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3rta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妖怪茶話會 txt-第2382章 浴缸裏的珍珠看書-ruu1r

妖怪茶話會
小說推薦妖怪茶話會
“谢谢。”
萧骁微笑,“不过不用特意。”
“你什么时候方便的话,可以给我带些。”
….
“那萧师傅,你就敬请期待吧。”
娃娃眯眼笑道。
萧师傅之前帮了她还有花店长那么大的忙,一次的甜点根本不足以表达她的谢意。
怎么说,也要多来几次。
她可是向来有恩必报的。
不是男生才讲义气。
她自认身为女生,她也是很讲义气的。
……
“萧师傅,再见。”
三个女生跟萧骁挥手。
萧骁转身向男生宿舍楼走去。
“嗷呜~”
饕餮催促道。
……
萧骁毫不意外某只妖怪的急切。
刚才一听到秀秀说给他送了很多的甜点,某只妖怪就来精神了。
輝煌大明
虽然他已经习惯了,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一句:见食眼开。
……
“嗡嗡嗡~”
萧骁拿出手机。
“你今天电话真多。”
一边的诸葛云转脸看来。
课上都打来好几个了。
“是同一个?”
“老三,你还是接一下吧。”
认识萧骁的人都知道,这人从不接陌生电话。
又喜欢静音。
有时候要通过电话找到人还真要费些功夫。
……
“不是同一个。”
这个是熟悉的号码。
萧骁接通了电话。
……
“萧师傅。”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花店长。”
……
萧骁收起手机。
“花店长有事找我。”
“我去一趟花店。”
……
一劍三鷹 陳青雲
“行。”
醫品邪妃:皇子輕點寵 蘭茉莉
张博摆手,“你去吧。”
“三哥,不吃了中饭再去吗?”
赵律正看了看时间。
彪悍娘親
……
“哎,老幺,你这话问的。”
诸葛云摇头,“既然花店长这时候打电话来找老三有事,到时候还能不请人吃饭啊?”
“老三是要去吃大餐了。”
“我们就食堂走起吧。”
……
萧骁打车到了花店。
刚下车-
“萧师傅。”
一直注意着窗外的单哲起身快步走出花店,迎向萧师傅。
“你来了。”
……
两人刚要走进花店。
随即走出来的店长微笑着摇摇头,示意两人不要动。
他转身关上门。
“走吧,都这个时间了。”
“我们找个地方吃饭,你们在饭桌上慢慢聊。”
……
单哲恍然。
也是。
他急忙道,“我请客。”
“萧师傅,花店长,你们想吃什么?”
……
店长笑笑。
“你问萧师傅就好。”
“我就是一个陪同的。”
……
最后单哲选了一家安静的私家菜馆。
他要了一个包间。
在服务员给他们上碗碟的时候,他忍不住说道,“萧师傅,我打了你好几个电话……”
结果愣是一个没有打通。
……
原来之前的陌生号码是单哲。
萧骁微笑。
“我不接陌生来电。”
……
单哲:……
看在他打了这么多个的份上您也好歹接一下好吗?
他苦笑。
“后来没办法了,我就来花店找花店长了。”
“我拜托花店长帮我联系萧师傅。”
“幸好,这次你接了。”
“我-”
“二位,点完菜再聊可以吗?”
店长举了举手里的菜单。
这样也好让服务员早点离开。
即使这么多年了,对于他人过于炽热的目光他还是不太适应。
……
“好。”
萧骁接过店长手里的菜单。
他也注意到了几个有意无意围在店长身边、眼睛放光的服务员。
对于店长的无奈,他有些好笑的摇摇头。
……
单哲的面上露出几分焦急。
他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上衣口袋。
……
单哲抬眼。
服务员刚好退到了门口。
“咔嚓~”
服务员带上了门。
……
“萧师傅。”
单哲迫不及待的开口。
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什么。
伸出手。
合拢的五指缓缓张开。
掌心上是一颗……圆润的珍珠。
……
萌妻甜蜜蜜:厲少,放肆寵
替嫁丫鬟 悠然玉語
珠质圆润。
形态完美。
室内的灯光打下,珍珠流转出温润的光泽。
像是涟漪似的一圈圈扩散开去。
……
店长嘴巴微张。
好漂亮的一颗珍珠。
我真不是殭屍始祖 千辰希
漂亮的都有几分不真实感了。
……
“……萧师傅。”
即使已经看了无数遍,单哲仍旧有些为这颗珍珠目眩神迷。
他深吸一口气。
“这颗珍珠是我在浴缸里发现的……”
前晚,萧师傅他们几人离开后,他去浴室里把浴缸里的水放掉就回房间睡觉了。
醒来已经是凌晨了。
拉上窗帘的房间一片漆黑。
….
在床上出了一会神他又睡去了。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窗帘的缝隙中透出明亮的天光。
驱散了几分房间里的黯淡。
….
睡得太久,他的头有些涨。
肚子又很饿。
也许是终于解决了“心腹大患”,也许是睡迷糊了,他整个人懒懒的,提不起什么劲。
他叫了外卖。
吃了几口便吃不下了。
他有些恍惚。
说起来,他真的有很久没有吃过外卖了。
因为除了外出聚餐或者应酬,他的三餐都被锦瑟包了。
他每天拿到公司里的饭盒从来都是同事们赞叹羡慕的对象。
他也一直觉得很骄傲。
还有开心。
……
明明是不久前发生的事情,他却觉得过去很久了。
……
他摇了摇头。
絕世天下 夕陽挽月
犹豫了很久,他慢慢的走到了浴室门口。
洗个澡整个人应该会清醒很多……
……
他愣在浴室门口。
呆呆的看着浴室的磨砂玻璃门。
脑子里一片空白。
什么也没有想。
……
突然,他一个激灵。
他用力的敲了敲自己的头。
然后,他终于打开了浴室的门。
……
穿越之傾國妖孽 洛小伍
不大的浴室顿时一览无遗。
他下意识的看向了浴缸。
随即他为心里些微的失落而感到好笑的摇了摇头。
事到如今……
他只是有些不适应……
……
他走到浴缸前。
下一秒,他睁大了眼睛。
那个……是什么?
……
他蹲下身子。
伸手捡起吸引他目光的物什。
珍珠?!
……
他很惊讶。
他家的浴缸里怎么会有珍珠?
还是一颗这么漂亮的珍珠……
……
他的眼中浮现惊艳。
他举高手。
珍珠的光泽落入他的眼中,让他有些失神。
……
好半天,他才回过神来。
似乎想到什么,他急忙低头仔细搜寻了一遍浴缸以及整间浴室。
……
没有。
他有些累的靠坐在浴缸上。
除了这一颗珍珠……
他盯着手里的珍珠。
眼神渐渐的迷醉起来。
他再没有发现其它的珍珠。

9ds4l優秀玄幻小說 妖怪茶話會 txt-第二千四百七十七章 線索推薦-pzllp

妖怪茶話會
小說推薦妖怪茶話會
“看我发了那么多信息、打了那么多个电话,有空的时候回个信啊。”
小朱有些忿忿,“说声自己现在很忙也好……”
……
“……他跟公司请假的理由是什么?”
注意到萧骁举到他面前的手机,店长愣了一下,原话问出了上面的问题。
他把手机开了免提。
这样萧师傅也能同时听到对方的回答了。
……
“理由?”
小朱被问住了。
“不知道。”
“好端端的我特意去问这个干什么?”
“……但他请的是年假。”
億萬總裁,枕邊奪愛
小朱顿了顿,还是回道。
这还是别的同事见阿哲很多天没来随口问领导的。
“阿哲把年假都请了。”
“加上双休日,有七天。”
“今天是第四天,下个礼拜阿哲就回来上班了。”
“……大概是跟女朋友出去玩了吧……”
小朱撇嘴,“他倒是开心……”
神水訣
他却因为跟爸妈吵架的事烦心了好几天了。
想找个人说说又死活找不到人。
那个混小子。
有异性没人性!
……
“你不知道?”
店长有些惊讶。
原来他是单先生第一个倾诉的对象吗?
意识到这一点后,对于单先生的情况,店长总觉得自己又多了几分责任感。
……
“知道什么?”
小朱疑惑。
……
“单先生一直在为女朋友的事情苦恼。”
毕竟要论了解单先生,小朱肯定比他跟萧师傅了解。
也许小朱会知道些什么。
所以,店长没有隐瞒单先生的情况。
这也是为了让小朱能把单先生家的地址告诉他。
……
“啊?”
小朱愈发疑惑了。
“为女朋友的事情苦恼?”
“苦恼什么?”
“他不是很喜欢他的女朋友吗?”
“他们吵架了?”
……
“应该……不是吵架……”
店长也不是很能清楚的界定单先生与他女朋友间的问题所在。
“……”
一时间,店长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单先生纠结的状况。
那需要花些时间。
“……单先生想跟女朋友分手。”
最终,店长只是说出了单先生的目的。
……
“分手?!”
小朱惊讶。
“好好的怎么要分手了?”
“什么事吵的这么厉害?”
小朱眉头皱起,面上露出了几分担忧。
“阿哲很喜欢他女朋友的……”
“我想要见见他女朋友,大家一起约出来吃个饭、认识认识……他却推三阻四的,说女朋友害羞。”
“不喜欢见生人。”
“这是有多害羞啊……”
想起当时自己听到这个理由的心情,小朱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就像是不想见他的借口。
是嫌弃他吗?
这导致了他其实对于单哲女朋友的印象并不是非常的好。
……
“连个照片都不肯给我看。”
小朱继续数落单哲的“罪行”,“那个小气鬼。”
“他们都交往快两年了,我却连人家女生的面都没有见到一次。”
洪荒之太昊登天錄 東邊一只豬
“这像话吗?”
“他们干脆以后结婚都不要请-”
店长的话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小朱的声音消失在了喉咙间。
结婚?
店长说他们要分手了……
还结婚?
都要分手了还结什么婚?!
……
“到底怎么回事?”
小朱催促。
他现在满脑子的雾水。
这段时间,他尽在为自己的事情烦躁苦恼。
而阿哲……
因为请假,他一直都没有看到对方。
电话又打不通……
出于这些主客观的原因,他也就没有怎么想起阿哲。
结果却被人告知了这么一个大消息……
他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
“这件事说起来有些复杂。”
無限之角色扮
店长苦笑。
一劍飛仙
“你愿意的话,可以跟我们一起去见见单先生。”
“你可以当面问他。”
……
“当面……”
犹豫了一会,小朱下定了决心。
“好。”
“我带你们去他家。”
重生星際空間女皇
“从他有了女朋友后,我就没有去过他家了……”
小朱咕哝了一句。
“你在花店?”
小朱的声音清晰了几分。
“嗯。”
店长下意识应道。
……
“我过来找你。”
小朱很是干脆,“等我一会。”
随即,电话被对方更加干脆利落的挂断了。
……
店长微微一愣。
然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絕美桃運
他看向萧师傅。
虽然萧师傅也听到了……
“小朱过来了。”
……
耽美之墨玉君心 謨許
“嗯。”
萧骁点头。
……
“萧师傅,单先生……是出了什么事吗?”
电话打完了,小朱过来还需要一些时间。
店长刚好趁这个机会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你知道了什么?”
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不然,萧师傅不会是在跟他聊了一会天后,才突然提出了这个要求。
可是他说的那些话……
有什么能发现的吗?
他……不知道。
……
“嗯。”
萧骁五指合拢,“发现了一个线索。”
……
“线索?”
果然。
店长的眼睛有一瞬的睁大。
“是什么?”
被他忽视了的线索是什么?
……
“店长,你刚才对小朱说的话没有错。”
萧骁翘了翘嘴角。
……
店长一愣。
他对小朱说的话?
哪句?
他也没有说什么特别的啊……
尤其其中还有几句半真半假的话。
……
“单先生的确在店里落了东西。”
萧骁微笑。
……
哎?
出乎预料的话让店长满脸的惊讶。
名門罪妻,總裁高攀不起 簡鈺.
“单先生真的在店里落了东西?”
他随口乱说的。
只不过是为了让小朱告诉他们单先生家地址的一个借口而已。
没想到……
却是歪打正着吗?
……
“什么东西?”
店长有些迫不及待的询问。
花店他差不多天天都会打扫卫生。
要是有不是花店里的东西他应该会发现才对……
他竟然一直没有发现……
他有些懊恼。
是自己打扫的时候太马虎了吗?
……
“不是我发现的。”
萧骁笑了笑。
“是英招给我的。”
……
英招?
那位守护者?!
店长反应很快。
这样萧师傅之前奇怪的表现也说的通了。
原来那时候是守护者在把线索给萧师傅吗?
……
见店长又惊又悟的神色,萧骁知道对方猜出了英招的身份。
他弯了弯嘴角。
刚要说什么,他若有所觉的转头。
店长一愣。
他下意识顺着萧师傅的目光看过去。
……
下一秒-
“叮铃铃~”
大玄 青山失魂
清脆的风铃声响起……

kjtu7優秀玄幻小說 妖怪茶話會 雲渺仙-第二千四百七十六章 兩個問題鑒賞-gcbpg

妖怪茶話會
小說推薦妖怪茶話會
不是跟他说话,萧师傅又能跟谁说话呢?
可是很快,店长就发现了。
不是的。
萧师傅不是在跟他说话。
萧师傅根本就没有看他。
你好,中校先 莫縈
几息的疑惑后,店长的脑中灵光一闪。
守护者?!
萧师傅告诉过他,他的花店里,有一个神秘的守护者。
难道……
萧师傅现在就是在跟那个神秘的守护者说话吗?
……
店长的心跳倏忽加快。
他不由得捏紧了放在桌上的双手。
……
重生異能商女:軍少,別亂撩 葉幽幽
英招点头。
就是那个家伙。
仇門千金 一杯涼溫水
神经兮兮的。
它不喜欢那个人类。
因为他,花小子愁眉了好几天了。
这才好了没几天,花小子又想起那个人类的事情,就又开始愁眉不展了。
……
萧骁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英招给他的鳞片。
显而易见,这不是一片普通的鳞片。
这么梦幻的色彩与过于精致的外形……
是……妖怪的吗?
可是……
他没有感受到妖气。
倒是……
他凑近鳞片。
有水的味道。
……
又是善于收敛妖气的妖怪吗?
萧骁发现,现在遇到的妖怪愈来愈“狡猾”了。
明明看到它们的人类越来越少,妖怪们的警惕性却越来越高。
抱錯老婆嫁對郎
他微微笑了笑。
不管是不是,总要去验证一下。
万一……
老幺说的故事的“升华”版也许就要在现实里出现了。
……
“花店长。”
萧骁转眼看向店长。
“是!”
店长下意识叫道。
随即意识过来自己的反应似乎有些夸张与慌乱了,店长不好意思的笑笑。
“萧师傅,你说。”
心里却是抑制不住的好奇。
刚才……萧师傅真的是在跟守护者说话吗?
因为过于专注在这个问题上,以至有些忘我了,所以对于萧师傅的叫唤他的反应才那么的大。
……
萧骁弯了弯眉眼。
“能麻烦你向小朱问一下单先生的情况吗?”
“比如,单先生这几天有去上班吗?”
“要是没去上班的话,能麻烦你问来单先生的家庭住址吗?”
……
店长一愣。
哎?
“这个……”
他有些不是很明白萧师傅这样做的意图?
他张嘴想要问直接问萧师傅。
话出口却变成了,“好。”
他再次愣了愣。
然后摇了摇头。
大概是因为萧师傅是他的救命恩人吧。
这么一想,他也不纠结了。
他拿出手机。
“……幸好当时罗奶奶一定要我跟小朱互相换了电话号码。”
妃本萌物:王妃很妖嬈
“不然,就只能去店里找两位老人家要小朱的联系方式了。”
……
店长拨通了号码。
手机里传来机械的电子音。
……
“没人接。”
店长又拨了一遍号码。
……
第三遍了……
店长的心情愈发的焦急起来。
怎么回事?
是对方不接陌生电话吗?
不对啊。
他的来电应该是有姓名提示的。
不管怎么说,看在两位老人的面上,就算小朱不喜跟他接触,也不会做的太过分。
拒接电话什么的……应该不至于……
……
“……喂。”
手机里处传来一道压抑着不耐的声音。
还透着几分疑惑。
……
店长微微松了一口气。
总算打通了。
不过,疑惑?
店长苦笑。
裙擺的誘惑
他不知道小朱的疑惑是疑惑从来没有打过电话的人给他打了电话,还是……
他早就已经被对方拉黑了。
对方根本不知道这个号码的主人是他。
……
“小朱,我是-”
“我知道你是谁。”
对方不客气的打断了花店长的话。
“花店长,你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
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态度的不佳,后面一句话男子明显放缓了语气。
……
店长不介意的笑笑。
“小朱,你跟单先生是朋友对吗?”
店长循序渐进。
没有一开始就开门见山。
好不容易打通了电话,他可不想把对方“吓跑”了。
……
“单哲?”
小朱脱口而出。
他的朋友……又姓单……
这个姓可不多见。
他一下子就说出了他认识的朋友中姓单的那位。
品花時錄 英年早肥
……
“嗯,就是你的那位朋友单先生。”
一世紅妝 奧妃娜
店长微微颔首。
“能-”
“你认识单哲?”
小朱惊讶的叫声打断了店长的话。
店长不在意的笑笑,“单先生前面有段时间经常来花店买花。”
“算是店里的常客了。”
“哦哦。”
小朱恍然。
“是买给女朋友的吧?”
“那小子自从交了女朋友,就跟个乖宝-咳、典范男友一样。”
“三句话不离女朋友。”
“天天给我们塞狗粮、秀恩爱。”
“我们都要吃腻了。”
小朱玩笑似的抱怨。
说起自己的朋友,小朱的语气好了很多。
……
店长微微皱眉。
从小朱的话来看,最初的时候单先生跟他的女朋友真的很恩爱。
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单先生对这份感情失去了热情?
因为恐惧?
店长想到了单先生的那些话。
他摇了摇头。
还是先专注在现在能做的事情上吧。
“小朱。”
“单先生今天有去上班吗?”
……
“没有。”
“他请假了。”
“怎么了?”
小朱反问。
他不太明白花店长问这个问题的用意。
……
“那你知道单先生家的地址吗?”
店长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邪情公子 風雨天下
……
“阿哲家的地址?”
小朱惊讶。
“你要阿哲家的地址干什么?”
却是没有说他知不知道单哲家的地址。
……
这份警惕让店长笑了笑。
“我有事找单先生。”
“单先生上次来我店里,说了一些他的事情。”
“情绪不是很好。”
“我有些担心他。”
店长说的半真半假,“而且,我今天才发现,他有东西落在我的店里了。”
“我想把东西还给他。”
……
“哎,这么麻烦干嘛?”
小朱下意识摇头,“还用你特意给他送去?”
“我给他打电话-”
手机里的声音戛然而止。
几秒后,“……给我吧。”
“下次我见到他还给他。”
……
小朱的改口让店长猜到了什么。
“你最近有见到单先生吗?”
……
exo同人之異度空間 清風扶搖
“……没有。”
小朱又变得有些烦躁起来。
“谁知道他干什么去了?”
“电话不接。”
“信息不回。”
“要不是他至少还知道跟公司请了假,我都要以为他人间蒸发了。”
“搞什么啊……”
小朱小声埋怨,“什么事这么忙……”

o9ov8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妖怪茶話會討論-第二千四百七十五章 鱗片看書-rghg1

妖怪茶話會
小說推薦妖怪茶話會
店长苦笑。
单先生说到自己晕倒的事也很是尴尬与不好意思。
“所以单先生也不确定那晚看到的到底是真的……还是他在酒精与光影下的错觉?”
“第二天,单先生是在自己的床上醒来的。”
“还是被他的女朋友叫醒的。”
超級客戶端
“跟之前一样。”
“他女朋友叫他起床上班。”
“餐厅里早饭也做好了,是他喜欢的皮蛋瘦肉粥,还有煎蛋香肠……”
“一切都跟之前一样。”
“但是……”
“即使不确定,单先生的心里还是留下了疙瘩。”
……
“他女朋友有限制他外出吗?”
萧骁若有所思。
……
“这个……”
店长一愣。
随即他摇摇头,“不知道。”
“单先生没有说到。”
“……不过,限制……应该没有吧?”
那也太夸张了。
而且,虽然最近除了上次……上次也是隔了许久……但是再之前,单先生可是经常来花店的。
来的时候单先生都是一副热恋中的幸福模样。
一点也没有自由被限制的束缚感。
……
“因为你说他觉得女朋友对他的占有欲和控制欲很强.”
“但他说的那些似乎并没有体现出这两点。”
萧骁的手指漫不经心似的一弹。
饕餮向后一个翻滚。
稳住身形的饕餮抬起的脸上一片恼怒。
萧骁似笑非笑。
身为客人,怎么可以从主人家的碟子里拿点心?
……
英招住在花店里。
也算是花店的主人了。
……
饕餮撇撇嘴。
穿越鬥破之稱霸天下
主人就是要招待客人才对。
这么点点心,哪里够它吃?
……
看着某只理直气壮的妖怪,萧骁有些好笑的摇摇头。
点心是店长准备的。
店长可不知道还有饕餮这个大胃王客人。
……
“……”
店长沉默了一会。
然后带着几分不确定的口吻说道,“接下来的……只是我的猜测。”
“除了单先生说的那些……”
“我觉得单先生还隐瞒了什么……”
“很重要的……”
“我觉得……那才是单先生想要分手的主要原因。”
“……但是,这毕竟是单先生的私事。”
“单先生愿意跟我说,我听着。”
“单先生不说,我也不好多嘴问什么。”
店长笑着摇摇头,“说到底,我与单先生也不过是花店的店主与来花店买花的客人的关系。”
他们不是能够推心置腹的朋友。
邪魅蛇王惹不得
实际上,他觉得……单先生跟他说的已经多的出乎了他的预料了。
大概……
单先生真的为此苦恼了很久。
这种事也真的不太好跟人说。
是不知道怎么跟人说。
也是不好意思跟人说。
……
所以,单先生愿意跟他说,这份信任让店长有些感动,也有了些责任感。
总觉得自己既然听单先生说了这么多,就有些没有办法对单先生的情况听过就算、漠不关心了。
……
“虽然我心里是很想多问问的。”
店长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担忧。
“但是单先生的状态不好。”
“这让我愈发的想要知道单先生多一些的情况,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我能够帮助单先生的?”
“……也让我不敢表现的太过。”
“我怕刺激到单先生。”
因为这份顾虑,到最后他也只是安慰了单先生几句。
他做不了更多。
只是……
若是单先生觉得他是可以信任、可以倾诉的对象,他愿意当一个安静的听众。
……
“单先生,我在做新花茶。”
“若是你愿意的话,欢迎你后面过来尝尝。”
“喜欢的话,可以带些回去。”
“算是对你一直以来支持这家花店的回礼。”
……
“只是小小的赠礼。”
“不成敬意。”
“希望你不会嫌弃。”
……
店长犹记得当时单先生的表情还有回答。
也许是因为倾诉,单先生的表情比一开始放松了不少。
他笑着说-
“好。”
……
“可是那之后半个月过去了。”
店长的言辞间难掩忧色,“他没有再来。”
“当然,也许是临近年末,单先生很忙……”
“但我总对他说的那些话有些耿耿于怀。”
“……不知道单先生跟他的女朋友相处怎么样了?”
单先生有没有提出分手?
庶女毒妃
应该……是没有的……
若是有的话-
作为也算是了解大概情况的知情人,按照常理来说,店长觉得单先生应该会来告诉他。
可是没有。
……
店长摇了摇头。
“抱歉,我有些想多了。”
他伸手轻轻敲了敲自己的额头。
“主要今天小朱的事让我又想起了单先生的事。”
想起了上次与单先生谈话时的情况。
因为时间而愈发淡去的担忧又重新清晰了起来。
不过……
正如他之前也说过了。
他做不了什么。
那么,与其在这里杞人忧天,还不如不要多想。
顺其自然就好。
希望这次跟上次一样。
时隔许久,等他偶然抬头望向门外,能看到在门口踟蹰的单先生。
……
1/14第五季:驚魂十四日 寧航一
“抱歉,萧师傅。”
店长突然反应过来。
超時空微信 微了個信
“我好像尽跟你说些不太开心的事了。”
之前小朱的事虽然不是他说的。
却是因为他的要求,罗奶奶才告诉了他们。
现在他又说了单先生的事情……
店长有些歉意的笑笑。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最近好像大家都遇到了不少的事情……”
……
萧骁微微摇头。
“是我好奇,花店长才告诉我-”
嗯?
萧骁摊开手掌。
英招把一片薄如蝉翼、几近透明的……鳞片放进他的手里。
……
这是……
萧骁看向英招。
……
店长奇怪萧师傅未尽的话。
嘴巴下意识的张开。
下一秒,他却阖上了嘴巴。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萧师傅的样子……他似乎此时不应该打扰萧师傅。
店长安静的坐在一边。
道可道 燕壘生
等待着萧师傅对他的解释。
不管是借口也好,还是事实也好……
……
“是那个人类身上的。”
与娇小身形不符的沉稳声线在萧骁的脑海里响起。
那个人类……
相愛預告 橙諾
“是指单先生?”
……
萧师傅的出声有些吓了店长一跳。
他下意识的以为萧师傅在跟他说话。
毕竟……
这里就只有他们两人。

ej11f超棒的玄幻小說 妖怪茶話會 愛下-第二千四百七十三章 朱棟相伴-sdvht

妖怪茶話會
小說推薦妖怪茶話會
“我们接受不了。”
“这房子是我们唯一的财产。”
“卖了房子,阿栋又要辞了工作……”
“我们住哪里?”
“我们吃什么?”
“他有想过吗?”
老太太有些沙哑的声音里透出了几分尖锐,“他连自己住哪里、吃什么都没有想过吧?”
“他简直是被猪油蒙住了心!”
……
“罗奶奶,您别激动。”
店长轻轻拍着老太太的背部,帮老人顺气。
萧骁倒了一杯水递给老太太。
“罗奶奶,您喝些水。”
……
“谢谢。”
老太太有些颤巍巍的接过水杯。
萧骁的手在下方护着。
……
抿了一口水后,老太太的情绪平复了些许。
她这才注意到……“哎,菜都上来了?”
“真是的。”
“我都没有注意到。”
老太太一脸的懊恼。
“你们赶紧吃啊。”
老太太催促,“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快吃,快吃。”
……
萧骁与店长拿起了筷子。
……
见两个年轻人吃了第一口菜,老太太露出满意的神色。
“……哎~”
老太太轻声叹了一口气。
蛇吻拽妃 蕭寵兒
见两个年轻人看过来,她急忙道,“你们吃你们的。”
“我说我的。”
“也不妨碍不是?”
……
“老婆子也就跟你们抱怨抱怨。”
老太太的手指摩挲着杯壁。
她自然没有抱着这两个年轻人能帮上忙的想法。
花店长的朋友不用说了。
都不认识阿栋。
花店长……
跟阿栋的接触也不是很多。
他们夫妻俩之前还希望阿栋能多跟花店长来往的。
花店长是一个好孩子。
长得好,脾气好。
他们夫妻俩都很喜欢花店长。
只是,阿栋对花店长的感觉跟他们不一样。
似乎跟花店长不是特别投缘。
儿子还曾开玩笑的跟他们说,要是他总是跟花店长在一块,就没有女生看上他了……
这些对话似乎就发生在昨天。
……
他们夫妻俩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跟儿子心平气和的谈话了。
因为,最近儿子来找他们说的只有那一件事。
……
“阿栋之前还会带朋友来这里。”
老太太记得儿子做的每一件事,“他那个朋友后来有女朋友了,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了。”
“阿栋怎么就不向他那个朋友学学?”
老太太嘟哝,“也找个女朋友,一起出去吃吃饭、逛逛街什么的……”
“而不要总是想些有的没的……”
……
“哎,花店长。”
老太太突然想到了什么,“阿栋的那个朋友你认识吗?”
……
“单先生吗?”
店长点头,“算是认识吧。”
他第一次见到单先生,是来店里吃饭的时候。
单先生与小朱坐在一起吃饭。
后来在自己的花店里他又遇见了来买花的单先生。
他还有些吃惊与意外。
感慨缘分的奇妙。
……
单先生来花店的次数多了,他跟单先生就熟起来了。
说是熟,也就是单先生来花店买花的时候他们可以随意聊天的程度。
但在花店之外,他们并没有任何的接触。
他跟单先生,算是相处融洽的花店老板与顾客吧。
……
“哦哦。”
老太太点点头。
“要是那孩子能劝劝阿栋就好了。”
“都是年轻人,他比较容易理解阿栋,也比较容易说动阿栋吧。”
“像我们两个老家伙,每次不管我们说什么,阿栋都说我们不懂……”
“我们也就没话说了。”
他们是不懂阿栋说的东西。
但他们是真心为自己的孩子好的。
他们不希望孩子在平顺的人生路上有一丝的行差踏错。
校園絕品狂 柳江南
他们不愿意见到自己的孩子吃亏。
那孩子怎么就不明白呢?
……
“花店长,你要是有机会见到阿栋的朋友,帮我们跟他说说,让他劝劝阿栋。”
老太太也只是顺口一提而已。
如今这个局面,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只能跟儿子耗着。
希望儿子看在他们这么固执反对的份上,能放弃自己的想法。
……
“好。”
店长微微颔首。
“要是我见到他的话。”
其实,单先生现在也是自顾不暇。
想到上次的谈话,店长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是因为快要年底了吗?
怎么觉得大家都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他也一样。
之前要不是有萧师傅帮忙,这个年他怕也是过不好了。
……
“谢谢。”
老太太笑了起来。
她缓缓站起身子,“好了,老婆子不打扰你们年轻人吃饭了。”
“谢谢你们听老婆子说了这么多。”
“老婆子再不回厨房,老头子都要以为老婆子失踪了。”
……
老太太离开了。
罪愛青春
……
店长对萧骁不好意思的笑笑。
“萧师傅,是不是耽误你时间了?”
不然,他们早就吃好了。
现在菜也有些凉了。
……
豪門絕寵:寶貝你不乖
萧骁摇了摇头。
示意自己不介意。
他笑了笑。
“其实那位小朱我不是第一次见到了……”
萧骁向花店长简单说明了他们之前的两次遇见。
……
花店长恍然。
“这还真是巧了。”
随即花店长露出了苦笑,“看来小朱的确跟罗奶奶他们产生了很大的分歧。”
竟然都不顾场合的发脾气了。
“哎~”
花店长叹气。
“阿栋有阿栋的目标。”
“但老人家也有老人家的考虑。”
“希望他们能找到双方都能接受的办法。”
“好了好了。”
花店长笑起来,“不聊这个了。”
他明明一开始的目的是想请萧师傅尝尝这里新出的点心。
要是尽聊这些不开心的事,再好吃的点心也没有那么好吃了。
这就有违他的初衷了。
“萧师傅,快吃吧。”
“再拖下去,这菜就真的太凉了。”
……
吃完饭,萧骁又到了店长的花店里。
“萧师傅,这是我自己做的花茶。”
店长把蒸腾着袅袅白雾的搪瓷茶杯推向萧骁。
……
“谢谢。”
驕偶
萧骁不太喝花茶。
当然,他并不讨厌花茶。
只是花茶不是他的第一选择而已。
……
“很好喝。”
萧骁微笑,
花香与茶香很好的结合在一起。
啜饮一口,有着像是吃了满嘴的花一样的奇妙感觉。
……
“萧师傅,这些点心你也尝尝。”
店长把装着点心的碟子往萧师傅的方向推了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