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v32火熱小說 扶明錄 浪得虛名-第1466章 這方唱罷那方登臺-lfp4q

扶明錄
小說推薦扶明錄
这里是城北门外的一个小村子有十来户人家,村子北边数百步外就是山坡,众人讨水喝的时正好有一人骑着骡子缓缓行来。
没错,骑的不是马是头骡子。
这年头牛用来耕地马用来坐骑,骡子用来赶车,驴则用来拉磨,虽不是所有都这样,但大部分都如此,眼下忽然看到一个大老爷们骑着个骡子蒋发忍不住笑道:“听说小媳妇能骑驴,但还头一次见到大老爷们骑骡子”。
众人也忍不住哄笑,而那个骑骡子的人发现有一拨人远远盯着他,突然掉头狂奔而去。
“追上他”常宇大喝一声,众人翻身上马狂追而去,其实常宇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追他,就觉得这家伙见到他们就跑,那绝对是心里有鬼。
两方相隔不足百米,那骑骡子的人见众人追来疯狂的抽打胯下骡子往山坡方向奔去。
这时候蒋发的眼睛突然一咪:“是那贼人,血蝙蝠!”
啊,常宇顿感无语,今儿怎么了,上的都是大菜,刚才是自己往人家刀口送,现在是血蝙蝠往自己怀里钻。
他相信蒋发的眼力,他说是那就不会错。
真没错,这骑着骡子的人还真就是血蝙蝠,昨夜他侥幸逃出了营地遁入山中躲了一夜,待天亮见常宇一行离去,却贼心不死从一村户里偷了骡子跟了过来,白日他不敢跟的太紧远远吊着,却因亲卫在城外等常宇还是被他跟了上来,却不敢靠近,见他们没进城便猜测卢龙不是最终目的地,便想绕到前头候着,哪知却歪打正着撞见了常宇一行。
血蝙蝠眼力极好,待看清前头那波人竟也是官兵,而且在哈哈大笑,以为自己中计了被人家前后给包了,哪里想到当时常宇诸人是在笑他骑骡子。
可血蝙蝠害怕啊,拔腿就跑却引得常宇起疑心率众追来,此时得知是他这个采花贼立刻军心大振,刚才追那杀手不得憋了一肚子火,正好拿你撒撒气。
血蝙蝠的胯下的骡子哪里跑的过战马,眼见对方包抄而来果断弃了骡子直奔山坡逃去,但这时众人也追到了跟前,蒋发一马当先纵身上山追了过去,常宇一边喝令众亲卫下马上山围追,而他则取了硬弓瞄着逃窜血蝙蝠连连射去。
不得不说血蝙蝠今天点有点背,眼前山坡是一片乱石少有林木,一边是蒋发狂追一边还得躲避常宇的利箭,可谓极尽狼狈。
常宇的箭术虽不及况韧,但百步之内的目标也可以说指哪打哪,血蝙蝠仗着身法躲过两支,却被第三支箭射翻,尽在咫尺的蒋发直接扑了过去,血蝙蝠一个翻身刀光一闪,蒋发被逼退数步,他手中没有兵器正欲空手夺白刃缠住对方,只要后边王征南等人冲上来,血蝙蝠便无逃路了。
不过血蝙蝠已看破他的企图,刷刷数刀逼退蒋发后拔腿又往山坡上的林子里窜去,破空之声传来,血蝙蝠一声惨叫大腿上又中了一箭,正欲翻身再起时被蒋发一脚踢中门面直接晕死过去。
待其醒来时,眼前十几张阴笑的脸正在看着他:“你,你们什么人?”
“血蝙蝠,咱们真有缘啊,天南地北几千里都能再相遇,你是不死我手里心不甘是吧”常宇嘿嘿冷笑,血蝙蝠一脸茫然又无辜:“你说什么,谁,谁是血蝙蝠!”
“哎呦卧槽,你这演技不拿奥斯卡都亏了,装,继续装”常宇直翻白眼,可血蝙蝠还是一脸的委屈:“诸位军爷,俺真不知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要追俺,俺不是什么血蝙蝠俺不过一江湖游侠而已,没犯事啊”。
“哎呦卧槽还江湖游侠,真没见过你这不要脸的,好吧,即便你不是血蝙蝠那你见了吾等为何逃窜”常宇大骂道。
“俺以为你们是山贼要劫俺呢”血蝙蝠面不改色一边说着一边使劲挣扎奈何已被捆的结结实实。
“莫装了”蒋发冷哼一声,手里拿着几个小瓶子在他眼前一晃:“你作恶的家伙什都在这,还有什么抵赖的”。
“俺行走江湖总要有些东西防身呀,军爷您真冤枉俺了”血蝙蝠还要抵赖,蒋发上去就给他一巴掌抽的他眼冒金光:“行走江湖要这种催情迷药来防身?”
“哦,您说那个啊,那是俺前几天追一个采花贼,他身上掉下来的,俺原本以为什么什么跌打药呢,原来是迷药啊……”不得不说这血蝙蝠嘴硬的很。
“你不承认没关系的,老子一定要让你死的心服口服的”常宇冷笑:“你莫以为吾等不识的你便会放过你,但吴中一定认识你,刀圣吴中你总不会陌生吧”。
試婚老公,要給力
听到吴中的名字后,血蝙蝠眼中闪过一丝慌张,不过马上又恢复了平静依旧一脸的委屈:“军爷若想屈打成招,俺就是死了也不瞑目!”
“别急,会让你瞑目的!”常宇嘿嘿笑着,即便你不是那血蝙蝠:“便凭你几次三番惹到我,也是死罪一条!”
“俺和军爷无冤无仇,什么时候惹到您了啊!”
烽火佳人
“你尽管否认,我亦不会立刻杀了你,吴中在京城等着你呢也就是说回京之前你都有机会逃脱,别说没给你机会哦,也让吾等瞧瞧你血蝙蝠的本事”常宇说话间远处一队人马缓缓临近,乃太子朱慈烺一行。
“抓着那厮了?”朱慈烺见地上捆着一人,身上身上血迹斑斑以为是酒楼里行刺常宇的那个杀手。
常宇摇摇头:“是另外一个相好的”这时朱媺娖也走了过来,血蝙蝠瞧见她眼里又光芒一闪,常宇怒急,上去一脚在他裆下,这厮立刻惨嚎起来。
“他是何人?”朱媺娖好奇问道:“血蝙蝠”常宇随口说了,这兄妹俩也不识的说了也无妨,可旁边的宋洛玉听了立刻脸色突变上前一步直接照血蝙蝠面上就是一脚,但听一声惨叫随即又晕死过去了。
宋洛玉行走江湖自是听过他名头,而且吴中回京之后给她说南下的种种,自也提到这人,女人最恨的就是这种采花大盗,血蝙蝠的恶迹更甚不知毁了多少良家女子的清白,气急出手自是不轻!
常宇挥手招来王征南:“你是会点穴的吧”他曾看过黄宗羲给王征南些的墓志铭知道其精点穴功夫,晕穴死穴啥都会。
王征南点点头:“大人可是要点死这厮?”
禁忌之戀:軍閥鬼夫約不約 知慕艾
塵緣天定 另類匪徒
常宇摇摇头:“要留着到京城再杀他,但这厮手段百出,要防止其逃脱你看看在他身上能不能下点手段”。
王征南点点头:“卑职懂了,保证他逃不脱”。
眼下虽不能证实这人是血蝙蝠,但其确实是那晚在坤兴公主窗外意图不轨的采花贼没跑了,便凭此一条常宇都得弄死他,不过为了证实他的身份暂留其性命待吴中确认后再杀不迟。
常宇虽痛恨和不耻这种臭名昭著的采花大盗,但并未折磨他而且还很人道的帮他拔了箭包扎伤口,然后将其捆在自己的车厢上!
没错,没给他马骑也没拴着绳子拖着他,而是在车厢上边铺了床棉被然后将其捆住,冻不着累不着的,只是动弹不得罢了。
晟心如初,總裁的完美戀人
血蝙蝠也试图挣扎过,可是总感觉浑身酸麻无力根本使不上劲,他严重怀疑刚才昏迷的时候是不是被灌了迷药。
…………………………………………………………
连更四章,心里都有点数哈。

0vuth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扶明錄 ptt-第1462章 意料之外的那個人展示-d1ui1

扶明錄
小說推薦扶明錄
丁启,丁启不见了,有伙计嚷嚷起来,不过很快他们有感觉很蹊跷,丁启身材比较瘦小,刚才那人却很挺拔,看身形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你们最后一次见丁启是什么时候?”王征南追问那些伙计,最终得知下雪扎营时。
看来那个叫丁启的可怜伙计此时不知被藏尸何处!
简单来说就是他被那采花贼冒名顶替了,风雪刚起时众伙计戴着帽子蒙着脸忙着搭建营地,没人会注意身边谁是谁。
水仙已乘鯉魚去
予你一世很安寧
随后王征南率队又将整个营地排查一遍,确认贼人远去并未去而复返,常宇蒙着薄毯子站在营地正中看着正北,漫天风雪很快将他覆白。
北边是山,贼人是从北边突围出去的,这个时候也只有山里头有地方藏身避风雪了,这人冲出帐篷毫无任何迟疑就奔北而去说明其早就想好退路了。
经验老道出手狠辣,轻身功夫一流,又好色采花……常宇突然一个哆嗦:“艹他妈的,原来是你这厮”。
“大人莫非瞧出那贼人身份了?”蒋发闻言向前问道,常宇望着正北漆黑的山林点了点头:“那厮不是那个神出鬼没的杀手也非普通的采花贼,而是江湖上臭名昭著的血蝙蝠”。
血蝙蝠,蒋发一惊:“卑职出京前听李炳宵曾言要助夜魔擒一仇家好像就叫这名堂”。
“没错,就是他!”常宇气的牙痒痒,这血蝙蝠在江湖上出了名的贪色不知祸害了多少女子,但依仗一身号功夫官府拿他没办法便是江湖上的正义人士也束手无策,像吴中的那样的高手都能让他数次溜走,旁人更别提了。
血蝙蝠非常的好色而且色胆包天一旦被他盯上的女子想法设法都要得手,除此外还睚眦必报,蚊子叮他一口都要被他捉了轮j十八次才行。
在济南时他瞎了眼碰上了夜魔被其刺了一剑,于是结下梁子竟敢追常宇一行南下,面对诸多高手环伺竟不畏惧,终在曲阜时候栽了,当时常宇觉得他难逃一死,谁知数月后竟出现在京城。
更想不到的是,其竟尾随自己出了京。
死亡加油站
是有预谋,还是巧合?
常宇左思右想,最终确定应该是巧合,因为血蝙蝠和他并无直接的恩怨,甚至都不认识他没理由向他寻仇,应该是听到了些风声或者感觉到了危险匆忙之际潜入城外,好巧不巧碰到了,又或许是城里头或者城外看到坤兴公主或者宋洛玉了被其引了过来。
獨家私寵:高冷BOSS迷糊妻
然后这厮在镇上下手却被发现,贼心不死继续跟着,却突遇大风雪无处躲避只得趁乱混入商队里。
蒋发一路小心翼翼的提防,却没想到是这厮跟了过来,这让他有些失望又有暗暗松了口气。
權婚霸愛:老公寵妻別太狂
但常宇却变得紧张起来了,因为他知道血蝙蝠的本事,可谓防不胜防,偏偏坤兴公主就在队伍里。
花亂開 老樹畫畫
于是他让况韧排了岗哨,三班倒不间断巡查营地,而他则直接走到坤兴公主的马车旁:“九姑娘睡了没?”
“没呢,外边又出了什么事?”阿九的声音有些紧张,这时宋洛玉从常宇的马车里探出头:“大人,要不还是卑职和九姑娘睡一辆车吧”。
不!常宇做出了一个他早就想但一直说不出口也做不出来的决定,让那个宫女和宋洛玉睡一个马车,而他上了坤兴公主的马车:“恕臣冒失了,今晚臣要在这陪着殿下”。
坤兴公主看上去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但嘴角微微轻扬还是出卖了她的内心:“怎么又叫殿下了,外边到底出了什么事”。
“闹了贼,为防万一臣还是要贴身随扈”常宇随口说道,坤兴公主眉头一皱:“这天儿鬼都不敢出门,贼人倒是够辛苦的啊”。
常宇忍不住笑了:“都是混口饭吃”。
车里挂着灯笼里边点的是蜡烛,留有一丝排气孔倒也没有多大的味道,烛火摇曳车内气氛有点……不太对劲。
吞天武帝
此时朱慈烺被众亲侍拥在帐篷里已睡了,他尚不知常宇上了他妹子的车,即便知道了也没啥感觉,在他的认知里常宇就是个太监,太监在宫里头伺候女主子洗澡的都正常不过,再说他对常宇也是无比的信任。
可这是两人第一次这么狭小的空间里独处,加之相互之间又有好感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别扭起来,朱媺娖拥着被子半靠在车厢,常宇在她对面端坐手握一杯热茶,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你不困么,赶紧睡吧”常宇打破尴尬的气氛,朱媺娖嗯了一声:“本来是困的,现在又没了睡意,你和我说会话吧”说着推开一点点窗户,呼啸寒风灌了进来吓的她赶紧关上了。
靈異之驅魔天 天涯何處覓知
常宇抽出腰间青雀宝刀,以衣袖拭之:“我也不会说话,说来说去就是些打打杀杀的事,那种事你哥哥爱听,却不合你胃口”。
“你怎知我不爱听打打杀杀的咯”朱媺娖嘴巴一挑:“我也喜欢听打仗的事,你给我说说南边剿匪的吧,我听父……父亲说你曾带着四五个人就破了一个城是真的么……”
常宇很无语,这段经历他至少已经见过五遍了,给李慕仙讲过给李岩讲过给黄得功讲过给崇祯父子讲过现在还给阿九姑娘讲,但却是讲的最生动的一次,毕竟谁不想在自己心仪的女孩前好好表现,何况故事主角还是自己。
朱媺娖自是听的津津有味,时而紧张蹙眉时而捂着心口长松口气,外边风雪虽大车里有暖炉温如春,坤兴公主听的太过入迷蹬开了被子露出了脚,常宇瞥见顿时忍不住咦了一句:“殿下你裹脚么?”
坤兴公主一怔赶紧将脚缩进被窝,脸色绯红瞪了常宇一眼,其实她还穿着袜子呢:“你有那恶趣味?”
“没没没”常宇赶紧摆摆手:“我只是听人说过宫里头妃子娘娘也有裹脚的,不知是真假故此一问”。
“呸,哪个说的胡话,宫里头才没人裹脚的”朱媺娖怒目,看来真的有些生气了。
裹脚这个陋习具体从什么时间开始的已无从考据,史料说在明朝很盛行,甚至连皇后都裹脚,理由是出土的孝端皇后和孝靖皇后的鞋底长度仅十三四厘米,不过很快又被人逐条推翻,因为古代的鞋子造型与后世大不同,鞋底远比鞋面小,而且根据两位皇宫的脚骨骼也发现与正常人无异,说明并未裹脚。
但从满清开国后皇太极“有效他国衣冠、束发裹足者,治重罪”,“他国”是明朝。后孝庄皇后谕“有以缠足女子入宫者斩”,可见当时明朝裹脚之风盛行,其实都是些心理变态的文人搞出的臭恶俗。
“怎么,你还看过人家裹小脚的?看的谁家姑娘?”朱媺娖哼了一声盯着常宇问道。

qxqd6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扶明錄 愛下-第1455章 大吃一驚-rx8xm

扶明錄
小說推薦扶明錄
半个时辰后,常宇出京。
常弁赶车,左右有蒋发陈氏兄弟以及王征南,宋洛玉随扈。车前后则有数十亲卫悍卒随行,这种组合不管是应对江湖杀手还是山贼土匪都绰绰有余。
“常宇,常宇……”刚从安定门出城,便闻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常宇掀开车帘望去,便见在城门外官道路边有数十骑,当先一人挥手高呼,正是太子朱慈烺,当然已乔了装的,除了他一般人也没那么大胆直呼其名。
嘿,常宇钻出车厢站在车头对他挥手:“好家伙,竟真出来了”。
“幸亏昨儿没信你,还说帮我说情呢,结果呢还不是悄悄的要溜走了,而我还得靠自己……”朱慈烺嘿嘿笑着,骑马迎到常宇的马车跟前:“你不是爱纵马狂奔么,怎么还坐车了?”
哎,常宇叹口气:“年纪大了……”看到太子翻了白眼,便哈哈笑了:“又不赶急,没必要风尘仆仆的,有车至少路上能睡个好觉”说着抬手一指不远处:“当你在外也野惯了呢,不也弄了辆车”。
“我那辆车啊……”太子似笑非笑,说话间已至那马车旁边,常宇看到几个熟人,都是太子府的侍卫,也是当初和他比武打过架的,比如程重刀,宋仁峰等。
太子出宫事关重大,自是少不得随扈的,少则数百,多则上千,但这次出宫竟然仅仅二十余人,按理说实在太过不足。
其实不然,一来太子是乔装化名,二来跟着常宇走根本就不用担心安保的问题。
太子府的侍卫都在拱手同常宇问好,突然那辆车帘掀起一个俊美少年启齿轻笑:“常公公好啊”。
“好,好”常宇随口应了句,随后目瞪口呆:“你,你……”
那俊美少年竟然是坤兴公主朱媺娖!
崇祯帝竟真的允了她出宫!
这在往年是决然无法想象的事!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一个公主出宫的机会都微乎其微,更不用说出城远去关口溜达了,这不是电视剧,绝对不可能的!
这现在却切切实实的发生了!
崇祯因为神仙托梦之事,经历恍然如梦再世为人的感觉,也曾孤注一掷的疯狂过,他的心态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其实随着常宇的穿越而来,很多人和事的轨迹都发生了改变。
崇祯帝的心态和性格也多多少少发生了变化,但唯一不变的是他对坤兴公主深厚的父爱。
坤兴公主进来郁郁寡欢,崇祯一直觉得是受驸马事件影响,这个女儿本就性格清冷若在想不开……会不会就同田贵妃那般……(田贵妃就是性格内向,导致产后抑郁症病亡)
父爱是伟大的,在这个时代局限性下,崇祯帝能放公主出来透透气,真的可以说让了很大一步。
“你,上车!”父爱是伟大了,可是常宇的担子可就太重了,自己可是出门公干去了,可眼下成啥了,给你哄俩孩子呢?
常宇要将太子兄妹两人叫上车,朱慈烺机灵知道要被训话,便耸耸肩:“此事和我没有干系,对了,闻你手下有个神箭手,我去同他一起狩猎了哦”说着打马离去找况韧玩去了。
而坤兴公主很乖巧的从太子的马车转移到常宇的车上,全程带着微笑,一上车就捏着鼻子:“好大的酒味,你还没醒酒啊!”
车厢里两人对坐,车外随扈远远离开,他们知道有些对话听不得,只有常弁专注的赶着马车,他无所谓,他是哑巴。
“殿下,您这是干嘛?”常宇愁眉苦脸,不过内心还是有些小雀跃的,能和坤兴公主呆着一起他自然开心,不过此时他还以为坤兴公主是偷偷溜出来的。
“你和太子哥哥说话那么随意,为何同本宫说话却这么多规矩!”朱媺娖下巴一抬娇哼一声。
“那是为掩人耳目,不暴露太子身份”常宇话没说完就被朱媺娖抢断:“那你就不怕暴露本宫身份?”
“殿下这身份还需要臣暴露么,您这一口一个本宫的,谁不知道您是宫里出来的”常宇直摇头:“您出宫也就得了,溜达一圈皇上很难发现,您倒好,都敢跑出城,若是被皇上发现那还得了……”
“父皇出京体察民情去了没个三五天甚至更多不会回宫的,母后那边本……我已经得到应允了的”朱媺娖故意逗他。
青春之癢 沈小夢
常宇微微松口气:“皇后也太惯着你了”说着依是皱眉:“三五天最多只能到山海关,若是皇上提前回京……你怕是瞒不住了……”
正说着就见朱媺娖掩口轻笑:“你倒真的会想着怎么为本宫遮掩呢,是不是心里也想着带本宫玩呢?”
戰錘神座 漢朝天子
大明升職記 紫釵恨
常宇一怔:“殿下还笑的出来,臣是去公干可不是去玩啊,还有,殿下都已经溜出来,臣自当想着怎么为你遮掩了”。
“好了,不逗你了,是父皇允本……我出来的,否则我哪有那么大胆子”。朱媺娖收起笑意一本正经说道,常宇啊的一声,又目瞪口呆了,崇祯这是怎么了,放飞自我了么?
看他模样朱媺娖又忍不住笑了:“意外吧,我也非常意外”说着伸了伸懒腰:“昨晚开心的一夜没睡,又在城外等了你大半天有些乏了,本宫先睡会”说着就要躺下,常宇赶紧哎了一声:“殿下,您还是回您那香车里去睡吧,臣这车子太埋汰了”。
“我都不嫌弃脏,难不成你嫌我?”朱媺娖哼了一声,常宇只得坦白了:“臣,一夜宿醉现在难受的很,也想睡会”。
且,朱媺娖听他这么说也不好赖着了,临下车之际装作恶狠狠的样子:“我都不说本宫了,你也不要在叫我殿下!”
本就因宿醉头疼欲裂的常宇如今脑袋都两个大了,不过调整心态好,他决定……先好好睡上一觉。
清宮升職記 梨橙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缓缓而行,车前车后随扈紧随,最前头朱慈烺和况韧几人纵马狂奔时而窜入道旁田野里狩猎野味,他虽贵为太子但因受常宇影响太大,在这儿也不端架子很快便和亲卫们融在一起。
朱媺娖不会骑马,但也没像常宇那样蒙头大睡,她的确一夜没睡好有些困乏,可此时太过激动也睡不着,掀开窗帘欣赏沿途风景瞧见朱慈烺和亲卫们纵马欢快的样子也会忍不住嘴角上翘。
而对亲卫们来说,只知太子乔装在队伍里,却不知道还有个公主,毕竟都没见过她,当然了太子身边的亲侍是知道朱媺娖的身份,但绝对没人敢声张。
常宇在车中呼呼大睡时,数十里外的通州地界有几个人却激动的难以自抑。
郑成功终于面圣了。
千金霸上酷總裁
只是他做梦都没想到面圣不是在巍峨庄重的紫禁城,而是在田间地头,但又有什么区别呢。
崇祯帝得知他是郑芝龙之子,为抗饥荒做了那么大的贡献后也是不吝赞赏之词,令郑成功受宠若惊。
而问及方八身份时,这个黑老大哆哆嗦嗦的说了句:“草民是八达通掌柜的”。
崇祯就笑了,这一笑尽在不言中。
当然最引崇祯帝关注的却是宋应星,这个此时看起来和难民无二的小老头竟然田间地头奋笔疾书,实在太引人注目,便向前问其何人?
宋应星不识的眼前这人是皇帝,仅以为或许是户部某位大官,随口应了,崇祯帝听着耳熟啊,突的想起常宇曾提起这人还说要让他当皇家学堂的祭酒。
人魔之路 莫麻公子
有点意思,崇祯帝立刻就来了兴趣,他倒想看看眼前这个糟老头子有怎样的学识能入得常宇法眼而让无视其他名士大儒。
此时那些流连在京城的茶楼酒肆里吐沫横飞激扬文字指点江山的文人墨客们怎么也想不到当今圣上正在田间地头做调研甚至亲自插秧播种。
更想不到太子和公主也微服出京。

p8jg8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扶明錄-第1447章 牌面看書-qlehy

扶明錄
小說推薦扶明錄
目送霍超一行远去,常宇回城刚到德胜门下边看到素净在城门旁边一脸悠闲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相好的走了,心里不太舒坦吧”。
勒卡雷:永恒的園丁
常宇对他翻了个白眼:“本督纳闷的很,为何到哪总能被你寻到”。
蜜愛前妻:寶貝乖乖受寵 風度扁扁
“你莫要忘记我是做什么的了”素净一撇嘴,走到常宇身边:“衙门的人到处在寻你,皇帝派人上门送礼也找不到你人”说着递给常宇一物。
常宇接过一看,嘿一沓大明银行的银票,竟有两万之巨,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大明银行的银票,翻来覆去仔细看了,制作相当精美及严谨:“吴孟明送来的?”
夫君請到碗裏來 幾米
“皇后他爹给你送的贺礼”素净说着翻身上马,常宇一怔:“嘿,难得这铁公鸡这么大的手笔”。
“不是他大手笔,是那俩人下手重,可差点没给他捅成筛子”素净不冷不淡的说着想看看常宇的反应。
“是么,本督就说嘛,他俩知道轻重,若是你估计都给剁成肉泥了吧”常宇的话气的素净怒目圆睁:“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么不知轻重的人嘛!”
“不”常宇看着他一本正经道:“在本督眼里你是不用睡觉的人!”这话并非全是调侃,因为在常宇看来素净有夜魔之称多是源自她喜欢夜间出动瞎溜达,可是白天也没见她闲着啊,难道不用睡觉么?
蓮花 百裏蕪虛
“谁说我不睡觉,睡觉非要躺床上啊,我骑马都能睡着”。素净哼了一声,打马狂奔。
虽是晚间开席但从晌午后边会有源源不断的客人登门所以常宇现在要赶紧回府准备接待客人,不过他很快发现,想回去没那么容易了。
常宇的宅子在思诚坊东四条胡同里,东临东直门北小街,而此时胡同里已是水泄不通,虽有兵马司在管制交通也仅容一马通行。而胡同外的东四牌楼北街,双碾街,朝阳门大街全都是熙熙攘攘的看热闹的人群,丝毫不比前天看皇后公主巡街人气差。
不得已,堂堂的东厂大太监想回家连后门都走不通,只得先偷偷溜进去兵马司然后翻墙回家,惹的府上王德化老胡等一众家丁目瞪口呆。
这边还没寒暄外,门外又来通报了:皇后遣人送贺礼,常宇赶紧出府去迎这下点燃了围观人群的热情,纷纷高呼:“常督公好呀!”
常宇拱手同百姓道好,就见几个宫女匆匆走来,常宇识的是周皇后的贴身宫女便赶紧迎向前去,嘴里问着好,心里也在想皇后会送给他什么贺礼,却见那领头宫女转身从后边的一个宫女手里接过一个挎篮子揭开红布却是一双鞋袜。
“皇后给常公公做的,贺您乔迁大喜愿您往后走的直走的正走的远”那宫女说话间围观人群无人喧哗听了这话便面面相觑低声议论纷纷。
这寓意大家都懂。
“烦请转告皇后娘娘,臣谨遵教诲”常宇接过篮子转手递给身后老胡,便对那几个宫女到:“几位到里边喝杯茶吧”那宫女赶紧摆摆手:“就不打扰常公公了”说着掏出几两银子:“今天常公公办喜事,这是我们几个姐妹的心意,常公公别嫌少”。
特派員和女妖 天修極
逆天狂徒
愛上壞蛋吻的天使
“几位姐姐怎么这般见外”常宇佯怒赶紧掏出几两银子递了过去:“劳烦几位姐姐跑一趟辛苦辛苦了”。
一声姐姐叫的几个宫女掩嘴轻笑,若是别的权监她们自是不敢如此举动,但常宇在宫里是出了名的和善没架子,对宫里头的太监和宫女好的很,于是也不矫情便接了过来对常宇谢了又谢这才离去。
“常督公,您乔迁俺们来讨喜来着,什么时候发彩头啊”围观老百姓很多都是第一次见这个赫赫有名的大太监,惊讶他的年轻之余更多人想和他说说话,因为这太监给人的感觉就很亲近很舒服,没有别的太监那种阴冷感,而且能和这大太监说上一句话以后有的吹了,所以你一言我一语热闹得很。
“诸位多稍待,会有彩头的”常宇微微一笑正欲转身回府时,胡同口那边又有人高呼:“坤兴公主遣人来送贺礼咯”。
哎呦喂,人群又燥起来了,皇家对这太监是真的亲啊,只是明明一家子为何送贺礼还分开来呢?不会等一会太子也会送礼来吧。
常宇却知道这其中缘由,其实就是崇祯帝故意为之,就是给他摆牌面!或许是崇祯帝担心别的官员心有忌惮或者为了避嫌不来以至于常宇门庭冷落太过尴尬,所以做足了戏不惜一家子上场为常宇撑场面。
当然也是昭告世人或者告诉某些人,看,俺就是这么独宠他一人。
坤兴公主遣来的是两个小宫女,可能是从来没见过那么多人一脸的慌张连都红了,走路都有些跌跌撞撞瞧见常宇后边小跑过来:“常公公……”
“里边说话吧”常宇见两人应是被吓着了,正欲入府围观人群又起哄:“常督公给俺们瞧瞧公主给您送的什么贺礼呗”。
或许是因为老百姓觉得这少年大太监太和善了才敢这么说,若是魏忠贤的话谁说个试试,分分钟让你怀疑人生。
常宇这人就是好说话,特别是今天这种场合更是立人设的好机会,便点头应了,那宫女揭开篮子上的红布,里边竟也是一双鞋袜。
这皇家的贺礼是不是有些寒酸啊,怎么竟是些匾额鞋袜之类,连个玉如意什么的都没打赏?有人嘀咕起来,不过很快就被反驳下去,你懂什么,那小督公战功赫赫又权倾朝野以他眼下地位哪还会在乎些什么金银财宝,要的就是这种殊荣,这可是万两金银都比不了的……
皇帝,皇后,公主都来送礼了,那下一个应该是太子了吧,很多猜测着,不过常宇知道太子不可能送贺礼,因为这娃还在下乡扶贫呢,也根本不知道他今日乔迁,但若他在京里头的话,一定会送贺礼,甚至会亲自登门来捧场。
“速将李慕仙寻来”常宇送走那连个小宫女后回府便赶紧交代手下人,李慕仙这个人八面玲珑特别适合这个场合来接人待物,而且午后便会有文官源源不断来贺,常宇其实和他们没有话唠,需要李慕仙在这顶着。
抛砖引玉,皇家率先给出了牌面,那接下来会谁呢?
村婦清貧樂
所有人都拭目以待。

c6vym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扶明錄 浪得虛名-第1441章 擦腚官展示-g3zl0

扶明錄
小說推薦扶明錄
祖大寿被常宇以阿济格从鞑子手中交换过来后直接委以重任,坐镇宁远总管军务,这手棋对朝廷来说是步险棋,不光内阁朝臣觉得太过托大,更别提多疑的崇祯帝了,当时反对声一片。
但最终崇祯帝还是咬牙同意了,这主要取决于他对常宇的信任,相信常宇的安排。
但以他的尿性当然不会信任祖大寿了,所以令吴孟明派遣大批锦衣卫出关去了宁远盯着祖大寿,若其有任何异动能抓就抓能杀就杀。
于此同时还不忘暗中安抚扶植吴三桂的人,御下之道讲究的是平衡,不能让他们一条心,若是相处的太融洽万一祖大寿又要降,那宁远就无反抗之力了,这才是为什么吴孟明会私会吴三桂的心腹好兄弟方光琛还恰好撞见了晋王府郡主。
而祖大寿也是个有意思的人,他和崇祯帝早有嫌隙,在当年崇祯帝杀袁崇焕时把他吓的跑回锦州后轻易不离开军营,生怕被东厂番子和锦衣卫的人抓捕,至此十四年了,君臣再无见过一面,从君臣变成了笔友。
这期间,崇祯帝对让他是又恨又感动,祖大寿对崇祯帝呢是又怕又忠心,仅凭死守锦州便可见其忠心耿耿,不得不说俩人的关系相当畸形。
冷酷白發魔女
仙荒劫 法施
后来祖大寿投降了,崇祯的反应比之得知洪承畴投降的反应小了很多,如常宇所言那般,祖大寿尽力了,他是唯一一个可以原谅的降将。
这一次常宇将他换回来后,他依然没有进京面圣,崇祯帝也没下旨召见,两人依然维持原本的那种诡异的关系,一个依然疑心重重,一个依然不声不吭的埋头做事。
也不能说祖大寿一声不吭,在常宇南征这段时间,他折子可没少上,但只口不提自己,哪怕为当年投降做一句辩解,或者感恩皇帝没忘了他还重用他之类的话。
一句都没有!
上来就要钱要粮食,胃口还不小!
崇祯帝知道边防的重要性,宁远作为关外孤城更是重中之重,于是咬牙给他拨了二十万两银子,因为那边要重修塔山堡,而在锦州的鞑子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开工的,所以说即便此时鞑子发动不了大规模的战争,但小冲突是免不了的。
黑夜玩家
银子还能挤挤,可是粮食呢?
朝廷都在饿肚子了,京城每天都饿死多少人,哪还有粮食,偏偏这厮一张嘴就要十万石……崇祯一想到这就气的不行。
可祖大寿才不管他气不气,不停的催,这次还让锦衣卫的人以急报送来,崇祯好一番大骂才逐渐消气,于是就想到了常宇,或许只有他才能解决这件事,看看能不能将从济南抄刘泽清的家底分一些运往关外,又或其他办法。
所谓能者多劳,谁叫小太监既会打仗又会捞银子还会抄粮食,不知不觉中崇祯帝对他早已形成了依赖感,而常宇也不负所望的成为了皇家擦腚官。
但常宇一时间想不通祖大寿为什么这么急催粮草,他在宁远的时候查过库存,粮草储备还算充足,毕竟吴三桂这几年经营的好加上年初那场宁远大战从鞑子那里也得到不少战利品,按说省点吃应该也能撑个小半年的。
不过他转念一想就明白了。
宁远关外小城土地贫瘠收成仅够糊口,却因开春那场大战误了春耕失收了一季,让老百姓断了粮,城里那些库存虽够支撑几个月的军粮却远不足救济几万老百姓的。
不过祖大寿也不可能将粮食全部拿来救济百姓的,以他的性子当年都杀人充军粮,绝对会先紧着麾下兵马用,但因现在要修塔山堡需大量劳力,没吃的老百姓自然不会干,而之所以催的这么急,倒非那边已至山穷水尽,常宇估摸宁远的存粮至少可供全城人口食二个月的。
而是因为那边要下雪了,马上就会大雪封山封路,到时候有粮食都未必运的过去,祖大寿这是未雨绸缪。
中秋临近,即便在后世的京畿一带已有初冬的感觉,关外已算入冬有些山区下雪也常见,何况这个时候大明朝正处于小冰河时期,冬天来的早也冷的很!
但眼下到处粮食都告急,哪里给他弄去?
崇祯帝本想着从济南刘泽清那里分拨一些过去也被常宇否定,那是准备西征的军粮,一颗都不能动。
还有扬州的汪氏兄弟此时虽也在筹粮,只是比之关外京畿的饥荒形势严峻真的无法再分拨出去。
只能让他稍等等,待两三个月后给他送一批番薯土豆去,常宇有此打算,但崇祯帝觉得一来宁远那边能否撑到那么久,二来一点粮食不拨会不会让祖大寿胡思乱想,万一……,第三那时候大雪封山运输不便啊。
一时间君臣两人皱眉无语,在半山腰的歪脖子属下坐着沉思,常宇抬头看了看这科枝叶茂盛的大槐树,心道,堂堂皇城中怎么种可槐树呢,这不是城中又鬼的意思么……
高第!
胡思乱想之际,脑中灵光一闪。
高第坐镇山海关,是眼下大明真正的国门,宁远仅算是国门外的桥头堡,可是这时候的山海关又有那么点鸡肋。
名为国门,实则出力的抗压的都是宁远城。
山海关实则躲在后边清闲自在。
但毕竟是国门,朝廷非常重视山海关,粮饷调度有优先权,而且关内土地肥沃军队亦有屯田,除了自立更生外朝廷也会拨款拨粮草,虽说时有断饷但一直都没缺过吃的。
所以常宇的意思是先将山海关的储备调往宁远,而后在慢慢的挤挤分期调粮给山海关,可是听了这个建议后崇祯帝苦笑:“高第未必会愿意啊!”
“一道圣旨下去,莫非他还敢抗旨?”常宇不信邪现如今那个军阀还敢抗旨违令。
毒妃傾城,鬼王寵上天 淺月
旁边的吴孟明叹口气:“常公公,高第自是没胆子明着抗旨的,但是这年头谁手里有点吃的会拿出给别人,不信的话这边圣旨一下,那边高第就哭穷手里粮草不足,你若遣人去查他就藏起来”。
“他手头足不足遣锦衣卫去查,不足就以他公报私囊或吃空饷问罪,足了让他无话可说!”常宇冷哼一声,崇祯帝和吴孟明对视一眼:“手段太过强硬或激怒那些将士引起兵变可就打不妙”。
边军历来最容易兵变,这种事倒也不可不防,然则眼下这局势常宇可顾不来太多,冷哼一声:“兵变,嘿,他高第若有胆子就扯旗反了,就山海关那几千人瞧臣能不能将他手下屠光了重新遣兵守关!”
“好,既然你说了,这事就交由你去办”崇祯帝一拍手:“这些守边大将一个比一个难缠,但相信都会给你些薄面,此事没人比你合适了”。
常宇呃……我靠,被算计了!
这老狐狸,原来在这等着自己呢。
看着崇祯帝和吴孟明得逞的笑意,常宇忍不住叹口气:“得嘞,臣自己拱着去的,怨不得别人呀,臣,明日便去”。
重降巨猿 夢裏水鄉
“倒也不急”崇祯帝解决了一个麻烦开心的紧,拍着常宇肩膀道:“后天就中秋了,吃过团圆饭再去也不迟,还有……你打算在节前还是节后乔迁啊”。
“呃……那不如就定在中秋当天吧”常宇随口说道,崇祯帝咦了一声:“不太好吧,中秋那天阖家团圆要吃团圆饭的,你那些宾客怎好登门祝贺呢”。
曼珠沙華:在你醒來前離開
常宇笑了:“皇上,臣有一事不解想要问个清楚,臣乔迁时若有同僚或朋友送贺礼算不算受贿,都察院的御史会不会参臣一本啊”。
崇祯帝大笑:“你年纪小不懂人情世故,难怪能问出这样的问题,这贺礼和贿赂完全两码事,贺礼是人情礼节,受贿则是拿钱办事的违法乱纪之举,两者大不同”。
“是的,是的,人情礼节算不得贿赂”旁边的吴孟明也赶紧说道。
常宇哦了一声:“既然这样的话,臣也不要拒朋友面子了,臣是怕被那些御史骂呀……”
崇祯帝翻白眼:“你还怕被骂?”
“怕的,怕的”常宇耸耸肩叹口气,又看了吴孟明一眼:“吴大人,咱们算不算朋友?”
呃……吴孟明瞧了崇祯帝一眼,谨慎道:“至少是同僚吧”。
“既是如此,乔迁之时还希望吴大人光临寒舍蓬荜生辉什么的,礼么就不要送了……”常宇说着,吴孟明嘴巴咧好大:“空手去不太好吧”。
“也是哦,那就现银吧”。常宇似笑非笑,吴孟明顿时目瞪口呆:“这……”
婚然心動:甜妻限時購
“怎么人情礼节都不顾了,真要空手上门?”
“那怎么会,届时自会让常公公满意”吴孟明赶紧道,崇祯帝哈哈大笑,指着常宇笑骂道:“滑头,吃不了一点闷亏,你是不是要从朕这讨点贺礼”。
“皇上看着给呗”常宇嘻嘻一笑,崇祯帝背着手举步往山上爬:“你南下平乱有功加上乔迁大喜容朕想想给你送个什么礼好呢”。

ppw62都市小说 《扶明錄》-第1440章 又得一將分享-m12zk

扶明錄
小說推薦扶明錄
外东厂衙门就在皇城根东边的一个胡同里,胡同以衙门命名就叫东厂胡同,衙门坐北朝南,三进大院子,前为衙门中为府后为院。
院中有个小校场此时十余番子正在围观蒋发正和一青壮汉子激斗,两人拳来脚往速度之快力量之大令人瞠目结舌。
大荒第一修真者
常宇一眼便看出这不是点到为止的那种比试,这是各出所学要拼个高下,只差性命相博了。
蒋发是宗师级的高手,其身材虽瘦小轻身功夫确是江湖顶尖的,虽说年纪大了些但其内家拳更是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甚至连陈王廷都略逊其一二,即便是无差别较技在衙门里单打独斗能赢他寥寥无几。
而眼前这年轻人不到三十气势如虹稳如山岳,竟能见招拆招激斗半响竟不落丝毫下风,这令常宇相当的刮目,暗道蒋发虽老尚未到拳怕少壮的年纪,且内家拳修习越久功力越深,对敌时也不会硬拼浪费体力从来都是四两拨千斤。
这年轻人是谁?常宇看着年轻人完全陌生,旁边的番子因为看的入迷也没发现他在,这时素净却忍不住低声咦了一声:“不觉得他俩的拳法很像么?”
常宇心中豁然明了,忍不住低呼一声:“原来是他”。
“他是谁?”素净话没落音就见常宇突然跳入战团内飞起一脚逼开蒋发,然后一套组合拳势若狂风暴雨般猛攻那青年人。
这事发突然,那青年人慌忙招架,看上去手忙脚乱却将常宇的每一拳没一脚全挡了回去:“你是何人,竟要车轮战忒的无耻!”
笨蛋女孩愛上了黑魔校草
“无耻?那就让你见见更无耻的”常宇一阵狂轰滥炸竟无凑功,心道此人果真名不虚传,刚和蒋发激斗半响又遇自己这种新式打法还能招架不败,说明此人实战经验也十分丰富,顿时也将他的好胜心激起了,他要速战速决,否则以车轮战还要费很大劲将其击败,那也没什么可炫耀的,甚至还有点丢人。
于是一声大喝,打出几记重拳趁那青年手忙脚乱时突的出人意料猛的向前一扑将其摔倒在地,没错,又是地面打法。
围观众人忍不住哄笑起来,那青年更是气急大骂:“汝这等打法何止无耻,简直就是无赖,若是性命相搏早……”很快他就闭嘴了,地面技术是这个时代武技的缺口,初遇之下没人挡了多少会,何况常宇这种大高手,几息之间就将那青年锁住无暇分心说话,拼命挣扎着。
“嘿嘿,便是吴中都从来逃不出督公这几招,这小子也是白费劲……”围观番子七嘴八舌哄笑议论着,地上常宇已用裸绞技将那青年锁住,原本还使劲挣扎的青年突然不动弹了,面红耳赤的憋出一句话:“您是督公……”
常宇在其窒息之前松开了手,翻身而起拍了拍身上的土:“好功夫”那青年捂着喉咙不停的咳嗽一时无法说话,素净向前低声问道:“他是何人,这么好的功夫,江湖上绝非寂寂无名”!
“那当然了”常宇微微一笑:“你可听过石敬岩?”
“你说他是那奇丐吴殳的师傅神枪石敬岩?怎么可能,石敬岩不是早死了么,就是不死也不会这么年轻吧”。素净一脸愕然。
樹影婆娑 胭子
常宇摇摇头笑道:“他便是同那石敬岩齐名的王征南!”
素净怔住,看着那从地上缓缓爬起的青年长呼一口气:“原来是他,竟是如此年轻”。
庶難從命:皇上請三思
獨寵:嫁值千金
没错,此人就是当世年轻一代的大高手王征南!
(这个时候陈王廷都四十四五,蒋发都五六十了,为剧情把蒋发稍微年轻些四十到五十之间)
王征南是这时候才二十七八岁,武技和体能正处于巅峰时期,他本是武当派内家拳传人同石敬岩并称江湖双雄,后人多闻其名儿不知石敬岩却非石敬岩早他去世或技不如他,而是王征南有个非常出名的朋友,王宗羲!
王宗羲是大文豪,放在现在就是个微博大v公知,其子乃王征南徒弟,在王征南死后为其写了墓志铭,从而使得这个大武术家名扬后世。
石敬岩却没这种大v朋友,加上徒弟吴殳又是个游戏风尘的异人所以在后世显得名声不扬。
其实这个时候王征南还不认识王宗羲,在反清复明失败后归隐家乡两人才相识,这个时候他还在从军在军中便以武技扬名靠战功一路晋升,曾“七矢破的,补临山把总”。
所以常宇和他较技时第一个感觉就是其实战经验丰富的很,毕竟是上过战场的武者非那些江湖好手可比。
这些也可从王宗羲后来帮他写的墓志铭可以印证其实战经验,上边记载了他的几次战绩,动辄都是单挑十余数十人。
“小的叩见督公大人,失言之处愿受责罚”从地上爬起来的王征南稍稍恢复些神志后赶紧又跪下见礼,常宇向前一步将他扶起:“四明内家拳果真名不虚传”说着看向蒋发,蒋师傅:“本督瞧着他这拳术同你那太极很是像啊”。
蒋发似笑非笑:“虽不同宗却是同源”。
常宇点点头,后世对太极拳的起源有很多分歧,一是传自张三丰,一是王宗岳。王宗岳这一支传的是蒋发,所以后世北派六家都奉蒋发为祖师爷(包括陈家沟的陈)太极拳的第二代宗师。
而张三丰这一脉传的就是武当派,王征南的这一脉来自张松溪,张有徒弟三四人,其中四明人叶继美(字近泉)得艺最精,于是这拳术在四明传播,其徒弟之一单思南就是王征南的师傅。
常宇无论前生今世对武技都有一种无法抛却情愫是一个绝对的武痴,何况在这个冷兵器时代,武技还有很大的用武之地!所以从他上位后便开始着手网罗当世高手,比如蒋发和陈王廷,当然也有王征南。
只是蒋发隐居在陈家沟这事他知道,直接按地址去找就行了,但王征南的资料却很少,仅说早年从军,在哪从军都不知道,这却让手下人好一番找,却也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给寻来了,却也没让常宇失望,绝对是个一等一的高手,堪比吴中的存在!
網遊之巔峰天下 悲鳴葉
麾下又得一大高手常宇自然欢喜的紧,简直比打仗时攻下一城还开心的很,将王征南请上堂奉上好茶一口气聊了半个多时辰,直到有宫里的太监来传话:崇祯帝召他入宫,还是意犹未尽打算晚上开宴为王征南,王朗,李炳宵洗尘,欢迎他们正式加入东厂。
泡個美女明星做老婆 盛瑟王子
崇祯帝这大下午的召自己入宫为何事,常宇一时也猜不出来,坐了马车直奔皇城却被告知走后门(北安门)因为东安门那边皇后正在募银被挤得水泄不通。
马车从北安门径直入了皇城至万岁山畔时常宇下了车步行朝宫城北门玄武门走去打算入宫,却突然被人叫住,扭头就望见了崇祯帝和吴孟明正在登万岁山,赶紧小跑过去,嘴上请着安心里有点慌,莫不是这狗日的吴孟明打什么小报告了?
重生之嫡女王妃
吴孟明还真的打小报告,却不是打常宇的,而是关外祖大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