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18d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自完美世界開始-1401 時間層面的生物展示-t493m

自完美世界開始
小說推薦自完美世界開始
是啊,如果天帝胜了,那么一切都将无比美好,他们能像无忧无虑的猪猡一样,安安稳稳的活下去,一生也不会遭遇此等让人绝望的灾祸。
但是,万一天帝败了……
“我们连绝望的机会都不会有,会在瞬间消失,既从来没有诞生过,谈何绝望。”
何恒仙王淡淡道,语气中的那一丝无力与颓然不加掩饰,更有种看淡一切的平淡。
楚煜脸色变换着,他想到了‘仙道一梦’,他以前的关注点一直都在‘过去’,而没在意‘现在’,仔细想想时光不停歇,所有的‘现在’迟早都会变成‘过去’。
既然天帝那个级数的战斗,时光与历史就仿佛梦幻泡影,那么等到一切成为历史,那也自然能改变。
狐貍王爺出逃妃
“改变过去的力量……”
穿越千年之不做王妃 茹初
整蠱少女惡魔男 北辰若殤
楚煜喃喃,狠人与不死天皇脸色也有明显变化,眼神中有一丝向往,显然一生中都有一些遗憾之事,虽然很可能是那些遗憾才成就了现在的他们,但如果有机会改变过去,谁不会想象一下?
靈藏
四位天皇级强者也都如此,只不过他们太弱了,在此没多少存在感,所以一直保持着倾听者的身份。
食物鏈頂端的男人 熊狼狗
听到楚煜的呢喃,何恒仙王想到了无数年前自己听到这一切时的震撼与猜测,他自嘲一笑,淡淡道:“岂止可以改变过去,更能称霸现在,以及……占有未来。”
说这句话的时候,何恒仙王情绪波动极为明显,让话语中都带上了仙王法则,哪怕只是微弱的一丝,也压得在场仙道以下的生灵大脑空白,意识一时间都凝固了,哪怕两位红尘仙都感觉念头变得迟钝,比平时慢了十数倍,这要是发生在战斗中是致命的。
“哪怕只剩执念,一位仙王……不,一位巨头也有滔天的恐怖威势。”
楚煜凝重,他也认真思考起让一位仙王巨头的情绪有些失控的话语,自语道:“过去、现在、未来……”
他对称霸现在和占有未来的认知不怎么清晰,不过改变过去有多恐怖是深刻认识到了,而且听何恒仙王的语气,这三个里面最恐怖的不是改变过去,反而是占有未来。
“仙王战激烈到一定程度后,会打破时光壁垒,打进另一片时空中,或过去、或未来,而精于时光之道的仙王,能主动引出时光长河,窥视过去或观察未来种种事物,甚至有言赤王曾干涉过时光长河。”
何恒仙王的语气恢复了平静,他道:“而对于准仙帝而言,主动进入时光长河已经并非难事,已经不单单是空间层面上的生命体了,同样是时间层面的生命体,多数仙王也只能算是初步接触到时间层面,不算完整的时间层生命体,至于再往上的至高仙帝……”
他话语到了这里微微顿了下,似乎有些迟疑,也似在忌惮,斟酌了半晌过后,他说道:“天帝那个级数的强者,虚空无法承其形体,时光无法束缚其痕,超脱了时光,已经不再是时间层面的生命体,而是时光之外的生物。”
他直接略过了诸天至高级数,楚煜等人也听出来了,虽然非常好奇,但想了想却没有资格问。
有些事情,知道太多了真不一定是一件好事,就比如听到了之前那番万物皆虚的言论,在场的诸位强者有几个敢说自己的内心没有一丁点的动摇?毕竟所有的努力,所有的爱恨情仇,到最后都有可能是一场泡影,有谁能镇定自若?
可能是认为九天十地的三位仙道人物都有希望成为仙王吧,何恒仙王最后提了一句道:“仙帝不止能穿越时光,更能进行时间层面的‘画地为牢’,以仙帝场域拘束出一截永恒时空,开启无尽轮回。”
何恒仙王说完不再多言,仙域这边关于仙帝的认知也仅仅限于这些,毕竟那个级数对于他们来说真的太遥远了,有人说这些信息都是荒天帝征战上苍之上前留下的。
众人久久无言,他们对于这些反倒是没有了多少实感,这就像刚刚踏上修行之路的时候,听到大帝能一根发丝斩下日月星辰,虽然知道非常厉害,但也是一头雾水,就连完整、精确的想象那等画面都近乎不可能。
楚煜想了半晌,合着何恒仙王的意思是在说他们回去洗干净脖子等着安澜宰就行了呗?至于最后到底有没有死,就看天帝了。
鉆石女人極品男 原香-
这让楚煜无言以对了,他又想到为什么仙域诸王明明知道这些事情,却仍然没有放弃,依然在与敌人生死相搏。
是啊,任何一位强者,个人意志都是极强的,否则怎么渡过无数劫,别说永恒的仙王,哪怕是一位至尊,都不太可能轻易动摇了自己的道心,既然有手有脚,没有绝望的彻底,那有谁会把希望寄托在不知何处的天帝那里。
而且哪怕天帝胜利了,见到他们这些心无斗志的强者放弃抵抗而亡,真的会让他们重新活过来吗?
楚煜心中思量,他知道天帝既然超脱了时光,那么必然不可能被俗世的道德观念束缚,哪怕真的极仁善,心里面也必然会有衡量善恶的尺子,不然面对仙域当前的困境,只要天帝复活仙域和九天十地曾经陨落的所有仙王,那仙域的敌人真的能横推了仙域吗?
对方的无上在忌惮那位吃人的易帝,都不敢亲身踏足仙域,不知道隐藏在哪座世界里,只凭仙王级数的敌人……
輪回夢境 泡沫裏的魚
楚煜不清楚仙域和九天十地陨落的仙王到底有多少,但他估计自遥远的帝落时代至今,怎么也有数千了,哪怕仙王再难诞生,但这段岁月真的漫长到让人窒息,最古老的仙王都不一定知晓到底有多少纪元。
……
黑暗的虚空中。
豪門締造者
一方丈许的池子里是晶莹的仙液,色泽呈现鲜红色,有种沁人心脾的芬芳,如果不是这股清香气息,这方池子绝对会被人误认为是由鲜血灌注而成的。
池子的最底部沉睡着一位少女,浑身肌体莹莹如玉,前凸后翘,流淌光泽,不着片缕。
如果楚煜在此,必然能发现这位少女他真的很熟悉,因为当年他曾暗中引导少女崛起,最终成为了玄天星的守护者。
……
下一章稍晚…刚到家…

k0zri熱門連載小說 自完美世界開始笔趣-1392 不詳的徵兆分享-2xl4o

自完美世界開始
小說推薦自完美世界開始
岁月悠悠,万世沧桑下转眼就到了天帝历七十五万年。
与无数强者猜测的一样,天庭在这段岁月中屹立不倒,成为了天地秩序的一部分,甚至近些年以来有准帝隐约能察觉到,冥冥之中的天意都在垂青天庭,因为这些年来天庭内诞生了太多特殊血脉了,任何一种放在生命星辰都堪称无敌,哪怕在古星上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世人不知这是为何,只以为是天庭占据了顶端的资源,所以会有如此一幕,只有叶凡对此一清二楚,天庭执行了数十万年的天规天条终于有了显著的回报,哪怕不知道天地有灵他都能隐约感应到天地的善意,更别说他知道此事。
根据叶凡的推论,只要再维持千万年此时的法规,天庭将成为亘古长存的不朽的道统,与宇宙同在,除非造成大破坏,否则将永远成为天地的宠儿,届时天下诸般天骄人物,有七成诞生于天庭都不是不可能,在良性循环之下天庭的地位也将越来越稳固。
“千万年……”
染性,寵無下限
古代幸福生活 一個木頭
想到此身的一生也不到这个时间尺度的五分之一,叶凡就有些出神,到了他现在的这个地步能做的事情已经没多少了,在维持世上太平时也在等待消亡的那一日的到来。
比起数万年前,这具信仰之身也愈发的不稳定了,除了本身就不可能永恒长存之外,也有这些年里一位位前来挑战的新帝的缘故。
诚然,一般的大帝面对他的时候根本不够看,但奈何,当大帝的数量到了一定地步,在诸多大帝中总会诞生一个怪胎,战力之强冠绝大帝级数,能在这个无敌者的境界纵横。
復仇冷公主,要定
仙泪绿金天皇如此,混沌天帝王波也是如此,尤其是后者好像得到了一些奇遇,为此将出世的时间往后推演数十万年,在仙泪绿金天皇的大道压制消失的二万多年后出世了,一跃跨入了人道的巅峰,升华为一尊混沌大帝。
王波来天庭挑战时,叶凡猜到了他得到什么了,应该是十大神器之一的某一件,他在神话时代末年近距离感应到过轩辕剑的存在,所以不可能忘掉十大神器特有的那种气息,只不过王波手里的那一件神器应该不擅长攻伐,不然当初也不会败走。
若時光安好,誰代替我勇敢 安涼
这一天,金乌大帝、羽化大帝、仙泪绿金天皇、混沌天帝王波正聚集在了一地,正在阐述各自对大道的理解。
这是四位超级强者每隔万年就会有一次的聚会,为的就是触类旁通下突破关隘,在这苦难的人间界逆世而行,根据金乌大帝所言,在仙域修行起来要比在九天十地快上许多,除了充沛的资源之外,也是万般大道秩序、法则奥秘会更清晰的显化在天地间各处角落,能更轻松的窥见长生不死的秘密。
正在大道玄机遍布在天地间时,倏然一声惊雷,整个世界被一层狰狞血色笼罩,但几乎在同时那层血色消失,让人怀疑这一切是不是一场错觉。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不足一念,哪怕强如大圣都没能察觉什么异常,只以为是附近的星域有准帝正在渡大劫。
一切從相遇開始 3
但星空各地的准帝却都悚然了,个个心头悸动,眼神中有几许茫然。
……
金乌古星。
四位帝与皇沉默了,无人出声,都在面面相觑。
他们也不谈经论道,也不再准备等下的交手了,一直沉默很久很久,日落月升,漫天银辉洒落在这片大地上,漫天星斗在遥远的空间外闪烁着,他们即是因为对一切不知所措,也因为正在推演着此事。
压抑过后,王波道:
“一只大手缭绕无边血色,有无尽生灵在哀嚎,那等罪孽不可想象,简直像是屠灭了一个纪元的所有生灵般。”
他是无量天尊时期的生灵,存在岁月之漫长几乎比其余三位帝与皇加起来还多,所以也是第一个打破了沉默。
“那是未来一角的显化吗?”
仙泪绿金天皇一直在眺望着遥远星域外的某处,自从那一层猩红血色一闪即逝后他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了。
四位天皇级数的人物都隐约看到了那一只大手,不过因为异变出现的时间太短,所以只有正好面向那个方向的仙泪绿金天皇看到了大手的源头。
“十有八九就是天意示警。”
羽化大帝体绕羽化仙光,比起数万年前又有了显著的提升。
三位天皇级强者最后看向了金乌大帝这东道主,却看到向来气定神闲的金乌大帝眼中有一丝复杂的情绪。
既像不可置信,又像恐惧,也好似惊愕与迷茫。
“仙王?!”
金乌大帝喃喃。
此言一出,三位天皇级盖世人物心头皆是一跳,他们都听金乌大帝提起过仙王就是仙域的至强存在,地位等同于九天十地的皇道至尊,唯一的不同是仙域之广阔是九天十地的不知多少倍。
任何一位仙王,都是在无数至尊、诸多真仙中笑到最后的无上人物,据传很多时代都没有仙王诞生,哪怕仙域浩瀚到了人道无法揣测。
“未来的劫难,与一位仙王有关?”
化为血肉之躯的仙泪绿金天皇眼波微动,看着遥远星空中那颗名为安澜的古老生命星辰,据世人传,狠人大帝就是在那颗古星诞生的。
“既然是天意示警,那天机应该一片明朗才对,为何在推演之时却如窥视亿万载的古史,看不真切。”
羽化大帝轻捏手指,微皱的眉头表示心中忧虑。
仙王——这两个字能让任何知道其情况的强者沉重,他们还未证得的真仙位在其面前什么都算不上。
“有可能茫茫宇宙都无法奈何一位仙王,所以哪怕宇宙本能的感应到了危险,也只能以刚刚那种形式来进行最后的挣扎了,也许在一位仙王的面前,生养了我们的宇宙根本不值一提。”
金乌大帝眼神微凝,想要想出一些对策,但想起在仙域时听到的仙王伟力,心中却充满了无力与颓然。
才女愛上冰山男
那是永恒的存在,不可力敌,亘古不灭,哪怕神话中的神话,传说中的传说也不一定必然能成就永恒。

7n9g3精品都市言情 自完美世界開始-1388 交易-mzkvg

自完美世界開始
小說推薦自完美世界開始
辉煌宫阙内的诡异景象,让仙泪绿金天皇有些心颤,他还隐约感应到了一道道更为微弱,但本质却同样强大绝伦的气息在遥远之地激荡,他估计哪怕全力飞遁,都要很久很久才能抵达那一片战场。
在他眼里这座与‘巨大’没有多大关系的宫阙装下成千上万个的九天十地都绰绰有余了,不然以他的感知能力也不可能无法探查到边界。
接着,仙泪绿金天皇看到了一口环绕时间道则,缭绕无始无终道韵的古拙大钟横空出击,与一尊身穿九彩神衣的盖世人杰大战。
他观察了半晌后,猜测这应该是无始大帝与神蚕古皇。
哪怕心中战意炽盛,仙泪绿金天皇也不想干扰别人的战斗,所以他朝着另一个方向遁去。
途中,仙泪绿金天皇越来越心惊,他感应到了许多的强者,里面大多数他都叫不出名字,还有不少强者的道与法极为不同凡响,不是他所熟知的法。
在飞跃了不知多么遥远的距离后,仙泪绿金天皇眼神一凝,有一位不知名强者朝他出手。
“又是一位恒级果位的混元大能。”
这位强者气息古怪,说的话更让仙泪绿金天皇心中沉吟,听起来所谓恒级混元大能指的是他。
很快,这片天宇也被光芒覆盖了,至强的道与法在撞击,仙泪绿金天皇想要趁机窥见对方的大道,却发现这种陌生的大道好似被一股缥缈难寻的特殊气息覆盖,让人望不穿,看不透。
魔刀麗影
随着交手,他心中压力倍增,但战意不降反增节节攀升。
英雄聯盟之電競時代
蓮心花葬錄
这是一位极为强大的对手,如果他没能活出第二世的话,那么迟早会失败,但现在胜负难料。
也不知道对方用了什么秘术淬炼了躯体,血肉之躯并不比他的仙金之体弱。
数千招后,不知名的强者落败了,仙泪绿金天皇刚要追击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在以这个境界不可能达到的速度朝着某一地移动,在一眨眼间,这名强者就退到了仙泪绿金天皇的视野之外,到最后就连气息也感觉不到了。
不到半日,都不等仙泪绿金天皇恢复刚刚大战的消耗,就有一名披头散发的强者冲杀了过来,从对方身上的痕迹来看,很明显也是经过激战,只不过不知为何选择在伤势恢复前再次出手。
……
很多年后。
羽化古星。
正在参悟赤血凰金的羽化大帝突然间睁开了眸子,眼中有丝诧异。
“他又重现了?”
仙泪绿金天皇当初消失后烙印在天地间的大道印记其实没有动摇,与金乌大帝消失时的情况截然不同,所以他猜测仙泪绿金天皇应该是去了混沌中寻找先天的宝物,不过,后来某些事情证明了这个猜想并不准确。
羽化大帝一边吞吐从金乌大帝那里交易到的不死物质,一边猜测仙泪绿金天皇这些年去了哪里。
至于他怎么知道金乌大帝有不死物质的,还是对方主动告诉他的,在金乌大帝的口中,想要打进仙域,只凭借一人之力根本就不可能,必须集结许多位远超大帝的强者才有那么一丝希望。
而以金乌大帝的标准,仙泪绿金天皇就完全符合这个要求,可以说任何一位能凭借自己的实力活出新一世的强者,都被金乌大帝看好。
在金乌大帝的眼里面,这种天骄人物只要有足够时间,迟早都能超越至尊境界,成为半步真仙,至于是用多少年,那就看个人的才情。
長官大人,緣來是你
最終強者
所以在感应到仙泪绿金天皇的第一时间,金乌大帝就来到了仙泪绿金天皇面前。
“金乌大帝?”
仙泪绿金天皇蹙眉,他没出世就有意识,所以他也曾感应到过金乌大帝的气息,只不过第一世的他专注于修行,没有踏足星空各古地,不然也许能早很多知道金乌大帝的存在。
看着浑身伤痕累累,仙金之体都差点被打烂的仙泪绿金天皇,金乌大帝暗中吃惊的时候,淡道:“想要进仙域,只凭借一个人的……”
凭借那超卓的眼界,金乌大帝第二次进入了忽悠模式,不过他说的也没什么错,只是不知道九天十地还存在一条能安全抵达仙域的路,而那条路除了帝尊与古天庭的强者外,也只有妖皇踏足了。
听了金乌大帝的忽悠,仙泪绿金天皇眼神深邃,他道:“好。”
付出自身的修行感悟,就能换来大量不死物质,并且能携手在成仙路现世的那一日一同征战仙路,仙泪绿金天皇没有任何理由会拒绝。
尤其是在那座神秘宫阙内见到了那么多的强者,仙泪绿金天皇更不愿默默死去,坐化在岁月中了。
到了这个级数以后,交流起来真的不难,所以在仙泪绿金天皇答应下来后,金乌大帝就从自身体内分离出了一部分不死物质,同时也接过了仙泪绿金天皇扔来的一颗光团。
这里包含了仙泪绿金天皇对修行的理解与感悟,金乌大帝当然不可能拿来就用,毕竟他是他,仙泪绿金天皇是仙泪绿金天皇,两人的道根本不一样,强行容纳只会迷失自我,乱了自己的根基。
所以金乌大帝也只是借鉴居多,要吸纳这里面对于自身有益处的部分,这比直接感悟天地快多了。
不过这也说明了金乌大帝知道了仙泪绿金天皇的大道法则的相对薄弱处,但是,仙泪绿金天皇又岂会在意这些,只要不陨落,那么他还会变的更强,现在的薄弱处到了以后可不一定了。
“五十万年内,成仙路必出世。”
金乌大帝留下一句话就离开了,正是大约把握到了成仙路出世的时机,金乌大帝才会以不死物质为筹码,因为对于他拥有的不死物质来说,五十万年只是一段很短暂的时间。
看着他离去,仙泪绿金天皇则是直接吸收了那团不死物质,仿佛就连伤势愈合的速度都快了许多。
“就这么几个刹那,就流失了数千年的不死物质。”
仙泪绿金天皇心痛,哪怕听金乌大帝提起过,但亲眼看到不死物质在天地中快速消失他也难免痛心疾首。

49kr7超棒的都市言情 《自完美世界開始》-1382 葉凡、狠人展示-3t7p4

自完美世界開始
小說推薦自完美世界開始
“奶奶还没出生,现在还不是时候。”
叶倾仙眼绽神光,看到了诸多星域外。
在准仙王的眼中,人道修士真的不够看,哪怕后者再强也没有什么区别,更别提叶倾仙出身不凡,精通诸多帝经妙术。
哪怕当初她回到乱古纪元的时候并不强,虽然有帝经参悟也只能看个皮毛,也给她带来不小启发。
不然以她的血脉,也不至于两千多万年的岁月才走到了准仙王。
就从这一天以后,叶倾仙就在这颗较小的生命星辰上生活了下来,如同凡人一般在红尘俗世游走,实力越强的生物在她眼中也就越耀眼,反之亦然,所以比起监视年轻的爷爷,叶倾仙选择了等待奶奶晨溪这位先天道胎。
远在星空彼端的叶凡浑然不知有人已经在暗中盯上了他的身子,他在返回天庭后处理了一些要务,接着撕开虚空壁障,走入了虚空乱流。
紅樓之縱橫四海
被禁錮的少俠
这么漫长的岁月当中,叶凡也早就发现了斩仙台的存在,只不过当初限于情况特殊,所以一直没有踏上那里,不过他也知道狠人就在那。
自家人最清楚自家事,当初他留下这具信仰之身的时候都没成仙,这具信仰之身哪怕能存在很漫长一段岁月,也不可能永远的存在下去,只要还在人间界,那么总有一天会消散。
叶凡隐隐有一种预感,这具信仰身历经神话时代末年到天帝历三十万年这漫长岁月,最多最多也只能再坚持数十万年,这就是他的极限。
仙域的本体情况不明,叶凡必须将神源中的父母亲友托付给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魔門之異界至尊 雪影飄楓
他考虑过楚煜这位真仙,不过两人虽然在一个世界生活了上百万年之久,但是真正的交流没多少,所以叶凡便将希望放在了狠人的身上。
他在修行之初得到的那些大帝都要找寻好久的奇珍,以及后来的合道花,这无一不说明狠人大帝对他的确有一丝期待,希望他就是那个人的转世,身为一个心灵粉嫩嫩的好青年,在事关父母生死的这种事情上,叶凡也不得不黑心了。
“轮回……世上真的存在轮回吗?”
叶凡行走在虚空乱流中,喃喃着。
百万年以来一直以轮回转世之说蒙蔽楚煜,但叶凡打心底里就不怎么相信轮回,他认为只有此世才是真的,什么前世、来世都是虚幻的,将希望寄托在这方面的到头来也许也只有一场空。
走着走着,叶凡的眼前有些恍惚,他不慌,知道这是大道烙印下的景象在呈现。
让叶凡惊讶的是,和以往所见的大道烙印不同,这次他眼中的景象非常的朦胧,整个世界都仿佛被打上了一层马赛克,他只能模糊的看出这是一片山林中,神山矗立,古林成片。
“轮回到底是真是假?”
強寵108夜:總統,請節制 M茴
“都说世上存在轮回,可为何从无人见到有人轮回,轮回的也只有相似的事情。”
有一道模糊的身影正在低头自语。
哪怕声音传到叶凡的耳中都很模糊,好似大道的烙印都在漫长岁月之中枯朽了,哪怕无法听懂这是什么语言,但说话时的那种模糊思维波动,还是能让叶凡理解这种不知多么久远前的古语。
“比神话时代还遥远,比冥古时代更加不可追溯……”
“是乱古纪元?还是传说中的仙古?”
叶凡心中沉吟,他看到模糊身影仿佛陷入了沉思,一时间并没有再说出什么了。
“看来无论是哪个时期的修士,只要到了一定地步,都会思考轮回,是因为一生之中有什么遗憾想要挽回吗。”
看着模糊不清的天地,叶凡若有所思。
他现在没了遗憾,所以没有深究轮回,只要以后能让父母亲友们也进入仙域里,那么他们也都能长生了,而修行这一方面以他现在的能力,强行将父母提拔到准帝都不难,如果再找到两朵合道花的话……
“听说在仙古纪元时,世上还存在长生仙药,哪怕凡人服下都能一跃登临仙位。”
“如今九天十地衰败,但仙域应该还存在此等仙药,也不知道本体在仙域上百万年有没有得到两株仙药。”
想到上百万年前惊鸿一瞥的白龟驮仙,叶凡知道长生仙药不是凡人能觊觎的东西,哪怕这具信仰身当时的实力尚处在巅峰时期,一只手就能拍死一位大帝,心里也没什么把握。
实在是那位女仙腰间悬挂的那面令牌太超凡,一般真仙说不定都无法破开其防御,叶凡不知道是不是所有长生仙药上面都有类似宝物存在,但他相信只要本体在仙域顺利成长,那一切也不是大问题。
大明提刑官
正在此时,那道模糊朦胧的声音再次响起了。
最寵棄妻:高冷前夫手放開
邊婚邊愛:老公,正經點 小香芋
“如果世上没有轮回,那我就亲手塑造轮回,一切都将回到最完美的时代,逝去的故人也都能一一重现。”
这番话让叶凡动容,能被大道铭刻下烙印的无一不是盖世强者,而此等强者说出了塑造轮回之语,要么是不知道界外有界,要么是真的如此自信且坚定。
想到仙古、乱古时,仙域不像这个纪元这般缥缈难寻,叶凡不由倾向后者。
在遥远未知的岁月前,在时光都荒芜的时代,真有一位盖世人物如此立誓,只不过叶凡不知道这位盖世强者最后成没成功,不过此地是九天十地,大道烙印也是九天十地的过往,如果轮回真建立了,他这百万年以来应该也能看到一些轮回的生灵才是。
“失败了吗?”
在叶凡自语时,他眼前的模糊天地也在消散,不过几个呼吸罢了,入目所及又是黑暗的虚空乱流,能扯碎大圣的乱流汹涌,隆隆之声不绝于耳。
走了没多久,叶凡就看到了一座巨大无比的大陆在极速靠近此地,隔着这么远他都能看到遍布整座大陆的诸多至尊级阵法,上面的危险程度让他都极为凝重。
我是紅模 唐不歡
黑帝梟寵:惡魔千金歸來
叶凡并未贸然靠近,只是放开了自身的气息。
轰隆!
虚空乱流近乎凝固,大道法则的神光让黑暗的虚空之中绚烂多彩。
与之同时,叶凡也感应到了斩仙台上有一股气息传了出来,比他巅峰时还要强了不止一筹,已经有了一股长生不朽的气息,好似是一尊飞仙降临在了这红尘人世。
野外生存 脆弱的蘆葦
“她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
叶凡惊叹。
飞仙之光在这片虚空闪耀,让绚烂多彩的大道神光都暗淡了几分,叶凡看到斩仙台内走出了一道缥缈若仙的超然身影,气质独特让人见过就无法忘记了,真的和一尊真仙没区别了,至少在叶凡眼中,神话时代末年的楚煜不比此刻的狠人强太多。
……
今天好像不在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