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hpin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奧術之主討論-第752章 位面探索、突發狀況熱推-1dvh3

奧術之主
小說推薦奧術之主
离开教务处后,夏多又顺道去看了下021以及022工作间通讯法器产线的情况。
不久前他刚刚吩咐过,从那时起不要对通讯法器进行预封装,给新加入的初级魔法技工留足预封装前的核心构件,用来练习链接魔网。
这次过来,情况也让他十分满意,除了那些半成品中的半成品保存颇为费事外,一切都按照他计划中的执行着。
回到时之塔第六层,夏多又接连视察了霍斯特研究室、提拉克研究室,以及正在学习2环法术《简化版魔网背景通讯》的准·初级魔法技工们,并寄予了高度重视以及殷切期望。
在这之后,他才回到自己的住所,修改、完善《原理》书,并等待明水商会鉴定师的到来。
道術法訣
新世紀機甲狂潮
鑄天記 白雲居
劍指至尊 水之烈焰
……
一周(十天)后,正时之塔位面探索层尝试主动搜索次位面的夏多突然收到妮雅的传讯,他十分干脆地就放下了这边的工作。
惡魔王子的偽天使
位面探索并非一朝一夕,也不是他这个只学习了几天位面学者课程的新手能够完全掌控的。
这几天他尝试着搜索了无数次,但他发现搜索次位面就好比在地球上买彩票,或许玄学运气可能比任何理性计算都要重要。
相比于新手上路热情满满,早就深受打击的艾伯克仅仅只保留了每天固定搜索一次的安排。
血魔王道
如果一次找不到,就直接放弃。
妮雅带回来的关于位面学者的书籍,夏多已经全部看过了,尽在记忆方面,他可以说绝对超过艾伯克不少,两人也就是展开过交流。
他们一致的意见是——这些书早就过时了,或者说有作用,但短时间内根本看不出来。
必须有大量样本才能得出统计学意义上的有效,但很可惜,时之塔能进行位面探索的只有四个人,其中妮雅忙着她老师布置的课业,而德帕克又刚刚晋升,根本顾不上这边。
再者,单纯依靠位面探索阵列进行被动搜索,并需要消耗多少能量,但是,一旦由位面学者主持进行主动搜索,那耗能也是肉眼能看得到的。
就这几天,夏多就已经发现作为位面探索阵列核心的位面结晶已经出现了极其细微的消减。
盲女:無情冷妃
这可能和他刚开始的高强度搜索有关,但很显然,就算没有他的那些行为,位面结晶也不大可能是永恒的。
血色天堂 花想容
换句话说,一旦这枚位面结晶消耗完,又找不到替代品的话,那已经运行了一年多的位面探索阵列又将歇菜了。
此外,还有一个更严重的后果,位面探索阵列同时还充当着萨维尔返回主位面的指引道标,一旦探索阵列歇菜,会不会影响萨维尔的回归,那就不好说了!
夏多可不敢在这种事上去赌,当然,即便他愿意赌,妮雅也肯定不愿意。
因而,在对位面领域进行研究的同时,还必须兼顾到位面结晶的状态。
好在,位面结晶不是普通的元素宝石,它具有极其强大的能量,即便夏多前几天玩命地用,也才只消耗了它极少部分的能量。
不过,从这点看,吉尔斯高塔绝对拥有不少位面学者,而且可以推断,吉尔斯高塔也肯定拥有较为稳定的位面结晶来源。
亲身尝试过位面探索的人才知道搜索到新位面的难度,就算时之塔的技术相比于过去更先进了。
但原理依然绕不过去,无非是捕捉新位面在以太位面或者元素位面中的“回音”,来确定其相对准确的位置。
技术先进更多是体现在捕捉信号的能力,以及对信号分析的数据积累上,原理这东西,一旦点出来也就那么回事。
真就是茫茫大海找一根针的工作量!
就算技术再先进,难度并不会降低太多,这是夏多可以想象得到的。
吉尔斯高塔之所以有那么多位面,甚至还找到了与主位面存在不同时间流速的位面,夏多相信,他们靠的更多还是人海战略。
当然,不一定是真的人多,但从吉尔斯高塔整体来看,高频搜索是绝对逃不掉的。
……
从位面探索层一离开,夏多立刻就明白了艾伯克的感觉,那种怅然若失、不甘失败,以及因长期无结果导致的消沉、抗拒情绪,交杂在一起,十分复杂。
新灵魂状态下,夏多将自身种种情绪看得一清二楚,但是——
相比于艾伯克,他心中相对正面的情绪占据了上风,一股不服输的意志涌了上来,他还从来没有什么事只尝试了几天就说放弃的呢!
当然,也不能说艾伯克就是放弃了,只是他选择了更理性的时间管理方式。
夏多之所不和艾伯克作同样的选择,是因为,相比于独自一人摸索的艾伯克,他有一个世界的底蕴做支撑。
在地球上,大数据、统计分析,几乎连小孩子都能随口说几句,更何况他一个写代码、写小说的呢!
不一定要完全照搬地球上的案例,但其中的思想却可以借鉴到这里,为次位面信号建立数据模型,从而改进搜索方案,增加搜索效率。
他相信,吉尔斯高塔在长久实践中肯定也能摸索到这样的方法。
網遊之我愛金幣 一剎那的芳華
只不过,他这种主动用方法论来指导实践的行为会更高效,或许能够实现弯道超车也说不定呢!
当然,如果有更多人一起,那就更好了!
……
爺本殘暴之寵妻入骨
带着对未来的美好期望,夏多来到了妮雅书房,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妮雅找他的原因并非是他之前猜测的明水商会的鉴定师到了,也不是北边的船队来了,而是——
“老师说,布劳恩阁下和那位妥协了,现在已经离开了那位学生的领地。老师让我告诉你这段时间最好不要离开时之塔。”
“维德?!”夏多惊讶地说出了那个名字。
他从罗德尼领回来,至今已经有大半个月了,就一直没有听到关于布劳恩与维德对峙的消息。
如果不是妮雅突然提起的话,他感觉自己都快忘记这件事了!
想到一位可能已经盯上他的敌对大奥术师现在腾出手来了,饶是夏多一贯镇定,此刻也不禁有些慌张,他连忙问妮雅:
“那七塔呢?七塔有什么动作?”
现在再去计较公主将他搅和进这种层次的事件中已经不太现实,当然,他也没法计较,现在更重要的是弄清楚七塔的目的,已经如何才能全身而退。

70lzk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奧術之主》-第752章 位面探索、突發狀況看書-3e1na

奧術之主
小說推薦奧術之主
离开教务处后,夏多又顺道去看了下021以及022工作间通讯法器产线的情况。
不久前他刚刚吩咐过,从那时起不要对通讯法器进行预封装,给新加入的初级魔法技工留足预封装前的核心构件,用来练习链接魔网。
这次过来,情况也让他十分满意,除了那些半成品中的半成品保存颇为费事外,一切都按照他计划中的执行着。
回到时之塔第六层,夏多又接连视察了霍斯特研究室、提拉克研究室,以及正在学习2环法术《简化版魔网背景通讯》的准·初级魔法技工们,并寄予了高度重视以及殷切期望。
在这之后,他才回到自己的住所,修改、完善《原理》书,并等待明水商会鉴定师的到来。
……
一周(十天)后,正时之塔位面探索层尝试主动搜索次位面的夏多突然收到妮雅的传讯,他十分干脆地就放下了这边的工作。
位面探索并非一朝一夕,也不是他这个只学习了几天位面学者课程的新手能够完全掌控的。
这几天他尝试着搜索了无数次,但他发现搜索次位面就好比在地球上买彩票,或许玄学运气可能比任何理性计算都要重要。
相比于新手上路热情满满,早就深受打击的艾伯克仅仅只保留了每天固定搜索一次的安排。
如果一次找不到,就直接放弃。
妮雅带回来的关于位面学者的书籍,夏多已经全部看过了,尽在记忆方面,他可以说绝对超过艾伯克不少,两人也就是展开过交流。
他们一致的意见是——这些书早就过时了,或者说有作用,但短时间内根本看不出来。
必须有大量样本才能得出统计学意义上的有效,但很可惜,时之塔能进行位面探索的只有四个人,其中妮雅忙着她老师布置的课业,而德帕克又刚刚晋升,根本顾不上这边。
再者,单纯依靠位面探索阵列进行被动搜索,并需要消耗多少能量,但是,一旦由位面学者主持进行主动搜索,那耗能也是肉眼能看得到的。
就这几天,夏多就已经发现作为位面探索阵列核心的位面结晶已经出现了极其细微的消减。
这可能和他刚开始的高强度搜索有关,但很显然,就算没有他的那些行为,位面结晶也不大可能是永恒的。
换句话说,一旦这枚位面结晶消耗完,又找不到替代品的话,那已经运行了一年多的位面探索阵列又将歇菜了。
此外,还有一个更严重的后果,位面探索阵列同时还充当着萨维尔返回主位面的指引道标,一旦探索阵列歇菜,会不会影响萨维尔的回归,那就不好说了!
夏多可不敢在这种事上去赌,当然,即便他愿意赌,妮雅也肯定不愿意。
醜女重生:嫡女毒醫,道長別無禮 春日晨光
因而,在对位面领域进行研究的同时,还必须兼顾到位面结晶的状态。
好在,位面结晶不是普通的元素宝石,它具有极其强大的能量,即便夏多前几天玩命地用,也才只消耗了它极少部分的能量。
不过,从这点看,吉尔斯高塔绝对拥有不少位面学者,而且可以推断,吉尔斯高塔也肯定拥有较为稳定的位面结晶来源。
亲身尝试过位面探索的人才知道搜索到新位面的难度,就算时之塔的技术相比于过去更先进了。
福謀 緋我華年
但原理依然绕不过去,无非是捕捉新位面在以太位面或者元素位面中的“回音”,来确定其相对准确的位置。
技术先进更多是体现在捕捉信号的能力,以及对信号分析的数据积累上,原理这东西,一旦点出来也就那么回事。
真就是茫茫大海找一根针的工作量!
就算技术再先进,难度并不会降低太多,这是夏多可以想象得到的。
吉尔斯高塔之所以有那么多位面,甚至还找到了与主位面存在不同时间流速的位面,夏多相信,他们靠的更多还是人海战略。
星際涅槃
当然,不一定是真的人多,但从吉尔斯高塔整体来看,高频搜索是绝对逃不掉的。
……
从位面探索层一离开,夏多立刻就明白了艾伯克的感觉,那种怅然若失、不甘失败,以及因长期无结果导致的消沉、抗拒情绪,交杂在一起,十分复杂。
新灵魂状态下,夏多将自身种种情绪看得一清二楚,但是——
相比于艾伯克,他心中相对正面的情绪占据了上风,一股不服输的意志涌了上来,他还从来没有什么事只尝试了几天就说放弃的呢!
当然,也不能说艾伯克就是放弃了,只是他选择了更理性的时间管理方式。
夏多之所不和艾伯克作同样的选择,是因为,相比于独自一人摸索的艾伯克,他有一个世界的底蕴做支撑。
在地球上,大数据、统计分析,几乎连小孩子都能随口说几句,更何况他一个写代码、写小说的呢!
嫡女千歲
不一定要完全照搬地球上的案例,但其中的思想却可以借鉴到这里,为次位面信号建立数据模型,从而改进搜索方案,增加搜索效率。
他相信,吉尔斯高塔在长久实践中肯定也能摸索到这样的方法。
只不过,他这种主动用方法论来指导实践的行为会更高效,或许能够实现弯道超车也说不定呢!
当然,如果有更多人一起,那就更好了!
槐樹花 著
……
裸愛成婚 汐奚
带着对未来的美好期望,夏多来到了妮雅书房,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妮雅找他的原因并非是他之前猜测的明水商会的鉴定师到了,也不是北边的船队来了,而是——
“老师说,布劳恩阁下和那位妥协了,现在已经离开了那位学生的领地。老师让我告诉你这段时间最好不要离开时之塔。”
“维德?!”夏多惊讶地说出了那个名字。
他从罗德尼领回来,至今已经有大半个月了,就一直没有听到关于布劳恩与维德对峙的消息。
如果不是妮雅突然提起的话,他感觉自己都快忘记这件事了!
想到一位可能已经盯上他的敌对大奥术师现在腾出手来了,饶是夏多一贯镇定,此刻也不禁有些慌张,他连忙问妮雅:
控場時代 狼族的天狼星
“那七塔呢?七塔有什么动作?”
现在再去计较公主将他搅和进这种层次的事件中已经不太现实,当然,他也没法计较,现在更重要的是弄清楚七塔的目的,已经如何才能全身而退。

4ccxo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奧術之主 線上看-第736章 兩種模式、覆蓋成本分享-bxcun

奧術之主
小說推薦奧術之主
论对耐色瑞尔全局的了解,夏多肯定是不如七塔或者明水商会这样的大商会的,但既然让他嗅到一点苗头,那么时之塔那边的产线也就可以全力开工了。
当然,也必须和明水商会保持较为紧密的联系,以便随时关注市场动态,调整生产。
想到这里,夏多心里也算是有些底了,虽说他相信未来包括通讯法器在内的各种魔法物品一定能大行其道,但谁敢保证就一定不会倒在黎明前一秒呢!
能看到明水商会以及七塔的动作,他才相信自己站到了大势上,而不是所谓的“掌握了真理的少数人”!
“赛托斯管事,不知道你们明水商会对于【魔网背景通讯】相关的通讯法器、学习卷轴是怎么个收购法?”
听到夏多领主询问通讯法器、学习卷轴的收购事宜,赛托斯顿时两眼放光,他知道自己的业绩要来了,连忙介绍起来:
“夏多领主,商会提到了两种交易方式,一是由我们明水商会发出订单,时之塔完成订单就可以,这种最简单钱货两清,但价格只能接受我们明水商会的报价;
“另一种就稍微有些麻烦,价格可以由时之塔自行决定,只是魔法物品的售卖存在风险,我方只会支付部分货款,等货物卖出后才会支付另外的货款,如果卖不掉,货物会原封不动地退给时之塔。”
具体的交易细节当然不会这么简单,但夏多毕竟是从地球这样发达的商业环境穿越来的,耳濡目染下,也吸收并领会了很多商业相关的知识、技巧。
我養的寵物都是神 天狗白浪
修仙界生存手劄
赛托斯所说的这两种方式放在地球上,其实就类似委托生产和代理了。
天價棄妻:豪門枕上婚 考拉
甜寵貼身辣妻
第一种方式,风险全在明水商会,但对方又不是慈善家,可想而知他们的报价肯定会比较低。
至于第二种方式,其实是夏多原来考虑的代理模式,能够将利益最大化,但同时风险也会较高,而且还主要由时之塔承担,明水商会反而是纯赚。
过去的时之塔产出主要是通过第一种方式出售,这也是耐色瑞尔最普遍的方式,钱货两清一锤子买卖。
黎明戰歌
最強狂暴修仙
原本夏多还准备向明水商会推荐代理模式的呢,反正主要承担风险的是时之塔,没想到明水商会已经提前准备了。
代理模式却需要强势的那一方具有相当高的诚信度才行,毕竟从商业趋利的本质来看,压货款几乎是任何强势一方都需要做的。
如果不是考虑到明水商会的名声很好,夏多根本想都不会想什么代理模式。
当然了,对于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商会,时之塔或许可能占到上风,将压货款的一方从代理商会变成时之塔,但小商会却不见得有这种豁出全部身家一博的底气。
毕竟,耐色瑞尔虽然是由秩序占据主导,却也不排除一些想要搞事的存在。
星際拾荒之工業帝國 九指仙尊
有多少实力,做多大的生意,这是这个世界商人最基本的守则。不自量力的人,往往落不到什么好下场。
……
既然明水商会已经想到了代理模式,夏多也不用多费唇舌去解释了,同时,他心里也已经决定就让明水商会代理时之塔的通讯法器,甚至是未来的新量产魔法物品。
黑色豪門宴 瘋子兮
不过,他还是想听听明水商会对委托生产的报价,于是又问:“第一种交易方式,明水商会报价多少?”
“这个要看具体的鉴定结果,商会已经派了一位鉴定师来萨维尔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再过十多天就该到了。”
戰天魔神 相鴻鳴
“十多天?”
夏多想到了十多天后应该有一批来自塞汶顿船只抵达萨维尔领,那上面还有他的1000多号新领民呢!
当然了,这些船队可不是专门为他运送领民的,而是过来接精灵的。
另外,从赛托斯的话中,夏多大概猜到,就算是委托生产,也并不是明水商会出标准方案,时之塔来生产,而是时之塔生产,明水商会验收。
窥一斑而知全豹,连明水商会都是采用这种方式,可想而知,标准化量产的概念并未普及。
就算一些时之塔已经开始实施分工协作的生产方式了,但绝对没有时之塔这么彻底,在效率成本方面,还是比不过时之塔。
更别说,时之塔还拥有“恒久魔法技术”这样控制原料成本,真正价格战杀红眼时的利器。
不过在夏多看来,耐色瑞尔目前的商业环境还不大可能出现他所想象的那种价格战。
“赛托斯管事,那第二种交易方式,是不是也鉴定师过来,才能确定预付款比例?”
“这倒不用,夏多领主,不管时之塔对于通讯法器以及学习卷轴的定价是多少,明水商会只会给出通讯法器单件500金币、学习卷轴单份50金币的预付款。”
“……”
压得太多了,夏多在塞汶顿被推销过通讯法器,水晶球形态的那个调酒师开价1500金币,而更小、更便携的护符形态则开价3000。
照赛托斯所说,明水商会至少要压三分之二的货款,这也太夸张了。
事实上,夏多推测过吉尔斯高塔生产通讯法器的成本,水晶球形态的通讯法器售价1500金币,那么成本大概只有一半左右,也就是6、700金币左右。
单件500金币估计连吉尔斯高塔的成本都不到。
夏多心中不满的同时也有些得意,终究是想象力限制了他们,时之塔通讯法器包括人工在内的成本可能还不到300。
就算以500的价格卖出去也能赚钱,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
又这么一瞬间,夏多都想直接说,你们明水商会干脆也别去其他地方收购了,我500全包了。
不过真这么说的话,那就真的脑残了。
现在看来,代理模式还是可以的,至少从夏多的视角来看,明水商会并没有如地球上的强势代理商那样,将预付款压到成本以下。
不过也不知道单件500这个价格还能不能谈了,如果能再提高一些,那对时之塔的现金流就更有保障了。
無賴總裁偷心計
至于学习卷轴单份50,夏多倒是很满意,一份2环的魔法卷轴或许可以卖到上百金币,学习卷轴只是未加密,售价更高,但成本是一样的。
只不过在夏多这边,有魔法卷轴印刷机的存在,能够大量印制准魔法卷轴,剩下的就只有施法者的人工成本了。
现在时之塔的初级魔法技工正需要练习2环【简化版魔网背景通讯】呢,用准魔法卷轴给他们练习,练习过程中报废的就算了,成品难道他们还想要收费吗?
这样一来,学习卷轴就只有材料成本了,这个成本可不需要50金币这么多。
唯一要考虑的就是长期稳定的产出不能用这种方式。

ddtak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奧術之主-第730章 陰謀、期限分享-q4hy6

奧術之主
小說推薦奧術之主
就在夏多忙着约谈时之塔低阶法师的时候,远在东方科曼索,大奥术师兰德尔第一次在精灵面前失态了。
战前会议开到一半,他就直接拍桌子走人了,倒不是会议决定让他充当炮灰,要真是这样的话,他反而不会这么生气。
有途何不同歸 行雲作客
兰德尔是仲夏节后来到科曼索的,到现在差不多两个月了,不说将卓尔赶回地底,就连引动【龙狂迷锁】的魔法核心都没有摧毁。
不是不能摧毁,而是连行动都没有开始。
腹黑總裁:老婆太霸氣
兰德尔自然不会为科曼索担心什么,反正死的都是精灵,又不是人类,他已经知道国内并没有出现龙灾,但足足两个月耗在这里,他无法接受。
如果说,这两个月来有什么进展的话,那大概就是由伊尔法朗推动的北地联盟,终于通知到了所有该知道的国家。
至于这个北地联盟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建立起来,已经空耗两个月的兰德尔甚至怀疑在他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这个联盟建立!
“兰德尔法师,我能进来吗?”
羽化非仙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兰德尔心里火气顿时又窜了起来,就是伊尔法朗的泰伦法师不断拖延才导致行动受阻,才让他想要见识魔法核心的想法一再落空。
兰德尔深吸一口气,“泰伦法师,进来吧!”
他的门并没有关,精灵习惯性的姿态让泰伦不会随意闯入人类的房间,在庭院就叫门了。
如今得到允许,泰伦像是一阵风一样飘进了兰德尔的房间内,一如往常的云淡风轻,但就是这样,才让兰德尔更加生气。
“我说泰伦法师,到底什么时候才会进攻魔法核心,我在国内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实在不想再耗下去了!”
“兰德尔法师,别生气,快了,就快了!”泰伦法师不像科曼索金精灵那么傲慢,虽说有兰德尔是同等存在的原因,但这态度不得不说相当诚恳。
只是诚恳的话说多了,也难免让人怀疑其中的诚意,就比如此时的兰德尔,他听泰伦法师说快了,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了。
但今天,他可不会再被泰伦的表象所蒙蔽,“泰伦法师,我不管伊尔法朗有什么计划,如果一个月内还不能发起进攻的话,那我只能选择离开了!”
兰德尔过来支援科曼索,并不只是支援,更多还是想通过卓尔建立的魔法核心窥视迷锁的奥秘。
但如果代价是让他将大量宝贵时间耗在这里的话,他宁可想其他办法。
兰德尔不似作假的最后期限,让泰伦面色一变,一位高等法师级别的战力,他还是不想错过的。
“兰德尔法师,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而且你也要相信我,我绝对没有故意拖延的意思,甚至在这一刻我比你更希望立刻发起行动。”
“哼!”
“兰德尔法师,相信你不久后就会收到消息了,不过以你我两国的关系,我可以提前告诉你,一头不受龙狂控制的绿龙正控制着一队红龙在我国北方肆虐,已经摧毁了好几座城镇!造成了十分严重的损失!”
在一个人类面前亲口讲述自己国家的灾难,泰伦面色十分沉重,在这种情况下,就连淡金色如同金铸的皮肤都显得有些失去了光彩。
再生傳奇
而在他对面,兰德尔陡然听到这个消息,有些不敢相信,在科曼索这些天他已经见过不少狂乱状态下的巨龙了。
最強農民工 豆包好吃
只有卓尔才能控制,其他就算是科曼索都没办法,一头不受龙狂控制的绿龙能够控制一队红龙,听着就像是临时编造出来的谎言。
欲品秀色須漫步 西笑吟
但同时这也很难编造,就如同泰伦所说,是真是假,过段时间就知道了,难不成为了圆这个谎,伊尔法朗还真的要摧毁自家几座城镇吗?
雄霸萬界
“是卓尔做的吗?”兰德尔主动询问起来。
他知道卓尔已经向科曼索以外派出了大量斥候、刺客,虽然绝大部分已经被清理掉了,但谁能保证不会有漏网之鱼呢!
一个卓尔跑去伊尔法朗制造混乱,意图减少科曼索这边的压力,这是很合理的推断。
次元墻破碎的世界 全貞教主
但泰伦却摇了摇头,“国内并没有发现这件事背后有卓尔的痕迹,反而——”
“反而什么?”兰德尔下意识地问道,但当看到泰伦的视线所在时,他立刻反应过来,反而可能发现了科曼索的痕迹!
他向泰伦投去了询问的目光,泰伦沉默点头。
目前科曼索这边的卓尔已经被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了,虽然还没将其赶去地底,但最近已经很少听说卓尔袭击事件了。
说不定科曼索已经和卓尔达成某种不可告人的约定了!
泰伦从不高估那些艾瑞凡达余孽的底线,只是他还是不太相信深埋地底无尽岁月的卓尔会愿意配合那些艾瑞凡达余孽。
毕竟当初将伊利斯瑞王国及其附庸送入地底的主力就是艾瑞凡达!
更大的可能是科曼索隐瞒了他们关于龙狂迷锁的研究进度,这是泰伦最不愿意看到的,这意味着只要科曼索愿意,可以向卓尔这样,随时建立起引导龙狂迷锁的魔法核心。
黑萌王爺凰謀妃
甚至更严重些,科曼索已经建好了魔法核心!
这种情况下,进攻卓尔魔法核心的意义又有所不同了,这或许就是唯一一次获得龙狂迷锁资料的机会了!
……
房间内,一人一精灵互相沉默着,只不过泰伦在考虑如何加快行动速度,而兰德尔却在担心耐色境内是不是也有阴谋潜藏。
“就以一月为限吧,如果一个月内再不发起进攻,我会要求国内撤回所有援助,并单独组织行动,我相信除了阿考拉没有一个国家会希望看到龙灾肆虐。”
異世終極鏢師
泰伦坚定地说道。
兰德尔勉强点了点头,没有科曼索的人充当主力,他们单独组织行动也完全行得通,就怕科曼索再搞出点什么事来。
不过担心再多,这件事也还是要做,很快,两人谈妥了关于之后单独行动的一些意象,泰伦便离开了。
而兰德尔则联系了国内,将这边的情况简单地介绍了一下,重点提到泰伦提到的单独行动。

docam精彩都市异能 奧術之主 txt-第698章 解釋、鋼鐵身軀-wrbbx

奧術之主
小說推薦奧術之主
从东军营到时之塔旧址所在的传送门,距离不算短,用双条腿走总是比不过能飞的,即便夏多后出发,也很快就在中心广场追上并超过了塞恩等人。
超時空亂鬥
率先抵达了传送门处,夏多沟通了塔灵为那31个早有在时之塔留下资料的旧学徒开通了传送权限,随后交代了守卫士兵几句,便独自一人穿过了传送门。
刚刚在军营和柯亚恩说的设置值日服役任务,倒也不是夏多一拍脑袋想出来的,而是早有计划。
随着时之塔转型,乃至于魔法的全面普及,施法者数量会大幅度增加,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搞研究,那些人必须有个安排。
成为专职的魔法士兵,或者魔法技工,甚至魔法农民(德鲁伊?),现在就可以逐渐铺垫下去了。
值日服役任务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尝试。
特種教師 我本瘋狂
在夏多的计划中,法师将成为学历,而不是一种职业,类似于地球上高中生、大学生之类的。
不过他的计划大多只有自己知道,就算是妮雅也知道得不是很清楚,倒不是夏多不愿意解释,而是妮雅不愿意听夏多长篇大论地讲道理。
这次临时从军队中抽调骨干,让值日服役稍稍往前推了一些,虽然放在时之塔正式法师数量即将爆发的现在,也算不上多突兀、多离奇。
但为了增加互信、避免隔阂,还是要给妮雅解释一下的,毕竟妮雅已经先给了他充分的信任。
不一定是相信夏多这个人,但至少是相信夏多不会轻易毁灭自身的利益。
……
和妮雅的见面过程完全在夏多的预料之中,他简单地解释了一下这么做的原因,妮雅就不再过问了,转而和夏多讨论起费尔德法术书中记载的变化系法术。
但夏多却有些准备不足:
當個後媽不容易 笨鳥先飛
“抱歉,我最近都忙着制造法术书呢,还没来得及去详细了解费尔德法术书的内容。”
“哦,差点忘记这事了!”
妮雅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她还是说,“这上面的法术时之塔大部分都有,但有少部分,就算是吉尔斯高塔也找不到,你说这会不会是和费尔德法术书上说的‘伟大计划’有关,或者那位神秘消失的奥修斯大奥术师?”
“是什么法术?”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套战斗法术。”
说着,妮雅拿出自己抄录的部分法术递给夏多,夏多接过来一看,这几个法术的奥术几何学转化图形倒是不复杂,但相比于更直观的名字,就少了几分吸引力。
“【钢铁身躯】、【链接传送】、【破魔之刃】、【敏锐行踪】,……”
一見誤終身 明媚秋天
夏多一个个念出这些法术的名字,除了【链接传送】这个明显是创造系的传送法术,其他绝大多数都是变化系法术,妮雅都一一做了标记。
其中被妮雅着重标注起来的是第一个名为【钢铁身躯】的法术,只看名字似乎是将身体转化为钢铁,难道真有这样的法术?
“这些你都尝试过了吗?”夏多问道。
这些法术都是从费尔德法术书内页摘抄下来的,内页并没有加密,因而对于施法熟练度较高的人而言,经过简单地练习,仅仅只是使用出来并不是什么难事。
这其实就是大部分普通法师最常做的事——寻找新法术、练习新法术、再次寻找新法术、再次练习。
“都尝试过了。”
妮雅轻轻点头,“我发现除了【钢铁身躯】,其他的法术很像是精灵剑咏者的法术。”
嗯?
夏多再次翻开妮雅的笔记,妮雅不说,他还没发现呢!
这确实是一套“魔战士”的法术,加上那个【钢铁身躯】,就更像了!
只是不知道这套法术为什么没有流传开来,反而被封锁在一个两百多年前的法术书之中。
精灵至今都保留有剑咏者传承,这说明“魔战士”肯定有一定的可取之处,不然的话早就被历史淘汰了。
“确实很像,难道所谓的‘伟大计划’就是打造出一套类似剑咏者的法术体系?不大可能吧!”
夏多这话自己都不相信,费尔德法术书里提到了所谓的伟大计划,但这些法术就记载在法术书上,这不就恰好说明这些法术不是伟大计划吗!
至少费尔德留下法术书的时候,所谓的伟大计划还在进行中呢!
“你说我要不要问问老师?”
“最好不要!”
夏多对于“你知道得太多了”这类的事一点都不想沾,“不要好奇心太重,法术书上的这些法术就已经够我们了解了。”
“可是你就不好奇那位奥修斯大奥术师为什么神秘失踪、那个‘伟大计划’究竟是什么吗?”
“当然好奇,但也要量力而行吧,一旦触及到什么禁忌的隐秘,真的很难收场,我觉得还是等萨维尔大奥术师回来再说吧!”
见夏多提到曾祖父,妮雅不禁放下了跃跃欲试的想法,随后又说,“这个【钢铁身躯】你留意一下,我设计了一个变化系的法术实验,需要你的帮忙。”
“可以,不过要等我完成法术书的制造。”
“那好吧,反正我也只能抽空研究这个,老师布置的任务到现在还没完成呢!”
说到这里,妮雅露出一个十分烦恼的可爱表情。
夏多见状,心里很是羡慕,尽管他已经拿到了公主给妮雅发下来的书目,但光看书总是少了点什么,一对一的指导才是夏多最看重的。
好在他有些问题可以借妮雅之口向公主提问,这才让他心里稍微平衡了一些。
不然每天看着一个大奥术师的学生在他面前晃悠,夏多心里还真不是滋味。
……
就在夏多结束了和妮雅的交谈,准备返回住所继续完成法术书制作的时候,妮雅突然拦住了他:
“对了,差点忘记告诉你了,在你来之前我收到了罗德尼领主传来的讯息,他说两天后会邀请格瑞塔大法师来时之塔见证诺言。”
说起这个,妮雅有些不好意思,之前她差点忍不住去质问罗德尼领主,好在只过了几天就有好消息传来了。
现在只要再等两天,就知道最后的真正结果了。
“两天后,你和我一起接待他们吧!”
“好!”
夏多没有犹豫答应了下来,有过这些天的熟悉,他对于新觉醒的几样血脉能力有了很好的掌控,至少在气质上,不会再让【龙之威仪】喧宾夺主了。
重生種田表弟不好養 辣椒拌飯
至于其他能力,只要不用,其他人也看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