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u38i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宋煦-第三百五十一章 見你一次打你一次閲讀-9qfqi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宋朝的体制架构,不得不说,十分的坑。
从上到下,无处不在的制衡,造就了国穷民弱的奇怪现状。
偏偏这种现状,还设有历史原因,哪怕过了百年,依旧难以根治。
000
赵煦擦了擦脸上的灰尘,见黄门将那粗糙的水车拆走,摇了摇头,道:“到底不实用。”
蔡卞见赵煦没接话,心知赵煦不同意他的说法,沉吟一阵,道:“官家,南方各路匪盗横行,不如,让各路巡抚先行剿匪……这样的话:一来,可以立威,站住脚跟;二来,也能让他们握有实权,令地方忌惮,不敢造次。”
这是一种圆润的做法。
赵煦这才微笑,道:“蔡相公老成谋国,这确实是个不错的办法。另外,朕与枢密院,兵部商议,南方各路的‘军改’,可以择机推动。这是一盘大棋局,咱们走的要稳,也不能慢了。”
蔡卞心里斟酌着,道:“官家说的是。”
赵煦看向章惇,道:“章相公,有什么要说的?”
絕對領域 師法自然
章惇抬手,面色不改的道:“启奏陛下,臣认为,枢密院与兵部,还有皇城司,擎天卫应该加紧对幽云十六州进行刺探,打垮李夏之后,就可以着手收复了。”
赵煦神色有些怪异,笑着说道:“章卿家就这么有信心?宫外对你的攻讦可从来没停过,昨日还有几位郡公入宫,声泪俱下的痛斥卿家,朕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劝走的。”
章惇佁然不动,道:“臣听说,辽国的使臣已经在来的路上,幽云十六州毫无动静。”
赵煦笑容收敛,微微点头。
章惇的判断是对的,过了这么长时间,辽国先是下了斥责大宋的外交文书,然后就又派来使者兴师问罪,幽云十六州并没有大动干戈,这说明,辽国内部确实自顾不暇,无力南下入侵大宋,只能采取外交手段,虚张声势了。
蔡卞也是松口气,有了辽国这个反应,朝廷总算能对付外面的反弹声音。
赵煦喝了口茶,道:“擎天卫,皇城司那边一直在做,枢密院,兵部也有应对,这个你无需操心。咱们不惧,也不大意。”
章惇道:“陛下训示的是。”
赵煦放下茶杯,看向宫外,道:“削减俸禄的消息,传出去了?”
蔡卞道:“这么大的事情,想瞒也瞒不住,政事堂拟定的计划是,先从朝廷、开封府开始,目前已经有了预案,下个月执行。全国的话,明年开始。”
这是既定计划了。
赵煦想了想,道:“能省多少?”
这个蔡卞早就看过数字,但其中十分复杂,蔡卞仔细在心里盘算一阵,道:“除去俸禄外,还有各种‘敬’,包括粮米油盐,绵,布,炭等等,再有惠及亲族之类,如果仔细核算的话,可能超过百万贯。”
百万贯,等于百万两!
赵煦眉头一挑,神色诧异掩饰不住,道:“有这么多?”
蔡卞面露一丝苦笑,道:“官家,汴京城里,除了实职、候补的大小官吏,还有众多的勋贵公卿以及有恩赏的世家,外加火耗,定损以及各级官吏约定成俗的私房钱等等,这不是一笔小数字。”
赵煦若有所悟的点头,说白了,就是特级高的福利,还有吃拿卡要以及小金库。
不算什么新鲜事。
赵煦心想,蔡卞这还是搂着说,再有其中的贪腐,层层克扣,行贿受贿诸如此类,具体数目,可能难以估算。
但赵煦还是追问了一句,道:“放到全国,每年能省多少?”
蔡卞看了眼赵煦,道:“如果只发俸禄,其他一切皆免的话,直接、间接的,在千万贯以上。”
‘冗费’!
赵煦心里微惊,冒出这两个字。
大宋的冗费,由‘冗兵’与‘冗官’两面造成的,士兵固然多,但他们的俸禄低,反而没有冗官来得多。
单单是十万官吏‘福利’就是千万贯以上,也就是千万两,这放在其他朝代,简直不可想象!
大宋每年国库收入过亿,八成以上,花费在了这些冗官,冗兵身上!
难以想象!
赵煦没有继续追问,只是在心里不断摇头。
大宋确实富饶,但还是那四个字——‘国穷民弱’,这是个奇特的现象。
蔡卞估摸着赵煦心里有数,继续说道:“官家,皇家票号等于是官家的内库,发出那么多交子,等于是官家的内库给官员发薪水,一时尚可,不能长此以往……”
赵煦一怔,还是第一次听到皇家票号等于他内库的说法。
继而他也明白了,右手在桌上拍了拍,道:“你倒是提醒朕了,这样吧,皇家票号出去的交子、现钱,由户部转运给皇家票号。等过几年,发展成熟了,国库也可收交子,暂且先这样麻烦着。”
这次轮到蔡卞愣住了,他还以为能占赵煦、内库一点便宜的。
章惇不在意这些,道:“官家,十二路巡抚基本就位,是否准备明年全面复起新法?”
纵然章惇,蔡卞四处说明年复起新法,实则赵煦一直没有松口。
全面复起‘新法’,那样的动作太大,一个开封府,天子脚下尚且这么多麻烦事,放到了全国,只怕是要烽火连天了。
赵煦又喝了口茶,忽然说道:“蔡卿家,开封府清查人口这件事,要认真去做,这件事,不能任由开封府去做,你亲自挂帅,去各县走一遭,务必要清清楚楚,发放新的户碟,接下来要分地,不能耽搁,争取年内能启动分地,明年初步完成‘方田均税法’……”
实际上,这也有些急了,赵煦的计划里,最起码三年才能初步完成,而在全国,要用十年!
但‘新党’似乎不能等,一再进言。
蔡卞看的明白,不等章惇说话,就要开口,章惇却率先出声,道:“官家,事不宜迟,外面已经如烙铁入水,朝廷当雷霆行动,不给他们机会……”
陈皮这时走过来,在赵煦身后道:“官家,那些泥沙已经弄好了,现在要去看看吗?”
赵煦顿时大喜,站起来,笑着与章惇,蔡卞道:“朕在古书上看过一些奇怪的东西,正准备试验看看,二位卿家要不要一起来?”
章惇面色严肃,还想再说,蔡卞见赵煦满身尘土,犹豫着道:“官家……乃千金之体,怎能混迹与尘土之中,臣请……”
不等他说完,赵煦已经转身了,摆手道:“政务你们看着办,朕信得过你们。”
章惇看着赵煦的背影,神情越发严肃。
蔡卞心里则奇怪,奇怪赵煦怎么突然间对这些东西起了兴趣,连一直夙兴夜寐的政务都丢在一旁。
他瞥了眼章惇,知道他的心思,道:“官家明显有顾虑,不要再多说了,还是将开封府事情做好,只要开封府顺畅,官家有了信心,自然是会尽早复起新法。”
章惇剑眉慢慢竖起,看着赵煦的背影,似自语般的道:“不对……”
孕妃休夫:愛妃,收回休書 巫霧
这时,皇城外不远处。
開 愛智慧
章惇的值房文吏,裴寅,被一众人围堵在墙边。
一个十六七岁的年轻人,态度十分嚣张,手里拿着大棒,神情狰狞的道:“裴寅,我问你,章贼是不是要削减我们家的钱粮!”
裴寅鼻青脸肿,嘴边还有血,脸上倒是平静,淡淡道:“朝廷要削减是天下官吏俸禄,并非是你一家!”
少爺小姐戀愛情
盛寵枕邊妻
“我呸!”
年轻人一口痰吐在裴寅脸上,看着裴寅面色难看,冷笑道:“他凭什么削减?我爷爷是仁宗朝的吏部侍郎,于国有大功,这些是我们家应得的!”
裴寅强忍愤怒,擦了脸上的痰,道:“你们李府占地百亩,衣食住行堪比王侯,还差这点俸禄吗?”
年轻人怒色更多,吼叫道:“差不差,那是我们应得!章贼凭什么削减?章贼自己不要,凭什么我们也不要!”
調教
“是啊,那是我们祖辈的荫封,我们应得的!”
“章贼说减就减,眼里还有没有王法,有没有祖宗!”
“我看他们就是要中饱私囊,减了那么多钱粮去哪里了!?”
……
七八个年轻人吼叫着,再次对裴寅拳打脚踢。
裴寅抱头,缩在墙角,强忍着。
这些人都是开封城里有名的衙内,向来横行霸道,无所顾忌。听到朝廷要削减俸禄,当即忍不住了,拿着棍棒就要找人算账,裴寅倒霉,被他们堵到了。
等一众人发泄完,裴寅才重新站起来,脸上血更多,全身都是脚印,极其狼狈,但神情越发平静,他一一认真的看着这些人的脸。

那李姓年轻人一巴掌打过去,道:“怎么?还想报复我们?我呸!别以为章贼有多了不起,我爷爷那也是有头有脸的,章贼见了都得尊称一声先生,你让他找我麻烦试试!还有你,给我小心点,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啊!”
裴寅强忍着全身的疼痛,抽搐着脸角,语气平淡的说道:“你们李府良田千亩,家资百万,每年从朝廷以各种名义骗取了多少钱粮,你比我清楚。朝廷要做的,不是简单的削减俸禄,而是精兵简政,遏制人浮于事,提升效率。朝廷并没有一刀切,对于有功勋的勋贵公卿,该给的还是会给,只是不会像以前那么无所顾忌的大封大赏,恩泽无边……我知道,我说这些你们听不懂,不过没关系,你们现在可以打死我,要是不敢,或者打不死我,晚上我就去皇城司给你们送饭。”

r4m3s优美都市小说 《宋煦》-第三百四十九章 好手段讀書-fcann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章惇对于他们的长拜没有在意,继续向前走,并没有进入藏书楼,而是来到了运动场。
他看着挥洒汗水在联系起码的年轻人,道:“今年科举作废了,原因你们也知道。但科举不可能一直作废,明年还得举行。”
他身后的一大群人,当即紧张起来,全怒睁双目的看着章惇的背影。
科举,永远是读书人最为关心的事,这是他们的动力所在,生存的希望!
虽然大话套话说什么‘读书明理’,‘立功立德立言’之类,但如果科举不是入仕之路,天下能有几人还读书?
章惇沿着运动场走着,随口的说道:“按照朝廷的规划,太学要广泛建学。本官在宫里与官家闲聊的时候,官家说了一句‘我大宋文道昌盛,古之未有,未来不可见。是以,要立有大志,比如:我大宋无人不读书,无有不识字,文道之昌,不在庙堂之内,当乎江湖之上’……”
沈括还是不明白章惇的用意,但见他搬出了赵煦,连忙说道:“官家关乎天下士人进学之心,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圣德昭昭,日月可鉴。”
章惇预感瞥了眼沈括,他是在有意宣扬‘官家圣德’四个字,没想到这沈括不约而至的配合的这么好。
星際之軍醫傳奇
“是啊,官家建太学,更是要在各地建造更多书院,广纳寒门士人,此圣德之心,古来不多见……”
“纵观古今,除三皇五帝,若论圣德,开国太祖皇帝当为第一,当今可为第二……”
“所说甚是,这太学,官家已经来了数次,拨款数额,前所未有啊……”
一群老博士,教授,跟着沈括的话,迅速唱和起来。
章惇刚毅的脸角动了动,说道:“官家自是圣德。官家也与政事堂说了,明年的科举,除开科举本身的一百二十一人,也要从太学里,另选三十人,赐予同进士,当然了,你们也可以参加科举……朝廷正是用人之际,本官希望,太学作为学政之首,要拿出样子来……”
不等沈括,一个教授就忍不住激动的急声道:“大相公放心,我太学绝不让大相公,让朝廷,让官家失望!”
章惇好似没有听到,道:“另外,政事堂考虑,等太学的学生学满两年这样,挑选品学兼优的先入仕历练,每年,五十到一百个名额这样……所以,太学要扩建,三千人的目标,还是太低了,起码得有万人规模……”
这一次,连沈括都激动了。
到了他这个年岁,已经不奢求太多,但‘教书育人’四个字,对他还是极有吸引力。
記得香蕉成熟時
若是真的能有万人规模,那可真的是‘桃李满天下’了!
那样的场景,单是幻想一下就激动不已。
波斯刺客:囚徒之舞
沈括忘了拘谨,颤声说道:“大相公,真的可以吗?”
章惇回头看了他一眼,难得的面露笑容,道:“官家与我说过,太学在城中,院落狭小,不适合,我已经让工部在外面物色地方,下半年开工,争取明年给你们用上,不止是场所要大,这教训,读书,藏书楼等,都要扩建……”
主神逍遙
“大相公贤明!”
有人禁不住的高呼出声。
不远处的不少士子被吓了一跳,投来异样的目光。
逆天玄訣
但这些上了年纪的教授,博士浑然不觉,围着章惇,询问具体详情。
赵煦以及大宋朝廷对太学是有过规划的,但并没有章惇亲口说出来的震动,并且更加‘宏大’!
萌妻太甜:總裁寵上癮
章惇没有介意,说着朝廷对太学的规划与投入。
沈括知道的比较多,但远没有章惇说的这么清楚,连细节都考虑的十分周全!
顧少的天價前妻
这说明,朝廷真的要大力度支持太学!
沈括站在一旁,已经忘记了警惕章惇来的目的,一众人围着他,询问着其中关节要害的种种问题。
在章惇说着的同时,这些消息如风刮过一般,在整个太学传播。
一处凉亭,一群人十七八岁年轻人伸着头,窃窃私语。
“我刚才听说了,朝廷要给太学选择新的地方,要建六层那么高的教学楼,三座!”
“还有宿舍,全是免费的,床褥一应俱全,拎包入住……”
“这算什么,我听说,朝廷会对入太学的学生贴补,每个月五百钱为底,还设各种奖学金!”
“不止,还有举债,朝廷考虑设立无息债,等学生毕业,可分三年五年还清……”
“这真的是前所未有的大善之举……”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杜工部的理想,要在我大宋实现了!”
另一群年轻人路过,听着就一脸懵逼的探过头,道:“你们在说什么?朝廷舍得花这么多钱?你们不会是道听途说吧?”
一个人顿时板着脸,道:“道听途说?哼!章相公在藏书楼前,与沈院长以及诸位先生亲口说的,不日就有公文邸报颁发,这还能假!”
“要说别人的话,我不信。但章相公,我坚信不宜,他这样的人,宁折不弯,敢说绝对能做到!”
抗戰之鐵血尖兵
“不错!你们怎么诋毁都没关系,这一点,我从不怀疑!”
“要说章相公,除了脾性刚直,不容易相处,其他真没有缺点!”
“章相公一身才学,当世几人可比?他勇往无畏,是我辈楷模!”
……
刚过来的一群年轻人更加懵逼了,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昨天还痛骂章惇,今天反而将他当做了榜样?
这群刚来的懵逼还没结束,又有消息传入太学。
议论声骤起。
“你们说什么,章相公斩了辽使?这是要捅破天啊!”
“什么捅破天啊,这辽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是与夏人一起来的,当着章相公的面,提了三个要求,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是什么?”
“这第一个,是吊唁太后,是以太后同辈的身份!”
“什么?那不是是官家的祖辈,贼子好胆!”
“这第二个,就要求我们将边境的几处要塞,全部还给夏人,并且不准备战,后撤三舍!”
“这辽人是疯了吗?不如直接让我大宋亡国算了,难怪章相公发这么大脾气!”
“哼哼,这就完了吗?他们还说了,要求岁币翻倍,夏人也要翻倍!”
“岂有此理!番邦蛮夷,猖狂太盛!”
“杀得好!”
穿越之愛情不失憶
“我要是章相公,我也杀!”
……
章惇在太学待了小半天,直到他离开的时候,已经有无数人在他身后,送他离开太学。
那些表情,激动又狂热。
沈括早已经反应过来,目送章惇上了马车,暗自感叹:这位大相公,倒是好手段。
章惇没有去六部,没有找一些人威望之士背书,直接来到了太学,以太学扭转声望,着实是一个出其不意的好手段。

wieth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宋煦-第三百四十五章 急了展示-mah1d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在章惇的压力下,唯一的不稳定因素,王存也下了保证书。
列強代理人 破名
朝廷的风向在急速的转变,有务虚转向务实。
等一众人离开政事堂的时候,众人仿佛已经忘记了‘斩杀辽使’这件事,背着巨大压力,心事重重的离开皇宫。
章惇与蔡卞,回转青瓦房。
青瓦房的门关起来,蔡卞当即冷着脸,对着章惇道:“我很不满意!”
章惇在椅子上坐下,少有的拿过两个茶杯,给蔡卞倒了一杯,道:“事所突然,来不及商议。”
蔡卞没有因为章惇罕见的解释而释怒,道:“外面都说我变法派会搅的天下大乱,你是怕他们找不到口实吗?长此以往下去,新法要面对多少压力,你章惇是宁折不弯,你就没有想过,国政不需要你刚直吗?”
胡作妃為
章惇拿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道:“他们所谓的‘口实’,无非是他们无能,软弱的借口。如果消息传回辽国,辽国雷声大雨点小,那就可以放手对付李夏了。”
“不止是我,林希,李清臣,甚至是许将,日后都会对你抱有警惕,你这个宰执,还没有上位!”蔡卞对章惇十分恼怒,他的想法其实与王存相似,不急着试探辽国虚实,最要紧是要一面糊弄辽国,一面对付西夏,收拾完西夏,才是试探辽国的正确时机。
章惇放下茶杯,抬头看向他,双眸锐利,道:“你觉得,我们的时间很多?容得我们慢慢来,徐徐图之?你仔细看看我大宋上下,大宋四周,你以为我等重履朝廷,就一切如所愿了?蔡元度,你要再冷静一点。”
蔡卞听着章惇的话,神情细微的变化,眉头开始慢慢锁起。
將軍府小妾生存報告 風的鈴鐺
強武
永生之門 神降之年
他抓到了章惇话里的重点,大宋四周群狼环伺,没个安宁,这他知道,但‘大宋上下’四个字,就很值得玩味了,尤其是那个‘上’。
絕色特工:腹黑王爺異能妃
蔡卞心头怒火依旧,脑海却有些清明了,缓缓在章惇坐下,若有所思的喝了口茶,再次抬头看向章惇,道:“那日你在垂拱殿两个时辰,官家与你说了些什么?”
章惇却道:“接下来,我们行事要急一些,必须要用一些非常手段。在确保社稷稳固的前提下,所有‘新法’都要加快,尤其是明年,该复起的新法,要全面复起。出乱子不可怕,那些人想要乱,我们也需要,不乱怎么治?”
蔡卞眉头再次锁起来,章惇的这些想法,与传统理念大相径庭,与熙宁时期的变法态度也大为迥异。
但不得不承认,走到现在,他们的处境确实不好,比熙宁年间的王安石还要危险。
那个时候,再难再苦,他们还能全身而退,上到官家下到士绅,哪怕骂的再激烈,没几个人喊打喊杀。
现在,如果他们落败,怕是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章惇急了吗?要在身败名裂之前,将事情做成?’
蔡卞心底想着,沉吟了许久,他道:“你说服我容易,说服其他人难。”
章惇道:“有些人必须要说服,有些人则只要听命行事即可,知道,想的太多,反而误事。”
蔡卞暗自摇了摇头,他有时候觉得章惇太过激进,独断专行,有时候又会想,如果他的老岳父也能这般,熙宁年间的事情是不是就会顺畅很多,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对了,你要向皇家票号借钱?”蔡卞抛开这些,突然又问道。
章惇拿起茶杯喝了口茶,淡淡道:“皇家票号就是内库,无非是一个由头。”
大宋国库,分为户部的国库以及大内的皇帝内库,以往国库不足,都需要朝廷向内库‘借’,在章惇看来,无非就是披了层皮,更为合理而已。
蔡卞皱了皱眉,没多说,道:“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章惇目光看向外面,变得分外犀利,道:“先帮各路巡抚站稳脚跟,铺好路线。”
这是重中之重。
蔡卞思索一阵,道:“具体名单已经在官家那里,过几日他们就会到京,到时候好好交代一番。”
章惇道:“最重要的还是权力,他们拥有足够的权力,才好做事情。”
蔡卞道:“官吏的任命,不过,是否操之过急?”
大宋朝廷对地方一直警惕非常,制衡的十分严厉,防备着唐末的藩镇割据。
良田千頃養包子 迷離陌上花
章惇道:“事急从权,日后再收回来就是,你与吏部仔细商议一下,我去见几个人。”
章惇说着就站起来。
蔡卞没有多说,已经猜到章惇要干什么去。
斩杀辽使在朝野势必引起巨大动静,只怕现在外面已经波涛汹涌。
单凭那六个尚书,根本压不住。
“章子厚去只怕会火上浇油……”蔡卞自语,心里想着办法。
这时,外面确实热闹,不知道多少人心慌意乱。
鸿胪寺。
这一次的夏使名叫嵬名柏。
他现在瑟瑟发抖,满脸的惨白,头上大滴大滴的冷汗落下。
在他身前的桌上,放着耶律弘正的人头,血淋淋的,脸上还带着愤怒与惊恐。
这是辽国正史,宋朝说杀就杀了?他们是疯了吗?辽国势大,就不怕辽国开战,打到开封城来吗?
蔡攸好整以暇,神情阴测又诡异的道:“看的仔细一点,说不得是我找相似之人来骗你的。”
嵬名柏满脸恐惧,连连摇头。
他与耶律弘正在开封城碰头,见了不是一次两次,决然不会认错!
就是没认错心里才大骇,宋人疯了,杀他们大夏的使臣不算,连大辽的使臣也敢杀,这是要两面开战吗?
蔡攸很满意嵬名柏的反应,手里的匕首,缓缓放到嘴前,从左到右,一点一点拉过。
嵬名柏心胆俱寒,强撑着沉声道:“既然来了,就不会怕死,你杀我吧。”
蔡攸嘿嘿一笑,道:“我就喜欢硬骨头,尝尝我皇城司的手段。”
嵬名柏脸色骤变,瞪着蔡攸说不出话来。
嵬名阿山回去后,曾在朝堂上公然脱衣,让所有人看到了他身上的那些伤痕。
那些哪怕过去数月的伤痕,依旧触目惊心,令人震惊嵬名阿山在宋朝受到的可怕酷刑。
这让嵬名阿山在大庆府地位陡升,也令夏国上下十分愤怒,本来对于开战还有杂音,在嵬名阿山脱衣后,迅速被压了下去!

fiykj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宋煦 ptt-第三百四十三章 木匠皇帝推薦-wh0z8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垂拱殿的东侧,就是章惇,蔡卞主事的青瓦房,而西侧机要房,在机要房更西的角落,就是赵煦所在了。
一众人来到门前,耐着性子,等陈皮进去通报。
不多久,陈皮就出来了,道:“诸位相公,官家有请。”
一众人当即迫不及待,又不敢逾越章惇,按耐着焦急,步入这间杂物房。
一进去,就看到各种碎木,碎屑,长棍短木以及各种大小不一的奇怪木制牛马。
鎮天帝道
而赵煦,头发有些撒乱,满脸灰尘,衣服是粗布衣,双手捧着一个轮子模样的东西,正在打量,自语的道:“古人的智慧,真的是令人惊叹……”
他手里的是马车车轮的模型,虽然没有齿轮,链条等后世零部件,但精细、复杂的构造,还是造就了车轮,成全了马车。
“但用在水车,风车上还不够,还得有转轮,链条,橡皮联动才行……”
赵煦自语。
想要用水车灌溉,不足用,也不太现实,只能用在水利调度上。
一众人看着发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赵煦这么不体面,坐在垃圾堆里。
但他们都十分清楚,赵煦不可能不知道章惇刚刚斩杀了辽使,在这种情况下接见他们,意味着什么?
一众人还没想清楚,王存就忍不住了,大步出列,沉声道:“启奏官家,章子厚刚刚在政事堂,斩杀了辽使!”
其他人瞥了眼王存,这个苏颂提拔的工部尚书,没有说话,目光都在赵煦身上。
斩杀辽使,极有可能引发辽国震怒,一旦辽国发兵,那绝对是一件威胁国祚的大事!
陈皮站在章惇不远处,悄悄盯着章惇审视。
这位还没上任宰执的章相公,果真的胆大妄为,这般事情,连请示都没有,就擅自做主了。
赵煦的注意力都在手里的模型上,听着‘唔’了一声,道:“章相公,你有什么解释?”
所有人的目光,转移到章惇身上。
蔡卞拧眉,脸上写着清晰可见的不满。
李清臣,林希,许将等人则面露忧色。
章惇抬起手,语气十分平静的道:“陛下,臣从皇城司以及其他各处得到的情报来看,辽国陷入内乱,已无力自拔,他们没有能力对我大宋发动入侵……”
“皇城司的消息就这么可靠吗?以前怎么没有?好,就算辽国暂时没有能力,你能保住他们日后也没有吗?”
絕代霸主
王存毫不客气的打断,怒不可遏的向着章惇开喷,怒吼道:“夏人虎视眈眈,朝廷正在积蓄全力与夏人决战,不可分心!再说,辽国即便不能发兵,哪怕他们稍稍动一动,北方必然被牵制一半,作为宰执,这点大局都没有吗?还有,擅杀辽使,这是目无君上!”
王存喷完,转向赵煦,沉声道:“官家,章子厚独断专行,酿出如此恶果,臣请严惩,否则日后朝臣有样学样,官家颜面何在,朝廷纲纪何存!”
蔡卞等人一众人听着王存的话,没有人出声为章惇辩解。
连一向宽厚的蔡卞都罕见的与章惇生气,可见这件事非同小可。
赵煦却好似没有听到王存的话,目光从手里模型抬起,一直盯着章惇打量,目露异色。
章惇在斩辽使之前,停顿了不少时间,其实这个时间,就等同于汇报,他是在赵煦没有阻止的情况下斩杀那耶律弘正的。
这一点,赵煦并不在意,章惇这个人固然脾气刚直,性急如火,但他知道分寸,不会真的无所顾忌的杀辽使。
真正令赵煦意外的是,章惇怎么看出辽国的虚实的?
六零符醫小軍嫂 孤孤
皇城司的那些情报,赵煦也都仔细看过,从表面上来看,辽国依旧强大,远不是宋朝可匹敌的。
偏偏章惇就看出来了,还敢杀辽使以作试探!
‘古人的智慧,果然不容小觑。’
有匪
赵煦心底再次感叹,自然不会认为章惇是盲目胡来。
而事实上,辽国确实已逐渐的外强中干,尤其是现在内乱迭起,就在上个月,辽国动用三十万大军北上平乱,确实没有多余力量与大宋发起战事。
纵观历史,这段时间,辽国确实没能对外发起战争,陷于内乱无法自拔,直到被女真亡国。
一群人都在等赵煦说话,见赵煦看着章惇,似乎等章惇更多解释。
但章惇说完这几句,就不再多言。
王存见章惇不辩解,越发愤怒,抬手向赵煦道:“官家,臣请严厉处置章子厚,否则无法给天下臣民交代!同时,派使者入辽解释此事,并请枢密院紧急调兵,以防不测。”
蔡卞看了眼王存,没有补充什么。
尽管政治立场不同,但王存的话没错。
特種兵傳說之秘密戰線 活絡油
李清臣等人缄默。
他们自然不希望处置章惇,可一时间根本找不到理由。斩杀辽使,引发国战,这样的责任,不是谁都能承担的。
现在,只怕宫外已经波涛汹涌,不知道多少人在写弹劾奏本。
高太后过世,苏颂离去等还没消化,无数人的怒火可能被瞬间点燃!
赵煦看了眼王存,继续把玩着手里的模型,忽而一笑,道:“诸位卿家误会了,章相公在斩杀辽使之前,已经禀报过了,朕同意的。”
閃婚蜜愛,總裁別亂來 七月夏
众人顿时大惊,心里转过无数念头。
官家是真的知道,还是为了朝局稳固,为了保章惇‘委曲求全’说的假话?
王存一惊,继而就忍不住的道:“臣斗胆,还请官家示下。”
赵煦手已经拿起身边的刻刀,在模型上开始刻画,语露不耐烦的道:“章卿家说的已经很清楚了,待会儿你们去政事堂自行讨论吧。这一天天的事情没个消停,朕半刻清闲都没有。行了,都去吧,陈皮,送诸位卿家回政事堂。”
王存脑海里想过很多种可能,也猜到赵煦会保章惇,但这般保法,还是令他不能接受,抬起手就要说话,陈皮却突然一步,当在他身前,让他的手抬不起来,话也堵了回去。
陈皮几乎与王存脸对脸,皮笑肉不笑的道:“王尚书,请。”
王存皱眉,要绕开他,章惇已经抬手,道:“臣等告退。”
章惇说完,转身离去。
蔡卞等人也是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胸闷,气息不通。
但赵煦已经赶人,他们犹豫再三,只能抬手道:“臣等告退。”
章惇,蔡卞,李清臣等人一走,就剩下王存了。
王存哪里甘心,退后一步,犹自愤恨的道:“官家,章子厚胆大包天,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臣能明白官家的苦笑,但切不可姑息养奸,让章惇坐大!”
赵煦仿佛没听到,继续雕刻着他模型。
这是涉及农耕的大事,赵煦不能耽搁,做的十分专心。
王存见赵煦不理,又看了眼紧跟过来的陈皮,只得道:“臣话说完了,臣告退。”
陈皮看着王存走了,这才松口气。
以往有不少大臣,可以逮着皇帝的面喷,一喷就是半天,皇帝还拿他们没辙。
王存如果这么干,官家这边可就为难了。
这是为朝廷谏言,事所必然,理所应当,总不能像王世安那样杖毙吧?
赵煦没有陈皮的感慨,到了现在,他有的是对付这些朝臣的办法,无需杀人立威了。
‘有意思。’
赵煦雕刻着模型,心里却一直在分析着这件事。
章惇居然能判断出辽国的虚实,着实令他惊讶。之前章楶那边上报,说章惇催促他尽快与夏人开战,应该也是看透了西夏。而后又要对青塘吐蕃出手,拿回那西北六州。
好战略!
大才!
赵煦手里刻着木头,心里却颇为欣喜。
章惇的战略目光,比他还强!
有这样一个下属,着实令他舒心。
“陈皮,”赵煦忽然说道。
这时陈皮刚转回来,听着连忙道:“小人在。”
赵煦抬头看向政事堂方向,面无表情的道:“拟旨,任命章惇为宰相,同时加衔‘政事堂政务总理大臣’,全面主持新法事宜。”
“是。”陈皮应着道。
赵煦摆了摆手,便继续低头雕刻着。
在陈皮去草拟诏书的时候,政事堂的内众人,正在‘有所节制’的交锋。

fug8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宋煦》-第三百四十章 章惇的戰略展示-b7w0o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枢密院。
章家两兄弟正在一处偏庁喝茶,不远处的小吏来来去去,侧耳观听。
章惇位列宰执就在这几天时间,章楶又是枢密使,可以说,章家这两兄弟,掌握了大宋的军政两届!
以往或许没人注意到,但现在看来,着实令人心惊,这种事,别说大宋了,历朝历代都没有过吧?
‘也不知道官家是怎么想的?’有人心里嘀咕。
章家这两兄弟脾气都十分突出,章惇刚正不阿,直来直往,宁折不弯。章楶意志坚定,一般人难以令他转弯。
这两人在中枢,控制朝堂的一切,一不小心可能就出大事情!
章惇与章楶对坐,中间一个棋盘。
章楶两鬓多白发,双眸炯炯,道:“你现在应该避嫌,尤其是枢密院,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章惇抱着茶杯,神情一如既往的严肃色,道:“官家能将朝堂交给我,就不会猜忌这些。我问你,对李夏,枢密院到底准备怎么做?”
章楶皱眉,道:“苏相公刚走,你的手,伸的是不是太快了些?”
章惇看着棋盘,道:“李夏虚浮,力不持久。耕地少而集中,野战固然强于我大宋,但不善攻城,攻不破我诸塞堡垒。官家让你袭扰,逼迫李夏决战,我要知道你的具体方略。”
章楶看着章惇,知道今天要是不说出什么,章惇不会罢休,道:“去垂拱殿吧。”
章惇摇头,道:“我来这里小半个时辰了,官家都没有任何反应,说明官家放手让我们施为,你别忘了,我是宰执了。”
宰执,就是宰相,执政的意思。
章楶看着章惇,沉吟一阵,道:“你刚才说的都没错,针对夏人的弱点,枢密院与兵部制定了‘浅攻扰耕’的策略。夏人的耕地稀少,多集中在我朝边境,敌进一舍,我退一舍。或出其后,或伏山谷,或水中置毒,断其归路。以形胜,逼迫夏人决战。”
章惇听着,心底默默思索,暗自点头,道:“决战,有把握吗?”
章楶落了一子,道:“你刚才也说了,李夏虚浮,现在我军又有地势,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我大宋,决然没有败的可能。”
简单来说,这一次,他们占据了诸多要塞,西夏又不善于攻城,大宋据寨,攻守兼备,简直立于不败之地!
章惇点点头,道:“嗯,那就继续做。有什么要我做的,就直接说。我要告诉你的是,李夏,不是重点,我的目标在青塘。”
章楶落子的手一顿,猛的抬头看向章惇。
青塘,是一处西北要害之地,俗称拢右。这里有两大特点,一个产马地;另一个,这里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路!
鬼夫莫急:奉旨成婚先
但是,青塘现在在吐蕃手里。
章惇的意思很简单,拿下青塘,获取产马地,补足大宋野战的短板,同时再次打通丝绸之路,对西夏进行两面包围!
獵殺1894 陌路慢行
章楶放下棋子,神色不动,心里暗自佩服这位族兄的雄才大略,目光高远,继而沉思着,道:“先帝支持安石公的熙河开边,但功败垂成,你有把握吗?”
所谓的熙河开边,是指‘宕、叠、洮、岷、河、熙’等西北六州,神宗皇帝与王安石等立志拿回汉唐旧疆,改变大宋积贫积弱的现状。
但元丰五年的那次惨败,让熙河开边被迫停止。
到了元祐,以高太后,司马光,吕大防等为首的朝廷,废弃新法,自然也放弃了‘开边’。
章惇从容落子,道:“正是因为有先贤的开拓,我们才会更有机会。如果这次能够大败李夏,那么,他们就不足为惧,青塘实力不济,最多三战就能收复,到时,灭夏只在反手之间。”
章楶见章惇信心满满,不由得提醒道:“李夏,青塘都不足为虑,但别忘了,还有辽。”
西夏固然野战强于大宋,但大宋扼守要塞,西夏无可奈何,只要能再败他们一次,就不足为虑。
青塘的吐蕃并非是唐朝时的吐蕃,是一种地方分裂势力,实力并不强,运作得当,收复不难。
反倒是辽,这才是大宋的心腹大患!
不少辽国拥兵百万,实力强大,单说他们握有幽云十六州,随时可能派重兵南下,无险可守的大宋,绝对是灾难!
澶渊之盟,未必会有第二次!
章惇抬头看了他一眼,道:“这个我自有安排,‘军改’要加速推进,争取今年将北方稳定下来。明年我会摊开新法,你们必须要跟得上。”
章楶没有再拿棋子,双眼盯着章惇道:“你年前还很镇定,现在怎么这么急了?”
章惇面色不动,拿起茶杯,淡淡道:“时不我待。”
章楶猜不透章惇的想法,内心对‘军改’仔仔细细的复盘,好半晌,他道:“年底北方军改可以有大致模样,但向南推进,也只能是边陲之地,不能全面铺开,要逐步,稳妥推进。你应该比我清楚,你的‘新法’已经闹得天下沸沸扬扬,军改一个不好闹出大动静,你我就非走不可,那时是祸非福。”
章惇即将成为宰执,没有人能替他挡灾背锅,真有大事情,章惇必然首当其冲!
章惇喝了口茶,道:“这一点我清楚。所以,一定要要加快速度。十三路巡抚,我与蔡元度基本摸定,给他们半年时间稳住地方,明年便可试探着推行一些新法。而‘方田均税法’要在北方全面推行!”
章楶眉头深深的锁住。
‘方田均税法’在开封府已经闹得天怒人怨,天下动荡,如果继续推行,还不知道引出多少乱子。
按理说,他们现在应该求稳,偏偏怎么都稳不下来。
章楶默默一阵,道:“你太着急了。官家怎么说?”
章惇道:“那日我与官家谈了两个时辰,官家没有反对,只说了八个字:胆大心细,放手施为。”
章楶品味着八个字,若有所思的点头,道:“既然官家默认,我也不多说。但军改已经在最快了,不能再快,你逼我也没用。”
章惇显然有备而来,道:“如果今年能大败李夏,到时大家南下,驻扎各处,谁能,谁敢乱动?军改必须要快!”
章楶还是摇头,道:“我说了,你逼我没用,哪怕到了御前,我还是这么说。”
戰爭工坊 猛虎道長
章惇双眸灼烈,道:“如果你不能走在前头,那我就只得推着你走了。”
在‘军改’与‘新法’之间,赵煦与朝廷是有默契的,那就是‘军改’要快一步,稳固为先。
章楶看着章惇,神情多了一点疑惑,道:“这不是你的性格,因为什么?”
章惇想要用‘新法’倒逼‘军改’加速,这是十分危险的事情。不止是对于江山社稷,还有宫里的官家。
如果官家认为章惇太过冒进,不适合在朝廷,那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章惇刚要说话,裴寅急匆匆来到门口,恭谨的道:“二位相公,辽人的吊唁使臣到了,他们要求见官家。”
章惇目不斜视,道:“他们是什么目的?”
裴寅看了眼章楶,道:“他们要求我大宋停止对夏人的袭扰,不得继续……乱来。”
章惇冷哼一声,道:“就说官家没空。”
章楶觉得章惇今天的变化有些大,暗自揣度着他究竟有什么想法,思索着,看向裴寅道:“你让李尚书代表章相公去见,礼数周道就行。”
流轉經年 水槿木年
大宋不能两面开战,尤其是暂时不能与辽国开战。
裴寅听着,看向章惇。
章惇对裴寅摆了摆手,就与章楶道:“‘军改’要加快,秦凤路以及环庆路的备战要加强,到时候,我与你一起去,这一战,不可败,败了,你我二人就葬在那里。”
对于与西夏这一战,大宋上下普遍比较‘放松’,毕竟去年刚刚大胜,而今又占据地利,完全不可能败!
都市魔帝 瘋狂小人物
章楶却听得出,章惇要的,不止是‘不败’那么简单,而是要‘大胜’!
但是辽国的突然插手,让章楶隐隐察觉到了什么。
擴散性百萬輪回者 灰色邊境
以往的辽国,都以‘上国’自居,凌驾于大宋,西夏之上,乐见大宋与西夏混战不休,彼此消耗。
諸天無限基地
这一次,居然来‘劝和’了!
章楶审视着章惇,慢慢的说道:“我与兵部再仔细商讨一番,过几天,再请示官家。不过,哪怕‘军改’加速,你的‘新法’也不能铺开太多太快,这不止是社稷稳定,官家的真实想法,你要深刻的去体会。”
越是与宫里的官家相处的久就越会明白,那位官家城府极深,他的想法,远远不止表面这么简单!
章惇目光注视着棋盘,道:“我听说,苏颂离京,带走了几十辆马车?”
章楶脸上出现一丝烦躁,道:“他都走了,你还要抓着不放?”
章楶厌烦党争,党争祸国!
章惇抬眼看了他一眼,道:“我若是要走,两辆马车就够了。一辆装我跟大娘子,另一辆装点衣服。”
章楶这回明白章惇的意思了,有些感慨的摇了摇头,道:“国朝对士人的优渥远超历朝历代,苏颂还算清廉,换做吕大防等人,怕是几十辆都不够的。”
简单来说,一贯钱相当于一两银子,是二十五斤,但凡有个几千贯,那就是几万斤,需要好几辆马车来拉,若是几万两,甚至十几,二十万两以上,加上其他绫罗绸缎,古玩字画以及诸多家当,还有丫鬟仆从等等,那真的是几十辆马车都未必够!
章惇道:“我说的是,我无牵无挂。”
章楶这次是真的懂了。
章惇说的‘无牵无挂’,其实说的是他对外物的无欲无求,他一心只有‘新法’!

f6bt2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宋煦討論-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無是處-w5sx2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苏颂没有接话,在他心里,赵煦这些话,不过是一种‘倔强’。
易地而处,侧对朝臣七年,只能看个屁股,没人在乎他半点,几乎从未阶段的,各种有意无意的‘欺辱’,别说是皇帝了,就是普通人都会对‘旧党’做出报复,只不过程度不同而已。
想着开封府推行的‘方田均税法’,丈量田亩还仅仅是第一步,一个月后人口清查、登记,下半年还会对田亩进行重新划分。
这三步,任何一步都是对大宋根基——士绅的摧毁。
这种举动,古来未有!
这是在动摇国本!
未來接收器 大秦騎兵
苏颂在有能力的时候,不断的试图用各种手段来控制、阻止、迟缓、调整他认为可能激起剧变的‘新法’,无一例外,都以失败告终。
他并非不是章惇,蔡卞等人的对手,根本原因,还是这位官家的拉偏架。
这位年轻的官家,有着强烈的企图心,如同初出茅庐,渴望得到认可的年轻人一样,极力的想要表现、展现,做出成绩给所有人看。
这种事,在一般家族里,长辈们都乐见如此,但这位不同!
八歲小狂後
——这位是大宋官家,他的迫切,会给大宋带来不可逆转的可怕后果!
苏颂脑海里一时间想了很多,他路上想到的那些已经被他扔到了一边。
看着赵煦胃口大开,苏颂是一点食欲没有。
他曾经无数次试图说服,影响这位年轻官家,但这位表现出了异常的成熟,对很多事情有着无数的坚定想法,似乎半点都没有成功。
苏颂惯常的沉默着。
孟皇后轻轻抿着嘴角,心里多少暗暗放松。
她一直担心苏颂说出过激的话,做出令赵煦震怒的事来,那苏颂想要善终都难了。
赵煦自顾的吃着,今天的饭菜,异常的合乎他的胃口。
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苏颂再次开口道:“官家的目光向来长远,臣以及章惇,蔡卞等人都是佩服的。官家应当看得出,不说其他,单说‘方田均税法’,一个开封府尚且如此,放及天下,就可能引起天下大乱。”
苏颂的话头就到了这里,没有多说。
想要撬动百年来的既得利益者集团,那就是与天下人作对!
赵煦喝了口汤,慢慢放下碗筷,他吃的差不多了。
拿起身边的毛巾擦了擦嘴,赵煦看着苏颂笑着说道:“苏卿家是不是想说,若非是祖制的存在,怕是天下皆反,早就有人率兵打入京城了?”
電影世界諸天行 擅長的瓜
大宋朝的祖制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两个字:制衡。
官路之風生水起 逍遙元帥
朝廷里丛丛制衡,任何衙门都没有真正的主事者,哪怕是所谓的‘宰执’,权力一样受到分割,制约。
对于‘军制’,那就更是无所不用其极,所谓的‘将不识兵兵不识将’只是一种表面,对于地方上的兵力调动,更是严苛到了极点。
可以说,没有汴京城里赵煦的旨意,几乎没人可以调动一兵一卒!
大宋朝,没有地方部队,全部是——禁军!
‘禁’这个字就说明了一切——皇帝的私兵,整个大宋的正规军,全都是!
讀檔1998
苏颂脸色苍老,神情默然,一阵子后,道:“官家,万事万物都存在平衡,打破这个平衡,没人能接受。变法派戾气太重,迟早反噬自身。”
我就是玩個遊戲 佛系大男孩
在韓國 沒蹼的大鵝
苏颂没有说‘请官家三思’这类的话,如同正常的聊天,语气平淡和缓。
‘方田均税法’确实触动了所有人,一开始,整个开封府都在反对,哪怕是即将受益的普通百姓,可以说,完全是朝廷在一意孤行。
即便赵煦在宣德门下昭告天下,试图用减税、分地拉拢百姓,分化、打压士绅集团、用普及书院制造新的士人势力,但毕竟还没有付诸实施,没有大规模新的得利益者出现,朝廷依旧势单力孤,章惇,蔡卞还是祸国殃民的奸臣贼子。
活人禁忌
孟皇后表情平静,心里实则紧张起来,双手不自觉的抓住衣角。
苏颂说的‘反噬自身’,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熙宁年间的‘新旧’党争,以及元祐初的‘废除新法’。
赵煦看着苏颂,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了历史上的北宋末,也就是差不多二十年后的事。
那时,金兵二度围困开封城,开封城里的百官,非但不想着怎么抗击,还在一味的‘求和’,甚至怂恿宋钦宗亲自去金人军营,‘以示诚意’!
这般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的理所当然,仿佛没几个人觉得不妥??
看着苏颂的表情,赵煦心里只有四个字:一脉相承!
苏颂若是换在那个时候,是大多数的坚定‘求和派’,是寥寥三两人的‘主战派’,亦或者是沉默的‘中间派’?
赵煦双眼微微眯起,盯着苏颂。
都市召喚風暴 謝金
孟皇后似乎感觉到了偏庁里气氛骤然变冷,神情越发紧张。
苏颂知道他的话会对赵煦有所刺激,但看着赵煦脸色陡然变化,双眼渐渐锐利,心神疑惑。
但不等他想清楚,赵煦就一字一句的道:“如果注定要亡国,那就亡在变法图强,变法图存中!朕,告诉你苏颂,在元祐,在朕这里,没有澶渊之盟,没有城下之和,刀山火海,谤恶千秋,朕无惧无畏,决不向你们退缩半步!”
孟皇后双眼大睁,看着赵煦的侧脸,惊愕无比。
伯恩的身份 羅伯特·陸德倫
她认为赵煦即便愤怒,也会有所克制,毕竟这是帝相最后一次见面,会给彼此留下体面。
但赵煦的话,已然是一种‘宣战’!
一向镇定的苏颂,怔怔看着赵煦,此时也是内心惊疑不定,面上变幻不断。
他不知道他的话为什么会引起赵煦这般激烈的宣示,这样激烈的言辞,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苏颂一时间无法开口。
赵煦的话里,涉及了亡国,涉及了澶渊之盟,涉及了身后名,都是极其重大的事情,没有足够的刺激,不会轻易说出口。
赵煦目光灼灼,神情坚定,注视着苏颂道:“苏颂,你很令朕失望。如果今天,你康慷慨陈词,言辞激烈,甚至以死相逼,朕都会赞叹几声,亲自送你出京。你,你们,一如既往的软弱无能,欺软怕硬,除了内斗,争功好名,贪图享受,苟且全安……一无是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