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usr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鋼鐵蘇聯討論-第1150章 凝聚風暴鑒賞-bcz9i

鋼鐵蘇聯
小說推薦鋼鐵蘇聯
炮手那极为解恨痛快的赞叹声回荡在坦克帽内、耳边贴着的内置式耳机里,半个身子探出炮塔外的拉夫里年科,花了三秒钟时间最后看了这四根德棍一眼,悬在半空中的右手随即如同古时的断头台一般瞬间直落而下。
第二春 妹姒
哒哒哒——
砰砰砰——
敲锣打鼓般的密集枪响仅持续了一个呼吸的三秒钟不到,在场的几十号红军战士有一个算一个,没有人在方才选择不扣动手中的扳机,即便是栓动式的莫辛纳甘也都射出了一发子弹。
末日之凈土 黑月翼
激荡在空气中的团团血舞很快消散落定,取而代之的则是如同麻包落地一般向后倒在地上的四具尸体。
如果有机会记录体重的话,那么根据数据来说显然不难发现。
被几十支轻武器给乱枪打死的4个党卫军,基本上每个人的体重都比生前最后一秒的时刻多出了那么一点。
把可能删掉,不用怀疑,多出来的体重就是存留在体内的弹头相加总和重量。
君臨天下魅惑生:唯我獨寵
權少追妻:蜜愛如火 陌晏公子
打进肉体里的子弹别说是杀死一个人了,就算把在场的生物换成四只犀牛,那也照样得被乱枪干成筛子,不带半点其它的可能。
拉夫里年科自打一开始,就压根没想过要活着俘虏这些党卫军。
一来是情况不允许,战斗尚未结束还逮着几个战俘就必须要分出人手来武装看押,就这还得冒着俘虏暴动、随时可能夺枪杀人的风险。
有这功夫,拉夫里年科觉得自己还不如一梭子过去把事儿解决了,好腾出几个战士用来对付接下来的战斗。
这二来嘛,纯粹就是拉夫里年科的个人情感所致了。
诚然拉夫里年科的老家和马拉申科同出一个村子,哥俩都在莫斯科城郊的村子里出生、一起玩耍、一起读书、一起长大、甚至一起迈入坦克兵学校的课堂,是真正意义上的铁哥们。
但在对付党卫军这件事儿上,拉夫里年科远比还会逮活的审问情报的马拉申科更走极端,甚至在任何人面前都丝毫不加掩饰地表露出自己的愤恨和怒火。
拉夫里年科不止一次地在公开场合多次发声,称只有死了的党卫军,才算是洗清了罪孽的、赎罪成功的“好”党卫军,让这帮杂碎活着就是在对苏联人民犯罪。
没有人反驳拉夫里年科的说辞,大声叫好的人那是一大片一大片的。
就连一向反对杀俘的彼得罗夫政委都没有表示过任何的反对,毕竟在见识过那帮披着人皮的人渣连七八岁的小女孩,都能以给红军送饭吃、帮助游击队为由给吊死在树上,还给脖子上挂牌写道“这就是下场”以后。
原以为自己已经见识过白匪那残忍手段的彼得罗夫政委,选择修正了自己的认知。一劳永逸地将这群灭绝人性的双足畜生,从自己定义的“军人”列表中剔除了出去。
“这帮双足行走的畜生根本不算是军人,所以也大可不必以军人的待遇去对待他们。等我们日后战略反攻、光复东欧之后,政委同志。相信我,你会看到比文学家在小说里描述的最可怕场面,还要令人不寒而栗一百倍、一千倍的场景,而这全是这帮党卫军一手炮制的。”
“到了那时,拉夫里不会为自己今天的言行后悔,只会更加坚定自己当初的想法是正确的。而你,政委同志,还有很多心存善良的战士、指战员、政工同志,也会觉得一枪打死这帮猪狗不如的玩意儿,简直是这世界上最伟大的仁慈,没有之一。”
马拉申科当初说这话的时候,拉夫里年科恰好也在场,记得那天是旅部领导班子的一次“饭桌洽谈会”,斯大林近卫第一重型坦克旅的核心指战员都围坐在桌前,搂着各自的饭盒边吃边谈。
老实说,拉夫里年科挺感激马拉申科那天站在自己这边说话的。
即便政委同志从未表示过任何的反对或者驳斥,但好兄弟就是好兄弟,有马拉申科帮自己说话无疑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
“便宜这几个杂碎了,应该装上榴弹送他们上路,由我亲自执行。”
炮手在车里小声嘀咕着自己的不满、絮絮叨叨,一旁的装填手背靠着身后的炮塔尾端第一弹药架,摸出口袋里的打火机给嘴里叼着的烟一边接火、一边开口说道。
美人誅心 孤缽
“榴弹11发,穿甲弹只剩下7发,我是你的话就会省着点用,不会用来轰一堆臭肉。”
122**管子够粗、威力够猛,但超级硕大的弹头和尺寸高大的发射药筒却是个问题,即便是体积庞大如IS6这样的“超级坦克”也带不了很多,装填手的吐槽说的的确是实话。
“库尔巴洛夫,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我们正在战斗,德国佬的大部队源源不断!已经有快二十辆德国佬的破车进入交战范围,支援最好快点赶到!”
手握着无线电送话器的拉夫里年科皱了皱眉,简单地回答了一声“坚持住,我们这就赶过去”之后,随即一把撂下了手中之物冲着周遭大声开口下令。
“跟紧坦克!支援我们的同志,出发!”
咆哮轰鸣的柴油发动机驱动着庞然沉重的钢铁之躯再次澎湃而起,准备再一次奔赴战斗的拉夫里年科还没来得及回到炮塔内,无线电里却再一次传来了带着噩耗的声音。
“副旅长同志,村子东面发现敌人!德国佬的坦克正在向我们冲锋!”
西面的库尔巴洛夫正在带人拼死阻挡党卫军大部队冲进村里,眼下村子东头又传来了糟糕到极点的噩耗。整个人都如遭雷击一般瞬间愣了一下的拉夫里年科,立刻拾起了无线电送话器按动了按钮。
“数量有多少?还有多远!?”
“……很近,已经不足两公里了!他们是从缓坡后面冲出来的,还有大量的步兵就挂在坦克外面!我们该怎么做?请下命令吧!”
轻型侦查坦克分队传来的声音非常清晰,比突然遭遇还要更加糟糕的腹背受敌来得是如此突然,以至于拉夫里年科有那么一瞬间甚至都犹豫立刻下令撤退。
好在,在他最终做出决定之前,就在这短暂的几秒钟之内,那道振奋人心的再熟悉不过声音,终于在这最后的危急时刻化作无线电波、传入了耳中。
“拉夫里,我们已经看到村子外围了,汇报情况!”

3mpy1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鋼鐵蘇聯-第1148章 死硬狂徒讀書-djvtd

鋼鐵蘇聯
小說推薦鋼鐵蘇聯
库尔巴洛夫遵循着拉夫里年科的命令领命而去,四辆IS2重型坦克和大约一半的战士再算上库尔巴洛夫自己的指挥车,朝着村外党卫军支援部队来袭的方向飞速靠了过去。
库尔巴洛夫这么带人一走,拉夫里年科这边立刻就感觉到了无比真切的压力陡增。
眼睛还没瞎的村中党卫军仿佛像是打了鸡血,估计是在用无线电联络到了村外赶来支援的友军以后,整个战斗士气和抵抗的激烈程度都瞬间高了一截。
已经把沿着村口几幢破房子给拿了下来的情况下,拉夫里年科本以为这些党卫军的杂碎会因为希望破灭束手就擒,或者是抱定逃生的希望边打边撤,试图借着村子的复杂地形逃出生天,不过眼下真实发生的情况显然不是这样。
薔色山河
即便是丢了村子外围阵地,伤亡也是如几何数字一般直线向上攀升,但是这帮标记着双闪电与骷髅头符号的呐粹狂热分子依旧在死命战斗。
坦克已经全部被敲掉的最后百来号人党卫军,依托着村子中本就已经所剩无几的最后几幢残垣断壁破房子,继续负隅顽抗。
東方不敗同人之逍遙遊 十六公主
任何尝试靠近那些房子并采取突破的红军战士,都会遭到那些破木屋里射出的密集弹幕瞬间打的劈头盖脸。
手枪、步枪、冲锋枪、机枪,近乎已经发了疯的这最后一小撮党卫军,用尽了手头所有能够发射的武器在朝着苏军开火。从最初的几百号人、十几辆坦克战斗到现在的所剩无几,没有一人主动退出战斗或者是放下武器崩溃投降。
天庭農莊 背著家的蝸牛
单凭这一点,这近乎疯狂的战斗意志远不是寻常的国防军部队所能拥有的,更是无法与之比拟和相提并论的。
于拉夫里年科而言,往往也就是这样如狗皮膏药一般死缠烂打、就是不知道放弃的敌人最为棘手。就算是己方的坦克质量占优,也仍需要继续浪费时间来料理这些垃圾,这对于本就形势紧急的情况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微風漫桑榆
被这一小撮最后的德棍硬是给气到眼皮直抽筋跳个不停,忍不住心中怒火的拉夫里年科二话不说,直接一把掀开了头顶的炮塔舱盖、向外探出身去,朝着听到了动静正向着自己这边放眼望来的步兵连长直接大声开口。
“别冲了!不要再继续冲了!让同志们原地待命,我来亲自处理这些呐粹垃圾!准备跟进!”
步兵直接逐屋清扫、把敌人挨个消灭赶出村去无疑是最便捷的办法,这处本就不大的村落没有够宽的主路可以让重型坦克发挥驰骋。村中那唯一一条土路在拉夫里年科估计看来,基本就是路过个马车都得让行人避让三分的宽度,这根本就不是重型坦克能冲的地方。
紳士的莊園
但是事已至此,那些不识相的呐粹狂热分子已经把本就火烧眉毛、着急万分的拉夫里年科彻底激怒,如同在装满了炸药的铁皮桶子上点了把火、终将把自己的小命都搭进去一样。
气到当场暴走的拉夫里年科直接下令让所有步兵都退了下来,还没等那些已经打昏了头、红着对眼的党卫军们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尚不清楚这敌人突然退了下去到底是福是祸。
一阵钢铁的履带绞磨着大地的沉闷轰鸣声便由远及近、陡然响起,甚至连脚下的大地都开始为之颤动。
“坦克!俄国佬把坦克开过来了,赶快…….”
絕情總裁請你好好愛我 黑絲襪、性感
傲劍淩雲
轰——
王爺你被休了 拖鞋皇後
凡女仙途
咔嚓咣啷——
轰然巨响中一阵墙倒屋塌的破碎声陡然响起,瞬间便掀起了一股浓重的尘土飞扬在四散冲击。
村子里那条土路确实不足以让重型坦克纵横驰骋,不过这并没有关系。已经暴走了的拉夫里年科直接选择自己另开一条路出来,一条遍布着砖石断木、房屋废墟与碾爆德军尸体残骸,刚好适合重型坦克驰骋于村中的道路。
油门踩死的IS6重型坦克就像是挣脱了钢索束缚的战争巨兽,咆哮轰鸣着功率强劲的柴油发动机一路喷吐着黑烟,直接以那坚固的车体首上装甲将盘踞着党卫军的第一幢木屋撞了个粉碎。
屋子里视野受限的党卫军们来不及反应,在听到耳边响起狂暴轰鸣声之时就已经被宣判了死刑。
遥远的后世每年都会有很多人因车祸不幸丧生,但是被五十多吨的坦克给一头拍扁、直接撞成了肉泥的倒霉蛋,却是闻所未闻。
从已经倒塌木屋的另一扇墙面再度咆哮着夺路冲出,本就战痕累累、布满了未击穿浅坑的车体首上装甲板之上,现在已经被大片大片的猩红色粘稠状物体沾染通透、糊了个严严实实。
没有人知道这些鲜血碎肉的主人在生命中的最后一秒,到底是怎样一种死相凄惨的状态被硬生生挤爆成了这副模样,拉夫里年科自己同样对此没有丝毫的兴趣,一如对待座车履带板上挂耷着的那些余温未散碎肉块一样。
“调转炮塔!正前方的石屋,送那帮法希斯上天!”
“开火!”
轰——
与一声惊雷般咆哮开火相伴随的,则是那幢被拉夫里年科标记为攻击目标石屋的瞬间湮灭。
这幢在村中看起来历史最为悠久的老旧石屋,不出所料的话必定是沙俄时代遗留下来的产物,因为这屋子多多少少都带着那么一点似曾相识的教堂味道。
蛇寶寶:媽咪要下蛋 君纖纖
虽然称不上气派,更无谈大教堂一样的金碧辉煌,但却是这村中用料最奢华、占地面积最大、同时也是防御抗性最好的房子,更是那群呐粹狂热分子盘踞数量最多的地方。
连四号坦克都能一炮带走的122毫米全口径高爆榴弹,可不是一般路边所能见到的寻常76炮那样的小角色。
巨大的爆破烈焰发散着惊人的化学能量,眨眼一瞬间便将以双层石块堆砌起来的墙体,直接开出了一个能供成年人挺直腰板进出的大窟窿。
临终前最后的绝望毁灭到这儿才仅仅只是个开始。
追随着拉夫里年科座车一同左冲右突,撞进村来的余下几辆重型坦克亦将炮塔调转完毕,黑洞洞的122毫米主炮炮口直至那幢已经摇摇欲坠的石屋。

q7g71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鋼鐵蘇聯 柯基丶-第1146章 高爆轟擊讀書-an3nn

鋼鐵蘇聯
小說推薦鋼鐵蘇聯
乌—拉——
每当这可怕的声音如山呼海啸一般以排山倒海之势响起的时候,说作为敌人的德军是腿肚子发软都不足为过,即便是党卫军也难逃这样的情况发生。
愛你,放棄你 雲揚
这倒不是说德国人真就怕了这种势不可挡的凶猛步兵冲锋,而是每当这种声音响起的时候,国防军亦或者说是党卫军即使想要取胜也得付出非常巨大的代价。
这是一种浸染在鲜血和尸体中的,能让最勇敢的军人也不想再以敌人的身份去面对第二次的可怕战斗,会像绞肉机与碎纸机一般研磨碾碎掉所有的情感与思想。
剩下的,只有那如同野兽本能一般去舍命战斗的极尽疯狂。
白曉白的春天 半生蝸牛
“俄国佬冲上来了!上刺刀,把他们挡回去!”
放眼天下
像这个世界上所有被冠以强者之名的军队一样,拼刺和近战一样是德军的必修课程,不论是国防军还是党卫军都皆是如此。一名军人就算是把火器和自动化武器熟练应用地再好,近战和拼刺战斗仍然是最考验意志和技巧的战斗,唯有能扛过这一关才算是合格的精英。
拉夫里年科率领的中坚主力重型坦克部队,将步兵送至了阵地前最后的冲锋距离。
无需拉夫里年科再次下令就知道该做什么的红军战士们主动出击,借着坦克宽大的移动掩体和机枪火力掩护下向前猛冲。冲在最前面的冲锋枪手和机枪手们抱着手里的家伙事儿猛烈开火,朝着目所能及视野范围内出现的一切敌人倾斜弹雨。
本就为对方坦克所压制的党卫军步兵们一时间竟抬不起头来,任何敢露头出来的不要命狂热分子都会被瞬间扫成筛子,步上那些反坦克炮兵和机枪兵们的黄泉后尘、一同归西。
狂奔速度堪比百米田径奥运会的红军战士们,很快便抄着手中的各式武器跃入了那简易的低矮战壕。
没有人知道脚下这被德国佬拿来就用的战壕到底是谁挖的,可能是之前在此短暂驻留过的党卫军部队也可能是红军,仗打到现在已经让很多战士都分不清东西南北、全乱了套。
華娛之造夢
“希特勒的走狗!死吧!”
噗嗤——
“啊!!!”
手举着工兵铲一跃而下的顺手一击力劈华山直冲脑门而去,头顶着钢盔被狠劲儿拍了个结结实实的党卫军步兵,当即一声惨叫中后仰着跌倒在地。
趁你病要你命的道理大家都懂。
俩脚落地刚一站稳的红军战士二话不说,左手依旧握住工兵铲的同时立刻右手抽出腰里别着的瓦尔特P38手枪,对准那名被撂翻在地的党卫军脸上立刻扣动扳机,啪啪啪地就是连开三枪。
捂着个脸刚准备挣扎着起身的党卫军步兵彻底歇逼,三枪打过来几乎把半张脸都打成了血肉模糊的血色烂酱,如同断了线的木偶一般当场扑通一声又给原路向后、倒了回去。
昨日之愛 燕壘生
亲手缴获来的德国佬军官手枪还算比较好用,至少在当下的关键时刻能发挥应有的用处。
年轻的战士将枪口青烟尚存的手枪重新别回了腰间放好,同时将左手握的工兵铲顺势往脚下一插,右手以最快速度一把捞过腰间挎着的已经打空弹鼓的波波沙,腾出来的左手从屁股后面弹药包中取下的备用弹鼓已经准备就绪,咔哒一声轻响的双手瞬间组合即是换弹完成。
“跟我上!同志们,冲锋!”
弹鼓撞击枪身的轻响声尚未消散,班长那熟悉的一声呐喊已然从近在咫尺的方向传来。
重新紧握住手中波波沙的年轻战士以行动回应了号召,再一次紧握住手中的波波沙向着呼唤声传来的方向拔腿而去。
步兵之间的短兵相接战斗已经开始,拉夫里年科料理残余党卫军坦克的手头工作也仍在继续。
那几辆在拉夫里年科看来纯属不知死活的党卫军三四号破烂仍不肯善罢甘休,眼见攻击重型坦克无果竟然开始直接对步兵下手,75和50毫米高爆弹蹬鼻子上脸直接招呼在了人群中央,几声剧烈炸响过后又多了十几个站位密集的红军战士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帮蠢货党卫军装甲兵竟然选择无视自己,把自己当成棒槌的行为直接激怒了拉夫里年科。
我的明朝生涯 千斤頂
在坦克的眼皮子底下屠杀人家的步兵,这样的行为无异于后世走在大街上直接往人脸上吐唾沫,并且被吐一脸唾沫的这哥们还是个暴脾气的钢铁猛汉。
“给了瞄准了轰!把这帮呐粹走狗的破车全都轰上天!”
“车长同志,炮膛里现在是高爆弹!”
“不用管,我说轰就轰!那些破烂挡不住!”
我欲封神
“是!”
拉夫里年科记得马拉申科同自己说过,紧急情况下可以下令让部队使用高爆弹对付敌人的装甲目标。只要装药够多、口径够大,即便是高爆榴弹也一样能够瘫痪甚至是摧毁敌方坦克,而最新式的122毫米分装弹药坦克炮无疑满足这样的条件。
轰——
此前一直弹药充沛的拉夫里年科,还是第一次下令在实战中用高爆弹轰击德国佬的坦克。
我的古代小夫侍
从炮口烈焰爆风之中呼啸而出的122毫米全口径高爆榴弹带着巨大的冲击动能,碰撞击发的弹丸瞬发引信在接触到四号坦克炮塔装甲的一瞬间,立刻就以人眼根本难以记录下来的爆速扩散成一团巨大的火球。
錯把拽妃當良妻
手扶着车长潜望镜的拉夫里年科,没看清楚那辆敢朝自己脸上吐唾沫的四号坦克到底是如何去世的,但确实看到了对方在一声巨响过后,连半截炮管子都被炸飞出去十几米远的不忍直视残骸模样。
122毫米全口径高爆榴弹不但以爆心点为圆心、炸穿了四号坦克脆弱的车体穹甲,毁伤了车体前端的肉体与各种车载设备。从坦克外露的各种缝隙里钻入车内的瞬间爆炸超压,还顺带造成了极其可怕的看不见杀伤后效。
寵婚無期 蕭寵兒
扭曲的钢铁残骸并未发生殉爆,但已经被点燃了的汽油火苗却开始由内而外、冒出黑烟。
看似可观的余下逃生时间,却没有一名党卫军装甲兵活着从车里爬出来,甚至连打开舱盖的动作都全然没有任何动静。
倘若当下能揭开炮塔顶盖过去瞅一眼,被震的七窍流血、死不瞑目的一车尸体,大抵是当下唯一所能过目不忘的情景。

dd1p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鋼鐵蘇聯 愛下-第1141章 最糟糕的消息鑒賞-d4ok9

鋼鐵蘇聯
小說推薦鋼鐵蘇聯
“幸亏有你们在,马拉申科同志。要不是你的部队敢来支援我们,我简直无法想象光凭我们师自己该如何跳出这个包围圈。你们旅的坦克和汽车简直比我见过的师一级部队都多,真是令人羡慕。”
如果是相安无事的闲聊状态,马拉申科大抵还会给苏沃洛夫师长吹嘘一番。
bl女的bg愛情 抽風的漠兮
兄弟你现在看到的还不是咱们旅的装备满编状态,我们是打了几场硬仗以后就剩下这么点家当了。要不然的话把你们师直接全部装车带走都没问题,就是挂在坦克外面的同志们得小心点别被挤下车就行。
不过眼下的局势可不是吹牛装逼的时候,如同恶狗一般的敌人随时可能会出现在任何一个方向上、危机四伏。
手里展开着战区地图的马拉申科也没空下车再扯了,直接在炮塔上就地开始了作战会议。将炮塔穹甲当成会议桌把地图铺开,在坦克移动状态下手扶着开启状态的顶盖,冲着炮塔尾端发动机舱上的苏沃洛夫师长脱口而出。
“可有可无的东西以后再聊,师长同志,现在我们得关注一下战场局势。”
“如果我们规划的撤退方向和实际行进路线没有偏差的话,照目前的行进速度我们还得两个小时才能和最近的后方部队回合。整个普罗霍罗夫卡投入进来的攻击部队全都被打散了,周围可能到处都是撤离中的友军部队和德国佬的追兵,只是我们的行进路线没遇到而已。”
重生之美人天下
“我们现在不清楚具体的局势,但是得考虑到最坏的情况。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撞上德国佬的几率会直线增加,我是指我们的前方、不是后面的警卫旗队师垃圾们追上来。考虑到敌人的包围圈存在已经合围成功的可能,我认为我们必须为此做好战斗准备。”
马拉申科手指着地图、语速飞快、像是嘴里含着糖球一样阐述着自己的判断与观点。手扶着炮塔尾端专门焊上去、方便步兵使用的钢筋扶手稳定身姿,两只眼睛的视线全都聚焦定格在地图上的苏沃洛夫师长亦是频频点头。
“我的看法和你一致,马拉申科同志。刚才那场仗现在回想起来,明显就是那群党卫军的杂碎为了拖延时间、迟缓我们的撤退步伐、给他们的包围圈合上争取时间。他们这是想把我们一口气全都吃掉,哼,德国佬的胃口倒是不小,不过他们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
纏綿入骨:總裁欺上癮 靈向竹
四象邪修 燕靈君副號
斯大林近卫第一重型坦克旅是一支进攻能量极强的部队,这样一支部队即便是在撤退行动中,想要以运动战的方式拦截住也是非常困难的。
尤其是在骷髅师和帝国师刚刚兵合一处、合上包围圈的情况下,马拉申科带人这么一下猛冲过来,对于德国人来说甚至有包围圈被冲破的危险。而包围圈要是这么一破,从这个缺口冲出去的可能就不止是一两支部队了,苦心经营的整个合围计划都有满盘皆输的流产风险。
稳妥起见,把俄国佬的钢铁怪物强行困守在阵地上、动弹不得,似乎是个不错的办法,也是马拉申科最终所遇到的情况。
惡女不下堂
警卫旗队师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由此可能换来的却是包围圈的尽善尽美,把整个战区的所有苏军部队全都关在里面。
眼见苏沃洛夫师长能听明白自己的意思、并抱有相同的看法,稍事点头的马拉申科正准备再详细讨论一下如果撞上合围成功的敌人,该如何采取配合攻击部署争取一口气冲出去。
只是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已经回到了炮塔内说是去拿一盒备用烟的伊乌什金却有了动静,一只手握着有线连通的无线电送话器径直钻出了炮塔。
“政委同志找你,先头侦查部队好像有发现了。”
“政委同志?”
显得有些一脸问号的马拉申科看了一眼探出炮塔外的伊乌什金脑袋,彼得罗夫政委的确要求亲自带队先头部队、便于沟通指挥,反倒把居中而置、和苏沃洛夫师长待在一起的马拉申科扔在了后面。不过那是和拉夫里年科在一块儿,并且也不应该是最前面的侦察部队。
脑补出政委同志亲自带队侦查的马拉申科有点后怕,这他妈要是遇上了什么突发情况那还了得?连忙一个转身顺势从伊乌什金手中接过了送话器按下了按钮。
“我是马拉申科,请讲!”
將軍有喜 風流二少
“情况不妙,旅长同志。侦查部队在距你现在所处位置大概五公里的距离上发现了敌人,有一伙儿德国佬正在我们必经之路的一个村子废墟外围修建阵地,看情况敌人已经比我们快了,包围圈可能已经完成了。”
政委同志的声音再熟悉不过,手里握着送话器听见这消息的马拉申科直接心里咯噔一下,千算万算终究算不过局势的恶化发展真的如自己所料的最差情况一样。
“他们有多少人?携带重武器没有?有没有布设反坦克阵地和装甲部队出现?整个村子的地形是否有利于突破?”
马拉申科几乎是不假思索间抛出这一连串的问题的,十分了解马拉申科的政委同志在送话器的另一头已经做好了准备,随即再一次按动了按钮给出了回答。
“他们人数不多,大概只有一个营的兵力。坦克已经赶到村子外围,是最新式的那种黑豹坦克,但占据少数,剩余大部分都是老式的三号和四号,能够看到的数量大约十辆出头,不清楚视野盲区里还藏没藏着其他看不见的。”
“反坦克炮阵地正在修建,有战士看到了敌人正在从牵引车上卸下火炮,应该也是刚刚才抵达不久,重炮和其他重武器没有看到。拉夫里正在带人准备第一波进攻,他的坦克已经热车启动,另外德国佬也发现我们了,村子外围现在特别热闹。”
一个营的兵力加上十几辆坦克,没有携带反坦克炮以外的其他重武器。
有这些关键信息做支撑,最少能证明敌人的包围圈即便是已经合上也是刚刚完成。
如果仅仅只是这种程度的结合部兵力,那么马拉申科仍然有能突破打出去的希望,关键就看到底还有多少德国佬的后续部队,在朝着这个一触即发的突破点赶来。
毫无疑问,现在的马拉申科,已经到了必须争分夺秒的最后关头。

750bh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鋼鐵蘇聯》-第1139章 嗨翻全場-okkcf

鋼鐵蘇聯
小說推薦鋼鐵蘇聯
给德国佬身上捆上手榴弹制作连环陷阱这事儿,是马拉申科亲自出的主意、下达的命令,只不过换做了经验娴熟、办事利索的瓦洛沙少校来亲自带人执行。
这名在之前战斗中被炮弹震晕在了阵地前的党卫军军官比较倒霉。
当他被炸的倒飞出去、瞬间晕厥的时候,他的战友和伙计们要么就是忙的打仗压根没看到,要么就是眼瞅着其倒飞出去的身影以为必死无疑。
俄国佬的火力堪比重锤般凶猛,这种时候谁会脑子有病地专门跑过去看一个被炮弹轰飞出去倒霉蛋的死活?真敢这么做只怕也会瞬间扑街,加入地上这些尸体的行列。
所以,尽管这党卫军军官侥幸逃过一劫、仅仅只是被炮弹冲击波炸晕过去没死,但依旧没有战友知道他居然还活着,这样的倒了八辈子霉情况为接下来的悲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民國大軍閥 仲浦
当这位老兄手扶着脑袋慢悠悠地从地上缓过神来之时,身边那原本四起大作的枪炮声已经彻底消停下来,四处可见的己方坦克和战友们也不见了踪影。
取而代之的是那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横七竖八尸体,到处都在熊熊燃烧的钢铁坦克残骸,以及近在咫尺的那些正在搜寻阵地、打扫战场中的俄国佬士兵身影。
“呼…该死!这…这到底是,难道是我们输了?所有人都撤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鬼地方!?”
虽然有些难以置信和无法接受,但明摆在眼前的事实就是如此,容不得半点质疑和拒绝承认。
是人都有强烈的求生欲望,何况这名党卫军军官还对俄国佬惩戒敌人的手段充满了恐惧。
他听说落在那些俄国佬手里的党卫军下场都很凄惨,俄国佬很清楚自己这些人过去曾经都做过些什么,如何伤害过他们的人民。
自古以来都好勇斗狠的俄国人可不是一群以德报怨的好惹之人,如果你没做好一棒子打死巨熊的准备,那就得做好和反扑过来的巨熊死战到底的准备。
總裁,我不是神經病 梓素
两者必须任选其一、准备完成,如果啥都没准备的话,那么恭喜你。接下来最好要祈祷被熊一巴掌当场拍死,能来得更加爽快一些、好不至于太过痛苦。
慌了神的党卫军军官不想落到敌人的手里,他知道自己这号人要是被逮住了的话,就凭自己身上这身皮估计连痛痛快快地去死都是种奢望。
听说俄国佬喜食土豆,在炖牛肉、炖猪肉的时候就爱往锅里扔这种东西调味配菜。种植这些土豆的西伯利亚平原土地比较贫瘠,比较缺乏足够的肥料,把干活儿累死的俘虏给埋到地里养土豆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敢再继续想下去的党卫军军官挣扎着从地上起身,趁着那些俄国佬的士兵还未发现自己所在位置的情况下,立刻转身掉头拔腿就跑。
總裁毒愛:逃妻,束手就擒吧! 戈弋
已经安静下来的阵地上突然出现一阵脚步急促的奔跑声,离得较近的几名红军战士立刻察觉到了异样,在发现居然有幸存下来的德国佬想要逃跑之后,立刻二话不说中连一声警告也没有地瞬间举枪、瞄准了目标。
砰砰砰——
水连珠一般的莫辛纳甘步枪开火时枪响总是别具特色,作为二战中弹道表现最优秀栓动步枪之一的莫辛纳甘有着极佳的精准度,这种距离上想要干翻一个只顾逃跑的目标根本没有任何悬念,类似抗日神剧里鬼子放几十枪打不死一个游击队的场景只需笑笑就好。
幻想世界大穿越 辰一十一
三声清脆的枪响将三枚7.62毫米全威力步枪弹弹头精准送入了肉体,原本还在极速狂奔中的党卫军军官,立刻感觉自己的屁股、大腿、胳膊上传来一阵钻心般的剧痛,当场就在一声哀嚎中一个趔趄、站立不稳地向前摔倒在地。
“该死的法希斯走狗!居然还想跑?你不看看周围能跑得掉吗?”
“打得不错,没命中要害,看来这德国佬还能活着带回去。”
“看什么看!希特勒的死狗!”
啪——
原本就身中三枪、疼的几乎快到满地打滚的地步,就因为这多看了一眼到底是谁开枪打了自己,倒霉的党卫军军官在猝不及防中再一次脑袋开瓢、挨了结结实实的一记枪托重击,当场就脑袋一歪、肿了个大包中瞬间晕了过去。
“嘿,小心把他打死了!可能只有这一个活的!”
“知道了,我下手轻着呢,这德国杂种死不了。”
已经准备撤人了的马拉申科没空再去审讯这么个半大不小的党卫军副连长,就他这身皮匹配的地位也不配知道多少能让马拉申科感兴趣的东西,根本就没必要浪费时间。
殺人指南
但有一说一,剩余的利用价值却还是有的,不搞搞剩余价值开发利用怎么对得起穿越者的身份?
“瓦洛沙少校!”
“到!请下令,旅长同志!”
“去把那个半死不活的德国佬军官处理一下,我来告诉你该怎么做……”
就这样,在马拉申科的精准算计之下,这名本就已经半死不活的党卫军军官被捆上了一身的阵地上随手捡来手榴弹。
在被几个大耳刮子强行拍醒之后,又被拳脚相向齐上阵的几名红军战士爆锤一顿、顺道弄断了那仅剩的一条可以活动的胳膊,彻彻底底地成了个四肢都无法使用的“人彘”。
负责带人执行命令的瓦洛沙少校没有任何的同情与怜悯,更不会因此感到任何的良心愧疚与自责。
但凡知道这群丧尽天良、已经连人都不算是的双足行走畜生,在这片土地上到底做过什么灭绝人性的猪狗不如之事。相信不会有任何一个红军战士会对党卫军的俘虏报以怜悯,只有愤怒和复仇的怒火萦绕在心间。
惨死在这帮杂种手上的妇女儿童老人,还有那些无辜之人的性命,早已是不计其数。
背朝着已经开始第一波撤离行动的大部队,嘴里叼着烟头的瓦洛沙少校在身边战士们的围绕下,缓步来到了这名就剩下一口气的党卫军军官身边。
看着对方那嘴里被塞上了臭袜子以后的动弹不得、只能猪哼哼场景,取下了嘴中烟头、朝着一旁抬手一弹的瓦洛沙少校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畅快。
“还是旅长同志的办法好!弄伤一个猎物,令他流血、令他痛苦、令他大声哀嚎召唤同伴呼救,然后再用提前布置好的陷阱一网打尽,在斯大林格勒的时候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么棒的方法?哈哈!”
“哈哈哈哈……”
遵照营长同志的指示已经挖坑埋弹、布置引线、安置伪装,准备好了一切的周遭战士和工兵们亦是一阵哄堂大笑,仿佛已经能看到德国佬吃上这顿专门准备留给他们大餐时,那无比美丽绚烂的场景。
是的,缠满了一身的手榴弹还仅仅只是个导火索,这名德国佬身下的浮土中,还埋着85毫米和122毫米的坦克炮弹。用导火索连接、以浮土虚掩的周遭几个空袭弹坑里,一样用浮土埋着准备好的带不走油料和大量弹药,这是一场专门为党卫军杂碎准备的狂欢盛宴。
只需要一个小小的爆炸,就能在多米诺骨牌的连锁效应当中瞬间嗨翻全场!

acqxm優秀玄幻小說 《鋼鐵蘇聯》-第1137章 戰場遺蹟鑒賞-3yt9a

鋼鐵蘇聯
小說推薦鋼鐵蘇聯
整个斯大林近卫第一重型坦克旅是在仓促准备之后开始后撤的,有许多耽误时间的麻烦东西甚至都没来得及带走,比如说在坦克战损严重以后、根本用不到这么多的多余油料和弹药。
按照马拉申科的命令,留在阵地上来不及带走的弹药和油料被设置成了几个隐蔽的诡雷陷阱。负责执行这项命令的人,是从斯大林格勒战场上浴血搏杀出来的瓦洛沙少校。
在那场残酷到每个小时都有旧面孔离去、有新面孔补上来的战役中,挣扎在死人堆和地狱般街头巷尾的瓦洛沙少校学到了太多的阴险战术。
这些战术有些是德国佬发明的,用来在巷战和房屋争夺战中对付苏军、恶心对手,尽量给对手制造最大化的伤亡、多放点血。还有些则是苏军自己发明出来的战术,摆在明面上来说的话可能并不光彩,但想在战争中博得光彩的人基本都已经躺平到了坟地里,有些甚至被炸的连个渣儿都不剩。
想在这场纯粹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战争中夺得优势,一些不光彩的恶心战术是必须被用上的,越是能把对手气的乱跳、暴怒如雷,就说明这种战术越是成功出彩。
在斯大林近卫第一重型坦克旅连带着近卫第九空降师刚撤走不到半小时后,意识到对手真的从眼皮子底下开溜了的警卫旗队师终于做出反应。
一股不久之前才刚从这块阵地上退下去的党卫军再次席卷而来,只不过上一次他们冲锋到这里来时斗志昂扬、士气抖擞,而眼下,这群刚刚从绞肉机里撞了大运爬了出来、侥幸活下来的党卫军士兵,却多多少少缺了股锐气。
即便一路前进到阵地前的过程中没有遭遇到任何的攻击,但借着坦克掩护的党卫军装甲兵们却依旧是小心翼翼,生怕那些发了疯一样的俄国怪物会突然从地底下给冒出来,高呼着乌拉端着刺刀猛冲过来宰了他们一样。
在经历过那样一场鲜血四散飞溅的战斗以后,还活着的人没有不对此感到心有余悸的。英勇顽强的红军战士们用自己的生命给对手心中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即便是有幸活到战后的人也将对此难忘终生。
修劍城
諸天貨殖修仙
“你觉得那些俄国佬都走了?他们真的撤了吗?这是为什么?”
“你问我?你怎么不去问问师长?!我要是知道为什么,就不会和你一起呆在这儿了,我至少也得待在指挥部里!”
“…….那现在呢?现在该怎么办?”
“能不能少问几个问题?我怎么知道!?”
躲在黑豹屁股后面窃窃私语的对话很快就有了真正的结果。
一名带队进攻的下级突击队长一手握着MP40冲锋枪、另一手举过头顶向前一挥打了个手势,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的警卫旗队师士兵们立刻行动起来,抄起各自手里的家伙从坦克后面闪身而出、开始冲向阵地。
永生
寂静的阵地上往无人烟,只剩下了那些纵横交错、根本来不及收敛的尸体们层层叠叠地摞在一起。
汇聚成河的血泡子在本就坑坑洼洼的阵地上到处都是,一脚才进去那如同踩在雨地里一般的声响令人耳根子发酸。本就是夏季多雨的普罗霍罗夫卡大地早已吸收不下这些多余的液体,就连迎面吹来的一阵风中,都带着那呛鼻子的火药酸味和浓重血腥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小妻好兇猛 顏火火
“呼…呼,没…没有俄国佬,这边安全!”
“我…我这儿一样,尸体不算俄国佬!”
“安全!没有敌人!看来他们都走了!”
夺回了被敌人占据的外围阵地却扑了个空,这本该令人感到气愤恼火的尴尬情况,却不知为何地令在场不少的警卫旗队师士兵心里都产生了一丝庆幸。
难道是警卫旗队师被斯大林近卫第一重型坦克旅打怕了?这么说好像也不对。
但能不和那样的非人对手厮杀在一起、重回地狱,又有谁会对此拒绝想要把小命赶紧葬送掉呢?答案是绝大多数都不想。
一個理發師的靈異筆記 大輝君
所以总的来说,俄国佬主动撤走、己方也完成了战术目标重新夺回了阵地,这样的结果简直就是预想中最好的两全其美!
对于绝大多数根本不知道方才那波进攻背后真正用意的普通士兵而言,确实正是如此。
讓孩子心悅誠服 楊傑
俄国佬是真的撤走了,而且撤的是如此匆忙,连他们自己人的尸体也顾不得收敛、任凭其躺在阵地上置之不理,就这么干脆地跑了。
走在方才战斗过的余温尚存阵地上把这样的情景见的多了,原本还心生庆幸的党卫军士兵们可谓是心境转化极快,不少人都开始打趣一样地对刚才交过手的对手产生鄙夷。
俄国佬再怎么能打,不照样是扔下这一地尸体来不及处理,就如此仓皇地夹着尾巴逃跑了吗?这不是无法继续坚守又是什么?
反观己方警卫旗队师还能重新聚集力量再一次杀回来,相形对比之下孰胜孰负自然就非常明显,是警卫旗队师撑到了最后。
“这些俄国佬也不过如此,他们这就撑不住了,看看这阵地可真是狼狈!他们连坏掉的坦克都留下来了!”
一句赢得了在场许多士兵认同叫好的叫嚣般话语,却令随后刚刚赶到阵地上来的一级突击大队长恩克尔眉头一皱。
与那些被蒙在鼓里的士兵和下级军官不同,作为师长得力助手兼左膀右臂心腹的恩克尔,可是清楚地知道方才进攻的真正用意的。
他之所以来到阵地上,不是为了专门来给死人收敛尸体,而是受师长之命,特意跑来亲眼看看这些俄国佬是不是真的跑了,只是他显然来得有些太迟了。
韓先生情謀已久 恍若晨曦
“上报情况,把这里的一切立刻传报师部,俄国佬抛下了他们所有能抛下的东西,已经跑得一个活的都不剩了!”
“是!”
领命而去的副官刚刚走出去没几步,一脸黑线的恩克尔也是刚刚转身、准备去别的地方再看看。
轰——
突然间,一声犹如晴天惊雷般的巨大炸响声,直接瞬间掀出了一道席地而起的狂暴冲击波,将一只脚还没落地的恩克尔瞬间掀翻在地、坐了个结结实实的屁股墩。
洪荒造化道 窮酸書生02
“该死!发生什么事了!?汇报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