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b2le精彩都市小说 從電臺主持走進娛樂圈-第二百七十二章 真正的‘偶像’熱推-bj36j

從電臺主持走進娛樂圈
小說推薦從電臺主持走進娛樂圈
“你还有更好的办法?”赵守时反问一句,也不等小刘回复,便往里走去。
留在原地的小刘还有些犹豫,看看还停留在这一楼层的电梯,理智告诉她,就算下去也基本不可能正好遇见鸽子王·黄空。
再看看急公好义赵守时,感觉还是这位靠谱。
心中有了主意的她一咬牙、一跺脚,快步追赶赵守时,嘴上喊着:“赵老师,你等等我。”
殺伐江湖
赵守时向前走了没多久,就看见总控台前有一中年男人正对着一位年龄相仿的人在大发雷霆。后者连头都不敢抬,几乎要被骂成狗。
赵守时不认识挨训的这人,却认识训人的这位,甚至还有点熟悉。
苏方,曾是《好声音第一季》的副导演之一,现在的他是《祝丹有约》的导演。
赵守时感受的到苏方的着急,快步上前的他离着还有段距离呢,就招呼道:“苏导,先别急着生气,事情还没到不可挽回的那一步就还有机会。”
被人放了鸽子的苏方就是个谁点炸谁的炮仗,在自己训人的时候有人插嘴,而且还有点风凉话的味道,这让他心情大坏。
转身过来就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不识趣,却发现来的是赵守时,连忙收敛脾气,脸上挂着难看的笑容:“老赵,你这大忙人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
赵守时反手指着电梯方向,“我本来想去六楼《好声音》的。在电梯里就听见你发火的声音了,赶忙过来看看。”
無敵醫神 小妖
苏方有些吃惊,也有些着急,小声嘟囔着:“我艹,不会真这么大声吧?要是再把台领导给招来,那才是真的要死。”
“开个玩笑而已,我是正好遇见小刘,听她说的。”
说话间,赵守时已经走到苏方身边,指着眼前满头是汗的男子,问道:“这位谁啊?怎么有点眼生。”
苏方不带好脸色的瞪了这人一眼,然后给赵守时解释:“眼生就对了,他不是咱们台里的人。是姓黄那厮的经纪人。”
好家伙,连名字都不叫,直接称呼‘那厮’,由此可见苏方有多么的火大,也看得出来事情有多着急。
赵守时也不再客套,直奔主题:“给我说说现在是什么情况,今天的嘉宾是谁,节目录到什么环节了?还有没有补救的时间?”
一提这个,苏方就气得牙疼,正要吐槽,却醒悟过来,惊讶的看着赵守时,追问道:“你不会是想自己顶上去吧?兄弟,你的好意哥哥心灵了,但这事、、”
不等苏方说完,赵守时直接打断:“你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我、、”苏方犹豫片刻,叹声道:“不瞒你,这个真没有。只不过、、”
苏方开始犹豫,他不是没有更好的选择,他是根本没有其他任何选择。
按理说,赵守时愿意挺身而出是件好事。但这种节目录制的救场可不是儿戏,不是随便来个人就可以的。
确实,赵守时的名气比黄方更大。但有的时候名气大不一定合适。
如果是一场晚会,随便来个唱歌的几能应付过去,但今天的采访节目的嘉宾是固定的。这位嘉宾就像是一道命题作文,要唱的这首歌必须要为嘉宾服务。
就像原本计划里演唱的那首歌,是节目组根据今天嘉宾条件精挑细选的,提前一周交给黄方,就为了今天舞台上这三五分钟能够呈现出最佳效果。
【台下十年功,台上一分钟】,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可赵守时呢,他才到现场一分钟,别说登台献唱了,他连歌名叫啥都不知道。
这要是上台,就不是故事,是事故了。
赵守时看得出苏方的犹豫,一拍他的肩膀:“先别把愁写在脸上。先把情况说出来,要是我帮不上忙,你再愁也来得及。”
苏方苦笑,“好吧,我先说说看。”
想了想,苏方慢悠悠的说道,像是边思索边阐述:“今天的嘉宾很普通,就是一名人民教师,不同的是她要做的事情,她想要筹建一所女子高中,在芸南最偏远的山区里。
她的名字叫章桂梅,农民家庭出身,年幼丧母,十几岁跟随姐姐从家乡黑龙江来到芸南,支援边疆建设,从那以后,她便没有离开芸南,这一留就是三十年。
毕业后的她选择成为一名教师,在这片土地上教书育人。1997年,被当地县教育局授予‘地德标兵’称号。
1998年,丽江政##府授予她‘人民优秀教师’。。
1999年,芸南盛政##府授予她“全省先进工作者”。
2000年,国五圆授予她‘全国先进工作者’。
2001年,全国教育工会、教育篰授予她‘全国十佳师德标兵’。
大 漢
2002年,授予她‘全国十大女杰’;2003年,‘精神文明十佳人物’;2004年,‘五一劳动奖章’;
2005年,授予‘优秀党员’;2006年,授予‘兴滇人才奖’。
她是一名老师,却不仅仅只是一名老师;她还兼任当地儿童福利院的院长。
大山深处的情况跟我们城里不一样,甚至我们都想象不到他们的生活。很多人人均年收入不到一千块钱,连吃饱饭都困难,哪有余力让孩子去上学。
这其中尤其是女孩子,很多女婴被丢弃,就算养大的那些,也有很多到了十六岁的年纪,就被家里安排定亲、结婚。
就是在这样的前提条件下,章老师兼任的儿童福利院面对的是不断被送来的女婴。
而她教学的中学里,却是忽然消失的女学生。她们可能昨天还来上学,可今天就从班里消失。
章老师对那片大山不解,走访过学生的家庭,才知道这些学生要么被留在家里当劳力干农活,要是就是定亲、结婚。可定亲、结婚的这些女孩同样留在山里,同样当劳力干农活。
为了让孩子们读书,章老师把自己的工资拿出来,央求家长让孩子回归学校。
可她的工资就是杯水车薪,救得了一个,救得了两个,却救不了更多。
章老师知道如果不从根上改变,这将成为一个死循环;她更知道让对于这群大山里的女孩来说,她们唯一的出路就是【读书】。
从2006年开始,为了筹建一所全免费的女子高中,章老师开始利用寒暑假到昆#明街头募捐。
很多人都说:【你这个学校绝对、百分之百是办不起来的。】
章老师不信,她坚持。
比这样的断言更残酷的是现实:当她拿着一摞资料,像乞丐一样沿街‘乞讨’时,很多人骂她‘骗子’。甚至朝她啐一口唾沫。
有一次,她到一家企业筹集办学资金,话还没说完,老板就叫保安赶人,甚至放狗咬人。
章老师的裤脚被狗撕碎,腿上淌着血,路过的人指指点点。
却没人会想到,这个被狗追着落荒而逃的‘骗子’,是三尺讲台上的优秀教师,是先后得到县、市、省,乃至国家认可的优秀教师。
可就是这样的人,‘乞讨’了六年,才堪堪筹集到3W块钱。这钱不少,跟对于要筹建一所女子高中来说,真的只是杯水车薪。”
呼、、
苏方长吁一口气,即便她对章老师的经历有过多次了解,但依旧不影响他再次被动容。
稍停片刻的他几乎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们一致觉得:章桂梅老师这样的人,比那些演员、明星、歌手,乃至企业家们更应该被曝光,更应该被全国人民所知晓。她才是这个时代最应该被追捧的‘偶像’。”
赵守时当然被章桂梅的经历所震动,甚至眼睛都有些许的酸涩。
家里父亲同样是教师,这让赵守时如何不感同身受。长吁一口气,让自己放松,赵守时问道:“章老师这次来参加咱们节目,是想要想社会各界寻求帮助吗?”
苏方语气郑重的说道:“是的。尤其是前些日子,章老师被查出乳腺癌。筹建女子高中是章老师毕生的梦想,她想在自己生前,能够见到学生们入学。”
赵守时侧身看向总控台上的显示器,在演播厅最中间的位置上,坐着主持人祝丹以及今天的嘉宾章桂梅。
章桂梅的身影有些佝偻,身上的衣服洗得很干净,却能够看出来这件衣服有些年头了。
赵守时开口道:“我什么时候上台?”
“其实早就该上场,只不过黄空那厮一直没来,我就压着祝丹,不让她提这茬。”解释一句的苏方拿起时间表,快速翻阅着,然后道:“再过七分钟,有一个适合的机会。不过你真的要上台吗?这可不是儿戏。实在不行,我们可以把这个环节取消。”
我愛你不管黃泉碧落 瑩夏
赵守时语气郑重的说道,“我办事,你放心。”
“行吧。”苏方也是没有其他办法,只能选择赌一次。他对着小刘一招手:“你过来,给赵老师整理下妆容。”
赵守时直接摆手:“我现在就这样登场就行。”
赵守时不是自恋,他是真的不用捯饬。昨天的曾晨可是千叮咛万嘱咐的,说让他来的同时,一定要打扮的人模狗样。
对于赵守时来说,所谓的打扮的人模狗样就是洗洗头,穿件干净一副就行。
但裴幼清不这么想,整整一个半小时,才让赵守时出门。一个坐的屁#股疼,一个弯的腰疼。
苏方仔细端详了几眼,觉得确实还不错,再加上时间紧迫,也就作罢。拿起采访条纲,指着节目组准备的歌曲,说道:“这是一会你上台要唱的歌曲,是蒋老师在春晚上演唱的、、”
赵守时看都没看,直接摇头:“七分钟的时间,根本来不及。”
“我知道来不及,但你先熟悉下旋律,到时候我把歌词给你打在提词器上,旋律用耳返给你放。”
赵守时没回应,打开手机的曲库,指着一首歌,“把这首歌拷贝出来,一会你给我放这个旋律。”
苏方下意识的接过手机,看着这首名为【心火】的歌曲,问道:“这是?”
“我的原创。”
“我能听听吗?”
“当然。”
苏方脸色严峻的点开播放键,听了大约十几秒钟,眼神露出惊喜的看着赵守时:“就这首歌,就要这首歌。你能唱吧”
等你到2048 雲水謠
赵守时白眼一翻,“大哥,我自己写的歌?你说我会不会唱?”
苏方脸上没有丝毫的尴尬,甚至还笑,大笑,肆意的笑。
把手机交给副手,嘱咐一番后,他拿起话筒,说道:“小祝,小祝。计划有变,赵守时赵老师赶来救场,按原计划,六分钟后登台,你把控好节奏。”
~~~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赵守时来到距离录制现场只有一墙之隔的通道外等候。
在这里可以清晰的将祝丹与章桂梅的交流收入耳中,大约过了五六分钟,赵守时的耳边传来祝丹的声音:“下面要登场的这位非常钦佩章老师的品德。甚至是主动请缨,让我们有请神秘嘉宾,他就是、、赵守时。”
吱嘎,吱嘎声响起,赵守时面前的大门慢慢打开,直接将台上的章桂梅、祝丹以及近百位观众收入眼中。
超級程序 良炎140323122437734
在掌声中,赵守时挥着手登上舞台。
在熟悉的旋律声中,一句句歌词从赵守时的嘴中迸出:
【没深夜痛哭过,又怎么会有资格,谈论命运生活】;
【宁可壮烈的闪烁,不要平淡的沉默】;
【别问这是为何,因为我曾和恶魔,斗过几回合】;
【因为曾去日无多,才懂我想成为的我】;
【我的心,就是火,燃烧在每一首我唱的歌,听到的人为我证明了、、】
前夫霸愛:棄妻別想跑
【这世界,我来过】。
——【心火】,由崔迪和文雅为姚贝娜量身定制,收录在姚贝娜的ep《1/2的我》。
曾获Music Radio华夏TOP排行榜颁奖典礼【内地年度最佳金曲奖】。
歌曲的旋律灵动而精妙,以弦乐铺底的旋律荡气回肠,节奏张弛有度音色绝妙。
歌词里蕴含着最真实、最坚韧的情感力量,尤其是赵守时用真实、从容的情绪,唱出这首歌里蕴含的个人色彩的故事,真实而动人。
适合姚贝娜,更适合今日的章桂梅。

rma34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從電臺主持走進娛樂圈 線上看-第二百六十九章 熟能生巧讀書-6bzhk

從電臺主持走進娛樂圈
小說推薦從電臺主持走進娛樂圈
对于宁淮答应自己的邀请,赵守时很欣慰。佯装想起一事的他猛地一拍额头:“坏了。”
宁淮有些兴奋的追问:“你要是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赵守时摇头:“后悔是不可能后悔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只不过这个想法还只是我的一个创意,想要剧本化必然需要太多的精力与时间。可我还要工作,又有学业在身。这时间不够用啊。”
赵守时想了想,又道:“这样吧,我拿出时间来给你写剧本,你也适当的照顾照顾。要是我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及时来学校上课,你心里有点数。”
宁淮觉得这话哪里有点不对,可又说不上来。皱眉问道:“等会,你这话,不对吧?”
不等赵守时回应,马丽率先开口:“哪有什么不对,我觉得挺合适的。人家赵守时多诚实可爱的小伙子啊,事事为你着想,你这人咋不知好歹。陆器,你说对不对。”
絕代女帝沈淺淺 雪花
说话间,马丽对陆器一挑眉,极尽暗示、、与威胁。
陆器能怎么办,他也很无奈啊,垮着个批脸的他含泪点头:“真香,哦不,真对。”
“桥豆麻袋、、、”
宁淮摇头,他终于察觉到哪里不对,看着赵守时的他试探性的问道:“我试着分析下你的话哈。你是说你要弄剧本,这将导致你来北电上课的时间直线减少。
上课减少可你不想让学业受到影响。这就需要我包庇你,包括帮你代打卡、签到。反正就是说你要是拿不到毕业证书,全赖我呗?”
“哎、、”赵守时一摆手,打断道:“作为好朋友,话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再者说,我也没说全都包给你,最多那么几次,洒洒水啦。”
誘妻入懷:不寵你寵誰
“几次而已?我信了你的邪。要是我真的答应你的要求,还不是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任你宰割?不行,这肯定不行,我可是有、、”宁淮否认的话还没说完,就觉得后背被人狠狠拍了一掌,初夏嘛,只穿一件短袖,那是一个火烧火燎的疼啊。
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疼的,反正宁淮龇牙咧嘴的看着刚才出手的马丽,不带好气的埋怨道:“你要干什么!”
马丽怒目一瞪,喝问道:“你还好意思问我?瞧瞧你干的这是人事嘛?人家小赵对咱俩掏心掏肺,你就这么回报人家的?让你帮这么一丢丢的小忙,你都推三阻四的,人家可是你果然是个白眼狼。”
上神來了 青銅穗
宁淮气抖冷,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成了白眼狼。
本想跟妻子讲讲道理,可看到她义愤填膺的表情,一时分辨不出她是真情实感,还是演技通鬼神。
想要找人说句公道话的他看向陆器,心道:吖的,这是个叛徒。
看向陈封,后者双手插兜吹着口哨就转过身去,明显不想参与。
再看向其他人,可前有陈封这刚打的样,其他同学连脑子都不用动,直接有样学样就行,气的宁淮更是牙根痒痒。
最终,宁淮只得再度看向‘叛徒’陆器,眼神微眯,话语带着三分威胁的他问道:“你好好说说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以我的人格保证,老师你肯定不是白眼狼。”
宁淮很欣慰,心道:陆器这孩子在小节上有点偏颇,但大是大非方面,还是很有分寸的。
赵守时仰望天空,吹着口哨的他发出怪声:chui~chui~chui~~
陆器一滞,他从赵守时的口哨声中隐约听出:‘还想不想当副导演了’。
副导演虽然不是那么紧要,但这是迈向导演的必经之路啊。
当然,自己现在也是副导演,但这个副导演完全是因为跟雷鸿的关系,并不是靠自己的实力。
反观现在赵守时亲口许诺的副导演,那就是王之诰命,是天子近臣。
想到这,陆器心中有了主意:“老师您肯定不是白眼狼。不过我师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他百忙之中前来求学,本就是对知识的向往。
可他宁愿放弃自己本就紧促的求学时间,也要圆老师您的导演梦以及师娘的演员们。
这是什么做派?这是不求回报,鞠躬尽瘁啊。我自愧不如也。要说我就不应该等我师哥主动开口,您于情于理都应该适当的照顾下。毕竟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最后,我要阐述下我的立场,我始终坚定的站在道理这一方。”
赵守时点点头,哦不,他猛点头,一副孺子可教的眼神看向陆器。大拇哥早已下意识的举起,一点不怕陆器骄傲。
宁淮嘴角抽搐,脸色难看,随手往外一指:“给爷爬。”
陆器站定作揖:“遵命。”
然后他又看向赵守时,手掌摊开往前一挥,“师兄,小弟先爬为敬。”
陆器可不是说说而已,他是真的人狠话也多,在地上虚滚一下。快速爬起的他头也不回的直接跑掉。
赵守时知道自己也到了离开的时间,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尘土,撂下一句‘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不用送了’,便转身离开。
宁淮抬手招呼:“哎,我还没跟你说成为导演的第二个必要条件呢。”
赵守时头也不会的直接挥手:“不听不听,和尚念经。”
宁淮还想再说什么,可他见赵守时真的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长叹一声,只得作罢。
马丽好奇的问道:“他不想听,那你就说给我听。省的憋在心里憋出个好歹来。”
宁淮看了眼即将改名成为马丽的这个女人,又叹一口气。
马丽眉头紧蹙,冷哼一声。宁淮一摊手,无奈道,“呐,这就是我想说的。”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马丽疑问道:“咱们做人能不能少点套路,多点真诚?”
宁淮意兴阑珊的回道:“一名优秀的导演除了剧本足够扎实的基础知识外,还要兼具菩萨心肠与雷霆手段。
要是镇不住场面,那就等着被婆婆妈妈的琐事累死吧。这也正是我非常欠缺的一点。用你们東北的话来说:我的性格太面。”
马丽有心安慰丈夫,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还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节哀。”
宁淮白眼一翻,恨不得一眼皮夹死她。
马丽却不为所动,掰着手指的她认真的解释:“我可没说错啊。你说你当年瞎了眼的非我不娶,可我偏又是个母老虎,你说说你落我手里可不得节哀嘛。”
“我倒不这么以为,我觉得现在这样的日子挺好的,咱俩的性格忒互补。要不然你别当演员,我也不去当导演?”
马丽想都不想的直接回绝:“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这样,我不管你当不当导演,你也别管我当不当演员,如何。”
宁淮嘴一撇,小声嘟囔一句:“说的好像我管,你就能听我的似的。”
马丽嘴角翘起,眼角余光瞥见越走越远的赵守时,如梦惊醒一般的她连忙追问:“你觉得赵守时怎么样?”
“什么意思?”
“性格啊?他具不具备你说的那些个成为导演的潜质?”
宁淮想了想,赵守时脾气猛,diss庞晗不说,还敢直接威胁要曝光北电,逼得北电校领导都不得不出面安抚。
但他又圆滑,瞎话张口就来。还世故,可以轻松的融入到原本陌生的团队当中,甚至隐隐成为领导者。
就像现在,他明明第一次来北电,却已然让马丽、陆器等人全都站在他的一侧。甚至连眼高于顶的朱琦都对他忌惮。
至于体魄方面真的只是个玩笑,但导演真的需要强壮的体魄才能承担起那重若群山的压力。而赵守时刚才在操场上的表现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最最关键的是他有资源,甚至他自己就是资源。只要他想,就可以轻松的获得执导的机会。
当然,他也不是没有缺点、、
循霸三國
宁淮想了想,开口道:“从表面条件看来,赵守时的性格确实有点意思。但他也不是没有缺点,他在专业知识上的欠缺是其他优点无法弥补的。我想他也是明白这一点,才来北电进修研究生的。”
马丽打了个响指,得意的笑道:“他有的你没有,你有的他欠缺。如果让你们共同执导,算不算互补?再者说,你是老师,他是学生,要是事有可为,岂不是一段佳话?”
“这、、、”宁淮确实有些意动。
马丽相当了解宁淮,知道他这是拉不下脸答应。轻轻拍着他的手背,安抚道:“这事你别管了,有机会我跟幼清提一下。反正赵守时也需要拍摄一部毕业作品,现在岂不是一举两得。”
“好吧,先问问再说。”宁淮面有为难之色,但他内心是高兴的。
现在的他还不敢展望自己未来的前景如何,但他眼前其实是有个例子借鉴的——雷鸿。一个北电的应届毕业生与一个剧组老油条的组合,意外的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而且这一点,宁淮都完全没有想过。
在半年之前,你要是问宁淮,从雷鸿与陆器两人之中选择一个,觉得谁更取得成就。
宁淮绝对想都不想直接回答是陆器。即便雷鸿的基本功并不弱于陆器,甚至还有可能隐隐超出。
让宁淮作出这个判断的就是雷鸿与陆器在性格上的诧异。
但事实却是同班同学的雷鸿已经执导过一部网剧,而且口碑还不错。现在的他已经可以执导数千万投资的院线电影。
这一步,普通人至少需要五年乃至更长时间,可雷鸿只用了短短半年。
反观陆器,在学校时期就算是风云人物的他,现在只不过担了个副导演的职务。这还是因为与雷鸿的同学之谊,加上清雨传媒愿意给机会培养新锐力量。
就像段子里说的,应届毕业生去面试,对方要求应届毕业生要有工作经验。可应届毕业生需要工作机会才能获得工作经验。
这是段子,又怎知不是现实。
雷鸿与陆器都是有实力的,但运气,不,归咎于运气并不恰当。
只能说这世上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宁淮不敢自诩千里马,但跑个八百里或者五百里的就不是好马了?
不能吧。不管是跑多远,起码比以前只能拴在马厩里,连上赛道的机会都没有要强得多。
这一刻,宁淮的内心有些火热。
马丽不是演员,却胜似演员,看到丈夫眼中有火焰燃起的她同样为他高兴。
搀着宁淮的臂弯,把头倚靠在他的肩膀上,轻声说道:“过几天我可能要去一趟洛#阳,守时给我在《心花怒放》里寻的那个角色的戏份就在洛#阳拍。”
都市奇聞廣記 豐言
宁淮想都没想直接答应:“去,我支持你。”
“还有,守时还给我在老章的新电影里寻了个角色,虽然戏份不多,但一来一回,也得要个十天八天的。”
宁淮跟章勋的关系匪浅,自然知道妻子说的老章就是章勋。
自然无不应允,直接点头答应:“我说过了,只要你想做的,我全力支持。”
马丽想了想,又道:“还有一件事得跟你商量下,幼清说今年的春晚总导演不出意外还是去年的总导演哈莉。
她说要是条件允许,希望我跟《心花怒放》的男主角郝建、耿浩排练一个小品,参加春晚的预选。如果顺利,我可能得备战春晚,家里的事情还得你多费心。”
原本的‘答应’就在嘴边,宁淮却如何也说不出口。
他即便信任妻子,但心中终究是有些担忧的。就像自己宝贝,不说被人偷去,就是磕碰下,都心疼的不得了。
马丽从宁淮的脸上看到了为难与犹豫,忍俊不禁的她笑道:“其实这事也不是没有办法。”
宁淮一喜,急忙问道:“什么办法?”
“就是我们这个小品吧,还缺个导演。就是不知道我们宁副教授愿不愿意屈尊指点指点我们。”
宁淮本想直接答应的,但看到妻子面上的揶揄,瞬间了然她早有打算,只是逗自己。
如此发现的宁淮眉头紧蹙,满脸都是为难:“我很忙的,根本没有时间指点你们。不过,既然你都开口求我,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吧。”
马丽掐了宁淮一下,气道:“得了便宜还卖乖。”
想起一事的她补充道:“对了,那个耿浩、郝建也会主演守时交给你的那个剧本。这次算是给咱们磨合的机会。”
“那感情好。”宁淮点头答应,然后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好歹给我个痛快,一股脑说出来得了。”
马丽犹豫,欲言又止,止又语言,想了想,还是没开口。
却把宁淮给急坏了,还当她藏着什么大事呢。急忙追问:“怎么回事,还有事不能跟我说啊?”
“不是不能说,是不好意思。”
“什么情况?”
马丽起身,附在宁淮的耳边轻声道:“你妈不是一直催咱要孩子嘛。我觉得等我演完这部电影,时机就差不多成熟了。”
宁淮猛地抓着马丽的双手,惊喜道:“你的意思是、、、”
马丽没说话,却微微一点头。
宁淮仰天长啸,浑然不顾四周诧异的眼神,他直接把马丽扛在肩头,就往教师公寓跑去。
不用问,肯定是排练去了。
毕竟,熟能生巧嘛。

sy995優秀玄幻小說 從電臺主持走進娛樂圈-第二百五十三章‘驚’、‘喜’交加分享-gakt9

從電臺主持走進娛樂圈
小說推薦從電臺主持走進娛樂圈
如果裴幼清饰演马冬梅,如果夏洛依旧按照剧本选择秋雅而对马冬梅视若无睹,那他不是瞎了眼就是被猪油蒙了心。
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找一个颜值远超裴幼清的演员饰演秋雅。
但想想就不可能,赵守时没有盲目自信到裴幼清就是天底下最漂亮的,也相信这世界有不少人在颜值方面是不弱于她的。
但,想要找出一个颜值远超乃至碾压她的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赵守时对自己的审美还是有一点点自信的。当初他为啥下手那么快,还不是怕夜长梦多。
裴幼清看赵守时在这傻楞,推了他一下,“你想什么呢,我问你话呢。有没有适合我的角色啊。”
啊了一声,恍然大悟的赵守时直接摇头:“没有,女主不能太漂亮,而且还得扮丑。你这天生丽质难自弃,完全不符合人物设定。女二号就是个花瓶。而且后期还会出轨,我不想让你演。”
裴幼清又一次很失望,嘴巴翘翘的她摇晃着赵守时的手:“我猜,你这次又要我客串个角色,当次绿叶吧?”
赵守时想了想,直接摇头:“这次不用,没你的角色。”
哈?!
不需要?
裴幼清气结,她确实想要女主角,她确实不想再当陪衬别人的绿叶。
但做这个决定的主体必须是她。可现在的赵守时却直言不需要她当绿叶,就、、有一种被始乱终弃的感jio。
代入感太强的裴幼清快要气死了,直接把赵守时手给甩出去,戳戳他的胸口,道:“怎么回事啊,小老弟。女一、女二也就算了。你连女三、女四都不给。是我提不动刀了,还是你飘了?”
赵守时才不受威胁,平静的解释一句:“女三是变性人。女四是男主角他妈。年龄不大,也就五十来岁。你要演?”
裴幼清后怕的退后一步,连连摆手:“才不要,八嘎呀路。”
赵守时一耸肩,“那女五,女六?”
裴幼清冷视赵守时,咬牙切齿道:“得了吧,啥女五、女六,说句不好听的,那就是个大龙套。不过、、、”
裴幼清眼神微眯,一把攥住赵守时的领口,质问道:“大叔,你有点不对劲啊。最近拿出来的本子里面就没有几个正面形象。你是对女性有偏见?还是对我有意见,在这指桑骂槐呢?”
赵守时想都不想直接开口:“你别胡说啊,我现在想的这个剧本里面的女主是个大大的好人,为了喜欢的男人付出很多的。只是人物设定不能太漂亮而已。《心花怒放》里面除了女一号,其他哪个不是好人?
还有《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里面的几个女性角色全都是正面的。要是因为你编排我让女拳们打我。晚上我就打你pip。”
裴幼清羞红了脸,快速转头确认身旁没人的她这才松一口气。
想起赵守时的话,她又问道:“连我也算吗?”
大明英烈傳 獨孤紅
这个‘我’说的是裴幼清在《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里饰演的角色。如果按戏份算,她应该算是女四号,唯一让她聊以慰藉的是她与赵守时又组一次CP。
虽然这次是个悲剧。
“母鸡啊。”赵守时直接摇头,他摆明了不想回答。
“你!!!”裴幼清拳头紧握,气到不想说话。让她如此生气的是她出演了这个角色,却不知道这个角色最后的发展。
电影版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由章谋的技艺传媒主导,赵述良导演。已经确定将赶在国庆档期上映。
剧情由三个故事组成。第一故事是碎嘴子胡言与苏珂。
第二个故事是猪头与燕子。
第三个故事的一半是管春与毛毛。
先婚後愛:我的霸道老公
另外一半就是陈末与苏樱。
赵守时将饰演以他为原型刻画的陈末,算是个男四号,那裴幼清饰演的就是苏樱了。
苏樱是苏珂的表妹。她因为去找表姐玩因此与陈末相识、相恋。
舊愛心歡,心有千千劫
异地状态的两人只能偶尔见面,却也约好了毕业就去一座城市打拼。
可在一次体检中,苏樱发现自己患病将死。没有什么狗血玛丽苏,反正异地恋有太多的理由分手。
从那以后,她就直接淡出陈末的生活。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那样。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苏樱真的再没有出现过。
裴幼清不相信自己饰演的角色就这么领盒饭,自然质问策划这一切的幕后黑手赵守时。
赵守时神神秘秘的不肯多说,只说等第二部筹备的时候就知道了。
裴幼清明里暗里问过多次,都没有得到明确答案。这一次自然懒得再多费口舌。
抻了个懒腰的她摸摸小腹,“有点饿了,要不我们去找小瑾吧。羊蝎子煮时间长了不好吃。”
赵守时指指前方,“陈封不还在打球嘛。要不要叫着他、、、”
话没说完的赵守时环顾四周,奇怪道:“咦,陈封呢?”
“早走了,我估计是楚小瑾给他打电话了吧。”
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學習讀本
点头表示明白的赵守时刚要开口,蓦然发现有一群人正往这里走来。
北电不大,但师生加起来也有数千,有人成团结对本不是什么稀罕事。
但赵守时却觉得这群人好像是冲自己来的。证据没有,就是一种直觉。
科技主宰 駕霧
赵守时很淡,他来之前就做过心理准备。毕竟北电最靓的金花都被自己搞定,绝了多少人的梦想。
更别说今天这一行,几乎等于炫耀,要是北电的人对他这个侵略者表示欢迎,那才是真见鬼。
裴幼清顺着赵守时的视线望去,暗道不好。连忙拉着赵守时的胳膊,催促道:“快走。”
不想做逃兵的赵守时站立不动,还把裴幼清拉回来的他风轻云淡的说道:“我既然敢来北电,就没带怕的。不就是你的追求者嘛。现在我要是跑了,以后咱俩都不得清净。今天他们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一双我打一双。”
赵守时语气豪迈,裴幼清却丝毫不觉得感动,只剩着急的她急声道:“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朱琦快要恨死你了,他们人多,我怕他一时激愤,作出过分的事情来。”
“猪骑?”思索片刻的赵守时看向来人,确实觉得为首那人有些眼熟的他恍然大悟:“哦,朱琦,是他啊。不过,他不是进局子里了吗?啥时候出来的。”
“我也不知道啊。”裴幼清一拍大腿,满是懊恼。她是真没听说朱琦出来了。要不然不说带两个保镖来,找几个相熟的同学陪伴也好啊。
朱琦,那可是老朋友啊。这货原是北电导演系的知名人物。是裴幼清狂热的追求者。
去年的北电迎新会上,他准备对裴幼清表白,斥巨资买了一首原创情歌,还找了两个有点名气的音乐人帮忙。
可因为他的朋友把偶然拍下的一张赵守时尝裴幼清口红的照片发给他。
朱琦直接盛怒,当场就把邪火发泄在一旁一个为了获得个小角色而对他摇尾乞怜的女人身上。
不仅如此,朱琦与他邀请的两位音乐人,加上与他狼狈为奸准备坑赵守时的李臣,四人与这位女性伦六发升星官洗。
这个女人悲中盛怒,她是《你的月亮我的心》的听众,彷徨的她打热线电话询问应该怎么做才好。
那时,《你的月亮我的心》的主持人已经换成了郝建。郝建不好贱,满身都是正气的他劝女性保靖,让混蛋们能够得到严惩。
然后以朱琦四人为首的犯罪团伙被剿灭。
说句大实话,赵守时完全没有参与过绊倒朱琦这件事情。甚至事情发生时他完全不知晓。
但没用啊。
朱琦进去跟《你的月亮我的心》有很大的关系。再者说,赵守时曾主持《你的月亮我的心》的事情根本不是秘密。
就这样的背景情况下,赵守时觉得除非朱琦是猪,否则这货必然怀疑。
看朱琦现在过来这架势,这哥们很有可能把他的悲惨遭遇归咎于赵守时策划的阴谋。
更黑暗一点,朱琦都有可能怀疑那个保靖的女的很有可能是赵守时安排的后手。
要不然,不可能解释为什么这么巧。
你说,能不恨?
恨得牙根痒痒,咬碎牙齿啊。
相比于裴幼清的慌张,赵守时却平静不少,现在是光天化日,北电内校园内哪里都是人。
前方的球场上打球的众人早已停下,翘首以盼的关注着这里。路见不平不至于,估计是看热闹的事多。
但人多,就是势。
就算朱琦有心作恶,也得顾忌下这一点,除非他是真的可以不管不顾的疯子。
更别说,赵守时自诩现在的社会地位与半年期前完全不同。他只要站在这里,就是对朱琦最大的震慑。
如果朱琦真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动手,除非他一次打死赵守时,否则他将付出无比惨痛的代价。
绝对是他,乃至他的家族无法承受的。除非他们愿意改行离开传媒行业。
这不是赵守时骄傲自大,他只是清晰的知道自己身上缠绕着太多太多利益攸关的势力。
它们需要从赵守时身上汲取养分,但也会成为他的盔甲保护他。
如果敌人太强大,他们可能会退缩。若是敌人弱小,他们甚至敢于争先恐后的上前将敌人撕碎。
只为获得更多的养分。
这就是赵守时有底气站在这里等着朱琦上前来的原因。
当然,教员也说过:【从战略上藐视敌人,从战术上重视敌人】。
赵守时面对以朱琦为首的这十几人,虽说不惧,却也防备这货耍些阴险手段。
推开裴幼清的他开口道:“这样,我拖着他们,你给苏宁打电话,让她带几个人过来。你去门口等着她,别让她被安保拦住。”
“嗯。”
裴幼清一点头,转身就跑。跑了没几步她回过味来——赵守时这是故意支开她。
眼眶一红的她再度折返,揽着赵守时的胳膊:“我不走,就陪你。”
總裁,放了我
赵守时直接脸黑,唬她一句:“别闹,一会要真打起来,我顾不上你。你离开,也方便我施展。”
“用不着你保护,我也能打。你知道的,我为了拍《铁拳》特意去练过的。”裴幼清扬起拳头,一副我很厉害的样子。
赵守时还想说什么,却还是没有说出口,揉揉裴幼清的头,算是默许。
如愿留下的裴幼清当然没忘记自己的任务,掏出电话就开始拨打。
她可不仅仅是北电的学生,更是清雨传媒的老板,目前热度最高的新锐女星。
连导师都对她高看一眼,更遑论其他同龄人。不管是打算从她这里得到一星半点的机会,还是纯粹的想要结个善缘,校园内必然有很多人唯她马首是瞻。
苏宁是远水,而北电的同学们则是近邻。
赵守时也没闲着,环顾四周寻找趁手的工具。
步行道上有小半块地砖凸起,赵守时用钥匙一别,就拿在手里。
颠一颠,虽然跟手机大小差不多,但比手机可牛X多了。
解围不解围的另说,起码这玩意的威慑力在这里呢。
你看,朱琦等人在五六米开外站住,就很说明问题。
赵守时身子一歪,都不拿正眼看这群人。啧啧啧三声,他先声制人:“吆喝,这不是朱家朱公子嘛。好久不见啊,最近在哪发财呢。”
一提这个,朱琦心里的火就蹭蹭的往上长。
就像赵守时裴幼清没想到今天能遇到朱琦。朱琦也没想过能遇到这两个把自己送进拘留所的罪魁祸首。
很突然,很巧合,让朱琦又‘惊’、又‘喜’。
今天是朱琦自打去年出事以来第一次出门,选的第一站就是北电。结果冤家路窄。
从去年的国庆被抓,到现在的六月底,整整九个月的时间。
其中,朱琦在拘留所待了六个月,另外三个月则是被家里禁足。毕竟他能这么快出来,其中就有一些不可告人的操作。
这九个月的时间里,尤其是拘留所的半年,他的生活有多悲惨,就有多期待今天。
朱琦甚至连做梦都能梦到如今天这般与赵守时对峙的局面,当然,全都是以他横扫的局面收场。
清醒时,他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只要见面,二话不说,上去就打赵守时一顿。
不过是个小破主持人而已,这结果,他承担的起。
这就是‘喜’。
但从拘留所出来以后,他蓦然发现,这短短的半年时间里,他已经被落下了太多。
甚至连原本自己能够依仗的家境都很有可能撼动不了那个已然枝繁叶茂的赵守时。
最让朱琦不敢置信的是他的老爸都曾严重警告过:【不准得罪赵守时】!
注意,是【不准得罪】,与【不能得罪】相比,前者的语气更硬。
完全不具备商议的余地。
朱琦明白,老爸的这番警告等于承认他对于可能得罪赵守时这件事,是恐惧的。
朱琦也明白,自己的词典里面很有可能要删除【招惹】、【报复】这几个词汇。
至少,家族不会支持自己。
朱琦当然不甘心这么罢休,他还是有些狐朋狗友的。这群人办事不一定成,但打听点消息没有比他们更灵通的。
各方信息汇聚,朱琦终于明白他面对的是什么样的赵守时。
这是今日份‘惊’。
别看他气势汹汹走过来,那只是愤怒驱赶。
随着步伐的接近,随着他能看到赵守时那明明势单但丝毫不惧的神色。
朱琦终于开始考量要以什么态度面的赵守时。
但他真没想好要以什么态度面对赵守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