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ia35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大隋國師 一語破春風-第六百四十二章 可有永保大隋之法熱推-p9cb2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夜色渐渐乏起了青冥,东方鱼肚白照出一缕晨光,金色推着黑暗的边沿延伸过起伏的山峦、河流,将远方雄伟的城墙包裹了进去。
波光粼粼的湖面,过去一东的老鸭钻出芦苇,拨着脚蹼戏水嘶鸣,更远的街道,喧闹一夜的百姓走出家门,寻着生计、买菜、打水,街上有令骑冲去府衙,不久,告示已在东西两个集市张贴。
元宵刚过,官府就有动静出来,看热闹的大有人在,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垫起脚尖伸长脖子就为看一眼那告示上写了什么,挤在最前面的人里,多少有识字的,干脆扯开嗓子给后面的人读出来。
“天子制诏,门下省通传府衙布告城中诸百姓视听,朕继位以来,力求我大隋国泰民安,边境安宁,然,有爵国公者,杨素持南灭陈朝之功,欺君罔上,把持朝政,朕于元宵当日,趁逆贼过节难有防备,遣兵入府缉拿,至元宵已过,杨素伏法,还朝政朗朗乾坤,朕已当思过,如此巨害怎能入得朝廷,既今日起始,朕当兢兢业业,勤勉朝政……”
朗声诵读布告之声传去后面,令得许多人震撼,一片哗然。
当日上午,这道消息已经在全城传开,甚至有人专程跑去百官府舍,就为了求证一番,当看到府门两侧挂起的‘奠’字灯笼,眼下消息坐实,整个长安都为之轰动。
“越国公如此名震天下的名将,竟也做出这等事来?”
帶著遊戲系統混異界 極品二貨
“可不是嘛,若非陛下昭告天下,我们岂会知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呐。”
一时间,茶肆酒楼人满为患,不少文人、江湖绿林也都聚集,看看是否还有更多的消息流出。
“难怪,最近街上巡逻的兵卒多了,看来是陛下早有谋断。”
“当真圣明之君。”
“唉,倒是可惜了,这人啊,一旦得了功劳,尾巴就翘起来了。”
“你还不是一样,换做你是越国公,怕是比谁都过分。”
“嘿,那可不一定……”
市井闲言里,远在芙蓉池万寿观,晨光照着广场上,一个个小人儿挥舞踢踏拳脚,哼哈有声,矗立阳光里的阁楼,光芒从窗棂倾泻,过去冬日的蛤蟆道人站在窗台展开双蹼随着来回蹦跳抬高、落下,陡然抹来的布巾扫过他脚下一抽,圆鼓鼓的身子向前一倾,双臂狂扇,一点点的扇回来,差点掉去楼下,坐去窗棂,大汗淋漓的擦去汗渍,回头看去身后。
红怜、栖幽一个拿着扫帚,一个拿着抹布打扫房间,原本栖幽想要用法力,但被红怜制止,说是开年还是要亲手打扫,才有好兆头。
谁也没在意窗上的蛤蟆道人走过书桌,跳到地上,负着双蹼出了房门,下去楼下准备吃道人准备的早饭,却是看到一道身影坐在厅门檐下,出神的看着广场上的一帮孩童。

陆良生双手枕在膝上,就连旁边过来吐着舌头的老驴都没有理会,出神的目光里,脑海里想着已经故去的老人,与恩师叔骅公一样,以死殉道的做法,始终是不理解的。
毕竟师父曾说过的‘活着’,只要人活着,就有更多的机会去改变,而不是靠死来警醒他人。
‘卫道…..’
他轻声呢喃这个词汇时,身后陡然响起一声:“什么味道?为师怎么没闻到。”
“师父,我说的以身卫道。”
陆良生看着春日阳光,脸露出一丝笑容,“师父你说我恩师和越国公这种人,这世间还有多少?”
“等为师先出来。”
门槛上,蛤蟆道人压着肚皮翻身跳下,拍了拍袍上的灰尘,走到徒弟身边,坐去小躺椅上,踢踏着脚蹼,一起望着那边广场。
“这世间啊,如你恩师,还有那什么公的,还有不少,有些是死读书,一头撞了上去,死了,什么也改变不了,对,为师说的就是你那恩师叔骅公,被人砍了脑袋,最后如何?皇帝还不是一样歌舞升平,正如为师曾经跟你说过,这人呀,要看的开,要活……”
商業風雲:中獎後的崛起 剎那的謊言
一旁,陆良生偏过来,抢声说道:“活着!”
“还会跟为师抢着说了。”蛤蟆满眼的阳光,舒坦的笑起来,在徒弟小腿上拍了两下:“还能跟为师抢着说,看来你心里并不是太难过。”
陆良生感受到拍在裤腿上的蛙蹼,心里有着暖意,跟着笑了起来:“跟师父学的。”
“只要跟那头老驴一样,尽学为师不好的就行。”
远处甩着尾巴秃毛驴子转过头,看着檐下的师徒两人,歪歪脑袋,隐约好像提到他了,兴奋的甩着舌头跑了过去,被陆良生伸手按在驴嘴上一把推开。
并排在檐下的一人一蛤蟆对视一眼,哈哈大笑出声。
过得一阵,笑声停下,陆良生深吸了一口气,心情舒服了不少,不过语气仍有些惆怅,望着那方阳光里摇曳的树枝,轻轻叹了一声。
“师父,要是这世间,有万世不变之国,大抵像我恩师,还有越国公这样的人就会少上许多吧,那时众人忙着做学问,或教书育人,将军们守卫边境,或开疆扩土,百姓各忙各的,说些家长里短,守着孩子放学回家。”
“妄想。”
蛤蟆道人顺着徒弟的想法,脑补了一下那样的画面,当即就被他甩出脑海,正要说话,脑袋陡然一耷,没了声音。
还等着下文的书生低下头看去,“师父?”
坐在小躺椅上的短小身形,忽然动了一下,神色不似刚才轻松和蔼,呈出威严,缓缓起身,负着双蹼,仰起下巴。
“这世间,却当真有这样的方法,陆良生,你可知朕为何遣徐福出东海,寻觅仙山?”
暗能量之四維空間
嬴政?
陆良生很快反应过来,这是师父体内的始皇帝又苏醒过来了,不过也没惊讶,便顺着对方的话问道:“为何?寻长生不老药?”
“那只是其一。”
始皇帝挺着白花花的肚皮,跳下躺椅,走到石阶边上,闭上蟾眼使劲闻了一下春日的气息。
“当年朕的祖龙玺损毁,秦国国运被释出,飞去九州各地,朕便身边修士各方打听,查找典籍,终于找到另外一种方法重新奠定国运,而且可永世不变,就算天上神仙亲自下来也无法摧毁。”
陆良生来了好奇,“何种方法?”
奶爸聖騎士 沈入太平洋
“崆峒印!”
始皇帝缓缓侧过脸来,一句一顿道:“上有五方天帝之力,更有四海神龙加印,当初,朕就是为了寻找此印,才三出大海寻觅,若将国之气运镇于上面,就没有今日乱七八糟的各朝各代了,朕便与天同寿,与世为君,这天底下就只有朕之大秦!”
“可惜陛下,未找到。”
陆良生随口说笑一句:“这天下便混乱不堪,可惜这种神器,根本无处可寻。”
“有一个人知道。”
始皇帝眯眼帘,目光越过那边的广场,望去骊山,“骊山老母,朕之先祖。”
華美的青春葬禮
话音刚落,陡然打了一个激灵,负手站在阶边的短小身形眨了眨眼睛,迷糊的回过头看去小躺椅。
“老夫什么时候走这里来了?”
说着,重新坐回去:“良生啊,为师刚才说到哪儿了?”
然而,旁边的书生却是起身快步走去山门,急的蛤蟆大叫:“回来,刚才说到哪儿了,让为师记起来啊!!呱——”

51fd8精华都市小说 大隋國師 txt-第六百四十章 半生兄弟(本卷完)展示-b9pte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府邸的脚步声,伴随林立的火光,一道道的士卒的身影持着长兵缓缓推去前方的府邸,甲叶抖动的声响里,高高的院墙之后,四个书生背着书架,跌跌撞撞飞奔过长廊,大声呼喊着,推开前方一间房门。
此情無處訴相思 跳海躲魚
“越国公!!”
门扇推开,昏黄的光芒在屋里摇曳,照着穿着整齐的老人捧着一卷书本,端坐书案。
听到四人的话语,抬了抬眼帘,见是他们,笑了一下,伸手指去附近桌椅,不似平日般威严。
“过来坐下吧。”
四人撑着膝盖缓过气,其中一人指了指外面:“国公,我们就不坐了,再坐,估摸往后就没机会再坐了,外面….外面…..”
王风推了他一把,抢过话头。
“国公,外面来了许多士兵,估计是来抓你的。”
那边,杨素只是笑笑,没有回答,合上书册起身过去,拍了拍王风的肩头,目光扫过四人脸孔,抿了抿唇。
“你们投到老夫门下有段时日了,可惜没有机会让你们出人头地,当真有些对不住,恐怕还会受到牵连。”
“对不住。”
杨素重复了说一声,走去一个书架,从下面隔间小门里,翻出一个沉甸甸的包裹,能听到里面哗啦啦的碰撞声。
“前程老夫许诺不了了,这点财帛拿去,往后你四人怎的也能衣食无忧,也不枉跟了老夫一场。”
四人互相看看,缓缓伸出手接过那包裹,眼里不知何时多了泪渍,在火光里闪烁,王风深吸了口气,声音有些哽咽。
“国公,我兄弟四人从陈朝南乡一路坎坷到了长安,历经艰辛酸楚,到头来一事无成,从未想过能得国公厚爱……今日,我不走了!”
另外三人红着眼睛,齐齐点头:“不走了!”
“走吧。”
老人望着他们,摇摇头,推着四人来到门外:“你四人陪着我作甚,留下来不过多四颗脑袋罢了。”
想到血淋淋的画面,四书生下意识的摸去脖子,几乎同时打了一个冷颤,马流、张倜、赵傥拉过兄长,犹豫了一下,眼眶里含着泪抬起手,重重一拱。
“国公,保重!”
“我们走了!”
四人四步两回头的看去还在檐下的老人,转过身来再次躬身一拜,将那包裹塞进书架,快步走往别院侧门,抽开门栓,刚一拉开门,泛着金属冷芒的枪头外面刺过来,抵在了四人面门。
“府邸中人,谁都走不了!”
有声音暴喝,片刻,十道…..百道士兵的身影跨过门槛冲进院子,不久整个府邸渐渐混乱了起来。
中庭书房内的老人,听到的动静重新走出房门,亮着灯笼檐下,黑压压的兵卒压着四个身影过来了。
马流颤颤兢兢的举着双手放在头顶,硬挤出一丝笑。
“国公,我们没走成……”
“杨素,接诏!”
曉樓琴瑟起 蘇穆世家
围在中庭四周的士兵将长廊、屋檐挤的满满当当,正中听望前院的长廊檐下,宇文成都排众走出,手中一卷圣旨打开。
“天子制诏,曰,有杨素者,与先帝相识微末,立大隋之功不可没,然贵为国公,不思体恤家国,敛财专权,欺罔天子,独断专行,私交军中大将,有谋逆之嫌,身为修道中人,不正气持国,以人尸炼傀,天怒人怨……”
“住口!”
杨素威严高喝一声,声音震的四周房屋瓦片哐哐直响,引得周围警惕的兵卒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檐下的老人抿着嘴,花白的胡须在风里微微抚动,阖了阖眼,然后睁开:“尔等听差办事,老夫不为难你们,要拿老夫,还是让杨广过来吧。”
穿越之太監皇夫 艷如歌
“哼。”
宇文成都到底有些经验,刚才的震撼很快平复,手中鎏金镗呯的在地上拄响,上前一步,大喝:“越国公,你没机会了!”
声音落下,前面一排持枪的士卒向后一退,后面一道道的端着铜盆的同袍迅速上前,将盆中荡漾的暗红血水扑了过去。
十道水帘倾洒半空,然而,飞去的刹那,杨素只是一拂宽袖,扑来的黑狗血瞬间倒飞回去,溅在一众士兵脸上,弄的狼狈不堪。
“老夫道法修为,岂是尔等晓得厉害。”
那边,宇文成都愣了愣,看着满地的狗血,微微侧头朝麾下一个兵卒低声:“本将在这边拖延,你速去寻陛下叫来国师!”
士卒点点头,悄然退开,空下来的位置很快被其余兵卒补上,宇文成都一踢杆尾,将长兵持着手中,凭着血勇,暴喝:“奉陛下旨意,擒拿杨素!”
“杀!”
脚下一蹬,直扑书房檐下,四周兵卒齐齐呐喊起来,持着长兵蜂拥而上。
…….
夜色里,有骑士在街上狂奔,寻到距离百官府舍大街不远的一处酒楼,直接跳下马背,朝楼上跑去,敲开其中一间房门,与探出脸的宦官低声交谈几句,后者点点头走去席位,将国公府上的消息轻声说了出来。
“陛下,黑狗血不起作用,那杨素叫嚣让陛下亲自去……”
……凭栏相望窗里书生…..哪日君榜上提名……莫忘红尘阁中风尘女……
流淌的烛光、轻柔的女子歌唱,伴随挥洒的长袖落下,坐在席位的杨广听完宦官的话,眯起眼睛,陡然起身,负手径直走去门扇,急的宦官,还有侍卫赶忙跟上。
“陛下,陛下,你这是哪儿去?”
“会会那杨素!”
曾几何时,初登皇位,原本和蔼的越国公变了一个人,犹如汉之曹孟德,压的他喘不过气来,差点自暴自弃,如今他乃堂堂大隋天子,覆手灭去一国,岂能再畏畏缩缩。
‘不敢直面这老狗,岂不是显得朕懦弱!’
前呼后拥下,皇帝径直走过一条街,踢着袍摆龙行虎步进了国公府,不等侍卫上来,一把将前面挡路的兵卒推到一侧,穿过密密麻麻的士兵,来到中庭时,远远,一道魁梧的身形倒飞过来,撞去檐下一根檐柱。
那是轰的巨响,柱子断裂,整个房檐塌斜下来,周围侍卫一个个叫出声,用身体搭成人墙顶去上方,将皇帝护住。
瓦片哗啦啦坠到地面,摔的粉碎,一团烟尘里,杨广看也不看脚边的狼藉,举步继续前行,看着对面书房前的老人。
狂妃馴冷王
“越国公,朕来了!”
“来的好!”老人将隔空抓住的一个想偷袭的士卒丢去地上,拍拍手上灰尘,迈开脚走出屋檐,缓缓开口。
“老夫跟着先帝打下这大隋江山,出生入死,先灭北齐,后亡陈朝,你能登上皇位,也有老夫一份功劳,两朝从龙,焉能不配殊荣?而你不过初登大宝,目中无老夫功绩,就算先帝还在,他也不会这般与老夫说话!!”
“休要提我父皇,若他在,看到你这副持功骄横,怕是第一个斩了你!”
风吹过庭院,走动的老人咧开嘴角笑了起来,点点头:“好,那就来斩了老夫!”
“陛下小心!”
宇文成都推开倒塌的房檐,看到对面的老人身影忽然化作一片模糊,手中兵器唰的掷了出去,那边响起噹的一声,长兵弹去天空的瞬间,欺身冲近皇帝身前,朝着对面冲来的杨素,合身撞了上去,周围士兵也发疯了似得冲过来。
貴族嫡女 蕭木林
一个士兵呯的撞去老人弹开的瞬间,更多的身影层层叠叠的持枪刺去,被隔空挡下,又一一向四周倒飞回去。
顶在正面的宇文成都双目都充血,脚下地砖都被踩的粉碎,他身后护着的皇帝,锵的一声拔出腰间宝剑,“啊——”的发出一声怒吼,越过宇文成都的身侧,朝着被士兵拥堵的老人猛地刺了过去。
噗——
某一刻,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变慢了,剑尖刺破布帛,锋利的剑身撕开了血肉,挤出无数的血珠,倾洒开来。
温热的鲜血溅在杨广脸上,看着手握的剑柄,慢慢延伸去没入老人胸口的剑身,目光不可置信的上移,望去杨素脸上,一滴一滴鲜血漫过嘴角落去白花花的胡须。
不知为何,没有一丝心喜的感觉。
“越国公……你…..”
“陛下。”
鲜血一股股的涌出伤口,杨素张开嘴唇,露出染红的牙齿,艰难的点了下头,脸上有着笑容。
蒼穹九逆 天天吃窩頭
“陛下……大隋往后就交给你了。”
老人的目光看着皇帝,身形摇摇晃晃起来,向后退出两步,视线渐渐上仰望去了夜空,远远的,还有一盏明灯在飘荡,犹如一颗星辰般璀璨,挂在天上。
曾几何时,他还风华正茂,与兄长也在这样的夜色下长途跋涉率军前往齐国,一晃眼,周围敌国都覆灭了,曾经的敌人也都不在了,敬重的兄长也离开了,他从壮年也已经变成一头华发……
自己的担子终于可以卸下来了,这个国家的路,要交给后辈了。
tfboys情定三生 歐陽沛菡
望着夜空那盏飘荡的明灯,仿佛指引着他飞了过去,看到了兄长仿如初见,一身衣袍,温文尔雅的朝他笑起来。
“在下杨坚!”
“杨素!”
“哈哈,想不到你我同姓,不如以兄弟想称,同伐北齐!”
……
最后的视野里,老人的身形重重倒去血泊,看着飘荡的明灯,微微露出笑容。
“愿与兄长同往。”
“国公!”
被看押的四个书生坐在地上哭喊出声,挣扎想要过去的同时,也有声音哭喊,花白的老妇人挤开士兵,扑到地上一动不动的老人身上,嚎啕大哭,被士卒擒起来拖去后院。
杨广吸了口气,眼眶不知怎的,变得湿润,正要叫人将尸体收敛,身后忽然刮起一道大风,士兵纷纷退开,就见一个书生走来,每走一段,檐下的红灯笼化作白色,原本元宵喜庆的剪纸也泛起苍白。
“国师!”
皇帝连忙丢了手里的剑迎上去,脸上绽起笑容:“国师来迟一步,你没看到朕,是如何诛……”
“陛下,让士兵都出去吧。”
陆良生看着那方血泊,眼中闪过一丝哀戚之色,面无表情的越过兴奋诉说的皇帝,走近地上的老人。
籃球之夢幻腳步
周围士卒退走,就连地上四个书生也被带走,杨广察觉到国师的神色,低声唤了声:“国师?”
啪——
陆良生转过身来,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杨广脸上发出清脆的响亮。
“国师?!你——”
还没等皇帝反应过来,又是一巴掌扇来,在另一边脸上啪的打响,杨广整个人都懵了,不知所措的立那,看着面无表情的书生将老人的尸首抱了起来,走去中庭正厅。
艷福
“陛下。”
陆良生站在屋檐下停了停,径直进大厅,将怀里的老人放去桌上,将老人空洞的双目阖上,他声音传去外面。
“这两巴掌,是替先帝,还有越国公打的。”
外面,风停了。
(本卷结束)

8ltyb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大隋國師-第六百三十八章 陸良生的心結推薦-vvs68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夜色深邃,喧闹的长街行人渐少,还未打烊的酒楼里,秤着碎银的掌柜抬起大圆脸,听去楼上闹哄哄的一片,笑了一下,咬咬碎银勤快的拿着毛笔记着账、
“那边吃快点,到点回去睡觉!”
二楼上,道人放下筷子站在长凳上朝一桌桌满嘴油污的小脸叫喊两声,催促这帮孩子赶紧吃快些,过得好一阵,两百多个孩子吃完齐齐下桌,乖巧的排着长列,跟着陆盼八人下了楼,朝柜台后面的胖掌柜道了声谢,这才出了酒楼。
陆良生过去跟掌柜对了账,拱手说了句:“叨扰了。”出门与等候的道人、红怜、老猪、栖幽走去街头。
深夜街头,坊间偶尔还有打更声从远处传来,一旁的道人双手枕在后脑勺,叼着一根牙签,斜过眸子瞥了眼旁边的书生,见他神色,放下拿手肘轻轻捅了一下。
鐵血狼兵 冷眼觀天下
“下午的时候去了哪儿,回来一副沉思的表情,花钱心疼啊。”
陆良生笑了笑,没有说话。
跟在另一边的红怜侧过脸,狠狠瞪了一眼道人,猪刚鬣倒是嘿嘿笑了起来:“肯定遇上不顺心的事。”
“老妖,什么不顺心的?”栖幽在靠街边那头问道。
“没什么。”
陆良生看看他们,继续举步前行,望去前方还有楼居亮着的灯火,想着下午那位老人的话,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跟他们说起。
一路热闹的回到万寿观,已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早先回来的陆盼八人已让那帮孩童睡下,回到阁楼里,一行人累的不轻,尤其是猪刚鬣,忙活两百多人的饭菜,饶是有法力在身,也是疲倦,跟大伙打了声招呼关上门,片刻就传出鼾声。
道人也是疲惫,外面风餐露宿半月,巴不得现在就趴去床榻上,上了楼梯,打着哈欠朝陆良生摆了下手,便推门进去。
这边,陆良生回到卧房,烛火已经点亮,先一步穿门进到房里的红怜,打好了水过来迎接,替他脱下外罩的青衫,双眸弯成了月牙,憋着笑意。
陆良生浇水洗了一把脸,好奇问道:“怎么了?”
我們曾相戀 夢回風月
红怜忍着笑,伸出纤细的手指向着一个床榻那边,床沿上,蛤蟆道人裹着被单,只露出一对蟾眼坐在那,脑袋一点一啄打着瞌睡。
掛名老婆乖乖就擒
戀你沒商量:冰山校草獨家愛 霧語嫣
想来是中途醒来,没见到人,在床榻上等着吧。
“师父。”
陆良生弹了弹指尖,将脸上水渍剥离落去铜盆,擦了下手过去床榻,想要将蛤蟆道人放平睡下,刚一触到,瞌睡的蛤蟆猛地睁开眼睛,惊的跳了下来,单脚独立,双蹼平展开来。
“何方修士,敢偷袭老夫!”
神級風水師
聂红怜瞧着这副模样,抿着嘴唇小声道:“公子,看来蛤蟆师父还迷糊着呢。”
关门的栖幽转过身来,搂着裙摆蹲去地上,撑着下巴饶有兴趣的想要逗弄一下,被陆良生拿手打了一下头顶,撅着嘴委屈的化作青烟,钻去书架。
“师父,是我。”
陆良生伸手蛤蟆道人双蹼按回去,温和的声音里,蛤蟆耷拉的眼睑这才全部睁开,看清面前的书生,脸上露出笑容,正要说话,想起之前空荡荡的阁楼,只剩自己,脸色顿时一冷,裹着被褥盘腿坐去床沿。
“外面吃的可好啊?”
红怜舞着长袖飘过来,落到书生旁边,遮掩娇容,笑出银铃般轻笑:“蛤蟆师父这是生气公子没叫他,越来越像个小孩子。”
“你这小女鬼会不会说话。”蛤蟆道人裹着被子转回来,“老夫这叫返老还童!”
原来是这样,陆良生笑着坐去床沿,手中陡然有一碗各色菜肴拼成的饭食,飘出馋人的香味。
“饭菜上桌的时候,便给师父准备了一份。”
那边,蛤蟆道人探头看了一眼端到面前的碗,哼了声:“还是老夫弟子想的周全。”
书生看着师父端过碗,拿着筷子一口一口吃着,起身走去书桌,籍着烛火随意拿过一本书打发时间。
轻柔的书页翻动声响里,一旁的蛤蟆道人抱着碗咀嚼着饭食,一脸淡然的看着火光照亮的书生侧脸。
“良生啊,你心里有事儿?”
“嗯。”
伊人淺笑醉雲州
相对道人他们,师父好歹经历过许多事,偏过目光看着摇曳的烛火。
“……就是想起一个人,心里有些复杂,也有些难受。”
“你那授业恩师?”
见徒弟没有回答,蛤蟆道人咽下口中食物,哼哼笑起来:“看来不是,但也差不远,来,给为师说说。”
陆良生坐在那儿,沉默了一阵。
“其实是越国公杨素……”他话语低沉,想起今日下午跟老人的对话,一五一十的讲给师父听。
其中也有自己的感慨。
胭脂血:兩朝艷後太勾人
“师父啊…..你说一个人从大好的年华一路辛苦走来,几乎丧命,临到白头了,本该享清福,却还想着这个国家,总想着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好,让皇帝变得更好,然后,到头来,成了皇帝的磨刀石,染了一身污名,师父,你觉得他值不值?”
蛤蟆道人嘴边还有着饭粒,目光露出严肃,放下怀中的碗,站起身来:“值不值?换做为师,肯定不值,但是有些人另当别论,好比如那老学究,在他眼里那就是值得……”
……
隱婚成愛:宋少的專屬嬌妻 一笑傾城M
夜风在窗外吹过,远去城中写有‘国公府’的府邸之中,坐在书房的老人看着满屋的典籍,吹熄了蜡烛,回去后院卧房,坐去床沿,看着榻上安睡的老妻,伸手在她在拂过,黑暗里,脸上露出一丝笑。
冬日的夜晚,空气寒冷。
皇城之中,也有未睡之人从床榻上起来,点燃了烛火,走去墙壁,拔出架上的宝剑,看着剑面上倒映的脸孔,杨广挥舞了两下,做下了某个决定,猛地插回剑鞘提在手中,昏黄的烛光里,有着君临天下之威。
……
“…..良生可记得当初为师也像是这般夜晚,在屋顶上与你说的话?活着的智慧,不管人啊,还是妖啊,只有活着人才能立着,才能走出自己的路,你说的那位越什么公,为师虽然不懂他那一套,可终究是一条道,就算污了名声如何,一个修道中人,岂会在意这些?哪怕将来被人丢石头烂菜叶,都能坦荡面对。”
蛤蟆道人目光威严,说出这番话来时,也跟着补充道:“既然别人选择的路,良生又何必自寻烦恼,当恭贺才……唔哇啊啊啊……”
说着说着,蛤蟆打了一个哈欠,话语戛然而止,站在那里眼睛渐渐阖了下来,脑袋微垂打起鼾声。
呃……
重生之平凡人的奮鬥
陆良生正听得来劲,结果师父却是睡过去了,过去将蛤蟆道人放进被窝盖好,自己也打了一个哈欠,重新坐回书桌,再翻会儿书本,听着师父呼呼大睡的鼾声,过得一阵,倦意才袭来,躺去床榻里面,连被子都懒得盖,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墙壁的画卷里,聂红怜叹口气,从画里飘出来,安静的坐在床沿看着他的侧脸,取过被子给书生盖上,抿着嘴唇微笑转身,吹灭桌上的蜡烛。
迈着莲步洒开裙摆,轻轻的哼着曲儿,钻去画轴。

ijz4f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大隋國師 txt-第六百三十六章 不後悔看書-4iea1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过明德门,积雪沿着鳞次栉比的屋顶延伸,橘猫跳过檐角爬去树枝,俯瞰着下方热闹的街道。
入冬第一场大雪已停下,年节的气氛临近,忙碌一年的百姓放下满身的疲惫,带着老婆孩子趁着空闲来往街头,看着街边喜气的摊位挑选年货,或割上一两斤肉,选上几段布绸,放去身边驴背,骑在上面的孩子眼馋的看着过去的糖葫芦。
把校花打包帶走 原地踏步
扰扰攘攘长街上,人群拥挤,围着各处摊位挑挑拣拣,也有小贩高声吆喝,吸引更多的客人。
“瞧一瞧看一看,刚点的豆腐,白白嫩嫩,耐戳又夹不烂!!”
“写对联……五文钱一对。”
“给俺来一对,要春意十足的!”
“爹爹…..快看那边有猴戏。”
……
叮铃咣当的铜铃声夹杂喧闹的长街里。
由明德门过来通善坊,行人商贩间,一身干净衣袍的青年书生,牵着四处张望的老驴挤过人群。
假鳳成凰之庶女攻略 懶妝
书架在起伏的驴背上吱嘎吱嘎的摇晃,上面还放有收起的画轴,看上去就像贩卖字画的穷书生,朴素的衣着下,腰间一个拇指大小的剑鞘,倒是显得格外小巧玲珑,甚至还有人问书生是否愿意卖。
书生不远,还有一个道人,上唇八字胡,下巴留有短须,慵懒的哈了一口热气,看到那边有热闹,飞快闪了过去,垫起脚尖朝里张望。
陆良生牵着老驴过来,透过里里外外的人隙看去里面,一个老人敲着铜锣,吆喝着一只猴子朝众人作揖行礼,随后跳去立在地上的木棒,叽叽喳喳的大吼大叫,接过老汉丢来的小枪挥动起来,惹得看戏的百姓拍掌叫好。
“回去倒是带师父过来看看热闹,就是不知能不能醒过来。”
入冬后,蛤蟆道人裹了被子缩去床榻不愿起来,这一连两月出行在外,都不愿出被窝,睡的昏沉,若是不知晓,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至于始皇帝,自从那次后,便没再出来过,陆良生倒也觉得不错,快到节气,省得闹心。
“老孙,走了。”
想着,书生朝那边还看猴戏的孙迎仙打了一记响指,“回去先洗漱一番,换身行头,晚上的时候再出来,逛逛夜市。”
那边,孙迎仙脚步轻快赶上来,走在老驴旁边。
“我说,咱们辛辛苦苦到底为的什么?风餐露宿,也没吃上一顿好的,今晚你得请客,让老猪掌厨。”
“好,我请客,只要你吃的下。”
陆良生笑了笑,这两月就中途回来过两次,其余时候基本都在荒山野岭,偶尔遇上山中人家也是能吃上一两顿热饭,至于道人所说的为什么这般辛苦,书生不好回答,默默看着这片热闹繁华的长街,看着每一个从面前走过的生命,想来,也用不着回答。
得来道法修为,总要做一些事,对得起这片天地生灵。
穿过几座热闹的坊间,刚回到芙蓉池,几匹快马正好从山门那边过来,看到书生、道人、老驴,直接‘吁’了一声,缓下马速跳下来,正是得了皇令的宇文成都,拖着甲叶‘哗哗’的摩擦声快步过来,双手一拱,单膝半跪下去。
冷漠太子極品妃
“启禀国师,末将正寻您呢。”
陆良生与道人对视一眼,先让对方回去,便抬了下手,“起来吧,你来万寿观寻我何事?”
和陆国师有过一次出门,宇文成都觉得自己也算跟国师走得近了毕恭毕敬的站起身来,走到一侧,笑着说道:“国师不知,是陛下让末将来的,也不知何事,就是通传一声,若是国师回来,入宫一趟。”
说着,看了看左右,又挨近一些,低声补充了一句:“末将出来的时候,令骑四出,听说陛下身边的那宦官说,陛下好像发火了。”
“发火?”
陆良生皱起眉头,眼下年关将至,加上秋日那场大胜,皇帝怎的也不会发怒才对,眼下令骑出皇城,而不走门下、中书两省,看来问题还有些严重。
难道……是为越国公?
想起那日宴会后,杨广醉酒说的那些话,陆良生目光凝实,连忙看去对面的宇文成都,吩咐道。
“你且先回去,莫要说本国师回来,待我处理一些事,再去皇宫面圣。”
“末将知晓。”
能给国师保密,宇文成都脸上都笑开花来,拱了拱手,便翻身上马,招呼麾下几个骑兵奔去远处的长街。
幽影龍帝
看着这群骑士离开,陆良生拉着老驴回到万寿观,洗漱一番,梳拢了有些微乱的发髻,换上一身崭新的衣袍,看了下还在昏睡的师父,替他掩了掩被褥,这才跟红怜他们打了声招呼,独自一人出门。
长街拥挤喧哗,书生施了一叶障目的法术,走过低矮的屋檐,循着熟悉的街道,一晃眼便过去数条街道,来到国公府前,也不叫人通报,照着墙壁直直穿行进去,过往的仆人侍女好似没看到他一般,忙着张贴喜庆的对联、剪纸,府中呈出一片喜气。
路过的凉亭,还有四个书生一脸愁容的坐在里面,陆良生看着他们四个,没由来的就想笑,不过眼下还有事,就不在这边逗留。
…….
燃着炭火的书房,杨素正挥墨在一本空白的书本上写着字。
房间有着暖意,沙沙的书写声响起时,老人停下毛笔,听到脚步声,熟悉的气机,抬起脸笑着看去对面的敞开的窗棂,空荡荡的空气里,陡然扭曲,显出一道青衫白袍的身影来。
“呵呵…..快过年来了,陆道友不趁空闲回一趟栖霞山?”
老人走出书案,从火炉上取过烧开的茶壶倒了一杯清茶,放去旁边小桌,厚实的墙壁,有模糊的身影穿过来慢慢凝实,闻着茶香,陆良生拱手施礼:“年节怕是过不成了,观里还有许多孩子需要照顾,今年就少陪父母一次。”
今生求不得
说着,伸手一摊,邀着杨素一起坐下。
“听外面说越国公整日清闲,就过来看看。”
“呵呵!”
老人听着书生话中有话的揶揄,抚过花白的胡须,轻笑起来,“看来陆道友都知道了,外面闹的倒是挺大的。”
“越国公不担心?”
“担心什么?”杨素笑容更盛,抬手指去皇城的方向:“担心陛下?”说着,又是一阵大笑,“老夫只担心陛下束手束脚,少了当机立断的气魄,少了君临天下的威严!”
笑声里,整个房间都显得沉默。
名門寵婚,首席的情意綿綿 沐微漾
陆良生只是跟着笑了一下,没有说话,沉默了好一阵,放下手中的茶盏,目光复杂看去对面的老人,脸上没了之前的笑容。
“越国公就真当不后悔?不顾及家中儿孙性命?”
火炉噗噗爆出火星,老人看着手中袅绕热气的茶盏,坐在那儿想了一阵,脸上又有了笑容。
“不后悔。”

3lisf精彩小說 大隋國師 愛下-第六百三十五章 尋死之心展示-jukna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冬日大雪渐渐停下,国公府邸中庭,已一片银装素裹,落满积雪的树枝沉甸甸的在风里微微摇晃,偶尔响起几声‘簌簌’的雪落声。
对面微开的窗棂,书房里,须发花白的老人捧着书册走去书案,神采奕奕的拍拍上面灰尘,笑呵呵的坐去桌后,拿过一旁袅绕热气的清茶抿上一口,翻开书本时,微微抬了下视线,望去窗外,随即重新看去书上内容。
“……陛下,倒是雷厉风行啊。”
末日亡命旅程
外面脚步声过来,门扇嘭嘭敲响,府中门客的话语结结巴巴的响起。
星河戰警
“越国公……陛下…..派了位公公过来。”
站在门外的王风垂下手,附耳倾听了一下里面动静,回头朝笑眯眯的宦官轻声道:“国公可能不在,公公要不下回再来?”
“放肆!”
那笑眯眯的宦官,脸色陡然一变,笑容收敛,竖眉冷目的瞥了一眼房门,微微昂起下巴,“咱家过来,是奉了皇诏,陛下听说越国公不出府邸,以为年事高了,身体抱恙,特地嘱咐咱家带宫里上好补药探望,岂能就这么带着原来的东西回去。”
这话哪里是给带路的四个书生说的,尤其‘原来的东西回去’几个字,里面可是意有所指,令得王风、马流四人听的心惊肉跳,眼下走也不是,留下不是,恨不得扇自己一个耳光。
这时,里面响起一声:“尔等,进来吧。”
近前紧闭的门扇‘吱’的一声向内打开,露出一条缝隙,见过几次精怪的四书生,对这画面尤为害怕,连忙闪到一旁,哆哆嗦嗦的挤成团。
正对房门的宦官、宫中侍卫也是被吓了一跳,不过他们在宫里也是见过法术,镇静下来,也是敢进去的。
“越国公,奴婢进来了。”
为首的宦官轻言细语的告罪一声,捧着圣旨带着两个侍卫走进房里,来到木雕缕空的帘门前,看去帘后坐伏案的老人,拱手躬身一拜。
總裁,這不正常 芩斷斷
“宫中奴婢,见过越国公。”
老人抬了抬脸,轻声说了句:“陛下让你们来,就为了探望老夫?”继续翻看书本,显然外面几人说的话,都听在了耳中。
“还是说看看老夫有没有卧病不起,好带些什么东西回去回复陛下?”
星際傳承
帘子外的那个宦官眼珠转了转,笑眯眯的开口,正要说话,被老人打断,杨素放下手中书本,忽然呵呵轻笑出声。
“把药拿过来。”
“啊?”宦官愣了一下,片刻,连忙从侍卫手里提过锦盒,小心揭开黄绸,打开盒盖,捧了盒里盛着的一枚红彤彤的丹药恭敬的走进帘子。
哗啦啦的珠帘擦碰声响之中,放去书案:“越国公,这是陛下让奴婢送来的,滋补身体,延年益寿啊。”
杨素看也没看面前这张涂抹粉底的老脸,手指从盒里夹起丹药放在眼前看了看,轻笑出声:“老夫领略之丹药不知几凡,宫里那些个御医都是老夫带进去的,几斤几两岂能不知,还是说,这小小药丸另有所图?”
老人目光偏去那宦官,后者心里咯噔猛跳,连忙跪去地上,要知晓,越国公杨素可是名震天下的名将不说,武艺肯定是了得,何况传闻还会道法,比之国师都不逞多让。
“越国公,陛下没有其他所图……”
“无妨!就算有老夫也接着!”
杨素看着指尖的药丸,忽然丢进嘴里,咬的稀碎,伸手端过茶水抿了一口,和着粉末一起吞进肚里,这把外面的宫中侍卫,还有跪去地上的宦官看傻了。
“国公…..你……”
“滚出去!”
那边,吞下丹药的老人挥了下袍子,直接掀出一道风将地上的宦官吹的连滚带爬到帘门外面。
“回去告诉杨广,他想挖凿大运河可以,不过那要十年,十年后,老夫就不阻碍他!”
老人的声音震的窗棂都在嗡嗡颤动,冲出书房的宦官敢也不敢停留,带着侍卫一路狂奔出府,只留下四个书生两股战战的在外面吹着冷风,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片刻,有人小声道:“我们也走吧?”
另外三个凑近些。
“怕是不好走了。”“再等会儿,说不定越国公发完脾气,把咱们四个给忘了。”
“……我等从狐妖、鬼怪都过来了,还有何事可怕,大不了……给越国公磕头赔罪!”
“还要奉茶!”
“对,咱们一起,显得有诚意!”
四人嘀嘀咕咕的在外面说起,书房里,原本发怒的老人却是一脸平静,哪里有刚才的怒容,看着空荡荡的锦盒,起身从椅上起来,走去纸窗望着庭院的雪景,叹了口气,白雾自口中飘出,弥漫散开。
“兄长……弟,就只能做这么多了。”
百官府舍长街,跌跌撞撞夺门而出的一行人出了府邸,那宦官回头朝写有‘越国公’金字的门匾呸了一口,“等死吧!”
骂骂咧咧叫嚷几句,爬上马车仓惶远离了这边,催促车夫加快速度回到皇城,一下了车辇,提着袍摆飞快跑去大兴宫。
桔子
位面大穿越
“陛下!陛下!”
“反了!”
冲进书房,宦官跌跌撞撞的迈进门槛,一个不稳扑去地上,狼狈的跪行两步,就朝那边龙案后的身影喊了两句,意识到喊错了话,连忙扇了自己的一巴掌,又是作揖又是磕头。
“陛下赎罪,奴婢怒火攻心,又是急迫,才说错了话。”
杨广没理他,批阅完一封奏折后,放下毛笔才让他起来说话。
“越国公如何了?”
“陛下,他好得很!”宦官从地上起来,揉了揉被摔疼的膝盖,呲牙咧嘴的指着外面:“奴婢把陛下送的药带去了,越国公就看了一眼,就丢进嘴里吞下,眼睛都不眨一下。”
杨广忽然咧嘴笑了起来,那丹药并非什么毒药,只是药房中随意取了一颗,不过试探罢了,若是不吃下去,才会让他动了其他心思,既然吃了,那就说明越国公还是……
“陛下!”
脑中思绪还在想时,被那边的宦官打断:“越国公吃了丹药后,还把奴婢撵了出来,还说还说。”
“还说什么?”杨广皱起眉头。
“他还说,陛下将来想要大运河,要再等十年,就不阻碍陛下,否则就从他身上踩过去!”
想起国公府邸里被狼狈撵出来,那宦官照着原本的话,在后面添油加醋的多说了半句,话语刚一落下,那边龙案嘭的一声拍响。
上方的皇帝目光冷厉,手中握着的毛笔都啪的掰断扔去地上,溅出几道墨汁。
“老匹夫!当朕不敢杀你!!”
咬牙切齿的挤出话语,想起自己这位族叔,可是有道法在身,还有尸傀为卒,回头看向这个近侍:“国师可在万寿观?”
“回陛下,应该还未回来。”
“你先派人过去看看,另外传朕手谕,责令城外驻军不得朕信物,不得出营!”
“是!”
不久,皇城令骑四出,奔驰专门的驿道上,或去城外,或往芙蓉池方向快马加鞭,然而此时,皇帝口中的国师,眼下正过长安南门,牵着一头老驴,与孙迎仙走在街市上,买些年货。

suimu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大隋國師 線上看-第六百三十四章 會錯意的四人閲讀-psuoi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长安皇城,白皑皑的积雪沿着城墙延伸,积攒积雪的宫宇穹顶,还有鹅毛般的雪花飘落。
賀熙朝 褲衩辟邪
淪為千年僵屍的小妾
巡逻而过的宫中士卒走过清扫的台阶,冻的满脸通红,缩着脖子的宦官守着书房门外,哈着一口白气,忍着微微发抖的身子。
紧闭的门扇之中,笔直拉伸的红毯呈放铜炉,烧红了炭火有着暖意,大殿之中,沙沙的笔尖抚过纸张的声响里,暖黄的灯火照着神情专注的侧脸。
杨广批阅过一封奏折,放去一旁,有近侍过来轻唤了声:“陛下,时辰不早了,该歇息了。”
“嗯。”
燃烧的烛火间,皇帝似乎心情很好,难得应了一声,随手又拿过一封奏折翻阅,笑了一下:“再等会儿,今日之事不批阅完,留到明日又是一大摞,忙也不忙不过来,对了,最近宫外可有什么消息传回。”
西征吐谷浑杀死慕容伏允后,杨广如今在朝中威势比之以往更盛,令出宫门,无不执行,确信自己走对一步,心里自然满意,至于之前宫中出现妖孽一事,有国师在,根本不用担心。
这段时间,这位年轻的皇帝举手投足间,帝王之气越发威盛了。
话音落下,龙案一侧侍候的宦官躬着身迈着小碎步飞快站到桌角,做为皇帝的心腹人,自然明白那句宫外消息指的什么,尖细的嗓音回道:“陛下,奴婢遣去的密探回报,越国公最近很少出府。”
那边,批阅的笔尖写下字迹的一撇停了下来,烛火里,皇帝抬了抬头:“哦?”旋即,浓眉皱起,向后靠了靠,眯起眼睛。
“深居简出……莫不是想跟朕来一出,托病不出,暂避锋芒之计?”
戏谑的话声里,桌角宦官眼皮跳了跳,一旦被皇帝猜忌,将会是什么下场,宫里的阴暗,过来人岂会不明白。
此时,上面的皇帝不管说什么,这宦官只是低着头,不敢应一声。
誅日落神
过得一阵,皇帝重新伏案书写,沙沙的轻微声响里,杨广看着不知什么内容的奏折,一边批阅,一边张开双唇挤出声音。
“既然越国公病了,给他送点药去。”
那边的宦官微微颤了一下,连忙躬下身:“奴婢遵旨。”
傾城馭獸師
不久,天微微发亮,两队骑卒跟着一辆马车出了皇宫,沿着一片白雪皑皑的长街,去往西面的百官府舍大街。
青冥的天色里,不少官员家中仆人已在街上扫着自家门前积雪,当中最为显赫的国公府邸之中,早起的家仆、护院忙碌起来,偌大的宅院,有着门客居住的偏院。
府中仆人送去早点,寒风随着门扇打开挤了进去,房里有着四个书生轻言细语,穿戴御寒的衣物,或打着哈欠走出卧房,也有站在窗棂前偶有灵感,即兴吟诗一首,送饭的仆人离开,分散四处的书生纷纷坐去桌边,拿过馒头就着稀粥填饱肚子,边吃边说起话。
“三位兄长,你们说咱四个是不是又投错人了,越国公当朝名将,为何西征都不被陛下带去?”
薄情女孩:痞女征服黑老大 落漣漪
“……少言,此乃越国公府邸,当心被赶出门去…..咱们在京城可没宅子可住。”
“大兄,你就是太谨慎了,你看看咱们四个,满身才华,相貌也是上上之姿,不看说文武双全,可那也是经历颇丰啊,什么东西没见过?你们说是吧?”
“就是就是,当年南朝时,咱们打开过一个城门呢!”
…….
几句抱怨的话语之后,四人出了偏院,齐齐伸了一个懒腰,感受到雪天的凉意,缩紧脖子,双袖笼着手,期期艾艾的走去前院,梳理一些文书的活计。
穿过月牙门,长廊四下无人时,窃窃私语的又说了起来。
“不过说起来,越国公始终是皇亲国戚,又是名满天下之人,咱们四个投在他门下,早晚也是会出人头地的。”
魔女妖姬
“兄长这话也是在理,真叫人难以取舍啊。”
拐去前院屋檐一角,还未过去正厅那边,陡然看到前方庭院,一队人马挎着刀剑从府门那边过来,为首那人黑袍红领,头上戴的帽子,四人是认识的。
“咦,好像是一个宦官。”
“……快看他手里,好像捧的是圣旨啊,说不得越国公又要高升了,咱们四个岂不是水涨船高?!”
“不对不对,这些士兵怎么看起来一个个凶神恶煞,满眼杀气?”
眼尖的张倜连忙拉住王风,连带另外两个书生一起退去拐角藏起来,只探出四颗脑袋,上下重叠张望过去。
“肯定不是好事。”
“嗯,我有种感觉,越国公可能要失势了,那些山野奇闻,江湖侠义小说里,不都是这么写的吗?忠臣被皇帝猜忌,就是这般场景啊。”
“那怎么办?”
吸血撒旦的菜鳥神妻 悠若心
“自然是走了!”
四人当中,王风叫住他们,皱起眉头,目光露出少有的严肃:“我等文人,岂能没了骨气,像墙头草那般四处乱摇,越国公待我们不薄,怎能弃他而去!!”
剩下马流、张倜、赵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光随后望去兄长:
“王兄,说的没错,你说该如何行事?!”
王风看着帮人快至前院,眯了眯眼睛,两腮都鼓了起来,咬着牙关挤出一声:“我等读书人,寒窗苦读为的什么……”
陡然出了藏身的拐角,朝那边过来的宫中宦官、士卒冲了过去,脸上瞬间挤出谄笑,双手一拱,躬身就拜。
“公公是找寻越国公的吧,在下王风,为你带路,这府中我熟悉的很!”
那边三个书生听到这声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跟着出来,脸上立刻笑的露出牙齿,躬下身:“我们都来带路!”
为首的宦官表情都愣住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堆起笑容,看着四人点了点头,笑眯眯的翘起兰花指。
“那四位才俊,就给咱家带路吧,偌大的国公府邸,省得咱家迷路。”
四人互相看看,跟着笑起来,连忙走去前面两侧,轰走护院还有赶来的管事,朝那宦官做了一个请字,兴奋的领着他们穿过前院,径直去往中庭,这个时辰,他们知晓越国公应该在那边吃早饭,看会儿书籍。
“对了,这位公公,你们寻越国公何事啊?”
那宦官斜眼瞥了瞥跟在一侧的侍卫手中锦盒:“陛下见越国公久不出府,特地让咱家带了些宫里补品,上好的汤药过来探望。”
等等!探望?
四人表情凝住,原来不是自己想的那般啊,顿时齐齐吞了口口水,厚实的衣袍内,多了许多汗水。
马流、张倜、赵傥齐齐看向王风,眼神似乎传达某种意思。
‘王兄,不是你想的那样啊!’
后者瞥去一个眼神。
‘为兄他娘的怎得知晓,现在怪我啰?’
四人又齐齐咽下一口唾沫,双腿都打起摆子,走的哆哆嗦嗦比谁都慢。
这他娘叫什么事儿啊!!
超神學院之開局萊茵哈魯特 歡樂汽水
看着前面越来越近的中庭,心里悲戚的呐喊。

lzufi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大隋國師-第六百三十四章 會錯意的四人展示-ltbmd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长安皇城,白皑皑的积雪沿着城墙延伸,积攒积雪的宫宇穹顶,还有鹅毛般的雪花飘落。
巡逻而过的宫中士卒走过清扫的台阶,冻的满脸通红,缩着脖子的宦官守着书房门外,哈着一口白气,忍着微微发抖的身子。
紧闭的门扇之中,笔直拉伸的红毯呈放铜炉,烧红了炭火有着暖意,大殿之中,沙沙的笔尖抚过纸张的声响里,暖黄的灯火照着神情专注的侧脸。
杨广批阅过一封奏折,放去一旁,有近侍过来轻唤了声:“陛下,时辰不早了,该歇息了。”
“嗯。”
燃烧的烛火间,皇帝似乎心情很好,难得应了一声,随手又拿过一封奏折翻阅,笑了一下:“再等会儿,今日之事不批阅完,留到明日又是一大摞,忙也不忙不过来,对了,最近宫外可有什么消息传回。”
西征吐谷浑杀死慕容伏允后,杨广如今在朝中威势比之以往更盛,令出宫门,无不执行,确信自己走对一步,心里自然满意,至于之前宫中出现妖孽一事,有国师在,根本不用担心。
这段时间,这位年轻的皇帝举手投足间,帝王之气越发威盛了。
话音落下,龙案一侧侍候的宦官躬着身迈着小碎步飞快站到桌角,做为皇帝的心腹人,自然明白那句宫外消息指的什么,尖细的嗓音回道:“陛下,奴婢遣去的密探回报,越国公最近很少出府。”
那边,批阅的笔尖写下字迹的一撇停了下来,烛火里,皇帝抬了抬头:“哦?”旋即,浓眉皱起,向后靠了靠,眯起眼睛。
“深居简出……莫不是想跟朕来一出,托病不出,暂避锋芒之计?”
戏谑的话声里,桌角宦官眼皮跳了跳,一旦被皇帝猜忌,将会是什么下场,宫里的阴暗,过来人岂会不明白。
此时,上面的皇帝不管说什么,这宦官只是低着头,不敢应一声。
过得一阵,皇帝重新伏案书写,沙沙的轻微声响里,杨广看着不知什么内容的奏折,一边批阅,一边张开双唇挤出声音。
“既然越国公病了,给他送点药去。”
那边的宦官微微颤了一下,连忙躬下身:“奴婢遵旨。”
不久,天微微发亮,两队骑卒跟着一辆马车出了皇宫,沿着一片白雪皑皑的长街,去往西面的百官府舍大街。
巨梟煉愛
青冥的天色里,不少官员家中仆人已在街上扫着自家门前积雪,当中最为显赫的国公府邸之中,早起的家仆、护院忙碌起来,偌大的宅院,有着门客居住的偏院。
府中仆人送去早点,寒风随着门扇打开挤了进去,房里有着四个书生轻言细语,穿戴御寒的衣物,或打着哈欠走出卧房,也有站在窗棂前偶有灵感,即兴吟诗一首,送饭的仆人离开,分散四处的书生纷纷坐去桌边,拿过馒头就着稀粥填饱肚子,边吃边说起话。
“三位兄长,你们说咱四个是不是又投错人了,越国公当朝名将,为何西征都不被陛下带去?”
“……少言,此乃越国公府邸,当心被赶出门去…..咱们在京城可没宅子可住。”
“大兄,你就是太谨慎了,你看看咱们四个,满身才华,相貌也是上上之姿,不看说文武双全,可那也是经历颇丰啊,什么东西没见过?你们说是吧?”
“就是就是,当年南朝时,咱们打开过一个城门呢!”
…….
几句抱怨的话语之后,四人出了偏院,齐齐伸了一个懒腰,感受到雪天的凉意,缩紧脖子,双袖笼着手,期期艾艾的走去前院,梳理一些文书的活计。
穿过月牙门,长廊四下无人时,窃窃私语的又说了起来。
“不过说起来,越国公始终是皇亲国戚,又是名满天下之人,咱们四个投在他门下,早晚也是会出人头地的。”
逆天道
“兄长这话也是在理,真叫人难以取舍啊。”
拐去前院屋檐一角,还未过去正厅那边,陡然看到前方庭院,一队人马挎着刀剑从府门那边过来,为首那人黑袍红领,头上戴的帽子,四人是认识的。
“咦,好像是一个宦官。”
“……快看他手里,好像捧的是圣旨啊,说不得越国公又要高升了,咱们四个岂不是水涨船高?!”
騎士的愉悅征途
“不对不对,这些士兵怎么看起来一个个凶神恶煞,满眼杀气?”
貴族學院,圈住洛少的愛麗絲 弄裏*
流氓藥師
眼尖的张倜连忙拉住王风,连带另外两个书生一起退去拐角藏起来,只探出四颗脑袋,上下重叠张望过去。
“肯定不是好事。”
“嗯,我有种感觉,越国公可能要失势了,那些山野奇闻,江湖侠义小说里,不都是这么写的吗?忠臣被皇帝猜忌,就是这般场景啊。”
“那怎么办?”
“自然是走了!”
人道天 荊柯
傻王爺的逃妃 羽小夕
四人当中,王风叫住他们,皱起眉头,目光露出少有的严肃:“我等文人,岂能没了骨气,像墙头草那般四处乱摇,越国公待我们不薄,怎能弃他而去!!”
煉器祖師討厭女人
剩下马流、张倜、赵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光随后望去兄长:
“王兄,说的没错,你说该如何行事?!”
王风看着帮人快至前院,眯了眯眼睛,两腮都鼓了起来,咬着牙关挤出一声:“我等读书人,寒窗苦读为的什么……”
陡然出了藏身的拐角,朝那边过来的宫中宦官、士卒冲了过去,脸上瞬间挤出谄笑,双手一拱,躬身就拜。
“公公是找寻越国公的吧,在下王风,为你带路,这府中我熟悉的很!”
那边三个书生听到这声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跟着出来,脸上立刻笑的露出牙齿,躬下身:“我们都来带路!”
为首的宦官表情都愣住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堆起笑容,看着四人点了点头,笑眯眯的翘起兰花指。
“那四位才俊,就给咱家带路吧,偌大的国公府邸,省得咱家迷路。”
四人互相看看,跟着笑起来,连忙走去前面两侧,轰走护院还有赶来的管事,朝那宦官做了一个请字,兴奋的领着他们穿过前院,径直去往中庭,这个时辰,他们知晓越国公应该在那边吃早饭,看会儿书籍。
蜜寵甜妻,總裁難自控 容瑛
“对了,这位公公,你们寻越国公何事啊?”
那宦官斜眼瞥了瞥跟在一侧的侍卫手中锦盒:“陛下见越国公久不出府,特地让咱家带了些宫里补品,上好的汤药过来探望。”
等等!探望?
四人表情凝住,原来不是自己想的那般啊,顿时齐齐吞了口口水,厚实的衣袍内,多了许多汗水。
马流、张倜、赵傥齐齐看向王风,眼神似乎传达某种意思。
‘王兄,不是你想的那样啊!’
后者瞥去一个眼神。
‘为兄他娘的怎得知晓,现在怪我啰?’
四人又齐齐咽下一口唾沫,双腿都打起摆子,走的哆哆嗦嗦比谁都慢。
这他娘叫什么事儿啊!!
看着前面越来越近的中庭,心里悲戚的呐喊。

nkcnb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大隋國師討論-第六百三十四章 會錯意的四人-xvwo4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长安皇城,白皑皑的积雪沿着城墙延伸,积攒积雪的宫宇穹顶,还有鹅毛般的雪花飘落。
巡逻而过的宫中士卒走过清扫的台阶,冻的满脸通红,缩着脖子的宦官守着书房门外,哈着一口白气,忍着微微发抖的身子。
紧闭的门扇之中,笔直拉伸的红毯呈放铜炉,烧红了炭火有着暖意,大殿之中,沙沙的笔尖抚过纸张的声响里,暖黄的灯火照着神情专注的侧脸。
杨广批阅过一封奏折,放去一旁,有近侍过来轻唤了声:“陛下,时辰不早了,该歇息了。”
“嗯。”
天誅道滅
燃烧的烛火间,皇帝似乎心情很好,难得应了一声,随手又拿过一封奏折翻阅,笑了一下:“再等会儿,今日之事不批阅完,留到明日又是一大摞,忙也不忙不过来,对了,最近宫外可有什么消息传回。”
西征吐谷浑杀死慕容伏允后,杨广如今在朝中威势比之以往更盛,令出宫门,无不执行,确信自己走对一步,心里自然满意,至于之前宫中出现妖孽一事,有国师在,根本不用担心。
这段时间,这位年轻的皇帝举手投足间,帝王之气越发威盛了。
话音落下,龙案一侧侍候的宦官躬着身迈着小碎步飞快站到桌角,做为皇帝的心腹人,自然明白那句宫外消息指的什么,尖细的嗓音回道:“陛下,奴婢遣去的密探回报,越国公最近很少出府。”
那边,批阅的笔尖写下字迹的一撇停了下来,烛火里,皇帝抬了抬头:“哦?”旋即,浓眉皱起,向后靠了靠,眯起眼睛。
“深居简出……莫不是想跟朕来一出,托病不出,暂避锋芒之计?”
戏谑的话声里,桌角宦官眼皮跳了跳,一旦被皇帝猜忌,将会是什么下场,宫里的阴暗,过来人岂会不明白。
此时,上面的皇帝不管说什么,这宦官只是低着头,不敢应一声。
过得一阵,皇帝重新伏案书写,沙沙的轻微声响里,杨广看着不知什么内容的奏折,一边批阅,一边张开双唇挤出声音。
“既然越国公病了,给他送点药去。”
那边的宦官微微颤了一下,连忙躬下身:“奴婢遵旨。”
不久,天微微发亮,两队骑卒跟着一辆马车出了皇宫,沿着一片白雪皑皑的长街,去往西面的百官府舍大街。
青冥的天色里,不少官员家中仆人已在街上扫着自家门前积雪,当中最为显赫的国公府邸之中,早起的家仆、护院忙碌起来,偌大的宅院,有着门客居住的偏院。
府中仆人送去早点,寒风随着门扇打开挤了进去,房里有着四个书生轻言细语,穿戴御寒的衣物,或打着哈欠走出卧房,也有站在窗棂前偶有灵感,即兴吟诗一首,送饭的仆人离开,分散四处的书生纷纷坐去桌边,拿过馒头就着稀粥填饱肚子,边吃边说起话。
“三位兄长,你们说咱四个是不是又投错人了,越国公当朝名将,为何西征都不被陛下带去?”
“……少言,此乃越国公府邸,当心被赶出门去…..咱们在京城可没宅子可住。”
“大兄,你就是太谨慎了,你看看咱们四个,满身才华,相貌也是上上之姿,不看说文武双全,可那也是经历颇丰啊,什么东西没见过?你们说是吧?”
“就是就是,当年南朝时,咱们打开过一个城门呢!”
…….
几句抱怨的话语之后,四人出了偏院,齐齐伸了一个懒腰,感受到雪天的凉意,缩紧脖子,双袖笼着手,期期艾艾的走去前院,梳理一些文书的活计。
穿过月牙门,长廊四下无人时,窃窃私语的又说了起来。
“不过说起来,越国公始终是皇亲国戚,又是名满天下之人,咱们四个投在他门下,早晚也是会出人头地的。”
“兄长这话也是在理,真叫人难以取舍啊。”
拐去前院屋檐一角,还未过去正厅那边,陡然看到前方庭院,一队人马挎着刀剑从府门那边过来,为首那人黑袍红领,头上戴的帽子,四人是认识的。
“咦,好像是一个宦官。”
“……快看他手里,好像捧的是圣旨啊,说不得越国公又要高升了,咱们四个岂不是水涨船高?!”
“不对不对,这些士兵怎么看起来一个个凶神恶煞,满眼杀气?”
眼尖的张倜连忙拉住王风,连带另外两个书生一起退去拐角藏起来,只探出四颗脑袋,上下重叠张望过去。
名門小妻子:老公,約麽
“肯定不是好事。”
“嗯,我有种感觉,越国公可能要失势了,那些山野奇闻,江湖侠义小说里,不都是这么写的吗?忠臣被皇帝猜忌,就是这般场景啊。”
九幽古卷之鬼墓瑰寶 秋雨風心
“那怎么办?”
“自然是走了!”
四人当中,王风叫住他们,皱起眉头,目光露出少有的严肃:“我等文人,岂能没了骨气,像墙头草那般四处乱摇,越国公待我们不薄,怎能弃他而去!!”
剩下马流、张倜、赵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光随后望去兄长:
“王兄,说的没错,你说该如何行事?!”
王风看着帮人快至前院,眯了眯眼睛,两腮都鼓了起来,咬着牙关挤出一声:“我等读书人,寒窗苦读为的什么……”
陡然出了藏身的拐角,朝那边过来的宫中宦官、士卒冲了过去,脸上瞬间挤出谄笑,双手一拱,躬身就拜。
“公公是找寻越国公的吧,在下王风,为你带路,这府中我熟悉的很!”
那边三个书生听到这声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跟着出来,脸上立刻笑的露出牙齿,躬下身:“我们都来带路!”
为首的宦官表情都愣住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堆起笑容,看着四人点了点头,笑眯眯的翘起兰花指。
“那四位才俊,就给咱家带路吧,偌大的国公府邸,省得咱家迷路。”
陰陽鬼影 灰暗之心
四人互相看看,跟着笑起来,连忙走去前面两侧,轰走护院还有赶来的管事,朝那宦官做了一个请字,兴奋的领着他们穿过前院,径直去往中庭,这个时辰,他们知晓越国公应该在那边吃早饭,看会儿书籍。
“对了,这位公公,你们寻越国公何事啊?”
那宦官斜眼瞥了瞥跟在一侧的侍卫手中锦盒:“陛下见越国公久不出府,特地让咱家带了些宫里补品,上好的汤药过来探望。”
等等!探望?
四人表情凝住,原来不是自己想的那般啊,顿时齐齐吞了口口水,厚实的衣袍内,多了许多汗水。
山村鬼事 九霄鴻鵠
鳳棲江湖:紅顏笑
马流、张倜、赵傥齐齐看向王风,眼神似乎传达某种意思。
‘王兄,不是你想的那样啊!’
后者瞥去一个眼神。
‘为兄他娘的怎得知晓,现在怪我啰?’
職場誘惑:情陷辦公室
四人又齐齐咽下一口唾沫,双腿都打起摆子,走的哆哆嗦嗦比谁都慢。
这他娘叫什么事儿啊!!
看着前面越来越近的中庭,心里悲戚的呐喊。

f6tay精华都市小說 大隋國師笔趣-第六百三十四章 會錯意的四人展示-gynr6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长安皇城,白皑皑的积雪沿着城墙延伸,积攒积雪的宫宇穹顶,还有鹅毛般的雪花飘落。
巡逻而过的宫中士卒走过清扫的台阶,冻的满脸通红,缩着脖子的宦官守着书房门外,哈着一口白气,忍着微微发抖的身子。
紧闭的门扇之中,笔直拉伸的红毯呈放铜炉,烧红了炭火有着暖意,大殿之中,沙沙的笔尖抚过纸张的声响里,暖黄的灯火照着神情专注的侧脸。
杨广批阅过一封奏折,放去一旁,有近侍过来轻唤了声:“陛下,时辰不早了,该歇息了。”
“嗯。”
燃烧的烛火间,皇帝似乎心情很好,难得应了一声,随手又拿过一封奏折翻阅,笑了一下:“再等会儿,今日之事不批阅完,留到明日又是一大摞,忙也不忙不过来,对了,最近宫外可有什么消息传回。”
西征吐谷浑杀死慕容伏允后,杨广如今在朝中威势比之以往更盛,令出宫门,无不执行,确信自己走对一步,心里自然满意,至于之前宫中出现妖孽一事,有国师在,根本不用担心。
替嫁毒妾
这段时间,这位年轻的皇帝举手投足间,帝王之气越发威盛了。
话音落下,龙案一侧侍候的宦官躬着身迈着小碎步飞快站到桌角,做为皇帝的心腹人,自然明白那句宫外消息指的什么,尖细的嗓音回道:“陛下,奴婢遣去的密探回报,越国公最近很少出府。”
那边,批阅的笔尖写下字迹的一撇停了下来,烛火里,皇帝抬了抬头:“哦?”旋即,浓眉皱起,向后靠了靠,眯起眼睛。
“深居简出……莫不是想跟朕来一出,托病不出,暂避锋芒之计?”
戏谑的话声里,桌角宦官眼皮跳了跳,一旦被皇帝猜忌,将会是什么下场,宫里的阴暗,过来人岂会不明白。
此时,上面的皇帝不管说什么,这宦官只是低着头,不敢应一声。
过得一阵,皇帝重新伏案书写,沙沙的轻微声响里,杨广看着不知什么内容的奏折,一边批阅,一边张开双唇挤出声音。
“既然越国公病了,给他送点药去。”
那边的宦官微微颤了一下,连忙躬下身:“奴婢遵旨。”
驚世馭獸妃 zxj小z
不久,天微微发亮,两队骑卒跟着一辆马车出了皇宫,沿着一片白雪皑皑的长街,去往西面的百官府舍大街。
青冥的天色里,不少官员家中仆人已在街上扫着自家门前积雪,当中最为显赫的国公府邸之中,早起的家仆、护院忙碌起来,偌大的宅院,有着门客居住的偏院。
劍霸神荒 小標語
府中仆人送去早点,寒风随着门扇打开挤了进去,房里有着四个书生轻言细语,穿戴御寒的衣物,或打着哈欠走出卧房,也有站在窗棂前偶有灵感,即兴吟诗一首,送饭的仆人离开,分散四处的书生纷纷坐去桌边,拿过馒头就着稀粥填饱肚子,边吃边说起话。
“三位兄长,你们说咱四个是不是又投错人了,越国公当朝名将,为何西征都不被陛下带去?”
“……少言,此乃越国公府邸,当心被赶出门去…..咱们在京城可没宅子可住。”
“大兄,你就是太谨慎了,你看看咱们四个,满身才华,相貌也是上上之姿,不看说文武双全,可那也是经历颇丰啊,什么东西没见过?你们说是吧?”
“就是就是,当年南朝时,咱们打开过一个城门呢!”
…….
几句抱怨的话语之后,四人出了偏院,齐齐伸了一个懒腰,感受到雪天的凉意,缩紧脖子,双袖笼着手,期期艾艾的走去前院,梳理一些文书的活计。
穿过月牙门,长廊四下无人时,窃窃私语的又说了起来。
滅明
“不过说起来,越国公始终是皇亲国戚,又是名满天下之人,咱们四个投在他门下,早晚也是会出人头地的。”
“兄长这话也是在理,真叫人难以取舍啊。”
拐去前院屋檐一角,还未过去正厅那边,陡然看到前方庭院,一队人马挎着刀剑从府门那边过来,为首那人黑袍红领,头上戴的帽子,四人是认识的。
“咦,好像是一个宦官。”
“……快看他手里,好像捧的是圣旨啊,说不得越国公又要高升了,咱们四个岂不是水涨船高?!”
厲先生我們離婚吧 oo笨不傾城oo
“不对不对,这些士兵怎么看起来一个个凶神恶煞,满眼杀气?”
眼尖的张倜连忙拉住王风,连带另外两个书生一起退去拐角藏起来,只探出四颗脑袋,上下重叠张望过去。
“肯定不是好事。”
錢多多備嫁記
“嗯,我有种感觉,越国公可能要失势了,那些山野奇闻,江湖侠义小说里,不都是这么写的吗?忠臣被皇帝猜忌,就是这般场景啊。”
“那怎么办?”
“自然是走了!”
四人当中,王风叫住他们,皱起眉头,目光露出少有的严肃:“我等文人,岂能没了骨气,像墙头草那般四处乱摇,越国公待我们不薄,怎能弃他而去!!”
剩下马流、张倜、赵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光随后望去兄长:
“王兄,说的没错,你说该如何行事?!”
王风看着帮人快至前院,眯了眯眼睛,两腮都鼓了起来,咬着牙关挤出一声:“我等读书人,寒窗苦读为的什么……”
陡然出了藏身的拐角,朝那边过来的宫中宦官、士卒冲了过去,脸上瞬间挤出谄笑,双手一拱,躬身就拜。
“公公是找寻越国公的吧,在下王风,为你带路,这府中我熟悉的很!”
那边三个书生听到这声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跟着出来,脸上立刻笑的露出牙齿,躬下身:“我们都来带路!”
大總裁愛上小女傭 敏萱26
为首的宦官表情都愣住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堆起笑容,看着四人点了点头,笑眯眯的翘起兰花指。
“那四位才俊,就给咱家带路吧,偌大的国公府邸,省得咱家迷路。”
四人互相看看,跟着笑起来,连忙走去前面两侧,轰走护院还有赶来的管事,朝那宦官做了一个请字,兴奋的领着他们穿过前院,径直去往中庭,这个时辰,他们知晓越国公应该在那边吃早饭,看会儿书籍。
推倒千年老妖
“对了,这位公公,你们寻越国公何事啊?”
那宦官斜眼瞥了瞥跟在一侧的侍卫手中锦盒:“陛下见越国公久不出府,特地让咱家带了些宫里补品,上好的汤药过来探望。”
等等!探望?
四人表情凝住,原来不是自己想的那般啊,顿时齐齐吞了口口水,厚实的衣袍内,多了许多汗水。
马流、张倜、赵傥齐齐看向王风,眼神似乎传达某种意思。
‘王兄,不是你想的那样啊!’
后者瞥去一个眼神。
‘为兄他娘的怎得知晓,现在怪我啰?’
四人又齐齐咽下一口唾沫,双腿都打起摆子,走的哆哆嗦嗦比谁都慢。
这他娘叫什么事儿啊!!
看着前面越来越近的中庭,心里悲戚的呐喊。

hd2y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大隋國師 線上看-第六百三十四章 會錯意的四人相伴-k4n1c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长安皇城,白皑皑的积雪沿着城墙延伸,积攒积雪的宫宇穹顶,还有鹅毛般的雪花飘落。
巡逻而过的宫中士卒走过清扫的台阶,冻的满脸通红,缩着脖子的宦官守着书房门外,哈着一口白气,忍着微微发抖的身子。
紧闭的门扇之中,笔直拉伸的红毯呈放铜炉,烧红了炭火有着暖意,大殿之中,沙沙的笔尖抚过纸张的声响里,暖黄的灯火照着神情专注的侧脸。
杨广批阅过一封奏折,放去一旁,有近侍过来轻唤了声:“陛下,时辰不早了,该歇息了。”
“嗯。”
燃烧的烛火间,皇帝似乎心情很好,难得应了一声,随手又拿过一封奏折翻阅,笑了一下:“再等会儿,今日之事不批阅完,留到明日又是一大摞,忙也不忙不过来,对了,最近宫外可有什么消息传回。”
西征吐谷浑杀死慕容伏允后,杨广如今在朝中威势比之以往更盛,令出宫门,无不执行,确信自己走对一步,心里自然满意,至于之前宫中出现妖孽一事,有国师在,根本不用担心。
这段时间,这位年轻的皇帝举手投足间,帝王之气越发威盛了。
话音落下,龙案一侧侍候的宦官躬着身迈着小碎步飞快站到桌角,做为皇帝的心腹人,自然明白那句宫外消息指的什么,尖细的嗓音回道:“陛下,奴婢遣去的密探回报,越国公最近很少出府。”
那边,批阅的笔尖写下字迹的一撇停了下来,烛火里,皇帝抬了抬头:“哦?”旋即,浓眉皱起,向后靠了靠,眯起眼睛。
“深居简出……莫不是想跟朕来一出,托病不出,暂避锋芒之计?”
戏谑的话声里,桌角宦官眼皮跳了跳,一旦被皇帝猜忌,将会是什么下场,宫里的阴暗,过来人岂会不明白。
此时,上面的皇帝不管说什么,这宦官只是低着头,不敢应一声。
过得一阵,皇帝重新伏案书写,沙沙的轻微声响里,杨广看着不知什么内容的奏折,一边批阅,一边张开双唇挤出声音。
“既然越国公病了,给他送点药去。”
那边的宦官微微颤了一下,连忙躬下身:“奴婢遵旨。”
不久,天微微发亮,两队骑卒跟着一辆马车出了皇宫,沿着一片白雪皑皑的长街,去往西面的百官府舍大街。
青冥的天色里,不少官员家中仆人已在街上扫着自家门前积雪,当中最为显赫的国公府邸之中,早起的家仆、护院忙碌起来,偌大的宅院,有着门客居住的偏院。
府中仆人送去早点,寒风随着门扇打开挤了进去,房里有着四个书生轻言细语,穿戴御寒的衣物,或打着哈欠走出卧房,也有站在窗棂前偶有灵感,即兴吟诗一首,送饭的仆人离开,分散四处的书生纷纷坐去桌边,拿过馒头就着稀粥填饱肚子,边吃边说起话。
“三位兄长,你们说咱四个是不是又投错人了,越国公当朝名将,为何西征都不被陛下带去?”
“……少言,此乃越国公府邸,当心被赶出门去…..咱们在京城可没宅子可住。”
“大兄,你就是太谨慎了,你看看咱们四个,满身才华,相貌也是上上之姿,不看说文武双全,可那也是经历颇丰啊,什么东西没见过?你们说是吧?”
“就是就是,当年南朝时,咱们打开过一个城门呢!”
嫡女惡妃
…….
几句抱怨的话语之后,四人出了偏院,齐齐伸了一个懒腰,感受到雪天的凉意,缩紧脖子,双袖笼着手,期期艾艾的走去前院,梳理一些文书的活计。
穿过月牙门,长廊四下无人时,窃窃私语的又说了起来。
惑不單行:別說我是俏紅妝 口惑
瘋子司
“不过说起来,越国公始终是皇亲国戚,又是名满天下之人,咱们四个投在他门下,早晚也是会出人头地的。”
“兄长这话也是在理,真叫人难以取舍啊。”
拐去前院屋檐一角,还未过去正厅那边,陡然看到前方庭院,一队人马挎着刀剑从府门那边过来,为首那人黑袍红领,头上戴的帽子,四人是认识的。
“咦,好像是一个宦官。”
我當陰曹官的那幾年
“……快看他手里,好像捧的是圣旨啊,说不得越国公又要高升了,咱们四个岂不是水涨船高?!”
“不对不对,这些士兵怎么看起来一个个凶神恶煞,满眼杀气?”
眼尖的张倜连忙拉住王风,连带另外两个书生一起退去拐角藏起来,只探出四颗脑袋,上下重叠张望过去。
“肯定不是好事。”
“嗯,我有种感觉,越国公可能要失势了,那些山野奇闻,江湖侠义小说里,不都是这么写的吗?忠臣被皇帝猜忌,就是这般场景啊。”
“那怎么办?”
“自然是走了!”
四人当中,王风叫住他们,皱起眉头,目光露出少有的严肃:“我等文人,岂能没了骨气,像墙头草那般四处乱摇,越国公待我们不薄,怎能弃他而去!!”
剩下马流、张倜、赵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光随后望去兄长:
“王兄,说的没错,你说该如何行事?!”
王风看着帮人快至前院,眯了眯眼睛,两腮都鼓了起来,咬着牙关挤出一声:“我等读书人,寒窗苦读为的什么……”
陡然出了藏身的拐角,朝那边过来的宫中宦官、士卒冲了过去,脸上瞬间挤出谄笑,双手一拱,躬身就拜。
“公公是找寻越国公的吧,在下王风,为你带路,这府中我熟悉的很!”
敗家系統在花都 風雷煮酒
那边三个书生听到这声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跟着出来,脸上立刻笑的露出牙齿,躬下身:“我们都来带路!”
为首的宦官表情都愣住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堆起笑容,看着四人点了点头,笑眯眯的翘起兰花指。
“那四位才俊,就给咱家带路吧,偌大的国公府邸,省得咱家迷路。”
四人互相看看,跟着笑起来,连忙走去前面两侧,轰走护院还有赶来的管事,朝那宦官做了一个请字,兴奋的领着他们穿过前院,径直去往中庭,这个时辰,他们知晓越国公应该在那边吃早饭,看会儿书籍。
“对了,这位公公,你们寻越国公何事啊?”
那宦官斜眼瞥了瞥跟在一侧的侍卫手中锦盒:“陛下见越国公久不出府,特地让咱家带了些宫里补品,上好的汤药过来探望。”
等等!探望?
四人表情凝住,原来不是自己想的那般啊,顿时齐齐吞了口口水,厚实的衣袍内,多了许多汗水。
絕品保鏢
马流、张倜、赵傥齐齐看向王风,眼神似乎传达某种意思。
‘王兄,不是你想的那样啊!’
絕品召喚師 檸檬青花魚
后者瞥去一个眼神。
‘为兄他娘的怎得知晓,现在怪我啰?’
四人又齐齐咽下一口唾沫,双腿都打起摆子,走的哆哆嗦嗦比谁都慢。
这他娘叫什么事儿啊!!
看着前面越来越近的中庭,心里悲戚的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