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bd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641. 角色扮演?“秦老師!你是禽獸嗎!?”分享-8jwqe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
所以秦键能说什么呢?
而他还没来的及说什么,段冉就捕捉到了他的灼热目光。
一闪而过的狡黠,段冉扬起小脸倒看着秦键娇声道:“老师~你有在听我讲话吗?”
酥麻的声音将雄壮波兰舞曲营造的琴室氛围一瞬冲散。
片刻。
秦键理智的收回目光,“不像,我没有你这么大的学生。”
段冉一听这话,一瞬像是联想到了什么,有些怨声道:“秦老师,你给别的同学上课也会这样吗?也会贴着对方?”
“哈?”秦键一愣,显然没想到语境在这转移了,忙解释道:“说什么呢,我可是个正直的老师。”
“哼~”
段冉一哼,心中的醋劲一下上来了,身子一塌,嘴巴一撇,“不开心。”
“好啦好啦,我你还不了解吗?”秦键哈哈着伸了个懒腰,打岔道:“还练吗,不练咱们出去转转,镇子里有一家冷饮店很不错,走不走?”
段冉嘟囔着小嘴起身收拾起了谱子,嘴里忿忿地说道:“谁知道你在国内是不是真的那么老实,平时我也不在你的身边~”
前面的话秦键自动过滤了,不过后面的话他倒是听出了点东西。
心中一软,想想两个人一年见面的日子确实有些少。
从后面环住了段冉,秦键凑到对方的耳边轻声说道:“再坚持一下,等我明年到了维也纳,我们就又近了一点。”
感受着耳语,段冉心中也是一软,“你真的已经决定好了吗?”
秦键坚定的回答道:“嗯。”
背对着秦键,段冉悄悄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那说好了哦,我要吃两份冰淇淋,嘻嘻。”
“啊?”
这再次转折的气氛虽然让秦键摸不到头脑,不过他明显感觉得到,此刻怀中的人儿心情舒畅了许多。
“好,两份。”

卑尔根音乐节之后,段宏回到巴黎的当天,父女二人就谈过一些问题,当时段宏就告诉了段冉秦键要去维也纳的打算,还询问段冉有没有调整自身计划的想法。
当时段冉的回答是‘不论怎样,我都要选择提前毕业。’
她的想法很简单,她需要尽快自由,。
如果秦键留在国内,她就回国读研,如果秦键去维也纳,那她就备考维也纳,她有这个信心。
所以得到了秦键亲口的肯定答复,段冉觉得自己可以则时筹备下一步的小计划了。
收拾好了东西,两人说笑着离去。
“哎对了段冉,听说我昨晚吐了大爷一身?”
“并不只,你还吐了我一脚。”
“啊哈,抱歉抱歉,我是真的一点都不记得,最后我怎么回来的。”
“波特叔叔把你背到了床上。”
“这样吗…等一下!那我的裤子?”
醉紅顏之王妃傾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火爆醫妃:魔尊搶親先排隊
“哎你认真点,别闹,你笑的我有点害怕。”
“秦老师你怕什么?”
“快点说!”
“秦老师你别那么凶嘛,波特叔叔把你扔到床上就离开了。“
“那还差不多,嗯,哎?那,那之后呢?之后有没有发生别的什么?“
“什么什么,我没听懂。”
“就,就,就你帮我,帮我脱了衣服之后呢“
“哟,现在才想起来问?“
“你别吓我…“
“秦老师你胆子为什么这么小呢?“
傾盡纏綿
“别啊,段冉,你别逗我了。“
“我不想说,反正你得负责。”
“!”
“好啦,走快点啦,不然冰淇淋一会要化了。”
“那,那当时的画面是?”
“秦老师!!!你是个禽兽吗!?”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哎,对不起对不起.,我当时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对不起对不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好傻,想亲亲你。”
“呃——段冉你变了。”
“是不是越来越可爱了?”
秦键觉得自己真不是禽兽,但是段冉确实越来越可爱了,而且不仅越来越可爱了。


9月17日,距离肖邦大赛正赛报名时间还有12天时间的下午16:47分。
卑尔根市北部某小镇,在一家叫做‘Jordbr’的冰淇凌店里,小胖段在秦老师的陪伴下开开心心的吃了两杯冰淇凌。
据说当时小胖子吵还着要吃第三杯,但被秦老师果断拒绝了。
第一煞之妃禍天下
小胖子当时还有点不乐意了,不过接着秦老师说要带她去小镇别的地方继续搜刮好吃的。
这一吃一玩一转,时间就到了晚上。
回琴坊的路上,秦老师问小胖段开心了吗,小胖段说好撑啊,可是还想吃三文鱼怎么办?
对此秦老师只能呵呵了。
最后两人商议了一下,今天不去海边了。
“那直接回家?”
“回家回家!”
于是他们加快了步伐。
….
回到小窝,屋里的酒气已经彻底散去了。
段冉先钻进了卫生间。
秦键屋里转了一圈也没什么可收拾的,便拿出文献准备随便翻一会儿。
结果他刚坐下,手机响起。
拿起电话一看,是保罗的电话。
电话又响了一会儿,他接起。
“保罗先生。”

二十分钟后,段冉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卫生间出来,“谁的电话呀?”
秦键:“保罗,他想过几天来这里与我见一面,但我还没考虑好见不见。”
段冉点着头盘腿坐到了秦键身旁,“代表施坦威吗?”
“你怎么知道?”秦键意外。
段冉:“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嘛。”
秦键:“怎么说。”
段冉:“第一,施坦威从去年年底开始不就一直都想签你作旗下的艺术家吗?”
“第二,沃恩之前的乐评里不是又替波德莱尔给你递话了吗?”
“第三,肖赛就要进入正赛了,你马上要面临第二次选琴了。”
“所以保罗这个时间想来见你,无非就是想当面看看你的态度。”
片刻。
秦键看着段冉的目光闪烁了一下,“那么,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处理?”
段冉反问:“为什么不考虑一下呢?”
秦键:“我已经答应大爷给他的古钢琴作代言人了。”
段冉:“我知道,但是据我所知这两件事本质上并没有任何冲突。”
秦键:“你听谁说的?”
段冉:“前段时间我问过里格尔。”
秦键:“所以我为什么要成为施坦威的艺术家,你知道这次我要选什么钢琴参加比赛?”
段冉:“我当然关心你这次用什么琴参加比赛,但是我想施坦威此时已经不关心你这次用什么琴参加比赛了。”
都市至尊奶爸
秦键:“那我见不见保罗。”
段冉:“让他来吧,到时候我陪你。”
秦键顿了顿:“段冉,你这样让我有种怪怪的感觉。”
段冉展颜一笑,风情正浓,接着眼神一瞬变的水汪汪的,可爱道:“秦老师~你还是喜欢这样的吗?”

nmclc超棒的都市异能 我的鋼琴有詐 巴赫不愛練琴-638.“要抱抱。”放飛自我的代價-6ztsp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
两人进屋后,秦键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一楼的室内陈设。
接着二人直接来到了二楼卧室。
一进门,两双人字拖就在门口,一双黑色的,一双白色的。
白色的显然是新的。
“嘻嘻。“
段冉很自然的脱掉了脚上的小鞋子换上了白色的人字拖。
“东西晚上再收拾吧,先休息一会儿,等会你洗个澡解解乏,然后我们去吃饭。”
将行李放到了门边,秦键走到窗边推开了卧室的窗,他说话间段冉四下打量了一番,卧室的布景比她在视频中看到的感觉要温馨很多。
当然,也比她看到的要乱一点点,
陰緣詭愛:戀上靈異先生 金子就是鈔票、
心里盘算着一会儿要把屋子稍微收拾一下,她放下了手中的零食袋,将包挂在了墙上:“不休息啦,我先冲个凉。”
華山劍氣 小心劍氣
秦键忙转身:“这么着急,不歇会?”
段冉:“身上黏糊糊的。”
秦键耸肩:“去吧去啊,卫生间里什么都有。“
段冉说着:“等我哦。“
卫生间里果然什么都有,秦键没骗她。
打开卫生间的灯,小胖段看着属于自己那份崭新的洗漱用品,心里乐滋滋的。
走到镜子前,她对着镜子捏着下巴勾出了一个做作的魅惑微笑,接着自己把自己逗的大笑了起来。
“啥情况?!“
门外秦键的声音的传来。
“没事!我要冲澡啦!“

一分钟后,卫生间里响起了哗啦啦的淋浴声。
試愛成婚:甜心再結難逃
伴随着淋浴声,卧室里响起了钢琴。
秦键弹的正是他们在路上听的‘春’的钢琴伴奏声部。
尽管没有主奏小提琴,但音乐听起来也丝毫不单调。
明快的钢琴洋洋洒洒,最后随着卫间的门开而中断。
段冉裹着浴巾走出卧室,对着钢琴前的秦键露出了一抹可爱的笑容,接着便伸出双臂甜甜的说道:“要抱抱~“
秦键微微一愣,呃的一声从钢琴前‘站’起来。
他向段冉走去,期间心里做着各种思想斗争。
就在他主动要将段冉搂在怀里的时候,段冉先行一步抱住了他。
“好想你。”
感受着贴在胸前的温热小脸,秦键听着怀中的话,感受着怀中的柔软,接过心里一软,全身百分之九十九都软了。
就在有可能发生什么的下一秒,段冉一下钻出了秦键的怀抱,后退一步眨眼道:“你继续弹琴吧,我要开始收拾咯。”
秦键又是微微一愣,剧本是这样的吗?
随即眼角的神情柔化了几许,“想听什么?”
段冉想了想:“听莫扎特弹小狗圆舞曲?”
有想法,秦键觉得这个好像有点复杂。
不过他转身的样子还挺自信的。

用莫扎特的手法演奏肖邦最大的难度的就是如何处理肖邦的自由速度,要知道莫扎特的时代钢琴技术还没有发达到肖邦的时代。
秦键坐回钢琴前思考了起来,肖邦弹过莫扎特,但莫扎特肯定没有弹过肖邦。
如果将两个人放在同一时期,莫扎特拿到肖邦的作品应该会有何种反应?
他会打个索然无味的饱嗝?还是视作珍品一样来细细揣摩?
思索着这个,秦键顿时觉得段冉给他出了一个极其有趣的课题。
渐渐的抛开了技术层面上的东西,秦键揣摩起莫扎特的心理,没一会儿的功夫,他弹手按下了第一组颤音。
颤音的频率是符合古典主义时期钢琴家们的演奏特点,但是在力度上却轻柔的不像话。
一种奇异的音律感在卧室里出现。
正在换衣服的段冉在听到这样的颤音后,转头惊讶的看向钢琴前,这和她预想中的完全不一样。
她虽然没有听过莫扎特是如何演奏的,但她觉得按照时期划分,音乐的表现应该还是要严肃一些的。
可此刻秦键驾驭的旋律不仅没有丝毫严肃可言,在一些句子动机上还大胆的加入了自己的想法。
乍一听,音乐颠颠倒倒的,但细细一品,立马就能感觉到音乐中那个嬉皮笑脸的莫扎特形象似乎在玩耍着神迹般的天赋一样。
傲世炎神
一时间,看着钢琴前起起伏伏的身影,段冉觉得自己骄傲的不要不要的。
快速的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段冉开始收拾起卧室。
曼妙的旋律中,小屋一点一点的变的整洁起来。

二十分钟后,秦键已经连弹了5首肖邦作品,均是以他理解的莫扎特式演奏完成。
虽然还没有玩过瘾,不过已经快到了饭点时间。
起身他才发现卧室已经被首饰的干干净净,物品陈列也变的井井有条。
床边上,换好了蓝色牛仔裤加宽松白T的小胖子段已经吹干头发坐在床边啃起了薯片。
一声嬉笑的“鼓掌”夹杂在嘎嘣嘎嘣的咀嚼声中。
段冉腾不开手,便用两只白嫩的小脚相碰发出的‘砰砰’声代替了掌声。
秦键一步上前抢走了段冉的薯片,“马上就该开饭了。”
段冉点头,起身嘬了两口刚才捏薯片的手指:“出发~”
“…先去洗手。”
“唔。”
一阵水声,哗哗哗。
片刻。
二人离开了小屋。
天色暗下,最后一抹夕阳为院落染上了一层淡金色。
去往食堂的路上,段冉双手搀着秦键的胳膊,脚下蹦蹦哒哒的,像个无忧无虑跟随的小孩
“我要吃好多好吃的。”
“好。”


今晚的烧烤大餐显得极为热闹。
他准备了足够的食材,廖林君烤了一桌丰盛的烧烤,老酒保提供了当地最好的精酿啤酒。
开饭前,秦键为段冉正式的一一介绍了众人,包括老阿萨德和伊多,老哈林夫妇,霍克一家三口,食堂大婶儿艾莉娜还有一些年轻的琴坊工人
整个过程,段冉大方得体站在秦键身边。
重生修道士 中醫小道士
秦键每介绍一人,她便向对方友好的微笑点头。
最后秦键举杯,众人一起举杯。
“skal!”
清末1909 絕壁滑瀝瀝
这句干杯是秦键来到挪威第一天与老酒保在奥斯陆的夜店学会的。
众人:“skal!“
一杯酒下肚,愉快的饭局开始。

按照当地的礼仪,众人纷纷向今晚的主人敬酒表示谢意,秦键来者不拒,一口一杯,当真是豪气。
连续七杯下肚之后,他才觉得这酒度数不低。
不过秦键今天开心,身旁又有段冉的一只小手一直在桌子下轻握着他的手。
场合、气氛、佳人的相互作用下,索性他也就放开了。
七杯之后,大家纷纷的吃了一会,接着秦键再次举杯,他决定今天给大家好好上一课华国的酒文化。
“打关。”
秦键把打关的规则给老酒保说了一下,老酒保转述给众人,众人一听觉得这个好玩。
于是从秦键开始了第一轮打关。
“skal!jian。”

段冉作为今天的绝对女主角,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风头。
她整晚都在给秦键倒酒,剥生蚝,切牛肉。
当然,她也悄摸的一直在吃。
期间秦键还有些诧异于段冉今日的安静,他的印象里段冉与她一起吃饭的时候都是叽叽咋咋的。
随着老酒保的打关结束,中场休息。
大牌校草專屬丫頭
接着众人吃的吃,放水的去放水,一时间食堂嘈杂了起来。
几圈下来,秦键的脸色还不错。
放下酒杯,他转脸看向段冉:“怎么了今天,那么安静?”
醫婚到底:腹黑總裁的逃跑妻 薄情榮少
“没有啊,我吃了很多哦。”说着段冉双手一同握住了秦键的手,接着两只手轻轻的搓了起来,“今晚超开心。”
秦键思索了片刻,说道:“一会儿我们去海边走走?”
人皇系統
段冉温柔道:“先陪好大家,然后你说去哪我们就去哪。”
秦键长长的嗯了一声,注视着段冉笑盈盈目光,他忽然觉得像是好久没有和对方一起吃东西了一样。
接着反手搂住了对方的肩膀,用另一只手叉起了一块肉,“来张嘴!”
“嘿嘿,啊——”


于是,像是得到了莫大的鼓励,下半场的秦键更加放飞了自我。
一杯又一杯。
餐桌上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离去。
最后连老酒保都招架不住了。

只是最后的最后,秦键并没有带段冉去成海边。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的小屋。
隐约间,他只觉得自己躺倒在了床上。
他好像听见了卫生间里的哗哗水声,又好像感觉到自己的裤子被脱下了。
之后他再无意识。

0a6lf優秀玄幻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ptt-637.誰的,dear,從壁咚開始的歸途相伴-zo9a3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
喧嚷的出口,段冉推着箱子抬头张望间,几乎一秒就在接机人群中看到了秦键。
一时间,表情里满是小得意。
她似乎在用眼神传达‘我一下就找到你了哟~’
伴随这喜悦,她自然还是有点小紧张,或者说每一次见面前她都会有一种这样的感觉,见面前总是幻想着各种见面的画面,而看到对方的那一瞬又回莫名心跳加快。
甚至这次她还多了一丝尿意,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的确如此,不过她不会让秦键知道的。
这次段冉戴了帽子,秦键没戴,不过秦键还是钻到帽檐下光明正大的偷亲了对方一口。
这次段冉没咬他。
“辛苦啦。”
“辛苦啦。”
“这次的箱子好轻啊。”
“谁让你上次嫌我带的东西多。”
“难道不是因为夏装轻?”
“已经要秋天了好不好!”


一出机场,段冉就被航站楼外景五颜六色的玻璃墙所吸引。
“好漂亮。“
确实,秦键第一次从这个机场走出来的时候也感叹过,“是啊,这里的很多建筑都是这样,一会儿到街上你就知道了。”
两人说着来到了停车场,秦键一把将行李箱放到了后座上。
“波特叔叔的车好红。”段冉打量了一下老酒保的老爷车,说道:“出发!”说着拉卡车门欢乐的坐到了副驾的位置上。
狐仙公主霸上拽惡少
段冉知道秦键会开车,但这是她第一次坐在秦键的副驾位,心里格外激动。
一时间这摸摸,那摸摸,脸上写满了开心。
秦键看的有趣,一笑也跟着上了车,轻声道:“系好安全带。”
“嗯那。”
段冉听话的将安全带挂在身上,身前立马勒出了两道优美的弧线。
秦键斜视,偷摸的瞥了几眼。
段冉见状心中一笑,抬手摩挲了一下秦键消瘦的小巴,嘴上说道,“别看啦,开车啦。“
秦键本来已经踩到了油门上,被段冉这么一捏,感受着对方热乎的小手,再听着对方一本正经的语气。
下一秒。
他抬手将车熄灭。
“嗯?怎么了
在段冉疑惑的目光中,秦键转脸一把搂住了对方。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唔————唔————“
片刻,一顶小白帽落到了段冉的大腿上。
“唔~”

五分钟后,红色老爷车开出了停车场。
向着市中心驶去。
“口红好不好吃?”
愛像泡沫,一觸就破 傾歌暖
“不好吃。”
“哼~男人。”
“是不是很气?”
“…..幼稚。”

车子驶到了沿海公路上。
面迎海风,背靠斜阳,段冉索性自己把帽子再次摘了下来,整理了一下头发,接着从包里取出了一副墨镜带在了脸上。
首席的錯位蜜寵
享受着这惬意一刻,段冉问秦键想不想听音乐,秦键接着打开了车载cd。
正播放的是秦键来时路上听到一半的旋律,贝多芬的第五小提琴奏鸣曲‘春。’
明亮的弦乐在钢琴的伴奏下栩栩如生。
音乐中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象。
“我要是会拉小提琴就好了。”段冉嘟嘴道,“这样你就可以给我弹钢伴了。”
这转折,秦键笑道:“我还以为你喜欢小提琴呢。”
段冉:“没问题啊,虽然我不喜欢弦乐,但是我喜欢我拉小提琴然后你给我弹钢琴伴奏呀。”
秦键:“呃…”
女人的想法真是,真是,真是的。
段冉:“我饿了~”
秦键:“今晚有大餐。”
段冉:“哇!”

伴随着悠扬的春,车子很快驶进了市区。
秦键按照老酒保当时带他回小镇的观光路线,将车开到了一条两侧都是五颜六色的彩色建筑街道上,
他放慢车速,一边开着一边给段冉讲了起来。
“这条街被当地人叫做彩色房子街,不过大爷说北欧的几个国家到处都是这样的建筑。
段冉小鸡啄米的点着头,四处张望。
“那栋独立的欧式建筑也是一处格里格纪念馆,不过有经验的游客都不会来着,卑尔根南郊有一处格里格的故居,我一直都想去看看,等过两天我们开车去转转。”
段冉:“好!”
车子转过一个路口向北行驶了三公里多。
段冉指着西边的一个广场问道:“那就是举办格里格音乐节的地方吗?”
秦键点头道:“,就是这,那个灰色的方形建筑就是格里格音乐大厅。”
忽然,秦键踩了脚刹车,停在了一间餐厅门口。
段冉疑声:“怎么啦?”
接着她顺着秦键的手指方向抬起了头,看见餐厅的招牌后,顿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啊,这就是你们那天吃饭的地方啊。”
“是啊。”
漢賊 風再起時
秦键脑海中回忆了一下那晚与段宏吃饭的场面,两个人的对话历历在目。
“那晚我很紧张。”
不过这话遭到了段冉的质疑,“可是我问我爸的时候,他说你一点也不紧张。”
王謝堂前燕
秦键撇嘴:“装,也得装作很淡定,这可是我一次见你的家长。“
说着他看向段冉:“你说是不是?“
段冉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她很想提示对方一下‘这不是第一次,’但此时又还不是时候。
秦键的话她懂,在得知两个男人就要提前相遇的时候,她内心是很紧张的
无论如何,段宏都是她的父亲,所以段宏对于秦键的印象对于她而言是极其重要的一件事。
但是现在回头再看,她所有的担心都可以化作小幸福了。
所以她探头在秦键的脸上啄了一口,然后还轻轻的说了句:“爱你哟~”
忽如其来的气氛让秦键紧了紧嗓子,“呃,开车开车。”
他本来也想说点什么,但是他觉得大街上太吵了。

再次上路的两人明显加快了速度,段冉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回到秦键的二层小窝了。
秦键也是这么想的,但他嘴上不会这么说。
最后在路过那座卖鳕鱼的大卖场时,两人买了一大堆的食物,足足花了秦键900多克朗。
其中有食材,也有零食,食材是今晚自助烧烤要用到的,有鳕鱼三文鱼生蚝熏火腿和牛肉等一系列果蔬。
零食就是单纯的零食,段冉的床前口粮。
继续上路。
無道魔神
“我先吃包薯片可以吗。”
“不行,一会儿就到了,留着肚子晚上吃肉。”


六点三十七分,老酒保的老爷车安全的回到了琴坊。
此时琴坊众人也结束了一天的工作,院落里,大家好奇的看着从车上下来的高挑小女人。
秦键正打算为众人介绍,只听西边一声“哇哦。”
众人望去,老酒保正穿着他的工装背带裤走了过来,一旁跟着的廖林君也是满面笑意。
两小只也迎了上去。
“廖老师,波特老师。”
段冉有礼貌的先行向两位长辈问好。
廖林君亲切问道:“路上还顺利吗?”
段冉:“嗯那!”
老酒保:“亲爱的段,你越来越漂亮了,越来越。”
段冉:“谢谢您~”
秦键连咳:“喂喂喂,我说大爷,你干嘛啊。”
“哈哈哈,”
众人欢笑间,老酒保为段冉做了一下介绍。
这下坊间众人顿时都明白了,这位刚刚到来的年轻女孩是秦键的‘dear’。
再一打量,大家觉得两人站在一起确实不能再般配。
而且不少人都觉得秦键不但弹了一手好钢琴,还有一个漂亮的dear。
人生赢家。
“林君姐,这是你吩咐我带回来的,其他的东西我看着又买了点。”
秦键从车上取下了两大手提袋的食材交给了对方:“今晚我请所有人吃饭,辛苦您了,一会儿我去后厨给你帮忙。”
廖林君接过两带沉甸甸的袋子笑道:“行了,你快带段冉回屋休息吧,一个小时后食堂见。“
众人散去。

段冉:“感觉这里好好。”
秦键:“琴坊里的人都很友好,稍微接触一下你就知道了。”
秦键推着箱子,带着段冉在院落里转了一圈,最后两人停到了最东边的一座尖顶的二层小楼前。
“终于回来啦。”
秦键叹道,段冉也学着他的口气叹道:“终于回来啦!”
上前打开门,秦键转身握住行李箱的拉杆,段冉顺手将箱子上的零食袋子拎起,一脚迈进屋门。
接着一先一后的进了屋。。
此间没有一言一语。
两人熟练的像是在此生活过一样。

fzgx2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txt-629. 熱搜?秦鍵的自我總結讀書-s4zmc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
8月15日,秦键的名字首度在国内上了热搜。
没有任何运营和话题制造,单纯的就是国际四大报刊的评论带来的话题流量。
华国绝大多数网民们虽然不懂钢琴,更不明白拉三,但是一个弹钢琴的同胞被国外众多媒体热评这一事对于他们来讲却很有料。
借助互联网的力量,关于秦键的个人信息、履历、照片、录像、比赛视频,统统被圈内的热心网友扒了个遍。
这时大家才知道,这位低调的同胞已经不是第一次为国争光了。
只是当网友们迫切的想再多了解一些关于秦键的信息时,却发现再无所获。
对方似乎没有经纪公司,甚至连一个微博认证都没有。
只有一条暂就读于华国音乐学院2014级音乐学系的信息,还有一个自己创建的的校内社团。
一时间。
帅气,才华横溢,佛系,钢琴诗人,歌剧指挥,面瘫小可爱等等一些列标签被打到了秦键身上。
尽管秦键这波热度更多的是由四大报的刊登带来的。
但是无论如何,比起肖邦预选赛那一次——这一次秦键的名字已经有了破圈之势。
且不论破圈与否,单是来自秦键个人社交圈内的热情就几乎将他淹没了。
来自家人的还好,何静只是让他不要被外界的声音干扰,安心准备接下来的肖邦大赛。
可朋友同学社团成员的轮番电话轰炸让他体会到了什么是无力感。
他觉得就是一场替补上场的音乐会而已,大家真的没必要过分去渲染。
但慢慢的,他习惯了。
尤其是胖子那句:“哥,需要经纪人吗?”

而对于四大报刊的评价,秦键也有自己的看法。
四大报刊里,霍普的评论在他看来实在有些夸大其词,不过秦键在心里感激这位评论人。
而纽约时报给他打出的两颗星他虽然有点恼,但是想想他们曾给波利尼的第一张专辑只打出过一颗星,他也就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了。
而对于德国的两家报刊评论,他对镜报不做评价,毕竟这就是音乐世界,霍普可以踩着亚当斯把自己夸上天,那菲利普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来挤兑自己,这没有什么问题。
重点是沃克的那一篇,几乎业内人士都看得出波德莱尔代表德国施坦威公司向秦键抛出了橄榄枝。
而秦键自己清楚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眼下还有一个多月就要到肖邦正赛了,到时势必要面临的问题就是再次选琴。
关于重新选琴的问题,是个不小的问题。
而且是个又被深入的问题。
经过了两个多月的古钢琴练习,有一说一秦键几乎已经本能的将自己的触键方式及触键习惯融合了。
之前他的观念里对于不同型号的钢琴他有着明确的区别划分。
比如他认定施坦威的音色一定厚重于雅马哈,雅马哈的音色统一性一定大于法奇奥里,法齐奥里的质感一定比kawa纯净,而kawa的触键灵敏一定大于施坦威。
如果说现代钢琴总是为演奏者提供着越来越触手可得的技术便利和音色选择,那么古钢琴则是把自己所有的利弊在一开始就展现在演奏者面前。
而且它们每一台都不一样。
你想演奏古钢琴,就必须收起你对于现代钢琴的那一套,去适应古钢琴固有的特点。
这有点与时代背道而驰的味道,所以很少有钢琴家愿意在投身回到古钢琴的练习中。
但若是一个现代钢琴演奏者愿意踏上复古之路,暂时忘记追求钢琴极致的表现力,静下心来回头看看。
或许学习如何演奏古钢琴就会变成一件极富有意义的事情。
两个月下来,秦键深有感触。
他最深切的感受就是他学会了重新思考关于钢琴的声音,以往在现代钢琴上的为所欲为,在被这两个月的古钢琴练习打磨后,秦键学会了收敛。
这收敛就是他的收获,其背后就是他提升至更加精细化的键盘掌控力。
如今的他已经可以最大化的在一台现代钢琴上找到最合适的演奏方式。
这次的拉三就是一次很好的检验,在新274上,他几乎无所不能的在合理的发挥着钢琴的特性。
他确信如果那日将音乐会用琴换成cf7,他可以弹出与施坦威相差无几的效果。
这个问题他在音乐会之后也和廖林君谈过,他问廖林君是否最开始就有意想让自己在声音单一的古钢琴上树立明确的触键概念,对方的回答是:“没错。”
“不论是弦乐管乐还是键盘乐打击乐,作为一个演奏者,必须充分的了解手下乐器的特性。”
為誰結婚
“当你对手中的乐器越了解时,你距离音乐也就越近。”
江湖一刀 好個秋
廖林君的回答就像她一开始为秦键留下的四阶段问题一样,最后不论是谁的声音,这声音还是会回到演奏者的指下。
这次的拉三就是她交给廖林君的一份月考试卷。
廖林君也很满意于这份答复,但是与之而来的新问题又出现了。
在领会了触键的深层次奥义之后,似乎摆在他面前的还是两种选择。
重生之夢幻異界
Cf7或274s。
而且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在他看来已经丝毫不弱于决赛曲目二选一的问题了。
并且自己的决定似乎隐隐的也在被外界关注着,秦键觉得这或许是一种错觉。
但是没办法啊,谁让这段时间以来他被大家逼的有了一种公众人物的感觉。
况且,后来秦键悄悄一人在海边听过那场拉三之后,他给了一个他觉得很中肯的评价。
“弹的确实牛逼。”

霸道老公綿羊妻
经过了炎热浮躁的半个月,卑尔根的盛夏已经走到了八月的尾声。
最佳導演
邪魅總裁的獨愛狂妻 暗夜湧動
随着那股热劲消退,秦键的生活状态渐渐的回到了以往。
每天按时早起练琴,找老阿萨德与老酒保上课,按照廖林君的进度开始决赛曲目的练习。
傍晚他会在海边溜溜弯,有时会碰到伊多,碰到对方的时候他会主动与对方聊聊天,一般情况下伊朵也会断断续续对他的说点什么,虽然两个人彼此之间都听不懂对方的话。
晚上回到小屋他会继续翻译文献,之后就是和小胖段的私密时间。
自从段宏回到法国后,秦段二人之间的湿度更加明显。
这其中背后明显有着复杂的逻辑。
时间飞逝。
九月如期而至。

s8jk9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我的鋼琴有詐 巴赫不愛練琴-627.掌聲與夕陽下的rock讀書-yg810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
303小节音乐转入d小调,呈辉煌趋势。
“嗡————”
接连再次转入bB大调,雄伟的弦乐乐手们此时统一坐直,似是为了最后的最后做起了准备。
在圆号给出的一个音乐动机之后,钢琴沉重的和弦浮现,和弦中的每一个音都充满了热情,
乐队以人多势重的强烈音响引出了一波又一波的音浪。
渐渐的,秦键的眉头终于在这最后的尾声蹙起。
猛然间,他上身向前用力一涌,全身向前的力量像是把臀部在刹那间带离了琴凳。
“噹!!!”
辉煌灿烂的大和弦引出了热情的颂歌。
钢琴与乐队忘情的交织,乐曲的气氛一步步推向高潮。
秦键手掌像是在这一刻撑开了来年欺负的巍峨群山,指下翻飞的是起那军万马,绕指成百炼钢。
神夢天劫變 仙幻雲痕
八度音狂飙激浪般呼啸澎湃而来。
惊天地泣鬼神!
音乐之势,势不可挡,如大泽焚而不能热,如河汉冱而不能寒。
疾雷破山,如飘风振海而不能惊。
全场沸腾!!!
键盘上已经看不清那双充满魔性的双手,只有大厅顶空盘旋着的一道又一道震撼山石的琴声。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拉赫玛尼诺夫的悲怆,对故土云山的眷恋,在这一刻也彻底爆发!
龍頭 河帥
广袤无际的大地,东正教的晚钟,伏尔加河的波光,白桦林的年轮,音乐中的充斥着一个华国年轻钢琴家的绚丽想象与沉思。
巨蜥囂張
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每一个听众都屏住了最后的呼吸,钢琴急速的八度和弦以排山倒海之势摧枯拉朽般的冲向结尾。
“噹——!!”
只做一年閑妻
“噹——!!”
“噹—!!”
以四个拉赫签名式的强悍音符收尾!!
“噹——————!!!!!!”
艰辛辉煌的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在D大调上最终结尾。
“哗————————————————”
人声鼎沸!!
欢呼!!
叫喧!!
掌声!!
口哨!!
新風領地 蒜書
所有的热情和赞美之词此刻交织在一起!!
整个大厅沸腾了!!!
没有人想到音乐结束后整个大厅会是这幅场面。
新婚不寂寞
所有观众,从一楼到二楼,所有人起立鼓掌,呼喊声几欲冲破格里格音乐大厅的房顶!
就像没有人会想到四十五分钟前会是一个亚洲年轻人从后台走出一样。
布鲁诺,段宏,廖林君,霍普,格里斯贝克,赫尔辛基交响乐团的所有成员,每个人都把最大的掌声送往钢琴前。
钢琴前,秦键听着耳边如潮水般不断涌向的掌声,他缓缓地抬头,从钢琴前站了起来。
此时没有人能分清他脸上的是汗水还是泪水,人们只看到了一个英雄般的身影站了起来。
“哗哗——————————————————————”
第二波掌声更大了,夹杂着更大的呼唤声和尖叫声。
秦键侧身环视这两千多个为自己疯狂呐喊的人。
这一刻,他真的流泪了,像是整曲拉赫玛玛尼诺夫无处安放的乡愁终于在这里得到了释放一般。
他如释重负。
抬手拿起方巾擦去了汗水和眼角,他转身与乐团首席小提琴用力的握了一下手,。
虽然听不懂对方说什么,但他还是真诚的道了句“thankyou。”
他有预感这场拉三会被一些人记住,或许近几年内他都不能再将拉三演绎成这样了,他知道这不仅是他一个人的功劳,他必须要感谢赫尔辛基交响乐团的每一个乐手。
松开了小提琴指挥的双手,他深深的向着所有乐手们鞠了一躬。
“哗哗哗——————————————”
第三波掌声再起。
最后,秦键走向指挥台上的萨宾娜,萨宾娜此时也是满头的汗水。
两人拥抱。
所有的一切都在这45分钟之后烟消云散一般。
萨宾娜像搂着自己的孩子,温柔的轻拍着秦键的后脑,丝毫不在意对方勃颈上的汗水,她是此时整个大厅里最清楚这四十五分钟发生了什么的人之一。
萨宾娜:“你让所有人刮目相看。”
秦键:“谢谢您了我这样的机会。”
此刻彼此二人像是都能听懂对方的语言一般。
萨宾娜松开了秦键,微笑着指了指观众席。
秦键点头,接着深吸一口,来到了钢琴的最前端。
“哗——————————————————————”
伴随着最后一波漫天的掌声秦键弯下了腰。
“哗——————————————————————————”
这一弯,就是近十秒过去。
起身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台下,看了一眼舞台,秦键在掌声的欢送下向后台走去。
一走进后台,一阵空调的冷风吹来,此刻他的感知系统像是才回来一般。
浑身的凉意告诉他,整个上半身的内衬都已湿透。
不愧是完整的拉三,秦键感叹着正欲寻找老酒保的身影,就在这时,角落里两个身影走来。
是格里斯贝克和萨宾娜的助理。
“非常棒的演出。”
格里斯贝克停在了秦键的身前,用英语祝贺道,说这伸出了一只手。
秦键愣了看着身前这只主动伸出的这只手微微一笑,接着伸出两只手用力的握住了对方的一只手。
“希望您早日康复。”
这一幕正好被谢幕回到后台的萨宾娜看到,此情此景让她有那么一丝诧异。
她以为自己的丈夫这会还在闷闷不乐。
一切都像是以最完美的结束收场,另一个角落里,老酒保在看到秦键和格里斯贝克握手之后便微笑着转身离去,他觉得这里暂时不需要他了。
我的23歲女教師 開水豆腐
音乐会按道理已经结束,只是场外的热情掌声依旧没有停下。
这种级别的音乐会,必定会有返场环节。
萨宾娜携手格里斯贝克返场,演奏最后的返场曲目。
这一幕也是之前众人计划好的。
格里斯贝克亮相舞台的那一刻,台下的疑惑更加厉害——“原来这位正主今天是在现场的?”
如此一来,众人对于刚才那位华国青年演奏家为何会出场产生了更浓厚的兴趣。
最高兴的依然莫过于乐评人们,霍普已经给自己打了保票,今天这场音乐会一定会被载入史册。
无论从戏剧性,还是从音乐。
星光伴我行 陌武
随着夫妻档二人最后一曲舒曼的小品结束。
下午18:28,音乐会圆满落幕。
音乐会结束后,萨宾娜和格里贝克斯被记者媒体和乐迷们为的水泄不通。
不过不少媒体都在问关于演奏拉三的那名亚洲年轻钢琴家的信息。
有人问格里斯贝克如何看待秦键今天代替他演奏的拉三。
格里斯贝克感慨道:“他可替代我,我却无法代替他。”
熟悉格里斯贝克的媒体记者们很难想象这样的话竟然出自对方口中,格里斯贝克这话无异于是在承认自己的‘拉三’不如对方。
棄婦再嫁
毒舌律師,追妻一百天
此言一出,关于秦键身上弥漫的神秘色彩更多了。
但没有人在秦键退场后再看到过秦键的身影。
不少媒体记者也尝试在后台出口堵截过,但她们一无所获。

就在更多的人加入到寻找秦键身影的行列之中时,卑尔根的一条海边公路已经被染红。
一辆老爷车正在夕阳下行驶着。
车载音乐正响着Great White的摇滚,‘Call it rock N’Roll’
老酒保带着大墨镜,有节奏的拍打着方向盘,嘴里高唱着:“well therer’s sometnin’s goin’ down…”
老嬉皮士仿佛回来了一样。
副驾上,廖林君的长发随海风凌乱着,她的表情看起来很享受此刻。
后座。
秦键正翘着二郎腿平躺仰望着天空,他的黑色西服随意的洒落在车垫上,白色衬衣的领口也开到了胸前。
目光平静。
廖林君:“晚上想吃什么?“
秦键:“麻婆豆腐。”
老酒保:“jian,你要出名了。”
秦键:“哦。”
老酒保:“给我的古钢琴代言如何。”
秦键:“好啊。”

iqqtk爱不释手的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討論-624. ‘Ossia Cadenza’鋼琴前的怪獸出籠分享-akjtn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
落指。
便是疾风一样的速度。
键盘上的左手如黑影一闪,由左及右,划出了一道六连上行音,尾音以一组低音和弦收尾。
与此同时右手一同跟上。
“噹——”
秦键双手齐齐下落,一组阴沉的和弦高高升起在舞台上空。
接而四散流窜开去。
一秒前还寂静无比的大厅因此再度陷入了紧张的气氛之中。
离散的旋律音在动态上听起来像是相互粘连,但若以一种静态的审美来看,又都暗含着各自的个性。
它们有力短促、结实沉重。
在极度的控制之下,秦键将每一个音赋予了鲜活的生命一般。
这是拉赫的华彩。
现在也是秦键的华彩。

华彩,Cadenza,原指意大利正歌剧中咏叹调末尾处由独唱者即兴发挥的演唱段落。
乐队会暂停,由独奏者自由发挥,以达到升华作品的作用。
华彩段落最初为独奏者即兴创作,后来作曲者也开始书写华彩,尤其是身兼作曲于一身的先辈们,如贝多芬门德尔松,他们会把自己即兴华彩的段落记录在作品中,供他人演奏。
此时的华彩段落也是如此。
它是拉三最富有戏剧性的段落,也是最富有争论的段落。
因为身兼演奏家、作曲家、指挥家于一身的拉赫马尼诺夫在此处一共写了两个版本的华彩!
洪荒
第一版,小华彩,ToccaataCadenza。
托卡塔风格,色彩诙谐,节奏跳跃,具有舞蹈性质。
是众多演奏大家的钟爱,魏森伯格、阿格里奇、吉列尔斯、霍洛维茨均是小华彩的无上诠释者。
甚至包括拉赫玛尼诺夫本人在1939年留下的录音也演奏的是小华彩版本供后人参考。
第二版,大华彩,Ossia Cadenza。
Ossia Cadenza,望文生义,另一种形式的华彩。
虽然拉赫玛尼亲自为其标题,但他却只用了‘ossia’一词,甚至没有告诉世界这是一段怎样的另一段华彩。
可当钢琴家们打开谱子阅读到这里的时候,几乎一眼就能清晰的从谱面上感受到其庞大的大和弦结构。
Ossia,沉郁悲壮。
这苍凉凄清也大有人所爱,阿什肯纳齐,克索洛夫,布朗夫曼众星也在大华彩上绽放过无比绚烂的火花。
除去‘绽放出过无比绚烂的火花‘,这众人里也有秦键的身影。

让时间稍微倒退一下——
15分钟前的后台入口,这时乐队已经在舞台就位,观众席的众人已经开始等待起了格里斯贝克的出场。
老酒保却正在用双语翻译着‘两个人’的对话。
萨宾娜:“你有几分把握演奏好小华彩?”
秦键:“至少八分。“
萨宾娜:“好的,那么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算是达成一致了。”
秦键:“抱歉,您误又会了,我要演奏Ossia Cadenza,我想您还记得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的那场solo。”
萨宾娜:“那一场你的Ossia很危险,你明白我的意思,这次你不是一个人。”
報告王爺:王妃要出墻 宅十四
秦键:“有何区别,一千人的乐队也只有一台钢琴而已。”
萨宾娜:“你是个疯子。”
良久。
萨宾娜:“认真回答我,你有几分把握?“
秦键:“最多五分。”

镜头再拉到此刻的观众席第一排,我们的乐评人霍普先生已经目瞪口呆了。
他看着钢琴前的身影,半张着嘴,溜光的棕色眼仁摇摆不停,似是要跟上耳边的节奏,但遗憾的是自华彩开始之后他的预测便没有半刻跟的上耳边的音律。
乐评生涯至今42年。
他听过58次现场拉三。
其中有13场的演奏者选取了大华彩片段,他自信对于这段音乐他已经有了一种聆听本能。
但此时面对此时萦绕在耳边的句子,他迷失了方向感。
只能任由情感暗藏的琴声带着他来来回回的出入各种无人之地。
是无人之地。
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识过如此的Ossia Cadenza。
从没有。
这段华彩编织的太平静了,平静到霍普心中感到有些发毛。
一想到这是一个极擅长用高超技术来掩饰自我的演奏者,霍普胳膊上便出了一层鸡皮疙瘩,整个华彩段落才走过了三分之一,他的心跳已经止不住的加快了。
他既害怕整个段落最终会以这种平静结束,他希望到了‘那个地方’音乐画面会发生一些变化,那是他内心的期望。
但同时他又害怕这微妙的掩饰会在最后的那一刻将传统反叛,甚至颠覆。
一对极端复杂的情感在他心中左右碰撞,就如同此时音乐中悄然发生的变化。

秦键右手的沉重和弦依然支撑着整个舞台的音乐轮廓,但他的左手却像是不甘心于臣服在这结构之下。
猛然!
他神色一凛,左肘扬起刹那,左手下的低音旋律突然加速!
伴随着逐渐加大的音量,只是一瞬,整个大厅像在这冲击中抖动了一下。
舞台气氛忽变。
一直暗藏于和声阴影下的旋律似是在经历了长久的压迫之后,此时层层脱落了包裹在其表的
露出了铮铮铁骨,
接而以赴死之势冲向雄厚的和声壁障,音符之间充满着庄严的气息,绝无作态的肤浅,连同休止符也若一空一锤般。
右手和弦也在此间直接将力量提升到极致。
“叮,发现金色演奏勋章一枚。”
毒妃嫡女:王爺,放開你的手
面对一串又一串奔来的急速音流,凶猛的和弦无情将其碾压。
持续的强击对抗,将钢琴声响的艺术几乎无限放大。
“叮,发现金色演奏勋章一枚。”
饱满的有力和弦,旋律音色之多令人眼花缭乱、膛目,钢琴上的一双大手几乎在双音的高低转换中触碰到了所有音区,速度之快,如同幻影。
此时此刻。
軍爺撩妻之情不自禁
无论从大厅的哪一个角度来看钢琴前的人影,人们都无法再相信秦键是一个理智派的乐者。
聚光灯下,他投入的挥动着双臂。
仿佛整个世界里都不再有他的自我的存在,他就是音乐本身一样。
他浑然不知自己的一晃一动在着激烈的音乐中正散发着一种真诚的力量。
充满戏剧感,有色彩,释放这宏大的声响,展现着壮阔。
他挥洒的汗水飞舞在半空,摇晃起来的头颅呈极度兴奋,急速甩动的双手砸出一记又一记的舞台共鸣,炙热的双目像是要喷出火焰,发梢下额头上充起的青筋正充血搏动。
一切无不说明着他此时的状态,狂躁的像一只欲要出笼的野兽!
秦键双臂骤然高抬!
八度主题再现!
斗争的力量在这一刻的音乐中彰显,膨胀,无限扩大!
惊心动魄的要演奏画面下,华彩至此进入最后的片段。
秦键双手十指首度集体爆发。
蜂雲
充满蓬勃生机的高昂情绪完全占据了音乐的绝对的主导地位。
磅礴的气势自钢琴瞬间笼罩住整个音乐厅。
铿锵有力是ossia华彩的最强发音。
持续疾风骤雨般的旋律在达到顶点后,几个瞬间在键盘无影手下的几组琶音的尾声中悄然淡去。
就在这时,钢琴主导的舞台中一道柔美的长笛旋律响起。
长笛演奏者是一位外貌知性的女演奏家,她的笛声仿佛正穿过钢琴。
一个定格画面,秦键似是从癫狂中苏醒过来一般。
他目光忽然柔和,几近要夹到耳边的双肩也松弛了下来。
龍珠戰神 翼翔羽
来之凶猛,去之从容。
他挺身重新坐好,动作也不复躁狂,优雅的接过长笛送来的新动机,继续向前探索。
琴声的色彩不断由内部反转开来,和声在微末的变化中透出点点亮光。
秦键知道,光的那头是贝加尔湖畔的芦苇荡。
芦苇荡的尽头是乐曲的第二乐章,是拉赫玛尼诺夫的精神故乡。
是一座桥梁,连接现实与乌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