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kxfu熱門都市异能 歸一 txt-第九百一十七章 神之俯視閲讀-g6why

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
对于吴中元来说眼前的这个村庄是真实存在的,但对于村庄上的村民甚至是村口的狗而言,他都是不存在的,因为他处于隐身状态,灵气修为不同,隐身的效果也不同,太元修为的隐身是一种近乎虚无的状态,不但看不见摸不着,甚至连狗都闻不到。
吴中元是用俯视的心态来打量着身边的人和事的,俯视的本质是居高临下,是自认为对方不如自己,这一点与现代很多专家所提倡的谦虚低调是冲突的,与佛家提倡的众生平等也是冲突的,不过他追求的是真理和本质,而不是如何更好的融入群体,获取更多的利益。
俯视不同于盛气凌人,也不是目空一切,而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包容和同情,如果父母能够用俯视心态来看待自己的子女,就不会因为他们做错事情而生气失望,毕竟他们还小。如果老师能够用俯视心态来对待自己的学生,就会体谅他们的年幼无知。如果名媛能够用俯视心态来看待市井村妇,就不会嘲笑她们的蓬头垢面,毕竟她们需要为生活奔波。
吴中元急于观察,却又不急于观察,不能单纯的为了观察而观察,那是为赋诗词强说愁,那是扭捏造作无病呻吟,遇到什么就看什么,有所感悟更好,没有也无所谓。
在农村,正月十五之前基本上是不工作的,这时候的人都在干什么?各个地方的习俗不一样,目前所在的这片区域正是相亲的高峰期,平日里大姑娘小伙子都出去打工去了,也碰不到一起,过年回来,都在父母媒人的撺掇下到处相亲。
盜墓筆記之河木集
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
相亲活动好像已经成了一种喜闻乐见的娱乐方式,每个人都很享受挑选他人所带来的优越感,不过大部分人都忽视了在挑选别人的同时,自己也在被对方挑选。
随心所欲的感觉很好,吴中元优哉游哉的跟着一个小伙子走街串巷,河南的村子比北方大部分省份的村子都大,这个庄子至少也有两千多户人家,这个小伙子是出来相亲的,由媒婆领着,一上午看了好几个,不过都没成,要么是人家看不中他,要么是他看不上人家。
前夜 白銀之瞳
相亲时房间里只有男女两个人,二人能说几句悄悄话,吴中元可以“光明正大”的听,近距离的观察双方的表情和语气,多数时候都是女方提问,男方回答,问的多是在哪儿上班,家里有几个兄弟姐妹,以及其他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没有任何人会问男方有车吗,有房吗,有存款吗?因为这是一种极其愚蠢的谈话方式,只会出现在弱智的段子里,任何智商在线的人都不会问的这么直接,就算是爱慕虚荣的女人,也懂得婉转询问,直接问男方有车吗,有房吗,有存款吗,等同冲男方说我在找骂,你快点来骂我,除了喜欢意霪的脑残,谁会相信这种桥段。
重生為小哥兒
很多事情的本质其实并不美丽,以相亲为例,起决定性作用的基本上还是外貌,容貌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家境,其实以貌取人也不能算什么毛病,这基本上也在遵循物种繁衍的优胜劣汰,长的好看的,强壮的能够留下更多的后代,至于家境好的往往智商比较高,脑子比较活,故此也有较高几率留下更多后代。
他是远古时期的帝王,去过很多垣城,也见过很多女子,实事求是的讲还是现代美女比较多,当然远古时期也有好看的女子,但明显比现在少。
吴中元跟的这个小伙子样貌平平,家境一般,也没上过什么学,目前在做的工作也不是什么太好的工作,而且对自身还缺乏清醒的认识,不漂亮的他还看不上,故此跑了一上午也没成功,回家的路上嘟嘟囔囔的骂人,说女方太现实。
吴中元抓着一把自女方炕头上顺来的炒花生,一边剥食一边暗暗发笑,女人现实有什么不对吗?萍水相逢,没有感情基础,没有情投意合,人家凭什么对你高看一眼,你又不是什么潜力股,一眼看到家的平庸,女方现实就对了,其实男人奋斗的动力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女人,女人越现实,男人越不敢懒惰平庸,越要拼搏努力,从这个角度上说,正是女人的现实迫使男人努力奋斗,进而推动了经济的发展。
这种想法自然是不能拿到大面儿上说的,不过事实的确是这样的,逆行推理,假如女人对房子和车子没有要求,也一分彩礼也不要,那男人就轻松多了,能蹲墙根儿晒太阳,谁愿意出去搬砖扛大包,要知道好逸恶劳跟贪生怕死一样,都是人的本能,勤劳和勇敢的本质其实是克服了这种自然属性的动物本能。
惡女從善記 青琉落塵
农村现在也有很多汽车,都是自外地开回来的,也没有太好的,多为十万左右的,偶尔也能见到几辆比较贵的,由于今天天气比较好,很多人都在院子外面刷车,搞的好像唯恐街坊邻居不知道他们买了新车一样。
也有三五成群凑在一起的年轻人,抽烟聊天,抽的大部分是中华,与王欣然抽的软中华不同,他们抽的大部分是硬中华,比软中华要便宜一些,不过也不是工薪阶层负担的起的,也只是逢年过节充充场面。
虚荣和攀比在现代词典里都属于贬义词,不过吴中元却持相反态度,在他看来虚荣和攀比都是促进社会发展的源动力,虚荣心的本质就是好面子,人如果不好面子,那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了,也不追求更好的东西,三饱俩倒,吃饱不饿,那就完了,人还是得有点儿追求的,还是得顾及点儿面子的。
攀比亦是如此,你的车比我的好,我不服气,一定要努力赚钱换个更好的,你家的房子比我大,我也不服气,要努力赚钱盖个更大的,这其实都是良性竞争,都会在无形之中推动经济发展。
与适度的攀比和虚荣相比,褒义词无欲无求反倒更可怕,你是兔子我是鳖,你跑你的,反正我也跑不过你,我就在后面趴着吧,实则这种不思进取的人才是最应该受到谴责的。
相亲无果,年轻人沮丧的回家去了,吴中元也跟了过去,正好是吃午饭的时间,饭菜已经上桌了,由于今天已经是初五,大鱼大肉之前都做了,桌上大部分都是剩菜。
这家有五口人,夫妻加上俩儿子一个闺女,出门相亲的那个是大儿子。
这家人屋里的卫生搞的很一般,房中有股说不上来的气味,吴中元便没有自屋里久留,而是出门想往别处去,一瞥之下发现东墙根上有个鸡窝,鸡窝的石槽和水槽都是空的,想必是忙着过年,忘了喂了。
“妈,你快看。”小女儿惊恐的看着院子。
“看什么?”
妖妃嫁到 雲箋曲
“你看咱的水舀子……”

3u41p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歸一討論-第九百一十五章 置之死地而後生分享-mhez0

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
想要找到盘古灵珠,首先要确定盘古灵珠可能存在的位置,九千岁给的那块石盘是星相图谱而不是灵珠所在的具体位置,需要根据星相图谱上大小不一的圆点儿来对照推敲灵珠可能存在的区域,这是一个极为费时且费力的繁琐工作,要知道星相圆点所对应的那些位置并不只有东方,还有一些中土之外极为偏远的区域。退一步说,即便确定了大概的范围,想要找到灵珠也并不容易,因为盘古薨归于多年前,这么多年下来,灵珠要么深埋地下,要么失落别处,留在原地的可能性很低。
描愛 廣陵笑笑生
石盘上有九处较大的圆点,这九处圆点无疑就是高品阶的灵珠,三灵以下的灵珠即便找到了对己方众人也没什么太大的用处,这九枚高品质的灵珠至少等同三灵修为,这九枚灵珠是己方搜寻的重点。
由于灵珠分散区域太广,想要组建一支队伍逐一搜寻时间根本来不及,只能分头行事,派出九支搜寻队伍,分别前往不同区域。
选谁做领队也需要推敲商议,不管派谁出去,辛辛苦苦找到的灵珠最终却给了别人,任何人的心里都会不舒服,所以几乎可以确定领队之人基本上就是半年之后的参战之人。
由于是搜寻而不是抢夺,故此派出的搜寻队伍首先要考虑的不是修为实力,而是智商和见识,二人首先确定下来的是吴荻领一队,第二个敲定的是祝千卫,第三个是黎万紫,第四个是黎泰,第五个是姜振,之所以将黎泰和姜振排在四五位,乃是考虑到他日赌斗之时二人拥有青龙甲和白龙丹,战斗力强悍,至于二人不是非常聪明也有办法弥补,那就是给他们委派聪明的助手同行。
第六个是黑寡妇,可不能小看黑寡妇,黑寡妇活的年头长,多有见识,而且黑寡妇的智商也不低,一个漠北的土匪头子,南迁避祸之后能被敕封为雕凤王,足见其智商和情商之高,而且黑寡妇的本体是只母蝎子,是剧毒之物,他日对阵神族和兽族,想必也不会吃亏。
最后三个吴中元没跟老瞎子进行商议和推敲,而是直接定了逐浪,高展,姜齐。
听得吴中元言语,老瞎子愣了一愣,相较于之前六人的谨慎推敲,最后三个人选吴中元定的很是草率,选定逐浪他倒是可以理解,因为有些疑似地点是在海里,但狼人高展是一介武夫,而姜齐是在吴中元被困魔界的时候陪在他身边的那个牛族勇士,是所有异姓王中资历最浅的。
不过老瞎子虽然疑惑,却没有出言发问,略一沉吟便猜到了吴中元为什么会这样安排,“圣上,您最后指定的这三个人可是不准备在半年之后派他们出战?”
“对,”吴中元点头说道,“这三个人资历较浅,如果当真寻有所获,我有心将他们寻得的灵珠赏赐给其他人,他们也不会心生不满。”
“最后出战的三人您已有人选?”老瞎子追问。
“嗯,”吴中元再度点头,“我和万山红,还有我的一个朋友。”
吴中元言罢,老瞎子急忙摆手,“不成,不成,您不能亲自出战。”
網王暗度陳倉 葉紫晴
老瞎子的反应也在吴中元的意料之中,随口笑问,“为什么不能?”
“因为您是人族的希望,容不得有丝毫闪失,”老瞎子说到此处略作停顿,转而再度说道,“况且您如果亲自出战,神王兽王也一定会下场,不管胜败如何,局面都不好控制。”
“我肯定会下场,而且我要打头阵。”吴中元正色说道。
“啊?!”老瞎子倒吸了一口凉气。
吴中元说道,“白牧乃玉元修为,苏阳乃上元修为,都比我的修为要高,这一点不止我知道,所有人都知道,如果连我自己都不敢上场,其他人心里又怎么能有底气?”
“话虽这样说,但是……”
不等老瞎子说完,吴中元就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在这半年之中我能否化生元婴甚是关键,如果到了赌斗之日我还是太元修为,还是没有化生元婴,这场赌斗我们就必输无疑。”
老瞎子没有接话,但脸上却满是忧虑神色。
吴中元说道,“将后面的事情安排好之后我就会闭关参悟金简玄文,以求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你多辛苦一下,寻找盘古灵珠一事由你统筹调度。”
“这是微臣份内之事,谈何辛苦,但我们只有半年时间,对您而言,够吗?”老瞎子忐忑发问。
吴中元摇头说道,“怕是不够,此前我也曾经自漠北闭关,却是心境不平,杂念丛生,我得设法让自己真正安静下来,金简玄文不比寻常的武功法术,想要参悟它,必须找到并进入一种极为特殊的状态。”
陰運難違
老瞎子当年也是练气之人,能够理解吴中元想表达的意思,点头说道,“圣上可以寻一处僻静所在,闭门谢客,静心推研。”
學長,你好!
吴中元摇头说道,“不行的,我之前试过了,若是完全与世隔绝,思绪会趋于平和,如果情绪过于平和,无有起伏跌宕,便不会有所感悟,亦不得顿悟窥真。”
“那您就坐镇有熊,没有您的召见,我们也不会打扰您,若是确有必要,您也可以随时与我们下达号令。”老瞎子说道。
吴中元再度摇头,“也不成,我始终牵挂国事,留在有熊只会分神。”
“那您的意思是?”老瞎子疑惑问询。
吴中元没有回答老瞎子的问题,而是出言反问,“先生,你感觉人在衣食无忧的情况下更能爆发潜力,还是在破釜沉舟之时更能爆发潜力?”
老瞎子没有立刻接话,沉吟过后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您想做什么,但微臣不希望圣上以身涉险。”
吴中元笑了笑,“人生总要有所取舍,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穷其所有也只够干好一件事情,参悟金简玄文和做一个好黄帝我无法兼顾,想要有所突破,必须做出取舍。”
婚婚欲醉:傲嬌總裁的新妻 薄情榮少
老瞎子明白吴中元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却不确定他说这番话的用意,“微臣无能,不得为君分忧。”
“不不不,你做的已经很好了,有些事情你可以分忧代劳,有些事情只能我自己来,”吴中元摆手说道,“我准备逼自己一把,以求置之死地而后生。”
“您要做什么?”老瞎子紧张追问。
吴中元说道,“我是自五千年后长大的,我对那里的环境非常熟悉,我想回去,自那里体察人生百态,参悟金简玄文。”
重生之把你掰直 尋香蹤
“那里还有您的亲友?”老瞎子问道。
“没有了,了无牵挂,”吴中元摇头,“我只是需要一个能让我感觉轻松熟悉的环境,让我可以完全放松下来,以旁观者的立场进行观察和感悟。但是与此同时我也需要巨大的压力,让我的心神一直处于紧张的亢奋状态。”
塵世 木梵
老瞎子疑惑皱眉,没有接话,吴中元这番话他不是非常理解,因为吴中元的这番话貌似是冲突的。
“就这么定了,我留在这里总有琐事分神,稍后你就亲自送我回去……”

bp90p精彩都市言情 《歸一》-第九百一十四章 休養生息閲讀-7qv69

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
老瞎子虽然双目已经复明,却仍然随身带着拐杖,听得吴中元言语,亦离座起身,拄着拐杖跟在他身后往殿外去。
与其他众人一样,老瞎子即便贵为相国,位极人臣,也从不与他并肩而行,同行之际始终落后半步。
出得大殿,发现王欣然等人已经身穿后妃礼服自殿外等候多时,见二人出来,后宫众人与总理殿的官员纷纷冲二人见礼问好。
同心劍
眼见众人都换上了新衣裳,吴中元心念闪动,为自己凝变出金冕龙袍,转而右手外探,搭上了老瞎子的肩膀,为其凝出了熊族巫师的衣着,最后凝变青龙披风一件,亲手为老瞎子披上。
短暂的愕然之后,老瞎子惶恐的看向吴中元,“圣上,微臣乃戴罪之身,天弃之人……”
我有一雙陰陽眼 陰陽在世
不等老瞎子说完,吴中元就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我不知道你之前做过什么事情,我只知道每个人都会做错事情,你之前的过失可能已经无法弥补,但你的汗马功勋也不可埋没。”
腹黑萌寶:大牌媽咪不二嫁
老瞎子忐忑惶恐,感动失语之际,吴荻率领众人先行表态,“圣上英明。”
此时城中的男子大部分都已经外出狩猎,吴中元率领众人亲往南门,一座人族的城池往往有多座城门,但南门永远是正门。
時空掠奪者 夜南星
城中女子都在城外等候,见以吴中元为首的皇族来到,纷纷跪倒行礼,别的君王可能很喜欢所有人跪倒在自己面前的这种感觉,但吴中元是个例外,他是在现代长大的,并不喜欢繁文缛节,最主要的是在接受万众臣服的同时,他也要肩负起保护对方的重担。
此时已经有男子带着猎物回返,这时候是一夫多妻制,一个男人回来,往往有多位女子上前接迎,其实一夫多妻也并不是男权的体现,很大原因是战争导致了男女比例严重失衡,成年男子的死亡率在这时候是很高的,而留在家中的女子则相对安全。
吴中元率领众人站在城楼之上,接受所有回归之人的参拜,必要的时候也会酌情给予奖赏,而王欣然等人则一身盛装的站在他的左右,一同感受这难得的和平和安宁。
未曾成家的男人带回猎物时,有可能会有一群女子围上去,他将猎物给谁,谁就是他心仪的对象,这个环节很有意思也很热闹,男人占据了绝对的主动,其实不管什么年代,优秀的男人都有着很大的选择余地。
正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想要看到真相,必须采用高于世人的俯视视角,置身事外,仔细观察不难发现这时候的男人很男人,女人也很女人,双方都做到了自己该做的,女人非常顺从男人,而男人也非常尊重女人,并不像后世描绘的那样男人都是蛮横无理,欺负自己的女人。
越是真正的男人,越懂得保护自己的女人,男人对女人的抛弃往往起因于女人的不女人,而女人对男人的背叛往往源于男人的不男人。
在享受节日欢快气氛的同时,吴中元心里也时刻绷着一根弦儿,那就是而今兽族已经脱困,此番人族大规模的狩猎很可能引发兽族的反感,而他此前下令今年狩猎一如往年也是对兽族的试探,擦枪走火也不是没有可能。
好在整个人族的节日狩猎还算顺利,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到得晚上,城中举行了盛大的篝火聚餐,皇族也派人出席了,不过吴中元没有亲自到场,而是指派了吴荻代表他出席。
之所以派吴荻也是有更深的考虑,不过只有王欣然明白吴中元为什么指派吴荻,因为吴中元曾经跟她说过,待得天下大定就会卸下皇位,带她离去,而且吴荻将是继任的第一人选,吴中元这么做无疑是在为他日的离去做准备。
晚上吴中元自偏殿设宴,宴请都城的各位王爷以及高阶巫师和高阶勇士,由于战事暂时告一段落,众人的心情都比较轻松,晚宴的气氛也很是融洽,众人推杯换盏,开怀畅饮。
吴中元虽然是人族黄帝,实则已经是神仙一般的存在了,千杯不醉,对于诸位臣子的敬酒,没有任何推辞,这些人都是经历过多场血战的,每个人都是真正的勇士,值得尊重。
龍門鏢局後續 黯然散人
二更时分,宴席结束,吴中元带着王欣然去了福寿院,黄家父子一直住在这里,此前他忙于国事,少有机会前来探访,黄家父子来到这里属于背井离乡,人生地不熟,理应多些关心。
吴中元此前曾经命吴卿管理福寿院和学堂,而吴卿知道黄家父子与他的关系,特意交代福寿院众人对黄家父子多加关照,黄家父子享受特殊待遇,吃喝用度全是最好的,吴卿甚至给父子二人配了几个丫鬟。
黄家父子对目前的生活状态也是很满意的,在现代时他们生活在社会的底层,在村子里也多受排挤,到了此处所有人都对他们礼敬有加,给了他们前所未有的尊重,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言语不通。
自福寿院待了半个时辰,吴中元和王欣然步行回返,此前的几年之中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一直有事情在等着他去处理,突然没有了紧迫的压力,吴中元反倒有些不适应,那种感觉就像一直肩负千钧重担的人突然卸下了大部分的重量,一时之间难以适应。
当晚吴中元就留宿在了中宫,王欣然此前一段时间也是身心俱疲,终于放松下来便没有与吴中元彻夜长谈,说了会儿话就悠悠睡去。
次日早起,吴中元冲老瞎子打过招呼,然后带着王欣然出了门,此前各大城池曾经遭受过妖魔鬼龙四族的围攻,事后他一直没来得及逐一巡视,趁节日无事,带着王欣然出来巡视一番。
還珠之我是皇後
由于不赶时间,便不曾使用瞬移,而是隐去二人身形,腾云驾雾,自高处俯视巡查,一路上所见到的景象令他后怕不已,因为各处城池都有不同程度的损毁,有很多城池只能用满目疮痍来形容,此外,在战乱中丧生的族人数量也比他想象的要多,此时的人口数量不足现代的百分之一,根本经受不住连年混战所带来的人口减员,也亏得此前以雷霆手段将妖魔鬼三道先行铲除,如果任凭它们再发动一次针对各处城池的大规模入侵,人族就有灭族之虞。
冷血魔君的廢柴妃 顏傾天下
途中不时可以看到运送粮草的车队和马队,这些粮草都是有熊援助各大垣城的,由于时间仓促,送到各大垣城之后,有很多还没来得及往邑城和围城分发。
魔由心生
由于此前曾经自各地抽调兵员驻守四方大营,故此伤残返乡的士兵随处可见,而普通族人所穿的衣物也破旧不堪,几乎可以用衣衫褴褛来形容。果腹米粮也并不充裕,他此前曾经严令各大垣城不允许饿死人,各级城主都想方设法的为族人寻找食物,大年初一还有很多低阶勇士自山中徘徊,亦有率领族人冒着严寒,凿冰捕鱼者。
異界不敗天驕 保生
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是永远体会不到战争的残酷的,爱国是好事,想要看到国家统一也是好事,但是不能头脑发热,更不能愤青一般的崇尚武力统一,因为打仗是要付出代价的,而很多人只看到了战争的快意恩仇,却缺乏对战争所引发的一系列不良后果的前瞻。
此前四方大营有很多辎重兵器,此时这些重型兵器已经自四方大营转移到了各大边关重镇,这不是他下的命令,应该是老瞎子等人下的命令,其目的无疑是为了加强边关重镇的防御能力,防范他日可能出现的战争。
二人是黎明时分动身的,回返有熊时已是二更时分,一天之中吴中元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叹气,而王欣然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陪着他叹气,人族的处境远比他们想象的更糟糕,再也经受不起战争的耗损,急需休养生息,恢复元气。
此时派往各处慰问拜访的异姓王爷已经派出去了,吴中元回来之后直接去了东宫,人如果一直处于忙碌状态难免会忽视很多细节,吴荻封后已经很长时间了,而他一直没有与吴荻的家人正式见面,明天就是大年初二,虽然这时候没有大年初二回娘家一说,但是大年初二前去拜访吴荻的家人也能凸显对吴荻的重视。
吴荻的家人一直住在大泽,处于吴勤的保护之下,明天可以带吴卿一起回去,顺便也与吴勤见个面。
初二陪着吴荻和吴卿去了大泽,该见的见了,该补的补上,返程之前下了两道旨意,一是将吴荻的家人全部迁往有熊,他们属于皇亲国戚,也理应住在有熊。二是将吴勤调往有熊,吴璇和吴卿都在有熊,吴勤夫妇和他们的小女儿迁往有熊也能让他们一家人团聚。
初三与姜南一道前往连山与姜振等人叙旧,初四前往九黎与黎泰等人见面,他的姥姥还健在,出于礼数他也前往拜见说话,但是感情都是培养的,他对自己的这个姥姥心存芥蒂,始终亲近不起来。
这几日吴中元所做的事情都是黄帝日常,说白了就是正常情况下黄帝就该干这些,而不是成天到处血拼打架,但是吴中元已经习惯了之前压力巨大,刀光剑影的生活,突然闲下来反倒感觉各种别扭。
不过如果成天打架,穷兵黩武,饱受战乱之苦的人族也耐受不了,最主要的是短时间内也无架可打了,眼下只剩下最后一件事情,那就是全力以赴,准备半年之后的三族赌斗。
初五,担任使节的异姓王全部回返,吴中元再次召来了老瞎子,商议寻找盘古灵珠的各种细节……

fjqwo熱門都市异能 歸一-第九百一十章 三族賭局熱推-8p9vr

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
九千岁此言一出,白牧和苏阳双双皱眉,很明显九千岁的建议虽然很是公平,但他们二人却不能接受。
急切而短暂的思虑之后,吴中元率先表态,“这个建议很是公允,不偏不倚,不多不少,九千岁独居在此,饱受风霜,孑然一身,甚是可怜,但凡稍微通情达理之人,都不会再强人所难。”
吴中元的这番话同时招致了白牧和苏阳的白眼儿,三方虽然都需要灵珠,但三方寻求灵珠的动机全然不同,他们二人需要的灵珠是有针对性的三枚和七枚,一旦星相石盘被拆分,他们就找不齐自己所需要的灵珠,而吴中元寻找灵珠只是为了提升属下的灵气修为,即便只得到了三分之一也已经达到了他的目的。
狂仙
听得吴中元言语,九千岁急忙出言说道,“是是是,人王所言甚是,诸位就不要再为难我了。”
由于吴中元有言在先,白牧和苏阳若是不同意,就成了不通情达理,但仅因为吴中元一句话就放弃自己所需要的灵珠,二人自然心中不甘。
不等二人提出异议,吴中元再度出言说道,“我还为九千岁准备了一件礼物,二位先行商议,我去去就回。”
吴中元说完便瞬移消失,他暂时离场是非常聪明的作法,一来可以暂避锋芒,让持相反意见的白牧和苏阳无的放矢,二来可以在九千岁分配星相石盘之前将那具太岁带回来,让九千岁看上一眼,毕竟石盘是由九千岁来分配的,哪一块儿更重要九千岁最清楚。
太岁是放在一具石棺里的,这具石棺吴中元并没有带回有熊,而是一直停放在烟云山的密室里,吴中元直接瞬移来到,自密室里稍作停留方才带着那具石棺回返不归山。
九千岁所居住的山洞很是宽敞,吴中元现身之处位于石室西北角落,放下石棺之后缓步归位,与此同时冲老瞎子使了个眼色。
老瞎子会意,急忙招呼九千岁前去一窥端倪,此前吴中元曾经带他看过这尊太岁,似这种讲解介绍的事情,若是由吴中元来做,有损其黄帝威严。
由于吴中元先前曾经说过石棺里的东西不归五行,故此见到棺中之物时九千岁虽然惊讶却并没有怀疑它是个真正的女子,由于白牧等人在场,它也不便细看,只是瞥了一眼,然后转身而回,冲吴中元轻描淡写的道谢。
帶著空間闖六零 雪麗其
不等白牧说话,九千岁主动说道,“多谢诸位体谅,不与我为难。”
对于这种分配方式,白牧和苏阳都不满意,二人虽然都是神仙人物,但人性尚在,虽然自己并不赞同这种分配方式,但是见对方不出言反对,自己也不愿做那恶人,毕竟此时谁先出言反对,谁就是与人族翻脸。
九千岁走到西面石壁前,摁动机关,石壁上出现了一面翻转石门,九千岁留下一句‘诸位在此稍候’便侧身走进了身后的密室。
此时白牧和苏阳心中都很焦急,眼见二人随时都有出言反对的可能,吴中元急忙说道,“二位寻那灵珠作甚我大致也能猜到,若是所需灵珠被我寻得,我一定会与你们留下,绝不暴殄天物。”
这话还是有一定份量的,吴中元既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二人若是再得寸进尺就显得太无君王气度了,不过二人也很清楚吴中元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吴中元只说与他们留下,却没说送给他们,日后二人所需要的灵珠若是被他找到了,想要拿回来肯定要付出对等的代价。
“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一统人族不是没有原因的。”白牧笑的很是自然,并不见丝毫勉强。
“神王谬赞了,”吴中元微笑说道,“今日相遇,正好定下赌局细节,以武斗决胜负,地点就选在漠北饮马河,那里北有荒漠沙石,南有河流密林,且荒无人烟,施展法术都得随意。”
白牧微笑点头。
吴中元继续说道,“赌斗九场,一二三为上,四五六为中,七八九为下,三局两胜,输家答应赢家一个条件,若是其中两场各有胜负则互相抵消。”
“如你所言,”白牧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可有禁忌?”
“赢家不可令输家自伤灭族,除此之外百无禁忌,不管赢家提出何种条件,输家都要遵从。”吴中元正色说道。
“哈哈哈哈,与当年赌局大有相似之处,”白牧爽朗大笑,“好,亦如你所言。”
二人说话之时苏阳一直没有插嘴,但此番终于忍不住出言开腔,“饮马河位于昆仑北麓,乃我兽族地界。”
“兽王可是担心赢家会驱虎逐狼,殃及兽族?”白牧一语中的。
“兽族何曾怕过谁?”苏阳撇嘴冷笑。
撒旦少爺的冷美人 西門紫琪
虽然撇嘴冷笑,苏阳却没有否认白牧的话,她是兽族的君王,自然不会认为坐山观虎斗能坐收渔人之利,只有蠢人才会在别人发生争斗时袖手旁观,坐视不理,要知道一旦其中一方获胜,就会实力大增,届时两打一,兽族必败无疑。
妖鬼錄
“要不要一起豪赌一番?”白牧看向苏阳。
“哼。”苏阳回以冷哼。
白牧也不希望兽族置身事外,见苏阳不曾反对,便笑着看向吴中元,“人王,你意下如何?”
吴中元自内心深处也希望将兽族拖进来,此前还与老瞎子进行过推敲和商议,自然不会反对,略一沉吟点头说道,“九场不变,上中下三局不变,三局两胜不变,每场各出一人,每局各有胜负则为平。”
EXO傾心可好 怑年
“兽王,你意下如何?”白牧歪头看向苏阳。
“如你们所言。”苏阳冷声说道。
“那行,就这么定了。”白牧点头。
三人刚刚议定,九千岁便自石室里走了出来,手里捧着一件圆形事物,此物呈圆形,与蒲团大小相仿,外面包着一层破布。
此时山洞里的众人视线都集中在九千岁身上,确切的说是集中在它抱着的石盘上,现场有三个人可以施展瞬移,谁都得防范有人贸然出手。
互相忌惮,反倒没人敢轻举妄动,九千岁将石盘置于石桌,扯去破布,露出了石盘。
滿唐春 炮兵
石盘是倒扣着的,反面并无图形文字,九千岁乃三灵修为,可准确拿捏力道,一掌拍下,石盘立刻化为大小均等的三块儿。
“星相石盘在此,诸位自行拿取吧。”九千岁说道。
三人虽然都想要,却没人主动上前。
见无人动手,九千岁便顺势将石盘挪到了石桌的南北中三个区域,苏阳取南,吴中元取中,白牧取北……

w7en3火熱都市小說 歸一 愛下-第九百零九章 星相圖譜讀書-y7022

歸一
小說推薦歸一
九千岁的这句话说的很是突然,三方众人谁也没想到它会有此一言,心中惊诧,面面相觑。
不等众人接话,九千岁继续说道,“什么有心结交于我,你们都是冲着盘古灵珠来的吧?”
众人的心思被它说中,免不得有些尴尬,但三方众人谁也不曾否认。
九千岁又道,“也怪我口无遮拦,多言惹祸,这才引了你们这几位祖宗上门,休说三位三元修为的绝世高手,就是一个,我也开罪不起呀,唉,实话也不瞒你们,我的确知道盘古灵珠散于何处,当年盘古自不归山薨归虚无,灵珠散于各处,散落之处也并非无迹可寻,而是映合当日的天罗星相,早些年我绘凿了一份图谱,得了图谱便可按图索骥,但星相图谱只有一面,给了玉元,上元杀我,给了上元,太元也恼我,不管给谁,我都是个死啊。”
首長的小夫人
听得九千岁无奈言语,又见它苦恼神情,吴中元终于明白为什么九千岁先前没有表现出狂妄自大和粗鄙骄横,这家伙虽然是顽石成精,却是三灵修为,已经感知到了他和白牧苏阳乃三元高手,一个人对待别人是什么样的态度,并不取决于这个人是什么脾性,而是取决于对方是什么人,在三头猛虎面前,再倔的驴子也得老实低头。
“盘古灵珠我势在必得。”白牧平静的说道。
白牧此言一出,吴中元陡然皱眉,在他的印象当中白牧虽然自视甚高,却并不恃强凌弱,这句话不符合白牧的性格,也不符合白牧的身份。
苏阳并没有冲白牧发难,但也没有留情面,冲九千岁冷声说道,“那星相图谱为你所有,究竟送给谁,由你自己权衡。”
刀 晴空無限
吴中元笑了笑,并没有表态。
一个人说话是不是有份量并不取决于声音的高低,也不取决于语气是否严厉,而是取决于他拥有什么样的实力,吴中元虽然只是笑了笑,却也令包括九千岁在内的所有人心生忌惮,虽然三人之中他的修为最低,但是他也是三元修为,如果说三灵修为是少将中将上将的话,三元修为就是元帅了。
“要不你们三位先私下商量商量?”九千岁小心翼翼的问道。
“东西是你的,想送给谁是你的自由。”吴中元出言说道。
重生之奶爸難當
他的这句话与兽王苏阳先前所说的话大同小异,也算是间接声援了苏阳,以此作为对白牧强硬态度的回应。
“盘古灵珠足有数百颗,我只取七枚。”白牧沉声说道。
“我只需三枚就够了。”苏阳正色说道。
见二人针锋相对,吴中元没有急于表态,只是再度笑了笑,笑的意思也很简单,那就是你们别忘了还有我这么一号人物。
“我寻找盘古灵珠为私不为公,治病救人,刻不容缓。”白牧说道。
“同样救治疾患,难能谦让。”苏阳言语之中透着分毫不让的决心。
美漫世界當宅男 書仙魚
“豪门富户便不能与贫苦人家留些果腹御寒之物么?”吴中元说道,他不能一直不表态,必须亮明自己的立场,这句话里的豪门富户指的自然是神族和兽族,而贫苦人家自然指的是人族,除了表明决心,还表明了立场,那就是告诉白牧,自己虽然帮着苏阳说话,却并不准备与她联手。
“事情有轻重缓急,登门有前趋后至。”白牧说道。
“六道皆有所属,亲近各有远疏。”苏阳表情严肃。
明月出祁連
癮婚秘愛:我的腹黑萌妻
听得二人言语,吴中元心中有数了,看来最先赶到不归山的应该是神族,而兽族迟来了片刻,不过眼下妖魔二道已然势微,石头成精的九千岁与兽族最为亲近。
最后一个表态固然可以掌握一定的主动,但最后一个表态也有很大弊端,那就是很容易一句话得罪两家,吴中元本想说神族和兽族没给九千岁带来什么像样的礼物,想了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而是选择了相对平和的作法,笑着冲九千岁说道,“九千岁,除了那铜尊,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件千古罕见的奇物,此物不在五行之中,不入阴阳之列,不惧冰寒,不需饮食,可朝夕不离,常伴你左右。”
吴中元言罢,不止九千岁很是好奇,连白牧和苏阳也多有疑惑,要知道世间万物皆有五行所属,有什么东西是不在五行之中的。
至此,三方都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接下来一段时间谁也没有说话,不说话等同坚持自己立场和想法,那就是谁也不会让步。
吴中元寻找盘古灵珠乃是为了帮助自己的一干辅弼王爷提升灵气修为,但听白牧和苏阳的言外之意,他们寻找盘古灵珠好像不是为了提升灵气修为,而是另有他用。
白牧先前所说,他只需要七颗,又说为私不为公,治病救人,仔细想来白牧寻找盘古灵珠很可能是为了给心月狐治病,心月狐元神受损,浑噩茫然,而七颗灵珠很可能是由盘古七魄化生的灵珠,七魄所化之物,很可能有修复心月狐受损七魄的作用。
異界軍隊 李布衣
而苏阳则直说自己需要三颗,这三颗会不会是盘古三魂所化的三颗灵珠?而且苏阳也说过自己同样是救治疾患,用现代的话说苏阳就是个精神分裂症患者,她寻找三魂所化的灵珠搞不好是为了治疗自己的精神分裂,不过他毕竟不是医生,也无法准确定义什么叫精神分裂,大致意思就是苏阳有两种人格,其中一种在其化生元婴时分裂出来,与元婴一同变成了苏苻,而今苏苻已死,苏阳需要再次化生元婴,她必须保证化生出的元婴与自己同一人格,而不是化生一个与自己作对的反向人格,站在这个角度上说,她的确需要盘古三魂所化的灵珠。
末世卡徒
沉默良久,白牧终于再度发声,“那七颗灵珠本王势在必得,你们若能让给我,本王定会感恩承情。”
“本王若是不让呢?”苏阳冷声反问。
眼见二人的自称尽皆变成了“本王”,吴中元闻嗅到了浓重的火药味,今日之事怕是很难善了,大有动手的可能。
唯恐吴中元坚定立场,毫不让步,老瞎子急忙冲他投去三思而行的眼神,吴中元知道老瞎子在想什么,但目前的这种情况当真不宜坐山观虎斗,世人都有坐收渔人之利的心理,但这种捡便宜的心理是很可怕的,品德好坏暂且不说,只说利弊,利益和风险永远是均等的,谁想躲到一旁看热闹捡便宜,谁就得倒霉。
急切且慎重的思虑之后,吴中元正色说道,“执刀者可砍杀执杖者,执杖者亦可杖毙执刀者,付诸武力只能玉石俱焚。”
吴中元言罢,九千岁连声附和,“对对对,都消消气,莫争莫急,我有个主意,我将那星相石盘一分为三,你们各取其一,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