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vzkg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平民神探討論-第1903章 區別待遇分享-abijj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很多人都觉得丁凡这个人有点奇怪,明明年纪也不是很大,可那双眼睛中,似乎总有一些别人看不透的沧桑感。
或许很多老人的眼中都有这种沧桑的感觉,那是因为多年来所经历的事情太多了,让这些老人早就已经心如止水,在没有那么多的丰富情感。
就好像很多事情*人家都见过了,并不觉得发生了一些事情之后,他们还能有什么可紧张的,这些老人往往就连情绪都会很少有。
这些发生在老人的身上,其实还算是说得通,毕竟老人都是见多识广的人,吃的盐比年轻人吃的米都多。
莽原魔豹
可丁凡今年才三十岁上下,他眼神中的淡然,已经远远不是他这个年龄应该有的了。
霸道邪王狂野妃 百世月讀
或许在很多人的眼中,丁凡基本上已经忘记了发火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了,大部分时间看到的他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除了那些真正跟他比较熟悉的人,恐怕就在没有人见过他发火的样子了。
确认了朱振宇没事之后,丁凡也不想在医院多待下去了,这会儿看到朱振宇,他就一肚子的火,这会儿警局还有一堆事情,这个案子现在还没有结束,什么时候案子结束,这边的破事他现在也不想在管了。
前脚刚刚走进警局,马上就有一个警员迎面跑了过来,小声的在丁凡耳边说道:“丁处,那两个货的家长过来了,这会儿正在局长办公室里闹那。”
警员嘴里说的那两个货,丁凡也不用多想就知道是两个伤人的孩子家长来了。
早不出现,这会儿来了,只是现在来的有有用吗?
最強兵王混農村
现在整个警局的所有警员都知道这件事了,人人都为朱振宇的事情憋了一口气,看到这两家的父母过来,一个个都没有给他们好脸色看。
丁凡点点头也没打算去局长的办公室,直接就去了审讯室。
结果一进门,这两个小子竟然还在里面聊天那,看到丁凡进来了,穿着一身黄色衣服的小子,顿时笑了起来,对旁边一身蓝色衣服的小子说道:“怎么样,我就说吧,很快就会有人来了,就刚刚哥们儿上去的一下,绝对打出了气势,像不像红星浩南哥。”
“你还好意思说,今天要不是你过生日,我都去参加比赛了!”蓝衣服的小子不以为意的说道:“我可是够意思了,带着我最近刚刚在外面交的女朋友,特意给你庆祝生日,结果就喝了两瓶啤酒,条,子就上门了。”
“你这个生日过的可真是够晦气的,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当初就生在茅房里了。”
“你是不是最近在外面干什么大事了,怎么条 ,子都找你家里去了?”
網遊之無限連擊 愛情實習生01
一身黄衣服的小子,只是扫了一眼丁凡,也不知道背人,直接就开口说道:“也没干什么,就是前几天,我跟人在酒吧喝酒,当时看上了一个小妞儿,我就上去跟她聊了几句,谁知道那娘们儿上来给我一巴掌,我当时就火了,抄起酒瓶子就给她一个爆头,八成就是这件事吧!”
王的魔妃 小王子的玫瑰
丁凡进门就没有搭理这两个人,手上拿着一份资料,上面写着面前这两个人的身份信息,以及当初他们为什么被抓进去。
黄衣服的这个叫黄路明,蓝衣服的叫吴超,之前并不认识,一个住在城南,一个住在城西。
教我怎能不想你
黄路明是因为盗窃被抓,吴超则是因为跟人打架,把人打伤了才被抓进去的。
只是当时这两个人还不到十八岁,属于是未成年人,所以他们当时只是被送到了少管所,接受一段时间的教养,也就是差不多两年左右就从里面出来了。
当时跟他们住在一起的就有胡德凯一个,这三个人关系也就一般,甚至胡德凯在里面也没少被这两个人欺负。
这两个人都是上个月才刚刚出来,这才没有几天的时间,就在外面又惹了事情,看到警察上门了,竟然想都不想就跑。
从这两个人的话中也不难听出来,之前将朱振宇一板砖拍倒下的,应该就是这个黄路明了。
“聊够了没有,聊够了,我有问题要问一下!”手上的资料看的差不多了,这两个人也说的差不多了,丁凡将文件往边上一丢,指了两人一下问道:“今天上门找你们的人,有没有在你们面前自称是警察,并且拿出了自己的证件?”
黄路明和吴超相互看了一眼,轻蔑的一笑,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骂咧咧的嘟囔着什么。
很显然,这两个小子也是在外面混过的,家里平常也没有人管他们,算是给他们养成了一身的臭毛病。
这些没有经历过社会毒打的孩子,总是有种天老大地老二的他老三的想法。
反倒是那些真正在外面混过的人,才真正明白他们什么都不是,只是没有办法才在外面混,真的有点一技之长,谁都不想一辈子晃悠在外面。
毕竟常在河边走,就没有不湿鞋的,真的湿了鞋,后悔肯定是晚了。
真正的老江湖,一个个都活的通透,也算是在外面混明白了,知道该低头的时候一定要低头,在硬的脖子,也比不上钢刀。
反倒是这些连混都算不上的小混混,往往什么都不懂,就敢在外面耀武扬威,对什么都不怕,不怕死也不怕进去。
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他们都想着所谓的江湖义气,往往都是被当个顶包的货色来用,偏偏他们还不自知。
“行,你们不说也无所谓,反正现场证人也不只是你们两个!”丁凡扣上了手里的本子,对身边的警员摆了摆手说道:“这两个人不用问了,故意伤人,年龄现在也够十八岁了,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我想你们应该还没去过劳改农场吧,这一次你们可以进去看看了,哪里的风景外面绝对看不到,因为你们还不知道真正的绝望是是什么。”
閑妻難再求
“这一次我相信你们可以好好的享受一下了,今天是你们十八岁生日,好兄弟,一前一后都满十八岁了,我应该恭喜你们的,成年人了,负起成年人的责任。”
黄路明和吴超显然还没有想过劳改农场是什么意思,但是以前也看过一些电影,那种监狱里面也有真感情,对于这些他们多少还有点小向往。
这会儿还不知道什么犯愁是什么意思,轻松的坐在一边,等着警员将一份笔录送到他们面前。
丁凡指着上面的文字记录说道:“都认识字吧,那就不用我多说了,黄路明故意伤人,外加袭警,至于你刚刚说的那些,什么酒吧动手打人的事情,我会叫人进一步核查,不过就从现在这些东西上来看,你应该会在监狱里面度过你人生当中十分宝贵的十几年。”
“至于你,吴超,你比他强一点,至少你还算是比较聪明,自己在外面做的事情你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你在外面喝酒交女朋友的事情,你家里知道吗?”
“知不知道也不重要了,那毕竟是你的家事,相比之下,你还是比他聪明的。”
有些东西,点到即止,丁凡也不需要说的太多,两份口供都放在他们的面前,顺便叫人将手铐打开,叫他们自己签字。
可是黄路明这会儿已经懵了,看着面前的这份口供,整个人半天都没有缓过来。
十年的时间不短了,年轻人对于十年似乎并不会很在意,可这是最宝贵的十年时间,人生中最年轻十年,过去了就在也回不来了。
当然最重要的还不是这一点,最重要的还是他的朋友吴超,一起蹲过少管所的兄弟,似乎并不是自己想象中跟自己一条心那。
现在回想一下,刚刚吴超说的每一句话,似乎都另有深意在里面。
大公主
“吴超,你他*妈是故意!”黄路明这会儿终于算是反应过来了,僵硬转过头看了一眼已经在签字的吴超,瞪着一双大眼睛愤怒的吼道:“从一开始你就跟这个条,子一伙儿的是不是?”
一只哥斯拉的時空之旅 旅行的土撥鼠
“骂的,我当年是兄弟,你当我是傻*逼吗?”
吴超当场就懵了,也不知道黄路明这是吃错了什么药,好像个疯子一样竟然对他发火,自然也不甘示弱,噌的一下站起身来,伸手就推了他一把说道:“你放屁,人本身就是你打的,本来我还想着兄弟一场,我出去了找我爸帮你找两个律师,到时候你未必就有事,可是你竟然不相信我!”
这两人吵得不可开交,火烟味越来越浓郁了,反倒是丁凡坐在一边看上了热闹,时不时的还开口说一声:“不用费劲了,我已经跟省城那边打了招呼,你们两个已经被拉近了所有律师所的黑名单。”
“知道什么是黑名单吗?”
“就是你们这种人,这个社会上的垃圾,不会有律师愿意为你们这种人辩护,给多少钱都不会有,死心吧!”
黄路明之所以敢嚣张跋扈,不只是因为他家里有点钱而已,很大一部分原因,还在于他舅舅就是做律师的。
在他的印象中,不管他在外面惹了多大的事情,只要找上他舅舅,事情很快都能摆平。
重生之劍行天下 泣葬
只是他没有想过,当初他能被放出来,很大一部分原因,不是他舅舅有本事,而是因为那时候他未成年,他舅舅算是钻了空子。
可现在这个案子落在了丁凡的手上,他就有把握将这个案子办成一个铁案,一点缝隙都别想有人钻的过去。
“看看这个东西,我不知道你们熟不熟悉,你们刚刚说的话,这里都有现场录制的,我什么都没有问过,你们自己说的!”丁凡伸手在旁边的录像机上面拍了两下,脸色轻松的对他们说道:“黄路明,你不是很讲义气吗,你都拿他当兄弟了,干脆一点,所有的事情你都扛下来算了,反正你现在也不够判死刑的,只是十来年之后你出来,我怕你连电话都不会打,你父母在外面的生意也不会好做,毕竟有你这么一个丢人现眼的儿子,我是不会愿意跟这种人做生意的!”

r72li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平民神探-第1889章 安全區域讀書-a4e1y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为了这些案子,丁凡牺牲的还少吗?
要不是突然发生在这里的案子,丁凡这会儿应该坐在船上钓鱼,喝着小酒搂着媳妇儿看日出。
现在已经牺牲了自己的休息时间,难道还差一点别的牺牲吗?
可当他看到卓胖子给他准备的衣服之后,丁凡就有点后悔了,这个牺牲实在有点太大了吧!
“你这是打算给我穿的?”
丁凡先看着面前摆放的一箱子衣服,就算是卓胖子不说,他也大概能猜到一点了,咧着嘴说道:“我这都一把年纪了,你叫我穿这个,被人看到八成都能被人笑死。”
一脸嫌弃的将衣服推到一边,死活都不同意穿着一身,实在不想跟这帮妖魔鬼怪同流合污。
“我都已经穿成这样了,为了你这个案子,我头发都剃光了,牺牲不比你大吗?”卓胖子好像就打算看丁凡出丑一样,伸手摸着自己的大光头,脸上竟然还有几分得意的说道:“这身衣服算是最好看的了,你看我这一身,好像刚洗完澡似的,这个天气抱着一个暖水袋或许能舒服一点,抱着个铁球你试试!”
重生終極進化
正在两人说着,刘健手上的传单已经发出去了,手里拿着几个包子,进门看了一眼笑着说道:“还真别说,老大你穿这一身,还真有几分神似,外面的那些小姑娘一个个看到八成都能炸锅了。”
“八神庵这一身衣服,说实在的确实很帅,但也不是谁都能穿的,没有一定的好身材,这一身衣服基本上就是白给了。”
重生之超級男神
丁凡皱着眉头,看着桌上的箱子衣服,咬着牙说道:“我活了三十年,就没穿过这么一身,就只是看着这些衣服,我都有种浑身发麻的感觉,我还是没有勇气穿着一身,胖子你穿什么?”
胖子双手一伸,转了一圈说道:“我随便穿,毕竟我是参赛选手,没有必要穿着一身衣服,穿着一身的人都是卓哥的人,参赛选手都随便!”
“看看卓哥很细心的给你选了一个红头发,假发都准备好了,多么性*感,哈哈哈!”
丁凡想来想去,最后只好伸手将桌上的衣服拿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事情回头在说吧,我现在要回去找人商量一下你的计划,毕竟你的计划中有太多的漏洞了,这些漏洞要全都填满,确保这一次的抓捕,万无一失!”
一劍指九天 一個人走過
“回头你在头上打点蜡,看着不是很和谐。”
说完,丁凡实在不想留在这里看着两个胖子那一脸猥琐的笑容了,至于说这一身衣服,干脆就回去在说吧!
……
带着一箱子的衣服,回到警局,小江已经把之前丁凡所需要的东西准备好送来了。
一张全新的彭城地图,上面已经标注了所有整个彭城里的所有地点,包括正在施工的地方。
其中危房区的位置,已经被标注出来了,吉明死亡的位置也已经做了标注,以及最近一次,郑南成的死亡现场也在上面。
變態殺手李老太太 肥丁
丁凡站在地图前,沉默许久,一直盯着地图研究,跟在他身后的小江却不明白他究竟在看些什么。
这一站就是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小江甚至都有站不住了,可丁凡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他总不好直接坐下来。
就在他即将站不住,打算找个理由,出去活动一下,站了半天的丁凡突然动了一下,伸手拿起桌上的笔,走到地图的边上随手在地图上画了几笔出来。
小江看的出来,丁凡这几笔画下来,明显是将地图上的几个点都连在了一起,地图上的线条全都是按照公路的路线绘制出来的。
“丁处,您画的这是什么?”小江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几步,看了半天也没有看懂,只能小声的问道:“上面的这些都是公交路线图吧!”
其实,丁凡画的还真是公交路线图。
之前已经确认了凶手的手上应该是掌握了一辆车子,这辆车子跟随凶手一起行动,几乎在两处凶案现场都有出现过。
所有人都觉得,出门开车应该是更加稳妥的方式,而且抛尸自然是自己的车子最为方便了,谁会搬着一具尸体去做公交车那?
“凶手有车,难道就不能做公交车吗?”丁凡面无表情的点着面前的地图,冷静的看着上面的位置,时不时的还要在上面画上两笔,低声说道:“路上的监控不是很多,但是交通巷的位置,一定会装上监控设备,这是彭城最近一年之内的工程,而这一整个区都已经完成了。”
“凶手想要选择一个适合的杀人地点,事先一定做好踩点的工作,危房区就不需要了,因为他很熟悉。”
“但是他知道危房区不能放火,他所制作的紫色烟火,温度不低,容易引发周围的大火,对于他来说这不是好事。”
“所以他必须要找一个适合处理尸体的地方,所以他需要一个踩点的计划,为了不被人发现他在踩点,那么他的车子就不能经常出现在摄像头里面,如此一来公交车就成了他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
“而这个幺零三路公交车,刚好行驶在这一区之内,行进路线几乎涵盖了之前他处理尸体的所有位置,中兴站远远望去就能看到烂尾楼的位置,老年公寓站所对应点就是西苑小区旁边的花园,最后这辆车子还会经过和平路,江夏路,这一路上几乎都可以为他提供一个观察路况的机会!”
经过丁凡的分析,小江差不多就明白了一些,可是有一点,他依旧想不太明白,比如说这凶手为什么最后会现在这一区作案,而没有对外面的人下手那?
按照丁凡的分析,凶手杀人几乎没有直接性的目的,也没有杀人动机,杀人完全就是随机性的,但他动手的地点几乎都在这一区里面,其他的几个区都没有发生这种事情。
这一点看上去十分奇怪,他就在想是不是这件案子里面,还有什么疏漏,凶手之前或许跟着两个人之间有什么千丝万缕的联系也说不定。
“凶手跟死者之间,难道真的一点联系都没有吗?”小江的想法,其实并不难理解,丁凡甚至早就知道他会这么问。
所以摇着头笑了一声,伸手指了一下这个区域说道:“不难理解,死者跟凶手之间几乎,没有联系,甚至都没有见过面,两个死者完全是不同的人生经历,身上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唯一的一点相似,也就是性别了。”
“一个是装修工人,生活圈子很小没有多少朋友仇人,社会背景简单,而另一个,以前是个老板,现在是个到处流浪的乞丐,社会阅历不少,朋友或者仇人应该很多,但这两个人之间不会有丝毫的交际。”
極品悍妃太妖嬈
“两个被害人之间不存在任何交际,最后却死在了同一个人的手上,这本身就不合理,除非这个凶手是个专业的杀手,但杀手不会找上吉明。”
“专业的杀手杀人也不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也没有这么处理尸体的,看上去表演的成分实在有点多。”
“至于凶手为什么只在这一个区里面动手杀人,按照我的猜想,他应该就住在这个区,或者多年来他都在这个区里面工作,对于这个区域十分熟悉,自然也就将这个区当成了他的安全区!”
“杀人是个有风险的工作,他想杀人,同时又不想被抓到,那么他就只能找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下手,这个位置至少是他觉得比较安全的!”
小江看着的刚刚画出来的一个范围,吃惊的说道:“难道他就住在这里,可这一片区域也不小,想要将他找出来,八成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吧!”
这一点,其实也是比较苦恼的。
虽然猜到了这个凶手可能住在这里,但是这个地方并不好找,人口不少,又只是知道一个大概的身形,就连凶手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想要搜捕确认身份,简直难上加难!
“我跟卓胖子已经联系过了,他会将这一区的所有拳皇爱好者都集中起来,到时候看看能不能将人在现场抓到吧!”说道这里,丁凡不由得看了一眼桌上的那一箱子衣服,苦笑着说道:“要不你试试那身衣服,到时候你到现场看看,最好是能将那个嫌疑人当场揪出来!”
裁決星空
说起来,小江对于这套衣服,看上去还挺感兴趣的。
史上第一無道昏君 豬少八
不过看到箱子里面的红色头发,他又想到了案子上的事情:“丁处,之前那个马路说,见到凶手似乎是红头发,你说他不会也是带着假发呀?”
等一下,我陰夫呢
还真别说,假发的可能确实很大,毕竟红色的头发看上去确实有点眨眼。
到是戴假发的时候,似乎就不那么引人注意了。
我的火辣女總裁
杀人之后,身上的衣服可以换掉,假发也摘掉,转眼之间就能变成另外一个人。
一想到这里,丁凡顿时想到了一个可能,伸手按在了他身上问道:“彭城什么地方能买到这东西,卖假发的地方不多的话,这种另类的假发应该就更少了吧!”
豪門通緝令:女人休想逃 醉玲瓏
别说这件事丁凡还真是问对人,因为小江的家里就是做这个生意的,他笑着说道:“何止是少,压根儿就没有人买,塑料的假发是根本没有办法用的,因为上面有静电,带在头上很快就会飘起来,所以现在买这种假发的人都会买高档一点的,但是材质好一些的假发,根本就没有这种颜色的。”
“要想弄到这种颜色,还要有这个发型,恐怕要去国贸才行,那里有家假发专卖店,他们的假发是可以临时染色,还能修形状,我上次在国贸见过一次。”
关键的时候,这个小江还是有点用处的。
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丁凡第一时间给秦璐打了电话,叫她别再盯着衣服的这条线了,将目标放在假发上面,小江一会儿会在国贸外面等她们。
而小江今天的任务,就是陪着秦璐逛街,查一下这个红色的假发,究竟有什么人买过。

1olim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平民神探 我是狙擊手-第1888章 作爲父親的瘋狂展示-digs2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其实丁凡也有想过,有没有可能从外在的着装上找出这个人。
可第二天他再一次来到卓胖子都要游戏厅门前,差点认不出来这是个什么地方。
门口的一帮牛鬼蛇神,也不知道都是从哪里来的,一个个身上穿的乱七八糟的,头上的颜色更是花花绿绿的。
其中还有几个人,一身造型看上去还有几分眼熟,刚好就是昨天在漫画书上面看到的几个人,好像是在格斗场上十分火爆的人物,除了主角之外,这帮人也算是有点名气了。
但这一时间还真是有点叫不上名字来,不过丁凡实在想不明白,这一晚上的时间,这个游戏厅究竟发生了些什么情况,变化竟然如此之大。
不少人正在往里面搬运设备,之前就说要增加一些游戏机,想不到卓胖子动作还挺快的,这才一晚上的时间,他这边已经开始进货了。
就在丁凡好奇的功夫,刘健从后面走了过来,显然是之前就看到了他,手上还拿着没有吃完的早餐,晃悠着走了过来说道:“震惊了吧!”
“其实我比你还震惊,我在这里睡了一晚上,一睁开眼睛,我都以为是不是我也被那个游戏机吸进去了,这身边的人一个个穿的就没有一个正常的。”
“你要是不看到这一幕,我都没有办法跟你形容我当时有多崩溃!”
丁凡看了一眼身边的刘健,这一身看上去还算是正常,总算也是放心了不少,至少这胖子还算是比较正常,他要是穿着一身武道服,丁凡保证能就地吐出来。
“卓胖子那?”丁凡这会儿是真的以为卓胖子有点要疯了,这一晚上时间他能闹出这么大的花样来,也真是叫人感到意外。
当然这会儿他最意外的,还是周围看热闹的这帮人,一个个看到这里奇形怪状的人,似乎还觉得很正常,竟然还能看的津津有味。
丁凡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在人群中间,将穿着一身白色武道服,手上扛着一个大铁球的卓胖子找了出来。
说真的,这要不是他穿了一双鞋子,就他现在这个扮相,正常人都看不出来,他是那个彭城以前有名的大佬。
这一脸大胡子,都已经快立冬的天气了,他还坦露着胸口的毛毛,一脸的大胡子,手上抱着一个比他头都大的铁球。
“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我就是叫你重新开业,把这个游戏厅弄的正式一点,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诶呦我的天!”看着他现在的德行,丁凡都有点说不出话来了,揉着太阳穴说道:“你这是要上天那?”
“这都是哪里来的一帮妖魔鬼怪呀?”
卓胖子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对于自己这一身还挺满意的,不以为意的对周围的人招了招手,从怀里还拿出了一张花里胡哨的传单出来,塞给一边的刘健叫他到一边发了去。
随后拉着丁凡就往游戏厅里面走去,一边走一边小声的说道:“其实我已经想好了,既然已经答应了要帮你,那我索性也就帮到底了!”卓胖子带着丁凡不紧不慢的往里面走,之前狭长的走廊已经被他叫人全都刨开了,这会儿已经开始在周围封墙了。
恐怖微博 過水看嬌
誰動了我的前夫 清涼如意
“我昨天问了一下那个小胖子,你们所怀疑的方向,其实我也有怀疑!”卓胖子不只是有经商的头脑,其实他的脑子一点都不笨,以前只是没有往这方面想过,他要是真的想调查什么事情,很多江湖上发生的事情还真的瞒不住他。
案子现在还没有结案,按说这个时候刘健是不会透漏内情的。
豪門棄愛,傲嬌萌妻別想逃
不过卓胖子毕竟差点就成了吉明的岳父,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也不错,这件事跟他基本上不会有什么联系。
而且这么长的时间以来,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至少丁凡找上他的时候,他从来没有多说半句话,直接就找人帮他办事情。
想来着一次他也是希望这个案子能早点结束,他女儿也能早点回到正常的生活中来。
半面魔妃九顆心
“你就打算用这帮妖魔鬼怪,将那个杀人凶手引出来吗?”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想做点什么,但是看到外面的这些人,还有他已经准备好的传单,丁凡八成也能猜到一点什么东西了,只能压低声音说道:“你知道这个凶手下手的时候多有凶悍吗?”
“你手下的这些兄弟们一个个敢打敢拼,这一点我相信,但是那个凶手敢杀人!”
“我可以跟你说句实话,我当警察这么多年,见过不少凶杀案的现场,比他下手更加凶残的没有多少,年纪不大,手段凶残,这不是你能想象的。”
“计划成功了还好说,我将人当场抓住,大家都皆大欢喜,可你有没有想过,一旦这件事出现了一点点的纰漏,人没有来,或者我没有将人当场抓住,最后你的结果是什么,他有可能会对你女儿下手的!”
果然一说到女儿的问题,卓胖子整个人沉默了起来。
他不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早就没有那个冲劲儿了,现在他想要的不过就是一个简单的生活,希望看着女儿有一天幸福的走进新婚礼堂,跟相爱的人相守一生就够了。
这一次之所以会拼尽全力,帮着丁凡找这个杀人凶手,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他女儿想要找到这个人,他自己也觉得吉明死的冤枉,他想在最后帮帮吉明这孩子。
可他真的没有想过,丁凡刚刚说的那短短的几句话,真的有万一,他应该怎么办?
兵王歸來
他能将女儿留在身边吗?
这一点他心里有数,这一点他根本就做不到,爱丽从小身边就没有父亲,他出来的时候,爱丽已经上小学了,性格上十分刚毅,外貌看上去软弱,但性子跟他一样倔强。
真的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女儿也不会听他的。
到时候他就真的鞭长莫及了,他也年纪大了,终究是保护不了女儿一辈子,虽然他很想这样做,但他知道自己做不到这一点。
“你会出现失误吗?”卓胖子叼着香烟,想了很长时间,最后幽幽开口问道:“你当警察这么多年,有出现过失误没有?”
他不说这个问题还好,被他这一说,丁凡不得不承认,当年要不是他的失手,阚亮或许也不会死!
这些年来,丁凡一直将阚亮的死归咎到自己的身上。
也是因为这件事,丁凡做事也收敛了很多,他会更多的考虑身边的人,尽量将风险都抗在自己的身上,而不是其他人。
恕潭
看到丁凡沉默了,卓胖子反倒是放心了很多,在自己的店里看了一圈,轻笑了一声说道:“你失手过,我就放心了,我最怕的就是那种从没有失手过的人,这种人根本就不知道一次失手,之后所要付出的代价,自己要承受什么样的结果。”
“更加不知道,一次小小的失误之后,是任何努力都没有办法弥补的。”
“因为我们都懂,所以我放心,放心的将一切都交给你!”
说了这么多,想不到卓胖子最后依旧没有要更改计划的意思,反倒是更加坚定了信心。
看来他这是铁了心要将这个杀人凶手引出来,一次性的解决后患了。
他都这样说了,丁凡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好开口对他问道:“你的计划是什么,我必须知道你的全部计划,另外将你这里的装修图纸都给我拿一份,我会叫人过来将周围做出一个严密的布控,尽量将意外的风险降到最低!”
卓胖子似乎早就已经想好了,手上拿出一份地图放在了桌上说道:“我的计划,就是三天之内,将这里的所有装修工程全部搞定,所有跟赌博相关的设备我全都清理出去,只留下格斗机器,游戏的世界里,他们能搞一场格斗大赛,我就在现实的世界里,也弄一场,比的就是技术!”
“这件事我一个人搞不定,所以我联系了一些朋友,周围的几处酒吧,那些老板我都会跟他们商量,今天就开始,最后的总决赛就在我这里,到时候来的都是高手,我希望这个人会在这些所谓的高手中间!”
“宣传单我已经准备好了,总共有一千份,上面就有报名表,到时候他们会将报名的资料全部都投递到报名处,到时候这些人要如何分析排查,就看你的了!”
听了卓胖子的计划,丁凡简直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是说这个计划有多庞大,有多完美,而是因为这个计划简直就是漏洞百出。
“你这里只设置最后的比赛,你这里的场地不小,但也说不上太大,在这里布控不难,但是在这里抓捕就有点难度了,毕竟到时候会有很多人过来,有参加比赛的,同时也会有人来看比赛,到时候现场会很难控制,有警察过来控制场面,凶手很有可能就不会出现了,他的反侦查能力看不出来,但是他的胆子不大,不会冒险来参加比赛!”
卓胖子似乎之前也想过这个问题,走到柜台边上,搬出一个大箱子摆在桌上说道:“不来也得来,最新款掌上游戏机,国内有钱都买不到,只有港城那边才有货,一部上万块,这一套光碟,全都是这个漫画做出来的衍生品,还有漫画书,剩下的这些东西,虽然价值不高,但是这些东西胜在稀罕,国内不常见,我这一次大出血,全都拿出来作为奖品,我就不信他不来!”
傲世特工,將軍請接招 夏沐夕顏
还真别说,卓胖子这一次确实大出血了一次,这些东西拿出来,就他自己都有点肉疼了。
娘子,到我懷中來 陌上柳絮
但是为了女儿,他也真是绞尽脑汁了。
“刘健游戏玩的还不错,叫他在你这里在练练,到时候叫他从别的地方参赛,希望他能混进最后的决赛中!”丁凡现在能想到的,也就是刘健了,只是可惜他自己不会打游戏:“可惜我不会打游戏,不然我还能更加放心一点!”
卓胖子上下打量了一下丁凡,一脸似笑非笑的说道:“也不是不行,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牺牲一下?”

7kv0p人氣都市小說 平民神探 txt-第1887章 難熬的一晚上推薦-aiduz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又是一个不眠夜,丁凡手上抱着一箱子的漫画书,紧锁着眉头坐在桌边,一片接着一片的翻看着上面的每一段文字。
秦璐虽然不懂东倭文字,但是她能看懂这些漫画中画出来的都是什么人。
为了研究这本漫画,她转成找来了爱丽跟她一起研究,两个人趴在床上不断的翻看,自然因为这件事,卓胖子又跟丁凡好一顿啰嗦。
直到他明白秦璐是丁凡的妻子之后,脸色这才好一点,不过依旧有点不高兴。
毕竟他现在是为了吉明的事情,跑前跑后劳心劳力,甚至将自己的店面都拿出来了,他也没有多余的一点怨言,但这不代表他就愿意让他女儿也参与到这件事当中。
丁凡当然明白这一点,可惜他现在没有时间,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这个案子确定下来。
从吉明死亡的案子,到现在为止,时间只是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
而半个月的时间之内,接连死了两个人,所以丁凡判断,凶手杀人的周期,很有可能就是半个月一次。
郑南成的这一次杀人,明显时间就有点紧张,所以对于这个周期的问题,丁凡才做出了一个简单的判断。
凶手杀人,很有可能是根据月相时间的变化,做出的杀人时间分配。
也就是说,下一次的杀人时间,很有可能是半个月之后,但是这种周期,会不会存在一定的变化,这一点谁都不能做出保证。
所以丁凡无奈之下,也只能尽量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这个凶手的心理状态摸清楚,最好能连带着将他的外形也做出一定的判断。
只是可惜,对于马路的接连调查之后,在凶手外形这一项上面,丁凡几乎已经放弃了。
眷戀一生 蘇之黎昊博之無憂
马路当时看到的东西太少了,加上他当时惊慌失措,对于凶手的外形,他几乎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是知道凶手长发,头上一头火红色的头发,剩下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就只有这些东西,丁凡从漫画书上面也能推测出来,可这些东西没有办法明确的指出凶手究竟是个什么人。
所以丁凡干脆放弃了,将调查的方向锁定在心理这一方面上。
斬鬼者阿莉
从已知的这些线索当中,基本上能猜测的出来,凶手会在杀人之前,专门穿上八神庵同款的服装,白色的长款衬衣,深蓝色的短款外套,高腰红色休闲裤,双*腿会有两根紧腿带,还有鞋子……
“为什么不是皮鞋?”丁凡看着手上的漫画书,突然想起之前在现场发现的脚印,突然开口问道:“之前现场发现的鞋印,似乎全都是运动鞋,但是八神庵应该是穿皮鞋的,这一点我这个新来的都能看的出来,这么细致的凶手,应该不会看不出来吧!”
“可能是因为贵吧!”爱丽趴在床上,一边翻看着手上的漫画书,漫不经心的说道:“这一身衣服不便宜的,我之前穿的那一身,还有吉明穿的一身衣服,都是之前找人定做的,就只是一身简单的衣服,从量身剪裁,到后面的打版完成,最少要一个星期的时间,品质好一点的,价格就更加高了,吉明就是喜欢,也不会一次买下一整套,两套衣服他整整找人零零散散的做了近一年的时间。”
“衣服就已经够贵了,那一双鞋子,还想要皮鞋,做衣服的地方不跟你要个千八百的,都算是比较善良了!”
丁凡一听,手上的书渐渐的放下了,歪着头问道:“我到是忘了问你了,你们做的这种衣服都是在什么地方做出来了?”
穿入聊
爱丽抬头看了丁凡一眼,翻了个身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回想着之前自己去过的那个服装城,最后摇头说道:“不是服装店,是一个专门卖半成品的店面,那个店面不大,他们店里卖的都是一些半成品,还有一些布料。”
“吉明说他们生意不是很好,但是去年的时候,他们开始做这种衣服衣服,好像销量还不错,现在有不少人都在他们的手上买这类手工服装。”
“好像是在永清大市场,之前去过一次!”
之前没有想过这个方向,或许除了车子以及心理方向调查,说不定还能从着装上面入手,搞不好还真的能将发现点什么东西来。
“这种衣服做的人多吗?”这一次,丁凡没有开口,到是秦璐想猜到了他的想法,急忙开口问道:“这种衣服应该也不是很多人都买得起,定做的人应该不会很多吧!”
“如果我们只找一种,是不是有机会将这个做衣服的人找出来那?”
其实这个想法还真的有可能成功,毕竟这种衣服不是常服,穿着这一身衣服出门,都有可能将人吓死,只有少部分的人会在一些活动上面穿成这个样子。
可惜,秦璐这一次也将事情想的太简单了,爱丽瞥了一下嘴说道:“其实一点都不少,很多人在玩过这个游戏之后,甚至真的模仿这上面的人物穿衣服,只是这些衣服现在外面没有卖的,这些人才渐渐的将眼光瞄在了定做这条路上。”
“一年之前还没有几个人购买或者穿这种衣服,也就一年多一点,现在市场里面很多人家都能做这种衣服。”
“其实这种衣服,难就难在第一件打板会有点难度,只要选材料不是最好的,其实这一套衣服下来,很多都是比较廉价的,真正比较贵的还是鞋子!”
只是一个贵的问题,还真是说道正点上了,那种鞋子还真是挺贵的,一般人家穿一双皮鞋就已经很不错了,谁会花钱买上一双一年都穿不上两次的皮鞋回来,整天就摆在家里,当个摆设看那?
“这书上的文字我都看的懂,可是为什么我就看不明白他的故事情节那?”丁凡丢下了书,伸手在眼角处揉了几下。
说实在的,丁凡看书从来,没有这么吃力过,以前看本书,也就是几个小时的事情。
想不到现在看个漫画书,竟然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窒愛
爱丽手上拿着一张游戏说明,递给他说道:“看不懂其实关键还在于这些故事情节,本身就是后来加上去的,游戏出的比较早,看到游戏市场不错,这个公司才随后开发了这部漫画,但是一些前情提要,基本上都在游戏中能看到,甚至一些游戏中会有一定的介绍。”
“这些东西都是书中没有的,新人想要了解这东西,最好是从游戏中找找那种代入感。”
“对,之前吉明就是这么跟我说的,他就是在游戏中找到了一种代入感,他跟我说,他玩这些游戏,可以从游戏机外面感受到游戏中这些人物的感情,听上去是不是很可笑?”
爱丽说这话的时候,确实是在笑,只是丁凡能感觉到,她的笑容中也同时带着苦涩。
八成是看到这些东西之后,她随之想到了当初的吉明,一想到那个男人,爱丽的心中终究还是苦涩居多。
一段无疾而终的感情,或许换成任何人都很难轻易放下吧!
“明天你有时间吗?”丁凡看了一眼秦璐,转而对爱丽问道:“要是有时间的话,你陪我老婆上街转转吧,游戏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不过这上面的一些衣服,看上去还算不错,有点意思,陪她吊挑两件做出来看看效果。”
暴君的四嫁皇妃 紅子小珂
“顺便从这些老板的嘴里套点话回来,我想这种工作,你们就要比我这个男人来做容易的多!”
对于女人来说,疗伤的最好办法,应该就是逛街和购物了。
虽然爱丽受伤的事情,跟丁凡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这件事毕竟也算是他挑起来的,自己能做的也就这些了,或许两个女人之间一起在外面走走,散散心对他们两个都有好处。
至于男人,就有点命苦了,在这个案子侦破之前,丁凡算是彻底被套在这里了,别想有任何一点轻松的时间。
朱振宇已经去核对彭城所有的烟花作坊了,短时间之内能不能有消息,直到现在还是两说。
其实这个烟花的事情,还真是很难叫人联想到,毕竟这里是沿海城市,空气潮湿度本身就很高,这种空气程度很难保证烟花的制作。
但丁凡问起这件事的时候,罗队长竟然想都没有多想,就一口答应了下来,说是彭城真的有烟花爆竹加工的作坊。
只是这和作坊不大,而且一年前就已经被查抄。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多,罗队长也是回忆了好长时间才想起来,说是当时这个作坊被人点出来了,因为他的生产,影响了别人家的耕地,只是以为他家里在做一些化学用品。
谁都没有想到,找到他家里的时候才发现是在做假冒伪劣的烟花爆竹。
小作坊不大,工人几乎就没有,夫妻俩带着一个外甥一起干的,老公负责进货出货,他老婆负责点货收钱,那个外甥就专门负责将烟花做出来,送进仓库里面。
听说这个年轻的小外甥以前在老家的时候,就在烟花厂工作过,所以他做出来的烟花跟正牌货几乎没有什么区别,但因为成本低,连带着售价也不高,周围人家半点喜事之类的,都会从他们家里走货。
当时这一家人被抓的时候,他们家的后院几乎都被烟花爆竹堆满了,抓这三个人,当时火警喷了一车的水。
所以这件事,罗队长还是记忆犹新,一说到烟花的事情,他就跟着揪心,赶忙就叫朱振宇去调查这件事,生怕这件事里面还能揪出来几个黑加工点之类的,为此专程跟治安大队打了招呼。
至于这些东西能不能有结果,其实丁凡还真是有点拿不准。
明朝木工皇帝 醉言
现在一切都只能是尝试着调查,能查到多少,就查多少,实在不行还有刘健那边,说不定东边不亮西边就亮了也说不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