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afd好看的都市小說 木葉之賊手-第六百五十一章 奪還戰展示-hva0g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嗖!~
一把苦无破空疾飞,库鲁索加速一冲,整个人轻易躲过了偷袭。
“哼!”他不屑冷哼一声,迅速转过一个拐角,掷出符纸的动作却是丝毫没有减慢。
嗖!嗖!嗖!~
破空声再次袭来,同时一条身影陡然出现在前方路旁右侧的围墙上。
库鲁索眯了一下眼睛,前冲的速度不减,只是突然向右一闪,避过激射而来的苦无,贴着墙继续前行。
同时,他将扛在肩上的佐助当做盾牌,护住身体左侧,然后昂首看向只露出一小部分身体的追赶者,右手此时已经从忍具包中掏出一把苦无,横在胸前做出蓄势待发的姿态。
細雨 周而復始
忍术虽然千奇百怪,但忍者的战斗却是有迹可循的,便如此刻库鲁索就占据了优势地位,只待追赶而来的宇智波鼬有所动作,他就会立即发起猛烈进攻,而宇智波鼬却由于顾及自己弟弟,而处处受制,难以发挥出全部的力量。
然而就在这时,几声金铁碰撞之音忽然响起,库鲁索听到这声音顿时一惊,因为那竟然是来自于身后!
廢材逆襲:腹黑爹爹特工娘親 九尾魚
我的朋友陳白露小姐
恶风从背后袭来,他无可奈何,只得从墙边向左闪躲,来到了路中间。
“宇智波流手里剑投掷术。”
一声低语随之传来,下一瞬,宇智波鼬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库鲁索的身前,猩红的写轮眼飞快转动,手握着苦无直刺向对方的脖子要害。
“哼!不错的杂技。”库鲁索冷笑一声,竟不退反进,手中的苦无击出,当地一声挡下了宇智波鼬的进攻。
重生在奧匈帝國
浮光 渥丹
“魔幻·枷杭之术!”
写轮眼散发出猩红的光芒,宇智波鼬酝酿多时的幻术,在对视之间突然释放。
幽暗的幻术空间中,库鲁索回过神来的时候,身体已经被尖锐沉重的楔子定住,视线中散发着催眠气息的猩红写轮眼缓缓转动着,令他立即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幻术吗?大意了。”他眉头紧皱着尝试挣扎,可惜收效甚微,“接下来要留意对方写轮眼的幻术。”
与此同时,看着如被钉在原地的黑衣人,宇智波鼬没有立即揭开对方的面罩,对他来说,相比敌人的身份,弟弟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事。
“没事了,佐助。”
他的嘴角流露出一抹宠溺的微笑,从对方手里轻轻地接过昏睡的弟弟,却没有发现佐助手心里的一个符咒随着他的动作缓缓散开。
嗡!~
当从对方手里夺回佐助的瞬间,一股暴走的查克拉突然肆虐开来,瞬间察觉到的宇智波鼬立即后跳,而就在同一个瞬间,被幻术控制的黑衣人突然暴喝一声,拔出刀朝着兄弟二人扑了过去。
雪白的刀光划破夜幕,几缕湛蓝的雷光闪烁,库鲁索一刀劈出。
嗤!~
宇智波鼬紧忙横挪躲闪,剑气撕裂空气,落在一根电线杆上,结实的电线杆立即出现一道整齐的斜向断口,上半截随之开始向一旁滑落。
“云流·刹那斩!”库鲁索低喝一声,随着电光扩散,陡然出现在宇智波鼬的身旁,而刀光似乎在他来到之前,就已经将目标锁定。
嗤!~
利落的斩击打中宇智波鼬,毫不留情地将他拦腰斩断。
沒講完的鬼故事
“只要我的刀够快,你的眼睛就追不上我。”库鲁索转过身来,看着倒下的身影,得意地笑道。
但是他的话音还未落下,倒在血泊之中的两截身体就弥漫起烟雾,并且迅速扩散开来。
“什么?!”库鲁索见状一惊,接着他隐约听到细微的割裂空气声,心有所感的他急忙弯腰就地一滚,下一刻果然感觉到似乎有钢丝在头顶上划过,然后又是几只手里剑落在刚才的地方。
“替身术吗?”库鲁索脚下站定,立即结印施展出感知忍术。
冷血三公主的復仇計 萌雨sl淚
遮挡视线的浓雾,直接丧失效果。
嗖!嗖!~
苦无飞射之声在浓雾之中连续不断,接着便是金铁交击之声,却是精湛至极的手里剑投掷术,使得投掷出去的忍具二次乃至三次变向。
不过感知忍术令库鲁索视浓烟如无物,不断闪躲着攻击,忽然他双眼猛睁,咧嘴冷笑道:“找到了!”
他立刻行动起来,陡然探手抓住一把苦无,又迅速发射出去,随即响起的交击之声在其他碰撞声中并不显得突兀。
然而对能够精准预计到大多数苦无轨迹的宇智波鼬来说,这一声却极为刺耳,看向浓烟的双眼中升起防备之色。
果不其然,就在下一瞬间,一阵狂暴的雷遁如浪潮般冲破烟雾,在刺耳的声音中,湛蓝的雷电汹涌而来。
鼬见状眉头微皱,不知对方是如何发现了他的位置,当即抱着昏迷的佐助从围墙上跃下,迅速闪入街道那边的巷子里。
轰隆!!
雷遁顿时摧毁了半条街道。
“别想逃!”
厉喝之声紧接着响起,一抹刀光出现在巷子外,狠厉地横斩而来。
宇智波鼬紧忙后退,这时写轮眼中已经出现了黑衣人的身影,只是令他不由一愣的是,对方竟然低垂着脑袋,似乎是在看他的双脚。
他立即便寻思过来,对方此举是在防备他的写轮眼,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快速有效的应对写轮眼的方式。
刀光散发着森然之气,步步紧逼而来,每每指向身体要害。
这令宇智波鼬顿时醒悟过来,对方是拥有感知能力的忍者,而感知能力配合着观察脚下的动作,已经足以令一名经验丰富的忍者如常发挥了。
而写轮眼受到防备,对方却实力不减,此消彼长之下,面对此刻的情形,宇智波鼬不禁感到变得棘手起来。
他突然抽身后退,落地的瞬间,结印已经完成,炙热的查克拉汇聚在口中,对准前方。
“火遁·豪火球之术!”
一团炙热的橘红色火焰轰出,狭窄的小巷直接被填满,阻挡了彼此的视线与道路。
这发火遁不是为了杀敌,而是为了追击,所以达到了目的后,宇智波鼬随即转身就走。
面对如黑衣人这样的对手,他并不敢肯定最终活下来的会是自己,而或许他可以拿自己性命一搏,但却绝对不能让弟弟佐助身陷险境。
这是,当哥哥的责任!

fqykw超棒的都市言情 木葉之賊手討論-第六百四十六章 雲隱與日向閲讀-b7acp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木叶五十二年,初秋,风中还残留着暖意的时候,云隐村派来签订休战协议以及一系列友好交往事宜的使团,一路顺利地抵达了木叶村,并由木叶村负责对外事务的长老水户门炎亲自接待,入住了木叶村国宾馆里。
火影楼,纲手坐在办公室里,听到敲门声后,向一旁的静音瞥去一个眼神。
“请进。”静音瞬间了然,向着关闭的门说道。
门被从外面退开,水户门炎与一名面容凶戾的独眼云忍并肩走入,后边跟着木叶与云隐双方的忍者,看上去倒是有些并驾齐驱之势。
重生西遊之萬界妖尊 會魔法的小豬
“第五代火影大人,在下是此行云隐使团头目,在此向您致敬。另外,这是雷影大人亲笔手书,请您过目。”与其凶戾的面貌不同,这名云忍举止不失礼节,与外界对云隐的认知颇有些相悖。
修仙界最後的古武高手 左眼上火
不过一样水土百样人,就算是云隐村的忍者,也总有一些性情独特的,况且云隐此行无论是带着何种目的,表面上却都是以友好示人的,所以这并不是多么令人诧异的事。
“嗯。”纲手接过书信,没有直接拆开,而是看着水户门炎道:“云隐使团一路奔波,此刻定然是满身疲惫,门炎长老,一定要按照最高标准接待云隐诸位。”
“是,火影大人。”水户门炎颔首应道。
“既然如此,诸位先去好好休息一番吧,接下来的事情并不急于一时。诸位如果感兴趣,也可以在木叶游览一下,当然,一些隐秘之地除外。”纲手语气轻松地说道。
“我们会的,火影大人。”云隐头目恭敬地道。
其他云忍也是略微低头,无论内里隐藏着什么目的,至少表面上是丝毫不露破绽。
水户门炎带着云隐使团退去,火影办公室里再次平静下来。
“完全没有什么意动的样子,看来不是为了木叶的秘密而来的。”纲手摩挲着光洁的下巴自言自语道,“夏树那家伙也真是的,明明知道什么,却一点都不愿透露,真是叫人烦躁啊。”
“纲手大人,师兄他一定是有自己的想法吧,您就不用太担心了。”静音在旁劝说道。
“你从哪里看出我担心了?还有,静音啊,你根本不知道那家伙的想法有多么多啊。”纲手无语地摇头叹息道。
“呃……”静音听到这话,顿时不知道该怎么接了,况且她也是真的不知道啊。
修卦 玄城
与此同时,根部基地之中,刚看完草忍村传回的一切顺利的情报,山中风便来到了他面前。
“夏树大人,云隐使团已经入住国宾馆,并且见过了火影大人。”山中风汇报道。
自从油女龙马折在雨隐村中,原本由其负责的事务,现在全都落在了山中风的身上,即使他性格坚毅执着,此时疲倦之意也忍不住流露了出来。
“嗯,继续保持监视,但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要管,只需将情况汇报给我即可。”夏树如此吩咐了一句,然后看了眼山中风道:“这些时日辛苦你了,下去好好休息一天吧。另外,你走的时候顺便将壬叫来,他会为你分担部分事务,除此之外的事情,你接下来也可以慢慢交给取根去做。”
“是。”山中风应道。
片刻之后,壬敲门进来,先是汇报一些根部内的事务,例如根部情报网络在各国地域内近来的状况,有哪些折损需要补充,有哪些被盯上需要割舍,皆简略而准确地报告给夏树。
处理了这些事情后,夏树话入正题,将目前压在山中风身上的部分事务,移交给壬来负责。
虽然他已经察觉到团藏曾与其有所接触,但这并不会影响什么,或者说这本就是必须做出的让步。
当然了,最重要的是,在团藏被迫隐退的事件里,壬所担任的角色,令他没有背叛他的余地,毕竟蛇鼠两端之人能保全性命已经是极限了,背叛这种事情可以有第一次,却绝对不能有第二次。
将需要处理的事务解决,夏树便离开了根部基地,朝着日向族地走去。
随着他成为木叶村新晋高层之一,昔日与日向缔结的友谊,现今自然越来越紧密了起来。
重生之南漂時代 悄悄走過
虽然日向一族向来没有宇智波一族那样的野心,试图将手插到木叶高层之中,且一直以来都是火影系的坚定支持者,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与夏树加深联系。
毕竟,夏树的身上有着纲手和团藏的双重印记,是下一任火影的有力候选者,提前与之交好,即使是对日向这样的大族来说,也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
日向宗家,一派森严之气的庭院,尽显豪门大族的气派。
夏树也曾去过宇智波一族,若论威严气度,日向自然是不及的,但或许也正是因此,前者才更加脱离木叶村的中心,最终跟木叶彻底割裂开来。
晚宴很简洁,当然,所谓的简洁也只是相对的,面对夏树这样地位之人,纵然是日向一族也不敢怠慢,不在村中的除外,其余日向一族的长老们皆列席其中,而这些只为接待一人。
“还记得当初夏树大人少年之时,已有与众不凡的气象,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说话的是日向隆宽,也即当初夏树借拥有克制白眼之能的红眼忍者尸体,与日向搭上关系的时候面见的日向长老。
而那时他虽然也是待人有礼,但言语表情间也带着一股居高临下的姿态,如今时过境迁,面对夏树却只能谄媚地举杯恭维,丝毫不见当初的模样。
勇者傳奇 暗之星靈
“隆宽长老说笑了。”夏树淡淡一笑,却是懒得去接这种毫无营养的恭维话。
感受到对方的态度,日向隆宽也只得赔笑着自罚一杯,心里却是感慨不已。
夏树对此并不在意,此时视线轻移,看向了日向一族当今的族长日向日足,以及其弟日向日差。
“日足大人,敢问您对云隐此来,可有什么看法吗?”夏树眯着眼睛,嘴角含笑问道。

79hz2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木葉之賊手-第六百四十五章 註定無果的追趕讀書-4zk53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你来了,纲手老师。”夏树对走进来的纲手笑了一下,便对手打道:“预定的拉面要加快速度咯!”
“没问题!”手打给客人露出的侧身此刻略微后仰,侧头露出眯眼微笑的整张脸大声说道。
“嗯。”夏树点了一下头,然后继续埋头大吃了起来。
劝说自来也这种事,还是让三忍内部来做吧,他过来就是为了吃拉面的。
纲手拍了下自来也的肩膀,绕到另一边在空位上坐下,随手抽出筷子用手指唰唰转动玩耍起来。
“嗯?”即使浓香扑鼻的拉面摆在眼前,自来也有些心不在焉,迟钝地转了下头却没有看到有人,又往另一边转头看去,这才发现来人已经坐下,“是你啊,纲手。”
“笑不出来就别笑,影响胃口。”纲手瞥了他一眼,翻了个白眼说道。
“呃……”自来也无奈瘪嘴,叹息了一下嘀咕道:“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不留情面。”
“你也没变,还是那么蠢。”纲手确实不留情面,在自来也闻言苦笑的时候又随口问道:“这次回来还走吗?”
“村子最近有什么大事吗?”自来也挑了下眉,有些读懂了纲手话里隐含的意思。
“云隐使团就要来木叶签订休战协议了,如果没事就留在村子里,至少可以作为一份予以对方压力的筹码。”纲手也不绕圈子,直接说道。
“哦。”自来也动筷挑起几根面条,送进嘴里吃了起来,这时候手打将纲手的拉面送了上来。
纲手大口吃了些拉面,语气随意地问道:“找到那个家伙了吗?”
那个家伙,自然指的是大蛇丸,自来也对此很清楚,所以他虽然整个人都沉默下来,但眼神中的落寞与散发出来的低落情绪,无不证明着这个问题的结果,与他心底里想要的那个没有丝毫相同之处。
坐在另一边已经吃完了拉面,正在喝汤的夏树看了眼这低垂着脑袋的白发大叔,心里暗道:虽然我知道的比你苦苦寻找的还要多,可是却完全不能对你透露啊。
不过转而一想,以大蛇丸的心性,可是比背负家族血仇的佐助要坚定多了。
魔神仙 道生上人
事实上如果没有大蛇丸以力量作为引诱,如果木叶能够给他渴望的力量,佐助未必能够斩断羁绊,甚至即使选择了投向大蛇丸,依然无法对鸣人下死手。
反观大蛇丸,他是那种真正的可以为了真理舍弃一切之人,就算是对猿飞日斩也能下得了杀手,这样的人,即使自来也永不放弃地追赶,也永远无法将其变回他希望的那个存在。
良久之后,自来也放下筷子,叹息了一声,转头撇着嘴看向夏树,同时将只动了一点的拉面推过去。
赤煉蒼穹 豬豬豬豬鑫
“觊觎我的拉面很久了吧,别客气哦。”
“哈哈!”夏树笑着接过来,毫不客气道:“浪费粮食可是要遭天谴的,不必太感谢我哦,自来也大叔。”
“你这家伙……”自来也嘴角抽搐了几下,然后对手打招呼道:“有酒的话……”
“抱歉!这里不是居酒屋,而是拉面店!”没等话说完,手打就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插着腰满脸严肃地眯眼俯视着自来也道:“就算是三忍大人,也不能玷污这种神圣的地方!”
“呃……反应好大。”自来也瑟瑟发抖。
“哼!”手打冷哼一声,转头钻进厨房里端出几碟小菜,放在自来也的面前,“这里只有这些小菜,赠送给客人,算是我为刚才的失礼赔礼了。”
“哦,谢谢。”自来也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只要下次不要来拉面店叫酒就够了。”手打虽然自觉失礼,但对拉面却依然认为是无比神圣的,所以语气并不怎好。
但是对此,自来也除了赔笑还能做什么呢?
大唐武夫 刑幹戚
獨家占有:盛寵替身女傭
只是他这种顾左右而言他的避而不答,却无法糊弄过极为了解他的纲手,不过即使如此又能如何?自来也那份对大蛇丸不舍弃的复杂情感,出身千手一族的她是无法做到感同身受的,所以最终她也只能暗暗叹息,快速地将拉面吃完,然后起身拍了拍自来也的肩膀,亦如来时那样。
“走了。”一句话留下,说完就走。
纲手终究还是那个飒爽英姿的女人,当心灵阴影因为某个人的出现而退散后,她又如容颜般回到了最巅峰的时刻,只不过时间的流逝,却是令她变得比当初更加成熟。
都市藏真 瘋神狂想
没有什么会是一成不变的,即使是自来也对大蛇丸的追赶,甚至就算是现在,纲手也能从自来也的身上嗅到动摇的气息,所以她对自来也已经不再担忧。
魔妃攻略 甲乙明堂
“等等我啊,有事情要跟你商量呢。”夏树这时急忙叫住纲手,快速吃光了拉面,也拍了一下自来也的肩膀,“谢谢款待了,自来也大叔。”
说完没等自来也反应过来,便已经掀开一乐拉面店的帘子跑了出去,与纲手并肩往火影大楼走去。
“谢谢款待?”一乐拉面店里,自来也一脸茫然地与手打对视在一起。
美女的天字號保鏢 大人饒命
“哎!~”手打眯着眼睛,感慨一叹,然后引导着自来也的目光看向左边的两只一眼见底的空碗,以及右边留着一浅层面汤的碗,最后伸出手来,满脸笑容地道:“客人,承惠。”
唐朝好駙馬
听到这话,自来也顿时一脸无语,说好的有人请客呢,原来就是我吗?!
……
火影楼中。
火影办公室。
静音表情幽怨地带上门,倒不是因为里边那俩家伙又喂她吃了狗粮,毕竟两人完全就是在一本正经地谈事情,而是因为本来答应带给她的打包的晚饭,竟然没有给她带,这简直是太过分了!
与此同时,在火影办公室里,夏树与纲手则恰好说到静音。
“静音的能力不错,打算让她担当助手了吗?”夏树随意地问道。
“嗯。”纲手点点头微笑道,“很合适不是吗?”
“的确。”夏树耸耸肩膀道。
盲婚,權少的刁蠻小妻
“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说?”纲手接着问起正事。
“关于宇智波一族,我有些事需要跟你提前说一下。”夏树嘴角微翘着说道。

jb5yc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木葉之賊手-第六百四十三章 純淨如白推薦-cwifq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人类是群居动物,来到木叶村并且打开防护壳后,香燐母女很快便融入了这里的生活,甚至在一个月后,香燐母亲还顺利的加入了木叶医院。
嬌妻養成計劃 至尊
在草忍村的时候,香燐母亲就是医院的成员,只不过相比她会的那些医疗手段,漩涡一族的血脉独有的天赋体能治愈,对那些草忍来说更加简洁有效,只是那并非是毫无代价的。
撲倒神君 清裊狐
而木叶村毕竟与其他忍村都不同,作为最早提出医疗忍者的概念并且将之推行开来的先驱,木叶村拥有忍界最高的医疗水平,体能治愈的天赋虽然极具价值,但与木叶村的整体医疗力量相比,却也只能算作是一种手段的补充。
因此,香燐母亲加入木叶医院,她本身就掌握的医疗手段才是重点,至少,木叶令她感觉如此。
在母亲加入木叶医院的同时,因为此前在草忍村的凄苦经历,香燐毫无意外地选择进入忍者学校,于是夏树就顺理成章,以其拥有特别的才能为由,将其带到了根部之中。
而因为纲手的缘故,香磷完全没想过拒绝。
夏树笑着揉了揉香燐鲜艳的红色头发,眼眸深处划过一道一闪即逝的追忆,然后他神色如常地侧身转头,看向那名气质沉静淡然的黑发少年。
说是少年,却实在是太过清秀,若非确定如此,就连他都不愿相信,有着这样一张美丽脸孔的竟是个少年。
“夏树大人。”黑发少年低下头,恭敬地颔首道。
“你做得也很不错,只是……白,在真正的战斗之中,敌人可不会因为你的留手就留情分毫。”夏树对黑发少年语气严肃地说道。
黑发少年,自然就是冰遁血继限界的继承者——白,在草忍村的事情彻底落幕之前,根的忍者在雪之国附近的一座小岛上找到了他,确认他掌握着制造冰雪的力量后,将他带回了木叶村的根部之中。
夏树此时依然清晰记得当时初见的场面。
根部忍者将这个清秀如女孩的少年带到他面前的时候,少年的眼中还满是迷茫之色,澄澈的眼睛看着他询问道:“他们说您需要我,这是真的吗?”
对视着那略微瑟缩的探询目光,夏树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当然是真的,那些事情只有你才能帮我。”
听到这话,白顿时笑如花靥,重重地颔首应道:“嗯!”
只是白的命运虽然被间接改变,但他的性情显然依旧温柔,即使身处于根部这样的阴暗之地,仍然保留着一颗柔软的心。
唯一使命 七分良玉
这令夏树感到有些无奈,却偏偏没有丝毫不满,或许即使是他,心底里也不希望白这样的纯净之人,真的变成一把冰冷无情的工具吧。
進擊的兔子 易慎言Mk2
此刻,听到夏树的话语,白连忙道:“我明白,只是面对同伴,我无法……”
“你没有可能伤到我的,后辈。”这时白发少年忽然打断,他表情淡然,眼神却充满了自信。
白闻言一怔,旋即苦笑道:“您说的对,君麻吕前辈。”
“所以呀……”香燐突然跳过来,一把揽住白的肩膀,令其不由得跄踉了几下,前者却毫不在意,对着君麻吕挥着拳头哼道:“以后跟我好好配合,总有一天,咱们能揍得他无法再维持面无表情的模样!”
另一條路上,綻放
“呃……好。”白看着香磷,无奈地笑应道。
夏树在旁看着气势汹汹实则内里很虚的红发少女,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一道身影,嘴角不经意流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
“夜莺。”他很快就收回思绪,对着练习场外叫道。
一道身姿窈窕的身影随之瞬身出现,正是在团藏执掌根部时期,便已经效忠于他的根部忍者夜莺。
“带他们下去吧。”夏树对夜莺说道。
君麻吕、白与香燐都拥有很高的潜力,只是现阶段还无法展露出来,终究时间才是最好的催化剂。
二貨小妮子的霸氣男友 花薇妮
帶著空間闖大唐 楊門狂少
而相比这三人,昨日从草之国传回来的密报,更加令他感兴趣。
草之国的历史曾经有一次断层,那要追寻到很久以前,如今留存下来的记载已是模糊不清,也是因此造就了一则传言——打开极乐之匣者,可得梦想成真!
草之国境内,建立于靠近草忍村的一座海岛之上鬼灯城,是各国委托草隐建立的专门关押犯事忍者的监狱,由草隐擅长名为火遁·天牢之术的禁锢术的忍者担任城主,管理所有囚禁在那里的囚犯。
不过草隐村会接受此委托,其实也另有其他图谋,那便是极乐之匣。
想要打开极乐之匣,需要特殊的查克拉,草隐上忍无为接受草隐村的命令,负责此事。
只是草隐村内部分为两派,一者为支持打开极乐之匣的草之实一派,一者为坚持极乐之匣只会带来毁灭的草之花一派,双方彼此对抗角力,加之一直以来也没有找到能够开启极乐之匣的查克拉,此事便始终被隐藏在表面之下。
“将希望寄托于外物,就如水中捞月,得到的终究只是一场虚幻。无论是任何事情,只要是想要得到,就必然要去争取,否则到底只会是无根之水。”
基地的办公室之中,夏树放下手里的情报,感慨了几句后,立即开始调派当前村子里的根部忍者,命令他们即刻前往鬼灯城。
我的無限戰艦
而为了配合他们的行动,他还指使已经渗透进草忍村的根部忍者,为这一行人提供便利,让他们能够顺利潜入鬼灯城,设法将极乐之匣窃出。
總裁追夫路漫漫
通天眼
极乐之匣的传说虽然可笑,但其中蕴含的力量,却对他将来的计划有极大的帮助,此刻提前先布置下来,之后再根据情况的变化来调整,如果能在关键时刻引爆,必将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将此事安排妥当,接下来就是等待结果,而在这一段时间里,他又前往了一次雨之国,在边界上见了一个人,并从其手中拿回了之前遗忘在那里的东西,油女龙马的尸骨。
昔日结伴之人,就这么突然消逝,纵然是他也不由心生悲痛,只是杀龙马之人,在他的计划之中占据着一席之地,最终也只是按捺下来,以待将来。

j34yq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木葉之賊手笔趣-第六百四十一章 卑留呼的忍生感悟相伴-o60bt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森林中最平坦的道路上,一支风尘仆仆的商队缓缓前行,负责护送的护卫队长这时满脸犹豫地走向队伍的后段,最终与一辆货车同行。
这辆货车载物不多,且皆是一些柔软材质的货物,若是躺在上面,随着行驶摇摇晃晃,同时享受着今日温暖舒坦的日光浴,任谁都会不自禁昏昏欲睡的。
不过昏昏欲睡的只有一个人,坐在这辆货车上的另外一个貌不惊人的中年男人注意到护卫队长到来,虽未言语交流,却似乎已经猜到了他要说什么,当即对其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同时微笑着点了一下头。
電影世界的無限戰爭 狐貍的梅子酒
“嗯。”护卫队长忐忑的情绪顿消,忙应了一声就走开了。
中年男人站起身来,看向前方的弯路,心中暗道:过了那里就是著名的木叶隐村了吧?
身为小忍村、尤其是雨隐那般处于战火焦点地带的小忍村出身之人,他对大忍村天然没有几分好感,只不过此前在雨隐村反抗暴权却被囚禁的经历给予了他极大的心灵创伤,以至于现在对什么村子什么国家的,他都已经有些心如死灰、不想再掺和进去了。
但是像他这种人,若是没有了信仰与依靠,也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幸好当他重见光明的时候,就找到了那个值得为之付出一切的男人。
感觉到被注视,躺在货物堆上用一顶草帽遮住脸悠闲睡觉之人伸手蹬腿,伸了个舒坦至极的懒腰,然后打着哈欠坐起身来,拿开遮住脸的草帽,露出一头略微蓬乱的银白色长发,以及那张稚嫩的面容。
“是要到地方了吗?吉光?”卑留呼拍着嘴巴,有些迷糊地看着眼中缓缓而退的道路,感觉有点熟悉。
“没错,我们就要抵达木叶村了,卑留呼大人。”中年男人也即皆川吉光肯定地说,只是他的眼中却有顾虑和担忧之色。
“过来帮我梳理一下头发。”卑留呼看了他一眼后说道。
皆川吉光轻应了一声,来到卑留呼的身旁,手法生疏却极有耐心地为卑留呼理顺头发。
離魂記 力爭下遊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对我而言,那些都是小事罢了。”卑留呼淡淡地说道,“所以放下你不安的心,不要做任何多余的事。”
“我明白了,卑留呼大人。”皆川吉光闻言一怔,旋即顺从地应道。
“嗯。”卑留呼微微一笑,又皱了皱眉道:“不过你的身份问题虽然不是阻碍,但是想要追随我,实力却是不足。”
听到这话,皆川吉光不由一愣,然后紧忙说道:“卑留呼大人,这是因为我出身雨隐村,没有机会学习厉害的忍术,但是我可以学习,只要能够追随您,无论是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无怨无悔!”
卑留呼惊讶地看着他,虽然此前数日的接触与交流,他已经确认了此人的想法,但是却仍未曾料到皆川吉光的意志竟然这么坚定。
于是他沉吟了一下,反手抓住皆川吉光的肩膀,语气森然道:“真的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不后悔?”
“不后悔!”皆川吉光毫不犹豫地重重颔首,语气坚决而低沉地道:“我早已没有了值得守护的存在,本以为会在监牢之中了此余生,却没想到乌云密布的黑暗中竟投下一道光,落在我沉寂的生命里。所以,无论如何,我都愿为卑留呼大人您流尽最后一滴血,即使前方只有死路,也一往无前!”
这一番真挚诚恳的效忠之语,令卑留呼震惊当场,良久之后回过神来的时候,商队已经拐过了那道弯,木叶村雄伟巍峨的大门,随之映入眼帘。
只是在商队众人惊叹的时候,卑留呼的情绪却异常低落,幽幽叹息一声,起身感慨道:“忍者,真是一种可悲的存在啊!”
早在多年之前,他就感到了生命的脆弱,即使是拥有强大实力的上忍,在混乱的战争年代稍有不慎也会丢掉性命,更何况天赋平庸、与同辈的三忍更显得相形见绌的他。
所以在木叶村度过第二次忍界战争最激烈的时期,他就通过努力学会许多实用的医疗忍术,就此转入了相对安全的医疗忍者体系,也就是在那段整日与伤员接触的时间里,他对力量与更长久更坚韧的生命,产生了强烈的渴望与追索之心。
帝國巨星
此刻他则是在皆川吉光的身上更加深入,看到了忍者的可悲之处,如果没有依赖与寄托,自身就毫无意义的忍者,不像是有着思想与生命的人,反倒是更像摆放在恰当位置供人使用的工具。
虽然这种理念始终流传在忍者之间,可是对思想早已叛离了忍者之道的他来说,却是一种刺耳聒噪的论调。
歐少的掌上罪妻 半壺霜
魔武帝國
不过虽然他对此心生厌恶,可是看着满脸诚挚的皆川吉光,他终究是叹息了一声,拍了拍对方肩膀,然后跳下了货车,朝着木叶村大门的方向奔去。
“跟我来。”
正当皆川吉光不知所措之际,卑留呼的声音忽然传来,虽然没有回头望来,可是步伐却明显放缓,等待着皆川吉光追上去。
“是!”皆川吉光脸上当即浮现出喜悦之色,也跳下货车,朝着前方那道矮小却给予他无尽力量的白影追去。
木叶村中,卑留呼带着皆川吉光刚走入进来不久,一道身影就忽然出现在了二人途经的巷口。
“卑留呼前辈,您回来了。”
身穿黑袍、戴着面具之人嗓音略带稚气,气息却给卑留呼一种下意识排斥的感觉,仿佛对方是什么危险的存在般。
而这种感觉他有点感觉,此刻稍微思索便猜到了对方是谁。
“油女取根?”他问道。
“是的,前辈,请跟我来,夏树大人此刻正在基地之中。”油女取根点了下头,然后侧身抬手虚引道。
“嗯。”卑留呼自然不会拒绝,只是好奇油女取根为何会在这里等他。
“那日我与风前辈按计划撤离出雨隐村后,就到预定的地点与夏树大人汇合,而您与龙马前辈都没有按计划出现,所以夏树大人便派我与风前辈分别接应,而我负责接应的是正是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