要证明这个钱您确实没办法来取了,您的儿孙们是可以来取的,不需要密码。当然,这里面其实很复杂,我们要对您负责,所以到时候可能会需要遗嘱之类的证明这笔钱是属于您的某个子孙,若是没有遗嘱,我们也会配合官府,选择最应该继承您财产的人,将钱送上贵府。”
富贾这才彻底放心,叹道:“你们这东家,想得真是全面,也是服气,难怪时代商行能成为整个京畿的生意巨人。”
待那富贾走后,黄昏陷入沉思。
冒牌大昏君
在存取钱方面,还是要继续优化过程,如此看来,把户籍证明改成身份证来推行,效果应该要好很多:身份证加密码,能省去不少繁琐。
还有个问题,现在存钱人的密码,柜员也是知道的,就怕柜员监守自盗,可当下也没办法发明电脑等设备,需要解决这个问题:制作出一个只有存款人知晓密码,但却能然柜员确定是存钱本人的东西出来。
一个类似鲁班锁的东西?
到时候客户到银行,找到相应的鲁班锁让他解锁便是,不过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会占用大量空间,所以此事还要再思忖。
或者由时代银行制作独一无二的密码卡,银行和客户各执一半,取款时两半如果能完美对接,就视为密码正确。
但问题也有,依然还是存钱人的保存问题,万一他们的密码卡被盗,再被伪造了户籍,就有可能导致存钱被偷取。
嫡女為妻:庶夫狠囂張
所以还是应该辅佐数字密码,而且应该大力推广阿拉伯数字——阿拉伯数字在十三世纪就传到国内了,只不过当下并没有广泛使用。
麻烦。
好在此事不急,暂时没人想来发这个横财。
自己应该未雨绸缪,利用在官场上的能力,说服朱棣或者太子朱高炽,修改大明律,增加一些关于偷取银行存款的处罚条例,而且力度必须要大,达到杀鸡骇猴的作用。
改革已在路上,律法也该相应完善。
沈熙礼却又说了个让黄昏头疼的事情:“随着时代银行打出了招牌,现在京畿权贵富贾到时代银行大额借存的人越来越多,负责上门接送宝钞、黄金白银的人蚍蜉义从有些捉襟见肘,你看这个问题要如何解决,是取消上门接送的规矩,还是增加蚍蜉义从?”
黄昏摇头,“当下还不能取消,很多权贵富贾都是存黄金白银,运送不方便,必须要人拱卫,只能增加蚍蜉义从,这个问题我去找太子解决罢。”

qmsx7火熱小說 大明王冠討論-第六百四十四章 大明中央人民銀行閲讀-cdg9x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刘忠旭叹道:“那这事还得再去找户部。”
找户部不仅仅是要钱。
得早户部了解全国的行政区划和人口分布,如此才知道具体应该在哪些地方设立象征卫生所,但最麻烦的还是钱。
仅是这一个项目,耗费的金钱就难以估量。
黄昏也心知肚明,“这事我会去找户部尚书夏原吉,此事也不可能让国家全部拿钱,还是得从当地富贾权贵身上拔点毛。”
可以外包部分出去。
医学一旦发展起来,一口一旦爆炸起来,医疗方面就是个暴利行业,那么让当地富贾和权贵入资,限定数额和时间期限的分红,等到了时间就收归国家,相当于借鸡下蛋,完全可以操作。
夜幕下的吸血鬼
但是要提防变成“莆田系”这种案例。
所以要拿捏好尺度。
赵作仁最后问道:“医疗改革司各部门都已经在运作了,只等你这边拍板,户部和吏部那边同意后,地方医院和卫生所也会施行,但是分娩器械方面的工作,你还得给点支持。”
黄昏笑道:“无妨,春节前我已经找陛下在顺天买了地皮,在等几日我会去一趟顺天,让那边建立炼钢厂,等炼钢厂有了上好的钢材,就会生产相应的器械进行换代,现在的话还是利用以前的进行改良。同时我会在蜀中那边建立一个酿酒坊,会生产大量的医用酒精。”
赵作仁和刘忠旭有点不懂,“酒精?”
黄昏笑道:“嗯,就是杀毒的,无论是再好的器械,重复使用下都会被污染,所以需要用东西来杀毒,传统是用火焰烧烤,比如针灸的银针就是这样,不过医用酒精更方便,运用也更广泛,具体原理,我今夜会写下来,明日着人送递太医院,你们可以让太医院和医疗改革司所有人学习,以后也要让全国各地的从医者统一学习。”
赵作仁和刘忠旭不明觉厉。
两人离开之后,黄昏立即回到书房,去写关于医用酒精杀毒方面的“论文”和各种用途——因为他自己也是半灌水,所以写得很难,几乎熬到半夜。
妻子徐妙锦已经睡下。
绯春一直侍候在一旁,于是理所当然,再去摸索了一番那个不曲折却很狭窄的平凡之路。
第二日日上三竿起床。
黄昏把伤势基本上痊愈的许吟叫到书房,先关心八卦,笑问道:“大年初一的那天晚上,我看你和个女子在一起卿卿我我的,当时绯春在一旁,说她叫李潋滟?”
许吟略有尴尬。
妖妃難鎖
黄昏笑眯眯的,“义兄?!”
还是你们古代人会玩啊,这不比干爹什么的更掩人耳目?
许吟沉默了一阵,“有事?”
老身聊發少年狂 絞刑架下的祈禱
想岔开话题。
黄昏哪会让他得逞,乐道:“也别藏着掖着了,我看你俩的神情,你侬我侬的很,老实交代,上元节灯会那天晚上,你夜不归宿是去哪里了?”
许吟越发尴尬,“就是……在鸡笼山坐了一夜,等着看第二日的朝阳而已。”
黄昏信了他的邪。
想了想,“你平日里大多时候住在黄府,缺少个人的私人空间,这样吧,我记得小宝庆的公主府旁边,还有个小院子空着,要不要租赁下来你暂住?这个你要理解一下,今年时代商行会用很多钱,我得省着点花。”
许吟嗯了声,“没事我走了?”
黄昏取出他那封关于酒精的原理和使用方法的“论文”,说道:“送到户部去,交给吕芗或者医疗改革司司长王立然。”
许吟立即出门,迎面撞见一个户部的人,问了下,又折返回书房,户部来人通知,太子殿下在户部等你,有要事相商。
黄昏并不意外——估摸着是关于货币改革的事情。
这段时日,关于医疗改革和货币改革的事情,自己一直参与其中,没办法,要想让大明的医疗和货币按着自己的想法改革,就必须牢牢参与其中,掌控它的进程。
于是只得马不停蹄去往户部。
太子朱高炽坐在户部尚书夏原吉的公事房里,本来就臃肿的身材,因为倒春寒穿得更厚,显得愈发的臃肿,示意黄昏免礼后,道:“父皇在去顺天之前交代过,上元节之后,着令户部按照你的建策组建一个国家银行,控制宝钞的发行和其他事宜,不知道黄指挥可有具体的施行建策。”
黄昏大喜。
货币改革,不能只有时代银行,还必须有一个国家银行来保证——如果私欲重一点,黄昏巴不得没有国家银行,这样时代银行就会成为垄断性的巨无霸。
但目光要长远。
如果时代银行成了金融界的巨无霸,朱棣哪会放心让自己如此嚣张,而且要想纸币为王,其实必须需要国家银行和国家法律来规范。
私人银行根本达不到效果。
于是颔首,“可以,殿下若是有空,我们就在此详谈罢。”
这一谈直接在户部呆到了天黑。
黄昏将后世的中央银行的具体情况,分条的述说给朱高炽听,听得朱高炽和户部尚书夏原吉两人的如听天书,不过也是振奋无比。
两人做梦也想不到,当纸币成为货币主要载体后,国家银行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功效,不仅可以全盘掌控全国的经济,还能以国家银行为载体,去掠夺外邦的金银,以及其他的一些强大功能,让朱高炽和夏原吉一度觉得,这怕不是在说书。
不过在听黄昏说完后,两人也放心了许多。
因为按照黄昏的说辞,国家银行组建起来之后,时代银行或者其他的私人银行,必须存放相当量的黄金白银到国家银行才能运营,也就是说,所有的私人银行,都在国家银行管辖之下,而国家银行也能有效控制民间纸币的量。
这进一步说明黄昏建立时代银行是为了家国天下。
要不然何至于给他的时代银行找个桎梏。
朱高炽当场拍板,让户部组建。
至于人才和官职方面,由夏元吉去和礼部尚书蹙义沟通,黄昏适时的抓住机会,要在国家银行里要了个货币规划方面的主管官职。
重生之輪回劍神 水煮金星
朱高炽同意了,反正只是规划,不伤大局。
最后取名。
惹火萌妻:首席老公強制愛
黄昏根本不假思索,说取名大明中央人民银行。
朱高炽准了。
他打算回到东宫连夜写章折到顺天,告知父皇大明中央人民银行的诸多事宜,并且会举荐户部尚书担任第一届大明中央人民银行行长,并在应天的经验和基础上,最大力度的全国推广纸币的流通和使用。
于是此事成定局。
从户部出来,黄昏走在昏暗的街头上,看着这座太平粉饰下的金陵古城,没来由的长出了口气:只要大明坚持货币和医疗改革,不论大明有没有黄昏,未来的世界肯定要不一样了。
会更美好。
这很好。
而自己要做的,则是利用自己的见识,全力的推动科技和工业的进步。
路漫漫其修远兮。

j3p3k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大明王冠-第六百四十一章 撩妹?唯有套路得人心!閲讀-sc6u4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朱棣两夫妻是吃了晚宴才走的。
黄府的小厮和丫鬟走了许多,好在厨娘尚有几人,忙碌了一下午做了七八桌饭菜来,黄府众人以及在明面上保护天子皇后的护卫、李谦,都得以入座。
席间,朱棣问黄昏,“那什么开水白菜,没吗?”
黄昏:“……”
你以为开水白菜一两个小时就能做出来?
需要一下午的功夫!
一紙合同:冷酷冥帝調皮妻
于是详细给朱棣解释,朱棣也听了进去,说等几日我要宴请六部尚书等人,你到时候去宫中指点御厨,把这道开水白菜给朕做好。
妖男如雲:女皇,收了我
黄昏讶然,“为何非得有这一道菜?”
朱棣沉吟了一阵,说道:“国家已有繁华之风,便会有靡靡之势,朕为君王,需要早些警戒臣子,那一道开水白菜,看似清汤寡水,实则内蕴丰厚,靡靡之实皆在其内。”
黄昏点头,“确实如此,这一道开水白菜耗费的食材,着实奢侈了些。”
朱棣暗道:“所以,看似清廉啊。”
黄昏哈哈一笑,“陛下真是聪慧,要知道这道开水白菜的别名,就是‘看似清廉’。”
饭后,朱棣两口子回宫不提。
黄府安静下来。
吴溥带着妻子和儿子,以及已经订婚了的儿媳妇张红桥去逛街,适逢喜庆大假,又无宵禁,是以长街之上多有灯会。
西域一众女子跟着娑秋娜出去了,小宝庆今夜买单,看这架势,恶魔一般的小宝庆,大概会成为另外一个恶魔:娑秋娜无意中说漏嘴,小宝庆想学瑜伽,还想学媚术。
也是服气。
都还是个青葱小姑娘,就在想这些事了,早熟得可怕,也不知道她如此提升自己,究竟会是哪个男人“倒霉”。
“说漏嘴”的时候,娑秋娜是在看着黄昏狡黠的笑。
女人最懂女人。
小宝庆为何对大官人总是百般戏弄,说到底,大概也就是女人心里那点小心思,很多时候,爱情的萌芽,都是这样不经意间的“勾心斗角”。
黄昏当时只能装糊涂——妻子就在身边呢。
西域女子中唯独乌尔莎留了下来。
许吟和唐青山一家也早早就去赏夜景,大官人身边没有江湖高手坐镇,乌尔莎内心不安,徐妙锦吃了饭后又回了一趟房间,投摸着擦橄榄油去了。
所以女人啊,一旦爱美起来,真的是丧心病狂。
不过……
黄昏觉得这样的徐妙锦才真实。
假装不知。
徐妙锦从房间里出来,发现黄昏、乌尔莎和绯春三人还在大眼瞪小眼,等着她一起出门去赏夜景,于是道:“我有些不舒服,绯春,你陪姑爷去玩罢,乌尔莎你留下哦,关于纳妾礼的事情,我这个当夫人的,要和你好生商议呢。”
说完对黄昏眨了眨眼。
乌尔莎惊喜莫名。
野性小妻難馴服 清塵淡出
从一个家姬到妾,看似没什么差距,实则上差距很大。
黄昏笑了笑,不置可否,不过看见绯春起身,当下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漫步在秦淮河畔。
身畔有伊人作伴。
桨声灯影摇曳在秦淮河上,述说中金陵的六朝烟雨,是历史长河里梦中一道纤柔的身形。不同于“软泥上的青荇,油油地在水底招摇”的风姿,秦淮河是内敛的,连岸边的水草,许是受了秦淮河畔那些娇柔的女子的影响,也是怯怯地摇曳。
青色天穹下的秦淮,雾色氤氲,湿透人心,历经几代繁华,于灯火辉煌中,于青楼歌声窈窕舞姿里,如此温柔而幽美。
便像一个丁香姑娘,撑着一柄古色古香的小伞,撑起一片烟雨。
很美。
有美景还有美人,那便是美色。
绯春一直很安静。
脚步轻盈,目光温柔的看着这一片盛世风光,心如平静湖泊,处子幽香夹杂着烟花的气息,无孔不入的钻入黄昏的鼻子里。
不经意间便走到了风月十四楼外面,黄昏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赛哈智和刘明风。
这俩货临窗而坐,身畔各有美人,喝酒喝得个不亦乐乎,黄昏也是服气,刘明风就不说了,功勋子弟,玩得开而且玩得起。
可你赛哈智家中是有西域妖姬的,竟然也出来偷腥。
極品暗帝
所以男人啊……
家花始终没有野花香,再美的风景,也会腻。
又继续默默前行。
身旁是他人的喧嚣,黄昏和绯春两人,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这么安静的肩并肩走在青石板路上,偶尔肩碰肩,又瞬间分开。
一如那暧昧了很久却始终没有戳破那一层纸的初高中男女。
古龍同人之惜花弄月
路很短,又很长。
閃婚甜妻,總裁大人難伺候!
一直走,一直走。
时间很快,岁月很短,黄昏的思绪渐渐从下半身飘远了,他想起了很多的故事,也想起了那些年他错过的那些女孩。
于灯火阑珊处,又见熟人。
许吟。
在许吟身畔的是一个女子,一个英姿飒爽的年轻女子,没甚脂粉气,若是披甲,便是沙场女将军,眉眼间神采飞扬。
绯春忽然轻声道:“李潋滟!”
黄昏:“什么?”
绯春笑道:“我听说过她,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咱们京畿地下势力中,最强势的人,竟然是李潋滟这个青楼出身的女子,据说整个京畿的地下势力中,陛下的话都不如她的话管用。”
黄昏震惊莫名,“难道李潋滟就是许吟口中的那个‘义兄’?”
绯春啊了一声,也很意外。
不知道许吟为何要骗姑爷。
黄昏若有所思,这恐怕是许吟的自卑心理,怕自己嘲讽他和一个青楼出身的女子走到了一起,话说,老子是那样的人吗?
须知英雄莫问出处。
再者,看两人这情形,只怕在许吟从军之前,发生了一些很有趣的事。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惹婚成愛1總裁上司,請留步
假装没看见。
和许吟错过后,走完了秦淮河畔的长街,绯春便问姑爷何时回去,黄昏想了想,“再走走吧,我想去当初投河的清水河畔看看,我想去国子监附近转一转,我还想多看看这盛世风光。”
最重要的……现在时间还早。
这么早回去,估摸着又是绯春侍候自己两口子,所以要晚点回去,争取回去的时候妻儿都已经睡下,这样自己才可以用不打扰徐妙锦的借口去睡那间想睡的房间。
书房?
不去不去,这个天气睡书房太冷。
丞相大人懷喜了
这是个套路。
和后世带妹子去看电影一定要看晚场导致不能回宿舍只能去宾馆开房一样的套路。
自古唯有套路得人心。

3xqhp精品小說 大明王冠 txt-第六百四十章 誥命夫人徐妙錦看書-jkhcu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朱棣略侧首,回看黄昏,“你去?”
嘴角浮起笑意。
意味深长。
老子敢把你这小子放到漠北去治理草原?别到时候你小子整合了整个漠北,然后顺势南下,学那成吉思汗,老子可就成了朱家罪人。
让黄观去都比让你去安全。
黄昏耸耸肩,“没人去的话,微臣愿意去为陛下分忧解难。”
朱棣哂笑,“会没人愿意去?”
妖精相公太磨人
若真的打下漠北,那么去治理漠北的人,其身份、地位,都将是整个天下仅次于天子的人,甚至可以不将太子放在眼里。
注定要抢破头!
不过话又说回来,漠北不比安南,没点能力的人去了也白去。
想远了。
现在还没对漠北用兵就开始考虑战后工作,是黄昏太飘,关键这小子还把自己也带飘了,想到这没好气的道:“此事且不提,你认为交趾那边,后续应该如何操作?”
黄昏想都不想,“再有几个月,就可以过去开分矿,甚至可以考虑在交趾暴兵了,到时候打漠北我们就用一波流。”
朱棣:“???”
一脸懵逼。
暴兵我理解,开分矿是什么意思,一波流又是什么意思。
黄昏没有解释,看着周围喧闹的人群,忽然喊住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小贩,卖了两根,又拿一根递给朱棣,“陛下要吗?”
狗儿今日没跟随朱棣,近侍是从杭州回来的李谦,见状立即蹙眉,拦在朱棣身前。
来路不明的糖葫芦,也敢给陛下吃?
黄昏你好大的胆子。
朱棣却笑了笑推开李谦,接过糖葫芦,“我其实不喜欢吃这个,更喜欢画糖。”
黄昏呵呵一笑,“我都喜欢。”
都是童年回忆。
还别说,走不出几步,还真看见一个画糖老人,朱棣来了兴趣,站到画糖老人前面,示意要买一个画糖,老人笑问:“客官是转呢,还是买?”
画糖有两个购买方式。
一种是低价的五文钱,在一个木盘上转动一个指针,指到什么图形买什么图形,大部分都是一些蝴蝶蜻蜓小鸟之类的。
和后世不一样,没龙和凤。
还有一种则是指定图形,但价格就要昂贵一些,比如如果想要一个虎形的画糖,则需要十文钱。
朱棣笑道:“我想要的,你能画出来么?”
每一个画糖老人,都是丹青高手。
画糖老人笑道:“客官且说说看。”
朱棣示意李谦掏出一枚碎银,欲要递给画糖老人,还没说话,就见黄昏拿出一张一两的宝钞递过去,笑道:“给我家老板来一个千里江山图!”
……
……
每一个男人的内心,其实都是男孩。
朱棣很少出皇宫。
这天下午,便和黄昏一直晃晃悠悠的游荡在京畿的大小角落里,看膝下子民的幸福,感受到自己打造出来的盛世雏形,整个身心都洋溢着成就感。
徐皇后也是。
而每一个女人,其实心里也住着个小姑娘。
大年初一的下午,徐皇后在黄府和娑秋娜杀了天昏地暗,本来一直在数钱的她,情绪有些不高涨了,好在后来徐妙锦过来,发现这个状况,于是拉着娑秋娜去上厕所,低声叮嘱了几句。
天武霸皇 白竹
倒不是说为了拍马屁,而是让长姐高兴。
长姐身体不好。
心情愉悦,也许就能让长姐身体更健康呢。
于是娑秋娜后面就各种输。
婶儿吴李氏手气一直不好,她也更看得透世事,很是淡定的输钱给钱——眉头都不眨一下的,反正不差钱。
乌尔莎则纯粹是送钱的耙耙菜。
夫難從命 昭昭
于是在华灯初上的时候收场时,徐皇后数了数面前的铜板,发现小赢了十二文,高兴地满脸绯红,就好像赢了一个春天。
恰好看见丈夫和黄昏归来,徐皇后便呵呵的跑道丈夫身前,像个小女孩踮起脚,把十二个铜板放在朱棣眼前炫耀,“看看,看看,我赢了哟。”
朱棣看着女子眉眼之间的笑意,看着她整个身心都在飞扬的快乐,也笑,乐呵呵的道:“咱们哪能赢他们的钱呢。”
徐皇后一想也是,满眼都是狡黠,“那就发红包哇,我没钱哟。”
朱棣笑容灿烂。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就是个普通男人,守着妻子的幸福,也是他的幸福,大手一挥,“赏罢,赏罢。”看着娑秋娜,“你想要的赏赐,朕现在给不了你,自己找黄昏要去。”
娑秋娜笑而不语。
他?
他貌似也给不了,毕竟他无法给自己想要的爱情——尽管两人之间已有夫妻之实,至于更想的回归西域为女王,太遥远了,暂时不敢去奢望。
朱棣又看向乌尔莎,“朕做主,出了正月,让黄昏为你举办纳妾礼。”
乌尔莎谢恩,心里开花。
朱棣看向婶儿吴李氏,“吴溥现在官阶和功绩不够,也没办法给你诰命,钱财什么的太俗气了,所以就敕命,敕命为八等安人罢。你家吴与弼若想入太学,或者想去科举,随时让吴溥来找朕便是。”
诰命和敕命一共九等。
五品及以上为诰命,五品以下为敕命,有俸禄,但无实权,封赠官员首先由吏部和兵部提准被封赠人的职务及姓名,而后翰林院依式撰拟文字。届封典时,中书科缮写,经诰敕房核对无误后,加盖御宝颁发。
所以这个敕命还需要等上元节后各部门上班才会正式发布。
实际上春节期间,天家皇室为了展示浩然天恩,会给不少臣子的妻子和母亲颁发诰命和敕命,都在节后正式发布。
吴李氏大喜谢恩。
朱棣最后看向徐妙锦,“妙锦想要什么?诰命的话……其实也可以给。”
蛇蠍醫妃 洛神123
角鬥皇帝 格鬥
虽然黄昏勉强是个五品官,但徐妙锦是皇后的亲妹妹。
有合理的规矩可以加身诰命。
被白富美倒追的日子
徐皇后没有给丈夫反悔的余地,笑眯眯的,“妙锦,还不谢谢陛下,从今以后,你可就是五品的诰命夫人了。”
黄昏是五品官职。
所以诰命是遵从丈夫的官职品阶,徐妙锦的诰命也该是五品。
五品诰命夫人,是令人。
朱棣无奈的笑,妻子虽然分得清轻重,但真正到了关键时候,心里还是装着娘家人,也罢,难得看见妻子如此开心,何况以黄昏的功绩,徐妙锦得个五品诰命一点都不过分。
徐妙锦其实不太在意这个诰命夫人。
都市神級系統 純屬那薔薇
她的身心都在一双儿女和丈夫身上。
钱不钱无所谓。
地位么……身为徐皇后的亲妹妹,开国功勋徐达的亲生女儿,就算没嫁给黄昏,她在大明的地位也不低,远远不是女秀才刘莫邪之流可以比拟。
不过有诰命比没有诰命好。
这里面的意味很重,意味着陛下和朝堂认可了丈夫这一些年的功绩,所以恩荫妻子了。
于是温婉谢恩。

ydjn5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王冠 起點-第六百三十九章 我欲是那北境之王!看書-fhd9c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朱棣反问,“那你有没有想过,大明数十万雄师,全部配备火铳和大炮,这需要何等海量的资金来支撑,国库没这么多钱。”
黄昏笑道:“所以我们要赚钱啊陛下,大明有雄师,有人口,又有火器,如果再有了经济,那一天陛下可以站在穹顶之下,笑问四海诸国:还有谁!”
朱棣也笑了,“你怕是不太明白一个道理,你黄昏赚再多的钱,这钱也在大明境内,整个国家的钱并没有因此多一些。”
这是个经济总量问题。
黄昏其实不太懂这个,约莫有那么一点算不得常识的常识:“微臣赚钱了,带动百姓也富裕了,各种开销需求是不是就大了?有开销有需求,是不是就要拉动生产力?百姓是不是就能利用资源创造出更多的物件?”
朱棣颔首,“道理是这个道理。”
黄昏继续道:“陛下别忘了,我们还有交趾,以后还会有漠北,甚至有高丽这些地方,大明境内生产的物件销售给这些地方,换回来的是不是真金白银?陛下,别告诉我到时候和这些地方做生意,微臣还必须收大明宝钞啊,没有的事,要收也只收黄金白银。”
黄金白银才是硬通货。
又道:“何况等交趾那边稳定下来,统战工作做好之后,我们就要想办法开采交趾境内的金矿和银矿了,这些东西运回来,不是我大明的经济?”
極品太子妃 圓不破
朱棣一想是这个道理,腹黑道:“只是金矿和银矿?”
铜矿铁矿什么矿,朕全都要!
黄昏也乐了,“举例嘛,当然挑重要的说。”
朱棣嗯了声,“可这也不足以支撑大明数十万雄师全部换上火铳和大炮,再者了,当下的火铳其实射程没见得比弩箭远。”
黄昏扶额,“陛下,您还没明白吗,当您下了旨意,所有雄师都要换上火铳后,我们是不是要征讨漠北,要打胜仗,是不是需要提升火器的威力?这就是需求!陛下再多投入一点资金和人力,让军器院大肆发展,我敢说火器的射程和精度,都会慢慢超过弩箭,陛下可以想象一下,到时候我大明雄师皆是火铳部队,面对敌人骑军冲锋,先是数百门大炮轮番齐射,然后又是数千上万只火铳轮番射击,敌军有再多的骑军,也只不过是送人头而已,他们甚至根本冲不到我军阵前,甚至于连我军将士的脸都没看清,就已经溃不成军了!”
这是事实,火器部队一旦成型,对集团冲锋的冷兵器阵型拥有着不可估量的杀伤力。
“至于钱么?”
“毕竟是要将所有雄师打造成神机营,这个不可一蹴而就,需要一步一步的替换,所以国库里的钱有多少用多少,慢慢来,这是个有生之年的事情。”
時光不及他情深
朱棣懂了,但他还是犹豫。
毕竟他的眼光有时代局限性,还不相信火器会真正的取代冷兵器。
是以轻声道了句再看。
黄昏也不再劝谏,等明年打漠北了,神机营立威之后,朱棣大概就会慢慢接受自己今天的这番建言,等国库的钱多了,朱棣就不会束手束脚,而是放手去发展火器。
况且火器不仅仅是火铳。
豪門傾戀,總裁的鎖情小妻 憶如冰
蜜婚:老公大人輕點撩
还需要发展坚船利炮,这才能走上星辰大海的道路,而现代化坚船利炮,离不开一个东西:蒸汽机。要不然就靠人力划桨,舰队猴年马月才能越过大洋。
好在这些东西,自己已经开始在布局了。
接下来就是等。
等郑和归来。
这一次时代商行跟随舰队下西洋,找的不仅仅是自己需要的一些东西,还要找人,人才越多越好,如此才能让科技进步。
謎海尋蹤
要不然就自己这半灌水,这辈子都别想弄出蒸汽机来。
沉默着走了十多米,朱棣忽然问道:“那按照你这个规划,是否今年之内,没办法对漠北出兵了?”
其实朱棣很想出兵。
这一两年大明境内风调雨顺,只要小地方偶尔出现一些天灾。
国民休养得极好。
黄昏颔首,“微臣以为,在神机营不到两万之数前,对漠北出兵,得不偿失,还不如埋头发展一年,让神机营有了最强的战斗力后,一举平定漠北,陛下,须知磨刀不误砍柴工啊!”
朱棣沉吟不语,许久才道:“朕再思忖思忖。”
女帝生涯 流晶瞳
不打仗,浑身不得劲啊。
朱棣又问道:“那么你呢,今年有什么打算?”
黄昏想了想,“微臣今年的打算很简单,仕途之上就不强求了,陛下愿意让微臣干什么就干什么,最主要是把医疗改革和货币改革践行下来,不遗余力的推动,让它成为我大明崛起的基础。至于私人方面么,微臣打算继续扩展时代商行,在它在大明境内涉猎的行业都能盈利赚钱,同时在盐铁方面,能帮助户部稳定住市场,最好是能在交趾那边,掌握盐铁命门,当然,这个需要陛下的意思,陛下不同意,微臣可以放弃交趾的布局。”
朱棣扯了扯嘴角,老子当然不同意。
溫寵入骨:嬌妻在上
让你当个榷商就知足了,还想掌控交趾的盐铁命门,真打算把交趾变成你黄昏的后花园么。
黄昏也知道这个过于理想化,继续道:“微臣的重心还是时代银行,要在全国铺点,利用时代银行汇聚资金,发力发展工业,尤其是时代商行下的十几个工坊,还要继续扩大,要涉及到各方行业,从而带动整个国家的进步。”
看向朱棣,“陛下,不是微臣野望,实在是大明需要微臣这样做。”
朱棣沉默不语。
黄昏最后深呼吸一口气,“一年的发展之后,神机营初具规模,时代商行有了巨大的积蓄资金,到时候微臣就可以帮助陛下北征了,一举拿下漠北,绝不拖延。”
五征漠北?
無敵屠蒼生系統
狂妃駕到:戰神王爺硬要寵 洛九殤
不存在的!
朱棣笑道:“拿下漠北之后呢,谁去治理?”
黄昏等的就是这一句:“微臣愿往!”
你朱棣是大明的天子,我没办法也不能取代,但我也不愿意永远生活你的皇权威慑之下,所以我要去北方。
然后……
你朱棣是大明天子,那么我黄昏,则将是北境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