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xcf8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大唐第一村 愛下-第一О二九章:奪冠熱門谷中羨推薦-fqnqa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
翌日。
平康坊再次被人挤得水泄不通,这次,声势甚至超过昨日的开幕仪式。
因为,万众期待的天下第一武道大会,已经启动大盘了。
长安多么难得还有这么一场全民参与的盛世,就算不为了赢钱,也没有人愿意错过。
神戰
早早的,张崇就让人将赔率表贴了出来。
赔率表上几百个参赛者的信息,一下子成为整个长安城大街小巷热议的话题。
席云飞并没有规定报名参加武道大会的势力。
也就是说,这次不仅有大唐的高手会上台博弈,就连突厥、吐谷浑、吐蕃、甚至东边的倭国、南边的膘国,还有许许多多少数民族,都派遣了武道上成名的高手前来报名。
当然,其中免不了被所有人为之期待和仰慕的护庭队员,其中就有代表朔方最强武力值的柳擎天。
可是,当看到柳擎天的赔率时,所有人的眉心都蹙了起来。
“一赔三?这怎么可能,这也太高了吧,这位柳队长不是夺冠热门吗?”
“鬼知道什么情况,你们看看代表朔方商会的其他两个人,那个苏齐还好,赔率一赔四,可是那个小鬼头是什么情况,几年才十四岁,赔率也是一赔三,难道他的实力跟柳队长竟然是一个级别?”
“不懂了,不懂了,要是武道大会也有分析选手数据的马报就好了,这些人我根本都不认识,唯一有点印象的,就是代表欧阳氏的欧阳公子,还有代表萧氏的萧公子了,可是,他们的赔率竟然也不是最高的。”
強娶:凰牌王妃哪裏逃
“一个一赔三,一个一赔四,见了鬼了,这个盘口有问题啊,虽然我很想买欧阳公子和那位柳队长,可是,他们的赔率一下这么高,我突然有点心虚啊。”
詭異人間 宅君
“可不就是嘛,不是越厉害的人,赔率就越低嘛?这搞的什么鬼啊,还有你们看第十个人,代表博陵崔氏出战的那个人,竟然是一个老和尚,我的天爷啊,他的赔率竟然是一赔二。”
女尊之婦唱夫隨
“哪里,哪里,我看看……一赔二啊,也就是说,这个和尚可能是个高手咯?”
“高手个屁呦,你们看赔率表第七的那个选手,那个叫郭敬的小伙子,今年才十八岁,赔率竟然是一赔一成五,你们敢信嘛,他竟然是全场赔率最低的高手之一,也就是说,大盘认为他有可能夺冠啊。”
“这位是荥阳郑氏的代表?这郑氏的人哪里找来的奇葩,才十八岁,能是什么高手?”
“不好说吧,你看看他的简介,好像他的师门很厉害啊!”
“能有多厉害,你以为他真是那个郭靖啊,还是,他师父真的是江南七怪不成……”
短短一个上午,长安城就被这张公开的赔率表炸开了锅,到处都有人在议论纷纷。
而且,原本被所有人看好的朔方商会的三个种子选手,竟然在赔率表上连前十都排不进去。
这就让人有点不知所措了,毕竟,一开始很多人都想着买朔方商会夺冠的,然后稳稳的赚一笔大钱。
但是,现在这样的赔率表一出来,所有人的心都虚了,一些原本看好朔方商会夺冠的人,也开始退缩起来,重新选择投注的目标,谁也不想跟钱过不去。
霸寵三生之清穿遭帝寵
街道上,几乎走几步就能听到关于武道大会的话题,从那张让人惊叹的赔率表,到某一个选手的内幕消息,总之应有尽有,全部是关于武道大会的热议。
在这样紧张而又刺激的氛围中,天下第一武道大会也渐渐临近了。
十一月二十一日,距离年关仅有四十天不到,第一届武道大会正式开启。
宵禁取消的那一刻,全程四面八方就有大量的民众朝平康坊涌入。
尽管赛马场的面积有限,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入场观赛,但这样依旧无法阻挡这些人的热情。
人群中,各色各样的人都有。
有人专门为自己看好的选手制作了助威的锦旗,比如一支全部由年轻少女组成的队伍。
武俠變
分手後的淫亂 姜竹
她们举着偶像的画像,一路上莺莺燕燕,欢声笑语。
那锦旗上的画像,赫然是舞剑惊鸿的欧阳折梅。
···
此时,长孙无忌乘坐的马车缓缓驶入平康坊。
马车里,长孙无忌眉心微蹙,坐在他面前的两个汉子头都不敢抬起来。
“让你们好好跟着谷前辈,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跟的,这都能跟丢?”
长孙无忌沉声道:“你们以为就凭你们两个,能够为我拿下什么名次嘛?天真!这次武道大会事关重大,你们要是敢有半点马虎,我定饶不了你们。”
至尊毒王 瘦陀
两个汉子面面相觑,其中一个苦着脸应道:“家主,真的不是您想的那样,我们兄弟俩一开始连半步都不敢离开,任凭谷前辈怎么说,我们都死死跟着他的。”
“死死跟着?”长孙无忌快要炸了:“人都跟丢了,你们还敢说死死跟着?”
情殤女友
“家主,我们兄弟怎么敢骗您,我们一开始确实是寸步不离的,可是,那位谷前辈太……说出来您可能不信,他就那样突然消失在我们眼前了,当时我们离他就一丈距离,连他怎么消失的都没发现。”
絕世狂妃冷情王爺請接招 幕雪0
“废物,废物!”长孙无忌气鼓鼓的指着两人一顿骂。
可是,现在人确实找不到了,再怎么骂也没用,长孙无忌已经派了大量的人手在全城搜寻。
“哎,只希望他能看在三公主的面子上,自己回来吧。”
长孙无忌掀开窗帘看着街道上川流不息的人群,这次长孙氏能不能顺利晋级前十,这位谷前辈至关重要。
为了邀请到一位真正的高手,他甚至不惜去求妹妹长孙皇后出面,拜托平阳公主李秀宁联系当世的隐世高手代表他们长孙氏出战武道大会。
可是,谁知道那个受邀的谷前辈行为如此古怪,在府里住了一晚后,便推脱说睡不惯那样好的床铺,想要自己出去找地方住。
对于这样的要求,长孙无忌当然是有应必达的,甚至让人陪着那位谷前辈四处寻找心仪的住处,只要他满意,随时可以花重金购置下来,甚至送给他都可以。
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谷前辈竟然选择跟一群乞丐住在一起,给他钱也不要,整日里学着一群乞丐去乞讨,吃馊食,喝泔水,哪里有一点高手的风范啊。
要不是平阳公主信誓旦旦的说这个谷前辈一定能够代表长孙氏进入前十,长孙无忌甚至都要怀疑这个谷前辈是不是上天故意安排来羞辱他的。
我堂堂国舅爷,大宰相家里的珍馐美食,难道还比不上一碗猪食?
就在长孙无忌捂着脸嗟叹不已的时候。
赛马场门口,一个老乞丐指着赔率表第一位,也就是赔率仅有一赔一成一的夺冠大热门,对看门的守卫说道:“你们信我,我真的是谷中羡,你们让我进去啊!”

ti4nu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第一村 ptt-第一О二八章:擴張!無奈的選擇分享-io6ss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
夕阳倾斜,余晖洒满庭院。
落叶在入夜的冷风中凋零,摇摆着贴近地面。
忙碌的脚步在青石板铺就的小道上来回走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袅袅青烟。
“哈哈哈,这烤红薯当真好吃,再配上这红薯酒,实在享受。”
“老段,吃还堵不住你的醉了?”
张亮一把抢过段纶手里的酒壶,仰头灌了一口,热辣的酒液溢满须髯。
炉火很是旺盛,火光照在两个中年汉子身上,橘黄色的火与金黄色的霞光辉映。
两人一旁的石桌上放了不少账本,都是今日大唐馆的进项和支出。
此时,三个帐房管事正在快速敲打算盘,眼里的震惊之色溢于言表。
席云飞坐在三米外的躺椅上,正喝着木紫衣亲手煮的羹汤。
看着侃侃而谈的张亮两人,时不时的将注意力放到那三个盘账的人身上。
不多时,其中一个人豁然站起,先是看了一眼吃晚饭的席云飞。
而后走到张亮和段纶跟前,躬身道:“干爹,结果出来了。”
张亮急忙将手中的红薯放下,看着有些憔悴的干儿子张绪,满脸的欣慰。
这个张绪乃是张亮手底下最得力的助手,掌管张亮所有的财务和营生。
当初在玲珑阁,张绪手下的花魁抄下席云飞的诗作,又被那迷了心窍的老鸨拿去参加诗会,而后被崔晟截了胡,引发了后续的一些明争暗斗。
可以说,如果不是这样,席云飞还找不到借口替二嫂子韦天真出气呢。
张亮听完张绪的汇报后,整个人喘气都粗大了许多。
段纶更是直接拿起酒壶,将壶中美酒一饮而尽。
司令大人,盛寵冷妻
“痛快,这才是赚钱呐!”
两人同时看向席云飞,此时,席云飞刚好吃完晚餐,正在小丫鬟的伺候下涑口。
“怎么,进账多少?”席云飞放下涑口杯,缓缓看向张绪。
张绪与干爹张亮相视一笑,而后拱手,恭恭敬敬的朝席云飞行了一礼,他对席云飞实在是太佩服了,同样都是一门营生,可自己是绞尽脑汁去经营,人家呢,只需要一个好的点子。
“好叫郎君知晓,除去马赛的赔付,共计收入三千五百七十三万四千九百二十二文。”
文的货币单位一时间改不过来,其实,一文就是一枚菊花钢镚,这样就很好理解了。
席云飞听到这个可怕的数字后,也是忍不住诧异的点了点头。
“当然,这是因为今日乃是大唐馆第一天开业,后续可能就没有这么多了,但我个人估计,保守能够维持在三成左右。”
雇傭兵傳奇:華人傭兵傳 ℃寒冰
有三成已经很高了,一千文等于一个银币,十个银币等于一个金币,三成的话,每天也有一千多个金币的进项了,这已经非常的可怕,顺利的话,一年掘金四十几万,这可是金币啊。
“哈哈哈,郎君,你对这个数字可还满意?!”张亮笑开了话,明知故问起来。
誤入浮華錯成傷
席云飞瞥了他一眼,而后微微颔首,说道:“先把属于陛下的两成份子独立计算出来,属于我们的那一份,按照约定好的,先不去动用,过完年我还有重要的安排,没问题吧?”
“没问题,当然没问题!”
张亮与段纶相视一笑,两个人现在已经对席云飞佩服得五体投地,哪里还会有什么异议啊。
席云飞‘嗯’了一声,看向张绪,道:“以后你就是大唐馆的总帐房了,你要协助张崇好好的把大唐馆经营好。”
张绪闻言,大喜之色更甚,恭敬的拱手道:“郎君放心,我与三哥一定不会让郎君失望的。”
顺便说一句,那个张崇也是张亮的干儿子,可见张亮虽然出身低微,但能够混到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也不是没什么本事的人。
“哦,还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们。”席云飞朝张亮和段纶看去,接着说道:“你们可以去开拓其他上州的市场了,大唐馆的成功是可以复制的。”
闻听此言,张亮几人都是双眼大亮,段纶更是难以置信的确认道:“郎君,我们……还能将大唐馆开到其他大城去?”
大聖賢 犯戒和尚
席云飞朝他微微一笑,反问道:“这么赚钱的买卖,为什么不?”
勞資的小弟是boss
院子里的气氛明显更加的火热了。
妃本輕狂之傻王盛寵 納蘭靈希
炉火里的木炭发出噼啪的声响,飞溅的火星,好像提前庆祝的烟花。
席云飞给了他们二人发家致富的光明大道,但许多事情还要他们去张罗。
“张绪,你去跟张崇说一声,三天后的武道大会,盘口重新计算,参考这个。”
綁匪總裁:女人,你只是工具! 月縷鳳旋
席云飞从怀里那处一张纸条,上面的信息,是关于他让柳擎天臆测的前十名单。
张绪恭恭敬敬的接过,张亮和段纶也想上前一观,却被席云飞叫住了。
“你们先不要看,免得喝多了说出去。”
席云飞朝二人说道:“既然是盘口,没有一点点内幕肯定是不可能的,你们心中知道就好。”
“张绪,我对你和张崇是信任的,所以,不要让我知道你们两人透露这里面的任何信息,否则,即便你们是张叔的儿子,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丑话我先说在前头,懂吗?”
“……”张绪回头看了一眼张亮,父子俩面面相觑。
最后还是张亮抱拳道:“郎君,你放心,我这两个孩儿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既然干爹都表态了,那张绪也没有什么心结了,重重点了点头,表示一定不会透露纸条上的信息……
···
···
夜里,大唐馆负一楼的办公室里。
张崇与张绪兄弟俩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拿出席云飞给他们的参考意见。
被虐主文主角撿回家
纸条上的内容其实就几十个字,但是,上面的内容直接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兄弟俩相视一眼,久久没有言语。
直到街道上传来三更天的打更声,张崇才缓过劲儿来,从怀里掏出一盒火柴,直接将纸条烧成几片灰灰。
“三哥,你说郎君为什么要这么做?”张绪一脸的疑惑。
张崇摇了摇头:“武道大会前十名干系到通讯司的利益,郎君手下的人只要确保获得前十就行,至于是不是第一,又有什么关系,当然,普通人肯定不会这么认为。”
张绪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位郎君还真是一个妙人,这个天下所有人都在争强好胜的时候,唯独他不在乎这些虚幻的名气,难怪他能够赚下这偌大的家业,为了钱,竟然连象征天下第一的荣誉都是拱手相让了出来,了不起!”
···
“阿嚏!阿嚏!”
刚刚躺下的席云飞连续打了个两个喷嚏,揉了揉鼻头,一脸失望的嘀咕道:“唉,作为主办方,竟然拿不到第一名,好不甘心啊,保五争三,希望真的能够保五争三吧,这样也不至于太丢脸……不管了,睡觉,睡觉。”

j4dms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第一村 橘貓囡囡-第一О一六章:李二眼紅!東宮入股閲讀-32vwh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
距离东市坊门不远的何氏酒楼。
跑堂的小厮忙得脚不沾地,进出的客人络绎不绝,大厅里人声鼎沸。
大门口,张家的管事提着衣摆急匆匆跑了进来,径直往楼梯口而去。
哒哒哒……急促的脚步声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管事上了二楼,还不停止,继续往三楼上去,路过一个丫鬟身边时,还不小心撞了一下。
最高機密
好在小丫鬟手里的托盘没有东西,不然怕是就麻烦了。
管事看了一眼丫鬟,赔笑了一声,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
三楼最大的包厢里,席云飞坐在主位,下首分别是张亮、段纶、王老六、柳三叔……
还有几个是张亮麾下的将领,他们今后都是赛马场的牧马人。
“来来来,大家一起敬柳主事一杯,这马报能这么快印刷出来,柳主事当居一功。”
张亮是个会做事儿的人,举杯说完,自己一饮而尽,豪爽又客气。
柳三呵呵带着笑,与席云飞相视一眼后,谢过张亮敬酒,也将杯中美酒饮尽。
这时,门口传来脚步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张家的管事不敢敲门,就站在门口朗声道:“小人张崇。”
张亮放下酒杯,看向站在门内的两个壮汉,壮汉微微颔首,将门打开。
张崇见状,恭恭敬敬的先整理了一下衣衫,才走了进来。
神印王座之星空神域
张亮直接问道:“可是出了什么状况?”
重生之宿命去死
张崇摇了摇头,有些激动的应道:“场面还在控制之中,小人之所以急着过来,实在是……两万份马报,一个时辰不到就全部售罄了,许多尊客让小人来问问,能不能加印一批。”
“卖完了?”
在座的几人,除了席云飞,几乎所有人,包括柳三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张亮更是豁然站起:“当真卖完了?”
张崇点了点头,将销售现场的画面娓娓道来。
坐在主位的席云飞闻言,微微颔首,笑着与张亮说道:“这个管事不错,以后赛马场的营运事宜,我看就交给他来打理吧。”
“啊?!”张崇没想到自己能够入得了席云飞的眼,张着嘴,满眼的惊喜。
张亮没好气的喝道:“啊什么啊,还不快谢过郎君?”
张崇激动得都快哭了,他只是张亮府上一个小小的账房而已啊,没想到也有翻身的一天。
“小人张崇,谢郎君赏识,谢将军赏识,小人一定不会让两位郎君失望的。”
席云飞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昨日让我演戏的建议,应该也是你提议的吧?!”
张崇愣了愣,惶恐的低下头来。
张亮见状,急忙道:“郎君,这小子是有几分急智的,昨日也不是故意冒犯郎君,我就是怕他人微言轻,才亲自与郎君提议,还请郎君勿要降罪于他。”
席云飞摆了摆手:“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之所以想问清楚,也是想看看他的能耐,不错,是个有想法的人,以后,你就叫是张主事了,享有朔方商会主事级的所有待遇。”
“谢郎君,谢郎君!”张崇吓得几乎都快跪在地上了。
“嗯,别高兴得太早,三天后的马赛一定不能有失,另外,你也不要太拘谨,你应该知道,我还没有为平康坊选择大主事,如果你有能力的话,没准我会考虑的。”
没有办法,席云飞实在太缺少可以使用的人才了,如今平康坊马上就要全体竣工,万族大会盛开在即,总不能又把马周调到长安主事吧,那显然是不现实的。
席云飞话应刚落,整个包厢噤若寒蝉,不止是张崇一脸的难以置信,所有人都张着嘴看向席云飞,对他大胆的用人方式,表示万分的惊诧。
網遊之超級鬼才
···
太极宫顺天门,一辆金光闪闪的黄金老爷车,慢悠悠的朝东市驶去。
李世民这两日将重心都放在贞观钱上了,为了让贞观钱得到更多人的青睐,他一个人窝在书房里,愣是想了一天一夜的祝福语,短短八个字,愣是翻了无数典籍经书。
可是,今天早上与几个后妃吃饭的时候,竟然听到了一个让他感到即惊又羡的消息。
就在他为了贞观钱,为了赚点小钱好过年发红包的时候,有人竟然默默赚了二万多金币。
两万多金币,放到以前,相当于二十多万贯铜钱啊,这是一笔大大的巨款。
最让他感到不忿的是,自己的几位皇弟,还有堂兄弟也去参与了,还输了一大笔钱。
小太监黄安坐在副驾驶座上,不时透过后视镜观察李世民的脸色。
我的時空抽獎系統 本非凡人
“陛下,那马赛是张将军和段尚书牵头的,小人估计郎君根本就不知情。”
“你不用替他说话,这小子太可恶了,有这么好的赚钱门道,竟然不与朕分享。”
···
一炷香后,何氏酒楼。
我是小先生
面对脸色阴沉的李世民,席云飞直言道:“陛下,这门生意你不能参与。”
“这又是为何?”李世民太缺钱了。
席云飞将就抬头微微抬起,看着李世民道:“因为您是一国之君,若是让百姓们知道你用这种方式搜刮民脂民膏,呵呵,您觉得天下人会怎么看待您?”
“这……”李世民一时语塞。
顿了顿,又蹙眉道:“朕看了你们的马报,昨日不是有不少人赚了大钱嘛,这马术博戏本就有输有赢,不存在收刮民脂民膏一说吧?!”
家有萌攻 浪花點點
席云飞皱了皱眉头,反问道:“您就这么缺钱?”
李世民脸不红心不跳的连连点头:“缺,朕穷得要死,不信你问他们。”
李世民指了指张亮和段纶,两人面面相觑,最后同时看向席云飞,张亮道:“不瞒郎君,不止陛下穷,我们也很穷的,就是筹建大唐馆的份子钱,都还是从我夫人娘家借来的。”
段纶更苦逼,红着脸道:“我的份子钱,是提前从长孙家支取的聘金。”
段纶与高密公主育有一儿一女,女儿段简璧与长孙顺德之子定了娃娃亲。
“这都可以?”
席云飞实在没想到,这群大唐国公爷一个个竟然都这么穷。
其实这都是真的,这群人为了支持李世民上位,几乎败光了家财,程咬金之所以那么不要脸的舔席云飞,也是因为家里实在穷得揭不开锅了。
年初程咬金的水泥坊日进斗金,可是狠狠刺激了一番这帮人呐。
所以,席云飞第一次南下的时候,才会有那么多人簇拥着去迎接他,还有人唤他财神爷呢。
吃出個通天大道 暗形
席云飞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向李世民,道:“陛下听我一句,最好不要跟赛马场有任何关系,你真的缺钱的话,可以让人出来背黑锅,我觉得东宫就不错。”
有皇室为赛马场背书,席云飞内心中是很欢迎的。
但李世民毕竟是一国之君,一个操作不当,反而容易让人觉得赛马场有各种各样的内幕,东宫就好一些,太子李承乾还是一个孩子,没人会觉得一个孩子有那么多的心机的。

b2bjc優秀都市小说 《大唐第一村》-第一О一五章:突利無奈!馬報大火展示-k9y15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
新的一天再次来临。
狼王獨寵之王妃難追 困冬
不出所有人意料的,突厥也在土木堡开了马赛的盘口,还邀请了不少新骑手参赛。
整个马赛的赛制规格,相较于昨日更是提升了一个档次。
但是,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原本以为会跟昨日一样大火的场景,却只是他们一群人的自嗨。
张亮和段纶‘发明’的这种新博戏,根本就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是个人就可以抄袭。
这也是后世为什么有那么多暗庄的原因。
一些暗庄为了吸引赌徒,赔率更是比公庄还高出许多。
可是,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人宁愿跑去公庄,也不参与暗庄呢?
那是因为,相较于公庄,暗庄的不确定因素太多了。
最直接的一点,万一老子赢了大钱,你们跑了怎么办?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昨天席云飞和王大锤临时客串的那场戏。
如今,几乎所有赌徒都知道,昨日的马赛是不公平的,特别是一些思想偏激的人。
大唐和突厥的矛盾本来就还历历在目,而这里又是大唐的长安城,不是你们突厥的国都。
你们突厥人开的盘口,老子就是不信任,你能拿我怎么滴?
相比于突厥土木堡的冷清,反倒是东市门口的木屋,今日依旧被围得水泄不通。
昨天那场戏过后,张亮和段纶就断绝了与突厥人的合作。
当然,不是他们没有去找那个突厥管事,而是阿史那突利眼红了他们赚钱的速度,让人拒绝了他们的合作请求……
此时,木屋顶上的小露台,还是那个大嗓门的张家管事。
龍遊都市 愚男
“诸位,咱们可都说好了啊,要投注可以,但是马赛要等到三天后,大唐馆你们都知道吧,那里有一座全天下最大的赛马场,能够同时容纳上万人观赛,仅仅是赛道就有十二列。”
“这次呢,我家国公爷和朔方的郎君一起,一共邀请了二十名顶尖的马术高手,其中就有昨日得了第一名的马骝小哥儿,不过,恕我直言,这次马骝小哥儿估计前十都进不了。”
“哼哼,你们还别不信,一会儿等我们公布了参赛的人员名单,你们就知道三天后的马赛会有多么的精彩了,保证让你们不知道该买谁赢才好……”
不远处的一座酒肆。
阿史那突利与几个随从站在二楼的窗台后面,神色不一的望着木屋前,那群簇拥着,拿着钱币等待投注的赌徒们。
“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他们宁愿跑到这里等三天,也不愿意到土木堡投注?”
狩獵之神 赤色流星
阿史那突利问出了一个令人无奈的问题,是啊,为什么呢?
赔率?他们也是完完全全照抄的,而且还比昨日的马赛更高。
萌妻食神
骑手?他们也邀请了几个大唐的骑手,甚至其中两个还是昨日马赛的选手呢。
死神代理者
此时,阿史那突利忽然想起席云飞离去的背影。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后,阿史那突利沉声道:“去把土木堡的马赛叫停吧……不过,这种游戏不错,长安不是我们的地盘,但草原是……”
身后的几个随从双眼一亮,他们都是阿史那突利身边的蛀虫,强壮的阿史那突利之所以变成现在满脑肥肠的模样,这群人更是一个个居功至伟。
“大可汗英明,回头我们就让人开始筹备,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又有机会捞钱了,跟着大可汗真好……
總裁兇猛:霸道老公餵不飽
···
而与此同时,楼下两辆马车衮衮而来。
站在露台上的管事见状,急忙让人让出了一条通道。
立刻就有十几个汉子从木屋里走了出来,将马车围了起来。
管事着急忙慌跑了下来,高声喊道:“所有人投注前最好先买一份马报,里面有最详细的马赛信息,包括骑手的来历和身高体重信息,还有他们骑乘的马儿,我们也标注了血统和体能评测信息……”
“什么马报啊,贵不贵?”安排的托儿朗声问道。
管事从马车里抽出一张马报,不是很大一张,大小就跟后世生鲜超市的传单差不多。
马报上还有明显的油墨味道,印出来后,还没有来得及晾干就马不停蹄的送来了。
末世重生之平安是福 破褲兜
天下第一盜:神偷王妃
無限狂屍進化
“诸位,你们看,这就是马报,不贵,一份一个钢镚,一文钱的那种。”
说着,管事将马报递给最近的几个托儿,一连递了十张,道:“你们运气好,这十份免费送给你们,接下来有需要,可以到柜台去买,一份一个钢镚,比一个馒头还便宜。”
有人会说,以这个时代的印刷技术和纸张成本,一份一个钢镚不是亏死了吗?
没错,单论材料成本,哪怕席云飞有金手指,都是要亏大钱的。
但是,马报既然是一份报纸,那它就不单纯为马赛服务,它能为商会带来其他更有利的附加值,完全能够填补这部分亏空,甚至还能让商会大赚特赚。
此时,拿到第一份马报的人,已经开始为大家科普起来了。
“我的天爷啊,昨天闯进前五的三个人,郎君竟然奖励了他们一人一台电动车,那可是有价无市的宝物啊,京兆府听说也才只有十台,每天在街上跑来跑去的,老威风了。”
“你们快看这里,三天后参赛的二十个骑手都公布了,娘咧,竟然连秦将军家的大公子也来参赛了,而且骑得还是他们家的黄骠马。”
寵妻1314:神偷傻妃
“黄骠马,什么是黄骠马啊?”
“……这个……哎哎哎,这里就有介绍,好家伙,这马报真是什么都有啊,你们大家伙儿可听好了哈,这所谓的黄骠马啊……”
“骠字的含义是‘黄马带白点’,此马的白点多位于肚子和两肋处,最主要的是马头上有白毛,形状圆如满月,所以别名‘西凉玉顶干草黄’,黄骠马即使喂饱了草料,肋条也显露在外,所以另有别名‘透骨龙’,是难得一遇的宝马良驹。”
那人刚要照着马报上的简介念,旁边就有买了马报的人大声朗读起来,念完还不忘瞥了那人一眼,抢风头这种事情,千万不要拖沓,讲究的就是一个快准狠。
“西凉玉顶干草黄,透骨龙,啧啧啧,好生霸气的黄骠马,那这次马赛,我就买秦家大公子好了,有了这等宝马良驹相助,想输都难咯!”
“哈哈哈,你们呐,还是赶紧去买一份马报自己好好看看吧,这黄骠马啊,在马报上只排在第十三位,前头还有十二匹宝马的评分高比它还高呢,你看看这排在第一的马,云中豹,光听名字就能吓死你们……”

7ueth好看的言情小說 大唐第一村-第一О一三章:突利警覺?預熱讀書-kec81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
席云飞几乎忘记了自己上次见阿史那突利是什么时候。
但席云飞知道,一年前的阿史那突利,绝对没有这么胖。
没错,是胖,不是壮。
“呵呵,郎君,好久不见!”
阿史那突利的姿态放得很低,对于席云飞,他更多的是恐惧,至今他还没有想到抵御特战队攻城的办法,所以只能从心。
席云飞微微颔首,有些诧异的问道:“大可汗最近伙食很好啊?!”
席云飞不是有意揶揄阿史那突利,只是他就是这个性子,有话直说,也不怕得罪人。
阿史那突利愣了愣,扫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尴尬的点了点头。
旁边的突厥官员面面相觑,尽管对席云飞的态度不忿,但他们也知道利害关系。
倒是那个突厥管事比较机灵,急忙上前化解尴尬,道:“大汗,郎君,眼看着比试就要开始了,咱们还是新进去入座吧。”
阿史那突利借驴下坡,连忙拱了拱手:“不错,郎君,里面请,本汗特地让人准备了最好的美酒和食物,希望郎君能够喜欢。”
席云飞也不客气,点了点头后,与阿史那突利并肩走进了土木堡。
只是,在席云飞看来很普通的一幕,落在周围排队进场的人群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阿史那突利是什么人?
东突厥的大可汗啊,就这么一个人物,竟然在席云飞面前表现得如此卑躬屈膝?
当然,最主要的是,以这群人的身份和地位,还接触不到真正的信息。
年初发生在突厥的易主之战,被李世民直接封锁了起来,毕竟事关重大。
換屆(官場小說) 王強
···
土木堡的马场很大,面积比后世标准的马场跑道还宽了很多。
席云飞目测了一下,长度大概有一百五十米,宽有八十米左右,跑一圈下来,接近六百米,这是因为东西两侧的跑道是有弧度的,并不是直线。
然而,这仅仅是最里面的内圈,真正的跑道比这还要长一些。
席云飞与阿史那突利观看比赛的地方,就在跑马场南边最中间的位置。
此时正好是正午,等过了午时,太阳往西南方向移动,这个地方观看比赛就不会觉得刺眼了。
跑道上,十几个突厥小年轻正在做最后的检查,类似碎石块,碎木头等等的异物,全部都要清理干净。
原本这个跑马场是种满了牧草的,但是,前几天一场大雪,让草儿都蔫吧了,不得已,突厥人只能全部都割掉,此时的跑马场是黄铜色的泥土地,一会儿跑起马儿来,肯定是尘土飞扬。
席云飞扭头朝起点看去,张亮跟段纶正在跟五个代表大唐的骑士认真的交待着什么。
那五个骑士高矮胖瘦不一,此时一个个面色都有点紧张和忐忑。
席云飞又看了一样人声鼎沸的观众席,心下一动,朝身后的王大锤交待了几句。
王大锤闻言,点了点头,急忙朝台下跑去。
不多时,出现在起点。
“张将军,段尚书,郎君有一句话让我带给五位骑手。”
正在安抚五个骑士的张亮两人愣了愣,扭头朝抬头上的席云飞看去,见席云飞正在笑着朝他们招手,好奇的看向王大锤:“郎君有什么交待?”
王大锤略过他们两人,走到那五个骑手跟前,沉声道:“你们虽然是临危受命,但是却代表了我大唐的百万民众的荣耀,郎君知道你们现在很紧张,为了激励你们,郎君表示,只要你们能够进入前五,就奖励你们一台电动车。”
说完,王大锤直接转身跑回了看台,留下张亮和段纶面面相觑。
“没了?就这?”
张亮愣了愣,还以为席云飞会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语来呢。
可是,当他回头朝那五个骑手看去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看台上,不少人都在关注他们五个人。
此时有人忽然指着起点喊道:“你们快看,他们好像忽然不紧张了,还很亢奋!”
哐!
就在这时,第一轮淘汰赛的锣声正式敲响。
十名骑手,按照抽签的顺序,依次骑着马儿来到跑道上。
原本对这场比试不屑一顾的五个突厥骑手,忽然发现他们的对手变得不一样了。
一开始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的他们,此时竟然对着自己露出敌视的眼神,不,算不上敌视,而是一种激动中,充满无限期待的狂热。
冰封三千年的女屍:素手乾坤 素素
这时,南边的看台上,阿史那突利作为东道主,点燃了比赛开始的冲天炮。
咻……
爆!
蓄势待发的十名骑手,几乎是同时扬起了他们手中的马鞭。
變形空間
“孛尔斤,孛尔斤,孛尔斤……”
“马骝,冲啊,冲冲冲……”
“老孙,你腰扭了,可千万悠着点啊!”
抗日厚黑傳 荒唐殺手
一时间,整个跑马场响起巨大的轰鸣声,看台上,群情激昂,几乎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嘴上呼喊着自己最看好的骑手……
隆隆隆!
尽管只有十匹马儿,但他们奔跑起来的气势却足以掩盖所有人的惊声尖叫。
卷起的灰尘铺天盖地,强壮的蹄角在黄土地上留下一个个凹坑。
第一圈下来,十匹马儿几乎是势均力敌。
但接下来还有四圈……
看台上,所有人的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因为,第二圈开始,已经有人被抛在了后头。
但是,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那两个落后的人,竟然都是突厥的骑手。
席云飞身旁,原本对这次闹剧并不感兴趣的阿史那突利,豁的站了起来。
我大突厥的勇士,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吗?
阿史那突利养尊处优养出来的肉脸,笑容正一点一滴的逝去。
第二圈跑完,那两个突厥骑手足足落后了半圈,这已经注定了他们的结局。
而买他们赢的观众,已经开始大声的叫骂起来,其中不乏一些大唐的公子哥。
第三圈跑完,又有一个骑手脱离了先头部队,而他,竟然又是突厥的骑手。
鳳涅槃:邪王的驚世狂妃 傾風如許
看台上,不少突厥人平静的面孔渐渐被惊恐取代,这怎么可能,什么时候大唐的马术竟然也这么厉害了?他们不是缺少好马,没有练习的机会嘛?
反倒是阿史那突利,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笑着与席云飞说道:“呵呵,这五位大唐人应该都是玄甲军中最英勇的骑兵吧!”
席云飞闻言一怔,接着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笑着说道:“大可汗太高看他们了,他们不过是五个热爱马术的普通人而已,就是他们胯下的宝马,还是从张将军府上借的呢。”
“……”
阿史那突利笑出鱼尾纹的眼角不自觉的抽动了两下,如果是李世民,或许他会认为对方是在说谎,但席云飞,根本没有虚张声势的必要。
面对阿史那突利的变化,席云飞笑而不语。
就在这时,第一轮淘汰赛已经结束。
最先冲破终点的前五名中,有三个是大唐的骑手,虽然有两个位居第六和第七,但这样的成绩已经很好了。
感受着整个马场的热情,席云飞嘴角微微扬起,心中无比的期待,期待大唐馆正式落成的那一天。
因为,在大唐馆的后面,也有一个跑马场,而且还是按照后世港岛赛马场的规格建造的。
至于今天这场马赛,其实只是为了大唐馆面市,而提前布置的一场小小预热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