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anu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大貴族》-第609章 臭二哥哥讀書-5zdv9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
湘云一直埋着头,直到出了院门,被地上反射出来的摇曳的火光所惊醒,抬起头,才看见眼前威严肃穆,披金带甲的众多兵马。
“二……宝哥哥~~”
她低低的唤了一声。
以前她和探春等人一样都是唤贾宝玉为“二哥哥”,因为总是咬字不清,被姐妹们嘲笑。
小女孩也是有自尊心的,所以后来便有意识的将贾宝玉的称呼唤作“宝哥哥”、“宝玉哥哥”。
贾宝玉低头看了她一眼,道:“别害怕,以后你就永远和我们住在一起,再也不回这里了。”
湘云一惊,诧异的看着贾宝玉。
贾宝玉笑而不语,牵着她热乎乎的小手,走到一架马车之前。
侍从将马车正面宽大的帘子拉开,露出里面一个被五花大绑,嘴里还塞着破布木楔妇人。
湘云定睛一看,居然是她婶婶。
她下意识的往贾宝玉身后藏了藏,有些害怕这种场面。
贾宝玉摸了摸她的头,而后冷眼看向里面瞪着眼睛挣扎扭曲的陈氏,道:“这一次,看在老太太和湘云的份上,我饶你一次,也算是给史家一个体面。
至于你回去之后做什么,甚至想要报复我,都无所谓,但是行事之前千万祈祷不要被我抓住。下一次再落到我手里,就没有这么便宜的事了。”
贾宝玉的话音一落,姜寸便给了左右一个眼神,将腰间佩刀拔出半截,宝刀与剑鞘摩擦,发出金鸣之声。
随即,数百道同样的声音,响彻这宽敞安静的胡同。
英雄聯盟 阿貍
大门之内,许多刚刚才站起来的史家人,听见外面这突然来的肃杀之音,立马吓得再次跌倒在地。
陈氏身处其中,感受更为真切。
她吓得脸色发白,一股尿意由气海直直灌向会**,差点喷薄而发……
因为嘴被塞住,她也说不出话,只能发出哀求的“呜呜”声。
贾宝玉似乎看出来她是想要求他放过她儿子。
对于史江龙,贾宝玉没有饶过他的道理。
好色不是错,但是见色起意,还付出行动,以致于伤了迎春,便是不可饶恕的罪过。
况且,他这样的侯府纨绔公子哥,平时作奸犯科的事定然不会少,随便查他一查,几乎都能按照律法给他定个死罪(古代律法大多森严,但是执行程度差)。
至于他要不要死,自然是看贾宝玉的心情。
至于保龄侯府的反应……只要保龄侯脑子没彻底坏掉,他就该知道如何夹着尾巴做人。
真要想不通也无妨。
小小保龄侯府,对如今的他来说,覆手可灭尔。
老子可是主角
没有给陈氏的开口的机会,贾宝玉让放下车帘,将马车往保龄侯府内赶。
他自己却牵着小脸微白的湘云,来到一架香车之前,将她抱上去。
就要转身上马,却听见湘云怯生生的声音:“宝哥哥,你能陪我一起坐车么……”
贾宝玉转身,如玉的脸上露出笑容,点点头,搭着翠缕小姑娘的肩膀,直接一跃而上。
湘云小脸一红,偷偷瞧了一眼周围那些目不斜视的人,钻进了马车之内。
一股温暖馨香的气息袭来,一如以前贾母派来接她的马车一样。
不同的是,以前每一次她爬上来内心都是欢呼雀跃的,这一次,她却有些难以释怀。
在角落坐下,听着二哥哥与他的亲卫们吩咐了两句,而后便看见他也弯着腰进来。
她赶忙低下头去。
待贾宝玉坐下,她又实在忍不住内心的不安,小声问道:“宝哥哥,你刚才说……说我以后再也不回这里了,是什么意思啊……”
话未说尽,脸蛋都熏了。
她从小就住在这座侯府里面,这里再不温馨,也是她的家。
所以,要想不回这里,除非……
她是女孩子,只有出嫁之后,才可以离开这里。
“意思就是你以后就与你林姐姐她们一起,住在园子里,怎么,你不喜欢吗?”贾宝玉笑问道。
“喜欢……”湘云连忙道,声音讷讷。
喜欢是喜欢,但是,哪有女孩子常住亲戚家里的。
“哈哈哈……”贾宝玉见她很扭捏的样子,终于没忍住笑了,道:“好了,不逗你了。老太太已经和你三婶婶商量好了,以后你就搬到你三婶婶家里,由你三婶婶照顾你,直到你出嫁为止……”
湘云一听这话,顿时陷入思索。
她尚在襁褓之间父母便死了(襁褓之中父母违),后来祖母也死了,她就跟着二婶婶一家过了。
二婶婶和三婶婶两家人不大合,所以两家往来较少,她对于三婶婶也不是很熟悉。
但是印象中,三婶婶倒是没有二婶婶那么张扬,人要和气些。
还没等她想完这些,忽然察觉不对,她抬起头望了贾宝玉一眼,忽然就羞道:“哎呀,宝哥哥你……”
当着人家的面说什么出嫁,好害羞呀。
贾宝玉却只是笑看着她,看她低头垂眉,小女儿娇羞不已的样子,心中既喜欢,也心疼。
其实湘云的身世很可怜的,黛玉小时候尚且有个温柔慈爱的母亲心疼着,父亲也是在她十多岁之后才去世的。
但是湘云,她自己或许都没看清过自己父母的长相。
没几岁,唯一疼爱她的祖母也去了,她就只能跟着尖酸刻薄的二婶婶生活。
寄人篱下的滋味不好受,特别还是寄在一个德行不佳的长辈名下。
或许,湘云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已经体会过世情冷暖了吧。
但是难能可贵的是,湘云并没有因为身世的不幸而抱怨,也没有因为婶婶的不慈而心生怨怼。
甚至,她还能保持一颗天真率性的个性,属实难得。
想着这些,贾宝玉不由拿过湘云的手,轻声道:“好了,外面这些事你也不用去考虑担心,以后你就和你林姐姐一样,和我们住在一起。
有什么困难心事,也别像以前一样藏在心里,或者只和你宝姐姐一个人说。
你想想,你宝姐姐虽然博学多才一些,到底和你一样都只是女孩子,很多事她也没办法。
但是我不一样啊,我本事怎么也比你宝姐姐强多了吧?
所以你以后有事情就和我讲,不论是什么问题,二哥哥保管轻轻松松帮你解决,这岂不好?
反正你记住,以后有二哥哥护着你,你什么都不用怕就是了。”
贾宝玉本来想要表现的“慈祥”一些的,但是说着说着情不自禁就变成了戏哄黛玉的招式。
不过倒也无所谓,想来这种招式连黛玉都吃不住,和她一样是小女生的湘云同样如此吧。
所谓一招鲜,吃遍天下小萝……
咳咳,是哄遍所有好妹妹啦。
湘云有些怔怔的瞧着贾宝玉。
二哥哥人很好,很温柔,这一点她从来都知道。
但是,她却没想到,他能好至这副模样。
此时他低头瞧着她,那俊美的脸上释放的真诚与呵护,是那样的令人心悸。
这一刻,她忽然感觉很害怕。
她害怕自己只要一眨眼睛,眼前这些画面,就会立马如烟如雾一般,完全消散,无影无踪。
就像是她曾经无数个夜晚所进入的梦境一般。
在那里,同样有着如此疼爱她的人。
随着时间划过,耳边听得车轱辘转动传来的轻微响声,她终于知道,眼前的这一切和以前不同。
它们是真实存在的。
眼前这个人,也是真真切切,在她身边的人。
眼泪不自觉的从红彤彤的眼眶中流淌而下,湘云忽然偏头,哭泣道:“呜呜,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不,不值得的……”
湘云哭的格外的伤心难过。
贾宝玉倒不知道湘云也能这般能哭,看那眼泪儿,就像是水闸泄洪一样,止都止不住。
随手用袖子给她擦擦,贾宝玉好笑道:“好了,说什么傻话,有什么不值得的,二哥哥愿意对你好,就说明你是最值得的。”
湘云还是摇头,哭诉道:“你不知道,之前你在城外回不了家,老太太、太太她们都担心坏了。
可是,我却没有守在家里,我……我,我直接回家来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听说家里被官兵给围了……
呜呜呜,我对不起老太太,也对不起林姐姐她们,她们对我那么好,我却把她们全部丢下,一个人跑了……”
湘云哭的好伤心好大声的。
贾宝玉却差点笑出声来,湘云的意思很简单,她觉得她是在面对危险的时候,一个人不仗义的先跑了,而不顾贾母和黛玉等人的死活。
看着湘云那极度悔恨与自责的模样,贾宝玉好歹没笑出来,反而将她轻轻揽入怀中,拍着她的肩背笑道:“好了好了,这算什么,当时的情况你就算留下来也没什么用的。
再说,现在大家不是都好好的么……”
死神之翼
湘云还是摇头:“那不一样的,你不知道,当时那样情况,宝姐姐家就在后头,她都没有回去,可是我,我却走了,我成了最没义气,忘恩负义的人了。
这会儿儿我要是再过去,还有什么脸面见林姐姐她们,见老太太啊我……”
湘云这一说,贾宝玉认真起来。
他倒是没考虑到小女孩家的自尊心。
确实不能从大的方向来想这个问题,园中大多都是年轻的丫鬟,说白了,都是些十多岁的小孩子。
小孩子之间嘛,哪有那么多辩证是非的能力。
连大家做一样的事,就你一个人不做,都会被认为是反派。更何况还是大家一起共同面对危险,就你一个人例外,自然会遭白眼的。
想了想,贾宝玉对湘云道:“其实,当时你宝姐姐也是回家去了的。”
“怎么会?”湘云仰起头,疑惑的看着贾宝玉。
贾宝玉笑道:“姨妈身子正好不大好,一早就派人来把宝姐姐叫回去了。宝姐姐前脚刚走,后脚官兵就来了,你说巧不巧?”
贾宝玉说着眉头微皱,嘴巴也微微上翘,似乎,他在怀疑这个巧合的真实性。
湘云立马道:“那肯定是巧合了!你不知道,刚开始的时候大家连门都不敢出,宝姐姐就算是在风声最紧的时候,也没有回家去,宝姐姐肯定不会故意回家去躲着的。
我成了防禦法寶 小豹子
寒門仙貴
应当是姨妈担心宝姐姐,所以才故意哄她回去,宝姐姐定然不是真心要回去的……”
湘云连忙替宝钗解释。
贾宝玉便笑了:“小傻瓜,对你宝姐姐你都能想得通,怎么自己就想不通了?我问你,你当时可是自己想要离开你林姐姐她们的?”
湘云愣愣的,不过还是下意识的答道:“不是的,当时我是不想回去的,是我婶婶派人来接我,我没办法才跟着她们回去的……”
“那不就是了,同样都是逼不得已才离开的,你都能理解你宝姐姐,那你换过来想想,你宝姐姐她们能不能够理解你呢?难道你觉得,她们都不如你明理,会因为这件事误会你,甚至以后排挤你么?”
湘云便不说话了。
她素性是有几分豪侠之气的,或者说她最喜欢的便是那样的人,所以喜欢宝钗的大方行事,与黛玉便有些过不去。
如今她觉得自己做了没脸面的事,过不去的,是她自己心里的那一关。
但是,贾宝玉的话,到底让她去了些疑虑。
至少,宝姐姐她们,应该不会因为这个而瞧不起她呢。
再说,贾宝玉现在亲自来接她,这是她的幸运,她难道还不跟着去不成?
二婶婶方才那么狼狈的样子,回去之后肯定要大发雷霆,发落人的,她才不敢回去呢。
因此,她举起手臂擦了擦脸上的眼泪,面上又开始变得滚烫起来。
她想起来,刚才在二哥哥面前哭的那样,好丢人啊,二哥哥现在心里肯定笑话死我了……
正好她此时还半依偎在贾宝玉怀里,为了避免让他看见自己的样子,索性一下子完全躲在他怀里去。
贾宝玉知她害羞,所以只是搂着她,一手轻抚其背以作安慰。
过了许久,就在贾宝玉都以为湘云已经睡着了的时候,却听怀中传来一个娇羞怯怯的声音:“二哥哥,你说的,你以后会照顾我的,你一定要记着啊,不然,云儿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以前她二婶婶对她虽算不得好,但到底碍于情面,也不会过分苛待。
但是方才的事过后,她怕是再也回不去保龄侯府了。
至于二哥哥口中的三婶婶家,她对那边几乎是陌生的,谁知道过去会是什么样。
所以,她最安心的地方,只有贾家,只有荣国府和大观园。
要是以后这边她也靠不住了,她就真的成了无根浮萍了……
贾宝玉听闻此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忽然将她从怀中扶起来,看着她道:“云儿放心,二哥哥一定会记得的,不但会记得,还会一辈子都记得……”
湘云面颊熏红,不敢直视贾宝玉的眼神。
湘云本来生的可爱模样,刚才梨花带雨之时,便颇为触动人心。
此时又露出这般娇羞之态,令心中已经有了决定的贾宝玉有些情难自禁。
他捧起湘云那还挂着泪痕的小脸,慢慢低头。
邪性總裁獨寵妻 落水繽紛
湘云眼睛里先是疑惑,看着贾宝玉越来越近的脸,她恍惚间明白什么,吓得赶紧闭上眼睛。
贾宝玉见状,微微一笑。
他知道,现在的湘云心中对未来有些彷徨担心,他需要给她安抚。
于是不再迟疑,对着面前那红嘟嘟的小嘴儿,吻了下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湘云只觉得周围一片寂静,仿若天地都变得空虚之时,才感觉贾宝玉松开了她。
慢慢睁开眼睛,面前是贾宝玉笑意盈盈的脸,
无边的羞意使得她无法面对,因此赶忙握紧自己的领口,往另一边的软座上一趴,嘴里申讨着:“臭二哥哥,你坏死了你……”
被湘云骂贾宝玉也不恼,反而捻了捻手掌。
没想到湘云比黛玉还小了两岁,反而比黛玉成熟多了……

gy7wj熱門都市小說 紅樓大貴族-第595章 換個花樣閲讀-zy1ry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
邢夫人大叫着,还是被带了下去。
贾宝玉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以他如今的身份,确实没必要亲自去插手这等不体面的事,除非,贾母等人连这点事都做不妥当。
獨占嬌妻:姬少太撩人
气氛没有之前那般剑拔弩张,王熙凤也早已悄悄擦干了眼泪,正准备高声戏语一番彻底缓和气氛,便看到一个传话的婆子进来,道:“二爷,茗烟在二门上,请二爷出去,说是有重要的事要和二爷说。”
贾宝玉便请辞出去了。
他这一走,整个荣庆堂里面的人,都不自觉的悄悄松了一口气。
贾母确定贾宝玉出去了,立马便招过王熙凤道:“你快让人去,把你家琏二叫过来,让他好好给黛玉丫头道歉,并求宝玉帮他把外面的事情给解决了,你是个明白事理的,自当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贾母说着,不禁悄然抹了一把眼泪。
贾赦是她的儿子,一把年纪被乱兵给杀死了,她不伤心绝对是假的。
但是一来贾赦确实太混账,太伤了她的心一些,二来,她身体也着实走动不得,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过那边去瞧瞧。
毕竟人都已经死了。
蛟龍逃脫
綠茵之旌旗如歌
但是贾琏不一样,贾琏还年轻,他不能出事,他若是再出了事,这么大一个家,可就真没什么人了。
黛玉听见贾母提到她,犹豫再三,还是松开拉着探春的手,上前弯腰小声说道:“老祖宗,我没事的,不用琏二哥哥跟我…跟我道歉的……”
众人皆看向她,眼中的复杂之色再现。
你是没事,但是有人觉得有事。
她们毫不怀疑,若是昨日黛玉真的有些闪失,邢夫人的命,只怕绝对是保不住的。
贾母都保不住。
贾宝玉若是顾念以往情义,可以在家中虚言应承,外头却动用力量将邢夫人等以罪臣家眷名头将人拿了去,到时候生死自然操之他手,贾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的。
若是不顾念情义,别说保邢夫人,连贾母的脸面都保不住了。
“好孩子……”
贾母也不多说什么,见黛玉神色怯怯,既紧张又有些愧意,便将她抱在怀里,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
王熙凤自然能够明白贾母的考虑,她也没什么可说的,为了她自己,也得救贾琏一救。于是她与王夫人说一声,便带着平儿出去了。
王夫人见贾母气色不佳,便提议让黛玉等人到她屋里去吃饭,以便让贾母好好休息。
贾母同意后,李纨便带着大小姑子们去了王夫人院。
王夫人在安排了一下这边的事,也带着仆妇们往回走。
走出荣庆堂,她忽然慢下脚步,对周瑞家的道:“近来府里不太平,老太太身子也不好经不起折腾,大太太既然得了疯病,便早些把她送到水月庵去静养吧。”
周瑞家的立马知其意,只说她们今晚收拾好,明儿一早便把人送出城去。
王夫人点点头,又迟疑的道:“大太太身边的人……”
周瑞家的立马道:“太太不必担心,大太太娘家本没有什么根基,屋里的人大多也是家里的人,只需要警告她们一番不要乱说话便可以了。就是有两个别的,也好处置。”
王夫人便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进了屋,她挥去别的人,只留周瑞家的一人在身边。
寡婦門前桃花多
“你说,宝玉既然封王了,这么大的事,家里是不是应该办个家宴庆祝一番?”
只有自己的心腹陪房在身边,王夫人倒少了些顾忌。
周瑞家的思索着道:“怕是不好办,老太太心里正不好受呢……”
“我的宝玉在外面吃了那么多苦头,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危险才换来的尊荣富贵,岂能叫一些不干人事的人就抵了去!”
王夫人忽然冷着面道。
周瑞家的心下微凛,大老爷虽然确实不干人事,但终究是老太太养大儿子的,岂能没有一点感情?
不过话说回来,宝二爷居然当上了王爷,这也是令人想破天也想不到的事,这样的喜事,家里要是当做什么都没有发声,也不像。
太太身为宝二爷的母亲,以子为荣,会起这个心思也不奇怪。
“既然如此,今儿时间也来不及了,不如错了今儿,等明儿晚上再办?”周瑞家的道。
私掠巫神 君心未可知
留一日时间给贾赦,也算是体面了。
毕竟谁都知道,在贾赦已死,邢夫人被“放逐”之后,东跨院已然名存实亡,以后也不会再有人关注。
甚至今儿大老爷安灵,老太太都没有过去看一眼……
谁也不会真的将贾赦的死放在心上。
现在府里的奴才,自然也包括她和她家里那口子,都在划算着怎么巴结讨好宝二爷呢。
“你说的对,明儿个你让人先去探探老太太的口风,要是老太太当真无意,便在我们院里,请他姐妹们,以及姨太太她们一起吃个饭就是了……”
王夫人目光沉着的道。
如今的情况,就算惹得老太太心里不高兴,她也不能让她的宝玉受一点委屈。
而且,她相信,老太太会答应的,老太太向来是精明通透的人。
“太太考虑的周到。”
……
垂花门内,王熙凤让人去叫贾琏,回身往内走的时候,便看见贾宝玉从外面进来。
她顿时停下脚步,站在廊下等他。
贾宝玉上前来,与她点点头,就要叫她一起回去,却见王熙凤满脸幽怨的瞧着他,于是一问:“你哭哭啼啼的样子做什么?”
王熙凤更伤心了,作势抹泪道:“个没良心的……”
旁边的平儿闻言,赶忙退至十步开外,谨防着后面来人。
贾宝玉哂然一笑,道:“我怎么了?”
王熙凤顿时申述道:“你还问怎么了,你的眼里只有你林妹妹,人家跪在地上求你,你也不带眨一下眼的,一点没良心的人,亏得人家以前那般对你!”
贾宝玉听了,心中好笑,面上却严峻道:“你还好意思说,你当我不知道老太太她们都是从哪儿听来的谣传,才闹了之前那么一番笑话?”
王熙凤果然脸红了一下。
“况且,我也没有与你计较这个,你还埋怨上我了?
还是,你真的这么在乎琏二哥,见不得他受委屈?”
王熙凤听得这话,又气又急,慌不择言道:“我怎么是在乎他了?你给他换个别的罪名,就是要了他的命,老娘也不带眨眼的!你如今给他安上这样的一个罪名,让我和巧姐儿以后还怎么活呀?”
王熙凤也是精明人,时常算计人,她猜测,贾赦、贾琏附逆的事,多半是贾宝玉搞出来的,目的就是要收拾那两父子!
至于贾赦到底是死在乱兵手中,还是……这个谁也不敢猜测,也不敢去确定。
贾宝玉眨了眨眼睛,戏谑道:“要了他的命?你真舍得?”
贾宝玉自然不会以为对方与他好过一场,便眼里心里都是他了。
她和贾琏,可是做了七八年的夫妻了,要说没有半点感情,贾宝玉是不信的。
真要因为攀上他了,心里就巴不得贾琏早死,那贾宝玉才会留心,这种黑寡妇敢不敢再上第二次……
王熙凤本来也是情急之言,此时见贾宝玉拿此话嘲讽,立马耿着脖子道:“有什么舍不得的,你要是敢收留我,不说当你的王妃,便是一个侧妃,老娘也立马收拾铺盖卷跟着你过日子去!”
贾宝玉暗自撇撇嘴,开口就是王侧妃,胃口倒是不小。
不过这也符合王熙凤的性格。
普通人,哪敢说出这么大胆的话来。
见贾宝玉不说话,王熙凤啾啾冷笑两声,意思不言而喻。
美女的超級保鏢
天下第一醫館
贾宝玉走近前,看着路灯下王熙凤显得愈发鲜艳的脸,笑道:“真想要让我帮他?”
王熙凤眼睛顿时一亮,不过她到底聪明,只道:“不是帮他,是帮我们娘儿俩!”
“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
王熙凤难得乖巧的表情,仰着脸期待的看着贾宝玉。
贾宝玉笑道:“也简单,我要你下一次,换一个花样手段。”
王熙凤初听不解其意,待看着贾宝玉的面庞,忽然意味过来,霎时面色大红。
她想起了她知道王夫人企图毒害她的那一晚,她缠着他讨说法,对方就把她抱到曲径通幽后头的石头上面做的那些事。
他的每一个动作,说的每一句话似乎都历历在目。
于是,她就懂了贾宝玉的意思。
“不愿意就算了。”
贾宝玉倒是干脆,一点也不强人所难,见对方迟疑,洒脱一笑,便要离开。
“等等。”
王熙凤自然连忙伸手拉住他,抬起水汪汪的丹凤眼瞧着他,那一瞬间,贾宝玉似乎看到了少女时期羞涩的王熙凤了一般。
“可不可以,只用手……”
王熙凤十分难为情的样子,似乎说出这几个字,就把她的所有勇气用光了一样。
贾宝玉瞧着她,脸上忽然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他用食指和拇指揪住王熙凤的下巴,微微抬起,笑道:“可以。”
说完,畅快的笑着向前走去。
王熙凤外表大方,内心实则是个极为保守之人。
便是那次因为各种原因与他做出不合礼之事,也仅限于圣人所传“周公之礼”的老三样,旁的样式,一概不肯尝试。
不过嘛,既然她今日答应破戒,往后,不愁没有机会撬开她的嘴……
看着贾宝玉扬长而去,王熙凤面色狠狠的盯着他的背影,直到他完全消失在走廊转角。
平儿从后面现身出来,也不说话,就默默的站在王熙凤身侧。
王熙凤收回目光,打眼间瞧见她,顿时骂道:“都是你这小娼妇害的!”
平儿抬起眼睛,疑惑的看着王熙凤,不知道自家奶奶这没来由之气因何而生。
不过随即她从王熙凤绯红的面颊以及眼中泛起的水意,似有所悟。
蓦地,她脸上也飞起两朵红云。
……
回到内院,听说贾母用了点粥已经睡下,贾宝玉也不去打扰,直接往王夫人这边来,却在院外,见到了自己屋里的两个丫头。
“特等”丫鬟晴雯,以及她的心腹檀云,正与王夫人院里的值守丫鬟们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见到他过来,两人立马撇下对方,朝着贾宝玉迎过来。
贾宝玉笑道:“你们怎么过来了?”
晴雯丫头微噘着嘴,檀云这小妮子却立马哈着腰笑道:“袭人姐姐叫我们来,打听一下二爷今晚是不是回园子里歇息,好为二爷准备洗澡的热水呢。”
晴雯则道:“我看她就是白操心,二爷哪里离了我们就不行了?昨晚人就回府了,她巴巴儿的带着大家等了个通夜,结果人歇在那边了,连个捎话儿的都没有。”
满满的怨念。
贾宝玉倒也不以为忤,昨晚他本来是有想过叫人去通知一下里面的,但是后来玩嗨就给忘了。
不过,他自然不会承认错误。
因捏着晴雯昂着的俏脸,使劲扯了两下,道:“不识好歹的小妮子,我昨儿忙了一日,回府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是念着不耽误你们睡觉,才没回去,你倒是不领情。”
晴雯左右摆头挣脱了贾宝玉的控制,然后道:“才不信你的话,爷没回来,我们谁还敢先睡了不曾?不过是被狐狸精给迷了眼,找不着回去的路了,现在倒撒谎骗人。”
晴雯太精明,一眼看穿事情的本质。
贾宝玉面色不变,只道:“你要是再这么牙尖嘴利,赶明儿我就把你卖了换银子花,省得惹我生气。”
晴雯做了个鬼脸,到底不敢再放肆。
旁边的檀云和听见说话的丫鬟们则偷笑。
贾宝玉笑着要进门,晴雯叫道:“二爷今晚也不回去了?”
贾宝玉朝着后面摆手,道:“叫袭人准备好热水,多准备一些,你们几个,也洗干净些。”
“哇……”
饶是现在风俗不太开放,但是,如此露骨的话,她们也大多听出其中那味儿了。于是她们纷纷惊呼出声,然后捂着嘴看着贾宝玉,心中的震惊全部写在脸上。
二爷,哦应该说是王爷了,说的话好羞人呀……
晴雯和檀云两个自然也受不得这个,娇嗔一声,转身提着裙摆跑了。
贾宝玉进院门,看着如避蛇蝎一般躲着他的丫鬟们,笑道:“怎么,我说的话有什么问题吗?”
丫鬟们不应声,大胆的捂着嘴偷笑,害羞的则脸红着躲在一边。
贾宝玉瞅了一眼,没看见金钏、彩云几个,倒是玉钏娇羞怯怯的躲在其中。
向着她露了个迷人的笑容,然后贾宝玉也不过多的与这些丫鬟们打趣,穿堂过院,很快便来到王夫人的正房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