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yre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明尊笔趣-第一百九十章刀光起,斬殘魔;將決戰,暗佈局推薦-onogo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血色的刀光斩空而过,持伞的凶灵犹如幻影一般穿过刀光,魔刀的刀光凶狂,却沾不得那代表九幽的红伞半分!
残魔宗的老魔头心中惊恐万分:“被九幽所背弃!不如幽冥的绝世大凶!”他们不知道这持刀的凶灵,究竟为何被九幽所背弃,至死都不得见九幽,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这等被九幽所排斥,留在人间的死灵,足以称为绝世凶灵。
残尸的身影出现在刀光之后。
刀光翻起血色,仿佛有人在刀光之中低喃:“万般罪孽,皆归于我!身处无间,永堕阿鼻!解脱!大解脱!”
自祥佑和尚手中习得大解脱魔刀之后,历经数次轮回之旅,钱晨终于能模仿到了七分精髓,身立黑暗,心向光明,处于无间地狱永受折磨,心中有无穷的悔恨,内疚,疯狂,绝望,悲伤,嗔怒,这一切化为将化为强大的魔性,另一半的善良,宽恕,守护,慈悲与爱,却有始终维系着本心,使得此刀不至于沉沦……
这便是拥有无穷魔性,却又始终维系心中一点执念的一刀。
大解脱魔刀……
秘婚風波:追妻成癮
血光吞噬了一切,这是九幽道的天魔化血神刀,但亲眼目睹此刀者,却绝不会以为这是天魔化血神刀,因为魔刀之上的诡秘魔性,已经并非天魔,而是经历了无穷痛苦折磨之后,残存的一点执念。
钱晨心性砥砺,未曾达到把握‘我执’的一步,因此他在此处取了巧……
身外化身握刀斩出,刀光中那万劫不磨的我执魔念,却被喧哗魔界无数隧道中合奏的魔音替代。
此刻在石壁面前奏响诸神挽歌的钱晨真身,沉浸在神天前奏之中,感受诸神共举辉煌大世的心神,才骤然突然一变,无尽辉煌的诸神之世,骤然堕入黑暗之中。
貪財寶寶:棄婦娘親熬成妃
漫天的神明骤然骤然扭曲偏狭,化为厉鬼魔神。
他们残余在祭神台左近,此地陈尸百万,诸神化为血雨同坠时残留万古,最为坚定的执念,被魔刀牵引,寄托于魔刀之上。
魔刀之中无数神祇执念浮现,刀光暴涨之际,那累累残尸,那尸山血海都浮现于刀光之中,残魔宗的三位阴神再无一丝反抗之心,只身化血光,想要遁走。
刀光一个吞吐,便将一人斩的四分五裂,本命神魔就连一瞬间也没有撑住。
在肉身崩裂之际,只来得及哀嚎一声,就被拖拽入血光之中,一尊修成本命神魔的魔道强者,就如此轻易被魔刀斩杀……并非是魔道太过无能,而是面对钱晨融汇大解脱魔刀,天魔化血神刀的一刀,只要心性之上出现一丝破绽,便是致命的。魔道之上寄托的无穷执念,寄托那化为无数天魔的诸神魔念。
只要心怀一丝畏惧之意,便立刻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而残魔宗三位阴神被钱晨出场前的一通装神弄鬼,吓得早就心怀畏惧,面对极为克制魔道的一刀,这一点破绽便令他们再无还手之能。
面白无须的中年人和矮胖的阴神一起祭起那柄人骨拂尘,三千白发一般苍白的青丝飞舞,想要系住那柄魔刀。
但魔刀这一刻的变化,早已经晋入了一种两人完全不能理解,不可思议的境界,那道血色的刀光,带着神祇威严辉煌的金色,却又夹杂这九幽最为深邃的黑暗,这种神圣和污秽矛盾之感被血光完美的包容,成为一尊至圣至大,却也至邪至暗的生命……就仿佛那一日诸神大劫之际,烛龙残魂带着罗天仙器一同入魔,将罗天仙器寄托的仙秦神道一同拉入九幽。
金陵洞天之中所有生命……无数神祇,方仙道弟子,三位方士和烛九阴一同坠入黑暗。
九幽容纳了一切而诞生的那一尊深邃、黑暗的神魔!
魔刀劈开了三千斑驳青丝,残魔宗的镇教法宝,那如玉一般的手骨被魔道劈断了三根手指,抓着的拂尘丝线爆散落下,刀光一抹之间,将两尊阴神魔头一柄斩却,他们的阴神也几乎难以挣扎的坠落进了刀光里。残魔宗的残余真传和内门弟子,并不知晓钱晨这一刀挥出之前的种种铺垫。
他们只看到那尊无以言述的凶灵,只是两刀,便斩杀了众人心中可怕至极的三尊老魔。
这一刻,钱晨瞬息便在众人心中,成为了无可匹敌,堪比魔君的那种存在。
成了造成万古之前那场大劫的罪魁祸首,那尊无敌的存在,此刻就算最为凶狂出的残魔宗弟子,也只想着逃。
残余的血色刀光吞吐间,便将残余的魔道弟子斩杀大半,这一刻斩杀了数十位至少也是通法境界修士的魔道,血光终于浓郁到可以牵引冥冥之中死亡力量的程度了。
残尸微微抬头,终于自那一抹雪亮的刀光之中,看到了身后执伞女子的倒影,他作势愣了一下,追杀众人的刀光堪堪停下。
林門閨暖
独臂的残尸蓦然回首……身后却空空荡荡。
红伞之下的女子,踏着莲步徐徐远去,残魔宗剩余那那几位弟子哪里还敢留下来。他们慌不择路的四散而逃,唯一的念头,便是尽快逃出这个可怕的地方。
残尸继续追寻着红伞而去。
一只小妖怪偷偷留在了原地,收敛残魔宗三位阴神的尸体和其他弟子的法宝囊,它抬着那人骨拂尘柄,低头撅着屁股,将一根根拂尘丝捡了起来,甚至来到那趴在石壁上,四肢尽断的尸魔面前,使劲刮下了二两尸油,见到无法磨灭尸魔,而钱晨又已经走远,才堪堪志得意满,大摇大摆的离去。
司倾城收起了伞,银牙咬着红唇,又是兴奋,又有些不安的道:“师兄,我演的没有破绽吧!”
钱晨忙着从耳道神那里收刮法宝囊,拿着那柄白骨拂尘,正在考虑怎么接回去,闻言头也不抬道:“师妹演的极好,若不是你,那些魔头怎么会被吓得无法还手?”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司师妹脸上还残留着一分兴奋的红晕,蒲扇眼睛道。
钱晨微微一笑,魔刀斜斜指地,道:“如果魔道那边足够聪明,就应该知道形势已经脱离了他们的掌控,该办正事了!若是还在拖延,我一个一个的,可以把他们全部杀光!”
“正事?”
“也就是司马家志在必得,魔门大力扶持,也是他们为何一定要选在祭神台中,所欲行的那事!”钱晨平静道。
此事的根基,便是司马家和魔道的合作,司马家毕竟是南晋皇族,和魔道合作亦是冒着天下之大不韪。两者有效合作之际,固然能掌握局势,但钱晨已经斩断了金陵洞天之内魔道和司马家那边的联系,对于他们来说,形势反而混乱了下来。
两方的合作,若是再指望密切配合,必然会出大问题。
穿越之我是庫洛洛
唯一能做的,恰恰是不再追求对付谢安那一方的正道,而是推进双方都欲求的那一件事——襄助司马炎成就元神。
只要此事一成,司马家那一方转眼便有一尊元神压阵,局势也就重回他们的掌控之中。有司马炎这尊元神真人,根本就用不到什么残魔宗,双方便连建立起更密切的联系。
而钱晨所欲者,恰恰就是逼得他们不得不在这最混乱之际,为司马炎晋升元神。
如今祭神台与罗天世界的联系,让钱晨可以从魔道根本不知道的方面影响祭神台,而谢安那一边,又是牵制魔道的上好棋子,如今祭神台所在的深渊被钱晨的真身唤醒了许多凶灵,可以说已经成功把水搅浑,接下来便是钱晨最熟悉的浑水摸鱼时间,他大可以开始一步一步布局,正式对付起司马炎。
司马炎虽然冲击元神失败,但这么多年借助南晋国运,应该早已经恢复如初,鬼躯阴魂之中已经孕育一点纯阳。
若没有这般成就,他又怎么会有信心再一次冲击元神?
如此,半只脚已经踏入元神,只要度过生死玄关,便能一蹴而就,成就司马家第二尊元神老祖。
魔道和司马家所认为的决战,乃是在司马炎成就元神之后,一举拿下谢安。
钱晨自己,无论是真身李尔还是化身李太白,都不在他们的考虑之中。
淘氣天使的惡作劇
而钱晨认为的决战,却是在司马炎冲击元神的那一刹那。烛九阴在罗天世界那边是一大底牌;令司马家和魔道的合作出现混乱,也是削弱敌人的一步棋;甚至祭神台左近的种种天时地利;世家那一方三位天师埋下的暗手,都在钱晨的利用之中。
司倾城心里有些担忧,面上却极力不显现出来。
母族和魔道勾结,自己的父亲也在暗中算计,欲破坏他们谋划的阴谋,说起来她才是最难过的那一位。
所以,陶天师居然肯让司倾城进入金陵洞天,钱晨都有些惊讶。
“魔道和司马家准备了数百年,以司马家皇族的地位,加上魔道那些人搅风搅雨的本事,没有几张底牌才奇怪呢!但他们有什么准备,我却并不知晓,只能看谁算的更深一层了!倒是道门那边准备的三张底牌,我隐隐有些猜测!”
“我应该是陶天师准备的一张牌,王知远手里的金钟没有那么简单,恐怕在关键时刻,也可以强行打开金陵洞天!”
“谢安距离元神只有半步,和司马炎乃是同等级的大佬,哪有如今表现的这般普通?王龙象和谢灵运身上也必然有所安排……这应该是张天师一手准备的。孙恩估计会亲手对付司马师……还有刘裕……他也是道门对付司马家的一个棋子。道门三位天师的落子,即在于金陵洞天,也在洞天之外。”
“但洞天之外,毕竟有道门天师,三位元神。司马家肯定不愿意把关键放在那里,所以决战应该还在洞天之中!魔道最大的底牌——烛九阴,已经投靠了我。若非如此,有一尊道君保护,哪怕是道君的残魂,受到了严重限制,保护一位元神成就,也是有七分把握的。”
“可惜遇到了我,算你们倒霉!”

kc4dl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明尊》-第一百八十七章八殘魔宗展示-brgb9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聋、瞎、哑、疯、瘸、阉、陀、傻是为八残!
半世流離浮華盡
鳏、寡、孤、独、穷、鄙、丑是为七苦。
面白无须的魔头心念微动,看向前方的幽深隧道……早在武帝司马炎在位之际,为了应对道门世家的挟持,便暗中发展了一只魔道势力,司马懿早年曾于汉末大名鼎鼎的十常侍后人手中,得到过魔道残魔宗的传承。
仙汉末年的魔劫乱世,残魔宗便是罪魁祸首之一,巅峰之际,曾经横压正道三百年。
而后仙汉末世之际,大天魔董卓倾覆汉统,受天下人心反噬,残魔宗和大天魔宗被灭,就连大天魔宗的至宝天魔碑也被击毁数面,余者四散。
信仰 逃竄的小孩
司马懿便意外获得了残魔宗《八残七苦经》的传承,而后,司马炎于司马氏内部秘密培养宦官和族中资质不佳的子弟,修炼此经,更以残魔宗之名,接触魔道,成为了一支掌握在司马氏手中的魔道势力。
八残七苦,外以八残,内应七苦。
残魔宗的魔头命理残缺,气运不足,本就是依附气运强盛者为势。这一魔门势力传承久远,早在天周末年便已经位列魔门之中,而且其神通术法都皆有不凡之处,巅峰之际,却也是不逊于白骨魔城、大天魔宗、太上真传道、赶尸派、轮回宗、五毒万灵教的势力,在魔门之中,仅次于血海、九幽、上古巫道,门内的传承亦是魔性深重。
如今的无目教,便是残魔中目盲一派分裂而出,而司马家这一支,算是天阉一派的传承。
“司马越所言不假,此地的凶灵果然可怕!”
寶寶來襲:笨蛋媽咪快跑 鬼晨
残魔宗的魔头凝视前方,几名魔宗弟子正仓皇奔逃,身影如鬼如电一般窜回。
这五人皆是通法境界,也曾修得不凡的法术神通,在中土之地算得上一方强者,此时却发髻散乱,浑身血污狼狈异常,修成神魔不死之身的那位魔头目视他们后方,却有一凶灵魔物,正在衔尾追杀。
他们不时紧张回首,脸上满是扭曲恐惧之色,跑在最前方者已经看到那面白无须的中年人,眼中顿时迸发强烈的求生欲望,希翼之色溢于言表,这时候,落在最后者身负不轻的伤势,听到耳旁传来一声时候,登时目光闪烁,面露狠厉之色,他环顾左右,突然吐出一道血光,自舌尖射出一道血色飞针,刺入前方之人的后心。
后方的魔影尚未现出,便已经闻到那刺鼻的腥气,只见一道青色的影子闪过,扑向了那被飞针刺中,落在最后的那人身上。
一声惨叫到得一半,便戛然而止。
侥幸逃脱那人只听得耳旁传来撕咬吞咽之声,还未来得及庆幸自己逃脱,便被一只利爪插入胸口,生生撕成了两半,漫天血雨飞溅之中,两尊凶灵赫然现身,都是高大丈余,三臂蛇身的妖魔。
“啊!”
又一位魔道弟子发出一身惨叫,随即他的头颅便被后面扑来,浑身赤青色,如猿一般的尸魔,一掌拍粉碎。
红的鲜血、白的脑浆,四处迸溅。
这时候,那中年人才终于出手,他坐视几位弟子身亡,便是等待时机,一窥这些凶灵的破绽。其挥手洒出一捧毫光,皆是细如牛毛的血色飞针,仔细看那飞针之上,血色并非是本体,而是其上燃烧的一层血焰。
飞针的本体透明无色,击打在那青黑的尸魔身上,发出如击败革的声音。
飞针刺入尸魔体内,转眼间便遁入其黑色的死血之中,面白无须的中年人暗道:“这些凶灵皆是死物,血脉不通,不然我这飞血针应该能顺势刺入其脏腑,甚至攒刺其神魂。”
中年人一引飞针,在那尸魔体内穿刺。
“这凶灵乃是死物,全靠筋骨发力,针对脏腑薄弱处根本无用,我这飞针又破不得它的铁骨!”
但尸魔根本毫无畏惧,任由飞针将自己体内穿出数百个针孔,依旧铜皮铁骨,力能拔山,一掌拍来,劈出奔雷一般的破空之声,瞬息间充塞整条隧道,掌力恍若一道长虹,跨越了数十丈的距离,打在那名快要逃到残魔宗众人面前的魔门弟子背上。一团火红以肉眼几不可见的速度骤然膨胀,燃火爆裂之声不绝于耳,此人便在火光之中炸成一团血雾,被那尸魔大口吞入腹中。
殺手女王(gl) 小煎雞
这时候,尸魔体内的几条血线一般的飞针突然发动,将尸魔吞入腹中的血雾炼化,一线血光迅速膨胀化为了几个拳头大小的狰狞鬼首,咔嚓咔嚓的咬在尸魔的骨头上,似要将其中的骨髓都抽出来。
但尸魔骨骼坚硬,任由那几个魔头如何啃咬,都难以啃下一点骨渣。
而且尸魔的气息忽然激荡起来,滚滚尸气翻腾翻涌,不断消磨着那几枚鬼首,这时候,中年人伸手一张,手中几道血丝已经编制成了那尸魔的形象,他抬手揪住那血人的右手,将其撕扯下来。
尸魔体内,一枚鬼首仰天长啸,突然消散。
尸魔钢筋铁骨一般,堪比法器的身躯,竟然随着一道血光,右臂也同时翻折,不留下一丝皮肉牵扯,整个被凭空撕扯了下来。
中年人如法炮制,很快便将尸魔四肢扯断,看着这魔物犹然凶厉的朝着他时候,面露满意之色道:“如此凶物,却也是炼宝的好材料……”说着又抬眼看向那两尊蛇身尸魔,道:“人首蛇身,莫非有地母血脉?可惜已经死了太久,不然其血脉必是神物。”
武俠刺客大師 王小丟.CS
神醫狂後 狐貍小姝
一尊蛇身凶魔三臂展动,身体扭曲,犹如祭祀时跳动的神秘舞蹈一般,打出道道散发死气的法印,法印之上扭曲的蛇文诡异阴森,幻化出来一条竖瞳,只是一眼,便让中年人身旁数位残魔宗弟子惨叫出声,双目爆成了血浆。
两尊蛇魔联手,六臂打出的法印幻化成一颗美人的首级。
真情無限 雨平
那美人的长发在身后漂浮飞舞,一根根长发扭曲盘结,赫然是一只只妖蛇,瞬时间,满头的蛇瞳张开,发出道道魔光,所到之处残魔宗弟子尽皆双目爆开,眼球之中钻出一条条血蛇,朝着眼窝钻去。
“蛇母邪神!”
中年人登时一惊,将身上的法宝祭起,这是一根完整臂骨所制的拂尘,臂骨修长,晶莹玉润犹如玉化一般,手骨虚握,掌中抓着一把苍白的尘丝,那拂尘青丝斑驳,宛如枯白的长发一般,带着森然死气。
拂尘挥出,根根白发疯狂蔓延,犹如一张大网一般,层层叠叠,将隧道之中空间,分割成一块一块,如同棋局,虚空顿时支离破碎,就连那蛇母之首也落入网中,被拂尘一兜,一震,将法力破碎。
超時空遊戲 拈花一笑醉紅塵
蛇母之首,顿时消失在虚空。
而两尊蛇魔,却已经双尾纠缠在一起,从腰部融合,化为六臂双头的魔物,更为凶厉,它们张嘴嘶吼露出密密麻麻的獠牙,身上的气息深沉如渊,手上虚握着两件魔光组成的法器,一柄丈八蛇矛,一面人首蛇发的金盾。
却在蛇魔将要刺出长矛,与残魔宗众人厮杀之时,蛇魔的两颗头颅瞳孔骤然缩成一线,手中的长矛也顿时凝滞,它一只头死死盯着残魔宗众人,另一只头颅却向后看去……
幻魔魂
中年人拂尘一摆,准备解下后面的一击,却看到两尊凶灵与自己意料之外的凝滞了。
那凶残无度,根本不知道恐惧的尸魔死物,居然散去魔光,缩小身形朝着旁边的一处隧道钻了进去,转眼就消失在洞中,残魔宗的那人本想阻拦,但不远处突然出现的一点红影,却让他停了下来。
前方的黑暗中,一只素手持着红伞,面孔都被遮挡在伞下的身影,悄无声息的浮现……

4c7i9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明尊》-第一百八十一章司馬六宗,白鹿再現,極是不詳鑒賞-v62eu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洞天魔土的这片荒芜大地之上,司马越乘着东宫禁殿,徐徐而行。
他身旁有诸多宗子相随,除此之外,更有三位阴神真人随侍在旁,得司马家鼎力拥护,排场犹如众星捧月一般。司马家的司马亮、司马玮、司马伦、司马颖、司马颙这五位宗子,皆御起法器,拥簇在后。
有的蛟龙拉车,数位骑士相随;有的飞舟法器,与下属共乘;还有的祭起一卷阵图将自己和一种门客卷起来。
钱晨走后,司马家不知从何处翻出了底牌,此时的声势业已经与世家道院,散修仙门平分秋色。
只是如此的排场,便叫足以旁边的散修,乃至世家修士动容。
“这是北方出产的蛟血龙马,鬓毛之中隐藏着犄角……”
“这等龙马,力能拔石头拖山,徒涉山川,日行万里。我叔父最爱良马灵兽,托人去北魏采买,花费千石灵谷都求不到一匹,司马玮竟能组成一小队骑兵。”有世家子低声道。
“那些骑兵煞气凛然,定然是百战的兵家修士!借助胯下马力,气血能震撼结丹真人。”
刘裕眉头微皱,这等百战精兵若是破阵冲锋,足以对他麾下的北府军精锐造成威胁。
“这还不算什么,你看司马颖所乘坐的飞舟法器,莫不是海外的天行舸!”
吴郡陆家的子弟有些面色沉重,凝视着司马颖所乘的那艘飞舟。
吴郡陆家历来把持着中土飞舟灵舰的营造,家中飞舟乃是中土最为精良的法器,故而也一直控制着大晋水师都督的位置,令其不离吴郡四家掌中。
但陆家的飞舟,在中土虽然属于一绝,却难和海外相比。
龙宫大舰且先不说,这天行舸乃是海外蓬莱仙宗出产,莫看司马颖的这艘不过是小型战舰,就算在飞舟法器之中也才属于中等大小。
但在海市上的价格,却比陆家外卖的最大型战舰——五牙大舰还要昂贵。
五牙大舰在中土算得上大型飞舟战舰,但在海外这等动辄有仙山浮岛一般大小的大海鳅、蛟龙巨鲲出没,有不逊于九天罡风的飓风暴雨袭击,还有龙宫麾下随随便便一位龙子便携数十万妖兵出巡的地方,尚属于玩物之列,入不得行家法眼。
陆家的这位子弟心知肚明,凭着这艘天行舸,司马颖便能将陆家的舰队,甩的不见踪影。
谢灵运看了半天,也忍不住转头对王龙象道:“那一卷阵图,应该是司马懿留下的混元一气阵。相传此阵乃是上古杀阵,虽然在司马颙手中并不显山露水,但若那五位宗子引骑、舟、步、甲、禁五军入阵,司马越以东宫禁殿镇压,当是一绝阵!”
“一旦有变,足以立于不败之地,可惜阿姑不在,不然或许能窥得此阵破绽。”
谢灵运对某些东西心知肚明,见到司马家这副准备,不禁有点担心。
本来就担忧谢道韫不在,却又想起谢道韫一身阵法修为,大半出自王家所学,便期待的问王龙象道:“你王家世代传承王翦《握奇经》,应该有几分把握吧!”
王龙象却微微摇头:“混元一气阵,季汉丞相诸葛武侯曾言:吾军中末将亦能布之……”
“《握奇经》所载八阵图总纲,正是克制此阵的要诀,昔年武侯破司马懿之阵,易如反掌,司马懿破武侯八卦阵,却损兵折将,便是此理……”
谢灵运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却听王龙象继续缓缓道:“然我世修剑法,并未修习《握奇经》。戎伯虽然学过……”
王龙象想起王戎对他说过。
那一天与李尔三次比斗,包括最后一局比试阵法,尽皆大败的结果。
王戎回去之后,也时常想起那一天李尔阅览八阵图时的种种,偶尔惊醒,总觉得那一日李尔引动建康四象周天阵,便是从八阵图中参悟而出的手段。
虽然家中众人皆说不可能,无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参悟《风后握机经》,但王戎依然怀有阴影,自承阵法修为不如李尔一毛。
王龙象当即便诚实道:“但却未得皮毛,远不如二婶!”
谢灵运默然无语,手中竹笛指着王龙象:“你……”
王龙象却微微抬头,对他说:“无需担心此节,我等不通阵法,自然有精通阵法者相随。”
他抬头看向远方,道:“以他之能,混元一气阵不过尔尔……”
重生之承續
谢灵运有些疑惑,完全想不到王龙象说的是谁。
“司马家果然底蕴深厚,没想到他们将大部分实力都藏在了东宫禁殿之中。就算司马越被那李太白一剑斩的颜面尽失,都没有把实力暴露出来。直到发掘出了方仙道的遗迹,这才底蕴尽出,抢夺机缘……真是心机深沉!”
顾真人乘云跟在后面,忍不住冷声道:“我们那位陛下能忍的很,又有司马越这犹如狼虎一般的宗子,可谓后继有人。”
“他们带着东宫禁殿来,我们便当有警惕了!”
朱真人也忍不住道:“果然还是让他们坏了规矩!明面上只有他们几个宗子,内里却藏了这么多门客供奉。”
司马越气势如虹,率领司马家诸位宗子及麾下一众修士浩浩荡荡行于魔土之中,往祭神台而去。
钱晨的身外化身却出现在了前方的荒丘之上,遥遥望着气势煊赫的司马家一行人,身旁的司倾城道:“果然如师兄所言,他们发现了其他几座祭神台的蛛丝马迹。”
極品老婆
“他们这么大张旗鼓,显然出现在洞天之中的那些魔道,和我司马家脱不了干系。”
说到这里,司倾城神情顿时暗淡,虽然和母家没有太多的感情,但毕竟是自己的亲人,沦落如此,她难免也有些黯然。
“你那些长辈勾结魔道,前来祭神台,必有阴谋,只怕……”钱晨微微叹息,劝告道。
頑皮千金:帝少,晚上好!
司倾城摸着钱晨送给她的铁钩,和父亲赐予的玉印,转头道:“自作孽,不可活!师兄想做什么,都不用理会我……”
钱晨三番五次,没有果断斩杀司马越的原因,除了要利用他弄清司马家和魔道的图谋,便是顾及着司倾城。
如今他也难以安慰师妹,只能动手之时果断一点,叫这些人死的干净一些。
“陶天师倒也狠心,竟然让师妹跟我进来,亲眼见证这一切!”
钱晨心中感慨,此时司马越也已经发现了钱晨,他的脸色阴沉的可怕,死死的盯住前方立身荒丘的白衣青年。
匣劍凝霜
“李太白!”司马越咬着后槽牙,一字一句冷笑道:“你没想到吧!你与王知远交易,获得了洞天之内的秘图,找到了方仙道遗迹,葬魔石台的线索,以为独占了好处,偷偷带着十六妹妹跑来搜寻。却未想你前脚刚走,我们后脚便找到了一间密封的石室,同样获得了此地的线索!”
“挺会演的!”钱晨低声道。
“你说什么?李太白,我怎么听不见?”司马越高声笑道。
“我说,你们谁给祭神台起的名字,葬魔石台……听上去不是好词!”钱晨淡淡笑道。
“无论谁取得名,有一点说对了。此地并非善地……诸位若是想保全性命,还是不要轻易涉足为好。”
司马越深深的看了钱晨一眼,道:“不是善地,那你为何要避开我等,独自前来?”
“王知远能开启通往悬山的虚空石台,知晓洞天中的秘密一定最多,他与你交易,不知都告诉了你什么?我知道他想要获得太古神道的符文,点化那件圆满法器,但此事我司马家亦能助之,他又何必舍近求远?”
“十六妹妹……王知远宁可托付此人,都不愿把这个秘密告诉我们司马家,可是太伤我司马家的颜面了!十六妹妹竟然也只肯信此人,不信哥哥我吗?”
司马越心中冷笑:“没想到王知远也知道了此地,他到也知道防备我等,但谅你如何提防,也想不到我司马家早就先你们一步挖掘过葬魔石台了!”
司倾城皱眉道:“我自是信得过师兄的!”
“而且……”司倾城道:“这里真的不是善地……”
她心里叹息道:“你们再往前走,都会被师兄坑死的!”
司倾城心里直打鼓,暗道:“你们斗不过师兄的,祭神台的事情他比你们懂得更多。我甚至觉得仙秦的遗迹和他有一种特别的默契……娘!你若保佑这几位哥哥,保佑司马家,便让他们放弃要做的那件事吧!不然,司马家会血流成河……”
“父亲和师兄,都不会放过他们的!”
钱晨为了师妹,最后一次努力道:“既入此地,当心怀善念,不然必坠入万劫不复之地!”
司马越放声大笑道:“哈哈,李太白,你这话简直可笑!”
“什么‘心怀善念,万劫不复!’你当我们是什么愚夫愚妇,还信你这一套不成?”
重生之娘子追夫記
此时,谢安面色微动,凝视着钱晨,露出一丝微笑……
谢灵运面色微微一凝,握紧了手中的柯亭笛。
王龙象稍稍扬眉,面上透出一缕剑气!
远方的一众魔头,神色微动,暗道:“猎物上钩了!”
……………
前方的荒丘黄沙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那个影子最初犹如黄沙之中,浮现的一个小点,在众人眼中越来越清晰。
司马越微微抬头凝神去看,法眼中却见那个白点是一只无角的白鹿,正在荒丘之上回头顾盼这里。那白鹿浑身染血,仿佛经历了一场血战,头顶犹然可见断角的痕迹,它凝视着这边,蒲扇了扇耳朵,洁白的皮毛上满是大片的血迹。
“竟有灵兽白鹿?”谢安感叹道:“白鹿染血,极是不详!”
顾真人皱眉:“听闻三年前广陵郡魔穴大开之时,便有白鹿折角,结果进入魔穴的一众世家生还者寥寥无几,甚至有两大世家家门破灭。而且自此之后,广陵及周围几郡便频发异事,好像有什么诡异的诅咒一般。我曾去信问好友陶侃,他虽只有寥寥数语提及此事,信中却可见其忌讳和慎重。”
“如今白鹿再现,莫非前方真有大凶!”
司马越远远望着白鹿,突然接过身边一位侍从的弓箭。
他张弓搭箭,还未瞄准,白鹿便有所察觉杀气一般,突然转身,消失在荒丘之下。
众人心中都各有所思,只有罗浮派的邋遢长老和那个不肖弟子蜉蝣子,趴在旁边瞪着那远方的白鹿,眼睛都直了。邋遢长老喃喃道:‘我怎么觉得,这白鹿有点儿肥!”
蜉蝣子咽了口唾沫,道:“许是贴了秋膘!”
两人对视一眼,俱都看见了对方眼里的意动,而司倾城在旁边听得分明,暗暗的瞪了这边一眼,记下了这两人的面貌。
她面色不动,心里却发狠道:“要是我心爱的小鹿有什么差错,这两个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钱晨也若有所思的看了这边一眼,叫邋遢长老身上无故一寒,他脸上闪过一丝疑惑,暗中掐算了起来。
指尖卦象不断转换,却迟迟没有结果,卜算的天机一塌糊涂。
“凶!好凶啊!”
邋遢长老只感觉前方之地,蕴藏着极度的凶险,真有所迟疑,不敢往前踏出一步。
司马越却冷笑一声,不当回事,径直驾着东宫禁殿,闯入了祭神台所在的区域……
这时候,邋遢长老的掐算终于结束,他面色凝重抬头道:“大凶之兆!血光之灾!”
“那咱们还过不过去了?”蜉蝣子迟疑道。
“凶的是他们,我们没事!”邋遢长老伸手在已经看不出颜色的道袍之上擦了擦,把满手的汗擦干净,道:“走,我们跟进去……只要秉持正道,自然能逢凶化吉!如此说来,李太白还真没说错……”
邋遢长老大步疾驰,跟在了后面。
蜉蝣子则小声道:“心怀善念,则无事,那有没有说心怀贪念会如何?”
“你戒贪不就行了?”
“戒不掉啊!”
钱晨立身荒丘,回头远望祭神台方向,那里钱晨的真身盘膝而坐,腿上还放着祝融血刃的血红色刀身。他伸手揣摩血刃刀身,感应着此地那隐藏极深的魔道气息,低声数道:“一、二、三……六个、七、八……”

96wlp人氣小說 明尊-第一百八十章九洲三島藏遺物,魔道陰險算計深讀書-72nlu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钱晨为了从九幽之中唤回这两个上古魔魂,足足在祭神台这耽搁了十一天。
如今两件神器胚胎炼成,也算是验证了他和烛九阴的一个猜想。
烛九阴借助腾空剑向钱晨传音道:“劳烦大兄出手!等到大兄找回其他几尊金人,我等又要多两个兄弟了!”
“其他几位金人,你是否有了线索?”
钱晨等待着殿外黑暗结束,他手抚祝融血刃,参悟其内魔魂蕴含的太古神道之密,同时以那一炉魔化的灵丹,将丹中的天魔犹如小食一般,喂养着里面的太古魔魂。
修道人、炼丹师畏之不及的魔头,就这么在钱晨手中像鱼食一般,被投喂给血刃内懵懵懂懂的祝融魔识。
“天周神朝末年,九幽魔劫,降临天下大乱!”
“就连地仙界的九洲都在劫数之中摧毁了三洲,岱屿、员峤、瀛洲沉没大半,后来始皇立国之际,念及九洲不圆满,便远征域外,灭了昆仑、蓬莱和方丈大世界,将其融入地仙界化为新三洲。此时大兄可知道……”
钱晨微微点头:“始皇活干的不干净啊!那三个大世界的残余道脉,趁着仙秦灭亡,非但重立了道统,甚至还有图谋九洲正统之心。”
“仙汉灿烂之际,曾经远征这三洲,居然败了数次,后来还是中土道门的三大道脉,联手方仙道,汇聚赤县神州中土、海外八百旁门,三千左道,远征三洲。才灭了他们八成的道统,让他们老实下来!”
“但也因此,中土修士倾囊而出之际,也被西荒大漠的佛门修士找到了机会,渗透进了中土,立下了根基……”
烛九阴冷笑道:“始皇哪里看得上那群人?他派麾下大方士徐福远征那三个大世界的时候,还是徐福自作主张,才留下了那些余孽!”
“而且谁又能想到,仙秦如此强盛,竟也一遭覆灭!”
烛九阴拥有太古钟山之神烛龙的记忆,这位太古大神的记忆中,太古混沌界可谓是仙人不如狗,道君满地走,也只有如今的道尊境界,太古的神道帝君,才能抖一抖!
因此祂一向不太看得起如今的修行界。
家鬥:商女無敵 素顏美人
但提起仙秦,许是罗天仙器记忆中那无尽辉煌的仙朝,实在太过夺目,竟然也有些许遗憾和钦佩的语气。
钱晨记忆中倒没有仙秦的辉煌,提起这个影响中土极大的仙朝,甚至可以说是斩断了天夏、天商、天周三大神朝的时代地仙界和天界的联系,几乎可以称为绝地天通,奠定天人格局的仙朝。
他只能感受到太上满满的恶趣味。
“说起来,三洲叛乱,便是徐福的道统作祟之故!其所立宗门曾经占据昆仑洲,甚至将昆仑改名瀛洲,趁着仙秦破灭,联合三洲余孽断绝直道,清理忠于仙秦的方士修士。得以割据数万年。”
“仙汉之际,神州反攻三洲,却也没能破灭了他们的道统。这些余孽自号三仙岛,非但在三洲之上根基深厚,更是设法升起天周末年在劫中毁灭的三洲残骸,立下蓬莱三宗。一面隔绝神州和三洲的海外联系,一面暗中渗透到神州的海外修行界,继续暗中图谋九洲正统!”
钱晨语气淡淡道。
“作死!”烛九阴冷笑:“神州作为九洲正统,与天界不知有多少香火情,当年仙秦最为强盛之际,都没敢灭掉神州的许多道统……就凭他们!”
钱晨好奇道:“灭了几家?”
“始皇令天下宗门献上自家典籍,也就灭了四百六十余家不肯的仙门而已!”烛九阴淡淡道:“你们道门收录的正经道脉,自然无人敢惹。但八百旁门,三千左道,却是……”
“嘶!”钱晨抽了一口冷气道:“你们这是欺负老实人啊!”
“那些仙门要么是没有道君祖师,要么便是祖师已经陨落,这等没有后台的货色,也敢抗拒始皇诏令,那不就是作死吗?”烛九阴不以为意。
“难怪仙秦破灭的轰轰烈烈,行事太过酷烈,未必无因。”钱晨总结道。
“若那三洲在仙秦破灭后叛乱割据,那送回去维修的两尊金人,应该落入了那蓬莱三宗手中。加上我隐隐约约感应到,还有一尊金人在大战之后,残骸坠入了海外,不知沉在哪个海渊里面。如今还在地仙界的,便只有这三尊金人了!”
烛九阴说出的消息,让钱晨紧皱眉头。
良久,他才微微点头道:“昔年仙汉数百列候,每一尊都是元神真仙,数十诸侯国,每一国都是有神器底蕴镇压的上古世家,神州以举洲之力东征三洲,蓬莱三宗余孽能苟延残息,必然也有不逊于神器的底蕴。”
我懂你的憂傷
“若是仙秦遗留的罗天仙器,那倒也说得过去。如此,三仙岛要抗衡中土道门,乃至佛门的压力,那两尊金人应该就在海外三岛上。”
“难怪蓬莱三宗的本宗实力,渐渐都转移到三岛之上,反而三洲的广大之地,却成了他们培养人才,收拢资源的储备基地。”
“三岛隔绝三洲和神州的交通,令四洲之间各个宗门渐渐失去联系,中土已经有近千年没有三洲的消息了!这两尊金人,想要图谋很是困难啊!”钱晨也有些麻爪。
想要图谋人家的镇宗之宝,不非得把三仙岛打下来不可?
蓬莱三宗,那是可以和中土道门掰腕子的超级势力。
灵宝道在海外扎根数十万载,都未能打通前往三洲的交通,固然有少清剑派四处惹事,招惹了一大堆仇敌的原因,但蓬莱三宗的实力,也可见一斑。
钱晨如今元神还未成就,就打人家的镇宗之宝的主意。
说出去,任谁都要笑他痴心妄想。
烛九阴却对钱晨有十分的信心:“大兄不必急于一时,以兄的跟脚,至多不过五千载,便能叫三洲余孽尽皆低头。唯一可虑的,便是那大方士徐福是否是假死……”
魔法騎士英雄傳說
钱晨低头一个踉跄:“徐福还在呢?他在仙秦时期便是道君级数的大方士了吧!”
“此人也是方士之中的一个异数。始皇令他远征三大世界后,便察觉他有些欺瞒之处,但当时仙秦正和其他大世界开战,陆陆续续毁灭了十二个大世界,便没有心思追究这些。再后来,我们十二兄弟被炼制出来,此人便因为祭炼一宗神通受了反噬,很快便身死道消了!但当时我等推演,怀疑那个神通,乃是一门金蝉脱壳的大法。后来三世皇帝不欲追究,便放过了他一马。你说三洲修士敢断绝直道,杀忠于仙秦的官吏。我便知道应该是他在搞鬼,不过以此人心性,纵然不死,境界只怕也还不如之前。”
“对大兄你来说,已是冢中枯骨,不足为惧!”
钱晨心中暗道:“你可真是太看得起我了!我这还没有结丹的小修士,怎么就能视道君大方士为冢中枯骨了?”
千億老公的新娘
“若是徐福一直藏到了今天,只怕已经是如今的地仙界第一高手,要是消息走漏,恐怕就不是我图谋他的两尊金人,而是他垂涎你烛九阴了!”
一愛成癡:老公乖一點
这时候,钱晨却想到了一事。
“你能察觉中土海外有一尊金人残骸,蓬莱三宗的那两尊金人如何察觉不到?”
“他们往海外修行界渗透,是不是也是为了寻找那尊残破的金人?”
烛九阴支支吾吾道:“那尊金人比我还要残破,连罗天世界都要维持不住了。而且所处的位置,在我的感应中极为模糊,我权力出手,也只能隐隐约约察觉到它沉在海外,具体难以细知。蓬莱三宗的两尊金人没有皇帝的权限,感应之能还不如我,大概也是如此……”
钱晨满头黑线道:“所以,蓬莱三宗倾力寻找数万载都找不到的金人,你让我一个人去找!”
“大兄义薄云天,神通盖世,洪福齐天,区区蓬莱三宗岂能相比?那三宗余孽找了这么久,还不是连金陵洞天的门都摸不到?”烛九阴疯狂拍马。
“那是因为蓬莱三宗根本入不了中土,他敢派人进来,太上道就敢下黑手……算了,跟你说这个干嘛!我也真是劳碌命,去海外之际,就顺带探寻一番好了!”
钱晨摸着下巴道。
“还有,大兄。”烛九阴沉睡之前,最后提醒道:“你走之后,那悬山之上还没有安静几日,他们收刮完上面的灵草,那个祭炼了一间铜殿,整日藏在铜殿法宝中的小子,便假装在迎宾的大殿之内发掘出了一些东西。”
“司马越?”钱晨冷笑道:“那小子在搞什么鬼?”
“他把之前在祭神台旁挖到了一些东西,伪装成在那座迎宾悬山之上挖掘出的线索。如今正蛊惑了那群小修士,前往唯一完好的那一座祭神台!”
烛九阴忍不住吐槽道:“这些人也不想一想,方仙道进出洞天的入口处,明显用来迎宾的悬山,怎么会有方士参悟上古神道的遗迹?就连那些灵草,都是以前种来点缀环境的!”
钱晨抬头望天,就差吹个口哨,证明那些在悬山之上挖挖铲铲,破坏迎宾悬山花圃的绝对没有他一份。
这时候,耳道神拎着一个和它一般大小的法宝囊,从殿外飞了进来。
它满头大汗,精神却极为振奋,把有些破旧的法宝囊放到钱晨掌心。
钱晨也不好装作不认识它,神识一扫,面色古怪道:“你怎么把人家这点家底都拆了?罗氏若是回来,看到自己藏宝贝的地方……”
小小的垃圾王挺胸叉腰,骄傲无比。
“我这不是夸你!那个邪神穷得很,没什么好东西!”钱晨摇头感叹道:“神庙之中的好东西,都被我之前挖出来了。连人家这点收藏你都不放过。你这天高三尺,雁过拔毛的劲儿,究竟是跟谁学的?”
烛九阴在耳道神出现后就消失了!
不知道是陷入了沉睡,还是发觉之前挖掘花圃最起劲的,就有这个钱晨豢养的小妖怪一份,很识趣的假装进入了沉睡。
魔土的九幽黑暗之中。
无相妖僧立身于无盐海的漫漫盐滩之上,背靠一间残破的小庙,庙中的烛龙火精散发的光明,仅仅能笼罩他一人。
在他面前,一颗种子刺破了白花花的盐壳,扎根在盐碱地中,迅速的长成了一株犹如血肉构成的诡异植物。
那植物盛开出巴掌大的花朵,一片片肉膜一般的花瓣绽放后,中间出现了一个犹如眼珠的花蕊。
眼珠转了两下,看向无面妖僧道:“无相,你应该也接到了鬼哭宗那个老鬼的传符。”
“他说九幽道别有用心,派出了一个抄着天魔化血神刀的狠角色,把鬼哭宗来的真传都杀光了!你怎么看?”
妖僧缓缓道:“贫僧以他心通听他语气,不像是假!九幽道未必没有算计,但此事也未必是真是九幽道所为。司马家已经利用我们在葬魔石台中挖掘出的那些东西,勾引正道上钩了。如今他们正在赶往那处神庙遗址!九幽道应该在忙着布置陷阱。按理来说,不会做这种打草惊蛇之事……”
“毕竟,他们比我们更看重那位魔君重生的布置。”
“但我魔道做事,从来不拘一格!”血眼微微颤动道。
妖僧也缓缓点头:“我们所知的九幽道图谋也未必是真,说不定他们还有什么更隐秘的算计,要将我们一网打尽!”
“不可不防!”
“小心为上!”
两人异口同声,皆是诡秘一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