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sh1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尋唐 txt-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騎兵去哪裏了讀書-lhn9d

尋唐
小說推薦尋唐
虽然心中不虞,但薛仁忠却也知道自己无力改变什么。哪怕自己的兄弟薛仁孝就死在眼前这个代恩措巴的手中,哪怕在丁青等地,数千起义军倒在了代恩措巴的刀下,但放眼大局,只要这个人肯投降,不管是大喇嘛隆巴还是李睿,都是会欣然接受的。
代恩借巴是吐蕃大贵族,是曾经的吐蕃大论吐火罗的心腹手下,在吐蕃有着相当高的人望,这个人的投降,是具有象征意义的。不管是对接下来的战事,还是对未来对于吐蕃的治理,归化,这样的人,都是大有用处的。
而对于隆巴来说,黄教一直占据着统治地位,而代恩措巴这样一位重量级的人物,倒向红教,对于他将来在这片地域之中正统教首的位置,也是毫无疑问有着正面意义的。
在这些大局面前,自己兄弟的死亡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家的廁所通異界 長腿大叔
昌都战事落下了帷幕,但相对于整个局面而言,大战方才开始。唐得功和隆巴大喇嘛忙着善后,李睿和薛仁忠则忙着整编部队,准备去爆色诺布德的菊花。
李睿毫不客气地将薛仁忠原本的部队进行了大规模的整编,从中挑出了大批的精干力量充实到了自己的部队当中,数日之内,便将他的游骑兵扩充到了五千之众。这其中包括了大批的薛氏子弟兵,也包括了更多的由农奴转化而来其中精于骑射的人手。而薛仁忠则带着其余的部众,兼并了刚刚投降的代恩措巴的部下。
匆匆完成整编之后的第五天,李睿便带着这五千游骑兵,径直向着玉树方向而去。
而此时,已经在扎曲河流域和通天河流域之间,完成了对李存忠大部队包围的德里赤南,正自满怀兴奋。
他的战略成功了。
李存忠一头钻进了他事先设置好的这个牢笼之中。进来容易,想要出去,那可就难了。前有扎曲河,后有通天河,李存忠即便是想突围,也会受到这两条大河的阻拦,被自己全歼的命运已经基本注定了。
当绕后的部队传来已经完全封锁住了通天河之后,德里克南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總裁,別搗亂 旖旎萌妃
李存忠所部战兵加上民夫,一共不过四万人,但现在包围他的吐蕃部队,差不多已经达到了十万人。而且这个数字还会增加,昌都的曼格巴,现在也应当已经拿下了昌都,正日夜兼程地赶路去与色诺布德汇合吧?
李存忠被迫在囊谦曲立下营寨,但这又有什么用呢?他的后勤补大营正在被自己一个接着一个的攻陷,他的补给路线,已经完全被自己切断。一支深入吐蕃腹地的孤军,战斗力再强悍,又有什么用呢
自己甚至都不用出动大军攻打,只消围上他一段日子,这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军队便会自然崩溃。
不管唐军的军纪有多以严厉,士兵有多么善战,但当他们没有吃的东西的时候,照样会虚弱不堪,照样会没有力气举起他们手中的刀枪开始战斗。
德里赤南已经开始考虑,要尽可能多地抓些俘虏了,如果能大量地捕获李存忠以下的唐军高级将领那就太好了。
德里赤南,色诺布德等吐蕃高层对于大唐都有着相当的了解,他们很清楚现在两国的实力差距之大,他们也不想把李泽惹得当真恼羞成怒,如果能抓住大量的唐军俘虏,不谛于是让自己手中有了与李泽讨价还价的本钱。
“大论,唐军为什么有那么多的远程压制武器?”一群吐蕃高级将领随着德里赤南在搭起的高台之上观看着远处的唐军阵地,老将突阿鲁有些疑惑地问道。站在他们这个高度之上,能清晰地看到唐军的阵地之上,密密麻麻的投石机,强弩等武器。而且不是某一个营地是这样,是五片绽开的花瓣以及花蕊之中都是如此。
突阿鲁之所以疑惑,是因为这一次李存忠是来救援阿不都拉的,从对方的战略目的上来说,并没有想着去攻打通城大邑,随军带着这么多重型武器有些不同寻常,毫无疑问,这些武器,会影响到他们军队的前进速度。
“唐军的军工制造相当地厉害!”久居大唐的色诺布德解释道:“突阿鲁,他们不像我们,投石机这类大型的武器除了在临战之时需要临时制造,他们已经完成了这些武器的模块化,标准化。”
風水鬼事
“什么是模块化,标准化?”突阿鲁不解。
“很简单,就是他们的军工作坊之中有着不同的分工,一个工坊只制作武器的一部分,只有在战时,才将他们组装起来。像投石机,强弩等武器的数十上百个部件,他们都做到了统一标准,可以随意替换,所以在运输当中,他们并不需要费多大的精力。唐军作战,非常仰仗这些武器的掩护,而他们的军队,也就此演化了相当多的基于这些武器的进攻战术。”
色诺布德说很简单,但在场的人,却知道一点儿也不简单,至少他们国内的工匠,是绝对做不到一点的。别说是这些大型的比较精密的武器了,便是打制的羽箭,两个匠师做出来的,就可能不一样。像吐蕃军中的有些神射手,便需要一根一根地来挑选适合他们的羽箭,否则,轻微的差别,就有可能让他们的技能大打折扣。
我的混混男友 七色花妖
“此战过后,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多抓一些他们的工匠,这些东西,我想对我们是相当有用的。”突阿鲁郑重地道。
“这是当然!”色诺布德点头道。“益州朱友贞他们在这些方面,是无法与唐人相比的。他们提供给我们的那些技术,虽然对我们有所裨益,但比起唐人,还是差得太远。”
“为什么没有看到他们的骑兵营寨?”另一名年轻的吐蕃贵族看了半晌,突然惊讶地问道:“李存忠的骑兵哪里去了?”
李存忠所部是拥有大量骑兵的。在大唐十二卫中,李存忠所部,张嘉所部都是拥有大量骑兵的,但现在,李存忠的大营之中,却看不到骑兵大营。
骑兵的营寨与步卒的营寨是截然不同的。
直到这名吐蕃贵族发问,大家才猛然发现了这个问题。
这就不得不提到李存忠完美的战略欺骗了。
他的军中,携带了大量的骡马,而在行军途中,他将这些骡马,伪装成了自己的骑兵队伍。一边走,一边分散驻扎,直到此地,这些骡马差不多已经分散到各个后勤大营,这里,反而看不到了,一直以来,吐蕃的探子,斥候,都是任借着地上的蹄印等来判断李存忠的队伍规模,因为他们无法靠近李存忠的大部。阿不都拉所部的骑兵,一直在担任着外围扫荡的任务。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脑子里都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一种不好的感觉骤然浮上所有人的心头。
大战临头,对方一支力量强悍的队伍突然之间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本是就是一件极其可怖的事情。
劍與魔法與武俠
“莫合,给我找到对方的骑兵。”德里赤南脸色微变,“扩大搜索范围,加强外围警戒,李存忠所部骑兵数量众多,不可能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们一定藏在某个地方。”
“如果他们是李存忠留下的后手,我认为他们应当还没有渡过通天河,否则,不可能瞒过我们的。”突阿鲁沉声道:“大论,或者我们该发动进攻了,兴许一打起来,这支藏起来的骑兵队伍,就会出现的。只要他们露出了头,那就好说了。”
德里赤南点了点头,挥挥手,刚刚年轻的吐蕃贵族,立刻便下了高台,打马狂奔而去。
“突阿鲁……”站在高台之上,德里赤南一连点了五个吐蕃将领的名字,“你们下去准备一下,从明日起,开始试探性地进攻,看一看李存忠的这个梅花针的弱点到底在哪个方向之上。”
“遵命!”众人一齐躬身。
看着诸将一个个的离去,德里赤南心里刚刚浮现起来的阴霾,一时之间竟是难以散去。
未知的才是可怕的。
而最可怕的莫过于到了临战之时,才发现自己这方出现了很大的疏漏。
“色诺布德,你怎么看?”
末日真神 武宮小男
色诺布德沉默了半晌,道:“大论,不管李存忠的骑兵此刻躲在哪里,应当不会在我们周边百里之内,否则,这么大的一支骑兵,是瞒过我们的斥候的。我有点担心的是,这支骑兵根本就没有往这个方向上来,而是……”
德里赤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是说,他们有可能通过唐古拉山口直捣我们的腹地?”
“我们在唐古拉山口的防守力量很薄弱。”
“哪个方向上,并不适合大部队行动。”
放養彪悍妻 大愛在心
“这是以常理度之,万一呢?”色诺布德目光闪动。
“看起来我们要用最快的速度吞掉李存忠了!”德里赤南狞声道:“不管他们玩什么花招,我一口将对方吞下去,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色诺布德点了点头。
就算是唐军真下了什么饵,但如果一方的力量过于强大,强行将饵吞了下去,再将持钓杆的人也拉下水,那自然是什么事儿也没有了。

e12bi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尋唐笔趣-第一千二百四十章:逆轉推薦-16kdg

尋唐
小說推薦尋唐
鼓声响起的地方,变成了一个深陷在迷雾之中的巨大的血肉绞盘。所有人都在向着这个地方集中。
这场大雾帮了李睿的大忙。
被突然袭击的吐蕃兵,在浓雾之中完全失去了建制,而唐军却依靠着彼此之间预先设定好的联络方式,还勉力保持着彼此之间的联系,就是这小小的一个区别,便让吐蕃军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曼格巴的应对,其实是没有问题的。以身为饵,强行聚兵,固然是将其本身置于了巨大的危险之下,却也给了所有的士兵一个明确的指示。当越来越多的吐蕃兵聚集到一个小范围的区域之内之后,必然会有更高级的军官们将这些士兵组织起来,形成一些有效的抵抗。
事实之上,李睿已经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出现在他周围的吐蕃兵已经越来越多了。而且成建制的队伍也越来越多了。
如果现在大雾突然散去的话,李睿确信自己会陷入到巨大的麻烦之中,因为他的敌人会发现他的底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强大。敌人信心的增强,对于己方来说,就是巨大的危险。
自己还是小瞧了曼格巴这样的将领。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在极短的时间之内,稳住了前营,并且让乱成一团的中军慢慢地恢复了秩序,此人,也不愧是吐蕃的名将之一。
唯一的办法,就是解决掉曼格巴。
鼓点传来的声音就在前方,而在李睿的前面,一队吐蕃兵在一名百夫长的带领之下,正疯狂地扑了上来。或者他们也知道,在他们的身后,就是他们的统率,吐蕃在这里的都副元帅曼格巴。
“杀光他们!”李睿抬起手中的骑弩,嗖地一声弩箭飞出去,那名百夫长惨叫一声,仰天跌倒在地上,李睿一提马缰,战马向前窜去。
有微风吹来,雾淡了一些,李睿已经依稀看到了那面在雾中飘扬着的大旗。
毛峰看到了曼格巴。
那面大旗之下,曼格巴挺着大刀,直挺挺地站在哪里,距离他,最多还有二十步。但这二十步,却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吐蕃武士。
毛峰回头,自己的五百部下,此刻还剩下的,不过百余人了,便是这百余人,此刻也都被这里的吐蕃兵团团围住在厮杀。而跟在自己身后的,不过十几名兵卒。
“宰了曼格巴!”毛峰嚎叫着举起了手中宛如锯齿一般的大刀,奋力向前冲去,在他身后,两名唐军将身上最后两枚手雷努力向前扔去。
几名吐蕃兵手执盾牌一跃而起,将手雷格开,曼格巴身边多出了数面大盾,将其护得严严实实。爆炸声响,吐蕃兵被炸得惨叫连连,但他们挤得太紧,即便这两枚炸弹造成了不小的杀伤,但队形却并没有因此而散乱。
毛峰一头扎向了眼前的吐蕃军阵。
一刀自侧面而来,砍在了甲胄之上,甲胄裂开,鲜血迸溅,毛峰想也没想,反手一刀削出,便将一名吐蕃兵的脑袋给削了下来。他身上盔甲的防护程度显然超过了对方的想象,一刀得手的吐蕃兵还在诧异于竟然没有砍死对手的时候,自己的脑袋却先没有了。
数柄长矛在这瞬息之间捅了过来,毛峰避开了两根,但来自侧面的一矛却从胁下盔甲的接缝处深深地捅了进去。毛峰仰天大吼了一声,丢掉了手中的破刀,两手握住了枪杆,狂吼声中,竟然将那名吐蕃兵给抡了起来,一个旋风般的抡转,将那名吐蕃兵砸向了眼前密密麻麻的人群。
毛峰的悍勇终于让面前的吐蕃兵变色,他们不由自主地后退了数步。毛峰再向前三步,又是几柄长矛从正面刺出,破开了他的甲胄,毛峰顿在了原地。全身的力气,飞快地流逝。
他知道自己要死了。
圆瞪着双眼,看着离他已经很近的曼格巴,毛峰抬起血淋淋的手,指着曼格巴,哈哈大笑:“曼格巴,你要死了!你要死了。”
又一支长矛狠狠地捅了过来,毛峰呃了一声,低下头,瞪着涌出的鲜血,喃喃地道:“老子的卡五星儿,老子和了,大牌。”
曼格巴毛骨悚然,这一瞬间,只觉得浑身上下,似乎都有无数的毛毛虫在爬行着。对面的那名唐将在吼出最后这一句话之后,脑袋已经垂下毫无疑问是已经死了,但是这最后的一声吼,却又将他拽回了当初在甘州的那些残酷的战事之中。
眼前的这支军队,分明是一支正规的大唐军队,哪里是什么农奴军。这里为什么会出现大唐的正规野战部队,而且还是从自己的身后来的,在后方,到底发生了什么?
曼格巴的脑子中一时之间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却知道,眼前这员唐将的临死诅咒,并不是虚言恫吓。
因为另外一支唐军已经杀到了眼前,正顺着刚刚被打开的裂缝里杀了进来,更让他胆寒的是,无数的黑乎乎的手雷带着哧哧燃烧的引线,正在落向自己周边的队伍。
李睿赶到了。
異世飆升 蔡旺
李睿目睹了毛峰最后的死亡过程。
这让他愤怒得几乎要爆炸了。
毛峰是他麾下最悍勇的将领,是他亲如手足的弟兄,现在却死在了他的眼前。
曼格巴的身边,本身就只有数百名亲兵聚集在一起,战事之后,他当机立断地擂响鼓声,又聚集了数百名左近的吐蕃兵,但在毛峰的冲击之下,伤亡惨重,虽然全歼了毛峰麾下的唐军,但李睿的适时杀到,却又让他所有的努力全都付之了流水。
完整的军阵在手雷无情攻击之下,瞬息之间便毁于一旦,稀疏的阵容再也无法抵达唐军的第二波冲锋,看着纵马冲锋而来的李睿,曼格巴亦是挺起了长刀,迎面冲向了李睿。
两人的战马都无法提速,在狭窄的区域内甚至无法互相避让,两人的刀枪相交的一瞬间,无数的火星溅起,李睿丢掉了手中的长枪,一跃而起,竟然窜到了曼格巴的战马之上,曼格巴也只能丢掉了手中的大刀,与李睿在马上扭打到了一起。
沉得的身躯坠在了地上,两人在地上翻翻滚滚地如同地痞流氓一般地打斗着。
名門盛愛:老公,請入局
时间转瞬即逝,对于扭打的两人却是活着与死去的差别,块头比李睿要大上一圈的曼格巴将李睿压在了身下,抡起拳头连揍了李睿好几拳,正准备最后一拳将眼前的这个唐将的脑袋打碎的时候,整个人却僵住了。
李睿咧开嘴狞笑着,右手一柄黑沉沉的匕首从曼格巴胁下的盔甲接缝之中插了进去,狞笑着,用力地转动着匕首,曼格巴大声惨叫着,抢起的拳头重重落下,李睿猛然偏头,轰的一声,拳头砸在了耳边的地上。
李睿猛然抽出了匕首,他的左手向上抬起,顶起了曼格巴的头颅,右手反握着匕首,猛然划过。
血泉水般地喷了出来,浇了李睿满头满脸。
曼格巴是马上悍将,但李睿自小训练的更多的却是这种贴身的小巧格斗,这也是双方甫一交手,李睿立即放弃了与对方在马上交锋而是扑到了对方的马上与对方近身缠斗的原因所在,哪怕对方的块头比自己大得多。
李睿的脑袋始终是清醒的,他总是能在最危急的关头,找到对自己最有利的那一个点并能充分应用。
一跃而起的李睿,割掉了曼格巴的头颅,大声吼道:“曼格巴死了!”
风大了起来。
蓦然之间,一缕阳光钻透了雾蔼,照射到了大地之上。
片刻之间,无数的光线射了下来,大雾似乎在大家就只眨了一下眼睛的瞬间,便消答得无影无踪。
整个战场清晰地呈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李睿就站在曼格巴的主将大旗之下,手里,却是提着曼格巴血淋淋的脑袋,一名唐军抢步上前,挥起大刀,手起刀落,曼格巴的主将旗帜飘然落地。
如果说在曼格巴死前,双方还是处在一个胶着的状态之下,吐蕃军队虽然在混乱之中损失极为惨重,但他们还是在拼命地抵抗,因为主将旗还在飘扬,战鼓还在擂响。
但此刻,曼格巴死了,主将旗倒了,吐蕃兵的拼死抵抗在这一霎那,便告崩溃。
大约还剩余下来的两千唐军集结了起来,向着人数更多的吐蕃兵发起了气势如虹的冲锋扫荡。
吐蕃兵们向着前营方向涌去。
后营完了,中军也垮了,但现在,吐蕃兵的前营还是完整的,他们还在与来自城内的敌人缠斗着。
前营将台之上,正在指挥作战的代恩措巴猛然回头。
他听不到中军方向传来的战鼓之声。这一回头,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浓雾没有了。
太阳出来了。
我可以變成魚 小魚吃龍肉
他清晰地看到曼格巴的大旗倒下了。
他看到中军士卒正在被唐军驱赶着向他的前营奔来。
盜宋 寒風拂劍
他如坠冰窖。
完蛋了。
都市精靈 水果刀
代恩措巴放弃了正在与薛仁忠唐得功交战的部队,率领着余下的数千军卒退回到了营垒之中,用强弓硬弩拒绝了败退下来的中军溃兵,任由着他们在营外被唐军骑兵逐一歼灭。壮士断腕,他不如此做,迎接他的将是全军覆灭。
可即便如此,他又还能坚持多久呢?

bkqcu火熱都市言情 尋唐-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赴死閲讀-9kxt4

尋唐
小說推薦尋唐
任何一个大的战略在实施的过程当中,为了达到最终的目标,为了迷惑诱导敌人,总是有那么一部分人会成为牺牲的对象。具体到大唐这一次的对吐蕃的战役,位于玉树的阿不都拉所部,便成为了这个人。在吐蕃分别向玉树与昌都发起进攻的时候,阿不都拉放弃了根据地玉树,按照唐军的要求,向着李存忠大军所在的西宁方向靠近。
毫无疑问,在这个过程当中,阿不都拉将承担起不可预测的风险,兴许,他在这个迁移的过程当中,就有可能被吐蕃军队追上,包围甚至歼灭。
对于阿不都拉来讲,他无从选择。
因为这是他唯一的出路。
兄控的韓娛
三國奇緣之愛上武神
否则呆在玉树,他的下场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与薛氏多年经营的昌都不同,阿不都拉虽然得到了大唐的援助,但在力度之上却无法与昌都相比,更重要的是,阿不都拉毕竟是农奴出身,麾下也没有办法像薛氏那样集结起各种各样的人才。
奶爸的娛樂人生
所以,为了活着,阿不都拉只能冒险向着李存忠所部靠近。
而在昌都,为了服务于大局,这些牺牲者,便分布在了丁青,边坝,洛隆,类乌齐等地方,步步为营,层层阻滞,每一地都要殊死抵抗。但在这些地方,他们布置的力量与他们所要承担的任务是不相称的。
真正的精锐,主要的力量,全都集中在昌都,集中在乌察岗。
各地拼命的抵抗,只是为了给吐蕃人造成一个错觉,让他们认为在层层的推进之中,已经将昌都反叛军的力量削弱到了一定的层次,每多消灭一部分反叛军,吐蕃人的气势就会更盛一分,就会认为他们在接下来的进攻之中,将要遭受的抵抗会更弱一分。
这些地方的将领,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站在了自己的岗位之上。
而这些地方的守将,无一例外,全都是姓薛。
婿謀已久之閑王寵妻
在吐蕃多年,这些人无比怀念他们在大唐,在河东曾经的辉煌岁月。
只是因为一步走错,他们就此踏入了深渊,眼见着整个薛氏家族,将就此一蹶不振,甚到到了覆灭的边缘,这是他们不能忍受的。
他们这一代人不行了就不行了,但他们不能承受他们的子孙,也将在社会的底层之中挣扎,在经历无数的岁月之后,终于消泯于尘世当中。
这是不可接受的。
想要重振薛氏,他们这一代人,就要像他们的先祖那样,承担起牲牺,承担起痛苦,而目的只有一个,为他们的后代,重新打下一个再次崛起的机会。
暴力前鋒 華曉鷗
这就是中华传承永久,渊源流长的宗族观念。也是李泽念念不忘也要将其打破的一种社会关系。
其实李泽自己也很清楚,这种宗族观念,是不可能完全消亡的,因为他在悠久的中国历史之中已经融入到了每个人的血脉当中。而他能做的,只是将这种宗族观念,慢慢地减弱到以家庭为单位。
义兴社多年以来一直着力于打造的家国观念,就是针对的这一点。
渣攻想跟我復婚重生
李泽想要改变的是国人只知有宗族,不知有国家民族的这种恶疾。
化宗族执念为家国情怀,如果做到了这一点,那么,原先国人对于宗族的忠诚,就成了对国家民族的忠诚的话,那么,这股庞大的力量,绝对可以让大中华无往而不利,前行路上,不会再有任何的力量可以阻止他们前行。
而现在在昌都,薛氏一族,自然还不会有什么国家民族情怀,他们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用自己的血,自己的牺牲来换回大唐利益在吐蕃的实现,成为大唐吞并吐蕃的前驱,如此一来,即便李泽再不情愿,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功绩,如此,薛氏后代便会赢得偌大的声名。
而对于这样的大家族而言,只要名声还在,重新崛起并不是一件难事。
因为他们,从来都不缺少人才。
对于像薛氏这样的大家族而言,纫绔子弟多么?当然很多。不过这些人都是家族之中觉得无法培养来传承的废物,只不过因为有着家族的血脉,所以就任由着他们去浪荡,去胡闹,而真正的受家族重视的人物,从小就会接受极为严厉的培训和教育,他们所吃的苦,与那些平民百姓吃的苦虽然不太一样,但也绝不轻松。
宮淚:梨花殤 陌鳶兮
所谓人家比你有钱,比你优秀,还比你努力,这就让人更加地绝望了。
能传承千年的世家,绝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
就像薛氏这样,举族到了吐蕃之后,昔日的那些浪荡子弟,很快就在严苛的环境之下沉沦,大多数人死得无声无息,而那些活下来的人,无一不是家族精英。为了家族的崛起,这些人毫不犹豫地便慷然赴死。
三國演業 五分音符2
其实在他们带着这些兵丁,站到所要防卫的岗位之上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结局。
这其实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但如果这样的事情,能与国家大事的利益一致的话,那就成为了不折不扣的正能量了。
薛仁勇战死了。
洛隆的薛仁义且并没有后退半步,仍然牢牢地钉在自己的岗位之上,他本来是可以就此撤到昌都去的。
而在丁青的薛仁孝,在后路有可能被切断的情况之下,依然选择了留守丁青。他其实也还有选择。
但他们同时选择了驻守,要用自己的性命来完成这一次的任务。
“张淼,你走吧!”当边坝失守,曼格巴主力直趋类乌齐的消息传到丁青的时候,薛仁孝在昏暗的灯光之下,对着张淼道。
张淼在磨刀,坐在黑暗之中,哧啦哧拉地磨着自己的横刀。在他的身前,还躺着一柄已经磨得雪亮的横刀。数天激战,他指挥下的远程压制部队所属的器械,终于是全部被摧毁了。现在这些珍贵的技术兵种,也被编入了预备队,随时准备上一线作战了。
听到薛仁孝的话,张淼抬起头来,龇牙一笑:“薛将军,这么看不起我啊?”
薛仁孝拿手一阵乱摆:“这是哪里话?只是张淼,你是武威军事学院毕业的,前程远大,本来按照以前的计划,我们在这里抵挡十天之后,便可以撤退的,但现在,我们几乎是无路可走了。大部队绝对无法走脱,但小股人马,还是能觅一些隐秘的通道撤回昌都的。你给我的帮助已经太多了,现在走,还来得及,犯不着和我在这里一起死扛。”
“大唐军人,从来没有临阵脱逃的先例。”张淼淡然道。“前段时期的大唐周报登载的湘潭候刘元的事情你也看了吧?刘候爷在连续击溃了数股敌人之后,他也是能走的,但他为什么没有走?因为他的眼中,不止有自己的性命和安危,还有整个大局。为了最后的胜利,他无惧于生死。刘候爷正是我辈楷模,他那时所处的环境,与我们现在何其相似?张某人没有别的能耐,但流尽自己最后滴血,还是可以做到的。”
张淼嘴里的刘候爷,正是在古寨镇血战到最后一人的刘元,刘元战死之后,他在湘潭与洙州之间的数场战例被选进了军事学院的经典战例教材,而他本人,也被追封为候,虽然是不世袭的候,但对于军人来讲,几乎已经到了荣誉的顶点了。
薛仁孝沉默了片刻,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惭愧的感觉。
“我没有他那么高贵,张淼,说句实话,我现在所做的,不是为了大唐,而是为了我薛氏一族,我们只不过是想求得皇帝陛下的原谅,从而让薛氏后代在未来有一条光明大道。”
张淼嘿嘿一笑:“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我们要做的,是能够在最后击败吐蕃人,彻底吞并这片高原。不管你是为了谁,我们都在朝这个目标努力是不是?谁还没有一点儿私心呢?我要是真死在这儿了,封候估计没指望,但连升个三级,大概是没有问题的。当初我们来的时候,上头就承诺了,活着回去的,上浮一级任用。我想要是战死了,升个三级是妥妥的。”
“你还年轻!”薛仁孝讷讷地道。
網遊之幽冥刺客 辰無不二
“薛将军,我从十八岁就开始上战场了,到现在为止,已经打了整整七年的仗,在这七年中,许多比我更年轻的人,就倒在了我的面前。”张淼摇了摇头:“生死于我而言,早就看淡了。”
薛仁教沉默了半晌,终于是点了点头:“既然如此,还是老规矩,我上,你就不上,你上,我就不上,轮着来。”
“当然!”张淼抬起刀子,用手指试了试锋口,满意地点点头:“不错,确脖子,绝对能做到一刀两断。”
“代恩措巴要发疯了。”薛仁孝道:“曼格巴已经突破了边坝,他这股兵马要是不能按时抵达的话,曼格巴的一侧便有漏洞,所以从明天起,他一定会倾尽全力压上来的。”
“能顶一天是一天,能多杀一个是一个!”张淼提起了两把横刀,道:“明天早上到你先上,现在你去睡吧,我去巡城。晌后,就轮到我了!”

zxro0都市异能 尋唐-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議戰-jjj4w

尋唐
小說推薦尋唐
唐得功给二人倒了一杯青稞酒,看着两人,道:“这一次攻打昌都的吐蕃主将是曼格巴,系吐火罗长子。吐火罗共有两子,长子曼格巴,次子阔勒登。”
盜墓玄錄——冥璽傳奇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李睿笑道:“这一次他们两兄弟都来了吗?倒也好,正好一次性解决了。”
重生復仇之旅 阿凝
唐得功头摇得像拨浪鼓:“不不不,阔勒登离我们这里远着呢。吐火罗临死之前,知道凭曼格巴的能力,无法与德里赤南相抗衡,所以与德里赤南做了一个交易。曼格巴带着当时吐火罗麾下的大军归顺德里赤南,从而使两股势力合一,重新完成吐蕃的大一统。但是阔勒登却并没有来。而是带着其余部众,退回到了吐火罗家族的根本之地,大小勃律。从而形成了曼格巴在外征战,阔勒登守家的格局。”
薛仁忠接着道:“如此一来,就确保了曼格巴在德里赤南麾下不会被下黑手,要是曼格巴莫名其妙的死了,阔勒登在大小勃律必然会再一次叛乱的,在那里,其家族势力还是根深蒂固,相当庞大的。”
“阁勒登既然距离我们如此遥远,那对此战的影响就没有啥了,老唐,说说曼格巴这一次来袭的情况吧!”李睿道。“等以后我们再慢慢地一个一个地去收拾。”
梟雄 江南強子
唐得功点了点头,脸色却是显得郑重了起来。
“从起义军占领昌都开始算起,已经有三年多的时间了。前些年,虽然德里赤南忙着与吐火罗拼斗,但也并没有忘了这里。所以,他对于昌都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所以,这一次的进攻,德里赤南倒还是相当重视的。曼格巴所属精锐力量,算是倾巢而出了。一共两万战兵,注意了,是两万真正的战兵,另外再加上五万民夫,号称十万大军,携带了大量的粮草,辎重,军械,其中,重型的攻城武器便有相当一部分,很显然,他知道现在的昌都城寨林立。”
“七万人,号称十万,倒也名符其实了。还真是大阵仗,德里赤南与吐火南打了这么久,都没有进行过如此规模的战争。”薛仁忠道。
“德里赤南与吐火罗都是吐蕃贵族中的精英,两人虽然都想灭了对方,但更多的是从政治之上着手,想分化拉拢对手的部众,瓦解对方的实力,所以,双方的冲突,仅仅局限在一些小规模的冲突交锋之上。大规模的会战,是两方面都不希望进行的。因为大规模的会战,不管是谁赢,损失的都会是吐蕃的实力,而大唐强龙窥伺在一侧,两人可不想鹬蚌相争,最后却便宜给了我们大唐。”唐得功道:“所以,他们镇压农奴起义军是不遗余力,但彼此之间,虽然恨不能食对方之肉,寝对方之皮,去仍然保持着最后的理智。”
“七八万之众,的确够喝一壶的了。”李睿笑道:“整个昌都,所有人加起来有多少?”
“统计是我们的强项啊!”唐得功道:“从大唐来的官员,还有那些行走各地的红教喇嘛们,都负有统计的职责,人口统计便是其中的一项。整个昌都大约有三十万人口,不过却分布在这偌大的地区之内,所谓百里无人烟,倒真是没有错的。其中我们现在所在的乌察是重点经营的地区,集中了七八万人丁,已经是极难得的了。其它几十万人,八宿、左贡,察雅,江达等地人口稍多一些。这些地方,也基本在我们的控制之内,其它地方,则还分布着大大小小的一些部落,其中有倾向于德里赤南的,也有明哲保身的,不过他们实力弱小,并不重要。”
“八宿我很清楚,人丁集本上汇集在那片平原之上。”李睿道。
都市之孽龍升天
未來傳奇 蝸寄
唐得功接着道:“接下来,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节节抵抗,步步为营。用一场场的血战,来消耗曼格巴的实力,一点一点的激怒此人,让他不顾一切地向着乌察方向挺进,从而为李睿将军最后的致命一击,创造出最好的机会。”
“薛氏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只要是姓薛的,就没有想过还能活着下战场!”薛仁忠咬着牙道。
升龍九天
“但是也不能蛮干。”唐得功摇头道:“曼格巴兵分两路,一路走的丁青,类乌齐,另一路走的边坝,洛隆,最后两路大军汇集于乌察。而李睿将军藏身于八宿的河沟地区,需要等到他们兵临乌察之后,才能出手,而在此之前,不管我们有多大的牺牲,李睿将军也不会出手的。但是仁忠,你要记住罗,如果到时候我们与对手来一个同归于尽,又有什么作用呢?所以步步为营,节节抵抗,并不是玉石俱焚。”
薛仁忠拱手道:“受教。”
“曼格巴的两万战兵,是吐蕃王朝一股重要的力量,不仅仅是军事上的,而且在政治之上也有着极大的影响力,如果我们能全歼这支军队,那么吐蕃损失的,可不仅仅是军队这么简单。至少,曼格巴或死或败,都会对大小勃律的阔勒登有着相当大的影响。”唐得功道。
“每一仗,我们的军队都需要尽力抵抗,尽可能地消耗对手。然后再慢慢后退,我只有三千人。”李睿道:“而且只有一击的机会,一击不能竞全功,就要陷入消耗战,而我一旦现身,德里赤南就会大致明白我们的意图了,肯定会派兵来救援,那时候,不免打成一场烂仗了。虽然不见得会败,但对于我们来说,日子就艰难了,因为我们从现在开始,已经是极难得到补给了。”
“李将军说得不错。”唐得功道:“德里赤南派遣了曼格巴来,并不是轻视我们,而是他不知道这里有李将军的三千铁骑,也是因为他认为曼格巴有能力消灭我们。所以他的战略重点,仍然是李存忠大将军的本部,他想诱使李大将军深入吐蕃,方便他本土作战。一旦我们的补给线拉长,则德里赤南的机会就来了。”
“而李存忠大将军为了给我们创造机会,也会顺着德里赤南的意思来。”李睿轻笑起来:“左武卫大军,真得是会向吐蕃境内推进的。只不过速度很慢就是了。仁忠,你现在明白了吗?我们抵抗的时间越长,李大将军的兵马便会前进的愈深,而同样的,德里赤南也会向前走很远。到了那个时候,战局陡变,我们全线击溃曼格巴,然后如同一柄利刃,直捅德里赤南的后方,到了那个时候,后勤堪虞的可就不是我们了,而是德里赤南自己。李大将军纵然此时也是后勤不济,但我们做了多年的准备,却是可以支持一段时间的,而在相同的条件之下,大唐军队与敌作战,还从来没有输过。”
清宮情空凈空 曉月聽風
唐得功微笑着道:“不妨给仁忠透个信儿,皇后娘娘现在可不在河套城,而是已经到了李存忠的军中,所以,现在后方不管是其它各部援军,还是后勤补给,各路官员们,哪一个敢有丝毫的怠慢。而总兵力,也不仅仅是左武卫的人马。战争的后期,还会有更多的兵力加入进来。”
豪門小逃妻:走錯總裁房
“一战功成?”薛仁忠有些激动。
“我们就是想这么干。”李睿道:“说一战就将德里赤南的势力完全剿灭自然是不可能的,但一战之后,便控制了大局,从此由我们来决定这片高原之上局面,却是我们想要的,从那个时候起,德里赤南将很难再有一块固定的立足之地,因为他走到哪里,我们就会撵到哪里,一点一点的将整个高原全部拿下。”
“整个经略吐蕃的规划,从现在开始算起,长达五年,今年是第一年,但也是最为关键的一年,今年成功了,才能说上以后,这一次若失败,我们所有的努力都会白费,一切回到原点,而我们这些人,只怕也不可能活着回去了。”唐得功笑着道。
“我们当然能成功!”薛仁忠紧紧地握起了拳头。
“得功,再说说曼格巴本人吧!”李睿道。“我和仁忠,对于这个人都不太熟悉。”
嬌妻馭夫攻略
“曼格巴本人,绝对算得上是一员勇将!”唐得功道:“此人带兵作战,颇有一套。所以,在战术之上,我们绝对不能小看此人。单论打仗,他算得上是一把好手,在军中,也极有威望。只可惜此人在政治之上的素养太差,又兼之脾气暴燥。而其弟阔勒台,比起曼格巴还不如,只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吐蕃贵族,能按部就班地做些事情罢了,这也是吐火罗后继无人,不得不在最后将一切托付给大敌德里赤南的原因所在。曼格巴二万战兵,其中一万骑兵,一万步卒,而其中战力最强的,并不是他麾下的骑兵部队,而是曼格巴亲手训练出来的三千步卒。这支军队,有点类似于我们大唐李瀚率领的陌刀队。”
“什么?”薛仁忠与李睿都吃了一惊。
“只是类似而已。”唐得功道:“他们可没有陌刀队那样的重甲,也没有陌刀,不过倒也是披了甲的。而且在整体作战性上,比起我们大唐军队,也是远远不如。三千人,全都使用的是如狼牙棒,大刀,铁棍等重武器,单兵作战能力,极其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