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lx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混在帝國當王爺笔趣-第八百十一章 人終歸要有底線分享-yc7f8

混在帝國當王爺
小說推薦混在帝國當王爺
面对黄悾的冷言嘲讽,贺铸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没有与其发生口角上的争执。
“李相国,这是各地军府衙门,传报上来的情况汇总,请您过目。”
贺铸做人做事非常认真,也很严格,并不想牵扯到任何的争斗之中,只是希望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所以,不管是面对黄悾的嘲讽,还是李勋与寇雄之间的矛盾,他都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兵部积压的工作,已经相当的多,一些事情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传报上来,但是因为各种缘故,久久不能得到解决,在拖下去,恐怕会出大事。
李勋拿过文书,展开观看,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文书里面写的,只是各类公务的简单描述,多达五十余条,其中最多的便是各地军府衙门,要钱,要粮,要人,要装备,河南道河州都督羊迟上报,朝廷已经八个月没有给他发放任何的物资,其手下的两千余士兵,一半以上的人,欠饷已然超过一年,最近一段时间,多有逃兵事件发生,军中士卒的情绪也是越发暴躁与不满,在不发饷,恐有兵变之危。
羊迟上报的言语非常激烈与愤慨,最后提到了两点,一是辞官,二是要朝廷尽快下发钱粮,补足河州都督府的粮饷。
还有就是剑南道柘州防御使唐智于上报,柘州境内的羌族首领更换之后,羌族开始频繁侵扰当地百姓,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羌族的胆子越来越大,手段也是越来越狂暴残忍。
附身
借天改明 叫天
开合元年,元月初六,羌族竟是胆敢公然屠杀了一个村落,五百多名村民被残杀殆尽,唐智于忍无可忍,当即率领一千五百士兵,前往攻打,半路遭到伏击,损失惨重,随后退回石木县,并立即上报朝廷。
河州的事情是二十五天之前上报,而柘州防御使唐智于的上报,则是十天之前,这两件事情一直拖延到现在,都是还没有得到解决。
李勋合上文书,沉思片刻,然后对着贺铸问道:“刘少聪回来了没有?”
兵部有两个员外郎,贺铸是一个,还有一个便是刘少聪,贺铸负责兵部文书类工作,而刘少聪则是负责巡视工作,他每年都会抽出两三月的时间,去往各地巡视监察,所以刘少聪对各地军府衙门的情况非常了解。
贺铸回答道:“昨夜刚刚回京,今日他休息。”
李勋起身指着贺铸说道:“让你立即来兵部,我要见他。”
河州与柘州这两件事情,刻不容缓,李勋准备直接面奏皇上,以最快的速度解决问题,但是文书之中对这两件事情的描述,太过简单,所以李勋准备找来刘少聪,事先把情况了解清楚。
“李相国稍等,下官去去就回。”
贺铸显然明白了李勋的意思,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应了一声,随后转身大步离开。
李勋看了众人一眼,随后指了指桌子上的那本文书,淡声说道:“以后兵部的日常事务,都交给寇侍郎去处理,你们只需事后把工作简报文书拿一份给我就可以了,其他事情无需找我禀报。”
李勋准备主动退让一步,缓和与寇雄之间的关系,虽然自己的官阶要高于寇雄,但论及家世与自身根基,自己恐怕是比不上他的,而且寇雄以及他所在的整个家族,是赵询花大力气招揽而来的重要力量,可以想象的到,在不远的将来,寇雄绝对会是赵询政治集团之中的重臣与重量级人物,自己与他若是起了纷争,赵询第一个就不会答应,两个人同属一个阵营,争斗起来,完全没有任何必要,也得不到任何好处。
从目前的局势来看,赵询的政治意图很明显,那就是继续实行先皇赵智的政治策略,以门阀世家力量,去制约与打压门阀世家。
“是,相国大人。”
只想你幸福
冥煞涅槃
众人躬身一拜,然后四散离开。
李勋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各自去工作,自己则是转身进了小书房,等待贺铸与刘少聪的到来。
刘少聪的家离兵部衙门并不远,所以李勋并没有等待多久,贺铸与刘少聪两人很快便是到来。
“参见李相国。”
刘少聪躬身行礼。
李勋摆了摆手,笑道:“这里是兵部,不是政事堂,你叫我一声大人即可。”
刘少聪不是那种虚伪之人,他点了点头,出声问道:“大人传唤下官前来,可是为了河州与柘州之事。”
来的路上,贺铸已经提醒了刘少聪,并让他如实禀报,有什么说什么,无需夸大,也不要有所隐瞒,两人都是正直的人,私交很好,是很好的朋友。
李勋点了点头:“下午我正好要去见皇上,河州与柘州的事情,我准备当面禀报给皇上知道,若是商议的好,或许当场就可以得到解决的方案与办法,你把这两个地方的情况详细告诉我,我也好给皇上说清楚。”
李勋见到刘少聪脸上依旧带着疲惫,他这一趟出去,并不是游山玩水,一个多月的时间,要去很多地方,处理很多事情,昨天晚上才刚刚返回丰京,按列他是有三天的休息时间,不过兵部有事,刘少聪只能从家中赶来。
李勋有些歉意的说道:“抱歉,你一路辛苦,本该让你好好休息几天的。”
通天小修士 逍耳釘
刘少聪有些诧异的看了李勋一眼,堂堂相国,又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能如此客气的跟自己说这样的话,这可不容易。
“多谢李相国的关心,既是公事,下官岂敢懈怠。”
刘少聪道了一声谢,然后沉声说道:“下官此次外出巡察,河州与剑南道都是去过,河州都督府有兵两千二百七十五人,都督羊迟出身贫寒,为人刚猛率直,是一员猛将,他手底下的士兵虽然不多,但战斗力很强,且都督府备案造册的兵员名单与实际士兵人数,没有任何误差。”
刘少聪一上来就为羊迟说了好话,各地军府衙门,多少都会高一些弄虚作假,备案造册的兵员名单比实际士兵人数,一般都会多上不少,就是为了吃朝廷的空饷,捞取油水,河州都督羊迟能做到备案与实际人数一致,这很不容易,同时也间接说明,羊迟一个清廉的将领与官员。

rsfj3精品都市小说 混在帝國當王爺笔趣-第八百零十章 人終歸要有底線(十四)鑒賞-6ye8z

混在帝國當王爺
小說推薦混在帝國當王爺
仿照晋朝的地域划分,把西域划分为数量不等的州县,然后由朝廷派遣官员前去管理,对于这个建议,李勋可谓是不屑一顾,因为这简直就是空口白话,纸上谈兵,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有些人根本什么都不懂,就在那里大放厥词,洋洋得意,觉得自己很优秀,说的很有见解道理,对此,李勋厌恶至极。
西域今后的发展与规划,李勋目前还不是很在乎,因为其中牵扯到的因素太多,绝不是一朝一夕,短时间之内可以完成的,李勋目前真正担心的,是西域与陇右的人事安排,在他看来,自己走的时候,留下来的那套班底与制度,虽然不甚完善,但很适合目前的局势,一二年不会出现什么大的问题,李勋给赵询的意见很中肯,西域目前最紧要的不是什么制度与规划,而是人,只要用人得当,只需三五个得力之人,就可以把西域治理的很好,只有稳定与拉拢了西域的民心与信心,你才有可能顺利的去实行后面的规划与一系列制度,要是民心存疑,你用再好的东西,也只能遭到群起反对。
奸臣有道
李勋的这番建议其实非常诚恳,也很务实,可惜,赵询并没有听进去,他的思想显然比一些实际要快的多,赵询现在的心思就一个,尽可能快的把西域给融合进入晋朝这个大家庭之中,长期控制,让西域成为第二个江南税赋重地,以其钱粮物资,长久供输中原汉地,彻底解决中央朝廷的财政困难。
李勋觉得赵询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也有些急功近利,他反对过,可惜赵询不听,如此,李勋不再多言,不是不想说,而是赵询对自己的态度刚刚有所转变,最近显然亲近了许多,李勋不想成为第二个李忠,遇事急谏不成,反而成仇,得不偿失。
“相国大人,这本文书下传兵部已经一月有余,政事堂与皇上那里虽然没有催促,但时间耽搁这么久,终归显得我们兵部失职,李相国今日正好在这里,还请早作定夺。”
兵部员外郎贺铸拱手说道。
李勋从沉思之中醒来,目光看向贺铸。
鬼門怨途 霸氣小老虎
搶個總裁做老婆 歆辰
毛安福的事情,经过政事堂的审议之后,其实已经定性,文书之所以传回兵部,只不过是走一道程序,让兵部跟着政事堂的调子步伐,书写一道正式的定罪文书,然后传回政事堂,由政事堂执政事笔右相杨道临签字盖章,形成正式命令,最后送至大理寺与刑部。
政事堂已经给毛安福定了性,那就是从重处罚。
清宮引:九爺萬福
从重的选择其实就两个,处死,毛安福人头落地,家眷充作奴仆,发配,连同毛安福本人在内的全家老少,全部配送苦寒边地。
不管是处死还是发配,毛安福与他的一家老少,这辈子就算是完了。
在晋朝,发配的意思是一样的,但标准却是有两个。
比如文官,获罪被发配之后,最远的地方也不过是岭南中部地区,以及陇右中部地区,并不是晋朝地域上最边远的地方,而且到了发配地之后,也会人才在利用,让其做些后勤或是文书方面的工作,待遇或许很低,但终归不是死路一条,还有那些家族显赫之辈,除非是整个家族被全部牵连,只要家族实力还在,就算被发配,日子依旧过的不算太差,比如被李勋整治的那些人,葛青峰被发配到岭南墨州,但因为有家族的照顾与疏通,他在墨州那里可是过得依旧逍遥快活,几年的时间,不仅没有受什么苦,反而还娶妻生了子,当然,若是不出太大的意外,他这辈子是别想走上仕途了,此生也不得离开岭南之地,但他终归是葛家族长的嫡子,葛青峰只要不死,葛家对他的照顾就绝不会停止与减少,葛青峰在岭南娶妻生子,已经算是葛家在岭南的分支家族了,或许几十年之后,可以发展壮大也说不定。
至于武将,其发配的路途与地点,比之文官,就要重的多了,而且一旦到了发配地,往往会被立即充作戴罪军士,有任何战事发生,这类人,一般都是作为死士,冲锋最前,所以,一旦武将被判了发配,其实与死罪也就差不多,到了发配地,也活不了几年。
李勋一直压着毛安福的文书,就是不做处理,至于政事堂为什么没有反应与催促,显然毛安福的死活不是什么大事,李勋作为相国,有意庇护与拖延,其他人也犯不着去做那等得罪人的事情。
但是如今,寇雄绕过李勋,直接在文书上写下了的处理意见,当以绞刑论死,然后交给兵部员外郎贺铸,让他直接送达政事堂。
都市暗夜傳奇 暗風煞靈
寇雄显然是想通过这件事情,建立他在兵部的威望,但是贺铸最后把文书交给了李勋,让其做最后的定夺。
贺铸这么做,并不是因为讨厌寇雄,也或是有心攀附李勋,之所以这么做,只是贺铸有自己的处事原则,在他看来,李勋是兵部右侍郎,李忠不再,他就是兵部的最高长官,毛安福这个人虽然无足轻重,没有什么实力与影响,但毕竟是一方节度使,官位到那里了,对于他的处理意见,怎么能绕过李勋这个主官,直接传送政事堂呢?这不合规矩。
李勋手指敲打着桌面,没有急于表达自己的态度。
“相国大人,这份文书以卑职看来,其处理意见,还是有些太过草率了,不如退回去,或是不做任何理会,再说了,您才是兵部主官,这类文书的最终处理意见,只有您才有资格亲笔书言,其他人哪里有这个权利与资格”
鴛鴦錯:三娶俏才女 龍罌草
黄悾出言说道,他知道李勋与毛安福是朋友,文书压了这么长时间,不做处理,显然是李勋想要力保毛安福,所以这个时候,黄悾连忙出言为其说话。
“黄大人,你怎么能如此说话?”
贺铸对着黄悾正色严肃的说道:“寇雄作为兵部左侍郎,兵部的事务,按规矩他是需要通过李相国,但寇侍郎毕竟是三品以上高官,他是有资格与权利,直接陈书皇上或是政事堂,你怎么能说寇侍郎没有资格与权利?”
黄悾看向贺铸,阴阳怪气的说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要把文书拿给李相国?既做君子,又做小人?”

0p6yh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混在帝國當王爺 起點-第八百零七章 人終歸要有底線(十一)展示-dy43r

混在帝國當王爺
小說推薦混在帝國當王爺
“漠北漠南两大胡族重归一统,建立统一政权辽朝,第二次陇右之战,辽朝其实是有机会从背后下刀,给大晋来一个釜底抽薪,但是他们却并没有这么做,主公以为这是为何?”
“第二次陇右之战的发展与结束,说实话,里面有很多出人意料的地方,比如辽朝,李忠与吐蕃激战正酣,胡人这个时候若是对安北突然发动进攻,一定可以取得巨大的成功,”
王怀烈虽然没有参加第二次陇右之战,但当时他也是做好了出战的准备,原因很简单,当时的陇右战场,吐蕃先期出兵迅速,接连胜利,取得巨大的优势,而且军队数量上,也是远超李忠,就当时的情况来说,很多人对陇右战局持悲观情绪,所以,很多还算忠心朝廷的地方节度使,都是提前做好了准备,一旦陇右战局恶化,赵智肯定会紧急调兵遣将,借助地方节度使的力量。
萬界系統
当然,最后的结局很美好,李忠力挽狂澜,再次以少胜多,大败吐蕃,经此一战,彻底打垮了吐蕃的军事力量,使其至少二十年不敢在与晋朝争雄。
范中哲冷笑道:“主公,你要明白一个道理,敌人强大于己,其实并不可怕,怕就怕这个敌人没有弱点,一个冷静而理智的敌人,绝对会让人感到恐惧与害怕。”
王怀烈不解道:“辽朝当时在顾忌什么?”
范中哲淡声说道:“国与国之间的战争,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若不能一击成功,势必会形成僵持之局,一旦形成僵持的局面,就算你战胜了敌人,自己同样也会损失惨重,比如我们与吐蕃的战争,李忠接连两次率军大败吐蕃,斩敌数十万,为我们大晋取得了辉煌的胜利与威名,但是除此之外,朝廷还得到了什么?吐蕃依旧存在,虽然虚弱,但并没有被灭亡,几十年之后,依然会恢复元气,到了那个时候,战争还是会继续。”
暴君的絕色妃
一妃難求,貴女不願嫁 霰霧魚
王怀烈点了点头,有些明白了范中哲的意思,胡人在建国之后,其上层统治者,显然不是一群泛泛之辈,不再像以前那样只知道打打杀杀,烧杀抢夺,而是多了战略与远见,在没有把握可以一举灭亡晋朝之前,就不要轻举妄动,一旦战争爆发,不能成功,那就是一场长久的僵持,得不偿失,对谁都没有好处。
戰爭與和平 [俄]列夫·托爾斯泰
范中哲继续说道:“安北节度使战败退守安北,辽朝大军在安北边境虎视眈眈,在战争最关键的时刻,李忠却是调遣大量安北精锐士兵南下支援陇右战场,完全不顾及辽朝大军的威胁与隐患,主公,您以为李忠为何要这么做?”
月冷長平
王怀烈摇了摇头:“你以为呢?”
范中哲嘿嘿冷笑道:“我以为李忠当时做了两手准备,若是辽朝按兵不动,那最好,一旦有任何的出兵迹象,那便所幸舍弃整个安北,乃至整个陇右十一州,保存军事力量,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撤回会州,防止胡族大军攻入关内,灭我大晋。”
大修真聯盟 黑荊棘
听闻此言,王怀烈全身猛的一震,随即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这不可能吧,若李忠真有这个意图,这么的的事情,不可能到了现在,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来,这仅仅只是你的猜测与妄想罢了。”
“我确实只是在猜测,但绝不是妄想。”
范中哲点了点头,说道:“当时吐蕃大军已经攻入陇右西部,整个陇右战场上的局势,吐蕃依旧占据很大的上风,在这个关键时刻,一旦辽朝数十万大军南下,安北节度使马武刚刚战败,正是军心浮动之际,安北大军根本不是辽朝的对手,安北若是被攻破,那这场仗也就不用打了,因为只会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战败,惨败,如此情况之下,还不如舍弃安北与陇右,虽然失去了土地,却保存了军事力量,只要军队还在,就可以继续守卫会州,防止胡族与吐蕃两国联手,意图亡我大晋之心,若整个大局真的往这个方向发展,以李忠的性格,为了大局考虑,是很有可能会这么做的。”
王怀烈摸了摸下巴:“没有了军队的保护,数以百万计的百姓将会立即沦为奴隶,他李忠恐怕将会受到天下所有人的唾骂与指责。”
范中哲说道:“正因为干系重大,有些事情,只能心里想,或许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也会去付诸行动,但绝不会说出来。”
王怀烈看着范中哲,叹声道:“范先生,你说这么多,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不是冲动的人,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我心里有数。”
范中哲脸上有了笑容,躬身一拜:“主公圣明。”
盜墓之挖個龍神養著玩
鋼鐵欲望 信口雌黃雀
范中哲的性格就是如此,或许对于不平之事,他会表现的非常激烈与刚直,但涉及到整体大局的重要事情上,他一般不会激烈劝谏与直言,而是点到即止,说出自己的建议与意图,若是王怀烈不接受,他也就不再多说,而是扯开话题,然后在找机会,慢慢把话题与思路,重新绕回原点,一直到王怀烈自己接受与明白为止。
赵智驾崩,赵询继位,封赏了很多人,但是对于王怀烈,却是表现的颇为冷淡与慢待,这让王怀烈对朝廷,对赵询产生了怨恨心理,做了一些出格的事与说了一些出格的话,范中哲几番劝谏,一直到今日,这才让王怀烈明白了一个道理,随着赵智的身死,杨道嗣、刘桀等一批功勋卓著的名相,或死,或隐退,大晋的朝局开始不稳,国力开始走向衰落,但就整体而言,中央朝廷的力量依旧强大,不是一二个地方节度使所能够抗衡的,一旦王怀烈与朝廷彻底翻脸,朝廷是不会惧怕王怀烈的,很有可能会借着这个机会,以王怀烈杀鸡儆猴,拿他下刀,警示天下各大藩镇节度使。
现在赵询把目光楚州这里,王怀烈所需要表现的态度,只能有一个,那就是低调与顺从,在付出一定的代价之下,保全自己,尽快把赵询的目光引开,减轻自身的压力。
“范先生请坐。”
王怀烈抬手请范中哲坐下,然后说道:“昨天赵询刚刚下了一道诏书给我,同意了我的请求,把楚州以北的两个县,分离出来,恢复蔡州的建制,蔡州地方官员由朝廷统一派遣与调度,而蔡州都督的人选,则是让我举荐,对此,范先生有什么看法?”
范中哲沉吟片刻,然后问道:“蔡州驻防士兵的粮饷与物资,还是由我们楚州供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