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3t5g精彩都市小說 戰錘巫師 起點-第447章 錘殺相伴-rqbt5

戰錘巫師
小說推薦戰錘巫師
鹰歌猎人的七根箭矢连成一串。
第一根寒冰箭矢射进静滞力场,速度骤然大降,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拽住,停滞了一刹那,第二根箭矢紧随其后,撞在了前一根箭的尾部。
然后是第三根、第四根……
每多出一根箭矢撞击,它们就在力场内前进一步,终于在第五根箭矢撞上的时候,发生猛烈的爆炸。
砰!
连环箭矢化为无数流光炸开,一瞬间产生的巨大冲击力竟然抵消了时空束缚,击溃静滞力场。随后的两根箭矢再无阻碍,在高速飞行中调整方向,一根上扬,一根右偏,分别射向雷恩的头部和后背。
雷恩察觉到了一丝危险,却已经顾不上了。
迪兰亲王的巨斧已经劈到了面前。
巨鹿战士也掌握了“血性狂暴”,并且效果比自己还强,体形暴涨到了两米半,速度却丝毫不受影响,灵魂之眼看到他的迅捷竟然也是七级。
开启血性狂暴以后,迪兰亲王的力量刚好达到十级!
他手上的巨斧也不是普通武器,至少是史诗级别,注入魂力以后,斧刃上劈出了一道道锋利的旋风,切割在身上溅出火星,地面也被切割出纵横交错的深沟,整个人像是一台人形绞肉机。
“死吧!”
迪兰亲王发出雷霆般的怒吼,嘴里喷出狂风与闪电混合的气息。
雷恩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气势,换作任何一个传奇,恐怕都不会选择跟迪兰亲王正面硬拼,但是他会!
冲锋中抬手施法,给自己瞬发了一个风雷之翼,背后生出一对炫目的闪电翅膀。
奔跑速度再度暴涨,一头撞进了巨斧劈出的风暴。
噗!
迪兰亲王身经百战,对雷恩的突然加速并未惊慌,稍稍压低巨斧的角度,让雷恩像是自己送上来一样,一斧子砍中雷恩的肩头。
然而,没等他高兴起来,斧柄上传来的反震力道差点让他握不住。
这柄“风暴斩杀者”不但重达一千五百磅,需要双手才能使用,而且斧刃锋利无比,迪兰亲王继承它以后,还没有遇到过不能砍穿的东西,更不用说人的身体了。
风暴斩杀者确实砍中了雷恩,但是只深入不到一寸就被肌肉卡住,像是砍在一块精金上面,无法再进分毫。
極品美女校長
嬌妻難訓 陸七七
“不好……”
迪兰亲王脸色大变,却已经晚了。
下一个刹那,他的眼前爆发出无数闪电,胸腹处传来剧痛,九级的“坚韧”加上七级“巨鹿之皮”,连巨龙都无法一口咬穿的防御,瞬间被一锤砸烂,厚厚的脂肪变成了烂泥。
一股恐怖的力量穿透血肉,直达内脏,背后爆开一个碗口状的血洞。
迪兰亲王被打飞起来,翻滚落下山头。
雷恩还没来得及收回战锤,身后响起挥剑的呼啸,费舍公爵从传送门中出来,一剑斩向两根箭矢。
水流般的剑光展开。
啪!
费舍公爵脸色微变,箭矢的速度太快了,他只斩中了一根。
另外一根箭矢以毫厘之差射中雷恩的后背,一层龙鳞浮现出来,箭矢撞在上面碎成齑粉,但还是有一缕极其锋利的冰芒穿透了龙鳞,连钢铁之躯也被破防,深入到皮肤之下,蕴含的寒意彻底爆发。
雷恩闷哼一声,体外结出冰霜,整个人冻结成冰雕。
“罗纳*埃提斯!”
费舍公爵闪身挡在雷恩面前,沉声道:“你现在投降还来得及,否则,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可耻吗?”传奇鹰歌猎人满脸不屑,他的身影高速移动,声音飘忽不定,每当目光追到一处就只能看到射出的一根根箭矢,却不见他的真身。
山头上还有三个劳伯迪尔家族的传奇超凡者。
他们扛住了雷霆震击的闪电,从不同的方向攻来,费舍公爵的千河之刃挥出一道瀑布般的剑芒,将三人都席卷进去,剑芒犹如一堵水流之墙挡住了射来的箭矢。
四个传奇联手围攻,费舍公爵顿时落入下风。
咔嚓!
雷恩所化的冰雕只维持了几秒钟就裂开,碎冰落下,被巨斧砍伤的肩头也已愈合,看起来完好无损。
“这不可能!”
罗纳*埃提斯惊声大叫。
刚才那一箭看似不起眼,其实凝聚了自己三成的魂力,本来是给巨龙准备的,不但能破开龙鳞,而且蕴含的寒冰之力至少能把巨龙冻住半分钟,从天上活活摔死。
这是自己最巅峰的一箭,短时间内射不出第二箭。
雷恩抖开身上的冰屑,目光落在传奇鹰歌猎人的身上,淡淡笑道:“你是第一个能用弓箭对我破防的人,这值得你夸耀一辈子,不过你这辈子恐怕已经到头了。”
罗纳*埃提斯听得浑身发寒。
最强一箭竟然只是破防,连一点伤口都没留下,传奇高阶的迪兰亲王也被一锤打得生死不知……
“逃!”
他毫不犹豫转身直奔森林。
只要逃进森林中利用地形,那里自己的主场,敌人不可能追得上。
影帝是怎樣煉成的
罗纳*埃提斯化为一道黑影,转瞬就到了森林边缘,费舍公爵试图阻止却不擅速度,又被三个传奇超凡者缠住,焦急的大声喊道:“议长阁下,不能让他逃进去。”
“他逃不了。”
雷恩的话音刚落,空中降下一道灰白的光影。
群穿三百渣 猛虎道長
这光影像是一座巨大的迷宫,四四方方,长宽都超过了百米,直接罩住了逃跑中的罗纳*埃提斯,然后迷宫像是收网一样急速缩小,罗纳*埃提斯的身体也跟着缩小,转眼没入虚空消失不见。
如此诡异的一幕,让围攻费舍公爵的三个传奇超凡者吓得半死,正要逃走,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定。”
这个声音听起来很年轻,带着神秘与飘渺。
三个传奇发现自己的身体变重了百倍,仿佛肩上扛着一座大山,连跨进一步都变得无比艰难,顿时脸上露出绝望。
九天劍尊 飛哥帶路
枕邊纏綿:總裁的首席戀人 簡單的心
费舍公爵的千河之刃一剑横斩,轻松斩下了两个敌人的脑袋。
只有第三个传奇的实力接近中阶,千钧一发之际魂力爆发,尽管没能挣脱时空束缚,只是稍稍后退半步并缩了下脖子,幸运的躲过了斩首的一剑。
“公爵大人,我投降了!”
他连忙高声求饶:“请不要杀我!我是斯莫伍德家族的领主,卢库亚伯爵,愿意效忠女王陛下!”
费舍公爵的千河之刃停在他的脖子上,只要再往前一送就能斩首,让他的额头冒出冷汗,全身不由主自的颤抖。
“饶他一命。”雷恩点了点头。
这个传奇超凡者是劳伯迪尔家族的封臣领主,留着应该有用。
费舍公爵也不想制造太多杀戮,于是千河之刃改变方向,往下一斩,将对方砍成了重伤却又不致死,以免成为俘虏以后还有倒戈之力。
卢库亚伯爵的胸口血流如注,感觉又痛又喜,自己活下来了!
他看向尸横遍地的山头。
这次劳伯迪尔家族所有的封臣领主都出战了,总共有十四家,除了几个冲到前面的领主,基本都在这里了,可是除了自己还活着,其他都死在刚才那次可怕的闪电之下。
不对!
有人在装死!
雙面逃妻:軍閥老公,別來無恙
卢库亚伯爵发现尸体中还有人活着,至少有七八个人,身上带着魔法防护物品抵挡了一部分闪电伤害,没有死去,现在却躺着一动不动。
“这些无耻之徒!”
卢库亚伯爵心里大骂,却没有揭穿他们,装死的人有有几个跟自己一样也是劳伯迪尔家族的封臣领主,过去交情不错。
“看好他。”
雷恩吩咐了费舍公爵一句,走到罗纳*埃提斯消失的位置。
刚才那个灰色虚影是凯德嘉议长的八环迷宫术,将传奇鹰歌猎人放逐到了以太位面,困在奥术制造的迷宫之中。迷宫术的效果跟放逐术相似,却比放逐术高明了不知多少倍,敌人如果没有足够的知识手段,或者对以太位面熟悉,就会永远被困在迷宫中直到死亡。
凯德嘉议长只是暗中出手,本人没有现身。
他和雷恩一样,都在防备着那个可能存在的传奇高阶施法者,所以在战斗中有所保留。
奇怪的是,对方却不见踪影。
雷恩的真理意志和灵魂之眼始终保持着,一直知道凯德嘉隐身在头顶半空,离自己不到百米,可是没有发现敌方施法者的身影。
“难道已经撤退了?”
雷恩猜测着,“凯德嘉议长出手以后,对方就更不可能出来了。”
他微微点了下头,一阵奥术波动闪过,传奇鹰歌猎人罗纳*埃提斯被从迷宫术中扔了出来,脱离以太位面返回。
迷宫术并非没有杀伤力的,以太位面也不安全。
罗纳*埃提斯被一群幽灵生物围攻,他从来没有遭遇过这种诡异的敌人,没有实体,寒冰箭矢造成的伤害也很有限,被打得十分狼狈,突然又被送回了主物质界,跨位面旅行让他的精神产生了错乱,反应变得迟顿。
当他看到站在面前的雷恩,顿时就清醒了,吓得亡魂皆冒,大叫道:
上青雲 獨舞俊
“不……”
绝望的叫声戛然而止,他的脑袋被一锤打爆。
费舍公爵和卢库亚伯爵看到这一幕,都是心头凛然。
罗纳*埃提斯在康加特罗可谓是名震王国,传奇中阶的鹰歌猎人,实力仅次于雪鹰卫队的首领,是埃提斯家族的第三号人物,纵横王国百年,曾经率领雪鹰卫队猎杀过卓耿堡家族的巨龙,今天却死在了这里。
而且他死得这么干脆,雷恩根本不给任何机会。
天空中,盘旋的一百多头雪鹰背上,鹰歌猎人都见到了自己的首领惨死,发出悲痛的大叫。他们接受罗纳*埃提斯生前的命令,要飞得高一些,离得远一些,如果情况不妙立刻撤退。
但是一些鹰歌猎人忍不住,驱使雪鹰俯冲下来,拉开了弓弦。
“不要去!”
“快走,罗纳副队长的仇以后再报……”
都市神兵
其他鹰歌猎人连忙劝告,还没来得及追上阻止,耳边又响起了让他们心惊胆颤的枪声。
哒哒哒哒……
无数子弹形成一道道火力线横扫过来,转头一看,发现极限战士突然骑着烈火龙逼近,隔着至少六七百步开火,这远远超出了自己的弓箭射程,对方的火力却还是那么可怕凶猛。
短短几个呼吸,俯冲地面的七八头雪鹰被子弹撕碎了身体,鲜血与羽毛犹如雨点洒落。
“撤退!撤退!”
鹰歌猎人再也不敢恋战,疯狂催促自己的雪鹰,恨不得它们多长出一对翅膀,能够飞得更快一些。
他们仓惶逃跑中回望身后,烈火龙的双翼燃起火焰,加速飞行,比自己的雪鹰飞得更快,双方之间的距离在飞快缩短。极限战士持续开火,几乎每秒钟就有一头雪鹰被射杀。
按照这个趋势,不用几分钟所有人都会死于枪下。
“都散开逃!快散开!”
鹰歌猎人们大喊起来,整齐的队形立刻散开,一百多头雪鹰纷纷朝着四面八面逃去。
烈火龙咆哮的继续追击,密集的枪声之中,不时有雪鹰的尸体坠落下来。
雷恩没有去看头顶的空战,打开一道任意门跨进去。
几秒钟后,当他从任意门出来回到山头上的时候,手上提着体形庞大的迪兰亲王。这个传奇巨鹿战士身受重伤,满脸是血却没有昏迷过去,充血通红的双眼瞪着雷恩,仿佛要用眼神杀死敌人。
雷恩揪着他的铠甲提起来,让他看清山下的战斗局势。
劳伯迪尔家族的超凡者已经溃不成军,枪翼骑士团和巫师们来回从空中扫射轰炸,半人马、河湾军团和数千费舍家族的超凡军团,将劳伯迪尔家族的所有人包围在森林中,正在进行一面倒的屠杀。
无数鲜血染红了大地,森林大火映红了天空。
天地之间回荡着巨龙们的咆哮,还有劳伯迪尔家族的超凡者临死前的惨叫声。
迪兰亲王神色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雷恩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来:“我给你两个选择:亲眼看着家族的军队全部被杀死,然后像罗纳*埃提斯一样被我一锤爆头;或者臣服艾蜜莉丝陛下,拯救他们的生命,包括那些幸存的巨鹿战士和封臣领主,而你将成为新一任劳伯迪尔公爵。”

95ea4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戰錘巫師 愛下-第440章 以理服人閲讀-x9fen

戰錘巫師
小說推薦戰錘巫師
“灾星?”
丁拉吉霍然转身,表情又扭曲起来。
雷恩听见两人的对话,打量了老年狮心骑士一眼,这个人就是丹斯公爵。灵魂之眼显示,丹斯公爵是传奇初阶,实力不俗,但是并不出众,比他儿子科斯特要差得太多,他能够牢牢掌握丹斯公国,并且出任王国首相多年,依靠的恐怕不是力量,而是贵族出身和野心权谋。
但在此时,丹斯公爵却仪态大失,丝毫没有“老狮王”的风采。
他的眼里几乎要喷出怒火,指着丁拉吉大骂:“你不是灾星是什么?要不是你,乔琳娜怎么会难产而死?要不是你,龙裔怎么会利用家族秘密,引发国王的敌意?要不是你,科斯特和琳娜怎么会受伤?”
“这全都是你的错!”
“你这个来自深渊的魔鬼,不该降生在这个世界,更不应该出现在丹斯家族!”
“当年我不该一时手软,应该直接把你送上火刑架烧死,这样就不会给家族带来这么多的灾祸!”
丹斯公爵仿佛积累了多年的愤怒,见到最宠爱的子女受伤后,终于全部爆发出来了。
他的每一句唾骂,都像一颗颗钉子钉进丁拉吉的心脏,让他喘不过气,踉跄着后退几步,几乎都稳不住了。丁拉吉眼里最后一丝侥幸迅速退去,冷冰冰的说道:“原来你就是这么看待我的,在你眼里,我的出生就是一个错误,天生带着罪恶。”
丹斯公爵只是以怨毒的目光盯着他,当作默认了。
龍威 東坡浪
科斯特的伤势好了一些,生怕又酿出祸事,出言解释道:“父亲,这不全是丁拉吉的错……”他的话被一阵笑声打断。
“哈哈哈哈……”
丁拉吉疯狂大笑起来,笑声刺耳,好像听见了世界上最有趣的笑话,笑得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如同一个真正的疯子。
废墟般的客厅里,只有凄惨的笑声在回荡。
雷恩见他的灵魂颜色急速变换,情绪处于崩溃的边缘,潜伏在灵魂深处的血魂诅咒蠢蠢欲动,有些担心他会堕落,于是上前两步就要出手。
丁拉吉的笑声戛然而止,脸色恢复了正常。
他没有擦去脸上的泪水,但是语气却冷漠得像是冰块,自嘲道:“我今天才知道自己有这么大的能耐,很可惜,如果我真的能做到就好了。”他变得很陌生,让科斯特感觉像是换了一个人。
丹斯公爵眼神阴沉,握在手里的长剑透出金色光芒,似乎下一秒就会出剑。
某弓兵的異世界生活
丁拉吉却坦然站在他面前,没有任何防备,淡声道:“公爵大人,我代表艾蜜莉丝陛下前来,与丹斯家族谈判。”
“你算什么东西?真以为当了龙裔的狗就有资格……”丹斯公爵完全不把丁拉吉放在眼里,不屑与他谈判。
然而,他刚说到一半就被恐怖的气息笼罩,浑身打了个激灵。
雷恩闪现到丁拉吉的身边,“丁拉吉没有资格,那么我呢?”
他的目光锁定了丹斯公爵,嘴边带着淡淡的笑意,看似人畜无害,但是丹斯公爵全身汗毛倒竖,感觉像是被一头太古龙盯上,对自己张开了血盆大嘴。
“狮王之心”让丹斯公爵保持了冷静。
他认得雷恩,早在上个月就从那个泄密者口中得知雷恩的存在。
刚才故意拖延时间,不来客厅,其实是他的一次试探。
由科斯特出面跟丁拉吉接触,拒绝谈判,待价而沽,等到局势明朗以后再决定家族的计划,万万没想到雷恩也来了,还发生冲突,一出手就重伤了科斯特,这是家族的继承人,也是最强大的超凡者,场面完全失控,打乱了自己所有的准备,不但筹码尽失,差点连科斯特也折损了。
爱子心切加上计谋失败,让丹斯公爵的心态当时就崩溃了。
这时他才想起雷恩的身份。
从泄密者那里知道雷恩跟艾蜜莉丝*卓耿堡关系密切,丹斯公爵派人去做了调查,收集情报,看完之后被吓了一大跳。
他可以对丁拉吉恶毒咒骂,却不敢对雷恩有任何的不敬。
時間重啟了怎麽辦
丹斯公爵的眼里充满了忌惮,对丁拉吉的怨毒与恨怒瞬间退去,收起长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态,郑重行礼道:“沃尔特*丹斯见过威泽兰议长阁下,抱歉让您见笑了。”
“都退下去。”
丹斯公爵对包围客厅的狮心骑士们挥了挥手,又说道:“议长阁下,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请跟我来。”
“我觉得这就很好。”雷恩拒绝了他的提议。
“那就听从阁下的意见。”丹斯公爵笑脸相迎,就这么站在一片狼藉的客厅里,问道:“阁下,不知您到岩狮城……”
雷恩抬手打断了他的话,“我这次来只是保护丁拉吉,具体还是由他跟你谈吧。”
丹斯公爵脸色一僵,却不得不看向丁拉吉。
丁拉吉哼了一声,随手从脚下的废墟里拖出一把椅子坐下来,“公爵大人,龙裔回归已成定局,这是神的旨意。陛下给丹斯家族两个选择,一是效忠陛下,迎回龙裔登临王座;二是成为陛下的敌人,跟着劳伯迪尔家族一起陪葬。”
这是在逼丹斯家族站队,更是赤裸裸的威胁。
雷恩瞄了一眼丁拉吉,艾蜜莉丝可没这么说过,这显然是丁吉拉自己的想法,用来在谈判中逼迫对手。
然而丹斯公爵不为所动,“你说的神是指哪位神?”
“自然是龙神陛下。”丁拉吉回道。
“是吗?”丹斯公爵面带冷笑,“如果龙神在乎卓耿堡家族的统治,当年就不会坐视龙裔被屠杀,现在怎么又回心转意,让龙裔回到康加特罗?这恐怕是你们自己的的虚假之辞吧?”
雷恩暗叫一声厉害,丹斯公爵不愧当了数十年的王国首相,一眼就看穿了最关键之处。
这是艾蜜莉丝最大的弱点。
龙神巴哈姆特创造了龙裔,赐予“龙之召唤”,但这只是祂的一次灵魂试验,以失败而告终,此后再也没有对龙裔有太多的关注,三千多年来,卓耿堡家族没有出过一个神选者。
这位神祗唯一在乎的是巨龙信徒,甚至祂对不信仰自己的恶龙的重视,都超过了龙裔家族。
龙神也不反对龙裔重回康加特罗,毕竟龙裔统治之下的王国,信徒数量会有所增加。
哪怕信徒增加的数量并不多,总比没有要好。
星艦廚師
总而言之,龙神巴哈姆特乐于见到龙裔重新登上王座,但祂不会出手相助,秉承着“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的态度,任由艾蜜莉丝展开复辟计划,无论成败,祂都不在乎。
当然,艾蜜莉丝肯定不会对外说实话。
那天在龙晶岛上,她宣称自己的祈祷得到龙神的回应和支持,并称龙神与众神谈判妥协,是为了让麾下军队增添自信,其实是她跟瓦罗根等人商议过后的谎言。
康加特罗众神保持沉默的真正原因有两个:
一是众神原本就不会轻易干涉凡间的战争;二是威泽兰巫师的参与,老师提前向魔法女神通报此事,说动了女神,暗中向康加特罗众神许诺,祂不会插足康加特罗人的信仰。
魔法女神是艾伦厄斯世界最强大的神祗之一,其它神祗都要忌惮几分。
康加特罗七神之中,劳伯迪尔家族信仰的“兽人与力量之神”格罗什的神力最高,但也远比不上魔法女神,即便祂的利益有可能损失最大,却也只能妥协退让。
这是众神之间的交易,凡人讳莫如深,只有威泽兰六人议会知道内情,连艾蜜莉丝都不清楚。
她有所猜测,却不敢肯定。
更不用说丁拉吉了,但他丝毫不慌,一脸的淡定,“神的心思又岂是凡人可以揣摩?公爵大人,想必你已经知道发生在巴洛斯克城的战斗,河流之神并未降下化身干涉,这是事实。”
“这是谎言。”丹斯公爵根本不信。
丁拉吉一时语塞,心里开始怀疑起来,是不是丹斯公爵从别的途径知道了什么?
丹斯家族信奉的是“护卫之神”亥姆,这是一位善神,拥有“守护”、“警卫”、“保护者”等神职,在众神之中并不起眼,信徒数量也不多,但祂对丹斯家族有所偏爱,经常回应祈祷。
丹斯公爵几句话就占据了上风,眼里闪过一丝轻蔑。
丁拉吉的反应无疑暴露了信息。
这让他更有把握,沉声道:“没有神的支持,凡人的军队再强大也只是一场空,我不会让丹斯家族冒着神罚的危险,跟你们与马尔克为敌。”他顿了一下,“我不妨告诉你们,就在昨天,马尔克的使者抵达了岩狮城,给出了极为优厚的许诺,我还在考虑中。”
丹斯公爵的目光落在雷恩的身上。
他很清楚,雷恩才是真正能做主的人,至少比丁拉吉更有话语权。
雷恩依然不说话。
丁拉吉心里着急,脸上却保持着平静,嘲讽道:“一个将要失败的篡位者,给出的条件再好也不能兑现,而且不久前还是敌人,如果你相信他的许诺,那就太天真了,让我看不起你。”
“我做事轮不到你来指手划脚。”丹斯公爵嗤笑一声,摆明了不想跟这个讨厌的儿子谈判。
丁拉吉差点又被激怒了。
雷恩伸手按下他的肩膀,丁拉吉面对自己仇恨多年的父亲,还是束手束脚,大失水准,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谈判不是这么谈的。
“看来公爵大人已经做出了选择,要投向篡位者。”雷恩终于出声。
“我绝无此意。”丹斯公爵断然否认。
“不效忠就是敌人。”雷恩根本不听他的解释,战锤又出现在手中,锤头闪电跳动,一股骇人的气息扩散到四周,说道:“我这个人向来以理服人,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道理,公爵大人觉得我有没有道理呢?”
丹斯公爵神色大变。
他离雷恩只有几步之遥,过去能保护自己的科斯特,已经被雷恩打成了重伤,城堡里的狮心骑士也来不及救援,身上佩戴的多件防护装备,丝毫不能带来安全感。
如果雷恩执意动手,自己绝无逃出生天的机会。
科斯特拖着重伤之躯,挡在父亲的面前,硬着脖子说道:“议长阁下要是以为杀了我们,就能让丹斯家族屈服的话,那就太小看我们了。亥姆的子民,从不畏惧死亡!”
他提到护卫之神亥姆,希望能让雷恩有所顾忌。
雷恩却只是耸了耸肩。
“勇气可嘉,但也足够愚蠢。”雷恩的看向丁拉吉,笑着说道:“丹斯家族并不是只有你们几个人,我想应该有其他姓丹斯的人,愿意成为新任公爵,带领家族向女王陛下宣誓效忠。”
他的笑声让丹斯公爵和科斯特不寒而栗。
丹斯家族人口众多,光是嫡系这一脉就有二十多人,旁系的人数更多,总共有四五百人,不知有多少族人伺机上位。
科斯特咬牙切齿,恨声道:“狮心骑士不会承认除父亲和我以外的族长。”
“没关系,杀到他们承认为止。”
雷恩他轻描淡定的说道:“减少几百个信徒,我想亥姆应该不会介意,就算祂介意,自然会有更伟大的存在劝祂息怒,不要伤了和气。”
这两句话的信息量太大了,让丹斯公爵和科斯特浑身颤抖起来。
他们可以怀疑丁拉吉的虚实,却对雷恩的话深信不疑,因为雷恩看起来就要动手了。
奥术洪流法杖握在手里,一道无形的力场激发出来,笼罩整个客厅。
全能金屬職業者
除雷恩以外,所有人动弹不得。
生死之际,丹斯公爵的脸上露出恐惧之色,科斯特身上金光闪耀,但他受了重伤,稍微用力一下,刚治好的伤口立即崩裂,一口气没能撑住,差点就陷入昏迷。
躺在地上的琳娜刚醒过来就听见雷恩的话,顿时被吓得失禁。
雷恩挥手就是一锤。
“慢着!”
“慢着!”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来,一个来自丁拉吉,他进入了恶魔附身状态,无法摆脱静滞力场的空间束缚,不过终于可以说话了。
另一个声音是丹斯公爵。
他身上的一件魔法物品被激发,体外浮现一层护盾抵抗力场的效果,一边艰难的往后退开,一边开口说话。
砰!
雷恩一锤砸在科斯特的胸口,但在战锤打中时撤掉了大部分力量,科斯特被狠狠的砸倒在地上,只剩一口气还吊着。
“公爵大人有什么话要说?”
雷恩踩着科斯特的身体问道,战锤压在脑袋上,科斯特发出痛苦的低吟。
丹斯公爵看着被踩在地下的儿子,心脏狠狠抽搐了一下,挣扎了几秒钟,最后还是低下头颅:“丹斯家族愿意效忠。”

pjtnq超棒的小說 戰錘巫師 愛下-第439章 一頓暴揍-tlrrr

戰錘巫師
小說推薦戰錘巫師
“太阳骑士!”
“不对!他不是太阳骑士……”
科斯特眼神微变,他在博尔奇身上感受到了神圣的力量,还有一种令人心悸的气息,混杂在一起,如果不是狮心骑士的感知足够敏锐,差点都无法发现这只是一种伪装。
即便只是伪装,这个一身圣光之力的超凡者至少也传奇中阶!
整个黄金狮团除了自己以外,只有两个传奇中阶的狮心骑士,此刻却不在城堡里,如果不阻止他的话,琳娜会有危险。
眼前的男人说不要伤及琳娜的性命,但是丁拉吉已经被刺激得发疯了,绝不会手下留情。
科斯特心念急转,做出了决定。
他没有理会雷恩的警告,魂力爆发,全身笼罩在黄金光辉之中,速度暴增数倍冲向客厅之外。
只是一个刹那,科斯特就冲到了门口。
他的一缕感知锁定了雷恩,注意着雷恩的动静,突然心神一闪,雷恩的身影消失不见,下一个瞬间出现在眼前,堵住了大门。
闪现,他竟然是巫师!
科斯特眼皮狂跳,刚才那一击的力量之强让他误以为雷恩是近战职业者,万万没想到是巫师,但他没有丝毫的退缩之意,喊道:“让开!”
这一声咆哮犹如狮吼,震慑人心。
他手中外形精美如同黄金铸造的长剑奋力劈出。
这一剑,科斯特几乎用尽了全部力量,金狮血脉在体内沸腾,剑上凝聚出如有实质的剑芒,迸发出数米长的剑气,锋锐而又厚重,配合着“狮吼”音波攻击灵魂,双重打击之下在康加特罗特无人能挡。
然而,科斯特发现自己的狮吼失效了。
堵在门口的雷恩神色像湖水一样平静,目光深邃,抬手朝自己轻轻一指,电光石火之间,刚才那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又出现了。
这导致他的剑势停滞了一刹那。
传奇之间的交手,一个小小的失误就足以致命了。
科斯特心里咯噔一声,直到现在他也不清楚对方使用的是什么手段,或是什么法术,无影无踪,所幸自己不是施法者,剑势被影响后只是威力减弱一些,这一剑还是斩出去了。
砰!
一声轻响,一道并不如何强大的奥术在眼前炸开,科斯特的视野被白光充斥。
狮心骑士的抗性极高,但是这一记“光爆术”过于突然,几乎贴着脸释放,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短暂的失明了。
光爆术形成的冲击波集中一个方向,打在科斯特的黄金气墙上,并没有造成伤害。
但是科斯特的感知被搅乱了。
轰隆一声,科斯特的全力一剑斩空了,他睁开眼睛,看见客厅的大门被彻底摧毁,地面上出现一道十余长的沟壑。雷恩就站在剑痕的边上,朝自己笑了笑,手中战锤已经砸下,目标是自己的剑。
当啷!
战锤砸在剑刃中段,这柄史诗级的长剑瞬间断成两截,同时爆发出数以百计的闪电,横扫整个客厅。
科斯特双手剧震,半截长剑脱手,电流传到身上造成麻痹,让他后退的动作慢了一拍。
雷恩的战锤从下往上一挥,砸在他的胸口。
这一锤没有闪电迸发,但是锤上的力量却更可怕,科斯特向来引以为傲的黄金气墙简直比蛋壳还要脆弱,一瞬间就被打爆,战锤势如破竹砸中黄金铠甲,胸口立即凹陷下去。
砰,科斯特被打飞起来,落回像废墟一样的客厅。
但他没有就此重伤,也没有失去战斗意志,“狮王之心”要素让他保持着冷静,心脏砰砰狂跳,如同战鼓擂动,全身血液沸腾、斗志昂扬,强忍着涌到喉咙的鲜血,在半空转身调整平衡,手中出现了一柄新的长剑,左手更是举起了一面刻有狮头的大盾,做出了防御姿态。
狮心骑士力量强大,但是更擅长防守。
科斯特已经很多年没有遇到能把自己逼出防御姿态的对手了,可是他刚举起狮王大盾,一道彩虹射线就从雷恩手里射出。
尖啸声中,这道美丽的射线锁定了科斯特,打在大盾上面,最纯粹的破坏力侵蚀着盾面,发出刺耳的摩擦之声。
当科斯特落地的时候,大盾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几乎被穿透了。
他直接把盾牌像铁饼一样掷向雷恩,巨大的力量灌注之下,盾牌撕裂空气,速度快到连目光都捕捉不到,他自己紧随其后,发动了冲锋,黄金般的气息狂暴无比,客厅四周的墙壁摇摇欲坠
冲锋之中,科斯特一口气激发了多个要素,身上铠甲的附魔也被激活,力量和速度暴涨,头顶上有一头威严雄狮的虚影落下,皮肤变得像是黄金铸造,仿佛坚不可摧。
地面剧烈震动,半个城堡都听到了科斯特的脚步声,像是一头巨兽在奔跑。
雷恩依然挡在门前。
他的双眼闪过一丝血色,身躯膨胀到两米高,给自己瞬发加持了龙力术,任由飞盾打在额头上,溅起火星弹开。
“吼!”
雷恩张嘴发出一记“巨龙怒吼”,声波集中在前方,科斯特避无可避,饶是他有“狮王之心”意志坚定如铁,但是金狮血脉终究不如巨龙,心神受到冲击,冲锋的脚步不由得慢了半息。
隨欲而愛 逆簽
網王之愛在升
雷恩挥锤,毫无花假的砸在科斯特的胸口。
黄金气墙爆裂,科斯特又被打飞回去,这一锤比前面那一锤更重、更快、更沉,他像炮弹一样倒飞,连续砸穿了三层墙壁。
動漫逍遙錄
噗……
科斯特嘴里鲜血狂喷,胸口铠甲四分五裂,黄金般的皮肤也出现了裂痕。这一锤,几乎让他失去了还手之力。
但这还不是结束。
一记雷电组成的巨爪穿过墙壁上的大洞,精准的抓住了科斯特,把他拽回到雷恩的面前。
迎接他的又是一记重锤。
砰!
科斯特第三次被打飞,人未落地,电爪飞来紧握。因为铠甲损毁,附魔失效,科斯特的抗性大降,被电爪术抓住以后,全身麻痹无力挣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又被抓了回去,硬吃一记战锤轰击。
一锤打飞,电爪拽回。
如此反复了三次,科斯特的“金狮力场”一次次被打爆,皮肤上裂痕越来越多,刚开始还试图还击,但是被砸了两锤以后,伤势沉重,他只能像沙包一样任由雷恩蹂躏。
砰的一声,雷恩又一锤打在科斯特身上,就此停手。
科斯特掉在地上,身上惨不忍睹。
他的伤势已经重到连站起来都困难,但是“狮王之心”赋予的意志,让他没有昏迷过去,死死的盯着雷恩,眼神灰败,难以接受自己的失败,过去多年建立起来的骄傲被那一锤锤打灭了。
雷恩站在那里,淡声说道:“我警告过你,最好留在这里。”
科斯特张了张嘴却只有血流出来,他很清楚,对方已经留手了。
狮心骑士的防御再强,也抵挡不住砸在脑袋上的战锤,以对方的力量,只要一锤自己就死了。
这时一群狮心骑士从倒塌的洞口冲进客厅。
“团长!”
他们看见倒在地上科斯特的惨状,骇然失声,向雷恩投入愤怒的目光,纷纷举起武器冲上来。
雷恩提起战锤,激发了附带的连环闪电。
噼哩啪啦,电流爆鸣。
这些狮心骑士都没到传奇,身上的铠甲抗性也远不如科斯特,面对四环法术几乎没有抵抗之力。一道道闪电在狮心骑士之间跳动,互相串连,每一次跳跃过后闪电的威力就越可怕。
三次连锁闪电释放完毕,只剩四五个狮心骑士还能站着了。
他们顽强的冲到了面前。
雷恩抬脚一踏,地面震动,一记“震荡波”呈扇形打出去。以他的力量,哪怕震荡波只是普通要素,也只有三级,打在狮心骑士身上也不亚于野兽冲撞,一个个被撞飞到墙上,落地时铠甲碎裂全身流血,没了声息。
击倒了一批狮心骑士,却没有吓退后面的人。
更多的狮心骑士从洞口冲进来,悍不畏死的发起了冲锋。
“都停下!”
科斯特艰难的大叫,“快停手,都退出去。”他一边挣扎着坐起来,一边吐血发出命令。雷恩的实力太强大了,连自己都不是对手,狮心骑士们冲进来也只是送死。
每个狮心骑士都是家族付出无数财富和心血培养起来的,不能毫无意义的死在这里。
“团长……”狮心骑士们一脸悲愤。
“我说了,都退出去。”科斯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大声道:“如果你们还当我是团长,就要服从我的命令。都出去,立刻,马上!”
“是,团长。”狮心骑士们不甘的退出了客厅。
雷恩收起战锤,说道:“明智之举。”
“阁下就是在奔流堡击败费舍公爵的人?”
科斯特已经猜到雷恩的来历,巴洛斯克城发生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康加特罗,包括那天发生在奔流堡外的战斗,费舍公爵败于一个威泽兰议长之手,但是外人并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
丹斯公国位于王国西境,不像费舍公国那样经常有佣兵停靠港口,所以对外界的消息不够灵通,甚至可以说是封闭。
科斯特以前听说帝国与浮空城的传说,但是了解不多。
雷恩点了下头,“正式自我介绍一下,雷恩*奥古斯都,威泽兰浮空城议长,格拉摩根伯爵,帝国议员。”
“原来是你!”
科斯特咳嗽了一声,用手抹去嘴角的血,心中恍然。
这位帝国英雄人物的名字,他有所耳闻,但是真正见到并交手以后,还有是些难以置信,因为雷恩实在太年轻了。
老夫少年狂 暴風獵人
魔劍之淩霜劍譜
他自认为是康加特罗近百年来最杰出的超凡者,三十岁不到就晋升传奇,七十岁进入传奇高阶,虽说只有十六级,离圣阶还差得太远太远,也不敢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是至少在王国没几个对手,只有马尔克国王和布兰登公爵等几位可以匹敌。
可是眼前这位,据说只有二十岁出头!
刚才的战斗自己全程挨打,对方明显没有出全力,这样的实力差距,让科斯特深受打击,多年的骄傲不复存在。
最令他痛恨的是,雷恩的相貌也比自己更帅。
科斯特心里产生了莫名的嫉妒。
巫旅 光腳走路
客厅外面传来激烈的战斗声音,夹杂着丁拉吉的咒骂和琳娜的痛呼尖叫,还有狮心骑士们的惨叫声。
科斯特下意识的就要出去,刚动了一下,顿时全身剧痛传来,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几锤打断了他不知多少根骨头,内脏也受到重创,也就是狮心骑士的身体素质够强大,意志也够坚韧,换作其他超凡者已经昏迷过去了。
重生之平行 地黃丸
“不想死的话就站着别动。”
雷恩对自己下手很有分寸,说道:“博尔奇不会让那个女人被杀死,不过其他人就不一定了,你最好下令让他们停手。”
科斯特焦急不已,对着守在客厅墙上洞口的狮心骑士喊道:“快去,让所有人退下,都别动手。”
超級軍火交易系統
他很担心琳娜的安危,但是狮心骑士对家族更重要。
絕對暴力 邊城
这一切都是琳娜那张嘴造成的。
科斯特后悔不已,从小就没能处理好琳娜和丁拉吉之间的冲突,矛盾越来越严重,当年丁拉吉被驱逐出去,主因父亲,其实背后也有琳娜在暗中推波助澜,姐弟两人的仇恨无法化解,自己负有最大的责任。
“我和父亲当初就不该纵容她。”
科斯特又悔又恨,却被雷恩盯着不敢轻举妄动。
幸好,外面的战斗只持续了不到一分钟就平息,博尔奇提着奄奄一息的女人返回客厅,他身上的光铸圣甲有几道划痕,应该是狮心骑士留下的,只是没有造成伤害。
丁拉吉跟在后面进来,保持着恶魔附身状态,狰狞的脸上怒气未消,不过已经恢复了理智。
他看见科斯特的惨状,顿时大惊,连忙解除了恶魔附身。
“科斯特,你的伤怎么回事?”丁拉吉手忙脚乱的掏出治疗药水和卷轴,给科斯特疗伤。
这时一个身材健硕的老年狮心骑士冲进来,看到重伤的科斯特和琳娜两人,威严的脸庞大变,怒视矮小的丁拉吉,沉声道:“你这个灾星还敢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