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8cc精彩小說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小樓聽風雲-第761章 尊嚴推薦-z61hc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小說推薦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骡子心思重重的退出了旭日殿。
空荡荡的旭日殿内,又只剩下张楚一人。
他端起茶碗喝茶。
他觉得眼下的时刻,忽然变得很诡异。
九州烽火狼烟,燕西北势如累卵。
每一个想要做些什么改变眼下败坏局势的有志之士,都在争分夺秒的积蓄力量,等待决战时刻的到来。
连他手下的几员大将,都在连轴转,想睡个安稳觉都不可得。
唯独他,现在竟然无所事事……
练功吧。
飞天境的修行,领悟为主,苦修为辅。
再说他刚刚才晋升二品,二境的“意生莲”之境,他暂且还未摸清头绪,闭关苦修也无济于事。
鳳傾之痞妃有毒
出去巡视吧。
各堂各部都有自己的运转秩序,不需要他越级去管理。
贸然越级插手各堂各部事务,反倒会让底下人战战兢兢,做不好事。
回家带孩子吧。
又觉得有点对不住连轴转的弟兄们。
“难道我只能当个泥木雕塑,坐在这座大殿里等着底下人进来告诉我好消息或坏消息?”
極品邪仙 煙脂扣
“太被动了……”
张楚这样问自己。
他当了太久的甩手掌柜,突然想尽职尽责一把,还真不知道该从哪里捡起来。
他又喝了几口茶寻思了一会儿,突然放下手里的茶盏,起身走出大殿,吩咐殿外值守的甲士道:“我去一趟燕北,替我知会罗部长一声,嗯,顺道派人去府里也知会一声,就说我晚上不回府吃饭。”
甲士揖手:“喏!”
张楚点点头,轻轻一纵身,身形猛然冲天而起,几个眨眼间,就化作一个灰色的光点,消失在了天际之上。
甲士收回目光,纵然他已见过无数次自家大佬一飞冲天,再见仍觉得惊叹不已。
……
曼陀罗山庄邻近东胜州,温暖的海风消融了来自天极草原的寒风。
乔木长青,山茶万紫千红,于千山白雪的寒冬时间之中,仿如世外桃源。
山庄主人,姓李,名本安,自号枯松居士,乐善好施,常免田租,常设粥棚、茶寮于山庄下,方圆百里的百姓皆视其为大善人。
很少有知道。
那位广有善名的枯松居士,本姓洪,名无禁。
这处万紫千红的世外桃源,本质上乃是无生宫最大的法坛。
时值晌午。
梁源长坐在曼陀罗山庄的正堂上,漫不经心的品着香茶。
堂下,一面如重枣的威严绿袍中年人,和一位身穿麻衣,形如农夫的老者,位列两侧。
二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说着话。
语气或咄咄逼人,或绵里藏针。
明里暗里的意思,不过是不允梁源长携无生宫旧部北上归北平盟。
在燕西北江湖的传言中。
无生宫封狼郡大败之后。
天魔宫趁势吞并了无生宫的大部分力量。
余者树倒猢狲散。
传承近两百年的无生宫,已灭……
但事实上。
天魔宫吞并的,不过只是洪无禁借鸡生蛋,培育的三万带甲之士。
那三万兵马,或许很精锐。
可无生宫,从来都不是指这三万兵马。
无生宫行走江湖的各路人马,素以诡异、隐秘称著。
除天王洪无禁之外,连梁源长这个前无生宫四大法王之首,都不清楚无生宫到底有那些分支。
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一个异峰突起的新兴势力吃干抹净?
天魔宫吞并无生宫,至始至终都只是一个笑话!
外行人听闻幸灾乐祸的笑。
内行人听闻一笑了之的笑。
这种笑话。
梁源长入燕北,就是为了救这一批人马。
可笑?
旁人找都找不出这些人马,需要他来救?
但事实上。
若不是他与李正打了一个照面。
一道天魔宫绝杀令,就足以让这些曾经无生宫中人,沦为过街老鼠,惶惶不可终日!
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
在绝大的利益下,任何蛛丝马迹,都会被无限放大。
人只是藏一时,哪能藏一世。
没了洪无禁这一尊飞天宗师镇压,曾经独霸一方的无生宫,已经变成了一块大蛋糕。
谁都想上来咬一口。
比方说。
梁源长眼前这两位燕北州的飞天宗师,就是听闻梁源长已整合完原无生宫旧部,兴冲冲的来问他要人来了。
他们的理由很冠冕堂皇。
无生宫乃是燕北江湖供养出的扛鼎势力。
生,该是燕北江湖的人。
死,该是燕北江湖的鬼。
就算是解体,肉也该烂在锅里。
绝对不能投往其州江湖。
这是背叛!
道理是没错的……
当年,天行盟和无生宫把手伸进玄北江湖。
张楚也曾奋起反击,保卫玄北江湖。
但是,为什么先前这些人,被各方势力喊打喊杀的时候,你们不看在他们也是燕北江湖中人的面子上,站出来,给他们挡一挡风,遮一遮雨?
为什么现在我千难万难才把这些人整合到一起,你们又突然记起他们也是燕北江湖的人了,跳出来,说他们生是燕北州的人,死是燕北州的鬼?
是我梁源生得像长工?
还是我梁源长得懦弱可欺?
梁源长很想问问这两个倚老卖老的燕北飞天。
然而这些话,他却未真说出口。
抗戰王牌軍
因为毫无意义……
梁源长向来讷于言而敏于行。
他更善于掀桌子。
而不是口舌交锋……
可惜,他现在没有掀桌子的实力。
想變成宅女,就讓我當現充! 村上凜
他自己倒是不惧。
步步封疆 南閑
以他的实力,就算真撕破脸,这两个老帮菜也拿他没办法。
就算是奈何得了他,也不敢真拿他怎么样。
可他可以一走了之。
底下人不行。
说出来,或许旁人不会信。
但他来整合这些人,真的只是念着香火情……
他虽破门出教。
但他还记得,他还弱小时,无生宫曾给他遮风挡雨。
说又说不过。
打又打不过。
梁源长觉得心累无比。
他突然想到,若是张楚在,他会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
他虽然有些放不下大师兄的架子。
但对自家师弟的能力,他还是信服的。
不是什么人,能都于微末中崛起,一步一步坐上九州大联盟副盟主的位置的。
但随即,梁源长就觉得无趣,打消了这个念头。
若是张楚在。
这两个老帮菜根本就不敢来!
那家伙心是软。
但手底下硬啊!
“二位……”
沉默了半响,他终于说话了:“梁某好歹也是北平盟副盟主,二位这般欺我,是不是太不拿我北平盟当一回事了!”
他终究还是说了软话。
没他想象的那么艰难。
毕竟世事不如意,十之八九……
堂下的两位燕北飞天宗师闻言,同时皱了皱眉头。
他们就是吃准了梁源长性子刚烈,才敢欺上门来。
没想到梁源长竟然真服了软,拉出了北平盟当挡箭牌。
这就有点难办了。
萬界之全能至尊
他们可以不顾及梁源长这个二境三品的脸面。
却不得不顾及那位即将走马上任九州大联盟副盟主的北平盟盟主的脸面。
那位,他们是真惹不起……
二人对视了一眼。
面如重枣的绿袍中年人立马便冷笑道:“梁法王这是拿北平盟压我等吗?”
麻衣老者接口道:“梁法王做了八年无生宫法王,这才做了多久北平盟副盟主?这么快就忘了娘家吗?”
他们自忖占着理,便是张楚亲至,也不能拿他二人怎么样,便夹枪带棒的拿话挤兑梁源长。
嗯,那张楚好歹也是快要出任九州大联盟副盟主的人,不至于如此不顾脸面罢?
梁源长风轻云淡的摇头道:“二位不必拿如此低劣的激将法激我,梁某今日势不如人,要想保住底下这班弟兄不遭歹人鱼肉,自当有力借力、有旗借旗,以我与张楚的关系,想来他不会介意我拉他的大皮的做旗。”
“梁某现在就想问问二位,北平盟这杆旗,二位敢不敢拔!”
说道此处,他的脸色陡然变得郑重,目光锐利的在二人的脸上扫视。
他是真不会说话。
体面人谈判,不是这么谈的。
面子和里子,总得让对手占一样。
似他这般,一句话就将人怼到墙角,全不给人留余地。
人就是有心不与他翻脸,也会被逼着与他翻脸。
两位燕北飞天宗师闻言,果然大怒。
正要放狠话。
就听到一道声音,从堂外传来:“我也想看看,我北平盟这杆旗,二位敢不敢拔!”
“混账,我等说话……”
绿袍中年人暴怒之下,脱口便喝骂道。
然而话只说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就不得不咽下去。
因为一股磅礴的威压,已如同猛虎出闸一般,涌进正堂之中。
空气突然之间就变得沉逾千钧!
最強特種兵之王
堂内三人齐齐望出去,就见一道白衣胜雪的人影,徐徐迈进正堂。
此情此景。
纵然两位燕北飞天宗师都不曾见过来人,依然一眼认出了来人的身份……这他娘不是张楚吗?他怎么跑到燕北州来了?
梁源长见了他,会心一笑:“玄北那么忙,你怎么有空过来?”
张楚亦笑着拱手道:“大师兄出来办事,做师弟的,自然得来给给师兄充一充人头儿!”
梁源长颔首,轻描淡写的说道:“来了就坐吧,一道听听二位前辈的高见。”
张楚正色道:“谨遵大师兄之令。”
堂内的二位燕北飞天宗师看着这师兄弟俩一唱一和,脸憋成了猪肝色。
当然,绿袍中年人脸本来就红,现在看起来,不过是充血了而已。
“张盟主……”
麻衣老者强撑着艰难的说道:“此乃我燕北江湖家务,张盟主身为玄北江湖龙头,插手我燕北江湖家务,不合规矩……”
绿袍中年人大点起头:“对,不合规矩!”
“规矩?”
张楚扫了二人一眼,淡淡的说道:“那我来告诉你们,什么是规矩!”
“即刻起,我北平盟即对燕北江湖宣战!”
“明日,我北平盟红花部三万弟兄,就将攻入燕北!”
“二位前辈现在就可以回去,调兵遣将,预备与我北平盟开战!”
打下你燕北江湖。
就合规矩了。
梁源长笑了,轻声道:“二位前辈若是有信心,也可现在留下我师兄弟二人。”
张楚大笑,再度向梁源长拱手:“大师兄高见,若我为地主,定然会行此险招,消祸患于未起之时!”
堂内两位燕北飞天,一言不发。
一言也不敢发!
誅天魔鏡
没了无生宫的燕北江湖,就是一盘肉!
连天魔宫都能在这盘肉里切上一大块。
遑论更加强横的北平盟乎?
让他们上?
他们从踏足飞天之日起,就没跟人动过手。
而张楚,已将三位飞天宗师斩于马下!
这还怎么打?
并肩子上?
论飞天宗师数量和实力。
九州江湖那个势力比得过御字小团体?
这还怎么打?
他二人方才以众欺寡挤兑梁源长,过足了嘴瘾。
现在轮到他们品尝被持强凌弱的滋味儿,才发现是如此的苦涩……
罢罢罢。
大丈夫能屈能伸!
无须与这两黄口小儿一般见识!
……
曼陀罗山庄外。
张楚与梁源长并肩而立,目送两位燕北飞天宗师逃也似的御空离去,面上却都没什么笑意。
“大师兄。”
张楚轻声呼唤道。
梁源长:“嗯?”
张楚轻声叹息道:“回关之后,你还是闭关吧……”
梁源长斜睨了他一眼:“怎么?嫌我不中用了?”
张楚摇头:“不是,只是见你低声下气的样子,心头难受。”
梁源长倒是看得开,轻轻拍了拍张楚的肩头说道:“这有什么,你是没见过当年我被人追杀得像条丧家之犬一样四下逃窜的模样,到处跪门槛求条活路都没人搭理……”
张楚“嗯”了一声,回头看了看无声无息聚到他身后的众多无生宫中人:“这就是你护着他们的理由?”
梁源长也回头看了一眼,勉强的点头道:“算是吧。”
张楚沉吟了片刻,低声道:“你若真想护他们性命,其实留在燕北州,也未尝不是一个好选择,玄北……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最后。”
梁源长轻蔑的轻“呵”了一声:“既拿起刀剑,谁还怕死啊,我护着他们,只是想让他们有尊严的活着,纵是要死,也能有尊严的去死。”
张楚心中有几分触动,沉默了许久,才点头道:“我明白了。”
梁源长转而问道:“对了,你来燕北作甚?”
他才不信张楚千里迢迢的跑来,真是来给他充人头的。
他又不是八岁稚童,出趟远门还要爹娘办妥一切。
张楚:“哦,我是准备去夏侯家一趟,顺道来你这儿瞧瞧……”
梁源长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果然,重色轻友的东西!”
张楚愣了愣,不解的问道:“你在说些什么虎狼之言啊,我是想着人夏侯家支援了我们北平盟八百精锐家族武士,于情于理的都该登门道谢,你扯到哪儿去了!”
梁源长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编,接着编!

fj69a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第750章 副盟主熱推-ob7tz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小說推薦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九州武林大联盟?”
张楚豁然起身,目光急促的在第二胜天、白翻云与夏侯馥之间移动,想通过他们的表情,来判断他们是不是在开玩笑。
三人的确在笑。
但笑容里,没有半分玩笑的意思。
為汝花癡 純粹女子
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张楚事先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一时间,竟不知道是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才合适。
刹那之间。
张楚的脑海中,跃出武九御一袭迤地石榴裙卓然立于高台之上,台下万千江湖儿女齐声拱手高呼的绝代风华场面……
亦是在刹那之间。
他心头的阴霾尽去,只觉得前路前所未有的明亮,前所未有的光明。
九州武林大联盟。
不正是他苦苦寻找的北平盟出路所在吗?
八零年代金滿倉 煙秾
相比洪无禁的死人头。
这,才是真正的惊喜!
“大姐怎会突然想到要组建九州武林大联盟?”
张楚强行按捺住心中的震撼与惊喜,追问道。
“不是突然……”
第二胜天笑吟吟的摇头道:“大姐一直都有这个想法,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选,所以才一直搁置着,今朝,不过是旧事重提而已。”
他说话的时候,白翻云和夏侯馥都停止嬉闹,沉静的认真倾听。
很显然,这些事,他二人也并不是很清楚……
张楚不明所以:“人选?什么人选?”
第二胜天:“当然是九州武林大联盟盟主的人选。”
张楚一愣:“九州武林大联盟,不是大姐吗?”
顿了顿,他似乎是觉得自己这番话不甚准确,补充道:“放眼大离江湖,除了大姐,还有谁够资格坐大离武林盟主那把交椅?”
仙二代俗世生活錄 油條豆漿
白翻云和夏侯馥都点头赞同。
我的二次元女友 繪色
论实力!
3歲對了,一輩子就對了
论资历!
论贡献!
大离江湖,谁能出武九御之右?
就算真有这样的不世人物。
他们兄妹几人,又凭什么去捧他的场子?
“的确不是大姐。”
“不是够不够资格的问题。”
第二胜天再一次摇了摇头,慢条斯理的说道:“而是浪费。”
说到此处,他停顿了一下,目光在张楚与白翻云、夏侯馥三人之间移动,就像是在等待他们捧哏。
夏侯馥向他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儿的说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二媳妇还等着姑奶奶去吃饭呢!”
张楚和白翻云见状,“嗤嗤”的笑,一脸看戏的表情。
第二胜天也有些哑然,假意叹气道:“四妹啊,你这样彪悍,会嫁不出去的……”
夏侯馥撇了他一眼,“呵呵”的冷笑。
無上妖君
第二胜天不在卖关子,直言道:“老二,你应该是见过大离的气运金龙的吧?”
张楚点头:“见过两次。”
第二胜天道:“九州武林大联盟若成,也会生出气运蛟龙!”
张楚瞬间明白了第二胜天的言下之意:“五哥的意思是,九州武林大联盟,能催生出一品大宗师?”
第二胜天颔首:“打铁还需本身硬,能不能成一品大宗师,肯定还得看个人的修行,气运蛟龙只能作为过墙梯。”
他这么说,张楚、白翻云、夏侯馥三人就明了了。
武九御早就是一品大宗师了,她如果来坐九州武林大联盟盟主的位置,就凭白的浪费了一个一品大宗师的名额。
眼下这个风起云涌的乱世,九州江湖多一位一品大宗师和少一位一品大宗师,中间的区别,可就大了去了!
賽亞人的次元之旅 飄不散的煙
三人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之后,白翻云很快就嚷嚷开了:“旁人能不能行,不好说,但老八肯定是没问题的吧?如果连他都不行,这天底下还有哪个三境二品敢说自己必定能晋升大宗师?”
第二胜天无奈摊开双手:“他是没问题啊,大姐的意思,也一直都是让他去坐哪个位置,晋升一品大宗师啊,可问题是,他不愿意啊!连大姐都拿他没办法!”
“啊?”
张楚三人闻言,不可思议的异口同声道:“还有人不愿意做九州武林盟主?”
第二胜天怪笑着看了看张楚,再看了看白翻云:“让你俩做九州武林盟主,你们干吗?”
张楚:“不干啊!”
白翻云:“不干啊!”
话音落,两人诧异的面面相觑,再次异口同声的问道:“你为啥不干啊?”
张楚:“那多累啊!”
白翻云:“那多累啊!”
夏侯馥:……
第二胜天:……
心好累!
好像不带这俩傻子玩儿。
可这就是飞天宗师的特性。
能修成飞天宗师的,没有浑浑噩噩之辈。
每一个,都是已经活明白的明白人。
要成为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余生要怎么去渡过……
每位飞天宗师,心头都跟明镜儿一样。
且很难为外力所动。
就比如,有人立志要做皇帝,一统天下,高筑墙、广积粮。
有人却只想做个背包客,遍览万水千山。
相比之下,想做皇帝的志向,肯定比只想做个背包客的志向,更宏大,更高远……
可做皇帝是人生。
忘了告訴你我愛你
做个背包客,就不是人生了?
求仁得仁,才是人生最大的成功……
……
殿内的四人,久久无语。
好半响,张楚才道:“那大姐现在是怎么安排的?”
第二胜天有气无力的说道:“老八做盟主,我跟你做副盟主。”
他的话音刚落,白翻云就一拍座椅扶手,豁然而起:“凭啥是你们俩做副盟主?我也要做副盟主!”
第二胜天心累的看向白翻云:“你刚不还说,让你说盟主你都不干吗?”
白翻云:“那不一样,做盟主多累啊,这也要管,那也要管,我连巨鲸帮都不想管!”
“但做副盟主就不一样了,又不用管事儿,名头又威,傻子才不干!”
张楚不吭声。
他比白翻云还懒。
他连副盟主的名头都不想顶!
夏侯馥抱着双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反正以她三境三品的实力,就是大姐肯捧她做副盟主,她也做不了。
第二胜天真是连说话的欲望都快没了。
心说,我们这群人到底是哪儿跑偏了,怎么一个个的,都这么奇葩呢?
他也不想想,他自己一怒之下,说解散就把偌大的一个金钱帮给解散了,难道就不奇葩了?
但看着白翻云跟打了鸡血似的模样,他又不得不开口道:“老八做盟主,屁事不管。”
“我和老二做副盟主,做牛做马!”
白翻云愣了愣,立马坐回椅子上,义正言辞的说道:“当我什么都没说,你们什么都没听见!”
第二胜天:……
心好累!
好像锤死这个夯货!
夏侯馥看了白翻云一眼,也是满脸嫌弃。
唯有张楚,纠结着小声道:“六哥,我这……”
他刚一张口,第二胜天就连忙一伸手,把他剩下的话给堵了回去:“这事儿,是大姐定下的,你要想撂挑子,你自个儿找大姐说去。”
第二胜天是没得选。
他的金钱帮要还没解散,他也不会接这个烫手的山芋。
不然,他也不想去干什么副盟主。
张楚只能苦笑……
且不论北平盟出路,就在九州武林大联盟上。
单是看在前番他领军北上,武九御和赵明阳他们千里来援的情义上,他就没法子去找武九御撂这个挑子。
也罢。
反正大姐组建这个九州武林大联盟,也是应对这次大劫。
在顺利渡过这次大劫之前,自个儿也没办法将北平盟盟主的位子甩出去。
一只羊是放,两只羊也是放。
左右还有第二胖贼这个烂兄烂弟垫背。
嗯,只是要幸苦骡子他们了……
张楚拿定主意,勉强的点头道:“行吧……大姐准备什么时候召开武林大会?”
第二胜天:“腊月初八,地点就定在摩天峰,燕西北这边儿的请柬,就由你负责分发了。”
张楚点头:“没问题,教给我!”
正事儿聊完了,第二胜天整个人一下子就松弛下来了。
武九御把这说服张楚的活儿交给他时,他就觉得这活儿不简单。
御字小团体内部,就数他和张楚相处的时间最长,他还能不了解张楚是啥人?
也就是张楚的境界还低了点。
张楚的境界要再高两个层次,定然又是一个赵明阳……
“燕西北这边,还需要哥几个给你打把手么?”
第二胜天笑吟吟的问道。
夏侯馥接口道:“姐姐从家里边,给你带了八百精锐武士过来,最低都是七品力士,现在就在太平关外,稍后你派人去接应一下。”
白翻云也道:“哥哥没你四姐家家大业大,只带了两千不堪大用的儿郎过来,你先用着,哥哥回去后,再给你凑一凑,看能不能再给你凑个两三千人……”
两人说着,一齐看向第二胜天。
第二胜天哪能看不出这俩人,诚心挤兑他呢?
他的脸色有些发黑。
他的金钱帮早就解散了,就算是召集旧部,也只能召集两三百个好手,哪有夏侯馥和白翻云豪横……
可他是六哥,总不能比老五和老弟抠搜……
“这样!”
第二胜天暗地里一咬牙,狠声道:“天倾李家那个老不死的,最近不是闹腾得挺厉害吗?哥哥去帮你打残他!去你一个心腹大患!”
话音一落,白翻云和夏侯馥同时向他挑起大拇指。
“六爷尿性!”
“六哥威武!”
张楚搓着手,笑得见牙不见眼:“那可就太麻烦六哥了!”
傻子才拒绝呢!

i2a7y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第746章 再見了,餘二-4uwfg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小說推薦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纵然是在朝露凝霜的初冬时节。
余二也等张楚太久了……
该是时候,入土为安。
尘归尘、土归土了。
大刘领着红花部的弟兄们忙碌着,布置着灵堂,布置着追悼会。
后脚赶来的骡子、张猛,也领着他手下的弟兄们忙碌,安排晚宴,安排明早送余二上山的流程。
一篇篇碑文,从各个方面送到了张楚面前。
花团锦簇的。
歌功颂德的。
虚编乱造的。
张楚一篇篇扔进余二灵前的火盆里,当做笑话给他自个儿看。
一波波来祭拜余二的人,从天南海北赶到余二的面前。
有名儿的、没名儿的。
认识的、不认识的。
心怀善意的、居心叵测的。
一个个满脸悲戚的在灵前行礼,好像棺材里躺的,是他们亲爹。
张楚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些人,空洞的目光吓退了一个又一个想上来跟他搭话的蠢货。
諸天輪回 月舞紅塵
所有人都很忙。
所有人都能在这座简陋的灵堂里找到自己的位子。
就张楚很闲。
闲得就像个局外人。
闲得就像个吉祥物。
他就在余二的灵堂边上坐着。
坐了整整一夜。
饭送到眼前了。
他就吃。
水送到眼前了。
他就喝。
来人了。
他也不招呼。
起棺了。
他就跟着走。
什么也不问。
什么也不说。
既不悲伤。
權奸投餵指南
也不难过。
麻木得像一尊蜡像。
武九御来过。
见了他这个样子,难过的抚了抚他的头顶,走了。
赵明阳来过。
见了他这个样子,叹息着拍了拍他的肩头,走了。
第二胜天来过。
见了他这个样子,长吁短叹的锤了锤他的胸膛,走了。
钟子期来过。
见了他这个样子,一言不发的陪着他坐了一个多时辰,走了。
只有大刘和骡子不停的在他跟前儿晃悠。
一会儿来给他送饭。
一会儿来给他续水。
一会儿来给他添衣……
他们很想和张楚说说话,岔一岔他的心神。
但看着这个样子的张楚,谁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能说点什么……
他们特希望张楚能像往常一样,到处转转,骂一骂他们。
要不然,喝几口也好。
再不济,跟当年大熊走的那次一样,抄刀子出去砍几千北蛮人也不打紧。
总好过这么一言不发的坐在棺材边儿上出神。
看着这样的张楚。
他们第一次如此清楚的意识到。
这个以前无论受到什么样的打击,都能爬起来更加凶悍的反击回去的男人……真的老了。
大哥,真的老了。
……
寅时。
天还很黑。
路面还很泥泞。
众人抬棺出城,送余二最后一程。
抬棺的人不多。
但规格很高。
骡子、大刘、张猛、孙四儿。
不是缺人手。
锦天府里,有三万红花部弟兄。
但够资格来抬这个棺材的人,就这么多了……
再多。
就凑不齐人了。
张楚走在棺材后边儿,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走。
雪白的纸钱,飘飘洒洒的落在他脸上。
他扬起头看,总觉得很像他在梧桐里见到的第一场雪……
……
张楚没拍板子。
余二的墓碑上,终究是什么碑文都没刻上去。
干干净净的,上书“余二之墓地”五个大字。
连个像样的大名都没有。
除了他那俩便宜儿子的名字。
就一个落款:四联帮立。
墓地倒是修得挺气派的。
但张楚瞅着墓碑上那“洞天福地”四个字,而墓前趴着的那俩威武的石狮子,总觉得和余二生前那副总是半死不活的模样,一点儿都不搭。
该把张记杂碎汤的招牌和那口大锅,弄来摆在墓前才是嘛。
反正他走哪儿都喜欢带着那俩玩意儿……
他杵在墓前。
看着石匠一点点的封起墓室,点燃火堆,烘干封边的泥浆。
天慢慢亮了。
张楚终于开了口,说了打他进锦天府之后的第一句话:“你们爹临走前,怎么安排你们哥俩的?”
寶寶連萌:爹爹是個吸血鬼
声音很沙哑。
很低沉。
捧着余二的灵位跪在墓旁的两个毛头小子闻言,身躯抖了抖,老老实实的说道:“回老爷的话,俺爹临走前,让俺们哥俩继续给您守着摊子。”
张楚:“没了?”
俩半大小子齐齐摇头:“没了。”
张楚看向一侧凝视着墓碑出神的中年妇人:“翠花嫂子,你怎么说。”
郁郁寡欢的朴实妇人闻言,强笑道:“俺能有啥说头,当然是他们爹咋说的,就咋做呗。”
张楚想笑。
但笑不出来。
换了旁人,他定然会以为,这是在跟他耍小聪明,变着法儿的给后人要荣华富贵。
但余二……
他说不准。
这个犊子,大字不识得几个,话也说不利索,但却有着常人所没有的坚持,和常人没有的大智慧。
他说的话,很大可能只是字面上的意思……
张楚沉默了半响,开口道:“五年!”
“再帮我守五年。”
“我还你们一世荣华富贵。”
朴实妇人闻言,脸上终于露出了欣喜之色。
两个毛头小子恭恭敬敬的给张楚磕了一个响头:“是,老爷。”
张楚恍若未闻,慢慢走到墓前,蹲下身子,从墓碑前拿起余二的旱烟枪,慢悠悠的装上一锅烟丝,在篝火堆里点燃,轻轻放到墓碑前。
青烟袅袅,笼罩着墓碑,就像是老烟枪坐在摇椅上,美滋滋慢悠悠吞云吐雾的模样……
一锅烟尽。
他站起身来,朝墓碑摆手:“再见了,余二。”
他转身往南走,一批批红花部众随着他的脚步,仿佛百川归海一般的汇聚到他的身后。
“启程,回关。”
张楚说道。
骡子给他牵来青骢马。
不滅元神
大刘扬起玄武大旗。
大军往南走。
未走多远。
便在马道一侧的小山包上,见到了数百赤甲精骑。
一杆“霍”字帅旗,在这数百骑中轻轻飘荡。
领头之人,面白短须,身披绛紫色鹰击甲,跨坐在一匹雪白的骏马上。
不是霍鸿烨又是谁?
他面无表情的相张楚挥手。
似是在告别。
又似在诀别。
张楚亦向他挥手作别,末了,指了指余二墓地的方向。
霍鸿烨颔首。
夜明珠
张楚回头。
两支人马交错而过。
一路往南。
一路往北。
再相见……
便是死敌!

86k4r寓意深刻小說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討論-第744章 你們都不在了看書-6uoqe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小說推薦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余二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张楚觉得,他的人生,大抵可以用两个形容词来概括:半个好人、梦想家。
为什么说是半个呢?
因为余二年轻的时候,也是个好勇斗狠,靠欺欺负老实人和收保护费为生的地痞流氓。
放到水浒传里,就是那种为了衬托好汉嫉恶如仇,刚一露面就被好汉一刀送到领盒饭前的路人甲式人物。
要说区别。
可能也就是大多数的地痞流氓的狠,都是虚张声势。
而余二的狠,是豁得出那种狠……
张楚尤记得,他见到余二和李正的第一印象。
缺牙的李正。
断指的余二。
但在他被程大牛伏杀的那个夜晚,是余二率先暴起反击,是余二拼死替他挡了一刀,也是余二怪笑率先开口要跟他去杀程大牛……
别瞧李正如今怎样怎样不得了,杀性多重多重。
裝備異界
英雄聯盟之全職高手 東城十四少
在那时,论血勇之气,李正给余二提鞋都不配!
那时的余二,也的确和好人沾不上什么边儿……
余二人生的转折点。
在当年北蛮人第一次突袭锦天府的那一战……
那一战里,张楚失去了老娘和孩子。
本已出了城,却一怒之下,率领众兄弟杀回了锦天府。
那件事。
在张楚如今看来,很冲动、很不成熟。
若是放到现在,他有无数种更稳妥、效果更好的复仇方式……
嗯,马后炮而已。
谁知道他现在再遇上那样的事情,会不会更冲动……
忍字儿,毕竟是在心上插一把刀子。
余二在那一战里,丢了一条胳膊。
对于一个好勇斗狠的帮派中人来说,丢了一条胳膊意味着什么呢?
或许是厨子失去了味觉。
龍佛妖神錄
或许是琴师失去了听觉。
总之,肯定是天塌了一般的大事。
如今张楚想来,那时候自己,在安置丢了一条胳膊的余二这件事上,的确做得太差劲……
那时候的他,没将这件事太当一回事。
好多弟兄,连命都丢了。
超級高手在都市 飛哥帶路
你余二丢了一条胳膊算得上是什么大事?
反正你余二也不是靠武力吃饭的。
有我在,你余二就算只剩下一条胳膊,该做副堂主依然做你的副堂主,谁敢说三道四?
那时的他,是这样想的。
也是这样做的。
大战在即,他没时间也没精力,去揣摩余二的心路历程……
人或许只有在低谷时。
才能看清、想清很多东西。
两条胳膊的余二,是个心思复杂、谨言慎行却不乏血勇之气的帮派中人。
一条胳膊的余二,就变成了慈眉善目,气息祥和,心地干净的祥和老人。
他的一身的戾气,都随着那条胳膊,丢在了锦天府。
再也捡不回来的了。
反正张楚再见到余二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太白府里卖杂碎汤的小摊贩。
还成了家。
有了俩便宜儿子。
那时的张楚,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虽然日子苦了点。
好歹踏实。
不用再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这几日,张楚常常在想。
是不是第一次北伐结束后,自个儿那句“我们的家,已经没了”害了余二。
是不是当时自己不那么笃定,不那么不容置疑。
那个犊子,就能安安稳稳的待在太白府,卖他的杂碎汤。
安安稳稳的过完他的下半辈子。
安安稳稳的多活上几年。
可他那时候,怎么能想到,这个犊子能拖家带口的回锦天府去?
那时的锦天府,就是一座大军营。
还是那种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被海浪一般的北蛮铁骑给淹没的军营。
连他自己,都没法儿在那时的锦天府里睡上一个安稳觉……
他怎么可能会想到,余二敢拖家带口的回锦天府去?
那是回去送死啊!
这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
正常人遇到不可抗力因素,不都应该认命吗?
但偏偏,这个犊子,就是拖家带口的回了锦天府。
魅王的專屬夜寵
为了在那个破碎的家里,给他们这些没了家的游子,点上一盏灯。
照亮他们曾经的经历。
也照亮他们回家的路。
单单这一点。
张楚觉得,他们这些人,谁也不及余二。
包括他。
也包括李正。
他们虽然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抗争这该死的世道。
可谁也没有勇气再去挽回已经失去的家园。
他们都不及余二。
如今。
这盏温暖的灯,灭了。
他们这些游子,也该回家了。
……
如果要点评余二这一生。
张楚觉得,应该是五五开。
名門俏妻:雷少,滾來了 莫筱薇
五分黑。
五分白。
但对于太平关的锦天府遗民,和他们这些四联帮的死剩种而言。
余二。
应该是个伟人!
……
张楚进了锦天府。
重建的锦天府,与他记忆中的那个锦天府,找不到任何可以重叠之处。
陌生的长街。
陌生的人。
但这座陌生的城市,却在迎接他这个归家的游子。
长街的两侧,站满了人。
长街的两侧,挂满了白灯笼。
他们静静的仰视着马背上的张楚。
没有锣鼓喧天。
也没有鞭炮齐鸣。
因为那是迎接客人的。
张楚。
是自己人。
回家奔丧的自己人。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悲意……
……
无须指引。
张楚顺着人群。
穿过城南。
进入城西。
零落的房屋中。
他看到了挂着张记杂碎汤招牌的摊子。
他看到了黑虎堂。
他看到了张府。
全新黑虎堂。
苦海慈舟 牙齒
全新张府。
眼前的事物。
终于和他的记忆慢慢重叠在了一起。
阴郁的天光中,似乎有一道金子般的澄澈阳光垂下,给周围的一切都镀上了一层夏天的颜色。
张楚似乎看到了一个胳膊比常人大腿还粗的威武壮汉,站在黑虎堂的大门前,笑吟吟的冲他招手。
似乎看到了一个腰间别着一杆旱烟枪的独臂老汉,站在热气腾腾的大锅后边,乐呵呵的掂着大勺子。
妖血沸騰 那年拖把
似乎看到了一条穿玄色短打,身形如同铁塔一般的光头大汉,见牙不见眼的站在张府的大门前,冲他一揖到底。
似乎看到了一个顶着一张黝黑脸庞的锦袍公子哥,拢着双手站在街边儿,无奈中带着几分欣喜的对他点头……
张楚的目光,渐渐模糊了。
好了。
别闹了。
我知道。
你们都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