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i2q精彩都市言情 《洞螟》-第六百八十三節 敲打與龍泥分享-lqxqk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在云天派人通传之后,不多时云娉娉和李青川兄妹都来到了这间书房。
除了三人之外,就连陈然也一同跟了过来。
听说云天要带他们一行人去往阵天门秘库,云娉娉和李青川等人都显得很兴奋。
毕竟,阵天门作为才国仅次于顶尖势力的门派,必定有着相当丰富的家底。
更何况,才国一直处在内乱状态,修真势力互相争斗乃是常态。
阵天门又是一个喜欢介入其他势力恩怨的坏胚,他们强取豪夺得来的东西,肯定还会进一步丰富阵天门的秘库。
几个年轻人都有打算,借此机会在阵天门的秘库当中狠捞一笔。
就这样,在云天的带领下,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阵天门驻地。
云娉娉和李青川兄妹这还是第一次来到阵天门,如今的阵天门破败不堪,到处都是被大规模破坏的痕迹。
而朝吟阁上下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耳闻,造成这一切的乃是师弋。
此时几人看向师弋的眼光,都不禁多了几分敬畏。
几人飞过这一片残垣断壁,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阵天门一处隐蔽的地点。
低头看了看下方伫立的巨大石门,几人都意识到应该是到地方了。
果然,来到此处之后,云天率先飞了下去。
如今,此地已经全面被朝吟阁所接手。
看到云天一行人缓缓落下,守卫在此地的朝吟阁修士连忙走上前来,对云天这个朝吟阁现任阁主见礼。
“我此来要带着师先生一行进入秘库之中,寻找他们被阵天门所夺去的一部阵道传承,现在你们把秘库给我打开吧。”云天看着眼前的守卫,开口解释道。
守在此地的朝吟阁弟子闻言不禁面面相觑,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他们立马将阵天门秘库打开,放云天和师弋等人进入了其中。
穿越之:狐鳳姻緣
进入秘库之后,几人在亮如白昼一般的石廊之内漫步前行。
云天走在最前面,与身后的几人拉开了一段距离。
随后,其人看了一眼身侧面无表情的师弋。
于是,略带歉意的对师弋说道:
“还请师道友勿怪,如今朝吟阁百废待兴,而我又刚刚接任这阁主之位。
虽然这朝吟阁内部再无高阶,但是无规矩不成方圆。
我要带道友一行人进入此地,表面上还是需要一个理由的。”
这云天的话虽然说的有些没头没尾ꓹ 但是师弋知道。
其人是在为之前,以自己为事由进来此地而致歉。
虽然不确定师弋会不会为了此事而生气ꓹ 但是以师弋表现出来的实力,云天丝毫不敢有半点轻慢。
只要不是逾越底线的举动,师弋对人一向非常的宽松。
不过ꓹ 这云天借自己当挡箭牌,从而捞好处的举动ꓹ 还是需要敲打一番的。
正因为如此,师弋在进入秘库之后ꓹ 一直都没有给云天好脸色看。
如今眼见云天率先开口ꓹ 师弋便拿眼睛看了他好一会儿,看的对方额头直冒冷汗。
好一会儿,师弋才收回目光,轻飘飘的开口说道:
“嗯,我知道了,下不为例。”
说罢,师弋加快脚步ꓹ 朝着秘库深处走去。
而另一边的云天,则一脸的如释重负。
他用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ꓹ 小心的跟在师弋望里走。
来到这阵天门秘库之后ꓹ 师弋这才发现之前的朝吟阁秘库当真有些寒酸。
这阵天门秘库不止占地比朝吟阁大的多ꓹ 而且此地藏品之丰富ꓹ 也不是朝吟阁可以比拟的。
几人进入此地之后,马上放下了矜持ꓹ 向着各自感兴趣的收藏而去。
救愛難贖 欲風欲塵
不一会儿ꓹ 一行人走的只剩下师弋一个人了。
虽然一开始师弋并没有打这阵天门秘库的主意ꓹ 但是既然都已经来到此地了。
如果什么都不拿,那才显得自己矫情。
一念及此ꓹ 师弋也朝着自己感兴趣的地方走去。
这阵天门秘库的排布,与朝吟阁略有不同。
不过,却也遵循了大致的分类。
而师弋按照之前的习惯,同样选择了奇珍异宝这一分类,依旧按照顺序一件件浏览着此地的藏品。
一件件看了没多久,师弋又看到许多的无本之物。
单单是无源之水,这里就有九捧之多。
可惜,如今师弋已经更换过报身能力了。
这无源之水对于师弋而言,暂时已经没有用处了。
就算是当真有必要再次更换报身,师弋的手上也还有一捧无源之水,完全足够自己使用了。
一念及此,师弋的双眼毫不停留的略过这些无本之物,继续向着之后的藏品看了过去。
这一次师弋进入秘库,与之前进入朝吟阁那次,在挑选方向上有了很大的差别。
之前朝吟阁那次,因为选取次数有限。
所以,师弋更倾向于对自己有所帮助的东西。
而这一次则不然,师弋的目光更多集中在了稀有材料之上。
不管有用没用,师弋多少都会有选择性的拿上那么一点。
毕竟,土属性螟虫的溶血能力,能够融合升级单一物质。
天下奇珍异宝多不胜数,即便师弋作为螟虫宿主。
也无法知道所有材料,在经过溶血能力的融合之后,会产生怎样的效果。
想要尽数知晓这些,那么最快捷的方法唯有一个个去尝试。
而此次碰巧进入了阵天门秘库,凭借大势力丰富无比的收藏,自然是让师弋省去了不少的功夫。
就在师弋边看边收取对自己有用的材料之时,师弋的动作突然停顿了一下。
原来师弋的双眼,正被一件藏品牢牢的吸引,再也挪不动分毫。
顺着师弋的视线看去,那藏品的体积颇大。
穿越大清初年
真若比较起来,大小与天傀几乎不相上下。
不过,眼前这东西实在是有些其貌不扬,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块略带青色的泥巴一般,实在没什么稀奇的。
不过,见多识广的师弋却知道。
这一大块青色泥巴的来历,一点也不简单。
世人皆知这世间有龙凤之说,这一点不要说修真者了。
醫見傾心:老公,輕點愛
就算是有些凡人,都对此深信不疑。
虽然在绝地天通之后,人神之间被彻底隔绝。
以至于,像龙凤这样的灵兽,在现世也越来稀少。
不过凤鸟虽然稀少,但是凭借浴火重生的不灭特性,这现世多少还是存在一些的。
如果凤鸟完全绝迹的话,当年林傲也就不可能。
借凤鸟之髓骨,炼制成解元剑这样的转世奇物了。
而胖啾的存在,也能够证明凤鸟确实存于现世当中。
反倒是龙这一物种,师弋自始至终都没有见过。
如果硬要说的话,当年师弋从涟国去往才国。
在那片海域当中所见过的水虺,倒勉强可以算是近似于龙的一类。
不过水虺实在是太过低级了,它们想要成龙。
需要经过漫长的时间,以及一定的运气。
正是对这方面报有期待,所以师弋当初才放掉了其中一只水虺的。
然而,师弋当初成为修士没几年,根本不知道绝地天通这回事。
如果算上这方面的压制的话,那么当初那只水虺成龙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萬裏追妻:宮主請上榻
龙族最活跃的时代,也只有黄帝所领导的那个上古年代了。
应龙作为万龙之祖,那时才是龙类繁盛的时代。
星悅臣服
而现在,龙类应该已经在现世完全灭绝了。
师弋之所以会如此肯定,那是因为这么多年以来,师弋一直在留意着和龙有关的信息。
并且,师弋还曾借范国顶尖势力道旗派的渠道进行打探,然而几十年来依旧一无所获。
由此几乎已经坐实了,龙类绝迹于现世的事实。
师弋之所以突然对龙产生兴趣,倒并不是心血来潮,实在是确实有这方面的需求。
当年师弋在干掉血神宗宗主之后,炼狱峰几乎可以说是师弋的囊中之物了。
当年,也正是认清了这一点,林傲才明智的选择了离开。
几十年的时间,师弋也早已经将体内的炼狱峰炼化。
不过,这件渡劫神器虽然已经到手,但是师弋心里仍然有些遗憾。
因为师弋手中的炼狱峰,并非是完全巅峰的状态。
当年血神宗宗主利用炼狱峰渡劫之时,林傲不适时的醒来,使得血神宗宗主不得不中途放弃渡劫。
那一次林傲虽然被血神宗宗主困死在铜盘之上,但是炼狱峰也因此毁在了天劫之下。
之后,血神宗宗主为了修复炼狱峰。
所以才会潜入百草宗盗取阴神木,在五功山秘境夺取山岳人首领。
并且,凑巧撞上了师弋,两人也因此结怨。
虽然血神宗宗主很积极的修复炼狱峰,但是炼狱峰作为一件旷世奇物,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完全修好的。
有明确目标的材料,血神宗宗主自然可以凭手段搞过来。
不过,那种明显没有门路的材料,就是血神宗宗主也要抓瞎。
而其中缺少的一种材料名为“龙泥”,这正是那种让血神宗宗主也没辙的东西。
龙泥,一听名字就知道它与龙有关。
顾名思义,这种龙泥正是龙类曾经伏卧过的泥土。
不过,与凤凰栖于梧桐进行筑巢,并不相似。
但凡真龙,虽然上能够飞入云间,下能够潜入深海。
但是,龙之一生都不会伏卧于泥沙当中。
能够让真龙匍匐于泥沙当中的情况只有一个,那就是当它死去之时。
并且,还不是所有龙类死后,都能够形成龙泥。
这其中,还有着其他讲究。
天使之紋章 parry
但凡有灵之物,大多能够预感到自己的死期。
龙类在将死之时,会选择潜入一片深海当中。
然后,在海中遨游之中慢慢死去,并随之缓缓沉入海底。
在蠃鳞毛羽昆,天地五虫之说当中。
龙作为鳞虫之长,是所有水族和有鳞之物的天生领袖。
海洋当中虽然食肉鱼雷众多,但是水中没有什么东西敢去招惹龙类。
即便龙类已经死去,这种威慑依旧能保持数年之久。
正是这种无比安全的环境,使得龙类死后。
可以保证它的尸体匍匐在海底相当长的时间,而这正是龙泥形成的先决条件。
如果龙类是死在陆地上的,不提修士们见猎心喜,将之抽筋去骨打包带走。
就算是虫蚁鸟兽,也不会放过饱餐一顿的打算。
毕竟,鳞虫之长的威慑力,也仅限于水族和蛇类。
说回前言,当死后的龙类余威不再之时,海族同样会将之分食。
而分食了龙肉的海族及其后代,便被称为龙血种,这样的海族便有机会重新成长为真龙。
龙类不同于凤鸟拥有浴火重生的传承方式,不过这种死后造就龙血种的方式,同样被认为是一种传承,并因此被人称之为龙落。
在龙类死亡的过程中,会制造为数众多的龙血种。
虽然成就真龙的过程极难,但是数量多就意味着概率更高。
多少总归会有那么几个足够幸运的龙血种,能够成功化身为真龙的。
血染星空下
当初师弋所遭遇的水虺,应该就是吃过龙肉的海族后代。
不过可惜的是,现如今绝地天通的大环境之下,它们注定没有成龙的机会了。
言归正传,在海族分食的过程中,散落的龙骨龙肉,会进一步加速龙泥的形成。
不过,即便如此,龙泥也要在海底经过千年时间才能够形成。
正是这一系列苛刻的条件,使得龙泥的数量非常的稀少。
尤其是放到现在这种龙类灭绝的大环境之下,龙泥有多么难得那就更不用多说了。
而此时,师弋眼前的这块泛着青色的泥巴,正是师弋久觅而不得的龙泥。
粉黛殺手 奇書
有了这一大块龙泥,炼狱峰的修复程度,直接就可以拔高一大截。
师弋见猎心喜之下,马上就发动了神仓能力,将这块龙泥收入了囊中。
于此之后,师弋又将几种稀有材料收入囊中。
总之,这一次阵天门秘库之行,师弋算是来对了。
不算诸多珍贵材料,单凭那一大块龙泥就已经不虚此行了。
心满意足之后,师弋并没有忘记自己此行最初的目的。
随后,师弋来到秘库当中,存放功法传承得地方。
秘库作为一个门派放置所有收藏的地方,如果李家阵道传承被阵天门所得,那么最有可能存放的地方就是这里了……

pdc3p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洞螟-第六百七十四節 留手與做戲看書-f7hg2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眼见活口已灭,解雁行伸手在储物口袋上一摸,一块阵盘瞬间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传送法阵的阵盘在手,解雁行在面对师弋时终究是有了一些底气。
解雁行一边用阵道功法激活手中的阵盘,一边看着师弋大笑道:
“想抓我,门儿都没有。
你杀了我阵天门如此之多的高阶,我派圆觉境高手必然震怒。
下一次见面,就是我阵天门倾巢而出之时。
介时我倒要看看,有圆觉境修士介入,你还能有什么能耐。”
说罢,解雁行手一松,在他手中的阵盘脱手向着地面落去。
在这个过程中,阵盘快速的展开。
按照上一次师弋应对解雁行师兄时的情形,其人顷刻之间,就会被这展开的传送法阵带离这个地方。
正是因为知道这个过程的速度很快,所以解雁行才会显得这么有恃无恐。
就在解雁行以为,师弋只能眼看着他离开之时。
解雁行的法华之上,突然传来了一声脆响。
接着,其人的整个法华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崩成了无数碎片。
在解雁行一脸惊愕的表情之下,一滴血珠就好像吹气球一般膨胀了起来。
眨眼之间,那滴血珠就变成了一只黑毛恶犬。
那只恶犬方一出现,就对着身前的解雁行张开了大嘴。
看着恶犬口中雪白的獠牙,解雁行的呼吸都不由得为之一窒。
金枝毓秀 宮哲c
惊慌之下,解雁行抬起手臂想要格挡。
然而,在犬噬的利齿之下,一切活物都只能是它的食物。
伴随着解雁行的一声惨叫,其人的整条胳膊直接被恶犬给撕了下来。
不过,解雁行凄厉的惨叫声,在半途直接戛然而止。
这倒不是因为解雁行,直接死在了犬噬的撕咬之下。
最终传送法阵的发动,还是救下了解雁行的一条性命,其人成功的被传送法阵带离了天藤山。
师弋略带遗憾得看了眼,犬噬口中叼着的那条手臂。
解雁行可以算是第一个,在犬噬的撕咬之下逃生的修士。
不过,这并不是说解雁行的实力有多么的强大。
究其原因,还是师弋留手所产生的结果。
如果不留手的话,赶在传送法阵发动之前,犬噬就能一口将的解雁行给了结掉。
师弋追杀解雁行最根本的目的,还是要搞到他身上的土属性螟虫。
师弋如果在此地将解雁行杀死,其人魂魄带着螟虫又不知道会飞去哪里。
时间本就不充裕,师弋可没有那个功夫。
再花费几个月甚至半年时间,重找一次螟虫宿主。
对于解雁行的逃脱,师弋虽然心有遗憾,但是并没有太过在意。
从师弋知道解雁行乃是势力高阶之后,其人就已经无路可逃了。
毕竟,势力出身的中高阶存在,他们全都会被符契所束缚。
解雁行身为阵天门高阶,就注定了其人不可能丢下门派单独跑路。
此时此刻解雁行能待的地方,有且也只有阵天门这一个地方。
所以,师弋并不担心解雁行会跑太远。
而阵天门作为杀死李道纯的罪魁祸首,师弋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放过他们。
如此一来,解雁行的威胁倒是正合了师弋的心意。
一念及此,师弋将云天从神仓当中放了出来。
出来之后的云天,看了看地星所造成的巨大深坑,其人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面对这样威力的法阵,如果是他自己应对,那绝对是必死无疑的。
想到这里,云天心怀感激的看了师弋一眼。
不过,师弋对此并没有什么表示。
毕竟,这对于师弋而言,不过举手之劳罢了。
接着,师弋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直接御空向着一个方向飞了过去。
云天见状紧随其后,两人很快就来到了天藤山之旁的一个地方。
看着眼前一座损毁严重的山峰,失去了幻阵的遮蔽,这座山已经完全看不出有天藤山的样子了。
之前,朝吟阁一行不幸中了埋伏,被束神龛敌阵给带入了阵中。
如今,师弋就是想要看看,是不是有幸存者存在。
接着,师弋和云天分头展开了搜救。
然而,最终的结果实在有些遗憾。
除师弋和云天以外的十三人无一幸免,师弋和云天忙碌了半天。
在那山上的法阵当中,也只找到了这十三人的遗体。
云天看着这些尸体,之前绝境逢生的喜悦,一下子被拉回到了低谷。
为了对付天藤山,朝吟阁一方可以说是倾巢出动。
可是这一战下来,白龟窟和同盟方的八人死了个精光不算。
朝吟阁的高阶修士,如今也只剩下云天这一个光杆司令。
如此凄惨的结果,云天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
如今,云天真不知道该如何领导朝吟阁,继续在才国修真界生存下去。
於腳尖獻上一吻
一想到往后将会面临的困难,云天不禁长叹了一口气。
如今,唯一利好的消息就是。
天藤山这个朝吟阁的昔日仇家,比朝吟阁还要惨。
他们的高阶修士被地星大阵一击团灭了不说,甚至就连天藤山驻地当中的中低阶修士,都被解雁行给杀了个精光。
除了外派的少许弟子,天藤山这家势力已经可以说是完全覆灭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如果就此了结的话,云天倒还可以接受。
其人只需要带领朝吟阁,低调的休养生息即可。
然而,事情很明显还这远没有结束。
天藤山虽然已经覆灭,但是阵天门可还依旧存在着呢。
塵心惑
经此一役,阵天门死了九名高阶修士。
这样巨大的损失,换了哪一家势力都不可能不闻不问。
更何况阵天门作为一家一流势力,其门内是有圆觉境修士坐镇的。
如果阵天门找上门来,朝吟阁又能拿什么和对方斗。
仅靠他云天一人,恐怕阵天门的圆觉境存在,一只手就能捏死他。
面对这种退无可退的局面,云天下意识又将目光看向了身侧的师弋。
如今,也只有师弋能够拯救他和朝吟阁了。
待云天吞吞吐吐的将心中所求说了出来,其人心中不禁有些忐忑。
毕竟,云天知道师弋的修为也只有胎神境而已。
师弋虽然展现出来的实力很强,但是每个境界之间,都存在着十分难以逾越的鸿沟。
要求一名胎神境修士,去对付阵天门这样存在有着圆觉境修士的组织。
正常听起来,就好像是在要别人去送死一般。
云天真的担心师弋会在大怒之下,断然拒绝他。
“师道友请一定要救救朝吟阁啊,无论你有什么样的要求,我都可以答应。”未免师弋拒绝,云天直接对师弋哀求道。
师弋闻言,直接开口说道:
“真的什么条件都可以么,那么我需要一捧无源之水。”
师弋原本就有对付阵天门的心思,不过此时对云天提要求,倒不是有挟恩求报之意。
之前就已经提过了,如今的寒天报身对于师弋而言已经有些鸡肋了,师弋有心想要重新选择一个报身能力。
而阵天门毕竟有着圆觉境存在,师弋想要借改变报身能力的机会,增加一些对付敌人的胜算。
听完师弋的要求,云天不由得愣了一下。
入侵型月 我是唐僧我不騎白馬
倒不是说师弋的要求有多么的过分,对于云天而言,师弋的要求可以说太简单了。
原本云天都已经做好了,师弋借此机会狮子大开口的准备。
无源之水虽然珍贵,但相比于朝吟阁这么大一家势力,那真的只能用毛毛雨来形容。
不过,现在云天为难的一点就在于,朝吟阁已经没有现成的无源之水了。
最強鄉村
之前,存放在秘库之内的两捧无源之水,可以说是朝吟阁所仅存的。
你為何召喚我 第十六籠饅頭_20191013012545
可之前也已经被,那三名白龟窟高阶修士拿走了。
想到这里,云天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尸体,其人不由得心中一动。
云天没有多说什么废话,直接动手从甘谈的储物口袋当中,把之前其人取走的无源之水又给拿了出来。
甘谈三人虽然已死,但是他们尸体最后肯定是要还给白龟窟的。
这种情况之下,三人的储物口袋自然是不好轻动的。
不过,这无源之水本就是甘谈来到朝吟阁之后,朝吟阁方面附赠的。
真个重新拿走,也应该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这种情况,除非甘谈他们重新活过来亲自指控云天。
然而,这明显是不可能的。
事关朝吟阁和他自己的生死,云天拿的是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
甚至为了不漏破绽,剩余两人身上无源之水和无焰之火,都被其人一并给收了回来。
最终这三件无本之物,全都到了师弋的手上。
拿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师弋也是心满意足。
师弋当即就答应了云天的请求,帮助朝吟阁应付下阵天门这一关。
“师道友你准备用什么方法,来抵挡阵天门的进攻呢。
不如我再传书一封,舍了一张老脸,向白龟窟求些援兵吧。”云天愁眉不展的对师弋说道。
虽有师弋的亲口承诺,但云天还是有些没底。
毕竟,阵天门在才国可是仅次于,耀罗宗之类的大势力。
师弋闻言,随意的摆了摆手,十分平淡的对云天说道:
“没有那个必要,相比于被动挨打,我更喜欢主动出击。”
…………
阵天门驻地之内。
解雁行跪倒在地上,大声的哭嚎道:
“门主,我师兄以及一众同门死得好惨啊,请门主一定要为他们报仇。”
说着,声泪俱下的解雁行将头邦邦的磕在身前的石阶之上。
不一会儿,石阶就变得一片殷红。
站在石阶之上的人,乃是阵天门的当代门主。
同时,其人也是一名圆觉境修士。
阵天门门主闻言,有些不敢相信他自己得耳朵。
其人三步并作两步,直接来到了解雁行的身前。
扶起解雁行的同时,阵天门门主一脸焦急的问道:
“天藤山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与你一同前往天藤山的那些同门,又究竟遭遇了什么。”
“门主可还记得,之前我与师兄一起向门内传回来的一封符传。
我们二人虽有预料到朝吟阁方面找了厉害的帮手,但是却没有算到对方远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强。
我们一行十人,最终只有我侥幸从对方的手上活了下来。
其余的师兄弟,尽数死在了对方的手上。”解雁行一脸悲伤的开口解释道。
阵天门门主闻言,不禁感觉一阵头晕目眩。
一战损失了九名高阶修士,这对于任何势力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那人到底是谁,我定要将其人碎尸万段。”阵天门门主咬牙切齿的对解雁行问道。
“据我所知,其人乃是一介散修。
不过,其人与朝吟阁的云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只要将朝吟阁作为目标,一定能够将那人给逼出来。
门主,请您一定要为那些死难的同门报仇啊。
我亲眼看着师兄死在对方的手上,如果不是为了回来通风报信,我定然要与对方血拼至死。”解雁行满脸热泪的哭求道。
说罢,解雁行又要向阵天门门主跪下。
阵天门门主见状,一把扶着解雁行的手臂。
其人看着解雁行那不断涌出鲜水的手臂断口,颇为感动的说道:
“雁行快请起,我知你们师兄弟向来感情深厚。
你放心好了,此事无论如何也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杀了我阵天门的人,就算对方死上一万次,也难消我心头之恨。
如今,这件事已经是一个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雁行,你下去将伤口重新包扎一下吧,剩下的事情自有我来做主。”
解雁行闻言,自然又是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
不过,就连那阵天门门主都没有发现。
子璋 吳沈水
在解雁行转过身之后,其人的脸上带起一丝莫名的微笑。
在解雁行看来,有着阵天门门主亲自出马,这一次师弋是必死无疑了。
一想到这里,解雁行的脸上就忍不住想要露出笑容。
然而,很快其人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伴随着地动山摇一般的剧烈晃动,几架犹如上古魔神一般的巨大傀儡,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了阵天门的驻地之内……

1uv3l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洞螟-第六百七十三節 脫困與諷刺閲讀-utj7n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如今,阵天门一行人心中多少都有些郁闷。
尤其是解雁行的那位师兄,现在他的心里就好像有一团火一样。
毕竟,解雁行所释放的地星大阵。
算是将他们这些同门,也小小的坑阶段一把。
阵天门原本的意图,就是打算结交天藤山,然后合两派之力来对朝吟阁展开围攻的。
天藤山方面的实力,对比起阵天门固然多有不如。
不过,既然是身为盟友,那也不是说背叛就能够背叛的。
自才国陷入内乱以来,阵天门经常以其他势力作为跳板,帮跨境为交好势力解决敌对。
这其中或为利益或为了壮大同盟,从现在来看,阵天门的决策是十分正确的。
不然的话,阵天门也不可能一路扶摇直上,成为才国最接近顶尖势力的大门派了。
而才国内乱所有势力对于不相关之人的介入,天然的都会存在戒心。
阵天门一路走来所依靠的,就是说到做到的气魄。
这么多年的经营,使得其他势力愿意放心的让阵天门作为盟友,介入他们的争斗。
只要能够帮助盟友战胜对手,阵天门与盟友之间的关系,只会更加的紧密。
如此一来,就可以起到壮大反哺阵天门自身的效果。
然而解雁行的举动,使得阵天门多年以来的积累的信誉,可能在顷刻之间变得荡然无存。
如果今天阵天门背刺盟友的举动传了出去,以后就算阵天门再想要展现善意拉拢他人,其他势力也不会再信任他们。
毕竟,今天的前车之鉴就摆在这里了。
并且,现如今阵天门已有的盟友,如果听闻了今天的事情。
在之后的合作当中,双方也会平添许多猜忌。
修真界虽然以实力为尊,但更是一个讲规矩的地方。
尤其是对于修真势力而言,规矩虽然是由强者所制定的,但一旦定下所有人都需要去维护它。
一个不守规矩的势力,即便再怎么强势,别人也不会情愿与之产生瓜葛。
更何况阵天门虽强,但是也还没有到能够无视其它人那个地步。
不过事已至此,解雁行的师兄也只能寄希望于。
这地星大阵能够在灭杀敌人同时,顺便将天藤山的那些盟友也一并处理掉。
将今日之事彻底埋葬,是其人能够想到的唯一的挽回之法。
就在其人一边穿梭,一边沉思之际,一道惨叫声突然在他的身边响起。
解雁行的师兄收敛心神,连忙朝着惨叫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个人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一名阵天门高阶的身后。
在这出乎意料之外的攻击下,那阵天门高阶修士,直接被对方一击洞穿了心肺。
如此严重的伤势,就算是开启报身,都很难再救回来了。
顺着解雁行师兄的目光望去,那动手之人不是师弋又能有谁。
原来,师弋在发现单纯飞行,根本无济于事之后。
转而就将目光瞄向了,之前撤走的那八名阵天门高阶修士。
对于这地星大阵最为了解的,无疑就是阵道修士本身了。
更别说,解雁行就是阵天门修士。
还能有他的这些同门,更理想的引路向导么。
正是基于此,师弋这才决定对他们这一行八人动手的。
阵道修士虽然能够利用阵道功法,在法阵的漏洞之内来回穿梭。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师弋就完全拿他们没辙。
七殺神皇
师弋对阵道了解不多,不过师弋早年也通过李单纯知晓。
漏洞作为所有法阵不可避免的结构,它们的出现不是看法阵布置者的心思的。
阵道修士同样拿漏洞完全没辙,所以才会用真假漏洞的方式来予以掩盖。
既然漏洞并非阵道修士所愿,那么法阵之内的漏洞分布,当然也不可能尽如人意。
这使得,阵道修士在借助法阵漏洞进行穿梭时,往往会循环重复出现在同一个地点。
这样的行为看起来很蠢,不过漏洞分布如此,阵道修士往往也只能无奈接受。
而在知道这种情况之后,师弋所要做的就很简单了。
师弋只需要利用心协镜碎片记录下,在这地星大阵之内。
哪些节点是对方会重复光顾的,如此即可将他们给逮住。
现在看来师弋的计划颇有成效,一出手就抓住了阵天门八人当中的一个。
超級盜賊
解雁行的师兄眼看那落到师弋手上的同门已经没救了,其人连忙大声对剩余同门说道:
“这地星大阵不适合作为争斗之所,不要去管他,我们走。”
说罢,其人再次运转起阵道功法。
接着便化为一道流光,钻入附近的某个漏洞之内消失不见了。
剩余的六名阵天门高阶也没有多做犹豫,解雁行的师兄前脚消失,他们也紧随其后,消失在了师弋的面前。
师弋见此没有露出任何急躁的表情,阵天门一方的反应,完全在师弋的预料之中。
只见,师弋随手甩掉手上那阵天门高阶修士的尸体,任由那尸体朝着下方炙热的地星落去。
接着,师弋拿出罗盘法器,利用侦测法器最为基本的定位功能,来对剩余几人进行探查。
阵道修士虽然能够在利用法阵的漏洞,来回进行穿梭。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们就会凭空消失在法阵之内。
既然不会消失,那么利用侦查法器锁定天地元气聚合的功能,就不可能失效。
每一个修士都是天地元气的聚合体,除非利用特殊的遮蔽手段,不然任何人都逃脱不了侦测法器的大范围探知。
在阵天门修士利用功法穿梭的档口,他们根本没有机会来规避师弋对他们的侦测。
法阵所聚拢的天地元气,虽然会从一定程度上,干扰侦测法阵的探知。
但是阵天门一行身为高阶,体内的天地元气极度凝聚,师弋还是能够勉强确定他们的位置的。
再加上对方穿梭的速度往往很快,仅就这一个特点,师弋就不可能会弄错。
再者,师弋利用侦测也不过是想要,大致弄清楚对方出现的位置。
之前已经提过了,因为漏洞排列的顺序,并不是按照阵道修士的心意来进行的。
所以,在阵道修士在穿梭的过程中,难免会走一些冤枉路。
换言之,对方的穿梭路径,是完全可以被提前预测的。
经过在梦境之内的诸多尝试,师弋只需要对着罗盘看一眼对方的位置,马上就能勾勒出对方的大致行进路线。
接下来,师弋只需要在他们行进的节点之上,当一个守株待兔的猎人即可。
魔境主宰
果然,一切正如师弋所料,对方一行人接连撞在了师弋的手上。
几个回合下来,阵天门一行八人死的只剩下那解雁行的师兄一个人了。
面对神出鬼没如同催命阎罗的师弋,其人惶惶不安的四处逃窜。
解雁行的师兄将体内的功法运转到了极致,只希望快点从这法阵当中出去,以此逃出师弋的毒手。
一番拼命穿梭之下,其人终于来到了最后的一处漏洞。
只要能够通过这处漏洞,其人就能够从这地星大阵当中脱身了。
一念及此,那解雁行的师兄心中不免有些激动。
然而,就在其人凭借功法从一个漏洞,跳向这最后一个漏洞时。
一只突如其来的大手如同五指山一般,一把按在了他的脸上。
…………
另一边,身在地星大阵之外的解雁行,其人一直在计算这地星彻底发动的时间。
在察觉到地星已经在法阵当中彻底爆发,解雁行不由得露出了一个胜利的笑容。
身为一名阵道修士,解雁行对于地星大阵的威力,可以说有着十足的了解。
地星大阵除了发动时间略慢之外,威力那是没得说的。
一旦地星升起,它将会展现出极其惊人的引力。
凡是被困在阵中之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别想活。
如今唯一让解雁行略感意外的是,那一同陷入地星大阵当中的八个同门,竟然也一个都没有逃出来。
不过,心硬如铁的解雁行并没有露出什么伤心的表情。
在解雁行看来,他的那些师兄弟死了也就死了。
如今,解雁行最关心的是。
看看能不能在师弋的尸体上,寻找到关于螟虫的线索。
螟虫跟随宿主神魂一同轮回这件事,解雁行作为土属性螟虫的宿主,又是一名高阶修士。
这一点,解雁行自然是已经摸清楚了的。
不过,就算不能得到对方体内的螟虫,对方的尸体对于解雁行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毕竟,师弋既然能够找到这里,那么就说明对方拥有追踪定位螟虫的工具。
只要能得到这件工具,他解雁行一样可以将飞走的螟虫给重新找回来。
一念及此,解雁行的心中一片火热。
其人随手一招,先前飞出去的阵盘,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中。
失去了阵盘作为根基,地星大阵之外五彩斑斓的阵势。
如同西落的太阳一般,慢慢的失去光彩。
而地星大阵之内的景象,也逐渐显现了出来,
在那地星消失之后,整个大地之上,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如果有修士身处这片区域的话,其人一定会感觉到,这里的天地元气会展现出极其混乱的一面。
这种环境修士在其中待久了都会产生危害,更别说对其他的动植物而言了。
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此地都不要想能够恢复正常。
正因为有着如此强大的后遗症,所以这种地星大阵是修真界所明令禁止的。
更别提解雁行所释放的,还是用秘术强化过范围的类型。
重生工業帝國
就算搁在阵天门内,这种威力的地星大阵,更多也只是起到一种威慑作用。
不过,生冷不忌的解雁行才不过管这么多。
看着眼前那深不见底的大坑,其人满意的点了点头。
如今唯一让解雁行感到困扰的是,他该怎么从这里把师弋的尸体给找出来。
就在解雁行四处张望之时,一道声音却从他身后不远处传来:
“你是在找我么。”
这突如其来的话语,将解雁行吓了一个激灵。
为防被身后之人偷袭,他向前飞出了一大段距离,这才回身向着声源处望去。
而映入解雁行眼中之人,不是师弋又能有谁。
当然,师弋并不是孤身一人。
在师弋的手上,还提着一个人。
那人被师弋从后面掐住了脖子,看到眼前的解雁行。
其人张开憋的有些乌红的嘴唇,开口对解雁行说道:
“师弟,快逃!”
眼看到师兄被师弋劫持,解雁行直接开口说道:
“师兄,我这就来救你。”
说罢,解雁行快速的捏了一个手印,并朝他的师兄一指。
他师兄的背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阵图,接着大量的岩枪从那阵图当中飞出。
一瞬间,就将解雁行的师兄给扎成了马蜂窝。
解雁行的师兄在临死之际,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解雁行。
其人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最后不是死在师弋的手上,反而死在了与他一向交好的解雁行的手上。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有些出乎师弋的预料。
师弋没想到解雁行的心性,会如此狠辣。
竟然会在同门师兄的身上,留下这样致命的法阵。
看到师兄的双眼失去生机,并直接软倒了下去,解雁行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何以櫻花結 雪依夢
解雁行在看到师弋没死之后,就已经有了退走的打算。
然而,直接撤退明显是不合适的。
毕竟,他的那个师兄还在师弋的手上。
如今,这个己方全军覆没的局面,可以说是他解雁行一手造成的。
万一他的师兄活了下来,在其人的佐证之下,解雁行必然要将此事的责任全部担下来。
为了摆脱责任,之前趁着地星大阵运转的间隙,解雁行已经将天藤山修士杀了个精光。
天藤山周围,原本用来防止敌人逃脱的护山天藤。
反倒是方便了,解雁行屠杀天藤山的中低阶修士。
如此一来,只要解雁行的师兄死去。
解雁行在逃回宗门之后,就可以将责任全部推到师弋的身上。
这样一来,他本人就可以完全从此事当中摘干净了……

g5006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洞螟 起點-第六百七十二節 背信棄義與地星閲讀-dmvmb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就这样,师弋直接被光带笼罩,陷入了阵盘的覆盖范围之内。
解雁行的出手之果断,让师弋有些没有想到。
不过,面对如今这种状况,不仅只是师弋没想到。
天藤山和阵天门两方的修士,都感觉出乎意料。
阵天门的高阶修士倒还好些,毕竟同为阵道流派。
在应对这法阵之时,阵道修士有些先天的优势。
所以,这些解雁行的同门并不担心,他们自己会伤在这法阵之内。
然而,天藤山一方的高阶修士就不会这么想了。
在他们看来,阵天门这是敌我不分。
对方这是要用法阵,将他们这些盟友也囊括进攻击范围之内。
就这样,天藤山一方直接停止了对师弋的攻击。
之前与解雁行有说有笑的天藤山长老,再次站了出来。
黃庭
其人强压着怒气,一脸阴沉的对周围阵天门修士说道:
“你们阵天门这是什么意思,既然身为盟友怎么也不该,连自己人也一起攻击吧。”
此时,阵天门一方也有些发懵。
好在这个时候解雁行的师兄站了出来,其人开口对那长老说道:
“动用这法阵并非我阵天门的本意,全是解雁行个人行为。
我们会负责带着诸位道友,从这法阵法阵当中安全撤出的。
待出去之后,我作为师兄定会狠狠惩处……”
然而,其人的话语尚未说完,整个法阵开始快速的运转了起来。
周围光芒褪去,就好像遮在法阵之上的黑布被揭开了一般。
这个时候,身在法阵之内的阵天门修士,这才看清了这座法阵的真面目。
看着周围的法阵,解雁行的师兄咬牙切齿的接着说道:
“出去之后,我定会把解雁行给打个半死的。”
原来,其人已经认出了解雁行所使用的法阵。
如今,他们身处的这座法阵。
其威能几乎可以说是,特殊阵盘所能释放的威力最大的一个。
如果单以威能而论,这座法阵甚至比之前,那座一击杀死十多名高阶的束神龛敌阵还要强。
一念及此,解雁行的师兄一咬牙,大声的说道:
“是地星大阵,诸位同门快快动用阵道从这阵中脱身,否则就真的走不掉了。”
说罢,其人运转起阵道功法。
在功法的辅助之下,他的身行化为一道流光,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接着,剩下的八名阵天门高阶,他们的动作也十分麻利。
不过片刻,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部用阵道能力逃离了当前位置。
一时间,留在原地的只剩下师弋、云天和天藤山一方的十名高阶修士了。
这个时候,如果天藤山一方还看不出来,他们是被作为了弃子。
緋聞鮮妻:男神在上我在下
那么,他们也就不用在修真界混下去了。
私有寶貝妻,總裁很斯文! 十裏雲裳
面对如今这种局面,在场的天藤山高阶都不禁狠的牙痒痒。
天藤山掌门看了一眼,仍旧对阵天门破口大骂的长老,然后开口说道:
“如今再怎么骂都无济于事了,为今之计就是尽快从这法阵当中脱身。
只要我们能从这里出去,凭借护山天藤所编织的落网。
阵天门那些背信弃义的家伙,一个也别想跑。
动作快,我们这就往法阵的边缘位置前进。”
天藤山掌门的话语,好像一颗定心丸一般。
让原本有些惶惶不安的手下,在瞬间安定了下来。
他们一行人马上依言,向着法阵外围飞去。
这个时候,师弋和云天这两个敌人,反而不再那么值得关注了。
只有天藤山掌门在临行之前,向着师弋他们所处得位置看了一眼。
不过,其人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因为师弋的应对速度,远比他们天藤山还要更快。
当阵天门一方动用阵道能力离开之后,师弋就已经意识到了情况不妙。
能够让阵天门这群阵道高阶修士,放弃救助盟友。
由此也能看出,他们口中的地星大阵,究竟有着怎样的威胁。
面对这种情况,师弋自然不可能继续留在原地,硬接威力不明的法阵攻击。
所以,师弋当即就带着云天,快速的向着地星大阵的边线飞了过去。
只要能够到达法阵的边界位置,凭借阴符之利,师弋有十足的把握从这法阵当中脱身。
然而,此前就已经说过了。
解雁行所使用的秘术,乃是专门为了配合特殊阵盘而设计的。
这秘术其他的功能并不强,不过结合了部分宇道特性,突出的一个优点那就是大。
不仅是阵盘发动瞬间,捕获敌人的范围足够大。
而且,法阵的内部空间,也远远超过了从法阵外部观测到的正常大小。
就这样,师弋和云天尚未飞过多远,整个法阵就已经完全发动了起来。
只见,地面在持续不断的震颤当中。
如同蒸熟的馒头一般,大幅度的出现了隆起。
接着,只听见一声直入苍穹的巨响。
那隆起的地面之下,就好像埋藏了巨量火药一般,在这一瞬间完全炸开。
土石向着四面八方飞溅,如此密度飞射的土石,想要完全躲避实在是有些困难。
不过,师弋的肉身强度,就算真个被打中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话虽如此,但是为了保险起见。
师弋和云天还是在第一时间,撑起了各自的法华。
那些飞溅的土石在法阵的加持之下威力惊人,不过片刻师弋和云天二人的法华,就被这些土石砸的摇摇欲坠。
眼见法华已经撑不了多久了,云天马上做好准备。
DC騎士 2罪龍
只等法华破碎的一瞬间,就开启他的报身能力来进行自保。
然而,就在其人与那些土石相接触的一瞬间。
那些土石就好像苍耳一般,直接黏在了云天的身上。
接着,这些土石沿着云天的身体快速蔓延,不过片刻就将其人变成了一座石雕。
另一边,师弋自己也同样没能幸免。
那些土石如同疾病一般,快速的石化着师弋的身体。
不过,师弋毕竟经历过各种危机,应变能力那是相当出众的。
只见师弋停在半空,果断的开启了灭日佛盒和精力转化。
有着这两项加持,师弋的力量在顷刻之间,就被带到了巅峰状态。
接着,师弋猛得将全身肌肉绷紧。
贲张的筋肉让师弋的身形在瞬间膨胀了不少,在强大的肉身力量作用下,师弋硬是将身上石化效果给撑爆了。
从石化状态中挣脱之后,师弋一个俯冲抓住了正在向下坠落的云天。
此时云天的报身能力还远没有过去,所以即便是摔到了地上,也绝对是不会致死的。
甚至从高空坠落下去,还有可能帮助其人从石化状态下脱困。
浩然九界
师弋之所以选择抓住对方,当然不是多此一举。
因为,就在刚才土石崩散的档口。
包裹在土石之下的东西,已经完全暴露在了师弋的视野之下。
原来,之前导致地面隆起的东西,乃是一颗如同太阳般闪耀的圆球。
它不仅有着如同太阳一般的光亮,而且它所散发出来的热量也同样惊人。
这地星大阵当中的地星,想必就是指的眼前这个东西了。
如果不是师弋抓住了云天的话,任由其人坠落在地星之上,那么其人的结果想想也能猜到。
重生回城記
师弋抓住云天之后,趁着其人尚在报身状态之下。
于是挥起手掌,用力打在了云天的身上。
虽然在报身不死性的保护之下,师弋这一击并不会要了云天的命。
不过,不死也仅仅只是字面上的不死而已。
以师弋的力量,云天只觉得他的黄疸都快要被打出来了。
石化状态被师弋暴力破解,云天刚刚想要缓口气。
然而,师弋催促的声音,又在此时响起:
“没有时间了,我们必须赶在地星升起之前离开这座法阵。”
云天闻言,连忙向着位于下方的地星看了过去。
地星的体积十分的巨大,之前云天根本没有留意。
如今,经过师弋这一提。
名門摯愛:雲少的獨寵嬌妻
云天这才发现,那地星正在从地下深坑,不断地向着天空方向升起。
正如师弋所说的那样,如果他们二人不尽快离开这里的话,体型巨大的地星将会填满整个法阵。
介时,就算这地星大阵再没有后续变化,仅此一点就已经足够致命了。
以这地星所展现出来的炙热,就算师弋与之近距离接触,恐怕也要脱层皮下来。
云天见状再不敢怠慢,其人跟在师弋的身侧继续向着法阵边线飞去。
两人就这样不断全速飞行,不过越飞师弋的脸色越是凝重。
尤其是感受到,下方地星所传来的热量越来越强之后,师弋的心情也越发沉重。
师弋已经发现了,正常情况下凭借速度。
几乎不可能赶在地星升起之前,飞到法阵的边缘地带。
毕竟,结合了宇道手段。
这法阵之内所展现出来的距离,根本就不能以常理来计算。
在距离被拉长的情况下,正常的飞行手段怎么可能奏效。
关于这一点,师弋当年在迎战方隐川之女,方流萤这个宇道修士的时候,已经体验过这种感觉了。
再者说,如果能够单纯依靠飞行速度脱身的话。
之前,那些阵天门高阶修士,也不会忌惮到,连他们的天藤山盟友都抛起了。
一念及此,师弋直接悬停在了半空之中,没有继续再飞行下去了。
另一边,云天眼见师弋停了下来,其人随即也停在了师弋的身侧。
之前三番两次被师弋给救下,如今云天完全是以师弋马首是瞻。
况且,修真界从来都是不看年纪,只论个人实力的地方。
实力弱的听从实力强的,在任何人看来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不过,此时毕竟关系到身家性命,眼看师弋停在原地陷入了沉思。
云天还是忍不住出声问道:
“师道友,何故停下来了。”
师弋闻言,喃喃自语道:
“我只是在想,我们或许该找个向导了。”
…………
另一边,阵天门一行人利用阵道能力,在地星大阵当中不断穿梭。
大凡法阵,都会由阵眼、阵势、阵基三部分构成。
阵眼毫无疑问就是,法阵最为关键的部分。
以汲魂之地为例,那里就可以理解为一个占地巨大的法阵,心协镜就是作为阵眼而存在的。
势即为形,阵势便是法阵之形。
法阵展开之后,会呈现出怎样的一种形态,全部都是由阵势所决定的。
之前,师弋在与张如山的交战之中。
对方之所以能够,操纵掩盖至妙宫驻地法阵的本来面目。
正是因为张如山凭借他的势道能力,改变了阵势所产生的效果。
至于阵基那就更好理解了,它就是构成一个法阵的框架。
无论是刻画出来的法阵图形,亦或者是阵旗之类的道具,都可以称之为阵基。
放在眼下这种情况,之前解雁行所释放的特殊阵盘,就是这座地星大阵的阵基。
不过,除了这三种结构之外。
法阵其实还有一个,不算结构的部分所构成。
没错,那个部分就是漏洞。
无论多么严密的法阵,只要是人为制作出来的,那么就难免会有漏洞。
这些漏洞一般非阵道流派之人,是很难发现的。
而阵道修士利用他们的功法特性,可以很轻易的发现一座法阵当中的漏洞。
阵道修士之间的内战,可以说就是找到对方法阵当中的漏洞,并予以破解的一个过程。
在敌人寻找法阵漏洞的过程中,将对方按死在自己的法阵之内,是一个高明阵道修士的惯用手段。
所以,在阵道修士内战当中。
法阵里或真或假的漏洞非常多,主要就是为了迷惑对手。
然而,此时这座地星大阵之内,肯定不会存在这种情况。
毕竟,解雁行从一开始就知道。
此次他所要对付的敌人,没有一个是阵道流派。
法阵之内不管是什么样的漏洞,非阵道流派的敌人,都很难发现并利用那些漏洞逃走。
在这种时候搞真假漏洞,除了想把阵道同门给整死之外,再不可能有其他作用了。
解雁行虽然心狠手辣,但是只要他还想在阵天门混下去,就不可能对同门下手。
而如今阵天门一行八人,正在利用地星大阵的漏洞,不断地向着法阵外围穿梭……

17foy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洞螟-第六百五十六節 返神丹與煉製鑒賞-oschs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胎神境修士日常修炼所服用的丹药,名为返神丹。
返神丹的炼制主药,乃是一种名为返神草的高阶药材,这种丹药也因此而得名。
不过,高阶丹药的炼制不同于中低阶。
辅药的分量在高阶丹药的炼制过程中,也会占据极其重要的地位。
以返神丹为例,如果想要开炉炼制这样一炉高阶丹药。
除了返神草这一味主药之外,所需要准备的辅药就高达三十六种。
毕竟,这些辅药单就价值来讲,就已经超越了中阶丹药的主药。
而从这些原材料上也能看出,一炉高阶丹药所具备的基础价值。
然而这还不是全部,高阶丹药的珍贵远超常人想象。
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那奇低无比的成丹率了。
而这也是炼制高阶丹药,最令人发指的一点。
返神丹的基础成丹率仅有一成,而这还算是好的。
如果炼制圆觉境修士所服用的丹药,那么基础成丹率将会连一成都不到。
而在返神丹一成成丹率的作用下,想要通过大量炼制,硬生生将炼丹技艺给堆起来。
这其中所要造成的损失,将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面对这样的损失,不要说一般势力难以承受了。
就算是拥有鸩血的师弋,也很难吃的消。
毕竟,鸩血能够记录在血液当中的植株样本是存在上限的。
流年共度相思遠 醉花簟
就算师弋把记录下来的攀天木、阴神木根须、鬼伞全部剔掉,全部用来记录炼制返神丹所需要的药材。
面对多达三十六种珍贵辅药,师弋也没有办法,将它们全部记录在血液当中。
更何况,以阴神木根须还有鬼伞的价值。
都市妖帝 飯飯no1
贸然将它们从鸩血能力当中剔除,那绝对是得不偿失的。
再者,高阶草药最为麻烦的一点就在于,采摘之后无法长时间保存。
高阶辅药虽然不像返神草这类主药那样,采摘之后药性的流失速度极快。
但是,辅药流逝的速度慢归慢,却也是真实存在的。
如果返神草三天就会失去药性的话,那么三十六味高阶辅药,常态之下最多也就只能坚持半个月。
正是如此苛刻的时间限制,使得高阶修士需要定期寻找高阶草药,来完成近一段时间的丹药炼制。
而当年师弋正是抓住了这一点,借着方隐川每月都要寻找药材。
这一固定行程为突破口,将其人给堵在了莲池秘地之内。
成丹率低下、药性易流失,这注定了高阶丹药,无法像炼制中低阶丹药那样批量产出。
对于高阶修士而言,每一炉高阶丹药的炼制,都是花费了相当大功夫的。
而高阶修士的时间何其宝贵,能定期抽出时间,去往秘地采集炼丹所用的药材已经实属不易。
如果还一直反复的炼制失败,那当真就什么都不用做了,全职当一个采药人算了。
丹药是为了让修士,修炼速度更快的一种手段。
如果本末倒置,那么就完全得不偿失了。
所以,为了确保成丹率。
在炼制高阶丹药之时,只能以符祥之类增加成功率的手段予以辅助。
符祥作为能够逆转因果的高阶符箓,效果自然是拔群的。
不过,有着如此效果的高阶符箓,其价值也不可能低到哪里去。
于是,这更近一步抬高了高阶丹药的价值。
可以说,每次开炉炼制高阶丹药,就是真正意义上在烧钱。
不过,丹药作为修士日常修炼的必需品。
就算再怎么贵,该炼制的时候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也正是高阶丹药难得的现状,其中绝大多数高阶存在,日常都维持在一个相对较低的丹药使用量上。
类比起来,陈然痼疾缠身,乃是当年缺丹少药所造成的。
如今高阶修士的丹药状况,其实和当年的陈然差不多。
虽然不至于像陈然那种吃了上顿没下顿,更不可能像陈然那样祸及自身。
但是,大多数高阶修士,确实没有将高阶丹药的服用量给拉满。
如果可着劲服用,一名高阶存在就能把一个势力给吃穷。
正是这种尴尬的现状,使得各个拥有高阶的势力之间,都有一条约定俗成的规矩。
那就是只要到达高阶之后,势力就不会再负担,高阶修士修炼丹药方面的开销了。
这种规定固然减轻了势力方面的负担,不过也引起了势力高阶的不满。
毕竟,中低阶之时修士与势力之间,付出和收获是对等的。
而到达高阶之后,修士所剩下的似乎只有付出这一项了。
当然,这里面各有各的难处,此事我们按下不表。
总而言之,高阶丹药的炼制难度,以及珍贵程度完全是成正比的。
不过,这一次师弋倒显得十分的随性。
終極盜墓王 李道長
师弋甚至都没有准备符祥这种增加成功率的道具,很显然是准备进行强炼了。
在将丹炉安置妥当之后,师弋又从储物口袋当中拿出一堆药材,随手丢在了桌子上面。
只见,那形态各异的草药,被师弋丢了满满一大桌。
如果仔细去数的话,马上就能发现。
桌子上的这些草药一共有三十六种,并且没有一株是重复的。
很显然,这些药材正是之前所说的,用于炼制返神丹的辅药了。
高阶辅药相对于高阶主药好在的一点就是,它们对于环境的要求没有那么苛刻,人工是可以进行培育的。
但凡是存在高阶修士的势力,多少都需要开辟出一片药园,用来种植这些辅药。
靈媒導遊 宇塵庸蘭
毕竟,高阶丹药的炼制都甩手不管了。
如果在这些辅药上面,再不尽些心力。
那么,门下高阶估计真的要骂娘了。
修真势力种植辅药,自然不可能只种刚刚够用的数量。
毕竟,世事无常,谁也不敢保证不会出现意外。
所以,一般情况下。
修真势力种植辅药的药园,产量都要远大于本门高阶的需求量。
而类似符祥之类的辅助炼丹手段,基本保证了高阶丹药的成功率。
只要配合这类手段,基本可以杜绝浪费原料的情况出现。
再加上符祥这类手段极高的价值,一般也很难见到,短时间内大规模炼丹的情况出现。
以上两点就注定了,修真势力所种植的辅药,在正常情况下,一般都会有大量盈余。
而之前已经提过了,高阶药材无论是主药还是辅药,药性的都会在采摘之后不断流失。
区别只在于,辅药的流失速度比主药慢一些。
而但凡植株,总是会有成熟那一天的。
如果这些辅药在成熟之后,不进行采摘的话。
最后的结果,无非是枯萎在药园之中化为肥料。
而采摘之后,药性的流失也杜绝了长期存放的可能。
最后为了止损,修真势力只能选择将这些辅药给出售掉。
于是,市面上就出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
高阶辅药十分容易购得,反倒是价值稍低的中阶主药,却基本上很少见到。
并且,随着时间推移。
这些辅药的价格,还会如同跳水一般飞降。
高阶辅药不如中阶主药的现状,其中有高阶修士数量稀少。
以及高阶药材药性流失的特点,等诸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不过,这却便宜了像师弋这样的高阶散修。
这放在桌子上都辅药,都是临行前师弋在范国买到的。
漫威之不死者之王 胖銅俠
如今,距离师弋离开范国,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的时间。
按理来说,这些辅药的药性应该都已经流失了才对。
芳心暗度 童顏
不过,师弋利用自身冰道的极寒能力,将这些药材完全封冻了起来。
几乎是从根本上,杜绝了药性的流失。
此时如果有懂得炼制高阶丹药的炼丹师在此,一定会对师弋的行为嗤之以鼻,并直言师弋就是个门外汉。
冰冻固然可以阻止药性的流失,可是在极寒的作用下,也会改变药材本身的性状。
比如,在寒气作用之下,药材当中原本包含的水分就会出现不同。
毕竟,在寒气封冻的过程中。
难免会将空气当中的水分,也一起封冻在植株之上。
退一万步,就算没有半点水分。
可是冰道原本就是水属性分支流派,封冻过程中水属性天地元气,也会在侵入药材时产生类似的效果。
而在炼丹的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点恰恰就是火候的控制。
水属性天地元气侵入药材内部,会给火候的把控增加极高的难度。
哪怕寒气散去,水属性天地元气的浸染,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消除的。
这些被封冻的辅药,看似药性没有流失。
可是,对于其他炼丹师而言,它们都已经完全废掉了。
正是以上原因,所以一般没有人会以冰道之类的修真手段,来对炼丹药材进行保存。
大多数时候,炼丹师也只是以玉盒之类的温养手段,略微降低药性流失速度。
这样看来的话,师弋确实有些门外汉的嫌疑。
不过,这些都是师弋有意为之的。
毕竟,师弋炼丹的时间也不短了。
对于这些炼丹的注意事项,自然是心知肚明。
师弋之所以这么做,那是因为自己炼制高阶丹药,根本就不需要考虑火候之类的因素。
一直以来,燃血能力在师弋的手上,都没有发挥出它的最大作用。
可以说,将燃血用于战斗,完全就是大材小用了。
当年在得到燃血能力之时,师弋曾经设想过。
将燃血能力应用于炼制高阶丹药之上,以降低丹药炼制的难度。
这么多年过去,师弋早就已经验证过,这种方法确实可行。
如今,师弋正打算重复这一步骤。
只见师弋用手指敲了敲胸前的恒古石,随即胖啾便从恒古石当中飞了出来。
它肥胖的麻雀外形依旧没变,不过这只是层表象罢了。
几十年的时间过去,胖啾已经度过了幼年期,算是一只步入青年的灵兽了。
如果显露出原形的话,朝吟阁给师弋准备的这间客房,可能都容不下它。
所以,大多数时候,胖啾都还维持着一开始的麻雀外形。
保留原初,应该是后兽所具备的能力。
毕竟,后兽是没有成长这一概念的。
它们从出现开始,就是最初的样子。
長歡,錯惹獸將軍
很显然,胖啾能够维持一开始的样子,正是源于它身上的后兽血脉。
就这样,在飞出恒古石之后。
胖啾很自然的落在了师弋肩膀上,并十分亲昵的用小脑袋蹭了蹭师弋的脖子。
师弋也随手拿出元晶,捏碎之后供胖啾啄食。
不过片刻,胖啾就将师弋手上的元晶给吃了个精光。
之后,满足的鸣叫了两声。
既然吃饱了,那自然是要干活的。
在师弋的示意之下,胖啾将双眼瞄向丹炉,小小眼眶之内的双瞳猛转。
接着,周围温度急剧上升,整个丹炉呼的一下燃烧了起来。
高阶丹药炼制所需要的温度,已经不是凡火所能够达到的了。
燃血能力所释放的火焰虽然厉害,但多少还是差点意思。
而胖啾作为拥有凤凰血脉的灵兽,成年之后所能产生的火力,已经非同小可。
用来炼丹单就温度而言,那是只高不低的。
眼见丹炉在胖啾火焰的作用下,已经被烧得个通红,师弋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
鳳隱天下
这个时候师弋割开手腕,将自身血液洒落在丹炉内外。
接着,师弋直接激活了燃血能力。
就这样,燃血所产生的火焰也一下子窜了起来。
一时间,燃血明黄色的火焰,与胖啾暗红色的火焰相互交织在了一起。
单就火力而言,燃血是明显不如胖啾火焰的。
不过,燃血拥有不会熄灭的特性。
所以,那暗红色的火焰一时间也拿燃血没辙。
反而,被燃血一点点不断蚕食。
很快,部分燃血火焰,就具备的暗红色火焰的高温特性。
接着在师弋的示意之下,胖啾停止了火焰的释放,而这更加剧了燃血的蚕食速度。
毕竟,火焰是一个需要补给的能量源。
如果没有可以燃烧的对象,再失去了胖啾这个源头的供应。
无论再怎么厉害,熄灭都是完全注定的结果。
而燃血,是完全违背火焰特性的存在……