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hh4x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氪金劍仙李太白 txt-第135章 天階懸賞“營救南詔之主”(章節最後說點事情)鑒賞-d19zk

氪金劍仙李太白
小說推薦氪金劍仙李太白
“南诏国……又名蒙舍诏。”
“这是南蛮洱海六诏之一,这蒙舍因为位于最南边,又被称为南诏,跟蒙嶲、越析、浪穹、邆赕、施浪这五诏不停,因距离吐蕃最远不受其胁迫,故而与大唐最为亲近。”
“五年前,圣上刚刚册封南诏之主皮罗阁为台登郡王,意欲令其一统五诏,从而在南境牵制吐蕃。”
“因有大唐扶持,这些年南诏国力日趋强盛,隐隐已有一诏之力抗衡其余五诏的势头。”
“而这一次,正是因为其余五诏感受到了南诏的威胁,遂在吐蕃授意之下,开始联手攻打南诏。”
“若是寻常时候,就算那五诏联手,也见不得是南诏的对手,可这次交手之前,其余五诏之主假借设宴商谈合并之事情,设计将南诏之主皮罗阁困在了松明楼,而后借此要挟南诏国圣女跟将士,想让他们不战而降。”
“我们负责南诏生意的卢大掌柜,不巧正好就在松明楼,于是一并被困在了里面。”
青莲真武馆,罗文昌书房内,阿虎将卢掌柜从南诏传来的消息仔仔细细地跟李白叙说了一遍。
从无垢城秘境之中出来后,两人便马不停蹄地赶到了青莲真武馆。
“这么大的事,长安真武司不会没反应吧?”
李白皱了皱眉,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罗文昌。
“确有消息传来。”
罗文昌拿出一支玉简递给李白,然后苦笑道:
“不过真武司在南诏的探子不多,因而只知道五诏正联手围攻南诏,其余的还没有你们碎叶商会详细。”
一想到一年前这个做生意时,时时都需要青莲真武馆庇护的商会,一两年内已然变成了一尊“手眼”覆盖整个大唐的庞然大物,罗文昌心中便禁不住一阵唏嘘。
“我估计并非他们并不清楚那边的情形如何,而是知道了之后,正在请示长安的看法。”
李白一边将玉简递了回去,一边淡淡道。
“也有这种可能,毕竟皮逻阁是圣上亲封的郡王。”
罗文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事情有些棘手了。”
阿虎有些烦闷地挠了挠头。
碎叶商会如今在大唐根脚还没站稳,沾染上这等国与国之间的争端,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我们在南诏的生意多吗?”
李白看向阿虎。
夢幻影碟機 米藍色的天空
“就算六诏加起来也没有多少。”
阿虎摇了摇头,然后接着道:
“我们驻扎南诏,主要是想绕过吐蕃,打开天竺那边的商路。”
虽然根基尚浅,但碎叶商会的眼界却不浅,早已开始布局外邦诸国。
“看来吐蕃这是不准备韬光养晦了。”
阿虎这句话忽然点醒了李白。
拿下南诏,再封锁住丝绸之路,吐蕃眼馋大唐从海外诸国得来的财富已久,不是第一次想这么干,只不过碍于唐军铁骑,一直都只是小偷小摸,在西域边境动手脚。
不过李白对此倒也不是很担心。
目前五圣神州的修士,还没有强大能够左右一场大国战争的地步,特别还是面对训练有素的大唐铁骑。
当日大唐铁骑借山海大阵,力抗吐蕃法王的场景,他可还是历历在目。
总的来说,以大唐如今的国力,虽灭不掉吐蕃,但也不可能畏惧他们。
只不过真要撕破脸皮全面开战,这开元盛世估计就要结束。
黑道亦是道4 鄧森
“货物拿不回来也就算了,只是卢掌柜这个人若是丢在了南诏,对我碎叶商会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阿虎沉吟道。
沙雕魂師的萬界之旅 有道言
“那我来联系几名身法不错的斩妖师,看看能不能将卢掌柜从松明楼救出来。”
寶玉瞳
罗文昌立刻道。
“南诏举一国之力,到现在都没能救出那皮逻阁,普通的斩妖师过去只是送死。”
李白摇了摇头,然后接着道:
“还是我去吧。”
“这不妥。”
罗文昌闻言却是不同意。
“如今六诏之中必然有吐蕃的人在,而太白你又与吐蕃结下了深仇大恨,若是让他们认了出来,你会非常危险。”
他一脸严肃道。
“文昌大哥多虑了。”李白笑了笑,“就算吐蕃四大法王亲至,我想逃他们也留不住。”
这并非他自大狂妄,而是在触摸到这片大陆灵气的瓶颈之后,对于这片大陆强者实力的合理推断。
“一个大掌柜,不值得太白你冒这个险。”
这时阿虎也摇了摇头。
碎叶商会大掌柜与李白之间孰轻孰重,用脚趾头都能分辨出来。
“一个大掌柜不值得,但你们别忘了,那松明楼里还有南诏之主皮逻阁。”
李白深深地看了两人一眼。
“这……”
罗文昌与阿虎闻言皆是一愣。
两人一直都是站在碎叶商会这方来考虑问题,却是将那皮逻阁给忽视了。
“长安不可能让皮逻阁死,但为了不给吐蕃开战的理由,所以接下来这注定是两国修士之间的一次较量,而用来判断这场较量胜负的,就是松明楼内那皮逻阁的生死。”
李白语气平静道。
“所以长安肯定会派斩妖师前去营救皮逻阁……”
罗文昌跟着喃喃道。
“那也不一定要太白你去啊。”
阿虎不解。
“若是以前肯定轮不到我,不过如今长安有两个对我非常了解的女人,她们比谁都清楚,我比任何人都能胜任这件案子。”
李白苦笑一声。
他说的这两个女人,自然是玉真公主跟韩嫣萝。
而差不多是在他这话出口的同时,他的脑海之中探出了一道系统提示音:“系统提醒,青莲真武馆,收到一桩指派天阶悬案——【营救南诏之主】。”
“罗馆主,李天师,长安真武司贺大人求见。”
才点开这消息没多久,书房门外便传来了通报声。
“说曹操,曹操到。”
李白叹了口气站起身来。
一旁的罗文昌跟阿虎,则是满脸的惊诧,全然没料到李白会推断得如此准确。
“等一会,阿虎哥你回避一下,文昌大哥到时候也不要提碎叶商会的事。”
走到书房门前的李白,忽然转身叮嘱两人道。
“是担心碎叶商会被牵扯进去吗?”
罗文昌跟阿虎这时也来到了书房门前,都是有些诧异地盯着李白。
“要是等他们知道,我其实只是顺带去救一救皮逻阁,可就没办法跟他们要个好价钱了。”
李白如一头老狐狸般笑道。
都市文武天才
他可是打定了注意,准备靠桩案子,把因为“丹书剑意贴”耗损的灵石补充回来呢!
“除此之外,还能为今年接下来的山海会探探路,看看这吐蕃的法师们究竟有些什么道行。”
他接着在心里道。
“没错,没错,这次可得好好宰他们一顿,上次那吐蕃之行,太白你可是吃了大亏。”
原本愁眉不展的阿虎,一下子来了精神。
一旁的罗文昌则是摇头苦笑,他其实还是有些担心李白。

20xpj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氪金劍仙李太白 txt-第134章 一發入魂讀書-82056

氪金劍仙李太白
小說推薦氪金劍仙李太白
诸如“准心”这类的词汇,也都是李白在小册子里写着的,这帮工匠接触得多了,说得也就越来越顺口。
“好嘞!”
一众工匠也算是驾轻就熟,开始按照杨务廉所说的方位,飞快地调整着炮口的方位。
经过了大概半盏茶功夫的调整之后,杨务廉终于确认将炮口的准心对准了十里外那处山头。
“诸位老爷,请务必捂好耳朵!”
接着杨务廉一边用火折子点燃炮引,一边让众人捂住耳朵。
虽然那笨拙地调整准心的手法,以及这原始的点火方式看得李白直皱眉,但他还是耐住性子一声不吭地看了下去,并且随手展开了护体剑罡,将李客他们全部笼罩其中。
这些人,根本没有把杨务廉的话,当作一回事。
“嗡~”
引信火焰燃尽后,炮管周身符文光华骤然激荡开来。
精靈先驅
“轰!——”
一声犹如山崩般的巨震响起后,一道长长火舌随着从那炮管处喷吐而出。
那巨大的铁球炮弹更是以肉眼难察的速度,在空中划出一道白色轨迹,最后重重撞击在了十公里外那彩带飞舞的山头。
“这……?!!”
“这如何可能?”
在李客苏曼茹他们的目瞪口呆的目光之中,十里外那座山头草木山石直接化作飞灰,道道符文所化的涟漪混杂着白色的气浪从那山头荡漾开来。
“轰!!~”
直到几息过后,又一声巨响才慢慢从对面山头传来,随之在山谷中声声回荡。
“靠~比什么神威大将军猛太多了!!”
不光是他们,就连提前有所预料的李白,此刻也同样是目瞪口呆。
这符炮的威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呼呼呼……”
接着他解除了护体罡气,瞬间众人被那炮弹激荡起的气浪,冲击得睁不开眼睛。
“太白……”
好半响后,从惊愕之中回过神来的青玄,目光死死盯着远处那依旧被烟尘笼罩的山头,头也不回地喊了李白一声。
“徒儿在。”
李白神色平静地应了一声。
“为师现在有些明白,你当初为何说,这些兵器是打开那深渊魔窟的钥匙了。”
我有一座冒險屋 我會修空調
青玄依旧没有去看李白,只是自顾自地喃喃自语。
“从今天起,这钥匙,算是握在我们手中了。”
李白有些感慨道。
“太白,你们说,这还只是……只是样品?”
这时李客也开口了。
“没错。”
李白点了点头。
豪門錯愛 葉闕
“只是试做的样品,便有如此威力……等到成品之时……”
李客有些不敢想。
“这种东西……若是放在战阵之上……死伤只怕难以计数。”
一旁的阿牛叔忽然呢喃了一句。
“所以,除非到了大唐生死存亡之际,没有我跟我师父的允许,这东西都不会拿出去,更加不许买卖交易,这将是无垢城以后的铁律。”
鐵血大民國
李白先是脸色凝重地看向阿虎,继而又将目光落在青玄身上:“师父,若我走之后,有人违犯此律,请你就地正法。”
“放心。”
青玄重重点了点头。
“除非老头子我死了,否则谁也别想将这兵器随便带出去!”
他的声音充满了肃杀。
“太白,你就放心吧,碎叶商会买卖多得是,不会做这沾血的买卖,这东西只不过是我们拿来保命的依仗罢了。”
这时阿虎也严肃地说。
别看他表面上嘻嘻哈哈,但实际上心里拎得很清,一直都只是将这符炮当成碎叶商会保命的手段,而非用来交易的商品。
“不过在五圣神州地界不能用,以后等我们生意做到海外仙府了,是不是可以用这东西打下一块地来玩玩?”
他接着又笑嘻嘻地看向李白问道。
“用来自保自然是没问题。”
李白点了点头,然后又看向师父青玄道:
“青羊宫跟碎叶商会都可以放几尊用来防护。”
“这个为师自然晓得。”
青玄点了点头。
“等到时候这符炮的数量够了,青羊宫,碎叶商会还有你家碎水园都可以安置几台。”
他接着道。
“用这么大个玩意安家护院有点夸张了。”
李白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一脸神秘地看向杨务廉道:
“我们还有更适合的东西,对吧杨工?”
杨务廉闻言咧嘴憨憨一笑,随即点头道:
“没错太白老爷,这符炮更适合守城,像是安家护院符枪更合适一些。”
讓我幸福給你看
“符枪?”
青玄闻言先是一愣,继而好奇地问道:
“就是你那几种兵器里,可以单人持握,一枪能够击毙百丈外敌人的那个?”
“没错!”
李白笑着点了点头。
“除了符枪之外,还有加特林跟火箭筒,这两种比起符炮更加轻便。”
他接着道。
“没错,没错,在我看来,那加……加特林跟符枪还有火箭筒其实才是最适合普通人的。”
一旁的杨务廉深以为然地附和了一句。
埃提
在场的众人之中,除了李白,就属他最了解这些兵器。
絕妃善類,拒嫁腹黑爺
“不过就是目前的话,这符枪跟加特林我们做起来还是有些难度,最难的地方还是那符弹,想要制造那么小的符弹,又能够用在那么小的符枪内击发,这很难……”
杨务廉接着一脸惭愧地挠了挠脑袋。
“杨大哥,一步一步来不用着急,那符炮的符弹一开始不也是很难,你最后不还是做出来了吗?”
一旁的阿虎见状赶忙笑呵呵地拍了拍杨务廉的肩膀。
“阿虎说的没错,一步一步来,不用着急,时间我们有的是。”
李白也笑了笑。
網遊之遊戲之王
“若是有什么我们青羊宫能够帮上忙,杨兄弟尽管开口。”
这时青玄也是一脸郑重道。
今日见识了这符炮的威力之后,他对李白当日的说法再不怀疑,这无垢城若是真的造出来,日后无论对大唐还是对他们青羊宫,都将百利而无一害。
特别是这些兵器若全能造出,倒是若那千年大劫真的到来,无垢城必然能够成为应劫之日最大助力!
……
约莫两个时辰后。
“你们两个臭小子,好小子,如果不是今天跟过来了,我跟你阿牛叔都不知道,你们两个居然在背地制造这般可怕的东西。”
等工匠走后,李客跟阿牛叔把李白跟阿虎拉到一半,一脸难以置信地看向二人。
“如果可以,我希望这些兵器永远派不上用场,你跟阿牛叔能够安安稳稳的在这世外桃源享福。”
李白苦笑。
“可不是吗。”
阿虎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随后接着少见地面色凝重道:“而且碎叶商会生意做得这么大,加上海外的收入,一个月几百万两白银进账,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巴巴在盯着,若是没有点自保的手段,迟早要被人吃干抹净。”
邪王寵妻:異界煉丹師
“其实门派势力还好说,最怕的还是皇室,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等碎叶商会真到了富可敌国那一天,与皇室之间起争执是迟早的事情。”
李白点了点头,随后神色严肃地接着道:
“所以我建议,从现在开始,一点点将碎叶商会的产业转移到无垢城来,特别是一些熟练的工匠,慢慢地让碎叶商会本身从大唐隐形,只留下类似于望梅居这类与各大商贾交流的酒楼,有了新产品之后,直接要求相熟的商贾秘密进入无垢城商谈,商定好之后,再以乾坤袋、纳戒一类的法器,集中将产品运到各个州府,尽量减少接触。”
“这些太白你在规划的书册之中已经说过了,等无垢城这般工坊建造好之后,我就一点点将人安排过来。”
阿虎认真道。
听着二人的对话,本意想来敲打敲打二人的李客跟阿牛,此时有些吃惊地对望了一眼。
两人没想到,看似一直是在玩闹的二人,其实已经想到那般长远之后的事情。
“看来是我们多虑了。”
李客朝阿牛叔苦笑了一声。
“是啊,看来我们以后能享享清福了。”
阿牛叔爽朗一笑。
“这无垢城,以后还要爹跟阿牛叔帮忙一起照看。”
李白却是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在二人疑惑的目光中接着道:“无垢城想要长久经营下去,青羊宫、碎叶商会还有我们李家,一方都不能缺,缺了那一方,再过几十年,无垢城也不会是我们想象之中的无垢城了。”
“虽然我不太明白太白你这话的意思,只要阿牛叔能做到的事,自然义不容辞。”
“这无垢城,说起来也算我家产业了,你爹我肯定会好好看着的。”
对于李白的话李客跟阿牛叔愣了愣,有些不明白他话中指的是什么,不过两人也没有多问,只是接连点了点头。
女老板的貼身高手
“有你们这话我就放心了。”
李白笑了笑。
其实他这话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既不想让无垢城变成只有修士的无垢城,也不想变成只有碎叶商会的无垢城,更加不想变成他一家的自留地。
修真业跟工商业齐头并进,才是他最终目的,而这其中李家则是两方之间的调和剂,没有李家,这两方迟早会因为各自矛盾走向对立面。
“走吧,叫上你师父,我们可以回家了,你娘亲他们估计已经到家开始准备晚饭了。”
李客张开双臂分别拍了拍李白跟李客的肩膀。
“太白等一下……”
不过就在几人准备下山时,阿虎却是停下了脚步,伸手从怀中取出一枚玉简。
“怎么了?”
李白有些好奇地看了过去。
“是我跟碎叶商会在南诏国掌柜的玉简。”
阿虎一边说着,一边定睛阅读那玉简之上的字迹。
当他的目光落在那玉简上时,李白发现他的脸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阴沉起来。
“我们在南诏国的大掌柜出事了。”
不等李白开口询问,阿虎已经脸色难看地抬起头朝他看来。

lapr1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氪金劍仙李太白-第124章 蒸蒸日上的碎葉商會看書-em133

氪金劍仙李太白
小說推薦氪金劍仙李太白
“嘎……吱……”
“嘎……吱……”
江由县,青莲乡,李家李白书房中,阿虎与李白并排坐着,面前是一只外形与风扇类似,但里面吹出的是热风的风扇。
“太白,不错吧?”
被吹得满头大汗的阿虎一脸得意地看向李白。
“不错。”
李白十分认可地点了点头,然后又提出了一些自己的建议道:
“要是有调节的档位就好了,能控制风量跟热度,室内温度升高之后,再保持这个热度跟风量,人待在屋子里就有些不舒服了。”
“太白你这就不懂了。”
阿虎闻言却是一脸不以为然地嘿嘿一笑,随后解释道:
“这人字一号款暖风扇,主要是卖给一些小门小户,价钱不算贵十九两九钱,所有功能也不多。”
说到这里,他又献宝似地从手中纳戒之中取出两只暖风扇。
相比正在转动的那只,这两只光是从外形上来看,就要值钱许多。
“这两款一款是地字一号,另一款是天字一号。地字一号,主要是卖给富贾大户,价钱是九十九两九钱,天字一号则是专门卖给达官显贵,价钱是九百九十九两。除却用料不一样之外,地字一号跟天字一号还有调节温度跟风量大小的功能。”
他接着一一向李白介绍道。
“不错啊阿虎哥,现在都会触类旁通了。”
李白闻言有些惊喜地看向阿虎。
“哪里,哪里,这都是我跟几个碎叶商会大掌柜一起商定的。”
阿虎闻言笑呵呵地谦虚道。
自从开始接手碎叶商会,他整个人都沉稳了许多。
只談錢不說愛 月下金狐
“其实,这暖风扇最赚钱的并非这风扇本身。”
这时候阿虎又从那暖风扇扇叶上取下一张贴好的符纸放到李白身前的书桌上,然后一边坐下一边介绍道:
“就跟我们夏天卖的风扇一样,这暖风扇想要吹暖风,就得买我们碎叶商会的专门符箓。”
“这些符箓单张也就二十来文,小户人就算凑合用一个月也得三十来张,而大户人家若是敞开了开一个冬天,少说也得需要百来张。”
“若是我们这暖风扇能卖出个几十万台,一个月光是卖符箓的钱,都将非常可观。”
“而且等到了明年夏天,我们又可以继续卖冷风符箓,然后再每隔个一两年将人字、地字、天字这三款风扇改进一些,变成天字二号、人字二号、地字二号,那肯定又是一大笔钱。”
午夜開棺人 唐小豪01
阿虎越说越是兴奋。
“如果真能在大唐十三道铺开,别说十几万台,一两百万台都没问题。”
李白闻言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碎叶商会如今开发能力跟营销能力,远远超出了他当初的预期。
就说这风扇,他当初不过是给了碎叶商会一个设想,全然没想到他们会做到如今的地步。
“我们碎叶商会在大唐的十三个道府治所都设了分会,十三个大掌柜每一个管理一个道府,每个大掌柜手底下还有七八个小掌柜,大掌柜们与当地商贾定好分销契书,小掌柜们负责具体事宜。”
阿虎先是向李白介绍了一下碎叶商会目前在各个道府的情况,然后又一脸神秘地从纳戒之中拿出一摞卷轴放在桌上,“早在上个月,我们碎叶商会各个道府的大掌柜,便已经跟当地商贾签下了分销的契书。”
说到这里时他停顿了一下,随后接着一脸自信地双手交叉放在那大肚腩上道:
“目前我们的风扇,有多少他们便要多少!”
“销路居然这么快就打通了?”
李白显得有些吃惊。
“其实……还多亏了太白你跟青莲乡真武馆。”
阿虎闻言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怎么这么说?”
李白端起桌上茶杯有些不解。
英雄聯盟之巔峰王座(英雄聯盟之韓娛巨星) Iced子夜
至少以今年来说,他完全就是个甩手掌管,对碎叶商会没什么实质贡献。
阿虎稍微在脑中整理了一下,随后娓娓道:
“白糖生意虽然替我们碎叶商会打响了名头,但这个名头其实仅限于剑南道周遭的几个道府,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碎叶商会就算在一些道府设了分号,但毕竟名声不显,愿意与我接洽的当地商贾寥寥无几,更不要说愿意我们签分销契书的了,那段时间哪怕是白糖生意做得都很吃力。”
“一些偏远的道府见我们货好,更是存了黑吃黑的心思。”
“当时你又不在成都府,没有办法,我最后只能向你们青莲真武馆罗馆主求助了。”
“罗馆主知道我跟你的关系,便直接安排了刘浩然跟阿倍叔去做我们那个大掌柜的护卫,两个人直接……灭了当地一个意图绑架我们大掌柜的小帮派,这一战替青莲真武馆在当地打出了名头之余,也相当于告诉一些窥伺碎叶商会的势力,我们的后台是青莲真武馆,这么一来,之后的事情就顺遂了许多。”
说到最后阿虎显得有些底气不足,因为让青莲真武馆斩妖师给自家商会大管家当护卫,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是有种公器私用的嫌疑,他怕李白会怪罪。
“那我可得好好谢谢罗大哥了。”
令阿虎松了口气的是,李白似乎半点责怪的意思都没有。
“是得好好谢谢罗大哥。”
阿虎笑着嘿嘿一笑。
“不过光是如此,碎叶商会应该也没办法一下子得到这么多契书吧?”
李白指了指桌上那一摞契书好奇问道。
青莲真武馆排名的确不低,但要是说碎叶商会光靠它的名头就能搞定大唐所有道府,那就有些夸张了。
“太白你说的没错。”
阿虎笑了笑。
“有了青莲真武馆作为靠山,我们碎叶商会最多少了些麻烦,真正让当地那些观望的商贾签下契书的,还是圣上前些日子的那份诏书。”
他接着看向李白道。
“又是那份诏书。”
李白闻言先是苦笑,继而释然道:
鬼夫嫁到
“虽然因为这份诏书造成了许多不便,不过目前看来也不全是坏事。”
低声嘀咕了一句之后,他又向阿虎问道:
“海外的销路呢?有没有进展?”
“海外的销路现在是李叔跟我阿爹在打理,已经见过了不少相熟的波斯跟栗特商人,不过比起风扇,他们对白糖更感兴趣。”
阿虎如实向李白汇报道。
对于李白口中那些新鲜词汇,他早已不陌生。
“有阿爹跟阿牛叔在,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李白点了点头。
“对了。”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然后掌心一个翻转,从纳戒之中取出一只小瓷瓶递给阿虎道:
“这里面有三枚小龙元丹,你跟阿牛叔还有阿牛婶一人一枚。”
这龙元丹是他这次从青羊宫带回来的。
百草堂在他丹方上改进了一下,虽然不如用龙牙果炼制的大龙元丹,但同样用的是十分珍贵的材料,普通人服用一颗,延个十年寿还是没问题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
阿虎嘿嘿一笑收起龙元丹。
“阿兄,阿虎哥!”
“吃饭了!”
二人又寒暄了几句之后,楼下忽然响起了月圆的声音。
“来了!”
愛情公寓之快樂人生 過期的肥宅
李白一面应了一声,一面站起身来。
从窗户向下望去,楼下月圆正用力地在朝他挥手。
“还是在家里最舒服。”
他冲月圆也挥了挥手,然后大大地伸了个懒腰道。
随后他又转头看向一旁已经站起身来的阿虎:
“阿虎哥,这两天就先在我家住下吧,我还有些事情要跟你商量。”
“哦?”
阿虎先是一愣,因为这还是第一次李白主动留他在家住下。
“行,我去跟几个掌柜的打声招呼。”
但他还是很快点头答应了下来。

wub9x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氪金劍仙李太白-第123章 丹書劍意貼推薦-68tic

氪金劍仙李太白
小說推薦氪金劍仙李太白
“轰!——”
青玄周身体内真元像是受到了某种威胁一般瞬间炸开,但即便如此神魂依旧受到了那股剑意的剧烈冲撞,喉头一热,一口鲜血从嘴角溢出。
“这……这是丹书剑意帖,是你写的?!”
接着他满脸愕然地看向李白。
“唉……”
见青玄无恙,李白松了口气之余,跟着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点了点头。
尽管他本意并非是要制作一幅丹书剑意贴,但事实确如青玄所言,这桌上就是一份货真价实的丹书剑意贴。
偷心公主a計劃
所谓丹书剑意贴,是剑修以将剑意剑招以及灵元融入书帖之中,制作出类似符箓的书帖。
这种书帖,只要制作得法,往往要强过其本身剑招威力。
不过李白今天一开始,的的确确,没有制作丹书剑意贴的念头,他完完全全,只是想写几个字而已。
“你小子,又是哪里学来这写丹书剑意帖本事?”
竹馬謀妻:誤惹醋王世子
“而且这剑意帖,只看一眼别有如此威力,若是完全释放出来,便裴老头子也未必敢正面接这一剑吧?”
青玄又惊又喜,丝毫没有因为被那剑意所伤而感到恼怒。
“唉……”
李白闻言则是又叹了口气,心道:“能不强吗,我这一身灵元,可是被榨得一滴也不剩了。”
重生1978年 旎旎
“师……师父……灵……灵石……”
他挣扎着艰难地说出几个字。
躲美錄 夢如刃
“灵石?哦,好的,我这就给你拿。”
正欲再端详一下这剑意贴的青玄闻言有些不好意思地一拍脑袋,然后飞快拿出一颗灵石塞进李白掌心。
“呼……”
灵石入手,李白犹如那久旱逢甘霖的田地,顿时重新恢复了生机。
“我说你小子,以后做这种事情之前,能不能提前给我打一声招呼?”
宋殤
见李白脸色转好,青玄也松了口气。
他已经猜到,此刻这场面,定然是李白书写这丹书剑意贴造成的。
“好。”
李白先是苦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在心中再次哀嚎道:
“我就随便写了四个字啊!”
“玄老!”
就在此时,云家老祖云知守的声音忽然在院子外响起。
刀劍金鷹
“这老东西,闻着味就来了。”
青玄闻言先是皱了皱眉,但马上又眼前一亮,一脸狡黠地低声道:
追仙小骨丁
“老小子来得正好!”
说完他冲院外喊了一声,“松阳,让云老进来吧!”
一旁的李白见青玄露出这种表情,心下顿时猜了个七七八八,于是皱眉暗叹一声:
“您弟子还躺着呢,您居然还有心思玩闹。”
不过想归想他也没说破,毕竟他也挺好奇,这莫名其妙弄出来的丹书剑意贴,威力究竟怎么样。
很快,云知守,便风风火火地出现在了这片废墟之上。
“玄老……这到底是……是什么情况?”
看着这别院的惨状,云知守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小子,瞎捣鼓了一副剑意贴,不小心引了一道劫雷下来。”
青玄说得一脸轻松。
此时的他嘴角的血迹已经擦得干干净净,身上的血迹也用元力震散,看不出丝毫方才的狼狈模样。
“能……能引下劫雷的剑意贴?”
云知守的脸,刷的一下从疑惑变成了震惊。
“是啊,也不知道犯了什么忌讳,我刚刚也看了眼,就是稀松平常的几个字。”
青玄背着手,面色云淡风轻。
“只是稀松平常的几个字?”
云知守闻言,一时间更加疑惑了起来。
接着他看了看躺在椅子上气息虚弱的李白,然后又看了看李白身前的书案,最后终于忍不住向青玄询问道:
“玄老,能让我看看吗?”
青玄等的就是这句话。
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依旧是一脸无所谓道:
“你自己看吧,就是几个稀松平常的字而已。”
“多谢玄老!”
云知守朝青玄拱了拱手,随即快步走到那书案面前。
“剑吞……山……海?好字……好?嗯?!……”
跟青玄一样,云知守乍一看之下,并未觉得有何不寻常,但随着目光从最后一个字上扫过,那股势同山海一般的剑意,便如浪涛一般向他汹涌袭来。
“噗!——”
傭兵少主混都市
心神激荡之下,云知守口中吐出一口鲜血来,周身护体罡气更是不受控制地散开。
我的惡魔弟弟
“好霸道的剑意!好可怕的一幅丹书剑意贴!”
云知守跟青玄反应差不多,心惊之余也是跟着赞叹了起来。
“玄老……您不厚道啊!”
他擦了擦嘴,接着苦笑一声看向青玄。
“师父,梵天师求见!”
就在这时,院外的松阳真人高喊了一声。
听到这一声,青玄与云知守齐齐对视了一眼。
“身上血迹弄干净些。”
青玄一脸认真地对云知守道。
“放心,保证天衣无缝。”
云知守同样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然后直接调运元力震散周遭血污。
最后两人彼此心照不宣地站在了同一侧。
接着,青玄朝着院外应了一声,“请他进来吧。”
“有意思吗?”
看着飞快达成统一战线的两个老头,李白非常无语地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片刻后。
“噗!——”
“哈哈哈!”
几乎如出一辙,焚天师在这剑意贴面前心神失守,而后口吐鲜血,两老头则齐齐大笑。
但让李白没想到的是,随着院外邢天师的到来,焚天师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跟之前的云知守一样,也倒戈到了统一战线,准备坑一把邢天师。
“喂喂喂……我这剑意贴不是这么用的啊。”
“所以你们是打算把认识的全坑一遍是吧?”
望着玩得不亦乐乎的几个老头,李白哭笑不得地在心中吐槽道。
“光是贴上的剑意,便能让天师级别的强者心神失守,若是破贴的话,这丹书剑意贴的威力,恐怕比我全力催动之下的东风还要可怕许多倍。”
他接着在心里喃喃道。
婚迷心竅:首席愛妻如命
所谓“破贴”,其实就是将这丹书剑意贴内的剑意剑招释放出来的意思。
话说回来,这次李白虽然被春秋笔坑了一把,但同时也因祸得福地发现了它的一种用法。
当然,这种用法的代价比较大。

l4zbi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氪金劍仙李太白-第112章 有人比我更懂骰子展示-29bcy

氪金劍仙李太白
小說推薦氪金劍仙李太白
他刚刚用神魂感应过,这摄青鬼体内的确存在着一丝刘誉跟朱烨他们的神魂气息,强行将其诛杀确有可能伤害到三人魂魄。
元首的憤怒
而听到李白这话,那摄青鬼明显松了口气。
“仙……仙长,我……我能离您远点吗?”
她并没有急着回答李白,而是壮着胆子向李白请求道。
“离我远点?”
李白有些不解。
“放心吧,我暂时不会动你,否则就算你离得再远,我也能一剑将你给斩了。”
他以为这摄青鬼是单纯的惧怕他,于是跟着不咸不淡地补充了一句。
“不,不是……不是这样,仙长你有所不知,您身上阳元过于旺盛,无时无刻都在灼烧着我的阴体,再这般下去,我这具阴体只怕无法继续凝聚人形。”
摄青鬼有些欲哭无泪道。
可能李白自己还不是很清楚,他靠《八九玄功》铸炼成的这具一转的不败金身,对于这种只有灵体的鬼物来说,完全就是剧毒一般的存在,光是在他身旁多待上一会,都有着魂飞魄散的危险。
“行,你自己找个地方吧,别出这间庙就行。”
漢末天子 王不過霸
星際破滅 神光
李白看那摄青鬼身体愈发透明,当即也明白了过来,随即摆了摆手一脸无所谓道。
“谢谢仙长,谢谢仙长!”
摄青鬼感激得就差没给李白跪下了,赶忙推到了大殿离李白他们最近的一个角落。
“现在可以说说你想做什么交易了吧?”
看她坐好,李白于是问道。
摄青鬼赶忙点了点头,然后开口道:
“我想请仙长立下一份血契,只要我在接下来的赌局之中赢了这三位小兄弟,仙长便放我离开。”
“你赢了的话,他们三魂七魄不就都被你吃了吗?”
李白眉头一皱。
“有您在,小女子哪敢吃三位小兄弟的魂魄?赌局结束,我自当立刻将这三魂七魄归还三位小兄弟!”
她苦笑道。
“也对,好不容易修成摄青鬼魂体,跟这三个修为一般的小子极限一换一,确实不太划算。”
李白想了想发现这摄青鬼的确没必要冒着魂体被灭的风险加害这三人。
“可要是你输了呢?”
他接着看向那摄青鬼反问道。
“我输了怎么办?我会输?”
極道保鏢
摄青鬼一愣,似是压根没考虑过自己会输这件事情,当即一脸自信地拍着胸脯笑道:
將血 河邊草
“若这赌局是小女输了,小女愿立下鬼契,今后这魂体可供仙长任意驱使!”
不知为何,李白总觉得眼前这女鬼此刻自信满满的嘴脸,像极了他前世的某个室友打牌时的嘴脸。
“行,这赌局我接了。”
当这女鬼嘴脸与他那室友重合之后,李白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答应了下来,因为只要他那室友露出这幅嘴脸,基本上就没有赢过。
当然,玩笑归玩笑,李白其实还是深思熟虑过的。
反正不论输赢,刘誉这几个小家伙都能救下来,至于这摄青鬼就算跑了也没关系,反正她的能力也知道了,日后跟长安真武司通报一声,即便抓不着,也能避免再有人遇害。
而且要是不答应这摄青鬼,想要拿回刘誉他们丢失的魂魄还真有些麻烦,如果自己师父跟长安真武司没办法,他可能还得把“迎风变化”里“招魂”的技能点给点上。
我的奇妙女友
片刻后,两方分别订好了契跟鬼契。
大殿前供桌的两侧。
摄青鬼一鬼单独坐在一侧,刘誉朱烨还有阿海三人木偶般坐在另一侧。
“他们现在这模样你确定能赌?”
“要不然你先把他们魂魄放了,再慢慢赌吧?”
李白侧身躺在房梁上对下方的摄青鬼蛊惑道。
“仙长……仙长你莫要说笑了,我把他们魂魄放了,肯定……肯定马上魂飞魄散。”
摄青鬼看了眼头顶游荡的东风苦笑道。
“仙长你不用担心,只要赌局开始,几人神智便会恢复。”
看得出来,她此刻虽然因为赌局变得有些兴奋,但头脑还是清醒的。
“你这人,怎么不识好人心呢。”
“仙长,我是鬼。”
“鬼也是人他妈生的啊。”
“仙长,你不要骂人。”
爵少的天價寶貝 上官嬈
“我没有骂人。”
“仙长,这你莫要故意让我分心,一场赌局,最重要的便是公正二字。”
虽然意图被识破,但李白依旧没有放弃,反正他是打定主意要场外干扰了。
“赌这种东西要靠运气的,输赢真的说不一定……”
不过当这句话脱口而出时,他忽然愣了一下,口中喃喃重复了一句:“运气?”
一瞬间,他想起了某件被遗忘的东西。
“仙长,此地条件简陋,这第二局,我们就赌骰子猜大小如何?”
就在这时,摄青鬼拿着一个筛盅仰头望向李白。
“骰子?”
心里正激动的李白先是一愣继而用力点头道:
“行!可太行了,没人比我更懂骰子!”
重生之再次出道 悒清塵
“仙长,不是跟你赌……”
摄青鬼闻言心头一惊。
她了解李白的修为,可不敢跟他赌!
“说错了,说错了,没人比我家这三个傻小子更懂骰子了!”
李白笑了笑马上更正道。
摄青鬼闻言却是眉头一皱,一脸不服气地将筛盅“啪”地一声拍在桌上,而后一脸不服道:
“这可不一定!”
此刻的她心中的胜负欲,甚至超过了刚刚的求生欲。
李白闻言一边在心里“呵呵”了一声,一边打开了系统找到了《福运香火令》。
“虽然有点杀鸡用牛刀的意思,但好歹也能测一测这《福运香火令》的威力,不算亏不算亏。”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消耗了1000香火点兑换了一块“一星”福运香火令。
“系统提醒宿主消耗1000香火点,兑换一星福运香火令一枚。”
“系统提醒,宿主可直接在系统内使用这枚香火令,也可以将其取出,并持此令对祝福对象喊出祝词。”
“系统提醒,请宿主选择祝福对象跟祝词。”
“系统提醒,宿主此次祝福对象为刘誉、朱烨、方海。(注:祝福对象越多,香火令效用将随之降低。)”
“系统提醒,宿主向刘誉、朱烨、方海送出祝福,祝词——赌运亨通。”
在一连串系统提示音中,李白终于向三人送出了自己的祝福。
“这一局我们赌骰子,你们选一人出来与我摇骰子。”
与此同时,下方的气氛也开始剑拔弩张。
随着女赌鬼的这一声,原本眼神混沌一片的三人,一下子也恢复了清明。
“啊!——”
“坏女人!”
“卑鄙阴险,说好玩木头人,结果故意装鬼吓我们!”
神鋒無 神眼
“不算不算,刚刚那一局不算!”
在看清那摄青鬼模样后,三个小家伙开始指着摄青鬼吵嚷了起来,脸上哪有一丝一毫的恐惧?
“这三个小鬼为什么能跟这摄青鬼耗那么久了,我现在算是明白了。”
房梁上的李白听着庙里的吵嚷声,默默拿两根指头塞着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