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jzx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天行緣記 愛下-第兩千零五章 法陣 二-9pyfs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正当易天乔装潜入魔族占领区域时,灵修联盟方面发动了全面的反攻,一时间在双方僵持的边界上多点开花打的魔族疲于应对。
这样一来让魔族大军不得不派遣高阶修士往前线增援。如此正好也让易天可以无需面对那么对合体期修士了。
潜入上古召唤大阵后易天发现这山谷内布置了巨型阵法,易天查看过后心中不由的感慨了下难怪要画上十天半月才能完工,但这般巨大的工程仓促之下必定会有不少瑕疵。
易天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收敛身上的灵压波动后落下云头悄悄潜入其中。很快穿过山谷外狭长的通道后终于来到了布置大阵的区域,沿着山路飞快的穿梭于其中,易天目光扫过四周的阵纹后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了。
这地上的深奥阵纹是用魔界文书写的,自己在魔界多年自然是认得。能够布置下这般阵纹说明主持大阵的阵法师实力不弱,而且他是在召唤上古魔兽降临此界。虽然易天不知道到底会召唤出什么样子的魔兽来,可不论怎么说都不算是什么好事。
tfboys與她的邂逅 空氣薔薇
走过数里后易天直接找了一处密闭洞府破开禁制潜入其中发现是个分神中期的魔族修士在内调息修整。伸手一挥之下将面前的魔族直接毁尸灭迹。稍后目光却是停留在地上所谈着的玉简上无法挪开了。
亙古人皇
这份玉简上面拓刻的正是上古法阵的阵图,按照上面记载的内容所示只要联通地脉再配以血祭刻画阵法后可以召唤上古凶兽冰甲尸龙。这般生物原本是冰龙死后尸变的产物,凶残无比又十分嗜血成性。
未來武者
如果让这东西降临此界免不了又是一番折腾。恐怕需要三位大乘期修士出手才能降服此獠吧,易天通读完地上的阵图后嘴角微微抽动,这般尸魔怪兽即便是召唤出来也无法轻易控制。
魔族大军这次入侵看来是早已认清了局面,所以干脆来个两败俱伤的打法。再不济他们还可以退回魔界,而灵修还是要收拾他们留下的烂摊子,真是自己不爽也不让对手好过。
繼承者,總裁步步驚婚 葉傾傾
仔细研究过这份玉简阵法后易天心中便有了定计,这召唤大阵虽然威力强悍,可也不是无懈可击的。加上仓猝之下布置必定有很多阵法节点容易被攻破,根据阵图显示上古召唤阵法共有六个节点,自己只要破坏其中的两处就可以将阵法破除。
届时主持阵法之人即便是有天大的能力也无法将其催动远转起来了。
心中有了定计后易天伸手结出印法摇身一变将自己变成刚才洞府内闭关魔修的容貌。随后转过身来打开禁制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来到外界后易天发现此处好似没有什么人飞行在空中,所有参与布置阵法的魔修在山谷内都是靠两条腿走的。回想了下那份阵法玉简上的内容易天没有察觉出有任何禁飞的描述。但自己也不能突然特立独行否则很容易被人察觉出问题来的。
走了不多时来到了阵法图谱上所显示的第一个节点附近,易天抬头目光掠过面前不远处发现此处有两个分神初期魔修把守。要想悄无声息进去一点都不难,可如果说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出手修改阵法节点上的阵纹却要花点手段才行。
而且让易天最为担心的还是那尚未路面的合体期魔修,狞瑞霖、魔圣暴锊和独孤寂寞的分身。只要自己在此稍有轻举妄动只怕对方很快就会察觉出不妥,要想从三名合体后期修士手下从容离去易天自问也没有这般能耐。
想罢便缓缓走上前去装作视察阵基的样子,那旁边的两个分神期魔修见罢则是拱手一礼道:“见过郝大师,您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冷酷總裁迷糊妞 如果
特種兵重生之利劍
重生之嫡長雍主 雅寐
看来他们是在称呼自己伪装的那名阵法师,易天沉声道了句:“我来检查下阵基。”
两个守候的魔修闻言面色稍缓随后便不再多话了。易天则是大步走进阵法节点内,神念微微探出将四周的情形都搜索了一遍,稍迟伸出手来分别取出了两支破阵法锥激活后直接刺入两处薄弱的阵法节点内。
‘嗖嗖’声响过后两支破阵法锥化作纤细的白光瞬间就捅破了阵纹。那阵法节点像是纸糊的一般,一息过后整个节点微微一闪便恢复了原样。
惑檢師
做完这些后易天这才满意转过身来准备离去前往破坏下一个阵法节点。具阵法玉简上描述六个节点至少需要有五处激活才可以启动,自己只要破坏其中的任意两个就可以将这次魔族的谋划彻底搅黄了。
出的节点之后易天也不多话迈开步子朝着下一处节点所在的位置走去。距离自己最近的第二个节点是在山谷石壁半程之上,易天一路走去发现沿途有不少魔修正押送着准备血祭的修士一路前行。
其中绝大多数都是灵界散修,实力大约是在元婴期甚至金丹期的也不少。看来这次为了启动这般血祭古阵魔族修士也是花了不少功夫去搜罗这些灵修。
走着走着突然迎面出现了一队巡逻人马,为首的是个分神中期修士。易天定睛一看竟然是上次遇见过得炎佟,他身后跟着四个化神期魔修,实力在化神期左右,但没一个是焰狱魔族的。
见到自己后炎佟先是一愣随后急忙走上前来稽首问道:“郝大师不在洞府内闭关修养还要出来巡查是不是这里还有什么事为完结呢?”
“上次在奎煞窟内后炎佟道友别来无恙吧,”易天则是淡淡的说道。
重生影後有毒
炎佟闻言却是转身同身后的人吩咐道:“你们先去我与郝大师有话要说。”
四周的巡逻队员自然不敢有何异议,急忙上前一番见礼后便转身离去。而炎佟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惊讶之色,随后道了声:“郝大师请随我来。”
二人一路前行至下个阵法节点附近后拐个弯直接进入到附近的临时洞府内。进入之后易天伸手打开禁制才笑着道了声:“炎佟你怎么还在此处,为何不伺机返回魔界呢?”
婚劫:只歡不愛 雲深無跡
“易宗主救我,”炎佟闻言却是急忙跪下叫道:“这里的血祭大阵一旦激发内中所有的生灵都会被阵法影响抽干一身血肉灵力,我可不想死在这里。”

c9gne人氣言情小說 天行緣記 愛下-第兩千零三章 支招鑒賞-hrxzz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与黯涩主母一番交谈过后易天拿出了一瓶‘控心丸’来交于对方。这东西说来也是当年在妖界之时从毒圣手那里兑换来的丹药,因为其效果被毒圣手吹得天花乱坠所以自己也没按奈得住便拿了一瓶。
看着面前的丹药,黯涩主母却是舔了舔嘴唇问道:“为何要用控心丸,直接对她们下蛊不是更容易控制吗?”
易天却是嗤之以鼻道:“下蛊不过是最低劣的手段,而且下蛊之后蛊虫还需要悉心饲养。再加上你的修为并不是最高的,要是引起蛊虫反噬自然不是什么好事。”
“那前辈的意思是?”黯涩主母问道。
“这‘控心丸’乃是更高级的丹药,可以化于水中让人服下足够的量后便可以影响其心智,”易天解释道:“今后你所说的话对方不会有太大的反对,时间一长还会对你生出亲近之感,哪怕是对付修为高于你也不会加害于你,黯涩主母也不想再见到暗夜魔族因为内乱实力受损吧。”
“这东西真的有效么?”黯涩主母眼前一亮只是语气还有些不确定的样子。
麻煩 竹西
哥哥萬萬歲 劍沈黃海
“那你找人一试便知,”易天却是淡淡的回道:“办法我是交给你了,如何让对付服下那凭你自己的本事了”。
黯涩主母取过玉瓶后眼中闪过一丝坚毅之色道:“待我出去试试,前辈请稍安坐便可。”
说罢黯涩主母还朝易天抛过个眉眼,随后站起身来一摇一摆的走出了中军大帐。想来她也是会错意了,只是易天此时也只能逢场作戏的附和着,魔族散修本来都是性情中人,如果自己的表现与之格格不入反倒是会引人怀疑了。
一刻过后只见黯涩主母面带笑容的走进了中军主帐,想来她已经找人试验过了药效。但见她走上前来伸手打开了个隔音结界后才朝着自己款款一礼道:“多谢前辈指点,如此我便可以将暗夜魔族重新整合起来了。”
兵器大師
“如此便好,”易天则是目光扫了一眼回道:“之后你便可以趁着灵魔双方激战过后率领族人伺机返回魔界了。”
“前辈花这么大的力气相助与我,不知可有所求,”黯涩主母起身后轻步走上前来道,说话之时二人之间的距离都不到半尺。
易天知道这是对方施展美人计,如今暗夜魔族没了主心骨如果有合体期修士暗中撑腰势必能够保留更多的资源,待回到魔界之中也能够在七族内占得一席之地。
不过自己的目的不在于此,淡淡一笑后又开口道:“原本我还要去找焱磊,不过找你这么一说他在布置召唤大阵那我就更要速速前去了。”
“前辈无需多虑。那焰狱皇叔焱磊不过是主事监工罢了,主要负责布阵的还是天魔族的一众阵法师。何况那鬼哭岭距离此地十数万里之遥,前辈也不需急于一时。天魔族的阵法师尚未凑够足够的血祭修士,至少也要等上十天半月才会完成阵法,”黯涩主母却是急忙说道,明显她还想要多多和自己拉近关系才是。
“血祭修士布阵,”易天微微一怔似乎是没有想到这般布阵竟然还要用到血祭之法,如此看来这阵法的威力绝对不小。稍稍掩饰了下心中的震撼易天想了下话锋一转问道:“如今入侵之战已经成为僵持不下的局面,我想肯定有不少魔族修士都会心生退意了吧,不知黯涩主母心中对此有何看法。”
说到正事黯涩自然是眼前一亮,不消多说之前她和周围长老团的成员争锋相对讨论的也都是这般问题。
不消多说面前之人自然是早就听在耳中了,现在问起恐怕是有试探的意思。只是黯涩主母此时也没有太多的选择,如果说心中真实的想法自然是退回魔界方为上策,这般话在外到时不能随意道出。但在此时此地却可以尽言,只见黯涩主母面露无奈之色道:“我的意思自然是想尽早结束这般无用的入侵大战了,对于我暗夜魔族此次入侵之战非但没有捞到什么实质性的好处,反而是实力大损。”
“不过黯涩主母你不是成功上位了么,如果黯溟没有陨落的话只怕你至少还要再熬上两三千年才行,”易天淡淡的笑道。
黨員幹部學理論(2017)
黯涩闻言则是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其实晚有晚的好处,至少这些下面的人都能收拾的服服帖帖。”
“那现在也不迟啊,有这控心丸至少你可以控制上大半的长老团,”易天说道。
点了点头后黯涩再次说道:“其实和我一般有退意的还有不少种族,深渊魔族和飞天罗刹族方面都有想法,只是对于焰狱魔族和天魔族的忌惮不敢有所表露罢了。乃至于焰狱魔族下面也有不少修士对此次大战颇有微词,只是有焰狱皇叔焱磊坐镇在不敢造次罢了。”
超級學生
焰狱魔族那边有退意的多半应该是炎佟等人吧,经过上次相遇过后他自然是对于这次入侵之战毫无兴趣了,如今只盼着能够活着返回魔界去。还有杨嬷嬷她不过是来凑数的,再加上寿元所剩无几才会参战的。想罢易天心中有了计较转而开口说道:“那事情就简单了,你先在族内将意见统一,然后私下去找寻那些想要返回魔界的种族带头人磋商一下。我估计很快决战就要爆发了,那时你便可以带领族人伺机退去。”
黯涩闻言面色大惊道:“如果临阵退缩那事后可要被天魔族高阶修士清算了,本族没有合体期修士自然无法顶住那般压力,届时即便是退回魔界也得不偿失。”
“此事你无需担心,又不是要你一家退去,”易天摆摆手说道:“如果能够连同其余两族那即便是返回魔界天魔族修士也要斟酌下才能行事了。”
说完又取出一份玉简用魔界文写下封书信,合上后又在封口打赏特殊的印记才转手交给黯涩道:“你凭此玉简去找焰狱魔族的炎佟或是杨嬷嬷,他们看后必定会与你合作一次的。”
黯涩结果玉简可脸上还满是疑惑之色,单凭这份玉简就可以让焰狱魔族内部分裂,这似乎有点不可思议。可看看面前之人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黯涩主母当即也无法下定主意。

hox7n精彩玄幻小說 天行緣記 楚楓楠-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再臨 二-6fnnd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从太清阁藏经楼处找到的所有线索都直指清风老城所在的位置,至此易天心中明了当年罗天仙宫无端瓦解绝不是史料记载上那么简单的事。
如果想要找到事情的缘由还是要去罗天仙城也就是现在的清风老城内查找问题的由来才行。
出了太清阁宗门后易天便传讯花玉林,自己则独自前往清风老城内在太清阁的一处迎客酒楼内等候。没想到花玉林还带来了老相识梁不凡,此人现如今已经提升为清风老城的副镇守了。论实力分神初期修士镇守偌大的清风老城那是力由未卜,只是在魔灾时期宗门主要战力都被抽调出去后他这般修为的修士自然也要出来挑大梁了。
不过易天却是心中一喜,如果是向东晖再次坐镇那自己行事起来还要有所顾忌。现在却不然,花玉林既然带他前来自然是间接的告知自己在清风老城大可放手去折腾了,反正连这里最高长官都是自己人也不怕有人会嚼舌根了。
大愛晚成(金陵雪)
会面过后易天也是开门见山的问了下梁不凡,他在清风老城镇守多年自然应该对此间情况颇为熟悉了。
梁不凡闻言后面色一正道:“启禀易宗主,我在此驻守有三百年了,虽然向师兄之前曾经被征调去前线,我也不曾对清风老城管理松懈过。”
估摸着他还是以为自己是前来盘查此间政务的,梁不凡则是恭敬的回了下。可易天却是摆摆手道:“梁道友无需如此恭敬,我们都是老相识了大家就当是朋友会面放轻松的好。”
梁不凡这才面色稍缓下来,只是也有限的很。
覓仙道
见如此易天又道:“我不是来查证梁道友的政绩,只是当年我与青师姐曾经至清风老城城主府内清楚魔痕,又开启了阵法‘天火大阵’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叱咤(風天嘯)
學霸女王 李宛如
梁不凡松了口气道:“当年清风老城复兴后宗主便第一时间亲自过问此事,那城主府内的‘天火大阵’被加持过后迅速将此地魔痕残余都清除干净了,并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那你可有将清风老城每一处都走过么?”易天问道。
梁不凡想了下后沉声回道:“清风城内经过千年来的清查已经将所有的地方都翻了一遍,毫不客气的说但凡是当年留存下来的魔痕乃至魔煞气污染过的地方都已经彻查干净了,这些事都是我亲力亲为处理的。”
“那留存的三大须弥空间呢?”易天试问道。
驚悚日記 詭來咯
“那三处我都带人亲自下去看过,将内中的魔煞污染物也都排除干净了,”梁不凡回道:“不知易宗主提及此事有什么不妥之处么?”
说到这里梁不凡眼中闪过疑惑的目光看来,希望可以看到易天的回应。只是此时易天面色平淡不知心中在想什么事。
实则易天心中也是有些吃不准,原本就料想过魔圣太子裘煜侵占了清风老城千年也未曾找到些许蛛丝马迹,以梁不凡的实力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发现了。
想了下则开口说道:“我要去魔圣太子裘煜曾经带过的城主府一行,你安排下把那里的人都遣散开来吧。”
梁不凡却是眉头微微皱起道:“那城主府现如今已经成为太清阁在此的宗门驻地,我的住所也在那里。只是宗门弟子往来频繁,如果贸然戒严只怕会引起城中修士的察觉,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
與鬼同眠
“这样啊,”易天脸上也露出为难之色,自己本就不想打草惊蛇,如果大张旗鼓的搞下去势必会闹出动静来,到时候在郑婷云面子上不好看。
见自己面露难色,在一边的花玉林却急忙开口打岔道:“妹夫想要去那城主府驻地也不是什么难事,只需梁师弟一声令下,找个借口带着宗门弟子出外彻查城内散修便可。而我则带人驻守城主府,有我在外策应届时妹夫可以随意行事了。”
这倒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反正都是太清阁的人一边将大队人马带出,一边又可以由花玉林主持大局。梁不凡听罢脸上也是露出欣然之色,急忙附和道:“花师兄说的不错,如此安排城主府内也不会有人留下,易道友大可安心处理要事了。”
见梁不凡如此识大体易天也是笑着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你们便安排下去吧,稍后传讯与我便可。”
腳踏兩條船ii破碎的
二人闻言则纷纷点头称是,稍后便退出房去。待到他们走后不久易天神念便察觉到清风老城内似乎有了动静,从三百里开外的城主府四周有大队人马开出,人数在上千人左右。
兵分十路朝着城内的各大区域地毯式的搜过而去,同时一道灵符穿破房间的禁制落到易天的面前。接过手后打开细细一看正是花玉林的传讯,易天面色一喜顿时身形便消失在了房间之中。
親愛的我愛你 lc路
十息后易天的身影再次现出时已经身在城主府的后殿走廊之中了,前面的大殿有花玉林带人把手,而后殿这边留守的太清阁弟子系数都被征调出去了。
这条长廊易天可不是第一次来,前次是千年之前清风老城复兴在即自己和青恋云还有慕容斐雪一同执行任务时来过。只是那时这条路上还是遍布魔痕,其源头正是清风老城城主府最深处当年魔圣太子裘煜所住的府邸。
来到内中后易天环顾四周发现这里的装饰和千年前相比较都已经完全变了样。自己还记得正中原本是放着裘煜的宝座,此时早就不知被搬去哪里。四周的魔痕清除完后这里变成了城主府内的议事厅,估计是给梁不凡开会用的地方。
轻轻一拍腰间的御兽囊后易天开口道了声:“兽君道友此次又要麻烦你出手施展时光回溯探查下万年前在此发生的事情了。”
少倾一道白光飞出后落在面前化成兽君道人的人形形态,只见他眉头微微皱起道:“这里留存过浓郁的魔煞原力,和我万年前遇见过得有点相似。”
太子的狂傲妃 相以沫
易天自然也不隐瞒将这内中的蹊跷都缓缓道出,期间还将自己近期探查过后得到的结论也都说了出来。

qg2b4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天行緣記 楚楓楠-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 經樓 二看書-gda93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来到了太清阁藏书楼最深处,没想到再次竟然还遇见了向东晖的师傅周飞扬。之前易天便查探到周飞扬在八百年前就不知所踪了,一般人甚至连他的得意弟子向东晖都以为他兵解入轮回了。
没想到他竟然会驻守在宗门藏经楼的最深处以活死人的样子继续镇守着。易天心中可不认为他会随随便便这么做,必定是得到了无渊师伯的允许才会留守于此。
彼岸煙火–帝姑
在得了他的允许后易天取过令牌才得以开启了太清阁藏经楼最深处的藏书空间。来到内中后发现这内里收录的玉简功法神通远超外界所见到的。
不但如是连得功法玉简内记录的内容也更全面点,自己曾经取过‘咫尺天涯’的空间神通加以修炼,没想到这里面所留存的才是原本,内中还提及此神通秘术不过是‘时空逆朔’的前半段功法。
想想自己也真是可笑,修炼的空间神通还以为是炼成了太清阁的秘术神通,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刚入门而已。
至于这份玉简内没有记载后半段的‘时空回溯’,反倒是在风灵子留存的功法内有完整的全篇记载。至此易天也不愿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掠过功法玉简后直接进入藏书空间的后半部分,神念展开后很快就找到了史料记载的区域。
说起来这才是自己今次前来的主要目的,锁定住区域后易天身影闪过来到了那些书架前。目光再次掠过后发现这里完好无缺的存放了大大小小数百份玉简。书架上标记着按照时间的先后顺序,自现如今起始逆推往前数万年乃至罗天仙宫时期的史料记载。
易天见罢心情大悦,随后走上前去从最近的玉简检索了起来。神念扫过惊奇的发现这里的史料记载竟然还连得绯雨剑宗和离火宫都没有拉下。
从离火宫这边的架子上检索了下发现最新的一份上面记载的日期是近期发生的事情。取下玉简摊在掌中飞快的查阅了起来,很快易天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没想到在这其中还检索到了自己的名字。这份玉简清清楚楚记载了当年自己入主离火宫的经过,虽然略去了很多细节场面,但是那场离火宫大战却是记录在案。
连得离火二老和大师兄姬轩辕如何与自己交手的事情都有详细描述,最终无烨祖师现身,戒定和尚前来的情形也都没有遗漏。
在这之后便是记载了姬轩辕寿元耗尽兵解入轮回,花玉芯入主离火宫成为自己的代言人一事。不消多说这些消息应该是太清阁弟子收录过后汇总到此,由坐在门外的周飞扬编写过后才存于此地的吧。
往前走去再退后至千年开外就没有关于自己的消息记载了。如此易天心中稍定暗道:‘看来这里记载的也不过是灵界之中发生的大事,像自己飞升仙界后的事迹应该也没有完全被记录下来。’
如果是记载了灵界之中的大事,那四千年前‘飞仙引’从仙界落下后来到此界,阿修罗族罗阙和千灵子等消息是不是也会有记载。心中闪过这般念头后易天直接将目光掠过面前的书架,很快便找到四千至五千年区域范围的记载。
在这里存放的玉简大约有数百卷之多,易天用神念扫过之后发现上面只是简单的以宗门为分类标注了下。其中三派的玉简占了大多数,绯雨剑宗和太清阁有将近四分之三那么多。至于剩下来的都是关于中小门派和散修的信息。
直接略过这些玉简易天单单将绯雨剑宗的玉简取出后依次放在额头上用神念飞快的通读了一遍。很快便在一份不起眼的玉简记录中找到了自己所要寻求的答案。
攻不可沒
前妻,劫個色
将那份玉简打开后摊在掌中易天开始仔细的阅读了起来。同时还发现当自己的心神去查找此类消息时泥丸宫内的那枚久久未有动静的印章上竟然会激起丝丝电劲。
心中暗暗叫好看来是没有找错方向,顺着玉简的内容读下去易天读着读着眼前突然出现了两个熟悉的名字,罗阙和千灵子。当然罗阙的名字出现的次数自然是大大多与千灵子。
在这份玉简之中可以看到当年罗阙作为阿修罗族修士是在距今四千五百年前突然出现在灵界的。他的行踪隐秘在灵界各处都停留过不少时日。只是罗阙好似可以避开了三大宗门的视野尽量往那些中小宗门所在的区域搜索。
玉简之中还提到一句‘阿修罗族修士整整五千年未踏足灵界,今次突然出现行踪诡异很明显是为了寻找什么东西。’
看到这里易天脸上没来由的微微一笑,自己心中可是清楚得很当年罗阙的目的。像他这般分神期修士突然出现在灵界之中自然会引起多方侧目,好在他也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所以才会相安无事。
接着读下去易天看到了千灵子的字眼,玉简之上提及当年为了监视这般强者绯雨剑宗和太清阁自然是派出了精锐弟子前去查探。只是事后太清阁弟子跟丢了人返回宗门复命,至于绯雨剑宗的千灵子则是从此失去了影踪。
抗日之神槍手
不消多说这是记录到那时罗阙和千灵子一同劈开了界面缝隙跌落至下界后的情形。至此这份玉简后面也是无疾而终没有再多余的描写了。
看完之后易天脸上露出会心一笑随即便将此玉简收起后放回原来的架子上。
九煉成凰 天下無葉
戰王寵妻入骨:絕色小醫妃 生香
既然罗阙和千灵子的事情都已经成为陈年之谜了,那自己也无需再将其提起就让他们的姓名从此淹没在灵界的历史长河之中吧,反正些许个把分神期修士失踪的消息时常会发生。
重生逍遙道
转过头来易天再往前顺着标签查询到距今万年前左右的史料记载书架上。那上面倒是放着不少玉简,封面上都刻着有关于上次魔灾大战的记录。只是作者从太清阁修士到绯雨剑宗,离火宫不同,有甚者还有几份的作者是灵界散修们。
他们自然是从不同的方面来记录起当年的魔灾过程,易天对此倒是十分在意,随后伸手将这些玉简都取了下来依次研读了一番。

g5b8e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天行緣記-第一千九百九十一章 求見看書-zmjv2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灵界魔灾大战虽然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之中,但是在三派腹地却是呈现出一片祥和的景象。作为灵界曾经的第一大宗太清阁所在的驻地自然是最为稳定的地域。
在清风双城所坐落的十万里方圆内还是维持着正常的状况,宗门派遣了不少化神期弟子组成了联防小队不时穿梭在此地空中负责巡逻。只是这些小队之中极少能够见到嫡脉弟子领队,想来大部分的嫡脉弟子已经随着宗主郑婷云前往灵魔战场的第一线抗击魔族入侵了。
但是在大战期间太清阁的防守也变得较平时严厉的多,至少散修之流只能在清风双城内活动。要想飞至太清阁宗方圆千里地没有特殊的许可是无法进入。
是日一艘不起眼的冲锋舟以化神后期修士的遁速徐徐朝着太清阁的山门飞去。不多时远处迎面飞来一对太清阁的值守修士,打头之人是个分神初期修士。身后带着八九人的队伍飞上前来远远地将那艘冲锋舟拦下。
只见那巡逻队的头领飞上前来喝道:“本座乃是宗门巡逻队芈骏统领,来者何人亮出身份,太清阁重地岂是尔等可以随意长驱直入的。”
“原来是芈骏道友,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吧,”从冲锋舟内传出声话来,声音不响但远处空中在场的太清阁巡逻队员都可以清清楚楚的听到这番话。
这些人自然是不知冲锋舟内是何许人也,但他们人言轻微一切还都看统领的意思办事。而飞在打头的芈骏则是面色一凝脸上露出异常凝重的神色,想了下才问道:“听道友的话语声似乎是老相识了,请恕在下眼拙未能认出阁下的真身来,还请给点提示才好。”
“千年之前你与人斗将台之约,我和花玉林不都来捧过场的,”那声音再次响起道。
此言一出芈骏的面色大变,脸上却是露出异常兴奋的神色,随后恭敬的回道:“不知尊上来太清阁何事,可否需要我同传一下么?”
“无妨,我来此地不过是拜访下当年的那些老朋友还有看看我驻守过得西山灵植园等情形,”说话之人自然是易天本尊,言语之间倒也是颇为亲切道:“毕竟这里是我半个家,我还有些事要去卿天阁,芈骏道友就无须多送了。魔灾期间即便是在宗门腹地还是一切谨慎点的好。”
“那如此我就不送了,还请尊上见谅,”芈骏也是识趣的回道。
少倾那艘冲锋舟便再次启动徐徐朝着太清阁山门飞去,那些巡逻队的队员则是脸上纷纷露出不解之色,有些不知趣的人还凑上前来追问那冲锋舟上人的身份。
听二人对话似乎是和自己队长有旧而且还是老相识了,但芈骏却是一脸苦笑摇了摇头朝四周的部下道:“那人叫易天,当年曾经拜入太清阁与我有旧,不过人家现如今已经是合体后期修士了,他另外的身份却是那位新任离火宗宗主。”
此言一出四周队员都是一片哗然,不少人眼中都流露出惊讶的神情。更有人都用异样的眼光打量起队长芈骏,毕竟他可是曾经与那位神秘的新任离火宫宗主有旧之人,随即便七嘴八舌的问起这位大人物当年的琐事来。
傾城妖魅:我的腹黑女王大人
小小的插曲也只是让易天稍稍驻足了下,进入太清阁山门后便转向朝着太清阁后山禁地径直飞去。毕竟来到此处还是要和自己那位素未谋面的师伯无渊打声招呼。
飞至禁地门口远远遥见有两位分神期修士把守着,只见他们此刻身形急闪之下飞上前来喝道:“太清阁重地闲人莫入,来者何人速速通报姓名身份,否则莫怪我等不客气。”
冲锋舟则是放慢了速度,缓缓靠了上去。稍迟一道遁光飞出后在冲锋舟上现出身影,伸手一招将座驾收起。
待光晕褪去现出真容来正是易天本尊,打量了下面前二人都是分神中期修士,想来也是和青恋云一辈人只是潜力不济未能在道途上再进一步。
只听易天淡淡的开口道:“太清阁易天初返宗门特来拜见无渊师伯。”说罢朝着宗门禁地门口拱手一礼。
那守门的两个分神期弟子面色微变,脑海里飞快的查询了起来,却无法找到太清阁内有这么一号人物。而且对方身上的灵压波动丝毫没有外泄的状况,根本就看不清其深浅来。再加上他的对太清阁大乘期修士的称呼已经表明其真实身份了。
为等二人有所动作,只听一道苍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道:“是易师侄来了,速速进来吧,”说罢在禁地门口的光晕之上裂开了道口子。
重生惡魔紀元
易天见罢也不啰嗦身形闪过后越过二人直接纵身飞入那禁制裂缝之中。
待人走后那守卫弟子突然才恍然道:“这个名字好像听起来很耳熟。”另一人却是劈头喝道:“和离火宫新任宗主的名讳相同,应该是同一人。没想到今日能再次见到其真身。”
在二人一阵唏嘘之际易天已经来到了太清阁禁地深处,这里面是一条崎岖的山路行至半山腰后眼前远远望见有座茅屋坐落在一处空地之上。门口放着数个蒲团,其中一个上面盘坐着一位四旬年纪的修士。此时他正面带微笑的打量着自己。
想来这便是太清阁内大乘期修士无渊师伯了,易天不敢让其久候急忙加快了步伐。十息后便走到近处上前行了参拜大礼嘴里说道:“弟子易天见过无渊师伯。”
洪荒之石
“好了起来吧,我也是久闻你的大名,今日才得一见果然无烨师弟收了位好徒弟,”无渊缓缓开口道。
流氓殺手替身娘
都市之紈絝天才 九月陽光
“能让师伯记得弟子的名字真是愧不敢当,”易天起身说道:“当年也是多谢师伯着秦师兄多番照顾才能让我在宗门内休养生息。”
无渊却是伸手一指旁边的空位道:“过来说话,你这次前来太清阁必定有重要的事情吧。”
易天则是缓缓走上前去在紧挨着无渊的蒲团边找了个空位坐下,而后说道:“弟子此番专为查询宗门渊源和前派罗天仙宫而来。”
无渊闻言眼中闪过一丝讶色点头道了声:“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

tearo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天行緣記 線上看-第一千九百八十九章 辭別鑒賞-y2jvt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与狞瑞霖的交谈之中易天隐隐发现对方似乎是赖上了自己,要知道幽冥界是幽冥大帝狞狂的地盘,自己曾经灭杀过他的一具分身,如果去那里必定会引起他的敌视。况且幽冥界是狞狂的地盘自己贸然前去无异于送羊入虎口。
随后易天便开口打起了太极,百般推脱不想应下此事。
冷酷前夫:大律師請溫柔一點
“幽冥界内有一处仙界碎片的秘境,我有一份残片的地图就送给易宗主吧,”狞瑞霖说罢伸手取出一只锦盒递了过来道:“这是地图残片,如果你能凑齐整幅地图说不定便可以找到那机缘,但是在幽冥界内探索必定会和狞狂那厮对上,易宗主以你的性格绝不会错失飞升仙界的机会吧。”
此言一出易天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看来这玉盒之内放着的东西可不是什么西贝货。只是狞瑞霖也说了是一份地图残片那自己岂不是还要想办法去凑全整副地图么。
权衡了下易天叹了口气道:“如此美意在下心领了,只是这地图残片还需要补全,光这功夫就耗时不少了吧。”
狞瑞霖好似没有讲话听进去,伸出手来将那玉盒封口上的符箓拨开后轻轻掀开了盖子。随即只见一块拳头大小的兽皮至于其中,明显这都不能算上是地图残片,只有婴儿巴掌那么大小。可易天的目光扫过之后便再也离不开这地图残片,明显这份残片兽皮和自己储物戒中的那份兽皮地图的材质是一模一样的。
而且自己现在还是用封禁符箓将其锁在玉盒之内,如果打开后这份东西势必会遥相呼应起来。看来狞瑞霖也是花了大本钱,他自己无法再去查探那处倒是留给了自己。
想罢收敛了下心神易天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点了点头道:“既然狞道友盛意拳拳,那我也没法回绝。但我有言在先我只会在时机成熟后前往幽冥界,至于和扶持下狞文昌不过是顺势而为之。还有我无意去主导幽冥界的次序。”
反派你不要搶我主角
狞瑞霖笑道:“这是当然的事,如果黄泉守卫不能拥立新任幽冥圣皇那也是他们实力不济。我知道狞狂醉心于成为完整的大乘期修士,所以他必定会尾随你前往那仙界碎片。只要他一离去便是黄泉守卫动手的绝佳时机。”
“狞道友的意思是让我做饵引开狞狂么?”易天不悦的道。
“不能这么说,”狞瑞霖摆摆手道:“易宗主你自可在幽冥界随意行动,以探索仙界碎片为目的自主便可。那仙界碎片才是真正的诱饵,只要易宗主将那处大门打开便是,我相信狞狂必定会跟来的。”
“那看来我是承你这个人情非去不可了,”易天一脸戏腻的道。
“易宗主无需动怒,老朽自然是有把握才会这么说的,而且想让你呈我的一番人情,那也得要花上点心思才行,不过我相信你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必定会信守承诺的,”说完狞瑞霖站起身来再次拱手一礼后便转过身去迈开大步朝外走去。
血狼系列之:孤獨的王牌 我愛123
易天也不拦他只是在细细的品味着他话中的意思,十息后狞瑞霖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大厅之内。少倾四周禁制撤去随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易天抬头看看只见花玉芯带着身后数人正从别院门口走来,随后伸手一扬将面前的玉盒盖子合上收入储物戒中。
子邪 竟照藍天
只见来人进到大厅纷纷上前见礼后花玉芯上前款款一礼才开口问道:“夫君是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找人通传一声。”
易天抬头看看花玉芯今日是一身戎装,身为花家太上长老自然是要体面过人才是。今日又是花家与向家结亲的大好日子,她作为主人家自然是要到场的。身后跟着的是花玉芯和翠茯苓二人,他们现在倒是挺般配的,身穿红袍宛如家长的样子,如此花家的主要话事人都到期了。
天姿國色 夜太白
恨嫁庶女:冷妃是殺手 瑤忘
“刚才那人你们都见过了么?”易天没来由的开口道。
“那个元婴期散修么?”花玉芯急忙回道:“我见他气度不凡也没有直接拦下。需不需要派人去叫?”
射月英雄 陽朔
“不必了,那是黄泉守卫二长老合体后期修士狞瑞霖,你们有什么本事将他拦下了,”易天不屑的道:“今日明显是他引我前来交谈的,如今人已离去便算了吧。”
面前三人顿时都陷入沉默,合体后期的大修士整个灵界也就一位,倒也不是能够常见到的。不过今日里一下子见着两个可他们脸上也没露出什么惊讶之色。
正了正神色花玉芯才说道:“夫君是否发现还有无高阶修士来访,知会一下我等也好稍作打点下。”
“不必了,今日只有狞瑞霖来访,”易天摆摆手道:“太清阁内送亲的队伍都到了吧,新人进门你们也都去忙吧。我在此稍坐片刻便可,你们先去忙吧。”
“夫君稍后是直接回宗还是在此府中小住一阵呢?”花玉芯试探性的问道。
魔灾爆发过后二人这也是聚少离多,花玉芯这般话易天自然是明白。稍后打量了下才道:“魔灾爆发尚未平息,我等也需要尽忠职守。不过既然现在得闲,我也可在落霞城暂歇一阵。这里是我当年飞升后的第一站自然是当作为在灵界的故乡了。”
听罢花玉芯面色一喜急忙回道:“那妾身这就下去打点下,稍后请夫君移驾后院洞府。”
点了点头易天便伸手摆摆示意三人先行离去,而自己则开始考虑起刚才狞瑞霖所说的话来。明显光是这般厚礼无法让自己出手扶持狞文昌上位,想必狞瑞霖也是知道。只是他敢下这么重的注说明他在秦怀歌的卜筮之中也发现了不少端倪。
至少自己的信息肯定是出现在那卜筮之言中的,而且狞瑞霖必定还会有后手,说不定会让自己签下他一份情。这些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易天也不知将来的事态会如何发展,叹了口气后还是深受一扬打开隔音结界。随后从储物戒中取出了那张残破地图,同时取出那巴掌大小的残片。
金光闪过后两份东西重新融合出现在自己面前,一副完整的兽皮上铭刻了份地图,上面用金篆文写着‘罗重天。’

czupy精彩都市异能 天行緣記笔趣-第一千九百八十八章 拜託鑒賞-0k8o6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回到了故乡落霞城后易天还特意前往花家一行,恰巧此地正在操办着花家嫡子和向家嫡女的婚宴。说起来这事也是自己一手促成的,花玉林也是顾忌着花家未来的家运与向东晖联姻自然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作为主要的怂恿者易天此时收敛着身上的灵压波动前往花家别院一行。原本是想溜达溜达找找当年上门找花玉芯闲聊的回忆场景。没想到走到一处后竟然发现黄泉守卫的二长老狞瑞霖也在此地。
以他这般合体后期修士的实力走到哪里都是受万人敬仰的大人物,断不会真的前来此处参加婚宴的。
他这般前来自然是别有用意,而在灵界之中能够有资格和他说得上话的除了几位大乘期修士和太清阁卿天阁的秦怀歌外也没几个人了。
不消多说他是来次转呈等自己的,随后二人便在别院之中坐下打开了隔音结界后便直接聊了起来。当听闻狞瑞霖竟然耗费了两千年的寿元来卜筮易天也是大吃一惊。仔细打量了下后易天脸上也是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想了下才问道:“狞道友今日前来断不是专程来见我这么简单的吧?”
“易宗主果然是明白人,”狞瑞霖点了点头道:“两千年的寿元对于普通灵修来说也是极为宝贵的时光。哪怕是那些化神初期修士一辈子都未必能够活满这般岁月。”
花香田園
巫魔亂
“说的是,人的寿元珍贵无比,即便是修炼到合体初期也不过是五千年的寿元罢了,非得到合体后期差不多才能达到万年左右,”易天说道:“狞道友花了如此代价看来是将幽冥皇朝的前路都看清了吧。”
谁知狞瑞霖却是摆摆手道:“看清一个人的运程不消千年寿元罢了,可对于一个皇朝来说却是远远不够的。”
“那狞道友还肯花上如此代价,”易天不解的问道:“既然看不清那就是有变数在,又何必空费此寿元呢?”
“怎么会空费呢?”狞瑞霖笑道,:“易宗主可知我分别花了一千年的寿元占卜了两件事,其中确实有不得了的发现。”
極品學生 張君寶
“此话怎讲?”易天眉头微微挑起问道:“想来狞道友除了想知道幽冥皇朝的运势外最为关心的应该还是下任幽冥大帝的情况吧。”
“正是如此,易宗主所言甚是,”狞瑞霖定了定神道:“这两件事自然是我最为关心的,不过我在预言梦境之中依稀还见到了别的人物。”
“未知是何人能够让狞道友如此记忆犹新呢,”易天淡淡的问道。
只见狞瑞霖转过头来盯着自己大量了好一会稍后话锋一转问道:“听闻当年宛中流可是带着两个幽冥皇朝的皇子前往妖界拜见易宗主的吧。”
心中一个搁愣易天知道此事瞒他不过也只好微微点头示意了下,未等自己开口辩解狞瑞霖又开口问道:“易宗主在妖界之中也是交游广阔,连得九仙山宗主也是你的至交好友,狞文昌的事老朽也是多谢了,”说完稽首一礼深深拜下
当年宛中流带来两个元婴期的皇子以血祭之术经幽冥皇朝皇族谱认定过后狞文景和狞文昌都有继承大统的资格。记得那时宛中流对于此事也都是异常头疼,他是准备要想多次机会可没料到的是两个皇子都现出了继承人的征兆。
如果二人一同返回幽冥界势必会造成黄泉守卫的分列,两个继承人便有了两个标的,那手下的人自然也会生出二心来。
所以当时自己提议将狞文昌收入九仙山门下加以管教,如此一来可以暂时缓解了黄泉守卫内部的矛盾。同时也给宛中流有个背书,让他也有了退路。万一狞文景在幽冥界内遭遇不测,那黄泉守卫还可以将拜在妖界九仙山门下的狞文昌接回去。
此时当年知情者连自己在内不过五人罢了,相信作为幽冥皇储的狞文景是不会讲出来的。而宛中流和宛强更不会轻易透露此事,至于前段时间遇见狞瑞霖时言语之中刺探过也没见他知晓此事。
最強廢柴 紅川
那答案就显而易见了,他定是从秦怀歌的卜筮之中察觉出什么问题了。但今日他对自己的态度却是异常友善却不知到底是为何。
想罢易天则是拱手还礼道:“狞道友如此大礼却是为何?”
妖妻成
藥女晶晶 憶冷香
“易道友当得起,”狞瑞霖笑着脸上露出会意的神色道:“狞文昌虽然是皇室嫡脉弟子,但从小不服管教,能够制得住他的人也不多。让他离开故土进入九仙山学艺也是上上之选,将来待到其继承大统还需易道友多多扶持下才是。”
狞文昌继承幽冥皇朝大统,易天闻言脸上却是露出思索的神色来。出现这般情形那只有一种解释,跟着宛中流回幽冥界的狞文景必定会夭折半路。而狞瑞霖以两千年的寿元为代价自然是看到了这点。
想罢则是淡淡的回道:“狞道友客气了,在下身为灵修自然无限分身去管幽冥界的琐事,至于道友提及的多多扶持不知从何说起呢?”
權寵寶貝甜妻
“该来的总会来,易宗主老夫这把残躯也支撑不了多久了,将来的事还需要你们自己去探究,”狞瑞霖说着眼中闪过一丝坚毅之色道:“你在不久的将来必定会知道此事。希望届时能够看在老夫的薄面上拉幽冥皇朝一把。”
“可幽冥大帝狞狂是大乘期修士,在下现如今不过是合体后期,距离进阶那是遥遥无期,狞道友真能肯定我可以帮上忙,”易天试问道。
“我可以不信别人的话,可秦怀歌的占卜乃是上灵九界第一的水准,我自然是对此深信不疑了,”狞瑞霖说道:“易宗主是我黄泉守卫的大贵人,我已经将你的肖像和信息都传回总部了。相信门人见过之后都会对你以礼相待的。”
易天也是脸上尽露无奈之色,随后叹了口气应道:“我也不能给你什么承诺,而且让我与幽冥大帝狞狂对上,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我犯不着去找一个大乘期修士拼命吧。”

x3o2u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天行緣記 線上看-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 事由熱推-4o7v9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在界门镇守的洞府之内易天将宋利兵解前交付自己的东西都给了席天应,随即还许诺让他延续担任这界门镇守的职位。在未进阶合体期前先顶着个‘代镇守’的头衔,到哪一日他能够成功进阶合体期便将那代字去掉。
美女如雲 君十四
在此期间也会派遣火链驻守界门附近以表示离火宫对此的态度。想来这样安排之下再与灵界其余两派的宗主打过招呼后大家都会私下里达成默契。
至于在外界散修的眼中有着合体期修士镇守的界门自然也可以让他们的安心了。
末了又有太清阁在此的领军人物向东晖求见,算起来他也是自己的老相识了。当年在太清阁内是以大师兄自居,不过现在双方的身份和实力都出现了戏剧性的转变,易天对那些过往倒是记忆犹新。正准备想要与之一叙师兄弟之情,没料到向东晖先开口提了下当年与自己还有花玉林的往事。言语之中尽是恭谦的态度,让易天当即意识到他是话里有话。
想了下还是先让向东晖安坐下来,既然向东晖如此看重辈分易天也不能再随意下去,想了下才询问道:“记得我当年回灵界之时还是托请太清阁与绯雨剑宗两派出人出力为我保驾护航,这件事我心中记得了。”
“易宗主哪里的话,当时我等不知就里,待到事后才了解到是两家老祖的意思,”向东晖急忙拱手回道:“能够为无烨老祖护航是我等之荣幸,何况在那次离火宫大战之中也有幸能够远远地见到老祖一眼那也是天大的福分。”
都市之系統大抽獎
幽瞳
“是么,”易天撇撇嘴笑道:“看来那次的事情让你们可是感触颇深了。”
美女江山一鍋煮 劉建良
榮寵田園,屯糧皇後 鹹魚翻身55
美人淚
“确实如此,特别是最后还见到了赤无极,”向东晖唏嘘道:“没想到他竟然是大乘期修士转世再修之身,光这一点我们就万万不能比拟了。”
“向道友此言差矣,”易天却是正色道:“修道岂可因前世种种而对今生失望呢。戒定大师虽然托生赤无极转世重修,但他现在和你一样也是分神期修士。说起来只要你自己不断的努力说不定也能赶上他的修行速度。”
向东晖闻言则是眼前一亮,随后拜谢道:“多谢易宗主指点迷津,说起来我也是当局者迷竟然忘了修道的初衷。”
“我想今次你来找我不会单单是为了叙旧这么简单吧?”易天简明直要的问道:“是不是花玉林在太清阁招摇过市,他有什么做的不妥的地方你尽可道来。”
“不敢不敢,”向东晖急忙摆手回道:“玉林师弟在宗门内时常闭关苦修,没有什么重要事也不会轻易出门。”
“那就好,我也是怕他得意忘形了,如今玉芯在离火宫代我奔波诸多事务所以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关注太清阁的事,”易天叹了口气道:“所谓饮水思源,想当年我托身潜入太清阁也是为了自保,这些事卿天阁秦首座也都是看在眼里暗中出手相助过数次,这些事我都铭记于心。”
向东晖听罢脸上才露出恍然之色道:“原来如此,当年易宗主早就得了上风的允诺所以才会在太清阁内栖身。今日里我还是代表着太清阁内周飞扬一系来拜见易宗主的。”
“我记得现如今太清阁内似乎合体期修士没有叫周飞扬的人物,”易天眉头微皱问道:“宗门现如今只有郑婷云、钟梁苏、青恋云以及卿天阁的秦怀歌四人吧。”
“确实如此,”向东晖点点头道:“其实周飞扬乃是家师,只因他在八百年前寿元耗尽兵解入轮回后踪迹便在太清阁内消失了。”
“原来如此,”易天点头回道心中也是思索了起来,看来这周飞扬生前弟子也不少,即便是陨落过后再传弟子门人也都是紧紧联合包在一起。如果向东晖能够顺利进阶合体期那等于是让这一系人马有了领头羊风向标了。
嬌龍傲遊天下
只是不知他今日提起此事却是为何,想罢试探的问道:“那不知向道友今日除了想要冰释当年的误会外还有什么提议么?”
说到正题向东晖自然是眼中闪过道精光,随即正了正神色道:“听闻玉林兄有嫡子三人,现如今修为都在金丹期的样子。我向家有嫡女一人修为刚晋升至元婴期愿与玉林兄结秦晋之好。此事如果能够得到易宗主的首肯那是再好不过了。”
“那样我岂不是要逼着花玉林的儿子迎取道侣了,只是女强男弱岂不是颠倒阴阳,况且我一个外人对此事指手画脚岂不是有点逾越了,”易天淡淡地说道。
“易宗主可不是外人,”向东晖却是气定神闲的说道:“您是花家的姑爷,玉芯妹子现在是花家家主,她的话一言九鼎,家族之中无人敢违背。至于您现在是家主姑爷所说的话自然是更够分量。”
“哦,此事倒是传的挺快么,”易天面带不悦之色道:“我想玉芯是没空在外声张的,多半是花玉林管不住嘴吧。”。
“易宗主千万不要错过玉林兄,此事他也是口风紧的很,我等也是从他的新夫人嘴里获悉此事的,”向东晖说道。
“新夫人,”易天面露讶色的问道:“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回事。”
向东晖一脸笃定的道:“就是翠茯苓师妹,听闻花师弟这次是续弦,而且他多年前早就对翠师妹情有独钟了。这次魔灾爆发后翠师妹从妖界返回后就直接下嫁与花师弟,此事约莫是在离火宫大战之后数年内的事了。据说当年花师弟道侣早已陨落多年,本来还是不想再续弦的,谁叫翠师妹回来的时机恰到好处呢。”
言语之中尽是带着一阵羡慕的语调,在面前听着的易天却是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心中暗道‘没想到翠茯苓也是个明白人,在得知了离火宫内战的结果后便意识到花家迟早是要崛起的。她攀上花玉林也是意料中事,虽然是续弦但也是正室,说起来将来不但能够受到青恋云的照顾,还能占到离火宫的光。’
想罢则是取出一份玉简在上面飞快地写下了段简讯,末了留下了自己的私人印签后转手交给向东晖道:“持此玉简你去找花玉林,相信他会妥善处理的”。

j5dve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天行緣記笔趣-第一千九百八十五章 交付看書-fihsu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待到焰狱皇叔焱磊带着大队人马离去之后,易天发现界门方向便有了动作。原本他们便是计划着派人拖延火链和盛庄雄的动向,然后派遣焱磊前来以压倒性的优势将此地交战的灵修都解决掉。
很明显魔族大军的方针就是以打击灵界的散修为目标,往往这些人都是墙头草在危急关头最容易被拉拢过去的。而且伴随着大量散修的转修魔道可以极大地提升魔族大军的实力。
因为界门被严防死守的缘故,魔族的大军只能够通过界面空间缝隙穿梭而来。其中也只能派遣部分精锐先遣队开路,至于大部队却还需要分批次入侵。
易天也早就得知那两界缝隙并不是时时可以穿梭其中的,伴随着空间风暴时不时的骤起魔族大军也需要选择特定的时间穿行才可。远远不及界门这边已开辟的通道那么安全,可以让大批次的魔族搭载舰船直出直入。
很快远处天际从界门方向有道红色遁光跃出后朝着此地径直飞来。三千里的距离对于合体期修士不过是眨眨眼的功夫,那遁光之中透出的丝丝灵压波动没有收敛的意思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高阶合体期修士驾临的态势。
待到那人飞至面前不远处后,微微一顿停在空中。遁光褪去现出火链的身影来,打量了下开口道了声:“原来是宗主师弟到了,真是万幸。”
英雄聯盟之競技之路
易天则是飞上前去至火链面前不远处稳住身形,随后双手一拱道:“见过火链师兄。”
“宗主师弟不必客气,”火链急忙回避只受了半礼。
婚久情深,錯惹腹黑總裁 雲婳
易天知他心思,虽然自己是离火宫二代弟子之末,但却是无烨祖师亲口指定的新任宗主。说穿了将来一旦无烨祖师飞升仙界那整个离火宫还都是自己说了算。所以火链将来还是会归于自己麾下,但说穿了他是无烨祖师的灵宠自己当然是不敢有所逾越,应该有的礼节都要做到位才行。
燃情職場:漂亮女主管 西廂少年
随即便将这里发生的事情都简要的说了一遍,火链听罢脸上却是露出忿忿之色道:“这些魔族小崽子竟然还死性不改打界门的主意,宗主师弟请放心由我镇守此地可保万无一失。此次还是多亏师弟你及时赶到才能解此危局。”
“师兄客气我也是适逢其会路过此地,原本是想要找绝刀宋利的弟子交付下她的遗物罢了”易天急忙回道:“这次界门镇守真是有劳师兄了。”
火链叹息一声道:“没想到绝刀宋利最终竟然会落得如此下场,不过这样也好,他寿元不满千原本就已经将潜力耗尽了,如此也无需再饱受岁月蹉跎的煎熬,既然没有希望再进阶那好不如长痛不如短痛遁入轮回早入转世重修的好。”
隨身空間農女也要修成仙
“师兄倒是个豁达的人,其实师弟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易天笑着回道:“如此我想在界门这边暂且靠扰一阵,待处理完琐事后再行返回灵修联盟总部。”
二次元風暴之眼 漢代刀劍
“宗主师弟言重了,还请随我来吧,”火链则是笑着回道。
点了点头后易天转头与身后的诸人道了声:“席天应随我来吧,其他人且先散了。记住各司其职不怠慢。”
在场的诸多灵修都以羡慕的眼光看向席天应,后者则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本来他就是分神期的领军人物,而且就凭自己与之关系必定会成为灵界新一代的翘楚。
身后太清阁弟子,破军山的散修闻言都纷纷拱手朝着易天和火链稽首道:“恭送两位尊主。”
带着席天应三人风风火火的赶回了界门附近。火链则是返回其驻守的临时洞府内暂歇,而易天带着席天应一路赶至绝刀宋利的洞府门口。
目光扫过伸手直接将那上面的禁制解开后沉声道:“随我来,我有话和你说。”二人匆匆进入后门口的禁制又亮起将洞府再次封住。
来到洞内后二人一路前行来到洞内大厅,易天找了一处空地席地坐下。面前的席天应却似乎脸上有些犹豫之色,随后一拱手道:“易尊主在上敢问我师父真是如您所说的那样进入轮回了?”
易天则是脸上淡淡的笑道:“席大哥我们相较于微末,此时倒是有些显得生分了。这可是与你原本的随所欲言的本性有所不同啊。还请快快坐下我们席地而谈,你还是当年的你,而我也是当年的我。”
听罢席天应听罢缓缓坐了下来,脸上却是露出苦涩的笑容道:“遥想当年你的修为差我两个等阶,可现在却整整高出一个大阶,我这般岁月还真是活到狗身上了。”
“在我记忆中席大哥的豪爽之情不亚于当年,”易天则是抬头哈哈大笑道:“还是那句话每个人境遇不同自然成就也不一样。不过我看好你将来必定能够迈入合体期成为我辈中人,新任界门守卫的职责还是会落在你的肩上的。”
雙生錦 天際舟
“那我就逾越了,还是称你为易老弟了,”席天应闻言面色稍稍缓和了下来接着问道:“我师傅没给你添麻烦吧?”
“哦此话怎讲?”易天却是玩味的问道,看席天应的脸色似乎他知道些许端倪,所以还是试探下看看他是否知道什么内情。
只见席天应叹了口气道:“一切还是要从魔灾起始说起,天魔族的独孤成龙带领大军入侵界门时的大战。事后我无意间发现师父竟然和对方搭上了线有了联系,所以心中便生出些隐隐的不安感觉来。”
豪門交易:老婆,借你”生”個孩子
看来魔族修士对于灵修的诱惑从未有停止过,独孤成龙也是发现了宋利之前最为迫切的问题所以才会抓住其弱点缓缓击破他心理防线的。
叹了口气易天摆摆手道:“你说的不错,独孤成龙是看准了宋利寿元不长的弊端所以才会以利诱之的。”
“那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席天应试问道:“我不相信师傅会和独孤成龙大战之后陨落的。”
“如果我说是宋利是败于我手,你会不会记恨呢?”易天淡淡地说道,脸上却是看不出有丝毫波澜在。
醫武兵王
只见席天应则是瞪大了眼睛盯着自己打量了好半会,随后却是斩钉截铁的说道:“我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而且即便是我师父败于你手也是有必然的理由。”
轻轻取出一枚储物戒递了过去,易天说道:“席大哥不愧为是我的知己,绝刀宋利在弥留之际将此物交付于我并嘱咐一定要转交给你。”
席天应接过那枚戒指后脸上露出惊讶之色道:“这是‘翡翠斑斓戒’,界门镇守的信物。师傅的遗志我收到了。”
果然如此绝刀宋利在最后关头还是选择了灵修的身份,将下任界门镇守的职责直接交付于席天应。而且他借自己的手转交这里面深层次的意义易天也明白了。
想罢开口说道:“席大哥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你既然接下了宋利的嘱托那就要承担起这份责任来。”
“易老弟你说的是,我一定会继承师傅的遗愿将镇守界门的重任视为我的天命职责,”席天应眼中闪过一丝泪光回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师傅和独孤成龙还有你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知道这是绕不过去易天则是叹了口气将自己与绯瞳魔联手前往博望海,而后遇见了独孤成龙和绝刀宋利的事详细道来。
其中还有绯瞳魔的叛变引得独眼魔族大长老出现,以及独孤成龙的真正目的是奉了魔圣暴锊之命引诱自己坠入魔道的事都说了一遍。
期间席天应听得也是面面惧色,待讲到独眼魔族大长老夺舍宋利时脸上却是露出忿忿之色。最终交手之后宋利连通着独眼魔族大长老暗瞳双双身陨后脸上则是现出无尽的惋惜之情。
當狼人遇到吸血鬼 dalinヽ
稍迟易天一口气讲完整件事,只是将自己在内中见到的有关罗天仙宫等情节略去了。席天应最终叹了口气面露感激之色转过身来倒头拜谢道:“易老弟多亏你能够送我师傅再次入的轮回大道中,如此将来等他重修入道我也有机会再与之相遇了。”
“席大哥客气了,”易天急忙伸手将其扶起道:“如今魔灾大乱,灵界生灵涂炭还是需要席大哥倾心施为力保界门不失才是。”
“有火链前辈在,界门这边再无危机,此时易老弟大可放心,”席天应起身后回道。
摇了摇头易天却是淡淡一笑道:“火链师兄是我推荐来暂代宋利之职,他是迟早要回离火宗的。所以这界门镇守之职必定会落在你的身上。”
“易老弟你太抬举我了,以我现如今的修为担任此要职确实不恰当,”席天应回道。
“无妨,我随后会休书一份至灵修联盟总部告知郑婷云和陆剑灵,你先以‘代镇守’的身份行使镇守之职。等到什么时候修为提升至合体期后便可以将那个‘代’字去掉,”易天说道:“在此期间我会让火链师兄在界门处协助你行事,等你坐正之后他便可以功成身退返回宗门了。”
“如此多谢易老弟了,”席天应感激的说道。
易天则是点了点头对于席天应的反应还是非常欣慰的,突然神念之中发现好似有人来到了洞府之外。而且来人的灵压波动自己也曾经见到过。随后禁制之外有道声音传来道:“太清阁弟子求见离火宗宗主大驾。”
穿入異界之狐仙救命 白伏
说话之人的声音正是太清阁派遣在此的主要负责人向东晖。易天面色微微一愣心中却不知向东晖此时来找自己到底为了什么事。
倒是在一旁的席天应开口说道:“既然是太清阁的主事人那易老弟你还是见下得好,毕竟他们也是这里镇守的主要力量,往后还需要向东晖多多协助才是。”
点了点头易天伸手一扬将洞门的禁制打开,随后道了声:“进来吧。”
少卿只见一个穿着太清阁服饰的灵修急急走来,见到自己后则是双膝一弯似要跪下行礼。只是他瞬间就觉得双腿被一股无形之力托住无法再落下,显然是易天出手阻止了他的跪拜大礼。
只听易天开口说道:“向师兄一别经年别来无恙吧。”
“易宗主大驾当面,晚辈怎容得起与您平辈相称呢?”向东晖急忙回道。
“论身份就显得生疏了,我们当年都是一辈的师兄弟,还是以平辈论称显得亲切点,”易天淡淡的回道。
“此事万万不可,以前是我和舍弟不能慧眼识人当年和易宗主还有花师弟有了不少芥蒂,”向东晖急忙分辨道:“易宗主当年回归离火宫时,我就在远处远远遥见您大展神威力战三位同门师兄。那番场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至彼时我才知道自己有多少渺小,相比之下真是有着天差地别的不同。”
原来他还是为了解决当年的芥蒂而来,不过说的也是那时他弟弟向东城和花玉林有过交恶。如今花家随着花玉芯如那卜筮之言所说真的入主离火宫成为台面之上的重要人物,花玉林回到太清阁后名声也是水涨船高,他的实力在充足的资源堆积之下也是顺理成章的进阶到分神中期那般。
很多过去与之不相待见同门都纷纷争相拥上门去,以期望可以与花玉林结交一番。至于在老家落霞城花家老宅则变得异常热闹,前来慕名拜见的宗门旁支络绎不绝。而原本花玉芯所住的庭院还有当年和自己共事的那修场所也都被巧妙的维护起来作为家族禁地。
有高兴的自然也有焦急的,作为花玉林昔日的死对头向东城实力不济,据说只修炼到化神后期就止步不前了。而当他听闻离火宫新任代宗主就是昔日的花家妹子,便再也坐不住了。他向家说起来也是太清阁豪门,出了一个分身后期修士,将来开枝散叶即便不能进阶合体期只要向东晖不倒便还能延续个上千年。
可比起这灵界三派之首,离火宫代宗主身份的花玉芯来说那是差了不止一点两点。所以向东晖这才急急前来示好,希望借着往日的师兄弟之情能够缓和下两家的关系。毕竟上门去求见花玉林哪及得上能见到正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