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zfq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箭魔-第四千一百一十八章 上門請教鑒賞-vern6

箭魔
小說推薦箭魔
梦儒亲眼看过师父在那里开弓,那把奇怪的弓甚至梦儒还偷偷的背着师父尝试过,还被师父发现了。
而当时师父并没有生气,而是告诉自己说,这把弓自己不需要去尝试,自己如今的修为还做不到随心所欲控制这把弓的程度。
因为即便是师父也无法做到每一次都能够弓开满月的程度。
这样完全不对称的弓实在是太难去操纵了。
梦儒亲眼看到即便是师父开弓,也不敢说每一把都能做到弓开满月。
而梦儒自己甚至都不能够明白,为什么这样的异形弓可以做到弓开满月,这到底需要多么强的控制力才能够做到弓开满月啊。
可以说梦儒一直以来对师父可以弓开满月都是充满了崇拜的。
但是今天,他却在这里看到了有人提着跟师父差不多的弓,虽然细节上有一些差别,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白里的这把弓从锻炼的东西上面绝对跟老师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的。
当看到这把弓的时候,之前可能对白里的轻视在此时梦儒的身上完全消失了。
因为一个能够跟师父一样练习这样的弓的人能是一般人么?
“大孤山首席弟子梦儒,见过白先生……”梦儒根本不需要任何人介绍,此时直接朝着白里抱拳行礼。
白里看了一眼梦儒也没有拿什么架子,直接还礼。
白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哪怕你是一个乞丐,如果你对白里有礼貌的话,白里也会对你彬彬有礼,可是你如果非要在白里面前装那啥的话,白里是一定会狠狠的抽你的脸的。
此时先不论大孤山到底如何,就只说这大孤山的首席弟子的一举一动就足够证明大孤山绝对算是一个不错的势力了。
很多人都觉得那些大势力的弟子一个个都是狗眼看人低,然后各种看不起人什么的。
其实白里所遇到的真正大势力出来的弟子,每一个几乎都是彬彬有礼的,即便是看你不爽,他们更多的也是去击败你,而不是直接看不起人狗眼看人低什么的。
这才是一个大势力应该有的风度。
很多人都觉得大势力的弟子看不起别人,这种事情其实是不可能出现的。
试想一下,如果你是一个大势力的掌舵人,你会不会对你的弟子提出更加严格的要求?
反正就白里所知道的各方的大势力,基本上都是对弟子有着极为严苛的要求的。
看不起人这种事情可能会出现,但是绝大多数的大势力的弟子都一定是非常有礼貌的,这一点白里从来没有怀疑过。
所以说看一个人是不是真的出身于大势力大家族真的很容易,看他身上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就能够看得出来。
处处去嘲讽别人,觉得谁都不如自己的,要么是家族之中的纨绔,要么就是冒充的。
这梦儒的做派就很符合大势力的做派。
“白先生,之前的消息因为大孤山弟子的疏忽,没有办法回应,今日梦儒前来乃是代表大孤山给白先生道歉的。”
幻星途 樓恩雷
梦儒话语落下,朝着白里九十度鞠躬,而这一幕直接就把周围的人给看傻了。
特别是婆婆。
逆魔劫 百世經綸
好不夸张的说,大孤山的首席弟子,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都一定还在婆婆之上,可是此时此刻这大孤山的首席弟子竟然给白里道歉?这特么是什么情况?
邪修丹皇
強寵閃婚小妻 日晴
“无妨,那你今日前来是来摸水了?”白里看着大孤山的首席弟子梦儒缓缓开口,这摸水也是弓箭手的术语,意思是你今日前来是来试试我的深浅?
毕竟云野名声在外,白里不过是一个无名之辈,如果说谁会弓箭手的术语都能够挑战云野的话,那云野这辈子也不用干别的事情了。
正常情况下,即便你要挑战云野,也肯定要打上大孤山,真的击败云野手底下很多的弟子之后,云野才会出战。
这感觉就跟你玩儿过关游戏似的,你不可能说这一关上来之后就是BOSS跟你死磕是吧,正常情况下你都要先击败过关的小怪,然后最后的BOSS才会出来跟你动手。
不要啊棺人 月華灑蓉
冷情黑帝的替罪妻 舊日日
傲世帝歌
这上门挑战也是一样的意思。
而此时这梦儒上门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要试试白里的深浅,倘若你能够击败梦儒,那么在说下一步,如果你连梦儒都无法击败的话,那么不好意思,你就别说人家大孤山羞辱你了。
“白先生说笑了,梦儒今日上门也是为了请教……”如果说在看到白里手中那把弓之前,可能梦儒还会觉得白里也许根本不是什么真正的大师,但是如今看到了白里手中的这把弓,梦儒是真的有些拿捏不准了。
白里手中这把弓到底真的是他自己使用的,还是说他拿起来只是在做做样子呢?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梦儒是拿捏不准的。
“请教不敢说,不过我倒是对你师父很有兴趣,今日你来摸水我们也不用多说废话,你想比什么?”
白里开口倒也直接,而白里这边一开口那边的白大哥都已经觉得自己无地自容了。
这特么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大孤山的首席弟子都来了,这个首席弟子该不会是假的吧?
白大哥当然知道这大孤山的首席弟子不可能是假的……
开玩笑,冒充大孤山的弟子有可能,但是冒充大孤山的首席弟子绝对没有人有这个胆子。
如果你冒充大孤山一般的弟子,可能大孤山最后真的懒得搭理你也就完了……
但是你如果冒充的是大孤山的首席弟子,那么大孤山无论如何是一定都会追究的,所以一般情况除非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否则一般情况下绝对不可能冒充首席弟子的。
所以这大孤山的首席弟子一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而如今这大孤山的首席弟子上门来挑战白里,还说请教……
鬼在你左右 流雲
再想到自己之前跟白里的比试,白大哥那叫一个无地自容啊……
自己为什么会脑袋抽抽的想到要跟白里比试?这特么不是自取其辱么?
不过同样的白大哥也好奇了,这个白里到底何德何能竟然能够让大孤山的首席弟子上门请教呢?
所以这会儿白大哥反而不急着走了,他要看看这一场比试到底要如何比下去……

p85i0好看的都市小说 《箭魔》-第四千一百一十六章 大孤山來人?推薦-swcn1

箭魔
小說推薦箭魔
白里也没有客气什么,直接上前几步来到白大哥的面前,然后很有礼貌的从白大哥的手中接过了黑弓。
黑弓入手,白里先是掂量了几下重量,然后就在所有人的面前,白里缓缓开弓,下一个就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这把看起来完全不对称的弓,竟然在白里的手中直接被开成了满月……
正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白大哥虽然刚才三箭射的稀烂,但是他还是有几分眼力劲儿的,当看到白里弓开满月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是输定了。
因为这把弓他自己绝对不可能做到弓开满月,甚至刚才的一瞬间白大哥都怀疑这世上是不是有人可以将这把弓开成满月,到底又用什么办法才能将这把弓开成满月。
可是这在他手中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开成满月的弓此时在白里手中却是那么的温顺,这所谓的不对称,在白里的手中也完全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一弓开满月,白里从旁边抽出一支箭。
箭矢搭在弓弦之上,白里再次开弓,依旧是弓开满月,弓弦崩动,第一支箭凌空飞出。
禦妖師·逆世狐妃
白里的手速很快,第一支箭出手的同时,白里鬼使神差的从旁边抽出了箭依旧是弓开满月,白里已经射出了第二支箭,然后几乎是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第三支箭也同时开出。
就在一瞬间的功夫,三支箭同时飞出,然后就在所有人的耳中三声咚咚咚的响声几乎是同时出现,随之就见远处的靶心上面,三支箭已经完美的插在了靶心上面,而且是插在靶心的正中位置。
三支箭,不同的时间出手,却几乎做到同时命中,别的不说,就只说这一手,在场的人之中可能也只有三儿可以做到了,而且三儿还是在白里指点之后才能做到。
不要忘了,白里手中用的还是这把黑弓……
此时白里将黑弓重新还给三儿,这会儿三儿看白里的眼神都开始闪烁小星星了。
清末梟雄
也不知道为什么白里只要手握弓的时候,就有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魅力,这跟平日里的白里是完全不同的。
刚才这三支箭出手,白里可以说是用了最短的时间做到了惊动全场的效果。
婆婆站在远处一脸呆滞的看着白里出手的箭,这几日的时间她已经无数次听到有人告诉她白里的箭是怎么怎么的厉害之类的。
書香貴女
但是婆婆始终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婆婆本身对箭术的研究就并不多,所以有一些东西她是根本听不明白的。
可是她就算再怎么的听不明白,此时她亲眼看到白里出手的效果也是忍不住震惊了。
这把黑弓虽然婆婆没有使用过,但是婆婆可以肯定的是,就算三儿也做不到弓开满月,可是白里却做到了。
要知道,三儿可是大孤山的记名弟子啊!
而且三儿在箭术一道不知道攻修了多少年,连三儿都做不到的事情白里竟然如此轻而易举的做到了?
难道这世上真的有这样的天才么?
早在之前,听到白里修为全失的时候,其实婆婆就知道白里肯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因为正常人不会出现修为全部失去的事情。
可是婆婆并不在意那些,婆婆需要的是一个给江柔做鼎炉的人,只要白里安安稳稳的做鼎炉,至于他以后有什么样的故事,那都跟金族没有关系。
虽然看起来白里被金族收纳,但所有人都知道,金族并没有真正接受白里,大家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
可是今天,当亲眼看到白里的箭术的时候,婆婆忽然有些怀疑了。
一个拥有如此箭术的人,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白里?这个名字到底是真是假?
一个如此出色的年轻人是不应该没有名气的啊,难道白里用的是假名字?
白里用的当然不是假名字……只不过婆婆就算是把脑子想破了估计也想不到,白里根本就不是天界的人,白里可能是从众神之战以后,第一个跨越三界通道从人界来到天界的人……
什么?你说还有太初……抱歉……太初并不能算是一个人……
所以如果说是人的话,白里绝对是第一个了。
在天界,白里当然没有任何名气可言,可是如果你到了人界问白里这个名字,那不知道的人肯定是聋子了……
而白里如果是在天界的话,也绝对不可能是寂寂无名之辈的。
天生邪醫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会儿白大哥也是懵逼了……鼎炉?这白里竟然是江柔的鼎炉?
你特么见过比宿主还强的鼎炉么?
鼎炉一般要求都是跟宿主修为差不多,然后有一点就是绝对不能比宿主要强,因为鼎炉如果自身比宿主还强的话,那么宿主跟鼎炉之间的契约其实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可是白里别的不说,就仅仅说这一手箭术,就可以推断的出来,白里绝对不可能在江柔之下。
二爺的私房事 寄秋
这么强大的白里竟然愿意给江柔做鼎炉?这特么是要疯么?
“婆婆……婆婆……”而就在这边白大哥一脸懵逼的时候,突然有金族人从远处狂奔而来,他的脸上带着丝丝的紧张之色,看起来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看到这一幕,婆婆心中甚至还有点喜悦,本来刚才她还在考虑,这该怎么让白大哥下台啊……毕竟今天来说给江柔教学的是白大哥,找白里比试的还是白大哥……最后让白里虐的体无完肤的依旧是白大哥……
这尼玛白大哥今天怎么下的来台啊。
好在现在金族这边有事,正好可以借这件事让白大哥下台啊!
修仙高手在都市 執劍長老
婆婆虽然内心喜悦,但是表面上却一点都看不出来。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婆婆……大孤山来人了……还是来的首席弟子!”这金族弟子开口,而他的话一出口,即便是婆婆这会儿也是不淡定了……
什么鬼?大孤山来人了?还是来的首席弟子?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是来找三长老的?
可是婆婆这边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询问是不是来找三长老的,那边金族弟子已经开口了:“他说要拜见白里白先生……”
全场:“???”

dbp65精华都市言情 箭魔 愛下-第四千一百零八章 挑戰老師?熱推-dif4x

箭魔
小說推薦箭魔
大孤山,曾经的这里不是什么名山,但是因为云野这个名字,让大孤山被所有人所认知。
箭师云野,这个称号可以说是非常的崇高了。
一个师字也不是谁都有资格承受的。
而每日前来大孤山拜师学艺的人更是多不胜数。
大孤山对于前来求学的弟子倒也是来者不拒,不过真正可以成为大孤山弟子的却是少之又少。
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像当年的三儿一样,教授了很多的学费之后成为了大孤山的记名弟子,虽然也有机会听到云野每个月的大课堂,但是说实话,这种大课堂几乎是没有任何的卵用的。
毕竟每一个学生的能力都是不一样的,而云野先生所讲授的大课堂,也只能是说一些大家粗俗能懂的东西。
重生之一統天下
想要真正学到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且在大孤山之中,一般人也不可能跟随云野先生学习,绝大多数的弟子都是跟随云野先生的几个弟子来学习,当然了,这几个弟子不可能是最出色的那几个,毕竟真正出色的弟子也不可能在这里教授这些人。
不过你要说在大孤山真的学不到东西吧……也不能这么说,至少三儿所学到的东西还是有点用处的,可是真要说高深就差的太远了。
末追乃是大孤山弟子,虽然末追也是云野的亲传弟子,但是在众多亲传弟子之中,末追却是最差的几位,不然他也不会被分配来教授这些记名弟子了。
末追今日刚刚结束了给弟子们的传授,说实话,末追觉得很没有意思,因为来学的人虽然很多,但是真正有天赋的却是很少很少的。
王者拜仁 刺客柔情
盛世奇英
甚至还有不少都是起来临时抱佛脚的。
紫霄宫那边最近正在招收弟子,而紫霄宫的考核之中,这驭射便是很重要的一门。
所以这些日子来,大孤山收了不少的记名弟子,这些记名弟子之中与很大一部分都是要前往紫霄宫考核的,他们此时来学习驭射都是临时抱佛脚,而他们想要学习的也全部都是速成的东西。
但在末追看来,箭术一道哪有速成?必须要踏踏实实的一步一个脚印才能够学的出来。
不过大孤山也需要各种资源,学习这些弟子倒也是来者不拒,只要你拿够了足够的礼物,自然可以在大孤山学习,至于这速成的东西,末追就只能选择一些比较简单的了,这些简单的东西至少对于一般弟子的考核足够了。
而近日末追终于结束了教授,正打算休息呢,自己的传讯令却突然传来了声音。
末追微微皱眉,但还是打开了传讯令,可是当看到传讯令上的字的时候,末追差点喷出来。
仙聖大帝
“白里想要赐教云野?”
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末追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白里是谁?他何德何能竟然敢说出赐教云野这几个字。
赐教?这家伙是个疯子吧。
末追看了一眼传讯令上来消息的人的名字。
䢸力?这是谁?
末追仔细的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因为末追手中所拿着的传讯令并不是他自己的,而是专门针对一些离开的记名弟子所使用的,这些记名弟子一般情况下真的联系也只是询问一些东西,而末追一般是有功夫就回复没有功夫的时候就当是没有看见。
毕竟三长老当年在这里学习的时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所以说末追不认识也是正常的。
可是这会儿看到一个叫白里得要挑战,不对,准确的说还不是挑战,这家伙竟然用了赐教,这简直就是在搞笑。
滄海有時盡 那夏
白里?谁是白里?从来没有听说过好吧……
自己的老师云野先生在整个天界那都是有名的箭术大师,能够说赐教老师的真的不多,而那些人哪一个不是箭术大师?
武林大惡人 騙人
韓娛重生之月光 砂羽
可是今天一个毫无名气的家伙竟然说要赐教?这特么不是在搞笑么?
所以说末追这会儿就感觉这个人是个疯子!然后直接将自己传讯令中这个䢸力拉黑了……
以后这家伙的消息都直接不用接收了……
做完这一切之后,末追准备前往食堂吃饭,一路走着,末追看到了前面大师兄和几位师兄弟,看到这里,末追赶忙跑了过去,因为末追也有一些不太明白的东西想要请教大师兄。
虽然末追也是云野的亲传弟子,但是一般情况下,末追并没有太多的机会去请教老师。
而大师兄的造诣极高,能够请教大师兄也是足够了。
这会儿大师兄身边围着一群人,末追虽然追了上来,但是想要请教可能还是有点麻烦的。
“各位师弟,我们还是先吃饭,这请教的事情等晚上的吧……”大师兄显然也是有些疲惫的,此时看着问东问西的师弟他也只能借此来暂时清静一番。
而听到大师兄这话,末追自然也不好开口继续说请教的事情了。
末追只能跟着大师兄一同前往食堂那边准备吃饭,可是走着走着末追想起了刚才那个叫䢸力的家伙发来的消息,末追本来就是一个口快的人,如今忍不住开口道:“大师兄,刚刚你不知道,我受到了一个消息可把我笑死了。”
“哦?什么消息?”大师兄也是饶有兴致的看着末追。
“一个叫做䢸力的家伙……”
中國制造之雇傭之王 兵不血刃
“䢸力?”大师兄听到这个名字好像隐隐想起了什么,不过毕竟大孤山的弟子太多了,大师兄即便是当年教授过三儿也没有办法完全记住。
“这家伙传来消息说一个叫白里的要挑战老师!”
“呵呵……”听到这里大师兄呵呵一笑,这算不上什么有意思的事情,这天下想要挑战老师的人多了去了。
毕竟挑战云野,你若是赢了,那自然是天下皆知了。
而你就算是输了,那也是有面子的事情,毕竟这输也要看输给谁的。
输给云野可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这就好像当初白里被杨戬追杀的时候,所有人听到这个的第一反应就是白里是真的凶残啊!
因为能够让杨戬追杀的人能是一般人么?
而同理,挑战云野即便是输了那也是可以跟人吹牛的事情。
所以听到这里,大师兄只要摇头表示不用搭理就是了……
末追点头,表示自己也是这么想的,然后末追开口道:“这个叫白里的很有意思,他竟然说要赐教老师!这不是疯子么!”
末追本来是想要随便说说的,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这话一出口大师兄的脸色却变了……

mi84o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箭魔》-第四千一百零六章 適合修煉不適合戰鬥閲讀-w6ju3

箭魔
小說推薦箭魔
这把黑色的弓是三长老从自己的朋友手中得到的。
当时看到这把弓的时候,三长老的第一反应这把弓是一把废掉的弓。
因为弓至少要做到基本对称吧。
可是这把弓别说是对称了,连基本对称都做不到。
所以不是废的是什么?
可是当时三长老的那位朋友却告诉三长老说,这把弓并不是废掉的,而是三长老境界不够而已。
当时三长老就不服气了,直接选择开弓使用,然后他就发现了这把弓的缺点。
第一,这把弓无法弓开满月,因为弓本身是不对称的,无论怎么拉开,好像弓都无法成为满月,这是第一缺点。
第二则是因为这把弓因为不对称的原因,所射出的箭都是会自动偏离的,甚至会出现箭刚出手就弹飞出去了。
所以这把弓在三长老看来一点用都没有。
但是三长老的那位朋友虽然不是箭术大师,可是这把弓却是从一个箭术大师的手中得到的,他的朋友告诉他说,如果有朝一日三长老可以使用这把弓的话,三长老的箭术在这人间也算是有了一席之地了。
当时三长老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三长老也请教了无数的箭术大师,这把弓到底是什么情况!
甚至三长老还询问过自己的老师。
当时云野看了一眼之后是这么回答的:“可开满月,但很难……”
简单的几个字已经说明了这把弓的奇特之处,连云野都觉得很难。
可是这一刻,白里随手一开就是满月,已经让三长老看傻了。
老师说很难的满月弓,白里随手一开就是满月?
而且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当白里弓开满月之后,白里的箭也从弓上飞射而出,这飞出去的箭丝毫都没有任何偏离轨道的意思,最终箭矢稳稳的落在了远处的靶子上面,虽然没有命中靶心,但是谁都知道这是在校准。
而一箭出手之后,白里再次开弓,这一次依旧是弓开满月,就在三长老近乎于懵逼的眼神之中白里第二箭出手。
箭矢咚的一声直接将靶心刺穿!
“好弓!”白里看着手里的黑弓,不得不承认这是一把好弓。
这把弓的杀伤力绝对比一般的弓要更强一些,这样的弓即便是白里也不得不说非常喜爱。
但同样这把弓也非常难以操控,白里看起来轻描淡写的开弓可以弓开满月,但是白里毫不夸张的说,这世上能够将这把弓开到满月的绝对不会超过百人。
極品透視保鏢
而这百人绝对都是顶级的箭术大师。
大道修仙 若封
所以这会儿三长老选择这把弓,白里觉得三长老倒也是识货之人。
鳳皇在上 雪小朵
何止是识货啊!这会儿三长老眼神都开始往外冒光了……
当初三长老也曾想要询问云野如何使用这把弓,但是云野并没有给出三长老答案,或许在云野眼中,三长老根本做不到吧。
“白先生……您觉得我能使用这把弓吗?”不知不觉之间,三长老对白里的称呼都发生了改变。
箭术一道就是这样,达者为先,在三长老眼中,白里的箭术那是可以跟自己的老师云野相提并论的人物,所以尊重是自然的。
“不太容易,但可以试试,这把弓的杀伤力非常惊人,因为看起来的不对称实际上却可以让飞出去的箭拥有一个更加可怕的旋转力量和穿透力……”白里带着三长老和江柔走到了刚才靶子的位置。
这会儿两人才看清楚,这靶子并不是被蛮力硬射穿的,而是被凿穿的,看起来就好像是有一个转速非常快的钻头一瞬间在上面留下的痕迹一样。
而这就是这把弓带来的特殊效果!
这是一把非常好的破甲弓!
可是这会儿江柔和三长老都是一头雾水啊,因为他们根本不明白白里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其实这要从这把弓的原理开始说起了……”
白里也没有卖关子,而是直接拿着黑弓开始解释。
这把弓看起来是不对称的,其实却不然,这把弓用的应该是极为特殊的材料,看起来不对称是因为弓本身的材料两边受力的程度是不一样的。
这就好像两个人抬一桶水,前面的人可以提起一百斤的东西,而后面的人可以提起九十斤的东西。
看起来好像差不多,但是如果将受力的点放在中心区域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后面的九十斤是要吃亏一些的。
神醫夫君下酒菜
同理这把弓也是这样,弓因为材质的原因,所以受力的点如果放在中间这把弓才是真的废了。
因为这样一来这把弓才永远无法开出满月。
而现在这把看起来不对称的弓,却因为特殊材质的原因只要你能够驾驭它,它就可以发挥出强大的效果。
当然了,这驾驭没有那么简单的,至少三长老不知道尝试了多少次却从来没有成功过一次。
说白了就是三长老对弓本身的理解不够,对自身的控制能力也不够。
重生未來之藥膳師
白里将这把弓的原理讲述之后,三长老总算是明白了。
“可是白先生,这那弓是需要发力来控制?”
“不错,你发力的时候要知道哪边可以发力,哪边需要收一些,你试试!”
是誰把婚姻推向了邊緣 風中小屋
白里说着将黑弓交给了三长老。
無上劍尊
三长老深吸一口气也不墨迹,直接开弓,这一次他听了白里的意见,没有选择均匀发力,而是尝试着让力量两边都变得不一样。
但是很可惜,三长老的操控力还是差了不少,所以最终他依旧没有完成弓开满月。
“看来还是不行!”
“这把弓不太适合你战斗,但是却很适合你修炼,如果你每一次开弓都能弓开满月的话,你距离箭心也就不远了……”白里看了一眼三长老,这黑弓虽强,但白里却并不建议三长老平日里当武器使用,当成训练来用,可能才是这把弓真正可怕的地方吧。
毕竟一把难以掌控的弓可以让你自身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均匀,当你可以习惯任何变化的时候,你距离大成还很远吗?
八卦楚妃 玄機機
选定了弓之后,三长老迫不及待的拉着白里继续问东问西,不过白里觉得自己并不能这么大度的什么都说,那话怎么说来着,交换!三长老想要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就要拿出什么来……正好自己也可以借此来了解这个世界……

vjiy0好看的都市异能 箭魔討論-第四千一百零四章 合適的弓熱推-ul32m

箭魔
小說推薦箭魔
婆婆走了,走的时候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很显然她内心对白里应该是充满了好奇的。
不过她也是人老成精了,看得出来白里有些东西是不会说的。
这就是聪明人的交流方式,你不愿意说,我也绝对不逼你说,只要你愿意乖乖的做鼎炉就可以了。
而白里这边等于是收了一个老迷哥……
勇敢愛到底 落花意丶
可能用哥这个字来形容三长老有点过了,这会儿三长老站在白里边上,看起来比江柔还兴奋的样子。
“白先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凝聚箭心啊?”三长老一脸兴奋的询问白里。
“等你不想凝聚箭心的时候,差不多就到时候了。”白里瞥了三长老一眼然后淡淡的回答。
而这个回答直接让三长老懵了……什么鬼?什么叫等你不想凝聚箭心的时候就差不多了?
还有这种说法的吗?
三长老不明白,但是白里却不是在忽悠三长老。
其实很多人修炼的时候会进入一个误区,就是我好像快要突破了,可是为什么我明明就站在突破的门口,仿佛一伸手就能推开大门,却始终无法推开呢?
其实这就是一种执念了,执念在修炼过程之中你可以理解为是一根筋,你越是认定了这条路我一定要推开门,你越是推不开,其实反过来,你试试往外拉门,也许一下子就拉开了呢?
所以说有时候当你遇到桎梏的时候,不要想着什么我一鼓作气冲过去……大哥,退一步试试拉门其实也是一件不错的选择。
三长老的境界白里不好多说,凝聚箭心这种事情显然还不是目前的三长老可以做到的。
一个射手什么时候才能凝聚箭心?
首先你要拥有自己的风格,换言之一个射手在凝聚箭心之前,你至少要有自己的目标。
比如说白里的风格就是简单粗暴,白里是不会那些华丽的技巧么?
当然不是,不过白里在绝大多数时候战斗都是使用最简单最直接粗暴的方式,这就是白里的风格,而白里所凝聚出来的箭心也是自己的风格所凝聚出来的。
可是三长老有个锤子的风格,他估计连自己平日里那一副风轻云淡外加高高在上不好接触的样子都是学自己的老师吧。
老师教学生最怕的就是学生脑子不好,什么都学自己。
学生学习老师的东西是好事,但是学生不能学习老师的风格,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风格。
一个学生如果所有的东西都学习老师的话,那么这个学生未来是没有什么前途的。
因为这就跟印刷一样,每一个印刷出来的都一模一样,你怎么去超越原版?等原版挂了吗?
所以说三长老走的路本身就是错的。
这就像白里教授寒力一样,白里从来不会告诉寒力你必须要怎么怎么修炼,而是不断的告诉寒力,你的路你要自己做主,老师只能在你遇到麻烦的时候帮你锤死那些麻烦你的人,让你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除此之外老师能够帮你的并不多。
白里也没有说自己的箭术好,就必须要让寒力跟随自己学习箭术,正所谓一法通则万法通就是这个道理,不管是学箭术也好,学刀枪也罢,其实最终还是殊途同归的过程,都是要叩门问道的。
“先找一把适合你的弓!所谓的适合不光是要适合你的力量,还要适合你的感觉。”白里这会儿先给江柔找弓。
很多人找弓都是选择力量强悍的,其实这样的判定方式是并不合格的。
准确的说一个人找弓,最关键的不光是力量,还有适合。
适合你的才是最好的。
“我该怎么找适合我的?”江柔显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这会儿看着白里弱弱的询问。
“简单……你看着舒服,拿在手里舒服就可以了。”
白里的回答简单明了,很多人对选择什么样的弓,怎么才适合会有很多的疑问。
其实这些疑问压根就不成立,在白里看来,很多力量不错的弓摆在那里,你上去拿起第一把,如果你觉得很满意,你就没有必要继续去尝试后面的了。
因为这就是合适,你看到它的时候就觉得它是你的,这是最合适的……这是一种弓和人之间的感应。
有些人总想要把所有的都试一遍,结果最后却出现不知道该选择什么了的问题。
这不是说都合适,而是因为你考虑了太多之后,有时候你反而会因为外物的影响,而忘记了你最初的想法。
金族还是有一些底蕴的,当三长老带着白里和江柔来到这边的武器库的时候,可以看到有一整面墙上面挂着的都是各种各样的弓。
白里跟江柔简单的讲述了一番之后自己也开始上去尝试。
其实境界达到白里这个层次之后,对弓已经没有什么挑剔可言了。
異時空縱橫三國夢
因为白里对弓的了解已经是深入骨子里了。
这世上没有很差的弓,可以说只要能够被称之为弓的,它一定有着自己的优势,只不过很多人并不能发现优势罢了。
而达到白里这个境界之后,自然可以掌握每一把弓的优势,将其优势发挥出来。
就好像刚才那把弓,你说它垃圾吧?在江柔手中,它的确是一把垃圾,根本发挥不出任何的东西来。
但是在白里的手中它就是一把最稳定的弓,这把弓的优势在于稳定,它射出的箭不会有太多的偏颇,哪怕是最难用的箭矢使用它也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暗影
当然,弓也会有自己的缺点,这世上还没有完全没有缺点的弓,便是天堂之弓也有缺点。
天堂之弓看起来好像完美无缺,是因为它在白里手中看起来完美,你换成其他人,估计给他十箭都不可能校准天堂之弓。
天機皇妃,暴君的女人
寵女肖瑤
天堂之弓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它的形状太奇怪,而且因为拼凑的原因,所以天堂之弓的控制力很差,如果不是像白里这样长年累月的使用的话,一般人拿在手中,它就是一把刀……什么?想要射人?抱歉,那命中率可能就只能看天命了吧……

2pgqt精彩小說 箭魔 愛下-第四千一百零一章 這一箭射您左肩哈鑒賞-v0eta

箭魔
小說推薦箭魔
嚣张的人多了去了,但是白里的嚣张是与众不同的。
这会儿江柔都吓傻了,这可是整个金族最凶的三长老啊,白里你挑衅别人,可能别人因为你是我的鼎炉也就罢了。
你挑衅三长老这真的是在作死啊!
而这边三长老也是惊呆了,他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年没有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了。
虽然在整个金族大部分时候是婆婆说了算,但是三长老只要一开口,所有人都必须要考虑三长老的意见,这么多年来虽然三长老很少开口拿主意,但是这并不代表三长老的权威性就差了。
相反的,三长老因为强悍的驭射能力,整个金族上下几乎所有人的驭射都是三长老教授的。
甚至有一些外来者都求着想要跟随三长老学习。
蝕骨魂香 香銷魂
毕竟三长老乃是大孤山云野先生的弟子,尽管只是记名弟子,可是这记名弟子也不是谁都有资格可以学习的。
如今堂堂云野先生的记名弟子竟然被人问如果输了呢,而且还是一个这样的小家伙,三长老真的生气了。
“好……好一个年轻人……今日若是我输了,这三长老的位置我让给你!”
仙氣繚繞
“没兴趣……我只是一个没有梦想的鼎炉,什么三长老的位置,我一点兴趣都没有。”白里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你……”三长老真的气死了,自己三长老的位置何等的高贵,可是今天竟然特么的被人嫌弃了?
这还有天理么?
星塵夢雪
“这样吧,我也不欺负你,今天若是你输了,就帮我约一下你那个什么云野先生的老师,我对他还是蛮有兴趣的,看看他能不能给我点压力什么的。”
白里一边抠着指甲一边开口,丝毫没有注意到三长老这会儿已经懵逼了……
在懵逼之后,三长老的脸开始变得扭曲起来,从远处看就像是一朵逐渐在绽放的雏菊?
“我……”三长老这会儿真的很想宰了眼前的白里,他竟然再次侮辱了自己的老师!
“怎么?不敢比?”白里看得出来三长老今天真的起了杀心了,这么说吧,他到现在还没弄死自己的主要原因不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箭术怎么样,完全是因为自己是一个鼎炉……倘若杀了自己,江柔就麻烦了。
所以人家是一个大局为重的人。
至于白里的箭术,他根本就没有真的放在眼里。
所以这会儿白里不敢继续刺激三长老了,而是直接将话题引回射术上面来。
“你说怎么比!”三长老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的,但是话语落下他又一次开口道:“倘若你输了,今日自断双臂吧!”
三长老的这个要求不过分,毕竟白里只是一个鼎炉,鼎炉有没有双臂其实是不重要的……只要活着就行。
“可以……买二送二,我把双腿也送你,只要你赢得了我……要不……算了……就这么定吧!”
白里本来还想说要不连你师父一起加上,你师父赢了我,我也给双手双腿……但后来一想,白里倒不是怕不稳,主要是怕三长老气得暴走干掉自己……
春風十裏不如你
毕竟这特么侮辱新太强了……
白里倒是不担心自己输给那个什么云野先生,箭术方面白里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无敌这两个字白里不敢说,但是这天下少有敌手是绝对的。
至少白里觉得一个什么狗屁大孤山的云野先生怎么都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吧……毕竟自己的对手那都是古神级别的。
“好!年轻人,既然你自己找死,那我就成全你!说吧,怎么比!”
“还是你来定规矩吧,我对你的规矩不熟悉!”白里并没有说规矩,而是让三长老开口。
卡厄斯的棋局
“好……那我们就用最简单的对射!三箭为准,中者为赢,若三箭皆不中,你胜!”
“可以……”白里没有去反驳什么三箭不中自己胜这种事,毕竟眼前的三长老的射术水平白里是真的觉得拉胯,要是自己认真起来还三箭都不中,那自己还玩儿个锤子。
“你可以跟我去选弓!不要说我欺负你!”
“不用……就这把就可以……”白里拿起刚才江柔用的那把弓,仔细的抚摸感受了一下,弓还算不错,但跟天堂之弓肯定是没法比了。
白里从旁边拿出一支箭来,然后开弓引箭,箭矢飞出擦着远处的靶子脱靶了。
江柔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捂住了眼睛,因为在她看来,白里死定了……这会儿她已经开始用传讯令来通知婆婆赶过来了,因为一会儿如果白里输了,可能只有婆婆才有资格拦住三长老。
一箭出手之后,白里大概已经明白了这把弓所有的属性,白里朝着那边的三长老晃了晃示意自己准备好了。
雲笈仙錄 美味羅宋湯
“一箭校准?”三长老看到白里竟然只出手了一箭,脸上露出了一丝吃惊,但很快三长老就觉得白里这肯定是在故弄玄虚。
“哼!小子,你确定准备好了?”
“确定,另外江柔,给我一支箭……”白里朝着江柔一挥手,江柔气得跺脚把箭丢给了白里,在她看来,白里最好是能多拖延一会儿时间,不然婆婆还没有赶来,他就被三长老切成人棍了。
“多谢……”白里朝着江柔笑了笑然后又看向三长老道:“三长老,我这一箭射您的左肩哈!”
三长老:“???”
这小子什么鬼?他知道什么是对射么?对射就是两人互相出手,没有什么先后次序的,三长老是可以躲开的,你特么还没有出手就先告诉别人你要射人哪里,请问你这是送死么?
江柔也傻了,这白里是不是什么都不懂?他是不是觉得三长老会站着不动给他射呢?
要是这样自己也能射中啊……这小子疯了么?
可是就在白里将箭搭在弓上的一刹那,三长老忽然感觉不对了……
如果说前一刻他觉得白里是一个小蛀虫的话那么这一瞬间,白里就是一尊高山!一尊无法看到顶峰的高山,那种压迫感让三长老有一种全身上下都被捆住了的感觉……
这种感觉三长老只有在一个人的身上看到过……那就是自己的老师……甚至,三长老觉得老师身上的那种气息可能都不如现在的白里……因为现在的白里根本没有任何力量,这是一种纯粹的势!

8rwq3熱門連載小說 箭魔 愛下-第四千一百章 沒聽過展示-6ntf0

箭魔
小說推薦箭魔
对于一个弓箭手,如果你出手的箭没有杀伤力的话,那么毫无疑问,你还不如找把刀跟人肉搏,因为这样死的还能快一点,免得浪费时间。
什么才是一个合格的弓箭手?
出手就是要你的命的,如果你没有防备,那么抱歉,一击必杀。
如果你有防备,那也没有关系,我的箭只要足够狠,你就只能被动躲闪,弓箭手如果丢了主动权,那么基本上就等于是将命交给别人了。
指腹為婚:愛不單行 於汐彤
在战场上,弓箭手的作用有两种。
第一种是突袭,突然出手可能直接射杀对方头目,让对方实力大减,如此一来战斗自然更好开展了。
弓箭手是属于斩首任务的。
而弓箭手在战场上更多的时候也是一个狙击的作用。
哪怕是你这边十个人打人家八个人,可是人家那边隐藏着一个随时可能一发神箭带走你的弓箭手的时候就问你慌不慌?
反正白里自己是很慌的。
所以如此一来,十个人能够发挥出八个人的实力就撑死了,因为他们没有人可以专心致志的战斗,必须要保留很多的力量小心自己被干掉。
这才是弓箭手的作用,这才是弓箭手的威慑力。
而一个弓箭手如果在战场上,他的箭只能给人挠痒痒或者是微微创伤别人的话,请问真的有人在乎么?
估计人家犯了之后会直接顶着箭上去锤死你,你还威慑个锤子啊?
白里一番话出口之后,江柔直接就傻了!
这种理论江柔可以说是第一次听到,因为江柔虽然也学习箭术,但是江柔从来都没有从别人口中听到这样的弓箭手的理解。
没办法,不是达到一定的境界,是不可能理解这些东西的。
白里的箭术是在成千上万次的战斗之中靠着一点点的磨练出来的,这绝对不是刚才那个老头可以相比的。
“这把弓太弱了……对于你来说根本不合适,换一把强弓吧!”白里掂量了一下弓,又随手开合了几次,这弓最多就是适合一个地级的小修者使用,圣级如果火力全开的话,这弓非但不能给圣级强者射出的箭增加杀伤力,甚至还可能削弱射出的箭的威力,这样的弓要了有什么用?
“可是三长老说学东西要由浅入深啊……”
“胡说八道……你知道什么叫做习惯么?当你习惯了一种武器之后,你如果突然换了其他的武器,你是根本无法习惯过来的,这把弓太垃圾,你学了没用,弄把凶残点的,我教你!”
白里倒也没有吝啬自己的箭术。
“你?”江柔显然不太相信白里的箭术。
“怎么?你怀疑我?”
“我不是怀疑,我是压根就不相信好吧……三长老可是我们金族最好的射手,连周围的很多族群都来找三长老学习箭术,你难道比三长老的箭术还要强?”
“我都不屑跟他比好吧,大家压根就不是一个层次,比个锤子!”
“那倒也是……那你还说教我?”
“我觉得你要么是耳朵有问题,要么就是理解能力有问题,我说的是你们的三长老跟我不是一个层次的,我都不屑跟他比,不是我不如他好吗!”
“好大的口气……”这句话不是从江柔一个人口中说出来的,伴随着江柔开口,那刚才离去的三长老一脸铁青的站在远处,此时去而复返的他显然听到了刚才白里说他跟自己不是一个档次的这句话。
白里看了一眼站在那边的三长老,丝毫都不慌。
“三长老,白里这家伙就是喜欢胡说八道,您别在意,我回去教训他……”江柔可是吓坏了,三长老是出了名的脾气不好,在整个金族之中,年轻人最害怕的就是三长老了。
“哼!胡说八道?我看他不是胡说八道,他是根本不懂箭术,我的箭术传承大孤山云野先生,云野先生乃是我们人间界最有名的箭术大家,虽然我只是记名弟子,只学了一些皮毛,那么敢问你的老师是谁呢?”
云野?这名字?闲云野鹤吗?
不过白里这会儿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什么时候箭术开始在这里靠老师了……你老师什么水平白里不知道,但是白里知道的是你的水平真的是不怎么样。
影帝之路
重生之超級金融帝國
火爆媽咪:我知錯了
还由浅入深,这什么狗屁理论?
箭术讲究的就是一个稳准狠,当然是怎么暴躁怎么来了,现在我跟你谈箭术你跟我谈师承?
“我没有老师,我自己就是自己的老师,至于您说的云野我也没有听说过!”
“好大的口气!”好么……又是这句话……这年头说句实话太难了。
白里想说的是,自己真的没有听说过云野啊,可是这没有听说过云野什么时候也成了大罪了?
“好……年轻人,你这么猖狂的年轻人我好久没有见到了,你是江柔的鼎炉是吧……今日也不要说我欺负你,今日你只要展现出让我满意的箭术,我就放过你,否则的话,就凭你刚才侮辱云野先生的话,我就不能轻易饶过你!”
白里:“???”
愛妻極致:與總裁情迷邂逅 君子閨來
老子什么时候侮辱云野先生了……老子只是没有听过好吧……
白里这会儿都有点气懵圈了……
这年头没有听说过名字就是侮辱别人?那你听说过轩辕无敌么?什么?没有听说过?你信不信这些名叫轩辕无敌还有龙傲天之类的超牛主角这会儿就从书里跳出来跟你单挑?因为你侮辱他们了……
而且什么叫让你满意的箭术……你满意不满意跟老子有一毛钱关系?
不过白里这会儿也是来气了,比贱……咳咳……比箭是吧……你现在要是跟老子比别的,老子还真的赢不了你,但是你比箭,那简直就是在找死,你拉着那个什么云野来你问问老子会不会怂就是了。
綜恐:這狗啃的人生 夢廊雨
“三长老,白里他就是胡说……”江柔这会儿看剑拔弩张的样子赶紧想要说和一番,但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白里就开口了:“三长老,如果是您输了呢?”
江柔:“???”
三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