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天降我才必有用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天降我才必有用笔趣-第八百七十八章 計劃啓動閲讀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天降我才必有用
秦老道:“什么人告诉你这些事?”
安崇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继续问道:“您能不能告诉我,我的父母是谁?”
“不知道,如果我们当初没有那么做,你现在可能只是出身于孤儿院的一个普通孩子,也许会平淡一生,也许会小有成就,但是应该超不过现在,谁知道呢?”秦老的声音平平淡淡那,像是说着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安崇光望着秦老,自己对他而言本来就是无关紧要的一个人,为了掩盖谢忠军的存在而制造的一个影子。
“你恨我吗?”秦老风波不惊道。
“不恨!其实我挺感谢您的,正如您刚才所说,如果您当年没有那么做,我不会有今天的成就。”说完安崇光有些自嘲的笑了起来,如果那些也算成就的话。
秦老道:“人的本性是很难改变的,我这一生多半时间都在证明这件事。”楚沧海是他最得意的门生,谢忠军是他一手养大的儿子,这两个被他寄予极大希望,投入太多感情的后辈无一例外地背叛了他。
安崇光道:“您对陈玉婷的事情了解吗?”
秦老道:“她是我故友的女儿。”
“她还曾经负责整理过神密局的绝密档案。”
秦老道:“你是听她说的对不对?”
安崇光笑道:“不是。”
秦老点了点头道:“我忘了,你现在是神秘局局长,机密档案由你负责掌管。”言外之意就是安崇光违规调取了秘密档案。
安崇光没有否认:“您大概不知道,陈玉婷已经从看守所失踪。”
秦老道:“我足不出户,怎么可能知道。”
“您老对这件事怎么看?”
秦老道:“我是个瞎子,你教我怎么看?”
安崇光道:“根据陈玉婷的档案显示,她是个超能者。”
秦老道:“那要看你以谁为参照,假如以能力最为平庸的人为参照,那么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是超能者。”
安崇光道:“我认为她是凭着自己的能力逃出去的。”
秦老道:“那就想办法把她抓回来,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究竟是畏罪潜逃,还是被人冤枉。”
“我一定会搞清楚。”
“决心是一回事,能力又是另外一回事,小安,我这样说并没有任何看轻你的意思,不过你连真正的敌人是谁都没有搞清楚。”
安崇光恭敬道:“所以才请您老指点。”
秦老摇了摇头道:“我什么都不想管了,我也管不了,不过人有决心有正义感总是一件好事。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总比我这个老家伙整天就这样坐以待毙要强,你说对不对?”
安崇光以为从秦老这里不会再得到任何有用的帮助,正准备告辞的时候。
秦老忽然问道:“你有没有看过我的档案?”
安崇光心中一怔:“不敢!”
秦老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你不敢做的事情?”
安崇光明白了,他起身告辞。
安崇光离开秦家,迎面遇到匆匆赶来的谢忠军,安崇光唇角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不是谢忠军的消息灵通,而是他故意让人向谢忠军放出风声,不然谢忠军也不会知道他来这里拜访。
安崇光没有和谢忠军打招呼的意思,大步向前走,谢忠军腆着肚子迈着方步,如果两人都这么走下去,肯定会迎面碰在一起,不过在相聚一米的地方两人同时停步了,这样的距离下,感觉不到亲密,感觉到得只有对方给予的无形压迫感,目光都充满了攻击性。
谢忠军道:“安局还真是够早。”
安崇光笑道:“刚好路过,来探望一下老领导。”
谢忠军挖苦道:“真是有心之人。”
安崇光道:“人活在世上总得有些良心,你说对不对?”
谢忠军哈哈笑道:“我听说人往往越是喜欢强调什么越是缺少什么,”
安崇光道:“你缺少什么?”心中暗骂这厮五行缺德。
谢忠军微笑道:“跟你一样。”
安崇光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谢忠军却没有让路的意思,狭窄的文明巷被他臃肿的身体堵住了大半,安崇光想要过去除非侧身,在谢忠军的面前,安崇光偏偏不喜欢让步。
两人心领神会地彼此僵持着。
北风呼啸,带来的寒意在两人凛冽的敌意下居然显得温柔了许多。
谢忠军道:“我听说楚江河回来了?”
按照原有的计划,这消息是安崇光故意放出去的,楚江河在他手中,他就等于拥有了一个充满诱惑力的诱饵,在和谢忠军的斗争中掌握了先机。
真正让安崇光决定和谢忠军一决雌雄的原因还是岳先生的态度,在他见过岳先生之后,明白无论自己还是谢忠军只不过是她手中的一枚棋子,也许用砝码来形容更确切一些,岳先生只想要维持平衡。
自从陈玉婷逃走之后,安先生居然没有任何的表示,甚至他主动放出了楚江河回来的消息,连这么重要的事情岳先生都没有召见他询问详情,一切表面上看很正常,可仔细一想又一点都不正常。
安崇光道:“你哪来的消息?给他派任务的不是我,指挥行动的也不是我,他会找我报到吗?他就算回来也应该找你才对,稍微想想就能够知道根本不合逻辑。”
谢忠军道:“安局,你应该知道这次任务的重要性,虽然你对我有成见,可我们毕竟都在神密局……”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安崇光打断他的话道:“这不用你提醒我,神密局的负责人是我不是你,我对你有成见不假,可我向来公私分明,从不做公器私用的事情,你做出成绩我也与有荣焉,你说是不是?”
谢忠军道:“你来我家干什么?”
安崇光道:“陈玉婷失踪,我肯定得调查一下,我想通过秦老多了解一下她的情况。”
谢忠军道:“我爸身体不好,你最好不要骚扰他。”
“据我所知,秦老已经跟你断绝了父子关系。”
谢忠军笑道:“什么时候我的家事也轮到你管了?对了,陈玉婷到底怎么逃的?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安崇光道:“你这么感兴趣尽管去查,一定要查出事实证明我的清白。”
“我当然会查,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安崇光点了点头道:“对,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我才知道你是个早产儿,七个月就出生了。”
篮球之风云再起
谢忠军脸色骤变:“安崇光你什么意思?”
安崇光道:“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说,其实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禁不住查。”他拍了拍谢忠军的肩膀:“真要是有孝心,多来陪秦老说说话,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今天不会来吧。”
谢忠军等安崇光走远,才转身看了看他的背影,正准备往家里去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电话,马上打消了回家的念头。
电话是楚沧海打来的,他找谢忠军的原因也是为了儿子。
谢忠军匆匆来到楚沧海约见的地方,坐下之后,楚沧海就问道:“忠军,我儿子呢?我听说他回来了,可人呢?为什么他不跟我联系?”
谢忠军道:“具体情况我还不清楚。”
“不清楚?你怎么会不清楚?当初可是你派我江河去执行任务的,我把儿子交给你还不是因为你向我保证了他的安全。”楚沧海做戏做足全套。
谢忠军能够理解他的愤怒,陪着笑道:“沧海兄,您别急啊,目前江河回来的消息还不能证实,也许是谣言呢。”
“谣言?”楚沧海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江河答应我只要回来就会给我报平安,我收到了他发给我的信息,不然我找你干什么?是不是你们局里把他给藏起来了?”
大罗兽仙 凯兴
谢忠军道:“沧海兄,您可别这么想,江河那么大一个人我藏他干什么……”他的话又被电话铃声打断。
谢忠军拿起电话没好气道:“正忙着呢……什么?好,我马上回去。”
楚沧海眼巴巴地望着他。
谢忠军起身道:“不好意思,局里让我马上回去。”
“是江河的事情吗?”
谢忠军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道:“是,他回来了。”
楚沧海激动道:“那你快去,如果可能,让他赶紧回来见我。”
谢忠军点了点头,内心却有些出离愤怒了,安崇光刚刚才否认楚江河在他手里,这才过去没多久就找他回去开会,说是商谈楚江河的事情,故意玩他呢。
摸 骨 師
楚江河返回的事情如果是真的,安崇光盖不住也不敢盖,毕竟还有岳先生。他和自己不睦,玩些手段,恶心一下自己也实属正常,可是谢忠军想不透得是,楚江河回来为什么不第一时间找到自己,而是去找了安崇光?难道这小子担心自己加害于他,所以找上了安崇光,从而多一份保险。
当然这都是谢忠军的猜测,真正情况如何需要等见到楚江河才知道。
谢忠军又想到了岳先生,这么大的事情她不可能不知道,安崇光胆敢公然插手自己的事情,难道获得了她的首肯?

kllvs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討論-第八百七十三章 怎麼辦分享-5escq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天降我才必有用
寒冬腊月,脱光了走在户外的感觉有点舒爽,张弛低头看了看发现手里还拿着门把手,这玩意儿还真不好藏,先将门把手从墙外扔了进去。大摇大摆地走入别墅住宅区,来到门口,轻轻松松一个跨栏动作,一丝不挂的感觉轻松极了,感觉身下一荡就跨越了门禁。
距离林黛雨现在的住处已经不远,张弛准备找个机会进去,却看到此时一个熟悉的身影推门走了出来,张弛吃了一惊,老阴货情报有误,林黛雨明明在家。
得亏自己是隐形,如果光天化日之下,赤身裸体地出现在林黛雨面前,那场面何其尴尬。不过对他来说倒是一个从正门进入的绝佳机会,还是别进去了,直接把门把手扔在她脚下就走。
张弛这才想起自己忘了拿门把手,有点不上心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给忘掉了,赶紧回过身来,刚巧林黛雨也回来了,两人差点迎面相撞,张大仙人赶紧侧身,屏住呼吸。林黛雨从他身边走过,冷风吹起她的发丝,发香阵阵传入张弛的鼻息之中,更郁闷得是,有几根发丝钻到了他鼻子里,张弛强忍着打喷嚏的冲动。
近距离观察林黛雨,发现小妮子越发美丽了,只是瘦了一些,应当是最近生活过得不太如意,林黛雨并未发现这个近在咫尺的裸男,进门去了,大门在她身后关闭,张弛被拒之门外。
张大仙人去找门把手,等来到了地方,发现一只小泰迪正玩着门把手。
张弛这个郁闷啊,大冷的天,我光着个屁股在别墅区逛荡,容易嘛我,想不到这玩意儿居然成了泰迪的玩具。
天后的炼成法 晴天小喵
张弛左顾右盼,首先确定狗的主人不在附近,这才向前走去,试图在泰迪没有发现之前将门把手捡起。
渐渐靠近,正准备出手之际,小泰迪一口将门把手叼起。
混沌之神皇
张弛暗骂,这谁家的野狗也不栓,更离谱的是,门把手又不是骨头,你叼着它干什么?决定出手抢过来。
小泰迪非常机警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叼着门把手转身就跑,张大仙人岂能让它跑了,一个箭步冲了出去,以他今时今日的能力,区区一只小泰迪别想从他的眼皮底下逃走。
一把抓住了门把手,小泰迪性格有点轴,死死咬住门把手不放,连带着门把手一起被张弛给拎了起来,张弛见到小泰迪还是不肯放口,扬手照着小泰迪的脑袋拍了一巴掌。
小泰迪咿唔叫了一声,掉落在地上,然后冲着那漂浮在空中的门把手嗷嗷直叫,一边叫一边锲而不舍的往上跳。
这次张弛扬起门把手照着小泰迪的脑袋磕了一下,小泰迪被砸得惨叫一声,落在地面上,门把手如同会飞一样,追上来照着它的脑门子又来了一下,小泰迪被接连两下给打怕了,掉头就跑,以它的狗眼是看不出门把手背后还有人操纵的。
张大仙人打跑了泰迪,带着门把手重新回去,发现大门紧闭,想要从大门堂而皇之地走进去已经不可能了。
避尘珠已经恢复了一些能量,但是已经处于隐身状态,就没必要多此一举。
张弛轻轻松松翻到了二层的露台,来到门前,先听了听里面的动静,房间里面没人,张弛悄悄拉开阳台门走了进去。
从房间布局来看应该是主人的卧室,张弛将阳台门恢复成原样,林黛雨不在房间,张弛将门把手放在梳妆台上,正打算沿着原路退出去,却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
张弛赶紧去墙角边站着。
身穿白色浴袍的林黛雨从外面走了进来,这会儿功夫她冲了个澡,张弛暗叫不妙,妈耶!怎么会这么巧呢?老阴货该不是故意安排自己这个时间段过来,帮他们两个点一点鸳鸯谱吧。转念一想又不太可能,林朝龙爱女如命,怎么可能放任自己占他闺女便宜。
林黛雨拿起遥控将窗帘关上,然后脱了浴袍。
张大仙人把两只眼睛一闭,太特么晃眼了,这要是被林黛雨发现,岂不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卑鄙下流的小人。
林黛雨还没有发现房间内躲着一个人,站在梳妆镜前方整理了一下头发。
闭眼绝不是因为非礼勿视,而是条件反射,张弛这会儿目瞪口呆地望着林黛雨,要说好多地方他也曾经走马观灯地游览过,只是没机会深入,刚才在外面看着蛮瘦的,想不到这一脱衣服该丰满的地方还真是丰满,深藏不露啊。
林黛雨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也没穿衣服,转身去接电话,一转身,张大仙人更是一览无遗,伸手捂住鼻子,生怕鼻血不受控制地喷出来。
林黛雨伸手开了免提:“谁啊?”
“您好,我是小区物业管家,最近周围治安不好,还请您多多留意,如果发现任何异常状况,请和小区物业及时联系。”
张弛听着这声音有点像导航中那个女的,稍一琢磨向林黛雨示警的十有八九就是老阴货,老林应该没想到自己正在大饱眼福吧,估计是认为自己呆得时间太久,怕自己对他闺女干坏事。
张弛前前后后上上下下把林黛雨看了个遍,想不到送个快递居然还有那么大的福利。
林黛雨没发现什么异常,说声谢谢,走回梳妆台前,还是没看到门把手,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脸,然后拿起吹风机开始吹头发。
张弛感觉这会儿口水分泌格外丰富,悄悄往下咽,生怕发出任何的声音惊动了林黛雨,内心热血澎湃,身体肃然起敬。
林黛雨这会儿才看到了门把手,愣了一下,将吹风机放下,却忘了关吹风机,刚才抽出的纸巾被热风一吹,轻轻悠悠飞了出去,朝着张弛飞了过来。
张大仙人一动不动,一张纸而已又不是飞刀,眼看着那张纸飘飘荡荡贴在了自己的肚皮上,看上去犹如薄薄的纸片悬浮在空中一样,张弛有点惶恐,如果林黛雨看到这诡异的景象肯定会发现不对。
他徐徐吹出一口气,将纸巾颤巍巍从肚皮上吹落,玛德!挂上面了,看来不动手是不行了。
趁着林黛雨研究门把手的时候,张弛悄悄移动右手,刚刚到了中途,林黛雨的目光就转向了这一边。
张大仙人呆若木鸡,一动不敢动,现在要是动手拿开那张纸巾,岂不是什么都暴露了?
林黛雨并没有留意到那张如同小旗一样挂在那里的纸巾,转过脸去,准备继续研究门把手。
张弛的手悄悄伸展,捏住了纸巾的一角。
林黛雨猛地转过脸来,张弛瞬间石化,心中暗叫不妙,她肯定还是发现情况不对。人都会有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张弛总算明白该低头的时候一定要低头,该服软的时候必须要服软。这该死的纸巾就像膏药一样和自己的傲然挺立对抗着。
张大仙人本有无数种方法让纸巾消失,可在林黛雨的注视下,什么法子都用不上。林黛雨仍然没有穿衣服的意思,张弛认为她看不到自己,仍然认为房间里只有她自己。
林黛雨站起身,向张弛走了过来,明显发现了那张奇怪的纸巾。
张弛知道林黛雨只要伸手来拿纸巾自己就全暴露了,当下也顾不上想太多了,急中生智,给纸巾施加一些热能。
纸巾被点燃了,林黛雨见纸巾莫名其妙燃烧了起来,也吃了一惊,她第一反应就是去拿水杯,直接一杯水泼了过去。
张弛身手何其灵活,在电光石火的刹那已经成功逃离了角落,林黛雨的这杯水一点都没泼在他身上。
林黛雨这才迅速将浴袍穿上,青春美好的胴体重新包装起来,冲着角落道:“什么人?我知道你躲在这里!”
张弛一言不发,这会儿已经逃到了林黛雨的背后,肃然起敬,对林大小姐的敬意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
林黛雨伸手在刚才张弛站立的地方划拉了两下,没有摸到人,她胆子也够大:“出来吧,我看到你了。”
萌宠兽世:兽夫,么么哒! 大果粒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张弛才不相信她能看到自己。
此时楼下传来警报声,林黛雨皱了皱眉头,迅速去衣帽间拿衣服换上,这才快步出门,张弛自始至终跟在她的身后,林黛雨来到客厅的时候,物业经理带着保安也到了。
林黛雨开了门,表示是自己误碰了警报,由始至终都表现得非常淡定,张弛甚至都怀疑她已经看到自己了。
在她和物业交谈之际,张弛蹑手捏脚地从正门离开,他好像很久没那么狼狈过。
回到车内,张弛穿上衣服,导航响了起来,林朝龙愤怒的声音响起:“臭小子,我让你去送东西,你去干什么?”
张弛慢条斯理地将衣服穿好,塞了一颗药丸在嘴里,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胖脸渐渐出现,他叹了口气道:“你还好意思说,不是说她不在家吗?”
林朝龙道:“我也不是万能的,我想提醒你的时候你关机了,还有,你为什么要脱光衣服?”
张弛没好气道:“不是给你送东西,哪会发生这种事。”脱光的也不是他一个,你闺女也脱了,你咋不说?
张弛启动汽车准备离开,可发现一个身影朝着车头走了过来,不是林黛雨还有哪个?张弛有些纳闷,难道自己被跟踪了,不然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张弛低声道:“怎么办?”
林朝龙这会儿哑巴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办。

dk8as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第八百六十九章 造化弄人-3bpzy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安崇光在沙发上坐下,口中红酒的味道感觉有些苦涩:“谁让你这么做?你我之间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你为什么要生下我的女儿?”他本想说为我生下女儿,可一琢磨,人家生下这个女儿绝非是为他白白奉献。
陈玉婷道:“其实我过去也不知道九九的父亲是谁。”
紅塵飲
綜暖暖征服世界
安崇光诧异地望着她,从陈玉婷的目光中他得到了证实,策划这件事的人并不是陈玉婷。
陈玉婷道:“有人利用我为你传宗接代。”
安崇光唇角浮现出一丝苦笑,他一向自视甚高,可通过这件事忽然发现自己只是一个被人摆布的可怜虫,这种感觉比受到岳先生的操纵更加难受。他可以断定,问题就处在他们夫妇的那次助孕,有人利用自己的精子让陈玉婷成功受孕,最后生下了萧九九,陈玉婷此前多年并不知道自己是捐精的一方,不,这不是捐精,是被人窃精了。
安崇光叹了口气道:“原来你我都是受害者。”
菜刀通天 牛肉面菜刀
陈玉婷纠正道:“我是受害者。”在她看来,安崇光从未尽过做父亲的责任,却收获了一位美丽的女儿,对他而言这就是天降之喜,他并没有损失。
安崇光无意和她在这件事上进行争论,低声道:“你不用顾忌,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会保障你的安全。”
陈玉婷摇了摇头道:“你保障不了。”
安崇光皱了皱眉头。
陈玉婷道:“我也是刚刚搞清这件事,那个人让我为你生下九九,原因是他要留下后代。”
她的话乍听荒诞,可是细思极恐,安崇光道:“你是说,操控这件事的人和我有关?”
陈玉婷点了点头道:“我想他本以为是你的父亲。”
安崇光摇了摇头道:“我的父亲在我出生前已经死了。”
陈玉婷道:“有个人和你拥有几乎相同的遭遇,他的年龄和你相仿,同一个月出生,父母也都在出生前就已经死去。”
安崇光下意识地向后靠了靠,内心强大如他,也需要沙发的靠背给自己支持,他甚至担心自己可能会承受不住。
陈玉婷道:“你知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安崇光咽了口唾沫,紧紧抿住嘴唇,他想到了一个人,但是他不想说出口。
陈玉婷道:“你查过我的档案?”
安崇光点了点头:“你出身于神密局,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被开除,关于陈玉婷的资料记载得并不详细。”
陈玉婷道:“在你进入神密局核心权力圈之前,我就已经为神密局办事,我主要负责整理神密局的秘密档案。”
安崇光吃惊不小,他并不知道陈玉婷的履职经历。
陈玉婷道:“你和谢忠军的身世很像,同年同月,都是在同一所福利院被人收养。”
九龙宝剑之最初的记忆 W流浪汉
安崇光感到口干舌燥,他又喝了口酒。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陈玉婷道:“只不过你们被分配到了两个家庭,谢忠军去了秦老那里,而你去了另外一个家庭,在最早的档案中,你的亲生父母是……”说到这里她故意停顿了一下。
安崇光对此一无所知,但是他知道就快揭开真相了,自己现在掌控的秘密档案无疑是被人改动过的。他认为陈玉婷不会平白无故告诉自己真相,她期望从自己这里得到一些回报。
鎧聖
謝氏阿姜
安崇光道:“我会保证你的安全,如果你希望,我可以帮你改变身份,让你在人间彻底蒸发,以另外一个身份活下去,从此再也没有人找你的麻烦。”
陈玉婷摇了摇头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怕死,我只想你保证女儿的安全。”
两人的目光相遇,虽然他们之间并无任何的感情,可是通过萧九九这个纽带已经将他们捆绑在了一起,无论他们情愿与否,这已经成为事实。
安崇光道:“我保证。”
京中巨变 江南三月烟雨楼
“我要你保证,为了她你可以不惜代价。”
安崇光用力点了点头道:“我会不惜生命!”说出这话的时候,他内心中热血澎湃,安崇光意识到自己的这句话没有一丝一毫的虚伪成分在内,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可以为了一个人不惜自己的生命,而且毫不犹豫,即便是当初有人告诉他张弛是他的骨肉时,他都没有如此激动,毕竟那时无法证实。
陈玉婷道:“你其实是一个影子,谢忠军的影子。”
安崇光的内心受到重重一击,他看不起谢忠军,一直以为谢忠军任何方面都比不上自己,可事实却是他一直都在给一个自己看不起的家伙当影子。
陈玉婷道:“你看过谢忠军的档案吧?”
安崇光没回答,即便是现在秘密档案的管理权在他的手中,没有联合签名他也不得随意查阅档案,这是违规的行为。
陈玉婷道:“你不用顾虑,我已经不是神密局的人,也不会出卖你,当年我负责整理秘密档案,按照局里的章程,负责整理档案的人在事后会被进行记忆消除,以免秘密档案外泄。”
安崇光点了点头,内部规定的确如此,神密局的保密章程是极其严格的。
陈玉婷道:“我有精神上的缺陷,这个缺陷恰恰可以让我可以对抗记忆消除,所以我仍然记得许多的秘密。”
安崇光道:“这么多年你一直隐藏得很好。”
陈玉婷道:“秦老和你的养父同时将你和谢忠军从福利院收养,分配到两个不同的家庭,你一路走来比谢忠军顺利得多,可现实却是你只是为了保护他而存在,因为谢忠军的父亲是向天行,楚红舟死的时候怀胎七月,秦老答应帮她抚育孩子长大,为了掩饰这孩子的身份,秦老未雨绸缪,做主准备,其中一个措施就是为谢忠军制造一个影子。”
安崇光咕嘟喝了一大口酒。
陈玉婷道:“还好谢忠军的身世一直没有暴露,如果他遇到任何的危险,你这个影子会首当其冲。”
安崇光道:“你的想象力真的很丰富。”
陈玉婷道:“可能连秦老自己都没有想到,问题最后会处在他尽一切可能保护的谢忠军身上,谢忠军终于还是知道了他自己的身世,他是向天行和楚红舟的儿子,而他向来敬重的养父其实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
安崇光摇曳着杯中的红酒,感觉自己的内心也随着这杯酒不停的转动。
傀儡!棋子!影子!
内心中浮现出莫名的悲凉,向来自视甚高的他从未想到自己的存在只是别人的陪衬,难道这就是自己活着的意义?
秦老如此,岳先生也是如此。
安崇光陷入长时间的沉默中,陈玉婷在这个时候居然没有打扰他,端起自己的红酒,抿了一口,姿态优雅,隐藏在心中多年的秘密终于可以找到人诉说,感觉舒服了许多。
安崇光望着眼前这个和自己有着说不清道不明关系的女人,心情错综复杂,陈玉婷到底想要什么?她到底是一个无意中看到秘密的目击者,还是计划的参与者?
“九九……”
他们拥有着共同的话题,陈玉婷道:“我想他是你的父亲。”
安崇光错愕地望着陈玉婷:“他是谁?”
瀆仙記 上好茶
陈玉婷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应该是神密局的七位创始人之一,他想通过这种方式为你留下后代。”
“我的父亲究竟是谁?”
陈玉婷道:“根据档案,只是一位普通的大学老师。”
安崇光道:“不是说他是神密局的七位创始人之一?”
陈玉婷道:“我想他搞错了,我并不是主动要拿九九的事情刁难你,是他逼我这样做。”
安崇光道:“你说他搞错了是什么意思?”
陈玉婷道:“虎毒不食子,如果你真是这个人的儿子,他不可能让我这样对待你,我想应该是神密局的档案,让他将你这个谢忠军的影子当成了他的亲生儿子,可后来他发现了真相,已经知道你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九九就变成了他利用我们的一张牌。”
真龍 青狐妖
安崇光的内心被恐怖笼罩,他压低声音一字一句道:“你是说这个人是向天行?”
陈玉婷道:“我不知道,我只是猜测,真正的答案需要你自己去寻找。”她抬起双眼望着安崇光道:“这个人做事不择手段,你务必要保护好九九。”
安崇光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
“我们的家族病史你应该知道,发病的时候也是异能觉醒之时,九九距离这一天越来越近了,你毕竟是神秘局局长,我想你应该有办法帮助她。”
安崇光点了点头。
陈玉婷叹了口气道:“这孩子过去一心想成为明星,站在聚光灯下,光鲜靓丽,为世人瞩目,可我只希望她做个平凡人,平平淡淡地过上一生就好。”
安崇光暗忖,像他们这样的人,平凡注定只能是一种奢望。根据陈玉婷所说,策划这件事的人应该是向天行,谢忠军是向天行的儿子,秦老为了避免他的身份暴露,所以在收养谢忠军的时候故布疑阵,同时安排了自己这个影子,向天行误以为自己是他的儿子。
造化弄人,安崇光的内心充满了苦涩。
网游之血魔修罗
陈玉婷道:“我该走了。”
安崇光愕然道:“你能去什么地方?”
陈玉婷道:“如果我留在这里只会连累你,假如你我都出事,就没人能够照顾九九了。”

© 2021 燕鑫書庫

Theme by Anders NorénUp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